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伦坡

19043浏览    731参与
飞鸟的梦

哈利·克拉克 爱尔兰插画家 画的坡小说

宛如比亚兹莱2.0

哈利·克拉克 爱尔兰插画家 画的坡小说

宛如比亚兹莱2.0

SKN库

关于爱伦坡的细碎整理

就前几天翻收藏夹找灵感,今天突然觉得顺便整理一下也挺好

都是网上看的文章,有些真实性我也不太清楚,但还挺有意思的

————

1.爱伦坡与密码

https://zhuanlan.zhihu.com/p/25414502

《破译有多难?爱伦坡设计的密码,读者足足用了150年才破译!》

很标题的标题,因为看完就知道根本没有证实是爱伦坡出的谜题。

不过他与那个给出密码的Tyler的关系确实引人遐想。同时坡对密码的热爱也不禁让我们想象他是否悄悄的留下了一些密码待人们发现……

其实文章中是以爱伦坡为引子来写各个推理作家笔下的密码,较硬核。

但解析密码真的很有趣。

——

《4个终于被破...

就前几天翻收藏夹找灵感,今天突然觉得顺便整理一下也挺好

都是网上看的文章,有些真实性我也不太清楚,但还挺有意思的

————

1.爱伦坡与密码

https://zhuanlan.zhihu.com/p/25414502

《破译有多难?爱伦坡设计的密码,读者足足用了150年才破译!》

很标题的标题,因为看完就知道根本没有证实是爱伦坡出的谜题。

不过他与那个给出密码的Tyler的关系确实引人遐想。同时坡对密码的热爱也不禁让我们想象他是否悄悄的留下了一些密码待人们发现……

其实文章中是以爱伦坡为引子来写各个推理作家笔下的密码,较硬核。

但解析密码真的很有趣。

——

《4个终于被破译的世界级密码》

http://www.360doc.cn/mip/448963132.html

同样写了Tyler的那两个密码。

——

说真的我找了很久都没看到第二个密码的破解过程(难过)

—————

2.一些学术研究

占据文学史上一个重要地位的埃德加爱伦坡从来不缺乏有关于他的论文

甚至还有不少研究 “研究爱伦坡的论文”的论文

国内几篇比较喜欢的:

维普网:

爱伦坡创作中的“美女之死”

http://www.cqvip.com/main/export.aspx?id=23363458&type=2&sign=b0c3f4311313eeb2129df8cafe7f3c91

论爱伦·坡的效果统一论在《厄舍屋的倒塌》中的应用

http://www.cqvip.com/main/export.aspx?id=1002145963&type=2&sign=72bdcfa34fa277d6032766e6a3bfa4d3

③爱伦坡的文学理论及其在《黑猫》中的体现

http://www.cqvip.com/main/export.aspx?id=22641264&type=2&sign=a51f00dcc0ccd8ed4a638f43c72ac8b9

知网:

①“活埋的极端痛苦”:爱伦坡短篇小说中的活埋主题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635-1016766604.htm

————

3.一首十四行诗

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 在参访普罗维登斯的圣约翰教堂墓地时写下的诗。(1936年8月)

——

In a Sequester’d Providence Churchyard
Where Once Poe Walk’d

By H. P. Lovecraft

Eternal brood the shadows on this ground,

Dreaming of centuries that have gone before;

Great elms rise solemnly by slab and mound,

Arch’d high above a hidden world of yore.

Round all the scene a light of memory plays,

And dead leaves whisper of departed days,

Longing for sights and sounds that are no more.

Lonely and sad, a spectre glides along

Aisles where of old his living footsteps fell;

No common glance discerns him, tho’ his song

Peals down thro’ time with a mysterious spell:

Only the few who sorcery’s secret know

Espy amidst these tombs the shade of Poe.

——

一首只有十三行的十四行诗

缺少的那一行藏在句首:

“EDGAR ALLEN POE”(埃德加.爱伦.坡)

中文翻译:

https://www.douban.com/note/190682976/

——

两人在精神领域上的联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而拉夫克拉夫特或许就拥有那双能看到坡的幽影的,超凡的眼睛。

あんずの雨
提前20分钟预告!乱坡情人节1...

提前20分钟预告!乱坡情人节13h!

提前20分钟预告!乱坡情人节13h!

Charon.折木

【坡乱坡】一宗罪(上)

  乱步X坡[病娇向]


  大量推理元素

其实就是自己想过把推理

本来是糖多!一写推理就停不下来!

我检讨!


                                  ...

  乱步X坡[病娇向]


  大量推理元素

其实就是自己想过把推理

本来是糖多!一写推理就停不下来!

我检讨!

  

                                                                

   一切都消逝了——只剩你——只剩你;只剩下你那双眼睛神圣的光芒——只剩下你仰望的眼中那个灵魂。

                                    ---埃德加 爱伦  坡

   


     殡仪馆。早上七点。


    花瓣从白日的空气中飘落到了坟墓的棺材之上,那是死去的灵魂最后一次接触到生命的轻叹。黑色的衣装是一种沉重的哀悼,是对无法言语的死者最真挚的告别。


   离开的那个人,原本是欧洲一个组织的情报员,离开组织后因朋友介绍来到日本工作,但不幸的是因为原本的工作性质的特殊性,被敌对组织成员私自杀害,手法离奇。

   

    爱伦坡见到朋友的最后一面,是面目全非的。


    这个案子是横滨的警方接手的,破案的速度堪称奇迹,面对这种离奇的作案手法,坡的第一感觉就是束手无策。


  

   葬礼结束后,一群记者在出口处围着一个人。警员在旁边阻拦记者的涌入,一位警部在就这次案件的成功侦破接受采访,汇报着具体情况。

    

    “当然是多亏了我这个名侦探!”站在警员中间的是一个侦探装扮的人,他孩子气的声音瞬间吸引了爱伦坡的注意。


  “是是,是江户川先生的帮助,我们才成功的侦破了这起案件。”正在接受采访的警部笑着说。



    江户川先生,名为江户川乱步,是一位有着强大推理异能力的侦探。吾辈,很仰慕他。


      

  “嘿!坡君,看名侦探为什么出神那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乱步站在了坡的面前,对他挥着手臂。眼睛笑着,那双眼睛是宝石的绿色,只有在乱步先生认真起来才会发出光芒。


   “乱...乱步桑?难道...这次案子也是因为乱步桑帮忙的吗?”看见突然出现的乱步,坡突然变得手足无措。


    “当然了!名侦探的超推理可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异能,横滨的警察要依靠我,真是没了我连个案子都破不了。”


  

   这是名侦探从未改变的自信,八年前坡就很了解了,在推理方面,乱步先生的能力可以说是无人能及。也是这种超乎超人的能力,压抑了坡八年的自信,他的思维在这八年里全被乱步所占据,脑海中一直思索的是如何打败乱步,夺回自己的荣誉。直到前段时间,乱步再一次赢了他的推理游戏。

   

   也是从那时开始,吾辈的推理小说开始只为乱步而写。吾辈,只是很不甘心成为乱步桑的手下败将,很不甘心。


    

   “乱步桑,可不可以具体给吾辈讲讲这次的案件。”

     

   “名侦探要吃草莓大福!”




    死者是在浴室的被发现的,不过真正的凶杀现场是卧室,凶手用钝器将被害人杀害,现场残留大量血迹,但凶手在行凶后将尸体转移到浴室的浴缸,给尸体进行了清洗,现场血迹却清除,在案发现场有多处指纹被擦拭的痕迹,但是浴室不仅没有擦拭的痕迹,搬运尸体时连指纹都没留下。在清洗工作结束后,凶手点燃了蜡烛,扔向了卧室的床铺,顺带点燃了床边的木质家具,房间被点燃起了大火,凶手把尸体再次搬运到房间里,造成了尸体身体多处烧伤。


   这种矛盾的做法与前后反差巨大的行动习惯,警方怀疑并不是同一人所为,并在不断搜寻突然失踪他的女友的下落,最后在附近花园接到群众报警,这个死者的女友也死亡了。


  “尸体躺在花园的未名湖旁,胸口插着一把刀,身体多处被划伤,其中面部损伤最大,死者身前并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邻居的反映也一切正常,但尸检结果和报告来看是自杀,这种不合逻辑的调查结果竟让警部怀疑是精神系异能者所为。”


  “所以说,那些警察都是白痴啊!”乱步边吃着草莓大福边说到。


   “那乱步桑是怎么知道凶手的呢?”坡好奇地问。


    “知道真相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乱步嚼了嚼大福接着说。

    

    凶手就是那个已经死亡的女友,没有精神系异能者的控制,无论是看似成年男子的力气还是前后矛盾的行为都出自于一位女性。她的弟弟曾加入了欧洲一个表面是安保公司的犯罪组织,但因一次工作的失误被敌对组织的情报员掌握了组织的关键信息,并被组织绞杀,一家人包括七岁的妹妹都被组织杀害,只有她自己因为在横滨工作而躲过了一劫。知道自己的工作害死了那一家人后,这个情报员就离开了组织,在横滨一次偶然鼓励了日渐颓废的她,从此两个人开始相互依赖。

   

   但也是因为真相,本就不堪一击的她,再次崩溃。深爱他的自己,和憎恨他的自己开始分离,分离出两个极端的情感。两个自己开始成了敌人。


      精神分裂。

   

   “自己成为了自己的敌人。”

     


   书房。晚。

  


    大幕像一块裹尸布一样,攸然落下暴风骤雨。这时脸色苍白的天使,摘下面纱,起身,肯定这是一幕叫《人》的悲剧,而主角是那征服者爬虫。


    在吾辈的小说中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敌人,因为自己的感情和利益而相杀,犯人采用复杂的犯罪手法也只有两个目的。第一,成功的完成要杀害的目标。第二,为自己隐瞒并洗脱罪名。


   卡尔,人真是奇怪,恐惧死亡时又对死亡亵渎。也许只有那些为了超乎死亡的一些目的而不断犯罪的人,才会为了不断的杀害而洗脱罪名吧。

   

    就像那些在小说或现实的连环杀手一样,面对审问的淡定从容,被处刑时视死如归的表现,仿佛是没有生命的存在,又或者,是完成了自己的愿望而生存,被那种信仰禁锢着生命。


  “ 如果吾辈生的愿望就是打败那个人,那乱步就成了吾辈的敌人。但吾辈却被那个愿望所禁锢,如果乱步桑真被吾辈打败了,那一天吾辈又该怎么办.....”坡放下笔抚摸着趴在桌子上的卡尔,手指开始僵硬。


   和自己的信仰一起消失吗。


  “不过现在,吾辈是乱步桑最忠诚的对手,也是乱步桑唯一的对手。吾辈要为乱步桑努力啊。”坡摸了摸趴在桌子上的卡尔,脸也慢慢贴上了桌面。

   

  夜晚的梦境与晨星一起构造出虚幻的世界。是一个美梦啊,乱步坐在桌子上等待着坡小说的结局。


  

  第二日。早六点。


  “坡君!坡君!”一串熟悉的声音叫醒了坡。

  

   “乱步桑,要不我们先回侦探社吧,时间太早了或许坡先生还没起床呢。”中岛敦在旁边小声提醒到。他昨晚就被乱步先生拜托买了一大包粗点心,今天一大早又作为助理来找坡先生。

 

    “乱.....乱步桑?”坡一下子清醒。

     

    是乱步桑!乱步桑来拿原稿了!卡尔,乱步桑亲自来找吾辈拿原稿了!

  

     坡双手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瞬间站起,冲出了书房连门都关就跑下了楼,卡尔在后面拼命的追赶。

     

     吱!吱吱吱!(你慢点!等等我!)


    坡打开了门,迎上的是乱步的笑脸,还有在旁边慌乱的敦。敦的怀里抱了一个大纸袋,里面塞满了零食。


   “坡先生,那么早就来打扰您,真不好意...”敦一脸歉意的笑着。

 

   “嘿!坡君原稿写好了吗!”未等敦话音落地,乱步就从坡身边挤进了屋子里。坡的脸瞬间红了。


    “那个....原稿吾辈还没结尾。”坡对乱步摆了摆手。


     “啊?那么慢啊!坡君不是说好要为名侦探努力的吗!”乱步突然窜到坡的面前气鼓鼓地说。


    “但是,如果请名侦探吃街角广场对面的那家稠鱼烧的话,名侦探勉强可以原谅你一次。”

      乱步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目的达成。


    “好..好!吾辈这就去买,那助理君先.....”坡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敦。

     

   “敦君,你先回侦探社吧,坡君快去快回哦!”


  

    街道上,坡和敦并排走着,但坡有意无意的远离着敦,敦也不知道如何搭话,一阵尴尬。


   

   “那个,真不好意思啊,坡先生,那么麻烦你。”敦突然开口,看着坡一脸歉意。


    “当当当然没关系!毕竟吾辈是乱步最亲密的对手,就算是助理君也无法理解我们的关系的!”坡疯狂在这位助理君面前强调着他们之间的关系。


    “啊哈哈,话说坡先生写的小说我也一直在读呢,坡先生对杀人手法的研究造诣让很令人敬佩呢。”敦顺着搭话。


  “当然!吾辈在每一个情节都在很认真的构设诡计呢,这一切都是打败乱步桑,作为乱步桑永远的对手!”坡的嘴角疯狂上扬。


   啊哈...哈哈,还真是三句不离乱步桑啊。完全没法接话啊。


    叮铃铃---敦的电话响起。


   “喂,国木田先生,有什么事情吗?”敦拿起了电话。

    

     “喂,小子,乱步先生有没有跟你在一起,这里有委托找他。”


      “新的案件吗?好的。我明白了。我这就去通知乱步桑。”敦点了点头,放下电话看着坡。


       “坡先生,我要先去找一下乱步桑,有案子找他。”


       “......等等!助理先生,吾辈有个请求,就是这次案子可不可以带上吾辈一起。”坡紧张的问。


      “可以到是可以,这次的案子死者也是一个外国人,叫约翰-福克纳,坡先生认识吗?”


      “是在银座白屋工作的那位?!”坡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敦点了点头。


    “死法和一个连环杀人案件很相像,具体情况要等乱步先生去了才汇报。”



银座白屋。


   

    “受害者死前被蒙面囚禁在自己的工作室,尸体勒伤的颈部有针孔,具体死因还在检验,通过瞳孔分析被杀人被杀害前应处于惊吓过度的状态,但尸体除了颈部并没有其他有损伤的地方。”


   “死者患有糖尿病一直在服用格林奇特,进一步分析是药物作用引起死者囚禁时昏迷据死者助理称,被害人从一个星期前开始就收到了恐吓信,并向当地警方报了案,但因为恐吓信发出的时间和方式不固定,所以一直都没追查出结果。”


   警官拿着文件仔仔细细的向乱步汇报着情况。


   “无聊的东西通通跳过!”乱步不耐烦的举起了手示意着。“敦君!”


     “乱步桑?有什么事情吗?”一旁的敦还在想着怎么给乱步桑打圆场。


    “名侦探推理出你在这里没有任何用处,所以名侦探想拜托你去买甜点!”


    好有说服力的理由啊,敦一脸无奈。


    “所以说,你们这些警方就认为这个案件和上次那个随机杀人案件的作案是同伙?”乱步终于接话了。


   “因为同样是昏迷囚禁,死者颈部都具有勒痕,而且作案地点都是工作室还有对象,”那个被打断的刑警回答。“更重要的是,死者生前为逮捕那个嫌疑犯提供了很大....”


    “Copycat!笨蛋!”乱步双手抱胸,继续打断着。


     “模仿性犯罪?”坡突然恍然大悟。


     “是啊,那坡君,这次就拜托你找出凶手了啊。”乱步走到坡的对面拍了拍他的肩。


      “乱步桑?”


     “这是因为没有你没有带来名侦探的粗点心!名侦探现在没有破案的心情了!”乱步又气鼓鼓的。


    “再说了,作为名侦探的对手,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怎么行。”


    “没错没错!对手!吾辈!”坡心中突然一阵狂喜,语气抑制不住的激动。


     “吾辈可是知识界的巨人,乱步桑的好对手,就这点小案件,还不如吾辈推理小说诡计的初级难度,啊哈哈哈.....”


    “行了行了坡君,自夸的话下次再说,快去破案。”乱步把坡往前一推,推到了那位警官面前。


    现场的照片来看,死者确实处于惊讶过度的状态,但除了勒痕以外,并没有发现可以一瞬间致死乃至昏迷的伤。唯一导致昏迷的可能性,就是服用了过多的格林奇特,资料看是服用了180mg-210mg的药物,基本超乎了正常使用范围,有可能是犯人逼迫吞下的,代替大量安眠药的效果,也可能是被害人误食。


   等等...如果犯人使用绳索都不可以导致被害人晕厥,那么说明犯人的力量和体型都不是特别大,所以才会使用药物,但如果要是使用药物的话,为什么会让被害人吞下降血糖的药物,而且这种药物吞食过多会导致脑死亡,犯人是怎么准确控制剂量,知道被害人今天吞食药物的剂量和时间的?


   那个针孔,目前尸体除了药物过多以外并未其他不良反应,惊吓过度可以是凶手对被害人过多折磨导致的,当然如果被害人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也可以解释的通,但被害人死亡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迷,一瞬间的惊吓过度概率不大,而且使用注射器不可能注射水,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激素。


   脑昏迷之后,使用注射大量激素使其心力衰竭,最后导致被害人的死亡。

   

  而且蒙面,夜间工作室光线本来就够有限,就算为了保证自己不被看到脸,犯人根本没有理由给被害人蒙面,除非是为了制造给被害人的错觉。要么是犯罪现场的错觉,要么是犯罪人员的错觉。


  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犯人就是----


  “助理。”坡突然看向一旁作为报案人的助理小姐。

  

  本来就表现着若有所思的她, 突然被坡这样喊到,突然冒出一阵冷汗,“....嗯?怎么了?”她在强装镇定。



   “呀!坡君看来你找到犯人了!”乱步含着棒棒糖笑眯眯的说。

  

    “你们在说什么?”她一脸疑惑的样子。


    “助理小姐,吾辈认为你就是凶手。”坡被乱步突然肯定,更加坚信了。


    “这点诡计,对吾辈来说根本不值一提。那个针管我想已经被你丢弃了,但是购买肾上腺激素药物的证据还在吧?”


  “我...我是因为哮喘,支气管呼吸困难,所以买备用的,有什么问题吗?”


    “那请问,小姐近期范有哮喘吗?”


    “有..还很严重呢,怎么了?”


    “但小姐今天的香水味道很刺鼻。”


    突然,没有人再说话,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圆这个谎。


     最终,沉默了。



    敦从甜品店奔回来后,两人已经走了.....

  


   “坡君真是越来越能干了!虽然和名侦探比还差的远呢!”乱步的夸奖听起来还是一样的奇怪。


     坡的脸突然红了,一时间不知道是找出凶手的喜悦,还是再次.....被乱步桑夸了。

 

   “那是因为....吾辈可是乱步桑唯一的对手!当然只有吾辈才配得上乱步桑!”


     心脏蹦蹦跳着。


   “名侦探有预感。”乱步突然停下了脚步。


    会有让名侦探心动的大案件发生的。

    

   

       

     

     



    










     


    

    

     

    

   


阿谨不吃仙人团子

坡乱 穿书《尼罗河上的惨案》

★我觉得坡坡是攻,嘿嘿,当然互攻也很香😏

★由于系统太庞大,人员比较多,所以尽量把这个故事简洁化了,写的不好的地方求原谅,因为主写cp所以故事情节方面可能照顾不到。这里的设定是穿书之后就会忘记书中原本的剧情,也会根据主人公的行为,对情节做出相应的调整。所以即使乱步桑看过这本名著,此刻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的,但坡是知道一些的。

★有点 译制片腔 哈哈哈哈 好好笑 但是但是 这没有办法 不这么说话觉得少点味道 蛤蛤蛤蛤蛤蛤蛤

   埃德加·爱伦·坡先生——“姑妈们”...

★我觉得坡坡是攻,嘿嘿,当然互攻也很香😏

★由于系统太庞大,人员比较多,所以尽量把这个故事简洁化了,写的不好的地方求原谅,因为主写cp所以故事情节方面可能照顾不到。这里的设定是穿书之后就会忘记书中原本的剧情,也会根据主人公的行为,对情节做出相应的调整。所以即使乱步桑看过这本名著,此刻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的,但坡是知道一些的。

★有点 译制片腔 哈哈哈哈 好好笑 但是但是 这没有办法 不这么说话觉得少点味道 蛤蛤蛤蛤蛤蛤蛤

   埃德加·爱伦·坡先生——“姑妈们”这家时髦小饭馆的老板——并不是一个喜欢取悦客人的人。富人,美女,名人或者贵人,想让他对他们有所表示或者大加款待,简直是白费心机。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爱伦·坡先生才会屈尊去礼貌的欢迎一位客人,陪他到特别的座位上去,跟他说上几句得体的话。倒是先生小姐们热衷于穿着并不合体的礼服正装,极力掩饰尴尬端着酒杯前来同店老板搭话,在他们眼中,这位年纪轻轻且事业有成的美国男子有种独特的吸引力。

     在这个特别的夜晚,爱伦坡先生行了三次隆重的大礼——一次是接待一位公爵夫人,一次是一位有名的赛马迷贵族,一次是一个典型亚洲面庞的小个子。旁人要是不细心,肯定会认为他不会在餐厅受到什么好招待。“你看哪,那边,哦是的,优雅的握着手杖正走下台阶的那位俊朗的亚洲先生啊,他可真迷人,不是么,可惜的是,他看上去有些烦躁呢,没来由的”胖胖的紫色裙女人耸了耸肩,对她的男伴说道。男人举杯移步到那位亚洲先生面前,一口纯正的英伦腔的发音,想请亚洲先生陪他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乱步先生此刻心情焦灼不安,他急于寻找到坡,可惜四下打眼一看,没什么收获,此刻正懊恼不已,却又对寻找坡这件事提不起精神,他本来也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对于此刻前来搭讪的男子,他只有火气,更何况对方喝酒喝到微醺的那种难闻的味道,更让他恶心不已。坡那家伙怎么也没告诉他,穿书会来到这么一个地方。乱步先生不做回答,想绕开男子就走,却被男子拦下,笑脸相迎着继续说“日本的名侦探,江户川乱步,他们不知道你,我可是知道的。破获众多连警察也无能为力的案件,像神话一样的人物。传闻说你其貌不扬,是个留着大胡子的滑稽小个子,但看来……”话毕男子饶有兴味地伸出手挑起乱步的下巴仔细端详“看来和传言完全相反呢”乱步先生厌恶至极地甩开他的手,急匆匆地跑开,在一群谈笑风生的欧美人中间穿梭,体型和肤色对比之下都让他显得十分夺目,为了勉力适应人设不露出破绽,他只得不停地回礼,微笑,握手杖的手极其不自然的偶尔挥动几下,再整理整理西服,诸如此类的琐事做下来,已经让他额头微微起了一层薄汗,发丝之间都亮晶晶的。

     运气使然,乱步先生一转弯就发现了笑意盈盈的坡。然而爱伦坡先生殷勤过头了。虽然半个小时前顾客们就被告知没有空位子了,可现在却神秘地出现一张空桌子,而且位置极佳。爱伦坡先生热情周到地把客人带到桌前。“那是当然,永远为您留着空位子,乱步先生!希望您能经常光临本店。”乱步挂着微笑,毫不掩饰好奇地打量着坡。面前的坡和他之前接触到的简直判若两人,他棕黑色的卷发向后梳着,露出额头,几缕碎发垂下来,将他本就无可挑剔的脸型修饰的更加让人移不开眼。乱步一只手支着头,另一只手翻动着菜单,眼神还是瞟向坡。

     他不得不承认,今晚的坡看上去太有魅力了。发蜡做出的造型让他显得格外有帅气,目光下落至眉毛,眉峰高挺又浓密,完全跟平时他那种害羞甚至有点可爱的形象不挨边啊。

    “您太客气了,爱伦坡先生。”他说

    “就您一个人么?乱步先生?”

     “是的,就我自己”

       “哦,好的,朱尔斯会为您准备一桌诗一般的饭菜——优美的诗歌!再迷人的女人也会有个缺点:分散你对食物的注意力!但我向您保证,这顿饭一定包您满意,至于酒——”

        随后就是酒水和烹饪层面的谈话,领班朱尔斯也点头示意,随即离开。

      “搞出这么一个地方,既像酒吧烟酒味又不重,也不会那么无趣古板,消费水平也很高,有你的。”乱步没有急切的询问他穿书之后的诸项事宜,也没有那么夸张的问他,这也让坡感到讶异,但他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起身手放在胸前弯腰给乱步先生倒酒。沉默许久之后,乱步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怎么不给我安排个妥帖点的身份,这也太过尴尬了,就那种,那种”乱步双手比划着向坡解释,而他自己却不肯那么明了的说明,无非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亚洲的侦探,混在欧美人的社交圈里,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感。乱步先生是不喜欢自己处于劣势的,更何况是面对坡,他就更不愿意显得难堪,但面前这个云淡风轻品酒,一脸微笑,甚至颇具绅士风度的男人,真的是那个见了自己说话都磕巴的爱伦坡?乱步一把扯住了坡的领带,与他保持几乎挨着鼻尖的距离,“我问你话呢!”这一吼让乱步先生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吼的太用力,脸都红了,正当他打算放手时,坡又抓住了他的手腕,附身到他耳畔低语“乱步先生,我知道你的心情,但事已至此,我也无力挽回,当下我们要做的,是留神观察,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发生一桩案件”

阿谨不吃仙人团子

坡乱[穿书《尼罗河上的惨案》]

☆穿书之后的所有剧情均来自于《尼罗河上的惨案》根据角色略作调整


☆ooc X﹏X


   庆祝镜花酱加入侦探社的那天,每个侦探社的成员都很开心,其中当然也包括乱步先生。他在镜花还没有正式加入侦探社的时候,就对这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很关怀,尽管他的关怀可能表现的稚气,尽管他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天真。这些,熟悉乱步先生的坡,早就了如指掌。平常的坡看起来也像小孩子一样,或许应该说,他在和乱步先生相处的过程中表现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实际上,那些隐忍,或者说是性格本身使然的黑暗,全都在极力的克制着,就譬如今天,被乱步先生叫来的坡坐在侦探社的沙发上看着他们欢乐的...

☆穿书之后的所有剧情均来自于《尼罗河上的惨案》根据角色略作调整


☆ooc X﹏X


   庆祝镜花酱加入侦探社的那天,每个侦探社的成员都很开心,其中当然也包括乱步先生。他在镜花还没有正式加入侦探社的时候,就对这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很关怀,尽管他的关怀可能表现的稚气,尽管他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天真。这些,熟悉乱步先生的坡,早就了如指掌。平常的坡看起来也像小孩子一样,或许应该说,他在和乱步先生相处的过程中表现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实际上,那些隐忍,或者说是性格本身使然的黑暗,全都在极力的克制着,就譬如今天,被乱步先生叫来的坡坐在侦探社的沙发上看着他们欢乐的样子,看上去只是在一本正经的等待,甚至还有些作为晚辈的拘谨,实际上他内心更多的情绪是焦灼,还有悲凉。他期待着乱步先生能早点脱身,注意到角落里等待他的自己。他期待着能和乱步先生有多一点的相处时间,他早已不是第一天有这种想法了,远远可以追溯到,乱步先生战胜他的那天晚上。从那天开始的偏执,甚至极度黑暗的占有欲,让坡每每提笔,或者构思小说情节时,总会不自觉的想起他,这不是一种争强求胜的心理作祟,却又不像是简简单单的,重要之人相互的记挂。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情绪,坡自己也想不明白。


        置身此景,他才顿悟到了一点,有些醉酒的乱步先生也怀抱些零食朝着他走过来,这样的乱步先生他从未见过,也对,平时见面机会本就少,更妄论看到这样的他了,平常在脑海里翻涌模拟过不下数十次的情景就这样悄然的出现在他面前,坡反倒觉得,愈加的不真实。“坡君看上去很心不在焉呢”乱步先生微笑着揉了揉他的发顶,轻巧的拨开他额前盖过眼睛的头发,即使是轻微的肌肤触碰,也能明显感觉到那份炽热的温度。坡心里知道,这可能只是酒精催化作用下的正常现象,可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十指连心,这温度,许是来自蕴藏着爱恋情绪的心里吧,他甜蜜的想象着,却又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突然醒神,指尖冒出些许薄汗,手腕也有点颤抖,他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抚上乱步先生的手,轻轻的放下。这种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样的呢,确实难以形容比拟,大概就像是一个冻僵了,极度渴望温暖的人坐在一个温暖的壁炉前吧,明明想要靠近,却又不敢靠近。寻常人也许无法理解,为什么不敢靠近呢?坡的思路不一样,他觉得,冻僵了的人内心是自卑消极的,他或许认为,自己是没有资格去碰触那温暖的火焰吧。


        思绪像在空中漂浮不定的风筝一样,不知道在风里飘了多久,才肯停下。可今天的乱步先生很安静,他就靠在沙发对面的小茶几上,目光平静的看着坐在沙发上走神的坡。坡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是摩挲着手里的书,是以不在场证明让人拍案叫绝而著称的,《尼罗河上的惨案》。坡低头盯着这本书,一个想法自然而然的萌生出来。他想看看,如果是乱步先生的话,是怎样处理这样错综复杂的案件的呢?他这样想着,就微微起身去拉住乱步先生交叠在一起的手臂,再拉过他的手,覆在自己抚摸着书面的手上。白金色的光霎时从书中迸发而出,直至金光将二人完全覆盖吞没,乱步先生也没有感觉到奇怪,他的表情是那样平和,预料之中似的,又好像,很期待这次不同寻常的旅程。


        很显然,这一次进入到小说的世界之后,乱步先生依旧失去了他关键的眼镜,嘛,不过这并不影响名侦探发挥他的实力。乱步先生发现自己在一个餐馆,或者说茶餐厅的贵宾招待室一类的房间里,再就着门口的穿衣镜细细打量自己的衣着,是一套灰色的西装,里面穿着黑色的西装马甲,看上去倒并不是什么有钱人的穿着,衣服干净整洁,领带也是规规矩矩,自己的角色应该是个温文尔雅,有着绅士风度的侦探吧。乱步平常是极少穿西装的,他讨厌那种一板一眼的束缚感,之后的几天免不了“西装酷刑”的折磨了,他悲哀的想着。乱步又在房间扫视一圈,确实跟别的招待室没什么两样,而且似乎和厨房挨得不远,泔水和油烟味的混合气体丝丝缕缕的飘荡在房间里。他拿起歪在门后的手杖,为自己叹了口气之后,尽力做到很有绅士风度的走到楼下去。

J8433
The Masque of t...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icey

捕获(反派神父x爱伦坡)

史蒂夫在爱伦坡音乐剧里真的超级好看!!!!歌唱得超好听!!!而且喘得真的很欲,被殴打被灌酒时特别可怜awwww

这篇文里的人物其实和历史人物本身已经没多大关系了,完全可以独立来看。全文主旨就是放飞自我搞史蒂夫的爱伦坡,cp是剧里污蔑爱伦坡的那个神父,元素蛮多的,车速较快,请酌情上车。

AO3地址放评论

恰肉愉快^^

史蒂夫在爱伦坡音乐剧里真的超级好看!!!!歌唱得超好听!!!而且喘得真的很欲,被殴打被灌酒时特别可怜awwww

这篇文里的人物其实和历史人物本身已经没多大关系了,完全可以独立来看。全文主旨就是放飞自我搞史蒂夫的爱伦坡,cp是剧里污蔑爱伦坡的那个神父,元素蛮多的,车速较快,请酌情上车。

AO3地址放评论

恰肉愉快^^

飞鸟的梦
博尔赫斯说友情 “就是阿根廷文...

博尔赫斯说友情 “就是阿根廷文学里的激情” 赞 文学里高贵的友谊 +1

看样子模式是🈶️受到第一部长篇小说堂吉诃德的💡 爱伦坡 柯南道尔都算发扬光大

今天还看一个法国女思想家写的一个冷门戏剧 被拯救的威尼斯 也有 千金荣誉女士城池都不换的友谊 至少其中一方绝对如此认为

博尔赫斯说友情 “就是阿根廷文学里的激情” 赞 文学里高贵的友谊 +1

看样子模式是🈶️受到第一部长篇小说堂吉诃德的💡 爱伦坡 柯南道尔都算发扬光大

今天还看一个法国女思想家写的一个冷门戏剧 被拯救的威尼斯 也有 千金荣誉女士城池都不换的友谊 至少其中一方绝对如此认为

飞鸟的梦
啊莫泊桑都写过基友故事!!!哪...

啊莫泊桑都写过基友故事!!!哪个文豪没写过呢 陀氏也有一篇一个基友结婚另一个基友的心理活动的 肯定有!

莫泊桑这篇发展是 基友A的太太勾引基友B 基友B不想着道 一个柴掉下来 就没有着道 基友AB从此疏。。。。。。远TT

爱伦坡好像没写过!!!!!!爱伦坡居然没写过特别明显的???????但是写过浮士德型诱惑型!所以还是算有的!!

福楼拜也写过俩抄写员的故事!!

然后爱默生写的论友谊 每个字也想裱起来!

啊莫泊桑都写过基友故事!!!哪个文豪没写过呢 陀氏也有一篇一个基友结婚另一个基友的心理活动的 肯定有!

莫泊桑这篇发展是 基友A的太太勾引基友B 基友B不想着道 一个柴掉下来 就没有着道 基友AB从此疏。。。。。。远TT

爱伦坡好像没写过!!!!!!爱伦坡居然没写过特别明显的???????但是写过浮士德型诱惑型!所以还是算有的!!

福楼拜也写过俩抄写员的故事!!

然后爱默生写的论友谊 每个字也想裱起来!

掉粉机器🤖
坡生日快乐啦🌺🌻🌹🌷?...

坡生日快乐啦🌺🌻🌹🌷🌼🌸


【今天也是人体吃屎的一天呢【哭(´;︵;`)】】


旮旯我马上给你肝生贺!!!等我!下!


坡生日快乐啦🌺🌻🌹🌷🌼🌸


【今天也是人体吃屎的一天呢【哭(´;︵;`)】】


旮旯我马上给你肝生贺!!!等我!下!



深海小丑
1809年1月19日,爱伦&m...

1809年1月19日,爱伦·坡出生。

1809年1月19日,爱伦·坡出生。

歌利亚
[14:00] 〈来自坟墓的无...

[14:00]

〈来自坟墓的无处躲藏、无法回避的拥抱〉

为一位大师的诞生道贺!

我手绘太草了,猜猜画里有什么?欢迎评论解读[如果有人的话]

我的画风大概是一股泥石流。

[14:00]

〈来自坟墓的无处躲藏、无法回避的拥抱〉

为一位大师的诞生道贺!

我手绘太草了,猜猜画里有什么?欢迎评论解读[如果有人的话]

我的画风大概是一股泥石流。

あんずの雨
(微乱坡)爱伦坡生贺!好吧,是...

(微乱坡)爱伦坡生贺!好吧,是草率了点……但是总比没有好,也算是一点心意……(←狡辩中→)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语文极差的初中生,又不是写手?(图中有惊喜)

(微乱坡)爱伦坡生贺!好吧,是草率了点……但是总比没有好,也算是一点心意……(←狡辩中→)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语文极差的初中生,又不是写手?(图中有惊喜)

奇术师

【1:00】不可做

今天我要去拜访一个名人,在杂志社的极力争取下,软磨硬泡终于让这位名人同意了我们的采访,(好吧我承认有一定威逼利诱底成分)这么难以采访是有原因的,因为我的前辈们总会做出一些失礼的举动,刚要敲门却发现门上贴了一张纸,纸上的内容大致如下:

1敲门后十分钟之内会尽量开门

2主人的作息时间(xx:xx—xx:xx)

3不要随意翻看里面的任何一个本或者书籍。

  不难想象其主人究竟有多忙碌,而且已经被打扰了很多次,于是我做好准备,用手指关节,敲了敲这位作家的门。

  过了大概四分钟……

  “等很久了吧”那位传说中的,号称知识的巨人的...

今天我要去拜访一个名人,在杂志社的极力争取下,软磨硬泡终于让这位名人同意了我们的采访,(好吧我承认有一定威逼利诱底成分)这么难以采访是有原因的,因为我的前辈们总会做出一些失礼的举动,刚要敲门却发现门上贴了一张纸,纸上的内容大致如下:

1敲门后十分钟之内会尽量开门

2主人的作息时间(xx:xx—xx:xx)

3不要随意翻看里面的任何一个本或者书籍。

  不难想象其主人究竟有多忙碌,而且已经被打扰了很多次,于是我做好准备,用手指关节,敲了敲这位作家的门。

  过了大概四分钟……

  “等很久了吧”那位传说中的,号称知识的巨人的著名作家——埃德加·爱伦·坡,此时,尽管他长长的刘海下看不清神情,但是从未被头发覆盖的脸颊部分显得有些惨白,我猜他一定很久没有睡觉了,我这样采访确实一定给他造成了困扰,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抱歉的看着他。

  他比想象中亲切一些,像是看出了我的不好意思,开口说道:“没关系,吾辈这里正好已经告一段落了,您请便”他微微欠身给门口让出了一条道,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他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高,对比微弱的气场形成了一种奇妙的惊异感。

  传说,他是一个性格古怪的人,可能是从他作品中的风格加以不负责任的推断,且阴沉,很少出现在大众视线里,不过我觉得从来对这些事情不屑一顾,大众的思想总是容易简单给别人打上标签。

  落座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他已经在我和他的座位上沏好了咖啡,让我感到更加不可思议,因为我之前采访过的几个有名的作家不是已经脱不开身,就是高高在上,像他这样疲惫中还能保持礼节的,据我所知不超过五个。

  从房屋的装修中能看出这个主人的生活格调,简单而优雅,房间里设有壁炉,明明是白天却有一种昏暗的感觉,索幸有很多蜡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火焰让我感觉有些扭曲,看来传说中他的家庭条件很好所实不虚,但是没有一点架子,这让我对他的好感又提升了一些。

“那个……”我知道这种名人创作者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比起寒暄一番还是直奔主题更能尊重对方,“第一个问题”

  我的目光看向他,与此同时手从衣服口袋里翻出一支笔,“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

  “很小的时候,因为当时比较喜欢文学作品所以想着自己能不能也试试……”

  “第二个问题:读者们最近都发现,您最近的作品大部分都是推理小说,是有什么契机让您这样做的吗?”

  “是的,因为最近交到了一个朋友,他也非常喜欢推理小说”

…………………………………

叮咚,叮咚

  房间里的钟表响了十二下,让我意识到已经在这里呆了近四个小时,其实采访早已经结束,但是只是出于个人的兴趣和好奇,我还是问了他很多很多东西,杂志社派我来说有原因的,我也是一个推理小说迷,同他聊了许多当下时兴的作品,“您知道吗,好的作品是要打破于常规的”

“不受拘束,全部倾注于自己想做的事情”

  同时最重要的是了解到他最近的研究与催眠术有关,这倒让我有些吃惊。

  “你知道吗,催眠术可以很好的的了解到人的弱项区域,这对我的写作也有一些帮助”

  “这世界上大部分东西都是相互链接的,在一件事情完成的背后,同时可以推动另一件事”

  在他离开去新倒一杯咖啡的时候,我偶然瞥见了他旁边的一本书,我感到我心跳在加快,这位作家最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投稿了,我们都在猜测他这次的作品一定是能再次震撼众人的作品,如何能看到未出版的作品我一定能拿到很多奖金,在我扛不住这份宛如魔鬼的低鸣的时候,我打开了那本书。

—————————————

一月十六日

    我决定从现在开始记录下我来到大钟塔所发生的事情,首先,这是我来的第三天,准确的说,是我被困在这里的第三天,我现在开始十分庆幸自己有随身带着戴着笔和本的习惯,因为写东西的时候能够让我很好的梳理我的思绪,以及让我稍稍微缓解一下我的负面的感受。

  大概是一月十一日,我收到了一封从家里寄来的信,相信我,除了个别的重要的日子我极少回到家里,家里舒适让人安心的气氛非常不利于我的写作,家里人十分知道这一点,所以也极少打扰我,所以我大概不难猜出这封信的内容,打开他,由华丽的牛皮纸包裹的信封上印有精美的火漆印,这是类似于家纹的标志,让我再次确认这不是来自家里以外的人的手里。

  内容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我的祖父已经享尽天年了,他留下的遗产单独给我留了一座房子,准确的说那座房子是大钟塔,我略感惊讶,这座钟塔我完全没有听过,但是随后就被他的介绍所吸引,这是一座被亡灵缠绕着的建筑物,进去过的佣人几乎都是出不来或者已经神志不清。

  此时此刻我已经十分对这座不明之塔引起了足够的兴趣,一方面出于解密的爱好,一方面同时对这座塔有种说不出的被吸引的感觉,我想我的确的去拜访一趟。

  经过我的搜索和调查,在书房中发现了一本书,因为记得我的祖父也是十分爱书的所以我来找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这里,果不其然能让我找到一些线索。

那是一本谜题

  只要解开上面的谜题然后去相应的房间就能拿到下一道谜题…………

“这里是梦境吗”

  周围的环境此刻已经不在爱伦坡的家里了,而是别的一个什么有些幽闭的房间。

  我依照我的经验十分坎坷且艰难的到了最后一个房间,我感觉在这里已经呆了一星期了,但是我完全感受不到身体的疲惫和饥饿。

  但是此刻只是迎接更大的折磨的开端

  火炉里噼里啪啦的作响我小心翼翼的把燃烧用的木材放进去不至于伤到那些小矮人,是在火炉旁唱这歌围着圈跳着舞的蜡烛,尽管他们马上就快化成一摊腊但是也丝毫不能影响他们的性质,我看着从我旁边跑过,从屋顶上方悬下来的蛛丝,不断有人会从上往下的顺着他跳下来,他们好像结成一支军队,不知疲惫的操练着。

  那些装饰物,小雕塑的白马戴着他的公主躲避战火,从小房子里出来的士兵告别了在家的妻子,我意识到我必须要尽快解开这本书上的谜题,每当我在这里多解一道,我所承受的幻像就会越来越多,而让我最崩溃的是,当我进到这个房间——这最后的房间,我的卡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黑猫,他看着我,金色的瞳孔一眨不眨的就像雕塑一样看着我,仿佛是在监视着我,而我正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沙发写着这些,你可能不会相信,这个沙发的枕头后面,藏有多个手指大小的秘密通道,我大概能猜到这是防空洞。

  一月十七日,我靠在火炉旁的沙发睡着了,看了看房间的时钟,只过了四个小时,但是这次的幻象明显不像之前那样温馨了,这个房间里的大战已经开始了,水杯里像是壁垒一样的藏有很多人的尸体,他们的四肢混淆在一起,就像很友好的家人一般不曾分离,那匹白马她的头被看下来当成献给神的贡品,公主也不知所踪,而我最不想去面对的是———我身后的视线

他就像针一般戳在了我的背脊,我不得不去面对他,那是一张,怎么样的脸呢,他不是一张人的脸,他就是那个一直监视着我的猫,它离我大概就不到十厘米,他还是那样,仔仔细细的,盯着我,我身后的墙壁仿佛移动了一样,我此时此刻的生存空间变得很窄,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在这里没有任何肌饿感,这让我不至于死亡。

而窗外,本来应该是只有墙壁的多此一举的装饰,它终于发挥了它本来的作用,窗户的玻璃上本该有我的倒影换成了无数只眼睛,动物的眼睛,人的眼睛,我有个直觉 如果我再不能解除那本书上的谜题,我一定会加入他们………

  一月十八日,我开始不知疲倦的解密,尽量不去注意周围的变化,我相信我最好不要去面对他们,尽管桌子上不可以动的银色酒杯能大致让我知道周身有什么改变,那只猫分开了四个部分,她的两只眼镜分裂成八只,死死地从左边右边,还是后面和上边来看,我的最上方吊着倒吊人,这是那次大战的最终结果。

  他的身躯里的内脏溅的到处都是,里面孕育着很多虫卵,那面窗户,如果我能再撇一眼的话,那么我一定能看到无数张嘴巴在悉悉索索的说着什么。

  晚上十一点零八分,我终于解开了这个谜题。

  我筋疲力尽的躺在地上,脑海中突然想起来祖父生前的样子,他是退役军人,平时只有一个黑猫作伴,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我所经历的这些可能正是祖父经历或者看见过的东西,但是很快,这么多天的疲倦想我席娟而来,我脑海中不能再有思考的余地了,我进入到了梦中…………

  等我醒来发现,那个著名的作家,他坐在那里,腿上趴着一只正在打盹的浣熊。

  “等,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刚开口我就发现我的声音颤抖不止,然后发现我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冷汗浸透。

  

  “这是吾辈闲暇时间写的小说”

  “您觉得,怎么样”从厚厚的流海中透露着不和善的目光,我顿时感到一阵鸡皮疙瘩。

  

  但是他此刻却什么都没做。

  他摸着腿上那只浣熊的毛,说着,“我有一个朋友”

  “刚刚给你看的那本小说,他不到三秒就可以解开”

  “怎么可能”我条件反射的发出了质疑

  “所以吾辈为了能追上他不断的写推理小说,但是,每次都是不到三秒”。

  “那个人莫非是…………”

  但是他没有继续接我的话,而是说

  

  “一月十九日了,今天吾辈要去参加一个聚会,所以请您请回吧”

  我转而又想起之前的那副景象,我感觉我胃里的胃酸仿佛都要倒出来一样,扭曲着。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的家里了,我只感觉身体沉重不堪,一个突如其来的回忆冲进了我的脑子,有传说,他曾经在那个世界干过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人能相信一个作家能在那个世界里起到什么作用,甚至有人嘲笑,如此薄弱的作家在那个肉食的世界肯定会被吃的渣都不剩。

  我赶紧起身想去翻一下我的记录的时候却吃惊的发现,笔记上是全部都是白纸。

————————

写的比较意识流,有几个想要表达的地方可能会看不懂xx:

①其实那本小说的目的是警告杂志社的人不要再次打扰他了xx

写并不是推理小说,只是含有恐怖元素的冒险关卡,单纯的想要让“我”和杂志社吃到一点教训

②其实从进来的时候起我就已经处于模糊状态了,经过对话的暗示,(突破规则和自由)引诱我想要去翻看书的欲望,下笔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记东西,只是我觉得我在采访而已,所以最后什么都没有

③其实是坡乱糖xx,这样的坡面对乱步的时候却格外的软,也算是个萌点(一般get不到)

404种疾病

横滨十分钟——第三期

主持人:小栗虫太郎

嘉宾:江户川乱步 爱伦·坡


虫:“大家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天才的犯罪家——小栗虫太郎!今天的节目嘉宾是我辈的克星——侦探。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呢w。那么,节目伊始,我们先请他们自我介绍一下,顺便和大家打个招呼。”

乱:“我是江户川乱步,日本警察的救星,伟大的‘超推理’异能者!”

虫:“其实我主要是想让你们和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不用介绍得那么详细的说。”

乱:“不这么说观众朋友们怎么会明白我的伟大呢?这是基本常识吧!”

虫:“我可没听说过这种常识…算了,下一个是坡先生。”

坡:“那个,我是爱伦·坡,是个小说家。大家好...

主持人:小栗虫太郎

嘉宾:江户川乱步 爱伦·坡


虫:“大家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天才的犯罪家——小栗虫太郎!今天的节目嘉宾是我辈的克星——侦探。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呢w。那么,节目伊始,我们先请他们自我介绍一下,顺便和大家打个招呼。”

乱:“我是江户川乱步,日本警察的救星,伟大的‘超推理’异能者!”

虫:“其实我主要是想让你们和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不用介绍得那么详细的说。”

乱:“不这么说观众朋友们怎么会明白我的伟大呢?这是基本常识吧!”

虫:“我可没听说过这种常识…算了,下一个是坡先生。”

坡:“那个,我是爱伦·坡,是个小说家。大家好。”/小声

虫:“好的,让我们遗忘这段内容,赶快进入下一个阶段——问答Time!

哦豁,第一个问题也是本人非常想知道答案的呢。

请问乱步先生,侦探社在创立前,你和福泽社长…”

乱:“stop!stop!有关那段时间的问题我一概拒绝回答,以上!”

虫:“哎?可是这是节目需要…”

乱:“我不管,我不管啦!反正我就是拒绝!我本来也是坚决拒绝那段经历被记下来的!即使是以小说的方式也不行!要不是社长他……哼!”

虫:“啊啦,这样说会让坡君误会的的啦,要是他吃醋了怎么办呢w真是让人头大啊……咳咳,开个玩笑。

既然乱步这么抗拒,那也就没办法了,赶快问下一个问题吧。

请问坡先生,你对中原中也从你的异能中逃生的方法有什么看法?”

坡:“……”/沉默

乱:“其实坡想说他从未见过这种逃生方法,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还能这样解除他的异能。不愧是那个戴奇怪帽子的暴力单细胞生物呢。这是坡你刚刚的意思对吧?”

坡/点头

乱:“顺便说一句,后半句是我个人的想法。”

虫:“……你们看到我无力吐槽的表情了嘛。算了,既然乱步先生已经替坡先生回答了那么我们就继续元气满满地问下一个问题了

请问二位最喜欢的事物是什么?要诚实地回答哟。”

乱:“嘛,这个很难说啊,有趣的案件、蛋糕、甜点、还有猫…之类的都很喜欢啊…”

坡:“那个,难道不是社长的表扬…”/小声

乱:“啊!我知道了!我果然还是最喜欢离武装侦探社很远的一条街上的那个甜点啦,叫什么来着?敦君和谷崎君都经常帮我买的呢。对了,坡你刚刚说了什么?”/大声打断

坡:“没什么…”/低头

虫:“不要随便打断别人的话啊乱步!不过既然乱步已经给出答案,那么就请坡回答了。”

坡:“最喜欢的事物…是指最想要的吗?如果是的话那就是…能困住乱步的小说吧,大概。”

乱:“哈哈哈蛤,那是不可能的啦,没有什么案件是全日本最伟大的侦探看不透的,唯独这个我劝你放弃啊哈哈!”

虫:“这样评判真的好嘛……不管了,最后让我们一起迎来节目的高潮也是尾声——才艺show!”

乱&坡:“…………”

虫:“哎?你们怎么不动啊?你们的才艺展示呢?!”

乱:“那是什么玩意儿?”

坡:“?”

虫:“节目组难道没有提醒你们准备吗?”

乱:“你说那个啊,就算你要我表演,我也什么都不会啊。要是有什么有趣的案件的话,我倒是有兴趣给大家展示一下我的异能呢。”

虫:“这不是刑侦断案节目啊喂!什么?导演说可以?!并且已经准备好案件了!?这也行?好吧,那么现在就开启节目的保留项目,由两位侦探为大家带来的——推理show!

请看大屏幕。这是一起绑架案,主谋骗取大量赎金后逃之夭夭,警方至今仍未捕获主谋,于是这便成了一起无头悬案。屏幕上是现场照片和警方的口供记录。话说这些资料应该是警方内部资料吧,导演你是从哪里弄过来的啊!

侦探们,开始推理吧!”

坡:“…其实我不是侦探…”

乱:“嘛,既然有事件了,那就轮到本侦探出马了!异能——‘超推理’!”/戴眼镜

虫:“哦哦!出现了,‘超推理’!那么乱步先生,你有答案了吗?”

乱:“真是无聊的把戏啊,虫太郎。”

虫:“这是什么意思呢?乱步先生。”

乱:“不就是字面意思吗?真是麻烦啊,还要一一解释,明明是显而易见的事。说实话,在这些照片上找不到任何线索。恐怕是你在事后用你的异能处理掉的吧,而这样的绑架案也不会是某些组织逼你去做的,那么答案只可能是你自发或者被拜托去清除证据的。那么,绑架案的主谋不是你就一定和你关系匪浅吧,那么这起案件就是你别有用心的展示了呢。”

虫:“就算是你说的那样,那么绑架犯到底是谁呢?”

乱:“我都说得这么明显了,就算是婴孩也应该明白了吧,犯人就是绑架犯自己啦、自己,也就是你的朋友之类的存在啦。”

虫:“真是新奇的推理,那么证据呢?”

乱:“没有那种东西啦,都被你清楚掉了不是吗?再说,我的‘超推理’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虫:“乱步先生一直是这么自信呢。不过,推理正确!真是精彩的才艺展示呢!那么,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猜到了吗?

到这里,本期节目就结束了哦,拜拜!”


乱:“其实根本没什么导演吧。”

虫:“哎?”

乱:“虽然你演得很不错,但是这个什么推理show是你一开始就准备好的吧,导演什么的也根本不存在。是因为上次我的推理让你惊讶了吧,你的目的只是测探我异能的虚实而已。”

虫:“呀,被发现了呢w”

乱:“哈哈哈,那是当然,毕竟我的异能是可以看穿一切的‘超推理’啊!”

坡:“这个设定还不错,下次改编成小说给乱步试试吧。”



乱:“最后他们怎么样?”

虫:“什么怎么样?”

乱:“就是结局啊!是happy end还是bad end之类的。”

虫:“是happy end呢。”

乱:“是happy end吧”/异口同声


※放假啦ww

好久以前写的了,稍微改了一下传上来

反正也不会有人看orz

就自己写着开心一下吧

毕竟是个文笔极差的学渣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