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父亲

37370浏览    2682参与
永远

每位父亲都是女儿的神

每位父亲都是女儿的神

三一居士

給女兒的一封信—過往與未來

小時候讀歷史課本,從千百年前到今日,課本總是用一條線將這些歷史連成一塊,但依我的想法,它們應該是一個圓。

當然,時間是一刻不容緩的往前邁進,他獨自進行著屬於他自己的馬拉松無人打擾......或許未來會出現一個偉人,但至少在我寫下這些文字的現在,還無人能停止或是回述、加快這場馬拉松。

我的父親跟母親完全無法學會跟使用較複雜的3c產品,他們明明處在相同的時空,卻如同蘇格拉底與孔子彼此年歲相交的九年—無法相識相知。然而他們的生活卻因為沒有受到手機、電腦的影響,充滿了樸實的人際溫暖,三不五時跟老友相約碼頭散步或喝喝咖啡,實在是令我羨慕啊。

我的小孩年紀小時便透過網路結識了這個世界,他們能不透過飛......

小時候讀歷史課本,從千百年前到今日,課本總是用一條線將這些歷史連成一塊,但依我的想法,它們應該是一個圓。

當然,時間是一刻不容緩的往前邁進,他獨自進行著屬於他自己的馬拉松無人打擾......或許未來會出現一個偉人,但至少在我寫下這些文字的現在,還無人能停止或是回述、加快這場馬拉松。

我的父親跟母親完全無法學會跟使用較複雜的3c產品,他們明明處在相同的時空,卻如同蘇格拉底與孔子彼此年歲相交的九年—無法相識相知。然而他們的生活卻因為沒有受到手機、電腦的影響,充滿了樸實的人際溫暖,三不五時跟老友相約碼頭散步或喝喝咖啡,實在是令我羨慕啊。

我的小孩年紀小時便透過網路結識了這個世界,他們能不透過飛機與機票就了解另一個國家的近況,亦不用讀晨間早報來了解腳下這片土地。然而知識獲取得太簡單,常常無法辨識知識的真假,真是幸與不幸啊。

說說我吧,在上一代與下一代的夾層,我融入不了老一輩的十里洋場也跟新一輩的科技炫影格格不入。

然而在時間除了是馬拉松選手外,他還是一位傑出的魔法師,在他直線的跑道中卻誕生了無數的小圓圈,這些小圓圈慢慢地就把直線跑道變成了圓型的操場般。

我相信在18世紀末的英國,應該也有一個父親跟我有一樣的感覺吧,夾在父母與小孩中間、處於過去與將來之中。

孩子們,我輕聲哼唱著搖籃曲希望妳們的夢中充滿彩虹與棉花糖還有香甜的牛奶跟五彩繽紛的糖果。

嬰仔嬰嬰睏,一暝大一寸

嬰仔嬰嬰惜,一暝大一尺

搖兒日落山,抱子金金看

子是我心肝,驚你受風寒

在三十年前,妳們的祖母也這樣抱著爸爸輕聲哼唱搖籃曲,慈愛的聲音伴我入眠。三十年後時間施了魔法讓我重複這樣的事情送妳們進入舒適的夢。

哼著搖籃曲,我心中卻慢慢浮出了無限的憂慮,我擔心妳們、我害怕妳們的成長之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坎坎坷坷、崎嶇不平使得妳們跌跌撞撞。我不安地想著妳們以後重蹈覆轍的走過我走過的求學路,為了一個好的未來拚高中、拚大學苦讀一堆深奧的文字與艱深的理化,我的孩子啊.....在我們的文化中,讀書是最簡單能成功的道路,只有讀書才有好的出路。然而因為那些填鴨式的教育一定會使得妳們精疲力竭,就如同十五年前的我一樣。

在未來20年後,妳們會成為新一代的中國青年,你們經歷過的種種我也經歷過,希望在妳們感到難過、傷心的時候,你們可以在時間的魔法中看到那個曾經的爸爸,我們同痛同苦同難,我們也同樂同喜,當你們想到曾經的爸爸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感到輕鬆一點?爸爸永遠與妳們同在,我們走在同一條路上,我們不孤單。

但現在,妳們還太小,盡情的玩吧,望妳們童年能無憂無慮的長大啊,這是天底下所有的父親對孩子最長情的寄託。


2022/05/24 清晨

求 您 做 饭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沈悦兮

一点多了,还是睡不着…


今天因为做错事妈妈批评我了

我才知道原来当初我父亲,奶奶爷爷都不想要我


怪不得呢

怪不得对父亲我忽冷忽热

怪不得从小到大爷爷奶奶没抱过我

我出生就是个错误吧…


还记得当时我才一年级,发烧了,让家长来接我回家,奶奶给了我二十块钱让我自己打车走…

那时候才六七岁啊…


现在全部解释清楚了,我就tm是个废物

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对吗?


我现在的心情真的五味杂陈,难以言喻。


是死是活,还在定夺。


不好意思了各位,实在是没有地方宣泄自己的情绪所以发在了老福特上面,还请嘴下留情,我没有卖惨只是很难过🙏


一点多了,还是睡不着…


今天因为做错事妈妈批评我了

我才知道原来当初我父亲,奶奶爷爷都不想要我


怪不得呢

怪不得对父亲我忽冷忽热

怪不得从小到大爷爷奶奶没抱过我

我出生就是个错误吧…


还记得当时我才一年级,发烧了,让家长来接我回家,奶奶给了我二十块钱让我自己打车走…

那时候才六七岁啊…


现在全部解释清楚了,我就tm是个废物

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对吗?


我现在的心情真的五味杂陈,难以言喻。


是死是活,还在定夺。


不好意思了各位,实在是没有地方宣泄自己的情绪所以发在了老福特上面,还请嘴下留情,我没有卖惨只是很难过🙏





怪盗キッド

我的父亲

……

  我不知道他是否获得过荣誉.

  也不知道他是否当过连长.


      但……

      我仍记得那封存已久的军装.

      记得那顶军帽.

      记得父亲胸前的军徽.



……

  我不知道他是否获得过荣誉.

  也不知道他是否当过连长.

      


      但……

      我仍记得那封存已久的军装.

      记得那顶军帽.

      记得父亲胸前的军徽.

  

TF家族-张泽禹(开学emo版)

好爱那种明目张胆的偏爱,刚刚我爸去超市买🚬,问我想要什么,我就随口说了一句:我想吃糖,结果我爸花了30多块钱给我买了一大兜糖,我跟表妹炫耀,我爸还没说什么,就在那笑

好爱那种明目张胆的偏爱,刚刚我爸去超市买🚬,问我想要什么,我就随口说了一句:我想吃糖,结果我爸花了30多块钱给我买了一大兜糖,我跟表妹炫耀,我爸还没说什么,就在那笑

设计R²

《创意生日贺卡》

这是送给父亲的生日贺卡

今年他刚好满60属虎

他是个可爱财迷小老头

所以把60设计成钱币

下方的两个是可爱的草莓🍓元宝蛋糕

《创意生日贺卡》

这是送给父亲的生日贺卡

今年他刚好满60属虎

他是个可爱财迷小老头

所以把60设计成钱币

下方的两个是可爱的草莓🍓元宝蛋糕

Cheston

父辈身上的担子很重,把腰都压弯了

                              谨以此文

        献给我的父母亲,感恩他们用他们的方式,把我养育成人。...


                              谨以此文

        献给我的父母亲,感恩他们用他们的方式,把我养育成人。


        

       整理家中旧物品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几张小时候的照片,还有母亲年轻时的照片,恍了恍神,原来母亲年轻时是那么好看的,如今却已经满头银发了。

       

       一旁的母亲轻轻地抚着照片,深情地望着,许是在感慨时光吧。

        

       看着母亲满是细纹的脸和眼角,我的鼻头一酸,忍住没有落泪。听母亲说,她年轻时是村里最好看的女孩,是外婆的小女儿,还有许多人都说母亲年轻时是个大美人。后来到了婚嫁的年纪,经人介绍,认识了父亲,双方都觉得对方不错,于是就结了婚。后来过了好几年才有了我。

        

       结了婚后,两个年轻人先是去了服装厂工作,攒了些钱父亲就带着母亲去周游各地。后来就去各地创业了。听父亲说,他们创业那段时间真的很难,失败了很多次,本钱都没了。

        

       有一次,店里进了几件衣服,是当时挺时受欢迎的。隔壁也是同行,卖服装的,因为生意不好,还因为父亲进的衣服和他们进的一样,说父亲抢他们生意,不由分说的就带人把父亲的店砸了。这时突然想起父亲腰背上有一道疤,许是那时候留下的,从那时候起,父亲就放弃创业了,去了叔叔的厂里上班了。

        

       我的父亲母亲是典型老一辈的父母,从小只要有好吃的,他们总会留给我,自己却舍不得吃。

        

       那时候,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但他们却舍不得我和他们一起吃苦,他们自己省吃俭用,却在超市里挑选好的奶粉,让还在喝奶的我喝好的奶粉。

        

        他们即使自己苦着,却还想着让我好好长大。

        

       写到这里,有些哽咽,更多的回忆涌上心头。

        

       小时上学,不论晴天雨头,父亲总会在校门口准时站着,走出校门,我总能一眼看见父亲的身影,然后一股劲冲上去抱他。

        

       在学校里我的成绩一直不是最好的,父亲对此也骂过我,甚至打过我。

        

        所以我小时最怕的就是父亲,直到现在也是。

        

       依稀还记得有一次数学只考了七十几分,父亲大发雷霆,说平时数学家庭作业白教我了,抡起一根铁棍,就要打我,母亲虽也不满我的成绩,但看见父亲此举,一下就冲上来,当我睁开眼的时候,那根铁棍并没有打在我的腿上,而是重重的打在母亲的腿上。直到现在,六七年了,母亲的腿上还有那次留下的痕迹,还有淤血积在腿上。

        

        但我从不记恨我的父亲,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还有一次送我去上学,下着大雨,在一条小路上很泥泞,旁边开过一辆车,旦速度细毫没有减慢,溅起的水花全部落在我和父亲的身上,同时电瓶车打滑,我和父亲摔下来,我只是轻微的伤,而父亲的腿却被压住了,他却一声不吭,我想一定很疼吧,但他认为他是父亲,所以他选择默默忍住。

        

       而如今,家里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但父亲的身体却大不如从前了,仔细看,父亲的脸上已爬满细纹,也早已有了白发,脸上和手上都长了中老年人专属的老年斑。

        

        岁月在父母的脸上留下了太多很痕迹。

        

       可我多想让这些痕迹留在我脸上,而不是我的父亲母亲。


       时代在发展,现代人早已开始乘地铁,使用智能手机。而我的父亲母亲似乎被时代所遗下了,他们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尽管一些基本的都会。但有一些他们实在不太会,就只能来问我。

        

       而我有时却十分不耐烦地告诉他们,甚至嫌弃他们跟不上时代。似乎我手中的手机里有什么事比他们更为重要。而他们在一旁则是默不作声。

        

我后悔了。

        与其说是后悔,倒不如说是   愧疚。


       后来,在手机上看到一句话:小时候你问父母无数次“这是什么”,他们总是不厌其烦,每次必答。可长大了,父母年老了,你却嫌他们烦。

        

       那一瞬间感触很深,仿佛就是在说我。


       又一年母亲节。

       

       我在学校连上九天学,于是打电话给母亲,祝她母亲节快乐。电话那头她笑了,说她很开心。

       

       直到过了许久。我突然开口。

       

       “妈妈,我想你了。”

       

       母亲随即就问我是不是在学校过的不开心,我害怕她担心,哽咽着说没有。母亲似乎听见我的哽咽声,又问我是不是哭了,我忍住说没有。于是她就安慰我。

        

       “没关系,马上就回家了,妈妈给你买了大芒果,放在冰箱里,等你回来吃。”

       

        “好...”


       其实我是一个很不会表达的人,很少对父母亲说“想你了”,同时更怕电话会打扰到他们。可是这一次我忍不住了。

        

       试想,是否在无数个时刻,父亲母亲也不敢打电话过来,怕打扰到我。

        

       我很讨厌现在我没有任何能力去保护我的父亲母亲,也没有时间陪伴他们,我不知道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我的母亲是怎样过的。每天做完饭等父亲回家吃饭,洗完碗,除了看电视家务,她还能干些什么事去打发时间呢?

        

       我们有同学聚餐,QQ空间,抖音和微博,但他们只有我们,我们是他们的全部世界,而他们只是在我们的世界而已。


       如今早已不需要父亲来接我放学了,已经可以自己公斤打车的回去了,可上公交前,父亲依然会送我到站台,等我上了车他才离开。回家后,母亲依然会在家门口望着,望着。

        

       那一瞬间,觉得父母亲老了,身体不再健朗了,腰杆也不似少年时挺的那样意气风发了。


       父母身上的担子很重,把腰压弯了,再疼,再累,也要自己也要忍着,扛着,只因为一句“妈妈” “爸爸”。


        在空余时间多陪陪他们吧,人生那么短。


       有很多人说如果时光能倒流,想回去陪陪自己的父亲母亲。


       可 “爱” 不是等他们老了,不在了再说愧疚,后悔没有多陪陪他们。而是珍惜现有的时间去陪伴。

        

       可如果没有我们,那又是谁在陪他们呢?





悬游

我的父亲

我的爸爸在今天离我而去。他是一个总是想着别人,劳累自己的人。无论我想吃什么,他总是会给我做,虽然味道时好时坏吧。现在离我高考25天,我好难过你再也不能陪我去看成绩,不能陪我去填高考志愿,不能看到我去工作,不能见证我未来的婚礼。

我说,找老公呢,就要找像你一样,爱妻子爱孩子爱父母的人。然后啊,以后我们两家人就一起去旅行,带你去爬高山,赏春景。

可是你不在了,我一直觉得今天在做梦。也许明天你就会回来给我做小龙虾,我坐动车回家你会来接我。

我第一次见妈妈哭得这么伤心,我想哭可我哭不出来。

明明还有7天就是我生日。你最好来我梦里找我,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晚安,爸爸。

我的爸爸在今天离我而去。他是一个总是想着别人,劳累自己的人。无论我想吃什么,他总是会给我做,虽然味道时好时坏吧。现在离我高考25天,我好难过你再也不能陪我去看成绩,不能陪我去填高考志愿,不能看到我去工作,不能见证我未来的婚礼。

我说,找老公呢,就要找像你一样,爱妻子爱孩子爱父母的人。然后啊,以后我们两家人就一起去旅行,带你去爬高山,赏春景。

可是你不在了,我一直觉得今天在做梦。也许明天你就会回来给我做小龙虾,我坐动车回家你会来接我。

我第一次见妈妈哭得这么伤心,我想哭可我哭不出来。

明明还有7天就是我生日。你最好来我梦里找我,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晚安,爸爸。

唱红

父亲

爸爸和我们闹脾气了,因为一句措辞不当的话。

他像一个小学生,用“拒绝沟通”和“冷暴力”隔绝我和妈妈。

他近三年不断失业又复业,每次工作时间只有几个月。

他并不关心自己的母亲,他对一切指手画脚,他说着会找工作却搁置再三。

他永远有理由。

他口是心非,他一事无成,他碌碌无为。

如同蜱虫。

这是我的“片面之词”。

而他是我的“父亲”。

爸爸和我们闹脾气了,因为一句措辞不当的话。

他像一个小学生,用“拒绝沟通”和“冷暴力”隔绝我和妈妈。

他近三年不断失业又复业,每次工作时间只有几个月。

他并不关心自己的母亲,他对一切指手画脚,他说着会找工作却搁置再三。

他永远有理由。

他口是心非,他一事无成,他碌碌无为。

如同蜱虫。

这是我的“片面之词”。

而他是我的“父亲”。

文字存放处✨✨

我的父亲

如果你有一位这样的父亲,你会怎么办?


     三四岁时,每次生病打针都想找他,可他不是在放牛就是在开压路机,在那个手机通讯不便捷的时代,他选择忽视我……


     上幼儿园,在每一次风雪交加亦或是下大暴雨的上学放学的路上,他的身影从来没有出现过,每每问起,他都会质问你这种天气为什么要去幼儿园……


    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他想让我去县里最差的小学,还理直气壮地说女孩子读书没什么用,反正迟早都要嫁人……......


如果你有一位这样的父亲,你会怎么办?


     三四岁时,每次生病打针都想找他,可他不是在放牛就是在开压路机,在那个手机通讯不便捷的时代,他选择忽视我……


     上幼儿园,在每一次风雪交加亦或是下大暴雨的上学放学的路上,他的身影从来没有出现过,每每问起,他都会质问你这种天气为什么要去幼儿园……


    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他想让我去县里最差的小学,还理直气壮地说女孩子读书没什么用,反正迟早都要嫁人……


     准备上初中的年纪,他让我去了全县最好的初中,是因为这所初中离租的房子近,而那个房子是他两年前为给他妹妹陪读的时候租的……


     熬过了中考,我考上了全县最好的高中,重点班,学校离家不近但也算不得遥远。我们之间的争吵好像越来越频繁,每每看似简单的聊天,都是以争吵为结尾,所以我学会了闭嘴,认为减少交流是避免争吵的最好方式……


     到了高三,我的成绩有了起色,考上985已经不成问题,他开始和颜悦色,但大多数时候,晚自习下课都看不到他的身影,可他当初会在每一个夜晚接他妹妹下晚自习,即便当时是只隔了一条街就能回家的距离……


     倒数第三次模拟考,我考的很失败,那次的成绩连个重本都考不上,于是他又开始摆脸色……


     转眼到了高考,我考了600多分,在这个小县城里已算难得,我收到了村里的奖金,可他告诉我这笔钱并不是靠我自己的努力和成绩得到的,而是靠我爷爷的面子……


    到了大学,他不知道我的生活是怎样的,我也懒得和他分享,直到现在三年了,他不知道我选了什么专业,不知道我在几班,不知道和我有关的一切……


      而我,从一开始的退让逐渐变成了反击,每一次吵赢我并不开心,有的时候我会想他是我的父亲,这样做是不是不孝,可每一次回想过去的种种,我的内心就像住了一条愤怒的毒蛇,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和他争吵……


     二十余年的光阴,他不知道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不知道我的梦想,不了解我对未来的规划,我们之间更像是只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他会在我给他买礼物的时候说为什么要浪费钱,会在我在晚上十一点钟以后打电话给出去喝酒的他而愤怒。仿佛我对他所有的关心体贴就如最卑贱的野草,一文不值……


    圣贤书教会我们尊师重道,孝顺父母,可圣贤书从来没告诉我该怎么面对现在的自己,这样的父亲……


     心灵鸡汤告诉我们哪有不爱子女的父母,可它没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有例外,如果有,我又当如何……


     现在的我们,沉默是唯一的交流方式,或许真正的疏远并不是歇斯底里,痛哭流涕,而是两个人明明离得那么近,却不知聊些什么,亦不知从何说起……


望潇

鼾声

他睡得很香

入眠于顷刻之间

惊醒于心头的骚动

天窗外爬满月光

柔和静谧地

在这个男人脸上

刻下皱纹

[图片]

我不敢扰动

我怕他从梦中惊醒

我怕他无由的责怪

岁月留给脸上的黝黑

总如山般稳重

斥我独当一面

不再把我抛起

不再给予细语

却是不息扰人的鼾声

我回到少时的夜晚

把脸侧向一旁

时光不止,星辰流逝

依旧是伟岸的背影


他睡得很香

入眠于顷刻之间

惊醒于心头的骚动

天窗外爬满月光

柔和静谧地

在这个男人脸上

刻下皱纹



我不敢扰动

我怕他从梦中惊醒

我怕他无由的责怪

岁月留给脸上的黝黑

总如山般稳重

斥我独当一面

不再把我抛起

不再给予细语

却是不息扰人的鼾声

我回到少时的夜晚

把脸侧向一旁

时光不止,星辰流逝

依旧是伟岸的背影



卡门
父亲 - 筷子兄弟

作者听哭了T~T

作者听哭了T~T

好运影视
男人为了还账,竟把自己未成年的女儿给卖了
男人为了还账,竟把自己未成年的女儿给卖了
垂枝已至

【原创小说_候车亭下】07 哑巴行为

  出门后的李儒山上车点了根烟,深吸了几口。 


  眼里的神情有愧疚有自责有惭悔。 


  那曾是他犯下的罪。 


  内心深处燃起了一团不灭的篝火,时刻煎熬着他那良心未泯的灵魂,回忆让他成了罪恶的囚徒,记录着有关他的罪证。 


  这时,一通从医院的电话打了过来:“喂,你好,李先生…” 


  结束通话的李儒山,内心隐忧且疲惫不堪,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用手重重的捶打着方向盘泄气。 


  屋内的楚樱靠着蛮力和李玦较劲,用力的捧起李玦的脸...

  出门后的李儒山上车点了根烟,深吸了几口。 

 

  眼里的神情有愧疚有自责有惭悔。 

 

  那曾是他犯下的罪。 

 

  内心深处燃起了一团不灭的篝火,时刻煎熬着他那良心未泯的灵魂,回忆让他成了罪恶的囚徒,记录着有关他的罪证。 

 

  这时,一通从医院的电话打了过来:“喂,你好,李先生…” 

 

  结束通话的李儒山,内心隐忧且疲惫不堪,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用手重重的捶打着方向盘泄气。 

 

  屋内的楚樱靠着蛮力和李玦较劲,用力的捧起李玦的脸,让李玦看向自己:“是我,是我楚樱,你看看我!” 

 

  李玦紧闭双眼,一个劲的把头下低。 

 

  楚樱看向离门而去的李儒山,又看向眼前的李玦,一时间思绪混乱,她还是被李玦的行为吓的不轻,眼泪已经不受控的流下。 

 

  “姐!是我!你别吓我,求求你了…你看看我,我是楚樱!。” 

 

  说到最后,楚樱的声音已经成了哭腔,她害怕极了。 

 

  在楚樱用力拉扯和叫唤的情况下,李玦终于清醒了不少,她抬头,入眼的是楚樱哭花的脸。 

 

  明明更为痛苦的是李玦,可正在落泪的却是楚樱。 

 

  见李玦睁眼,楚樱猛地抱向李玦,手在李玦背后轻轻拍着,就像每日入睡前李玦偶尔轻轻拍她背后那样,楚樱清楚的感受到李玦身躯一个劲的发抖。 

 

  “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楚樱的声音像是定心丸一样,慢慢平复着李玦的内心。 

 

  楚樱好像很爱哭,总是动不动就红了眼眶。 

 

  李玦不忍看到这样的楚樱,她能清楚的感受到楚樱那滚烫的眼泪滑落至她的脸颊。 

 

  心想这么好看的脸怎么能哭花呢? 

 

  她呼吸急促却拼命抬手想要替楚樱擦拭眼泪,可手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快触碰到那张脸时,视线渐渐模糊,昏厥了过去...楚樱顾不及未擦拭的眼泪,猛然起身跑了出去,她希望李儒山还未曾走远。 

 

  李儒山这时正坐车里抽着烟,看到楚樱冲了出来,赶忙熄火下车,把未抽完的烟丢地上用脚踩灭。 

 

  “爸!”楚樱跑到一半跌了个平地摔。 

 

  李儒山赶忙上前扶起:“别急,你慢慢走。” 

 

  “姐她!姐她晕过去了!!!” 

 

  李儒山一听到,立马冲了回去抱起李玦,打算开车送往医院。 

 

  楚樱本也想跟过去,但李儒山却让她先别操心,让她早些休息,因为明天还有课,而高三要珍惜好时间。 

 

  学习真的那么重要吗?优秀真的那么重要吗? 

 

  楚樱心底想起了这一道声音,像是问别人,又像是在问自己。 

 

  楚樱最终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没有任性,她站在原地,看着车子逐渐远去。 

 

  她慢悠悠的走了回去,拿起扫把清理了地上的碎片,整个楼房空无一人,碎片被扫起时撞击发出声音,听着有些刺耳。 


  即便发生了这样的事,她还是得回到三楼的课桌继续补作业,任何事情似乎都不能成为她暂时不学习的理由。 

 

  无论发生什么事,周围的人都让她好好学习就行,但她是人,不是完美的学习机器。 

 

  楚樱消极的坐在书桌边,试图努力用心,可根本无法专心,在这样的状况下,学习效率为零。 

 

  营造和维持好学生的模样真的太累了,学了十几年的习,在这一刻她厌倦极了。 

 

  她冲动的把试卷给撕了,泄愤。 

 

  这感觉就像当初爬墙时的冲动一样,不去想后果的莽撞行为给心里带来一种颤栗的快感。 

 

  也许是眼泪流多了,眼睛有些发酸,看着桌上被撕烂的试卷,顿感烦躁。 

 

  这时候外边下起了大雨,缓解了前几天闷热,她把学习抛在脑后,躺在床上企图入睡,可是整栋楼就她一个人,她不喜欢一个人孤零零的感觉,她在房间里不安分的走来走起,时而下楼喝口水,时而看看窗外的雨,时而整理书桌。 

 

  整理书桌时,看着桌上的笔盒,这是她中考那一年楚奈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即便楚奈若的陪伴很少,可自打有记忆以来每一年的生日礼物都不曾落下。 

 

  楚樱开始想楚奈若了,她拿起电话拨打了过去,好多次都没有接,以往若是自己多打几次楚奈若一定会回电话来指责她,但这次并没有。 

 

  她在等楚奈若回电话的过程中伴随着无形的学习压力沉沉的睡去,睡前还为李玦许了个平安愿。 

 

  天微亮,楚樱就要起床去上学了,一般去上学都是李玦骑小电驴搭她,这次李玦不在,楚樱只好背着书包,手里拿着零散的钱坐在家附近的候车亭下等车。 

 

  昨夜的雨一直持续到清晨,淅淅沥沥的,一位撑着黑伞的高挑男人走了过来,坐到楚樱身侧的另一张凳子上。 

 

  这男人一袭解扣的黑色西装,脚上穿着黑棕色的切尔西短靴,头发两侧被推剃,顶部是打了发蜡的背头,头发末端狼尾微杂翘,显得有些雅痞,适度的发际线配合着眉宇间散发出英气,板直着腰坐在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的打扮更像是适合坐在豪车后的总裁。 

 

  楚樱看着男人,觉得很是眼熟,歪着头盯着思索... 

 

  男人坐下后,不紧不慢的收着黑伞,他感觉到楚樱的视线,他看了过去,下意识地嘴里脱口而出:“楚樱?” 

 

  楚樱听着这声音,想起了假期游泳时遇到的那位大叔。 

 

  “大叔?”带有几分不确定。 

 

  “嗯。你住这附近?”熟悉的烟嗓接话。 

 

  “哼,你上次没告诉我名字,我才不要回答你!”楚樱记仇的翻起旧账。 

 

  “伍卿。” 

 

  “伍..卿...伍卿啊!”楚樱喃喃的重复着。 

 

  “嗯。” 

 

  “还是叫你大叔吧,我叫习惯了!” 

 

  “随你,应该很难再见到了。”说完,从口袋里拿出皱皱巴巴的烟盒,点起了一根烟。 

 

  “如果还有下次呢。”楚樱迅速反问。 

 

  “我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伍卿深吸了口烟,过了一会,仰头缓缓呼出。 

 

  “这城市不好吗?为什么要离开?”楚樱对这人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为了钱。”伍卿淡淡道。 

 

  楚樱虽还是学生,但早已深知钱的重要性,楚奈若为什么没有时间陪她?不就是就是因为需要钱来供楚樱上学。 

 

  她理解性的点了点头。 

 

  伍卿看着楚樱学生的模样,好心的又说了句:“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好好学习。” 

 

  “那你以前好好学习了吗?” 

 

  “我初中就毕业了,没文化,所以向钱低头了。” 

 

  “为什么不读了?” 

 

  伍卿觉得楚樱年纪尚小,不愿说明,便岔开了话题:“你知道你名字里‘樱’的寓意是什么吗?” 

 

  楚樱摇了摇头好奇的看向伍卿说道:“我这辈子还没见过樱花呢,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南京的樱花很好看。”伍卿随口一说。 

 

  楚樱还想聊下去,但一辆亮黑奥迪停在了候车亭前。 

 

  伍卿嘴里叼烟起身,离开时手重重的按压在楚樱蓬松的卷发上,语重心长的留下这一句话,便上了车。 

 

  “象征着希望。” 

 

  希望仅仅只是一个名词。 

 

  若信有,便尚在。 

 

  “你试卷写了没,借我抄抄!”慕鸣忆拿着空白的试卷在楚樱面前晃了晃。 

 

  楚樱缓缓回神,她思绪还停留在刚才候车亭下和伍卿的对话里。 

 

  “我没写!” 

 

  慕鸣忆扣了扣耳朵,再次确认的问道:“你没写?你居然没写作业,是我听错了吗?” 

 

  “你没听错。” 

 

  “对了,李玦今天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你管那么多干嘛,快补你作业。”楚樱此刻只想静静,她面带微笑的把拳头举到慕鸣忆的面前。 

 

  这下慕鸣忆安静了。 

 

  他偷偷摸摸的在早读课上疯狂的补起了作业。 

 

  下早读后老师来问起楚樱作业时,楚樱撒了谎:“老师,对不起!我昨天回家时,试卷没找到,可能弄丢了。” 

 

  老师听了后点了点头,给楚樱拿了一份新的试卷,一旁的慕鸣忆羡慕了起来,这若是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老师必定不信。 

 

  楚樱今天一整天上课都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熬到晚修下课。 

 

  也不知道李玦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楚樱刚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了李玦站在小电驴旁等着她。 

 

  “我在这!”李玦看到楚樱朝她挥了挥手。 

 

  楚樱朝着李玦跑了过去,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楚樱依稀记得刚来到这个家时,李玦是很抗拒肢体接触的,但现在的李玦对她张开了怀抱,两人正紧紧相拥。 

 

  李玦从医院醒来,满脑子都是楚樱那张哭花的脸,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见见楚樱。 

 

  楚樱也没过多的问昨天的事情,因为她觉得李玦不愿提及,但她相信总有一天李玦会向自己吐露心声,只是时候未到。 

 

  即使是炎热的夏季,但李玦却享受此刻如火炉般的拥抱,左手搂腰,右手上抚楚樱的头往肩里按,头低着,鼻息紧紧的埋于触感微痒的发间。 

 

  这样紧紧的拥抱很熟悉。 

 

  在母亲去世以后,幼儿园放学来接李玦的就变成了李儒山。 

 

  “爸爸~”小李玦奶声奶气喊着。 

 

  小李玦眼尖,放学刚到校门口就一眼看到了李儒山,立马屁颠屁颠的朝李儒山跑过去。 

 

  李儒山张开双手一把紧紧的把小李玦抱住。 

 

  如抱住世界,如怀里藏金,如供奉神明。 

 

  “爸爸,你抱的太紧啦!”小李玦埋怨着,被抱太紧的她有些喘不过气,而且天气这么热,这么抱着很难受。 

 

  李儒山愣神,反应后立马为刚刚的行为道歉。 

 

  “妈妈呢?妈妈今天为什么不来接我?“小李玦天真的问道,那双眼眸清澈如水。 

 

  ”爸爸来接你不好吗,爸爸出差那么久,见到爸爸不高兴吗?你不是最喜欢爸爸举高高吗?”边说着边把小李玦往天上举,放下时,小李玦落座在他的肩膀上。 

 

  “耶~举高高~”小李玦高兴的双手拍掌。 

 

  “你抓稳了,小心摔下来。”李儒山颠了颠肩膀,让李玦坐稳。 

 

  小李玦刚到家,就拿起小板凳跑去坐在电视机前点开看动画。 

 

  “爸爸有事出门,你在家乖乖的,别坐的离电视机那么近,待会看完电视要写作业,不能贪玩。” 

 

  小李玦乖巧的点了点头,把小板凳往后挪了挪,等李儒山出门后,调皮的又把凳子往前挪了挪。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响着,这时的小李玦已经乖乖的写完了作业,幼儿园的作业写完是需要家长签字的,她在客厅等着放学未去接她的妈妈。 

 

  她等啊等,爸爸和妈妈也没回来,没吃晚饭的小李玦肚子饿的慌,她拿起她的小板凳跑去冰箱前,在冰箱上层翻找了一番,看到了可以生吃的西红柿。 

 

  西红柿很大,冰冰凉凉的,也不知道洗干净没,就往嘴里塞,兴许是饿坏了,狼吞虎咽了两个,妈妈回来肯定要骂她了,因为她把西红柿汁弄到了衣领和袖口。 

 

  妈妈在去接小李玦的路上出了车祸,李儒山接到医院电话,立马从公司请了假赶去了医院,抢救期间的等待属实煎熬,看了看手表,是小李玦放学的时间,只好又驱车离开医院,看到小李玦立马抱入怀里,内心复杂,情绪在那崩溃的边缘徘徊着。 

 

  半夜,李儒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 

 

  脑海里都是,抱歉,抢救无效。 

 

  走到客厅,入眼的是睡在沙发的小李玦,衣服单薄,怕是着凉,李儒山心疼的抱着她去床上,为其盖好被子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儒山回到房间根本睡不着,看着床头的家庭照,视线落在那笑容灿烂的女人身上,他点了烟,在房间抽了起来,“你最不喜欢我在房间抽烟了,快回来骂我吧…” 

 

  屋子里静悄悄的。 

 

  不知不觉中,烟灰缸满了,整间屋子乌烟瘴气,忽然门外传来哭声,李儒山起身走了出去。 

 

  跌倒在楼梯口的是小李玦,膝盖上肿起来一大块。 

 

  看到走来的李儒山,小李玦哭的更大声了,伸手就是要抱抱,李儒山耐心的抱起她哄着。 

 

  小李玦估计是吃了冰的西红柿后,又在客厅受了凉,所以大半夜闹了肚子,小手擦了擦哭红的眼角:“呜呜,爸爸,我膝盖疼,肚...肚子也疼,妈妈呢?我要妈妈,呜呜,啊啊,妈妈~”,刚被安抚好的小李玦忽然想到妈妈后泪水又再次如洪水般袭来。 

 

  “你抱的太紧了,我快不能呼吸了。”楚樱拍了拍李玦的背部,李玦回过神,但像是听不见楚樱的话一样,抱的更紧了。 

 

  李玦又何尝不想把事情与对方诉说呢? 

 

  她说不出... 

 

  说不出曾被亲生父亲性侵的事实。 

 

  是那沉重的父爱让她迷茫,是那可怜的自尊心让她耻于诉说。 

 

  父爱早已变了质。 

 

  父亲是爱她的吧?至少在大部分的回忆里是。 

 

  单亲家庭的她就是井底之蛙,从小父亲这个角色便是李玦的天与地。没有人教她报警,没人告诉她可以求救,即便潜意识知道但又该如何,李儒山可曾是她的天与地啊!当时害怕到脑髓都在颤抖,那天崩地裂的无助感让她感到无比绝望。 

 

  当今网络平台上只要搜索关键词,就会有许多诸如此类的匿名经历,大多都是陈述发泄后又归于人海,然后一生独自继续承受着这段黑暗过往,社会始终未能在这方面给青少年良好的意识教育。 

 

  哑巴行为是李玦对此的选择。 

 

  这件事情的发生恍然间已经过去两年了,所受的伤害就像那该死的癌细胞一样无限增殖直到吞噬宿主,伤害的洞口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直到形成一个无底黑洞 。 

 

  也许没什么能够去填补这无底黑洞,在心理创伤面前事实的陈述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能否再次活出美好的心灵,能否重新乐观的面对生活。 

 

  并不是所有人能够有幸得到救赎,更有甚者还会觉得自己也是罪恶的,肮脏的,不堪的... 

 

  李玦并非天生女同,她也曾在道德上自我批判过,但她确实无法喜欢上男生了,她选择了再一次的哑巴。 

 

  她说不出... 

 

  喜欢一种声音,是清甜如风铃般。 

 

  欣赏一位女性,是枝芽随春静放。 

 

  陶醉一种气息,是此刻入怀的她。 

 

 

lkx欣

娜个家 第一章 陌生少女

露娜正在扫地。

电话响了,露娜接起电话。

电话里老板的谩骂声让露娜心烦气躁。

“这个项目不是这么做的!现在客户那边投诉了我们!你!!等着收东西走人吧!”

“对不起对不起,老板,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对不……”露娜急忙的道歉

没等露娜说完,老板就挂了电话,露娜崩溃的叹气,看了看墙上的水电费催单,他心想又要去找工作了。


正当她垂头丧气之时,有人轻轻叩响了她的房门。她将门拉开,门外是一张她不认识的脸。但是这张脸她却是十分熟悉。

那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红裙子,的少女。

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面容清秀,

她呆愣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她不认识这个女孩,但是这个女孩却是认识她。

"...

露娜正在扫地。

电话响了,露娜接起电话。

电话里老板的谩骂声让露娜心烦气躁。

“这个项目不是这么做的!现在客户那边投诉了我们!你!!等着收东西走人吧!”

“对不起对不起,老板,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对不……”露娜急忙的道歉

没等露娜说完,老板就挂了电话,露娜崩溃的叹气,看了看墙上的水电费催单,他心想又要去找工作了。


正当她垂头丧气之时,有人轻轻叩响了她的房门。她将门拉开,门外是一张她不认识的脸。但是这张脸她却是十分熟悉。

那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红裙子,的少女。

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面容清秀,

她呆愣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她不认识这个女孩,但是这个女孩却是认识她。

"请问是钟露娜吗?"女孩温柔的开口。

"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她疑惑的开口道,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孩找她干嘛,但是她还是礼貌性的点点头。


女孩将一封信递给了她:我姓钟,我叫钟雅美。我父母委托我来给你送信。


"这。。你父母委托你来给我送信 ,你父母是邮差员?"她疑惑的问道。

"这是我父母写给你的一封信,你看看就知道了。"

"你父母?你父母是谁?"她疑惑的问道。

“我父母就是你父母”钟雅美回应道

这个钟雅美的话让她十分奇怪。

“啊?”露娜惊讶的问道

“你读看看就知道了”雅美把信推到露娜手上

她接过了这封信。

她看着这封信上的内容,上面的内容是一篇文章。

“露娜,我是爸爸。这封信我会托你的妹妹雅美去送给你”

“请原谅我,这么多年没联系你,你过得好吗?爸爸一直想接你回来住,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如果你想见我,请在这个礼拜的星期三下午六点到鼎呱呱餐厅等我。钟年盛。”

露娜看着这封信,不禁皱起眉头。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自己曾经的记忆。

"这个钟年盛,怎么会给她写这样的信呢?"

"难道说是想接我回去住吗?"

"但是为什么会突然想见我呢?"

“当年选择了另外一个家庭的人,是他,现在口口声声说请我原谅,可他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说”

“你是钟年盛的女儿?”露娜带着恨意的眼神与眼前的少女对望,并问他

“对。姐姐,爸爸很想你,希望你能去见他”雅美道

“想我?都16年了,他要是想我,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露娜激动的声音把眼前这个少女吓到了,她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然告诉自己 ,自己有个姐姐,并叫她送信过来。

“姐,爸爸是有苦衷的。”雅美带着哭腔与眼前这个姐姐诉道

“不要叫我姐,我是独生女,没有妹妹。谢谢你送信过来,以后不用来了。”露娜无情道

露娜说完,便关闭了房间门,并将房门锁上,不管雅美在门外怎么敲门,都无法将房门打开。

"姐。。你开开门好吗?"少女带着哭腔道

露娜无视了她,直接躺倒床上,盖上被子睡觉。

她真是不想再跟这个女孩有任何的瓜葛。

想想这些年来她过的生活,她与母亲是怎么从在大街上流浪到现在有个住处的?16年了,自从父亲选择了另外一个家庭,他就再也没有管过自己了,现在写信说希望自己原谅他,又有什么用呢?自己早已经不是小时候的自己了,现在的自己,早已经变得坚强,变得无比冷酷,根本就不会相信别人说的话!


她决定将这封信扔掉,反正已经是垃圾了。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看到手机上面显示的陌生号码,她的眉头皱起,本来心情就不好了,又来个让自己心烦的电话。难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电话里传来了一道男子的声音:

"我是钟年盛,露娜,你现在有空吗?"

露娜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个名字她永远不会忘记。

"哼!"她发狠似的将手中的信丢到垃圾桶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竟然有一丝的失落。

她躺在床上,心乱如麻。

钟年盛!钟年盛,你还记得我这个女儿吗?!

钟年盛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心中一阵懊悔。


这时,美芳回来了。

“女儿,你怎么了?怎么哭鼻子了?”

眼前这个女人是露娜的妈妈,是唯一没有抛弃自己的人。面对母亲的提问,他并没有说去事实。

“没事,刚刚我做午餐的时候,辣椒碰到眼睛了”

“这么不小心”

“妈,那个我出去一下,午餐我弄好了,你自己先吃。”

“好”美芳应道

露娜走出家门,在门口看到了刚才的少女雅美,和……一个女人。

“你要怎么和你爸交代啊”女人道

“姐至少看了信,我也只是个传话的而已啊。”

露娜静静的站在远方看着两人,女人发现了露娜。

“露娜!”女人与雅美跑向露娜

“露娜,你都长这么大了?”

“你是?”露娜问道

"我是你姑姑钟年雪,你爸爸的小妹,你父亲说很想念你,让我们来接你回去,露娜,你就跟姑姑一起回家看看好不好?"

"你们为什么想见我?"

"你爸爸说,他对不起你”

“不必,要道歉就让他自己到这里和我面对面道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露娜正打算走,听到远处一个气场非常强的女人走过来

“等等!

露娜停住了脚步

“妈!”雅美叫眼前这个来势汹汹的女人。

“露娜。”

露娜听到雅美叫女人一声妈,瞬间明白了一切,并仔细看了这个女人,没错,他就是那个破坏父母婚姻的小三,朱莉。

“有事?”露娜无情的回应一句

“你爸找你回家,跟阿姨走吧”

“我没有爸爸,倒是你,那么好心来找我回家,安的什么心?”

“露娜……”

“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小三”露娜嘲讽道

“露娜,你朱莉阿姨是好心找你回家的,你别这么说”年雪道

“你这个姑姑呢?又安的什么心?别以为我不记得当年你帮着这个第三者攻击我妈的事情,我永远不会跟着你们回去。”露娜嘲讽道


"我们是来接你回家的"年雪无奈的解释一句

"我跟你们没关系,你们也不配做我的家人"露娜毫不客气道

"你。露娜正在扫地。

电话响了,露娜接起电话。

电话里老板的谩骂声让露娜心烦气躁。

“这个项目不是这么做的!现在客户那边投诉了我们!你!!等着收东西走人吧!”

“对不起对不起,老板,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对不……”露娜急忙的道歉

没等露娜说完,老板就挂了电话,露娜崩溃的叹气,看了看墙上的水电费催单,他心想又要去找工作了。


正当她垂头丧气之时,有人轻轻叩响了她的房门。她将门拉开,门外是一张她不认识的脸。但是这张脸她却是十分熟悉。

那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红裙子,的少女。

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面容清秀,

她呆愣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她不认识这个女孩,但是这个女孩却是认识她。

"请问是钟露娜吗?"女孩温柔的开口。

"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她疑惑的开口道,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孩找她干嘛,但是她还是礼貌性的点点头。


女孩将一封信递给了她:我姓钟,我叫钟雅美。我父母委托我来给你送信。


"这。。你父母委托你来给我送信 ,你父母是邮差员?"她疑惑的问道。

"这是我父母写给你的一封信,你看看就知道了。"

"你父母?你父母是谁?"她疑惑的问道。

“我父母就是你父母”钟雅美回应道

这个钟雅美的话让她十分奇怪。

“啊?”露娜惊讶的问道

“你读看看就知道了”雅美把信推到露娜手上

她接过了这封信。

她看着这封信上的内容,上面的内容是一篇文章。

“露娜,我是爸爸。这封信我会托你的妹妹雅美去送给你”

“请原谅我,这么多年没联系你,你过得好吗?爸爸一直想接你回来住,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如果你想见我,请在这个礼拜的星期三下午六点到鼎呱呱餐厅等我。钟年盛。”

露娜看着这封信,不禁皱起眉头。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自己曾经的记忆。

"这个钟年盛,怎么会给她写这样的信呢?"

"难道说是想接我回去住吗?"

"但是为什么会突然想见我呢?"

“当年选择了另外一个家庭的人,是他,现在口口声声说请我原谅,可他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说”

“你是钟年盛的女儿?”露娜带着恨意的眼神与眼前的少女对望,并问他

“对。姐姐,爸爸很想你,希望你能去见他”雅美道

“想我?都16年了,他要是想我,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露娜激动的声音把眼前这个少女吓到了,她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然告诉自己 ,自己有个姐姐,并叫她送信过来。

“姐,爸爸是有苦衷的。”雅美带着哭腔与眼前这个姐姐诉道

“不要叫我姐,我是独生女,没有妹妹。谢谢你送信过来,以后不用来了。”露娜无情道

露娜说完,便关闭了房间门,并将房门锁上,不管雅美在门外怎么敲门,都无法将房门打开。

"姐。。你开开门好吗?"少女带着哭腔道

露娜无视了她,直接躺倒床上,盖上被子睡觉。

她真是不想再跟这个女孩有任何的瓜葛。

想想这些年来她过的生活,她与母亲是怎么从在大街上流浪到现在有个住处的?16年了,自从父亲选择了另外一个家庭,他就再也没有管过自己了,现在写信说希望自己原谅他,又有什么用呢?自己早已经不是小时候的自己了,现在的自己,早已经变得坚强,变得无比冷酷,根本就不会相信别人说的话!


她决定将这封信扔掉,反正已经是垃圾了。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看到手机上面显示的陌生号码,她的眉头皱起,本来心情就不好了,又来个让自己心烦的电话。难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电话里传来了一道男子的声音:

"我是钟年盛,露娜,你现在有空吗?"

露娜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个名字她永远不会忘记。

"哼!"她发狠似的将手中的信丢到垃圾桶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竟然有一丝的失落。

她躺在床上,心乱如麻。

钟年盛!钟年盛,你还记得我这个女儿吗?!

钟年盛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心中一阵懊悔。


这时,美芳回来了。

“女儿,你怎么了?怎么哭鼻子了?”

眼前这个女人是露娜的妈妈,是唯一没有抛弃自己的人。面对母亲的提问,他并没有说去事实。

“没事,刚刚我做午餐的时候,辣椒碰到眼睛了”

“这么不小心”

“妈,那个我出去一下,午餐我弄好了,你自己先吃。”

“好”美芳应道

露娜走出家门,在门口看到了刚才的少女雅美,和……一个女人。

“你要怎么和你爸交代啊”女人道

“姐至少看了信,我也只是个传话的而已啊。”

露娜静静的站在远方看着两人,女人发现了露娜。

“露娜!”女人与雅美跑向露娜

“露娜,你都长这么大了?”

“你是?”露娜问道

"我是你姑姑钟年雪,你爸爸的小妹,你父亲说很想念你,让我们来接你回去,露娜,你就跟姑姑一起回家看看好不好?"

"你们为什么想见我?"

"你爸爸说,他对不起你”

“不必,要道歉就让他自己到这里和我面对面道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露娜正打算走,听到远处一个气场非常强的女人走过来

“等等!

露娜停住了脚步

“妈!”雅美叫眼前这个来势汹汹的女人。

“露娜。”

露娜听到雅美叫女人一声妈,瞬间明白了一切,并仔细看了这个女人,没错,他就是那个破坏父母婚姻的小三,朱莉。

“有事?”露娜无情的回应一句

“你爸找你回家,跟阿姨走吧”

“我没有爸爸,倒是你,那么好心来找我回家,安的什么心?”

“露娜……”

“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小三”露娜嘲讽道

“露娜,你朱莉阿姨是好心找你回家的,你别这么说”年雪道

“你这个姑姑呢?又安的什么心?别以为我不记得当年你帮着这个第三者攻击我妈的事情,我永远不会跟着你们回去。”露娜嘲讽道


"我们是来接你回家的"年雪无奈的解释一句

"我跟你们没关系,你们也不配做我的家人"露娜毫不客气道

"你。。。"

朱莉还想要继续跟露娜辩驳几句,结果被身边的雅美拽住了衣袖。

"妈,咱们走吧,不要逼姐姐。”

识相的雅美拉着朱莉走

“嫂,我们走吧”

朱莉被年雪和雅美拉着走。

露娜生气无奈的走了。。。"

朱莉还想要继续跟露娜辩驳几句,结果被身边的雅美拽住了衣袖。

"妈,咱们走吧,不要逼姐姐。”

识相的雅美拉着朱莉走

“嫂,我们走吧”

朱莉被年雪和雅美拉着走。

露娜生气无奈的走了。


第一章结束~原创!不可搬运!!

不定时更新,谢谢主持

拔剑四顾
父亲 - 筷子兄弟

脊梁


有人说你是战士,可你未曾入伍当兵

有人说你是英雄,可你未曾上过战场


其实,你只是你的孩子的榜样,是永不磨灭的希望

筑成那牢不可破精神之乡的,是你永不弯曲的脊梁


那年的一场地震,房倒屋塌,没了口粮

娇妻受伤,幼子待哺,你大雨中

驻足思考,面对断瓦残垣,始终挺拔的是你的脊梁


有一年你大病一场,卧病在床,

尚未痊愈;看到稚子担着水桶,你碎步上前接过来,担在肩上

那背影啊,摇摇晃晃,而不弯曲的依旧是你的脊梁


又一年,有人故意陷你于不仁不义;你百口莫辩,默默地承受

那些人用恶毒的言行,侮辱你的尊严;竟无人体谅

即使是这样的时候,依然挺拔没有弯曲的还是你...

脊梁


有人说你是战士,可你未曾入伍当兵

有人说你是英雄,可你未曾上过战场


其实,你只是你的孩子的榜样,是永不磨灭的希望

筑成那牢不可破精神之乡的,是你永不弯曲的脊梁


那年的一场地震,房倒屋塌,没了口粮

娇妻受伤,幼子待哺,你大雨中

驻足思考,面对断瓦残垣,始终挺拔的是你的脊梁


有一年你大病一场,卧病在床,

尚未痊愈;看到稚子担着水桶,你碎步上前接过来,担在肩上

那背影啊,摇摇晃晃,而不弯曲的依旧是你的脊梁


又一年,有人故意陷你于不仁不义;你百口莫辩,默默地承受

那些人用恶毒的言行,侮辱你的尊严;竟无人体谅

即使是这样的时候,依然挺拔没有弯曲的还是你的脊梁


你未曾入伍当兵,可你却是个坚强的战士

你未曾上过战场,可你真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天灾不能,疾病不能,人祸也不能让你屈服;终于你为你的儿子

铸就一座坚不可摧的精神之乡,用你那永不弯曲永远挺拔的脊梁

宋泯辞.(emo中)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不是满腹经纶的诗人

他有一双全是茧子的手

他的爱深沉,他总是默默无闻


那天

父亲躺在我的腿上

我忽发奇想说

要给父亲梳头发

我拿着梳子一点一点

将他的头发梳得有模有样

我却看到了一缕白发


我忽然想起

八年前也是这样的

我给父亲梳头

我笨拙的拿着梳子

用力地给父亲梳着头发

很疼的


我在那之后试过

父亲那时只是笑着看着我

他那时是没有白发的

眼角也没有皱纹

他那时还是个很帅的男人呢


后来我开始叛逆

因为与父亲性格相似

我们总在争吵

数不清有多少次了

父亲是爱我的

可我那时年幼无知


母亲说父亲之前脾气很差劲

父亲是因...

我的父亲不是满腹经纶的诗人

他有一双全是茧子的手

他的爱深沉,他总是默默无闻


那天

父亲躺在我的腿上

我忽发奇想说

要给父亲梳头发

我拿着梳子一点一点

将他的头发梳得有模有样

我却看到了一缕白发


我忽然想起

八年前也是这样的

我给父亲梳头

我笨拙的拿着梳子

用力地给父亲梳着头发

很疼的


我在那之后试过

父亲那时只是笑着看着我

他那时是没有白发的

眼角也没有皱纹

他那时还是个很帅的男人呢


后来我开始叛逆

因为与父亲性格相似

我们总在争吵

数不清有多少次了

父亲是爱我的

可我那时年幼无知


母亲说父亲之前脾气很差劲

父亲是因为我在慢慢变得不那么暴躁


父亲会时时刻刻念着我

父亲会在下班的时候去买我喜欢的东西

父亲不爱准备惊喜的

父亲喜欢钓鱼

喜欢一个人清静地钓鱼

我却非要和他一起

我很吵闹的

我和父亲出去钓鱼

从来都是一无所获的

因为我都把鱼吓跑了


小时候我很爱缠着他

长大了我和他却渐行渐远

我儿时和父亲说

等我长大了我要给父亲买最好的鱼竿

长大了却连和父亲出去玩的时候都没有了


父亲将他这辈子为数不多的温柔

都给了我

父亲固执

却总在为我作出改变


我的父亲

是我的盖世英雄

南风知我意

光头老爹

      记忆往前推回十八年,那是我记忆当中最早的老爹印象。

      那个时候的老爹,还不是个光头,他还有着浓密的头发,用表哥的形容来说,有头发的老爹,某个角度特别像他的偶像张国荣。老爹的光头造型到现在也有七八年的时间,犹记得我第一次看到老爹的光头造型,老爹从车上下来,正午的阳光热烈,我清楚的看到老爹往前总对着镜子细心梳理好的造型,而现在,变成了一个朝着我反光的光头......好在那时候不是清晨,不然我真的能在脑海现象出一副“旭日东升,海阔天平”的景象。我用我极强的接...

      记忆往前推回十八年,那是我记忆当中最早的老爹印象。

      那个时候的老爹,还不是个光头,他还有着浓密的头发,用表哥的形容来说,有头发的老爹,某个角度特别像他的偶像张国荣。老爹的光头造型到现在也有七八年的时间,犹记得我第一次看到老爹的光头造型,老爹从车上下来,正午的阳光热烈,我清楚的看到老爹往前总对着镜子细心梳理好的造型,而现在,变成了一个朝着我反光的光头......好在那时候不是清晨,不然我真的能在脑海现象出一副“旭日东升,海阔天平”的景象。我用我极强的接受能力,抚平心中的震撼,迅速的接受了老爹的光头造型。现在想起来,我当时肯定是满脸笑容,但笑的好不好看是另一回事。

      我有记忆大概是三岁左右,而老爹那时还不到而立之年,虽说不上是个翩翩少年郎,但也是个有志气的大好青年。而我那时也只是一个粉糯糯的小丫头,不懂事,只上过幼儿园的小班,那时候经常和班里的同学争论,比比谁的爸爸妈妈厉害。听我老娘说:“你小时候和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吵架,经常用你爸爸有好多个耳朵来彰显自己的厉害之处”我当然记不清楚当年的光辉事迹。但我记得,我小时候确实经常数老爹的耳朵,因为老爹的耳朵还延伸出了几个小疙瘩,从小便认为我老爹有过人之处,比别人多了好几个耳朵。但用来做和别的小朋友吵架的筹码这种光辉事迹应该是我妈妈自个杜撰的!

      五岁,老爹总爱把我打扮的漂漂亮亮,当时的各种时髦小裙子我都有,吊带牛仔裙,小纱裙,公主裙......应有尽有。不得不说,当年的老爹还是很有时尚眼光的,当然也是我天生丽质难自弃。从那个时候开始,老爹开始给我拍照,然后洗出来保存,我的相册里保留着四岁到八岁的照片,一大本相册,那种厚实感不是现在电子相册所能比拟的,在我正式接触单反时,发现单发也不是这么好操控,但是当时的老爹却能带着相机和我到处跑,到处拍照,虽然构图和光线都不够完美,但留下来的照片都是最真实最自然的样子。那一本相册虽然度过了十几年的岁月,有些脱页和污渍,但我并不打算换掉它,它上面还有老爹留下来的一些记录和话语,虽然我小时候曾经用圆珠笔在上面乱涂乱画,毁掉了一些页面,我还是很好的把它保存了下来,这是老爹为我留下童年时光的实物记忆,若干年后,我会在阳光明媚的下午,翻开这本相册,仔细的去看当年镜头下稚嫩可爱的女孩。

      十一岁,我犯了一个很大错误,那时的老爹很严厉的批评了我。我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太过无知,不知你们是否会有在小时候犯错,大概都会有。但从那天我就知道,撒一个谎,要用十个或者百个谎言来填满第一个谎言。我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时鬼迷心窍还是虚荣心做怪,犯下了那个错误,事后的很久我也在后怕,后怕这个错误会越演越烈。虽然当时受到的批评有些严重,但及时止损比一切都好。后来的后来,我总是想将这件事忘记,想忘记这个人生当中的污点,可是越去刻意的忘记,却记忆越深刻。而你不去在意,却会慢慢的忘却,现今,我能记得这件事的大概,但是一些小细节,它已经被带入到记忆的洪流中,忘却的一干二净。

    十四岁,那时候的老爹已经是光头老爹了,那一年我迫切的想要长大,想要变成一个大人的样子。那时候自己已经渐渐懂事,上初中的年纪,总有些青春的荷尔蒙因素在作怪 ,那时老爹总会明里暗里问我,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咳说实话,那个时候是真的没有啊,但后面有了喜欢的男孩子却也不好意思和老爹讲了啊!初中的时间过的很快,就是三年的骑自行车上下学,偶尔在下雨的时候,我也会羡慕那些有家长来接送的同学,随后撑起雨伞骑着自行车缓缓驶入雨幕中。初中时期特别讨厌下雨的日子,自行车后轮溅起的雨水总会溅湿裤脚,那种湿哒哒黏在腿上的感觉十分难受。后面的日子很简单,我学习不是拔尖的,就考取了一个普通高中,开启了我的高中生涯。

      十八岁,这是成人的一年,也是我即将参加高考的一年,这一年经历比收获多。很多我以前从来不会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在这一年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无能和弱小,但却不知道如何去改变,一直在一个困局里打转却怎么也出不来。而这一年的老爹,也不再年轻,那个能把我托在肩上去数太阳能罐子的老爹也渐渐老去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父亲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可以独自面对很多事情。闭上眼,我依旧是那个在老爹肩上撒娇的女孩,老爹也不是光头老爹,也只是个未及而立之年的青年,也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幻想和希冀,或许也不会想象到自己以后会变成一个光头,当年纤细的老娘会被他养的这么胖。可是时光总是做着让人费解的事,它带走我的童年,带走父母的年轻,或许也带走了他们对生活的幻想,留下来的生活也只是生活。

      如今我二十一岁,一如当年的老爹,带着对未来许许多多的幻想。我给未来织就了一篇完美的蓝图,这个幻想会有一个温暖的家,一个早晨拉开窗帘就能让阳光透射进来,父母身体健康,时而出去旅游,时而能在家陪伴我。那种回到家,桌上有冒着热气的饭菜,家人在等吃饭的感觉。如果可以,我会再养一直猫,一只曼基康短腿猫,会有稳定的工作,不需要有多大的成就。一屋,一猫,三人,三餐,四季,足矣。陪着老爹老娘一起变老,比什么都重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