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神

1393浏览    82参与
视觉居

绿幕视频素材丘比特

[图片]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爱神 丘比特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315.html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爱神 丘比特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315.html

临时约法

爱与美与智慧一样理应受到尊重

“你莫要让库普里丝失敬重,是她赋予了人间最深挚的情爱。”

这是《报仇神》里阿波罗说过的话,神谕与真理之神阿波罗,他的胸中从无谎言。他将阿芙洛狄忒的美与爱,同伟大的神王宙斯与赫拉同等起来。

“她简直如宇宙一般美妙,我曾想把她的一幅照片收入到我最近出版的一部著作中,我觉得她简直就是一个天体。”

“如果让我选择仅有三个人陪我在一座荒岛上共度余生,如果我的身体强壮的话,我会选玛丽莲梦露、爱因斯坦和伽利略。”

这是霍金先生对人间美的女神,玛丽莲梦露说过的话,将梦露与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与伽利略并列起来。

有很多人看不起美丽,认为爱神是yin神。

殊不知,在真善美中,美永远是最具有崇高价值,最...

“你莫要让库普里丝失敬重,是她赋予了人间最深挚的情爱。”

这是《报仇神》里阿波罗说过的话,神谕与真理之神阿波罗,他的胸中从无谎言。他将阿芙洛狄忒的美与爱,同伟大的神王宙斯与赫拉同等起来。

“她简直如宇宙一般美妙,我曾想把她的一幅照片收入到我最近出版的一部著作中,我觉得她简直就是一个天体。”

“如果让我选择仅有三个人陪我在一座荒岛上共度余生,如果我的身体强壮的话,我会选玛丽莲梦露、爱因斯坦和伽利略。”

这是霍金先生对人间美的女神,玛丽莲梦露说过的话,将梦露与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与伽利略并列起来。

有很多人看不起美丽,认为爱神是yin神。

殊不知,在真善美中,美永远是最具有崇高价值,最奢侈的。

阿芙洛狄忒是在日出时由于美丽的朝霞而开放的玫瑰花,她确实是性感,美丽,诱惑的,但她不该有那放荡的丑态。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爱和美与智慧一样理应受到尊重,古希腊人因此相信这位爱与美之神是诸天神中最动人的那一位。

“阿芙洛狄忒是美的象征。”

——柏拉图《会饮篇》

因此,她理应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优雅,天国的女神,出身高贵,她的美更是恒久和永不变化的。

借用一句电影里的话。

“她带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拥抱,和她带来的快乐,这是她永恒的天赋——因此我现在每次想起她时,都还记得那个梦想成真的时刻。”

Sian

什么才是真正的侠?

真正的侠客,不该是那些只顾发泄自己的情绪,只会把自己爽不爽作为评判任何事物的标准。

他们是敢为弱者发声,敢为正义呐喊的勇士,是敢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的担当者,他们手中无剑,但心中有义,他们也心存良性,懂得慈悲为怀,这才是真正的侠。

哪怕我们做不了一个侠士,起码,也做一个温暖而纯良的人吧。

什么才是真正的侠?

真正的侠客,不该是那些只顾发泄自己的情绪,只会把自己爽不爽作为评判任何事物的标准。

他们是敢为弱者发声,敢为正义呐喊的勇士,是敢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的担当者,他们手中无剑,但心中有义,他们也心存良性,懂得慈悲为怀,这才是真正的侠。

哪怕我们做不了一个侠士,起码,也做一个温暖而纯良的人吧。

|見嵬知萌|
我又神婆了。 特麼還想著, 今...

我又神婆了。


特麼還想著,

今天會不會發在台灣玩的照片呢!?

嗚嗚嗚小寶貝節日快樂


那麼問題來了

這是誰拍得超級無敵可愛爆炸圖啊!


而且這張也太有心

愛神!!!邱比特欸是否!!!!!


傳說只要單身的人用手指觸碰到他背上的金箭,便會找到相愛一生的靈魂伴侶。

而相愛的戀人牽著手站在箭所指的方向輕觸他的箭,便會讓金箭射向彼此使兩人的愛情永恆不渝。


或是摸邱比特的頭頂,祂將會守護你的工作及考試並獲得好運。

(@ETtodaynet)


所以

請問你跟他玩躲貓貓是什麼意思哦?XD

我又神婆了。


特麼還想著,

今天會不會發在台灣玩的照片呢!?

嗚嗚嗚小寶貝節日快樂


那麼問題來了

這是誰拍得超級無敵可愛爆炸圖啊!


而且這張也太有心

愛神!!!邱比特欸是否!!!!!




傳說只要單身的人用手指觸碰到他背上的金箭,便會找到相愛一生的靈魂伴侶。

而相愛的戀人牽著手站在箭所指的方向輕觸他的箭,便會讓金箭射向彼此使兩人的愛情永恆不渝。


或是摸邱比特的頭頂,祂將會守護你的工作及考試並獲得好運。

(@ETtodaynet)




所以

請問你跟他玩躲貓貓是什麼意思哦?XD

废话制造机


2019
eros

对比下来墨镜王真好懂XD


2019
eros

对比下来墨镜王真好懂XD

千耳观音

爱神石刻?

此时

有光

还是没有


站在这里

向四下里倾听

向你


有有缘人知道这是刻在哪里的嘛𓀀

此时

有光

还是没有


站在这里

向四下里倾听

向你


有有缘人知道这是刻在哪里的嘛𓀀

区莫
波兰球希腊神话系列!爱与美之神...

波兰球希腊神话系列!
爱与美之神 阿芙罗狄忒
小爱神 厄洛斯
【球化了以后,阿芙曼妙的身材都没了……】@

波兰球希腊神话系列!
爱与美之神 阿芙罗狄忒
小爱神 厄洛斯
【球化了以后,阿芙曼妙的身材都没了……】@

长歌当哭

【原创】《生只为你》

CP:安忒罗斯×丘比特

洁白的翎羽随着风无言的下落,细碎的蓬松绒毛攀在塔顶的红瓦上,与罅隙中苟活的青苔做了友邻。秀美的少年悄然出现在高塔上,一袭白衣,形容昳丽。含情的双目似是高天上多愁的星子,两弯柔和的黛眉定是取自流云最妩媚的弧度,染上双颊的是新开蔷薇的一抹淡色,玉雕成的鼻,涂朱似的唇,这备受至高神垂爱的神明有着令人心悸的容颜。
他背负一双圣洁的羽翼,隐在细腻白羽中的光裸臂膀轮廓优美,纤长的指攥着一柄细长的弯弓,绰约的日光让他看上去宛若一抹虚幻的剪影。
他缓行至檐边坐下,赤裸的足在暖风中悠闲的晃动着,在塔顶之下是喧腾的浮世,放眼而去一排排灰褐的瓦,万物百态的生命之声自尘埃...
CP:安忒罗斯×丘比特

洁白的翎羽随着风无言的下落,细碎的蓬松绒毛攀在塔顶的红瓦上,与罅隙中苟活的青苔做了友邻。秀美的少年悄然出现在高塔上,一袭白衣,形容昳丽。含情的双目似是高天上多愁的星子,两弯柔和的黛眉定是取自流云最妩媚的弧度,染上双颊的是新开蔷薇的一抹淡色,玉雕成的鼻,涂朱似的唇,这备受至高神垂爱的神明有着令人心悸的容颜。
他背负一双圣洁的羽翼,隐在细腻白羽中的光裸臂膀轮廓优美,纤长的指攥着一柄细长的弯弓,绰约的日光让他看上去宛若一抹虚幻的剪影。
他缓行至檐边坐下,赤裸的足在暖风中悠闲的晃动着,在塔顶之下是喧腾的浮世,放眼而去一排排灰褐的瓦,万物百态的生命之声自尘埃遍布的地表升腾而上,在神明的耳边回荡。
爱神的嘴角漾着笑,他忽地冲虚空探出手。空中刹那间闪现出了一片人影,那人轻轻握住爱神的手腕,踏空而来,紧挨在他歇下。
热情之神有着一双炙热的眼,如刻刀雕琢出的英俊面容上携着一种暖人的情,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迷人。
“亲爱的安忒罗斯,你怎么来了?”丘比特噙着温柔的笑,他感受着那人烫人的温度渗入到他腕部的肌肤。
“自然来寻你了,亲爱的哥哥。”安忒罗斯暧昧地笑了笑。
丘比特望向安忒罗斯,他沉吟片刻,轻声而答:“你的心在躁动不安。怎么了安忒罗斯,你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是有隐秘的咨问要我解答,还是让我慰藉你,抚平你心中的波澜。”
“真是聪明呢,哥哥。你确确实实直中了我的心思。”
“有情绪是必然的,安忒罗斯,我们本就是情绪的神灵。扰乱你心底平静的心事当吐露出来,这会让你回归平静。”
“是的,聪颖的爱神。我想是该这样的。”热情之神摩挲着爱神皓白的手腕,竟有些心不在焉的意味。
丘比特垂下眼,不语。
“我亲爱的兄长,父神与母神告诉我,我的降生只是为了你。”安忒罗斯凑到丘比特耳边轻声道,暖湿的气息撩拨着爱神的鬓发,让他红了耳根,“这是确有的吗,哥哥?可否告知于我。”
“这难以回答,安忒罗斯。未知的答案,是与否,究竟我该说出哪个?”丘比特答道。
安忒罗斯低叹一声:“拜托了,拜托了,心善的哥哥。你是知道什么是我想要的回答。”
矜持的爱神抬眼看向热情之神,当望见他眼中的情意,丘比特犹豫着回应:”亲爱的安忒罗斯,你的降生将我从幽闭的稚童之躯中解放。但你纯洁的灵在赋予神性前,是不知有我的。”
“我亲爱的安忒罗斯,尊敬的至高神曾遗一言与母神:'爱情没有热情无法长大'。于是,母神便孕育了你。”丘比特浅浅地笑着,眼中秋水如泓,“让我自我夸耀的说,安忒罗斯,你为我而生是确有的事实。”
安忒罗斯探出手扣住丘比特的肩胛,将他往怀中带去。他死死搂着丘比特,轻喃着:
“是的,哥哥。我生命的起源是为你,我禁锢于心的热情也是为你。在我初诞之际,母神赋予我'热情'之名,亲爱的哥哥,从那时起我便为你而存在。”安忒罗斯有些痴了,他抚着爱神的脖颈,细细亲吻着他饱满的前额。
“我之爱,我与你本就该融为一体。爱情没有热情是无法长久的,热情没有爱情是单调的,我们本该是一对,这定是至高神的旨意。”
安忒罗斯看着丘比特,爱神娟秀的脸上的迷惘与怅然,却最终化为一声太息,与一抹淡笑:
“是了,是了,至高神安排我们相遇,注定了我们的命运,是永世不离。”
End.
写完这篇,我已经成为了废物……
梦醒中

中国道教诸神.pdf

中国是个富有造神传统的国度,其时间之久远,数量之众多,品种之齐全,令人叹为观止。民间俗神也芜杂广泛,包罗万象,有我们民族的始祖神,有爱神、婚姻神、生育神,有福禄寿喜财神,有生活、生产保护神,还有行业神等,关系到人们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本书以轻松的笔调,对中国民间诸神作了较为系统、完整的描述,较全面地反映了中国民间神祗信仰的全貌。本书前附有大量图片,使得全书更加生动活泼。 本书和拙著《中国民间俗神》、《中国佛教诸神》、《中国冥界诸神》的出版,给《中国神祗文化全书》的完成奠定了基础。相信不久,完备的《全书》将会问世,也算给中国的文化大厦添上了一砖一瓦。

对于中国神祗文化的精彩...

中国是个富有造神传统的国度,其时间之久远,数量之众多,品种之齐全,令人叹为观止。民间俗神也芜杂广泛,包罗万象,有我们民族的始祖神,有爱神、婚姻神、生育神,有福禄寿喜财神,有生活、生产保护神,还有行业神等,关系到人们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本书以轻松的笔调,对中国民间诸神作了较为系统、完整的描述,较全面地反映了中国民间神祗信仰的全貌。本书前附有大量图片,使得全书更加生动活泼。 本书和拙著《中国民间俗神》、《中国佛教诸神》、《中国冥界诸神》的出版,给《中国神祗文化全书》的完成奠定了基础。相信不久,完备的《全书》将会问世,也算给中国的文化大厦添上了一砖一瓦。

对于中国神祗文化的精彩描述。

  中国是个富有造神传统的国度,其时间之久远,数量之众多,品种之齐全,令人叹为观止。

中国道教诸神.pdf

作者简介

马书田 ,北京人。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编审。著作中《华夏诸神》和《全像中国三百神》获奖。本人简历及成果被载入《中国当代名家大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当代文化艺术家辞典》和《中国当代文化名人辞典》中。

目  录

前言

第*章 道教尊神

一、三清

道教第*神

  元始天尊

  **真人的来历

  中国式的上帝

  道教第二尊神

  灵宝天尊的功德

  “一气化三清”

  三清境

  三清像的象征意义

  三清与《朝元仙仗图》

二、四御

  陶弘景《真灵位业图》

  紫微北极大帝

  勾陈南极大帝

  六御

三、太上老君

  《西游记》中的太上老君

  历史上的老子

  道教“加工”后的老子

   太上老君的神迹

  《道德经》与道教

  “老子化胡”公案

  《化胡经》与“老子化摩尼”

  唐宋帝王与老子

  老君庙与老君造像

四、玉皇大帝

  《西游记》中的万神之王

  上古的天帝崇拜

  道教编出的玉帝来历

  《玉皇经》

  宋朝君主与玉皇大帝

  玉皇大帝的社会影响

  玉皇诞

五、后土皇地祗

  古代土地崇拜

  “后土”释义

  女天帝

  后土庙

六、王母娘娘(西王母)

  西王母是部族首领

  西王母被神化为怪神

  女仙领袖

  福寿之神

  不死之药与王母仙桃

  七仙女的故事

七、三官(三元大帝)

  从张道陵的“五斗米道”谈起

  “三官手书”

  三官来历

  诸说

  赐福、赫罪、解厄

  “天官赐福”在民间

第二章 星辰之神

  ……

第三章 道教神仙

第四章 祖师真人

第五章 **神将

附录

后记

星空与深海之间

#爱神#
这是由三个不相关故事组成的一部电影,第一个故事是王家卫的《手》巩俐和张震主演,很有意思,推荐大家看。第二个是索得伯格导演的故事《平衡》,唐尼饰演一个广告人罗伯特,他向他的心里医生讲述他的绮梦。讲述的部分是黑白,梦与现实部分是彩色的。第三段故事是安东尼奥尼导演的《危险临界点》我还没看完。
《平衡》开始不太明白,看完之后大约懂得导演安排罗伯特讲述自己的春梦,与心理医生扔飞机的关联。嗯,我以前只看过王家卫导演的部分,那时候喜欢看他片子里的暧昧。这次才发现原来是三个故事,索得伯格的部分其实只有两个场景转换。嗯,罗伯特唐尼的黑白片造型让我想起#晚安好运# 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导演之下这个罗伯特更有点50...

#爱神#
这是由三个不相关故事组成的一部电影,第一个故事是王家卫的《手》巩俐和张震主演,很有意思,推荐大家看。第二个是索得伯格导演的故事《平衡》,唐尼饰演一个广告人罗伯特,他向他的心里医生讲述他的绮梦。讲述的部分是黑白,梦与现实部分是彩色的。第三段故事是安东尼奥尼导演的《危险临界点》我还没看完。
《平衡》开始不太明白,看完之后大约懂得导演安排罗伯特讲述自己的春梦,与心理医生扔飞机的关联。嗯,我以前只看过王家卫导演的部分,那时候喜欢看他片子里的暧昧。这次才发现原来是三个故事,索得伯格的部分其实只有两个场景转换。嗯,罗伯特唐尼的黑白片造型让我想起#晚安好运# 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导演之下这个罗伯特更有点50年代复古味道。如果你和我一样为了看男神的电影把唱歌神探,二女一男,肥皂拼盘这些奇怪的片都看完了,还看了闷的大卫芬奇的十二宫,那,这部电影你大概会看完的。

百鳥神思者

【古希腊罗马神话】月下美人之Chapter.10赛姬的踌躇(διστάζεις)

(普绪克和她的姐姐们,三个女人一台戏)

很快姐姐们就来到了幽森的宫殿里。“对不起普绪克,她们二位是你姐姐?我怎么感觉她们和你不太一样啊。”,塞菲罗斯听了她的柔声道谢,摇摇头笑道。普绪克倒不介意,毕竟姐姐是她从小到大唯一的玩伴。

在用过丰盛的午餐之后,是午后的休闲时光。长公主欣赏着妹妹送给她们的金银首饰,不禁再次感叹妹妹的境遇。普绪克半躺在玉石雕成的躺椅上,有些慵懒地摇着镶满白色羽毛的扇子,隐形的仆人走上前来斟茶并呈上点心,桌上摆满了永远食之不尽的各色瓜果。

“普绪克,你天天吃这个啊。“二公主惊奇地问道。因为她的确和她的长姐都一直坚信,她们的小妹嫁给了一个住在幽森洞穴里的怪物。年轻的新娘一...

(普绪克和她的姐姐们,三个女人一台戏)

很快姐姐们就来到了幽森的宫殿里。“对不起普绪克,她们二位是你姐姐?我怎么感觉她们和你不太一样啊。”,塞菲罗斯听了她的柔声道谢,摇摇头笑道。普绪克倒不介意,毕竟姐姐是她从小到大唯一的玩伴。

在用过丰盛的午餐之后,是午后的休闲时光。长公主欣赏着妹妹送给她们的金银首饰,不禁再次感叹妹妹的境遇。普绪克半躺在玉石雕成的躺椅上,有些慵懒地摇着镶满白色羽毛的扇子,隐形的仆人走上前来斟茶并呈上点心,桌上摆满了永远食之不尽的各色瓜果。

“普绪克,你天天吃这个啊。“二公主惊奇地问道。因为她的确和她的长姐都一直坚信,她们的小妹嫁给了一个住在幽森洞穴里的怪物。年轻的新娘一定没能享受新婚带来的喜悦,一刻也没有,就被那凶残的怪物,残酷的环境折磨得面色憔悴人老珠黄了-----那种奴仆般的生活暗无天日,食物匮乏,寝食难安,还有性命之忧。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普绪克看起来如此娇媚温婉,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身材苗条皮肤白皙,公主风范丝毫不减,若是不知情的人见了一定不会相信她是位整天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夫人。因为普通妇女要是那样闲得发慌的话,她们会因为过度幸福而发胖的。

大姐正盯着一株健壮美丽的花毛茛瞧,就听到了普绪克的招呼:“姐姐,还在看什么呢,那朵花已经在你头上了。”

姐姐们丝毫不隐藏她们强烈的好奇心,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让她们叹为观止,无论是普绪克还是她住的地方。普绪克倒是一心想着如何款待她亲爱的姐姐们,她打心底里微笑着:“姐姐,我们终于再见面了,老实说。我这十多天以来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们。”

“我想是这样,普绪克,你突然不见了我们也很不习惯呢。”长公主笑着说,“普绪克,怎么,不见你丈夫?”她环顾四周,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宫殿缺了一位男主人。

“对啊,长什么样子啊,听说是个怪物?”二公主也显得饶有兴趣。

“呃,这……“普绪克迟疑了一下,拿开了掩面的扇子莞尔一笑:“姐姐,你们仔细看看我,觉得幸福还是不幸福呢?”

“我们看你,很幸福。”

“是啊,丈夫要是怪物,我能这么幸福吗?嗯?“普绪克拍了拍手,站起身,天籁般的七弦琴声就在座前奏响。

“别想那么多了,来吧姐姐,我为你们准备了乐队助兴,就让他们用引以为豪的琴声为我们的团聚庆祝吧。”她邀请道,见姐姐们诧异地坐在原地,又笑着说:“或者你们觉得累了,就让我来为二位姐姐献舞一曲吧。”

“我们很荣幸。普绪克,来让我们看看你的舞技有没有退步吧。”

普绪克合着节拍翩然起舞,粉白的裙裾随风飞扬。那是雅典式的,她们从小就习得的致敬万物女神欧律诺墨的舞蹈。长公主看着妹妹的舞姿,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开始和二公主交头接耳。

“天知道,这就是我们曾经单纯的妹妹,而她已然摇身变成这狐狸精丫头,竟然试图敷衍我们。”

“姐姐,狩猎者还是年长的经验丰富。我不认为,她那单纯的小伎俩能逃过您。”

“是这样。你瞧,她 操 着一口装腔作势的希腊口音和我们讲话,这不就是向我们炫耀她脱胎换骨了吗?要不是我记性好可要听不懂她说的话了哩。以前在私底下她可是不爱和我们讲高雅的希腊语的,因为她说不好——除非她在私底下找希腊老师补习过。现在她是认为她高人一等了吗?我非得让她知道,她不是在犒赏她的女仆,而是在和她的两位大姐姐打交道。”

事实上,很早以前,当她们先后进入青春期,与富商订婚,再然后,看着普绪克含苞待放并艳名远扬之时,她们之间就已经开始产生裂痕了。维系摇摇欲坠的亲情的,只有那可怜的血脉和同病相怜的忧郁气质——大姐觉得二姐遇人不淑很是可悲,二姐觉得大姐鲜花插在牛粪上,值得同情。但是最令人生气的是,众人,包括她们的父王母后和普绪克在内,都认为她们已经过上了幸福生活,所以最后她们再次审视自己和普绪克的命运,就开始同仇敌忾起来。

而且女人,不,人的好奇心是无止境的,你越是隐瞒他们越是想要刨根问底。在能治愈疾病的浴池里,普绪克再一次迎来了挑战。

“普绪克,好久不见,你胸部见长了嘛。”二公主掀起池水泼向妹妹,嗤笑着揶揄道,一语羞得小妹满脸通红。“是啊,皮肤也比以前更好了,这么说,你丈夫究竟是什么神人啊?”长公主也趁势帮腔道,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让小妹生活得如此养尊处优,和双手长满老茧,终将变得年老色衰的自己形成天壤之别。

“姐姐,你们要是在这水中沐浴,也一样能变得光彩照人,我……”普绪克打算避重就轻,但她终于失败了。

“你倒是说说啊,别卖关子了,他是长得像波塞冬呢,还是宙斯呀?“

“不是的话,要不是像赫菲斯托斯的脸?哦,太过分了。”

两位年长的公主依旧不依不挠,却见小妹低垂着头,湿发滴着水,泪眼婆娑,开始低声啜泣起来,那某样确实有些可怜。

“开个玩笑嘛……”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二公主开始面露愧色。

最后普绪克终于哭着说出自己从未见过丈夫的脸的事实,着实令二人大为吃惊,不过她们发现大好时机来了,因为她们的妹妹终于展现出了软肋。

“你丈夫一定是个凶相的怪物,所以才不让你看他的脸。”

“是啊,他先把你养得肥肥的,等时机成熟了就一口把你吃掉……”

新婚的少女听见这些骇人的话语,既害怕又疑虑。同时她又不得不为丈夫受到他人的恶意诽谤而怀有一丝愤怒。她擦干了眼泪,正色道:“姐姐们,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实际上,毫不夸张地说,他比任何人都要温柔,就像最温柔的爱神一样,任凭谁都要醉倒在他的芳香的怀里。”

然而,对这番善意的辩解,伶牙俐齿的二姐根本不买账:“可是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这可真是太糟糕了。他到底有多好呢,如果你能清楚地说出具体事实的话,我们倒是可以相信你。”

听完,少女耐心地答道:

“他到底有多好,你们永远也无法想象。当然,我不是要炫耀我的幸福,那些如山的财富你们刚才也已经见识到了,我想身为富商妻子的你们并不会太吃惊。最重要的是,他本身实在是……姐姐,这叫我怎么说呢。”

少女如此说着,脸上竟然泛起娇羞的红晕。那是只有初尝甜蜜爱情的人才能展现出来的神采。可惜此种纯洁的羞赧也不能打动两位包藏祸心的姐姐。换句话说,也许是她的奇妙婚姻甚至引起了某位复仇女神的嫉妒,她也坚信一个人不应该占有太多的好运。

可能有人要问,这有什么好嫉妒的呢?当她们盯着她张光彩照人的脸和她那双白净柔软的手时,就打定了主意:这妹妹兴许是嫁给了一位山神,又或许是一位国王,要是他高兴,指不定哪天就让她做了凌驾于她们头上的高贵的王后。看她那越发圆熟美艳的模样,不就是要成为一位无忧无虑的贵妇人吗?她是父亲最小的女儿,总是享尽一切好处,这下不能让她再这么占便宜啦。

“哦,我可爱的妹妹啊,恕我直言,我不是要吓唬你,也不意在揶揄我的这位妹夫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而是源于一种高尚的义务——我们的王室血统让我,和你的二姐有义务了解,同是国王的女儿,你嫁给了谁,他是希腊人,还是罗马人,又或者是波斯的富商?你能确保每晚都是同一个人拥你入怀,和你……你真的一点也不害怕吗?还是说他用他的淫 威使你不得不饮泣吞声,甘心沉溺于此种危险的亲昵?”

“的确如此,他也不一定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温柔,你肩上残留的红痕便是明证。也许他本身便是危险的野兽,让神谕来提醒你吧。他现在为你提供锦衣玉食,华宇甚至是缪斯的歌咏班,那是因为他要用你肆意逞欲。等玩腻了总有一天会撕碎你充饥。”

两个女人如此一前一后地说着,丝毫未能意识到这种满怀恶意的揣测是亵渎神灵的。另一方面,生性老实的少女又无法对此种犀利言辞作出合理的反驳,她的回答显得苍白无力:

“他不是野兽,我确信,他只是不小心……我该如何说明呢。”

此际,年长的女子已经成功地扰乱了少女的心境,现在她六神无主又忧心忡忡,她既为丈夫受到的污蔑感到不悦,又无法不为自己所听到的话而困惑。

“够了,你可别吓唬她了,我的姐姐,我们不妨为妹妹想个好主意吧。”

“听我说,普绪克……你就是武器。”长公主从背后拥住了满面愁容的妹妹的双肩,露出了一个冷冷的笑。

就是这样,长公主和二公主一唱一和,在妹妹的心中不断搅动恐惧的乌云,又给她出了个对她来说简直大逆不道的主意,使她不得不为未知的命运而发抖。然而丈夫的忠告使她不得不强装镇定,她像个可怜的贫血病人那样苍白着脸,勉强露出虚假的笑容,用颤抖的声音打断姐姐的谈话:

“姐姐啊,快别说了,我感到头痛欲裂。不过现在来喝点东西吧,掺了葡萄酒的迦太基苹果酒【注】,会让你们的气色好些的。”

如此闲聊下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分别的时间。三姐妹穿过宫殿的走廊,接着穿过一个洁白的凉亭时,普绪克却犹豫不决,不敢再往前走下去。

大姐觉得有些蹊跷,就问普绪克:

“你嫁过来已经过了半个月,我们很庆幸看到你还活着。不过既然这样,你怎么还不回去看望我们的父亲,还有你的母亲,向他们告知你的平安?”

少女闻言面露难色,无奈地摇头叹息道:“您说什么呢,姐姐,我不能走,我已经是人家的妻子了,实在是身不由己……”说着,她抬头看了看即将染上夜色的天空,旋即催促道:“啊,天快要黑了,我不能再和你们闲谈下去了,让我最后再拥抱你们一次吧。”

三姐妹眼含热泪完成了告别的拥抱,狡猾的二姐看出了普绪克的为难,便故意催促道:“那么,姐姐,我们赶紧离开吧,决不能让我们沾满灰土的鞋继续玷污如此神圣的门槛。”

此番话语当然令豪宅的女主人深感愧疚和不安。她将一件华丽的披肩批到二姐身上,又笑着解释道:

“不会的。我甚至认为你们的到来使得这里焕发生机,热闹非凡。姐姐们,你们用不着如此见外。倘若我有一丁点那种泯灭良知的想法,就叫宙斯的雷电把我劈死。走吧,我送你们到门口,不过真的只能到那里了。”

可惜她们走到一半,就发出了女子的惊恐的尖叫:
“噢,那是什么东西!当心点,它缠住你的脚了!还有你的腰上,怎么回事!”

被玫瑰花藤曼缠住的少女也惊慌地对姐姐们大喊道:“我不知道……啊,它们缠得太紧了!多保重,我过不去你们那边了。”

“我可不想相信,你嫁给了一个魔鬼。虽然神谕是如此。可是现在我不得不相信了,我这特立独行的妹夫也许真的是个可怕的怪物。我可怜的妹妹啊,唉。”

大姐用她那尖锐的嗓音如此说着,又摆摆脑袋,装模做样地抬手抹眼泪。也许是因为她那令人不快的发言,她提着裙摆穿过花丛时,脖子上的纯金项链竟然被低矮的香桃木树枝勾断了。

两姐妹惊慌失措地赶紧踏出了门槛,又听见小妹在雕花大门内声嘶力竭地大喊:“不是那样的,等等,姐姐们,记得代我向父亲和母亲问好!”

可惜两个惊惧的女人压根就没打算听妹妹的嘱咐,只是抱紧了携带的财宝,爬上西风之神的云彩,像逃命似的离开了。

------------------------------------


注:迦太基苹果即石榴。



百鳥神思者

【古希腊罗马神话】月下美人之chapter.9悬而未决(αβεβαιότητα)

(厄洛斯的动摇)

普绪克再次醒来,已经是清晨。一夜缠绵后,身旁另一个人的温度早已消失在晨光中,只剩冰凉的枕席为伴。带着一丝寂寞的感伤,她舒展倦怠的身体,发现困意依旧很深。事实上,早在十多天前----她还在为终身大事发愁的时候,她习惯了早起散步,但是最近睡意却是出奇地深重。然而她永远都不知道,是爱神每天凌晨以神力向她施以沉睡之法,令她无法提前醒来看他,只能在沉睡中接受他的充满无限眷顾的早安吻。

而此时奥林匹斯久违的午餐会,众神正推杯换盏,相谈甚欢。

“我说,赫尔墨斯,那件事怎么样了?”宙斯给信使递了个眼色,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啊,您是说……”赫尔墨斯迟疑着不知如何搭腔,突然出现在面前的...

(厄洛斯的动摇)

普绪克再次醒来,已经是清晨。一夜缠绵后,身旁另一个人的温度早已消失在晨光中,只剩冰凉的枕席为伴。带着一丝寂寞的感伤,她舒展倦怠的身体,发现困意依旧很深。事实上,早在十多天前----她还在为终身大事发愁的时候,她习惯了早起散步,但是最近睡意却是出奇地深重。然而她永远都不知道,是爱神每天凌晨以神力向她施以沉睡之法,令她无法提前醒来看他,只能在沉睡中接受他的充满无限眷顾的早安吻。

而此时奥林匹斯久违的午餐会,众神正推杯换盏,相谈甚欢。

“我说,赫尔墨斯,那件事怎么样了?”宙斯给信使递了个眼色,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啊,您是说……”赫尔墨斯迟疑着不知如何搭腔,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赫拉倒让他松了一口气。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赫拉的一袭红袍衬得她高贵而威严,她摇晃着手中的红酒,迷人的笑容里却是威胁,“看来那天我揪得太轻了,如果你真的打算去找那个叫普绪克的丫头,我可饶不了她。”

“是这样,亲爱的,你说得对。”宙斯有些醉意,接着酒劲揽过天后的肩,“我对着斯提克斯河保证,不去找她了,行吧?额,不是假誓。”他又呷了一口红酒,看了看正在为自己斟酒的伽倪墨得斯打趣道:“你说这么漂亮的女子嫁给谁合适呢?”

“我想对于您的疑问,爱情之神最清楚。”托着酒瓶的美少年微笑着如是说。

远处的阿波罗正和自己的兄弟散着步,对他来说酒的度数有点偏高,他需要醒醒酒。

“最近你的家里可能不太平啊,爱情之神。”微风吹拂着他泛红的脸颊和耀眼的金发,“我可没说醉话,毕竟我的神谕帮助过无数人。”他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不太平?你是在说母神的事还是……”厄洛斯有些不解。

“看好你的新娘,你知道人类的好奇心,宙斯给了潘多拉,也给了所有人和神。”太阳神警告道。他平时虽然风流成性,闲时喜好附庸风雅,实际上他也有敏锐的洞察力,紧要关头总能成为先知一般的存在。

“我不知道,我只是很怕失去她,你知道我为了娶她也是大费周章……”

“或许一开始你向她隐瞒身份就是个错误,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

“呃……”

“我不认为纯真的爱情可以和隐瞒同时存在,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阿波罗笑了笑,“顺其自然就好了。不过,我说,你身上的香薰味怎么这么重,还有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你总是什么都知道。”紫衣少年笑了笑,有些脸红。

厄洛斯坐在穹顶下的彩绘玻璃窗边,盯着池中沐浴的少女,若有所思。阿波罗也许多虑了,虽说是出于好心,然而先知的话不一定正确。他想,至少迄今为止,普绪克从来没有过异常举动,每天都会温顺地,虔诚地等待他的到来。直到他发现静静地浸在水中的少女在用指尖抹眼泪。

“普绪……”厄洛斯差一点就要径直飞下去安慰她了,他不知道普绪克为何看起来如此幽怨,很想去问个明白,不过现在还不行,他得等到晚上——他们约定好的时间才能现身。

他好不容易挨到晚上,这回终于清楚了------普绪克正孤独地坐在床沿,盯着晃动的脚尖自言自语:“不看你的模样倒是忍得住,可是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守着,真想见到姐姐啊。”

“比起我来,你更想见到姐姐吗?”他终于忍不住现身了。

“啊,也并不是这样……我只是想回家看看父亲和母亲,如果可以的话……”少女本不愿让情人不快,可惜她在他面前总是显得如此笨拙,她慌张又担心说错话,反倒弄巧成拙。

“你在说什么呀?”没听见期望已久的表白,爱神有些不耐烦了。他抬手将月光完全驱散,好让清辉照不到自己身上,一上床就躺到眼泪汪汪的少女身边,搂着她说道:

“难道你就没有想对我说的吗?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不能走,这是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同意的。唉,快别哭啦,难道两个已婚女人比我更有魅力吗?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见不到我而哭泣呢。”

“正是因为这样,我一觉醒来总是见不到你,我感到心都要碎了。”

然而少女的眼泪也并不能打动高傲的神明。他在黑暗中叹息道:

“天真浪漫的人啊,我不是不让你回家探亲,也不是要说他们的坏话。只是我知道让那两个女人与你见面是非常危险的举动。他们必定会教你打探我的身份,窥视我的面貌,这是绝对不行的。这么说吧,你一旦看到我的脸,你就会停止看下去,也许你会敬我,也许也会害怕我。唉,如果你做不到安分守己,那么你就干脆不要想这些事情,白天睡觉,晚上陪我,这不好吗?”

他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她,要她恪守自己的诺言,甚至还要用骇人听闻的神罚吓唬她:
“也许有人会不怀好意地来到这里,那么你千万不要理睬他,就连看一眼也不行。同理,当你的姐姐来到这里,也会带着亵渎神灵的好奇心。就像邪恶的女妖精,用塞壬的歌声向你搭话,好把你拉进痛苦的深渊,永不见光明;又像可怖的复仇女神,早就擦亮了刀,上面涂上紫衫的毒液,吹响了军号,带着千军万马,随时要将你捅死,要用铁链锁住你的肉体沉到冥河里去,或者让那些可怜的游魂捞起来分食。好好想想吧,这不仅会毁了我,也会毁了你自己。”

这番可怕的宣言令少女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她再也不敢提关于姐姐的一个字,可是她尚未从恐惧的包围中退出,就被爱神摁倒在他的身下。

不一会厄洛斯就再次唉声叹气起来:“喂,快别哭啦,难道你不应该让你的丈夫期待你吗?在这样下去连我也要禁不住难过了。唉,从现在起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不过可别忘了我给你的警告。”

也许是摸到她消瘦的肩骨,此种触感引发了他的怜惜,并无法不为之动容。他终于开口承诺道:“如果你是这样渴望见到亲人的话,我可以破例一次。”

丈夫终于答应年轻妻子的恳求,并允许她与姐姐见面,还准许她随意挑选礼物送给她们。

“真的可以吗?”少女明显有一丝惊讶,因为一直以来,这个幽闭的偌大的宫殿,从来不许外人随便进来的,自己也不能随便出去。丈夫的突然的恩惠让她不禁受宠若惊。

应该说是少女天真的举动让厄洛斯有些愧疚,“你说得对,如果不是夜晚我就见不到你”,他抚摸着身下少女散在枕边的秀发,向她道歉:“普绪克,让你寂寞真是对不起,明天就请姐姐们来吧。”

“真是太好了,我真是不知如何感谢你才好。”此话一出,他那天真的夫人自然是又惊又喜,活像一只得到奖赏的幼犬,亲热地往他怀里蹭。不过她更担心他反悔,便使出浑身解数引诱他,将诱人的娇躯与他的身体紧贴,又在他冰冷的肩上和胸口上落下火热的吻,同时羞涩地附在他的耳边低语:“说真的,我宁愿死一百次,也不愿意失去你……即便我那英明的父王,也未必如你这般可敬又仁慈……”

尽管此种引诱仍然是十分笨拙的,年轻的爱神竟有些无所适从,又有些无法自持。如果不是夜色的遮掩,恐怕他涨红的耳根就要出卖他了。毕竟有时候爱情能使人头脑发热忘记一切,现在轮到爱神自己“神“魂颠倒了。所以厄洛斯早已把阿波罗的提醒抛到了九霄云外。

“真是,一件楚楚动人的献礼啊。”

言毕,厄洛斯顺手将正要起身的普绪克身上的最后一块遮掩扯下,惹得少女惊叫一声,不过他现在不想考虑她的感受。

有什么比现在更美妙的时刻呢?他想,他早就越过底线了。“爱总是不道德的。有时甚至是危险的游戏。”他想起阿芙洛狄忒的话,又看见窗外飞进来几只蝴蝶,停在床边。是什么吸引了它们呢?他知道自己正在进行一场被禁止的约会,却愿意享受这短暂而美妙的夜晚。

少女捂住嘴,发出压抑的喘 息。在此种迷人的绝景中,厄洛斯早已无暇顾及其他。妖艳的蝴蝶在熏香中沉沉睡去,再也感知不到任何嬉笑声和浅吟叹息。



百鳥神思者

月下美人之Chapter.8深渊沉沦(πέφτουν)

比较糜烂的一章,咳咳,慎入 R15 我对比了原著再看了动画,还有一些同人,真的觉得普绪克这妹子是夜盲症太严重了==

心情不好容我开个神车


比较糜烂的一章,咳咳,慎入 R15 我对比了原著再看了动画,还有一些同人,真的觉得普绪克这妹子是夜盲症太严重了==

心情不好容我开个神车



天泽

戒生缘

阿末很少逛街,在镜子前站了很久,才去了。

  热带小镇的店颜色纷呈,望着咖啡店铺外空空的椅子,她盯着观望了一瞬又把眼睛移开,动身融进热闹的大街里。

  她穿了一身细致的浅紫色衣服,端着白色咖啡杯,认真低下头慢慢地喝了一口。

  阿末就远远地看到了她。

  “你来了。”她把头抬起来,卷发滑下肩头。

  “对。刚刚走远了。”阿末站得笔直,眉间点了几分笑。

  “带你去看看衣服。”她随手贴着阿末的腰,往街巷里走。阿末心想今天太阳晴的厉害,崩着笑眼睛圆亮地盯来盯去。她挑了...

阿末很少逛街,在镜子前站了很久,才去了。

  热带小镇的店颜色纷呈,望着咖啡店铺外空空的椅子,她盯着观望了一瞬又把眼睛移开,动身融进热闹的大街里。

  她穿了一身细致的浅紫色衣服,端着白色咖啡杯,认真低下头慢慢地喝了一口。

  阿末就远远地看到了她。

  “你来了。”她把头抬起来,卷发滑下肩头。

  “对。刚刚走远了。”阿末站得笔直,眉间点了几分笑。

  “带你去看看衣服。”她随手贴着阿末的腰,往街巷里走。阿末心想今天太阳晴的厉害,崩着笑眼睛圆亮地盯来盯去。她挑了几身衣服,阿末试下来,每次都缓缓拉起门帘,走到灯光里,挺地笔直,慢慢地笑。

  “慢条斯理的。”她坐在镜子前,绣花鞋子腾起,嗔怪道。

  像看电影似的,她试了一幕又一幕,手托着阿末出汗的腰,继续往前走。

  “这一家”,她快速指了门牌,低头看了阿末一眼,露出有力而白润的小腿,跨过门槛。

  阿末进门时才抬眼,店牌是“合生珠宝店”。

  店里泛着陈旧橡木的香味,翠绿色、金色饰物沉沉地摆着发亮。阿末左顾右盼,牵着她的手觉察出阿末的神思恍惚,便用力握了握,阿末转瞬聚精会神又笔工笔挺地站在她身后。

  玻璃柜里的绒布是暗红色的,饰物摆得并不整齐,小物件什么都有,却又十分精致。

  她支着胸,饶有兴趣地俯身看了好久,阿末不动声色地眼睛上扬,她的眼神像寻觅猎物的母豹,看着便不移开了。

  “老板,帮我把这金戒指拿出来。”

  “小姐,好眼光。这戒指虽是男款,却传了好几代人,又圆润又细致。”

  她把阿末的手捏在自己手里摊开,另一只贴着戒指小心地往阿末的中指里套去。她的头发落在阿末胸前,又贴着她用手撩起来,别在耳后。阿末屏住呼吸,就看到如瀑的黑发舞动,又露出一只发着微红的耳朵,便低头盯着推金戒指进来的手。

  “喲,有点大了。”她皱起眉来,眼神严肃十分。想要探身拿开手,去别的柜台找了。阿末抚握住她弓起的拳尖,缓声道:不碍事的。

  阿末捏住脖间细绳,将它扯开些,低下头去,把一只碧绿挂坠取出来,收好线,摊放在手心。

  她摸了摸阿末的手心,那块玉十分透亮,仍带着温度。绿色的细绳褪了严重的色,整齐地蜷在玉牌背后,已显灰绿。绳线虽是编织的,她用手带着触上时却又柔又软。

  “老板,把玉卸下,把这戒指放上去。’

  “不舍得的,你带了这么久。”她把阿末手里的玉牌握住说。

  “这块玉牌成色好呀,戒指本店可以熔了重铸的,小姐你不带可惜的。”那掌柜笑着要收回戒指。

  “不碍事的。”阿末先是抬头看了她的神色,而后腼腆地笑着:“这玉牌换你的戒指,老板不亏本吧。”

  走出店门,她的脚步有些急促,脸微微绷起来,身后仍捏着阿末的手。

  “买给你东西没有见要的,好了,这回连玉牌也当掉了。”她白了一眼,生气中竟带着点委屈。

  阿末专注地捏着胸口微凉的戒指,仔细感受与原来的不同,她反应过来:“那玉牌是我不要了,”顿了一顿,抬头看着她温声说:“我是要这戒指了。”

  这时大街上,人声开始热闹起来,因为夕阳即将下去,凉夜上幕了。

  当红霞退至天际最后一线时,阿末被她轻轻地拥在胸前,躲过身后的车马四窜,沸腾不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