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洛

3141浏览    219参与
冬夜深渊

遇见童话镇系列车线本上的公主们黑料(?)

遇见童话镇系列车线本上的公主们黑料(?)

繁华尽落

番外之A爆的爱洛

   “你好,我……我叫薇拉,是这个森林里的精灵,从以前开始,我就……就……一直……一直爱慕着您,所以,您……您能和我交往吗?”


摩尔森林里,一位红发碧眼,容貌姣好的精灵,飞落在玛琳菲森的身后,怯懦的说道。...


                           

   “你好,我……我叫薇拉,是这个森林里的精灵,从以前开始,我就……就……一直……一直爱慕着您,所以,您……您能和我交往吗?”

 

摩尔森林里,一位红发碧眼,容貌姣好的精灵,飞落在玛琳菲森的身后,怯懦的说道。

 

玛琳菲森没有回答,而是斜目看了一眼角落里的身影,扬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玛琳菲森收回目光,状作温柔的看向了她,大有要接受她的意思。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森林的不远处传了过来。

 

“不好意思,我们的女王已经名花有主了。所以,不能与你交往。”

 

循声回头,只见一个绝色的少女,正站在阳光之下,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

 

“真的吗?”

 

薇拉有些不敢相信,下意识的回头看向玛琳菲森,玛琳菲森看着她,扬了扬唇,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因为她想看看爱洛吃起醋来的样子,于是故意在看向薇拉的目光中,加了点爱意。

 

爱洛对她的反应有些生气。

 

她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见这小蹄子好看,想移情别恋???

 

这怎么能行,爱洛不满的看着玛琳菲森,却见她的目光正停留在薇拉身上,神色间竟有些许情意???

 

我操,这是在眉目传情吗?

 

老娘可还在这呢!

 

于是醋意大发的爱洛,跨步上前,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吻住了她的同时,一双美目瞥向了薇拉,仿佛在说,玛琳菲森是老娘的女人,你个碧池滚一边去。

 

玛琳菲森垂下眼帘,眸中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吃醋的爱洛简直不能更可爱了,也最让她喜欢了,因为唯有在这种时候,她才能感受到爱洛对她的在乎和感情。

 

这一幕让薇拉睁大了眼睛,见她还不离开,爱洛离开了玛琳菲森的唇,挑眉道:“你怎么还在这,难不成是想看我们如何做爱吗?”

 

闻言,薇拉咬了咬唇,哭着跑开了。

 

见薇拉离开,爱洛回过头来,却见玛琳菲森仍在看她,不禁气从心来,抬手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回过头来,怒道:“不许你看她。”

 

“为什么?”

 

玛琳菲森似笑非笑,故意问道。

 

“因为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言罢,便将她推倒在了地上,然后俯身吻了上去……


繁华尽落

关于爱洛×教母的番外,我有些很可怕的脑洞。。

比如爱洛和教母在一起后,爱洛却出轨于菲利普的母亲,还被教母捉奸,后来……不行了,画面太美,我不敢想。😝😝😝


或者爱洛想在教母生日的时候给爱洛一个惊喜,却被教母误会……然后……


再比如,玛琳菲森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美女精灵追求者,爱洛各种吃醋,然后就a爆了……


你们比较想看哪种。😉😉😉


或者我都写?

比如爱洛和教母在一起后,爱洛却出轨于菲利普的母亲,还被教母捉奸,后来……不行了,画面太美,我不敢想。😝😝😝


或者爱洛想在教母生日的时候给爱洛一个惊喜,却被教母误会……然后……


再比如,玛琳菲森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美女精灵追求者,爱洛各种吃醋,然后就a爆了……


你们比较想看哪种。😉😉😉


或者我都写?

繁华尽落

囚禁X多车 女巫的专属情人

第四章


好好的一量车被限行了。😂😂我也是服了,好不容易写了一整章爱洛和教母的超高速的车,链接楞是被吞了好几次。算了,看的留言吧。

第四章


好好的一量车被限行了。😂😂我也是服了,好不容易写了一整章爱洛和教母的超高速的车,链接楞是被吞了好几次。算了,看的留言吧。

繁华尽落

第三章

“呀,这两人现在是想干嘛?该不会是……”


迪阿瓦貌似不经意的说道。


爱洛再次随着迪阿瓦的声音回头,却见原本衣冠楚楚的两人,此时已……


爱洛眼中的泪水不禁又开始泛滥,她无法相信口口声声说让爱洛做她女人的人,此时竟在和别人拥吻缠绵,难道说她之前对自己说的话都是谎言吗?


想到此处,爱洛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


玛琳菲森,我亲爱的教母,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能在得到了她,并且撩动了她的心之后,再去找别人。


“爱洛,你没事吧!”迪阿瓦上前几步,故意问道。


爱洛没有回...

 

“呀,这两人现在是想干嘛?该不会是……”

 

迪阿瓦貌似不经意的说道。

 

爱洛再次随着迪阿瓦的声音回头,却见原本衣冠楚楚的两人,此时已……

 

爱洛眼中的泪水不禁又开始泛滥,她无法相信口口声声说让爱洛做她女人的人,此时竟在和别人拥吻缠绵,难道说她之前对自己说的话都是谎言吗?

 

想到此处,爱洛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

 

玛琳菲森,我亲爱的教母,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能在得到了她,并且撩动了她的心之后,再去找别人。

 

“爱洛,你没事吧!”迪阿瓦上前几步,故意问道。

 

爱洛没有回答,而是转身跑了出去。

 

“爱洛……”

 

迪阿瓦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却没有去追,因为他知道此时的爱洛是需要一个人呆着,好好静一静的。

 

“爱洛,我喜欢你……”

 

“爱洛,你永远也不许离开我。”

 

“爱洛,只要我一天活着,就会一天保护你,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爱洛,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玛琳菲森曾对她说的话,一遍遍的在她耳边回荡,那是她最幸福的时光,如今却讽刺的让她的泪不住的流淌。

 

爱洛疯狂的奔跑着,似乎这样就能减缓她的悲伤,同时她又想,自己是否没有权利去责怪玛琳菲森,毕竟她是拒绝过她的表白的。

 

毕竟她从未承认过自己爱她。

 

毕竟是她先答应了和菲利普结婚,伤了她的心。

 

所以,她没有资格去怨恨她,亦没有权利去阻止她走向别人。

 

可纵然如此,她的心却还是很痛,很痛,痛到让她无法呼吸。

 

“额……”

 

一个踉跄,爱洛被路上的石块绊倒,她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下一秒,却任命的闭上了眼睛,也许身体的疼痛能让她忘记心上的伤痕呢!

 

爱洛苦涩的想。

 

预期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她熟悉的身影。

 

感觉到她深邃双眸中的关心,回想起她和别人亲热时的情形,委屈的情绪突然就溢满了她的眼睛,然后她推开了抱着自己的她。

 

就在她转身欲走之际,却被玛琳菲森强行拉回了自己的怀里,随即深深吻了上去。

 

霸道却温柔的吻,让她的身体如遭电击一般,但是一想到她也是这样吻别人的,心中的悲愤就无法抑制,于是她开始挣扎,但却被玛琳菲森制住了双手,然后压在了身下。

 

她的动作让爱洛想到了方才自己看到的情形,心中的愤怒更甚,无法扼住气性的她一口咬住了玛琳菲森的下唇。

 

玛琳菲森吃痛,却不肯放开她,直到血腥的味道溢满她的唇齿,她才放开了咬着她的唇,然后哭了。

 

离开她的唇,玛琳菲森看着含泪带伤的她,想要轻抚她美丽的脸颊,却被她躲开了。

 

“你都已经有了别人,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听见她哽咽的声音,玛琳菲森自然明白她是因她和奥利弗的事情而心痛,却还是明知故问的道:“你说的别人指的是谁,奥利弗吗?”

 

听玛琳菲森说起她的名字,爱洛心中一痛,几乎脱口而出:“对,就是你的奥利弗。”

 

“我和她的事情你很在意吗?”

 

听着爱洛醋意满满的话,玛琳菲森不禁莞尔一笑,道。

 

闻言,爱洛将头偏的更过了一些,口是心非的道:“和谁在一起是你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干嘛要在意。”

 

“是吗?”玛琳菲森微微笑着,魅惑的道:“你当真不在意吗?”

 

“是啊!我不在意,所以,不会再听到你们在一起的消息时,黯然流泪,不会再看到你们亲热时,崩溃心碎,更不会因嫉妒你们的关系,而……”

 

玛琳菲森堵住了她接下去的话,因为对她来说,能听见爱洛说这样的话,已经足够了。

 

因为这番话足以说明了爱洛对自己的在乎。

 

面对突如其来的吻,余气未消的爱洛仍然想要反抗,却被玛琳菲森死死的制住,无法挣脱束缚的爱洛,在玛琳菲森猛烈的吻势下,黯然流下了眼泪,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感受到怀中之人的平静,玛琳菲森放开了她,柔声道:“没有什么奥利弗,一切都是我制造出来的幻象,为的是迫使你承认对我的感情,否则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有多爱我。”

 

闻言,爱洛愕然的抬起头,下意识的的问道:“真的吗?”

 

“恩!真的。”玛琳菲森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听见玛琳菲森的回答,看着她眸中的柔情,爱洛眼眶一红,低声道:“我还以为……还以为……”

 

说到此处,她已然哽咽,玛琳菲森心疼的吻了吻她那双流泪的眼,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歉意:“对不起,我不该那样骗你。”

 

“不,教母,是我先骗了你,也是我先伤害了你,若是我早点承认对你的感情,你也不必……”

 

“好了,爱洛,以前的事我们都不要再提了,从今以后,我们两人好好的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也在不彼此伤害,好吗?”

 

修长的手,附上她的红唇,她阻止了她接下去的话,而后轻声说道。

 

爱洛点了点头,柔声道:“好……”

 

刻骨的深情,溢满了玛琳菲森的眸,好似一张巨网,将爱洛包裹在了其中,爱洛沉浸在她似水的柔情里,一辈子都将无法自拔。

 

温柔的吻上她饱满的嘴唇,挥手间,两人衣裳褪尽……


嘿嘿,下章开车,想看的评论走起来


繁华尽落

囚禁X多车 恶魔女巫的专属情人 爱洛X玛琳菲森

PS:小爱洛的情敌出现了,到底小爱洛什么时候才肯承认自己爱玛琳菲森呢!玛琳菲森和奥利弗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玛琳菲森真的移情别恋了吗??


顺便说一句别忘了看第一章的车哦!


此文为短篇,大致五章左右完结,至于车的尺度,就看大家的评论多不多了。(*^__^*) 嘻嘻……


第二章


至于现在,她会用如此冰冷的口吻和她说话,是因为她必须斩断这份不和伦理的孽缘,尽管她们毫无血缘关系,但她毕竟已经将她当了十几年母亲,所以,对她来说这就是乱伦。


虽然她无法否认也曾对玛琳菲森有过想法,甚至是爱恋,却始终被她用各种理由解释了这些情愫。...

PS:小爱洛的情敌出现了,到底小爱洛什么时候才肯承认自己爱玛琳菲森呢!玛琳菲森和奥利弗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玛琳菲森真的移情别恋了吗??


顺便说一句别忘了看第一章的车哦!


此文为短篇,大致五章左右完结,至于车的尺度,就看大家的评论多不多了。(*^__^*) 嘻嘻……



第二章

 

 

至于现在,她会用如此冰冷的口吻和她说话,是因为她必须斩断这份不和伦理的孽缘,尽管她们毫无血缘关系,但她毕竟已经将她当了十几年母亲,所以,对她来说这就是乱伦。

 

虽然她无法否认也曾对玛琳菲森有过想法,甚至是爱恋,却始终被她用各种理由解释了这些情愫。

 

比如对她的爱,是母女之情,而非男女之情。

 

而她心中时而会出现的冲动,也和爱情无关,而是一个女儿对母亲的正常情绪波动。

 

…………

 

在一次次的自我欺骗下,她把对玛琳菲森的爱强行扭曲成了女儿对母亲的爱,而玛琳菲森对她的强行占有,却让她在一次次的心不对口中不得不承认对她的感情。

 

于是她只能将她赶走,用对她的冷漠来欺骗自己。

 

玛琳菲森明白她的想法,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或许她该用别的办法来迫使她承认对她的感情,于是玛琳菲森飞离了她的房间。

 

在离开的时候,她随手设下了一个结界,不是怕她逃走,而是怕她去找不该找的人,比如那该死的菲利普王子。

 

一想到菲利普,玛琳菲森就怒从心来,于是她调转路线,向着菲利普所在的城堡飞去,当她降落到菲利普身前的时候,菲利普正沉浸在幸福和喜悦中,直到耳边有声音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你是爱洛的教母吧!她经常向我提起您呢!”菲利普王子温柔的笑道。

 

经常?

 

玛琳菲森冷笑,看来他们没少见面啊!

 

“我来是要告诉你,不许再打爱洛的主意,也不许再和她见面,否则你的国家将会迎来灾难。”

 

玛琳菲森居高临下,宛如王者。

 

“为什么?”

 

菲利普显然没有想到玛琳菲森会这样说,于是下意识的问道。

 

“因为爱洛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玛琳菲森傲然道,看着菲利普震惊的脸,玛琳菲森勾起了唇角,继续说道:“我想你还不知道吧!就在刚才她和我做了。所以,你就不要在对她心存妄想了,因为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把她抢走的。”

 

话音刚落,玛琳菲森便不在理他,转身飞离了城堡,留下了一脸愕然,震惊的王子。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一月已过,这期间,爱洛就连一次也没有再见到过玛琳菲森,爱洛看着窗外的夜色,眼里是藏匿不住的落寞和思念。

 

是的,是思念。

 

她想玛琳菲森,很想,很想。

 

尽管她始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却无法隐藏自己的内心,于是她的眸中很诚实的流露出了对她的想念。

 

若不是自己被结界封锁,只怕她早已遏制不住自己,前去找她,所以,她开始恨这个结界,尽管她给自己找了一个正大光明的借口去讨厌她的封锁。

 

比如菲利普王子

 

是的,直到现在她还不承认自己想要离开结界去找玛琳菲森。

 

她用只要能离开这里就可以见到菲利普王子,就可以让他带自己远走高飞成功的欺骗了自己,直到迪阿瓦的到来。

 

“嗨,好久不见了小公主。”

 

“迪阿瓦,你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飞进来的啊!”

 

“不,我是说这里不是有结界吗?”爱洛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

 

“是有结界,不过,它可困不住我。”迪阿瓦挑了挑眉,说道。

 

“那你能带我出去吗?”

 

迪阿瓦的话,让爱洛看到了一丝曙光,但他的回答却让她的希望于瞬间破灭:“虽然我可以在结界中自由的来回,但却无法带你走出去。”

 

“是吗?”爱洛低下了头,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不过,话说回来,你和玛琳菲森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把你困在结界中,而玛琳菲森也像变了个人似的,一改往日的冷傲,和一位叫奥利弗的美女精灵走的很近,两人整天腻在一起,时不时拥个抱,牵个手什么的。”迪阿瓦扶着额,叹了口气说道。

 

爱洛垂了垂眸,心中突然一片酸涩。

 

原来她消失的一月中,日子竟然过的如此惬意,丝毫没有失去她的痛苦,想来她对她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可是爱洛啊爱洛,她和谁在一起,做什么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不爱她吗?

 

是啊!我不是不爱她吗?

 

不是只把她当作自己的母亲吗?

 

既然如此,那在当她得知她和别人在一起时,这种巨大的悲痛又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因为太过于依赖于她,所以,才不愿,不甘心她被别的女孩抢走,这也是母女之情可以解释的了的吧!

 

爱洛这样想着,但泛红的眼眶却出卖了她。

 

所以,爱洛直到现在你也不肯承认自己爱她吗?

 

是的,她不肯承认。

 

“哎,那不是玛琳菲森吗?”

 

爱洛一愣,下意识的回过了头,随着迪阿瓦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随即她怔住了。

 

湛蓝的水色中,倒映着一对正在接吻的璧人,其中一位正是玛琳菲森,而另一位想必就是奥利弗了吧!

 

正如迪阿瓦所说,她果然很美,美到让人心碎。

 

爱洛的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而她的心也被巨大的悲伤淹没。

 

“你怎么哭了?”迪阿瓦看着爱洛梨花带雨的模样,假装诧异的问道。

 

我哭了吗?

 

爱洛无措的摸了摸眼角,果然有泪水的痕迹,拂去眼泪,她尽可能的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可能是被沙眯了眼睛吧!”

 

“是吗?”迪阿瓦看着她,似笑非笑。


山支仪圆
「Malora」Merry C...

「Malora」Merry Christmas

半夜脑洞短打!可以留意最后一句哦😆


3...2...1...

"妈妈 妈妈!!圣诞节快乐!"

"教母 教母!!圣诞节快乐!"

玛琳菲森看着眼前两个飘着靓丽金发的一大一小往自己扑来,她下意识张开双手先接住了大"金毛",

"多大了,还那么毛毛躁躁的",玛琳菲森嘴上嫌弃,可嘴角上扬,搂紧怀里的人儿,

(up up)

"哼,你就心口不一!"大金毛,啊不是,爱洛靠在玛琳菲森耳边轻语道,

(mummy...

「Malora」Merry Christmas

半夜脑洞短打!可以留意最后一句哦😆


3...2...1...

"妈妈 妈妈!!圣诞节快乐!"

"教母 教母!!圣诞节快乐!"

玛琳菲森看着眼前两个飘着靓丽金发的一大一小往自己扑来,她下意识张开双手先接住了大"金毛",

"多大了,还那么毛毛躁躁的",玛琳菲森嘴上嫌弃,可嘴角上扬,搂紧怀里的人儿,

(up up)

"哼,你就心口不一!"大金毛,啊不是,爱洛靠在玛琳菲森耳边轻语道,

(mummy)

"哟呵,Beastie长大了,竟然会顶嘴了" 玛琳菲森拉开她们的距离,揶揄地打量着眼前的爱洛,

爱洛低下头脸红害羞地捶了一下玛琳菲森,"才没有呢。。。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一家人庆祝圣诞节。。Malora呢? "

"妈咪!我在这里!"你举起你的小肥手,很高兴听到爱洛叫到自己,

"哦,宝贝,抱歉,圣诞节快乐!" 爱洛离开玛琳菲森的怀抱,蹲下来抱住你,温柔地祝贺,并在你脸上留下一个吻,她并没有看到玛琳菲森在她离开时想要挽留的手手,

"妈咪,圣诞节。。爱洛" ,在你正要祝贺爱洛并回吻时,玛琳菲森开口叫了爱洛一声,所以你吻下去的位置是爱洛的嘴唇,而你看见妈咪身后的妈妈貌似有一股绿色的烟在环绕着她,

"哦,宝贝,你亲到妈咪了,妈咪也要亲回去!"爱洛被你稚嫩的吻惊讶了,很兴奋地想要反击,

在爱洛正要碰到你时,你突然腾空了起来并飞入玛琳菲森的怀抱里,

"咳嗯。。你想要亲Malora,你就必须得过我这关!"玛琳菲森也惊讶自己怎么把这小东西弄过来,咳嗯,不是吃醋,绝对不是,

"哦?是吗?那我不要了"早已经熟知玛琳菲森的爱洛故意说出反话从而让玛琳菲森露出一脸"你怎么可以这样",

夹在其中的你,看着玛琳菲森吃瘪的脸以为是自己没有亲她而失望着呢,好吧。。

突然玛琳菲森感觉自己的领口被小手扯了扯,她疑惑的看向怀里的小东西,那一双和自己相似却近似蓝色的湖绿色双眸像是在透露着无奈,她感觉有一双小手摸向自己的双颊,接着感觉唇上一重,天啊!她被强吻了!

"啊~Malora好过分呐,你竟然也亲了教母,不行,我还要你亲亲!" 爱洛故作生气地回到你们身边,想从玛琳菲森怀里抱你过来,却在这时,回过神的玛琳菲森空出一只手将爱洛拉入自己另一侧,环着她的细腰给她一个深深的吻,

此时的你识相地抬手双手盖住自己的双眼,迪阿瓦叔叔说当妈妈和妈咪抱在一起亲亲时,你不可以打扰她们哦,不然你会变成狗狗。可是此时的你还在夹在两人之中,妈咪的手还在抓着自己的手臂呢,啊,松开了,嗯?怎么还有咕唧咕唧的声音?是怎么了吗?不行!迪阿瓦叔叔说不可以打扰她们!虽然狗狗很可爱,但你必须遵守和迪阿瓦叔叔的约定!

然后?没然后了,你醒来发现已经是早上了,且还在自己的床上。你下床走向饭厅,一如既往的看见有一个人在厨房准备早餐,你揉着眼睛呆呆地走上前,抱住她的小腿,她转过身蹲下来,

"早安,妈咪。。。"

"哦~宝贝,昨晚不,今早睡得好吗?"爱洛笑眯眯地帮你顺了顺翘起来的金发,

"嗯,很好,妈妈呢?"

"Well well,你的妈妈呀。。。呵呵呵,还在赖床呢,估计累得够呛(小声说),所以宝贝和我一起吃早餐好不好?♥"

墨颜君

【多cp】关於失眠

※本文cp真的很多

※私设如山

※背景为破坏王2公主们互相认识

※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爱洛最近有个很严重的问题没办法解决,就是她在夜晚失眠了。


没错她失眠了,一位睡美人失眠了。


而造成她失眠的罪魁祸首就是她隔壁房的Elsa以及Anna,自从冰雪奇缘2结束拍摄后,Anna就像一匹吃不饱的狼,每晚都把Elsa折磨的求饶,这种情况爱洛不是没有遇过,但是以前顶多是偶尔她还能忍受,现在可是天天啊!天天!


最终受不了的爱洛拿起自己的枕头往门外走,然后跑去敲了敲莫娜和爱丽儿的房门,想去请求两人给自己一个地方睡觉,没想到她们一开门之后她就后悔了。


「呃…妳们是在做什么?」爱洛看...

※本文cp真的很多

※私设如山

※背景为破坏王2公主们互相认识

※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爱洛最近有个很严重的问题没办法解决,就是她在夜晚失眠了。


没错她失眠了,一位睡美人失眠了。


而造成她失眠的罪魁祸首就是她隔壁房的Elsa以及Anna,自从冰雪奇缘2结束拍摄后,Anna就像一匹吃不饱的狼,每晚都把Elsa折磨的求饶,这种情况爱洛不是没有遇过,但是以前顶多是偶尔她还能忍受,现在可是天天啊!天天!


最终受不了的爱洛拿起自己的枕头往门外走,然后跑去敲了敲莫娜和爱丽儿的房门,想去请求两人给自己一个地方睡觉,没想到她们一开门之后她就后悔了。


「呃…妳们是在做什么?」爱洛看着满地的水困惑的问。


「我们在玩水啊!爱洛也要一起吗?」爱丽儿兴奋的问。


「嗯……谢谢妳的好意,但我还是算了吧。」


「真的不需要吗?泡在海水很舒服的哦?」


「再次感谢妳的邀请莫娜,不过……还是当我没来过吧。」


爱洛尴尬的重新把门关上,把世界留给了喜欢玩水的她们,下一次她恐怕不会在天真的以为,在深夜的时候这两个小捣蛋会乖乖睡觉了。


第一次的投靠失败,她又走向木兰还有梅莉达的房间,同样的敲了门期待这次能成功,只是她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在木兰的一声请进而她打开门后,一支箭从她的脸颊旁边划过,正中了一片的靶心中央,吓得爱洛差一点跌在地上。


「爱洛,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其实没什么…木兰妳们是在?」


「@*#$§¤%©^¥§¤!」一如既往的梅莉达还是说着她听不懂的话,真好奇木兰都是怎么跟她交流的。


「她应该是想说我们在射箭,有时候晚上我们都会比赛。」


爱洛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其实她还真没见过几个贵族或皇族出生的女孩,会喜欢在空闲时间射箭比武的,不过既然这是她们相处的模式是这样,她还是会选择尊重的。婉拒木兰以及梅莉达的比赛邀约,爱洛沮丧的抱着枕头走到下一个房间前,她在心里想着也许乐佩跟仙杜瑞拉,会比前几房的人来得稳重。


然而她却在她们的房门前,听到了很像Anna、Elsa房里传来的声音,貌似是仙杜瑞拉在跟乐佩求饶?等等…那个非常社会砸玻璃鞋的仙杜瑞拉,才是被压在床上求饶的角色? !所以乐佩上次才会说不管她是不是"上位者"都无所谓?


爱洛在心里为仙杜瑞拉默哀后,无奈的走到最后一个房间敲了敲门,这一次打开门的是抱着一本书的贝儿,对方似乎很惊讶自己的突然到访。


「贝儿……我能在妳这儿睡一晚吗?」


「欸?可以是可以,但是怎么这么突然?」


「说来话长……」


看着爱洛满脸疲倦的样子,贝儿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把人领进了房间里面,在她躺好后告知对方自己再看一会儿书才睡,又翻开了手中的书籍阅读,最终得到了良好睡眠环境的爱洛,在贝儿温柔的朗读声中进入梦乡。


————————————————后记


最近Anna及Elsa发现她们的邻居爱洛常常跑去找贝儿睡觉,而且不论她们晚上吵不吵都一样,对此她们开了一个检讨会议。


「Elsa…我们是不是打扰她了?」


「或许是吧……这下妳还不收敛一点?」


就在Anna、Elsa感到有些愧疚的那一晚,爱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还用了她典藏的书拐了贝儿回来,当天,爱洛用了实际行动告诉隔壁房间,她们晚上的声音有多扰民。


—————————————————


贝儿第一次知道爱洛晚上精神其实可以很好的隔天早上,是扶着自己的腰回去房间的,路上她遇到了正好出门的仙杜瑞拉,对方似乎一下就知道她经历了什么,留下一句"泡个热水澡腰会舒服一点的。"就离开了。


看起来……她也有这个困扰呢。


EricaW

【翻译】Heart of the moors(二)

写在前面:


1.本书的一切人物均属虚构,版权由迪士尼与作者Holly Black所有,本文不做任何商业使用,且并非原创


2.本书一共34章(包括序章和尾声)每章长度都不等,根据剧情发展需要分割


3.如果Perceforest有皇室直播专线,我估计会因为酵母的投诉电话被打爆( ̄ε(# ̄)


——————


【第二~三章】


你知道精灵失去翅膀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吗? 

你飞上云端,轻触一朵最甜美的云,然后急急坠落,仿佛跌入一池滚烫的湖水。 

当你盘旋在高空中时,阳光挥洒在你脸上,仿佛此生从未与它如此接近。你不必畏惧相隔地面的高度,因为...


写在前面:


1.本书的一切人物均属虚构,版权由迪士尼与作者Holly Black所有,本文不做任何商业使用,且并非原创


2.本书一共34章(包括序章和尾声)每章长度都不等,根据剧情发展需要分割


3.如果Perceforest有皇室直播专线,我估计会因为酵母的投诉电话被打爆( ̄ε(# ̄)



——————



【第二~三章】


你知道精灵失去翅膀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吗? 

你飞上云端,轻触一朵最甜美的云,然后急急坠落,仿佛跌入一池滚烫的湖水。 

当你盘旋在高空中时,阳光挥洒在你脸上,仿佛此生从未与它如此接近。你不必畏惧相隔地面的高度,因为在你背后,一双宽大的,温暖而有力的翅膀正保护着你,正如它们每晚所带给你的舒适与安心。

然后它们消失了,被人类狠狠切下并夺走。你能感受到生命中缺失了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那样痛苦,他们被囚于一个看不见的牢笼,在你所无法找寻的地方苦苦挣扎。

你从未感觉过如此原始的痛楚,它仿佛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紧贴着你如影随形。你的步伐变得缓慢而沉重,而与之相对的,是当你每次抬头时,你就会发现那遗失的宝藏之地——天空,还是如此的蔚蓝与澄净,只是你永远也无法再触及。

于是你不再追寻那些遥不可及的东西,你的心中升起的怒火化为了解不开的怨念。你诅咒失去的天空,诅咒你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带有背叛的味道,你诅咒那个女孩儿,那个狠心割下你翅膀的男人生下的孩子。

最终,你也将自己化为诅咒。


————————————————


Aurora最近有些失眠。她每晚都在找借口熬夜,越来越晚。在皇宫里履行着她的皇室职责,意味着每天都要列大量的清单,要回复领主和贵族的信件,要为修订条约的事不停苦心思索……她在空旷的房间里不停徘徊,蜡烛已经燃尽了一根又一根,摇曳的烛火在融化的蜡池中不停闪动。

但她明白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于是她披了件罩衫并吹灭蜡烛,然后裹在厚厚的毛毯里凝望窗外的星空。“不会有什么事,睡上一觉明天醒来又是崭新的一天。”她终于说服自己闭上了双眼。 

她早已从沉睡魔咒中解脱,再也没有什么魔法,什么诅咒。但随之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焦虑。大部分时候Aurora只在拂晓时才入睡,她感到精疲力竭,有些时候甚至根本无法清醒地起床。 

而到了夜晚,恐惧感会再次向她袭来,她仿佛跌入了一口无法脱出的深井,Aurora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无助。 

在那些夜不能寐的晚上,她下床走出了卧室,在罩衫外披上厚重的长袍,穿过寂静的长廊并绕过熟睡的管家,来到皇家花园边缘的喷水池旁踽踽独行。 

Phillip在月光下削着一只短笛,在听见熟悉的声音后便抬起头来, “殿下,”他说。 “我正想着你会不会来。” 

在她第一次深夜散步撞见Phillip时,他告诉她,在他的故乡Ulstead,领主与贵族们的会彻夜狂欢,而且他也已经习惯那样的生活了,熬上几小时的夜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于是,她微笑着同他一起散步,跃过水池中的石头,跨过铺了一地的鹅卵石。 

“和谈条约的事让我有些睡不着……”

Aurora一边说着叹了口气,尽管她知道让自己失眠的不只有条约的事。 “我恐怕人类和精灵永远不会在任何事上达成一致。而如果我强迫他们签订条约,不是适得其反了吗?” 

“在Ulstead,关于精灵的传说甚至比这里更糟,而且那里没有魔尔人与之争论,人们基本上都不相信精灵会是什么好东西。[注1] ” 

“甚至找到它们的唯一地方是您的皇家图书馆关于我国历史的描述部分。 Perceforest的人们很幸运,即使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Aurora感到惊讶。 “ 你相信那些故事吗?”

Phillip瞥了一眼远处的树林。 “直到我来到这里,我的想法才有所改观。”然后,王子微笑着看向她。 “万事开头难。但是你一定会想出一种让人们倾听的方法。我相信你能说服他们。”

Aurora心知肚明地摇了摇头,她很感激对方的鼓励,尽管她知道这三言两语改变不了什么,但她确实感到了宽慰。

“但愿如此,而且既然我这么有说服力,我是不是也能说服某位王子殿下不在掷木游戏中作弊?”[注2]

“嘿,我没有作弊!”

王子辩解着,尽管他已经在寻找一根好抓一点儿的树枝了。 

“试试就知道了。”

Aurora一边说着,眼疾手快地抢走了Phillip盯了许久的一根木棍。两人你争我夺,发出畅快的笑声,但棍子在两人的争抢中突然折断,使得Aurora摔倒在地上。 

“对不起!”Phillip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赶紧伸出手去扶起女孩儿。 “抱歉我刚才的行为真是太不绅士了!” 

Aurora起身拂去了她长袍上的灰尘,Phillip方才滑稽的样子让她不禁想取笑他。她想让他像之前那样笑着,她想提醒他,他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做点蠢事没什么。尽管他们中的一个是女王,而另一个是王子。 

但当Aurora看着他的眼睛,她突然有些无所适从,似乎那些到嘴边的话都飘散了。

 “让我带您回到皇宫,”他说着向她伸出了手臂,露出些许不确定的微笑。 “而且,为了展示我的诚意,我将尽量不把您带偏。” 

“那也许应该让我来带路,” Aurora释然了地说。

“毫无疑问,殿下”


——————————

窗帘大开,刺眼的阳光直射进来。让床上的女孩儿发出一声不满的呻吟,“这也太早了……”,Aurora一边抱怨着,试图把头埋在枕头下。 

她的女仆马乔里(Marjory)在床尾放了一个托盘。茶,面包和黄油以及木瓜果酱。 

“虽然我知道这有点不妥,但您的顾问坚持要我告诉您,他等着您一起床就与他商讨一些要事。”

Marjory说完,转身甩下一件水芹色的长袍。 

“噢……你还指望他能说什么?”

 Aurora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缓缓地坐了起来。她拿起冒着热气的茶杯,将它移至嘴唇边小抿了一口。在城堡里已经生活了数月,她对贵族们轻视下人的举动有些不敢苟同,她明白自己不能小看身边的任何一个仆人,毕竟她的父亲在成为国王之前也曾是城堡里的仆人,父亲的崛起史在告诫着Aurora —— 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 

“过来和我一起坐,Marjory。来吃点面包和果酱。” 

Marjory显然有些坐立不安。小姑娘有着一头红发,苍白的皮肤使得她脸上的雀斑更加显眼,当她感到不适的时候,她的双颊会红的像起了疹子,显然现在就是那个时候。

“镇上的平民一直在等着见你。 Ortolan勋爵试图把他们赶走,但他们拒绝离开。” 

“你觉得这就是他要找我商讨的事情?” 

Aurora在两片面包上涂黄油,并将其中一块递给Marjory。 

女孩儿仓促地咬了一大口, “好吧,斯托特妈妈(Nanny Stoat )说,Ortolan勋爵不想让你出面和任何一个他管辖区域内的人谈判,原谅我复述她的话,她说勋爵不希望您有任何不经与他商讨的想法。” 

“Stoat妈妈?” Aurora显然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

“村里的每个人都在听她的话,”Marjory说。 

“如果有问题,人们都会说,'把它交给Stoat妈妈就对了',因为她总会给出一个好主意。”

“所以,你觉得Ortolan勋爵不打算告诉我关于村民的事情?” “还有他会继续设法把他们赶走对吗?” 

Marjory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她看上去好像因为觉得自己是个告密者而感到有些内疚。

 Aurora把剩下的茶倒了,迅速走下了床。她走到梳妆台并坐下,开始梳理起自己的头发。

 “我觉得如果我想要和村民们交谈的话,我最好尽快赶到现场。告诉我你还听到了什么其他的小道消息,一字不落地全讲给我听听。” 

“等等!” Marjory跳下床,强行从Aurora的手中拿走了刷子。 “我会尽快把您的头发编好,您别亲自动手了。”

“你知道村民们想找我干什么吗?”

Aurora一边发问,一边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眉头紧皱。 

 “我听说有一个男孩儿失踪了,他是城堡里的一个仆人,是个喂马的,所以我也并不特别了解他。 ”

女孩一边说着,一边利落地编织着发结,她将一束头发从中间分开,不一会儿就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公主辫。

 “失踪?你是什么意思?”

 “他说要走回家去看他的母亲,然后就不见了,没人再见过他。”

几分钟后,Aurora穿着她的丝质拖鞋和水芹色长袍跑下楼梯。 

当她快要走到宫殿门口时,Ortolan勋爵拦住了她。

 “殿下,很高兴您终于起来了。容我向您汇报一下,我们的国境边上正在长出一些奇怪的植物。” 

 “说实话我更想谈谈关于那个失踪男孩家里的事。”

Aurora察觉到在她说话的时候,对方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

“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从何而知并不重要,”

Aurora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平稳,“因为这样反而省去了您向我解释您如何掩饰这件事的时间不是吗。”

“您说得对,”Ortolan勋爵的表情很快恢复如常,好像刚才的惊讶不曾出现在他脸上一般, “但我们现在还有更紧迫的重要 问题需要讨论。关于这个男孩的事情可以先缓缓。” 

“我不这么觉得,”Aurora意志坚定。 “我不觉得那个男孩儿的家里等得起。”

Ortolan勋爵的声音顿住了,两人的气氛有些僵持不下,但考虑到他不能违背女王的命令,他最终妥协了。勋爵唤来一个下人去把男孩儿的家里人带来,但不是在这儿,不是在这幽深宽广的大厅里,而是一个更私密的采光良好的房间。 

Aurora很高兴,她喜欢随意的阳光,喜欢坐在有着柔软垫子的座椅上,思考着怎么找到男孩儿的方法。她不喜欢那冰冷的王座,不喜欢一群人叫嚷着质询她,要求她如何如何。她想她会告知自己的城主关注男孩儿的消息,并让士兵扫荡他的领土,搜寻男孩儿的下落。也许等下与他的家人交谈过后,她就会知道更需要着眼于搜寻什么地方。 

几分钟后,三个人走了进来:一个男人,手里拿着帽子,和两个比他更年长的女人。男人的头低沉着,而女人们也看起来相当拘束。 

“你的儿子失踪了?” Aurora问。其中一名妇女上前。她很瘦,仿佛一缕烟就能把她吹倒,破旧的连衣裙在她瘦骨嶙峋的肩膀上显得过于宽大。

“您必须说服精灵把我的小西蒙(Simon)还给我。” 

“你相信是精灵们把他带走了?”Aurora对此深表怀疑。 “是什么让你产生这样的怀疑?”

“他对动物很着迷,”男人说,Aurora立刻意识到这一定是Simon的父亲。 “尽管他只有14岁,但他吹的一手好牧笛。即便是先祖们听到这悠扬的笛声也会随之起舞的!魔尔人嫉妒像他这样的聪明男孩。他们一定把他绑去了好为自己演奏!” 

这恰恰是两国需要一纸条约的原因,而这也正是人们难以达成一致的原因。Aurora确信,魔尔人没有带走这个男孩。精灵们喜欢吹笛者,但不是那种要绑架人的喜欢……她同样可以肯定Simon的家人不会相信她的反驳,如果她没有证据。 

“你们没有想想会不会有其他原因?”

她的发声尽可能轻,试图安慰Simon那情绪不稳定的双亲。

“那个男孩是个小偷。”Ortolan勋爵面无表情地清了清嗓子。这时第二个女人发话了,她的头发已是花白,在脑后盘成一个结, “无论您听到什么其他版本的谣言,那都不是真的!” 她说话带着怒气,好像在指责Ortolan勋爵不负责任的发言。

“其他版本?” Aurora敏感地抓住了这个关键字,并要求他们继续解释。 “他被指控偷了什么?” 

“您的一匹马,殿下,”Ortolan勋爵说。 “还有一个银盘。没有人找到他的原因是他逃跑了。” 

“他们在说谎!Simon是个好男孩。他喜欢他的工作。他没有什么情人,甚至都没有去过其他城镇!” 

“好了,我自有判断,” Aurora向他们保证。 

“精灵们把他抓走了,千真万确。”那个盘发的老妇人说, “女王殿下,我为我之前的无礼行为感到抱歉,但您坐在王座上的时候,我们都不敢发声,因为就在前几天……” 

“那只猫!”男人突然发声,并朝女人附和地点着头。

“猫?什么猫?” Aurora出口发问的同时几乎立即后悔了她的行为。他们告诉了她关于讲故事的人和Maleficent的故事,尽管事情发生时他们都不在场,但 Aurora肯定他们说的句句属实。在他们被请走后大约二十分钟,Aurora才怀着沉重的心情走了出来。 

“如果没什么要事的话我想……”她起身对Ortolan勋爵说。

“殿下,”勋爵清了清嗓子,“您可能还记得我想和您讨论一些事情。” 

“我记得您不希望我与Simon的家人交谈,”Aurora打断了他的话,并敏锐地指出这点。不止一次,她真的很想解雇Ortolan勋爵。如果他在领主中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如果他不是那个了解王国如何运作的人。很明显,当自己的父亲Stefan因沉溺于忌惮Maleficent那双被斩断的翅膀时,都是Ortolan勋爵在管理着王国的大事小事。 

“我不想让你浪费时间和一群乌合之众交谈。毕竟,保护女士免受这些杂事的骚扰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Ortolan勋爵说着这话仿佛他已经操练过千百遍, “但是,还有其他您需要值得注意的事。” 

Aurora想到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吃一口早餐,就要匆匆忙忙地处理这些事。她想到了那个失踪的男孩儿和村民们的报告,说Maleficent把讲故事的人变成了猫。她想到了和谈条约。她真的不想再听到有什么其他的坏消息了……

但是对上这个Ortolan勋爵她无话可说,毕竟这个男人很乐于为她解决所有问题并为她做出所有决定。

“好吧……”Aurora终于妥协了, “你想说什么?” 

男人清了清嗓子,让自己显得专业而庄重, “是鲜花,殿下。准确地来说是鲜花墙,它越来越大,包围了整个Perceforest王国。”

“这听起来 很......”女王显然对他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种话感到莫名其妙。但Ortolan勋爵只是皱了皱眉,走到一张桌子前,那里放着一个木匣子。 “是的,我知道这话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您会联想起包围在摩尔人周围的那条荆棘墙,保护它免受人类侵害。” 

Aurora等待着他解释那些荆棘墙有什么问题。 “这使得我们的王国与其他国家隔绝了吗?不能再进行贸易吗?” 

Ortolan勋爵再次咳嗽了一声。 “不,不完全是那样的。道路上没有生长那些奇怪的鲜花,花朵在道路上方形成了一道拱门,人们还是可以从中进出Perceforest。但是商人们会对此感到恐惧,许多人都被吓得原路返回。而我们的国民则害怕不知道哪天,通道就会关闭……” 

说着他打开了木匣子,里面是一串藤蔓,上面长着两朵硕大的玫瑰,均如被墨水染了一般漆黑无比。每片花瓣的外部像抛光后的皮革一般闪闪发亮,而内部则铺着一层厚厚的天鹅绒。每片花瓣的末端都有一个像蝎子尾巴上的毒刺一样的尖刺。 

“噢……”Aurora说, “我看得出来人们为什么有点被吓到了。”

“有一点?”Ortolan勋爵简直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一定是你的教母做的,但是她打算做什么?” 

“她对Perceforest中的任何人都没有伤害,” Aurora抚摸着黑色的花瓣之一说。除了毒刺,它非常柔软,而且非常漂亮。就像她的教母一样。 

“ 殿下,可是我们怎么知道她没有恶意?”勋爵坚持说。 

“她只是想帮忙……”Aurora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但最终笑了起来,“这意味着我们将很难说服她停下来。” 



注1:原文是"The kinder tales are no longer told"

注2:loggets,旧时英国一种朝木樁扔木头的游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