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爵士

96804浏览    5034参与
用手说画
手绘爵士白,大理石纹壁画
手绘爵士白,大理石纹壁画
plumpthorn

  萌鼠惹

  

  p2截图

  机体忘了乱画的

  萌鼠惹

  

  p2截图

  机体忘了乱画的

🦄Fantasia🦄

战后的赛博坦 警车×爵士——永远的搭档(同人)

  战争结束了,赛博坦一片狼藉。汽车人赢了,他们赢得了战争,赢得了荣誉,赢得了赛博坦,也赢得了这一堆烂摊子……

  警车需要去维护治安,爵士需要安抚人心。几百万年的战争中两人的分工一直是如此。如今战争结束了两人的分工依然是如此。

  很快他们收到消息,在汽车人驻地1002西克(赛博坦距离单位)处有两名霸天虎和三名钉子户(汽车人和霸天虎称中立者我钉子户)发生冲突,警车和爵士这对老搭档又凑到了一块。

  在赶去那的路上他们聊了起来,毕竟战争结束了,无论是谁感慨都挺多的。

  爵士:“嘿,条儿!你对你的战后生活有打算吗?”

  警车:“你都已经开始考虑未来了,而我还在怀念过去呢。”

  ...

  战争结束了,赛博坦一片狼藉。汽车人赢了,他们赢得了战争,赢得了荣誉,赢得了赛博坦,也赢得了这一堆烂摊子……

  警车需要去维护治安,爵士需要安抚人心。几百万年的战争中两人的分工一直是如此。如今战争结束了两人的分工依然是如此。

  很快他们收到消息,在汽车人驻地1002西克(赛博坦距离单位)处有两名霸天虎和三名钉子户(汽车人和霸天虎称中立者我钉子户)发生冲突,警车和爵士这对老搭档又凑到了一块。

  在赶去那的路上他们聊了起来,毕竟战争结束了,无论是谁感慨都挺多的。

  爵士:“嘿,条儿!你对你的战后生活有打算吗?”

  警车:“你都已经开始考虑未来了,而我还在怀念过去呢。”

  爵士:“你怀念战争?”

  警车:“不,我怀念的是站前。我喜欢办案,所以我享受现在。但也怀念过去的办案时光。还有当时的……”

  警车话没说完就停了。爵士也猜到了他想到了谁。

  爵士小心的问了一下:“…电脑…怪杰?”

  警车没有做这个问题的回答便开始了另一个话题。

  警车:“你还记得被万人斩(详情请参看官方元祖小说《豪勇六蛟龙》)逮住那次吗?”

  爵士:“这辈子都不可能忘。”

  警车:“我们六个(这六个是爵士,警车,飞毛腿,千斤顶,消防车,践踏)好不容易逃出去又被抓回来你崩溃了吗?”

  爵士:“说实话,我当时脑子真的空白了。”

  警车:“你这个乐天派都没辙了,我们五个更黔驴技穷……”

  说到这他们到了。从车辆模式变为人机模式。

  是两名霸天虎追踪者和三名钉子户。很明显双方都是上街来找事的,这就是汽车人要收拾的烂摊子之一。

  现在他俩的任务就是拉架。

  这次的局势很惊人,两名霸天虎似乎打的不是很积极,反而是那三名钉子户一直在用暴力表达不满。

  这两名霸天虎追踪者是硫酸雨和新星风爆,他俩都脸上满是在战争中留下的憔悴,被警车和爵士很轻松的拉到了一边。

  然后警车留在硫酸雨和新星风暴身旁,爵士走到三名愤怒中立者面前做着他的思想工作。

  爵士对他们说道:“淡定,伙计们……”面带一个真诚的微笑。

  爵士是擅长这个的,总之钉子户们的问题解决了,然后回到警车,硫酸雨和新星风暴旁边。

  警车开口问到:“你们俩又想干啥?”

  警车脸上没有愤怒,没有疑惑,似乎只有那已经把这种事情习以为常的无奈。

  他们两个低着头,新星风暴答到:“我们的兄弟……离子风暴,在战争结束前不久死了。”

  爵士疑惑的问到:“你们……是兄弟?”

  硫酸雨有些不耐烦的说:“怎么,只有你们汽车人才能重情重义,霸天虎里只有‘红惊闹’这一组游击小队吗?还记得我们‘造雨师’再战争中把那个黄色小矮子(“黄色小矮子”是指大黄蜂)怎么样了吗?”

  说完硫酸雨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警车愤怒的喊到:“现在战争结束了!”

  爵士对警车安慰到:“淡定……”

  硫酸雨和新星风暴再次回到了悲伤中。

  爵士把警车拉到一边说:“让他俩走吧,失去战友的感觉你我都清楚,对吧?况且这次好像还真不是他俩找的事儿”

  警车回过头看向这两个失去战友的追踪者,摆了摆手,示意让他俩走。

  硫酸雨和新星风暴满脸的不可思议,充满感谢与惊喜,当然并没有抹去憔悴。然后点了点了头表示感谢,变形成飞机离开了。

  警车和爵士开始往回走。

  警车对爵士说:“来的路上你都提起我的旧搭档了,但说实话,我并没有怀念他。”

  爵士:“那你是……”

  警车:“再被万人斩抓住的时候我失去了一位战友,那时在我身边的不是电脑怪杰而是你;战争开始时我的第一个搭档就是你;到成为擎天柱的左膀右臂也是你;现在战争结束了陪我收拾烂摊子的也是你。电脑怪杰只是战前的工作伙伴,你才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当时的犹豫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

  爵士:“哦~条子,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们……永远都是搭档。”

  ……

  

  

迂路不徹

“放轻松,声波..我们在梦里呢,不会摔着的。”

  (我又来造谣了

“放轻松,声波..我们在梦里呢,不会摔着的。”

  (我又来造谣了

爵仔的后挡板

背景是随便找的,原图在后面,嘿嘿嘿

背景是随便找的,原图在后面,嘿嘿嘿

领克03+在Cybertron
  救命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救命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不见等于解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救命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不见等于解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塞伯坦鸽王
整体参考transformer...

整体参考transformers go go🥺


上一棒:@维生素蜥 

下一棒:@一只小Prime 


整体参考transformers go go🥺


上一棒:@维生素蜥 

下一棒:@一只小Prime 


不锈钢砧板

收了个gt的爵士,这个身高才对嘛(*¯︶¯*)

人形车型都蛮漂亮的✧

都是我的宝:D

收了个gt的爵士,这个身高才对嘛(*¯︶¯*)

人形车型都蛮漂亮的✧

都是我的宝:D

DOREEN

赛博坦春节联欢晚会x祝大家新年快乐!!

  (p2感觉更喜庆一点(传一下)

上一棒:@石头剪刀布 
下一棒:@丧窝犬 

赛博坦春节联欢晚会x祝大家新年快乐!!

  (p2感觉更喜庆一点(传一下)

上一棒:@石头剪刀布 
下一棒:@丧窝犬 

峤连峤连峤峤连.(硅基限定版)
  🚧只会拟女我很抱歉🚧...

  🚧只会拟女我很抱歉🚧

  素bbb 爵仔和mov横炮的拟人!

  (真人世横炮真的超涩我狂炫)

  🚧只会拟女我很抱歉🚧

  素bbb 爵仔和mov横炮的拟人!

  (真人世横炮真的超涩我狂炫)

亦然

【TF春节168h | cp福袋专区 | 12:00】赛博坦汽车会吐地球花吗?[爵擎]

  上一棒:@月亮能维修 

  下一棒:@锯纸先危 

  祝大家新春快乐

  原本想写些搞笑日常但是好像失败了,结尾绝对he,希望各位食用愉快ovo

  ———————

  走在去控制室的路上,爵士的心里可谓五味杂陈,他可能首创了赛博坦医学史上的先例,地球上的病例,在赛博坦汽车上显灵了!他一个赛博坦的汽车,得了花吐症。

  第一次发现征兆是神子坐在他的驾驶舱的时候,他下来的第一句就是问他什么时候给自己的舱内喷了香水,味道熏得他都快吐了。当时他并未当回事,因为并没有人在他的舱内放这种东西,更不必说他了。而第二次发现的征兆就让他忽视不了这个病症了...

  上一棒:@月亮能维修 

  下一棒:@锯纸先危 

  祝大家新春快乐

  原本想写些搞笑日常但是好像失败了,结尾绝对he,希望各位食用愉快ovo

  ———————

  走在去控制室的路上,爵士的心里可谓五味杂陈,他可能首创了赛博坦医学史上的先例,地球上的病例,在赛博坦汽车上显灵了!他一个赛博坦的汽车,得了花吐症。

  第一次发现征兆是神子坐在他的驾驶舱的时候,他下来的第一句就是问他什么时候给自己的舱内喷了香水,味道熏得他都快吐了。当时他并未当回事,因为并没有人在他的舱内放这种东西,更不必说他了。而第二次发现的征兆就让他忽视不了这个病症了,在整理给擎天柱的报告时,他的口中落下了白色掺杂着黄的花瓣,淡淡的花香从这些花瓣中飘出。

  发现了这种情况,爵士立刻去往医疗室让救护车为自己做了一个检查。

  “怎么样,有发现什么吗?”

  “...你有听过,花吐症吗?”

  花吐症,顾名思义,得了就会吐花。但是这种症状只出现在人类的猜想中,并未有真实的发现。但是现今,却在一个赛博坦人身上具现了,根据救护车的猜测,应该是部分对人类不起作用的寄生物但是可以和赛博坦的机械物质结合且激活,并且开始侵蚀金属。这个病症并不致命,因为此寄生物无法在寄生后进行繁衍,在侵蚀到一定程度后便会进入死期,类似于人类的感冒。

  但是是病就得治,“我不知道你暗恋的到底是谁,但是我的建议是早点把你的病治好,借此机会了了你这个心结。”这是在走出医疗室前,救护车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对他说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好像是一些插科打诨的话,救护车摇摇头转过了身,他转身叹了口气。治病?哪有那么容易,要知道他暗恋的可是...

  爵士有一个藏在心底的秘密,他喜欢他的上级,所有汽车人的领袖,擎天柱。

  作为他的副官,他在擎天柱还是图书管理员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可谓是一步步看着他从不起眼的管理员,一路把肩上的责任越抗越重,成为了大家的领袖。他心中的情绪的也在路上越酿越浓,成了心结,成了病因。他从走在他前面的人,变成了并肩的同伴,再到他的后方支援。

  “爵士?接下来的数据呢?你怎么了?今天的报告心不在焉的。”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生病了呢?”一种以你为名的病。他轻松笑笑,罢了,这样的关系就挺好的,这个病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只是在这个感情的死海里掀起了不起眼的微小风波,要不了多久,它便会沉寂下去。

  想到这里,他便开始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发痒,几声咳嗽声过后,便又有几瓣花落下,这次的花比上次还要完整,已经有了一半的雏形,香味也更浓郁了。抬起头,他便看到擎天柱愣愣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被我的新技能吓到了?”他咧咧嘴,对他的反应感到好玩。

  “这是怎么回事?”

  多年搭档的经验让他马上便反应过来他是在担心他,罪魁祸首在担心他的罪过。想到这,他便忍不住笑出了声。“没事,找救护车看过了,一点水土不服的小毛病,无大碍,很快便过去了。刚刚汇报到哪了?让我看看...啊,是这里。我们继续?”

  “爵士,我在严肃的让你汇报你的病情。”

  这回轮到爵士愣住了,他意识到擎天柱是认真的。“啧,都说了是一点小毛病,有的时候你对一些事情的执著真是让我搞不懂。啊,好吧好吧,你可把你的天线停停吧,它们要冒火了。”

  “……”

  “情况就是这样,没什么问题我就接着汇报了?”

  “……之前可没见你对汇报那么执着。”

  那当然了,再在这里待下去他感觉这个病可要被提前治好了,当然不是指药到病除,而是病情加速,然后再快速把整个病经历一便痊愈。毕竟可有那么大一个催化剂在他的身边。在知道病情时,他便已经决定最近要尽量和擎天柱减少接触,身为他的副官,必要的接触还是不可避免,发现是迟早的事,但是他没有预料到会这么早。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你的病啊!对自己上点心吧。”擎天柱无声的叹口气,他的副官总是会站在一步之外,遥遥的望着他。他们之间好像总是隔着一层布,两人隔着布相望,但是没人掀开那层布帘看清真正的样子。就如此刻,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爱上了一个人,甚至思念成疾,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更不必说知道是谁了,这让他感到无力和悲伤。这份爱恋也在他的心里埋了太久太久,这瞬间,他的心中好像忽然空了一块,有什么东西在缓缓的流去,责任让它的存在被压缩到最小。在现在,责任又如同一个堤坝,使这个洪流不至于淹没村庄。

  “他……就是你暗恋的人,他知道吗?”

  “?他要是知道我还会这样吗?op你这话真奇怪,放心吧,这玩意儿就和人类的流感一样,死不了。”

  “……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我是说,你是我的副官,你的身体也是我的责任。”

  爵士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好吧,那你可得好好帮我想想怎么办了,毕竟一直吐花还是很难受的。”爵士摊了摊手,走到一边拿起了未完成的报告打算帮他的领袖整理一下。

  擎天柱走到另一边坐下,两个人各怀心思沉默了好一会。直到一声机器的滴都声划破了这片寂静,此时的爵士正因为心中的思绪而烦躁,“bee,别吵了,你先出去。”话说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房间里就两个人,哪里来的bee?反应过来后,两人都开始低头轻笑“抱歉,op,我没想到你已经可以和bee沟通了。”

   “那你打算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了吗?”

  “等等,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okok,那你先关闭感知器。”

  “怎么了?嘿,爵士!”等到他再次开启感知,他的副官早就走出了控制室,只余留一朵完整的黄白相间花在控制台上发出浓郁的香气。后来,擎天柱在他人那里知道了,这朵花名叫水仙,花语为敬意和思念。

  等到尘埃落定,他们会在水仙花的香味中相拥。

Karst

【声爵】音乐之声 上

*欢乐G1背景

*有参考相关影视作品,如果有既视感请相信自己的直觉

*OOC,慎入


0

浑浑噩噩中,爵士率先上线了。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在他的公寓里——因为这里不会有这种甜腻的气味,就和昨晚他脑模块彻底宕机时一样的暧昧。光学镜紧随其后上线,放眼望去便是被次级能量弄得一塌糊涂的充电床,以及散落在房间各个地方的高纯瓶子。

……昨晚,挺激烈哈?

记忆区块也很快恢复,爵士也终于反应过来:在昨晚和一个陌生机奔放整个通宵之后,看来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都发生过了。不过爵士也不在意。距离战争早已过去好久了,现在回塞博坦的机子一天比一天多,再遇到昨晚419对象的概率实在是低……于是爵士也......

*欢乐G1背景

*有参考相关影视作品,如果有既视感请相信自己的直觉

*OOC,慎入


0

浑浑噩噩中,爵士率先上线了。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在他的公寓里——因为这里不会有这种甜腻的气味,就和昨晚他脑模块彻底宕机时一样的暧昧。光学镜紧随其后上线,放眼望去便是被次级能量弄得一塌糊涂的充电床,以及散落在房间各个地方的高纯瓶子。

……昨晚,挺激烈哈?

记忆区块也很快恢复,爵士也终于反应过来:在昨晚和一个陌生机奔放整个通宵之后,看来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都发生过了。不过爵士也不在意。距离战争早已过去好久了,现在回塞博坦的机子一天比一天多,再遇到昨晚419对象的概率实在是低……于是爵士也没多想,径直从这个位于油吧阁楼的小房间走出,十分潇洒地准备开始新一天的生活——如果忽略他现在酸痛不止的腰部轴承的话。

再过一小时,爵士会为此刻自己的草率而万分后悔的。


1

战争之后,爵士终于是过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他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油吧。在战火纷飞躺在战壕里最无助的时候,在被霸天虎俘虏被绑在刑讯室的时候,爵士的脑模块里总会构想等战争结束后,他要开一家三层的油吧:进门就能看到一个巨大的圆形舞台,他可以在绚烂的灯光下自由舞蹈,倾听观众们快乐肆意的欢呼。也可以在老朋友拜访时在二楼的活动室里招待他们,累了就上三楼一间挨着一间的公寓里住着。他会给每一个朋友都安排一间房,和好兄弟们住在一起,各自搂着自己的妹子生活,这不就是理想的生活吗?

不过他的好友录音机却表示:用地球上的说法,爵士这是在给自己立Flag。不过就算是这样,爵士硬是顶着这个Debuff打到了战争结束,等到了博狂两派握手言和,还很在意地等到了自己的老朋友们一对接着一对先是上了爱情的巨轮,接着就进了婚姻的坟墓。

好吧,作为全塞博坦最酷的机,爵士也一直将这种酷炫进行到底。他当时想和好兄弟们同吃同住的愿望是无限期顺延了,但他的油吧还是红红火火地开了起来。只不过再醉生梦死的黑夜也会过去,每当主恒星升起,看着那人去楼空的美丽舞台,爵士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

就比如现在。

当他推开油吧的大门时,好友录音机还在整理总服务器上的音乐文件,一看到爵士回来了便率先打招呼:“嘿伙计,昨晚过得怎么样?”

好吧,爵士其实已经记不清好端端的自己为什么要突然外出,最后还和一个陌生机又来了一发,不过他还是选择了蒙混过关:“自然是妙不可言呀。怎么了?录仔,你是在埋怨我昨晚没带你一起吗?”

听到这个回答录音机显然是意外的,这点爵士察觉到了——看来昨晚自己的突然离开事出有因,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你……不记得昨晚上发生什么了?”

“嗯——?”

“那可太好了。”录音机松了一口气似的,“虽然不知道昨晚上你跑哪儿去了,但看到你没事就太好了。来吧伙计,别忘了中纪节快到了,你说过我们最近要排练下那时用的新曲子呢。”

于是爵士也没有再去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转而开始和录音机研究他之前调试好的新曲子——这是爵士和录音机一早就在完善的酸性电子,录音机是声音工程师,爵士则是配唱歌手。录音机轻车熟路地开启合成器,按照编程码演奏出前奏。和之前一样,在愈加光辉明媚的音波缓缓行进时,爵士也紧随其后在另一台合成器上调试出宛如丝缎般安然的柔和复音。如此反复,随着几声好似人声的喘息,节奏也随之加快,只是……

原本不需要他们亲自上阵的声音模拟,录音机发现爵士竟然自己跟随节奏唱了出来,不过想到昨晚的情况,录音机也只得按照原计划把歌曲整个音调按以前拉快,却不想他这边刚一变奏,一旁的爵士在跟上他步伐的同时,也情不自禁地跟着节奏舞动起来。

“嘿,录仔。”爵士不急不慢地操作着合成器,开心地舞动身躯,“这部分真给劲儿,真可惜这次我不能上台跟着舞上一曲!不然的话……现在来一段也不迟!”

说着爵士便翻过合成器越到中央舞台上,一个漂亮的空翻后稳稳落在没有灯光的舞台上。因为这首歌两人的灵感来源都是地球上的环法拉力赛,自然有种伴着光辉驰骋的灵动感——而爵士的舞也颇具“爵士”风格,依然不按套路出牌,但舞技精妙无比。录音机先是短暂的停滞,但很快也跟上了爵士的步调继续调音,甚至激情处爵士都没忘了唱出副歌,在歌曲中和着人声喘息的他动作愈发肆意洒脱,就和他们一同看过的那场拉力赛一样激动人心。

直到两人通力合作完美收音,录音机才从被音乐激发的热情里回神,他看着舞台中的爵士也觉得对方肯定也很开心:“真的是比任何一次的排练都惊艳!我敢说正式演出的时候我们一定能嗨翻全场!”

但是他发现舞台中的爵士似乎没他想的那么激动,对方依然维持着最后那向观众展示后背的舞姿没动分毫。等到录音机发觉不对劲的时候,爵士的面甲上很是局促。

“那个……录仔,帮帮忙踹我一脚。”爵士尴尬地笑笑,“我好像卡住了。”


激情过后,被录音机狠狠朝着后挡板来了一脚的爵士隐约觉得很是不对劲。今天自己的情绪模块似乎过于活跃了,哪怕是现在是自己因为卡壳不得已窝在充电床上休养,后台的冗余数据依然在快速运转。奇怪之于爵士其实也蛮享受音乐带给自己的快乐,不过很显然他的朋友们得到消息也很快,虽然不知道录音机是怎么和其他人解释爵士“在跳舞的时候扭到腰部轴承导致卡死”这样的尴尬遭遇,但也不妨碍他们来到油吧探望自己。

第一个来的就是大黄蜂,小巧可爱的侦察兵先是把带来的能量点心放好,也知道爵士现在这样肯定也会无聊,于是便好心地掏出新淘来的地球电影。

“是迪士尼的新片子呢!”大黄蜂满怀期待地把碟片送到放映机中,“而且听说里面的场景很漂亮……还记得咱们之前在地球,7月份的天气打雪仗!现在咱们也可以看雪哦!”

毕竟迪士尼的电影,经常会出现演着演着就会唱起来,唱着唱着又跳起舞来,不过这也是爵士和大黄蜂很喜欢的一种艺术形式,他们乐得闲暇时光一起看看地球电影放松。所以当投影上大大的《FROZEN》出现时,爵士和大黄蜂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画面里艾莎女王歌唱着打开城堡大门的时候爵士没问题,安娜公主和汉斯王子情歌对唱的时候爵士也没问题……直到艾莎女王独自一人行走在雪山里,最后歌唱着施展法术造出冰雪城堡的时候——

“哇——爵士,这画面真的太美了!真漂亮的建筑,我想吊车和滑车一定也很喜欢的!爵士你说是不是?爵士?!”

然而回应大黄蜂的却是劈头盖脸砸在他身上的能量薯片。事后这段记忆被大黄蜂列入机生最不能承受的画面之一。

“你能想象吗?!”大黄蜂对每个提出疑问的机这么说道,“我知道爵士很会跳舞啦……但是直接看着他跟电视里的迪士尼公主一样,边唱边跳,还把桌子举起来扔上天花板……最重要的是,他把我们的能量薯片当雪花给扬了!”

自此,大黄蜂都拒绝和爵士看电影,尤其是音乐剧。



2

好吧,爵士承认,自从那天他毁了和大黄蜂的电影日。后续朋友们的看望中也出现了不得了的事故。

因为自己喜欢音乐,所以老朋友们也几乎统一口径地给他带了很多地球的新专辑。只不过……

“一听音乐就会跳舞?”录音机惊讶道,“拜托,这是你的个性呀!你还记得那次我在公共频道放摇滚乐,其他人都在叫我停下,只有你突然在显像一号面前跳起了霹雳舞。”

“那不一样!”爵士无奈地掩面,“解释起来也很麻烦,这样吧录仔,我点一首MJ的《Thriller》可以吧?”

虽然很疑惑,但录音机还是老实变形开始放歌。只不过这时才发现,爵士的房间空荡荡的,除了被焊在地上的充电床之外别无他物。明明他之前来的时候,进门就能看到爵士那排满了一面墙的音乐专辑,和很多高精音响设备……等一下!

于是录音机就眼睁睁看着爵士顶着受损的腰部轴承从充电床上一跃而起,跟随节奏跳起来了有名的僵尸舞步。虽然舞技依然精湛,但是从爵士护目镜后的表情就知道,他现在既痛苦又无奈。

“好了关掉吧录仔,再跳一会儿我的腰部轴承中纪节来都好不了。”

录音机这边一关掉音乐,爵士整个人就脱力般地倒在地板上:“看吧,我根本控制不住!一旦出现音乐,我的系统就会立刻匹配合适的舞蹈去表现出来。”

“所以……你的收藏都是?”

一提到自己曾经的收藏,爵士一脸悲壮:“那天擎天柱大哥来看望我,他带来的歌是邦乔维的《We weren`t born to follow》……”

言至于此,录音机也明白了:那些收藏绝对是在中间的吉他和声时被“不墨守成规”的爵士给从三楼扔下去“解放”了吧?

“那,你准备怎么办?”录音机担忧道,“即使喜欢跳舞也不能这样下去了……也许你应该转换一下?”

录音机震惊地看着爵士从地板上起来,无奈地笑笑:“可我是油吧老板,怎么可能不听音乐呢?再说了这几天都是只有你一个照看,我这只是小问题影响不大。也不是什么音乐都会跳起来的……碰碰运气嘛。”

是在录音机不赞成的目光里,爵士还是参加了当晚的派对。确实如爵士所说,今晚奇迹般地他没有再跟着音乐起舞——也不知道是否和今晚的音乐风格有关。今晚是“爵士专场”,原本空旷的舞台下方今晚放好了三两卡座,来往的客人都安静坐在座位上品尝着浓郁的高纯特调,注视着舞台中央聚光灯下的陌生歌者演唱。

今天的派对有点特殊,这是来自某个诗社的线下见面会。或是专业或是业余的诗人作家汇聚于此,当然也不乏擅长歌唱的机即兴表演 ——就像现在的这位男性歌者。录音机坐在台下看他表演,而不远处的后方爵士少见地拿起来那把许久未摸过的电贝司伴奏。

乐声和缓沉静,伴随着这位塞博坦诗人满溢感情的唱词也打动着观众。黑暗中有些多愁善感的作家诗人已经在偷偷拭泪,掩面哭泣。

Understand the things I say

愿你知我所言

Don't turn away from me

愿你不离不弃

Cause I spent half my life out there

只因我已漂泊半生

You wouldn't disagree

你不会不同意

Do you see me, do you see

你能看见我吗,看见我了吗?

Do you like me, do you like me standing there

你喜欢我吗?你喜欢我站在那儿吗?

Do you notice, do you know

你注意到了么,你知道么

Do you see me, do you see me

你能看见我吗

Does anyone care

又有谁会在乎呢?

……

后来这位歌手下台,爵士竟然也跟着他坐到一处。录音机分身乏术,只能先安排另一位诗人上台演奏。轻快的Platina Jazz很快地冲刷掉了先前有些悲凉的气氛。闲暇之余录音机发现爵士也在跟着音乐打拍子,同时也和那位歌者聊着什么——至少没有不受控地跳起舞来。也许这个奇怪的小病毒放过了爵士不是吗?

不过等录音机回过神来,就发现原本老老实实坐着和歌者聊天的爵士,开始和那位苦命人一起举着高纯瓶子唱起来了不知名的歌,两个机一边唱一边狂饮,不过他们的动静也被乐声掩盖,没人注意到他们自己的狂欢。最后那个歌者重重拍了拍爵士的背,便踉踉跄跄地偷偷离开了,只剩下爵士自己。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猛地又拿起那没人陪伴的高纯灌了一口,身体依然在和着轻快的乐声扭动着。

哦,普神。录音机想,爵士看来根本没摆脱这病毒。否则按他现在的表现怎么还有心情听音乐呢?也许明天真应该给他在救护车那儿预约个床位,好好看看病了。

这个小聚会来得快去得也快,所以等录音机准备妥当,把爵士扶回去他的公寓时,主恒星依然在地平线下还未升起。他刚离开房门口,一声令人胆寒的巨响冲出来,紧接着就是身后充满狂暴的摇滚乐便从爵士的房间撞出来,录音机赶忙折回去,却发现本来醉得不省人事的爵士竟然整个机吊在灯上。他双手把着本来很牢固的灯架开始摇摆,原本如蓝天一样的护目镜此刻光芒混沌,但是嘴里和着他扬声器里查斯特贝宁顿的歌声一起咆哮着。

I can’t feel the way I did before!

Don’t turn your back on me!

I won’t be ignored!

爵士借着吊灯左右摇摆,不停嘶吼歌唱,是那样的声嘶力竭和不甘。录音机想,也许在那个爵士独自跑出去的晚上他也想这么做,但只有今晚他做到了。最后一个音吼完,爵士松手,干净利落地随乐声收尾落地,甚至还摆出了完美的谢幕姿势,但紧接着他就瘫倒在地直接下线。而与此同时不堪重负的吊灯终于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啪的一声响直接砸在了爵士的身边,叮叮咣咣一阵乱响,世界安静了。

明天就带爵士去救护车那儿。录音机扶额,再不治的话,先别说爵士的家底够他能霍霍多久,他这个状态也是大问题。



“体检显示,你的机体除了之前卡死造成的腰部轴承损伤,其他没有问题……”

救护车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爵士做出结案陈词,但很快地就收获到对方的反问:“怎,怎么可能?!我现在只要听到点音乐就会不受控制跳起来,普神啊……这段时间我都没法好好充电了!哪怕是下线了迈克尔杰克逊的《Beat It》也能把我拽上线!

“先等我说完。”救护车冷静地望着爵士,“机体显示正常,主程序也显示正常。但是你还记不记得在战时,你们把幻影从霸天虎基地救出来的那次?”

什么?爵士先是一愣,便开始顺着对方的思路来调取记忆存档。

确实,那时他领着探长和开路先锋把关押的幻影救了出来。开始没什么毛病,幻影的机体也只是轻伤。但是很快问题就出现了,幻影的光学隐身能力开始错乱,他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动不动会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立体影像:比如绕着方舟转圈的彩虹小马,在擎天柱大哥的舱门口出现的跳草裙舞的威震天……甚至还有震荡波打篮球这样的奇葩影像。这种情况直到一周之后幻影才没有再犯,期间他回忆了在霸天虎基地的遭遇,最后还是爵士下定结论,是因为……

“所以老救,你的意思是……我现在这样和当初的幻影一样,都是?”

“没错,”救护车认真道,“你们是老对头了,我想现在你明白了吧。”

在得出结论的那一秒,在外界看来很慢;但对爵士而言,这一秒真的很-漫-长……

0.01秒:震惊,想大喊一声。

0.23秒:“普神啊,那天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0.36秒:“以前怎么没看出来那家伙这么生猛的?搞得我的腰部轴承现在还这么疼!”

0.48秒:“大哥对不起,我没想到我自己居然和整个塞博坦最不苟言笑的机对接了整个通宵啊啊啊!”

1.00秒。

“老救啊。”爵士关掉了光学镜,护目镜后一片黑暗令人绝望,“那你说,声波那个炉渣他现在能在哪儿?”



3

战后其实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比如威震天居然重操旧业当起了诗人,开始频繁出版诗集赚起了稿费。惊天雷是他的助手,甚至还想往演艺圈发展;比如擎天柱大哥意外也不算意外地和救护车先是谈起了恋爱,又没多久缔结火种伴侣关系……很多很多的爆炸性新闻冲击着人们,但是现在向来,原本让汽车人头疼不已,让霸天虎闻风丧胆的情报官却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声波就这样从大家的视野中悄然消失,连带着磁带部队也销声匿迹了。

有不下五种说法猜测声波的去向:有人说声波这个闷骚型的机和震荡波这样的无口机喜结连理,俩人彻底移民了(千斤顶这么说);也有人说声波被威震天留在了地球上,被卡壳成了一台蓝色复读机,只会唱ABC早教歌(双子兰博基尼如是说,爵士当他们假油喝高了)……

于是爵士只好采取折中的办法,干脆委托警车将声波广为人知的图像印出来,自己拿着传单开始找人。


“哦,抱歉伙计,我没见过他。”来自某位塞博坦建筑师。

“呃呃没没没有没有真的没见过话说这是谁?”来自一位蓝色的快递小王子。

“如果我再见到他,我会打爆他的脑袋!”来自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DJ。

“哇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倒是想见见诶,怎么样你有他的通讯码吗?不然你把这张照片送我怎么样?”来自某位长了五张脸的外星怪胎。


最后当爵士都不抱希望的时候,一向善良靠谱的老大哥擎天柱才给出个很靠谱的答案。

“上周出门的时候,我见过疑似声波的机在一家门店里出现过。”擎天柱诚恳道,“大概位置已经发到你的终端了,祝你好运爵士。”

“也祝你好运,大哥。”爵士满脸感激。擎天柱大哥果然还是最靠谱的机,身影是那么地高大伟岸——哪怕是因为前天因为工作不爱惜身体,现在被老救关在家门外反思的背影,也是这样的高大伟岸。“门锁我已经帮大哥解开了,上吧大哥!”

对不起老救,为了你们的幸福,我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

爵士听着房门里传出来救护车惊讶的喊声,紧接着灯一关,只剩下了昔日领袖和首席医官的耳鬓厮磨。

不过等爵士真的跟着导航找到那家店的位置时,一时间饶是他这么见多识广的机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

不远处的一个服务生立刻注意到了呆立的爵士,便热情地走过来给他塞了一张传单:“先生欢迎光临我们家的咖啡厅哦~我们可有着特别的服务呢!”

“哦,谢谢了亲爱的,我会去……看看的。”

爵士干笑地把那没眼看的传单折好,维持着一贯完美的笑容回应对方。显然这样帅气的笑让那个服务生很开心,他先是热情地道谢,直到进入店门前还回头给了爵士一个飞吻。穿在被卸下护甲身躯上的黑白女仆裙装随着他轻佻的动作摇摆,少不了的荡漾美丽,只不过——

他渣的,爵士欲哭无泪。只要这个对象别那么像红蜘蛛就更好了。

爵士鼓起勇气再看了一眼那张传单,糖果巧克力配色的传单花里胡哨的,但上面的标语却冲击性十足。

“霸天虎主题餐厅欢迎主人们的到来~给热爱霸天虎女仆的主人你最心动不已的私人服务~❥”

第一次,爵士觉得擎天柱大哥那伟岸的背影是那么地腹黑闷骚。



来都来了,不进去也解决不了问题不是吗?

爵士望着那花里胡哨的招牌,强压下自己快要溢出来的吐槽之魂走近。他透过窗玻璃一看,果不其然里面的场景群魔乱舞:个人们三三两两坐着享用精致的能量小点,穿梭其中的服务生们……爵士总能从其中找出那些个熟悉的面孔干着一反常态的事来:反正惊天雷是绝对不会挂着那么甜美的笑容让客人点单的,至于红蜘蛛估计也不会那样大胆地坐在餐桌上,交叠着双腿记下餐品一边还给旁边那个机抛媚眼吧?还有那是震荡波?!那家伙笑起来是这样吗?甚至也有闪电,大火车……反正能有点名气的霸天虎基本全都汇聚于此,甚至还能看见有个带着老铁桶的威震天——火种源在上,这家餐厅谁开的?是霸天虎那帮家伙都疯了,还是这是元始天尊开的星球玩笑?

爵士决定放弃思考,深入虎穴。他推门而入,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好。之前给他传单的那位服务生一看他果然光顾,便离开从桌子上下来小跑着过来:“哦,看看谁来啦!你好啊帅气的爵士,想吃点什么?”

“额,招牌菜来一份就好,谢谢。”爵士可不敢盯着这张和红蜘蛛这么相似的脸看久了,尤其是对方那明显就是想啪拖的样子。他匆匆点单,对方以为是他害羞了,便也没多问便离开了。

爵士从来没这么喜欢过自己的护目镜,它让自己第一次不那么尴尬,可以顶着快报废的光学镜一个挨着一个找着,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可疑人选。

就在离爵士不远处的桌边,有四五个机坐在那里。他们似乎是一群瘾君子,总是喋喋不休地高声讲话,惹得其他人纷纷侧目。也就是这时有一位宝蓝色涂装的服务生四平八稳地端着餐点而来,他的身躯显然比这些个服务生高大多了,甚至机体都是有棱有角。也许是因为他还穿着外装甲,黑白女仆装在他身上显得无比滑稽,但他好像察觉不到似的,依然把餐点例行公事般地依次放好。

“需求:铜粉沙拉、能量甜甜圈、气泡冷却液。任务已完成,请放心享用。”

不得不说,这样的电子音也学得有九成像。爵士下定结论,不过他眼尖地发现,其中一位在这个服务生欠身的时候,朝着那微微欠起的裙摆伸过去,想要摸一把他的后挡板。不过也就在这时,那个服务机毫无感情地回应:“行为具有侵犯性,建议立刻停止。”

被叫停的那个机先是一愣,发现那个服务生连头都没转,边大着胆子继续,却没想被那个服务生突然扣住手腕,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给他砸在了地板上。

那个服务生看都没看周围的目光,转而面对其他四个面面相觑的机提问:“额外服务,允许?”

短暂的怔楞之后,这边软骨头争先恐后地表示自己没事了,于是那服务生便转身离开,只留下那个倒霉蛋捧着他被摔断的胳膊大喊不止。

“我的胳膊!那个混账摔断了我的胳膊!店长给我管管你的人!”

在后厨探头扮成威震天的老板依然低头在搅拌着锅里的能量液,随意指了指一旁醒目的标语:那上面画着震荡波的胸,下面却写着“非礼勿碰,谢谢合作。”

哦,这个身手……就算不是本人,也应该能问出一些线索吧?爵士想着,便快速出了餐厅,临走不忘留下餐费。随后他简单侦查了一下四周地形,便变形成跑车伺机而动。

等到主恒星终于落下,爵士看着服务生们已经卸了装束依次回家,甚至店长都率先离开了。但是店没关,灯还亮着。过了一会儿终于店门关闭,走出来的果然是那个奇怪的服务生。他似乎没发现爵士的伪装,自顾自地离开了。于是爵士悄悄跟上目标,和他始终保持着可视范围内的距离。

不过显然最近的爵士运气不太好,就在他顺利跟着目标到达了一处简陋的公寓楼下时,突然地那个服务生拐过一个暗巷就不见了,正在爵士紧张的时候,巷子深处一段歌声不合时宜地漂了过来。

——哦普神啊,别是现在!

爵士的活塞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这段音乐,系统迅速匹配出适配度最高的舞蹈。于是他又不受控制地跳起了华尔兹,终于那神秘的服务生现身了,他那让爵士都羡慕的高精音频传输器此刻播放着地球上的圆舞曲,每进一步都是满满的压迫感,爵士想后撤,可是那该死的舞步却好似找到了舞伴一样,让他一个旋转便进入了敌人的怀抱。那高大的机体也反过来搂住爵士,只是却毫不犹豫地在他的脖颈管线出释放出来了强电流。

是真货,绝对是真货!这是爵士昏倒在对方怀里前的唯一想法。


TBC

卜不浅
我在画什么? 画不动了,我还有...

我在画什么?

画不动了,我还有一堆作业没写(阴暗的爬去写作业)

机体半瞎蒙

我在画什么?

画不动了,我还有一堆作业没写(阴暗的爬去写作业)

机体半瞎蒙

Quicksilver

0基础纯纯画渣路过,为练指绘摸了镜像爵士…(画的不好OOC了请别喷)感觉比例有点不协调(尴尬目移)涂装参考的是idw镜像2,但是人物性格各方面还是按照2008BOTCON年会设定来的哈哈。

想象的是爵仔出任务回来,趴在紫擎的王座扶手上汇报情况时擎帝给他一个肯定的摸摸(?)(是的没错这是紫擎视角)毕竟乖孩子总会得到奖励的嘛……

动作参考见P2。

0基础纯纯画渣路过,为练指绘摸了镜像爵士…(画的不好OOC了请别喷)感觉比例有点不协调(尴尬目移)涂装参考的是idw镜像2,但是人物性格各方面还是按照2008BOTCON年会设定来的哈哈。

想象的是爵仔出任务回来,趴在紫擎的王座扶手上汇报情况时擎帝给他一个肯定的摸摸(?)(是的没错这是紫擎视角)毕竟乖孩子总会得到奖励的嘛……

动作参考见P2。

凝霜之镜

打地球之战被剑警爵互动逗笑了,遂摸

打地球之战被剑警爵互动逗笑了,遂摸

绅士桑
  一直很想画爵仔弹琴,然后就...

  一直很想画爵仔弹琴,然后就画了,动作有参考

  一直很想画爵仔弹琴,然后就画了,动作有参考

野°
终于画完了内!!是之前在空间的...

终于画完了内!!是之前在空间的点图———

终于画完了内!!是之前在空间的点图———

减少糖分摄入量

  板子坏掉了遂手指头戳楞个条子和战损爵

  准备明天借压岁钱之名抢夺我哥的平板

  大家兔年快乐!!!!

  板子坏掉了遂手指头戳楞个条子和战损爵

  准备明天借压岁钱之名抢夺我哥的平板

  大家兔年快乐!!!!

爵仔的后挡板
哎过年好啊,凌晨两分钟前画完哈...

哎过年好啊,凌晨两分钟前画完哈哈哈,大家给自己画过年图了不?(私心给围巾上加了个条子嘿嘿嘿嘿)


哎过年好啊,凌晨两分钟前画完哈哈哈,大家给自己画过年图了不?(私心给围巾上加了个条子嘿嘿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