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牧凌太

27671浏览    1018参与
doradoraEm

【牧春牧】浮

牧是被春田兴致勃勃冲进来的动静吵醒的。

“凌太凌太!我忽然想起来还带了这个!你看你看!”

一袋橡胶小黄鸭。

没错,捏起来嘎嘎叫的那种充气玩具。

牧抹了把脸——刚刚泡在浴缸里太舒服都打瞌睡了——擦擦鼻尖,他这才定睛:“你在行李箱放了……玩具?”

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

那就对了。

“能浮起来哦。”毫无问号的春田简单冲了个凉,不由分说跨进浴缸,“跟你老家的同款,我特意拍了照对比着买的,厉害吧~”

“为什么……哎你别……水都冷了……”

“没有啊正好正好——啊你别走啊!”

“不要到这边——都溢出来啦!”

“那你坐我前面嘛~”

“不要……别乱动——摸哪里——坐下!”

不小的...

牧是被春田兴致勃勃冲进来的动静吵醒的。

“凌太凌太!我忽然想起来还带了这个!你看你看!”

一袋橡胶小黄鸭。

没错,捏起来嘎嘎叫的那种充气玩具。

牧抹了把脸——刚刚泡在浴缸里太舒服都打瞌睡了——擦擦鼻尖,他这才定睛:“你在行李箱放了……玩具?”

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

那就对了。

“能浮起来哦。”毫无问号的春田简单冲了个凉,不由分说跨进浴缸,“跟你老家的同款,我特意拍了照对比着买的,厉害吧~”

“为什么……哎你别……水都冷了……”

“没有啊正好正好——啊你别走啊!”

“不要到这边——都溢出来啦!”

“那你坐我前面嘛~”

“不要……别乱动——摸哪里——坐下!”

不小的酒店浴缸里一阵不小的潮起漩涡,荡得小黄鸭们在水面上起起伏伏摇摇晃晃。

“哇这是什么啊好软……”

“喂!”

蹬过去时没掌握好平衡,牧的脚底打滑,整个人在浴缸里结结实实摔了个屁股墩,水哗啦啦漫出去一大片,末了,春田扒住另一头的浴缸笑得嘿嘿嘿。

狼狈,太狼狈了,怎么就没用防滑垫呢,太失策了。

咳咳,这种时候需要转移话题。

牧忍住痛拧开热水龙头,故作镇定抓过一只浮在水面上的鸭子:“看不出来你童心未泯啊。”他调转鸭头对准春田,捏出呱呱的几声叫唤,“是不是还要取名字?”

“好主意!”春田湿漉漉的面上目光明亮,“你来取吧,正好两只。”

“正好什么的……啊,该不会你在买的时候就想过名字了吧?”

“哪有!肯定留着给你取名字啦!”

“真的?”

“当然!”

小鸭子的名字啊——牧一手捧起一只垂下眼——咦等等,最开始的问题是什么来着?

“怎么想到买这个的?”

“好玩啊。”

果然。

“也不用特意带来旅行……”牧放开它们,还对着各自的尾巴戳了戳。

“家里的浴缸太小,只能一个人泡,怪没意思的。”春田抹了抹脸上的水珠,见状脑子一转,沉下身只露到鼻子往上,潜伏似的往牧这边挪。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来小鸭子们让一让啊,他春田创一要游过来啦,要、游、过、来、啦——

哗啦啦又一阵,他到跟前一个出水起身,双臂扒住浴缸沿,居高临下看住牧。

氤氲潮湿里,水珠自春田的肩膀胸口滑落,灯光下仿佛涂了层油,把肌肉线条渲染得格外清晰。

牧抬起视线,正好瞧见一条水渍划过春田的喉结,忽然感到渴,他也撑着浴缸沿浮出自己的上半身,水波搅动间,他觉得自己的双腿热得发软。

“我说啊……”春田努力摆出一个酷酷的姿势,不料被刘海滴落的水珠打断,忍不住甩了甩脑袋,又甩了甩脑袋。

牧没憋住笑出声。

“啊啊啊真是……”春田瞬间破功,肩膀一塌,不好意思地抵上他的肩,“我说你啊……”

烦死了都不让他多帅一会。

“嗯?”牧抓过手头的小黄鸭,搁到春田肩上,看着它跌下来,捞起,再放上去,“什么?”

“……都不坐过来。”春田的呼吸暧昧地蜷缩在他的颈窝里。

这样啊。

先前被春田偷袭的脚掌,触到他的膝盖,弯弯绕绕磨蹭到大腿根,迎上某种比水更烫的拍打:

“那快点给我,”牧反手搂住春田,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道,“毛巾。”

焖烧先生

片尾😍😍

看到两人的无名指都戴上了婚戒😭😭

拥抱的那个片段就很戳我

感觉这一次😉

春田和阿牧都更加了解彼此

所以即使是离别也是抱着理解对方的心态变得爽快很多


片尾😍😍

看到两人的无名指都戴上了婚戒😭😭

拥抱的那个片段就很戳我

感觉这一次😉

春田和阿牧都更加了解彼此

所以即使是离别也是抱着理解对方的心态变得爽快很多


焖烧先生

他们太好了😚😘

电影版很戳我~

小牧扯春田田衣领那里也太撩了吧

还有回家路上依依不舍的告别也是😍

他们太好了😚😘

电影版很戳我~

小牧扯春田田衣领那里也太撩了吧

还有回家路上依依不舍的告别也是😍

HALF Moon🌙

【春牧】蕾丝内裤

事情是这样的:

默默无闻嗑CP的我看了@HaruMakiFOREVER 太太的文《賀禮》 (请先看这篇),灵光一现准备续写,已征得太太授权,只希望不要给太太的文抹黑(祈祷中


春牧注意⚠️


一条无辜的蕾丝内裤 

事情是这样的:

默默无闻嗑CP的我看了@HaruMakiFOREVER 太太的文《賀禮》 (请先看这篇),灵光一现准备续写,已征得太太授权,只希望不要给太太的文抹黑(祈祷中


春牧注意⚠️


一条无辜的蕾丝内裤 

凌凌凌凌凌辰
年下是世界的宝贝!! 我永远喜...

年下是世界的宝贝!!

我永远喜欢牧春🗣

年下是世界的宝贝!!

我永远喜欢牧春🗣

小車轆

[ 春牧 ] 同学会 (中)

“ 牧君,  我喜欢你 请和我交往好吗? ” 来自广末的告白

 ------------------------------------------------------------------------

记得童年时 , 情人节的回忆就是妈妈教我和妹妹小空做巧克力, 那时祇觉得很好玩, 长大一点收到同学给的巧克力, 还会喜孜孜的回家跟妈妈说, 然后妈妈告诉我送巧克力其中一个重要的意义是向喜欢的人表白心意。


后来到了忧郁少年时的我 ...


“ 牧君,  我喜欢你 请和我交往好吗? ” 来自广末的告白

 ------------------------------------------------------------------------

记得童年时 , 情人节的回忆就是妈妈教我和妹妹小空做巧克力, 那时祇觉得很好玩, 长大一点收到同学给的巧克力, 还会喜孜孜的回家跟妈妈说, 然后妈妈告诉我送巧克力其中一个重要的意义是向喜欢的人表白心意。

 

后来到了忧郁少年时的我 , 对情人节收巧克力来说反而是一种困扰 , 即使收到女孩子的巧克力, 亦不能作出回应 , 而悲观的自己亦不相信有机会收到喜欢的人的巧克力 , 所以每到这个日字, 就会选择冷淡无视的态度来掩饰消极的自己。 

记得高三情人节那天, 班内的女同学们正为各式各样本心巧克力, 义理巧克力, 谁收到, 送给谁闹哄哄时, 自己选择到图书馆看书渡过 , 这天少有地整日都未见青木和广末找我。


直到放学后步行去公车站的途中 , 我如常经过一条行人较少的小路时, 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我。

“ 牧 …那个…”

认得这是广末的声音, 转身正想和她打招呼时, 看到她手上拿着一个应是百货公司糖果店包装的精美纸袋,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给你的…”

“ ……”

“ 牧君,  我喜欢你 请和我交往好吗? ”

我似乎感到我们的友情可能会在这天结束 , 但更糟糕的是正在困扰的我, 发现广末原本抱着带期待眼神, 突然变得很疑惑看着我后面的稍远处, 我回头一看;

在不远处的公车站, 青木站在那里 , 看来他是在车站等广末吧, 因他手上亦有一个小袋子 , 但明显他已看到广末和我发生了什么事。

呆站着未懂编织言语的我 , 看到青木用一个失望受伤的表情看着我们 , 这是我以前从未在开朗的他的脸上见过。

然后青木的神情 , 突然一转向我们苦笑着说: 

“ 哈,哈,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之后他转身离去,行了几步后即拔足而跑。

我回神过来广末正看着我, 我不知从那里鼓起来的勇气向她说:

“ 对不起, 谢谢你, 但很抱歉, 我…我…我没法回应这份心情。”

之后, 脑内一片空白的我, 完全不记得广末说过什么 ,祇记得她最后仍是将巧克力给了我 , 但我们并没有一起去车站乘车。

我一个人呆呆走到车站时 , 才留意到刚才青木拿着的小袋子遗下在车站的长椅上, 袋上附着有一张小咭. 上面写着 “给美丽的你”… 。

我知道我今天失去了两段友谊 。

之后, 我又回到以前一个人午饭, 一个人放学的日子。 

-------------------------------------------------------------------------


“ 春田先生, 我一早已察觉青木对广末抱有好感, 应该与广末保持距离吧…, 但我怕寂寞, 贪图他们的友谊 , 最后两个朋友被我都伤害了 ”

“不是啦, 其实牧一点都不坏! ”

“我甚至没勇气向青木说出我拒绝了广末的事, 因怕自己喜欢同性的事被知道 ; 直到高三毕业前, 我都不敢主动和他俩说话, 说一声对不起 , 我其实觉得自己很差劲。”

“ 我以为我是笨蛋 ……原来可爱的凌太才笨蛋! 爱哭鬼 ?”

 

春田先生看着有点泪腺慢慢地松弛下来的我, 用手轻轻扫抚我的背, 说了这样的话。

“ 我才没有哭!”

“ 这祇是一段青春回忆呢 ! 并没有对与错的 , 广末喜欢你与否 , 青木喜欢广末与否, 都不是你能改变 , 你没违背自己的心, 拒绝了广末, 才不是伤害她 , 是对她最大的尊重。”

“ 春田先生 !!”

“ 什么事呢 !”

“ 笨蛋春田怎么突然会说出这样的大道理 !”

就在这时, 手机响起来 , 是老家妈妈的来电。

“ 妈妈, 什么事呀? ”

“ 快递收到了吗? “

“ 收到了”

“ 其实想同你声说, 里面有张「同学会聚会通知」你应看到吧, 有位你的同学, 叫青木君 , 他打了两次电话来家中, 查询你会否出席 , 因他说没有你的联络资料, 我又不知是否方便将你现在的电话给他. 所以我还是转告一下你吧.”

 -------------------------------------------------------------------------

 

当我还思考着为何事隔多年没见面的青木会突然想联络我时。

“ 喂, 牧, 不如你出席今次的同学会吧 ”

“ 嗯,我亦想见见青木他们吧,但我毕业后从来没有出席过, 感觉总怪怪的。”

“没事的,我的凌太由我来守护吧!”

“ 春田先生!!”

“ 什么事呢 ?”

“你这句说话好像模仿谁呢 !”

虽然总在口中吐嘈着他,但自从春田先生由上海回来后, 他总能将常常一人在负面思想猛跑的我拉回来, 让我很感动呢! 

正因有春田先生的支持, 最后我选择出席这次同学会。

 


====== tbc =====

咕咕咕顧

「牧春」狗狗的一天

⚠️注意事項

*OOC

*短篇


把之前那篇狗狗重新寫了一下、所以再發一次(X

那篇狗狗已經刪了(


——————



步入三月,日本的天氣是比之前稍微暖和一些,但春田仍然被凍的不想起床。


他們自從復合後,牧便睡進了春田的房間裡,說是方便叫他起床—但也方便了牧對他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今天是休息日,牧也沒有叫春田起床,而是難得地讓春田睡了懶覺,自己則是去廚房為春田準備早餐。春田是被陽光照醒的,習慣性地摸了摸身邊的位置卻只摸到一片冰涼,看來他的戀人早已起床了。


「唔⋯」


迷迷糊糊地揉了揉一頭亂成雞窩的頭髮,卻被一個毛茸茸的觸感嚇了一跳,以為是自己沒有睡醒便...

⚠️注意事項

*OOC

*短篇


把之前那篇狗狗重新寫了一下、所以再發一次(X

那篇狗狗已經刪了(


——————



步入三月,日本的天氣是比之前稍微暖和一些,但春田仍然被凍的不想起床。


他們自從復合後,牧便睡進了春田的房間裡,說是方便叫他起床—但也方便了牧對他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今天是休息日,牧也沒有叫春田起床,而是難得地讓春田睡了懶覺,自己則是去廚房為春田準備早餐。春田是被陽光照醒的,習慣性地摸了摸身邊的位置卻只摸到一片冰涼,看來他的戀人早已起床了。


「唔⋯」


迷迷糊糊地揉了揉一頭亂成雞窩的頭髮,卻被一個毛茸茸的觸感嚇了一跳,以為是自己沒有睡醒便不是很在意,半睜著眼睛走到了洗手間洗臉,清醒過後看清楚鏡子中的自己後不可置信的張大了嘴巴。


「欸—?!欸欸欸?!?!?」用力的捏了一把頭頂上多出來的耳朵,陌生的地方傳來的疼痛感讓春田痛的大喊大叫,動物耳朵也因為本人心情的關係而變成了飛機耳。


「阿牧阿牧阿牧阿牧!!!怎麼回事!!!」春田慌慌張張的從洗手間跑了出來,看著剛解下圍裙的牧停住了。


「春田前輩?耳朵和尾巴⋯是狗狗嗎?」牧放好圍裙後走到春田面前摸了摸頭,看到春田嘟著嘴卻有些開心的表情,似乎是對摸頭這個動作很滿意,身後的黑色尾巴也快速的搖晃。


「春田前輩可真像一隻柴犬啊。」


「唔⋯感覺好奇怪。」春田對於牧摸頭的時候感受到的酥麻感有些害怕,這種陌生但又舒服的感覺他並不是不喜歡,但就覺得有些矛盾。


「這幅樣子也沒有辦法出門⋯耳朵倒是還好,尾巴應該就是藏不起來了。」牧又撓了撓春田的下巴,滿意的看到了春田一副享受的樣子後點了點春田的鼻尖。


「不過我今天有點事情要辦,要拜託春田前輩在家裡好好看家了喔?」


春田的狗狗尾巴似乎是因為牧的話而停止搖擺了,耳朵也沮喪地垂下了,還擺出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


「阿牧⋯早點回來好不好⋯」


春田一下子撲到牧的懷裡,貪婪地吸著牧身上清新薄荷的味道。


這種味道最能讓他感到安心了—特別是成為了狗狗的春田。


「好、好、好,看在春田前輩的份上我會早點回來的。」


牧又捏了把春田柔軟的臉頰肉,再在他飽滿厚唇上落下一吻後便拿起了袋子出了門。


「要早點回來喔⋯!!阿牧!!」


「知道了啦」


*


春田似乎貼身感受到了狗狗們等待主人回家的心情。


牧出去的時間對春田來說似乎過了整整一年,春田自從牧出門之後就一直呆呆的坐在玄關處,尾尖輕輕地拍打著地面,聽覺也比平時敏感多了,每次聽到有人在家門前走過就興奮的豎起耳朵,尾巴也跟著一起開心的搖晃,連眼睛都變得亮晶晶的,發現不是牧後又很沮喪的在玄關抱成一團。


接近傍晚牧牧回到家,一打開門看到的是趴在玄關睡著了的春田,春田的狗耳朵動了動,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發現來人是牧後撲了上去。


「阿牧阿牧阿牧阿牧!!!!我好想你!!!」春田的語氣染上了一點委屈,他把頭埋在牧的懷抱裡不斷蹭蹭,鼻子裡的氣味都是牧身上的氣味。


「乖,我回來了。」春田尾巴搖的更歡快了,牧的手掌摸上春田的下巴撓了撓,看到春田瞇起眼睛享受的樣子更是開心的不得了。


春田創一這個人真的很犯規,無時無刻都在惹火。


不急,反正日後有很多機會。



三岁的柚余
随便摸个春牧 动作有参考 原创...

随便摸个春牧

动作有参考

原创勿用

随便摸个春牧

动作有参考

原创勿用

doradoraEm

【牧春牧】夏意浓

春田是被窗外的鸟叫惊醒的。

去年入夏时候就常常听见,和一般麻雀的叽叽喳喳比,响亮而绵长。他实在想不出还能是什么鸟,某天躲在窗户缝隙后录了一段发给牧。两人视频电话里花了几分钟研究这款黑底白尾巴神采飞扬的鸟,最后由牧得出结论:“灰喜鹊吧?”

现在拉拢的窗帘上又影影绰绰,春田直起身想细看,被子下面的人嗯了声,露出一头睡塌的乱发。

嗯,那个隔着屏幕和时区和他探讨灰喜鹊的人,终于回来了。

要去拍下来吗?还是去拍下来吧,待会可以看啊……咦怎么不让我走了……啊啊啊你怎么睡枕头角啦要掉下来啦!

眼看牧就要扭到脖子,春田赶紧托住他的脸,又见他舒服地嗯了声,蹭蹭春田的手掌,整个人往他怀里钻。

哦这个好...

春田是被窗外的鸟叫惊醒的。

去年入夏时候就常常听见,和一般麻雀的叽叽喳喳比,响亮而绵长。他实在想不出还能是什么鸟,某天躲在窗户缝隙后录了一段发给牧。两人视频电话里花了几分钟研究这款黑底白尾巴神采飞扬的鸟,最后由牧得出结论:“灰喜鹊吧?”

现在拉拢的窗帘上又影影绰绰,春田直起身想细看,被子下面的人嗯了声,露出一头睡塌的乱发。

嗯,那个隔着屏幕和时区和他探讨灰喜鹊的人,终于回来了。

要去拍下来吗?还是去拍下来吧,待会可以看啊……咦怎么不让我走了……啊啊啊你怎么睡枕头角啦要掉下来啦!

眼看牧就要扭到脖子,春田赶紧托住他的脸,又见他舒服地嗯了声,蹭蹭春田的手掌,整个人往他怀里钻。

哦这个好!来来来再近一点再近一点……什么时候出汗的有这么热吗……哇手臂好凉快盖上……哎呀怎么蹬被子你几岁啊……别闹盖上啦……喂干吗踢我……原来睡相这么糟糕的吗,嗯?嗯?

他低头凑到牧面前,思考了会,抬手捏了下鼻尖。

牧唔了声捂住自己的脸,春田正窃喜好像吉娃娃啊,见他热得不耐烦把自己拢上的被子掀开,白瓷一样的上半身全露出来,在明黄的夏日晨光里随呼吸起伏。

春田暗忖原来你也有这么皮的时候,起身要帮他拉被子,瞧见那一片,立刻红了脸:牧的脖颈到胸口斑斑驳驳的粉色,仿佛落了樱花一般;翻身的时候显出半截腰,那上面也残留淡红的手印,一路蜿蜒到大腿根……春田心虚地拽过被子把牧整个裹住,不看了不看了那里最严重……

被骚扰得实在睡不下的牧眯着眼抱怨:“你干吗……创……”

咦,在叫我名字?

春田立刻挤到他面前屏息凝神。

还有后半段呢,还有半个名呢,念出来念出来,快念出来。

偏偏牧获得安静后又盹过去。春田趴了半天没听到完整版,有些失落地撇撇嘴,顺势栽进他的怀里。

报复地拱了拱,又拱了拱。

“嘶……疼……”牧皱眉呼了声,推了他几把并揉揉自己的眼睛。等他视线思维恢复时,春田从被子里晃着脑袋钻出来,一副讨糖吃的嘴脸:“刚刚你叫我了。”

“什么?”刚睡醒,声音还沙哑。

“叫我名字了。”他也低着嗓音道,抚上牧的手臂,“没叫全。”

牧眨了眨眼,伸手去找自己的手机,春田跟上抱住,不依不饶:“再叫一下。”

“都几点了……”

“十点多我刚看过——叫一下嘛,就一下!”

赖皮,躲不过,牧截住某人预备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对上他热切的注视,只觉脸颊仿佛被大太阳蒸过地烫。僵持了一会,他清清嗓子:

“……起床啦……创一。”

结果折腾到中午才能起来。

等衣服甩干的空档,牧拉开阳台窗户通风。夏日午后的温度谈不上多宜人,吹了没多久,春田就在喊好热关上吧。牧回头去看,他身上宽大的T恤领子后面没整理好,翘了半块标签。

“这边。”牧过来替他把衣领捋平,“都露外面了。”

“啊?哦。”春田顺势摸了摸,嘿嘿一笑,“没事反正在家。”

“我看街上还有横幅,在举行什么活动吗?”

“啊?哪里?”

“主干道那里。昨天巴士上看到的。”

洗衣机完成脱水的响声,牧听到了,拿起空衣篓往楼下走,春田跟着:

“那边啊……哦,就我跟你说过的马拉松呀。”

“还没结束?”

“刚结束。前天最后一天。”

见他打开机盖,春田接过空衣篓抖开让他装:“哦,说到这个,跟你讲个好玩的——对面住的山田先生记得吗?”

“儿子在棒球队的那位?”

“对对对!”春田伸手把半搭的毛巾塞到篓里,提起来抖了抖,“昨天早上我来接你之前,看到山田太太在遛狗。对吧,很奇怪吧,平时都是山田先生做的。一问才知道,那只狗跟山田先生和他儿子跑完了全马。”

“全程?体力不错啊。他们家我记得是……阿拉斯加?”

“边牧啦,边牧。”

“哦,那正常,运动量的确大。”

回到阳台,两人一前一后把衣物晾起来。

“重点不是这里啦。毕竟那狗这么大,山田太太看样子都拉不住。我就又问怎么不让她儿子帮忙——你知道她说什么吗?”

“说什么?太累了她代劳?”

“何止哦,山田太太说,咳咳,”春田学样道,“老头子跑完被儿子背回来,儿子敲完门也趴下了,现在全家最活蹦乱跳的,就是这条狗。”

牧转过脸笑出声。春田“你看吧”挨上来:“本来我还觉得它挺聪明挺可爱的,原来还能这样。嗯,还是小狗好。”

“小狗?”

“嗯,小狗。”

“小狗哦?”

“对啊,小狗。”

牧的笑意更深,透着点其他含义的样子。春田疑惑地盯了会,也跟着傻乎乎笑,最后撑不住嘟起嘴抱怨:“笑什么呀!”

不~告诉你~

呜哇某人又开始臭屁啦~

他推他他顶他,闹来闹去手缠到一起,最后春田干脆一个背后抱,对着牧的肩膀夸张地吸了两口,赖在原地不许走。

“没法拿衣架了。”牧又好气又好笑,拍拍他环在自己胸口的手,“我说真的!”

“待会再晾也没关系啦。”春田把脸埋进他的后背,“太阳那么大。”

“我说你啊,”牧轻抚他的手指,“不热么。”

一个毫不掩饰的哈欠,春田枕着牧的肩去蹭他的脸:

“好~困。”

doradoraEm

【牧春牧】春日长

醒来一时分不清几点。

日光映在窗帘上,浓稠得仿佛泼上的颜料。空调冷气徐徐,把牧本来汗湿的身体吹得发冷。找不到遥控器,他迷迷糊糊循着身边的暖源依上去,冰凉的指尖划到春田的肩。

趴着睡先生咂吧咂吧嘴,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哼哼,费力睁开眼,似乎看清了他,重新闭眼并侧过身,单手撑起被子,一副快过来呀的架势。

手掌落到他腰上时闷疼,牧忍不住嘶了声,那头的劲立刻变小,他便趁机磨蹭地要在春田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被子下的脚勾勾缠缠了好一会,终于,被对方忍无可忍的抬腿夹住,接着脖子上一热——春田报复地拱上来,用嘴唇咬了他一口。

起床气不小啊——牧拨弄起他的头发——松松软软的,一股吹干的洗发膏清香扑鼻。本来...

醒来一时分不清几点。

日光映在窗帘上,浓稠得仿佛泼上的颜料。空调冷气徐徐,把牧本来汗湿的身体吹得发冷。找不到遥控器,他迷迷糊糊循着身边的暖源依上去,冰凉的指尖划到春田的肩。

趴着睡先生咂吧咂吧嘴,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哼哼,费力睁开眼,似乎看清了他,重新闭眼并侧过身,单手撑起被子,一副快过来呀的架势。

手掌落到他腰上时闷疼,牧忍不住嘶了声,那头的劲立刻变小,他便趁机磨蹭地要在春田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被子下的脚勾勾缠缠了好一会,终于,被对方忍无可忍的抬腿夹住,接着脖子上一热——春田报复地拱上来,用嘴唇咬了他一口。

起床气不小啊——牧拨弄起他的头发——松松软软的,一股吹干的洗发膏清香扑鼻。本来是他在新加坡这里用的,昨天春田抱他时闻了一圈说好香啊便吵着要试试看,进而软磨硬泡来牧给他洗头。牧搓泡沫时,他又满面红光凑上来,开口一个舒服的嗝。

牧直接抓过花洒滋了他一脸。

能不能有点已婚人士的样子——自己好像这么吐槽。春田听了嗯嗯两声来握他的手,捏起来时哇了声,左看右看,惊讶道凌太你怎么没变黑。

“不要转移话题。”

“我实话实说嘛。”

边说边没骨头似的往他怀里腻,打着哈欠苦兮兮倒时差好累。牧推了他一下没用,只好板起脸提醒这边不是家里。春田立马一个激灵弹坐起身,开心道那你带我转转吧。

夕阳下的海风温热,夜市喧嚣,他们在人群中随大流漫无目的地逛。好几次碰到彼此的手背臂膀,都面上若无其事匆匆转过视线。春田只觉心头像有根抽出来的线头,抓不住,飘啊飘地痒。背心汗蒸着湿了一块,黏糊糊的,令他格外怀念牧微凉的掌心。

“可惜啊可惜。”

“嗯?”

“嗯……没什么——这家店你常来?”

“没。听说的。”

“诶~~”

牧从服务生递来的菜单前抬眼,正好瞧见春田努力想念出墙上中文字的模样。嘟嘴皱眉时不时挠头,困惑得败下阵来没几秒,再不屈不挠继续辨认,还加上手独自比划,然后撞上牧来不及收回的眼光,当即尴尬,又煞有介事清了清嗓子:“感觉……跟香港好像。”

“有吗?”

“嗯。气温差不多,用的字差不多,吃的……看上去也差不多。”

牧便打趣:“那要吃肉包吗?”

他面上浮现一层明亮的惊喜,旋即顿住,卖乖地摇头:“不要不要,就吃你点的。”

他故意点了海鲜。螃蟹端上来时,春田拿自己的手对比了大小,嘟囔了句“跟我们那里有点不一样啊”兴致勃勃来拆剥,短暂地擦过牧的左手,仿佛对暗号般亮出两人一对的戒指,兀自欢喜地偷笑,下一秒便被辣味呛得喷嚏。

怎么感觉,依旧傻乎乎的。

这么想着的牧,一口嚼到河粉里的辣椒,也当即阿嚏了一声。

啊,会传染。

正式洗尘接风完在夜色里散步。不知谁提的要去看鱼尾狮喷泉,一查距离太远太远走不动了,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往回去。一路霓虹映照如琉璃,春田夸张地深呼吸了几下回头,就这么跌入牧的注视里。

比这漫天的灯光都好看。

“干嘛……老盯着,难道我太帅了?”

“刚刚还抱怨倒时差,恢复真快。”

“什么刚刚,都昨天了好不好。”

“呜哇,好抠字眼。”牧模仿春田的语气,“好~抠~字~眼~啊!”

哈!有能耐了你!

推来搡去,捶上来时犹豫了下改用敲的,瞥见路人经过赶紧各自收手,安静了没一会,春田拉衣角戳上来,甩都甩不开的那种。牧趁四下无人掐了他一把,附赠挑眉。

等着,回去一起算!

转过前面的十字路口就到宿舍。直挺的人行道,绿树青葱。这个城市没有四季,时间的变换有时很长,有时又很短。

他们的脚步都慢下来。

“都三月份了。”

“嗯。”

“那条路上的樱花,全都开了吧?”

“嗯。”

“又要踩着花一路跑喊着`完了完了要迟到了`吗?”

“……才没有!”

其实有的。望向绚烂落英的时候,想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看到这片景色的时候,还是不争气地,寂寞了起来。

所以啊。

回到宿舍,跟着牧把买的水果切开分盘,春田的心情如夜晚的海面,安静起伏。

“我说啊……”

“嗯?”

“……它叫什么名字?”

说早点回来陪我这样的话会不会显得任性?春田叉起其中一小块咽下,含糊道:“哇,都没见过。”

那头,牧手头的动作停下来。

“溅到了。”

“啊?”

牧的手伸过来——戴了戒指的左手伸过来,托起春田的下巴,大拇指擦过他的嘴角:

“这里。”

他印上温柔的吻。

狙击少女心

大叔的爱电影版|盯住你!教你恋爱游戏狸穴×牧凌太

我们北极圈cp又来了!!!

敲锣打鼓嘿!!!真高兴嘿嘿!!!

狸穴:需要让我教你怎样去恋爱么?

牧凌太:这是件很难的事,教教我吧~

俗话说得好:有事秘书干,×××××😌

以上是我的ooc小脑洞……

接下来请欣赏,狸穴×牧凌太!还是要说一句!!记得认得我们狸牧tag!!

嗷嗷~

有人喜欢就是我的动力!姐妹一起给我磕!!!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最后这张是背光的,我尽力了。呜呜呜(┯_┯)

看这个眼神!!各位姐妹不难想象后面的剧情!嘻嘻嘻(♡˙︶˙♡)

重要的事

我们北极圈cp又来了!!!

敲锣打鼓嘿!!!真高兴嘿嘿!!!

狸穴:需要让我教你怎样去恋爱么?

牧凌太:这是件很难的事,教教我吧~

俗话说得好:有事秘书干,×××××😌

以上是我的ooc小脑洞……

接下来请欣赏,狸穴×牧凌太!还是要说一句!!记得认得我们狸牧tag!!

嗷嗷~

有人喜欢就是我的动力!姐妹一起给我磕!!!








最后这张是背光的,我尽力了。呜呜呜(┯_┯)

看这个眼神!!各位姐妹不难想象后面的剧情!嘻嘻嘻(♡˙︶˙♡)

重要的事再说一遍,请认准我们

狸牧tag!!!

狙击少女心

日影大叔的爱 请你离他远一点|狸穴×牧凌太

可以请你放开他吗?(他是我的。)


这个眼神,啧啧啧╮( ̄▽ ̄)╭

给我磕!!!请认准我们  狸牧   tag💪💪


日影 大叔的爱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迈开我北极圈产粮的第一步!!!!!

(ง •̀_•́)ง

可以请你放开他吗?(他是我的。)


这个眼神,啧啧啧╮( ̄▽ ̄)╭

给我磕!!!请认准我们  狸牧   tag💪💪


日影 大叔的爱


迈开我北极圈产粮的第一步!!!!!

(ง •̀_•́)ง

狙击少女心

我誓要做这北极圈的第一人!!!

大叔的爱电影版!!!!

狸穴×牧凌太

霸总和他的小秘书~

请认准我们      狸牧     tag!!!!!💪💪💪💪💪💪💪💪💪💪💪

有人看的话我可以尝试写文的!!!呜呜呜粮我自己产( •̥́ ˍ •̀ू )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有一起搞得吗嘻嘻嘻(♡˙︶˙♡)

大叔的爱电影版!!!!

狸穴×牧凌太

霸总和他的小秘书~

请认准我们      狸牧     tag!!!!!💪💪💪💪💪💪💪💪💪💪💪

有人看的话我可以尝试写文的!!!呜呜呜粮我自己产( •̥́ ˍ •̀ू )






有一起搞得吗嘻嘻嘻(♡˙︶˙♡)

doradoraEm

【牧春牧】思い続ければ

结婚后总有很多第一次。

比如第一次在早晨一起醒来,第一次挤沙发上看电影,第一次约一整天的会,第一次做料理等等。对春田来说,勉强称得成功料理的话,是用胶囊咖啡机做出的咖啡。

“尝一下嘛,我严格按照说明书来的!”

“不要。”

牧翻过一页文库本,正好瞥到一列形容曰咖啡的香气,不禁打了个迷你型喷嚏。

“真的没问题,我都喝过了,就是咖啡,”

“不要。”他边擦鼻子边重申立场。

哦牧凌太此刻表现得像个怕喝药的小朋友,尤其嗅到黑色液体味道立刻皱眉的模样,还嫌恶地拉开和春田的距离。

“真的不错!”春田不死心安利,“你这杯我特意多加两份牛奶,没有很苦啦——试试呗?”

还冒着奶沫泡泡的棕色液体凑到...

结婚后总有很多第一次。

比如第一次在早晨一起醒来,第一次挤沙发上看电影,第一次约一整天的会,第一次做料理等等。对春田来说,勉强称得成功料理的话,是用胶囊咖啡机做出的咖啡。

“尝一下嘛,我严格按照说明书来的!”

“不要。”

牧翻过一页文库本,正好瞥到一列形容曰咖啡的香气,不禁打了个迷你型喷嚏。

“真的没问题,我都喝过了,就是咖啡,”

“不要。”他边擦鼻子边重申立场。

哦牧凌太此刻表现得像个怕喝药的小朋友,尤其嗅到黑色液体味道立刻皱眉的模样,还嫌恶地拉开和春田的距离。

“真的不错!”春田不死心安利,“你这杯我特意多加两份牛奶,没有很苦啦——试试呗?”

还冒着奶沫泡泡的棕色液体凑到牧面前。

“这个闻上去就很苦。”

“有些东西闻起来不太好吃起来可香了!”

“咖啡不算吧?”

杯子差点逼到他嘴边,配上春田热切的表情:“试试嘛,大不了……就一口!一小口都行!”

哦此刻的春田创一表现得像个等待扔飞盘的橘色大型犬。

——咦为什么是橘色的。

“那……好吧,就一口。”实在拗不过,牧接过杯子抿了口,当即嘴撇得很标点,“好苦。”

“诶?有吗?”春田不信邪地喝了口,“没有啊,都牛奶味。”

“咖啡味。”

“明明很浓的牛奶味啊。”搅拌均匀又凑上来,附上更加热切的眼神,“这次肯~定不苦了,真的!”

信你个柴哦人怎么可能在一个坑里栽两次你当我傻……咦这个表面白花花的确实很牛奶照这个比例该搅拌过了说不定真的……

牧低头,踟蹰了好一会,慢动作啜了口。

“怎么样怎么样?”

牛奶味是很重,但这个咖啡味更加……

牧被呛得表情拧成一团:“好苦!”

啊啊啊,好像吉娃娃在吐舌头~

春田端着他喝剩下的杯子,直愣愣盯住,见他眉毛鼻子齐齐生动,不由得自己笑出声。

膝盖紧接着挨了狠狠的一下。

“啊!干吗打我!”

“不准说我吉娃娃!”

“你怎么知道我又没……啊!”





整件事随后成了Wonderful里的段子。千珠听完两人互相插嘴时间线全乱的描述,欲言又止几次,末了得出礼貌的结论:“原来牧君你不喜欢苦的东西啊。”

“对吧对吧,完~全看不出来吧?”喝光两杯啤酒的春田轻微大舌头,颇有点得意,“像我就不一样啦,最能喝清咖啡,耶。”

还比耶,几岁啊你。

某人结了婚可变得越来越放肆啊。

千珠不由牧投去同情和慰问的眼神,年轻的精英全盘接收后莞尔:“哦对了,我看到铁平哥更新了菜单?”

“对,去泰国回来的灵感。”至于这灵感的结果,呃,看各人造化了。

牧点开手机端详实物图:“颜色挺开胃的。”

“哇,冬阴功汤吗?”春田也凑上前,“还真有点……咦,那个背景是凌,咳,阿牧你吧?”

啧啧,凌太就凌太啦,装什么装,也不知道谁前几天发酒疯抱着名字主人念了几百遍现在熟客们全知道了。

“上周拍的?”牧放大照片细节回想了下。

“嗯,是啊。想尝鲜的话我可以跟我哥说。”

两人表情不约而同停滞两秒,再露出客气十足的微笑并摇头。

“诶等一下,”春田眉头一皱,拿起牧的手机,“为什么图片留言全在问阿牧是谁啊?”

“可能就随口问问……”牧示意把手机还过来。

“随口问问还带说来蹲点的?”春田指出其中一条留言,“你看!就差问你号码了!”

“没事,”牧终于抢回自己的手机,“也就网上这么发言。”

这副不当回事的风轻云淡状真令人无端胸闷气堵啊。

“不行!我也要去留言!”春田说着打开应用,“严正声明不能乱打阿牧你的主意!”

一边喝水的千珠险些噎到。

“好啦,”牧觉得他小题大做,伸手过来要他别盯着照片看,“不要评论引战啊。”

“说你已婚总可以吧?”

仿佛被平地一股爆炸气流掀到,牧张了张嘴,目光兜兜转转,落到春田眼里,明亮如粼粼湖水,最后扭过头清咳了声:“干什么啊……别人开玩笑而已。”

“对哦。而且啊,”千珠看热闹不嫌事大,故意压低声,“现在流行人夫的诱惑。”

人夫?什么人夫?谁的人夫?怎么诱惑了?

就在春田脑海中本能拉起警报又不知从何而起时,千珠拿过吧台上的八卦杂志,翻到其中一页给两人看:“喏,上个月投票最想拥抱的男明星,前十名一半都已婚——话说回来,”她对着榜单托腮微笑,“如果真人出现在我面前,其实,我可以的。”

可以什么?什么可以?这个神色几个意思?

就在春田满头雾水之际,胸口一软——牧不胜酒力似的倚上来,悠悠抬起视线,湿漉漉的目光在他面上搅了一圈,含笑接过话题:

“对啊,我也觉得。”

觉得什么啊!给我说清楚!





结果到家了都坐立不安,脑袋里各种有的没的快要炸裂成烟花,春田忍无可忍冲到浴室门口,即将推门而入时理智猛地占领高地,扒住门框犹犹豫豫了好一会,直到牧洗完澡出来,两人都冷不防吓一跳。

“你在干什么?”

哇,原来刚洗完澡的凌太浑身红扑扑的,鼻尖还有水珠,好……可爱?

“我说,怎么了?”慢慢转白(?)的牧不明所以,见春田没走的意思便要推开他——

“你喜欢哪个?”

“啊?”

“榜单上那些啊,你喜欢哪个?”

牧一脸莫名其妙,空白了几秒反应过来,旋即又好气又好笑,挑眉迎上去:“你在吃醋吗?”

“我……”啊啊,一击即中,什么打翻了,春田立刻红了脖子,“……不要试图转移话题!”

嘴硬,还嘴硬。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酸起来这么可爱?

他环住春田的脖子,在他嘟嘟囔囔时:

“不知道。”

“诶?”

“我没看过。”

隐隐的,炸起的毛被顺平了,连同那些起起伏伏跳跳糖一般的心绪,都尘埃落定。沾了水汽的缘故吧——春田胸口那点闷闷的痒纾解了着陆了,又漾起一圈圈得意的涟漪,得意什么,他也说不清。

“哦。”他最终只能发出这么个音节,顺便拼命压住想上扬的嘴角,又克制不住地心花怒放起来。

“不过你这么一说,倒想去看一下。”

哈?!

春田一把搂紧他:

不准!不然咬你哦!

HaruMakiFOREVER

[春牧]告白

二年過去了,如果叔愛仍上映著,已經100回了。

真的很開心🥳

雖然故事中的老掉牙腦洞大家可能已腦補了一萬次,但我還是厚顏無恥的寫了。

對我來說,

春牧的故事是不會結束的,永遠不會的。

Forever Love.


(以下正文)


看著網站購物車裡的商品,牧猶豫了一下。


買嗎?有點貴⋯⋯

可是⋯⋯也許⋯⋯嗯⋯⋯?

買吧?!


********


可惡!

到底為什麼那傢伙從香港回來的第一天晚上就喝得渾身酒味回來?!

為什麼沒有直接回家?

明明今天自己還特地硬是拜託同事幫忙推掉加班提早回家,準備色香味俱全營養滿點的晚餐,就是想到那傢伙在香港天...

二年過去了,如果叔愛仍上映著,已經100回了。

真的很開心🥳

雖然故事中的老掉牙腦洞大家可能已腦補了一萬次,但我還是厚顏無恥的寫了。

對我來說,

春牧的故事是不會結束的,永遠不會的。

Forever Love.



(以下正文)


看著網站購物車裡的商品,牧猶豫了一下。


買嗎?有點貴⋯⋯

可是⋯⋯也許⋯⋯嗯⋯⋯?

買吧?!


********


可惡!

到底為什麼那傢伙從香港回來的第一天晚上就喝得渾身酒味回來?!

為什麼沒有直接回家?

明明今天自己還特地硬是拜託同事幫忙推掉加班提早回家,準備色香味俱全營養滿點的晚餐,就是想到那傢伙在香港天天外食,回到東京應該會想吃自己做旳晚餐⋯⋯

"最喜歡牧做的料理了!"這句話是說假的嗎?

果然男人的話都不能信!!

等等!話不能這樣說⋯⋯自己也是個男人⋯⋯

啊啊~不管!!!!

總之那傢伙太討厭了!


牧在流理台一邊洗著先收拾的餐具,一邊不斷在內心瘋狂碎念這個心心念念了一年好不容易才盼回東京的戀人。


臭傢伙一回家還劈頭就抱怨自己沒講調識的事!!也不想想在香港幹了什麼好事?!

要不是這傢伙沒喝醉亂撿男人回家,兩個人早在香港就應該好好溝通、好好討論調職回本部的事情了,搞不好還可以再在那張床上玩之前那個⋯⋯啊啊!!全都被這愛喝酒的傢伙毀了!!

虧自己今天本來為了——因為鬧彆扭而沒提到調回本部——這件事有點過意不去,結果想來想去都覺得根本是這臭傢伙春田創一的錯!!!!為什麼自己要放低姿態??

不想理那傢伙了!今天一定要回自己房間睡!哼。


關上了水龍頭沒了水聲,才發現春田神不知鬼不覺地走到了自己旁邊,將吃完的碗盤放入水槽。


「牧,這些我自己洗⋯⋯」春田低聲低氣地說。

「⋯⋯不用了,我來洗,春田前輩先去洗澡吧。」

「牧呢?」

「我剛才回家就洗過了。」

「牧⋯⋯,」春田似乎有話想說,仍站在一旁不肯離開。

「香港那件事,我真的沒有出軌⋯相信我⋯」春田拉了拉牧上衣的下擺,語氣已近乎哀求。


「⋯⋯⋯我知道。」

牧沉默了半晌,打開了水龍頭,伴隨著嘩啦啦的水聲,才吐出一句。


「喔⋯⋯那⋯⋯等等房間見⋯⋯」

「⋯⋯⋯⋯⋯⋯嗯」


聽著春田闗上浴室門的聲音,牧隨後輕輕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自己就是拿你沒辦法呢?春田創一。



********


「牧牧牧,我洗好了,你在看什麼書?」

春田帶著暖暖的橙香鑽進兩人的被窩,仰頭看著靠在床頭看書的牧。

「”手塚柴犬馴服記 by德永吉娃娃”? 這書名怎麼這麼奇怪?有趣嗎?牧牧牧?」

「嗯,滿療癒的⋯⋯先讓我把這章看完⋯⋯」

「喔⋯⋯」

順著牧的意思,春田安靜了下來,稍微挪了挪身體,視線越過牧手上的書,聚焦在那令自己迷戀不已的戀人上。


可愛的瀏海,可愛的睫毛,可愛的眼睛,可愛的鼻子,可愛的嘴巴,什麼都可愛可愛的。


大家都說愛情會使人詞彙能力低下,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吧。


牧,真的太可愛了,又帥又可愛。

嗯嗯?今天牧這件上衣第一次看他穿呢?!


「牧,這是新衣服?」

「⋯⋯⋯⋯嗯」

「誒!!好像精靈球唷!」

「⋯⋯⋯⋯唔嗯」

「哈,那穿著精靈球衣的牧,就是精靈球裡的寶可夢囉!?」

「⋯⋯⋯⋯」

牧仍然眼也不抬地看著手裡的書,但一直觀察著的春田發現原本白晳的臉龐現在暈上一抹粉霞。



「牧~你書看完了?」

看著牧闔上書,春田手立刻摟上牧的腰。


「看到一個段落。」牧將書擱在床邊桌,一轉身就看到春田衝著自己笑,微微地笑,但眼神裡透露著興奮。


「牧牧牧,你買這件衣服是因為我喜歡玩寶可夢的關係嗎?」

「睡覺吧。」

「牧牧牧,那,我這樣抱著你,你就是我的寶可夢了吧?」

「⋯⋯⋯⋯睡覺!」

「牧牧牧,那,我可以召喚我的寶可夢了嗎?」

「⋯⋯⋯⋯哈啊?!」


伴隨著驚呼聲,牧那寬鬆不已的上衣已被春田掀起脫去⋯⋯


********

春田回國數日前⋯⋯


https://store.spic-int.jp/BLUETORNADO/bluetornado-new-arrivals/6319275802.html?cgid=bluetornado-new-arrivals


看著網站購物車裡的商品,牧猶豫了一下。


¥9800⋯⋯

買嗎?有點貴,感覺一般⋯⋯

可是看起來好像精靈球,也許那幼稚的春田前輩看到我穿會很高興?嗯⋯⋯⋯?

買吧?!


只思考一秒,

Click

牧點下"注文"。


誰叫你就是我的全世界,春田創一。




********


激情過後的房間裡,赤裸著身子的兩人窩在棉被裡喘著氣⋯⋯


剛才到底到了幾次呢?是拼了命地想補回這十來個月分隔兩地的份量嗎?


「凌太,你被我的精靈球捉住了唷。」

在快昏迷之際,春田突然冒出了一句。


「真的要睡覺了,還在講什麼。」

「嗯,就是這樣!」

「什麼?」

「你這一生~永遠永遠都沒辦法脫離我了。」

「⋯⋯⋯⋯睡覺了。」

牧閉上了眼睛,帶著藏不住的笑意沉沉睡去。



笨蛋,我愛你,永遠,春田創一。

塞了一嘴玻璃渣
夏天来了呀 两个人接下来会一起...

夏天来了呀

两个人接下来会一起去很多年烟花会吧

夏天来了呀

两个人接下来会一起去很多年烟花会吧

咕咕咕顧

「牧春」拆禮物

幫朋友代發!

不是我寫的!

不是我寫的!

不是我寫的!


拆禮物

拆禮物(下)


更新完畢!

幫朋友代發!

不是我寫的!

不是我寫的!

不是我寫的!


拆禮物

拆禮物(下)


更新完畢!

簟纹灯影

ins官方账号ossanslove照片搬运

更新时间分别是两天前和五天前

是关于剧场版love or dead幕后的

圭太可爱了!!

ins官方账号ossanslove照片搬运

更新时间分别是两天前和五天前

是关于剧场版love or dead幕后的

圭太可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