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爱德文

84645浏览    467参与
替秋

[爱薇]七秒

*私设有。


  “小公主啊,生日了,许一个愿望吧。”

  黛薇薇提笔写下这么一行,随即卡死在了开头。这是一个她想写很久很久的一个故事,哪怕会是悲伤的结局,也丝毫不影响她想完成这篇文章的决心。

  “在写什么?”爱德文终于在长久的观察后问到。

  黛薇薇倒也直接,把本子丢给了他。

  爱德文一偏头瞄了一眼,开始还因为没有看到和之前一样的开头诧异几分,不过看到黛薇薇这样愁眉苦脸的样子,到底是没有笑出声。

  不过也没有放过她,玩笑地问到:...


*私设有。

 



  “小公主啊,生日了,许一个愿望吧。”

  黛薇薇提笔写下这么一行,随即卡死在了开头。这是一个她想写很久很久的一个故事,哪怕会是悲伤的结局,也丝毫不影响她想完成这篇文章的决心。

  “在写什么?”爱德文终于在长久的观察后问到。

  黛薇薇倒也直接,把本子丢给了他。

  爱德文一偏头瞄了一眼,开始还因为没有看到和之前一样的开头诧异几分,不过看到黛薇薇这样愁眉苦脸的样子,到底是没有笑出声。

  不过也没有放过她,玩笑地问到:

  “怎么,开始想写童话了?”

  “才不是什么童话呢……”

  黛薇薇“仰天长啸”——如果写不出想要表达的东西,她是非常不甘心的。

  见她这样,爱德文也不再开玩笑:“不介意的话,和我说说你的那个故事吧。或许突然会有什么灵感也说不定啊。”

  黛薇薇大约是这辈子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纠结半晌,还是把这个故事讲了出来:

  “这是我之前做过的一个梦。具体什么时候我也忘记了。当时在梦里,我好像成为了一个公主……哎哎,爱德文你不要笑啊!”

  “好好。”

  “当时很晚很晚了,我还记得那天的天空上有流星划过……虽然在梦里,但那场景就好像刻在我的脑子里一样,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坠落的美感。”不知不觉间,黛薇薇的声音有些飘忽起来,“然后我听见身后有人问我,生日了,要不要许一个愿?”

  “……然后呢?”爱德文若无其事地问到。

  “可能是在那个公主生日的那一天吧,从窗子外面儿我看得见张灯结彩的一副景象。然后……我好像回答了什么,大概是‘你知道我的愿望’之类的……然后我推开窗,跳了下去。当时我吓坏了。但是我还没有醒来。”

  说到这儿,黛薇薇像还是心有余辜地抖了抖。见状,爱德文去到卧室抱来了一床薄被子搭在黛薇薇的身上,趁着这个时机俯身问到:“忘记这个故事,好吗?”

  “没事没事,”黛薇薇摇摇头,“你听完说完。”

  “当时很危险啊,就在我以为我会结结实实地摔下去时,周围一下子变了。就像是一个幻境被打破,我忽然置身于水里,好像是灵魂出窍了?但那应该不是海,我当时还尝了一口,是水。”

  听到这儿,爱德文好像很无奈,“你也是心大。”

  “才不是!”黛薇薇反驳后又神神秘秘地问到:“爱德文,你知道我当时一瞬间看到什么了吗?”

  “什么?”

  “你猜猜嘛。我提示一下,是我提到过的!”

  爱德文笑了一下,只是被俯视的黛薇薇看不清爱德文的表情,否则一定会看见他苍白的面色。然后爱德文缓缓开口到:“我猜……是那个对你说许一个愿望的那个人。是吗?”

  “对对!就是那个人。哦,不对,准确来说是那条金鱼。那条公主一直养着的金鱼。我一直以为那是一个人,结果在水里我看见了那条摇曳地游动的金鱼——他一直一直在看着那位公主——我猜他是喜欢那位公主的——但是公主却一直不知道。”

  “那……你觉得他想公主知道他的存在吗?”

  “肯定是想的吧。”只是黛薇薇这回倒是有些拿不准。

  “嗯。是啊,他想。活着是条金鱼的时候想,哪怕是死了也想,只是不问结果的一直在想着。所以在他死后,他见到了一个神。

  神问他:‘你想做一个人吗?’

  这没什么好犹豫的。

  可神又问他:‘哪怕在那以后只有七秒的记忆也愿意吗?’

  ……薇薇,你也来猜猜吗?”

  黛薇薇沉思了好一阵,“他答应了,对吗?”

  “哈哈,对啊。他答应了神的要求,成为了一个人。后来的发展也没什么稀奇的了。他来到公主身边,发现她并不快乐,她被身份束缚着,哪怕她也不是唯一的公主。

  他没能拉住她。公主在她生日那天,从城堡一跃而下……最后一片血肉模糊。”爱德文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轻轻地说:“但这样也挺好,不是吗?”

  “哪里好了……”黛薇薇不敢苟同。

  “因为就像你梦里的那样,公主挣脱了桎梏她的城堡,那一瞬间她疯狂且自由。同样啊……那条金鱼也真真正正地去爱了一个人。而且不也恰好圆了‘金鱼只有七秒的记忆’这个发现吗?”

  黛薇薇抿抿唇,“但这样对他不公平,他以后只会有七秒……”

  听着黛薇薇愤愤不平地嘀咕,爱德文又像溺爱且无声地叹了口气,“但我的小公主啊……你知道吗,从今往后,他那七秒的记忆,都与爱有关。”

  

  

  

 

  END

  

辻零慘霧
还是想发一发 去年一月份画的爱...

还是想发一发

去年一月份画的爱德文

(是动画第一季的白天鹅公主话剧里面的形象)


找不到原图了,所以把半次元上的搬了过来

还是想发一发

去年一月份画的爱德文

(是动画第一季的白天鹅公主话剧里面的形象)


找不到原图了,所以把半次元上的搬了过来

魂·唐

【紫苏爱】一些小小八卦(下)

合作者:@替秋 

【不正规论坛体,除了特别的几个人网名标出外,其余一律空白处理】

【大型ooc注意,私设多,请自行避雷】

【不喜轻喷】


217L    菖蒲团子

那……那个……我一路翻楼下来,可以指个小疑问吗?

虽然,应该可能,只有我不知道什么情情况。。。。


218L

楼上,有话直说,咱不喷疑问人。


219L菖蒲团子

呃……就是……就点久了。

【图片】

[图片]

嗯……楼主……是圣罗勒?????


220L

哇——我就想问重名的概率有多大?!...

合作者:@替秋 

【不正规论坛体,除了特别的几个人网名标出外,其余一律空白处理】

【大型ooc注意,私设多,请自行避雷】

【不喜轻喷】














217L    菖蒲团子

那……那个……我一路翻楼下来,可以指个小疑问吗?

虽然,应该可能,只有我不知道什么情情况。。。。



218L

楼上,有话直说,咱不喷疑问人。



219L菖蒲团子

呃……就是……就点久了。

【图片】

嗯……楼主……是圣罗勒?????


220L

哇——我就想问重名的概率有多大?!


221L

不重名的概率又有多大?!!


222L   蜀葵是天上星

科学的分析一下:楼主虽然叫圣罗勒,但是是本人的概率微乎其微,可能是紫苏老师的粉丝也说不定呢。而且紫苏老师不会这么无聊的!!!


223L

草,我现在才发现,83L显示楼主是圣罗勒!!


224L

222楼那位说得有理,咱们要冷静。圣罗勒精灵王本人的号可不是这个。


225L

其实我还是比较好奇214L的小可爱后来怎么样了。


226L

😊😊不说我都忘了。


227L

我下意识去爬楼,看谁是214L的的——哦,是我【😳😳】

等等。为什么又扯回我了。。是关于蝴蝶结那件事吗?


228L

nono,是关于偷看结果被抓住的那一次哇。结果呢,是乖乖地走进去认错了还是跑掉啦?


229L

(对不起我比较怂)我跑了。

(但是我又比较勇敢)我还倒回来了。谁叫我还想再看看呢。


230L

?hhhhhhhhhhhhhhhh……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时没忍住。


231L

然后我后悔了……因为这次好巧不巧的再次被爱德文老师看见了。但是这次爱德文老师并没有再喊我(不然我能社死),就是很小幅度地摇了摇头,然后我圆润的离开了。


232L

这做法,符合爱德文老师一贯的作风。


233L

紫苏老师表示:看透你了。


234L

所以这两个老师都让我印象深刻(各种意义上)


235L

有没有达到史诗级的深刻?【姨夫笑】


236L  菖蒲团子

……嗯……嗯……


237L

回235L,没有。


238L

忍不了了,请让我一定要插一句——作为爱德文老师很早之前的学生,我一时间不知道我们认识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239L

同为爱德文老师很早之前的学生,请不要打断我静静回想:爱德文老师是个怎么样的人,不,花仙。


240L

谢邀。有一说一,你不会希望遇到之前的爱德文老师的。因为他真的超凶!!!完全就是生人勿近的那种……到现在都还“印象深刻”。


241L  完美少女

…………………………………

没那么夸张吧。我也曾是爱德文老师的学生,感觉老师挺温柔的。


242L  

不太赶跟楼上和楼上的楼上。印象里爱德文老师一直有点严,但很少会真的发火唔,至少我还没见过。但基本可以肯定爱德文老师变化真的很大。


243L

可能是因为时间吧?现在的我们已经离那个战乱的年代很远了……现在我身边的朋友的长辈都对那些事谈得不多。


244L  An

人迟早会变的。

尤其是经历这么多事后。

我记得,爱德文小时候是孩子王,还好胜,有时还会和我们打赌。有次和他打赌输了,就在朋友的本子上写了三个要求……现在还记得其中一个好像就是帮他写作业。不过后来他倒是沉稳了很多,已经很少再和我们开玩笑了。


245L

回243L!我觉得是因为爱!情!(不怕死的孩子勇跃举手)


246L  某位不知名的伯爵

楼上那位,你很勇,真的。

说起小时候,爱德文是真的活泼。如果不是

……咦咦,安安,你居然一次性打这么多字!


247L

啊……是我们完全不认识的爱德文老师唉。(居然这么可爱!果然,花仙幼崽最好了!)


248L  An

明明还没有说些什么,结果看上去就已经很多了吗。


249L  菖蒲团子

那个……嗯……


250L

楼上我看你“嗯……”了好几次了,能不能一口气发完啊?


251L

回250楼,我也是。菖蒲团子,有话直说。


252L菖蒲团子

确实吧,有些事对于在坐的某些大家来说都是知根知底的……关于爱德文老师的过去不如就此打住?

(想当年听到的八卦太多……嗯……原本还想说什么来着……我忘了呜呜呜)


253L

什么事?


254L

是之前吵起来那几楼提到的那件事吗?


255L

256L菖蒲团子

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件……还有一件!(醒过来)

但……可能……不合适再提……


257L   香戟

菖蒲团子,麻烦你别吊人胃口了。

 

258L

不是不适合再提嘛。虽然我也很好奇,但是……咳咳,其实我也想知道有多不适合再提。


259L  

对不起,我想借白鬼的刀(是刀吧)一用。菖蒲团子,别磨蹭了。


260L

哈哈哈注意一下脖子哟。


261L

弱弱的):要不算了……万一真的出口成刀岂不是对不起爱德文老师?


262L菖蒲团子

。。。。

都欺负我😢


263L菖蒲团子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看你们聊得那么投入……不忍心打断。


264L

好了,我现在又开始好奇了(之前还心有愧疚的说)不过既然说到这儿了不如就让我们问到底吧?


265L

让我来猜猜又是什么好事(✪▽✪)


266L

早说嘛嘛……白担心一场

【又开始起飞了吗?】


267L

我也好奇。两个老师都是满满的可疑感呢。


268L  菖蒲团子

嗯……问一下,有谁还记得这帖的讨论标题吗?


269L

…………好像是,紫苏和爱德文老师来学校了?(听我胡扯,是我忘了)


270L

对不起,我爬会楼。


271L   蜀葵是天上星

是:(大写的)你们认为,爱德文老师与紫苏什!么!关!系!

(后叠小字:真般配吗)


272L

……嗯嗯,嗯?!!等等,这问题问得,怎么问到了火药味?

呸,闻。


273L

文明用语注意。

另外,菖蒲团子,你还有什么话吗?


274L菖蒲团子

没。


275L

据我看了这么久的楼,绝对不止是普通朋友关系!但对于爱情我也不敢苟同,谁叫两个老师早就过了热恋的时候呢……感觉都是比较成熟的人,可能也不会太关注谈情说爱。


276L  香戟

就这?@菖蒲团子


277L

对不起,白鬼,借你刀一用,还有,楼上记得半小时后打120到菖蒲花精灵王的家,谢了。


278L

哈哈哈,为什么每次都在迫害菖蒲团子。

不过我也挺赞同275L的观点的(沉思状)


279L   

别啊!!277楼!冷静!不至于!


280L

我看大家聊的好跳跃,那我也跳一个)我觉得吧,紫苏和爱德文老师的关系肯定不同其他人,毕竟精灵王和契约者之前可是有着难以想象的紧密联系呐。


281L   睦

打架伤和气,开开玩笑就行了了。


282L  画燃

医院床位要不够了,吉祥大人最近很忙呢。


283L

(突然来了好多精灵王……)有美女看得上我的吗?玛格丽特小姐我想和你贴贴!


284L  玛格丽特

对不起!占卜显示,我不适合恋爱之类的事事。桃花花精灵王更在行。


285L

既然来了这么多位精灵王……(好好利用一下嘻嘻)不知道可不可以告诉我们精灵王和花仙缔结契约之后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286L  山茶花

没什么特别的。就像你们书里学的那样,可以呼唤彼此,可以并肩作战。


那会是……一段非常值得回忆的时光。


287L

听上去好浪漫。所以爱德文老师与紫苏老师

也是这样子……这对他们而言,应该是很珍贵的时光吧。


288L

肯定啊,不仅仅是珍贵,肯定也很特别!你想想,在爱德文老师最无力的时候有人愿意和他同行,对于他来说,可能就是那个拉他起来的人嗷!


289L  山茶花

是的。正如我与安安一样

纵使我们面对过很多看起来无法克服的困难

有过分离,有过敌对,但我们最终仍是克服了一切!坚强与温暧的心始终如一。


290L  

 嘤,羡慕了羡慕了。这样的感情哪里是我们建个楼可以说清楚的?


291L  圣罗勒

呵呵,可并不是全部契约者皆如此,都有这么神圣的关系呢。



TBC







前篇指路:【紫苏爱】一些小小的八卦 

                   【紫苏爱】一些小小的八卦(中) 

本来打算让替秋劳斯发的,但ta临时有事所以我来了。

我们合作时根本没想过会打这么多。。

香戟是画戟网名,画燃是燃香网名。虽然好像并没有说得必要


合作愉快。


替秋

[紫苏爱]伪装师生

*关于每次长篇都会丢草稿这回事(麻了)。

*动画背景。

*可以当做[紫苏爱]礼物的后续看看,不看也不影响唔。


  因为之前的学生模样真的太影响行动,显得有些累赘。所以这次爱德文索性回归他的“老本行”,来到人类世界做了个老师——虽然只是一个还在读大学,顺便做的实习老师呢,但好歹比之前方便了不少。

  “爱德文,我听靡说紫苏要来花港市?”一大早,爱德文就被黛薇薇拉住神神秘秘地问道。

  闻言,爱德文一懵,他又想起那个拥抱和那朵早开的圣罗勒。只是好像到最后……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斟酌一会儿后爱德文回道:“前段时间是和他提起...

*关于每次长篇都会丢草稿这回事(麻了)。

*动画背景。

*可以当做[紫苏爱]礼物的后续看看,不看也不影响唔。



  因为之前的学生模样真的太影响行动,显得有些累赘。所以这次爱德文索性回归他的“老本行”,来到人类世界做了个老师——虽然只是一个还在读大学,顺便做的实习老师呢,但好歹比之前方便了不少。

  “爱德文,我听靡说紫苏要来花港市?”一大早,爱德文就被黛薇薇拉住神神秘秘地问道。

  闻言,爱德文一懵,他又想起那个拥抱和那朵早开的圣罗勒。只是好像到最后……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斟酌一会儿后爱德文回道:“前段时间是和他提起过,只是来这边并不方便。他应该不会来了吧。”说着语气里生出些遗憾来,连着神色添了几分冷毅。

  “是这样吗。”黛薇薇像在思索什么一样,还想再说什么,只是这时爱德文已经离开了办公室,打算去守早自习就先走一步了。黛薇薇只好自己嘀咕着说,“可是靡还让我安排一下紫苏的住处呢……”

  不过她转念一想,“反正紫苏来了不也是先找他嘛,到时候再说吧。”这样想着,黛薇薇也颇为轻松地踏出了办公室,打算也去看看正在奋斗的学生们。

  现在时间还较早,只是稀稀疏疏的来了几个人,在老师还没到场的时候,黛薇薇一路走来还是听到了不少闹腾。只是这样的热闹在某一班前戛然而止。

  黛薇薇在前面一探头,“果然……”,就看见站在后门的爱德文,还有悄悄回头的、眼中带有些求救意味的几个学生。

  然后……黛薇薇悄悄咪咪地退了出去。

  对于爱德文这点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虽然最开始时确实还算受欢迎,但再好的相貌也比不过他的严厉。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黛薇薇微微叹气,看上去好说话的老师实际上却超“凶”……应该没什么比这个更绝望了。

  “戴薇老师早!”这时一个学生和她打招呼,黛薇薇温柔地向他笑笑,“早。”

  相比之下黛薇薇就显得好说话很多。

  “怎么办啊?”黛薇薇心里冒出无数个想把爱德文再变成小孩子的念头,最后都扼杀在摇篮里了,只有轻轻地叹了口气。她大约知道原因,她这个发小也只是压力有些大,没有心思放在和学生相处上。“但这段时间紫苏应该就会来了吧,希望可以让他缓缓。”

  忽然耳边响起一阵铃声,黛薇薇反应过来今天还要升旗。

  “同学们!”黛薇薇又探出身在后门,“今天要升旗,先下去站好啊。”

  “好——”然后一个接一个的下楼梯,爱德文就在队伍的尾巴慢慢跟着。到了操场,如果不是要念什么处分或奖励的话,通常规规矩矩地走那一套流程。但恰巧今天有些不一样。

  今天的主题是关爱学生心理健康,目的在于帮助学生走出困局。黛薇薇和爱德文站在末尾,只听得到声音但看不见人。这次结束得有些过于的快,大概讲了没几分钟后,听到扩音器里传来这么一句话:

  “好,现在让我们邀请紫苏先生来和我们讲一下如何面对心理压力这个问题。”

  爱德文下意识抬头,但只能看见黑压压的人群。

  “大家好。”

  熟悉且温厚的声音回响在爱德文耳畔,他盯着台上,透过人群的阻隔,好像与一道眼神相交。

  站在后面的学生像感到什么般不由回头一望,刚好撞上爱德文的眼神。最后只有犹犹豫豫地问道:“老师,你认识那个人吗?”

  爱德文点了点头,承认后又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之间的关系——若是说朋友……虽然紫苏看上去很年轻,但周身的气质却带有时间的沉淀。这和他的感觉截然不同,他更多的是磨损和刻痕。

  嗯……而且还要找一个很现在并不冲突的关系。

  爱德文忽地想起现在他的身份,于是回答到:“认识。紫苏是之前在学校的导师。当时他……帮了我很多。”

  “哦哦。”那学生应该也没有想到真会问出什么来,看上去还游离在现实之外。

  “好了,相信以后的这段时间我们会有一个美好的回忆。如果有问题的话,也很高兴你愿意来找我。”紫苏没有说得很多,但该说的一样没落。

  “还真来了啊。”黛薇薇感慨,“难道我这嘴还开过光吗?”

  结束后学生都散作一堆,爱德文在交织的人群里走得跌跌撞撞,一眼望去根本找不到紫苏的身影。这时黛薇薇跟了过来,问道:“怎么了,没看到紫苏?”

  “嗯。只能等会儿再去找他吧。”

  “爱德文,其实你可以……”然后黛薇薇做了一个呼唤的手势,示意爱德文试着呼唤紫苏。见状,爱德文略一思考就拒绝了,“在人类世界被发现会很麻烦,我不想他被这些事困扰。”

  话落下,就听到另一道声音在爱德文身后问,“什么事会困扰我,爱德文?”

  如果紫苏在黛薇薇的那个位置就可以看到自家契约者一瞬间的雀跃,好像是紫罗兰忽地在光下乍然开放。但爱德文转过身之后,仿佛又回到了那副冰冷冷的模样,只是语调温柔地低下不少,“紫苏,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紫苏正收拾着衣袖,应该是还没有习惯。听到爱德文的话倒停下了手,“那天之后。曼达建议我可以来看看你。”然后紫苏凝视着爱德文的眼睛,颇有探查的意思,慢慢地说:“我的朋友,你的状态比我想的要差。”

  话里有话有些责难——有对爱德文的,也有对他自己的。

  “……应该是没休息好吧。”爱德文胡乱找了个借口岔开了话题,随及又问道:“那你呢?花港市气温没有拉贝尔那边平衡,我不确定会带来多大影响。”毕竟他就是前车之鉴——来到花港市的第一天恰巧是霜降,那几天直接发烧烧得稀里糊涂。所以爱德文看上去是真的忧心,似乎很想问问友人为什么非来不可。

  紫苏倒宽慰的笑笑,提醒到:“爱德文,要上课了。”

  爱德文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那之后再联系吧。”随后就向教学楼走去。紫苏望着那身影渐渐消失,不由再次感慨自己过来一趟真是正确的选择。

  若要说什么心情,大约就像上次爱德文发烧时他也悄悄过来了一样吧。

  

  


  END

  

  

晒太阳的咸鱼

起因是刷破站看到花仙,然后火速跳回坑

以前就好喜(想上)欢他ww

醉酒pa,醉后切换形式也太可爱了!!

是害羞腼腆&中二少年

想着如果在人类世界用小孩子的身体醉呢...


起因是刷破站看到花仙,然后火速跳回坑

以前就好喜(想上)欢他ww

醉酒pa,醉后切换形式也太可爱了!!

是害羞腼腆&中二少年

想着如果在人类世界用小孩子的身体醉呢...


替秋

[紫苏爱]AI·

  *一切如题:AI·有刀

*ooc预警

*私设现世向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是一位AI制作者。

  其实我的工作也挺简单,毕竟在这样智能的世界只是制造一个一样人并没有任何难度。

  如果一定要说什么难度的话,那只能是因为每一位来找我的人无一不是哭丧着脸,说要把谁谁谁带回来怎么怎么样……

  只是后来见多了,我有些麻木。

  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不太一样——

  “你好。”

  他的声音很好...

  *一切如题:AI·有刀

*ooc预警

*私设现世向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是一位AI制作者。

  其实我的工作也挺简单,毕竟在这样智能的世界只是制造一个一样人并没有任何难度。

  如果一定要说什么难度的话,那只能是因为每一位来找我的人无一不是哭丧着脸,说要把谁谁谁带回来怎么怎么样……

  只是后来见多了,我有些麻木。

  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不太一样——

  “你好。”

  他的声音很好听,感觉润泽泽的。

  “请问这里可以制作AI吗?”

  好平静……我听过太多生离死别的事,没有一个不是哽咽着讲完。我不由看了他一眼,只一眼,就立刻收回了目光。

  他的眼睛是少见的像湖一样的绿色,明明看上去是这样的平和,我却涌起一阵到了危机感——被别人窥见心思的后怕。

  我稳稳神:“当然可以。请问您是想要什么模样的呢?”

  这次他沉默了会儿,像是在做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定,然后才慢慢地拿出几张照片。

  我接过来,也没敢细看:“请问您什么来拿货?”

  然后我看他稍稍皱眉,似乎是对我的称呼不太满意,但终究没说什么,只是回答了我的问题,“九月二十一吧。”

  我估摸着时间足够,接下了这个要求。

  然后在他走出去之后,我开始研究怎么制作照片上的人。AI制作的时间长了,对美丑的感觉很早就消失了,更多遗落下来的也只有尽全力的还原他们所想看到的人。

  那他——我正在做的“人”,对于那位客人来说又是这样的呢?我很少去想这些,但又按捺不住我的好奇心。这样很特别的人、很特别的表现很难不让我印象深刻。

  时间晃晃悠悠地过了,在九月二十一号的那天,那位客人又来到了我的小店,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他看到我坐在身边的AI,愣了一下,随即又变得从容。

  “先注入记忆吧,AI系统会自动匹配所以的声音和举止。”我又说。

  他点头,示意我可以开始了。

  这没什么难度,在接通的那一刻,坐在我旁边的AI睁开了眼——那大概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眼睛,像紫罗兰开在了眼中。

  “紫苏?”

  他轻笑了声,我不知道那是否算是问好。

  原来那个客人叫紫苏,我又想。

  紫苏动了动身,稍稍低头叹了气,听不出喜悲地说:“我的朋友,好久不见。”

  我识趣地退到一边听着,看着紫苏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露出一个生日蛋糕来。紫苏对他伸出手,“上次你的生日……我没能赴约,我一直想补上。”

  “原来是这样啊,难得你会用这样的方式。”

  他的话说漫不经心,下一刻我却感到一丝诧异,因为他那句话就好像说得……知道自己是一个AI一样。还是说紫苏一直纪念的人也本就是这样的模样呢?

  “就当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吧。”

  紫苏像是在自说自话,看上去并没有挽救遗憾的轻松,更多了些做错什么的沉重,最后我看着他痛苦地闭上眼,皱紧了眉。

  我的心也跟着悬起来了。

  “停下吧。”我听见紫苏说。

  “什么?”

  “他。”紫苏指着对面的“故人”。

  “为什么?”我只是不解。

  “停下吧,”一模一样的话。只是这次是那个AI开了口,或许是那个“人”开了口,“因为觉得冒犯了‘我’吧。”

  然后我看着紫苏缓缓的睁开了眼,不舍有之,痛苦亦有之,然后最后再看了他一眼,用那温泽泽的声音说:

  “到底也只是AI,不是爱……”



  END

  

  

  

  

  

  

星语

重生13

简介   :因为世界线偏离而导致在风沙王一战中曼陀罗王子死亡,系统带着亚瑟重生到了正常时间线(本文写法简单就是幼稚,有时还会ooc严重,请见谅)

本文Cp:亚曼


“曼达,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好漂亮,不愧是本王子的守护精灵,哈哈哈”库库鲁对呀,边笑边说道,然后直接倒在地上了


爱德文   :(¬_¬)       曼达    :(¬_¬)


亚瑟听到不愧是本王子的守护精灵则眯了眯眼睛,似乎在想什么。


这件...

简介   :因为世界线偏离而导致在风沙王一战中曼陀罗王子死亡,系统带着亚瑟重生到了正常时间线(本文写法简单就是幼稚,有时还会ooc严重,请见谅)

本文Cp:亚曼



“曼达,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好漂亮,不愧是本王子的守护精灵,哈哈哈”库库鲁对呀,边笑边说道,然后直接倒在地上了


爱德文   :(¬_¬)       曼达    :(¬_¬)


亚瑟听到不愧是本王子的守护精灵则眯了眯眼睛,似乎在想什么。


这件事情也就告了一段落,而接下来的日子里库库鲁被迫体验到了被他恶作剧的同学的心情了,至于始作俑者是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亚瑟陛下,当然每次被曼达问起时都会变成小孩子的样子蒙混过关 。


而曼达则在众人知道亚瑟身份后(部分人)也更加和亚瑟粘在一起了,除了部分私密事不在一起以外,几乎都是形隐不离了,当然外界的流言也在满天飞,但好在最后被压了下来。


《对了忘了说一句库库鲁也是知道这件事的,但是他被下了禁言咒不能说出这件事》



平静的日子也在一天天流逝,这天意外来临,路上爱德文和黛微微在追着雅加,直到雅加在一颗树上停下。


“啊啊啊,有了花之法典我将统治一切”雅加


“雅加,快把花之法典还来 ”爱德文双手施展魔法攻击的说道


雅加一扇子把魔法攻击给拍散,不屑的说道 :“就凭你们这些没落的古灵仙族不配拥有法典力量应该属于我”


“雅加女神这本书不仅仅关系着整个拉贝尔大陆的命运,而且”黛微微有些着急和雅加讲道理,但话还没说完就被爱德文打段了。


“黛微微和邪恶女神是讲不通道理的”爱德文一脸严肃地对黛微微说道 


“不自量力爱德文你这个叛徒也想阻止我”雅加


“我知道我们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也不会让你拿到花之法典的”说完黛微微就开启了异世界之门


“异世界之门”雅加一脸惊讶地说道,但随后雅加手中的花之法典就不受控制的动起来了 接生气的说了句“你想干什么 ”


“我虽不能阻止你,但也绝对不会让你拿到花之法典的”黛微微


“啊,我的花之法典 ”


雅加说完黛薇薇就开始念动了咒语,而雅加也在一旁咒骂着说道“你们这些笨蛋,快停止 ”


“我以花之法典,花精灵契约者的名义,解除封印,释放”黛微微


可恶…太可恶了,普普拉,还有那些你所庇护的花仙们,你们给我等着”雅佳放完狠话就消失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呢”爱德文


“也许,也许只有女神”黛微微


突然一道光出现了,随之出现的就是普普拉  


“我已经知道了,这也许就是命运,将指引我们战胜一切邪恶,唯有一人能办到”普普拉说完拿出了一根魔法杖,魔法仗飞到半空中


“那么我们需不需要让亚瑟陛下和曼陀罗王子殿下帮忙呢”爱德文


“我们可以让曼陀罗王子殿下帮忙,但亚瑟他还是算了”普普拉


“为什么女神”黛微微


“因为亚瑟死而复生的事,让黑暗势力和她知道就不好了,再者亚瑟的实力恢复了多少我们还不得而知”普普拉














长尾琉金
他所希望的。 ————————...

他所希望的。


——————————————

好几年了依旧在为莱尔哭泣的咸鱼呜呜呜呜意难平QAQ

指绘画的很很菜勿细究阿巴阿巴

手指给我磨秃

他所希望的。


——————————————

好几年了依旧在为莱尔哭泣的咸鱼呜呜呜呜意难平QAQ

指绘画的很很菜勿细究阿巴阿巴

手指给我磨秃

替秋

[紫苏爱]遗忘

*时间线大概在契约前后。动画向。

*又双叒叕是脑嗨(ˊ˘ˋ*)♡

*喆说当你想用什么词的时候,哪怕舍不得,还是要用。


  当闻到某种味道时,会想起一些被遗底的事,这大约就是普罗斯特效应。我想,每一个人的普鲁斯特效应大抵都不尽相同;对于爱德文来说,则是一点绵长的松香。

  “欢迎回来。”

  ——这是当他再一次出现在其他人的视野时所得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哪怕是在沉默后。如今他也还记得黛薇薇那时皱紧的眉头骤然舒展,眼里光芒乍现。

  “爱德文,欢迎回来!”黛薇薇兴高采烈,反倒是爱德文有些无措。然...

*时间线大概在契约前后。动画向。

*又双叒叕是脑嗨(ˊ˘ˋ*)♡

*喆说当你想用什么词的时候,哪怕舍不得,还是要用。




  当闻到某种味道时,会想起一些被遗底的事,这大约就是普罗斯特效应。我想,每一个人的普鲁斯特效应大抵都不尽相同;对于爱德文来说,则是一点绵长的松香。

  “欢迎回来。”

  ——这是当他再一次出现在其他人的视野时所得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哪怕是在沉默后。如今他也还记得黛薇薇那时皱紧的眉头骤然舒展,眼里光芒乍现。

  “爱德文,欢迎回来!”黛薇薇兴高采烈,反倒是爱德文有些无措。然后黛薇薇提议道:“要先去清理混在自然之灵的杂质吗?”

  爱德文没有拒绝,也没有有同意立刻就去,轻轻地摇了捣头,“把现在的事处理完再去吧。”

  他有些说不出来感受。痛苦和愧夜是真的;欣喜和庆幸也非虚假。只是这些一股脑的来得太急促了,便在过去和现在中无从下脚。

  但到底是要把该做的事做了,才有资格再来捋一捋这些杂乱无章的情绪吧。这样想着,爱德文才一步步走到了圣殿,那里的光芒还是同之前般的辉煌,只是更衬得他的影子黯谈。

  “女神,抱歉……我……我不知道我这次到底做错了多少事。”话音落下,便消失得无悬无踪。他低着头——当初有多骄傲,如今便有多沉默。

  但普普拉带着笑摇头:“我想大家都很欢迎你回来。”良久,爱德文缓了缓语气,辗转了半晌,才开口道:“谢谢。”




  以后的日子归于平常,只是对爱德文来说,依旧是过得凌乱不堪——开始时他将清楚自然之灵附着着的杂质被抛之脑后,现在却不得不处理。

  而这事也算是和第二个原因挂钩……

  或许这么说并不准确,但和紫苏的契约确确实实让他错不及防。

  花仙与精灵王的契约是极庄重的,一如百年前那样,双方站在魔法阵的中央,周围萦绕着精灵王的自然之灵,渐渐进访对方的灵魂。

  在爱德文的记忆里,黛薇薇和靡的契约便如同这般——有蔷薇绽放在黛薇薇周围,然后在枯萎,飞灰散在风里。

  如今这般景象出现在他眼前,他听紫苏念着,最后那一声“契约成立”作结尾。然后一晃眼——圣罗勒正生长着,爱德文伸出手,指尖主动靠近了枝叶。

  “咔哒”,落在一边的笔被盖上的用声音拉回了爱德文的思绪。失神间,笔端的墨已经浸入纸卷,墨迹还未干。

  “紫苏,久等了。”

  爱德文收回手,看上去清醒着,但谁也不知道有没有回过神。

  “刚来。”紫苏自然地在一旁坐下,宽慰道:“偶你放思想对你当是有好处的。”

  放空吗?爱德文不做回答。谁知道就这样放空思想会忘掉多少重要的事,更何况是这样不能忘记的事。

  紫苏注视着爱德文的眼睛,但对方却没有任何反应。他自知自家契约者又陷到过去中了,他也同样明白,从这样的回忆里做出来亦需要时间。

  “爱德文,不如先把正事做了吧。把杂质遗留在自然之灵里到底是有危险的。”

  闻言,爱德文反应相比以前仍有些迟钝,轻声“嗯?”了一下才重新点头,“麻烦了。”

  太客气了。紫苏在心里暗道。

  又想着他们的契约并没有结成多久,有些不适应也可以理解。反正……他们时间还长。

  就在紫苏身旁的爱德文同样难安——几次的恍神让他在过去和现在之间挣扎得有些头疼。实际上对于紫苏他并不愿意表现出排斥,但想了阵也再不知该如何与人接近。

  忽地嗅到微微的松香,还有乍暖还寒的雪的气息。

  他的眼睛被蒙住,额间落下凉意。他稍稍挣扎了一下,就停下了。

  ——“开始了吗?”

  爱德文兀地紧张的情绪上涌,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沾染杂质的花仙想抽离那些东西有多痛苦。他也只是咬牙,不愿出声。

  但预想的疼痛并没有来袭,而是裹挟着浓重的圣罗勒的清香,他相当情晰地感知着属于紫苏的自然之灵吞噬着那些杂质。

  “没关系吗?”爱德文问。

  “微不足道。”紫苏不紧不慢地调动着自然之灵,垂头看着爱德文,又说:“只是出于私心,我想知道刚才你在想什么。”

  爱德文苦笑一声,不知该怎么接。难道要让他说紫苏大可以动用能力吗?

  “爱德文,我不愿随意窥探你的想法。”紫苏一眼便看出了爱德文欲言又止的原因,“这个问题是我的私心,回不回答是你的意愿,我同样尊重。”

  听到紫苏的话,爱德文明显抖动了下。眼睛使始被蒙着,但这次不再是因为难安。

  爱德文无声地笑了,玩笑般地问道:“紫苏,你觉得我该回来吗?”只是这话,与其说是在问紫苏,不如说是在问他自己。

  “我不知道。”紫苏倒回答得坦然又迅速,“只是我也想不到你不该回来的理由。” 

  是一个无懈可击的答案。

  爱德文稍微仰了仰头,“嗯……我只是犹豫,我是以什么样身份回来的。”

  这次紫苏没再给答案,反问到,“担心吗?”

  爱德文觉得好笑,也回道:“难道我能心安理得的回来吗?”

  问完,爱德文的眼前刹地明意起来,这时他才注意到紫苏正直视着他。

  然向他听到紫苏一字一句地回答:

  “不是问我你该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回来的吗?现在我想好回答了:你是以老师的身份、以挚友的身位、以魔法师的身份、以花仙的身份……

  还有,以我的契约者的身份。”

  紫苏看着爱德文温和地叹了口气,"执着于此的是你,这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但总得试着和自己和解——说起来我是可以用能力了解他人,但实际上,了解为什么的,从来只有‘你自己’而已。”

  “我的朋友。”




  “紫苏。”爱德文将摆开的相册合上,“我觉得当时你是对的。”

  曾结闯入世界的人如今与他并肩站着,并没有作出任何评价。

  受德文向后昂,后颈搭在椅背上,靠得与紫苏近些。忽地又闻到了些松木香。

  “紫苏,当初你是怎么沾上这个味道的?也是和今天一样去雪松林了吗?”

  不过答案已经不再重要了。

  他生事,做过错事。现在也忘记了许多,连着好的坏的散乱在一处。直到某天有人替你仔仔细细的收理好时,才发觉自己也并非是忍得了这般不堪。

  那段苦后回甘的忆记相融悄流在了一道木香里,还有回暖的阳光。


  诛多的种种,不同当初、似当初。




  END

替秋

私设

*一个可怕的尝试((유∀유|||))(可能会写正文?

*不完全abo,只是觉得把信息素加进来写起来很有意思……

*大多都是我个人感觉,如果有觉得不合适角色的信息素的请一定要告诉我,谢谢٩(*´◒`*)۶

*我也不知道我执着于信息素干嘛


紫苏:

  信息素:松木

  这是一种典型的木质香,带有遥遥北方的深林独有的静谧和温柔。而松树因为自身的特质,相比之下它的香味更为浓厚。

  当靠近紫苏时,脑海中已经有初雪后松树厚重又柔韧的矗立之感了。

  而紫苏作为存在很久的神圣精灵王,对世...

*一个可怕的尝试((유∀유|||))(可能会写正文?

*不完全abo,只是觉得把信息素加进来写起来很有意思……

*大多都是我个人感觉,如果有觉得不合适角色的信息素的请一定要告诉我,谢谢٩(*´◒`*)۶

*我也不知道我执着于信息素干嘛




紫苏:

  信息素:松木

  这是一种典型的木质香,带有遥遥北方的深林独有的静谧和温柔。而松树因为自身的特质,相比之下它的香味更为浓厚。

  当靠近紫苏时,脑海中已经有初雪后松树厚重又柔韧的矗立之感了。

  而紫苏作为存在很久的神圣精灵王,对世事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认知,处在很危险的情况,也是很沉稳的。同时他所具有的看透心灵的能力也使紫苏有自己的想法的同时,也能看得更通透。




爱德文:

信息素:莓茶

  莓茶有着茶皆有的苦、涩、香、甜的特性。

  最开始靠近爱德文时的感受算不上愉悦,就同莓茶入口时都是苦,而且下一刻感受到的是涩,只有接触久之后才会感受到回甘。

  选择莓茶的很大原因是爱德文曾经做过的错事导致古灵仙衰落的这一段经历,这对他个人来说是无法原谅也无法忍受的,所以最初的苦涩的;但后期逐渐学会接受自己,慢慢选择了接受,所以才慢慢回甘。




黛薇薇

信息素:洋甘菊

  这是一种非常非常灿烂坚毅的花,即使在贫瘠的土壤中也会开花,不过适宜的环境会让它开得更灿烂啊。

  洋甘菊带有的清香是让人极舒适的,靠近黛薇薇就像在阳光下萦绕在身边,是很温暖的。同时黛薇薇的热烈的性格也很难让人拒绝这样的关心。

  虽然和向日葵纠结了一下,但后来一想,没什么比洋甘菊更适合黛薇薇啦。她是一个浪漫的女孩,肆意的书写心中所想;同时也是一个坚强的、可以依靠的朋友。虽然会有放纵的情绪,但心底是最最柔软的。




梅特墨菲斯

信息素:IPA啤酒

  IPA味道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它的苦味,而且IPA啤酒的苦是相当强劲的。但当你尝久之后,或许可以发现到它隐藏在苦味后面那一点若有若无的香味。

  苦味的啤酒实际上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所以绝大多数人对梅特墨菲斯也是难以理解的。但是说不定在某一天习惯后,可以发现他的值得信赖之处也说不定啊。

  衷心于自己的想法和目的,在了解梅特墨菲斯之后也可以看出他也的确是一个执着的人呢。

  

  



陈家小绾
Σ(゜ロ゜;)万、万圣节已经过...

Σ(゜ロ゜;)万、万圣节已经过了吗!?

————————————————

是 @替秋 老爷的点图,对不起我不会画战损只能多加点血浆> <【?】


Σ(゜ロ゜;)万、万圣节已经过了吗!?

————————————————

是 @替秋 老爷的点图,对不起我不会画战损只能多加点血浆> <【?】


替秋
“再相像的模样,都是有自己的灵...

“再相像的模样,都是有自己的灵魂的啊。”


其实是私心想让爱德文老师和莱尔见一面╮(‵▽′)╭ 

只是一直没有想到他们会说些什么<(。_。)>……

但感觉两个人见到对方会很高兴趴,毕竟从性格来说,两个都是很温柔也有自己底线和原则的人呢ヾ(✿゚▽゚)ノ

“再相像的模样,都是有自己的灵魂的啊。”








其实是私心想让爱德文老师和莱尔见一面╮(‵▽′)╭ 

只是一直没有想到他们会说些什么<(。_。)>……

但感觉两个人见到对方会很高兴趴,毕竟从性格来说,两个都是很温柔也有自己底线和原则的人呢ヾ(✿゚▽゚)ノ

薄荷宝贝学画画

诺哥和颠倒系列的爱德文安德鲁

我太喜欢诺哥了……

诺哥和颠倒系列的爱德文安德鲁

我太喜欢诺哥了……

替秋

[梅特白]未记

*脑补产物,ooc预警!

*重置文。虽然是邪教但我也要把坑填完!ԅ(¯﹃¯ԅ)

*在多次丢搞后学会了备份(≖_≖ )

*越来越喜欢梅特墨菲斯了唔,疯疯癫癫科学家真香。


  梅特墨菲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消失,化作点点银光。

  “心疼了?”

  艾瑞斯擦净镰刀往下滴的血,映出刀中的人影有些失魂落魄。梅特墨菲斯晃晃袖子,赤红的眼睛躲在镜面下,一种满不在乎的模样,“轮得到我心疼?”

  “咯咯,”艾瑞斯咧嘴,“好一个没人情味疯子。”

  “彼此...

*脑补产物,ooc预警!

*重置文。虽然是邪教但我也要把坑填完!ԅ(¯﹃¯ԅ)

*在多次丢搞后学会了备份(≖_≖ )

*越来越喜欢梅特墨菲斯了唔,疯疯癫癫科学家真香。




  梅特墨菲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消失,化作点点银光。

  “心疼了?”

  艾瑞斯擦净镰刀往下滴的血,映出刀中的人影有些失魂落魄。梅特墨菲斯晃晃袖子,赤红的眼睛躲在镜面下,一种满不在乎的模样,“轮得到我心疼?”

  “咯咯,”艾瑞斯咧嘴,“好一个没人情味疯子。”

  “彼此。”


  月色难得的坠入恶德花园,却忽然闹腾起来,扰乱了幽静。

  “大晚上不睡觉,作为唯一的科学家,我也是要休息的好吗?”梅特墨菲斯不满的嚷嚷,用袖子使劲揉揉脸,这才睁开了眼晴,戴好圆眶的眼镜,随即愣住了。

  那是他专门负责的仪式,为了把一个死去的花仙拉回来——眼前是一方净池,还有细流从高处流下。

  水从他的头顶淌下,浸湿了一身。

  他的喉结滚动着,肩、臂、手腕上缠绕着的几道鞭痕烙在身上。大约有些紧张,肩头微耸,露出一对精巧的锁骨。月色下衬着他的肌肤有些苍白,却为他腰间那月牙的伤平添一抹神秘,引人无限遐想。

  梅特墨菲斯对上那双紫罗兰的眼睛,他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于是低下了头,拖至脚裸的月白长发挡住了眼睛。梅特墨菲斯随即笑了笑,冲一旁干等着的人挥挥手,“这样的事的确适合我。”

  见人走了,梅特墨菲斯这才慢慢悠悠的走进池中,也不管会不会弄湿翅膀,反正也是假的。

  梅特墨菲斯站在了他面前。

  他不理。

  梅特墨菲斯可不愿意只对着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还看不到那双夺人心魄的眼睛。他不由回想起最后他眼里的孤注一掷,多可惜啊。

  于是梅特墨菲斯弯下腰。

  “忘了啊……”梅特墨菲斯似乎带着失望的语气,“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不用躲着我。”

  他闻言眨眨眼,却不说话。

  梅特墨菲斯算不准爱德文到底醒没有,毕竟一切都碎的干干净净。他也就不把人逼太紧,“如果不相信的话那你走吧,反正我也不会拦着你。”

  爱德文稍稍抬头,像是特地在等他这句话。梅特墨菲斯见他这样,思考要不要把人敲晕带走。

  但霎那间,爱德文湿漉漉的手搭上梅特墨菲斯的肩膀,把他撂倒在池里,连着飞洒的水珠。爱德文一只手压着他,紫罗兰的眼睛很是清明,就这样俯视着梅特墨菲斯。

  梅特墨菲斯赤红的双眼暗了暗,有些猝不及防,却还是笑着开口: “哎啊哎啊,怎么全弄湿了。”

  虽然被压着,但这样近的距离他清晰的感受到了爱德文在微微颤抖。他才把人弄回来,爱德文被吞噬、消耗殆尽的自然之灵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梅特墨菲斯不在意的用袖子擦去爱德文下巴还沾着的水珠后,发现那双好看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他,“虽然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科学家,但是对付一个刚刚醒过来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爱德文沉默了几秒,冷冷的开口,“你想做什么?”

  梅特墨菲斯抬头,促狭的反问,“这种情况,应该我问你想干什么比较恰当吧?”

  下一刻,梅特墨菲斯感到颈脖上传来冰冷的触感,伴随着一阵刺痛。爱德文手里握着一管试剂,是梅特墨菲斯用惯了的东西。

  梅特墨菲斯玫红的眼睛眯了眯,下一秒翻身,抵着爱德文的头往池底撞。

  那双赤色的眼睛透过镜面显得有些凶狠,梅特墨菲斯伸手挑起他的下巴,指腹抚摸着他的唇角,反手夺过药剂将其推进爱德文的腰间,“怎么还会偷拿东西啊?”

  爱德文猛地浸在水里,呛得直咳嗽。身体的热量在不断流逝,眼前的景象也越发模糊。

  梅特墨菲斯的手指在他的脸颊婆娑,感受到对方额间的滚烫,明知故问一句“很冷吗?”但这次梅特墨菲斯懒得听回答了,直接打横将人抱起,颠了颠。

  爱德文双手垂下,只剩下长进短出的呼吸声。





TBC



  

 

空心菜
整点西装爱德文,第一次画这种o...

整点西装爱德文,第一次画这种orz

整点西装爱德文,第一次画这种orz

T•Y•A

假如他们来霍格沃兹当老师(正文)

沙雕向

ooc预警

以及………(every body I am coming. )

OK?ready………………………go!

以及,这里有你们要的爱德文老师。

———————————————————————

01.

邓布利多告诉紫苏他截至目前已经有两样魂器被销毁,目前还剩下五个。

除格兰芬多外其他三院的圣物,还有他的大蛇纳吉尼,以及———

“哈利。”紫苏看着邓布利多的眼睛,轻声说出这个名字。

“怎么了教授?”哈利眨巴眨巴眼睛,问。

“没什么,夸你聪明呢。”

“???”


02.

安德鲁看着爱德文第一反应是这是不是谁...

沙雕向

ooc预警

以及………(every body I am coming. )

OK?ready………………………go!

以及,这里有你们要的爱德文老师。

———————————————————————

01.

邓布利多告诉紫苏他截至目前已经有两样魂器被销毁,目前还剩下五个。

除格兰芬多外其他三院的圣物,还有他的大蛇纳吉尼,以及———

“哈利。”紫苏看着邓布利多的眼睛,轻声说出这个名字。

“怎么了教授?”哈利眨巴眨巴眼睛,问。

“没什么,夸你聪明呢。”

“???”


02.

安德鲁看着爱德文第一反应是这是不是谁偷窥了他的记忆假扮用来接近他们的,还用水晶球威胁他逼他现出原形。

直到爱德文面无表情甚至还有点想笑地说出了他们曾经的一堆黑历史之后,安德鲁才放下水晶球:“他是真的。”

紧接着,爱德文突然想起一件事。他拿出一个绿色的挂坠盒:“这个东西……我感觉不太妙,这上面的黑魔法元素太强烈了,并且隐隐约约感觉有东西附着在上面,似乎是………”

“某个人的灵魂。”安德鲁说。

“对。”爱德文将挂坠盒递给安德鲁。

安德鲁思考了一会儿,说:“我可以通过这上面的灵魂碎片来找到其他魂器。”

“麻烦你了,安德鲁教授。”邓布利多说。“顺便,感谢你的解药和加百列教授的治愈。”

“不客气。”

爱德文:“???”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又错过了什么?


03.

“poems of fire!!”

爱德文被哈利魔杖里喷出来的熟悉的蓝色烈焰吓了一跳。甩掉贝拉后,他松了口气,说:“这魔法是谁交给你的?”

“是紫苏教授!”

“紫苏?”

“对,是我。”二人回头,周身泛着微微荧光的神圣精灵王温和的笑着。“好久不见,我的朋友。”

“好久不见,紫苏。”


04.

食死徒们追了上来。

曼达表示你们走!我断后!

贝拉是怕了他了,指示几个人去干掉曼达,剩下的去追飞走的那几个。“绝对不能让他们把圣杯带走!!!”莱斯特兰奇家族的金库岂是尔等小人说砸就能砸的!?

“poems of fire!”

“poems of fire!”

两道蓝色火焰朝他们喷过来。


05.

曼达被纳吉尼咬了一口。


06.

“好了,所有的魂器都在这里了。”紫苏说。

“所有?但这里只有三件圣物和大蛇啊。”罗恩问。

哈利回想了一下两天前安德鲁跟他说的话,闭口不语。

…………………

两天前。

“你就是伏地魔的第七件魂器。但你是他无意间制造的魂器。”安德鲁把哈利叫到办公室。

哈利:……您这么单刀直入真的好吗?

“啊?那———”

“是的,你需要被杀死。”

“我———”

“用索命咒是最好的方法。放心,不会有任何疼痛的。”

“不是———”

“而且要伏地魔亲自动手。”

“可———”

“你不用担心,你会没事的。”安德鲁拍了拍一脸生无可恋放弃挣扎的哈利的肩,“这么做只是为了把你体内的灵魂碎片清理干净。邓布利多跟我们说过了。”

邓布利多说的啊,那没事了。哈利想。

……………………

被毒晕的纳吉尼被绑在魔法笼子里。

“一件一件的来吧。”

伏地魔目光呆滞。


07.

Harry Potter is Dad dead!!!

三大传奇教授———现在是四大,他们一字排开,站在霍格沃兹前,邓布利多守护着学生们和教授们。

不明白的人看着海格怀中的哈利,悲伤的哭了出来。比如金妮和双子。

明白的人看着伏地魔,用看智障的表情冷笑。包括小天狼星教父和卢平教母

哈利从海格怀里滚下来,深呼吸。

假死半个钟头,憋的他差点真的死了……


08.

Voldemort is dead!!!



END





我知道结尾有点草率。大家…………将就一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