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牧春牧

5644浏览    351参与
草煤泡泡水

[牧春衍生] [清宫真言(朝5晚9)x小洼悟(同栖生活)] 临时收容所 chap.1

  • 憋了一个星期写出了这么一点,写得真的超痛苦。清宫这个人物太难把握了,朝五晚九里面戏份不多但是又有个人物弧光暗示orz我的水平只能写成这样

  • 时间线是按照5→9来写的

  • 写完一章也两个人只是碰到一面hhh

  • 我写连载很没定力,拖更请务必敲打我

POV. Kiyomiya Makoto

    餐会结束后回到ELA时暮色如同幕布在遥远的地平线边际合拢,前台当班的雅子已经换上了便服,拎着包准备下班了。清宫朝她点头致意,询问樱庭的消息,得到的回答是对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大概是直接回家了吧。雅子说得轻巧,他于是没有追究,等到...

  • 憋了一个星期写出了这么一点,写得真的超痛苦。清宫这个人物太难把握了,朝五晚九里面戏份不多但是又有个人物弧光暗示orz我的水平只能写成这样

  • 时间线是按照5→9来写的

  • 写完一章也两个人只是碰到一面hhh

  • 我写连载很没定力,拖更请务必敲打我

POV. Kiyomiya Makoto

    餐会结束后回到ELA时暮色如同幕布在遥远的地平线边际合拢,前台当班的雅子已经换上了便服,拎着包准备下班了。清宫朝她点头致意,询问樱庭的消息,得到的回答是对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大概是直接回家了吧。雅子说得轻巧,他于是没有追究,等到精明能干的事务员摇身一变,像一只小鸟似地翩然而去赴不知是谁的邀约之后,清宫到底还是耐不住担忧,给樱庭打了个电话。


    “This is Junko, leave a message......”

    九点零六分,第八个电话,接通后对回复依然是语音信箱。他承认他对樱庭润子有超出曾经的师生、现在的同事的感情,但是此时此刻他只是担心,与其他事情无关,只是单纯的无法放心。还有一点自责。

    那三位阔太太写来的投诉信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是在故意找茬。代写致辞本不是老师的职责所在,樱庭代为起稿讲稿本就是份外之事。但身为管理者,他明白无论规定如何、初衷怎样,已经对客户造成了影响就必须负起责任。同时他也知道,樱庭去这一路想必会遭到刁难。于情于理,不管是亚瑟还是他都有充分的立场代樱庭登府道歉,亚瑟最后没有坚持前去的理由已不得而知,但他自己却确实地把餐会的优先级放在那个人之前。

    那是早就定好的时间,作为校区的总经理,他有责任出席。他当时这样说服自己。但自欺欺人从来都是世上最徒劳的无用功,在樱庭和工作之间选择了后者也不过说明不够喜欢,抑或是想故作不在意,以此证明些什么东西。

    刚刚进ELA工作时,他和亚瑟是同届,因而很快就熟识了,成了关系不错的好友。那时就已经有如今女性杀手的影子的亚瑟在差不多十年前就一眼看破,并且毫不客气地指出他对感情太瞻前顾后,作茧自缚困住自己。

    参会期间他单独找日本HQ的人事主管问起推荐转正考试的事情,对方回答说这个项目还在保持。得到这个回答之后他多少宽下心来,脑子里过了一遍推荐信的大致内容,心里对樱庭的歉疚感被冲淡了些许。

    如果是亚瑟,他会怎么做?他突然这样想。那个人就是喜欢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表白的类型,不会过分纠结。“喜欢一个人是再好不过的事,没人能批评喜欢这份感情。”这是他的名言。硬要这么说清宫也不是不懂得这些道理,但他跟亚瑟终究是不一样的人。他没法完全放下凯瑟琳*,正如他也不知道用什么心态对待樱庭。


    推荐信已经拟好了,明天就能交给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从地下室把车开出地面,听着电台里播放着大热的乐队新单,电吉他嘶声啸叫,背景里炫技式的鼓点骤雨般落下,但比起蜜月时在伍德斯托克恣意沉浸其中的狂欢的气氛终究还是差了几分。在秋雨淅淅沥沥的夜里,关上车窗,听众只一人,再热闹的歌曲也沾上几分潮湿的孤独气氛。

    车厢外依旧霓虹闪烁、街道光彩流溢,把涉谷的夜映衬成另一种白昼,更加隐秘、更加暧昧。驱车至公寓的停车位,清宫却没有乘电梯回家,而是直接从安全通道上到地面,出了公寓大门,穿过马路,加入在夜里寻找消遣的人群。

    雨伞是归国后ELA的同事送的礼物,据说是近几年国内一个新潮的高级品牌,礼品线的曲柄伞动辄就是上万日圆。他自觉无故受惠,却也却之不恭,于是就收下了。不期然这份来自同僚们的好意在十月初心绪难宁的绵绵夜雨中发挥了作用。高级货和随手在店里面买的东西果然不同,十分有分量,握在手里是一种沉甸甸的踏实感。

    市中心的公寓去各种地方都很便利,不出一条街就有一家不错的美式酒吧。相较而言,ELA所在的写字楼商业区三层的酒吧就像是工作的第二驻地,平常共事的大家还有学生喜欢在那里一起玩,而家附近的小店更像是他一个人的秘密基地。在代代木附近安置安定下来之后,他到现在前前后后去过那里约莫有十次。不知道是纯巧合还是其他莫测的原因,每次都遇见同一个调酒师,叫小山田,留着圆寸,长着一副爽利干脆的面容。他甚至还反复确认那里是不是只有那一个调酒师,回答说还有别人,但既然如此也算是有特别的缘分。

    这一趟也不意外地看见那个年龄难以分辨的寸头男人挽起半截袖口在吧台后认真地摇着雪克杯。说起来也很叫人佩服,小山田先生并不属于非常健谈的那类酒保,但是但凡是来过两三次的客人他都叫得出名字,大概是身为服务业人员的自我修养。

    把伞寄存在门口的储物柜,看着吧台没那么忙了,清宫卡着时机坐到台前。

    “还是格兰菲迪12年**High Ball?”

    “嗯,今天想要点不一样的,请给我水割阿贝***。”

    话语之间小山田已经从冰柜里取出一只冻过的高球杯,威士忌、纯净水、碎冰入杯,吧勺像是魔术师手里的手杖令人眼花缭乱地翻飞搅动,不出半分钟晶亮澄澈的淡琥珀色液体就端到了他面前。

    “清宫先生今天过得不顺利吗?”

    “啊,算是吧。”

    “是因为学生不听话吗?”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小山田拖了一张独凳在清宫对面坐下,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水晶杯,笑着调侃。

    清宫食指在杯沿打着转,有些泄气。他吸了一口气,欲言又止地卡在喉头,过了片刻才吐出来。他把白天发生的事情略去人物信息的给小山田粗略地讲了一遍,言语之间眼睛一直盯着玻璃杯中的液面。

    酒吧是非宗教人士的教堂,酒保就是他们的神父。仿佛只有这些穿衬衣马甲的陌生人才能够让都市里生活的疲惫灵魂放下防备,毫无顾虑地告解,然后他们的祈祷被听到,神父用酒精赐予麻痹和纾解。

    “虽然很担心,但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总觉得做了很差劲的决定。”

    “要是实在放心不下,要不给对方家里打个电话?”旁边传来一个声音,语调有种懒洋洋的轻松。

    清宫定睛一看,原来方才一只有人在旁边听完了整段对话。那人的面容隐匿在黑色的渔夫帽之下,过于肥大的不合身的风雨衣贴在他身上,勾勒出少年人特有的瘦削线条。除却几丝疏漏在顶灯下的金发,那位旁听者的存在感实在稀薄得可以忽略不计。

    “小悟。”小山田轻轻呵斥,接着转回来对清宫道歉,“抱歉,这是我认识的孩子,他说话有点不分场合。”

    清宫摆摆手表示并不介意,又续了一杯。不多时又来了客人,小山田便去了吧台另一头。威士忌里蕴藏着艾雷岛肃杀的海风和独特的泥煤气味,似有似无地刺激着他地嗅觉,怪异的口味和顺滑的口感总让初尝者望而却步,一旦适应了这种吊诡的味道却又叫人欲罢不能。

    大概是因为心里有事,第二杯也很快见了底。他掏钱结账——他向来最多喝两杯。他酒量不算好也不算坏,稀释过的洋酒再多喝几杯也不至于醉到没法一个人回家,但是在店里一杯接一杯地买醉看起来未免也有些可怜,清宫对此多少有些介意。

    “这就走了?下次再来啊。”小山田把零钞收进抽屉跟他告别。

    “一定。”清宫点点头,顿了一会儿还是跟刚才坐在旁边的人道了别。

    那人似乎对此很意外,回应时声音都是兴致盎然的,仔细听来还有几分变声期刚结束宛如砂纸摩擦过的水果硬糖的质感:

    “下次见咯,老师!”

-TBC-


*:5→9里清宫病故的前妻(我忘记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或者原作根本就没有提到

**:苏格兰产单一麦芽威士忌,单一纯麦苏格兰威士忌酒类的开创者

***:艾雷岛产单一麦芽威士忌,泥煤风味的经典代表

秃肥圆瘦子( 今天也要努力产粮💪🏻 )

渣画

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画什么呢

我果然画不出什么有营养的剧情

画风如此扭曲  因为分了好几天画完的 渣画摇摆不定😂

这次换牧主动了 一旦涉及现实 牧是一辈子不可能主动的吧

牧冲动孩子气的一面真的好可爱 追逐春田的时候勇敢又努力 可一旦涉及现实层面 牧就会思前想后的逃开

牧一定是个完美的理想主义者吧 想把最好的给自己所爱的人 

幸好是春田啊 反而是春田这样什么都不想的笨蛋 才能不顾虑那么多 反手紧握住逃跑的牧

还有虽然站春牧的 可果然还是...

渣画

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画什么呢

我果然画不出什么有营养的剧情

画风如此扭曲  因为分了好几天画完的 渣画摇摆不定😂

这次换牧主动了 一旦涉及现实 牧是一辈子不可能主动的吧

牧冲动孩子气的一面真的好可爱 追逐春田的时候勇敢又努力 可一旦涉及现实层面 牧就会思前想后的逃开

牧一定是个完美的理想主义者吧 想把最好的给自己所爱的人 

幸好是春田啊 反而是春田这样什么都不想的笨蛋 才能不顾虑那么多 反手紧握住逃跑的牧

还有虽然站春牧的 可果然还是想要牧做一次男朋友呢(⁄ ⁄•⁄ω⁄•⁄ ⁄)

秃肥圆瘦子( 今天也要努力产粮💪🏻 )

深夜悄咪咪发一波 满足我多年的脑洞🧠 🕳️ 

真车预警 憋了几天憋出一辆破三轮

不会被🦀 吧。。。我很自觉的,最后🚜 自己马赛克🐴 自行脑补

早就想画个 夫夫的甜甜甜甜甜蜜日常 温泉旅行篇了(其实是我想开🚜 )

哎 就只随便画了三页,最后几页没想好画什么 ​一开车刹不住闸了 想一直开 🚲🛴🚜🚗🚕🏍️🚔🚝🚅🚂真香

深夜悄咪咪发一波 满足我多年的脑洞🧠 🕳️ 

真车预警 憋了几天憋出一辆破三轮

不会被🦀 吧。。。我很自觉的,最后🚜 自己马赛克🐴 自行脑补

早就想画个 夫夫的甜甜甜甜甜蜜日常 温泉旅行篇了(其实是我想开🚜 )

哎 就只随便画了三页,最后几页没想好画什么 ​一开车刹不住闸了 想一直开 🚲🛴🚜🚗🚕🏍️🚔🚝🚅🚂真香

doradoraEm

【牧春牧】他们-146(短篇集)

【off my day】

下午飘了场不大不小的阵雨,草草洗刷过的空气里,一股凉爽的泥土香。

和牧约好在最近的地铁站见面。消息上没额外说明,就是他们常经过的那个出口处,不然光凭导航,他能把自己导到下一站。

候车时刷会视频。无线耳机分过去一只,他端着手机拉牧到身边一起看。搞笑的随大流的脑洞大开的,连着好几个的背景音都是最近火到不行的那首曲子。前两天牧忍不住吐槽,睡前耳朵里还回荡这段音乐,残响绕颅腔,甩都甩不掉。结果刷出来的新视频又是熟悉的开头,牧赶紧摘耳机还给他连连摆手,够了够了,再下去做梦都是这个配乐。

一路上牧惯常不开口。疲倦的神色里有他读得出的轻松。好想下一秒就让...

【off my day】

下午飘了场不大不小的阵雨,草草洗刷过的空气里,一股凉爽的泥土香。

和牧约好在最近的地铁站见面。消息上没额外说明,就是他们常经过的那个出口处,不然光凭导航,他能把自己导到下一站。

候车时刷会视频。无线耳机分过去一只,他端着手机拉牧到身边一起看。搞笑的随大流的脑洞大开的,连着好几个的背景音都是最近火到不行的那首曲子。前两天牧忍不住吐槽,睡前耳朵里还回荡这段音乐,残响绕颅腔,甩都甩不掉。结果刷出来的新视频又是熟悉的开头,牧赶紧摘耳机还给他连连摆手,够了够了,再下去做梦都是这个配乐。

一路上牧惯常不开口。疲倦的神色里有他读得出的轻松。好想下一秒就让他依靠过来,或者自己依偎上去。肩膀贴着肩膀,左手触到右手,然后,他的小指偷偷勾住牧的。

都坐着不出声,他清晰地感到牧的小指也勾了他一下,瞬间陷入某种明知故问到无聊的窃喜里,仿佛对上了暗号,又仿佛进行了一场隐瞒全世界的私奔。

出站时一起往商业街走。新开的店铺促销,摆满五颜六色的蔬菜瓜果。瞧见牧被完全吸引住的表情,他就知道,此处需要自己递上一个篮子。

很奇怪,这些菜被放进篮子时,他几乎都念不出名字;被煮完端上餐桌,他立刻能叫出菜名。牧开玩笑说这是他作为吃货的修养,夸得他洋洋得意,接着又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吧,他也在努力把这些名字和模样对号入座,可成果嘛……咳咳,还需时间,还需时间。

也许,或者,到八十岁的时候,能熟悉到脱口而出?

那时候继续一起这样买菜。

不过,希望拗口的名称……别再增加了。

到家后他去阳台把吹了一天的盆栽端进来。暮色四合,又开始飘起朦胧的雨。远近的街道建筑,都笼罩在一层薄纱般的雾气中。

就好像,被他吻过后,牧那双水汽氤氲的眼睛。那一刹那,他心底的井,再次甜美地满溢。

下楼时看到换了家居服的牧准备做饭,围裙的系带在后腰缠到一起。

他伸手过来捋,理顺了绕到前头打结。窗外的雨声渐响,啪嗒啪嗒,益发衬出这是一个安静的、萦绕着烟火气的、他们共度的夜晚。

他便耍赖地拿额头抵在牧的肩膀上。

我说啊,凌太。

有支酒买了很久了,待会一起喝掉吧。

Dashuai刘不急

“maki我的礼物呢?!”


摸个渣图祝春田田生日快乐!永远和maki过上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

“maki我的礼物呢?!”


摸个渣图祝春田田生日快乐!永远和maki过上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

doradoraEm

【牧春牧】Lover

几乎一夜之间变盛夏。

牧在闷热的半夜醒来,拨开被子抬膝透气。没一会,春田的脚便毫不客气地搁上来。

“干嘛。”其实不算问句。

“凉快啊。”猜都猜得出来。

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理由正当(咦)。牧在翻身时抽出自己的腿,带了几分倦意打量春田趴着轻轻打呼。

如果要细数春田创一的优点,不怕冷第一,自来熟第二,很快入睡第三,第四的话……打呼的样子很可爱?

鼻子摸到一半,腿上陡然一沉——睡梦中还不忘蹭上来——牧油然而生那么点忿忿,对着春田的耳垂就是干脆一捏。

耳朵软乎乎的,嗯,姑且……第五个优点?


第二天汗湿的床单就被拆下来洗。牧在白到耀目的天光下抖开织物,春田过来帮忙,摸到晾衣架,感叹了...

几乎一夜之间变盛夏。

牧在闷热的半夜醒来,拨开被子抬膝透气。没一会,春田的脚便毫不客气地搁上来。

“干嘛。”其实不算问句。

“凉快啊。”猜都猜得出来。

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理由正当(咦)。牧在翻身时抽出自己的腿,带了几分倦意打量春田趴着轻轻打呼。

如果要细数春田创一的优点,不怕冷第一,自来熟第二,很快入睡第三,第四的话……打呼的样子很可爱?

鼻子摸到一半,腿上陡然一沉——睡梦中还不忘蹭上来——牧油然而生那么点忿忿,对着春田的耳垂就是干脆一捏。

耳朵软乎乎的,嗯,姑且……第五个优点?



第二天汗湿的床单就被拆下来洗。牧在白到耀目的天光下抖开织物,春田过来帮忙,摸到晾衣架,感叹了句好烫,然后眯起眼抬头望天,认真吐槽起什么时候能降温啊。

昨晚被抚摸过的耳朵在阳光下透出点粉红,看得牧忍不住又上手捏。春田先缩了缩脖子,对着牧言不由衷地嘟囔了声干嘛,搓搓鼻尖,耳朵比刚才更红。

耳朵也好鼻尖也好,在一起没多久,牧便发现春田很喜欢被抚摸。按道理,这个喜好很容易裹上一层油腻的味道,可春田乱蓬的头发,清澈又偶尔懵懵的眼神,无意识微撅的唇,连同抬头时格外明显的喉结,把这些举动变成犹如小动物一般的撒娇。

这也算一个优点?

还老说他像吉娃娃——牧又去拨他通红的耳根——明明自己也像只柴犬。

“干嘛……”其实这也不算个问句。

眼见春田要露出“怎么啦怎么啦是不是我帅到让你情不自禁啦快承认吧啊哈哈哈”的臭屁表情,牧果断戳了戳他的下巴故作嫌恶:

“都两层了,噫。”

“啊?什么?”他去摸,随即冲离开的牧义正辞严,“没有,刚刚缩了下脖子!”

嗯,的确胖了。

“再说冬天囤积点脂肪不很正常。”

嗯,还不是虚的。

“再说不夏天了嘛,稍微出点汗就行。”他跟着牧噔噔噔下楼,剩最后两阶楼梯时兴起一跳,倒牧身上顺便扒住,“抓~到!”

一个趔趄又站稳,牧默默吐槽自己被某人锻炼得很抗冲击(?),回头想板脸,这头春田嘿嘿笑着挨上来:“中午吃什么呀~”

听听,听听,就这么自然地冒出奶音。

“荞麦凉面?”

“好啊!”

清澈的眼里满满吃货的真诚,牧瞬间一点脾气都没有:“加炸鸡?”

真诚的眼神更亮:“好呀好呀!”

有时候,牧真的以为春田的人生字典里不存在“厌烦”这个词。从同居的第一顿饭开始,他已经做了第……不知道多少次的炸鸡,但春田依旧能在第……不知道多少加一次听到这道菜名时,露出第一次般的兴奋。

“我说你啊……”

“唔?”

“一直吃炸鸡不觉得腻吗?”

“……唔?”

春田刚吸溜进一筷子面,还给自己塞了块炸鸡,鼓着腮帮一边咀嚼一边浮现莫名其妙的表情。没来得及开口,这边牧抽了纸巾伸手过来要擦他溅到嘴角的酱油,他便抬头探身过来努起嘴,示意牧擦擦,再擦擦。

“这么好吃,”他咽下嘴里的一大坨道,“为什么要腻?”

啊,直球砸脸上了。

牧忙喝啤酒平稳心跳,暗暗吐槽自己都什么时候了还为这种事耳朵烫。这边春田还在疑惑,他掩饰地四下张望,瞥见墙上的挂历,强行换话题:“明天参加婚礼,西服拿出来我熨一下。”

春田超级好哄地点头,附赠“嗯嗯”两声,低头继续呲溜呲溜起面条。



饭后熨衣服没花多少时间,倒卡在了挑领带上。简单套了件衬衫的春田站镜子前竖起衣领,打量牧在自己面前比划领带的样子。

“这条怎么样,波点的?”

“好啊。”

“还是说,换这条格纹的?”

“也好。”

“酒红的,还是深棕的?”

“都可以啊。”

牧停下动作:“专心点啊。”

“我很专心啊。”

“那你想戴哪条?”

“都行,你决定啊。”

“那我随便啦?”

春田依旧盯着他不肯挪开眼,仿佛怀抱了某个值得窃喜的秘密:

“哦。”

隔天老同学的婚宴平平无奇,中间有熟人过来打招呼,春田昂首挺胸整衣襟。牧围观他努力重点突出领带的架势,好几次忍不住笑地别过脸。

结束时出酒店,漫天晚霞把天幕渲染成深深浅浅的紫色,看样子,明天又是个好天气。

“还会降温吗?”

“听说会。”

“诶~~十度十度的那种吗?”

“那还不至于,顶多跌个两三度吧。”

“这样啊……今年春天好短,樱花都没飘几天就全变成叶子了。”

“我们不是去赏过樱了嘛。”

春田歪过头,挽着伴手礼袋子的手挠挠耳朵:“感觉还不够。”

牧转脸看向他:“不够?”

“嗯,”春田对上他的眼睛,又错开目光,像说给他听又像说给自己听,“不够。”

是什么不够呢。牧隐隐猜到答案,莫名不想追问。暧昧的气氛就这样充斥在两人之间,他忽然陷入某种奇妙的怀疑里:这是他们认识的第几天,还是结婚后的第几年。



稀释这股气氛的还是食物(咦为什么加个还)。商业街上的超市竖了大标语打折,特意划出有冰激凌。被吸引的春田拉着牧进去围观,觉得非常合算便说要不买点吧。

回到家放速冻,剩下一盒怎么都塞不进。春田在一旁掩饰不住的开心:“那就吃掉吧!”

故意的吧。

双人份的量,两个勺子,在追的综艺节目更新了最新一期。洗完澡的春田抱着不知从哪里翻出的未拆封沐浴露给牧:“这个是不是很久之前买的?”

牧接过来找生产日期:“……两年前到期的。”

“哇!还能用吧?闻着挺香的。”

“最好别,搞不好过敏。”

“诶~明明还有这么一大瓶。”他面露惋惜,忽然灵光一闪,“要不把它放浴室香一香空气?”

都人工香精闻久了不难受么——牧抬手示意他坐自己身边,提起他搭脖子上的毛巾:

“头发,要擦干啊。”

秃肥圆瘦子( 今天也要努力产粮💪🏻 )

熬了几宿今天休息终于画完了。我对春牧是真爱!

熬了几宿今天休息终于画完了。我对春牧是真爱!

秃肥圆瘦子( 今天也要努力产粮💪🏻 )
预告一下 这几天都在画这个 画...

预告一下

这几天都在画这个

画个牧春求婚番外

只有五六页的样子 

社畜白天工作加班,晚上回家再画画。

我是不是有病,每天不磕或画他俩就难受。。。

预告一下

这几天都在画这个

画个牧春求婚番外

只有五六页的样子 

社畜白天工作加班,晚上回家再画画。

我是不是有病,每天不磕或画他俩就难受。。。

秃肥圆瘦子( 今天也要努力产粮💪🏻 )

临摹一张日推太太牧春的作品 

涂色完成

临摹一张日推太太牧春的作品 

涂色完成

doradoraEm

【牧春牧】糊

这个话题,有点老生常谈。

嗯,就是喝醉酒。

每个人喝醉的反应各有特色,倒头大睡的,当街蹦迪的,抱电线杆高歌的,扛路锥回家的……当然还有胡言乱语的。

没错,这次轮到牧凌太面对一个胡言乱语的醉鬼。有多胡言乱语呢?据不完整统计,这位胡言乱语的醉鬼从居酒屋出来,已胡言乱语了不下两小时。

导致牧现在耳朵脑壳眼睛齐齐发胀。

“……一开始说的挺好买了三个月内可以随时添加保障协议。那我的确是三个月内买了啊可游戏还是不能升级啊……”咕咚咕咚一大杯水,春田吸吸鼻子继续红着眼道,“然后我再去找客服,他们跟我说保障协议九十天内购买有限超过九十天就不能享受这次活动哎你说我三个月内买跟九十天内买有什么区别……呕...

这个话题,有点老生常谈。

嗯,就是喝醉酒。

每个人喝醉的反应各有特色,倒头大睡的,当街蹦迪的,抱电线杆高歌的,扛路锥回家的……当然还有胡言乱语的。

没错,这次轮到牧凌太面对一个胡言乱语的醉鬼。有多胡言乱语呢?据不完整统计,这位胡言乱语的醉鬼从居酒屋出来,已胡言乱语了不下两小时。

导致牧现在耳朵脑壳眼睛齐齐发胀。

“……一开始说的挺好买了三个月内可以随时添加保障协议。那我的确是三个月内买了啊可游戏还是不能升级啊……”咕咚咕咚一大杯水,春田吸吸鼻子继续红着眼道,“然后我再去找客服,他们跟我说保障协议九十天内购买有限超过九十天就不能享受这次活动哎你说我三个月内买跟九十天内买有什么区别……呕咳咳咳咳……”

悠着点,这位失意的游戏买家,请悠着点。

当然,严格意义上三个月不等于九十天。

啊,这话他就不说了。

“……所以你说坑不坑……”喝完水的春田悲从中来呜咽出声,“本来这次升级就能把装备换了顺便加上那个队可谁知道现在还原地踏步进不了城……”

放心,这边还有一个水平更菜的。

哦,这话他也不说了。

“……开服到现在唯一一次会员特权就这么错过了我还准备买皮肤结果计划全乱……”

瞧瞧,打游戏搞得跟规划人生一样。

怎么平时没见你这样?

牧见他灌完第二杯水,回头去倒第三杯,顺便拧了热毛巾。坐沙发上的春田双目汪着泪委屈巴巴抬头,接过杯子,又咕咚了一大口,开口:“嗝~~~”

噫,这个酒香悠长的横膈膜拘挛。

大约是看到牧被熏到的表情,春田抱住杯子,蓦地爆发出哈哈哈哈嗝的笑,末了自己呛到自己,咳到弯下腰去。

牧一脸淡定地安抚他的后背。

年纪不小啦╮(﹀_﹀)╭悠着,悠着点。

咦怎么还拉起衣角了?

“我说啊,凌太。”

“嗯?”

“凌太……”

“怎么了?”

“凌太?”

“……”

“凌、太、啊!”

“你干嘛……”

拦腰一熊抱。

牧措不及防被撞得趔趄了下:“喂!”

春田把脸埋他肚子上:“凌~~太~~”

热气隔着毛衣呼上皮肤,怪痒的,牧下意识缩了缩肚子:“在啊,怎么了。”

春田仿佛抓到了软绵绵的抱枕,拿脸反复磨啊蹭啊蹭啊磨啊,在耳尖被揪时嗷了声,恋恋不舍地抬起头看向他,还不死心用下巴枕着他的肚子:“凌太!”

“干吗?”

春田不回答,直勾勾地盯住他,像得了什么秘密的便宜般嘴角上扬,一把搂得更紧,奶音也越发明显:

“凌太~~”

牧被逗笑,勉强板起脸,本来揪耳尖的手改成捻他的耳垂:“只会讲这个?”

春田在他的动作下嗯地点头,还舒服地闭上眼,就差发出咕噜咕噜声。

“我说你再这样……”

春田闻言睁开眼,一脸讨糖吃的期待。

那,就,只,能——

当头一毛巾糊上去。

自己把脸擦干净!

秃肥圆瘦子( 今天也要努力产粮💪🏻 )

今日份春巻き 🌯 ☀️🌻🌈

我是真不会画水粉×人体比例苦手 

我尽力了。。。orz 

这本杂志还想画夫夫蜜月旅行系列 以后还是画三头身吧 😂


今日份春巻き 🌯 ☀️🌻🌈

我是真不会画水粉×人体比例苦手 

我尽力了。。。orz 

这本杂志还想画夫夫蜜月旅行系列 以后还是画三头身吧 😂



秃肥圆瘦子( 今天也要努力产粮💪🏻 )
关于映画第二部。也不知道真的假...

关于映画第二部。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事务所和本人都表示不看好,会重新挑战新的角色。也就是说以后不会演绎了。我是真害怕了,不敢期待,怕那种绝望的感觉又回来,仔细想想第二季和第二部sp,都快没春田什么事了,即使有也有可能是别人的故事。

就这样吧,我不会再对官方有任何期待,也不会付出真心了。

关于映画第二部。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事务所和本人都表示不看好,会重新挑战新的角色。也就是说以后不会演绎了。我是真害怕了,不敢期待,怕那种绝望的感觉又回来,仔细想想第二季和第二部sp,都快没春田什么事了,即使有也有可能是别人的故事。

就这样吧,我不会再对官方有任何期待,也不会付出真心了。

秃肥圆瘦子( 今天也要努力产粮💪🏻 )

随便画点,春田画歪了想调整一下又懒得弄,就这样吧👅👅

随便画点,春田画歪了想调整一下又懒得弄,就这样吧👅👅

Dashuai刘不急

 “maki,要吃橘子果冻吗?” ​​​


 “maki,要吃橘子果冻吗?” ​​​


秃肥圆瘦子( 今天也要努力产粮💪🏻 )
おっさんずラブ小剧场 这个是抄...

おっさんずラブ小剧场

这个是抄的日推上太太的作品。自己画了一个Q版。

原版没有存,台词差不多吧,具体不记得了。

おっさんずラブ小剧场

这个是抄的日推上太太的作品。自己画了一个Q版。

原版没有存,台词差不多吧,具体不记得了。

Dashuai刘不急
温度刚刚好, 下班手牵手一起散...

温度刚刚好, 下班手牵手一起散步的两个人🌸 ​​​

温度刚刚好, 下班手牵手一起散步的两个人🌸 ​​​

Dashuai刘不急
结婚啦!!!春甜甜和maki酱...

结婚啦!!!春甜甜和maki酱~(///▽///)好想看婚礼!!!!

结婚啦!!!春甜甜和maki酱~(///▽///)好想看婚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