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爽就完事儿了

84浏览    5参与
机械窒息

挖鼻孔测评

大拇指最舒服  他憨厚浑圆无棱角  有力勾出顽固鼻屎!!

代价是鼻孔日渐巨大

大拇指最舒服  他憨厚浑圆无棱角  有力勾出顽固鼻屎!!

代价是鼻孔日渐巨大

阿潇潇
这几天女朋友在写铠信文,宿舍日...

这几天女朋友在写铠信文,宿舍日♂常那种,看得我嘻嘻嘻…于是摸了个信哥出浴
粗制滥造的爽图,人体有参考,头发不会,上色随缘,爽就完事儿了√
私心占个铠信tag(小声)

这几天女朋友在写铠信文,宿舍日♂常那种,看得我嘻嘻嘻…于是摸了个信哥出浴
粗制滥造的爽图,人体有参考,头发不会,上色随缘,爽就完事儿了√
私心占个铠信tag(小声)

夜啥!

【发生在其他时间线的故事们】潮汐

*和 @八云遥 快乐聊天的产物!

*轻微猎奇反人类预警⚠️

*写得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到处乱飞(……),开心

*设定简介:

怪物和人类在战争中打平,没有被封到地下;

骷髅伤亡很大但依旧有不少幸存者;

战士W&科学家G设定;

*“你”是Alphys。


—————————————————————


1

你准备从难得的长假里抽出一部分来去拜访一位故人。

W.D.Gaster,战争年代的皇家科学院领袖,你的前同事和老朋友。在他带领下成就的研究成果为怪物们在战场上站稳脚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最后怪物和人类签订了停战协议,在一切渐趋平静后他便辞去了所有...

*和 @八云遥 快乐聊天的产物!

*轻微猎奇反人类预警⚠️

*写得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到处乱飞(……),开心

*设定简介:

怪物和人类在战争中打平,没有被封到地下;

骷髅伤亡很大但依旧有不少幸存者;

战士W&科学家G设定;

*“你”是Alphys。


—————————————————————


1

你准备从难得的长假里抽出一部分来去拜访一位故人。

W.D.Gaster,战争年代的皇家科学院领袖,你的前同事和老朋友。在他带领下成就的研究成果为怪物们在战场上站稳脚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最后怪物和人类签订了停战协议,在一切渐趋平静后他便辞去了所有职务,国王和你都挽留过他,但他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你知道这可能是因为他的恋人的陨落。

W.F.“Blacky”Gaster,所向披靡的战士,承诺会保护每一个伙伴,唯独漏掉了他自己。

“你们都是英雄,”你记得你这样对他说过,“他一定希望你过得幸福。”

苍白的骷髅温和地笑了笑——他对你一向如此——但他还是拒绝了你的挽留。

“正是为了他,我才要走。”他轻声说着,悲伤但有希望。

你担忧地看着他,于是他终于肯让出一步。

“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可以隔段时间打电话给我。”


2

你打电话给他,无人接听,你并不觉得意外,于是你给他发了信息。

晚些时候他回复了你,Undyne正抱着你看电视,你欢呼,差点打翻手里的玉米片。

你的未婚妻宠溺地吻你的脸颊,即使这已经发生过不下一百次,你还是控制不住地脸红。

Gaster告诉你可以在一周后见面,你迫切地想见他,于是你说你只在这几天有时间。

短暂的沉默后他发给你一条地址。你不认识那个地方,你把手机交给Undyne。

强健美丽的鱼人皱起眉头,你伸手去把它抚平。

“怎么了?”你问。

“这地方足够发达,但绝不太平。”Undyne让你打开电脑确认一遍,“他孤身一人,为什么会选择那里?”


3

在启程之前你们去拜访了Sans和Papyrus。

几年前Gaster和Wing收养了他们,万幸的是战争结束之后小骷髅们找回了失散的家人。

Gaster离开之后和他们也很少联系,偶尔会寄些土特产一类的回来,每次发件地址都不同。

“你们要去见我表叔啊,”Sans用叉子卷动盘子里的意大利面,“他现在在哪儿?”

你把地址告诉他,他看上去没有丝毫的惊讶或者担忧。

你询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吧,”他看着厨房里和Undyne研究菜谱的Papyrus,“替我们给他们带好。”

他停了一下,眼窝里的光似乎有一瞬间的黯淡——你不能确定。

“哦,说顺口了,别介意。”他说,一如既往地懒散。


4

你和Undyne坐了四个小时的飞机。

Gaster给出的地址是那里地标性的酒店,你们在房间里安顿好后他也如约到了楼下。

他请你们在顶层的旋转餐厅吃晚饭,从熟练程度上看来他过得相当不错。

你们聊了很多,绝大多数时候是你在说,有时候是Undyne在说,而他安静地听着。

你偷偷观察他,暗自分析。他看上去不像从前共事时那么疲惫和焦虑,笑容似乎也多了些,他身上没有烟味——当然,不排除他特意换了衣服的可能性。

你试探性地问他最近在忙什么,让你安心的是他对这个问题并不抵触。

“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大多是四处走走。”

他说这些的时候摩挲着手上的戒指,银色的金属在岁月的侵蚀下发黑。

“我们约好了的。”


5

在Gaster开始看表的时候你主动提出了今晚就到这里,他对于不能陪你们通宵畅饮表示抱歉。

你和Undyne回到房间里,透过巨大的落地窗你们能看到这个城市的全景。

繁华忙碌的港口从不休息,酒店就坐落在海边,你们看到金色的灯火沿着狭长的海岸线蔓延。

光芒之中隐藏着深不见底的黑暗,你没来由地这么想。

这想法让你本能地感到恐惧,你抱住了Undyne。而你的爱人永远是那么可靠,她告诉你不用担心。

她说如果你想的话,明天她可以陪你去Gaster家里看看。


6

Gaster的房子紧靠着海岸,一部分沙滩和海水被围在了屋后的院子里,留下一个小型渔船能够通过的空隙。

你从窗户里看到有船在那里卸货,Gaster告诉你他出租那里用作海货中转。

Gaster的家和他本人一样朴素简洁。家具大多是灰白和浅褐色,除了生活必备之外再无其他。没有什么生活气息,偌大的房间因此显得格外空旷。

你简单想象了一下Gaster的生活情景,每天在太阳升起的时候醒来,喝咖啡,取报纸,沿着海岸线散步,买一束花隔着无尽的时空送给他的爱人。

午饭时Gaster特意做了些油炸小吃给你们。你不小心把奶酪球滚了太多海盐上去,那尝起来像是眼泪。


7

下午你们去了当地有名的白金海岸。

阳光、海风和苏打汽水极大地改善了你的情绪,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想。

鱼女士和她傲人的身材一如既往地吸引了些想要合影的男男女女,她爽朗地拒绝,并且再次当众吻了你以宣示你的所有权。

哦天呐,你又要融化了,你希望她多这么来几次。

你偶然注意到不远处的渔船和你上午在Gaster家看到的那条有着一样的涂装,于是你以捡贝壳为借口一点点靠近。

你询问船员他们每天都运些什么。

“新鲜的海鱼,我亲爱的女士。”那个人类男性拍拍身旁满满当当的网,“现捞现卖。”

你询问还有什么,他摊手大笑起来。

“当然还有死鱼,质量和价格一样惨不忍睹——不过有人愿意买。”

你觉得他和汉堡裤会很合得来。

“吃不起活鱼的可怜人……和某些有着大把闲钱的富人。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养了头熊或者虎鲸当宠物。”

你知道不应该继续问下去了,但你忍不住。

你小心翼翼地问他认不认识一位骷髅先生。

他的表情僵了一下。

“我们每天要跑十多个地方,我不记得啦,女士。”

“况且,如果他在我们这里有过订单,我就更不能透露客户信息了,对不对?”


8

你故意玩到很晚,这样Gaster不得不留你们住下。

在篝火烧烤晚会上有几个鬼鬼祟祟的年轻人觊觎你的钱包,Undyne仅仅用一个眼神就吓跑了他们。

“真是可悲。”她说。

你记得她说过这里足够发达但绝不太平。大量偷渡而来的黑户,地下买卖,钱权交易,就像是漫画里那些纸醉金迷的罪恶都市。

利益使人趋之若鹜,你懂得这个。在这个城市金钱的获取过于容易,以至于许多和那几个窃贼一样的人游荡在这里,做着合法或是非法的营生。

他们不在乎能不能得到这里的户籍,即便这代表没有身份登记,没有社会保险,没有正规工作,他们不需要。

“这意味着他们即使死了也不会得到太多关注。”Undyne叹了口气。

“不过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9

客房的床很大,防尘罩上积了些许灰尘。

Gaster很快就把它打扫干净,点亮暖黄色的台灯之后这是个相当温馨舒适的居所。

Undyne再一次提醒了他这里的安全问题,Gaster对你们的关心表示感谢。

以及耸耸肩说并没有什么可偷的。

在短暂的聊天之后你和Undyne准备入睡,明天你们就该走了,知道Gaster没事让你安心。

不。

你感到隐隐的不安。

Gaster似乎已经从失去挚爱的痛苦中走了出来,换句话说,他看上去太平静了。

一切都过于顺利了不是吗,Alphys。

你无法入睡。Undyne关切地看着你。

你想说点什么。

然后你们听见了外面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10

有人摸进了Gaster的家。

Undyne问你要不要去揍翻他们,出于某种不太道德的好奇心你选择暂时观望。

于是她抱着你从窗户翻出去,你黑进监控录像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三个人类在一楼翻箱倒柜,把找到的一切现金都塞进口袋——总共不到五块钱,Gaster还真的没有说谎。

窃贼们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他们上了楼径直走向Gaster的房间,开始对付门锁。

Gaster不可能听不到这个声音,但门里没有任何动静。

你们从屋顶上走过去,Undyne倒挂在窗户上沿。

翻回来时你的恋人神色凝重。

“他不在里面。”她说。

“那三个杂碎在地面上发现了一道暗门,理所当然地他们下去了。”

你开始心跳加速,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兴奋。


11

在脚步声消失之后你们也走进了暗门里,差不多沿着楼梯转了两圈,然后是一片漆黑。

Undyne的魔法长矛散发着冷冽的光,你摸到了灯开关,鼓起勇气按了下去。

这是一条走廊,你能看到五扇有掌纹锁的门。

地上有些许的水渍,人类的脚印停留在你们身后。你打开手机的扫描功能,那些沿着墙摸索的指纹也仅仅延续到门框边沿。

他们消失了。


12

Undyne觉得应该回去,你也觉得应该回去。

但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并不想回去。

你开始尝试破解第一个掌纹锁,你的未婚妻无可奈何地叹息。

得了吧,她其实爱死你这一点了。

是一间宽敞的卧室,和楼上简单冷清的风格迥然不同,暖色调的墙壁和地毯,茶桌上有几个空了的零食盒子,门边的日历上有几个日期被圈出来,还画了心。

Undyne的脸色不太好看。

有两个枕头,她说。


13

第二扇门打开的时候潮湿的海水气息扑面而来。

这儿竟然连通着院子里的海滩。

简单用防水材料铺过的房间里摆放着清洁用品,还有两台超市里常见的手推车。

你嗅到鱼的味道,但它们并不在这里。

购物车底粘着些许的鳞片,你猜到个大概。

但你仍不知道Gaster把整整一船的鱼拿去做什么了。


14

接下来是个小储藏间。

鱼干,肉类罐头制品,压缩干粮。

保险柜。

热兵器,火药,急救包,魔法材料。

麻醉枪。

不知数目的镇定剂。

你颤抖着。

你迫不及待要开启下一扇门了。


15

你看到熟悉的光。

一个精密的小型试验室。

凭借着对前同事工作习惯的熟悉,你毫不费力地找到了他的研究日志。

你说不清自己是否后悔翻开它。


16

决心试验。

在你们还共事的时候这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

给濒死的怪物注入决心。

于是他们的生命得以延续。

但由于缺乏人类那样高强度的身体,怪物会融化。

怪物本身可以产生决心吗?

……

可以的。

他自身的决心和注入的决心融合了。

他变成了……

不。

他永远是我的挚爱。


17

你以为这是一个悲伤但充满希望的旅人。

其实这是一个妄图对抗生死命运的疯子。

最可怕的是。

他成功了。


18

你接近走廊尽头那最后一扇门,你发现它并没有锁。

你听到里面传来某种细碎黏腻的声音,像是在进食……你不愿往下想了。

Undyne护着你,你们打开这扇门。

黑暗的。

更加黑暗的。

黑暗在你面前蔓延。

宽广的空间几乎被某种黑色的东西堆满,它随着呼吸起伏翻涌蠕动,你数不清那上面有多少嘴或者眼睛。

它注意到了你们,于是三分之一的眼睛转向了门口。

你听到他的声音,那么熟悉。

“Unnnnnnnnnnd——physssssssssss——”他说。


19

你终于注意到了Gaster,你们进门的时候他正站在角落里处理一堆破衣服——应该是刚刚那三个倒霉蛋的,你想。

“哦,是你们。”

他看上去并不惊讶。

“如你所见,这是……”

他苦笑一声。

“他。”

你捂着嘴后退,Undyne扶住了你。

Gaster想要走过来安慰你,身后的黑色怪物猛地伸出触手把他拉了回去。

他陷在黑色的沼泽里,Wing看上去要把他也一起吃掉。

“嘿别这样,再给我一分钟——”Gaster话说到一半便不能再继续,呻吟声中除了痛苦更多的是某种难以启齿的东西。

“好……你们,先上去吧?”他勉强转过头来看着你们。

“放心,他不会伤害我。”

“月圆前后我本应该全天候地陪在他身边……他只是有点生气了。”

Undyne抱起你离开。你最后往里面看了一眼,Gaster已经完全淹没进了黑色的深渊里。


20

你们回到了客房的床上,Undyne抱着你,你趴在她怀里哭泣。

你并不觉得恐惧或愤怒,你甚至有点开心。

但你还感到非常悲伤。

你觉得在这世界上爱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


21

出于对你朋友的照顾,第二天你们特意起得晚了些。你悄声下楼想要给大家准备早餐,但还是晚了房主人一步。

Gaster穿了高领的毛衣,你看到他手指上有一些浅浅的齿痕。

早餐很丰盛,大概是他对昨晚惊吓到了你们表示的歉意。

哦天呐,明明是你们先闯入他的私人空间。

你的求知欲逃不过Gaster的眼睛。他询问你们能否保守秘密,请求的语气中又带着不容抗拒。

在你们点头之后他翻开手掌,黑色的流体从他的袖口爬上他的手指。


22

“平常他能保持自己的意识,但没到月圆前后他就会出现……那种情况。”

就像是潮汐。你想。

“他渴求新鲜的血肉,但我们约定好了不会摄入活的东西,那会很危险。”

“这样的情形大概会维持两三天,这种状态下他可以吃光整船的鱼,勉强能够满意。”

他停了停,黑色的触手递给他一片果酱面包。

“昨晚他吃了三个人,这让他更快地恢复清醒。”


23

你们在航站楼外道别。

你拥抱了Gaster,黑色的触手伸出来拍了拍你的背。

你想不到什么能说的,你告诉他们注意安全,Wing努力地变出一只眼睛,做了个可靠的表情。

你们被逗笑了,你挽着Undyne的手走进登机的队伍。

Gaster目送你们直到飞机消失在他视线尽头。


24

你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和海洋发呆。

你想起你最后对Gaster说的话。

“你觉得幸福吗?”你这样问。

海风吹动你们的衣摆。

他站在金色的阳光里面,他认真地看向你。

“当然了。”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