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爷孙

9899浏览    211参与
张子宁

番外7

        十二月,军队到达北边以后,京城中传来贵妃诞下二皇子的消息,朱瞻基早就安排好了,取名朱祁钰,这仗一打,就打了十个月,等大军班师回朝后,小太子都四岁了。

         距离年节也不到一个月了,这天朱棣朱瞻基带着小太子出宫玩去了,一路上买买这,买买那,倒是逛了个开心,谁知道在琉璃厂碰到于谦了,三个人过去问了一下才知道,于谦来琉璃厂还钱,结果钱袋子丢了,朱棣朱瞻基哈哈大笑,看着于谦的窘迫的样子,倒是稀奇,朱瞻基自......

        十二月,军队到达北边以后,京城中传来贵妃诞下二皇子的消息,朱瞻基早就安排好了,取名朱祁钰,这仗一打,就打了十个月,等大军班师回朝后,小太子都四岁了。

         距离年节也不到一个月了,这天朱棣朱瞻基带着小太子出宫玩去了,一路上买买这,买买那,倒是逛了个开心,谁知道在琉璃厂碰到于谦了,三个人过去问了一下才知道,于谦来琉璃厂还钱,结果钱袋子丢了,朱棣朱瞻基哈哈大笑,看着于谦的窘迫的样子,倒是稀奇,朱瞻基自掏腰包给于谦把钱还上了,又给了于谦几十两银子。

         年节,宫里设宴,小太子送给朱瞻基一把他自己亲手做的折扇,给朱棣送了一个他自己做的木盒,两个人高兴的不行,小太子为了做好这些东西可是学了好久。

         欢乐的年节很快过去,到了二月份

         今天朱瞻基刚下朝回来,新年伊始,事务繁多,回了永安宫不一会,有个侍卫来报,汉王自戕,朱瞻基惊到了,他这好二叔,就不能不给他添乱吗,他把事情报给朱棣,朱棣震惊且懵圈地看了一眼朱瞻基,没说什么,只道:“以国公之礼下葬吧”

        朱瞻基安排好后,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毕竟,朱高煦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自杀的人啊。

         小太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爹和太爷爷好几天没笑了,他只能自己玩儿,小太子委屈的差点哭了,还以为太爷爷和爹讨厌他了呢

张子宁

番外6(御驾亲征)

         又过了两年

         永安宫,晚上

         朱棣在塌上逗弄着重孙子,朱瞻基在一边苦逼的给爷爷捶腿,这时候,小太监来报,说于谦,三杨,夏元吉求见。

        朱瞻基眼皮都没抬:“请进来吧”......


         又过了两年

         永安宫,晚上

         朱棣在塌上逗弄着重孙子,朱瞻基在一边苦逼的给爷爷捶腿,这时候,小太监来报,说于谦,三杨,夏元吉求见。

        朱瞻基眼皮都没抬:“请进来吧”

        朱棣低眼看了看朱瞻基,一脚踹了过去:“都是皇帝了,还这么没规矩,一边坐着去。”

        朱瞻基抬头看着朱棣,卡巴卡巴眼睛,还是起来了,看着站在一边的小太监骂道:“愣着干什么啊,给朕抬椅子去!”

        这一幕被进来的五个人看见,对视一眼,嗯,没错,是他们那个杀伐果断的皇帝,只有在朱棣面前才能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几个人进来,朱瞻基也坐好了,五个人行了个礼:“臣等拜见无上皇,陛下,太子殿下。”

       朱瞻基抬了抬手:“行了,起来吧。赐座,朕没记错的话,今日休沐吧,这么着急见朕,有何要事?”

         杨士奇呈上来一本奏折,朱瞻基接过,扫了一眼立刻怒拍扶手站了起来,指着几个人怒斥:“朕养你们是吃干饭的吗,消息现在才传到京城,怎么不等他们打到北京城下在报,连攻数城,边军是干什么的?”

        朱棣看了一眼朱瞻基,伸手:“拿过来!”朱瞻基瞬间化身乖宝宝,躬身把奏折递过去,朱祁锦虽然不知道自己老爹为什么生气,但总归在太爷爷怀里当个透明人准没错,朱棣接过奏折,看完以后和朱瞻基一样的心情。

         朱瞻基见朱棣看完了便道:“爷爷,孙儿打算御驾亲征,瓦剌此举实在太猖狂了,这是在挑衅…………”

        朱瞻基话还没说完,就被后面几人给打断“陛下,不可啊,陛下身关大明江山社稷,牵一发而动全身,陛下不可啊!”

          “还请陛下三思!”

          朱瞻基深吸一口气,在确定自己不会把后边几个人砍了后开口:“朕是皇帝,朕要做什么,不需要你们同意吧?”

         “臣等不敢。”

         “朕看你们胆子大的很,领兵的是马哈木,爷爷的死敌,朕曾经亲手杀了他的孙子,此番是来找朕报仇的,朕没那么废物吧,朕是做了什么,让你们有一种可以左右朕决定的错觉!”朱瞻基呵道。

         “告诉你们,五天,不,三天,一切给朕准备好,朕与爷爷御驾亲征,朝中政事你们处理,不决者,送到北边。”说着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朱棣似笑非笑地看着朱瞻基,朱瞻基感觉不太妙:“爷爷,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朱棣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现在才有点皇帝样子。”

         朱祁锦奶声奶气地问:“爹爹,刚才,你为什么生气啊,有点吓到锦儿了。”

        朱棣一听,这还得了,吓到我宝贝重孙子了,一脚踹到朱瞻基腿上,朱瞻基没防备,差点摔倒地上,站稳后委委屈屈地抱怨:“爷爷,有了这小子,您就不爱我了吗,我还是不是您孙子啊!”

张子宁

番外5(赐名)

        十个月后,朱瞻基在皇后产房外边着急的等,来回踱步,两个时辰后,一声嘹亮的啼哭传出,稳婆不一会抱出来一个皱巴巴的小孩,对朱瞻基行礼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是个小皇子。”

        朱瞻基看都没看,直接进了产房,看着床上满头大汗的胡善祥,他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你受苦了,不生了,就这一个,不生了。”

        胡善祥虚弱地道:“......

        十个月后,朱瞻基在皇后产房外边着急的等,来回踱步,两个时辰后,一声嘹亮的啼哭传出,稳婆不一会抱出来一个皱巴巴的小孩,对朱瞻基行礼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是个小皇子。”

        朱瞻基看都没看,直接进了产房,看着床上满头大汗的胡善祥,他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你受苦了,不生了,就这一个,不生了。”

        胡善祥虚弱地道:“陛下,该让无上皇给孩子赐名了,您快带孩子过去吧,皇爷爷怕是久等了。”

         “朕这就去,这就去,来人,孩子给朕,都好好照顾皇后。”

         ——————

         永安宫

         “皇爷爷,您看给他取什么名字好啊?”

         “‘钰’怎么样,‘锐’呢?”

         “皇爷爷,要不就‘锦’吧”

         “嗯,不错,朱祁锦,对了,周岁以后送来我这。”

         “是,皇爷爷,不过,七岁之后按规矩是要入主东宫的……”

         “你束发后不也在乾清宫吗,他怎么了,东宫留着不就行了,你那太孙宫不也是个摆设。”“是,孙儿遵旨……”

         两个人给孩子起名的时候,绝口不提‘镇’字,嗯……值得深思

         第二天早朝

         朱瞻基下了圣旨,册封朱祁锦为皇太子,这么早立太子就是为了巩固太子的地位,以示盛宠。

          一年后朱瞻基在朝堂上决定让郑和再次下西洋,郑和领命,这一年朱瞻基用从朱高煦那里搞来的改革方法,如今国库丰盈,百姓对皇帝感恩戴德。

        朱高煦在景泰宫骂骂咧咧…………

张子宁

番外4(登基)

  朱瞻基换上登基用的冕服,一步一步走到龙椅前跪下,朱棣从龙椅上走下来,将传国玉玺交到朱瞻基手里,随后朱瞻基站起身坐在了皇帝左下方的龙椅上。

        百官朝贺:“吾皇万岁万万岁——”

        朱瞻基抬了抬手:“众卿平身—”

        登基大典过后,朱瞻基换了身常服去了朱棣现在住的永安殿,人未至,声先至:“爷爷,孙儿过来了,您在哪啊......

  朱瞻基换上登基用的冕服,一步一步走到龙椅前跪下,朱棣从龙椅上走下来,将传国玉玺交到朱瞻基手里,随后朱瞻基站起身坐在了皇帝左下方的龙椅上。

        百官朝贺:“吾皇万岁万万岁——”

        朱瞻基抬了抬手:“众卿平身—”

        登基大典过后,朱瞻基换了身常服去了朱棣现在住的永安殿,人未至,声先至:“爷爷,孙儿过来了,您在哪啊?”

       朱瞻基看见了在塌上擦剑的朱棣,坐在了塌下边,靠着朱棣,头枕在爷爷的腿上,朱棣说道:“爷爷不希望你二叔说的事真的发生,你的长子必须是胡氏所生,还有,好好注意你的身体,十年,哼!”

        “放心吧爷爷,不管二叔说的是真是假,我都会杜绝这个隐患,孙氏,不必留了,孙儿已经处理了,找了个姓孙的奴婢,顶替一下”

       “处理了就好,免得多生是非,多去皇后那,尽快诞下嫡长子,稳固国本。”

        “孙儿知晓了,爷爷,让孙儿靠一会,就一会。”

        朱棣没说话,倒是换了个姿势让朱瞻基靠的舒服一点。

         …………

        几个月后

        “皇爷爷,皇后有孕了!”      

        “好,让人好好照顾着,还有你,孩子没出生前,去哪都留碗避子汤。”

       “放心吧皇爷爷,孙儿明白”

       ——————————

       “母后,善祥有孕了,这些孩儿照顾不到,麻烦您费心了。”“行了,你不气我就不错了,皇后那我会照顾好的,管好你后宫里头的人,我懒得管你怎么想的,但凡有人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我可一个不留”“是,母后,孩儿一定管好,不让母后操心”

张子宁

番外3(禅位诏书)

  朱瞻基走回了乾清宫,已路程经差不多晚上了,半刻钟的路程走了将近两刻钟,进了乾清宫外殿,他立刻跪了下来,这个时候,不管朱高煦说的是不是真的他必须要给朱棣一个态度。

  朱棣在内殿拿着一本书看着,一道黑影闪过,跪在朱棣面前把景泰殿发生了什么和朱瞻基正在外面跪着的事一一禀报,朱棣挥挥手,那黑影瞬间消失在了内殿。

        朱棣抬了抬眼,似乎想要透过重重墙壁看透外面人的心,朱高煦说的那些话,朱棣知道,那是朱瞻基干得出来的,他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崽子,只要他朱棣还活着,狼崽子的牙就露不出来,可他死了呢?还是敲打...

  朱瞻基走回了乾清宫,已路程经差不多晚上了,半刻钟的路程走了将近两刻钟,进了乾清宫外殿,他立刻跪了下来,这个时候,不管朱高煦说的是不是真的他必须要给朱棣一个态度。

  朱棣在内殿拿着一本书看着,一道黑影闪过,跪在朱棣面前把景泰殿发生了什么和朱瞻基正在外面跪着的事一一禀报,朱棣挥挥手,那黑影瞬间消失在了内殿。

        朱棣抬了抬眼,似乎想要透过重重墙壁看透外面人的心,朱高煦说的那些话,朱棣知道,那是朱瞻基干得出来的,他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崽子,只要他朱棣还活着,狼崽子的牙就露不出来,可他死了呢?还是敲打敲打为好。

          第二天早上,朱棣走出内殿,朱瞻基依旧笔直的跪着,朱棣缓缓说道:“有些事,朕不想它发生,你应该明白,不管你二叔说的真假与否,朕要他寿终正寝,至于孙氏,你自己看着办。”

        朱瞻基叩首拜道:“孙儿明白,绝不会对二叔动手。”

        朱棣低声道:“行了,上朝。”

        朱瞻基强站起来,差点摔了,还是强撑着走到了上朝的大殿,朱棣坐在龙椅上,朱瞻基站在朱棣左手边,一边的小太监拿出一卷明黄圣旨,尖声道:“陛下有旨~”

        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小太监接着宣读圣旨

        ““皇灵降瑞,人神告征,朕决定效仿虞舜,用率我明典,敬逊尔位。尔上下神祗,罔不克顺,地平天成,万邦以乂。王其钦顺天命。率循训典,底绥万国,用保天休,无愧我大明二世之弘烈。

        皇长孙朱瞻基,日表英奇,天资粹美,文采裴然,今传皇帝位于长孙,所司备礼,以时册授。公卿百官,四方岳牧及长吏,下至士民,宜悉祗奉,以称朕意,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臣朱瞻基,领旨谢恩。”

        “一个月后登基大典,这一个月朝政交给皇帝,瞻基搬入乾清宫吧,退朝”

张子宁

番外2(诛心)

   京城,皇宫。

         朱棣在乾清宫看着奏折,忽的问了一句:“打算怎么处置你二叔三叔?”一旁的朱瞻基整理奏折的手顿了一下,答道:“三叔就藩,至于二叔……一会我去看看,如果他不知悔改,那就关在眼皮子底下。”

        朱棣合上了手里的折子说着:“哼,朕还以为你会赶尽杀绝呢”

        朱瞻基“扑通”跪在地上:......

   京城,皇宫。

         朱棣在乾清宫看着奏折,忽的问了一句:“打算怎么处置你二叔三叔?”一旁的朱瞻基整理奏折的手顿了一下,答道:“三叔就藩,至于二叔……一会我去看看,如果他不知悔改,那就关在眼皮子底下。”

        朱棣合上了手里的折子说着:“哼,朕还以为你会赶尽杀绝呢”

        朱瞻基“扑通”跪在地上:“爷爷,孙儿不会残害手足的。”

        朱棣接着看那本折子淡淡道:“行了,去吧”

        朱瞻基起身告退:“是,孙儿这就去。”

        景泰宫

        朱瞻基看着躺在床上不搭理他的朱高煦,扶了扶额头:“二叔您这又是何苦呢?孙儿又不会对您下杀手,为什么不肯就藩啊?”

         朱高煦转过头看着朱瞻基:“大侄子,你就不怕我回去造反?”

         朱瞻基刚想说话就被朱高煦打断:“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我从另外一个地方来,自以为知晓未来,便可无所顾忌,那个男人能拒绝得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八个字呢?我也想做皇帝,所以大侄子要么我死,要么你亡!”

         朱瞻基笑了笑:“呵呵,你说你知晓未来,那你怎么没算到是我赢了呢?”

         朱高煦咆哮道:“呵,你确实是赢了,可我不服,凭什么乾清宫那位对你宠爱非常,我哪样不比你强,一朝二储,古今往来几乎就你一个吧,既然如此,那我偏偏要赢。”

        朱瞻基愣了愣,朱高煦接着说:“你知道我那个世界记载的明史吗?洪熙元年,皇帝朱高炽驾崩,皇太子朱瞻基继位,年号宣德,宣德十年,朱瞻基驾崩,其八岁的嫡长子朱祁镇继位,年号正统,正统十四年,瓦剌犯边,皇帝御驾亲征,五十万大军全军覆没,文官武将战死无数,皇帝兵败被俘。”

        此时朱瞻基手紧紧握起,指甲嵌进肉里,他知道,要完了,他在这的每一句话,皇帝都会知道,就算他说的不是真的,也免不了一番敲打。如果是真的,恐怕……

       朱高煦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皇太后孙氏和于谦扶持郕王朱祁钰继位,打退兵临北京的瓦剌大军,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能打到北京城下的吗,你的那个好儿子,叫开了城门。后来瓦剌看朱祁镇没什么用了就把他放回来了。”

        “朱祁钰顾念亲情,没杀他,把他软禁在南宫七年,七年后朱祁钰病重,朱祁镇趁机发动夺门之变,有传言,朱祁镇亲手杀了朱祁钰,而且孙太后从中作梗,让朱祁镇处死于谦。你说,你有这样的儿子,我凭什么不要帝位啊?啊?大侄子!”

        朱瞻基扶着桌子才能勉强站稳,他道:“那又如何,至少,我做了我该做的,就没愧对皇爷爷。”

        朱高煦又道:“对了,你把你的发妻胡皇后给废了,立了你的贵妃孙氏做皇后,而且,忘了告诉你,宣德这一朝的皇帝,杀了他的亲叔叔!!”

        朱瞻基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传令,汉王朱高煦,无才无德空有匹夫之勇,令其于景泰宫,闭门读书,无诏,不得踏出半步!!”

张子宁

番外(爷孙谈心,废太子原因!)

   “莫寒,边疆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

         “放心吧,王爷,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再有后顾之忧!”

         朱瞻基点了点头,算作告别,翻身上马,率军回京。

         军队行了几天了,朱瞻基始终不敢去见朱棣,他害怕从朱棣的眼睛里看见失望。......


   “莫寒,边疆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

         “放心吧,王爷,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再有后顾之忧!”

         朱瞻基点了点头,算作告别,翻身上马,率军回京。

         军队行了几天了,朱瞻基始终不敢去见朱棣,他害怕从朱棣的眼睛里看见失望。

         “小王爷,陛下召见。”傍晚,军队扎营后正在埋锅造饭,一个小士兵来找朱瞻基。

        朱瞻基还是一身黑色蟒袍,他从未感觉几十步这么漫长。

        朱瞻基进了朱棣的帐篷后,看见朱棣斜倚在塌上,看着京中送来的奏折,朱瞻基走到床榻边,跪了下来:“爷爷!”

        朱棣说道:“有本事套路也先,没本事见我?”

        朱瞻基低头,没有答话,朱棣又道:“是不是想不明白当初我为什么废储?”

         朱瞻基点了点头。朱棣说:“你啊……自从你二叔那次受伤,他变了太多,但是唯一不变的,是他看不上那群文官,他给我上过不少次密折,里面提出的一些政策,对百姓而言,是再好不过,可惜动了士族豪绅的利益,我想过这些事交给你,为你积攒民意,可是当时的你才刚束发,心性不坚,有些时候,我怕你会心软。”

        “于是,我开始让你二叔去干这些事,文官不敢抨击他,毕竟你二叔做事不计后果,杀人也常有,但是,阻力很大,几年下来,收效甚微。”

        “你到底没在这个时候动手,不然……而你爹多年监国,身子亏损的不行,我本想着废太子,等你二叔处理好之后,借文官的手让他做回他的汉王,可惜,北伐之事必须提上日程,此事不了了之。”

         “前几天我特意做了场戏,就是想看看你会做什么选择,你倒是厉害,就不怕也先带的人不止三万?”

        朱瞻基回答:“孙儿还有底牌没出。”

        “那一百暗卫?”朱棣问

        “不止一百!”

        “哈哈哈,你倒是胆子大啊,藩王豢养私军,就不怕爷爷治你的罪?”

        “爷爷不会的!”

张子宁

第七章

  第二天

        朱高煦准备护送皇帝遗体回京,朱瞻基穿上他的明光铠,拦在了大营门口,朱高煦皱了皱眉:“朱瞻基,你是要造反吗?”

         朱瞻基在马上前面被人护起来的朱高煦转了转左手护腕道:“二叔此言差矣,本王此举,谈何造反啊,不过是拿回属于本王的东西罢了!”

         朱高煦呵道:“孤是太子,帝位本就是孤...

  第二天

        朱高煦准备护送皇帝遗体回京,朱瞻基穿上他的明光铠,拦在了大营门口,朱高煦皱了皱眉:“朱瞻基,你是要造反吗?”

         朱瞻基在马上前面被人护起来的朱高煦转了转左手护腕道:“二叔此言差矣,本王此举,谈何造反啊,不过是拿回属于本王的东西罢了!”

         朱高煦呵道:“孤是太子,帝位本就是孤的!”

         朱瞻基笑笑声音陡然提高:“立国,以长以嫡,也轮不着二叔你吧。本王,乃先帝嫡长孙,先帝亲封的皇太孙,哪怕被废,孤也是储君!”

           朱高煦高声道:“杀出去!”朱瞻基放出手里的响箭一脸嘲弄的看着人群中奋力厮杀的朱高煦和他的亲兵,只可惜,有点晚了,也先没有食言,带着三万骑兵来了,他们迅速进了大营,朱瞻基立刻让他手下的三千营,五军营,神机营的士兵退出大营。

        而朱高煦看到这一幕,剑指朱瞻基,大骂:“朱瞻基,你勾结外族,刺杀太子,意图谋反,罪无可恕!”

        朱瞻基拍了拍手:“对,孤就是意图谋反又如何,你今日活着出去再说吧,也先,别光看着,把我的人换下来吧。”

         也先挥了挥手,示意进去大营的几千骑兵帮忙,很快本来不想对自己人下手的其他将士看到这直接加入战场,朱瞻基让也先的人上就是为了尽力消灭这三万人,也来帮助自己,可没想到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到所有人耳朵里。

   “朕倒是没想到朕的长孙竟有如此魄力,和外族联盟!”

         朱瞻基听到这声音,十分震惊,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驾崩的朱棣,他循着声音望过去,果然看见了一身龙袍的朱棣,朱瞻基让自己镇定下来后,刚想说话,就听见朱高煦命令他的亲卫:“控制住皇帝,挟天子以令寒王!”

        朱瞻基高声喊道:“莫寒,一百暗卫,保护好陛下!”

        莫寒带着一百暗卫冲到朱棣身边护着,将朱高煦的亲卫杀了个七七八八,朱棣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孙子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仔细一想也明白了他的作用,只不过还是挺惊讶,但是毕竟是做皇帝的,还是控制的住的

        也先看着“诈尸”的朱棣,心中打起了退堂鼓,想要让后边的骑兵走,但他一回头就发现后边的骑兵被京师三营和关宁铁骑给围了。

        此时,朱高煦被擒,压到了朱瞻基面前,朱瞻基下马后看了看也先,一剑刺了过去,也先感到危险,迅速翻身下马,拔出腰间的弯刀就和朱瞻基战作一团,朱瞻基大声道:“莫寒给孤保护好陛下,如果有一点受伤,唯你是问!众将士听令,斩杀剩余瓦剌骑兵!”

        一炷香的时间朱瞻基和也先不相上下,渐渐的朱瞻基杀招尽显,一剑剑直逼要害,也先反应不及被刺伤了右臂,手中的刀瞬间脱手,朱瞻基立刻趁此机会一剑封喉。

        朱瞻基立刻高声说:“也先已死,降者不杀!”

        剩下不到一万五千的瓦剌人一个接一个的跪下了,此战,胜!

        朱棣走过来,拍了拍朱瞻基的肩膀,朱瞻基回头立马跪下,眼睛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爷爷,我……”

        朱棣什么都没说转头回了中军大帐,朱瞻基立刻跟上,还不忘吩咐:“莫寒,善后”

        朱棣坐在大帐里,看着大帐中间跪着的朱瞻基,轻轻叹了口气道:“唉,起来吧”

        朱瞻基站起来走到了朱棣面前,他想解释,又感觉好像没什么好解释的。朱棣说道:“你啊,从小就不服输,一直觉得没什么人能赢得了自己,之前下旨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服气,你觉得你哪样也不比你二叔差,我怕你想不明白,可你到好,整日在秦淮河畔听曲看戏,我以为你放下了,可前两天,你眼睛里的势在必得我看的清清楚楚,你没想明白,或者说这是你深思熟虑的结果,孩子,爷爷不怪你……回京后,你直接登基吧!”

          “爷爷,我……对不起!”朱瞻基抬起了头看着朱棣,朱棣摆了摆手让他退下,自己留在在帐篷里,忽然笑了。

张子宁

第五章

  第二日,朱瞻基起来后,洗漱一番换了身黑色蟒袍就出去了,他在营中漫无目的的走着,竟然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主帅营前,他拦住要进去通报的人,离开了军营。

         策马来到军营不远处的一片草原,朱瞻基躺在了草原上,望着天空上时不时飞过的鹰,他心都静下来了,脑子里不知道想着什么,阳光正好,微风拂过,宛若画中仙,太阳的光亮撒在他的身上,整个人似乎都散发着暖洋洋的光

         偷得浮生半日闲,正午朱瞻基回了军......

  第二日,朱瞻基起来后,洗漱一番换了身黑色蟒袍就出去了,他在营中漫无目的的走着,竟然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主帅营前,他拦住要进去通报的人,离开了军营。

         策马来到军营不远处的一片草原,朱瞻基躺在了草原上,望着天空上时不时飞过的鹰,他心都静下来了,脑子里不知道想着什么,阳光正好,微风拂过,宛若画中仙,太阳的光亮撒在他的身上,整个人似乎都散发着暖洋洋的光

         偷得浮生半日闲,正午朱瞻基回了军营,去了中军大帐,进去后,里面空无一人,他转身向左边皇帝休息的营帐走去,看见朱棣躺在床上似在休息,他皱了皱眉上前探探鼻息,瞳孔骤然放大,快步跑出去让人宣军医,让樊忠安排好大帐周围的人,回到朱棣身边守着,他只是想要那个位置,可不想让他死啊

        军医施针后不久,朱棣悠悠转醒,朱瞻基连忙过去询问:“爷爷,您没事吧?可有哪不舒服?让军医再给您把把脉?”

        朱棣转过头看了眼朱瞻基,朱瞻基挥挥手示意军医退出去:“爷爷,您先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朱瞻基跟着军医走出几步问道:“你跟本王说实话,陛下身体究竟如何?不可隐瞒!”

        军医躬身道:“王爷,陛下年轻时常年征战,又处理各种事务积劳成疾,再加之受过的暗伤,如今一齐爆发,陛下……陛下怕是撑不住啊!”

       撑不住……怎么可能呢,他不是真龙天子吗,怎么会死呢,朱瞻基感觉支撑自己的信念轰然崩塌,朱棣做皇帝是为了让朱元璋认可,他想做皇帝,就是为了让朱棣认可他比他二叔强,可现在那个人马上要死了,那他做皇帝的意义好像也没了

        朱瞻基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告诫军医说:“给本王记住,陛下的身体状况以后只报我一人知道,还有,本王不希望从别人口中听到关于陛下龙体的消息,明白吗?”

         军医躬身一礼:“明白,王爷,属下告退”

         朱瞻基按了按太阳穴,再次走进了帐篷,此时朱棣正巧也缓过来了,转头看着朱瞻基声音极其虚弱地问道:“军医怎么说”

        朱瞻基跪在朱棣床榻边,闻言低下了头声音有些异样地回答:“没事,军医说了,爷爷这是劳累过度,休息几日就好了,正午了,我去传膳吧”

        朱棣笑了笑:“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别安慰我了,我废了你的储君之位,你……还在怪我”

        朱瞻基垂下眸子:“没有,爷爷的决定,肯定有您的道理”

        朱棣道:“我还不了解你?口是心非”

        朱瞻基垂眸不语,朱棣叹了口气,缓缓坐了起来,朱瞻基连忙上前扶着,朱棣说:“你啊,从小在我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对于你我比你自己还要清楚,整日挂着个笑脸,像个笑面佛一样,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你把那笑容收回去一样……算了,不说你这糟心事,今天天好,一起出去骑马转转?”絮絮叨叨说着一堆话,朱棣似乎觉得自己命不久矣了

         朱瞻基点了点头:“那爷爷,我让人去备马。”

         大营几十里开外,朱瞻基和朱棣骑在马上,朱瞻基感觉这时候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便连脸上的笑容都真挚了几分,两人看着远处的夕阳,相顾无言。

信息港
90岁爷爷怕等不到孙女结婚生子,提前亲手编织婴儿床,配色细心
90岁爷爷怕等不到孙女结婚生子,提前亲手编织婴儿床,配色细心
信息港
孙女受奶奶嘱咐,一顿饭让爷爷体会年轻人的快乐,安排的明明白白
孙女受奶奶嘱咐,一顿饭让爷爷体会年轻人的快乐,安排的明明白白
张子宁

假如朱棣废太子(私设,汉王穿越)

  这天是三日一次的大朝会,朝中众臣天未亮便赶去皇宫上朝。

         朱棣看着他们在商议政事,给了旁边小太监一个眼神,小太监心领神会,高声喊道:“陛下有旨,太子太孙汉王跪听~”

         众人跪了下来,小太监宣读圣旨:“朕承太祖宏业一十六年,于兹兢兢业业,体恤臣工,惠养百姓,唯以治安天下,为务令观,然太子高炽,体弱多病,不足以堪储君之位,太孙尚幼,年少轻狂,废除太子太孙之位,立汉王为太子,正位东宫...

  这天是三日一次的大朝会,朝中众臣天未亮便赶去皇宫上朝。

         朱棣看着他们在商议政事,给了旁边小太监一个眼神,小太监心领神会,高声喊道:“陛下有旨,太子太孙汉王跪听~”

         众人跪了下来,小太监宣读圣旨:“朕承太祖宏业一十六年,于兹兢兢业业,体恤臣工,惠养百姓,唯以治安天下,为务令观,然太子高炽,体弱多病,不足以堪储君之位,太孙尚幼,年少轻狂,废除太子太孙之位,立汉王为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钦此~”圣旨一下,大家都不意外,他们知道,这是必然的

        “臣朱瞻基(朱高炽,朱高煦)领旨谢恩”

        “封大皇子为寒王,皇长孙为寒王世子,封地江南寒州,退朝吧”朱棣一句话决人生死,却没想过,这对朱瞻基有多残酷

        寒王府,书房

        朱瞻基看着眼前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说着“孤……本世子培养了你这么久了,你也该学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别让我失望。”“放心吧殿下,您不会输的”

        后来,满天下都在传,寒王世子被废储君之位,心灰意冷,流连烟花之地,自暴自弃,这消息皇帝早就知道了,这一天,朱棣再也没忍住让人把朱瞻基从秦淮河畔绑到宫里。

         “殿下,走吧,陛下召见”

         “嗯?找我?这位公公,别开玩笑,他怎么可能找我呢,您还是去东宫传旨吧。”朱瞻基浑身酒气,连说话都是醉醺醺的

         “殿下,外面人可都在骂您呢,陛下震怒。”传旨的小太监还是不想看见昔日的太孙变成这样,还在劝说

         “震怒?哈哈,我一个王府世子,流连烟花怎么了,爱说什么说什么,反正我又不在乎,回去,告诉他,不见!”朱瞻基此举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殿下,得罪了”后边一群人要把他绑回宫,朱瞻基直接将最前面的踹进秦淮河,嘴上说着“得得得,打不过你们,走吧。”

         皇宫,御书房

         “臣朱瞻基叩见陛下,陛下圣躬金安。”朱瞻基进来摇摇晃晃的跪下行了个礼,批着奏折的朱棣没说话,心中却是咯噔一下,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竟然都不肯在叫他爷爷了,难道废了一个太孙之位,能让他变成这样?

        朱瞻基也没管朱棣让没让他起来,他自己行完礼就站起来找个凳子坐下了,还没等朱棣说话,他先开口了:“陛下,如若无事,臣便告退了,不打扰陛下处理政务。”

         “朱瞻基,你是皇长孙,怎可如此,流连烟花之地,酗酒成性,你以后也要这样吗?”朱棣怒拍桌子站了起来,声音响彻御书房,朱瞻基也不在乎,他太累了,干脆直接道“陛下,臣还有以后吗?难道以后还有别的样子?

         朱棣愣住了,他心里都明白,只不过不想面对而已,朱瞻基成了藩王,朱高煦不可能让他有任何权利,他只能这样了,他必须这样了,他的背后可是一家人啊,朱棣看向朱瞻基,朱瞻基已经睡着了,他不会这么没有分寸的,只是这么多天,他太累了,而且,朱棣应该不会害他吧?

         朱棣抱起了熟睡的朱瞻基,转身向乾清宫走去,嘴上说着“瞻基,爷爷带你回家。”

         “不…你不是…不是爷爷…”“爷爷…不…不会…讨厌…讨厌我”朱瞻基的梦中呓语朱棣听了个真切,乾清宫,朱棣把他放在床上,朱瞻基蜷缩成一团,嘴里不时说着一些梦话,“好黑…好冷”朱棣的心乱了,他知道,大孙子最怕黑了……

        第二天,又是大朝会,朱瞻基早早地醒了,这是多年的习惯,当他看见自己躺在皇帝的床上时,飞快的下去,一句话没说离开了皇宫

乐顺影视园
你是人间理想:爷孙俩齐心追女孩,看谁还逃得了
你是人间理想:爷孙俩齐心追女孩,看谁还逃得了
信息港
爷爷抱熟睡的孙子仔细端详,眼神微眯手指轻轻摸脸,下秒瞬间变脸
爷爷抱熟睡的孙子仔细端详,眼神微眯手指轻轻摸脸,下秒瞬间变脸
974知识+
爷孙三年未见,一下车便飞奔抱住爷爷奶奶
爷孙三年未见,一下车便飞奔抱住爷爷奶奶
大国重器
爷孙三年未见,一下车便飞奔抱住爷爷奶奶
爷孙三年未见,一下车便飞奔抱住爷爷奶奶
江西旅游广播
爷孙三年未见,一下车俩孙儿便飞奔过去抱住爷爷奶奶
爷孙三年未见,一下车俩孙儿便飞奔过去抱住爷爷奶奶
爱

骄阳黑道

原创男主+变成文森佐的陈道俊

双双联手

原创男主:中国超神组组长代号烈阳之子

本人的特殊设定

秋风瑟瑟,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墓碑旁,玩弄着手中的打火机,看着两块墓碑上的名字,心中无限的感慨,

[一年了,你终于还是过来看望曾经的自己了,]一个声音答到[我应该叫你陈道俊呀还是文森佐呢?]

听到这声音的青年回头看到,一位穿着灰色西装的青年对他笑道

[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中国超神组组长亦或者是陈龙俊]青年期不甘示弱的说道

[随你便吧,我刚好回韩国有事办顺路过来看看曾经的自己。]

陈龙俊缓步走到青年的身旁,看着墓碑上的自己的遗像,[真魔幻啊!本来该死于2002年的两位...

原创男主+变成文森佐的陈道俊

双双联手

原创男主:中国超神组组长代号烈阳之子

本人的特殊设定

秋风瑟瑟,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墓碑旁,玩弄着手中的打火机,看着两块墓碑上的名字,心中无限的感慨,

[一年了,你终于还是过来看望曾经的自己了,]一个声音答到[我应该叫你陈道俊呀还是文森佐呢?]

听到这声音的青年回头看到,一位穿着灰色西装的青年对他笑道

[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中国超神组组长亦或者是陈龙俊]青年期不甘示弱的说道

[随你便吧,我刚好回韩国有事办顺路过来看看曾经的自己。]

陈龙俊缓步走到青年的身旁,看着墓碑上的自己的遗像,[真魔幻啊!本来该死于2002年的两位人物却在2022年来到了自己的墓碑前面,说出去估计没有人相信,堂堂意大利黑手党顾问文森佐就是当年的顺阳第三代陈道俊,中国超声组组长就是当年的陈龙俊]

[是啊,没想到当年对爷爷的承诺,直到现在我们才兑现]陈道俊自嘲道,拍了拍陈龙俊的肩膀

[弟弟,你说如果当年你我早一点发现爷爷的病情,早一点恢复你的烈阳系统,爷爷是不是就不会走这么早了?]

唉,爷爷的离世是我一辈子的痛,如果我早一点恢复烈阳系统,早一点发现奶奶的异常,就没有后面这么多事了

对了,这个给你就当是你当上顺阳董事长的礼物吧!陈龙俊拿出了一块手表,哥,保护好自己啊,虽然说那个大哥已经被你,我送进监狱,但是依然要小心顺阳家的其他人,毕竟在他们的心里,你只是一个外来的外人罢了,

[知道你也要注意安全啊!]看着自己的弟弟,他知道说出这话是有多么的可笑,当初若不是他在最后关头恢复了自身的系统,他和自己估计就已经死在长孙安排的车祸上了

这些年,自己一直在意大利生活,暗中也得到了自己弟弟不小的帮助,虽然名义上的两人是互相的对手,一个是国家特工,一个是意大利黑手党顾问,官和匪的关系

好啦,哥哥,我现在还有会,又要去见让人反感的韩国高层,真的很烦啊!

好了,快去吧,别让对方等太久,陈道俊笑道,自己这个弟弟好像在韩国除了对他和爷爷吴代表等人脾气温顺,好像就没有别人让他在意

知道了好好守护住爷爷的顺阳,当陈龙俊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突然察觉到了自己所在空间的波动,便立刻转头向上天空,此时的天空,在普通人的眼里是一片蓝天,可在陈龙俊的眼里,却是无数个虫洞粒子汇聚,[这次时空波动产生的虫洞]没等他想到,虫洞产生的吸引力瞬间吞噬了他和陈道俊

当他们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车上

当他们两个还没有搞清楚情况是什么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边,[道俊,龙俊怎么昨天没有休息好吗?才刚上车就睡了]看着爷爷严肃的脸他们两个十分的惊讶再次见到活生生的爷爷,泪水不自觉的在眼珠里打转

[怎么了?你们两个睡一觉醒来就自我感动了]爷爷讽刺道,

没有没有,爷爷,我们两个只是眼睛进沙子了,两个身经百战的顶级特工竟也会说出这样没有任何水平的谎话,别说是骗爷爷了,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你们两个别在我面前演出一份注重亲情的样子,]爷爷嘲讽道你们两个是怎么样子?我还不知道吗?

是是是,两个小孙子连忙答道,哪怕是身经百战的特工在爷爷面前还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道俊龙俊我想把顺阳金融交给你们两个,

啊,顺阳金融再次听到这个词语,两人都知道现在是在什么地方了,不正是一切苦难的开始吗?那场车祸,

爷爷是想把顺阳金融交给我们两个管理吗?陈道俊故意问道眼神飘向陈龙俊,陈龙俊也没有看他只是默默的看着路况,打开了自己体内的系统

暗位面:开启烈阳系统,治愈之光暗中传输目标人物陈养喆,执行治愈程序,警告,警告,目标体内已生成肿瘤,无法启动正常治愈程序,若需要非法进行治愈能力,需要使用系统本源若使用系统本源,该系统将会进入休眠状态,休眠状态维持一周,本人将十分虚弱,若非情况紧急,请勿使用,

授权使用,陈龙俊坚定的说道,我绝对不会允许某人在我眼前重演历史

开始注入治愈之光10% 20% 30%…

就在这时候,该来的历史终究还是来了,

陈道俊盯着那辆车,用最快的速度扑在爷爷的上魏爷爷抵挡住第一波的冲击,

历史重演了,但结果却不一样了

[道俊龙俊,你们知道广告部的电话吧!你们两个过来看看车都已经撞的七八烂了,可坐在这两个车上的人却完好无损的活着这是最好的宣传效应]

是爷爷我照您说的话,[并告诉世人陈养喆会长一直致力于顺扬汽车的更新换代,引领着汽车发展]陈道俊说道

看着自己的两个小孙子,陈养喆会长拉着他们俩的手眼神柔和的说道[道俊,龙俊,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

我们会的爷爷,陈龙俊回答道爷爷,天晚了,早点休息,

知道情况的陈道俊也是起身离开,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句声音叫住了他们

[道俊龙俊你们两个还是想要买下顺阳吗?]

爷爷望向窗边说道

陈龙俊,陈道俊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只默默的鞠躬离开只留下爷爷一个人默默的看向窗边

[不,这一次我们只想好好保护您]陈龙俊,陈道俊相互对视,确定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治愈之光传输完成,系统进入休眠状态

突然的提示音让陈龙俊感觉自己脚下一空倒了下去,陈道俊连忙让他倒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弟弟,谢谢你,我们成功了,陈道俊挑逗的拍了拍陈龙俊的脸我们回家了

一天后,郑院长马不停蹄的进入,陈养喆会长的病房[真是个医学奇迹啊!因为此次车祸会长的脑瘤消失了,而且身体的各项机能简直像恢复到了年轻时候]院长激动的向会长报告,

什么我的脑瘤不见了?哪怕是一代枭雄的陈养喆会长此刻也是无比的震惊,

[什么好消息啊?让爷爷这么高兴]陈道俊走了虽然在门口已经听到了这个消息,准确说是应该是昨天晚上就知道了结果,但是还是要装出一份现在才知道的惊讶表情,郑院长不会检查错误吧?你应该知道失误的代价,放心,检测结果不会有错的会长的肿瘤的确已经消失了而且会长的身体机能也恢复如初,甚至比以前更好,

“那是当然龙俊可是用了他的烈阳本源啊!才让爷爷恢复成这个样子,导致现在还昏迷不醒呢,不得不说昏迷中的陈龙俊,让人感动楚楚可怜”陈道具心里想着

拿过检测报告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真的呀,爷爷,你的病好了

真的,陈养喆会长看着自己的小孙子的眼神,确定了,

恒财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对道俊说,

是会长。秘书长转身就走

道俊,龙俊呢?他怎么没来?

啊爷爷,龙俊他去调查凶手,一旦有结果,会立刻告诉您的,陈道俊连忙撒了一个谎

胡闹顺阳这么大一个公司,调查一个凶手还需要我的小孙子帮忙,下面的人是吃白饭的吗?

爷爷,这件事情的凶手大概率是在三兄妹之间如果让别人查下去,这样只会对顺阳不利,所以这种事情只能我们自己人调查,陈道俊如此说道,这句话前半段是假的,因为他们早就知道凶手是奶奶,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告诉爷爷后半句是基于对爷爷尊严的守护如果让外人知道,尤其是大营集团对于爷爷的打击太大了想到这他想到了自己的女友,估摸着时间,她应该已经查到画廊了

爷爷,我知道您是因为病情才想把顺阳金融交给我们两个,可是现在您好了,顺阳金融的事情先放一放好吗?,

道俊你知道顺阳金融意味着什么吗?,那个会长的位置

我知道,但是我们应该跟您说过,我们想要的是买下顺阳看着自己的小孙子真诚的眼睛,陈养喆内心无比感慨自己这么多儿女,到头来真正关心他的却是自己的两个小孙子

好听你的,爷爷也想看看你们两个小子还有多少能耐?

好的,爷爷,那爷爷明天出院吧?

对,就是明天

好,知道了,明天我们来接你

那爷爷那我先走了

离开爷爷的病房,陈道俊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人,你醒了,昨天睡得好吗?

还好吧,陈龙俊答道,

爷爷,明天出院,今天晚上我们该把事情了结了陈道俊缓缓的走向陈龙俊淡淡的说道



终于把爷爷救回来了,大家可以猜猜他们晚上要去干什么?温馨提示有一位恶人要就此下线了,是时候该拿出国家特工和黑手党顾问的威压了,

希望大家喜欢




热度新闻
爷孙三年未见,一下车俩孙儿便飞奔过去抱住爷爷奶奶
爷孙三年未见,一下车俩孙儿便飞奔过去抱住爷爷奶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