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回家之开心速递

28898浏览    363参与
Wing

【龔水】833愚人愚人後續

看完833當晚,整晚都睡不著。很大幾率這一集是為了鋪排之後may的出現,但不得不說其實都算是一集高質的龔水主線。無論真假求婚還是ff情節的拍攝都很用心,ending那裡真的看得很心疼很心疼,只不過其中某些情節實在玩得過火了。男方扮失憶求婚?女方用女人最痛來玩?雖然雙方都有不對,而我一直都很愛水水,但是這次相比之下更不能接受她這種做法。沉澱了兩天,想通了一個point:不能只是一味看他們美好日常,如果情侶間有些坎沒跨過去,有些刺沒拔走,很難將這一段關係升華。編劇讓他們面臨拍拖以來最大的感情考驗(當然可能之後may的出現這個考驗更大吧,這裡不作考究了等播出再算吧),希望這個鋪排到是有意義的。本文只...

看完833當晚,整晚都睡不著。很大幾率這一集是為了鋪排之後may的出現,但不得不說其實都算是一集高質的龔水主線。無論真假求婚還是ff情節的拍攝都很用心,ending那裡真的看得很心疼很心疼,只不過其中某些情節實在玩得過火了。男方扮失憶求婚?女方用女人最痛來玩?雖然雙方都有不對,而我一直都很愛水水,但是這次相比之下更不能接受她這種做法。沉澱了兩天,想通了一個point:不能只是一味看他們美好日常,如果情侶間有些坎沒跨過去,有些刺沒拔走,很難將這一段關係升華。編劇讓他們面臨拍拖以來最大的感情考驗(當然可能之後may的出現這個考驗更大吧,這裡不作考究了等播出再算吧),希望這個鋪排到是有意義的。本文只是寫後續,「挽救」一下雙方那晚過火的玩笑,但並不代表和好,有時候虐一下,也是為了看清未來的路。

 

……

「你好過分」。龔燁這句話一直在若水的腦裡迴蕩。他說出這句話的心情究竟是怎麼樣的?我究竟是不是令他太失望了?手機亮屏、息屏。若水重複著這個動作,對方狀態:在線上。對話框裡自從那晚之後就沒收到新的信息。而在輸入框內,光標不斷閃爍,似是催促若水把心裡的話快快告訴網絡另一端的男人。她卻步了,刪除,息屏。

手機亮屏,回復完工作的信息,他習慣轉到與若水的對話框。對方狀態:輸入中…「你係邊啊?」對話框內依然停留在那晚若水給自己發的最後一條信息。他有點期待收到新的對話,但是又擔心下一步不知道怎麼回復。顯然,他的擔心多餘了。

 

初戀cafe

五美圍在一起吃午飯 

洋:David姐,點解你唔叫埋Mary姐落來一齊食飯啊?係group度at佢都冇理我…… 

David:我已經當面叫咗啦,但係佢心情唔好,等佢一個人靜下啦。

Rebecca:Mary姐唔食飯得唔得嘅?不如我地買外賣俾佢啦。

Mia:唉,佢搞成咁,我地都有份造成。

Helen:咪係咯,其實我地應該阻止佢玩到咁大,霖翻轉頭真係玩得好過分,又唔怪得阿龔咁嬲。

Rebecca:切,咁果只咁噶龔燁咪一樣呃Mary姐佢有病咯。

Mia:我霖Mary宜家除咗唔開心,應該仲好自責吧。

David:唉,佢哩幾日做嘢都冇曬心機,仲錯漏百出,失曬魂咁。

洋:你估我老細又好好咩?哩幾日係咁穩我來出氣,連下個月要做嘅project都就來做曬啦,日日逼我地陪佢OT,你地睇下我對熊貓眼。

……


正當五人在討論,冇留意到風流三子一直在後面那張台偷聽。

Ivan揮了揮手,示意走入cafe的龔燁過來。

龔燁看了看旁邊那張大圓桌,一二三四五,少了最高那個。

 

Peter:兄弟,幫你買咗飯啦。

龔:唔該。

Andy:見你咁嘅狀態,一睇就知你同Mary姐未好翻啦。

Ivan、Peter:廢話。

龔:佢玩到咁大,仲嚇到我阿爸咁,點好翻啊?

龔燁一邊說一邊用調羹撥弄盤中的食物,語氣略顯煩躁。

Ivan:其實Mary姐都好自責啦,(三子眼神示意旁邊五位女士)你都唔好咁搏啦,停一停,霖一霖。

……

 

豪仔:Mary姐,落來買飯啊?

豪仔一聲馬上吸引了兩桌人的目光。

Mary:係啊……一碗白粥加全麥三文治外賣啊唔該。

豪仔:食咁少?莫非Mary姐你要減肥?係咪準備辦大喜事啊?


David見形勢不對,馬上沖到結賬台:hey!Mary前幾日陪我見客食到滯,咪要食粥咯。唔好咁啰嗦啦你,我order多五杯咖啡外賣,Mary張單入埋我數,爽手啲啦,我地趕時間啊。

 

豪仔:得得得!

 

Mary向David微笑了一下,轉頭向四美再點頭謝意。她知道右邊有張台的人一直盯著自己,但她很快回頭,拿了外賣就馬上離開。

 

Ivan:明避你喔。

龔:食飽了,我上去做嘢。

待龔燁離開後,Ivan:雖然阿龔今次求婚都好有誠意,但係咧,開場白好似又真係鋪排得麻麻地嘅……

Andy:咁兄弟一定要撐嘎啦!你想變節啊?

Peter:清官難審家庭事,我地都喺唔好出咁多聲,靜觀其變啦!



傍晚九點,尋寶圖

若水的精神狀態十分不佳,做事正如David所言,錯漏百出。若水不想再麻煩其他人幫自己,所以要用額外的時間來把工作慢慢做好。若水看了看桌面那半份吃剩的乾巴巴的三文治,拿起來把餘下幾口都塞進嘴裡,喝了幾口已經放涼的茶,咽了下去。若水收拾了一下,關好燈,離開了尋寶圖。進電梯的那一刻,手差點習慣性按了市場部的樓層。她歎了歎氣,直達大堂。

 

若水下班後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護老院。

護士:熊小姐?咁夜嘅?得你一個?

水:啊…係啊,龔生佢唔得閒,今晚得我一個。

護士:哦。咁你自便啦,我啱啱經過K房,見到龔伯係度食緊水果。

水:哦好啊,唔該你。

 

若水走到K房門口,又遲疑了。她知道自己那個過分的玩笑不僅傷害了龔燁,還傷害了龔爸。她當晚看著龔爸暈倒在自己面前,那個場景不敢回想。若水隔著門的玻璃看到龔爸正在吃水果看電視,覺得自己不應該出現打擾他老人家休息,見到他沒事就安心了,於是轉身離開。

 

護士:龔生?熊小姐又話你今晚唔得閒來嘅?

龔:哈?佢來咗?

護士:係啊,佢走咗冇几耐咋嘛。咁奇怪嘅,佢又話你唔來,你又唔知佢來……

龔:哦,冇,我OT完唔記得同佢講咋嘛,哈…哈哈,我入去睇阿爸先。

……


友:仔,你來咗啊?

燁:係啊,阿爸,啱啱Mary係咪來過啊?

友:冇!我一直自己係度睇電視咋嘛。阿仔啊,你掛住人掛到有幻覺啊。正正經經追翻我心抱仔返來啦,佢嚇親我地係唔啱,但係你又話咩自己老人癡呆嘖,你睇你阿爸我幾醒目!

燁:係啦係啦,我知啦。

……


第二早,如常上班。似是有意,又像是巧合。一個習慣了早上班完成工作,一個不得不早上班調整狀態,就這樣,二人在大堂相遇了。

 

水:早晨。

語氣似是對上司問好一樣小心翼翼,畢恭畢敬。

龔:早晨。

語氣平淡,甚至收起了一向對同事那種公關熱情。


電梯門打開,打破了二人尷尬的氣氛。龔燁沒有按下市場部的樓層,也沒有按下尋寶圖的樓層,而是按了頂樓的數字。若水明白他有話想說,也不阻止。

 

天台

龔:你想避我避到幾時?

水:我……對唔住。

儘管若水心裡有很多話,但不知道從何說起。

龔燁以為若水會說很多很多話,但萬萬沒想到第一句就是道歉。

龔:咁,我都有唔啱。

水:如果冇麼嘢,我落翻去做嘢先了。

若水依然想逃避。

龔:Mary,其實有啲嘢唔講清楚,我霖我地嘅關係好難修補。

水:咁你想我點啊?我真係好辛苦啊,每一日都要避開你,我唔知點面對你啊,我知我做錯咗,但係你一開始就同peter果幾只嘢話要玩求婚啊,咁我先誤會咋嘛,我點知你來真嘅。搞到世伯咁,搞到個求婚場面咁,我都好自責好後悔仲好混亂啊,咁我可以點啊?我宜家嬲我自己多過嬲你,你明唔明啊?求下你了龔總監,俾翻啲空間同時間我得唔得啊。

若水實在忍不住了,這幾日身心的折磨令她的壓力到了頂端,已經紅透的雙眼,不知是因為疲勞還是情緒爆煲。下一秒,眼淚一下子就嘩啦嘩啦流了出來,像扭開的水龍頭一樣,剎不住車。

龔燁看見她的眼淚,很想幫她抹走。他不知道自己現在這一刻應該做什麼,他想抱著她安慰,但是心裡依然為那晚的事情耿耿於懷。

若水講了兩句話,令龔燁的心閃過一下刺痛。

龔:咁……不如我地大家都冷靜下,哩段時間我唔會再穩你了。

 

此夜,龔燁就如當晚一樣,輾轉反則。身旁的半邊床依然是空空的,冷冰冰的。雖然旁人都在極力勸說自己,甚至今早在天台和媽呢空面對面的對話都感受到她很難受。但是自己和媽呢空的感情究竟是不是出了問題?是不是真的需要時間來沉澱一下,看看二人究竟適不適合走未來的路?兜兜轉轉終於在一起,但來到結婚這一步就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狀況。自知其實還在生氣,同時自知心疼那個女人。不願多想,龔燁起身,把身旁的枕頭收起放入衣櫃頂層,再回到床上,強迫自己不要再回想若水那兩句話。

「龔總監,我希望你可以俾翻少少尊嚴我。」

「我唔想再係你面前喊,特別係宜家。」


雨翼Memory

【觀劇感受】愛回家之開心速遞EP833「愚人愚人」

       這是一篇很長的觀劇感受。

       前晚很多人都心碎了,其實我還好。或許是因為生氣傷心失望冀望都試過了,就平靜了,又或許昨晚那集並非這麼難接受。

       我不知道這一集的意義是愚人節「玩大咗」,是鋪墊may的出現,還是暴露龔水之間的信任問題,挖開一個坑,要用接下來的一個月(或許更久)去填。

       我是旁觀者,我不站隊。事實上這一集是...

       這是一篇很長的觀劇感受。

       前晚很多人都心碎了,其實我還好。或許是因為生氣傷心失望冀望都試過了,就平靜了,又或許昨晚那集並非這麼難接受。

       我不知道這一集的意義是愚人節「玩大咗」,是鋪墊may的出現,還是暴露龔水之間的信任問題,挖開一個坑,要用接下來的一個月(或許更久)去填。

       我是旁觀者,我不站隊。事實上這一集是兩個人的問題促成最後的冷戰,愚人也是有個限度的,至少是能預料結果,不傷害別人的前提下。顯然龔生用自己「患病」來做求婚的開場白這個級別的玩笑是「玩大咗」,令人難以接受且摸不著頭腦,到底他是為什麼要這麼做呢?為什麼不正正經經求婚?這個玩笑無論若水知不知道他在愚弄自己,事後都會生氣的。也正因為如此,再加之好死不死若水先前誤會了他要惡作劇,她就更確信他在耍自己了。再看若水,是不是這樣就代表她可以開「小產」這種級別的玩笑呢?更何況人家父親也在的情況下,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一對情侶如果不好好溝通,今天你誤會我,明天我誤會你,一直互相揣測,大戰個幾百回合,問題越來越多,但依舊抓不到核心,那不叫打情罵俏,那真的是要byebye了……

       說完槽點,我來說說為什麼我沒有生氣。我最不能接受的是ooc,這一集有沒有呢?不能說完全守住了人設,也不能說人設崩壞,就是說不準,說不準他們會不會真的做出這種行為,所以我並沒有生氣。要說不滿,就是不滿在編劇把水的態度寫過了,最後寫成了打死不認錯(明明她知道真相後一時語塞,眼神閃過的是後悔的)。

       縱然這一集情節真的不怎麼樣,但還是有亮點的。

       1⃣️ 演技。無論是龔生求婚的真摯還是若水感動的眼神,再到後面若水知道真相時一閃而過的心虛和後悔,到最後龔生複雜的心情,兩個人都演得很到位且默契十足,或許通過演繹也彌補了些許劇本上的缺陷。坦白說,之前的EP818,我略微感覺兩位存在一個人拋出戲另一個不能完全接得住的感覺,不免有點擔心,但是看完這一集,我覺得這個擔心比較多餘。

       2⃣️ 最後的鏡頭。我認為有時候適當虐是可以的,但是要合理,而且要跟甜到心裡一樣,虐到我心裡。最後兩個對比鏡頭是戳到我了,這個留白為這集在我心裡一下子加了不少分。我反而慶幸兩人沒有像之前一樣隨隨便便就和好了,然後把真正的問題拋諸腦後,下一次繼續,惡性循環。事實上,這一集暴露出來的問題已經很明顯了,兩個人在一起最忌諱互相猜忌,龔生說話做事習慣拐彎抹角,有時候就讓水get錯了。若水有時候會忽略了龔生的感覺,又沒有發現他的情緒,自我感覺良好。於是一個不說,一個不問,兩個人都不知道對方實際的想法,矛盾升級。這個問題一天不解決,一天都不能再向前邁進一步,也就是說,其實他們暫時還不適合結婚。

       3⃣️龔燁的心結。 龔爸提出自己最大的心願只是看到兒子成家立室,也算是解開了龔燁的心結,這跟我在【阿燁與阿良】「你是怎樣的良」裡面的想法是一致的。可能因為時長的問題,顯得談話不夠深入,龔生思想的轉變沒有鋪墊好,不過演員的演繹加了分。

       最後,很多龔水黨都猜測這一集是給may的出現鋪墊,編劇想整個大的,我也認同。坦白說我對may的出現還是抗拒的,如果may能推進他們的關係,讓他們看清問題所在,再共同去解決,那自然是沒問題。但我最擔心的依舊是ooc,用ex這種梗真的是一步險棋,稍有偏差,整條線都能毀掉。(參考oncall2的Ben雪,因為前度的出現,編劇不止讓Ben人設崩壞,還給他加了一個難以置信的黑料,後面寫和好的大方向也是錯的,簡直放飛)。但我也只好抱著「煮到埋嚟就食」的心態,盼著編劇們大方向是對的,這是一步步的鋪墊,目的是讓龔水的關係成長得更好吧。


暑初明2.0

【龚水】无解

【写在前面】

         《爱回家之开心速递》Ep833 观后产出

        意识流风格

        “无解的迷局,亲手铸就。

         破局,首先需沉淀。”...


【写在前面】

         《爱回家之开心速递》Ep833 观后产出

        意识流风格

        “无解的迷局,亲手铸就。

         破局,首先需沉淀。”

        祝阅读愉快


【正文】

🍂(龚烨):

  一路上,阿爸几次说自己没事了,要我赶快回头劝劝阿May。

  我只能不理他,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带他回老人院休息。

  

  先是大喜,后是不知所措。

  我满怀虔诚地求婚了。

  妈呢空明明感动得闪出泪光。

  我为妈呢空“怀孕”真心地喜出望外。

  我要做父亲了?

  然后就是“突发小产”。

  那一刻我又真的害怕了。

  结果,最后的最后,这一切都是个恶作剧。

  一切都是自作多情。

  没有一种情绪,是有意义的。

  我究竟在做什么?

  

  早先,在花生三友的刺激下终于下定决心求婚。

  算一下时间,在一起一年多了,此时谈婚论嫁不算操之过急。

  况且妈呢空一直都期待着不是吗?

  威龙五美总是调侃她,她眼里的羞涩和期待却不假。

  我也期待。

  脑内出现了早已播放了千万次的畅想:

  是朝夕相伴的平淡幸福,是希望每天睁眼所见的第一幕,就是妈呢空披散头发的睡颜。然后是一轮软语催促,才将贪睡的她叫起,去厨房准备早餐;带着婚戒的手,紧紧牵着一起上班,吸引来往同事慕艳的目光;有一个,或者两个孩子,要先宠着,而且不偏心,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在求婚的那一刻,大脑空白了。

  我将情绪宣泄殆尽,期望收获同样激动的回应。

  然而没有。

  换来不知所谓的闹剧。

  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演戏,所有的惊喜都是周密部署的玩笑。

  我是认真的。

  妈呢空你不是吗?

  我麻木了。

  

  手扶方向盘,毫无意识地切换手挡。

  路灯的暗光有频率地晃过,好像在牵引我深入一个虚幻奇诡的隧道,一点点与现实剥离。

  不到半小时前的事,仿佛从未发生过。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以为一天积聚下来的愤怒、失望、难过会大爆发。

  我以为我会沉浸在失败的求婚中郁闷不已。

  我以为我会不甘心得辗转难眠。

  甚至,我以为我会开始怪妈呢空无理取闹。

  可直到第二天醒来,什么感觉都没有。

  唯一特别的,是在睁眼的一瞬间,妈呢空的身影模糊出现。

  下一个眨眼,空空如也。

  

  究竟是哪出了错?

  是我误解了求婚的暗示?还是误解了妈呢空对这段关系的态度?

  是天意弄人?还是我们都没准备好?

  我想我要短暂抽身。

  即使是那么的不甘心。

  

🐻(熊若水):

  愚人节求婚,鬼信啊!

  明明在狐朋狗友面前吹水是恶作剧,转头又说是认真的。

  求婚就求婚吧,为什么要骗我有病,先博一轮同情?

  真真假假,谁知道什么时候是真心!

  

  阿爸劝我,阿叔劝我,红杉鱼劝我,废青安也劝我,好像所有的错都是我造成的。

  什么叫看到世伯在场,就该发现事情不对路。

  死贱精不是总说阿爸精明起来,自己也比不过吗?谁知道不是请过来一起玩我的?

  龚烨心思那么多,贱起来谁都会利用!

  

  David他们看我的眼神,明显有可怜的成分。

  你们觉得我被打击了?觉得我亲手破坏了自己的求婚现场?

  我满怀期待的过程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不接受!

  如果。。。。

  如果我知道他真心想求婚,我怎么可能会安排这样的大龙凤啊?

  

  对付龚烨的方式可能过分了点,但不都是生气他要用求婚那么严肃的事情整蛊我,所以要还以更厉害的招数嘛。。。。

  以牙还牙的准备而已,否则我绝对不会拿小产这种事做文章,同样是严肃的事情啊。。。。

  我没错。。。。

  我不后悔。。。。

  我不后悔。。。。?

  

  明天,我要怎么面对龚烨?

  说一句:互相整蛊了一次,打平了,我们和好吧?

  还是:吓到世伯,我很抱歉?

  还是:不理他,等他主动认错?

  万一,他从此不理我呢?

  万一,他想分手?

  

  桌上的双下巴天使,歪着头望着我。

  你一定在想:熊若水,你脾气好差,一点事就斤斤计较,结果自作自受了吧?

  我又不是十全十美的天使,当然会有脾气啦!换做是别人,听到男朋友要整蛊自己,能不生气吗?

  我拿起手机又确定一遍消息通知。龚烨没有发来信息。

  

  小打小闹,龚烨总是主动妥协的那个。

  但凡重大误会出现,我却总是等不到他的积极挽回。初雪那次是这样,想向我表白却失约那次也是一样。

  我有预感,这次也等不到。

  他不会主动道歉。

  甚至更糟。

  我不想想下去了。

  

  我拿起双下巴天使,托在手上。

  这个公仔是可爱精致,但实在没什么特别的设计感。

  不知道当时龚烨是怎么看中,就买来送给我。

  这是一对的陶瓷摆件,另一只在他客厅里放着。

  这对公仔在龚烨进接龙后不久,就被买下来,拆开了。另一只随龚烨从香港辗转到新加坡,又跟着一起回来。

  天使微微笑,予人安慰和阳光的力量。

  龚烨说我像它。

  可我是一点都不如它。

  天使不会小气,天使不会易怒。

  天使不会在做出无可挽回的事之后束手无策。

  天使不会伤害自己喜欢的人。

  

  我抱紧膝头,如幻如梦。

  或许这回我真的错了。

  可是该如何补救?

暑初明2.0

【睇剧记录】【Ep833】愚人愚人

Ep833 愚人愚人!

  如果编剧从《熊不甩》、《女战士之心结》就有意准备龚水矛盾的铺垫,那确实要赞一句他们构思剧情的用意深远。毕竟龚水粉谁不期望他们一直甜甜蜜蜜牵手进婚姻殿堂,但仍然决定埋一个刀子给这段关系来点波浪不小的起伏。

  我一直都标榜自己剧看剧关注故事逻辑,不会只求甜。然而要我接受龚水之间出现矛盾,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消化。

  对比《初雪的约定》还有《龚烨的No.1》,同为有所期待却遗憾收场的集数,会发现龚水的关系,容易在存在一个巨大期望时激发矛盾。前两次是期待表白,后一次是期待求婚,然而时机出错或者隐瞒部分事实而产生误会,但凡出现一点瑕疵,就生生将所有精心筹备摔碎...

Ep833 愚人愚人!

  如果编剧从《熊不甩》、《女战士之心结》就有意准备龚水矛盾的铺垫,那确实要赞一句他们构思剧情的用意深远。毕竟龚水粉谁不期望他们一直甜甜蜜蜜牵手进婚姻殿堂,但仍然决定埋一个刀子给这段关系来点波浪不小的起伏。

  我一直都标榜自己剧看剧关注故事逻辑,不会只求甜。然而要我接受龚水之间出现矛盾,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消化。

  对比《初雪的约定》还有《龚烨的No.1》,同为有所期待却遗憾收场的集数,会发现龚水的关系,容易在存在一个巨大期望时激发矛盾。前两次是期待表白,后一次是期待求婚,然而时机出错或者隐瞒部分事实而产生误会,但凡出现一点瑕疵,就生生将所有精心筹备摔碎在地,一点补救余地都没有。

  越是小心翼翼,越是容易在事态略微离轨后就直接翻车。

  龚生每次筹备,无疑是认真的。但阿水的心思太不受控了,加上长期打拼职场练就的谨慎,他会有诸多顾虑,然后退缩。这样的表现,又让阿水更没有安全感,时常怀疑和质问,换来的是更多极力辩解和无奈隐瞒。龚生只是不想阿水多心,结果他的反应只会更加刺激阿水多心

  再次替龚烨正名,他真的很爱阿水。阿龚在和阿水拍拖后,极少真正生阿水的气。更多的是无法应付阿水热情的无奈,但他心里清楚,自己没有因为阿水的难缠和小脾气,就消减对这份感情的信心。

  误会真正的求婚为恶作剧,最终玩笑开了,一场矛盾也陷入无解。要说龚生明明在龚友启发下,决定真求婚了,又不忿气似得开了自己有病的玩笑,反击了阿水的恶作剧,实在是自讨苦吃。而阿水再次拉上一大帮同事,围观自己如何让龚烨出丑,又何尝不是开玩笑过度?

        阿水恋爱后,屡次忽略了情侣间交往的度。可能是拥有了一段舒适幸福的关系,反而把一切包容体贴当做是心安理得,行为有所逆反不符合期待,便大发雷霆要求对方认错改正。须知即使是最亲近的男朋友,除非有读心术,否则也无法百分之百满足变幻莫测的期待和要求。

  我喜欢义气水、善良水,也不得不承认难顶的港女水和小气水,也是熊若水性格的某个侧面。我不希望通过说服自己人物ooc了,而不愿理解这集背后的合理性。

  所以阿水啊,希望你不要太倔,可以懂得思考自己方面存在的问题,寻找挽回的办法。

        在矛盾爆发后,首先提出沟通的人,不一定是落了下风,不一定等于承认责任全在自己身上。通过积极审视自身,让对方看到自己真实的心意,和继续携手生活的意愿,化被动为主动,那也很好啊。龚生很容易因此对这段关系迷茫,他需要你认真的回应啊。

  这集个人觉得很不错。尤其是结尾两个镜头的转接。

        情侣日常对比现在空荡荡的身畔,说明龚烨求婚的执念已深,但被愚人节整蛊的氛围冲得意兴全无。可又该怪谁呢?阿水或许很容易就在打击后重新振作,但龚烨可能就难了。

        当年追阿水兜兜转转那么久,是由于龚生对阿水心意的不自信,加上实现对父亲承诺的压力。而结婚大事在认真筹备后却落得这种结局,龚生可能又要自我怀疑是不是时机不对,或者阿水其实还没做好准备?

        看到这样的ending,我心里酸酸的,却也很期待。就看龚水,如何厘清自己亲手织就的千头万绪吧。

煲劇開森

E829「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三人挖空心思想讓同事們分別記住他們誰是誰,事與願違,尋寶圖同事們就是記不清他們誰是keyboard誰是mouse誰是CPU,熊樹仁把IT部同事mouse說成house。到最後以這方式記住你們名字真是曠古未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829「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三人挖空心思想讓同事們分別記住他們誰是誰,事與願違,尋寶圖同事們就是記不清他們誰是keyboard誰是mouse誰是CPU,熊樹仁把IT部同事mouse說成house。到最後以這方式記住你們名字真是曠古未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_bian22113

终于求婚了!我的青春结束了!

终于求婚了!我的青春结束了!

見鶴-

【KS】《落幕》

#張景淳×呂慧儀

#rps警告 勿上升正主

#4100+ 意識流 一發完 BE


-


天下沒有不散之筵席。


於張景淳來說,龔燁、龔水,在殺青剎那,一同畫上了句號。


今天也應該是最後一次,他得以名正言順地站在他戲中伴侶的身邊,牽起那雙他再熟悉不過的手。


其實他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為這頓殺青宴,還是別的什麼緣故,一直很緊張。或者不能說是緊張,更准確些應該是心緒不寧吧。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頭髮早已不像當初一般長而亂,而是打理得整潔清爽。鼻樑上架著的那副眼鏡則提醒著他,此時此刻,他是...




#張景淳×呂慧儀

#rps警告 勿上升正主

#4100+ 意識流 一發完 BE





-


天下沒有不散之筵席。


於張景淳來說,龔燁、龔水,在殺青剎那,一同畫上了句號。


今天也應該是最後一次,他得以名正言順地站在他戲中伴侶的身邊,牽起那雙他再熟悉不過的手。


其實他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為這頓殺青宴,還是別的什麼緣故,一直很緊張。或者不能說是緊張,更准確些應該是心緒不寧吧。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頭髮早已不像當初一般長而亂,而是打理得整潔清爽。鼻樑上架著的那副眼鏡則提醒著他,此時此刻,他是龔燁,不是張景淳。


說不好是扮演或是本色,他時常有角色和自己交錯重疊的感覺。分明性格都不相同,可這個角色就好像深深刻進他骨子裡,行為習慣都逐漸變得相似。


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差錯?


他套上西裝外套,看看腕上的表,差不多时间该去接他今天的女伴了。





-


車子停在後巷,快到這裡之前張景淳已經撥過電話了。他知道女人都是要等的,不管是出於禮貌還是習慣。


他靠在車邊滑動著手機,直到鞋跟碾過水泥地發出清脆的嚮聲時,他才收起手機。這點他自信,從未聽錯過她的腳步。


先她一步為她打開副駕駛座的門,見她穿著禮服行動不便,又向前兩步伸手去接她的手。舉手投足紳士萬分,為她防著腦袋,怕她撞到車門;為她提裙,怕她絆倒。事事顧得周到。分明臉上笑意靦腆,嘴上卻故意客套一聲,「呂小姐,請。」


被他這句話逗笑的呂慧儀習慣性地一把輕拍在他結實的肩上,「非法載客,我不給錢的哦。」


雙唇抿著彎起一個小弧度,但沒接話,只把安全帶繫好。習慣性地檢查發現正在專注看手機的她還沒繫上。伸出的手才越過方向盤,又趁她沒發現之前不動聲色地頓住,收了回來。


 「阿蟹。」他迎上她送過來的目光,扯了扯自己胸前的安全帶示意她。


她熟練地把手機放進中央扶手盒裡,「差點忘記了。」拉過安全帶正要係上,卻找不到卡槽,長髮還不合時宜地垂下來擋住她的視線。


看著她手忙腳亂,張景淳忍不住幫她把遮住卡槽的裙子撥開,又接過她手中的帶子幫她繫上。做著這些,他身體卻沒有前傾任何一毫。距離保持地刻意又怪異。


道了謝的呂慧儀又拿起手機;張景淳仍默不作聲,發動了車子。


兩個人毫不拘謹地隨意搭話。活潑的愛絮叨;寡言的聽著對方嘴裡那些稀鬆的瑣碎。


嘴角笑意不減。


他不愛碎碎唸的。但愛聽她對自己叨嘮。樂此不疲。




-


從停車場到宴會廳是一段頗長的路。張景淳遷就著呂慧儀,步伐緩慢。


今日的呂慧儀仍沒有穿高跟鞋。配合著張景淳的身高,挽著張景淳的手臂,輕捏著他的衣袂,身體稍稍挨著他。


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場殺青宴帶來的影響,只是到達飯店的時候,已然微微有察覺到空氣中帶著一份火熱。


但張景淳卻沒有感到因為這場戲的落幕而應有的一絲愉悅。壓抑著他的除了不捨還有莫名悶在胸口的鈍痛感,讓他無暇他顧。


鬼使神差地瞥了一眼身側的美人。神情像初中男生跑去隔壁班偷看自己暗戀的女孩一般,純情又腼腆。


對方還在與他說著無關緊要的八卦,聲情並茂的模樣令他莫名動容。他反應一向是慢悠悠的,不知是聽力不好還是視力欠佳,反射弧的長度令他總是比別人慢半拍。但好在他腦袋靈光,而對方的語言也總能讓他輕而易舉get到point。


這無言的默契是不論臺前幕後的。也不知是因為合作多時還是久對暗生的情愫。


在進入公眾視野之前最後的獨處空間是電梯內。數字不急不緩地增加,輕微震感代表電梯正在正常運作。


電梯門映襯著被八卦雜志稱作般配璧人的緋聞情侶。張景淳看得失了神,失魂落魄的放空了一陣。應當把握的整理儀容的時間,他沒抓住。


他身邊的呂慧儀怎會察覺不到呢。移步擋住了他的視線,認真幫他整理不知道什麼時候歪掉的領帶,還有西裝外套上的灰塵和掉在額前的碎髮。


是電梯提示到達樓層的聲音才堪堪把張景淳拉回神。打開的電梯門令原本封閉的環境失去隔音,傳來喜慶又熱鬧的嘈雜聲。


到偽裝時刻了。他想著。卻沒察覺身邊的人與他一同堆起了笑臉。




-


由於劇組人員太多,殺青宴陣仗很大。大家的著裝看上去也更像是去什麼頒獎典禮,而不像只是一頓聚餐。


畢竟拍了上千集。張景淳坐在貼有自己名字的席位上想著,看著門口陸陸續續進來的人。他其實性格溫吞,不像龔燁,八面玲瓏。倒也並非不會應酬,而是不太愛客套拘謹地去打交道。


手裡的酒杯已經重新添過幾次酒了。善意笑容對於他這個演員來說沒什麼難度,他一直保持和藹地接下來自各位朋友的調侃。


即使他有些煩躁,亦接下所有敬酒。


直到記者來採訪他時,他方才放下酒杯。其實臉頰早已染上一層緋紅。但藝員身份不允許他在這時手足無措。


被問及關於龔燁與熊若水的故事,他忍不住把眼神遞給了身邊每逢靠近都會挨著他的呂慧儀,對方正巧笑著看向他。對上目光時他卻莫名其妙收了回來。藏在桌布下揪著褲子的手心早已濕漉漉。


「故事沒有因此結束。不會就此畫上句號的,畢竟那麼久了。」他的回答沒有主語,暗帶一分僥倖。


是的,他是覺得龔水還沒結束。他自己心裡,畫上句號的只是這個大結局。但倒不如說,是他希望和身邊這位的故事不是到此為止。


但他好似還未察覺到自己這方面的意識。


習慣性在她講話時身體向她傾去,貼著她的手臂。襯衫布料不是很厚,偶爾蹭到她手臂上裸露的皮膚,只是微微貼著便能感受到溫度。


他身體貪戀這樣的接觸— —體溫、氣息、身旁的安心感。若有似無,疏離又親密。




-


酒精偷偷起效。作用令體溫上升,張景淳於是因此從慢半拍變成了慢一拍。


這場宴席時間過長。從傍晚一直到晚間黃金檔過後。


大屏幕上正在回顧劇集中那些精彩的集錦。起哄聲此起彼伏的。張景淳腦袋混沌,沒多在意別人。只像小孩子一樣埋頭用勺子把碗裡的東西吧啦進嘴裡,吃完還沾在嘴邊。


一桌基本上都在專心對著集錦侃侃而談。呂慧儀偶爾肩膀碰過來和他低語看到的好笑畫面。他反應極慢,但會為了不讓她失望,嘴角扯起來給她一點反應。


盯着雜亂的桌面,他感覺自己好似與這場宴會格格不入。直到呂慧儀再度靠過來,他本想說和她打個招呼藉口去衛生間洗把臉。抬眼撞進她眼裡的時候突然被那溫柔如水的眼神震撼到了。


半晌沒移開的目光,對方卻先躲開了。摸了紙巾遞給他,示意他擦嘴。他慌亂地接過紙巾,胡亂在嘴邊抹了一把。左手順勢拿起桌上的酒杯,把杯裡的酒一飲而盡,又突然怔住。醒起大屏幕播放之前,呂慧儀怕他醉了,沒肯讓人再給他倒酒,怎麼這會兒杯裡有酒?


「這杯……是我的。」


看著杯沿上的口紅印,他恍惚憶起對方也曾誤喝了他的咖啡。覺得抱歉又好笑。


隔壁再次有人起哄打斷了他的話,甚至大家突然都看向他。準確的說應該是看向他和呂慧儀。原來屏幕裡正播放著龔水線。


張景淳看著這一幕幕,鼻子一酸,眼眶溫熱。


他想,他和龔燁最大共同點應該是惡劣。


貪戀她的笑,接近她,闖進她的生活。理所當然,又抱著糾結心情,自覺不應這樣耽誤她,卻也無法放下,好似有磁場吸引,令他拼命著迷。陷入半分,他又清醒,苦悶懊惱,自覺是卑鄙,自嘲是怯懦。


偷看一眼,摸了自己衣袋裡的方巾遞給她擦眼淚。偷偷隔開一點距離冷卻溫度,等到播完這條線。他輕輕拍了拍對方肩膀上蓋著布料的地方,大抵是安慰。然後起身,微彎著腰退出席位。




-


走到拐角一個空曠露台。獨自出來的張景淳藏在這隱蔽走廊裡,鬱鬱寡歡。風不算大,卻足以讓他清醒一些。


其實從知道哪天殺青開始,他心情就一直不是很好。


一直找不到好的藉口和方法釋放壓力。今日算是意外得到借酒消愁的好時機。他苦笑著背靠著護欄,腦袋往後仰,眩暈了幾秒,隔著平光鏡片看著一片月明星稀。


溫度正好涼爽,睡意悄然襲來。他倒也沒昏昏欲睡,只是希望能停在這一刻,什麼都不用管就好了。


沒多久,他在意識偷跑的時候恍然回過神來。聽見愈來愈近的腳步聲,直起身子就看到昏暗的走廊遠處有個身材姣好的女人向他迎面而來。


「Stanley。」


他早猜到是她。


其實呂慧儀叫他“龔燁”的次數要更多些。這一聲讓他突然想起她在某次活動拍新聞照時滿會場地找他,一遍遍高聲喊著‘Stanley’。


嘴角不禁勾起,毫不掩飾地朝漸漸清晰模樣的女人笑起來。他皮囊生的好,唇薄,笑起來抿在一起,眉眼彎彎,好看極了。


「怎麼偷偷跑到這裡來了。」


「出來幽會啊。」


他調笑著,騰出位置讓她站在自己身邊。她挨過來,笑著輕拍了他一下。之後是一陣長久的無言,卻不覺尷尬。


宴會大廳的音響偶爾傳來,都是劇中特別的插曲,聲音若隱若現,他們也會跟著哼唱幾句。其中也有他們在舊立法會前那一吻的“定情曲”— —《Right for you》。


二人自然地相視一笑,心照不宣。


直到響起《LaLaLand》,張景淳突而心間一顫,念起自己一直以來的執念。鼓起勇氣微微彎腰,紳士地伸手去邀請呂慧儀,「請問熊小姐願不願意與龔某我共舞一曲呢?」


呂慧儀看向他,透過平光镜的那雙眼睛明亮。是龔燁,亦是張景淳。她點點頭,把手搭在他溫熱的手心裡。


這舞她已然在夢與腦海中跳過無數次。也不能說她在等這有可能無法到來的一刻,而是她也對沒能與他跳上這支舞的事耿耿於心。


平台的寬度大概只能站下兩個人,在這兒做大動作難度稍大。但即使她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小心踩到他,他都是更快一步握緊她的手,以防她摔倒。


霎時間,她根本分不清對方是龔燁還是張景淳。但此刻的自己一定是呂慧儀,不是熊若水。


身高相近,距離也過分的近。張景淳微微側著腦袋,生怕自己從跳這支舞開始就混亂的氣息會打攪到對方。模樣認真又禮貌,他心裡卻萬分緊張。呂慧儀更猜不到,他伸出手邀請她那一刻有多怕被她拒絕。


一曲畢。動作仍維持著停在原地。感情太過投入的張景淳許久未能平復過快的心跳頻率。他偏過頭來正好對上呂慧儀的臉。距離過於近,近到可以交換氣息。


見他嘴巴微張緩慢靠過來,好似怕他作出什麼或是說些什麼,即使留戀這份曖昧,呂慧儀還是沒有勇氣去觸碰那條即將明朗的線,快他一步鬆開了他的手。


風灌進他還沒舒展的手掌,吹散了她殘留的溫存。他心生落寞,垂下眼簾的樣子過分柔軟。把眼鏡摘下來揣進外套暗袋裡,像是用這動作來掩飾表情的失態。半晌便恢復那般讓人看不穿的瀲滟柔情。




-


宴會結束時已是凌晨。


喝了酒的張景淳沒辦法再把呂慧儀送回去,只能麻煩不喝酒且順路的同事朋友載自己一程。


當時離開走廊之後,張景淳又在同事們的慫恿下多喝了幾杯,加上他自己心情欠佳,喝起來更是豪爽。導致這會兒醉的有些不清醒。好在他酒品不差,醉了也不鬧,安靜地被同事架著。


退場也是一屋亂哄哄的。同事剛把他帶到門口,遇到呂慧儀正等著上衛生間的姐妹,就匆匆將人交到她手裡讓她幫忙照看一下,自己先去拿車。


被呂慧儀接過手時,他抬頭看了她一眼,嘴角溢出來的笑意滿是苦澀,眼底飽含的感情太多。是她從未見過的最迷惘的張景淳。


她錯愕了片刻,蹙起眉,有些心疼眼前這個看起來落魄的男人。但聽見有人走來的腳步,她即刻藏住這份動容,換了副客套的面孔打了照面,看人走遠才鬆了口氣。


風越來越大,她怕張景淳吹感冒了,把人扶到角落裡去。生怕張景淳摔了,她讓他靠著墻上,攬著他精瘦的腰身,無意間卻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見他原本梳的整齊的髮被風打亂,散落在額前,呂慧儀忍不住為他撥好。她其實沒幾次能認真地看張景淳不戴眼鏡的模樣,這會兒才發現對方的俊朗與溫潤比自己原本想象的更甚,一雙眼不論什麼時候看她都藏滿了深情。


角落裡太過昏暗,但她仍能清晰地看見他眼裡瀲滟動情的水光。


撫上他因喝醉而通紅滾燙的臉頰,柔軟在他嘴角輕盈落下。


與龔燁和熊若水定情的甜蜜比起來,這份苦給張景淳帶來的記憶更加深刻。


不知過了多久,他被送上同事的車。在呂慧儀俯身為他係好安全帶的時候,他才堪堪從恍神中收回意識,耳中落入她抱歉語氣。


「對不起。」




End. 

煲劇開森

E826「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添油加醋朱展引誤會加深,唯恐天下不亂也。在譚道德心裡視小安為“人品惡劣”,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全憑自己想象作決定。外人看小安也就算了,連家人都這麼看他有夠心塞。

E826「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添油加醋朱展引誤會加深,唯恐天下不亂也。在譚道德心裡視小安為“人品惡劣”,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全憑自己想象作決定。外人看小安也就算了,連家人都這麼看他有夠心塞。

煲劇開森

E824「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池富樹根兩人加起來一把年紀,什麼都要爭,斗來斗去,戲碼看多了,厭了。

E824「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池富樹根兩人加起來一把年紀,什麼都要爭,斗來斗去,戲碼看多了,厭了。

雨翼Memory

【龔水故事】「吵架的偽術」(完)粵/國雙語

今天發了好幾篇,把這個故事一次性更完吧!

粵語版:

       下午茶時間,初戀cafe

       花生三友到cafe偷懶,剛坐下就聽到角落裡有爭吵聲,八卦如他們自然去看看怎麼回事,發現是龔燁和若水在吵架。

     「你咩事啊!啱啱李生嗰個助手擺明食你女朋友豆腐啦,你咁都由得佢嘅,你係咪男人嚟噶!之前人哋唱衰我,你唔理不但只,仲同人哋攞我嚟輸賭,宜家我被人佔便宜你仲理都唔理!」...


今天發了好幾篇,把這個故事一次性更完吧!

粵語版:

       下午茶時間,初戀cafe

       花生三友到cafe偷懶,剛坐下就聽到角落裡有爭吵聲,八卦如他們自然去看看怎麼回事,發現是龔燁和若水在吵架。

     「你咩事啊!啱啱李生嗰個助手擺明食你女朋友豆腐啦,你咁都由得佢嘅,你係咪男人嚟噶!之前人哋唱衰我,你唔理不但只,仲同人哋攞我嚟輸賭,宜家我被人佔便宜你仲理都唔理!」

    「喂小姐啊,人哋都冇咩實質嘅行動,只係望下你嗻,你話人哋食你豆腐會唔會無理取鬧咗啲啊?」

    「佢係用好鹹濕嘅眼神望住我噶!望到我好唔舒服囉!」

    「你係咪有妄想症啊,我都唔覺」

    「你係男人根本就唔會明!你已經一次又一次係咁啦,就算我被人傷害你都唔理噶啦,你都唔著緊我嘅,完全唔理我感受!」

    「宜家係你一次又一次無理取鬧喎!Peter佢哋真係冇講錯,你有時候都打橫嚟嘅!既然你係咁唔滿意我呢個男朋友嘅話,我哋分手罷啦!」

        聽到「分手」倆字,花生三友都驚了,他們沒想到龔燁居然會跟若水分手。

    「阿,阿龔係咪話同Mary Hung分手啊?」

    「係啊!我都聽到」

    「洗,洗唔洗玩到咁大啊?」

    「你有冇聽到佢哋提起輸賭件事,點解好似變咗我哋有份拆散佢哋咁嘅?咁我哋咪變咗千古罪人?」

    「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如果係我哋拆散佢哋,好折墮嘅喎,我唔想有報應啊!」

    「而且當初我哋成立死士小組去追Mary Hung就係為咗全接龍嘅男士著想,如果佢哋分手,容乜易Mary Hung又變翻以前dry爆咁嘅樣噶!」

    「甚至會變本加厲,分分鐘夾埋三太玩殘我哋啊!」

    「嘩唔得唔得,唔可以俾佢哋分手噶!」

    「咁,咁我哋去勸下?」

    「邊個去啊?」

    「就你啦仲洗諗,你愛情教主嚟噶嘛!」

        於是,Ivan就這麼被推出去了。

    「唔係咁嘅唔係咁嘅,阿龔你唔好一時衝動!Mary啊,我哋啱啱搵佢飲咗兩杯,佢亂講嘢咋!阿龔你跟我過嚟!」Ivan把龔燁拉到一邊。

    「你哋拉住我做咩嗻,我講咗今次唔妥協噶啦!」

    「阿龔啊,其實你都堅持咗個幾星期,好爭氣噶喇,你知啲女人係敏感噶啦,你咪順住佢氹下囉,唔洗分手咁大劑嘅!」

    「係咯,諗落其實阿Mary都幾好啊,論外表,佢勝在身材好,44吋長腿喎,几多女仔羨慕啊,啲男人見到你恨都恨唔嚟啦」

       Andy這番膚淺的措辭讓龔燁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

       Peter見Andy沒詞了,只好自己接上,「嗱,講內在喇,佢都……幾賢良淑德啊,又煲湯又煮飯咁,而且佢又識照顧你阿爸喎,好難得噶喇!」

    「係囉,唔好以後諗翻後悔啊」

    「至多咁啦,你去氹翻Mary,我哋當你贏,之前講嘅嘢全部兌現!」

       嘿嘿,上鉤了,龔燁暗喜,開始以退為進,「咁你哋都講得啱嘅,不過宜家我兩手空空,氹佢都唔受啦!」

    「咁嗻哈嘛,好易話圍啦!包喺我哋身上,我哋夾錢買今季channel最新款嘅手袋俾你去氹佢!」

    「係囉係囉,你咁識講嘢,加埋個channel,實冇得輸啦,我知Peter有袋簿喺身,佢寫張check俾你!」Andy和Ivan不管Peter掙扎,硬是掏出了他上衣口袋的支票本逼他寫了五萬塊給龔燁,「嗱,咁你宜家有揸拿氹翻 Mary啦!」

       龔燁接過支票,「雖然有個手袋,但係佢認定咗我攞佢嚟同你哋輸賭,呢個係改變唔到嘅事實,我啱啱又講出口話分手,我驚佢唔受……」

    「唔緊要,我哋幫你解釋!」

       花生三友說完就拖著龔燁來到若水面前,低著頭齊聲道,「Mary,對唔住!」,他們抬頭竟看到若水眼眶紅紅,臉上還掛著淚痕的樣子,慌了,把龔燁推到若水面前,「你唔好喊啦,係我哋衰囉,逼阿龔同你玩埋啲咁無聊嘅嘢,又挑撥離間,搞到佢嬲上加嬲,唔嚟氹翻你,我哋知錯噶喇,保證冇下次!你原諒佢啦」

       見若水不出聲,Ivan繼續開條件,「至多咁啊,我哋幫你喺秘密網出   post講翻個真相,再讚下你啊!」

    「係咯係咯,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哋,啊唔係,原諒阿龔啦!」Andy和Peter附和道,順帶戳了戳一直沒說話的龔燁,「你啞咗咩,出句聲啦!」

    「sorry啊媽呢空,我一時衝動口快快講錯嘢,我點會唔著緊你嗻,傻妹嚟嘅,唔好喊喇」龔燁上前掏出手帕擦著若水的淚痕,又偷偷向花生三友比了個手勢,他們識趣地走開。

       兩人坐到角落的桌前,確定沒有其他人的注目,這才笑出聲。

    「嘩媽呢空,你啲戲逼真到啊,視后都甘拜下風啊!」

       若水拿著龔燁的手帕繼續擦乾眼淚,「咁都要你配合得好,我先有足夠時間谷眼淚啦!佢哋仲唔信到十足十!話時話,都係你了解佢哋」

    「咁梗係啦,佢哋雖然係口臭兼諸事八卦,有時又鐘意火上加油,但都仲係有啲良知嘅,我玩到要分手喎,仲唔嚇親佢哋咩」

    「叻啦你!」

    「講翻轉頭,你去同李生傾生意,佢個助手係咪真係眼甘甘咁望住你啊?」

    「台詞嚟嘅嗻,你叫我搵個理由嬲咗你啊嘛!不過第一次見面嘅時候佢又真係眼甘甘咁望住我喎」

    「真係噶?你唔同我講!咁佢之後有冇對你做啲咩啊」

       她看她緊張的樣子,心頭一甜,笑了,「你又會咁緊張嘅,佢係眼甘甘望住……我頸上你送俾我嗰條channel水晶藍玫瑰頸鏈啊,佢話之前佢男朋友排咗好耐,結果都係買唔到,原來佢都係寶劍同信惠嘅fans喎」

    「乜佢係女仔嚟噶?」

    「嗯哼」

    「媽呢空,你曳喇,你玩我?」

    「係你自己聽啲唔聽啲咋嘛!」

    「媽呢空,玩我係要接受懲罰嘅!」

       他靠過去,一把把她摟進自己懷裡,直接吻上她的唇。「唔……」若水被這突如其來的吻嚇到,雙手錘他胸口,不停掙扎。他怎麼這麼大膽,下午茶時間的初戀cafe雖然人少,但萬一有人喜歡清靜跑到這角落怎麼辦?

       感受到她的抗拒,他懲罰性地在她唇上輕輕咬了一口,隨即放開她,「終於唔洗偷偷摸摸咁喇!」。

     「死賤精!呢度大庭廣眾啊,唔知醜!」她用手背擦著嘴。

他絲毫不管她的反抗,得意地笑著,拿出手機在他們風流四子的群組告知「任務完成」,配上了個OK的貼圖。

       沒過多久,威龍秘密網上果真有個「認錯」的帖子,帖子最底下還附上「最佳女友Mary Hung」的十個當選理由。

       一星期後,龔燁車位的天花板已被修好,電腦系統也完成升級。今天他難得提前下班,因為他要和背著新包包的媽小姐一起去看那一票難求的音樂劇。

完。




——————分割線——————




國語版:

       下午茶時間,初戀cafe

花生三友到cafe偷懶,剛坐下就聽到角落裡有爭吵聲,八卦如他們自然去看看怎麼回事,發現是龔燁和若水在吵架。

    「你不是吧!剛剛李生那助手擺明就在吃我豆腐,你怎麼能由著他啊,你還是不是男人了!之前那些人詆毀我,你不管就算了,還要和他們同流合污,現在我被佔便宜了你都不管我!」

    「人家又沒什麼實質的行動,就只是看著你嘛,你說人家佔妳便宜會不會無理取鬧了點?」

    「他是用色瞇瞇的眼神看著我的!我覺得很不舒服啊!」

    「哪裡色瞇瞇了,你妄想症嗎?」

    「你是男人你根本就不會明白!你已經一次又一次這樣了,就算我被人傷害你都不管是吧?你一點也不在乎我,完全不管我的感受!」

    「現在是你一次又一次無理取鬧好嗎?既然你這麼不滿意我這男朋友,我們分手吧!」

       聽到「分手」倆字,花生三友都驚了,他們沒想到龔燁居然會跟若水分手。

    「阿,阿龔是不是說要跟Mary Hung分手啊?」

    「是啊,我也聽到了」

    「要,要不要玩這麼大啊?」

    「他們鬧分手是不是也跟我們打賭有關?那我們不就成千古罪人了?」

    「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如果我們拆散他們,會不會遭報應啊?」

    「而且當初我們成立死士小組去追Mary,就是為全接龍男士的幸福著想,如果他們分手,她會不會又變回以前那個樣子?」

    「我看還可能會變本加厲,合計著跟三太一齊耍死我們啊!」

    「哇,不行不行,不可以讓他們分手」

   「那,那要不我們去勸勸?」

    「誰去?」

   「當然是你啊,你是愛情教主嘛!」

      於是,Ivan就這麼被推出去了。

    「不是這樣的,阿龔你別一時衝動啊!Mary,我們剛剛跟他喝了幾杯他亂說話了,你跟我過來!」Ivan把龔燁拉到一邊。

    「你們拉著我做什麼,我說過這次絕不妥協!」

    「阿龔啊,其實你都已經堅持了這麼久,很爭氣了,女人很敏感的嘛,你就順著她唄,不用搞得分手這麼誇張的」

    「對啊,其實想想Mary挺好的啊,輪外表,她勝在身材好,就那44吋長腿,羨慕死多少女生,別的男人羨慕你都來不及了!」

       Andy這番膚淺的措辭讓龔燁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

       Peter見Andy沒詞了,只好自己接上,「咳,論內在,她,也算挺賢良淑德啊,又為你煲湯又為你做飯,而且還很照顧你爸,已經很難得啦!」

    「對啊,別衝動之後後悔了」

    「這樣好了,你去哄她,我們也算你贏,之前說的全都兌現!」

       嘿嘿,上鉤了,龔燁暗喜,開始以退為進,「冷靜想想你們說的也對,不過我現在兩手空空,拿什麼哄她啊」

    「這個簡單,包在我們身上,我們湊錢一起買這季channel最新款的包包給你去哄她!」

    「對啊,你這麼會說話,加上個名牌包包,一定沒問題。Peter有支票在身,他現在馬上寫給你!」Andy和Ivan不管Peter掙扎,硬是掏出了他上衣口袋的支票本逼他寫了五萬塊給龔燁,「拿著,你現在有把握哄她了吧?」

       龔燁接過支票,「雖然有個包包,但她早就認定是我拿她來跟你們打賭,這個改變不了啊,而且我剛剛說這麼重的話,她可能不會接受我的道歉……」

    「那我們幫你解釋!」

       花生三友說完就拖著龔燁來到若水面前,低著頭齊聲道,「Mary,對不起!」,他們抬頭竟看到若水眼眶紅紅,臉上還掛著淚痕的樣子,慌了,把龔燁推到若水面前,「你別哭啊,是我們不好,逼著阿龔跟你玩這麼無聊的打賭,又挑撥離間搞得他火冒三丈,還阻止他來哄回你,但是我們知錯了,保證不會有下一次的!你原諒好不好」

       見若水不出聲,Ivan繼續開條件,「這樣好了,我們幫你在秘密網出個帖子澄清,再誇一誇你啊」

    「是啊是啊,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們,啊不是,原來阿龔吧!」Andy和Peter附和道,順帶戳了戳一直沒說話的龔燁,「你啞巴了嗎,出句聲啊!」

    「sorry啊媽呢空,我也是一時衝動,怎麼會不在乎你呢,傻瓜,別哭了」龔燁上前掏出手帕擦著若水的淚痕,又偷偷向花生三友比了個手勢,他們識趣地走開。

       兩人坐到角落的桌前,確定沒有其他人的注目,這才笑出聲。

   「哇媽呢空,你的戲也太逼真了吧,視后都甘拜下風啊!」

若水拿著龔燁的手帕繼續擦乾眼淚,「那也要你配合得好啊,我才有時間催淚嘛,他們肯定上當的!不過話說回來,還是你了解他們」

    「那當然,他們雖然又八卦又愛搞事,還喜歡火上加油,但還是有點良知的,我玩到分手這麼大,他們肯定嚇著了」

    「行了,你最棒了」

    「等下,剛才說的,你去跟李生談生意,他助手真的一直看著你嗎?」

    「台詞而已嘛,是你說要找個理由生你的氣啊。不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確實是」

    「真的?你幹嘛不跟我講!他之後還有沒有怎樣?」

       她看她緊張的樣子,心頭一甜,笑了,「你幹嘛這麼緊張,她是一直看著我……脖子上你送我那條channel水晶藍玫瑰項鏈啊,她說之前她男朋友排了好久了,但還是買不到,原來她也是寶劍和信惠的fans」

    「所以她是女生?」

    「嗯哼」

    「媽呢空,你耍我?」

    「是你自己聽一半不聽一半嘛」

    「媽呢空,耍我是要接受懲罰的!」

       他靠過去,一把把她摟進自己懷裡,親了上去。「唔……」若水被這突如其來的吻嚇到,雙手錘他胸口,不停掙扎。他怎麼這麼大膽,下午茶時間的初戀cafe雖然人少,但萬一有人喜歡清靜跑到這角落裡怎麼辦?

       感受到她的抗拒,他懲罰性地在她唇上輕輕咬了一口,隨即放開她,「終於不用偷偷摸摸了!」。

   「死賤精!這裡是公眾場合啊,不知羞!」她用手背擦著嘴。

       他絲毫不管她的反抗,得意地笑著,拿出手機在他們風流四子的群組告知「任務完成」,配上了個OK的貼圖。

       沒過多久,威龍秘密網上果真有個「認錯」的帖子,帖子最底下還附上「最佳女友Mary Hung」的十個當選理由。

       一星期後,龔燁車位的天花板已被修好,電腦系統也完成升級。今天他難得提前下班,因為他要和到處炫新手袋的媽小姐一起去看那一票難求的音樂劇。

完。



雨翼Memory

【龔水故事】「吵架的偽術」(3)粵/國雙語

粵語版:

       汗蒸幕店

    「嘩你哋做咩一個二個電話唔離手啊?又話girls talk嘅?」若水覺得空氣突然安靜,發現姐妹們都在玩手機。

    「今晚俊華加班啊,但係佢都抽時間嚟問我有冇好好哋食飯,我梗係要復咗佢先啦」

    「鐵面陳夠鐘向我匯報動態,我要即時復佢噶」

    「sorry啊,啱啱威哥send massage問我聽晚得唔...

粵語版:

       汗蒸幕店

    「嘩你哋做咩一個二個電話唔離手啊?又話girls talk嘅?」若水覺得空氣突然安靜,發現姐妹們都在玩手機。

    「今晚俊華加班啊,但係佢都抽時間嚟問我有冇好好哋食飯,我梗係要復咗佢先啦」

    「鐵面陳夠鐘向我匯報動態,我要即時復佢噶」

    「sorry啊,啱啱威哥send massage問我聽晚得唔得閒陪佢去ball,我要即刻復佢先」

    「咁你哋該復嘅復完就好放低個電話喇,唔係點傾計啊」Helen說道。

    「Mary姐啊,你之前都會復阿龔massage噶啦,係宜家你哋嗌交,你先冇攬住個電話咋嘛……」楊洋說完這話就被Helen戳了一下,驚覺自己說錯話。

    「Mary,你仲未嬲完阿龔咩?話曬嗰日你都當眾刮咗佢一巴喎,都打和啦?」Helen借機勸道。

       Rebecca放下手機,「誒,咁又唔係咁講啊,佢今次衰咩啊!衰在同班嗰班咁嘅花生友攞你去輸賭喎,點可以輕易原諒啊,仲要唔嚟道歉,一啲悔過嘅誠意都冇,咁就原諒佢容乜易以後賭得仲大噶,分分鐘以後你哋結埋婚佢攞頭家去賭!」

    「Rebecca你會唔會誇張咗咧?阿龔係同佢哋輸賭喺Mary面前睇寫真,佢會唔會發嬲嗻,最多算無聊咗啲,其實都唔算係攞Mary去賭啊?」David終於忍不住說話了。

    「係囉,我都理解有時啲男人係幼稚咗啲又要面咗啲嘅」Ma姐也幫忙說話。

    「咁……我當眾打咗佢一巴都算係落咗佢面嘅」

    「Mary姐你唔係諗住就咁原諒佢,自己去做哈巴狗求和啊嘛?好衰女嗻」

    「呃,我梗係唔會咁衰女啦!又唔係冇咗佢唔得,咁佢一日唔嚟道歉,我就一日都唔睬佢囉!」

    「咁先至啱噶嘛,千祈唔好咁輕易原諒佢,起碼要佢嚟道歉兼補償啦」

    「我知噶啦」

    「Mary啊,我哋始終都係旁觀者去俾建議,你應該有自己嘅諗法,唔需要我哋點講你就點做喎,主動權喺你手,你個心點諗就點做啦」Helen趁著Rebecca去廁所,開導若水。

    「係咯,你知Rebecca對呢啲嘢好肉緊,你唔洗完全聽曬佢喎」楊洋也認同Helen的說法。

       散場後,David偷偷拉著若水,作為唯一一個知道真相的人,她還是有話想跟若水說的,「Mary啊,雖然我知你哋其實冇嗌交,但係我都想同你講,有時候你唔洗太理會外界點樣睇,感情係你哋兩個人嘅,無論人哋點樣講都好,你都要問下自己究竟係點諗,just follow your heart!」

       若水笑著拍拍David挽著自己的手,「我明,你哋都係為我好,其實近排鬧交,我哋都有一齊去反省過,傾過我哋條路點行更好,你放心啦,我哋宜家好好啊!至於我哋點解做戲,到時再話你知」

    「既然你咁識諗,我就放心啦!」

       是日晚上,五美各有各節目,落單的若水又買了菜到龔燁家煮飯煲湯,但依舊只有她一個人,因為總監大人又為了策劃案加班加點。怕再打擾到龔燁,若水很自覺做好飯菜煲好湯,自己吃完就離開。於是龔燁完成工作正準備離開就收到了她的短訊「你唔洗買飯啦,我煮好飯煲落湯留俾你,翻到去叮翻熱就有得食,好方便噶」

       他知道家裡有人做好飯菜等著自己回家,心頭一暖,撥通她的電話,「點啊媽小姐,今日又煮咩餸煲咩湯啊」

   「咦?你得閒打過嚟嘅?啲嘢做曬啦?」

    「係啊,我啱啱做完你就send massage俾我喇」

    「咁你快啲翻去食飯啦,我食咗噶啦」

    「你姨媽到就唔好專程去我屋企煮俾我咁勞碌啦,我喺出面食咪得囉」

    「無所謂喎,我都係第一日先會唔舒服咋嘛,宜家又冇咩」

    「我好快翻到,你等埋我送你翻去啦」

    「唔洗喇,你忙咗成日好攰,我已經搭緊小巴喇」

    「哦~咁好啦,你小心啲喎,到咗記得WhatsApp我」還以為她在家等自己,想見見她呢。

    「嗯,係喇,我幫你買咗胃藥擺咗喺台,你記住胃痛唔好飲齋啡,同埋忙到唔得閒食飯就叫人幫你買個三文治,你知你個胃噶啦,唔食嘢就變咗要食藥」

       他聽著她一連串的叮囑,笑了。

    「你笑咩啊,嫌我啰嗦啊?」

    「冇,你好似我嘅管家婆咁」

    「食蕉連皮啦,邊個得閒做你管家婆啊!」

    「咁係我想俾媽小姐管嗻~」

    「等我考慮下先~」

    「媽呢空,我聽朝嚟接你翻工好唔好?」

    「哈?唔好啦,費事你早好多起身啦,而且我唔搭阿爸車佢哋會起疑噶,最麻煩嘅係你要喺街口就放低我」

    「我哋已經成個星期都冇乜機會喺埋一齊……」

       她噗嗤一聲,「你幾時變咗咁黐身噶,總監大人。你之前唔係覺得我成日黐住你唔好咩?」

    「OK,宜家係我想黐住你囉,唔知點解呢幾日唔可以光明正大同你一齊,反而想見住你多啲」

    「龔生,你呢啲係叛逆心理定係犯賤啊?」

    「喂!你做咩咁講我啊!」

    「幾時搞掂單嘢我哋唔洗地下情咯,到時成日黐埋一齊,你咪又嫌煩添啊!」

    「我幾時嫌棄你嗻,不過話時話,我哋都做戲做咗成個星期,係時候結局啦!」

    「咁點結局啊?我仲未諗到喎」

    「總有辦法嘅,你將支筆交俾我,個結局我嚟寫!」

……




——————分割線——————





國語版:

       汗蒸幕店

    「哇你們幹嘛都抱著手機不離手啊,不是說聊天的嗎?」若水覺得空氣突然安靜,發現姐妹們都在玩手機。

    「今晚俊華加班啊,但是他也抽時間問我有沒有好好吃飯,我肯定要先回復他嘛」

    「鐵面陳向我匯報動態,我要即時回復的嘛」

    「sorry啊,剛剛大龍生問我明晚有沒有時間陪他去個晚會,我要馬上回復他的」

    「那你們把該回的回完就趕緊放下手機吧」Helen說道。

    「Mary姐啊,你之前也是這麼回阿龔的啦,現在你們吵架了你才沒有抱著手機而已……」楊洋說完這話就被Helen戳了一下,驚覺自己說錯話。

    「Mary,你還沒生完氣啊?怎麼說你也當中扇了他一巴啊」Helen借機勸道。

       Rebecca放下手機,「誒,話不是這麼說的,他這次是拿你和那三個賤人去打賭,怎麼能輕易原諒,而且他也沒來道歉,一點悔過的意思都沒有,要是就這樣原諒他,以後他越賭越大,分分鐘你們結婚他把整個家都拿去賭了」

    「你會不會太誇張?阿龔只是很他們打賭在Mary面前看寫真,她會有什麼反應,頂多算無聊了點,其實仔細想想也算不上拿Mary去賭啊」David終於忍不住說話了。

    「對啊,我也理解有時候男人會幼稚又要面子」Ma姐也幫忙說話。

    「那……我當眾扇了他一巴也算是懲罰了他」

    「Mary姐你不會這就原諒他了吧?接著自己做哈巴狗去主動示好?」

    「呃,我當然不會這麼不爭氣,又不是沒了他地球都不轉了,那不如他一天不道歉,我就都不理他」

    「這才對嘛,千萬別輕易原諒他,起碼也要他來道歉再補償你才對」

    「我知道啦」

    「Mary啊,我們始終只是外人,你才是這段感情的主人,應該要有自己的想法,主動權在自己手上,要問問自己是怎麼想的」Helen趁著Rebecca去廁所,開導若水。

    「對啊,你知道Rebecca對這些就是看不過眼,不用全聽她的」楊洋也認同Helen的說法。

       散場後,David偷偷拉著若水,作為唯一一個知道真相的人,她還是有話想跟若水說的,「Mary啊,雖然我知道你們其實沒有吵架,但我也還是想跟你說,有時候不用太在意外界的看法,感情是你們倆的,無論別人怎麼說,你都只要隨心就好」

       若水笑著拍拍David挽著自己的手,「我知道,你們也是為我好的,其實近來吵架,我們有一起去反省過,到底要怎麼做我們的關係才會成長得更好,你放心吧,我們現在很好」

    「既然你會這麼想,我就放心啦!」

       是日晚上,五美各有各節目,落單的若水又買了菜到龔燁家煮飯煲湯,但依舊只有她一個人,因為總監大人又為了策劃案加班加點。怕打擾到龔燁,若水很自覺做好飯菜煲好湯,自己吃完就離開。於是龔燁完成工作正準備離開就收到了她的短訊「你別買飯吃啦,我做好飯煲好燙留給你,你到家之後熱一熱就能吃,很方便的」

       他知道家裡有人做好飯菜等著自己回家,心頭一暖,撥通她的電話,「怎麼樣媽小姐,今天做什麼菜煲什麼湯?」

    「咦?你怎麼有空打來?工作都完成了嗎」

    「係啊,剛剛完成你就發短訊來了」

    「那你快回家吃飯,我已經吃過了」

    「你生理期就別專門到我家給我做飯這麼操勞了,我在外面吃也行啊」

    「沒關係的,我只是第一天才會不舒服,現在又沒什麼感覺」

    「我很快到家的,妳等一下,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啦,你忙一天了,我已經在坐小巴了」

    「哦~那好吧,你自己小心點啊,到家記得告訴我」還以為她在家等自己,想見見她呢。

    「嗯,對了,我給你買了胃藥放桌上了,你記著胃疼千萬別喝咖啡,忙到沒空吃飯就讓人給你買個三文治,你自己知道你的胃是怎麼回事,不吃飯就要吃藥了!」

       他聽著她一連串的叮囑,笑了。

    「笑什麼,嫌我啰嗦啊?」

    「沒,你好像我的管家婆哦」

    「食蕉連皮啦,誰想做你的管家婆啊!」

    「是我想被你管著」

    「等我考慮下先~」

    「媽呢空,我明早來接你上班好不好?」

    「哈?不要吧,你又要早起,而且我不搭我爸得順風車他們會懷疑的,最麻煩的是你要在半路放我下去」

    「但是我們已經一個星期沒什麼機會在一起了」

       她噗嗤一聲,「你什麼時候變這麼粘人了,總監大人,之前不是覺得我經常粘著你很不好麼?」

    「OK,現在是我想黏住你咯,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不能光明正大跟你一起,反而很想見到你」

    「你說你這是叛逆心理還是犯賤啊?」

    「喂!你幹嘛這麼說我!」

    「什麼時候搞定那三個麻煩鬼,我們就不用地下情啦,到時候一天到晚黏在一起,你別又嫌我煩!」

    「我什麼時候嫌棄你啦,不過我們這戲都演一個星期了,是不是該結局了?」

    「怎麼結局?我還沒想到」

    「總會有辦法的,你把筆交給我,我來寫」

……



雨翼Memory

【龔水故事】「吵架的偽術」(2)粵/國雙語

粵語版:

       媽小姐和龔總監是兩位「專業」的演員,既然說好把戲演到底,就必定演得好,接下來的幾天都絲毫沒被察覺異樣,連花生三友都佩服龔燁為男人爭一口氣。而五美則意見不一,有的勸和有的火上加油。他們都不知道這只是一出好戲,認真的只有他們。

       倘若五美觀察力過人,就會發現若水雖然表面上生龔燁的氣,即使初戀cafe滿座也不讓他坐過來同台吃飯,但背地裡會趁她們專心吃飯的時候,跟在前台點單的龔燁交換一個眼神,嘴角再揚起一個輕微的角度;倘...

粵語版:

       媽小姐和龔總監是兩位「專業」的演員,既然說好把戲演到底,就必定演得好,接下來的幾天都絲毫沒被察覺異樣,連花生三友都佩服龔燁為男人爭一口氣。而五美則意見不一,有的勸和有的火上加油。他們都不知道這只是一出好戲,認真的只有他們。

       倘若五美觀察力過人,就會發現若水雖然表面上生龔燁的氣,即使初戀cafe滿座也不讓他坐過來同台吃飯,但背地裡會趁她們專心吃飯的時候,跟在前台點單的龔燁交換一個眼神,嘴角再揚起一個輕微的角度;倘若花生三友觀察力過人,就會發現龔燁雖然表面和若水對抗到底,但背地裡他們聊珍藏寫真時,他的目光就會大膽地在若水身上停留。甚至還有一次,六美和風流四子一起困電梯,混亂之際,他們竟然大膽地躲在角落裡牽起了手。表面上不和,暗地裡甜蜜,若水覺得這樣像「偷情」般刺激,龔燁則享受著花生三友被耍而不自知的惡趣味。

       這天,龔燁借送文件為由到尋寶圖,發現若水不在座位上,樹仁抓緊機會試探,「誒,阿龔,嚟送文件俾阿水啊?佢去咗廁所喎,你坐喺嗰邊等下佢啦」

       龔燁卻道,「份文件喺俾David姐嘅」

       David接過文件一看,「但係個project係Mary跟開嘅喎」

     「個project係你哋尋寶圖同我哋marketing合作嘅,你係阿頭,份文件俾你都一樣嗻,冇咩嘢我走先啦,趕住翻落去做嘢啊」龔燁說完就急忙離開了。

       他剛走出大門就聽到David和樹仁議論紛紛,便駐足墻邊偷聽。

     「阿龔好似真係冇諗住氹翻阿水咁喎,連工作上嘅接洽都避得就避咁嘅?」

     「但係咁樣唔奇怪咩?阿龔不嬲都公事公辦嘅喎,點會因為私事影響公事啊?」

     「咁就只可以講明,阿龔今次真係嬲咗囉」

     「睇怕呢兩個人今次都幾難搞」

     「哎呀David姐啊,Mary姐究竟去咗邊啊,我呢份文件急住要佢簽噶」Anita打斷了他們。

     「我都係啊,份約如果冇咩問題嘅,我就趕住出去見客喇!」豹叔也抱怨道。

     「OKOK,你哋冷靜啲先,Mary今日去咗好多次廁所,都唔知係咪唔舒服,一係咁,我去toilet睇下佢」

       午飯時間,若水因為不舒服,托David到初戀cafe外帶雞肉粥,自己就在辦公室休息。得知若水獨自一人在辦公室的龔燁又跑到尋寶圖,發現她正趴在桌子上,以為她睡著了。若水聽到腳步聲,抬起頭對上他的眼,「你嚟咗嘅?」

       龔燁見她臉色不太好,還一手捂著小腹,想想日子就知道她是怎麼回事。他拉過椅子坐到她旁邊,「係咪好唔舒服?你面色麻麻,洗唔洗車你去睇醫生?」

       她搖搖頭,「今次係痛,但係我忍得到,冇咩嘅,我瞇一瞇應該好好多噶啦」

    「你痛得犀利咗做咩唔食藥?之前醫生話開俾你嘅係中成藥,痛起上嚟唔怕食噶」

    「嗰隻藥一盒得嗰少少,一次又要食幾粒,食完咗喇,我都唔記得去買」

    「我幫你落樓下買,你等住,好快翻」

    「你知隻藥叫咩?我都要搵翻個盒先記得」

    「阿爸病咗之後我就慣咗將啲藥拍低save喺電話度,你嘅藥都一樣」

       龔燁幾乎是跑著去的,想起之前有一次若水也是這麼疼著,本來不以為意,哪知她痛感愈來愈強,到後來他發現她疼得蹲在地上起不來,渾身冒冷汗,雙手冰冷,連手指都不能自然彎曲,才意識到嚴重性,趕緊將她送去醫院。醫生給她開了止痛針,打點滴的時候她還是捂著小腹踡縮在他懷裡的。他聽說過女生痛經很辛苦,但沒想到可以到這種程度,自此之後他對她的生理期特別上心。

       沒過多久,他就跑回來了,手上拿著藥和暖包。他放下東西,給她倒了溫水,「飲啖水,食咗藥先」

       她乖乖依著他說的做,安慰他「其實宜家冇越嚟越痛嘅跡象,你唔洗咁擔心」

    「我喺office搵到之前個event剩低嘅暖包啊,你貼住佢,咪好似有暖水袋咁囉,可能會舒服啲噶,你今日著得咁寬鬆,唔怕啦」

       若水接過暖包到樹仁的工作室去貼,隨後就躺倒在長椅上,想要瞇一會兒,她讓龔燁二十分鐘後叫醒自己。龔燁脫下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身上,撥開她額前的髮,看著皺著眉入睡的她,看來之後說什麼都要找個時間帶她去何醫師那調理了。

    「Mary,我買咗粥翻嚟啦,你……」David吃完飯就拿著外賣提前趕回來,卻不見若水,「唔通佢又去咗廁所?」,她把外賣放到桌上,發現了若水的手機,更加確定她是去了廁所。

       工作室裡的龔燁聽到David的聲音有些慌亂,如果是平時他大可以走出去告訴她若水在這裡睡著,但現在……

       若水半夢半醒中也聽到了David的聲音,迷糊著醒來,半睜眼看到手足無措的龔燁。她坐起身來,才想起來他們現在在外人看來應該是吵架的狀態,趕緊把大衣還給龔燁,讓他躲到門後,自己出去應付著。

     「咦?Mary原來你喺studio度啊?」

     「係啊,我啱啱覺得唔舒服又有啲攰,咪入去訓陣睇下會唔會好啲囉」

     「咁宜家有冇好啲?洗唔洗攞假去醫院睇下?」

     「一覺醒嚟好翻好多,宜家唔係好痛喇,我OK喎」

     「咁都好啲,過嚟食粥啊」

       若水想起什麼,突然間,「啊,其實都有啲冇力咁,唔知係咪因為冇嘢到肚」

       David見狀便過去扶她到座位上,若水趁機打手勢讓龔燁離開。

       龔燁沒想到剛出去,就撞見來借廁所的花生三友。

    「誒,阿龔,你做咩喺尋寶圖出嚟嘅?」

    「兄弟!你唔會認低威啊嘛?」

       龔燁趕緊解釋,「點會啊,我lunch都唔得閒食鬼得閒認低威咩!我係趕咗份同尋寶圖合作嘅proposal出嚟,搵David傾咋嘛」

    「真唔真啊?你手上咩都冇嘅,傾乜鬼啊!」顯然,他們是不信的。

    「阿龔,你走咁急嘅,份文件都唔攞,點改啊?」此時,David及時走出來幫龔燁解圍。

    「我諗住快啲執好佢,快啲俾大龍生睇,唉我真係大頭蝦啊,做嘢做到懵曬!」龔燁看到David向他使眼色,馬上接上。

       花生三友終於信了,待他們都離去,David才走回辦公室。若水得知沒有穿幫,鬆了口氣。

    「多謝你啊David,但點解你會知嘅?」

    「其實我啱啱都見到studio入面好似有個影噶啦。阿龔祟出去嘅時候我眼尾見到。雖然我唔知你哋做咩無啦啦玩起地下情,不過你係我好姊妹,實撐你」

       若水抱抱David,「多謝你啊David,我同龔燁係做緊戲,事成之後我再同你詳細講啊,但係你唔好講出去喎,阿叔都唔好講」

       David向若水比了個OK的手勢,「OK,唔會再有人知」




———————分割線——————




國語版:

       媽小姐和龔總監是兩位「專業」的演員,既然說好把戲演到底,就必定演得好,接下來的幾天都絲毫沒被察覺異樣,連花生三友都佩服龔燁為男人爭一口氣。而五美則意見不一,有的勸和有的火上加油。他們都不知道這只是一出好戲,認真的只有他們。

       倘若五美觀察力過人,就會發現若水雖然表面上生龔燁的氣,即使初戀cafe滿座也不讓他坐過來同台吃飯,但背地裡會趁她們專心吃飯的時候,跟在前台點單的龔燁交換一個眼神,嘴角再揚起一個輕微的角度;倘若花生三友觀察力過人,就會發現龔燁雖然表面和若水對抗到底,但背地裡他們聊珍藏寫真時,他的目光就會大膽地在若水身上停留。甚至還有一次,六美和風流四子一起困電梯,混亂之際,他們竟然大膽地躲在角落裡牽起了手。表面上不和,暗地裡甜蜜,若水覺得這樣像「偷情」般刺激,龔燁則享受著花生三友被耍而不自知的惡趣味。

       這天,龔燁借送文件為由到尋寶圖,發現若水不在座位上,樹仁抓緊機會試探,「誒,阿龔,來送文件給阿水的嗎?她上廁所了,你下那邊等一下她吧」

       龔燁卻道,「文件是給David姐的」

       David接過文件一看,「但這個項目是Mary跟的啊」

    「這項目是我們市場部和你們尋寶圖合作的,你是頭,文件給你不也一樣,沒什麼我就先走了,我要繼續趕工」龔燁說完就急忙離開了。

       他剛走出大門就聽到David和樹仁議論紛紛,便駐足墻邊偷聽。

    「阿龔怎麼好像真的不打算把阿水哄回來的樣子?連工作上的接洽也避而遠之?」

    「但這樣不奇怪嘛?阿龔一向公事公辦,怎麼會因為私事影響公事?」

    「那只能說明他這次真的生氣了」

    「看來這次這倆人有點難搞哦」

    「哎呀David姐啊,Mary姐究竟去哪了,我的文件急著要她簽的嘛」Anita打斷了他們。

    「我也是啊,這合約沒什麼問題我就趕著拿去談生意了」豹叔也抱怨道。

    「OKOK,你們冷靜點,Mary今天去了很多次廁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我去看看她吧」

       午飯時間,若水因為不舒服,托David到初戀cafe外帶雞肉粥,自己就在辦公室休息。得知若水獨自一人在辦公室的龔燁又跑到尋寶圖,發現她正趴在桌子上,以為她睡著了。若水聽到腳步聲,抬起頭對上他的眼,「你怎麼來了?」

       龔燁見她臉色不太好,還一手捂著小腹,想想日子就知道她是怎麼回事。他拉過椅子坐到她旁邊,「是不是不舒服?妳臉色好差,要不要陪你去看醫生?」

       她搖搖頭,「這次雖然疼,但是我可以忍受的範圍,沒什麼的,我打個盹應該會好很多」

    「你疼得厲害了怎麼不吃藥?之前醫生說給你開的中成藥,不用顧慮的」

    「那藥一盒只有一點,一次又要吃幾粒,早吃完了,我又忘記要去買」

    「我幫你到樓下買,你等著,我很快回來」

    「你知道是什麼藥嘛?我也要把藥盒找出來才知道」

    「我爸病了之後我就習慣把藥都拍下來放手機裡,你的藥也一樣」

       龔燁幾乎是跑著去的,想起之前有一次若水也是這麼疼著,本來不以為意,哪知她痛感愈來愈強,到後來他發現她疼得蹲在地上起不來,渾身冒冷汗,雙手冰冷,連手指都不能自然彎曲,才意識到嚴重性,趕緊將她送去醫院。醫生給她開了止痛針,打點滴的時候她還是捂著小腹踡縮在他懷裡的。他聽說過女生痛經很辛苦,但沒想到可以到這種程度,自此之後他對她的生理期特別上心。

       沒過多久,他就跑回來了,手上拿著藥和暖包。他放下東西,給她倒了溫水,「喝口水,吃了藥先」

       她乖乖依著他說的做,安慰他「其實我現在沒有越來越痛的感覺,你不用這麼擔心的」

    「我在辦公室找到之前活動剩下的暖包,你貼在小腹上就跟抱個暖水袋一樣了,可能會舒服些的,你今天穿這麼寬鬆,不怕啦」

       若水接過暖包到樹仁的工作室去貼,隨後就躺倒在長椅上,想要瞇一會兒,她讓龔燁二十分鐘後叫醒自己。龔燁脫下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身上,撥開她額前的髮,看著皺著眉入睡的她,看來之後說什麼都要找個時間帶她去何醫師那調理了。

    「Mary,我買了粥回來啦,你……」David吃完飯就拿著外賣提前趕回來,卻不見若水,「難道又去廁所?」,她把外賣放到桌上,發現了若水的手機,更加確定她應該是去了廁所。

       工作室裡的龔燁聽到David的聲音有些慌亂,如果是平時他大可以走出去告訴她若水在這裡睡著,但現在……

       若水半夢半醒中也聽到了David的聲音,迷糊著醒來,半睜眼看到手足無措的龔燁。她坐起身來,才想起來他們現在在外人看來應該是吵架的狀態,趕緊把大衣還給龔燁,讓他躲到門後,自己出去應付著。

    「咦?Mary原來你在工作室裡啊?」

    「對啊,我剛剛覺得不舒服,又有點累,就進裡面躺會兒看看會不會好點」

    「那好點了嗎?要不請假佢看醫生?」

    「一覺醒來好很多了,現在痛感緩解了」

    「那就好,過來喝粥吧」

        若水想起什麼,突然間,「啊,其實我還是有點無力,可能是因為沒吃飯」

        David見狀便過去扶她到座位上,若水趁機打手勢讓龔燁離開。

        龔燁沒想到剛出去,就撞見來借廁所的花生三友。

    「誒,阿龔,你怎麼在尋寶圖出來?」

    「兄弟!你不會認慫了吧?」

       龔燁趕緊解釋,「認哪門子慫,我連午飯都來不及吃哪有時間認慫啊?我是把和尋寶圖合作的計劃書做出來了,找David商量商量嘛」

    「是不是真的啊?你手上什麼都沒有聊個鬼哦!」顯然,他們是不信的。

    「阿龔,你怎麼急著走了,連文件都不拿,怎麼改?」此時,David及時走出來幫龔燁解圍。

    「我就想著快點改好拿給大龍生,結果連文件都忘記拿,真是懵了」龔燁看到David向他使眼色,馬上接上。

       花生三友終於信了,待他們都離去,David才走回辦公室。若水得知沒有穿幫,鬆了口氣。

    「多謝你啊David,但為什麼你會知道?」

    「其實剛剛我已經發現工作室裡有個人影,阿龔偷溜出去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了。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幹嘛好端端玩起了地下情,不過你是我好姐妹嘛,我肯定支持你啊!」

       若水抱抱David,「多謝你啊David,我跟龔燁是在演戲,事成之後我再跟你細講吧,但你千萬別說出去哦,連阿叔也別說」

       David向若水比了個OK的手勢,「OK,不會再有別人知道」


見鶴-

【龔水】《We》

#龔燁×熊若水

#806集衍生

#3500+ 摸魚小甜餅


-


走霉運的花生三友沒來纏著龔燁去Fun君Club。龔燁就要信守承諾陪女友去蛋糕工作坊做蛋糕,其實他也不知道那種地方有什麼好玩的,但最主要還是和女友一起的過程。


反正他近期工作不多,按時收了工又沒事做,Fun君Club也沒什麼值得天天去的。他不算特別愛喝酒,若不是被那三個比他這個賤精先生還要賤的男人逼迫,嘲諷他是妻奴,他也不會背著熊若水和別的女人有肢體接觸。


但他想,他們說的的確沒錯,自己果然是妻奴。


-


人越是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只要越擔心往往就越...





#龔燁×熊若水

#806集衍生

#3500+ 摸魚小甜餅




-


走霉運的花生三友沒來纏著龔燁去Fun君Club。龔燁就要信守承諾陪女友去蛋糕工作坊做蛋糕,其實他也不知道那種地方有什麼好玩的,但最主要還是和女友一起的過程。


反正他近期工作不多,按時收了工又沒事做,Fun君Club也沒什麼值得天天去的。他不算特別愛喝酒,若不是被那三個比他這個賤精先生還要賤的男人逼迫,嘲諷他是妻奴,他也不會背著熊若水和別的女人有肢體接觸。


但他想,他們說的的確沒錯,自己果然是妻奴。




-


人越是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只要越擔心往往就越會發生。


果不其然,在臨收工前,龔燁接到了需要修改Proposal的任務。這個突發事故打得他措手不及,焦頭爛額。


感覺可能令女友生氣,又覺得對方同樣作為重視工作的高層應該能理解自己。他便發了Message告知她,需要等待一個半個鐘頭。


原本的約會計劃突然被小插曲打斷,熊若水當然有些不開心。但她明白龔燁的處境,自己不應該在這種時候還為難他,給他添堵。


下了班她就從尋寶圖來到市場部,其他同事都已經按時收了工,只剩龔燁還在認真修改Proposal。


在龔燁的辦公桌對面坐下,她盡量不讓語氣帶有不滿的情緒,單單只是撇撇嘴撒嬌,“怎麼這麼突然啊……”


“對不起啊,是大龍生臨時交代的,我盡量趕快點。”見到女友少有這麼乖順沒有發脾氣,被Proposal為難地頭疼的龔燁欣慰地朝她露出一個笑容,“你如果肚子餓就先去初戀Cafe吃點東西,待會我來找你。”


她手撐著下巴,看了看龔燁,“不用啦。反正時間還早,你不用太趕,我在這裡等你就好了。”




-


令龔燁沒想到的是,熊若水竟不像平常那樣找話題來叨擾他,而是安靜地擺弄手機,偶爾看看他的進度。氣氛稀鬆。


在舒適的環境下,龔燁思如泉湧,比預計時間快了許多完成了任務。


但他女友生性熱愛與他絮叨日常瑣碎,早就因為耐不住寂寞,走到房外小心地踱起步來,十足好奇寶寶地打量起平時未太在意的市場部環境。


他敲下‘Enter’將文件發送出去,站起身來朝她招手,“過來。”


“你搞定了?”見男友召自己,本來還面無表情的熊若水當即展開笑顏,回到辦公室裡。


被龔燁拉著側坐在大腿上,被他親暱地摟住腰身,擱在腿上的一隻手被他握住。她另一隻手便順勢環住他的脖子,不自覺揉上他的耳朵,“怎麼了?”


“我問你怎麼了才對吧。你今天怎麼這麼乖啊?”解決完空降任務的難題,神清氣爽的龔燁眼睛瞇成一條縫,露出招牌式笑容,“大家都準時收工去約會了,我要OT你還來陪我。剛剛一直沒講話你是不是不開心啊?”


原本揉著龔燁耳朵的手往前捏了捏他的臉頰,熊若水假裝被他冒犯到而不滿地蹙眉:“哇,原來你這麼想你女朋友的嗎。我只是覺得約會不管在哪裡,只要和你就是約會啦。而且你這麼忙我還一直打擾你,你豈不是更慢。”


聽了她的答案,龔燁暗自對女友少有的懂事感到欣喜,自覺她越是這樣自己越要疼惜她:“那對不起啦,我女朋友寬宏大量又懂事,是我小人之心了。”


“嗯…生氣還是有一點的。但是沒辦法啦,誰讓我男朋友又能幹、工作效率又高呢。換了別人大龍生還不一定這麼放心呢。”熊若水雖然沒有龔燁情商那麼高,但她仍深知自己不能對他太過任性,適時要不經意地誇誇他,軟硬兼施才能長久。


龔燁溫柔地撥好她額前的髮,“那你現在餓不餓啊?先去吃飯還是陪你去逛逛?”,


“除了這兩件事以外,還有別的事可以做嗎?”


“當然有啦。”趁她沒注意,龔燁往後一伸手,“啪嗒”一聲拉上了身後窗戶的簾子,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得狡猾。


自家男友的陰謀詭計熊若水可見多了,她怎麼會不明白龔燁是什麼心思呢。在他即將碰上她的唇之前,她雙手抵在他胸前阻止了他,禮貌又不失尷尬地揉了揉肚子轉移話題,“好餓啊,我們還是先去吃飯吧。”


說罷,熊若水逃似得跑出了龔燁辦公室。


看著熊若水落荒而逃的背影,龔燁覺得無奈又好笑,“傻的嗎。”他提上自己的公事包和女友冒冒失失落下的包包,搖了搖頭,笑意變得寵溺。跑著跟了出去。




-


離開公司後兩人便去吃了晚餐。


看看時間還早,蛋糕工作坊離熊家又不遠,便把車停在熊家附近。兩人悠閒地牽著手往工作坊走去。


到達的時候正好趕上預約的時間。在店家大致的指引下,兩個人就開始上手製作了。龔燁給熊若水打著下手。打蛋機不巧壞掉了,看著女友面露難色地快速攪拌著盆里的蛋清,龔燁於心不忍,於是自告奮勇地幫她打奶油。


“連續打15分鐘,是人能做的出來的事嗎?”


手還在不停地攪拌著蛋清的龔燁覺得自己今晚就是來找罪受的,打完這盆奶油明天怕是手都別想抬起來了。


看著男友脫去西裝外套擼起袖子賣力的樣子,熊若水嘴上開著玩笑,心裡早已樂開了花,“那你一定要希望我能一次性成功,不然你怕是要多打一次。”


“不是吧!多打一次你男朋友的手可就廢了!”


“哎呀,你一直有健身,難不倒你的。”搭著男友的肩膀,給他捏了捏。熊若水又想到什麼,羞赧地在他耳邊道,“辛苦你啦,最多打完有獎勵啦。”


聽到“有獎勵”,龔先生的表情突然從委屈轉變成狡猾,他腦袋往女友那邊靠了靠,“你先說說是什麼獎勵,能不能付我定金先?”


熊若水猜到龔燁會這麼說,故意頓了一下,等龔燁疑惑地回頭看她,她便把他的腦袋又扳回去,在他臉頰上重重親了一口,“滿意沒?”


這一幕正巧被他倆一進店裡就一直盯著龔燁看的店員看見。熊若水抬起頭時剛好對上對方尷尬的目光,又看看龔燁臉上明顯的口紅印,似是自己無意中宣示了主權,心裡難免甜上加甜,嘴角上揚。


“嗯!我現在充滿力量了!”此時被女友突襲的甜蜜沖昏了頭腦的龔燁臉上的表情頗有種奸計得逞的感覺,滿心放在要把奶油打好這件事上,並不知道女友在想些什麼,更沒空搭理別的女人的事情。




-


奶油打完了。熊若水這邊也同時做好了蛋糊。按照步驟操作好放進烘焙機裡,等待成品即可。


“傻豬,你是小朋友嗎?搞得臉上和衣服上都是麵粉。”向來有潔癖的龔燁從掛在旁邊椅子上的西裝外套的袋子裡抽出方巾,湊到熊若水面前幫她擦乾淨沾在臉上和頭髮上的麵粉。


看著男友認真的眼神,熊若水想起兩人剛交往時他對自己言聽計從地每天轉她滿意的look,忍不住抱住他。


突然被擁住的龔燁愣了愣,他知道熊若水衣服上沾了麵粉,潔癖的他卻並沒有推開對方,反而笑著回抱住她,“怎麼啦?累了嗎?”


“抱自己男朋友需要原因嗎。”


她是坐在椅子上的,矮了站著的龔燁一截,正好把臉埋在龔燁肩膀裡。這一天下來的疲勞令她困倦。嗅著龔燁身上令她安心的熟悉的古龍水和奶油的淡香,她緩緩睡了過去。


聽著女友沉穩的呼吸聲,龔燁小心翼翼將自己的外套撈過來,蓋在她身上。手順著她的髮,維持著她舒服的姿勢,沒認心打擾她。


烘焙機烘好了蛋糕,店員過來提醒龔燁的時候,被眼疾手快的龔燁阻止了。店員只好指了指墻上的鐘表示其實是因為關門的時間快到了。寵妻狂魔只能抱歉地打了打手勢。他懷裡的熊若水好似感覺到了,這才醒來。


“我怎麼睡著了…”伸了個懶腰,看到墻上的鐘已經快十一點了,熊若水才想起來自己的蛋糕,“死了!”她跑到烘焙機前慌亂地打開機門,熱氣撲面而來。龔燁還沒來得及給她戴上隔熱手套,她冒著蒸騰氤氳的熱氣迫不及待就伸手進去,結果被燙了一下,疼的把手縮回來,倒吸一口涼氣。


“大頭蝦!這麼冒失!”龔燁抓過她的手到洗手池裡沖冷水,擔心地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痛的臉揪在一塊的熊若水看到男友這麼緊張自己,被感動得眼淚啪嗒啪嗒只往下掉。


以為女友是痛的掉眼淚,龔燁更心疼了,眼淚瘋狂在眼眶裡打轉,“痛的很厲害嗎?用不用去醫院?”


不知道是男友急切呵護給她的心理作用還是冷水真的起了效果,熊若水感覺疼痛稍微被緩解了一些,抿著嘴朝他搖了搖頭。


目睹了一切的店員這時送來藥箱。接過藥箱的龔燁看起來比剛才的熊若水更加慌亂,他翻亂了藥箱才找到燙傷膏,為熊若水上藥時手更是止不住地發顫。


寵妻狂魔最後再三確定了女友沒有大礙了才稍微放下心來。他半跪在她椅子邊,捧著她的手湊到嘴邊親了親,“你要是不舒服要和我說。”


“知道啦,我真的沒事。你快去把蛋糕拿出來吧。”


幫龔燁把隔熱手套戴上,她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撫。他才乖乖去把蛋糕拿出來,放在桌上,按她指揮擠上奶油,用水果點綴好,再用準備好的盒子包好。




-


兩個人拎著東西出了蛋糕工作坊的時候就快十一點半了。路上很安靜,基本沒什麼行人了。


應熊若水要求,龔燁幫她拿了一件蛋糕出來嘗嘗。


“你打的奶油還挺好吃。”熊若水這次終於不傲嬌地,實事求是地誇獎了男友一翻。又把蛋糕遞到他嘴邊,看他吃下一大口之後驚訝的表情,她有些懷疑自己的味覺,擔心地問他,“不好吃嗎?”


他即刻轉變成招牌式笑容,“不是好吃。”見女友表情逐漸失望,他才補上一句,“是超出我預料的好吃!”哄得女友笑逐顏開,又笑罵他“油嘴滑舌”。


愉快地分享完一塊蛋糕,也正好到熊家樓下了。


“好啦,你快上去吧。早點洗漱完睡覺,傷口記得千萬不要碰到水。明早我來接你再給你擦藥。”把剩下的蛋糕遞給熊若水,龔燁推了推她,讓她快些上樓,等她上了樓自己再走。


她點了點頭,依依不捨地準備上樓。才沒走開幾步,回頭看見龔燁還站在那裡看著她,她突然想起還有事情沒做,跑回來他面前。


“怎麼了?還有話要和我說?”


她指了指嘴角,暗示他奶油沒有擦掉。他摸出口袋裡剛才給熊若水擦麵粉的方巾,正要抬手擦掉就被熊若水拉住了手腕制止,眼神害羞又慌亂地,“你的獎勵還沒拿。”


平時雙商滿分,腦袋轉數極快的龔燁這瞬間變得意外愚鈍。他還沒來得及反應,熊若水柔軟的唇已經吻上來了,溫熱的舌尖舔去他嘴角殘留的奶油,口腔裡的氣味滿溢是香甜的。糾纏在一起的氣息沉重且混亂。龔燁愛極了主動進攻的熊若水,情緒沉醉其中難以自拔。忘情地伸手去擁她,去加深這個吻。


感受到龔燁的投入,熊若水反而逐漸抽離開來。她面紅耳赤地對上龔燁動情到瀲滟的雙目,突然覺得如果這裡不是大街上,男友估計早就失控了。


最後,她安撫地捏了捏龔燁的臉,終於才與他道別。


“到家了記得告訴我哦。晚安。”


“收到你的獎勵了,我當然不會忘記。晚安。”


聽完這句話,龔燁就看著她女友落荒而逃似得跑走了。他心裡高喊著“我女友也太可愛了吧!”,表情寵溺地再一次搖了搖頭。


“傻的嗎。”




End. 

雨翼Memory

【龔水故事】「吵架的偽術」(1)國語版

       最近劇情陷入吵架——和好的惡性循環,這讓包括我在內的眾多龔水黨都深受刺激,於是我有了靈感。論龔水如何在「吵架」中成长和發糖。開頭改編自EP775「弊傢伙,玩大咗」。

       開頭就吵架?真相是什麼?要看下去才知道哦~

       初戀cafe

       接龍風流四子又飯聚,四人都點了海南...

       最近劇情陷入吵架——和好的惡性循環,這讓包括我在內的眾多龔水黨都深受刺激,於是我有了靈感。論龔水如何在「吵架」中成长和發糖。開頭改編自EP775「弊傢伙,玩大咗」。

       開頭就吵架?真相是什麼?要看下去才知道哦~

       初戀cafe

       接龍風流四子又飯聚,四人都點了海南雞飯,龔燁讓豪仔留一份給若水,被告知最後四份已經在桌上。

       Andy趁機調侃,「哎呀,那怎麼辦?不如你別吃,把你那份留給你的女王大人唄!」

       Peter唯恐天下不亂,「对啊,大家都知道,你女朋友又野蠻又潑辣,要是讓她知道你吃海南雞飯她沒份,能把你給鏟到天花板去!」

       Ivan也調侃道「你們幹嘛這麼說嘛!阿龔就是喜歡這種小辣椒,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唄,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個女奴」

       龔燁不高興了,「你們好端端幹嘛這麼說她,還有,誰說我就是女奴了!」

     「不是誰說你,而是你根本就是嘛,你們最近經常吵架,有哪次不是你像只哈巴狗一樣去哄她的!」

     「而且還是不超過三天必定和好那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花生三友無視龔燁無語地眼神,笑個不停。

     「說夠了沒!媽呢空就算變成小綿羊也要看對象是誰,對著你們幾個,很難吧!」龔燁辯解。

     「那你敢不敢來打賭,你要是輸了就請我們去fun君club」

     「哈哈好玩,這樣,我這邊有一本超勁爆的淮山紀子珍藏絕版寫真,阿龔你拿去Mary面前逐頁逐頁看,如果她不生你氣我就當你贏」Andy出了個餿主意。

     「好,那我就拿瓶珍藏紅酒出來送給你,還有你之前說停車位上天花板漏水的問題我也馬上幫你搞定!」

     「切,我才沒這麼無聊!」龔燁不想理他們,也不想拿感情事來做賭注。

     「好吧,我們一人退一步,如果Mary生氣了,事後不是你去哄她,而是她來求好,也算你贏!」Peter見龔燁不為所動,又改了條件。

     「我看你是不敢吧,畢竟你是妻管嚴,還沒結婚就這麼怕女朋友」Ivan想用激將法。

       龔燁剛想拒絕,卻收到了條短訊,猶豫了下,「誰怕誰,賭就賭唄!」

       此時若水坐到尋寶圖一桌,發現他們沒有點菜,發了脾氣,嚇得一桌人全到前台去點單。

       龔燁拿著那本寫真坐到若水身旁,花生三友則坐到附近的桌子盯著,防止他犯規。他小心翼翼地安撫了若水,怯怯地打開那本寫真,想讓若水跟他一起「眼睛吃冰淇淋」,若水看到淮山紀子,簡直是火上澆油,拍桌子問他今天發什麼神經在自己面前看這些東西,龔燁趁機挨到她耳邊神不知鬼不覺地跟她說了什麼,若水卻更火大了,看到在另一桌的花生三友,直接去質問他們,「說!你們四個到底在搞什麼鬼?是不是在打賭?他剛剛已經認了,你們還賭了什麼?!」

       若水的氣場有強大的震懾作用,沒義氣的Andy馬上就把所有東西如盤托出,完全沒有理會一旁瘋狂打手勢的龔燁。

       若水聽了之後氣得扇了龔燁一巴,「你個死賤精是吃飽了沒事幹對吧?你由著他們貶低我就算了,還拿我們的感情開玩笑?你不用吃蕉連皮了,你直接吃榴蓮殼吧!」說完就氣沖沖地離去。

     「哇,好痛!用得著這樣嗎?」龔燁捂著自己的臉無奈地坐下。

     「怎麼樣,阿龔,怎麼不追出去?」

     「別理她,讓她走!她再氣也用不著大庭廣眾扇我一巴吧!真當我不會生氣嗎?」

     「哇,少見少見,難度你這次要鬥爭到底?」Ivan調侃道。

     「誒,這事關乎男人尊嚴,女人啊就是會恃寵生嬌,你越緊張她就越得意,就該給她些懲罰!」Andy繼續火上加油。

     「說得對!阿龔你這次這麼有骨氣,如果你撐下去,我們就繼續賭,而且我們加碼!之前你說一票難求的音樂劇就包在我身上了!」

     「那我也來,你說電腦太慢,我幫你升級系統!」

      花生三友看熱鬧不嫌事大,又在一邊添油加醋。

     「那這樣就謝謝兄弟們了!她當眾扇我,這次我肯定不會妥協的!不說了,我現在沒胃口,我上個廁所順便看看我的臉怎麼樣了」龔燁氣沖沖地捂著臉離開。

       接龍天台

     「媽呢空」龔燁到了天台就發現她在邊緣上吹著風。

     「龔燁,怎麼樣?他們是不是信了?」

     「 那當然,我們這麼吵,你還扇我一巴氣得我不行,不信都難」

       若水盯著龔燁的臉,幫他檢查,「怎麼樣,痛不痛啊?」

       他牽上她撫摸自己臉的手,「還好啦,我能讓你打就有準備的嘛。沒想到這樣反而讓他們加碼哈哈~」說完還得意地挑了挑眉。

     「哈哈,讓他們笑我是野蠻潑辣港女,還笑你像隻哈巴狗!我記得的,他們之前還搞個敢死隊說找死士追我,現在又愛搞事情,讓他們這麼賤,不來點懲罰老虎不發威當我病貓!」

     「你打算怎麼懲罰他們?剛剛他們說要我和你抗爭到底」

     「我們先在他們面前演幾天戲,到時候你說我們和好了,讓他們願賭服輸,他們輸給你,自然就不敢再搞事了」

     「哈?我還以為你有全盤計劃了,難道你覺得這種說法有說服力?」

       她被他問倒,「總之看著來嘛,這幾天我們先好好上演我們冷戰戲碼,務求他們信服。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我爸」

     「你打電話給你爸做什麼?」

     「告訴他我不讓你來吃飯,演戲當然要演到底了!」

     「你是要全世界都覺得我們在吵架麼?怎麼好像搞地下情一樣?」

     「這樣才不會穿幫啊!他們幾個這麼愛打賭,我就讓他們一把輸清光!」

       所以說真是不要隨便得罪女人,兄弟仨自求多福吧,不過媽呢空真是跟得我多,手段越來越像我了呢!那就乾脆全力配合她把好戲演到底好了,誰讓生活這麼無聊,這三個主動送上門,正好添一絲樂趣。

       熊家

       熊家人圍在餐桌前吃晚飯。

     「哇,爸你煮這麼多菜我們怎麼吃得完?」

     「問你二姐啊,本來說阿龔來吃飯的嘛,突然跟我說不讓他來,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大哥你覺得還能幹嘛,除了吵架就只有吵架啊!今天初戀cafe有人吵架超大陣仗的,阿水還扇了人家一巴掌」

     「哈?二妹啊,你幹嘛又跟阿龔吵架,而且你吵就算了,怎麼還動手打人呢?都說了兩個人在一起要互相理解,互相遷就啊,怎麼一轉頭你就吵架了,還打起來?」

     「照我說,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開心嘛,像我和我baby,我們都不怎麼吵的,你們倒好,最近好像八字不合一樣,經常吵,也不知道在一起是為了對方開心還是鬧心」

       若水一直沒說話,只是聽著他們的訓話,自己則不停地夾菜,吃飯。她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扔下一句「我吃飽啦,好無聊啊,我出去走走」就背起包包出門,留下一桌子人面面相覷。

       龔燁apartment

難得可以享受空閒時間的龔燁聽著音樂,喝著酒,卻聽到門鈴聲。

     「媽呢空?你不是在家吃飯嗎,怎麼過來了?」

     「我看時間還早,這陣子你這麼忙我們都沒什麼時間在一起,難得你說現在得空嘛,我就偷偷過來唄」

       他想按停音樂,準備點開她想看的電影,卻被她阻止,「我來不是想跟你看電影的,不如我們聊聊天?」

       他感到意外,「你好像有話要跟我說?」

     「剛剛吃飯的時候,他們問為什麼我們又吵架了,還說我們是不是八字不合,最近一直吵不停」

     「你別說,Peter他們也這麼說,最近我們好像真的經常吵架。不過其實吵架也是一種比較激烈的討論方式嘛,兩個人在一起肯定需要不斷磨合,有些爭吵也難免」

       她挽住他的手,沉默了。

     「怎麼啦?不開心嗎?別人怎麼說就由他們唄,不用太在意噠」

     「其實我來的時候在車上想了很久,他們說的也對,兩個人在一起是想對方開心,不是鬧心。這陣子我好像經常發你脾氣誒,搞得兩個人都不開心,其實我有反省過的,有時候我真的想著自己就忽略了你的感受了,對不起啊」

       撥弄她頭髮的手停住了,這番話讓他有些愕然,頓了頓,「其實要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坦誠,我卻習慣把心事和想法都藏在心底,有什麼也不直接跟你說,拐彎抹角的,搞得你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麼想的,才有了這麼多唔會」

      「一個巴掌拍不響,吵架是兩個人共同造成的,我知道我也有錯」

      「其實是我們溝通上出了問題,媽呢空,我答應你,以後我會嘗試直接一些,對你坦白的」

         她輕輕靠上他肩頭,「我也會盡量控制我的壞脾氣,多一分體諒少一分生氣」

     「 其實兩個人在一起,除了陪伴,也需要有足夠的了解,這個往往建立在我們缺少的溝通上。不如以後我們睡前的電話除了聊劇情,再多分享今天的日常,無論開心不開心大事小事都嘗試跟對方說,這樣好嗎?」

     「嗯,我也知道多一分溝通才能少一點誤會,你要記住以後有什麼問題,不要顧慮紛紛,記得坦白地告訴我」

     「好,你也一樣,有問題直接問我,不要自己胡思亂想」

       話畢,他突然側身抱緊她,她一怔,「怎麼啦」

     「讓我抱一下,我們好像很久沒有這樣了,好想妳」他閉上眼,感受屬於她的氣息。

       她把手放到他頸後摟著他,沒有再說話,過了一會兒,他耳邊傳來她吸鼻子的聲音,他輕聲問道,「嗯?你不舒服嗎?」

     「沒有,只是好久沒有聽你這麼說了」不是油腔滑調哄她的好話,而是不加修飾地表達思念,讓她想起未公開前某個他給自己送早餐的早上,他也是這麼說話,自己也是這麼抱住他,兩個人享受著沒有紛擾的時光,這種感覺,久違了。

       他捋了捋她的秀髮,又摸摸她的臉,親上她的額頭、鼻尖、臉頰,最後把吻落在她唇上,很是溫柔,她也學著他的吻忘我地回應他,良久,兩人稍微鬆開,帶著微喘額頭相貼,相視一笑,他又重新把她摟入懷中。

     「現在挺晚了,我送你回去?」

     「嗯」雖然應聲了,但她卻窩在他懷裡沒有動。

       怎麼像個小孩子一樣賴著?他玩心一起,突然將她打橫抱起,嚇得她下意識箍住他脖子保持平衡,「啊,你幹嘛!」

     「有隻懶豬賴在我這了,我只好抱走她囉」

     「喂!你不會想這麼把我抱下去吧?」被人看見好丟臉啊!

       他卻答非所問,「你好像輕了,最近瘦了?」

     「真的嗎?」她竊喜。

     「真的,不過還是有點肉比較好,別再瘦了,而且你再瘦說不定連不該瘦的地方都瘦了」他說著就賊兮兮地向她胸前瞟去。

       原來是為了眼睛吃冰淇淋!她氣得晃起腿想踢他,他卻早料到有這麼一招,抱著她晃來晃去,嚇得她大叫,雙手緊緊地箍住他的脖子攀著他整個人掛在他身上,防止自己真的掉下去。

     「好啦,不跟你玩了,真的要送你回去啦,不然他們會擔心你的」

     「那你把我放下來先啊,抱這麼久不累嗎」

     「不累啊,抱得起你就不會放下」

       突如其來的情話,讓她有點錯愕,不是上一秒還在鬧著玩的麼?她把臉埋進他胸膛,「你別隨口一說,是真的才好」,軟綿綿的語氣,自己都沒發現是在撒嬌。

       熊家樓下

       待龔燁停好車,若水解開安全帶。

     「我自己上去就好,你別跟來了,免得穿幫」

     「那你到家給我發短訊」

     「嗯,也快回去吧」若水準備打開車門。

     「喂,你落東西啦大頭蝦!」

       聞言,她又回過頭尋找,「沒有啊,我包包在這啊」

       他趁她湊過來檢查,在她唇上偷得一吻,笑得燦爛,「男朋友的 goodnight kiss,媽小姐,晚安~」

       她才意識到原來是被耍了,嬌嗔道,「死賤精!」,打開車門,又狠狠關上。

       他看著她急著跑走的背影,心情大好。

   

雨翼Memory

【龔水故事】「吵架的偽術」(1)粵語版

       最近劇情陷入吵架——和好的惡性循環,這讓包括我在內的眾多龔水黨都深受刺激,於是我有了靈感。論龔水如何在「吵架」中成长和發糖。開頭改編自EP775「弊傢伙,玩大咗」。

       第一部分,龔水鬧交?到底原因是什麼呢?大家一定要細心耐心地看下去哦~

       初戀cafe

       接龍風流...

       最近劇情陷入吵架——和好的惡性循環,這讓包括我在內的眾多龔水黨都深受刺激,於是我有了靈感。論龔水如何在「吵架」中成长和發糖。開頭改編自EP775「弊傢伙,玩大咗」。

       第一部分,龔水鬧交?到底原因是什麼呢?大家一定要細心耐心地看下去哦~

       初戀cafe

       接龍風流四子又飯聚,四人都點了海南雞飯,龔燁讓豪仔留一份給若水,被告知最後四份已經在桌上。

       Andy趁機調侃,「哎呀,咁點算啊,不如你唔好食,將份飯留翻俾你個女皇Mary囉!」

       Peter唯恐天下不亂,「係啊,你知啦,你個野蠻女友簡直係巴辣港女嚟嘅,冇道理講嘅喎,俾佢知道你有得食佢冇得食?實鏟你上天花板跌翻落嚟再鏟上天花板啊!」

       Ivan也附和「你哋做乜咁講嗻,慘得過阿龔鐘意啊,一個願打一個願捱,佢女奴嚟噶嘛」

       龔燁不高興了,「你哋做咩無端端咁講佢啊,仲有邊個話我女奴噶!」

      「唔係邊個話你,而係你根本就係,你哋近排成日鬧交,有邊次唔係你好似哈巴狗咁佢氹翻佢噶」

      「仲要唔超過三日嗰種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花生三友無視龔燁無語地眼神,笑個不停。

      「好囉喎!媽呢空要溫柔都睇對象啦,對住你哋幾個,好難囉」龔燁辯解。

      「咁你夠唔夠膽賭下,你輸咗就請我哋去fun君club」

      「誒,好喎,嗱,我呢度有本超勁爆嘅淮山紀子珍藏絕版寫真,阿龔你攞去Mary面前逐頁逐頁掀,如果佢唔嬲就當你贏」Andy出了個餿主意。

      「好,咁我就攞支82年嘅嚹隙出嚟送俾你,啊,仲有你之前話車位上面漏水個問題我都即刻幫你搞掂佢!」

      「啾,我先冇你哋咁無聊啊」龔燁不想理他們,也不想拿感情事來做賭注。

      「算喇,一人退一步,如果Mary嬲咗,事後唔係你氹翻佢,而係佢嚟主動求和嘅,都算你贏點話喇」Peter見龔燁不為所動,又改了條件。

      「我睇你係唔敢啩,畢竟你個女皇大人管得你咁嚴,你咁怕佢」Ivan想用激將法。

       龔燁剛想拒絕,卻收到了條短訊,猶豫了下,「怕你哋啊,好,賭咪賭囉!」

       此時若水坐到尋寶圖一桌,發現他們沒有點菜,發了脾氣,嚇得一桌人全到前台去點單。

       龔燁拿著那本寫真坐到若水身旁,花生三友則坐到附近的桌子盯著,防止他犯規。他小心翼翼地安撫了若水,怯怯地打開那本寫真,想讓若水跟他一起「眼睛食冰淇淋」,若水看到淮山紀子,簡直是火上澆油,拍桌子問他今天發什麼神經在自己面前看這些東西,龔燁趁機挨到她耳邊神不知鬼不覺地跟她說了什麼,若水卻更火大了,看到在另一桌的花生三友,直接去質問他們,「講!你哋四隻嘢係咪喺度玩啲咩輸賭咁嘅嘢!佢求先認咗啦,你哋仲賭啲咩?!」

       若水的氣場有強大的震懾作用,沒義氣的Andy馬上就把所有東西如盤托出,完全沒有理會一旁瘋狂打手勢的龔燁。

       若水聽了之後氣得扇了龔燁一巴,「你個死賤精,家陣係咪好得閒?你由得佢哋貶低我就算啦,仲攞我哋嘅感情嚟玩哈話?你唔好食蕉連皮喇,你榴蓮連殼食啦!」說完就氣沖沖地離去。

      「嘩,好痛啊!洗唔洗咁啊!」龔燁捂著自己的臉無奈地坐下。

      「點啊,阿龔,唔即刻跑出去追翻你個媽呢空嘅」

      「唔好理佢,由佢走!佢再嬲都唔應該大庭廣眾一巴刮過來啩!我都有火噶!」

      「嘩,少有喎,唔通你今次真係chur到底?」Ivan調侃道。

      「誒,呢啲關乎男人尊嚴嘅問題,啲女人就係恃寵生嬌嘅,你越著緊佢,佢就越得戚,係要俾啲懲罰佢先啱!」Andy繼續火上加油。

      「講得啱!阿龔你今次咁有骨氣,如果你撐得到底,我哋加碼又點話?你之前話搵唔到嗰套音樂劇嘅飛,包喺我身上」

      「咁我都加,你話部腦做嘢慢,我私人幫你upgrade個系統!」

       花生三友看熱鬧不嫌事大,又在一邊添油加醋。

      「多謝兄弟先!佢當眾打我一巴啊,今次我肯定唔會妥協噶喇!唔講喇,冇胃口食,去個廁所,順便睇下塊面點樣」龔燁氣沖沖地捂著臉離開。

       接龍天台

      「媽呢空」龔燁到了天台就發現她在邊緣上吹著風。

      「龔燁,點啊,佢哋係咪信到十足十啊?」

      「梗係,我哋咁樣吵法,你仲打咗我一巴,我又嬲爆爆咁,想唔信都好難啦」

       若水盯著龔燁的臉,幫他檢查,「點啊,痛唔痛?」

       他牽上她撫摸自己臉的手,「唔痛,我叫得你刮就自然識避噶啦,而且你就住力噶嘛。只係冇諗到咁樣反而激到佢哋加碼添喎!」說完還得意地挑了挑眉。

      「哈哈,等佢哋話我野蠻巴辣港女,話你係哈巴狗啊吶!我記得噶,之前仲搞咩敢死隊話要搵死士啃咗我,宜家又成日搞三搞四,咁衰格,懲罰下佢哋都好!」

      「咁接落嚟你有咩計劃啊?佢哋嘅條件係要我同你撐到底喎」

      「咁我哋咪假吵交幾日,到時你同佢地講話我哋好翻都得嘅嗻,佢哋輸曬俾你咯,咪唔敢再搞三搞四囉!」

      「哈?我仲以為你有詳細嘅全盤計劃,乜你覺得咁講會有說服力咩?」

       她被他問倒,「總之見步行步啦,呢幾日我哋就好好上演我哋嘅吵交戲!等我打俾阿爸先」

      「你打俾你爸做咩啊?」

      「叫佢今晚唔好煮你飯囉,我哋做戲做全套啊!」

      「咁嗻係要全世界都覺得我哋係喺度吵緊交啊?咪好似變翻未公開之前嘅地下情咁鬼鬼祟祟?」

      「咁先唔會穿煲啊!佢哋三個咁鐘意賭咯,我就等佢哋輸鋪傑嘅!」

       所以說真是不要隨便得罪女人,兄弟仨自求多福吧,不過媽呢空真是跟得我多,手段越來越像我了呢!那就乾脆全力配合她把好戲演到底好了,誰讓生活這麼無聊,這三個自動送上門呢,正好添一絲樂趣。

       熊家

       熊家人圍在餐桌前吃晚飯。

     「 嘩,阿爸你煮咁多餸我哋食唔曬啊」

     「問你二家姐囉,本來預埋阿龔嘅,失驚無神就打電話嚟話唔俾佢上嚟食飯喎,都唔知做乜」

     「唉阿哥,可以做得乜啊,除咗嗌交咪仲係嗌交囉!今日初戀cafe有人鬧交鬧到六國大封相咁啊,阿水仲刮咗人哋一巴添!」

     「二妹啊,做乜又同阿龔嗌交啊?你吵就算啦,仲打人嘅?都話咗兩個人喺埋一齊要互相理解,互相遷就咯,轉頭你哋又嗌交仲打起身啊?」

     「計我話,兩個人一齊最緊要開開心心,好似我同baby咁,我哋都冇幾何吵交嘅,你哋就唔係,近排好似貼錯門神咁,成日吵,都唔知喺埋一齊係為咗對方開心定激心」

       若水一直沒說話,只是聽著他們的訓話,自己則不停地夾菜,吃飯。她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扔下一句「我食飽啦,好悶,出去行下」就背起包包出門,留下一桌子人面面相覷。

       龔燁apartment

       難得可以享受空閒時間的龔燁聽著音樂,喝著酒,卻聽到門鈴聲。

     「媽呢空?你唔係翻屋企食飯咩,點解你會嚟嘅?」

     「我食完飯仲早,呢排你咁忙我哋都冇咩時間一齊,你又話你得閒咯,咁我咪偷偷祟過嚟囉」

       他想按停音樂,準備點開她想看的電影,卻被她阻止,「我唔係想嚟同你睇戲,我哋傾下計?」

       他感到意外,「你想傾咩啊?」

      「啱先食飯嘅時候,佢哋話我哋做咩又嗌交,仲話我哋近排好似貼錯門神咁,一直吵」

      「Peter佢哋都係咁講喎,近排我哋又真係好似唔知點解成日吵交。不過點都好啦,吵交都係一種比較激烈嘅討論方式嚟嘅嗻,兩個人一齊需要不斷磨合,有啲拗撬好正常嘅」

        她挽住他的手,沉默了。

      「做咩啊?唔開心?人哋點講咪由得佢哋囉,唔洗咁在意喎」

      「唔係啊,其實我嚟嘅時候諗咗好耐,佢哋講得啱噶,兩個人喺埋一齊係想對方開心,唔係想兩個人激心。但係呢排我成日發你脾氣,搞到唔開心,我有反省過,有陣時我又真係顧住自己點諗,忽略咗你嘅感受,對唔住啊」

       撥弄她頭髮的手停住了,這番話讓他有些愕然,頓了頓,「其實要講   sorry嗰個係我,兩個人一齊最緊要係坦白,我知我成日都收埋收埋啲嘢喺心,有咩唔開心又唔直接同你講,轉彎抹角咁,搞到你唔知我諗緊咩,先會有咁多誤會」

      「一個巴掌打唔嚮,我知我都有錯啊」

      「其實係溝通嘅問題,媽呢空啊,我以後會注意直接啲,坦白啲,唔會要你估估下咁冇安全感」

        她輕輕靠上他肩頭,「咁我都會控制下我啲臭脾氣,多啲體諒下你」

      「其實兩個人喺埋一齊,除咗互相陪伴之外,仲要有足夠嘅了解,而呢樣嘢往往建立喺我哋少咗嘅溝通上。不如咁啦,以後我哋訓覺前打電話除咗傾劇情,再互相share下今日嘅日常,有啲咩開心嘅唔開心嘅都攞出嚟講?」

      「好啊,你以後有咩問題,記得攤開嚟同我講啊」

      「知啦,你都係,有咩就直接問我,唔好自己亂諗嘢」

        話畢,他突然側身抱緊她,她一怔,「做咩啊」

      「俾我攬下,我哋好耐冇咁,好掛住你」他閉上眼,感受屬於她的氣息。

       她把手放到他頸後摟著他,沒有再說話,過了一會兒,他耳邊傳來她吸鼻子的聲音,他輕聲問道,「做咩啊,唔舒服?」

      「唔係,好似好耐冇聽到你咁講啦」不是油腔滑調哄她的好話,而是不加修飾地表達思念,讓她想起未公開前某個他給自己送早餐的早上,他也是這麼說話,自己也是這麼抱住他,兩個人享受著沒有紛擾的時光,這種感覺,久違了。

       他捋了捋她的秀髮,又摸摸她的臉,親上她的額頭、鼻尖、臉頰,最後把吻落在她唇上,很是溫柔,她也學著他的吻忘我地回應他,良久,兩人稍微鬆開,帶著微喘額頭相貼,相視一笑,他又重新把她摟入懷中。

      「夜喇,我送你翻去好冇?」

      「嗯」雖然應聲了,但她卻窩在他懷裡沒有動。

       怎麼像個小孩子一樣賴著?他玩心一起,突然將她打橫抱起,嚇得她下意識箍住他脖子保持平衡,「啊!你做咩啊!」

      「有隻懶豬賴咗喺我度喎,咁我只好抱走佢囉」

      「喂!你唔係諗住咁樣抱我落樓哈話?」被人看見好丟臉啊!

       他卻答非所問,「你好似輕咗,呢排瘦咗啊」

      「真係嘅?」她竊喜。

      「真係,不過仲係有啲肉好啲,唔準再瘦喇,而且你再瘦可能連唔該瘦嘅地方都瘦埋~」他說著就賊兮兮地向她胸前瞟去。

       原來是為了眼睛吃冰淇淋!她氣得晃起腿想踢他,他卻早料到有這麼一招,抱著她晃來晃去,嚇得她大叫,雙手緊緊地箍住他的脖子攀著他,防止自己真的掉下去。

      「好喇,唔同你玩啦,真係要翻去啦,唔係佢哋會擔心你噶!」

      「咁你放我落嚟先啦!抱咗咁耐你唔攰咩」

      「唔攰,抱得起你就唔會放低」

       突如其來的情話,讓她有點錯愕,不是上一秒還在鬧著玩的麼?把臉埋進他胸膛,「你咪下巴輕輕,係至好講」,軟綿綿的語氣,自己都沒發現是在撒嬌。

       熊家樓下

       待龔燁停好車,若水解開安全帶。

     「我自己翻上去得喇,費事穿煲啊」

     「咁你上到去send個massage俾我」

     「嗯,夜喇,你都快啲翻去,早唞啦~」若水準備打開車門。

     「喂,你漏咗嘢啊大頭蝦!」

       聞言,她又回過頭尋找,「漏咗咩啊?冇啊,手袋喺度啊」

       他趁她湊過來檢查,在她唇上偷得一吻,笑得燦爛, 「男朋友嘅goodnight kiss,媽小姐,goodnight~」

       她才意識到原來是被耍了,嬌嗔道,「死賤精!」,打開車門,又狠狠關上。

       他看著她急著跑走的背影,心情大好。


煲劇開森

E820「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George真夠閒得慌,沒事找事,Anita逗你玩,被人捉弄還謝謝她,蠢的夠嗆。


E820「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George真夠閒得慌,沒事找事,Anita逗你玩,被人捉弄還謝謝她,蠢的夠嗆。


煲劇開森

E816「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以美色來誘惑岳史迪,舞姿妖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816「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以美色來誘惑岳史迪,舞姿妖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煲劇開森

E818「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啊?什麼操作?舞川奈富子怎麼和葉碧嘉相貌一模一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818「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啊?什麼操作?舞川奈富子怎麼和葉碧嘉相貌一模一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見鶴-

【龔水】《Solve》

#龔燁×熊若水

#第813集衍生

#1400+ 摸魚小甜餅


-


被剛和好的姐妹們拋棄在女裝店的熊若水看著姐妹們離開的背影和手裡還沒買單的包,表情逐漸變得尷尬。


為了不讓事情變得糟糕,她只好硬著頭皮選擇買單。開始在自己包裡翻找錢包,但許久都未果。


-


正打算用手機買單的時候,一張銀行卡出現在了已經對她存有戒心的店員眼前。


是龔燁。他抱歉地朝店員笑笑,伸手摟了住熊若水的腰:“不好意思。我遲到了,我女朋友的單我來買。”


店員接過龔燁的卡,又帶著鄙夷地從熊若水手裡拎走了包,去了前台。


雖然男友的突然出...




#龔燁×熊若水

#第813集衍生

#1400+ 摸魚小甜餅




-


被剛和好的姐妹們拋棄在女裝店的熊若水看著姐妹們離開的背影和手裡還沒買單的包,表情逐漸變得尷尬。


為了不讓事情變得糟糕,她只好硬著頭皮選擇買單。開始在自己包裡翻找錢包,但許久都未果。




-


正打算用手機買單的時候,一張銀行卡出現在了已經對她存有戒心的店員眼前。


是龔燁。他抱歉地朝店員笑笑,伸手摟了住熊若水的腰:“不好意思。我遲到了,我女朋友的單我來買。”


店員接過龔燁的卡,又帶著鄙夷地從熊若水手裡拎走了包,去了前台。


雖然男友的突然出現幫熊若水解了圍,但她心裡還是彆扭,覺得龔燁幫她各種拆局都是因為她太纏人亦或是太丟人了。


“放手!”方才臉上的尷尬轉眼只剩他們之前冷戰留下的冰冷和氣憤。


熟知女友脾性的龔先生自然聽得出來這是什麼語氣,但這時候終於讓他見到女友了,怎麼可能就這麼放手,當然要死皮賴臉一番,摟腰的手往自己身邊收了收:“你不要生氣啦,你聽下我解釋先啦,好不好?”


“不行啊!不聽啊!不好啊!”


提起龔燁搭在自己腰間的手,隨後放開,熊若水再次轉身要逃。龔燁自然不可能再讓她得逞,在她邁開長腿之前率先拉住了她的手腕。


店員不合時宜的出現打斷了龔燁接下來的話。單子需要龔燁簽名,他只能無奈地放開拉著熊若水的手,意料之內地看著人大步離開。


敷衍地簽好單,龔燁接過裝好包的袋子,匆忙去追即將消失在商場盡頭的女友。




-


打算在拐角轉彎的熊若水感受到像一陣風追過來的龔燁。突然停住腳步轉身,正巧被龔燁撞了個滿懷,倒退了幾步,幸好被及時擁住了,才避免一場意外發生。


害怕她再次逃跑,龔燁抱著她的手收緊了些,下巴擱在她肩膀上,不讓她有太多掙扎的餘地,“我只是不想你因為我和班姐妹鬧僵。我最近又很忙,沒時間陪你。你過來找我,我又怕你太無聊了。”


“不是我太粘你,太纏你,你覺得我煩嗎?”


嘴上仍不依不饒地質問男友。卻想起他在自己家門口敲了大半個鐘頭門,現在又跑來商場找她幫她解圍,心中就已經偷偷原諒了他。畢竟他的確幫自己拆定了局,解決了她拉不下臉去和姐妹們和好的問題。


“當然…不是啦!”


有時候被粘著,龔燁也還蠻開心的,畢竟是自己選的女朋友,自己愛的人。


但是他心裡也認同她的說法,的確覺得她沒了和姐妹們一起的時間,一直粘著自己,讓自己少了許多私人空間。忙得時候被她打擾,又不想對她發脾氣,同時避免了和她這種一點就炸的性格有不必要的爭吵。


他這樣想著,但知道不能再繼續‘無腦自殺’了,否則自己就可能再也不被她粘著,順便失去她了。


“我也喜歡你不時來黏著我,但是有時候彼此也需要一點私人空間。如果每天你一有空閒我就讓你陪著我,也不能和姐妹們去汗蒸幕,去Shopping。你在趕Project的Deadline我一直去你那裡坐著和你聊天,你會不會立刻想要讓我食十打焦連皮呢。”他耐心地和她打著比喻,“你是我最愛的女人,我怎麼會嫌你纏人呢。你也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啊,不用總是陪著我。”




-


習慣性地揉了揉女友的頭髮,龔燁感覺對方氣應該消了大半才慢慢退開擁抱。像他送給她第一個Channel限量版包包時一樣,將袋子遞了過去,“送給你,算是向你賠罪。”


“只有這個就想我原諒你?”她接過袋子明顯心滿意足地抱在懷裡,表情仍傲嬌地偽裝歡喜,抑制住想要上揚的嘴角,避免和對方眼神接觸被發現,目光直往別處瞟。


誰知龔燁就這麼趁她不注意,雙手搭上她的手臂,綿軟的唇湊過來在她柔軟的臉頰上親了一口。他自己如此的舉動也蠻害羞的,耳根微微泛紅,卻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你幹嘛?”被突襲的熊若水反而像當時在舊立法會門前初次和他接吻般害羞,語氣明顯變得愉悅。


“那這樣再加一個Channel下一季的最新款呢?能不能不要生氣啦?”龔燁最明白,要滿足熊若水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使用名牌包攻陷。眼前首要目的是先把女朋友哄好了。當然,他堂堂大中華區市場總監,區區一個名牌包也難不倒他的荷包。


“這可是你說的啊。這次就饒了你,批准你今天陪我逛街。”


她嘴角於是放開地上揚。而後,垂下來的一隻手被他緊緊扣住。


他同樣揚起一個招牌式笑容,“Yes,Madam!”




End. 

丙子

【大小姐&Jacky】如果没有送水工人

虽然大小姐和宋瑞辉是真心相爱,但是看到大小姐吃苦受难还是很心痛,常常想要是没有宋瑞辉,大小姐会和Jacky在一起吗?如果在一起的话就是完美的公主和王子的童话故事了。不过,这不是TVB的“市井”风格,最后甚至很可能发展成无脑狗血剧。想到这里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心疼大小姐,但这又恰恰反映了如果和有钱人相比做一个普通人是多么令人心疼~~

虽然大小姐和宋瑞辉是真心相爱,但是看到大小姐吃苦受难还是很心痛,常常想要是没有宋瑞辉,大小姐会和Jacky在一起吗?如果在一起的话就是完美的公主和王子的童话故事了。不过,这不是TVB的“市井”风格,最后甚至很可能发展成无脑狗血剧。想到这里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心疼大小姐,但这又恰恰反映了如果和有钱人相比做一个普通人是多么令人心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