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德华诺顿

21723浏览    432参与
自生固氮君
瞎画er 就眼睁睁错过521了...

瞎画er

就眼睁睁错过521了吗


瞎画er

就眼睁睁错过521了吗


花洒小姐Trista

【一级恐惧】罗伊性转·性感舞伴

occ是俺好朋友

私设艾伦和罗伊是两个人

整篇文大概讲了艾伦和罗伊去参加某个舞会,罗伊喝了一瓶陌生的水就性转了,正好被艾伦发现了。最后艾伦帮助罗伊变回了原性别(插一个私设性转水的解药是得到心爱之人的吻)最后两人一起在舞池中央共舞。

灵感来源:音乐Feisty


正文开始

  浪漫的气氛,四周围满了跳舞的情侣,那些婊子的舞姿真是在勾引男人,罗伊看着池中央的一位女人,心里想着。

  罗伊无所事事地在舞会的坐席上待着,一位年轻的男士与他擦上肩头

  "对···对不起,先生。...

occ是俺好朋友

私设艾伦和罗伊是两个人

整篇文大概讲了艾伦和罗伊去参加某个舞会,罗伊喝了一瓶陌生的水就性转了,正好被艾伦发现了。最后艾伦帮助罗伊变回了原性别(插一个私设性转水的解药是得到心爱之人的吻)最后两人一起在舞池中央共舞。

灵感来源:音乐Feisty


正文开始

  浪漫的气氛,四周围满了跳舞的情侣,那些婊子的舞姿真是在勾引男人,罗伊看着池中央的一位女人,心里想着。

  罗伊无所事事地在舞会的坐席上待着,一位年轻的男士与他擦上肩头

  "对···对不起,先生。请原谅我的···我的粗俗无礼,非···非常抱歉。"

  这个人比其他的贱种们干净好看多了,这是罗伊对上艾伦眼睛的第一想法。但是这次他倒是想对了,艾伦的眼睛充满了可爱与无知,黑长的睫毛下垂在眼上,与周围喧杂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喂,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先生,我···我是艾伦·史坦普勒,您一定是罗伊吧。在···在嘉宾名单上我听说过您···"

  罗伊显然对艾伦这种结结巴巴的行为感到厌烦,他说:"你怎么这么像那群女人,你可是男的!当个男子汉,男子汉!!"

  "对···对不起,罗伊···我我我,我可以叫你罗伊吗,对不起,这是刚才一名女士给我的水,如···如果您不介意,您可以喝下这瓶水,就···就当我道歉了···"

  罗伊看了看艾伦,接过了水。

未完待续

花洒小姐Trista

某一个故事

occ在这呢

灵感:歌曲《Homage》

私设Aaron和Ray是两个人

不喜欢左上角谢谢

  这是一个简单又平凡的小故事。

  有个人曾经喜欢我,现在喜欢我,将来也一定喜欢我。我可以简单地告诉你,我也爱他,我是艾伦,他是罗伊。我们的爱情像荆棘里的蓝玫瑰,从不可能变成奇迹。

  有个人曾经面对我的告白,他认真地看着我,我也望着他,我感受到了世界不止黑色和红色,世界是五彩缤纷的。他曾经向神明发誓会爱我直到死,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会让他死去。那个人是艾伦,我是罗伊。

  对于艾伦来讲,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深...

occ在这呢

灵感:歌曲《Homage》

私设Aaron和Ray是两个人

不喜欢左上角谢谢

  这是一个简单又平凡的小故事。

  有个人曾经喜欢我,现在喜欢我,将来也一定喜欢我。我可以简单地告诉你,我也爱他,我是艾伦,他是罗伊。我们的爱情像荆棘里的蓝玫瑰,从不可能变成奇迹。

  有个人曾经面对我的告白,他认真地看着我,我也望着他,我感受到了世界不止黑色和红色,世界是五彩缤纷的。他曾经向神明发誓会爱我直到死,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会让他死去。那个人是艾伦,我是罗伊。

  对于艾伦来讲,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深深迷恋上一个人,罗伊像是家里的消毒液,总感觉难以接受他,实际让自己安下心来的那个人,从头到尾一直是罗伊。

  罗伊喜欢看着艾伦笑,但不喜欢他对别人笑,他总对艾伦说"笑什么笑,他们冲你笑那就是想睡了你,所以吧,"他骄傲地挺起胸膛"还是跟着我最安全。"

在艾伦受伤的时候,罗伊会看着他偷偷地哭泣。 

 罗伊知道艾伦害怕打雷,害怕黑夜,害怕杀人,害怕封闭的环境,所以你可以看到:打雷的时候罗伊紧紧抱着艾伦的腰让他贴在自己胸脯,然后抚摸他柔顺的头发缓缓入睡;夜深时,艾伦会钻进罗伊的被子里;杀人现场(当然为了避免自己家的小天使害怕,罗伊一般都绕开那里走)罗伊会捂住艾伦的眼睛不让他看到现场;空无一人的环境在两人确定关系之后再也不会出现。

  罗伊会静下心来听艾伦悲惨的童年经历,艾伦会在罗伊烦躁的时候用独特的方法安慰他。每次在罗伊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把艾伦扑倒在床上的时候,看着不知所措的艾伦,他总是会说"算了,再等等吧,你还太小。"

  同级相斥异级向吸,两位少年在共同克服种种困难后,终于结婚了。

本章完

花洒小姐Trista

糯顿小天使在《一级恐惧》里的颜我可以吹好久!!

糯顿小天使在《一级恐惧》里的颜我可以吹好久!!

花洒小姐Trista
自改Play Date一级恐惧...

自改Play Date一级恐惧版 最后图片是原歌词 渣文笔渣语法请见谅 次歌词不作商用且不押韵无实际意义 我只是喜欢爱德华诺顿 一级恐惧和这首歌 如有问题此文章立刻删除不喜勿喷

自改Play Date一级恐惧版 最后图片是原歌词 渣文笔渣语法请见谅 次歌词不作商用且不押韵无实际意义 我只是喜欢爱德华诺顿 一级恐惧和这首歌 如有问题此文章立刻删除不喜勿喷

大大番茄的男人

诺顿德普小李子基努爱德华弗朗哪个不好看!巅峰时期的他们真的无人能敌

诺顿德普小李子基努爱德华弗朗哪个不好看!巅峰时期的他们真的无人能敌

NANA

蓝图【爱德华诺顿×我】

“那就像是……那就像是……”

“你想说什么,亲爱的?”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两腿分开,黑色皮鞋的边缘有一点磨损,他秀气的女人般的手指间夹着一个玻璃酒瓶,带着一股漫不经心,声音像苹果汽酒一样清脆甜蜜。

女人扶了扶额头,她穿着漂亮的麂皮高跟鞋,修长的大腿束在紧裹身体的一步裙里,她纤细的手臂扬起,脸上露出一种既强势又脆弱的独特神情。

“你说你只是经历过喜欢一个人,而不是爱。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试图露出你的柔软,

你总是,那么强大,那么自信,那么笃定,

你深知你的魅力,你享受那些女人为你神魂颠倒的样子,

你确信自己做的事,你看上去斯文有礼,只是为了遮掩那些你刻在骨子里的傲慢与冷...

“那就像是……那就像是……”

“你想说什么,亲爱的?”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两腿分开,黑色皮鞋的边缘有一点磨损,他秀气的女人般的手指间夹着一个玻璃酒瓶,带着一股漫不经心,声音像苹果汽酒一样清脆甜蜜。

女人扶了扶额头,她穿着漂亮的麂皮高跟鞋,修长的大腿束在紧裹身体的一步裙里,她纤细的手臂扬起,脸上露出一种既强势又脆弱的独特神情。

“你说你只是经历过喜欢一个人,而不是爱。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试图露出你的柔软,

你总是,那么强大,那么自信,那么笃定,

你深知你的魅力,你享受那些女人为你神魂颠倒的样子,

你确信自己做的事,你看上去斯文有礼,只是为了遮掩那些你刻在骨子里的傲慢与冷漠,

哦!你并不缺女朋友,只是没有遇见合适的妻子?我倒是很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忍受做你的妻子!

你的理念,你的生活,你的哲学,

你的工作?

哦当然了,你的工作重要到人类就指着那些去拯救地球了!

我不对爱你这件事儿感到羞耻,因为你的确该死的年轻聪明又英俊!但这并不代表你就是个好人,

我不该对你产生任何期待,

我不该在你呼应我的倾慕时那么欣喜,

我偶尔也为心里产生的悸动感到难堪,

如果我能控制的话,如果我能像你说的像个成年人那样控制自己的行为的话,

我知道你有多讨厌歇斯底里。因为我也讨厌,对此简直烦透了,

我怕你烦,怕你难过,

我太恐惧了,如果失去你,没有你的生活我将如何重新忍受那令人不知所措的无聊与空虚,

我太喜欢你了,以至于我能从一颗痣,一只手,一个声音的片段里立即认出你,

我捂住口,那些隐藏不住的欢喜就从眼中淌下来,

滚烫,冰冷,

当你在右耳边低语,我的左耳仿佛失聪,

哦,我真希望你能感受我感受到的那些情愫,

那些雀跃,那些痛苦,那些不安,

你真该尝尝那滋味儿。

我不该太在乎我的裙子?我精致的妆容,那我为你描绘的精致妆容?

我应该放松些?应该把我的包袱放下?我和你的交往应该随意又有趣就像我们刚开始那样?

当然了,因为你只在乎你自己,

你这个自私的混蛋!

我爱你,我他妈真是恨透我爱你了。”


#11811

太鲨我了,糯顿演技绝了

太鲨我了,糯顿演技绝了

威廉不吃糖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新墙头诺顿走来了。

好喜欢他在谍影重重4里的造型,可惜没有几张剧照,我又懒得去截(...)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新墙头诺顿走来了。

好喜欢他在谍影重重4里的造型,可惜没有几张剧照,我又懒得去截(...)

威廉不吃糖
微信头像打开以后的背景底色是黑...

微信头像打开以后的背景底色是黑色,只显示出一个横条截图很好看。

好喜欢这部电影。

微信头像打开以后的背景底色是黑色,只显示出一个横条截图很好看。

好喜欢这部电影。

NANA

后现代分手*【爱德华诺顿×我】

这个世界真他妈糟糕透了。

金色头发的女人从床上起身,脸色苍白得要命,她恹恹地抠着斑驳的酒红色甲油。

我讨厌人类。

她觉得浑身疼,被人撕碎了一样的疼,她走下床,赤着脚,站在镜子面前,她怎么还能是个混沦个儿的呢,她觉得自己根本已经……

“嘿,你还好吗?”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对上一双蓝色的眼眸,麦金色的睫毛很长,一眨一眨,她像被催眠了一样,只想躺在他的臂弯里睡过去,但是臂弯的主人不同意,“你还好吗?小姐?”

真不错,真不错,著名摇滚乐手的前女友当街昏倒,她自己一人就能喂饱一个挖掘花边新闻的小报。

她吃力地扶住对方的手臂,“抱歉,先生。”

他看上去不像个摇滚乐手,实际上,他看着像是医生...

这个世界真他妈糟糕透了。

金色头发的女人从床上起身,脸色苍白得要命,她恹恹地抠着斑驳的酒红色甲油。

我讨厌人类。

她觉得浑身疼,被人撕碎了一样的疼,她走下床,赤着脚,站在镜子面前,她怎么还能是个混沦个儿的呢,她觉得自己根本已经……

“嘿,你还好吗?”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对上一双蓝色的眼眸,麦金色的睫毛很长,一眨一眨,她像被催眠了一样,只想躺在他的臂弯里睡过去,但是臂弯的主人不同意,“你还好吗?小姐?”

真不错,真不错,著名摇滚乐手的前女友当街昏倒,她自己一人就能喂饱一个挖掘花边新闻的小报。

她吃力地扶住对方的手臂,“抱歉,先生。”

他看上去不像个摇滚乐手,实际上,他看着像是医生、教授或者律师什么的,出身良好的精英。

她觉得自己有点想吐。

眼泪把她的黑色眼线沾在下眼睑。

他的声音很年轻,她判断不出年纪。

她勉强扯动着自己的嘴角,玫瑰红色的嘴唇抿起来,“请问您能借我二十刀吗?我可能没有力气走回去了。”

“当然。”他从口袋里拿出皮夹,抽出一张五十块的票子。

“不用这么多,”她摆手,“请您留个联系方式给我。”

他掏出笔,把电话号码写在一张餐巾纸上,他并不在乎借五十美刀给一个陌生女人,他只是想要一个她会打给他的机会。

他回到家,打开黑胶唱片机,他喜欢古典乐,对现代美术却没什么见解,但是他喜欢收藏画儿,他只是欣赏美,也许没人不喜欢美。

他在壁炉前坐下,从茶几上拿过那本看了一半的毛姆的书,这个刻薄的英国男人总是那么热衷于刻画人性的羸弱,他轻轻地笑了一声。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掏出那张皱皱巴巴的餐巾纸,她回想着那个淡漠又英俊的男人,也许她不该再打扰他,他看上去也不像是会对五十美元斤斤计较的人。

有什么关系呢,她拿起茶几上的桃子啤酒,她的人生轨迹与他并无合理的交集,她的生活充斥着酒精、摇滚乐,大麻烟屁股,周日清晨红色的砖墙。而他呢,他看上去是在礼拜天会去教堂或者练习该死的瑜伽或者普拉提什么玩意儿的人。

她解开头发,发根已经露出了黑色,她开始讨厌发尾干枯的颜色,就像她的生命一样,露出乏味空虚没有活力的底色。

他没想到会再次碰到那个女人,她比上一次看到的时候神采奕奕了一些,眼睛里有了一点活泼的光彩。他走过去,“热拿铁,谢谢。”

“请问怎么……啊!是您!”她惊喜地抬头,黑得不见底的瞳仁和带着淡淡蓝色的巩膜,这让她除了神秘感之外又添了点儿孩子似的纯净,她微微睁大了眼睛,“我不小心把您的联系方式弄丢了,我真是蠢透了。”

她撒谎。

他用了很大力气才忍住没有流露出那种讥讽的神情,这是个漂亮女人,漂亮的撒谎成性的女人,他不该在乎,三个月后,他甚至不该记得她的名字。

她从围裙的口袋里掏出些零票子,慌乱地整理好,似乎有些羞赧地递给他,“咖啡算我请的。”

她的指尖有点冰凉,她的脸颊还带着红晕,直视他的眼睛里却带着点儿肆无忌惮的窥探。

他不缺女朋友,却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女人了。

“我还能在哪儿见到您,除了这间看上去快要倒闭的咖啡馆?”

“您喝酒吗?”

“我抽不来烟,但是酒可以喝上几口。”

“那就没问题了。”她突然灿烂地笑了一下,脱下围裙,拿出放在柜台下的皮质机车包,“我已经拿到今天的日薪了,让我们找个地方快活儿会儿吧。”

她从柜台里走出来,对着那些在后面排队大声抱怨的客户竖起中指。

“您是做什么的?先生。”

“我在一家企业做事,很无聊的,你呢?”

“您一会儿就知道了。”

喧闹的酒吧,醉眼迷离的男男女女,“你唱的歌不错!”他大声喊叫着,“你说什么?”她凑近他的脸,身上有一股皮革混合木头的味道。

他觉得这一瞬间自己很快乐,他抬头看向镜面天花板,里面的那个男人面色潮红,眼睛弯成一对弦。

他从来没有太出格过,高中甚至都没有恋爱,他安安稳稳地上好大学,踏踏实实地做好工作,每天西装革履地把自己困在一个积极的套子里,他满足家人的需要,满足朋友的需要,至于他自己,他什么都有了,也就没什么特别需要的。

他不碰那些危险的东西,包括危险的女人,可他看着那个在吧台前卸下伪装放肆大笑的蛇一样的女人,他觉得自己可以试试,可以试试那些脱离束缚的自由。

她看着他线条秀丽的侧脸,心里头却有点说不上来的忧伤,她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虚空中,上下不着。

对摇滚乐手来说,她似乎有点古板,有点无趣,因为她心里头还残存着点不合群的善良,对这个糟糕世界不公的悲悯,她还有愤怒,还有悲伤,她并不觉得浅薄的快乐就是最极致的追求。

可这个壳子套在她身上,就像个不合身的伪装,她总是不经意间透露出她的天真有邪,她对这个漂亮的精英青年来说是毒蛇一样的存在,她迟早有一天拖他进自己的深渊,她的乖巧懂事撑不过三秒,她的灵魂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在嘶吼呐喊。

她既不适合他,也不适合他,也许有些人生存于世,活该孤独。

他的睡颜有点天真的孩子气,她俯下身,轻轻亲吻了他的睫毛。

她的黑色蕾丝内衣被扯坏了,她撇撇嘴,扔进了垃圾桶里。她把短裙直接套在身上,她看向镜子,里面的那个人,她好像并不认识。

躺在床上的青年呢喃着什么,他真可爱,她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他又聪明又漂亮,充满魅力,是她见过的最好最好的人。

真可惜啊,不属于我。
















寄舟

备份实验数据的时候从网盘里找到了五六年前画的素描,这么长时间再也没画过素描的我可能已经不会了

备份实验数据的时候从网盘里找到了五六年前画的素描,这么长时间再也没画过素描的我可能已经不会了

深海果冻blob
the first rule...

the first rule of bromance is you don't talk about bromance(不

the first rule of bromance is you don't talk about bromance(不

腐猫幽子_FujoshiYuuko

在?有微博的病友们来康一康FC主页搞的肥皂抽奖?(゚▽゚)/

指路👉戳我抢肥皂x

在?有微博的病友们来康一康FC主页搞的肥皂抽奖?(゚▽゚)/

指路👉戳我抢肥皂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