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片段练笔

409浏览    205参与
清欢

昨日

真的怀念是什么?

是有些人纵然离你而去。

此生在无归期,

在无相见之日。

但他在你的记忆中永不褪色。

真的怀念是什么?

是有些人纵然离你而去。

此生在无归期,

在无相见之日。

但他在你的记忆中永不褪色。

清欢

没有选项的选择题

在五条悟被困住的那一刻,[夏油杰]的身体突然动了起来解除了獄门疆,在五条悟震惊的目光中露出一个微笑🙂,“悟,这次可要把我好好安葬哦!我可不想在起来加班了!”说完这句话五条悟便再也感觉不到夏油杰的气息了!

因为五条悟没被顺利封印,罥索的计划直接失败,菜菜子美美子,被纳入咒术高专监管学习,东京高专的学生们平安无事。

这仿佛是最好的结局!


在遇见菜菜子的那一天夏油杰突然知道了自己未来会发生的一些事,包括死在五条悟的手中,包括五条悟被封印,也包括夜蛾正道的死和五条悟学生们的结局。

明知道会失败可是有些事情不得不做。知晓未来对别人来说是一道选择题,对夏油杰来说从来就只有一个选项!

纵然知...

在五条悟被困住的那一刻,[夏油杰]的身体突然动了起来解除了獄门疆,在五条悟震惊的目光中露出一个微笑🙂,“悟,这次可要把我好好安葬哦!我可不想在起来加班了!”说完这句话五条悟便再也感觉不到夏油杰的气息了!

因为五条悟没被顺利封印,罥索的计划直接失败,菜菜子美美子,被纳入咒术高专监管学习,东京高专的学生们平安无事。

这仿佛是最好的结局!


在遇见菜菜子的那一天夏油杰突然知道了自己未来会发生的一些事,包括死在五条悟的手中,包括五条悟被封印,也包括夜蛾正道的死和五条悟学生们的结局。

明知道会失败可是有些事情不得不做。知晓未来对别人来说是一道选择题,对夏油杰来说从来就只有一个选项!

纵然知道他自己遇见的所有事情都是故意为之,但那些都是切实发生过的,不因为幕后黑手存在或者不存在而受到影响。有些事情只有看到和没看到的区别。

所以夏油杰选择顺从本心,顺其自然,至于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五条悟吧,他可是最强的相信他可以解决的!菜菜子和美美子就算不被五条悟收养也会看在夏油杰的份上被照拂!

除此之外已经没有什么需要留恋的了,灰原雄已死,夏油杰的父母也为自己亲手所杀,现在说回头这种话已经太晚了,坏事既然已经做下,哪有道个歉就可以当做没事发生的呢?这样也太狡猾了吧!

所以他选择按照顺其自然,除了在最关键的时刻为五条悟解除封印之外什么都不做,他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并且从容赴死!

只不过在黑暗再一次笼罩夏油杰之前他不可避免的想起五条悟,自己他们共同度过的青春,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再......

记淮

【gl】“同桌,一起偷个情吗?”


         这节是体育课,同学们都出去上课了,我的腿骨折了暂时没恢复好所以留在教室自习。

         我写着写着作业就犯困了,打算休息一会。

         对了,我同桌也没去。我趴在课桌上偏头看她写题,她的笔尖在纸上书写发出沙沙声,很催眠。...



         这节是体育课,同学们都出去上课了,我的腿骨折了暂时没恢复好所以留在教室自习。

         我写着写着作业就犯困了,打算休息一会。

         对了,我同桌也没去。我趴在课桌上偏头看她写题,她的笔尖在纸上书写发出沙沙声,很催眠。

         盛夏的午后刺眼的阳光仍不减少,所以她拉上了窗帘。烈阳透过白色的纱布照射在她的头发上,映出斑斑点点的微弱的光,她的发丝被染成了金黄色,像天使一样。

        虽然天气很炎热但也有微风徐徐吹来,时不时把洁白轻盈的窗帘吹的飘起来,如海浪一般波澜。

        我看了她一会儿,她好像有点不自在,她把笔放下,摸了摸我的头,“在想什么?”

       等下一阵风吹过,我说:“同桌,一起偷个情吗?”

       等帘子再次吹起,我把她推到帘子后面重重吻了下去,在粉红的唇印上一个吻。

       没来得及合上的书本被风吹的翻页,从远处看遮住了两个少女的头部。

       窗外的蝉鸣声很大,但盖不过少女的心跳,她们边吻着,又在桌子下面牵着一只手,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过了好久,下课铃响了,她们才匆忙分开,理了理衣服,装成学习了一节课的好学生的模样。

      

喝周加堂

《抓不住》BE

大家好,我是德云社的一位小学生,我叫孟鹤堂。


站在我旁边的这位是我的搭档,

……

周九良。


灯光下两位相声演员在台上表演,灯光下的爱意淋漓尽致


有一句话叫做,如果谁先心动谁就是输家


周九良望着他的孟哥眼里和回忆里流过他和孟哥每一次在台上演出的画面


孟哥变了模样,变得比以前稳重,变得比以前瘦,比以前更漂亮了


可唯一不变的就是周九良对孟鹤堂的爱,依旧那么的沉甸甸。


回到现在,九良坐在孟哥的婚礼上


望着台上的两人,一位是他最爱的孟哥,一位是孟哥最爱的人


他们在台上交换戒指,相互拥吻


望着望着,周九良脸上流下一行泪,他跑了出去,托别人和孟......

大家好,我是德云社的一位小学生,我叫孟鹤堂。


站在我旁边的这位是我的搭档,

……

周九良。


灯光下两位相声演员在台上表演,灯光下的爱意淋漓尽致


有一句话叫做,如果谁先心动谁就是输家


周九良望着他的孟哥眼里和回忆里流过他和孟哥每一次在台上演出的画面


孟哥变了模样,变得比以前稳重,变得比以前瘦,比以前更漂亮了


可唯一不变的就是周九良对孟鹤堂的爱,依旧那么的沉甸甸。


回到现在,九良坐在孟哥的婚礼上


望着台上的两人,一位是他最爱的孟哥,一位是孟哥最爱的人


他们在台上交换戒指,相互拥吻


望着望着,周九良脸上流下一行泪,他跑了出去,托别人和孟哥说自己身体不适先回家,赔个不是


周九良实在不能在现场看到婚礼结束,因为他会心痛,他也想改变点什么,可又无能为力


他爱的人不爱他,他暗自喜欢孟哥很多年了


从他们搭档开始。


一直到现在周九良买了一些酒回到家,到门口,环视了屋子一圈


这是他和孟鹤堂曾经一起住过的房子,当时他们刚开搭档还不怎么出名,也穷,没有钱,干脆就住在了一起


这里充满了他和孟鹤堂的点点滴滴,九良来到客厅,拿出刚买的酒,喝了个烂醉


他也会幻想在孟鹤堂和他说,他要结婚时后面接一句逗你玩儿的九良,我喜欢你,


可是幻想就是幻想,永远不可能,现实永远很残酷,又怎么可能他不喜欢男人


九良边喝边哭,哭着哭着,他累了,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还有一丝的头晕

今天是孟哥结了婚的第一天,自己竟不敢相信孟哥已经结婚了


爬他多想打给他的孟哥,告诉他自己喜欢了他好多年

拿起手机点开通讯录刚伸出的手指停在半空中,轻颤了一下,放了下了手


他都结婚了,自己还干嘛自讨没趣


他要将自己爱小心藏好,不让那份爱显现出来,他要将那份爱烂在肚子里,永远不会再说出来。


他之前也很小心的在孟哥面前表达自己的心意,孟哥好像听不懂


其实九良知道孟哥听得懂,只是他不愿意懂,不想打破他们俩现在的关系


九良也在这样的暗示下,不再继续,大家都无声,找话题,盖住尴尬也就草草了事


从此九良再也不再试探,他想没关系,只要自己在孟哥身旁时间够久,总有一天他会喜欢上自己,明白自己的心意


可是他错了,孟鹤堂身边也会有别人,自己却显得那么的无所谓,孟哥拿只拿他当好搭档、好兄弟

那份对孟哥的爱,永远不会有回应。

清欢

我不在黑夜死

我不在黑夜死,

这月光太温柔,

我不忍心闭上眼。


我不在黑夜死,

那黎明还没来,

我怎能看不见?

我不在黑夜死,

这月光太温柔,

我不忍心闭上眼。


我不在黑夜死,

那黎明还没来,

我怎能看不见?

清欢

五条悟被獄门疆抓住后不是在思考咒术界,也没有想着怎么挣脱,獄门疆的作用他不能更清楚,与其做这些徒劳无用的东西不如多看看👀身边这个人,五条悟见到他的的第一眼就知道它不是他的夏油杰。是的,他的。从什么时候起呢?是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一起训练的时候?又或者是见到对方的第一眼?五条家无所不能的神子终于走下神坛,踏入这地狱人间。青春期的男孩总有自己湿漉漉的小秘密,而无意间闯入房间的神子则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拥有共同的秘密显然让他们的关系更加融洽,而好奇心则滋生了另一种悄然的情愫。事到如今,到现在这种难以挽回的程度时他才终于肯承认曾经一起度过的岁月并非单纯的把对方看做同伴,如果爱情是一场游戏,哪怕是...

五条悟被獄门疆抓住后不是在思考咒术界,也没有想着怎么挣脱,獄门疆的作用他不能更清楚,与其做这些徒劳无用的东西不如多看看👀身边这个人,五条悟见到他的的第一眼就知道它不是他的夏油杰。是的,他的。从什么时候起呢?是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一起训练的时候?又或者是见到对方的第一眼?五条家无所不能的神子终于走下神坛,踏入这地狱人间。青春期的男孩总有自己湿漉漉的小秘密,而无意间闯入房间的神子则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拥有共同的秘密显然让他们的关系更加融洽,而好奇心则滋生了另一种悄然的情愫。事到如今,到现在这种难以挽回的程度时他才终于肯承认曾经一起度过的岁月并非单纯的把对方看做同伴,如果爱情是一场游戏,哪怕是高傲如五条悟也不得不承认,在那个夏天,他爱上了一个不会回头的人!

然而想象中的一切并未如约到来,再睁开眼睛所见的并非黑暗,而是恶念缠绕的若隐若现的人影浮现在他身边,从来不曾害怕的五条悟竟然不知如何呼唤他的名字,只能喃喃自语着。

作为一个强大的咒术师夏油杰死后并未随风而逝,相反他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了下来,可以说是灵魂当然也可以称之为咒灵。

刚刚死去的夏油杰毫无意识可言,只能凭借本能依附在五条悟身边汲取他无意识外泄的咒力,而五条悟因为对夏油杰的气息过于熟悉自然也未曾发现。作为咒灵的夏油杰本能的恐惧着五条悟,作为人的本能又眷恋着他,所以一直小心翼翼注意着不被发现。

直到今天,吸收够了足够的咒力,而原本的身体也回到了他身边,他终于拿回了原本的力量。而他本能依靠的五条悟就像一只被关进笼子里的猫,他动用了一点力量修改了獄门疆的作用,只禁锢住了五条悟的力量而人还留在外面。

他不屑的看着罥索,不被发现时它的能力确实很难搞,但是现在被发现的它,用着夏油杰身体的它显然毫无抵抗力,同为非人,作为这具身体原本拥有者的夏油杰显然比罥索拥有更多的掌控力,而被赶出身体的罥索也只是一个柔弱无助的涮脑花而已。

罥索已死,猫猫在笼子里,身体回来了,我夏油杰现在就走上了人生巅峰!ƪ(˘⌣˘)ʃ优雅

清欢

走不出的领域 一

“杰,快醒醒快醒醒!杰,杰,杰”还没睁开眼就听见吵闹的声音,与其说是睡醒不如说是被吵醒!夏油杰眼镜也不睁开就拽起身边的枕头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砸去。

“杰既然你已经醒了就快点起来陪我去买点心啦,去晚了就排不到了。”身上突然被压住仿佛你家的猫总是趁着你不注意给你来一个泰山压顶。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赢了的?”夏油杰把被子拉过头顶假装听不见。

“啊?原来没醒吗?我还以为你睁开眼睛了呢原来没有吗?”身上这只大猫旁若无人的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呢!

╰_╯💢💢💢💢

想刀一个人的心是藏不住的,到了早起锻炼身体的时候了。

夏油杰用力把被子和被子上的人一起掀开来直接召唤出了咒灵。

“眼镜不需......

“杰,快醒醒快醒醒!杰,杰,杰”还没睁开眼就听见吵闹的声音,与其说是睡醒不如说是被吵醒!夏油杰眼镜也不睁开就拽起身边的枕头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砸去。

“杰既然你已经醒了就快点起来陪我去买点心啦,去晚了就排不到了。”身上突然被压住仿佛你家的猫总是趁着你不注意给你来一个泰山压顶。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赢了的?”夏油杰把被子拉过头顶假装听不见。

“啊?原来没醒吗?我还以为你睁开眼睛了呢原来没有吗?”身上这只大猫旁若无人的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呢!

╰_╯💢💢💢💢

想刀一个人的心是藏不住的,到了早起锻炼身体的时候了。

夏油杰用力把被子和被子上的人一起掀开来直接召唤出了咒灵。

“眼镜不需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啊,悟!”

宿舍里的硝子听着外面的声音用被子捂住了耳朵,又是热闹的一天呢!ƪ(˘⌣˘)ʃ优雅

红枫叶

桃林遇旧"人"

夕阳西下,霞光万丈,将整片桃林染上金色。

一只大鸟从桃树枝桠间飞过,在半空中盘旋几圈,落到桃树的最顶端。它张开翅膀,伸展双臂,在阳光下显露出自己美丽的羽毛,然后缓缓闭上眼睛,享受阳光的洗礼,在树叶间飞翔。

忽然,一道白影闪过,那只大鸟被吓的飞起。

这时候,又有一个白衣少年从远处跑过来,他的身体轻盈如燕,速度快的让人咋舌。

白衣少年停下脚步,望着远方的大鸟,微笑着说:"抱歉!鹤老吓到你了吧?"

白衣少年的声音很轻柔,就像是山间溪水一般清澈,让人听后心旷神怡。

那只白鹤听到声音后,停止了飞翔,然后转过身子看向那个白衣少年,用那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

白衣少年笑...

夕阳西下,霞光万丈,将整片桃林染上金色。

一只大鸟从桃树枝桠间飞过,在半空中盘旋几圈,落到桃树的最顶端。它张开翅膀,伸展双臂,在阳光下显露出自己美丽的羽毛,然后缓缓闭上眼睛,享受阳光的洗礼,在树叶间飞翔。

忽然,一道白影闪过,那只大鸟被吓的飞起。

这时候,又有一个白衣少年从远处跑过来,他的身体轻盈如燕,速度快的让人咋舌。

白衣少年停下脚步,望着远方的大鸟,微笑着说:"抱歉!鹤老吓到你了吧?"

白衣少年的声音很轻柔,就像是山间溪水一般清澈,让人听后心旷神怡。

那只白鹤听到声音后,停止了飞翔,然后转过身子看向那个白衣少年,用那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

白衣少年笑了,他笑的如春风拂面般的温暖,如阳光下的暖玉一般,令人陶醉。

但白鹤可不觉得这笑好看,开口就问:"槿渊你这小子!别以为你经常给我那酒,我就可以不计较!你和清客就一个德行"

槿渊笑着摇头,"鹤老,我真没有恶意,在说了我就没见着师兄像我一样"

鹤老一听,气的差点儿吐血,他怒视着槿渊,"你小子甭看他这样,六年前不知道把我气成什么样!"

"六年前?"槿渊疑惑的问:"鹤老,这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鹤老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往前走去。

"等等我呀!"

槿渊赶紧追上去,"鹤老,你还没有回答我呢?"鹤老被他追问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转过身子狠狠地瞪了槿渊一眼,"天机!"

槿渊愣了愣,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我说鹤老,你怎么又拿天机来压我呀?"

鹤老冷哼一声,"天机不可泄露,你小子就不要再追问了!"

清欢

风也会忘记

风吹绿了树梢,

带来了花苞,

却独独

忘记带去我的思念

捎来你的问候


风吹绿了树梢,

带来了花苞,

却独独

忘记带去我的思念

捎来你的问候


清欢

随笔

我亲吻过黎明与晨露,

最终沉沦在有你的黄昏!

我亲吻过黎明与晨露,

最终沉沦在有你的黄昏!

记淮

【gl】“耳机,分你一半。”

      周末,我坐公交车去书店买书。

      公交车上很吵,人很多,后面就剩了一个座位,我坐下了,旁边靠窗坐是一位长发的女孩子。

      清风徐徐吹过,车窗半开着,风凌乱了她的头发,一缕发丝与我的缠绕在一起,她对我笑了一下,随意理了理,戴上耳机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也从包里掏出了耳机,连上了蓝牙,放了首歌。......



      周末,我坐公交车去书店买书。

      公交车上很吵,人很多,后面就剩了一个座位,我坐下了,旁边靠窗坐是一位长发的女孩子。

      清风徐徐吹过,车窗半开着,风凌乱了她的头发,一缕发丝与我的缠绕在一起,她对我笑了一下,随意理了理,戴上耳机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也从包里掏出了耳机,连上了蓝牙,放了首歌。

      奇怪,怎么没声音啊?

      “小妹妹,你是不是连错了耳机了?”她拍了拍我的肩,轻声问道。她的声音很冷,但很温柔。

      “啊,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我连错了!!!”

      我的脸突然红了,连吹过脸颊的风都是热的。

      我连忙切断了音乐,连上我的蓝牙。

      怎么连不上啊?是不是没电了?我在她的注视下着急得直冒汗。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不看着我了,又把头转过去望了望窗外。我松了口气,把耳机塞回包里。

     “耳机,分你一半。”她忽然靠的很近,摘下一只耳机轻轻塞到我右耳里。


“我猜你也想靠近吧,

直到我睫毛轻刷着你脸颊,

直到你低头就闻到我长发,

这想法 只需要你一句话。”


救命,脸更红了。



清欢

冰恋

在外面幼稚的不成样子的五条悟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冰箱把自己放进去,然后轻手轻脚的钻进夏油杰的怀里,安静乖巧的不像五条悟,好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大猫,也许是因为知道这个人再也不可能起来和他一起打闹,也许是怕吵醒这一场安静的梦。他轻轻蹭了蹭夏油杰的脸颊,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夏油杰不曾改变的容颜仿佛他不曾遗忘的的青春。

在外面幼稚的不成样子的五条悟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冰箱把自己放进去,然后轻手轻脚的钻进夏油杰的怀里,安静乖巧的不像五条悟,好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大猫,也许是因为知道这个人再也不可能起来和他一起打闹,也许是怕吵醒这一场安静的梦。他轻轻蹭了蹭夏油杰的脸颊,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夏油杰不曾改变的容颜仿佛他不曾遗忘的的青春。

from2000

我讨厌双引号

我讨厌双引号

于是我让戏里的人一再沉默

烟是很好的借口

话是吐出来的雾

一圈一圈网住你


隐藏在逗号和句号中间的

我的省略号

你是否发现

你是否发现

你是否发现啊

我的朋友

……


我讨厌双引号

于是我让戏里的人一再沉默

烟是很好的借口

话是吐出来的雾

一圈一圈网住你


隐藏在逗号和句号中间的

我的省略号

你是否发现

你是否发现

你是否发现啊

我的朋友

……


卖火柴

[bl]片段薯片分你一半

灵感来源于前桌相互投喂,柯&鱼,数学老师—莉莉

———————————

       数学课上,后排。


      “嘿,你要不要来点。”鱼拿出一包小薯片,

用手肘撞了一下他亲爱的同桌,压着声音问。 

      柯没有回答,在忙着抄黑板上密密匝匝的数学答案。

       “不说就等于你要吃了,勉强分你一半吧。...

灵感来源于前桌相互投喂,柯&鱼,数学老师—莉莉

———————————

       数学课上,后排。


      “嘿,你要不要来点。”鱼拿出一包小薯片,

用手肘撞了一下他亲爱的同桌,压着声音问。 

      柯没有回答,在忙着抄黑板上密密匝匝的数学答案。

       “不说就等于你要吃了,勉强分你一半吧。”鱼自顾自的轻轻拆开了薯片包装袋,拿出第一片薯片,从手臂下方绕着递到了他同桌嘴边。

       “来,张嘴,啊~”他小声的逗着同桌。

       柯吃下了薯片,转过头看了一眼鱼。“你逗小孩呢,安分点。黑白上的题好歹抄一点,省得等会儿老师下来了你又要独览众山小。”

       “行呗,那你加油抄嗷。字太多了,我就不抄了,坐在里头莉莉没那么容易看到的。”

       说话间,柯已经把黑板上的题都抄完了。他拿起鱼的笔,把它塞进鱼的手里。“快写。”顺带还抽走了鱼的薯片。

       鱼瞟了一眼还在黑板上讲题的老师,一手勾过同桌的脖颈,压到高高对起的书后。

       “这么好的时间怎么能用来写题呢,来,一起吃。”鱼表示道。柯见他不想写也就放弃劝说了,跟鱼一起勾着脑袋吃薯片。

       不知不觉间,数学老师已经讲完题下了查看了,也转到了柯和鱼身后。

     “你俩在干嘛?”

       两人猛的一回头,数学老师一脸标准微笑的看着他们手上的薯片。

       “哈……这边刚做完题嘛,补充一下能量。”鱼也回数学老师一个微笑。

       “嗯嗯对对对,就是这样。”柯在一旁附和,鱼的手掐着他的腰,他一脸无奈。

       “这样啊,坐了一会儿也累了吧,你俩去后面站站,舒展一下筋骨。”数学老师说完又瞄了一眼作业本,看着干干净净的页面,冒火的补充了一句。“做的题呢?我都讲完了你还没写,课后抄三十遍。”

       “别啊,我马上就能写完,三十遍是不是太多了啊。”

       “不多,快抄。”莉莉老师无情驳回。

       “好嘛”

        鱼带着他的同桌奔赴向了后面的宽阔地带。

       “莉莉这也太狠了,三十遍,这么多过程不得累死。”

         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被这小子连带着也站后面来了。无语的用手打了一下鱼的腰。

愈念

飘渺万物

依旧很短


宋亚轩第一视角


“所以,这个社会是白是暗”


我渐渐沉溺大海,万物飘渺,闲言碎语如同海浪撞击着我的身体,使我在这场舆论里被撞得粉身碎骨


各种恶心肮脏不堪的语言在网上出现,仅仅是为了批判同性恋,而我,被卷入这场舆论的风波


喜欢男人又怎么了


至少我敢爱,而你们只会当个胆小鬼,躲在屏幕后肆意地发表自己龌龊不堪的言语


所以,谁才是真正的正义者,谁才能救我于苦海


我至始至终一直在等待那个将我救赎的人,但是,现在他依旧没有出现


我像大海上的孤船,在这海上飘啊飘,四周都是深不可测的大海,我在船上无力...

依旧很短



宋亚轩第一视角




“所以,这个社会是白是暗”




我渐渐沉溺大海,万物飘渺,闲言碎语如同海浪撞击着我的身体,使我在这场舆论里被撞得粉身碎骨



各种恶心肮脏不堪的语言在网上出现,仅仅是为了批判同性恋,而我,被卷入这场舆论的风波



喜欢男人又怎么了



至少我敢爱,而你们只会当个胆小鬼,躲在屏幕后肆意地发表自己龌龊不堪的言语



所以,谁才是真正的正义者,谁才能救我于苦海



我至始至终一直在等待那个将我救赎的人,但是,现在他依旧没有出现



我像大海上的孤船,在这海上飘啊飘,四周都是深不可测的大海,我在船上无力的哭泣,却从不曾被人听见


我越来越无助,渴望着,那像光一般的人来到我身边,可我在这片陌生的海上飘啊飘,企图在那黑暗的环境找到那飘渺的一束光,四周却还是一片黑暗




我对这个世界愈来愈厌恶





我投身于大海,感受着海水带给我的窒息感,海水像疯了一般,肆虐着我的身体,我被压的喘不过气




我想要抓住身边的海草,却发现本应长满水草的大海,此时却什么也没有,我在水里扑腾着,想要浮出水面,浪花越来越大



而我却好像明白了一件事


“就算你再怎么解释,但在他人眼里,这只是为自己开脱,而对你的恶意也只会越来越大”


我放弃了挣扎,我知道自己躲不过,任由着身体下落,海水像恶语一样朝着我的身体撞来,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累,慢慢地合拢眼,万物变得飘渺


却在恍惚之中看见一束光照到海里,照到了我身上,仿佛听见有人再说


“别怕,我来救你了”


我似乎听见自己嘟囔了一声


“别救我,就让我下落”


意识越来越模糊,海浪的呼啸,人们龌龊不堪的言语,以及那声声音,变得越来越飘渺,我灵魂仿佛在上游,离开了我的躯体,看着我下落,沉到海底




“我沉到海底,却依旧期待那束光照到我身上”



“在这飘渺的人世间,哪又是我最后的归宿”





雾漫了江南.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久到楼道里的感应灯都灭了,世界陷入黑暗静谧。

季迟方松开沈然,他的眼睛亮亮的,像是夜幕中的星星。

沈然等他平复好之后,清冷地开口,仔细听,似乎还有一丝颤音。

“季迟,你到底把我当成谁?我是沈然。

季迟眼眸里的光霎时熄灭,他松开了她,双手无力的垂着。

“对不起”

语气中尽是落寞。

“季迟,我不是谁的替代品。”

她开口,瘦削的身影似一朵骄衿的、不肯低头的玫瑰。

随即,灯亮。

他看着她通红的眼,看着她眼里的冷漠。看着她决然转身离开。

他一直站着。

直到灯再次熄灭,世界又陷入黑暗。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久到楼道里的感应灯都灭了,世界陷入黑暗静谧。

季迟方松开沈然,他的眼睛亮亮的,像是夜幕中的星星。

沈然等他平复好之后,清冷地开口,仔细听,似乎还有一丝颤音。

“季迟,你到底把我当成谁?我是沈然。

季迟眼眸里的光霎时熄灭,他松开了她,双手无力的垂着。

“对不起”

语气中尽是落寞。

“季迟,我不是谁的替代品。”

她开口,瘦削的身影似一朵骄衿的、不肯低头的玫瑰。

随即,灯亮。

他看着她通红的眼,看着她眼里的冷漠。看着她决然转身离开。

他一直站着。

直到灯再次熄灭,世界又陷入黑暗。

愈念

坠落

半夜睡不着,来写写文

很短,跟《临死之感》一样,关于死时的感受


失足少年不幸坠楼,听起来像是个不错的新闻头条


宋亚轩将身体向前倾斜,望着楼下窃窃私语的人们,勾了勾嘴角,像是自嘲般,恍惚般竟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在人们面前洋相百出


这楼看起来挺高的,就是不知道跳下去是什么感受,宋亚轩想到


身后传来“踏踏”的脚步声,宋亚轩回头去看去,竟看见那个连他死活都不管的亲身父亲出现在天台


还没来得及感到惊讶,就听见那他骂骂咧咧的声音


“哼,还想跳楼,谁给你的胆啊,你那死去的妈?”宋金带着不屑的语气说到


宋亚轩挑了挑眉,看着宋金这幅样子,突然...

半夜睡不着,来写写文

很短,跟《临死之感》一样,关于死时的感受






失足少年不幸坠楼,听起来像是个不错的新闻头条




宋亚轩将身体向前倾斜,望着楼下窃窃私语的人们,勾了勾嘴角,像是自嘲般,恍惚般竟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在人们面前洋相百出


这楼看起来挺高的,就是不知道跳下去是什么感受,宋亚轩想到



身后传来“踏踏”的脚步声,宋亚轩回头去看去,竟看见那个连他死活都不管的亲身父亲出现在天台


还没来得及感到惊讶,就听见那他骂骂咧咧的声音


“哼,还想跳楼,谁给你的胆啊,你那死去的妈?”宋金带着不屑的语气说到


宋亚轩挑了挑眉,看着宋金这幅样子,突然觉得好笑,淡淡地开口道“宋金,你怎么配提她,她死的时候,你给她办了葬礼吗,你怎么有脸说她”


宋金快步走上前去,带着怒气骂着“宋亚轩,谁给你的本事啊,你敢跳吗,你敢吗,你跳啊,你跳啊”


边说还边用手戳着宋亚轩的肩,仿佛要把这些话钉在他的肩膀上,宋亚轩皱了皱眉,觉得有些许聒噪



楼下想起警笛声,宋亚轩向后一看,故意等着宋金再次戳着他肩膀



果不其然,宋金伸出来他的手,可他怎么也没料到,这只伸出的手,将他送进了监狱



宋亚轩故意向后退了一小步,在向后一仰


意味深长的看了宋金一眼



装作是被人推下般



冷风吹过宋亚轩的脸颊,后脑的头发,被吹得向两边散去,重力将他往地上引,宋亚轩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光线,不禁地眯住了眼睛,这楼还真是高啊,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轻,仿佛落在了一朵柔软细腻的云朵上,周围一切事物变得飘渺,他知道这是他的幻觉,宋亚轩闭上双眼,等待着最后一刻的降临



他落在了地上,顿时脑浆四溢




又是一阵警笛声,警车扬长而去

 


宋金在一阵警笛声中被带上手铐,以故意伤害他人罪带走了


所以人都在指责着宋金的所作所为





“人人都认为自己善良,打着善良的旗号,做着最恶劣的事情”



“事实就是这样,他们只会相信自己所看见的”






“嘘,别说话”







记淮

【gl 】“姐姐,我可以亲你吗?”


         室内温度比较高。因为卫生间通着卧室,所以刚洗完澡开着门是也会很潮。

         屋里唯一的光源就是床头柜上的台灯,灯光是暖黄色的,温馨缱绻中带着莫名的暧昧。

         她的头发丝披在肩头,看起来湿漉漉的,应该是还没吹干头发,有几滴水珠从她脸上滑过。嘴唇殷红,很薄。皮肤白澈,眼角微红。...



         室内温度比较高。因为卫生间通着卧室,所以刚洗完澡开着门是也会很潮。

         屋里唯一的光源就是床头柜上的台灯,灯光是暖黄色的,温馨缱绻中带着莫名的暧昧。

         她的头发丝披在肩头,看起来湿漉漉的,应该是还没吹干头发,有几滴水珠从她脸上滑过。嘴唇殷红,很薄。皮肤白澈,眼角微红。

         身上穿了件黑衬衫,松松垮垮的,上面的两个扣子没系。可能是水温开的很高的原因,漏出来的皮肤泛着红。

         鼻梁上架着个银边的眼睛,但眼睛亮晶晶的,度数不高。眼镜上挂着烟丝色的链子,一直垂到肩膀。

         她朝我走来,俯下身体,一只腿单膝跪在床上,手撑在我肩旁的被子上,头发丝垂到我耳畔,痒痒的。

         我看着她的眼睛,愣了神。

         “想干什么。”

          她的声音很冷,像雪地里鲜红的玫瑰,围着高大的栅栏,藤蔓却依然不顾阻碍的向外蔓延。

          “姐姐,”我仰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蜻蜓点水一样短促。

          先斩后奏地亲完又补充道:“我可以亲你吗?”

          她无奈地笑了,“这是什么意思?”

          “防止你反悔。”

——————————————

第一人称方便带入懂的都懂🤭        

愈念

临死之感

只这是一个片段哈,很短


夏末的晚风吹拂着海面,激起一阵一阵的涟漪,荡在宋亚轩心里


他慢慢地向前走去,不带着丝毫的留恋,海水慢慢打湿了他的身体


宋亚轩感受到海水仿佛给了他一个冰冷的拥抱,在慢慢地亲吻着他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


寒气透骨,他忍不住打了个颤,却还是义无反顾向大海深处走去


大海渐渐吞噬了他的身体


他感受到他在下沉,海水肆意地亲吻他的脸颊,从前的一切像走马灯般在眼前浮现


真是可笑,明明都要死的人了,为什么还要去听那些污言碎语


生前是一个人人喊打的老鼠,死后也只能当一个被海水腐蚀的尸体罢了


海...

只这是一个片段哈,很短



夏末的晚风吹拂着海面,激起一阵一阵的涟漪,荡在宋亚轩心里


他慢慢地向前走去,不带着丝毫的留恋,海水慢慢打湿了他的身体


宋亚轩感受到海水仿佛给了他一个冰冷的拥抱,在慢慢地亲吻着他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



寒气透骨,他忍不住打了个颤,却还是义无反顾向大海深处走去



大海渐渐吞噬了他的身体




他感受到他在下沉,海水肆意地亲吻他的脸颊,从前的一切像走马灯般在眼前浮现



真是可笑,明明都要死的人了,为什么还要去听那些污言碎语



生前是一个人人喊打的老鼠,死后也只能当一个被海水腐蚀的尸体罢了







海水的咸腥味充斥了他的口腔,他仿佛听见有人在说


放弃吧,你等不到那个人了






宋亚轩慢慢闭上了眼,任由海水撞击着他的身体,享受着体内最后一丝氧气





他好像终于释怀了





刘耀文,要怪,就怪这冰冷的海水吧,是它亲手撞碎了我们的爱






他在下沉


沉到那片无人知晓的海域,静静地爱着那个人

清欢

最好的选择4

宗方回去之后以极快的速度交接完成了手中的事务,对此苗木诚感到疑惑,这天苗木诚来询问宗方交接事务的原因时宗方给出了“现在不需要我也可以了,所以打算去世界各地旅游看看。更何况本来有和雪染,逆藏说过以后要一起去旅游结果一直没有时间,现在刚刚好。”这个答案,纵然苗木诚本来想劝阻的话有许多可是看着宗方给出的答案苗木诚还是选择了沉默。


过去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可是曾经的经历还是在人们心中留下了痕迹。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宗方和其他人告过别在苗木诚一个人的陪伴下坐上了飞往国外的飞机。

宗方回去之后以极快的速度交接完成了手中的事务,对此苗木诚感到疑惑,这天苗木诚来询问宗方交接事务的原因时宗方给出了“现在不需要我也可以了,所以打算去世界各地旅游看看。更何况本来有和雪染,逆藏说过以后要一起去旅游结果一直没有时间,现在刚刚好。”这个答案,纵然苗木诚本来想劝阻的话有许多可是看着宗方给出的答案苗木诚还是选择了沉默。


过去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可是曾经的经历还是在人们心中留下了痕迹。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宗方和其他人告过别在苗木诚一个人的陪伴下坐上了飞往国外的飞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