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恋

1665浏览    526参与
月一一

大概是一看到下雨就想起你

哪怕是雨声  雨后的清新尘土气息  亦或是地上积雨聚成的水洼

还是耳机里的Rainy  Blue 

哪里都是你  满满都是你

目光所及是你所爱

心中所念所想是你

大概是一看到下雨就想起你

哪怕是雨声  雨后的清新尘土气息  亦或是地上积雨聚成的水洼

还是耳机里的Rainy  Blue 

哪里都是你  满满都是你

目光所及是你所爱

心中所念所想是你

萌萌的Miss

【豆浆油条】14

“爸,父亲节快乐。”

每年父亲节,蒋侑欢都会给爸爸送上一句节的问候,而今年,随着微信越来越家喻户晓,她也给父亲发了个红包。只是身在江北的父亲,放下肩上笨重的东西,接到了她的电话,并收下了一个情深义重的小礼包。

“欢欢啊,最近出门记得带伞,还有,别中暑了,少在户外活动。”

“爸,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也是,大热天,你还外出帮别人搬东西呢,你也要注意休息呀。”

“欢欢,马上要放暑假了,今年暑假你回来么?你妈都想你了,昨天还念叨着你呢。”

“我也挺想你们的,嗯,我暑假买票回来。”

电话那头,还有妹妹叫着“姐姐好久回来”的声音呢。

北京的七八月,雨季来临。

一辆电动车奔跑在大雨当中,雨下得...

“爸,父亲节快乐。”

每年父亲节,蒋侑欢都会给爸爸送上一句节的问候,而今年,随着微信越来越家喻户晓,她也给父亲发了个红包。只是身在江北的父亲,放下肩上笨重的东西,接到了她的电话,并收下了一个情深义重的小礼包。

“欢欢啊,最近出门记得带伞,还有,别中暑了,少在户外活动。”

“爸,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也是,大热天,你还外出帮别人搬东西呢,你也要注意休息呀。”

“欢欢,马上要放暑假了,今年暑假你回来么?你妈都想你了,昨天还念叨着你呢。”

“我也挺想你们的,嗯,我暑假买票回来。”

电话那头,还有妹妹叫着“姐姐好久回来”的声音呢。

北京的七八月,雨季来临。

一辆电动车奔跑在大雨当中,雨下得很大,地上的水已经被车弹得老高,就像是洗了个冷水澡一样,酸爽极了。

“喂,您好,已经到达小区门口了,马上送上来。”

“这速度也太慢了吧,我们都等不急了,那么大雨,冷死了,等不急要吃饭了。再慢点就没好评啊!”

这些话算是蒋侑欢在大一这一年的兼职生涯当中听得最多的了,语气生硬,很伤人,特别是对于一个辛辛苦苦送外卖的人来讲,心理很受伤。不过,各行各业都有苦,有苦却也得遵守自己的职业规则,兼职也不例外。

蒋侑欢听着,把车停在小区大门口,就提着外卖进去了。

淋雨一直走着……

一个男生打着伞,走到小区大门口,这辆独自一“人”“站”在雨中的车吸引了他的目光,或许他是同情这辆失去主人的车,亦或许他只是不想让这不能说话的静物被淋成落汤鸡。

他走过去,把自己的这把伞挂在车上,为车挡着雨,并在伞柄上贴了一张书签“一路平安”。

他离开了,她回来了。

这把伞吸引了她,她朝着伞走过去,笑了笑,她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刚准备发车,就看到了“一路平安”四个好看的行书,她笑了,这把伞就像是北京七月的一个小风扇,凉爽而又有安全感。

对,整个暑假,蒋侑欢都在外卖中度过,她賺取了很多生活费,同时,还收获了那份熟悉而又陌生的祝福,倍感温馨美好。




愿
与其要我看尽这世间的繁华,倒不...

与其要我看尽这世间的繁华,倒不如读懂你眼底的璀璨来得真实。

与其要我看尽这世间的繁华,倒不如读懂你眼底的璀璨来得真实。

愿
哪有什么绝美爱情,不过是比别人...

哪有什么绝美爱情,不过是比别人努力罢了。

哪有什么绝美爱情,不过是比别人努力罢了。

愿
想爱你,却更想你爱这个世界的绚...

想爱你,却更想你爱这个世界的绚烂。

想爱你,却更想你爱这个世界的绚烂。

傻傻的想法2. 0版

    那时候的他们, 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去食堂,一起跑步,一起笑,一起闹!走在放学的路上,看着路上自己的倒影,感觉都与他(她)无限般配。天是这样的蓝,阳光是那样的明媚。和他(她)在一起,感觉风是甜的,草是香的,云是绵绵的。他(她)正是我所最喜欢的!

     但或许……总是这样的吧!没有什么是能恒定不变的。

     时间久了……渐渐学校的人都知道了。兮有一次听到她们班的一个轩的兄弟说,轩在和她在一起前一个星期根别人表白过,但被拒...

    那时候的他们, 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去食堂,一起跑步,一起笑,一起闹!走在放学的路上,看着路上自己的倒影,感觉都与他(她)无限般配。天是这样的蓝,阳光是那样的明媚。和他(她)在一起,感觉风是甜的,草是香的,云是绵绵的。他(她)正是我所最喜欢的!

     但或许……总是这样的吧!没有什么是能恒定不变的。

     时间久了……渐渐学校的人都知道了。兮有一次听到她们班的一个轩的兄弟说,轩在和她在一起前一个星期根别人表白过,但被拒绝了。

    兮……没有说什么,只是先知道这件事的真假。兮的闺蜜去问了轩的表白对象。得到的答案或许是大家都没想到的吧.

    事情闹大了,兮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轩没有解释一句。或许就是应为轩的不解释,她彻底崩溃了。哭了,哭的很伤心!闹了,摔了很多东西!骂了,骂的嗓子都哑了!

    最后的最后,也没能换来他的一句解释。 

    兮说:“可能是我还不够了解他吧,尽管都已经认识7年了,是不是说起来还挺好笑的,感觉……好讽刺啊!”她说着说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

    他们在聊天的时候,把什么都说明白了。得到了各自想要的答案。就这样……结束了吧!

     兮说:“我不悔我曾喜欢过他,至少我去表明我过得心意,不曾留下遗憾,该遗憾的是他,没有好好珍惜我!”

     他们去问过轩为什么喜欢别人还要答应兮?!

     “应为她,应为她喜欢我,而我也曾喜欢过她,现在只是为了让她不会有我之前的遗憾……难道之前我以前对她的关心就这么不明显吗,真的是太好笑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我对她的关心不够多,还是她对我一点也不在意?!”

     终究是结束了,无论再多的旁白解释,也是无能为力。

     后来啊~其实天还是一样的蓝的啊,阳光还是那样的明媚,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雨过天晴一样。暴风雨过后,一切还是如初。最大的遗憾也只是这次未见彩虹而已。

     他们……还是好朋友。

     

祁洛lllllllllll.

今天你穿着条粉色的连衣裙,配上你卷卷的头发,颇有种法国田园的味道。走起路来,裙摆摇曳,上面的蝴蝶轻轻抖动,好似真的一样。我想象着与你共舞。

抒情的音,,牵起你细嫩的手,在田野里跳着轻快的舞步,身上有淡淡的百合香。怎么说?你是我的梦中女郎。

梦总有醒的时候。

你撒手走向田野,风吹过,吹动了麦子,吹动了你,你变为花瓣消失在风中。

我猛地睁开眼,你还在,不过牵起你的手的,另有其人。
[图片]

今天你穿着条粉色的连衣裙,配上你卷卷的头发,颇有种法国田园的味道。走起路来,裙摆摇曳,上面的蝴蝶轻轻抖动,好似真的一样。我想象着与你共舞。

抒情的音,,牵起你细嫩的手,在田野里跳着轻快的舞步,身上有淡淡的百合香。怎么说?你是我的梦中女郎。

梦总有醒的时候。

你撒手走向田野,风吹过,吹动了麦子,吹动了你,你变为花瓣消失在风中。

我猛地睁开眼,你还在,不过牵起你的手的,另有其人。

Xllove

2020.06.06

星期六。

今天看到了一部电影《苔丝》,很老的电影,看完感触很深,可当我打开这个页面的时候,我却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我觉得我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可能失去这个能力很久了,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可我也承认,我依旧很想结婚,想嫁人。

这么久了,我想嫁的人还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他应该踩着七彩祥云、而我身披五彩霞衣,他应该光芒万丈、而我也至少能卷起千层海浪。嗨,电视剧看多了。我忘了。我不是紫霞,我没有五彩霞衣,我呢也好久都没看过大海了。可我还想要个至尊宝、哪怕他给我说姑娘你认错人了、哪怕他站在城楼上说姑娘我已经有家庭了。就算这样,我还是想遇到一个至尊宝,这样可能会死心吧,然后心如死灰的消失在风里,...

星期六。

今天看到了一部电影《苔丝》,很老的电影,看完感触很深,可当我打开这个页面的时候,我却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我觉得我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可能失去这个能力很久了,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可我也承认,我依旧很想结婚,想嫁人。

这么久了,我想嫁的人还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他应该踩着七彩祥云、而我身披五彩霞衣,他应该光芒万丈、而我也至少能卷起千层海浪。嗨,电视剧看多了。我忘了。我不是紫霞,我没有五彩霞衣,我呢也好久都没看过大海了。可我还想要个至尊宝、哪怕他给我说姑娘你认错人了、哪怕他站在城楼上说姑娘我已经有家庭了。就算这样,我还是想遇到一个至尊宝,这样可能会死心吧,然后心如死灰的消失在风里,心如死灰的回到佛祖身边做一颗灯芯。

这么想来,不是我想嫁的人还没有出现,是我不够心如死灰,我啊,还有念想、还有期待,还不想嫁人。

可我不是说自己死心好久了么,我这么颤颤巍巍、心有挂念的,又是为了等谁、又是为了期待谁?哈哈哈,突然满脑子都是那首歌“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嗯,挺好的,原来我还没有死心,只是我爱的人不爱我,我爱的人不想娶我。我放弃了这段感情这么久,才发现给自己又设置了那么多条条框框,才发现我所谓的“死心”不过是我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失去了再去爱的勇气,失去了哪怕受伤我依旧想坚定的和某个人在一起的勇气。

我把这一切都怪给了那个还没出现的人。怪他为什么还没来。怪他为什么不是现在我身边任何一个的你。怪他怎么舍得我受这么多的苦。怪他为什么还不来给我救赎。

可我发现,我看了《苔丝》才发现,无论谁,都不会是你的救世主,假伯德爵士的少年是的爱所能给予的所谓财富与家族的希望不是,安吉尔结婚时的约定不是,苔丝为了那句“你无谓的自尊”而选择与不爱的人结婚来拯救家庭不是,安吉尔最后以救世主形象出现实则逼迫苔丝杀害不是“丈夫”来证明自己是“丈夫”的人更不是。救世主只能是自己,哪怕去挤牛奶,哪怕去给谷物颗粒,哪怕没有鞋子,哪怕教堂对我关上了大门。

我啊、没有苔丝坚强,她最终依旧妥协、依旧放弃,可我呢,能拿什么来坚持呢?

我啊、也没有苔丝貌美,她最终也得死在绞刑架之上,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如果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我活的能久一点。

突然觉得开心点了。长得丑、活得久。

管我有没有去爱的能力呢。至少我活得久。

如果没有爱,我活那么久是干嘛呀。

哎,好想对你说,我喜欢你。

萌萌的Miss

【豆浆油条】13

2014年七夕,林舒雅和金宇航相遇在北交小树林里,相互谈论着彼此对于人生的规划。而林舒雅也把曾经的困惑说给了金宇航听,金宇航并不觉得有什么困难,因为这在女孩子之间很正常,所以他选择包容,在适当地时候帮助林舒雅和尹洁好好地沟通,争取让两个人成为好朋友。

那天晚上八点,在北交操场,林俊杰的演唱会也顺利举行,蒋侑欢也拿出了她辛苦筹的钱的一部分买了那张她认为最最珍贵的心意。

操场上,窦晓銚被罗兰拉到了演唱会现场,听着歌。

“今年七夕的第一首歌,送给现场的每一位情侣,祝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心想事成!”

“你要我看星空,你说星空是无穷,想不通心太重,夜空的繁星却都懂……”

听到这儿,蒋侑欢忽然想...

2014年七夕,林舒雅和金宇航相遇在北交小树林里,相互谈论着彼此对于人生的规划。而林舒雅也把曾经的困惑说给了金宇航听,金宇航并不觉得有什么困难,因为这在女孩子之间很正常,所以他选择包容,在适当地时候帮助林舒雅和尹洁好好地沟通,争取让两个人成为好朋友。

那天晚上八点,在北交操场,林俊杰的演唱会也顺利举行,蒋侑欢也拿出了她辛苦筹的钱的一部分买了那张她认为最最珍贵的心意。

操场上,窦晓銚被罗兰拉到了演唱会现场,听着歌。

“今年七夕的第一首歌,送给现场的每一位情侣,祝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心想事成!”

“你要我看星空,你说星空是无穷,想不通心太重,夜空的繁星却都懂……”

听到这儿,蒋侑欢忽然想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她放学去了朝天门码头,在码头等着父亲忙完归来,一等就是一个晚上,不知不觉她在码头的“棒棒之家”睡着了,父亲忙完到达码头的时候,亲吻了她的额头……蒋侑欢眼睛湿润了,此刻她想念小时候和父亲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晓銚,你说,JJ这首歌是不是唱给我俩的?"

说了半天,也没人回她,罗兰回过头一看,身旁早已没人了。

"七夕快乐!"

过了一会儿,王仲鑫来了。

"晓銚打电话让我来的,说怕你一个人看演唱会孤独。"

罗兰生气了:"刚才还在这呢?晓銚就是不想和我一起嘛!"

真相是,窦晓銚的确不想和罗兰在一堆,因为他跑到演唱会第一排去了,正巧站在蒋侑欢的旁边。

两个人就这样陌生地静静地听着歌,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你的身边,而我们相互之间只是两条平行线。

“最后,在祝愿每对幸福的情侣的同时,这首《一千年以后》送给在场还是一个人的男生女生。”

“别等到一千年以后,所有人都遗忘了我,那时红色黄昏的沙漠,能有谁,解开缠绕千年的寂寞~~~”

“我们每个人都行走在世界上的大街小巷当中,身旁会路过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或许我们会遇见心中的他,亦或许依然会错过那个他,但我们无怨无悔,就像JJ所唱的那样,‘走过,才是真实的自我……路不该是疑问句,要比谁都清晰,时间从来不为谁,暂停了前进……’。”

蒋侑欢在自己的微博上这样写道。

蒋侑欢在凌晨两点的寂寞中一个人走向寝室的大道上……



萌萌的Miss

【豆浆油条】12

走到了星期五,首都医科大的广播台里,林舒雅刚调试好音频,准备开口说话。忽然,电话响了。

“你好,我想为首都医科大学的林舒雅同学点一首歌。”

这是个男孩儿的声音,林舒雅听到这,心里先是有点惊讶,之后是窃喜,便问道:“请问你是哪个年级哪个专业的同学呢?”

“保密。”

“那请问你想点哪首歌呢?”

“林俊杰的《天使心》。”

广播里的她意味深长地笑了,而身处北交的他也甜甜地笑了,因为金宇航听到了林舒雅的声音。

“所以,你俩发展得怎么样了?”晚上,走在回寝室的路上,蒋侑欢问着林舒雅。

“不知道,虽然我很喜欢他,但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到尹洁,心里特别不爽。”

“如果是我,我就直接告诉金宇航,...

走到了星期五,首都医科大的广播台里,林舒雅刚调试好音频,准备开口说话。忽然,电话响了。

“你好,我想为首都医科大学的林舒雅同学点一首歌。”

这是个男孩儿的声音,林舒雅听到这,心里先是有点惊讶,之后是窃喜,便问道:“请问你是哪个年级哪个专业的同学呢?”

“保密。”

“那请问你想点哪首歌呢?”

“林俊杰的《天使心》。”

广播里的她意味深长地笑了,而身处北交的他也甜甜地笑了,因为金宇航听到了林舒雅的声音。

“所以,你俩发展得怎么样了?”晚上,走在回寝室的路上,蒋侑欢问着林舒雅。

“不知道,虽然我很喜欢他,但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到尹洁,心里特别不爽。”

“如果是我,我就直接告诉金宇航,看他是怎么想的!”说着,蒋侑欢一把搂住林舒雅。

“看来是时候告诉他了,不然我的心里总会有一颗石头悬着。”

时光胶囊总会在不经意间悄悄划过我们的胃,并通过膀胱排出体外,如今,已经到了2014年6月6日。每到这一天,蒋侑欢都会想起酷酷的班主任程侠在黑板上讲解着烧脑的22题,总会为班里的同学带来印象最深刻的最后一堂课,也会在大家拍毕业照的时候鼓励大家在大学里也要努力奋斗,追求自己的中国梦。

“侠姐,愿你天天开心,幸福快乐!”

6月6日一大早,蒋侑欢就给班主任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好啊,你也是呀,我们这儿马上就开始监考了。”

林舒雅拉开蒋侑欢的床帘,小声说着:“侑欢,快查成绩,英语六级成绩出来了,还有计算机二级成绩也出来了。”

68,584。

86,485。

蒋侑欢和窦晓銚都分别考过了大学英语六级和计算机二级,两个人开心地笑了笑。

世界很大,而世界亦是很小的,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殊不知,这个世界总会有一个人在和自己一样享受着同样的幸福和快乐。



🌿温柔与鹿🌿

幼稚

其实有时候我们真的很幼稚,想要被一个人注意,做出了非常傻的举动,为了让他注意到,甚至被人骂傻子,为了被他注意到,每晚都要想出一个和他偶遇的方法,但到了第二天还是没实现,只是站在远处偷偷看着他....


心情不好的时候,换了一个黑白头像,换了一个特别丧的个性签名,然后把动态设成三天内可见或者直接不见,为的就是为了别人问你一句“你怎么了?”可结果呢?谁也没问你,甚至连一个嘲讽你的都没有....


如果你们累了,伤心了,看看天,你们会看到一只鸟,正在往你的方向飞去,那是上天给你派来的“温柔”,你要好好珍惜他,不要让别的伤心的女孩子抢走啦!


不要丧呐,我们都是小仙女🧚,小仙女是不能哭的...

其实有时候我们真的很幼稚,想要被一个人注意,做出了非常傻的举动,为了让他注意到,甚至被人骂傻子,为了被他注意到,每晚都要想出一个和他偶遇的方法,但到了第二天还是没实现,只是站在远处偷偷看着他....


心情不好的时候,换了一个黑白头像,换了一个特别丧的个性签名,然后把动态设成三天内可见或者直接不见,为的就是为了别人问你一句“你怎么了?”可结果呢?谁也没问你,甚至连一个嘲讽你的都没有....


如果你们累了,伤心了,看看天,你们会看到一只鸟,正在往你的方向飞去,那是上天给你派来的“温柔”,你要好好珍惜他,不要让别的伤心的女孩子抢走啦!


不要丧呐,我们都是小仙女🧚,小仙女是不能哭的!好啦~今天晚上不要熬夜,不要一个人偷偷流泪~抱着你们的小熊玩偶睡吧!












哦,对啦!如果喜欢一个人就大胆去追吧!我可不想看到你很多年后说“我好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告白...” 也许会被拒绝,但人的一生就这么短,女人的青春也就这么短,所以.....勇敢去追吧!




萌萌的Miss

【豆浆油条】11

蒋侑欢度过了大学第一个有意义而让人倍感亲切的寒假生活,虽然没有和窦晓銚相遇相识,但她很开心。

相比窦晓銚,虽然这个假期没有和家人一块旅行,但他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个梦想,虽然一个人,但自得其乐。

新年新气象,过了一个春节,大家又都焕然一新了。

“喂,晓銚,我到学校侧门外了,行李箱好重啊,下来帮我提一下啊。”罗兰一下公交车,就打了窦晓銚的电话。

“知道了,马上过来。”

只是窦晓銚立即联系了王仲鑫,毕竟王仲鑫刚好在侧门外打印资料。

“哎,罗兰,好久不见!新年快乐!走吧,我帮你提上楼!”

“不用了,我给晓銚打了电话了。”

“就是晓銚让我来的,走吧!”

罗兰心里有点不开心,不过她还是...

蒋侑欢度过了大学第一个有意义而让人倍感亲切的寒假生活,虽然没有和窦晓銚相遇相识,但她很开心。

相比窦晓銚,虽然这个假期没有和家人一块旅行,但他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个梦想,虽然一个人,但自得其乐。

新年新气象,过了一个春节,大家又都焕然一新了。

“喂,晓銚,我到学校侧门外了,行李箱好重啊,下来帮我提一下啊。”罗兰一下公交车,就打了窦晓銚的电话。

“知道了,马上过来。”

只是窦晓銚立即联系了王仲鑫,毕竟王仲鑫刚好在侧门外打印资料。

“哎,罗兰,好久不见!新年快乐!走吧,我帮你提上楼!”

“不用了,我给晓銚打了电话了。”

“就是晓銚让我来的,走吧!”

罗兰心里有点不开心,不过她还是开心地和王仲鑫一起走了。

“对了,晓銚是有事吗?”

“他在图书馆,离这儿挺远的,你得原谅他了,他不是故意的。”

“那当然了,我可不是那么小见的人。”

6407,依旧是蒋侑欢一个人,不过,今天宿舍异常的干净,原因是侑欢前一天晚上打扫了寝室。

“侑欢,我回来了!”

兴奋的林舒雅一把抱住正在看书的蒋侑欢。

“哇,你都在看医学书了?”林舒雅看到蒋侑欢桌上的书,问道。

“嗯,我复习一下上学期的功课。”

“对了,侑欢,计算机二级和英语六级准备得怎么样了?”

上学期蒋侑欢和林舒雅一起考过了英语四级,一起报名了全国计算机二级(Ms Office)等级考试,这学期该准备六级考试了。

“差不多了,就等你回来一起做练习题了,对了舒雅,寒假回家看书没呢?”

“放心吧,我很自律的,我不仅看了书,我还办了一张一个月的健身卡,练了两块腹肌呢!”

说着,林舒雅露出肚子上的两块腹肌,秀了秀。

“可以啊!”

很快,随着尹洁和陈希然的到来,6407恢复了往常的三八线冷战时期。

各说各的,丝毫不理双方。

北交男生宿舍,窦晓銚整理着寒假资料,发现一张写着正楷毛笔字的宣纸。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他想了想,那天晚上和妈妈打完电话后,走进了一楼教室,在桌上发现了这个作品,和那天在学校小树林看到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字迹很像,他发誓一定要找到作品的主人。

2014年3月11日,是打印计算机二级准考证的日子。

“北京交通大学实验楼403。”蒋侑欢看了看自己的考试地点。

“我在北航考。”林舒雅叹着气,“哎,本想可以和你一起去北交食堂搓一顿的,没想到没在一个地方。”

“没事,只要我们努力,都会拿到证书的!”

“加油!”

三八线另一头,依然聊着不同的话题。

尹洁:“听说五月有一场演唱会,林俊杰的,走吧,去打打酱油。”

陈希然:“我不想去,与其浪费钱去听歌,还不如多买几件衣服和几个化妆品。”

尹洁:“走,王府井逛街去!”

说着,两个人手拉着手出门了。

二人世界总归是开心的。

2014年3月21日,是计算机二级开考的日子,北京市各大高校的考生奔跑于高校与高校之间,大家在考场外其乐融融,这真是一场学霸之间的斗争。

早上六点,蒋侑欢和林舒雅就搭车去了考场。

首都医科大到北交,要乘坐一个小时的公交,所以一路上如果没有耳机,真是太寂寞了。

“同样的机场,不同世界,同样的咖啡,不同味觉,同样的我和我都少了一些……用你给我的翅膀飞,我懂这不是伤悲,再高都不会累,我们都说好了……”

“东汉末年分三国,烽火连天不休,儿女情长被乱世左右,谁来煮酒,尔虞我诈是三国,分不清对与错,纷纷扰扰千百年以后,一切又从头……”

和爱豆一起的日子过得如此之快,一个小时就像几分钟一样,七点,来的快,蒋侑欢,也很快到达了考场。伴随着每个同学的脚步,蒋侑欢也走进了考场,坐在了她人生中第一个计算机考试的位置上,而就在她身后,坐着窦晓銚,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了两个小时,相互之间,依然只是陌生人。





萌萌的Miss

【豆浆油条】10

“春节期间,我校青协联合北京市青年志愿者协会开展了一个大学生寒假支教计划,希望同学们积极踊跃参与志愿活动,为乡村孩子送上一份学习地温暖,让这群00后的孩子们能够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

期末考试过后的最后一周五,林舒雅的声音又响荡在了首都医科大。

图书馆里,蒋侑欢收拾着自己放在桌上的书本,准备把旧书拿回宿舍,下学期再添新书。

走出图书馆,蒋侑欢给身在山城的爸爸打了个电话,毕竟,从小,爸爸和她聊了很多。

“喂,爸,今年寒假我不就不回来了,学校开展了青年志愿者支教活动,我想去支教。”

“我这边当然不反对,但你妈妈昨天都还提着你,说你快回家了,既然你在北京支教,那我就和妈妈沟通,帮你劝劝你...

“春节期间,我校青协联合北京市青年志愿者协会开展了一个大学生寒假支教计划,希望同学们积极踊跃参与志愿活动,为乡村孩子送上一份学习地温暖,让这群00后的孩子们能够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

期末考试过后的最后一周五,林舒雅的声音又响荡在了首都医科大。

图书馆里,蒋侑欢收拾着自己放在桌上的书本,准备把旧书拿回宿舍,下学期再添新书。

走出图书馆,蒋侑欢给身在山城的爸爸打了个电话,毕竟,从小,爸爸和她聊了很多。

“喂,爸,今年寒假我不就不回来了,学校开展了青年志愿者支教活动,我想去支教。”

“我这边当然不反对,但你妈妈昨天都还提着你,说你快回家了,既然你在北京支教,那我就和妈妈沟通,帮你劝劝你妈。”

说到这,蒋侑欢的心里酸酸的,不过她还是坚持说道:“爸,放心吧,生活费我自己可以賺得到,过了年支教结束我一定抽空回家。”

2014年1月21日,蒋侑欢和校友们一起,踏上了支教的旅途,一路上,她遇见了许多不同学校的人,听他们分享了不同的事,也看到了窗外空旷无垠的内蒙古大草原。

今年寒假,北交男神寝室帅气四人组只有窦晓銚没回家,他也去支教了,他从小善良大方热情友好温暖,想要尽自己最大的力去帮助他人,这一次是个很好的机会。

只是,窦晓銚在另外一个车上,和蒋侑欢远在天边。

此次支援目的地是内蒙古包头市麻池特殊教育学校,这里的孩子们都是残疾人,抑或是存在智力障碍的小孩子,需要大家的共同关心。

蒋侑欢负责的是一个有着智力四级残疾的学生,所以她每天必须要花约80%的时间在她身上,不过,她享受其中。

一天晚上,蒋侑欢陪着这个智障孩子,教他写毛笔字。

毛笔算是蒋侑欢比较擅长的事了,蒋侑欢的爸爸毛笔字写的极好,每年一有节日,她就会和爸爸一起在社区为每家每户写诗词庆祝节日,教孩子写毛笔字,她开始学习父亲的教法。

“姐姐,你写的真好。”

“只要你耐心学习,你也可以写的比我还好的。”

“你写的什么啊?”

“这是李白的诗啊,跟着我念。”

此时,教室外的小操场窦晓銚正在和母亲语音通话。

“嗯,好。”

说着,两个人一起念了好几遍“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姐姐,为什么是三个人啊?我和你明明是两个人,没有第三个人。”

我,你,还有他。


祁洛lllllllllll.

忍耐着,忍耐着。各种感情,伤心,愤怒,喜爱,汇聚在一起,变成了复杂的味道。火辣的感觉灼烧着你的心脏,从中又有一丝花开的清香。

还能忍耐多久。

这副躯壳总有一天会变成不怎么绚丽的烟花。

忍耐着,忍耐着。各种感情,伤心,愤怒,喜爱,汇聚在一起,变成了复杂的味道。火辣的感觉灼烧着你的心脏,从中又有一丝花开的清香。

还能忍耐多久。

这副躯壳总有一天会变成不怎么绚丽的烟花。

萌萌的Miss

【豆浆油条】9

2013年12月24日,平安夜的早晨。

早上七点,蒋侑欢坐起来,打开手机,开始了一天当中悠闲的音乐时光。

“有多少创伤卡在咽喉,有多少眼泪滴湿枕头,有多少你觉得不能够,被懂的痛,只能沉默。有多少夜晚没有尽头,有多少的寂寞,无人诉说,有多少次的梦,还没做,已成空,等到黑夜翻面之后,会是新的白昼。”

突然,QQ发来一条消息:“小蒋同学,明天有空吗?没空的话就来北交小树林,我有话想对你说。”

很快,蒋侑欢就回复了:“什么话不能现在说吗?别吞吞吐吐让我等一天。”

“这话得明天才能说,那明天晚上八点,北交小树林,不见不散!”

“行,不过我先说清楚,没空的话我就来不了的。”

圣诞夜七点,李冰...

2013年12月24日,平安夜的早晨。

早上七点,蒋侑欢坐起来,打开手机,开始了一天当中悠闲的音乐时光。

“有多少创伤卡在咽喉,有多少眼泪滴湿枕头,有多少你觉得不能够,被懂的痛,只能沉默。有多少夜晚没有尽头,有多少的寂寞,无人诉说,有多少次的梦,还没做,已成空,等到黑夜翻面之后,会是新的白昼。”

突然,QQ发来一条消息:“小蒋同学,明天有空吗?没空的话就来北交小树林,我有话想对你说。”

很快,蒋侑欢就回复了:“什么话不能现在说吗?别吞吞吐吐让我等一天。”

“这话得明天才能说,那明天晚上八点,北交小树林,不见不散!”

“行,不过我先说清楚,没空的话我就来不了的。”

圣诞夜七点,李冰就来到了小树林,开始布置着他和蒋侑欢的爱心之家——地上摆满了爱心形状的小彩灯,等着晚上八点表白。

而此时的蒋侑欢依然在送外卖。

"喂,你好,清华大学实验室吗?我马上到,稍等一下。"

蒋侑欢一边挂了电话,一边看了看时间,还剩一个小时,应该没问题吧。

送到清华实验室之后,蒋侑欢立即赶往北交小树林,毕竟,第一次约会不能放他鸽子。

八点五十,李冰一共等了四十分钟,他很希望自己能够遇见蒋侑欢。

"冰哥,来一下篮球场,快点,教练找我们有急事!"

突然,窦晓銚打来电话。

"什么事?能不能明天解决?今晚我也有一件很重要的大事!"

"这事的确涉及你的终身,快过来吧!"

"那行,应该那个女生不会那么快来的,我马上过来。"

说着,李冰立即前往了篮球场。

时间刚刚好,八点,圣诞夜,蒋侑欢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夜晚。

李冰到达篮球场之后,发现篮球队队员都在,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郭佳。

最终,李冰还是和郭佳在一起了,他完全忘了还有个蒋侑欢在等着他。

蒋侑欢八点准时到达了小树林,看到地上的“爱心”,笑了笑,这是她印象很深的圣诞,因为从小到大,她的圣诞节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天。虽然今夜没有人陪着她,但她很开心。

待了十分钟之后,蒋侑欢就离开北交去送最后一单外卖了。

而篮球场上的窦晓銚,很好奇李冰说的那个女生是谁,所以趁人群喧闹,他赶忙跑到小树林里,在小树林里等了好久,都不见有女生来。

窦晓銚走出小树林,看到路边书法社在写着什么。

“这还写的不错嘛!”

“同学,这就送给你了,这刚好是个单身的女生写的,送给你!”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萌萌的Miss

【豆浆油条】8

时入初冬,北京的天气日渐寒冷,寒风簌簌,路上行人裹着衣服,极速前进,就好像多停一秒就得感冒一样。

“喂,侑欢,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林舒雅躺在床上,给蒋侑欢打着电话,毕竟,单身狗感冒,闺蜜的责任重大。

“我还在送外卖的路上呢?可能要晚上才会回来。”

“那行吧,别感冒了呀。回来的时候给我在医院里开点感冒药,我不想出门。”

“OK。”

身为汉纸的蒋侑欢,即使在寒风凛冽的环境里也依然如沐阳光,奔跑在路上。

“喂,你好,北交女生宿舍一栋的原味脏脏熊奶茶什么时候到啊?我等不急了。”

“我马上到宿舍楼下了,就送上来。”

送完外卖的蒋侑欢,如释重负,仿佛没有了什么负担,她一个人悠闲地喝着脏...

时入初冬,北京的天气日渐寒冷,寒风簌簌,路上行人裹着衣服,极速前进,就好像多停一秒就得感冒一样。

“喂,侑欢,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林舒雅躺在床上,给蒋侑欢打着电话,毕竟,单身狗感冒,闺蜜的责任重大。

“我还在送外卖的路上呢?可能要晚上才会回来。”

“那行吧,别感冒了呀。回来的时候给我在医院里开点感冒药,我不想出门。”

“OK。”

身为汉纸的蒋侑欢,即使在寒风凛冽的环境里也依然如沐阳光,奔跑在路上。

“喂,你好,北交女生宿舍一栋的原味脏脏熊奶茶什么时候到啊?我等不急了。”

“我马上到宿舍楼下了,就送上来。”

送完外卖的蒋侑欢,如释重负,仿佛没有了什么负担,她一个人悠闲地喝着脏脏熊黑糖奶茶,走在北交的路上。

“同学,好久不见,又送外卖啊!”

回过头一看,蒋侑欢看到身后有一个男生。

“你是?”

“不认识我了?上回你送苏打水到体育馆的时候,还是我出来拿的,忘了?”

“苏打水?不好意思,我真忘了。”

“没事,那我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冰,是北交土木工程与建筑专业大三学生,你好。”说着,李冰伸出了友好之手。

“我叫蒋侑欢,叫我侑欢就行了,我是首都医科大大一学生。”

两个人友好地握着手,聊了好久。

临走时,李冰叫着蒋侑欢:“侑欢,能加你微信吗?”

“分分钟的事,给,二维码!”

这就是蒋侑欢,简单,粗暴,直接。




盐渍[期末备考缓更]

[病娇] 远离

远离

卧室里滞涩的空气还挽留着欢爱后的气息,团皱在一起的被子深处还有情人未尽的余温。潮湿的汗气混杂着香烟和香水的痕迹,全部停留在被子里。


你抻起被角向上用力扬起,厚重的被子上翻飞着什么东西。飘落飘落,停在你脚边,仰视着你,虔诚又迷离。


平滑的纸张紧贴着地板,平实地躺在那里。潦草的字迹在纸张上划出一道道粗鲁的痕迹。戳破的纸洞边缘被墨迹濡湿,漫延至无休止的边际。


你捡起,白纸黑字,却看不明晰。恰一束光射进幽暗的房间,柔和的光线打照在光滑的纸上却反射着耀眼的白光,晃得你睁不开眼。


他写得极其快速,将一个个单词串联成词组,再汇成句子,恍如锻铁一寸寸地打灼着你的心。石锤巨力挥打...

远离

卧室里滞涩的空气还挽留着欢爱后的气息,团皱在一起的被子深处还有情人未尽的余温。潮湿的汗气混杂着香烟和香水的痕迹,全部停留在被子里。


你抻起被角向上用力扬起,厚重的被子上翻飞着什么东西。飘落飘落,停在你脚边,仰视着你,虔诚又迷离。


平滑的纸张紧贴着地板,平实地躺在那里。潦草的字迹在纸张上划出一道道粗鲁的痕迹。戳破的纸洞边缘被墨迹濡湿,漫延至无休止的边际。


你捡起,白纸黑字,却看不明晰。恰一束光射进幽暗的房间,柔和的光线打照在光滑的纸上却反射着耀眼的白光,晃得你睁不开眼。


他写得极其快速,将一个个单词串联成词组,再汇成句子,恍如锻铁一寸寸地打灼着你的心。石锤巨力挥打将铁剑塑形,灼热的铁身紧张得绷直,在热烈欢腾之时却被浸入寒冬雪水之中。


“嘶。”你打了个寒颤,倒吸了一口凉气。冷到骨子里。


指腹于纸片边缘摩挲,尖利的好像一把刀,给你轻微的痛感但却不会出血。不索取,不留恋,不铭记,不……  最后一句,你没忍心读下去。想要发狠揉搓将其撕成碎片,可又留恋笔尖烟草气不肯放弃。


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一旦开始又怎能轻易停止。纵是他情绝至此,你也绝不会停止追逐的脚步,至他垂老病死抬入坟墓,你也一如鬼魅,生死相随。



今天遭遇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但思前想后,还是选择发文……别人说什么我才不管哩! 哼唧(ノ=Д=)ノ┻━┻

萌萌的Miss

【豆浆油条】7

金宇航:“睡没?”

一天晚上,金宇航躺在床上,闲来无事,打开QQ,开始和林舒雅聊天。

“我还在操场跑步呢!”

于是,林舒雅拍了张自拍发给她。

蒋侑欢:“上回跳舞那男孩?”

林舒雅:“对,不过我不太想和他有什么联系,毕竟,他是尹洁的朋友。”

蒋侑欢:“也对,很尴尬的,好了,不想聊就不聊了,去实验楼吧。”

突然,来了一条消息。

“这周末两天有一场篮球比赛,要是有空你就来吧,我这有票,明天我就给你带过来。”

蒋侑欢:“希望你可以为他助攻冠军呢!舒雅。”

林舒雅:“那我去吗?”

蒋侑欢:“去吧,都给你送票了。”

林舒雅:“那我让他多拿一张,你陪我一起去。”

蒋侑欢:“我去不去...

金宇航:“睡没?”

一天晚上,金宇航躺在床上,闲来无事,打开QQ,开始和林舒雅聊天。

“我还在操场跑步呢!”

于是,林舒雅拍了张自拍发给她。

蒋侑欢:“上回跳舞那男孩?”

林舒雅:“对,不过我不太想和他有什么联系,毕竟,他是尹洁的朋友。”

蒋侑欢:“也对,很尴尬的,好了,不想聊就不聊了,去实验楼吧。”

突然,来了一条消息。

“这周末两天有一场篮球比赛,要是有空你就来吧,我这有票,明天我就给你带过来。”

蒋侑欢:“希望你可以为他助攻冠军呢!舒雅。”

林舒雅:“那我去吗?”

蒋侑欢:“去吧,都给你送票了。”

林舒雅:“那我让他多拿一张,你陪我一起去。”

蒋侑欢:“我去不去无所谓,这周末你才是主角!”

于是,林舒雅转而问金宇航:“要不你再拿一张票吧,我给我室友。”

“我只有两张,一张给你,一张给了尹洁,你俩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蒋侑欢:“哇,表明心迹了?那你去吧!”

“如果还需要,我可以让晓銚那边多拿一张给你室友。”

蒋侑欢:“你和他说我不去,不用拿了,周末我还得做兼职。”

林舒雅:“别啊,去吧。”

蒋侑欢:“我还是去外卖吧,我已经报了名了,下次一定和你一块去。”

林舒雅:“那好吧。”

周六的篮球场,少许人,林舒雅率先到达了现场,发现没多少人,就顺势转移了位置,省的看到尹洁尴尬。

李冰:“给大家每人订一杯奶茶吧,想喝什么?”

李冰是北交大三学生,校篮球队队长。

金宇航:“我问了问大家,大家统一苏打水。”

此时,蒋侑欢正在赶往超市的路上。

主持人正在进行着精彩的篮球比赛的现场直播,比赛很是激烈,不过,北交篮球队依旧如沐春风,积极地打赢了整场比赛。

"喂,你好,苏打水到了。"

蒋侑欢骑着电动车停在了体育中心大门口。

篮球场内,李冰说着:"刚比赛前我订的苏打水到了,我出去拿,待会拿了之后一起去戳一顿。"

门口,蒋侑欢把苏打水交给李冰,并笑着说了一句:"我QQ群里看到了消息,恭喜你们赢得比赛。"

说完,她骑着电动车就离开接下一单了。

这一次,窦晓銚依然错过了来自蒋侑欢的祝福。



盐渍[期末备考缓更]

我是色鬼  爱食人滋味

我是色胚  喜择人而睡


[图片]

我是色鬼  爱食人滋味

我是色胚  喜择人而睡


盐渍[期末备考缓更]

[病娇] 曲儿

温热的尸体安置着黑白琴键,碰触间流出悠扬的曲儿

温热的尸体安置着黑白琴键,碰触间流出悠扬的曲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