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爱德华尼格玛

1280浏览    57参与
白白白白白

谜语人X你 Answer

他说他爱你,而你花了很久才给出答案。


小妈文学,可以当Au看


1.

他的父亲娶了他的大学同学,而这位新来的母亲正正好是他深爱的姑娘。

这听起来有些离奇但确实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他参加了他前女友的婚礼。

他在婚礼上与她亲昵万分却离他想要的关系谬以千里。

甚至他须得站在那儿说出在他看来的虚伪至极的婚礼贺词,他感到胃里汹涌着的酸意会让他在下一秒直接在这看台上呕吐出来。

“怎么了,爱德华?”你穿着白色的婚纱朝他露出温柔的笑意,“是不舒服吗?”

他发现你的婚纱白的刺眼,他止不住想要直视你的美丽,却又因为美丽不属于他而感到狼狈,他移开目光把双手放在话筒之上,他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台下同样...

他说他爱你,而你花了很久才给出答案。


小妈文学,可以当Au看


1.

他的父亲娶了他的大学同学,而这位新来的母亲正正好是他深爱的姑娘。

这听起来有些离奇但确实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他参加了他前女友的婚礼。

他在婚礼上与她亲昵万分却离他想要的关系谬以千里。

甚至他须得站在那儿说出在他看来的虚伪至极的婚礼贺词,他感到胃里汹涌着的酸意会让他在下一秒直接在这看台上呕吐出来。

“怎么了,爱德华?”你穿着白色的婚纱朝他露出温柔的笑意,“是不舒服吗?”

他发现你的婚纱白的刺眼,他止不住想要直视你的美丽,却又因为美丽不属于他而感到狼狈,他移开目光把双手放在话筒之上,他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台下同样虚伪的众人说道:“这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是永远不可能存在的,但却永远被人希望存在于美好的事物之间,也永远希望它永远不存在于自身与不幸之间,What am I?”

台下的蠢人永远不会知道答案,而永远头一个明白他话里含义的你会永远装作不解其中深意。

“你的问题与答案本身就是一个悖论,但感谢你的祝福。”你挽着他父亲的手从他手中接过话筒对着台下的人说道,“问题的答案是永远,我想我会永远........永远,幸福的。”

他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你,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以那样的姿态光明正大站在他的身侧,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再次爱上他。

他想要的其实并不多,他只是希望你的吻能够在世人面前毫无顾忌的落在他的双唇之上。


2.

爱德华尼格玛其实并不愿意承认那愚蠢到平庸的男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他原先只是觉得那男人平庸到有些无趣。

可当他在婚礼结束之后喝的烂醉之时,爱德华尼格玛却只觉得他这幅平庸而不自知的模样恶心,他震天响的呼噜声让人觉得厌恶至极,爱德华尼格玛面无表情的把双手塞进汽车皮套和他的后背夹缝之中,然后穿过他的腋下把他整个人往外拖。

“需要帮忙吗?”从副驾驶上下来的你走到爱德华尼格玛的身边突如其然的把手盖在他的手背之上,你用手指轻轻点着他的手背在他耳边呼了一口气。

他错愕的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你离得他很近,他完全可以清晰的闻到你口中呼出气息中带着的酒味,那酒味混杂着你身上的香水味道被他完完整整的吸入鼻腔。

奇怪的是你身上的酒味为什么那么好闻,那味道进入鼻腔的瞬间他觉得自己也醉得厉害,要不然他怎么会看到你亲吻他的幻觉呢。

你的手拽住他的脸蛋,你的舌头轻舔他干涩的双唇,他有些懊恼的想要抽出抓着父亲的双手,但却被他压得严实根本无法轻易抽出。

漆黑的夜里你穿着漂亮的白色及膝短裙,而那裙子就像是你为他穿上的婚纱一般。

你松开他的瞬间又变回了‘母亲’的模样,你把手搭在他父亲的手臂上帮着他一起把那将近两百斤的男人搬回你们的新房。


3.

他觉得那所有新购置的家具都无比刺眼,他觉得刚才的那个吻不过是他所做的一个美梦,直到你又一次把他拉入梦境之中。

你换上蕾丝的近乎透明的睡裙没有撬门就走到了还坐在书桌前他身边,他没有回头也能感觉到你湿漉漉的头发搭在他的肩头。

“爱德,你觉得这世上没有永远吗?”你搂着搂着他的脖子把整个人的重量压在他的后背之上。

他清楚地感觉到你柔软的胸(谜语人)脯挤压在他的后背之上,这让他的呼吸变得愈发急促。

“爱德,回答我的问题。”你把下巴搁在他在的肩头侧着头凝望他的侧脸,你见他只是僵硬的愣在那儿于是笑着用手指一路向(谜语人)下探去。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在内心强烈的挣扎之后十分用力的把你一把推开,他的理智本就所剩无几,如今看到你这几乎不着寸缕的模样眼睛都发红了。

“母亲,你不该来这里的。”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而被推倒在地的你变换了姿势变成跪坐的模样仰头看着他,那衣服本就不能遮住什么风光,如今这姿势更是让他把你浑身上下一览无余。

“这身衣服是你父亲挑的。”你笑着看向他不知怎么的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爱德,我只想穿给你看。”

他以为他会被你逼疯,可其实没有,他在看到你泪水的瞬间他又变得无比冷静起来,他又开始追寻起问题的答案来。

他试图把你的泪水亲吻干净,但他发现只要无法止住源头他所做的一些都不过是徒劳。

“为什么?”他镜片下的双眸中透露出悲伤而又不解的神情。

为什么要嫁给他的父亲。

为什么要哭。

为什么要来找他。


他不明白。


“爱德,这世上是有永远的。”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把整个人都与他紧紧相贴,“爱德,求你了,至少今晚就像是以前一样拥抱我,不要停下。”

“如你所愿,埃莉诺。”

他掀开你为他穿上的婚纱,就好像这是属于你们的新婚之夜一样。

他是你狂风暴雨之中唯一的浮木,是你暗无天日中唯一的阳光,是你黑白分明世界中唯一的色彩。

他就是你的永远。


4.

梦终有苏醒的时刻,他枕边的位置早早就变得冰凉,他梦里的那个人穿着得体的套装敲开他的门温柔的喊他起床吃早餐,用的却是母亲的姿态。

餐桌之上的‘父母’看起来恩爱万分,他的父亲搂着你的肩膀用他那恶心的香肠一样的双唇亲吻你洁白的侧脸,他感受到你身体的僵硬却硬要装出一副羞涩的模样。

“爱德华看着呢。”你用手轻锤他父亲的胸前别过脸不敢去看他。

他的父亲哈哈笑着又一次把你搂在怀中:“有什么关系,是吧爱德华?”

他垂着眸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他父亲瞬间显得有些恼怒,老尼格玛一巴掌拍在桌上皱着眉头瞪着他说道:“爱德华,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这是什么态度!”

爱德华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随后他开口就是一段他父亲根本无法听懂的谜语。

老尼格玛最讨厌的就是谜语,他讨厌的并非谜语本身,他讨厌的不过是他所无法理解的世界,说白了就是他嫉妒。

他嫉妒爱德华的母亲,所以老尼格玛拆散了爱德华母亲与他的爱人把她绑在身边。

他嫉妒爱德华的聪慧,所以老尼格玛拆散了你与爱德华。

他嫉妒你那不逊色于爱德华的头脑,所以老尼格玛用尽手段也要把你绑在他的身边。

他嫉妒一切他所没有的天赋,于是老尼格玛愤怒的把盘子砸到爱德华的身上怒吼道:“你的母亲是没有好好教过你该怎么和父亲说话吗?”

你的瞳孔猛地收缩,你连忙抱住他父亲的手哂笑道:“别和孩子生气。”

“孩子?”老尼格玛冷笑一声,他那粗大的手掌拖着你的臀(谜语人)部朝你露出一个在你看来十分猥琐的笑容,“明明和你一样大,但却没有你一半懂事,要是他能有你早上一半听话就好了。”

他的目光落在你的前胸,你一下就明白了他想要什么,你的手在身后攥紧了拳头,你僵硬的笑着看向他说道:“先生,一会我们还要一起送爱德华去学校。”

“这么大个人了自己没有脚吗?”老尼格玛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他当着爱德华的面就开始揉(谜语人)搓着你的胸(谜语人)部,随后他干脆当着爱德华的面把手探(谜语人)入你的裙摆之中。

“荡(谜语人)妇。”他一边抚(谜语人)摸你一边冷笑着。

你难以接受自己出现的生理反应,你更难以接受你居然爱德华面前对别的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先生!”你拔高了音量,“您答应过的。”

老尼格玛摆了摆手表情显得有些扫兴,你知道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该去招惹他,你觉得爱德华现在上去质问他的模样有些不知死活。

可你又有点想哭了。

“你们送我去上学?那埃莉诺不去上学吗?”

他的问题让老尼格玛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于是老尼格玛拽着爱德华的衣领子就把他的脑袋往桌上撞。

老尼格玛带着恶意的嘲讽道:“我看你这自诩聪明的脑子能经得起撞几次,她是你的母亲,你也配直接喊她的名字?”

你试图想要阻拦老尼格玛却被他用力的推倒在地,你捂着肚子发出一声惊叫。

“孩子,孩子!”你惊慌失措的喊道。

孩子,什么孩子?他镜片下的双眸不解的看向你,但现在的你显然没有力气给出他想要的答案,但只要他稍加思考就能明白这一系列离奇的故事所发生的原因究竟为何。


5.

你是他见过最聪明的姑娘,但偶尔他也觉得你实在是蠢得要命。

最优解就摆在面前,而你却挑了最为复杂的那一个。

他从地上捡起碎裂的餐盘,直直从老尼格玛背后把那块碎片快速地扎进他的后脑勺之中。


后续在彩蛋


Catalpia

  捞的衣服和谜的也太像了吧。。。。

  本人对间谍过家家无感,莫名老cross这个番,可能是黑白切全家福无法拒绝吧

  捞的衣服和谜的也太像了吧。。。。

  本人对间谍过家家无感,莫名老cross这个番,可能是黑白切全家福无法拒绝吧

白白白白白

谜语人X你 白夜

故事的最后,他牵起你的手与你行走在这永恒的白夜之中。


灵感来自白夜行🌟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HE。


本篇第三人称。


1.

“这起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戈登不死心的把最新一起连环杀人案的案件卷宗翻了一遍又一遍,“我还是不认为尼格玛一个人就能完起连环杀人案,他一定有帮手。”

布洛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起连环杀人案里的家伙全是死有余辜,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再追查下去了。”

“死者死有余辜也不是尼格玛泄愤杀人的理由。”戈登摇头道。

“这是在哥谭。”布洛克低声道,“没人天生就喜欢用杀人来解决事情。”

“我知道,我知道。”戈登连续重复了两次他知道,他的表情从一开始的...

故事的最后,他牵起你的手与你行走在这永恒的白夜之中。


灵感来自白夜行🌟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HE。


本篇第三人称。



1.

“这起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戈登不死心的把最新一起连环杀人案的案件卷宗翻了一遍又一遍,“我还是不认为尼格玛一个人就能完起连环杀人案,他一定有帮手。”

布洛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起连环杀人案里的家伙全是死有余辜,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再追查下去了。”

“死者死有余辜也不是尼格玛泄愤杀人的理由。”戈登摇头道。

“这是在哥谭。”布洛克低声道,“没人天生就喜欢用杀人来解决事情。”

“我知道,我知道。”戈登连续重复了两次他知道,他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坚定变得沉重,“但我还是想要改变这种现象,我想让人知道GCPD的存在是有意义的。”

“可就连警局内部的尼格玛都不相信所谓的程序正义。”布洛克拿了根没点的烟叼在嘴里凝望着警局之中来来去去的人群叹息道。

“那我要做的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人相信程序正义是有用的。”戈登把卷宗往桌上一拍,他双手按在桌面之上坚定地说道,“至少我得知道真相。”

在支离破碎的案件之中他找不到任何的能把一切串联起来的线索,但仅凭借着直觉就决定他必须见一个人。

埃莉诺。


2.

人们都说牧羊人的孩子一定也会成为牧羊人,裁缝的孩子一定会成为裁缝,铁匠的孩子也一定会成为铁匠,一旦这些下等人想要挤进上流社会,他们或者他们的孩子必然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但十岁的埃莉诺就知道,上位者的孩子可以选择成为任何人,埃莉诺从小被告诉不应该觊觎别人所拥有的一切,但她没法不憎恨那些拥有一切的天真脸蛋。

特别是当你看向肮脏而又丑陋的自己之时,你憎恨到想要把一切毁灭,凭什么他们就能够洁白无瑕,而她却——

肮脏到连她自己看到自己都想呕吐。

“埃莉诺,今天怎么还不去学小提琴?史密斯老师都打电话来问了。”怀特夫人是一个愚蠢无比的女人。

她察觉不到女儿所表露出来的恐惧,又或者说她根本不在乎女儿到底是否有在恐惧,在她看来当下没有任何事比‘埃莉诺能够弹出优美的曲子’更为重要,所以她就算卖掉房子借了钱也要把她送进史密斯的小提琴班。

她装出一副假惺惺的模样关心着埃莉诺:“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胃有点难受。”埃莉诺垂眸说道。

怀特夫人连忙倒了一杯热水让埃莉诺喝下,她慢吞吞的喝着水,怀特夫人看起来焦急但她知道好妈妈这时候应该耐下性子等孩子喝完,再之后——再之后,她才能够更好的达成她的目的。

“走吧埃莉诺,今天妈妈送你去学小提琴。”她温柔的牵起埃莉诺的手把她往屋外带。

埃莉诺的嘴唇动了动似是要问什么,但最终没有问出口。


3.

史密斯老师是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他看起来十分绅士有礼,他曾在怀特夫人面前无数次夸赞埃莉诺的美貌与天赋,他说这话的时候总会痴迷的看着埃莉诺,但怀特夫人却把这一切都归类为‘欣赏’。

当史密斯老师说他将会单独给埃莉诺授课并不收取额外费用之时——怀特夫人高兴疯了。

今天的风有些大,怀特夫人骑车把埃莉诺送到史密斯老师家门口的时候埃莉诺整个人都在发抖。

怀特夫人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埃莉诺的身上:“还是很不舒服吗?坚持一下好吗,妈妈爸爸把房子卖了就是为了让你学小提琴,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啊。下课妈妈就来接你回家,好吗?”

埃莉诺感到有些窒息,她发现在此刻比起里面的魔鬼她更加憎恨眼前这个愚蠢的女人,于是她没有开口,她只是轻轻点点头。

在史密斯老师笑容满面打开门的时候,她知道她的噩梦又要开始了。

魔鬼亲自把她带进地狱,而唯一能拯救她的人还对魔鬼感谢万分。


4.

史密斯老师会很多种乐器,他把这世上的一切当做他的曲谱,他肆意在任何地方谱写他的曲子,他夸赞埃莉诺独有的音色美妙,却从不顾忌‘乐器’本身也有生命。

弹奏结束的史密斯老师把在埃莉诺的肩头轻拍两下,他蹲下身在她耳边说道:“埃莉诺,你知道要怎么对妈妈说的,对吗?”

埃莉诺没有回答,但史密斯老师也没有多加嘱咐,毕竟对于他来说即便怀特夫人冲进GCPD告上一状——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花点钱就能消灾的小事一桩。


5.

一见如故这种词汇十岁的爱德华尼格玛觉得那不过是费洛蒙作祟,但后来他发现这种情绪并非能用他所理解的逻辑加以解释。

其实很多年后他也没能搞明白这种情绪的由来究竟为何,只是那一年匆匆看了她一眼,他便义无反顾的向她走了这么多年。

“我们是一类人。”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她觉得这人脑子一定有病,人与人之间本就无法相互理解,这世上根本不存在什么一类人。

但她习惯于揣摩别人话里的用意以来让别人对自己满意,在长年累月‘训练’之下的埃莉诺十分精于此道。

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用模棱两可的答案回答他的问题:“我见过你,你叫——”

“爱德华尼格玛。”他有些腼腆的说道。

埃莉诺朝他伸出手:“你好,我叫埃莉诺怀特。”

“我知道你的名字。”他看向她的双眸有些突兀的直接握住她的双手,“我相信在这世界上能够理解我的只有你。”

他的目光十分灼热,埃莉诺想要抽回手但他抓的实在是太紧了。

十岁的埃莉诺怀特还不能做到完美的伪装,她对尼格玛的话感到懊恼,于是她便愤怒的看着他说道:“我为什么要理解你?”

“因为我能够理解你。”

她愈发用力的想要挣开,但他居然又往前走了一步,他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知道史密斯老师对你做了什么,让我帮你杀了他。”

埃莉诺的双眼中的愤怒在瞬间消失殆尽,她先是有些茫然的歪了歪头,随后她的浑身上下猛烈的颤抖起来,她想逃跑但他十分用力的拥抱住她并在她耳边轻声道:“相信我。”

从那天起永恒的黑夜里不再只有她一人了。


6.

史密斯老师死了。

警察上门问询的时候怀特夫人吓疯了,她摇着埃莉诺的双肩喊得目眦欲裂:“你都看到了什么了?全都告诉警察,什么?你们要带走她?不不不——你们会毁了她的!如果让人知道她进过监狱就不会再有有钱人愿意娶她了!”

埃莉诺颤抖着拉住警察的衣摆:“叔叔,史密斯老师死了为什么我要坐牢?”

警察显然也觉得怀特夫人过于激动了,他们安抚的拍拍小女孩的肩膀说道:“没事的,我们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你愿意和我们回一趟警局吗?”

“好。”埃莉诺怯生生的点点头。

史密斯老师死的那天正好是埃莉诺去上课的日子,几乎所有史密斯老师的学生都知道那一天的家里通常只有史密斯和埃莉诺两人。

因为——埃莉诺是史密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

GCPD的警察最初也没觉得这个软软糯糯的十岁小女孩会是杀人凶手,她们只是例行询问以来推断更为详细的史密斯的被害时间。

埃莉诺最开始的支支吾吾固然可疑,但后来的埃莉诺红着眼睛说道:“叔叔,请不要告诉妈妈我今天没有去上课,我,我和我的朋友去玩了。”

她的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大人总觉得小孩是无辜的,是不会伪装的,于是他们彻底打消了对埃莉诺的怀疑。


7.

埃莉诺和尼格玛有一个秘密基地,这里原先是一个荒废掉的工厂,从今年初开始到明年都不会有人来这里。

“他们没有找你吧?”埃莉诺有些担心的看向尼格玛。

尼格玛有些兴奋的摇了摇头:“这个计划完美无缺。”

“那就好。”埃莉诺有些担心的看向尼格玛问道,“杀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年幼的尼格玛把那称之为——‘审判’。


8.

十多年后埃莉诺依旧十分怀念当时的‘秘密基地’,而那基地在去年被韦恩集团买下之后的一个月内就拆除的干干净净,那是她与尼格玛唯一的净土。

埃莉诺本以为史密斯死去之后她的噩梦也就结束了,她一直期待着在某一个白天与尼格玛一起手牵着手走在大街上。

但她的期待总是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给打破,史密斯老师死后母亲又不死心的给艾利诺找了别的小提琴老师,但无疑得到的答案都是‘毫无音乐天赋’。

她学会了藏拙,把自己变得无比平庸,但那却导致了母亲的疯癫和父亲的暴怒,怀特先生在某天争吵中打死了怀特夫人,怀特先生入狱之中埃莉诺才知道高利贷是需要父债子偿的。

埃莉诺是个罕有的漂亮姑娘,一个孤苦伶仃的底层漂亮姑娘在哥谭并不能够过上很好的日子,她过得比之前更加的痛苦。

唯一能够让她感到安心的地方只有爱德华尼格玛的身边。

十五岁的爱德华尼格玛许诺道:“埃莉诺,我一定能够救你。”

那是一个与杀死史密斯完全不同的谋划,这一次他们要杀死的是极其庞大的一个组织,埃莉诺握着尼格玛的手颤抖的看向他问道:“爱德,你永远不会放弃我的,对吗?”

“永远不会。”他亲吻她的鬓角搂着她的双肩许诺道。

只要她的黑夜里还有光,她就能够坚持下去。


9.

埃莉诺是第四位死者的妻子如今继承了千万家产但她的状态看起来并不太好,他去见她的时候她双目还是肿着的。

“夫人,我知道这很冒昧,但我还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埃莉诺并没有拒绝戈登的进入,她用手帕擦了擦眼角还没有干涸的眼泪朝戈登挤出一个十分僵硬的笑容:“进来吧警官,虽然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帮你的。”

“我对案子还有些疑惑,所以想和夫人谈谈。”

埃莉诺给戈登倒了水放在他面前:“您问吧。”

“您知道,谜语人——爱德华尼格玛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他所有的案子都做的完美无缺。”戈登每说一句话都盯着埃莉诺的双眼,“但为何最后却露出破绽让我们猜到谁是凶手。”

埃莉诺的表情无懈可击,但戈登却依旧觉得她有哪里奇怪。

“我听说过他的聪明。”埃莉诺的表情看起来愈发难过了,“我只是不明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要杀死我最爱的人?”

她所流露出来的每一份情绪都是真实的,戈登能够感觉得到她所有的痛苦都不是表演出来的。

难道真的是他想错了?

又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之后戈登做了一个决定,他要仔仔细细的再看一次——爱德华尼格玛的死亡现场。


后续在彩蛋


白白白白白

谜语人x你x戈登 半颗心脏

人总是无法看到最爱自己的人。


背德企鹅 @Lily 老师点的戈登X你X谜语人背德,点梗3/10


因为是背德所以没有三观,介意的请点左上角。


1.

你和詹姆斯戈登相遇是意外。

你和詹姆斯戈登上床是意外。

你和詹姆斯戈登恋爱——不是意外。


2.

詹姆斯戈登拯救了你,他是你的英雄,却从来不是你一个人的英雄。

他会向泥潭之中的你伸出援手不过因为你需要被拯救,他会平等的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对他来说你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

可你明知他不爱你却还执意投怀送抱,你与醉意朦胧的他偶遇,你听不清也不想听清他嘴里喊着的究竟是谁的名字。

你在乎吗?你在乎的...

人总是无法看到最爱自己的人。


背德企鹅 @Lily 老师点的戈登X你X谜语人背德,点梗3/10


因为是背德所以没有三观,介意的请点左上角。


1.

你和詹姆斯戈登相遇是意外。

你和詹姆斯戈登上床是意外。

你和詹姆斯戈登恋爱——不是意外。


2.

詹姆斯戈登拯救了你,他是你的英雄,却从来不是你一个人的英雄。

他会向泥潭之中的你伸出援手不过因为你需要被拯救,他会平等的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对他来说你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

可你明知他不爱你却还执意投怀送抱,你与醉意朦胧的他偶遇,你听不清也不想听清他嘴里喊着的究竟是谁的名字。

你在乎吗?你在乎的。

你有别的办法吗?没有。

此时你唯一的渴望只剩下与他相拥,让他摧毁你让他破坏你,让他——杀死你。

“我和怀特?不不不,我们没交往。”戈登搂着哈维的肩膀说道,他抬头看到你和尼格玛并肩而立的时候表情变得有些尴尬,他咳嗽两声朝你挥了挥手,“早啊怀特。”

尼格玛听到戈登和布洛克的话语之后神情就变得复杂起来,现在更是用一种古怪的目光凝视着戈登。

是你一厢情愿,又怎么能够对他要求更多呢?于是你露出一个毫不在意的笑冲他挥了挥手,你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冲他眨了眨眼:“确实没有交往,不过比朋友稍微亲密一点。”

听到你话的戈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笑得开心,你却觉得有些刺耳,讽刺的是你也须得维持住你面上的笑容。


3.

“怀特小姐。”

回家的路上你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你,你回头看到鉴证科的爱德华尼格玛双手拽着他的斜挎包微笑着看向你。

他是GCPD公认的怪人,你其实明白他为什么总来与你‘偶遇’,但不喜欢的人就是没法轻易喜欢上的,就像无论你做什么戈登都没有打算与你交往。

“它会使无关的人遇见,也会让本该遇见的人错过,即便计算出概率人们也无法精确的测算出结果,What am I?”

他总是喜欢说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谜语,大多数人都猜不透他在说什么,也会为了他的不合时宜而感到恼怒,但你每每都会笑着给出答案。

见你半天没有回答他抓着背包的手更紧了,他的手指骨节分明十分好看,他此时期待的看向你的眼神亮闪闪的像是会在发光。

“尼格玛?”

“什么?”他站直了身子。

“爱德,我可以喊你爱德吗?”你笑着走向他。

他点头如捣蒜,他还想要说什么却被你用手指按住了嘴唇,你直接牵起他的手带着他往前走:“爱德,我知道你家在哪里,所以你所说的巧合是不可能存在的,巧合的概率可以被测算,但同样也能够被控制,我说的对吗,故意绕了两条街来见我的爱德先生?”

他被你说的脸颊通红,手足无措的想要解释自己没有恶意,却被你笑吟吟看着他的表情堵住了嘴:“你喜欢我,是不是?”

他没法说不是。


4.

尼格玛自己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了,但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的双眼就只能够注视着你了。

他觉得戈登有些碍眼,也觉得他不识好歹。

戈登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爱意,而他弃如敝履。

爱德华尼格玛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拒绝你,你只要看着他,他就无法开口多说出任何与你想法相悖的话语,他闻着你身上散发的清香觉得自己就像是中了迷药一般。

他知道你别有用心,也明白你不过是为了戈登的视而不见感到气愤,所以你才退而求其次选了他。

可他能怎么办,对他来说能够拥抱你就已经让他神魂颠倒。

而你扯住他的领带把他带进玄关亲吻他的时候——他的大脑几乎停止运转。

可即便理智稍纵即逝他也完全明白你居心叵测,在你主动褪去衣衫的时候他清楚的看见你胸前所留下的吻(谜语)痕,你企图让他帮住你盖掉所有让你觉得复杂的情绪。

“是戈登吗。”

他修长的手指在你身上带起一阵涟漪,他点燃你心底的火焰却轻松又用一句话浇灭,你觉得有些扫兴,于是皱着眉头又开始扣起衣服。

他感觉到脑海里名为理智的神经在瞬间彻底崩断,尼格玛一改往日温顺的模样,他用力的拽着你的手腕沉着脸看向你:“埃莉诺,是自己选择要走这条路的,哪有走了一半回头的道理?”

他用更重的力道按压在戈登曾留下的痕迹之上,他用双唇盖掉每一个戈登曾留下的痕迹,他在你身上亲手描绘出一朵又一朵艳丽的花。

随后,他用膝盖分你的双(谜语)tui试图掌控你的每一次呼吸,他看见了你双眼中的自己,至少在此刻你只能够看见他。


5.

你大多数时候会一时上头,但你从不会后悔自己做的事情,你坐在床边安静穿衣服的时候尼格玛正好做完早餐。

“你醒了?正好出来吃早餐。”他又恢复了原来那副眼睛亮闪闪的模样。

昨晚失控的他就像是你的一场幻觉,但说实话你挺享受这种失控的感觉,这会让你原本就稀薄的罪恶感消失殆尽。

而后剩下的便是你认为能够让戈登感到气愤的快感。

可是,他会吗?

你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戈登根本不会在意你和谁睡觉,就像是你不会在意尼格玛是不是明天又找别的姑娘偶遇去了。

你看着尼格玛做得十分精致的早餐也没有产生半点的食欲,你感觉有些反胃,于是你放下刀叉提着包就往屋外走。

他拽住你手看向你的表情就像是在问你为什么。

你顿时明白当时的戈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厌烦,却又没法彻底撕破脸。

于是你耐着性子双手捧着他的脸看向他笑道:“尼格玛先生,你知道我们没有在交往,对不对?”

他用力的拽着你的手按在墙上,他有些恼怒的看向你最后也没有发出脾气。

你不是戈登,你根本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尼格玛也不是你,他放开你的手面无表情的看着你离开的背影。


6.

你知道戈登还在对哪位姑娘念念不忘,但你近水楼台先得月,花了些功夫成功让戈登对你开始感兴趣。

他不抗拒和你上床,那你就借着与他上床来拉近你们之间的关系。

说起来他在床上与尼格玛有非常大的不同,尼格玛看起来斯斯文文但那晚却失控的要命,而戈登看着‘凶狠’,但却会温柔的询问你的意见。

而你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只要能够与他在一起就是满足的,旁的什么都显得无关紧要。

他向你告白的时候你并不意外,毕竟你废了这么多的心思就是为了今天,但你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他填满了你的半颗心脏,但你依旧觉得你的心脏还缺了半颗。

戈登对你很好,在你看来他做男友几乎是完美的,除你之外他不会再看嫌疑人或是受害人之外的女人。

可除此之外呢?你觉得所有的案子都比你更加重要,他爱你,但他更爱这座城市。

你明白你想要却得不到的是什么了——你想要成为戈登最重要的存在。


7.

你知道戈登心里永远会装着爱情之外的东西,他的城市对他来说永远都极为重要,而你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最’。

你知道能够弥补你内心缺憾的人是谁,于是你毫不犹豫的敲响了爱德华尼格玛的房门。



后续在彩蛋。


白白白白白

谜语人X你 谁杀了他

这世上每天都有无数无关紧要的人死去,重要的从来只有谁杀死了眼面前的人。


灵感来自《谁杀了他》,但其实剧情没啥关系(?)


是甜文。


1.

“帮帮我,爱德华。”

“求你。”

你用尽全力握紧他的手哀求道。

“I will do anything for you.”他回握住你的手朝你露出腼腆的笑容,“If you want.”


2.

距离那晚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有余,她端着红酒杯穿着红裙站在落地窗前,她从高处俯瞰着灯火辉煌的哥谭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既然这座城市满是罪恶,那又有谁会在乎这世上的恶人多一...

这世上每天都有无数无关紧要的人死去,重要的从来只有谁杀死了眼面前的人。


灵感来自《谁杀了他》,但其实剧情没啥关系(?)


是甜文。


1.

“帮帮我,爱德华。”

“求你。”

你用尽全力握紧他的手哀求道。

“I will do anything for you.”他回握住你的手朝你露出腼腆的笑容,“If you want.”


2.

距离那晚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有余,她端着红酒杯穿着红裙站在落地窗前,她从高处俯瞰着灯火辉煌的哥谭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既然这座城市满是罪恶,那又有谁会在乎这世上的恶人多一个或是少一个,何况她做的又怎么能算是恶事呢,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无辜之人。

再者,她杀死了恶人,恶人却并非被她手中的刀所杀,她又如何算得上是恶人呢。


3.

你第一次走进警局的那天没人会猜到你原本究竟是谁,你穿着破烂而又肮脏衣裳的模样就像是流浪汉一般,你抬起头看向戈登警官的那刻就连见多识广的哈维布洛克都倒吸一口冷气,你看到他们的眼神立马羞愧而又恐惧的试图把头埋进脖子里。

戈登和布洛克对视一眼几乎毫不犹豫的拍着你的肩膀安慰你说道:“小姐,先坐下喝杯热咖啡吧。”

“不,不用了。”你双手绞着膝盖上的衣服垂着头开口的时候声音沙哑的几乎分辨不出你的性别,“我喉咙痛。”

戈登和布洛克似乎并不擅长对付你这样的受害者,他们叫来了温柔地法医小姐让她开导你。

法医小姐皱着眉头拿着温水和消炎药放到你的手中:“你得把药吃下去。”

她温柔地拍着你的背轻声安抚着你,她耐心的等到你情绪彻底稳定之后她才开口问道:“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

她话音刚落你的眼泪瞬间就从眼眶滚落,她按着你的肩膀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你只要你说出口她就能够帮你。

“他打我。”

“他是谁?”

“我的男朋友,只要一喝——”

恶魔打断了你的求救,他踹开门冲到你面前拽住你的头发强迫你看他,他含着酒精味道的气息喷洒在你脸上并没有让你感到麻痹,那酒精带来的幻觉反倒是让你觉得浑身上下又开始疼痛起来。

“你不能这样对她!”法医一改之前的温柔态度,她十分强硬的挡在你的面前。

你很喜欢法医所以你不愿意她受到伤害,于是你在你男朋友暴怒着举起拳头的时候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男人,你听到他的头嗑在桌上,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因此死亡。

戈登说这是正当防卫,他安慰的拍着你的肩膀告诉你那个男人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一切都结束了。”警探和法医小姐对你说道。


4.

你在市中心开着一家和这嘈杂城市格格不入的僻静咖啡厅,你的爱好就是慢吞吞的站在咖啡机面前冲泡着香味浓郁的咖啡。

在你男友坐牢的第一天你感觉这香味愈发的让人心旷神怡,以至于在你见到GCPD的警官之时你的恐惧也没有那么的强烈。

大抵是警局文员也不需要锻炼的缘故他看起来十分瘦弱,他带着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抿嘴朝你露出一个笑容:“小姐,我是——”

“爱德华尼格玛。”你伸出左手指着他胸前的名牌说道。

他眨了眨眼开口就是一段让你不明就里的谜语:“女人需要它,男人亦需要它,它可以让人锦上添花亦可画蛇添足,它可以掩盖丑陋亦可掩盖罪恶以及你所要掩盖的一切浮于表面的秘密,What am I?”

你抓紧咖啡杯装出一副疑惑的表情看向尼格玛说道:“警官,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小姐,正确答案并非要脱口而出才会被人知晓。”他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双唇之上,他笑得十分开心的凑近身子看着你那攥紧咖啡杯的手说道,“给我一杯美式,不管加再多的糖咖啡的表面都看不出苦与甜,你说呢,小姐?”

你知道一味的在猜到真相的聪明人面前否认只会给你带来麻烦,何况你并未察觉到眼前男人的恶意,反倒像是朝你伸出橄榄枝一般希望你能握住他伸来出的手。

你垂着眸思索片刻用不透明的杯子用你你最为喜欢的醇香咖啡豆他打了一杯回味无穷的咖啡,你又在那苦涩的咖啡之上盖上厚重无比的甜到发腻的奶盖,你把他所想要知道的‘真相’放在他的手中。

你没有把真相说出口,但你却让他明白你心中所想,只要你伪装的足够好,就不会有任何人发现你想要掩盖的真相。


5.

爱德华尼格玛是个十足的聪明人,他把手按在的你的脸颊之上不消多久就明白你所做的一切有多少是伪装,又有多少是真相。

他说你的每一个秘密都让他无比着迷,他亲吻你的侧脸就像是亲吻至宝一般,他把你搂入怀中进行他所希冀的探索。

每一个问题都会有一个他想知道的答案,音符随着他的指尖跳跃最后融入他的胸腔。


6.

快乐永远是能够看到尽头的,而人们的不幸却像是一条没有终点的直线,从你的身后蔓延到你无法看见的远方。

你和尼格玛都知道故事远没有结束,任谁都知道童话故事之所以结局能够是从此王子与公主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不过因为他们生活在童话之中。

你所身处的一切都与童话无关,这是丑陋而又真实的现实世界。

“一切结束了吗?”你问尼格玛。

“远远没有。”他温柔的亲吻你的头顶然后说道,“但我会让这一切结束,我保证。”

你前男友的父亲是市长,所以故事在半个月后又有了新的反转,你不愿意把这称之为反转,因为从开始你就知道这一天必然会到来。


7.

你得知你前男友从监狱你出来的那天,你坐在镜子前哼着歌对着自己的脸涂抹着你此刻需要的伪装,憔悴的惹人怜爱的,让人无法拒绝的漂亮姑娘。

你从遇见他的第一天起就开始计划这件事,你无数次走进他的家中就是为了用你的脚步丈量你需要迈开怎样的步子才能被他拥入怀中,他能够感受到你的痛苦,却丝毫没能发现你嘴角的笑意。

“帮帮我,爱德华。”

“求你。”

你把脸埋在他的怀中用泪水浸湿他的前襟。

“I will do anything for you.”他回握住你的手朝你露出腼腆的笑容,“If you want.”


8.

你没有染上任何鲜血就解决掉了你最大的麻烦,他的父亲猜测过他是死于你的手中。

比起关心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更需要的是一个继承人,所以在得知你怀孕之后他立刻停止了调查,真相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替罪羊,而爱德华尼格玛心甘情愿做替罪羊这件事也在你意料之中。

至于他的其他孩子嘛——

当、然、全、被、你、杀、了。


后续在彩蛋,我不知道你们猜到没,反正还有反转(。


伍li信赖母嵇嵇.

是谁在学校发谜语人疯 p3阴暗b小鹅超阳光.jpg

是谁在学校发谜语人疯 p3阴暗b小鹅超阳光.jpg

VanukasV
边看哥谭边摸鱼,化身高饱和战士

边看哥谭边摸鱼,化身高饱和战士

边看哥谭边摸鱼,化身高饱和战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