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牧尘

41399浏览    408参与
逆CP和原耽所有攻都是我的

阅读体

         “下一本小说是《大主宰》,牧尘你应该准备好了吧?”白白幸灾乐祸的说。“……其实我觉得你的笑声可以收敛一点。”“咳咳,嗯,马上开始。”

        【烈日如炎,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于一片蒸腾之中,杨柳微垂,收敛着枝叶,恹恹不振。

    在那一片投射着被柳树枝叶切割而开的明亮光斑的空地中,数百道身影静静盘坐,这是一群略显青涩的少年少女,而此时...

         “下一本小说是《大主宰》,牧尘你应该准备好了吧?”白白幸灾乐祸的说。“……其实我觉得你的笑声可以收敛一点。”“咳咳,嗯,马上开始。”

        【烈日如炎,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于一片蒸腾之中,杨柳微垂,收敛着枝叶,恹恹不振。

    在那一片投射着被柳树枝叶切割而开的明亮光斑的空地中,数百道身影静静盘坐,这是一群略显青涩的少年少女,而此时,他们都是面目认真的微闭着双目,鼻息间的呼吸,呈现一种极有节奏之感,而随着呼吸的吐纳,他们的周身,仿佛是有着肉眼难辨的细微光芒出现。

    微风悄然的吹拂而来,衣衫飘动,倒是略显壮观。

    在这数百道身影前方,有着一座石台,石台上,同样是有着一道身影安静的盘坐,他双手在身前相合,十指交叉,双目紧闭,犹如是进入了某种修炼状态之中。

    这道身影也是少年模样,他有着一头柔软而略显散乱的黑发,尚还显得稚嫩的脸庞有点清瘦,让人看起来有着一种相当舒服的感觉。

    而此时,在这名少年的周身,正有着肉眼可见的光芒绽放着,在那种光芒下,仿佛是有着一股玄奥的能量,正在对着他的体内涌去。

    石台下,一些少年突然悄悄的睁开眼睛,他们望着石台上那少年周身的光芒,皆是忍不住的舔舔嘴,脸庞上露出了一些羡慕钦佩之色,而后那股安静便是被他们的窃窃私语声开始打破。

    “牧哥真厉害,我们都还在感应天地灵气,他就已经成功晋入灵动境了,真不愧是我们东院地届的第一人啊。”

    “哈,那是当然,莫说东院了,我想整个北灵院同等年龄中,恐怕都没几人能和牧哥比。”

    一名靠前的灰衣少年似乎与石台上的少年颇为熟悉,他听得大伙的窃窃私语,不由得得意一笑,压低声音道:“牧哥可是被选拔出来参加过“灵路”的人,我们整个北灵境中,可就牧哥一人有名额,你们应该也知道参加“灵路”的都是些什么变态吧?当年我们这北灵境可是因为此事沸腾了好一阵的,从那里出来的人,最后基本全部都是被“五大院”给预定了的。”

    “五大院?”不少少年听得这对于他们而言极端耀眼的名字,都是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眼中满是向往与火热之色,那里,算是所有少年人心中的终极梦想所在,只不过“五大院”选拔极端的严苛,能够进入其中的,莫不是天才之姿,谁若是能够进入其中,那也真正算是前途无量了。

    “牧哥是很厉害...不过,不过牧哥好像只参加了一年...我听别人说,牧哥是第一个“灵路”时间未曾完结就被驱逐出来的人...”】

        “牧尘你居然是第一个“灵路”时间未曾完结就被驱逐出来的人?那你还挺厉害的,毕竟是第一个嘛。”“炎帝前辈……你就别取笑我了。”“哈哈哈……”

        【“有着一名少年犹豫了一下,悄悄的说道,但旋即他又赶紧补充道:“牧哥的能力我们都知道,就算那“灵路”中都是来自大世界各处的天才妖孽,可牧哥也绝不会逊色,这样被驱逐出来,一定是受到了不公对待!”

    众多少年少女面面相觑,这事情在北灵院甚至整个北灵境也不算什么秘密,他们在对此感到遗憾的同时,又相当的好奇,他们很想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出色得让同样有着几分傲气的他们都信服的牧哥,竟然会被那“灵路”主动的驱逐出来。

    那灰衣少年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道:“哼,肯定是那“灵路”里有人嫉妒牧哥,这才使用手段把他逼走,不过没关系,以牧哥的能力,迟早也能够进入“五大院”,到时候自然让人明白。”

    众多少年捎了捎头,虽然他们也知道他们口中这位牧哥天赋极强,但五大院也不是这么好进入的啊,毕竟他在那“灵路”中,只是修炼了一年时间,还谈不上成功的完成修炼,这与那些从“灵路”真正出来的天才妖孽相比,应该还是要差一些的。

    “啪!”

    不过就在他们说话间,一块碎木突然从石台上飞下,然后甩在那灰衣少年额头上,一道轻笑的骂声随之传来:“苏凌,你们真当我是摆设吗?信不信我告诉莫师,让你们接下来的假期都留在东院补习修炼?”

    众多少年少女忙抬起头来,只见得石台上修炼中的少年已经睁开了双目,漆黑的双目犹如夜空,其中灵气十足,在其嘴角,也是噙着一抹笑容,那笑容阳光而柔和,犹如点睛之笔一般,令得少年的面目,变得有些帅气起来。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挺有味道的少年郎。

    “嘿嘿,牧尘哥别啊,好不容易放点假,我还指望着回去乐乐呢,我爹要是知道我干这么丢人的事,非打死我不可。”那灰衣少年捂着额头,嘿嘿直笑。

    周围的少年少女也是哄笑出声,气氛热闹。

    “你也知道你爹凶狠,三月之内,你若再无法晋入灵动境,你就等着挨揍吧。”那被称为牧尘的少年摇了摇头,没好气的道。

    “灵动境哪有这么好晋入,我又不是牧哥你这样可以随随便便参加“灵路”的变态。”那苏凌撇了撇嘴,旋即忙止住嘴巴,这件事情虽然在整个北灵境都不算什么秘密,而且牧尘本人也对此并不避讳,但这种驱逐总归不会是什么光彩的事。

    名为牧尘的少年闻言则是一笑,神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微微抬起头来,目光望着那割碎着光斑的树枝,眼神略显怀念与复杂。

    灵路啊...

    不知道那几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应该也已经结束修炼了吧?如果这样的话,或许不久后他们便是能够进入“五大院”了吧。

    还有,她...

    牧尘抿了抿嘴,脑海中掠过一道不管何时都背负着一柄暗黑长剑,有着窈窕身姿,冷漠而漂亮的容颜的黑裙少女。

    倩影跳动间,那璀璨如银河般的耀眼银发,也是随之飘舞。

    就是这个神秘冷漠,修炼起来让人感到疯狂的少女,在那灵路中,莫名其妙的追杀了他大半年,而那让得牧尘咬牙切齿的理由是他救了她一次。

    不过,在最后他被逼迫的离开时,她却是第一个毫不犹豫拔剑挡在他身前的人。

    想到那素来没有多少情感,有着成为祸水级别潜力的小脸在那时流露出的一丝冰冷杀意,牧尘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恍惚。

    真是怀念啊。

    “呵呵,这不是咱们北灵境那唯一一个参加了“灵路”的小牧哥吗?又在带人修炼啊?莫师还真是器重你呢。”

    而就在牧尘沉侵在那种复杂心情中时,突然有着一道略显刺耳的声音传来,他脸庞平静的抬起头来,只见得不远处突然有着十数道身影慢吞吞的走来,那为首一人,是一位面容桀骜的少年,他此时正嘴挑着草根,笑眯眯的望着牧尘。

    “刘彻,你们西院的人跑我们东院干什么?找揍不成?!”那之前被牧尘称为苏凌的少年见到这群人,面色却是一沉,站起身来冷笑道。

    唰!

    空地上那数百名东院的学生,也是在此时站起来,目光不善的望着这群来人,人数汇聚起来,倒是相当的有气势。

    在这北灵院中,分为东院与西院,两院之间经常产生各种竞争,不过总体来说,以往一直是西院强于东院,在西院面前,东院的学生也是大多避着走,可这一年来,局势却是变化了不少,而这种变化的原因,便是因为牧尘的存在。

    三月之前的一场两院地届学员比试中,西院这一届排名第三的薛东,落败于牧尘之手,倒是让得东院不少学生出了一口恶气,也令得西院的嚣张气焰变弱了一些。

    而眼下,这些西院的家伙,竟然跑过来挑衅牧尘,这可让得苏凌他们有些忍不了。

    “呵呵,现在的东院真是越来越得瑟了,以为出了一个牧尘就真能跟我们西院叫板不成?”

    那刘彻见到东院人多势众,却是丝毫不见惧色,反而是嘴角一撇,手指指向不远处的高台,咧嘴笑道:“你们敢动手试试?”】

         “白白,谁会赢?”“不能剧透~你猜猜看?”“……”(我猜你妈)。

          【苏凌他们目光投望而去,只见得在那高台上,有着数道身影,那些身影正笑眯眯的望着这边,而在见到那些有点熟悉的面孔后,苏凌等人面色都是变了一变。

    “是西院天届的学长们...”

    在北灵院中,不仅分为东西两院,而且还分为天地两届,而牧尘他们则是地届,眼下高台上的这些人,便是西院天届的学长,实力比起他们自然是要厉害许多。

        而在苏凌他们面色因此变化时,那高台上的天届学长们也是居高临下的笑望着他们,彼此交谈。

    “那是东院的牧尘吧?现在可是我们北灵院甚至北灵境的名人呢,没想到这种年龄就晋入灵动境了,虽然只是灵动境初期,不过也有资格升入天届了,倒是厉害啊。”

    “是还不错,东院倒是出了个人才,以后等他升上东院天届,我们西院天届怕就要有些压力了哦。”

    “这小子据说被选中了参加“灵路”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被驱逐出来了,倒是有点滑稽,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

    “莫不是选错人了,这才把他丢出来吧?”

    “哈哈。”

    在这群人当中,有着一名红衣女孩,她身段修长,肌肤如雪,一张美丽的瓜子脸颊看上去显得有些妩媚,她慵懒的斜靠着栏杆,狭长的美目望向空地上的对恃,然后目光停留在那名为牧尘的少年身上,似是饶有兴致。

    “呵呵,红绫,你似乎与这牧尘还认识吧?”有着一名天届的学长笑着道,从众人的站位来看,显然她才是这个小圈子的中心。

    “嗯,他父亲是北灵境域主之一,与我父亲也算是有些关系,小时候曾在一起玩过。”那被称为红绫的女孩漫不经心的道。

    “据说当初他好像喜欢你来着?”

    红绫狭长的美目眨了眨,她望着不远处那笔直盘坐的身躯,此时有着一道光束穿透柳树枝叶,刚好是落在少年俊逸的脸庞上,形成一圈淡淡的光弧,舒服而好看,这令得她微怔了一下,隐约的还能够记起小时候那跟着她屁股后面的小男孩,只不过那时候的他,倒是没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她也是并没有给予过多的注意,然而谁能想到,如今这个彼此关系有些疏远的少年,却是能够成为“北灵境”中唯一一个获得参加“灵路”资格的人,当时的牧尘在这北灵境可谓是风头极盛,那种风头,直到后来他突然被驱逐出“灵路”后方才开始淡去。

    “小时候的事情,哪能算什么喜欢。”红绫似是不在意的一笑,不过那明亮眸子倒是多看了牧尘一眼,如今的后者随着进入北灵院,也是开始崭露头角,虽然还不至于成为北灵院第一人,但被这种优秀的人喜欢这种事传出来,于她而言还是有些面子的,即便她心中清楚其实这件事还是谣言成分居多,但这般年龄的女孩,终归是有些虚荣的。

    “哈哈,红绫的眼光可不一般,这牧尘虽然还算不错,可还达不到让红绫动心的地步,你难道没见到连林修都失败了么?那可是咱们北灵院总榜第七的牛人呢,现在都晋入灵动境中期了,这牧尘与他比还是有点差距的。”

    “看来我们这北灵院,能够让得红绫多看一眼的,也就柳慕白大哥了。”

    柳慕白这个名字一出来,就连这些天届的学长们神情都是顿了顿,显然是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北灵院总榜第一,柳慕白,其父亲更是北灵境第一大域的域主,威名显赫。

    不论从样貌还是实力或者背景来说,这都是一个在北灵院中随时能够引来一些少女发花痴的名字。

    在西院的学员眼中,谁都知道那柳慕白与红绫走得微近,虽然至今为止依旧未将这朵骄傲的西院之花摘下,但想来应该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如果牧尘是顺利的通过了那“灵路”的历练,获得进入“五大院”的资格,那名气自然是能够压过柳慕白,但可惜的是,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被驱逐出来了。

    这样一来,谁若是再将两人放在一起相比,无疑就只能令得旁人一笑了。】

        “说实话,这人不怎么样。林兄,你说呢?”萧炎问,“嗯,目中无人,成不了大业。”答话的人就是萧炎口中的“林兄”———武祖   林动

        “好了,今天就结束了。明天给你们看看炎帝萧炎的故事。”“……”“白白,我谢谢你”萧炎咬牙切齿中。“不用客气,应该的。”…… 我看你还挺骄傲啊。我就是在夸你吗?





        作者想说的话:

        斗罗大陆的人今天没什么戏份,估计要到下一章才有。好了,再见~

mio

  

  

  不允许还有人没看过这个梗哈哈哈哈哈

  

  

  不允许还有人没看过这个梗哈哈哈哈哈

HYX

那时的我(1)

原著改编,会有大部分原文,只写我想写的部分剧情,可能时间跨度较大,最前面的原文会比较多,后面会慢慢减少,介意误入


嘭嘭!

森林之中,大地抖动,一道充满着暴庆气息的火红巨影疯狂的冲击而过,沿途的大树都是被其生生震断而去,而此时的它却是不闻不顾,血红的眼瞳只是盯着前方那如灵猴般跳跃闪避的小小身影。

这般动静,自然也是引起了森林中一些灵兽的注意,不过此时这火灵猿王已是达到中级灵兽顶峰,在这北灵之原外围算是最顶尖的存在,因此那些灵兽也是被其凶威所震,竟是不敢靠近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人一兽,对着深处而去。

这道身影正是与爆雷小队一同去采摘玉灵果而被火灵猿王盯上的牧尘

"这该...

原著改编,会有大部分原文,只写我想写的部分剧情,可能时间跨度较大,最前面的原文会比较多,后面会慢慢减少,介意误入


嘭嘭!

森林之中,大地抖动,一道充满着暴庆气息的火红巨影疯狂的冲击而过,沿途的大树都是被其生生震断而去,而此时的它却是不闻不顾,血红的眼瞳只是盯着前方那如灵猴般跳跃闪避的小小身影。

这般动静,自然也是引起了森林中一些灵兽的注意,不过此时这火灵猿王已是达到中级灵兽顶峰,在这北灵之原外围算是最顶尖的存在,因此那些灵兽也是被其凶威所震,竟是不敢靠近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人一兽,对着深处而去。

这道身影正是与爆雷小队一同去采摘玉灵果而被火灵猿王盯上的牧尘

"这该死的畜生,还真是锲而不舍!”

一路狂奔了将近十分钟,牧尘发现这火灵猿王没有丝毫放弃的迹象,也是忍不住的一声暗骂。

而在其暗骂间,身后突然传来狂风劲风,只见那巨兽举起一颗巨树,狠狠的对着他投掷而来,他身体急忙前扑出去,在地面上翻滚数圈,这才在大地颤动间,将那翻滚而来巨树躲避开去

在牧尘的身体翻滚过一丛杂草时,他突然伸手拔出了一把黑色的草叶,塞进怀中,再度狂奔。在他之后是穷追不舍的火灵猿王,而更之后…无人发现有一个身着黑袍的身影远远的跟在后方

正在前方狂奔之中的牧尘黑眸闪烁"眼下应该快要接近北灵之原内部了,这里应该会有着匹敌这火灵猿五的灵兽,这些灵兽地域观念极强,一旦发现火灵猿五的闯入,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而到时候便是他摆脱这大家伙的机会。"

牧尘心中念头闪烁,体内灵力尽数的催动起来,大浮屠诀也是在此时运转,而或许是因为这等生死关头,牧尘似乎感觉到大浮屠诀的运转速度都是变得快速了许多,一股股的灵力不断的散逸他四肢百骸,令得他不至于精疲力竭。

不过不管大浮屠诀如何的厉害,但他毕竟此时才灵动境中期的实力,要与一头实力达到灵轮境后期的中级灵兽相比实在差距太大,因此伴随着时间的持续,牧尘也开始感觉到状态逐渐的减弱。然而…此地离他的目的地却还有一定的距离“难道…会死在这里吗…”牧尘不甘的咬牙,一边眼神闪烁一边躲避着来自身后的攻击,眼看就要被追上

“吼!”而就在牧尘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太妙时,在那远处的森林中,突然传来了一道低啸之声,那啸声中有着一种警告的味道。

"终于来了!”牧尘精神一振眼中掠过一抹欣喜之色,飞快的对着那丛林之后跃了过去,在身形跃进丛林的霎那,他自怀中掏出一把黑色的草叶,掌心一捏,刺鼻的黑色汁液飞酒而出,酒满了他的身体。

"是独角龙豹。”牧尘也是看向那黑色巨影,微微皱了皱眉,这大家伙虽然也是中级灵兽,不过似乎只是灵轮境初期的实力,与火灵猿五差距太大啊。

正如牧尘所想的那样,那只小独角龙豹完全抵挡不住火灵猿王的攻击,仅仅是一掌就被拍飞而去,随后火灵猿王那狠厉的目光就投向了牧尘,牧尘心头一凛,转身欲再度逃跑,耳边毫无预兆的想起了一声叹息声“别动,你就不会有事,一旦你跑了才会出事”,同时他身边的空间仿佛突然凝固了,而他就像那琥珀中的标本,无法动弹。

就像是为了印证那句话,在森林的深处传来了一声更为愤怒的咆哮声,牧尘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不禁咦了一声喃喃道“刚才是不是有个人影?我看错了吗…”而在那后方,树影涌动,一道银色的影子,疯狂的自森林深处暴掠而出,数个呼吸间,便是出现在了这片空地 目光望去 竟然和先前的独角龙豹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身躯更为的庞大“这是…银角龙豹?”牧尘咋舌,银角龙豹出现后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视线立刻聚集到了地上独角龙豹的尸体上,一种愤怒的情绪爆发。

牧尘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看了一眼那死去的独角龙豹,再看看银角龙豹盯着火灵猿五那血红而怨恨的目光,这才猛的明白过来,这火灵猿五竟然把这银角龙豹的小崽子给杀了…

突然牧尘感觉到先前禁锢住他的力量消失了,便再度悄悄的趴下身子,将那刺鼻的黑色汁液涂满身体,遮掩了气味,死死的屏住呼吸,然后用一种同情怜悯的目光,望向了那火灵猿王。

"哥们,你完蛋了。”

南云迟

安科-如果三人重返过往(5)

我是超级咕咕王!(被打)

依然是怪东西,OOC渣文笔预警


牧尘神色哀怨:“炎帝前辈……”

他委委屈屈的神色算是唤回了萧炎的一些良心。

萧炎乐道:“我决定了。”

这话说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成功把其余两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决定了什么呀?”牧尘眼眨也不眨地看着萧炎,好奇道。

相比之下,林动端详了一下萧炎的表情,觉得有点不妙。

萧炎道:“决定怎么也得想办法投到一回百朝大战的节点。”

看他这故意吊胃口的样子,林动脑中的一根弦几乎瞬间就绷了起来。

“然后——”萧炎笑吟吟且饶有兴趣道,“看林兄用特色美食和地方菜跟各国天才干架。”

林动:“?”他就知道!

牧尘:...

我是超级咕咕王!(被打)

依然是怪东西,OOC渣文笔预警

 

牧尘神色哀怨:“炎帝前辈……”

他委委屈屈的神色算是唤回了萧炎的一些良心。

萧炎乐道:“我决定了。”

这话说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成功把其余两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决定了什么呀?”牧尘眼眨也不眨地看着萧炎,好奇道。

相比之下,林动端详了一下萧炎的表情,觉得有点不妙。

萧炎道:“决定怎么也得想办法投到一回百朝大战的节点。”

看他这故意吊胃口的样子,林动脑中的一根弦几乎瞬间就绷了起来。

“然后——”萧炎笑吟吟且饶有兴趣道,“看林兄用特色美食和地方菜跟各国天才干架。”

林动:“?”他就知道!

牧尘:“……噗。”

他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连忙干咳一声偏过头。

这叫什么。

“论不同菜系的败敌效率”?还是干脆,“美食的魅力,从武祖到厨祖”?

不行,这话要是说出来,绝对会被武祖前辈找上门谈人生的。

这边牧尘垂下头努力憋笑,那边幻境外的林动,只觉得嘴角抽搐,无语至极。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向来温和洒脱的炎帝,干的事说的话能是一样比一样离谱。

林动思来想去,最终心平气和、字正腔圆地对萧炎道,“滚。”

萧炎乐不可支。

 

百朝大战的场地有特殊屏障包裹着,但这点小手段自然不可能挡得住萧炎与牧尘二人。

扑面而来的微风卷起些微尘沙,萧炎掸了掸袖子,眺望道,“林兄,我想……”

“你不想。”林动压根不等萧炎说完,便斩钉截铁道。

严格来讲他和萧炎私下相处的时间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是大战结束后的这么一两天。

但是,就这么一两天,已经足以他看清萧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本质了。

联想一下之前萧炎嘴里的什么美食大战,他的话不用说完林动都能猜到几分。

萧炎:“……”

他无奈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想说的,不就是让我复刻一个美食大战吗。”林动幽幽开口。

萧炎:“……”被他说中了。

沉默片刻,他呵呵一笑,“林兄可真了解我。”

丝毫没把这句话当作是夸奖,林动很干脆利落的回答,“但是,我拒绝。”

“那可惜了,我还说给你趁机介绍一下我家乡的美食呢。”

说到这里,萧炎的目光却突然放空了几分,极快极浅,以至于连在一旁的牧尘都没完全注意到。

一些已经尘封良久的记忆突然自脑海翻涌而起,那些他曾已经遗忘很久的过去突然又变得清晰了起来。

压下了心头莫名出现的一个想法,萧炎对着一旁的牧尘笑眯眯道,“有机会我请你尝尝,不带他,怎么样?”

牧尘嘿嘿笑,不敢说话。

林动拒绝在这个话题浪费时间,道,“你们是想自己随便逛逛,还是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还需要选吗?”萧炎乐道。

牧尘道:“毕竟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嘛,当然还是需要武祖前辈介绍一下的。”

这个答案确实是一点不让林动意外,他点点头,引着两人向一旁看去,简明扼要地大致介绍了自己曾经的经历。

他的叙述以讲故事的水平来看,可谓是一点也不出色,但所说的内容,却已足以让萧炎二人想象出武祖曾经那波澜起伏、荆棘遍布的经历。

从出入百朝战场就发生冲突,到抢夺远古密钥,险些被夺舍,萧炎大致算了下时间,也就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林动至少跟三波势力起了冲突,这频率,也就他在中州那会儿比得上了。

“说起来,我似乎也遇到过想夺舍我的人来着。”萧炎道,“好像是什么龙王来着。”

不过说起来,那种情况也是他自己有意算计,不能说是真的危机。

最后那人还被他炼成了一个颇为好用的傀儡,也算他收获不小。

牧尘道:“那最后如何了呀?”

虽然知道最后肯定是炎帝前辈胜利,但他还是蛮好奇那人的下场的。

炎帝前辈似乎一直是炼丹师来着,灵魂力量远超常人,想夺舍他可不是件容易事。

“最后啊?”萧炎笑眯眯道,“最后,他成了我的好帮手。”

牧尘眨了眨眼,顿时决定不去问那个为什么了。

 

两人的注意力很快又转回到了林动身上,继续听他讲当时发生的一些事情,萧炎甚至还不知从哪里拿出了几袋零食拆开,给牧尘分了半过去。

林动一脸无语:“差不多就这样吧,我看时间也够久的了,你们不是要看我老家吗?不如现在过去。”

萧炎却道:“至少把刚刚那段说完了啊,你又碰见林琅天了,然后呢?这回成功斩了他没有?这文可不兴卡啊。”

林动没怎么听懂他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但也懒得去问,直接道,“没死,又给逃了。”说着他轻啧一声,想来也是颇为不爽。

牧尘没忍住道:“那这么说他也挺有本事的,能从武祖前辈手里……咳咳,当我没说。”

话说到一半,一股若隐若现的危机感让他迅速闭上了嘴。

“回去还是继续讲?”萧炎手掌一翻,一枚骰子出现在掌心,上下轻抛着。

林动道:“五成的概率,来吧。”

 

1. 去青阳镇

2. 继续听故事

d2=[1d2=2]=2

 

点数出来后,萧炎一扬眉,“看来骰子你想继续听。请吧,林兄。”

林动淡淡一笑:“一次幻境能划掉两个选项,我自然不介意。”

萧炎:“?”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眼神,林动微笑道,“不是这样吗?百朝大战都快给你们讲完了,再回这个节点就没必要了吧。”所以想看美食大战是不可能的,做梦。

萧炎道:“这不行,这不一样。”

一个是听书一个是全息电影,那能一样吗?

林动:“牧尘你觉得呢?你是想看重复的,还是新的?”

牧尘沉默了片刻,道,“这个……下次还不一定会抽到武祖前辈呢,不如到时候再说?”

牧尘觉得自己当和事佬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毕竟这俩前辈互相针对难办的是他啊!

“我觉得行。”萧炎道,“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还是回归正题吧。之前说到林琅天被体内元神救走了。”

幻境外,林动道,“再之后就是四大玄宗传承了,我在里面碰到了一位前辈,对我帮助甚多……香芋馍不是这么吃的。”

萧炎道,“你说的对,但既然鸡腿能沾白砂糖,香芋馍就能沾辣椒。”

林动:“?”鸡腿沾白砂糖?

牧尘嘴角抽了抽,道,“那好吃吗?”

闻言,萧炎淡淡笑了笑,另拿出一份,往辣酱里一沾,递给牧尘,“挺好吃的,来试试?”

林动:“……”他似乎想说什么,又神色古怪地闭了嘴。

牧尘接过,将信将疑地咬了一口,随后脸色立马扭曲起来。

辣的咸的甜的各种味道同时在口腔炸裂,原本好吃的搭配也随之变得不伦不类,让人眼前一黑。

萧炎捧腹,在一旁笑个不停。

牧尘艰难地咽下口中东西,哀怨道,“炎帝前辈……”怎么还带这样的呢?

萧炎乐道,“别光看我,外面那位也是帮凶。”

林动微微扬眉,脸不红心不跳道,“关我什么事?”

浅浅打了个差,林动在两人催促的目光下继续讲了下去。

“……最后在百朝大战的决赛战场,我解决掉了林琅天。”林动道,“对于当时的我来讲,也算是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

说到这里,他沉默了一阵,似是回想起了当时的那个自己。

 

从踏入修炼之路的初始,林琅天这个名字就被他死死记载了心底。这如同游魂般与他纠缠了许多年的家伙,终于是在那一刻,了结了他们之间所有的恩怨。

当时的他,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林动摇摇头,道,“现在回想起来,也只是觉得终于跨越了一个追逐已久的目标……真是太久了,当时的那些感觉已经淡化了许多了。”

“那我好奇一下。”萧炎道,“和战皇比起来,林——”

“前辈!!!!”

不等萧炎说完,牧尘就感受到了幻境外传来的危险气息,求生欲促使他一个箭步抓住了萧炎的手臂,高声打断了萧炎作死的行为。

“炎帝前辈,”牧尘抓着萧炎的手臂,一脸诚恳道,“我这里还有点小吃,您还要吗?”

萧炎:“……”

 

mio

  

  画点可爱的

  

  牧炎的兔子设定大概会有后续吧

  

  画点可爱的

  

  牧炎的兔子设定大概会有后续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