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露

1080浏览    3参与
Sirius

水团小段子-记录

大杂烩,占TAG抱歉,特别是南黛、曜善的。

其他几对太神奇(除了鞠丸),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


“名言”


言归正传,依旧是转载记录。


本次某人的灵感来源:

歌声伊始梦亦始,樱桃落尽夏悄至。

浦江南岸共相聚,黛眉巧画喜迎宾。

曜日当空齐欢唱,善舞清影弄霓裳。

花团锦簇丛中笑,原起掌声经久绝。

露玉月弓为相见,爱卿期年永不衰。


他说是sif里的,不玩不晓得。

订正一下他的灵感来源(原文):

“。。。不是,sif‘国服的,昨天一个“撕cp”的水贴出来以后,我看得不爽就水了点 ”


原本貌似不打算写的,但是也不知道看了啥就激起了他冷cp狂魔的本性了...

大杂烩,占TAG抱歉,特别是南黛、曜善的。

其他几对太神奇(除了鞠丸),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

“名言”


言归正传,依旧是转载记录。


本次某人的灵感来源:

歌声伊始梦亦始,樱桃落尽夏悄至。

浦江南岸共相聚,黛眉巧画喜迎宾。

曜日当空齐欢唱,善舞清影弄霓裳。

花团锦簇丛中笑,原起掌声经久绝。

露玉月弓为相见,爱卿期年永不衰。


他说是sif里的,不玩不晓得。

订正一下他的灵感来源(原文):

“。。。不是,sif‘国服的,昨天一个“撕cp”的水贴出来以后,我看得不爽就水了点 ”


原本貌似不打算写的,但是也不知道看了啥就激起了他冷cp狂魔的本性了……


——分隔线——


歌声伊始梦亦始


“对不起,因为我是活在二次元的女孩。”

每当伊波杏树想起怀中人曾说过的话,她总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那仿佛血管中的血液被抽空一般。

——好冷,伊波杏树又搂紧了些。

窗外,蝉声如织。

“我想继续有你的梦……”

——《伊波杏树与高海千歌的梦回廊》


樱桃落尽夏悄至


樱内梨子涨红了脸。

此刻的她正仰躺在床,双手被固定在床头,白皙的胴体上一丝不挂,两颗熟透的樱桃点缀在微微隆起的胸部。

齐藤朱夏的视线落在了樱内梨子的身上。看着自己拾掇出来的春景,齐藤朱夏觉得很满意,她感叹道:“梨子ちゃん也到了成熟的季节了呢。”

——《烂熟的樱桃》


浦江南岸共相聚

黛眉巧画喜迎宾


“下雨的时候,世间恍如海底一般。”

“你喜欢吗?”

“嗯。”

“那在雨停之前,我们就一直做下去吧。”

翌日,黑泽黛雅跟随父亲来到松浦家。与她的父亲不同,黑泽黛雅并没有在人群中过久地停留,而是直奔松浦果南的厢房。

推开门,遣散正在帮松浦果南化妆的侍女,黑泽黛雅站在了松浦果南的身后。

澄黄的铜镜里倒映出二人的身影。

“你来得太早了,黛雅。”

黑泽黛雅只是笑笑,并以她纤细手指轻巧地阖上了松浦果南的双眼,而后径直拿起了梳妆台上的眉笔。

……

十一时三十分,神前式开始的时间。

黑泽黛雅端坐在人群当中,从远处凝视着身穿白无垢的松浦果南。

寂静之中,黑泽黛雅感到自己闻到了一股味道,那似乎来自于昨夜,亦在今晨洗漱时,仍于指尖缠绕。

——《那日,她成为我所无法拥有的》


曜日当空齐欢唱

善舞清影弄霓裳


“你知道嘛,过去,在这片大陆的上方,曾悬挂着两个太阳。”

“我可不信,那不得热死。”

“我说的是真的,只不过后来,有一个被人给射落,掉在了海里,而自那以后,天上便只有一个太阳了。”

“那那个掉在海里的太阳到哪去了?”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我听人说,夜晚是深海与蓝天的交替,而在以前是没有月亮的,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那颗掉在海里的太阳就变成了月亮。”

“但我妈妈告诉我,太阳和月亮以前是一对恋人,却被人给拆散了。”

“你也别难过嘛,说到底都是大人编来糊弄小孩的故事啦。”

“我妈妈是不会骗我的!”

说话的女孩,有着一对紫红与水蓝色的眸子,正由内而外地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日与月的神话》


花团锦簇丛中笑

原起掌声经久绝


国木田花丸躺倒在花丛里。

奇妙的花之海让花丸充满了喜悦与好奇,而在兴奋之余,宛如置身梦中般的幸福感也不免让她有所拘谨。

不过,身旁身穿白色连衣裙,与她一道埋在盛开的野花铺就的绒毯当中的小原鞠莉,令花丸感到安心。她在心中的某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花丸还记得自己刚当上幼师时,第一次在舞台剧上朗读自己的故事的事情吗?”鞠莉问道。她面朝花丸侧转过身,脸上荡漾着一如往常的笑容。

“当然记得,”花丸闭上眼,说道,她在脑海中不断地回忆着那一日的情景,“那是我在Aqours以后,第一次让那么多的人露出笑容,而在表演结束的同时,就有人在第一时间为我和孩子们鼓掌。”

“那个人,”花丸顿了顿,又继续道, “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那好,花丸,我问你个问题。”

“你问吧,鞠莉姐。”

“在那个故事的结尾——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四季如春的山谷里——那片山谷,到底是怎样的一幅景象?”

“这个问题,鞠莉姐,你问倒我了,”花丸睁开眼,她不知该怎么回答,但在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只不过仍踌躇着不敢探明,深怕一脚踩下,就从梦一般漂浮的世界跌落回现实当中,“是呢……那到底是怎样的一幅景象呢?”

国木田花丸坐了起来,她眺望着四周,尽可能地用着若即若离的语调说道:“或许就像眼前的这个世界吧。”

“那你愿意成为我的公主,与我共同生活在这片四季如春的山谷里吗?”

国木田花丸不知道,那天对小原鞠莉而言,同样是她人生中最为重要的日子。

啪嗒、啪嗒——泪水打湿了花瓣。

——《花的原野》


露玉月弓为相见

爱卿期年永不衰


黑泽露比第一次见到降幡爱,是在一座弓道场内。

随着一声破空的嘶鸣,降幡爱手中的弓箭笔直地命中靶心。

那年,她12岁。

黑泽露比第二次见到降幡爱,是在自己姐姐的婚宴上。

架不住大家的调侃,黑泽露比逃了出来,踉跄地撞上了降幡爱,跌倒在她的怀里。

“对不起,把你的衣服搞脏了。”

“没关系,一点鸡尾酒而已,是你头发的颜色呢”

那年,她23岁。

再后来,黑泽露比就时常和降幡爱在外面秘密相会,久而久之,周围的人们把她们看做了一对。

大约是在黑泽露比37岁的尾声,父母已经不再催促她的婚事,可黑泽露比依旧是单身,十几年里,黑泽露比从未与降幡爱发生任何关系。

就这样迎来了自己38岁生日的黑泽露比,收获了来自降幡爱的“遗物”——青白色的弓,是在她12岁,第一次见到降幡爱时,降幡爱所使用的那把。

那以后,“玉弓”代替了原本应该在的人,而黑泽露比则再没见过降幡爱。

十月的晚上,黑泽露比从病床上坐起,望向窗外,今天似乎是个满月的日子。

黑泽露比此时87岁,对于人类来讲已经是想当大的年纪了。

然而对于今夜的不速之客,那或许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罢了。

“你还是和75年前一样,来无影去无踪,一点也没变。”

“你变老了。”

“是啊,毕竟我只是人。”

“让我带你走,好吗?”

“如果我的回答只是不想再忍受病痛的折磨呢?”

不速之客对黑泽露比的回答露出了笑容。

翌日清晨,来查房的护士摁响了床铃,纯白的房间内,早已失去了黑泽露比的身影。

——《吸血鬼与相思病》


——分隔线——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会越写越长……


补充一下,他说他看错了露玉月弓,当成了露月玉弓,所以本来(读作:第二天意识到以后)应该是三日月的场景,结果前天晚上变成了吸血鬼的满月。


还有一段补充上原文:

“露玉月弓为相见,爱卿期年永不衰”这段,感觉用爱露二次创作的话应该是“露比月下睹物思人,爱爱战场奇迹生还,最终两人团聚”的感觉。


别给我流掉啊,给我产下来啊……



感觉他作为猫的画面感还挺强的……

千南那篇指的是他看了活动剧情后想爆肝,然鹅巧遇加班,不了了之……

顺便,要是七夕他能把千南写出来,我今年就去改名,讲真,虽然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