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德华·尼格玛

21浏览    8参与
落殷梓痕.

阿卡姆看护日记.第12天.

昨晚没做梦,咱也不知道是好梦坏梦。


我今天去报刊买报纸的时候又被抢劫了,我感觉我已经淡定了。


我一手举枪一手举起工作牌,我真感觉我帅呆了哈哈哈哈。


但我很快就不能嘚瑟了,我现在在杰罗麦病房里瑟瑟发抖。


“布鲁斯·韦恩公开表示名模尤娜是前前前前任……韦恩集团捐资三百万于阿卡姆……卧槽这么有钱!”


我不读了,眼睛紧紧盯着那两个单词“三百万”


杰罗麦的恐惧视线也没办法奈我何了。


“三百万,三百万……布鲁斯韦恩真的这么有钱还出手阔卓啊!”


杰罗麦:“……昨天韦恩还送了那谁一座度假山庄呢,你没那么激动啊。”


我:“?度假山庄很贵吗…!哇...

昨晚没做梦,咱也不知道是好梦坏梦。


我今天去报刊买报纸的时候又被抢劫了,我感觉我已经淡定了。


我一手举枪一手举起工作牌,我真感觉我帅呆了哈哈哈哈。


但我很快就不能嘚瑟了,我现在在杰罗麦病房里瑟瑟发抖。


“布鲁斯·韦恩公开表示名模尤娜是前前前前任……韦恩集团捐资三百万于阿卡姆……卧槽这么有钱!”


我不读了,眼睛紧紧盯着那两个单词“三百万”


杰罗麦的恐惧视线也没办法奈我何了。


“三百万,三百万……布鲁斯韦恩真的这么有钱还出手阔卓啊!”


杰罗麦:“……昨天韦恩还送了那谁一座度假山庄呢,你没那么激动啊。”


我:“?度假山庄很贵吗…!哇去,布鲁斯·韦恩牛批!”


杰罗麦:“……继续读。”


我:“啊啊啊我一定要傍上这条金大腿!”


空气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几个度,好吧是夸张了,但是杰罗麦的表情很恐怖,让人毛骨悚然。


我去,我想傍布鲁斯·韦恩,他生什么气。


我赶紧溜了,去看看送谜鹅拼图效果怎么样。


谜语人果然已经拼完了,我的天哪这幅谜鹅美得要死,科波特先生真好看啊!


我:“谜鹅万岁!谜鹅赛高!”


他:“??干嘛。”


我:“我想你啦,呸呸呸,我是说,我真的错了。”


他:“呵。”


我:“原谅我吧!”


他:“……”


我:“求求您了!我给您跪下,给您磕头,给您用德姆斯特朗回旋炮打个德姆斯特朗回旋!”


他:“行行行原谅你了赶紧滚。”


我总感觉他非常敷衍,他貌似根本就没有原谅我。


我去找奥斯瓦尔德·科波特。


我打开门,窝在床角的企鹅先生有些怯懦地抬头,发现是我后又默默往角落缩了缩。


我觉得我可能给他造成心理阴影了。


我:“嗨,科波特先生。”


他:“……”


我:“说句话吧。”


他:“……我有男朋友了。”


我:“不不不不我没有任何想纠缠你的意思!我已经知道错了,我表白之前应该搞清楚对方是谁。”


他又默默往角落缩了缩。


我:“我真的是站谜鹅的!我是谜鹅死忠!谜鹅万岁,谜鹅赛高!”


他:“……那你连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我:“……我是只看过文的死忠。”


他:“……”


我:“科波特先生,那个,你生气吗?”


他抬头露出一个僵硬的笑脸,但是语气不太对:“我的朋友,我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呢?”


我:“诶?我是你的朋友吗?”


他:“……”


我:“太好啦,那你也是我的朋友!”


他:“……我就只是说说而已。”


愉快地从科波特先生的病房里出来,我拿上今早没读完的报纸,走进杰罗麦的房间。


我心情特别好,连杰罗麦都发现了。


他:“……你心情很好?”


我:“莱克斯集团……?什么?”


他:“……”


我:“对啊……呸,嘿嘿嘿怎么可能呢,我心情特别差特别差。”


他:“……你可以不用这么怕我。”


我:“?!”


他:“我毕竟不是什么魔鬼。”


我:“??!!”


杰罗麦转性了!还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什么情况,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他:“……我的意思是,你不要一直抖了,我头晕。”


我:“好的。”


我继续读报纸,结果又被打断了。


他:“跳过卢瑟的,只读和布鲁斯·韦恩有关的。还有,你能不能不要用颤抖的嗓音读书??”


我做不到QAQ,他的声音真的像蛇一样慢条斯理的,让人智熄,窒息


终于到下班时间了,我吃完晚饭回到家里,今晚又要值夜班了害。

落殷梓痕.

阿卡姆看护日记.第10天.

额,我醉了一整天。


我明明就喝了两口的威士忌而已!


咳咳,有可能是三口,四口也有可能,不过谁知道呢?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我打扫了房间,懊恼地想,我TM怎么面对谜语人。


em,现在气氛非常尴尬。


我坐在谜语人先生对面,他冷着脸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我:“哈,哈,早上好啊,谜语人先生。”


他:→_→盯


我:“啊啊啊啊我对不起大兄弟你啊,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科波特先生确实很好看……呃,呸呸呸,我不说了。”


他:“……嗤。”


我:“呜呜呜呜我真的站谜鹅,我发誓绝对不会再对科波特先生抱有非分之想了qaq”


他:“...

额,我醉了一整天。


我明明就喝了两口的威士忌而已!


咳咳,有可能是三口,四口也有可能,不过谁知道呢?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我打扫了房间,懊恼地想,我TM怎么面对谜语人。


em,现在气氛非常尴尬。


我坐在谜语人先生对面,他冷着脸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我:“哈,哈,早上好啊,谜语人先生。”


他:→_→盯


我:“啊啊啊啊我对不起大兄弟你啊,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科波特先生确实很好看……呃,呸呸呸,我不说了。”


他:“……嗤。”


我:“呜呜呜呜我真的站谜鹅,我发誓绝对不会再对科波特先生抱有非分之想了qaq”


他:“再?”


我:“呜呜呜呜我承认我曾经有过,别看我,真的是曾经!X﹏X我再也不会了。”


他:“……呵。”


我觉得我无法和谜语人呆在一个空间里,他躺在床上背过身把他的后脑勺朝向我,我现在后悔得要死。


他在爆炸要发生时提醒我不要来,他多么善良(?)!


我却妄图勾搭他男朋友?!


我觉得我真是比狗血电视连续里面的女配还讨厌,即将比炮灰下场得都快了呜呜呜。


我要看看可不可以换一个病人啊,谜语人拒绝治疗,em,都怪我。


艹。夏普院长真同意了。貌似院长也听说了我昨天晚上的“壮举”。


不过我现在更想哭了,为什么是杰罗麦啊!


我被他看着就毛骨悚然我真的不敢和他说话,想念杰罗姆小天使QAQ


现在是放风时间,我溜出去买午饭。


啊我回来啦,蔬菜三明治也许给了我一些勇气。


趁着还没到两点,我疯了一样冲进杰罗姆的房间。


他:→_→盯。


我:“嗨?”


他:“啊,是小兔子!小兔子你嘴角有沙拉酱。”


我:“诶,是吗?……没有啊!”


他:“嘿嘿,开个玩笑嘛。你今天急急忙忙地做什么呢?”


我:“呜呜呜呜X﹏X杰罗姆我觉得我可能要死了……”


我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儿地告诉他,他一边听一边大笑,但听说我得去治疗杰罗麦时面色难得凝重起来。


我:“呜呜呜呜我真的不想和那只蛇说话。”


他:“……蛇??”


我:“他长得不像蛇,但他像蛇。”


他:“哦~~我懂了。小兔子不要难过,蛇吃兔子吗?好像吃吧。”


我:“你这么一说我更难过了。”


他:“要不我想办法把阿卡姆炸了,然后我们一起跑了。你就不用上班啦。你还可以研究我嘛。”


我:“诶诶诶,算了吧,你可不能逃出去,我总感觉你出来后第一个想杀的是杰罗麦,第二个就是我qaq”


他:“小兔子说什么呢,戈登局长还要排在你前面。”


我:“两点要到了,我明天就要去找你哥了,他真的好可怕啊啊!”


他:“拜拜~你死了我会帮你的坟墓松松土的~~”


我:“去死吧你!我的坟墓才不需要松土!”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对谜语人心理疏导了。


我宁愿面对他的后脑勺也不想看到杰罗麦的那双眼睛。


我:“对不起……我知道你肯定很生气,我错了。但是你可不可以说句话,骂我一顿也好,你这样我很慌。”


我:“我肯定抢不过你的!你看你长得又高又帅,戴着眼镜也无法遮挡你眼里智慧的光芒!简直是无数少女,呸,少男的梦中情人啊!!!”


没想到吹彩虹屁真的效果很好,他转过身,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和下来。


我:“你和科波特先生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们都超级好看,气质也很好!简直是全哥谭最帅最牛最般配的一对!”


他:“……你也不差。”


他看起来似乎消气了。噢耶!


我:“你,不生气啦?”


他的脸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下来:“生气。”


我:“qaq”


我觉得我的人生艰难了许多。

落殷梓痕.

阿卡姆看护日记.第7天.

我爱谜语人!啊我爱他!!!


今天早上我准备去上班,但因为脑子里一直在想谜语人为什么无缘无故告诉我不要来,我左思右想,还是没想到。


他越是不说原因,我就越抓心挠肝地好奇,而且总有一种不安感。


我还天真的以为是因为我落东西在家里了。


我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忘记带工作牌了,今天执勤的不是亚伦·凯许,这人我不认识,他因为我没带工作牌不让我进去。


于是我只好往回走,一路小跑到家里找出工作证,再往阿卡姆跑。


呜呜呜,我爱谜语人!


还爱我差得要死的体育成绩和肺活量!


就在我离阿卡姆还有一条街的时候,我眼睁睁地看它在我面前炸了。


我现在在GCPD...

我爱谜语人!啊我爱他!!!


今天早上我准备去上班,但因为脑子里一直在想谜语人为什么无缘无故告诉我不要来,我左思右想,还是没想到。


他越是不说原因,我就越抓心挠肝地好奇,而且总有一种不安感。


我还天真的以为是因为我落东西在家里了。


我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忘记带工作牌了,今天执勤的不是亚伦·凯许,这人我不认识,他因为我没带工作牌不让我进去。


于是我只好往回走,一路小跑到家里找出工作证,再往阿卡姆跑。


呜呜呜,我爱谜语人!


还爱我差得要死的体育成绩和肺活量!


就在我离阿卡姆还有一条街的时候,我眼睁睁地看它在我面前炸了。


我现在在GCPD警察局待着,因为逃了两个罪犯其中之一是我的病人。


我的文学不好,没办法描绘出那种磅礴的气势,和让人耳朵耳鸣的声响。


其实炸的地方不多,就是东边一小块地方,嗯,就是谜语人待的那个地方。


维克多·萨斯也跑出来了,我只能暗暗祈祷他不要记住我的脸。


拜托这两人不要找上门啊啊。


听到有人在说什么“如果有证据企鹅人这次就跑不了了”


?企鹅人?是那个曾经在阿卡姆精神病院里的那个吗?当过市长的那个?谜鹅里的鹅?


谜鹅果然是真的!!


詹姆斯·戈登局长要亲自审问我,在我的恳求下他居然同意了我记录下审讯内容。


然后我们就面对面一起记录。


他:“姓名?”


我:“雪莉·琼斯。”


他:“哪里来的?”


我:“美丽的大都会。”


他:“多少岁?”


我:“?这资料上都写了啊,20岁。”


他:“……谜语人的主治医师?”


我:“对,临时的。”


他:“他有没有表现出要逃的倾向?”


我:“嗯……有诶!他昨天提醒我今天不要来了。”


他:“?为什么他提醒你?”


我:“额……我也不知道?”


他:“……你送了他什么?”


我:“一幅拼图。”


他:→_→盯


我:“额,好吧,不是普通拼图,是蝠丑CP的拼图。”


他:“???!”


我:“那啥,我发誓我在他拼完之前绝对不知道!我如果知道是西皮向的拼图我就送他谜鹅的!”


他:“……?!”


我怀着悲痛的心情把我的日记交给戈登局长,他似乎本来不想还我,但我抱着他的腿嚎啕大哭时他复印一遍就还给我了。


最终我和我亲爱的小日记安然无恙地离开了GCPD。


现在正在我的家里待着。


哦,我温馨的小家,还有营养不良的冰箱。


我热了一个三明治,差点把微波炉炸了。


呜呜呜,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在外面吃饭。


含着泪把焦黑的三明治丢进垃圾桶里,我又拿了一个打算吃冷的。


我一边哭一边在日记本上写字一边啃没有灵魂的芝士三明治,只有热的芝士才有灵魂QAQ


!!!


啊啊啊蝙蝠侠啊!活生生的蝙蝠侠!


刚刚蝙蝠侠来我家了!他从窗户进来的,我都没注意他就站到我面前了!


我觉得我能吹一年,不,一辈子!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尽量把我们的对话还原,他的下巴太完美了!话说蝙蝠侠的喉咙真的没事嘛?


他:“雪莉·琼斯。”


我:“没错是我!你是蝙蝠侠吗?活的蝙蝠侠吗?天呐我看到了活的蝙蝠侠!我想要签名照,求求你了可以吗?想给吉普看!”


他:“……不行。”


我:“呜呜呜,那好吧,蝙蝠侠要吃一个三明治吗?冷的三明治超级好吃的!芝士三明治只有冰着吃才有灵魂!来一个吧!”


他:→_→【不赞同的目光】


我:“……额,那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他:“谜语人。”


我:“噢噢噢是他啊,我全部都跟你说!看,这是我的日记,吧啦吧啦……求求你快点把他丢回去!他还是被关起来令人喜爱!”


他:“……”


我:“额,我不是故意送蝠丑CP的!”


他:“……”


我:“相信我!我站的是蝙布!”


他:“……”


我:“那个,你……”


然后他就消失了,我就是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一下,他就没了。


蝙蝠侠呢?!那么大一只蝙蝠呢?!


他走后我赶紧把门窗锁死,拿着把枪窝在被窝里,我不敢睡觉啊啊啊!


谜语人他提醒我避开爆炸,所以他不会来杀我。


但是维克多·萨斯就不一定啦!


听说他杀炮灰一枪一个小朋友,我又不是蝙蝠侠或者罗宾,也不是什么反派大佬。


我好害怕,救命qaq


呜呜呜呜,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天的日记了!


我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如果我不幸遇难,请把我名下不多的所有财产捐给阿卡姆增强防卫机制,虽然知道一定没什么卵用。


我的日记本请捐给大都会市立图书馆,不要留在恐怖的哥谭qaq


所以我日记开篇爱谜语人做什么呢?呜呜呜呜我早上没死要死在晚上了。

落殷梓痕.

阿卡姆看护日记.第6天.

我今早收到了一封信!超人的签名照!


是从大都会寄来的,是吉普寄来的!@唔滴呜嘀的吉普 


吉普是我的好朋友,我们都是大都会人,当时知道我要来哥谭阿卡姆精神病院上班,亲爱的吉普劝了我超久。


吉普:“哥谭超危险的,上次我和老板去出差,从LEXCROP哥谭分部走到隔壁一条街就被打劫了五次!”


这是吉普的原话。


我坚定的决心被动摇了,不过我最后还是来了哥谭。


嗯……现在在谜语人对面坐着。


他已经把我送的拼图拼完了,太厉害了!


他:“……蝙蝠侠。”


我:“诶,拼完是蝙蝠侠么?”


他:“……还有小丑。”


我:“噢噢噢,是你们哥谭的特...

我今早收到了一封信!超人的签名照!


是从大都会寄来的,是吉普寄来的!@唔滴呜嘀的吉普 


吉普是我的好朋友,我们都是大都会人,当时知道我要来哥谭阿卡姆精神病院上班,亲爱的吉普劝了我超久。


吉普:“哥谭超危险的,上次我和老板去出差,从LEXCROP哥谭分部走到隔壁一条街就被打劫了五次!”


这是吉普的原话。


我坚定的决心被动摇了,不过我最后还是来了哥谭。


嗯……现在在谜语人对面坐着。


他已经把我送的拼图拼完了,太厉害了!


他:“……蝙蝠侠。”


我:“诶,拼完是蝙蝠侠么?”


他:“……还有小丑。”


我:“噢噢噢,是你们哥谭的特色嘛!”


他:“……辣眼睛,我都不知道他们还有一腿。”


我:“?”


他:“你自己看,哈莉·奎茵看了肯定气死。”


我好奇地探头看了看,当场惊呆了。


艹艹艹,蝠丑还有西皮的吗?!我觉得我下巴可能脱臼了。


我单知道谜鹅是真的,吉普粉的超莱在LEXCROP特别火,哥谭的蝙布非常香,但我不知道还有这种邪教啊!


他:“我想你送给小丑,他一定很开心的。”


我:“………………”


他:“?琼斯医生还好吗?”


我:“……啊,受到了一点惊吓,那啥,下次我给你送个谜鹅的。”


他:“……可以。”


我浑浑噩噩地走出来,蝠丑CP越想越觉得很香(……)


em,事实证明走路还是要看路的。


我现在站在一扇门前面,站在走廊里记日记,门上的名字是“维克多·萨斯”,好像有点熟悉。


既然都到这儿了那一定是有缘人,我决定进去瞅瞅。


我的老天鹅!我现在万分激动地在记日记,我的笔都开始颤抖了!


维克多·萨斯好帅!就是没有头发和眉毛,em,睫毛也没有。


不过他的五官好好看!啊我太喜欢这个类型的了。


他:“……”


我:“!!!”


他:“……不要一直看着我。”


我:“那那那那那那个,你有女朋友吗?”


他:“???”


我:“呸呸呸,开玩笑的。我走啦,拜拜!”


我靠我靠,差点被美色迷惑忘了,维克多·萨斯就是那个因为莎拉是他主治医生就想把莎拉干掉的人啊!


我还想多活几年,我想为了活到我为心理学做出巨大贡献的那天之后,我决定尽量远离那些恐怖分子。


不过研究当然还是要做的。


有点纠结。


算了,我不怕死!在心理学面前,一切神马都是浮云!


如果后世能发现这本日记,希望大家能铭记我的牺牲qaq


呜呜呜呜好难过,我去吃午饭了。


我回来啦!吃了火腿三明治后,我觉得我又元气满满啦~


雨停了天晴了我又觉得我行了,我兴高采烈地去找谜语人。


我:“我算你的朋友吗?”


他:“不算。”


我:“你算我的朋友哦!”


他:“……嗯。”


我:“我跟你说,今天我发现了一个超级帅的人!他好好看啊!”


他:“嗯。”


我:“他真的超级好看,有那种萌萌的气质但是又很高,眼睛大大的,就算没有头发眉毛和睫毛也一样很好看!”


他:“……维克多·萨斯?”


我:“对对对,不过机智的我知道我和他是肯定没有结果的,于是我非常理智地失恋了。”


他:“……我对你的审美表示怀疑。明明之前对莫奈的画还有巴赫的音乐时你还挺正常的。”


我:“你懂个屁。我现在已经决定不夸他好看了。我怕你告诉他他太骄傲。”


他:“……哦。”


时间到了我该走了,说实话我是真心把他当朋友的。


当然前提是他被关起来时。


我现在一头雾水地待在办公室,我刚刚出来的时候谜语人又叫住我,我把对话记下来。


他:“等一下。”


我:“?我要下班了,加班没有加工资的。”


他:“……你明天不用来了。”


我:“诶?为什么?明明还有一天啊!虽然加班没工资,但是旷班是要扣工资的!”


他:“别来了。”


我:“到底为什么啊?”


他:“……随便你。”


所以说这个真的是很让人一头雾水吧,为什么不让我来啊?


莎拉这两天休假,我没法找她聊天,想了想还是决定离开阿卡姆吧。


我现在到家了,在外面吃了晚饭,回来的路上被两个人打劫,又被一个奇怪的人救了。


嗯……没看清这人长什么样,他撑着一把黑伞,很瘦,不高,他站在阴影里,说了一句:“滚。”


天呐好帅,就算我觉得我穿上高跟鞋就比他高了,但是我还是被帅到了。


然后我就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他,我觉得当时我的脸肯定红透了。


然后那人就走了。消失在阴影里。


那条小巷太黑了没看清,不过他走路的姿势有些不自然,可能是受伤了吧。


我居然傻傻地站在那里,我应该上前要联系方式的啊!!!


谜语人可能说对了,我真是蠢爆了。


于是我又有暗恋对象了。


当然有可能是吊桥效应,谁知道呢?反正我不知道。


啊,晚安,雪莉!

落殷梓痕.

阿卡姆看护日记.第5天.

今天是在阿卡姆上班的第五天,来哥谭的第六天,我还是没能见到哥谭特产蝙蝠侠。


我起得很早,决定在上班之前为谜语人先生买个生日礼物,好感度很重要的,决定了我能不能获取他的信任,从而研究他的心理。


啊,我为伟大的心理学付出了多少。


刚刚来阿卡姆的路上又被抢劫了,我听亚伦·凯许说的,霸气地举起我的阿卡姆工作证。


他们一看到我举起一个红色的工作牌,立刻就跑了,我怀疑他们甚至都没认真看。


我给谜语人先生买了一个难度等级五星的拼图,据说有一千块。


我刚刚询问了一下莎拉,她说要送礼物的话必须接受检查。


我决定先把礼物拿去检查,看样子可能要下午才能送了。...

今天是在阿卡姆上班的第五天,来哥谭的第六天,我还是没能见到哥谭特产蝙蝠侠。


我起得很早,决定在上班之前为谜语人先生买个生日礼物,好感度很重要的,决定了我能不能获取他的信任,从而研究他的心理。


啊,我为伟大的心理学付出了多少。


刚刚来阿卡姆的路上又被抢劫了,我听亚伦·凯许说的,霸气地举起我的阿卡姆工作证。


他们一看到我举起一个红色的工作牌,立刻就跑了,我怀疑他们甚至都没认真看。


我给谜语人先生买了一个难度等级五星的拼图,据说有一千块。


我刚刚询问了一下莎拉,她说要送礼物的话必须接受检查。


我决定先把礼物拿去检查,看样子可能要下午才能送了。


谜语人先生今天心情特别好,难得没有在我写日记的时候催促我,或者扬言要举报我。


他:“你终于写完了,今天又写了什么?”


我:“下午再给你看,我们来猜谜语吧。”


他:“令人欣喜的提议。拥有的越少就越珍贵?”


我:“……这个范围太广了吧,本来就是物以稀为贵啊。”


他:“……蠢货。”


我:“?”


他:“我说你是蠢货。”


我:“……我来考你一个谜语吧。”


他:“嗯。”


我:“谁又绿又高傲,最后却被打得很惨?”


他:→_→盯


我:“……别误会,有个人这么问我,我不会所以来请教你的。”


他:“……呵:)”


我:“那个啥,我先溜了溜了。”


我写完这句就溜,我觉得我可能玩脱了,他刚刚看起来好像要杀了我【感到害怕】


我现在回到了办公室,早知道说谜底是小丑了。


夏普院长托Dr.斯特兰奇告诉我我的礼物已经送到了,每次听到Dr.斯特兰奇的称呼我就想笑,不知道和漫画里的人物同名有什么感想。


现在我又在谜语人对面了,他已经收到了我的礼物,神色缓和了非常多,他刚刚朝我露出一个微笑,我太激动了!!!


他笑得真好看!这样表示我在获取信任的路上更进一步!


我马上要为伟大的心理学做出巨大贡献了哇哈哈哈哈哈!!


他:“……你笑得比我还开心。你在写什么?”


我给他看完了,他又露出那种一言难尽的表情。


那有什么关系呢?我好高兴~


下午的心理疏导很快结束了,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傻笑。


我简直能想象到我站在领奖台上万人欢呼的画面了,我的名字将流传史册,被后世心理爱好者推崇的画面了。


我决定要和人分享我的喜悦,刚刚莎拉沉默地听完我对未来的幻想,僵硬地笑着。


于是我去找在哥谭我唯二能聊天的杰罗姆了。


杰罗姆:“所以你为他朝你笑了一下开心了那么久?”


我:“嘿嘿嘿嘿嘿嘿。”


他:“谜语人和企鹅人是一对。”


我:“嗯嗯,嘿嘿嘿嘿。”


他:“他是弯的,比蚊香还弯。”


我:“嗯嗯嗯嗯,嘿嘿……?嗯?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的朋友。”


他:“哈哈哈。”


我:“你的笑声听起来十分勉强,一点儿不像你。”而且没叫我小兔子。


他:“……”


我:“你不懂,我是为了伟大的心理学即将迎来的飞跃性进步而高兴。”


他:“嗯~我懂了,小兔子热爱心理学。就像我热爱子弹和烟花~~”


我:“啊,这才像你。我还以为你刚刚被魂穿了。”


他:“魂穿?”


我:“啊,就是一个小说的梗,一个人穿越到另一个人身上。”


等等,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给他推荐正常人的爱好,说不准可以……


决定了,明天搞来一部零差评的小说送给他!


他:“小兔子看起来好像很激动?”


我:“嗯!杰罗姆明天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他:“……哦~我很期待。”


啦啦啦啦啦啦,这是我现在正在哼的歌曲,我已经到家啦,现在正准备上网搜一搜好看的小说。


没搜到,我觉得杰罗姆可能不会对《总裁的小娇妻》或者《玛丽苏传记》感兴趣……


唉,我自己也不看这类的书啊。


明天再想想吧。

落殷梓痕.

阿卡姆看护日记.第4天.

天哪天哪,差点忘记明天是谜语人先生的生日了!


还好我今天早晨起来的时候瞟了一眼日历,要知道我可是从来没有这个习惯的。


生日超级重要!是拉近关系获取信任的最好时机!怎么可以忘记!


今天起床也起迟了QAQ,上班差点迟到,我一路狂奔冲进阿卡姆,看到我是往阿卡姆跑,路上吓到了好多人。


现在我趴在谜语人对面写日记,以上的话都是我现在写的,我总不可能一边狂奔一边写字。


他:“……琼斯医生,你信不信我告你迟到还消极怠工?”


我:“??!不可以!”


他:“今天天气很好。”


放屁,今天天气阴沉沉的,总感觉要下雨,不过他的房间没有窗户,他不知道外面的天气,所以可以被...

天哪天哪,差点忘记明天是谜语人先生的生日了!


还好我今天早晨起来的时候瞟了一眼日历,要知道我可是从来没有这个习惯的。


生日超级重要!是拉近关系获取信任的最好时机!怎么可以忘记!


今天起床也起迟了QAQ,上班差点迟到,我一路狂奔冲进阿卡姆,看到我是往阿卡姆跑,路上吓到了好多人。


现在我趴在谜语人对面写日记,以上的话都是我现在写的,我总不可能一边狂奔一边写字。


他:“……琼斯医生,你信不信我告你迟到还消极怠工?”


我:“??!不可以!”


他:“今天天气很好。”


放屁,今天天气阴沉沉的,总感觉要下雨,不过他的房间没有窗户,他不知道外面的天气,所以可以被原谅。


我:“……你说是就是吧。”


他:“猜谜语吗?”


我:“不要。”


他:“阿卡姆好无聊。”


我看着他,一直想起害得我昨晚熬夜结果今天起床迟了的谜鹅小本本。


我:“……嗯。”


他:“……”


我:“……”


他:“……”


我:“……”


我们就干坐了半个小时。


我狠狠地赞扬了莎拉出色的文笔,就是它间接害了我今天差点迟到。


中午我决定去GCPD对面的那家餐厅坐了坐,谜语人说的没错,确实很好吃。


又到下午的治疗时间了,我们聊了聊艺术,大多数时候是我在自言自语。


我:“我超喜欢莫奈的画,就是印象派主义,近看超级乱,远看意境超美的那种吧啦吧啦……”


他:“嗯。”


我:“梵高太可惜了,一代天才啊!和那时候欧洲的画风大相径庭不被世俗所理解,那副星空吧啦吧啦……”


他:“嗯。”


我:“巴赫的音乐简直了!就是那种严谨庄重盛大的感觉,啊啊啊我超喜欢的吧啦吧啦……”


他:“嗯。”


我:“艺术真是伟大啊!谜语人先生喜欢什么类型的艺术呢?”


他:“不告诉你:)。”


我去看了看资料,奥斯瓦尔德·科波特目前不在阿卡姆里,我决定去看看杰罗麦·瓦勒斯卡。


我现在在门口,我刚出来,我觉得我可能被吓到了。


杰罗麦没有毁容,相反他面白唇红,还挺好看的。


不过我被吓到是因为他就端端正正在那里坐着,双手交叠放于腿上,脊背挺得笔直,目不斜视地坐在床上。


艹,我刚进去就看到这幅画面,仿佛他身上穿的不是阿卡姆囚服,而是什么名贵牌子的西装。


看见我进来他把冰冷得像蛇类动物的眼神放在我身上。


我感觉我像一直误入蛇窝的兔子。(?)


我一点儿都不怕,只是突然被吓到了而已。


所以说对比起来杰罗姆更适合聊天。


我决定去找杰罗姆了,我现在就坐在他面前,他一开始是躺在床上的,看到我进来就跳起来坐到我对面的椅子上。


他:“下午好呀,小兔子。”


我:“我有名字,我不叫小兔子。”


他:“哦,那很好啊,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会牢牢记住的~”


我:“算了吧,你还是叫我小兔子吧。”


开什么玩笑,让他记住我的名字,然后哪天逃出阿卡姆精神病院把我咔咔了?


他:“阿卡姆真是太——无聊了。对吧?”


我:“是的。今天你是第二个这么对我说的人了。”


他:“哦?第一个是谁?”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


我:“是爱德华·尼格玛,我目前的病人。”


他:“爱德华·尼格玛?谁?哦——我知道了,是那个——……到底是谁啊?”


我笑了,我觉得我现在一定看起来很开心,因为我已经抑制不住我上扬的嘴角了,杰罗姆被关起来的时候,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我:“是谜语人。”


他:“啊!我想起来了,告诉你一个超级有意思的谜语,要不要听?”


我:“要听。”


他:“是谁又绿又高傲,最后却被打得很惨?——谜语人!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有意思?”


他的笑声富有感染力和表现力,我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要出来了,来到哥谭后一直围绕我的压抑气息一扫而光。


我:“是很有意思。谢谢你,我很开心。”


他:“你要走啦?”


我:“嗯,我不能待太久。”


他:“算了算了,走吧走吧。”


如果他生长在一个幸福正常的家庭里,那一定会是一个活泼可爱讨人喜欢的人。


但我不能对他产生怜悯之情,一个人就算受到过什么样的伤害,这也不是他去伤害其他无辜人的理由。


我决定要把杰罗姆告诉我的这个谜语分享给谜语人先生。


不过现在已经到睡觉时间了。

落殷梓痕.

阿卡姆看护日记.第3天

去阿卡姆上班的路上被抢劫了,劫匪举着枪让我交出钱来,我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嗯,有点怕怕。


我是很愿意花钱消灾的,反正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只带了午饭的钱。


正当我乖乖地把钱掏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我的同事,就是那个少了一只手的亚伦·凯许举着枪把劫匪吓跑了。


“作为阿卡姆的工作人员,你应该学会出示你的工作证明。他们不敢来找你的。”


这是这位警卫同志的原话。


我和凯许先生一起来到阿卡姆精神病院,昨天晚上哈莉·奎茵被抓进来了,Dr.琼·里兰德的精神状态特别差。


我听说过她们之间的故事,好朋友变成了自己的病人。


Dr.琼·...

去阿卡姆上班的路上被抢劫了,劫匪举着枪让我交出钱来,我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嗯,有点怕怕。


我是很愿意花钱消灾的,反正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只带了午饭的钱。


正当我乖乖地把钱掏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我的同事,就是那个少了一只手的亚伦·凯许举着枪把劫匪吓跑了。


“作为阿卡姆的工作人员,你应该学会出示你的工作证明。他们不敢来找你的。”


这是这位警卫同志的原话。


我和凯许先生一起来到阿卡姆精神病院,昨天晚上哈莉·奎茵被抓进来了,Dr.琼·里兰德的精神状态特别差。


我听说过她们之间的故事,好朋友变成了自己的病人。


Dr.琼·里兰德也是一位勇敢的女士,令人尊敬。


时间要到了,我现在该去给谜语人进行心理疏导了。


我:“早上好,谜语人先生,昨天睡得怎么样?”


他:“……昨天哈莉·奎茵被抓进来,你说呢?”


我:“咳咳,那你心情怎么样呢?”


他:“非常好。”


我:“我从前生活在大都会,那里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我的小学生活挺幸福吧,就是偶尔会因为上学迟到被罚站。其实我本来绝对不可能迟到的,但是我总是被路上卖气球的小丑吸引。”


他盯着我,冷不防说了一句:“我总是被欺负。”


我:“真是糟糕。为什么呢?”


他:“因为他们嫉妒我。”


接下来他就紧闭嘴巴不肯再说一个字了,我自己自言自语了剩下的二十五分钟。


回到办公室,我看到了眼圈红红的琼·里兰德医生,啊,肯定是哈莉·奎茵和她说了什么。


现在离放风还有半个小时,我决定逛个二十分钟。


天呐,有一扇门上贴着“杰罗姆·瓦勒斯卡”,另一扇贴着“杰罗麦·瓦勒斯卡”。


嗯,久仰大名了,他们的思维模式像极了小丑。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第一扇门,阿卡姆的房间是用防弹玻璃隔成两边,从门这边进去只能到心理医生专用的这边。


杰罗姆·瓦勒斯卡脸皮真的掉过,现在看着很瘆人。


而我没有被吓到,现在坐在桌子前写我的日记,杰罗姆·瓦勒斯卡一个劲地对我说话。


他:“噢哟哟,瞧瞧谁来看望可怜的杰罗姆了?哦~原来是一只新来的小兔子。”


他:“小兔子这地方可不适合你,指不定哪天就……BOOM!爆炸了?”


他:“可怜的小兔子会被炸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杰罗姆果然精神不正常,我哪里像兔子了?我眼睛是蓝色的,一点儿不红,我的牙齿也很整洁好嘛。


他:“小兔子在写什么呀?”


他:“好久没人来看望我了,我真是好感动!所以小兔子能专心听我说吗?”


他的声音变得非常阴沉,可我必须记完,我的记忆力可不大好,杰罗姆现在在用吃人的目光盯着我。


我刚刚给他展示了我记的笔记,他现在的目光一言难尽。


他:“……你确实长得不像兔子,但你像兔子。”


我:“???”


不早了,待会儿要放风了,我赶紧和杰罗姆道了声拜拜,我要跑了。


明天再去看看杰罗麦·瓦勒斯卡吧。


我吃完午餐回来了,又回到我可爱的办公室座位上来。


上午的收获不错,让人满意。


我的笔要没水了,回来的路上买了一盒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


现在是下午两点,我又要开始心理疏导了。


我:“下午好,谜语人先生。我刚来哥谭没几天,有什么推荐的餐厅吗?”


他:“……冰山餐厅,还有GCPD对面的那家餐馆。”


我:“GCPD?资料上说你曾经是那里的研究人员兼法医。”


他:“嗯。不过我只拿一份工资。”


我:“天呐!为什么你打两份工却只拿一份工资?GCPD太抠了吧!”


他:“……嗯。”


我:“谜语人先生喜欢什么颜色?”


他:“……绿色。”


我:“谜语人先生喜欢什么食物?”


他:“……红酒。”


我:“真的假的,红酒又酸又涩好难喝。”


他:“……”


我:“抱歉,或许你会愿意告诉我在你看来红酒是什么味道的呢?”


他:“甜的,口感醇厚。”


我:“……”


他:“……”


我:“……”


他:“时间到了。”


我:“最后一个问题,谜语人先生有女朋友吗?”


他:“……没有。”


我:“那你有男朋友吗?”


他:“……滚!”


我只好滚了,现在在我的办公室里,让我看看周围有没有人适合分享八卦的。


Dr.莎拉·凯西迪除了我是最年轻的,看起来最好说话。


!!!!!!


我问完回来了,我现在简直不知道除了感叹号还有什么能表达我的心情。


谜语人居然和企鹅人是一对!


我还真说中了,他真有男朋友!


不是说我对同性恋有什么歧视,我只是感叹于阿卡姆的疯子,居然会有爱情这种情感!


那么这两位看起来确实挺正常的。被关到疯人院里来不应该啊?


“蝙蝠侠把阿卡姆当监狱用。”


这是莎拉的原话。


啊,是的,我们现在已经互称教名了,莎拉激动地告诉我,以前没有人和她一起分享她的小本子,现在终于来人了!


她把她珍藏的小本子给我,我翻了翻,居然是讲谜语人和企鹅人的爱情故事。


好甜。我感觉我要粉这一对CP了。


我上论坛搜了搜,发现有一群网友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知了这个,兴致勃勃地讨论着“Negmobblepot”的故事。


…………


现在除了省略号已经没有别的东西能表达我的心情了。


我想我可以抽空去看看企鹅人。


不过莎拉疯狂给我安利的这对CP,确实还挺好的。


今天的收获实在太多了,我想我应该马上回家理理思路。

落殷梓痕.

阿卡姆看护日记.第2天

今天我很早就出门了,昨晚没睡好,脸上有浅浅的黑眼圈,我认真地化妆掩盖了困倦的神情,镜子里的我精神满满。


昨晚街道上非常喧闹,甚至还有枪声,我长这么大还从来不知道骂人能有那么多花样,大都会更加文明。


后半夜一切才结束,今早我出门街道上已经十分冷清了。


我研究了一个下午关于谜语人的资料,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去验证一下了。


还没到八点,我提前来到办公室整理资料,以上的内容都是我现在写的。


现在是八点三十分,我在谜语人的房间,隔着一个防弹玻璃和他面对面坐着。


谜语人他长得还挺好看,戴着一个黑框眼镜,挺斯文的样子。


现在记录下我们的对话:


我:“爱德华·...

今天我很早就出门了,昨晚没睡好,脸上有浅浅的黑眼圈,我认真地化妆掩盖了困倦的神情,镜子里的我精神满满。


昨晚街道上非常喧闹,甚至还有枪声,我长这么大还从来不知道骂人能有那么多花样,大都会更加文明。


后半夜一切才结束,今早我出门街道上已经十分冷清了。


我研究了一个下午关于谜语人的资料,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去验证一下了。


还没到八点,我提前来到办公室整理资料,以上的内容都是我现在写的。


现在是八点三十分,我在谜语人的房间,隔着一个防弹玻璃和他面对面坐着。


谜语人他长得还挺好看,戴着一个黑框眼镜,挺斯文的样子。


现在记录下我们的对话:


我:“爱德华·尼格玛,对吗?”


他:“……”


我:“或者该称呼你为谜语人?”


他:“……嗯。你是新来的?”


我:“是的。我的名字是雪莉·琼斯。”


他:“我知道,你的名牌上写了。为了打发掉这无聊的时间,琼斯小姐来猜一个谜语吧。”


我一边思考一边写下这一段文字,我想我应该同意试试,因为我可以从这个方面入手他的思维方式,而且他目前的状态看起来并没有对我造成威胁。


我:“那我试试吧。”


他:“好的。我能撞沉巨轮却见不得光,我是什么?”


我:“冰。”


他:“Yes,你答对了。下一个,你越切割我长得越快,我是什么?”


我:“伤口?”


他:“……可以是。”


我:“那你想的答案是什么?”


他:“洞孔。不过伤口也是一个完美的答案。”


目前来看他的思维和常人无异,这些谜语都是正常人能想得到的。


我:“我们再玩一个吧,猜谜语很有意思。”


他:“很高兴你这么认为。什么东西由绿变红?”


我:“……?”


他:“……答案是搅拌机里的青蛙。”


看来我还是不能理解他的思维,这里可以看出他的思维异于常人了,哪个正常人会想到这个啊!


时间很快就到了,我唯一的收获就是很多奇奇怪怪的谜语,不过我不会气馁的,还有六天十三次呢。


完成了上午的心理疏导,哦,可能并没有达到疏导的目的,我可能只是陪他聊了一会儿天?


每天的心理疏导结束,九点三十分到十一点三十分是放风时间,我还是赶快离开我的办公室吧。


我在外面吃了午餐回来,现在又坐在我的办公室里了。


或许我可以去找一些兼职?我的空余时间实在太多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我又隔着防弹玻璃坐在谜语人的对面了。


我:“下午好啊,午餐怎么样?”


他:“琼斯医生自己都是去外面吃的,你觉得阿卡姆内饭菜味道如何呢?”


我:“你怎么会知道我是在外面吃的?”


他:“……”


我:“……我可以叫你爱德华吗?”


他:“I am the riddler!”


我:“好吧,谜语人先生。”


他:“我坚如磐石,但一言足以将我毁灭,我是什么?”


我:“沉默?”


他:“什么东西打碎了才能用?”


我:“鸡蛋。我说,谜语人先生,我们整个上午都在猜谜,能不猜了么?”


他:“……好的。那么你在写什么?”


我思考了一下,决定给他看我今天的日记,这有利于拉进关系,获取信任,顺便一提,我在写这段话的时候他还一直盯着我,等我写完这句我就给他看。


现在他看完了,我也把贴在玻璃上的日记本拿下来,不过他看我的眼神好像看白痴,但我并不在意,因为我认为这么做好处更多。


他:“你又写了什么?”


他又要看,这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所以这样也许可以帮助他更好地变得正常。等我我写完这句再给他看。


他:“……我看完了。顺便一提,我一点儿不好奇你愚蠢地记了什么。”


这是他刚刚说的话,我才不信呢,他现在又把脸贴在玻璃上看我写了。


时间又要到了,我想我该离开了,这次还是没有什么收获,我写完这句就走。


啊!我回到我温馨的小家了!


感觉谜语人把我当白痴,这挺好的,说不定他哪天就对我放松警惕方便我研究他呢?


我绝对不是在自我安慰!


嗯,今天就先记到这里吧,明天也一定要加油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