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片断

400浏览    74参与
小鱼陪你看电影
热门电影 搞笑电影 科幻喜剧 精彩片断 好剧推荐
热门电影 搞笑电影 科幻喜剧 精彩片断 好剧推荐
小鱼陪你看电影
热门电影 搞笑电影 科幻喜剧 精彩片断 好剧推荐
热门电影 搞笑电影 科幻喜剧 精彩片断 好剧推荐
简硕

我幻想着能向你成功的表白,在一个初醒的清晨,一个温馨的街道,微白的路灯下,我会轻声的对你说:喜欢你好久了……


你应声泛泪,红着鼻子,扑向我的怀里,小拳拳锤我。我会破尬而笑的吻着你的额头,缓缓用手拍着你的后背。让我们感受这漫妙的时光。如果你再加以想像,我们此时是站在西湖的畔上,这里有你的青柳,我的鱼儿,陆水相守。此时是站在巫山的巅上,这里有你的青石,我的云儿,隔天相望。好比如今的你我处于两块天地,我在烦乱的教室里思守,你在空阔的原野里眺望。


“好了,别那么煽情了”。你看着流泪的我欢快的说。


我幻想着能向你成功的表白,在一个初醒的清晨,一个温馨的街道,微白的路灯下,我会轻声的对你说:喜欢你好久了……


你应声泛泪,红着鼻子,扑向我的怀里,小拳拳锤我。我会破尬而笑的吻着你的额头,缓缓用手拍着你的后背。让我们感受这漫妙的时光。如果你再加以想像,我们此时是站在西湖的畔上,这里有你的青柳,我的鱼儿,陆水相守。此时是站在巫山的巅上,这里有你的青石,我的云儿,隔天相望。好比如今的你我处于两块天地,我在烦乱的教室里思守,你在空阔的原野里眺望。


“好了,别那么煽情了”。你看着流泪的我欢快的说。


彩兰的生活日记
重剪版,缺失片断自行脑补吧如果能让你微微一笑
重剪版,缺失片断自行脑补吧如果能让你微微一笑
小莹老师(舞蹈)
小莹老师编舞《红枣树》象征儿时记忆中的美好片断
小莹老师编舞《红枣树》象征儿时记忆中的美好片断
简硕

进了大学,又好像重新从娘胎里出来上了幼稚园。之前是一直在幼稚园里玩耍,玩饿了,就回家;现在是一直在大学里生活,活累了,就回家。

学习总不是唯一的选项。回家确是一直的方向。

进了大学,又好像重新从娘胎里出来上了幼稚园。之前是一直在幼稚园里玩耍,玩饿了,就回家;现在是一直在大学里生活,活累了,就回家。

学习总不是唯一的选项。回家确是一直的方向。

天天影视
好剧推荐精彩片断和珅刚从噩梦中醒来
好剧推荐精彩片断和珅刚从噩梦中醒来
天天影视
万茜任重精彩片断熬夜追剧秦医生知
万茜任重精彩片断熬夜追剧秦医生知
简硕

台与思琪

台,听说你小子向思琪交了情书,怎么样,有没有害羞到。少年。

3,嗐,就那样呗。你没发觉吗,我觉得她怪怪的,你说她都收到太多的信了,可是在我递给她时,她并没有随手就打掉,而是,颤巍巍的,你可能不知道,她的灵魂好像在那一刻跑掉了,我以为是没希望了,可她还是收下了,但我觉得还是没希望了。即使她并没有说什么,我觉得她看完就会随手扔掉。就像扔掉一个丑的洋娃娃,因为她家里已有了个能占满她心的漂亮的洋娃娃。你觉得我说的对吗?我也没听说过,她有什么男朋友啊!你怎么看呢!

台,你又打哪抄了一首诗,交上你那浅显的心思,拿来让我瞧瞧。

3,我念给你听吧,那个本子又不是我的,我记得呢,就几句话。星期二我要补习,...

台,听说你小子向思琪交了情书,怎么样,有没有害羞到。少年。

3,嗐,就那样呗。你没发觉吗,我觉得她怪怪的,你说她都收到太多的信了,可是在我递给她时,她并没有随手就打掉,而是,颤巍巍的,你可能不知道,她的灵魂好像在那一刻跑掉了,我以为是没希望了,可她还是收下了,但我觉得还是没希望了。即使她并没有说什么,我觉得她看完就会随手扔掉。就像扔掉一个丑的洋娃娃,因为她家里已有了个能占满她心的漂亮的洋娃娃。你觉得我说的对吗?我也没听说过,她有什么男朋友啊!你怎么看呢!

台,你又打哪抄了一首诗,交上你那浅显的心思,拿来让我瞧瞧。

3,我念给你听吧,那个本子又不是我的,我记得呢,就几句话。星期二我要补习,每次骑车时与你擦肩而过,渐渐地,前前后后的日子都沾了星期二的光,整个星期都灿烂起来。我觉得这也还好啊,虽然是抄的,但我觉得这最能表达我对她的看法。你瞧,就因为星期二的时候我才能在外面,一个路口遇见她。而且还只能是星期二,我就觉得这是某种上天对我的眷顾。

台,想象是美好的,你就只会想些这吗?怪不得呢,你要失望啊。要是我,我绝不会傻到要去这么写。这就像是一朵香气欣然的花,你居然为了表述你的心迹,渴求用比不了的温柔去打动她。这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3,那你要是能把她搞到手,我——我就把我的杰伦的唱片送给你。

 以下是台写给思琪的信,

大多数的人对待美好总是顺其自然,他们想用漂亮的蝴蝶引诱花儿,离开故乡。就是用美好的控制想要的美好。有些鲁莽贪婪者,罪恶的伸手向花儿的根部蠕潜过去,好像并没有引起公愤似的就已然侵占了。坚毅者,像我这类,一把铁锨下去,直截了当的就将整个花儿迁移走了。公开向四周众者宣布我要掳它离开。

一般的美好受制于恶心的罪恶,但笼罩恶心的罪恶,是要命的恶意。潜伏的危险。

台,大概如此,现在就差是当面送给她,还是让人捎给她。嗯!当面送更显诚意啊!

  思琪是掉进迷宫的少女,想独自一人对抗50年的计谋印迹的编织,显然是少不更事。触网的蝴蝶只会被蜘蛛慢慢蚕食的。如果这时有个顽皮少年,一时蹲下瞅见了,定会义愤填膺的出手相助。这样,或许那漂亮的蝴蝶还有一线生机。可是那蝴蝶若不做些挣扎,斗争,像木叶 那样静落其中,就引不起别人的主意。下场可悲啊!

  在那家培训机构的外面,台看着前去问学的同学络绎不绝的从里走出走进,分外像一座旺盛寺庙里的香客。他们信仰着别人的青春,竭力抽掉自己的灵魂,装上厚重知识。他无事的坐在街旁的一小吃店的外面,桌子有一杯饮料和一张卡片,上面印有大陆嵩山的巍巍风光。还有一行字。他一边看着楼下的门口,一边不时的看去远处的街道。

 思琪有些不安似的惆怅似的,失魂落魄的从远处街道上走来,在人群中她清秀俊美的身影愈显的明亮。这个精致的女孩子,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忧愁,她走着路来就像一个长不大小孩。

台一看到她,就站起来向她跑了过去,他可是等了很久的。现在也是迫不及待了。

 思琪走着走着停了,因为前面有人挡着她。她抬头便看见台露出阳光般的笑容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她这时有些畏惧似的退缩了一步,好像很害怕。台这时,说,我是你隔壁班的傅台,我昨天跟我朋友打赌,我今天就向你表白,要你做我女朋友,这是我要送给你的。

台摸摸口袋,将那张明信片给思琪,一副坏心思的笑着。思琪怔怔的伸手收下了,就绕过他继续的向前走。一种痛苦的心绪涌上来,想哭泣却难受的接受下来,深呼吸硬着不变样的步伐走下去。进入那不高的曲折的小楼里。仿佛哪里才是避风的港湾。哪里才是她最终的归宿。抓住稻草似的,逃向哪里爱的温床。

台不禁纳闷,他觉得他也并没有打动她。他并不觉得他有什么可以是她讨厌的。因为,他除了调皮一些,大家还是很能和他玩在一起。他重新走回之前那个观望的座位,觉得有必要再说一下。不过还好,誓言是传达过去了。抱着信念他坐在那玩上了手机。静静地等时间的流逝。

  当中午后,思琪跟着一人走了出来。她好像看见了台,就躲在那人左边,要用那人硕大身躯遮挡住台可能投过来的目光。但她还是尽量保持平静就跟没事人一样安静的跟着那人的脚步。

  这一幕并没有被台遗落掉,他不明白她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总不会是恋人关系吧!他以为是她的一位叔伯呢!他还没傻到要跟她的亲人有什么纠葛。所以,他假装没有看到他们,而是在玩手机。他在他们消失在街的转角后,也离开了。他觉得要追到她不是一件易事,也就十分体谅了3的感受,觉得她好像确实有不同于一般少女的心思,但他不想放弃。因为这一切都还没开始呢。

小潮美食
因为一个电视片断看了整部剧百变
因为一个电视片断看了整部剧百变
一只茶杯

那个画风不对的死神(片断)

天黑之后,月亮隐去,乌云笼罩天空,不久后果然下起了细雨。
男人站在那一幢高楼可以遮挡住雨的角落, 他穿着一身整齐的黑色西装,全身半点没有被雨淋湿的痕迹。
他就这么站着,宛如一尊沉默的雕像。
雨才刚刚下起,只是一些微微的细雨,通常人们都会因为这雨下的不大而挺而冒险奔跑者着,朝着自己心中的目的地跑去。
那么他就是在等人了?还是在等一个不会来的人。
反正他就这样沉默的等着,那稍许凌乱的黑色头发配合的盖在黑色眼眶上,黑色的眸子因为时不时在回忆着什么,而流露出少许不一样的色彩。
“莫程枫。你站在这里干嘛?居然跑这么远,不像你啊?”一本黑色封面的书凭空出现,悠哉的跳到了男人的手中。
“没什么……怀恋一下。”那个男人或...

天黑之后,月亮隐去,乌云笼罩天空,不久后果然下起了细雨。
男人站在那一幢高楼可以遮挡住雨的角落, 他穿着一身整齐的黑色西装,全身半点没有被雨淋湿的痕迹。
他就这么站着,宛如一尊沉默的雕像。
雨才刚刚下起,只是一些微微的细雨,通常人们都会因为这雨下的不大而挺而冒险奔跑者着,朝着自己心中的目的地跑去。
那么他就是在等人了?还是在等一个不会来的人。
反正他就这样沉默的等着,那稍许凌乱的黑色头发配合的盖在黑色眼眶上,黑色的眸子因为时不时在回忆着什么,而流露出少许不一样的色彩。
“莫程枫。你站在这里干嘛?居然跑这么远,不像你啊?”一本黑色封面的书凭空出现,悠哉的跳到了男人的手中。
“没什么……怀恋一下。”那个男人或者说莫程枫,听着脑中那位悠闲的语气,然后说着说着露出了嘲讽一般的微笑。
黑色的眸子凝聚着一种别有特色的情绪,就像黑暗里最浓烈的自傲和光明里情绪最直接的孩童。
反而因为眼镜而被遮挡住,死神手册觉得有些可惜的在意识中摇头。
“好啦,既然都站了这么久,该回去休息会儿了吧。”死神手册无奈的叹了口气劝解的说着。
不知对方是在说自己站的太久还是怀念的太久。
莫程枫挥了挥手,像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里拿出了一把黑色的伞,然后撑开。
“啪嗒!”一个动作,那本黑色的书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地上。
随着微风吹过,黑色的书被风一页几页的翻开了几面,而在那一瞬间几个字明显的被刻在了第一页上——死神手册!
“不。韦斯利,工作还没做呢。”莫程枫举起伞的手向前摇了摇,然后就只能看见他嘴角露出那恶作剧般的微笑了。
“……又来。”死神手册憋屈的郁闷着,心中大概在一个劲的刷屏着自己对对方的不满。
“哎!!~等一下啦!”看着那个向前行走完全不管自己还在地上的莫程枫,死神手册慢悠悠的回了一句,然后飘啊飘的跟上。
“死神手册 ”?意思是死神的手册?!看来这个世界从不简单呢。那个站在这一天一夜的人,或许就是一位死神?
不知下一次下雨之际,他是否还会来到此地~

ヅChrist

三十岁,写给自己的记忆片断

“我能一条命打通魂斗罗哦,厉不厉害!”
臭小子,你不知道玩太久伤眼睛吗。

“放了个屁,家里太臭了,多喷点花露水。”
喷太多,中毒了,出去吹个风又生龙活虎。

“我肚子痛,很痛,痛得睡不着。”
阑尾炎,从此肚子上多了一道疤。

“我得了宁波市一等奖,可以去杭州参加比赛了。”
可惜,省级三等奖,不过总算是去了趟灵隐和岳王庙。

“我姓什么,我就跟谁。”
我还是跟着老爸搬出来了,其实我也想妈妈。

“别问爱过多少人,在一起的人,只问爱你有多深。”
谢霆锋太帅了,那个银饰我也要买一个,好酷。

“家里的饭真好吃,外面的吃腻了。”
无心的一句话,让老爸愧疚了好多天。

“什么兄弟啊,把手拿开好吗?你明明是女的啊。”
嗯,结果偷偷暗恋好多年,真是...

“我能一条命打通魂斗罗哦,厉不厉害!”
臭小子,你不知道玩太久伤眼睛吗。

“放了个屁,家里太臭了,多喷点花露水。”
喷太多,中毒了,出去吹个风又生龙活虎。

“我肚子痛,很痛,痛得睡不着。”
阑尾炎,从此肚子上多了一道疤。

“我得了宁波市一等奖,可以去杭州参加比赛了。”
可惜,省级三等奖,不过总算是去了趟灵隐和岳王庙。

“我姓什么,我就跟谁。”
我还是跟着老爸搬出来了,其实我也想妈妈。

“别问爱过多少人,在一起的人,只问爱你有多深。”
谢霆锋太帅了,那个银饰我也要买一个,好酷。

“家里的饭真好吃,外面的吃腻了。”
无心的一句话,让老爸愧疚了好多天。

“什么兄弟啊,把手拿开好吗?你明明是女的啊。”
嗯,结果偷偷暗恋好多年,真是胆小鬼。

“我知道了,这个世界只有人去适应社会,没有社会来适应人的。”
是的,一直被指以自我为中心,是该改变了,牢记。

“吃饭了吗?没有的话,想吃什么就说,我去给你做。”
好兄弟的父亲,一句话让我感动好多年。

“才军训五天,身边就多了个女孩子,那是谁啊?”
哎哟,那是我班主任,人家只是长得小,刚大学毕业。

“快期末了,为了能好好复习,去外面租个房子吧。”
尼玛,天天玩,还能好好学习吗?话说三个月才500,真便宜。

“我收到信了,我该回什么,我要怎么回……”
写来写去很好玩吗?只是回忆吧,为什么那么多年还不舍得丢掉?

“我们有自己的房子了,不用租房子了是吗?”
房子有了,可是我觉得没有家,对不起。

“我要高考了,来学校等我吗?走出考场我能见到谁?”
额……人呢?为什么没有人……

“大学旁边的小破旅馆怎么那么多,免费我都不要住。”
图样图森破,活该单着。

“我去西塘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姑娘,我好喜欢她,但我是正人君子。”
是的,好正,连旅店老板都说好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是和老爸还有奶奶还有某人一起去的成都,我特别喜欢那个城市,很大很干净,风景很美。我家里买了新房子,本来是打算结婚的……没事,过去了,人要往前看。这是现实,改不了的。”
嗯,有时候就是没有傻逼一样的坚持,结果就会是傻逼一样的自欺欺人。

“我在饭店洗过拖鞋铺过床单,也在货代挣扎过一年的销售,然后就跳糟去做了总经理助理……嗯,是做管理的。”
去tm的总经理助理,不就是打杂的,工资还低。不过也有学到的东西,还是感谢那段时光。

“我是卖保险的,同时也做信用卡,做贷款,卖房子,卖车子……”
“你到底做什么的……”
“跟钱有关的都做!”
“……”
“我做管理的,部门在招人,有人吗?介绍给我……”

你三十岁了,生活再也不是岁月静好,时光也不像感慨得那么蹉跎了。
都说时不我待,再不疯狂就老了。可是你却已经老了,疯狂不动了。
知世故,懂冷暖,但要活成个大叔。
因为长得好看的才能被称为大叔,不然就是“师傅”。

你曾被称为服务员,商务管家,业务员,总经理助理。
现在,你是所谓的“主任”,“网点负责人”。
明确一点,那都不是你的,丢掉称谓,什么都不会。

只有你还是你,和当年没什么两样,只是戴了个微笑的面具,学会了伪装。
从索取温暖,慢慢变成给予温暖。

你知道,这叫成长。

自洽机

正在写的片断

“在五十七米深的青色潮水中,在空空荡荡的八车道大街上,在闹市区高楼大厦和夕阳的影子之间,只有两个沉默的灵魂在游荡。累了,他们就在广场长椅上并肩坐着,看见远方山顶上渐次亮起一片片灯光。”

“在五十七米深的青色潮水中,在空空荡荡的八车道大街上,在闹市区高楼大厦和夕阳的影子之间,只有两个沉默的灵魂在游荡。累了,他们就在广场长椅上并肩坐着,看见远方山顶上渐次亮起一片片灯光。”

憩室_CHEESE
我说武汉已经被水淹了,如果郑州...

我说武汉已经被水淹了,如果郑州也下暴雨的话,我们就顺着黄河或者长江,坐船去太平洋,然后被海上风暴吞没,最后一起葬身于海底。
你说哈哈哈好浪漫。

其实我是认真的。

眼睛里下着暴雨的我是不是早就窒息而死了呢。

どうもこの心(こころ)は重(じゅう)症(しょう)らしいが 
看来这心脏已病入膏肓 

かなしみのなみにおぼれる 
溺死于悲伤之浪 

かなしみのなみにおぼれる 
溺死于悲伤之浪               ...

我说武汉已经被水淹了,如果郑州也下暴雨的话,我们就顺着黄河或者长江,坐船去太平洋,然后被海上风暴吞没,最后一起葬身于海底。
你说哈哈哈好浪漫。

其实我是认真的。

眼睛里下着暴雨的我是不是早就窒息而死了呢。

どうもこの心(こころ)は重(じゅう)症(しょう)らしいが 
看来这心脏已病入膏肓 

かなしみのなみにおぼれる 
溺死于悲伤之浪 

かなしみのなみにおぼれる 
溺死于悲伤之浪                   

我多想被你的爱亲手杀掉。

焚尘

秋临寂夜中

阳光盛情的笑容还未完全收却,白日渐没,黄昏一念之间仍有日的绵延,而后夜迅疾而盛大地降临。有雨,有雷电乘风,破窗而入。云端的轰鸣之中自有静默可闻。夜从来是无言,于是往事便可就此猖獗。岁月山谷间我行走着脚步丈量的时日渐远,往事就渐如回声,愈见安温亦渐缥缈;终究一无所有地消散。
凉风颈后过,我恍如枕梦,抬眼看见阒寂与灯,必是夜了。
是晚春。凌晨四点的空气还落着微雨,地面润湿。我撑开伞,同行人亦然。校园有昏黄街灯,教学楼是沉睡倒伏的巨兽,不知为何也穿堂满亮着廊灯。我学着雨点的姿态静而蹑步地走路,仿佛如此就可不觉入画,同四下的静融于浑然。树木间偶有白光如月色在这静寂与黑暗之中掷地有声,但天是浑浊不透,无云映...

阳光盛情的笑容还未完全收却,白日渐没,黄昏一念之间仍有日的绵延,而后夜迅疾而盛大地降临。有雨,有雷电乘风,破窗而入。云端的轰鸣之中自有静默可闻。夜从来是无言,于是往事便可就此猖獗。岁月山谷间我行走着脚步丈量的时日渐远,往事就渐如回声,愈见安温亦渐缥缈;终究一无所有地消散。
凉风颈后过,我恍如枕梦,抬眼看见阒寂与灯,必是夜了。
是晚春。凌晨四点的空气还落着微雨,地面润湿。我撑开伞,同行人亦然。校园有昏黄街灯,教学楼是沉睡倒伏的巨兽,不知为何也穿堂满亮着廊灯。我学着雨点的姿态静而蹑步地走路,仿佛如此就可不觉入画,同四下的静融于浑然。树木间偶有白光如月色在这静寂与黑暗之中掷地有声,但天是浑浊不透,无云映月,原是在暗中的路灯,身形隐然只有单单一束光,孤独得像寂寞立定的人,难怪无话可说。
这是去上海办赴美签证的凌晨,这样的赶与早,竟连兴奋都不敌残夜的疲倦。上了大巴与高速,一路东行,白日于是醒来。不见东升的日色,只有微灰的幕布被渐满溢的光撑起向上,就此有了云和天。车窗外有雨点与世界,我想起了自己的兴奋不敌疲倦,便牢牢记取这静而又灰的一帧影像,在颠簸中沉睡下来。
沉睡下来,我似乎又醒着,在泠风雨夜里嗅见幽微的仲夏夜的植物辛香。
一江两岸灯火繁丽勾连,闪着光江面有星;江心有月,半圆不缺。抬望夜空,墨色洒然于是并没有星;于是我转过脸,才恍然星耀于夜原来是你的眼睛,我们此生何生何以这样靠近。
在夜之中,有玫瑰惊怯怒放,迷艳如伤。是吻,在静默之中落定于无人。其间一刻,我紧阖双眼,不见你发间湿滑的汗液,不见时光熟练地溜开,不见指间有火烧无花果树,不见静默无人之处烈焰无声欲焚城。
我终究松开唇舌。经久几若沧桑,时间解冻又开始流淌。你的脸驻如久不提开的琴键上的音符,在暗中难以记认。月影不明,必是行云羞怯。
离别又在一旁等待,久不耐烦,于是斩断我迟疑不转的目光。你亦消失,不在人海,在并不实存的星光之间。
路旁我在等待末班车。有风乍起,扬出尘埃与梦境,梦境并不那样清晰真实,原来只是往事,于未曾散尽的回声令我辗转思归不知今夕是何年。
夜并不深,我似乎是难眠,在不成梦的梦中醒来。然而窗外有雨声如泣,清冷而润湿的风将夜色吹彻。我还在晚春与仲夏,风与往事游荡我心头寂寂有微凉。
原来不是心凉,是秋凉。

鲸

写下那些片段 也只因为它们与灵魂的片刻相碰。

写下那些片段 也只因为它们与灵魂的片刻相碰。

花树三千芽

睡颜(练手

       他看着怀里熟睡不醒的少女,白皙的胸脯随着均匀的呼吸有规律地起伏。他克制住想要轻吻少女白瓷般细腻光滑皮肤的欲望,伸手撩开她脸上的碎发,轻声呼唤:“喂,醒来,醒来。”他想要叫醒她。少女的眼皮微微颤抖了一下,嘴唇蠕动着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声,仍然睡得很深沉。
       他笑起来。还是个贪睡的孩子呢。他暗自觉得她的睡脸既可爱又好笑,他决心要叫醒她,看看她刚醒的面容。洁白的,透着红润的皮肤,充满了青春活力,此刻安静地散发着一股少女清香。他忍不住捏了一下,又像触电了似的猛地放开手。他清澈的眼帘里映出少女朦胧半开的双...

       他看着怀里熟睡不醒的少女,白皙的胸脯随着均匀的呼吸有规律地起伏。他克制住想要轻吻少女白瓷般细腻光滑皮肤的欲望,伸手撩开她脸上的碎发,轻声呼唤:“喂,醒来,醒来。”他想要叫醒她。少女的眼皮微微颤抖了一下,嘴唇蠕动着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声,仍然睡得很深沉。
       他笑起来。还是个贪睡的孩子呢。他暗自觉得她的睡脸既可爱又好笑,他决心要叫醒她,看看她刚醒的面容。洁白的,透着红润的皮肤,充满了青春活力,此刻安静地散发着一股少女清香。他忍不住捏了一下,又像触电了似的猛地放开手。他清澈的眼帘里映出少女朦胧半开的双眼。只好搪塞过去了!“刚刚一直叫不醒你。”故意说一些听起来很正经严肃的话试图掩盖自己刚刚的行径,为了看起来更自然,他用那只手挠挠后脑勺。万幸,很明显少女并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再次闭上眼睛,“我就睡5分钟,你要叫我啊。”。待到怀里响起轻鼾,他才放松了紧绷着的嘴角,扑哧的笑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