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物是人非

959浏览    185参与
撒野de小丑

【博君一肖】说给风听

(五)碰撞

    我想起来了。

    是我搞错了。

    王一博在第一天自我介绍时,说的是“擅长”。

    他从没说过他喜欢画画。

    那,为什么要学呢?

    等我开完班会来到操场,发现肖枉止一个人抱着滑板坐在观众席。

    “枉止!”我冲她招招手,她立马起身向我跑来。

    “乔老师我们快走吧,江伯伯估计在停车场等急了。...

(五)碰撞









    我想起来了。

    是我搞错了。

    王一博在第一天自我介绍时,说的是“擅长”。

    他从没说过他喜欢画画。

    那,为什么要学呢?

    等我开完班会来到操场,发现肖枉止一个人抱着滑板坐在观众席。

    “枉止!”我冲她招招手,她立马起身向我跑来。

    “乔老师我们快走吧,江伯伯估计在停车场等急了。”

    这是第一次,她的小手握着我的大拇指,拉着我往停车场走去。

    她家的司机人很温柔,在肖枉止介绍了我以后,先开门让我和枉止上车坐好,再帮肖枉止把滑板放到后备箱,最后还不忘给枉止系上安全带。

   

   “小止,先生待会看到你出现一定会很开心的。”江叔笑着说,眼睛仍是看着正前方。

    肖枉止却摇摇头,“江伯伯,爸爸他应该还没发现滑板吧?”

    “小止放心,伯伯答应了你就一定不会先生知道。”

     我坐在一旁听糊涂了。

    “枉止,你爸爸不同意你玩滑板吗?”我小声地问她。

    肖枉止无辜地望着我,点点头。“我看的滑板的第一眼,我就很想挑战它,可是爸爸听了我说要买滑板,坚决不同意。”

    我刚想说些什么,那孩子少见地自己说了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我觉得爸爸不让我做的事情很多。”

    “他明明也不讨厌香菜,却不让我吃香菜。”

“他明明自己也玩过滑板的,我说喜欢却不让我玩。”

  “他明明自己也会偷偷点卤煮外卖吃的,却从来都不准我吃。”

    ……

    我静静听她说了好多,明明是与我好不相干的父女的故事,我却觉得熟悉得让人揪心地痛。

    我对她爸爸肖战的怀疑越来越深,控制不住地愈演愈烈。

   

“爸爸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啊?”肖枉止揪着自己衣服的一角,眼睑下垂。

    “不会的,小止,先生一定是很爱你很爱你的。”江叔将车停在了医院停车场,下了车给我们开门。

    肖枉止没再说话。

    “小止,江伯伯就不送你上去了,如果等下需要接你回家就打电话给我,好吗?”江叔将病房号告诉了我,然后就开车走了。

    我听见肖枉止小声说好。

    我牵着肖枉止朝着她爸爸的病房走去。

    一路上我不禁开始揪字眼。

    爸爸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

    真的,

    为什么会有“真的”两个字?

    那除了刚刚枉止所说的这些,

    一定还发生了别的事吧。


    这是一个私人医院,很偏僻,很大,环境很好,很适合隐藏自己。

    进入楼层后,我确定了,

    这医院真的只会有肖战一个人。

    说是医院,却更像栋别墅。

    我推开了那间病房的门。

    房间开了暖气,

    比大厅里温度更让人觉得舒适。

    暖色系的装潢,

    蔓延向窗外的绿植,

    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偌大双人床上的风景。

    他就静静躺在那,

    好像是睡着了。

    那人的双眼被仪器覆住,

    双手平和地放在腹部上方的棉被上。

   

    我放开了牵着肖枉止的手,轻轻走到床边。

    手指依旧如此修长,

    耳朵依旧如此有灵性,

    鼻梁依旧如此高挺。

    唇下痣,

    还如初见一般。

    我咬着牙,

    强忍着不哭,

    视线却始终不肯离开他的脸。

    我认出他了啊。

   

    我认出他了啊。

   

    我真的认出他了啊。

  

    我不是知道的吗,

    肖枉止的爸爸是肖战。


    我早该知道的,

   

   

    真的是肖战啊。







    他是肖战啊。

   

   

我在床一旁的椅子上坐着,我想等他醒来,跟他打声招呼,另外也想跟他说说枉止的事情。肖枉止趴在病床边缘睡着了。

    大概到晚上八点,肖战双唇轻启,醒了,却仍旧没把仪器摘下。我见床上有所动静便走了过去。

    可能是感觉到了陌生的气息,他坐起身来正打算开口询问,我先说话了。

    “肖先生您好,很抱歉擅自进来打扰了您。我是枉止的班主任,乔岁。听枉止说您病了,就想来看看您,顺便说一下肖枉止在学校的表现。”

    肖战简单地嗯了一声,“乔老师你好,枉止承蒙照顾。我这仪器运行时间还没结束,不能摘下,还请乔老师体谅。”

    “嗯没事,肖先生好好养病是最重要的。”

    肖战将手探到床边缘摸索,绕了一大圈,最后触碰到了一只小小的软软的手。

    “是枉止吗?”肖战的声音依旧很温柔,听不出岁月的侵蚀。

    “嗯,她睡着了,可能是太累了。”我声音也变得轻轻的柔柔的,以致不显得太过突兀。

我看到肖战用他的大手紧紧包住肖枉止的小手,还时不时用另一只手摸摸她的头,很温柔。

    这是一副温馨的父女有爱画面,却也让我再次陷入疑惑。

    肖战应该是很爱这个女儿的吧。

    肖战向我询问了肖枉止在学校的情况,于是我借此提出了我的疑惑。

    “肖先生,您为什么不让枉止学滑板呢?为什么不让她吃香菜呢?为什么不让她穿那种比较有个性的衣服呢?她几乎要怀疑您不喜欢她了。”我忐忑地问出这些。

    肖战好像有点惊讶,估计是没想到枉止和我说了这些事。他半天没吱声,后来才慢慢开口,“我觉得,她不该这样像一个男孩子。学滑板、穿嘻哈风,少有女生这样。我不是不让她做喜欢的事,只是她喜欢的事……”

    他没接着往下说。

    可我觉得,没说出来的,才是真相。

“那,她妈妈呢?我看她资料上母亲那栏是空的。”我小心翼翼地提及肖枉止的母亲,生怕触碰到什么不该触碰的东西。

    这次他没再回答我了。

    我也不再问下去,我本来在纠结要不要跟他说王一博的儿子是枉止同桌,但现在,我觉得还是暂时不要提。

    当然,迟早是会知道的。

   

    “爸爸?”肖枉止醒了,没再趴着,站起身来。

    肖战反应了过来,“枉止,是不是没吃晚饭就带着乔老师过来了?”

    枉止看看一旁不作声的我,点点头。

    “那你要不要请乔老师吃饭啊?”肖战笑了,虽然看不到传说中他满载光年银河的眼睛,但像小兔子一样的牙齿却还是那么有生气。又问我,“乔老师介意和枉止两人去我家吃迟到的晚餐吗?”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能有机会去明星家里吃饭,这哪能错过?

    肖战还要在医院过夜,听枉止说这一个星期以来都是如此,家里只有厨娘等人陪着她。

    我只是“喔噢”了一声,没有去想这个孩子在想父亲的时候有多么寂寞。

    我没有去想,

    是我没有心思去想。

    临走前,我和枉止跟肖战道别,

    肖战叫住了我,

    跟我说了一句话,

    声音小到刚好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

    我不知道要作何反应才不会让肖战知道我的内心跌宕起伏。

    我在去肖战家的车上回想起那句话,不由自主地就握紧了坐在我身旁的肖枉止的手。

她看见我脸色不对,便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

    枉止,你以后不能再误会你爸爸不喜欢你,虽然他很多事不让你做,但他一定是很爱你的。

    枉止不知我何意,却也赶紧重重地点头,好像是怕我惹不开心。

   

    枉止是个好孩子,

   

    一直都是。

  

    肖战是个好爸爸,

   

    一直都是。

   

    只是……

  

“枉止是我领养的,


我没结过婚。”

撒野de小丑

【博君一肖】说给风听

(四)界限

很奇怪,非常奇怪。

  

我不相信这一系列事情没有一点联系。但是,在此之后没有再发生任何与那两人沾上边的事,于是我的猜疑也戛然而止。忙忙碌碌地一个学期即将结束,我打算在寒假放学前就同学们的在校表现和期末考试成绩开一次家长会。

    我在微信家长群里发送了家长会的通知,很快“收到”两字就刷屏了,其中备注名为“王一载妈妈”的头像也一闪而过。

    那是王一博的妻子。我看过他们的婚礼视频,名字我忘了,是个大美人。与王一博不同,她从外表看上去就开朗无比,同外人交谈时总爱说着说着就自己笑起来,特别可...

(四)界限




很奇怪,非常奇怪。

  

我不相信这一系列事情没有一点联系。但是,在此之后没有再发生任何与那两人沾上边的事,于是我的猜疑也戛然而止。忙忙碌碌地一个学期即将结束,我打算在寒假放学前就同学们的在校表现和期末考试成绩开一次家长会。

    我在微信家长群里发送了家长会的通知,很快“收到”两字就刷屏了,其中备注名为“王一载妈妈”的头像也一闪而过。

    那是王一博的妻子。我看过他们的婚礼视频,名字我忘了,是个大美人。与王一博不同,她从外表看上去就开朗无比,同外人交谈时总爱说着说着就自己笑起来,特别可爱。王一载那小家伙倒是不像他爸,估计还是女传男几率大。

    不知王一博为何会喜欢。





群里没有肖枉止的家长。

我记得第一天入群时我找了很久,甚至一个星期过后我还去找了一遍,却没能看见“肖枉止妈妈”或是“肖枉止爸爸”。

    听说,班上有些同学因此在肖枉止面前说,肖枉止是没人要的小孩。我知道了,把那几个带头嘲笑肖枉止的学生叫去办公室写检讨和保证书。只是说出去的话已经收不回了,那孩子一定很难过吧。

    后来,我私下问了肖枉止,问她家长不加微信群的原因。肖枉止又一次在我面前红着脸,小心翼翼地说:“我爸爸他不用微信。”

    “那你妈妈呢?”

    不知为何,听到我问及她的妈妈,肖枉止双目失神了一瞬,之后却说:“对不起乔老师”然后就直接跑出了办公室。

    从那次后到目前为止,我再也没在她面前提过她的父母。






在微信通知了家长之后,我又找出了肖枉止的个人资料。我本打算试一下,看看能不能电话联系。打了两三个肖战的电话,没通。我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再次看向肖枉止母亲的那一栏。

    为什么是空白呢?

    单亲家庭吗?

    所以我上次在她面前提到她妈妈……

    这傻孩子,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啊?

    明明是我提到她的痛处……

    乖孩子,

    也是可怜哪。






一个星期后,家长会如约而至。

    放学后,孩子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家长也快到齐了。

    我正在办公室对一会儿要展示的ppt做最后一次检查,肖枉止敲门进来了。

    “乔老师,对,对不起”

     “枉止,不用老说对不起啊。”我把她拉到身边,“我知道,你爸爸没空来,但是这不是你们的错呀,老师本想着挑个大家都有空的日子,是老师没再仔细一点。枉止,不用跟老师道歉啊,不是你的错。”

    肖枉止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老师,我爸爸,他是一直在医院所以才没办法来。”

    原来如此。

    “爸爸眼睛的毛病又犯了。”

    眼睛……

    眼睛!

   肖战?!





    有些事情藏着掖着久了,总会爆发的。

   

 

我没时间再深入揣测肖枉止真实身份了,因为刚刚没人关上办公室的门,那个男人恰恰在这关键时刻出现了。

    没戴口罩,

    没有鸭舌帽,

    没有一切养蜂人的装扮,

    却是王一博。

    是的,

    我一眼认出了他。

    我在对上他视线的那瞬间没来得及想他本人的样子已经有多久没出现在大众面前(毕竟上次也只是一张纯风景照),只感觉非常的熟悉,好像这些没有他消息的岁月都不存在,好像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那眉宇间仍残留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气息,清冷不入世。

    但是好像又只是我的错觉。

    对啊,

    只要一想到王一载,

    我就觉得,

    一切都不会是原来的样子了。

    是我的错觉罢了。

    “王一博,,先生?”   我在他开口前先打了招呼。

    旁边的肖枉止躲在了我身后。

    看来,自带生人勿近气场这一点,还是没变。

    “嗯,您是乔老师吧?”王一博没有为我认识他感到惊讶,也没有为我表面上的平静感动惊讶。也许是辉煌也享受过,平淡也享受过,没有什么再值得他惊讶了吧。

    我点点头,目光却没从他身上移开。

    “我是王一载的爸爸,”王一博礼貌跟我握手,“乔老师,多谢您日常对我孩子的教导与帮助,我的身份还请您对其他家长保密。”

    我自然是答应了。毕竟家长都是同龄人,就算年龄差再大,也不至于跨年代,王一博在当时是那般的风云人物,说不定里面还有他曾经的粉丝呢。

    “还有非常抱歉,我不能参加一会儿的家长会,您应该也知道的。所以我就想现在找您,我们简单聊一下王一载在学校的情况,之后我就接他回家,您看怎么样?”

    我回头看了眼肖枉止,对她说:“枉止,乔老师想去医院看望一下你爸爸,等下可不可以带老师去呢?”

    顺着我的视线,王一博盯着肖枉止看了起来。

    肖枉止害怕地躲避了他的视线,她本来还在犹豫,这时便答应了:“嗯,老师,等下我让司机伯伯送我们去爸爸那。”

    “那你先去操场等老师好不好啊?我要跟这个叔叔聊一聊王一载在学校的情况。”

     “嗯,好,老师待会见”肖枉止绕过王一博跑出了办公室。

     “乔老师,这孩子爸爸在医院?是得了什么病吗?”王一博看着肖枉止跑开的背影,有些许好奇。

     “嗯,是眼……”我差点脱口而出,还好反应过来,我很怕眼前这个男人会跟我一样对不应该再触碰的事情越发好奇。“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哦,希望没什么大问题。”

     “嗯。”

    王一载在学校表现一直挺优秀的,所以我们没有聊很久。再说家长会也快开始了,我便领着王一博去了画室找王一载。

    那孩子从放学起就待在画室画画,每天如此,直到他们家司机过来接他回家。我有时候会在放学时候路过画室,也进去待在他旁边看过他画画。他画的很好,但是每次我夸他,王一载总是说:“老师,我没有画画的天赋。”我一开始以为他谦虚,只是笑笑说,“对于我们一载同学来说,没天赋也能媲美天赋”。可是后来,看多了他画画,发现他其实右手用的很不得巧劲。花了很多天画完的一张参赛作品得了学校的一等奖,他也只是在领奖时嘴角微微上扬,一点都不如他往常的开朗。

    王一载,

    你真的喜欢画画吗?

   

    王一博在画室门口唤了一声,王一载便整理好东西出来跟着他走了。

    他们一起对我说了几句道别的话,但是我没有听清。

    我脑海里只剩那一声,

    “载载”

    崽崽……

    “载载,我看你同桌那个位置的家长好像也没来吧?”

     “嗯,她叫肖枉止,是个很腼腆的女孩子。”

    “肖枉止啊……名字挺好”

   

    我曾经也是那个人的小王子。

撒野de小丑

我曾怀抱过世界(许以熙篇)

几年前,林夕芸在许以熙的阴历生日那天跟程诺说,

今天许以熙生日。

程诺那晚便跟许以熙说了生日快乐。

后来,程诺跟许以熙告白了。

许以熙说,

高中毕业后可以考虑。

再后来,程诺跟林夕芸说,她告诉了许以熙,记得他生日的是林夕芸。

林夕芸装出一脸惊讶。

其实,林夕芸就是想程诺告诉他,

才会说,

“千万不要告诉许以熙,我觉得他讨厌我。”

其实,

那个时候,

林夕芸就已经,

不想离开许以熙了吧。

我可真坏呢,

林夕芸想。

毕业后,许以熙的女朋友不是程诺。

是林夕芸。

林夕芸现在想起来,

觉得他当时也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甚至深信,

他没有为他动心过。

毕业后在...

几年前,林夕芸在许以熙的阴历生日那天跟程诺说,

今天许以熙生日。

程诺那晚便跟许以熙说了生日快乐。

后来,程诺跟许以熙告白了。

许以熙说,

高中毕业后可以考虑。

再后来,程诺跟林夕芸说,她告诉了许以熙,记得他生日的是林夕芸。

林夕芸装出一脸惊讶。

其实,林夕芸就是想程诺告诉他,

才会说,

“千万不要告诉许以熙,我觉得他讨厌我。”

其实,

那个时候,

林夕芸就已经,

不想离开许以熙了吧。

我可真坏呢,

林夕芸想。

毕业后,许以熙的女朋友不是程诺。

是林夕芸。

林夕芸现在想起来,

觉得他当时也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甚至深信,

他没有为他动心过。

毕业后在一起四个月左右,

两人分手了。

林夕芸说,

不喜欢了。

林夕芸也没能再想起来当初喜欢上他的原因。

只记得她说,

“你可不可以过阴历生日呀?不要过阳历生日。我会一直记得的。”

他说好。

现距分手也已快一年,

许以熙早就有了新女朋友。

林夕芸在9月30号等了一天,

没等到他在阳历生日那天发说说。

直到时间过了12点,到了10月一号。

他发了一条说说,

祝自己19岁生日快乐。

巧的是,

2019年的10月1号,

是他的阴历生日。

林夕芸发了一条秘密,

“生日快乐”。

不巧的是,

很多人发说说祝祖国母亲生日快乐。

算了,我是智障。

他只是自己本来就想过阴历生日而已。

不是因为旁人。

许以熙,

从来就不是那么好心的人。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许以熙,

林夕芸祝你生日快乐啊。




撒野de小丑

【博君一肖】博肖女孩

(这个小片段我将会写在《说给风听》里,相当于一个预告)

    还记得我在那个夏天,信誓旦旦,

    “如果博君一肖是假的,我就真的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出人意料,在多年后,我相信了爱情,

   

  

    可博君一肖却不是真的了。

(这个小片段我将会写在《说给风听》里,相当于一个预告)

    还记得我在那个夏天,信誓旦旦,

    “如果博君一肖是假的,我就真的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出人意料,在多年后,我相信了爱情,

   

  

    可博君一肖却不是真的了。







撒野de小丑

我曾怀抱过世界(夏诗宇篇)



第一次接触夏诗宇,是个意外。

画笔掷下、

纸张一提,

双眸相对。

她充满疑惑的眼中没有看见就此开始的缘分。

林夕芸有了新搭档。

他坐在对桌。

名字很好听,

叫夏诗宇。

那时她眼中满是自信与骄傲。

那时她心中满是对左羽的心动。

那时她没有看到他身上的光芒。

他却看见了。

看见了她锋芒背后的脆弱。

看见了她苦苦追求的卑微。

看见了她对感情的不了解。

看见了她的快乐。

看见了她的悲伤。

看见了真实没有一点隐藏的林夕芸。

她当时没有在意。

没有在意鞋面的脚印。

没有在意课堂上的拌嘴。

没有在意楼道里追打的身影。

没有在意作业本上...



第一次接触夏诗宇,是个意外。

画笔掷下、

纸张一提,

双眸相对。

她充满疑惑的眼中没有看见就此开始的缘分。


林夕芸有了新搭档。

他坐在对桌。

名字很好听,

叫夏诗宇。

那时她眼中满是自信与骄傲。

那时她心中满是对左羽的心动。

那时她没有看到他身上的光芒。


他却看见了。

看见了她锋芒背后的脆弱。

看见了她苦苦追求的卑微。

看见了她对感情的不了解。

看见了她的快乐。

看见了她的悲伤。

看见了真实没有一点隐藏的林夕芸。


她当时没有在意。

没有在意鞋面的脚印。

没有在意课堂上的拌嘴。

没有在意楼道里追打的身影。

没有在意作业本上相似的字迹。

没有在意放学路上书包被塞广告纸。

没有在意一句大傻一句要饭的那般调侃。

她心里只有那个他。

他心里也只有那个她。


后来,

他成了她的后桌。

直到林夕芸觉得他们是相似的人,

那时就不可避免地在意他了。

她看见了自己的异样感情。

她看见了自己对他只增不减的依赖。

她看见了自己越来越喜欢在课上转身。

她看见了自己每一天都在期待着上学。

她看见了自己在他和他的她面前放不开。

她看见了自己开始不敢直视他笑着的双眸。


她也看见了毕业。

开完了最后一个玩笑。

林夕芸没有意识到。

刚进入高中,

他陪她跑完3000m全程。

她索要了一个拥抱。

如果知道那是最后一次亲密接触,

林夕芸不会放开。

他又一次有了女友。

听到他在教室里接吻的消息,

林夕芸当场在楼道里哭了。

偶尔会碰见他,

她微笑着走向他,

他视若无睹。

她怪他的女朋友,

他是因为她女朋友才这样的。

很长的时间,为了逃避现实的不美好,

林夕芸一直让自己沉入无底的回忆中。

新的故事在食堂开始,

一句方言的大傻。

她欣喜的转身,

却没敢抬头看他。

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她小心翼翼的笑。

他回来了。

她以为他回来了。

她以为她的他回来了。

可是过了很久以后,

她才明白,

她并没有等回他。

他们也会偶尔聊天。

只是每聊天一次,

就让她觉得他离她越来越远。

他依旧温柔,

他依旧开朗,

只是不再让她感觉熟悉。


世上再无林夕芸的夏诗宇。

现在的他,

只是夏诗宇了。



【在下着雨的夜里,我也曾折返走向你】

冷蓝

没有什么物是人非
只有
我再也没见过你

/冷蓝

没有什么物是人非
只有
我再也没见过你

/冷蓝

silence-若雪

潜意识自虐

躲过了不看他的盆友圈动态

没躲过不看他的盆友圈

手欠


躲过了三天可见

没躲过邀请函的第三天

自虐

-————————————


从看到他对别人表白的那天起

设置了不看他的盆友圈


因为我知道,这一次就是一生。

以为不在乎的,却比谁都难过


因为害怕看见邀请函结婚照,所以避而不见

却因偶尔手欠,再次心痛,

这一次,是最后一次

躲过了不看他的盆友圈动态

没躲过不看他的盆友圈

手欠


躲过了三天可见

没躲过邀请函的第三天

自虐

-————————————


从看到他对别人表白的那天起

设置了不看他的盆友圈


因为我知道,这一次就是一生。

以为不在乎的,却比谁都难过


因为害怕看见邀请函结婚照,所以避而不见

却因偶尔手欠,再次心痛,

这一次,是最后一次


落_曦

物是人非

物是人非

别离故园期年瞬,明月清风故景昔.

花落随风寻佳语,苍茫灯火故兮伊.

3-2-2017

物是人非

别离故园期年瞬,明月清风故景昔.

花落随风寻佳语,苍茫灯火故兮伊.

3-2-2017

酩酊
如今我们已天各一方生活的像周围...

如今我们已天各一方
生活的像周围人一样
眼前人给我最信任的依赖
但愿你被温柔以待
多少恍惚的时候
仿佛看见你在人海川流

一觉醒来已经五点二十多,刚才噩梦中的场景还萦绕脑际,外面的阳光不再炽烈,再看时已是泛着暗色的夕阳,舍友都已回家,宿舍里被昏暗笼罩,给人极致的孤独和安静,回想起之前的种种离愁伤感,心底就突然涌出了一种强烈的无力与失落,想把自己此时的情感找人诉说,翻遍手机联系人却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再往下翻时看见了她的头像和备注……
这个是最适合在此刻与自己分担孤独与不安的人啊,如果自己当时没有犯傻的话…………
熄屏,闭眼,想重新沉沉睡去。
做不到……
耳机里还在播放音乐,是李健的假如爱有天意“多少恍惚的时候...

如今我们已天各一方
生活的像周围人一样
眼前人给我最信任的依赖
但愿你被温柔以待
多少恍惚的时候
仿佛看见你在人海川流

一觉醒来已经五点二十多,刚才噩梦中的场景还萦绕脑际,外面的阳光不再炽烈,再看时已是泛着暗色的夕阳,舍友都已回家,宿舍里被昏暗笼罩,给人极致的孤独和安静,回想起之前的种种离愁伤感,心底就突然涌出了一种强烈的无力与失落,想把自己此时的情感找人诉说,翻遍手机联系人却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再往下翻时看见了她的头像和备注……
这个是最适合在此刻与自己分担孤独与不安的人啊,如果自己当时没有犯傻的话…………
熄屏,闭眼,想重新沉沉睡去。
做不到……
耳机里还在播放音乐,是李健的假如爱有天意“多少恍惚的时候,仿佛看见你在人海川流……”
此后多少心事
再无人诉说
end

Dinosaur
终有一天 你会体会 物是人非的...

终有一天

你会体会

物是人非的感觉

终有一天

你会体会

物是人非的感觉

海水
天还是那片天,但心不是那颗心...

 
天还是那片天,但心不是那颗心了
    

 
天还是那片天,但心不是那颗心了
    

kyoxue

物是人非

床底两双鞋

左脚穿你的

右脚穿我的

脱下

摆在一起

梦里

我就会笑了

床底两双鞋

左脚穿你的

右脚穿我的

脱下

摆在一起

梦里

我就会笑了

汴桦

昨天2018/12/08是Jason Qiu不做我们班主任暨Year12分班后的第一个假期,原111班(Class1 Year11)的女生们自发组织了一场散伙火锅。

因为各种因素,我们失去了敬爱的仇老师,各自进入了不同的班级,失声痛哭的同学们,以及学校的种种举动让我们至今都心怀悲愤。你的班主任不再是你的班主任,你的同学也不再是你的同学。

虽然说是散伙,但因为剔除了部分不团结分子,大家还是吃得很开心!虽然仇老师远在上海没有赴宴,但同学们成功地将老师p到了十人大合照上~

意外之喜莫过于仇老师在感动之余还答应等他回来要请!我!们!吃!饭!激动地期盼,感觉我会兴奋很久了~

昨天是Amber的生...

昨天2018/12/08是Jason Qiu不做我们班主任暨Year12分班后的第一个假期,原111班(Class1 Year11)的女生们自发组织了一场散伙火锅。

因为各种因素,我们失去了敬爱的仇老师,各自进入了不同的班级,失声痛哭的同学们,以及学校的种种举动让我们至今都心怀悲愤。你的班主任不再是你的班主任,你的同学也不再是你的同学。

虽然说是散伙,但因为剔除了部分不团结分子,大家还是吃得很开心!虽然仇老师远在上海没有赴宴,但同学们成功地将老师p到了十人大合照上~

意外之喜莫过于仇老师在感动之余还答应等他回来要请!我!们!吃!饭!激动地期盼,感觉我会兴奋很久了~

昨天是Amber的生日,因为和仇家军散伙饭的日期相撞,改到了今天。生日快乐撒花花~~~

干锅+咖啡,还在星巴克看到了一篇很感兴趣的杂志文章。

首先,生日就要快快乐乐地过~
其次,社交生活真的很重要……

最后,我要努力去follow 仇老师给我的最后一个指示,并且继续努力,好好学习,争取送一个中国区第一给他。

落_曦

彼此

彼此

物是人非,谁下泪语。  
岁月流转,情长话意几人知。众生,千姿百态,不尽相同。  
红尘,自有归处,每个人亦不同。彼此,彼此,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自己,无所谓他人,正如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  
处世,自有缘法,因为不同,方显己身,如是而已。以乐情,以悲情,以淡定,如此很正常而已,因为每个人的成长不一样。  
合理,如哲学所说,存在即为合理。事,如此,自有其道理,只是有些道理我们并不知道而已。亦如我们有些许不为人知晓的往事。  
修身,因为不同,我们修身,与众不同,但却芸芸众生。尽管如此不同,但我们依然不同,因为只是必然的,没有完全相同的事物。  
彼与此,无所谓情意,或许只是处世的差异!同...

彼此

物是人非,谁下泪语。  
岁月流转,情长话意几人知。众生,千姿百态,不尽相同。  
红尘,自有归处,每个人亦不同。彼此,彼此,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自己,无所谓他人,正如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  
处世,自有缘法,因为不同,方显己身,如是而已。以乐情,以悲情,以淡定,如此很正常而已,因为每个人的成长不一样。  
合理,如哲学所说,存在即为合理。事,如此,自有其道理,只是有些道理我们并不知道而已。亦如我们有些许不为人知晓的往事。  
修身,因为不同,我们修身,与众不同,但却芸芸众生。尽管如此不同,但我们依然不同,因为只是必然的,没有完全相同的事物。  
彼与此,无所谓情意,或许只是处世的差异!同则知己,似则同道,异则两边。求同存异,亦可为一种,但却不是玲珑小人,异有情交。  
不同,做自己,无所谓他人,不同才是自己。

落_曦

曾经

曾经  

不相见,昔时,与卿之情吾不少。

今思故,末日,南国归去未可知。

念卿容,咫尺,宛如天涯若海角。

不相见,难语,物是人非春秋过。

寻踪迹,擦肩,如海学府不知处。

忆离别,留言,错乱字迹诚歉语。

曾经  

不相见,昔时,与卿之情吾不少。

今思故,末日,南国归去未可知。

念卿容,咫尺,宛如天涯若海角。

不相见,难语,物是人非春秋过。

寻踪迹,擦肩,如海学府不知处。

忆离别,留言,错乱字迹诚歉语。

鸡鸭鹅病防治网-魏老师
众生皆过客,人既走,茶凉也罢《...

众生皆过客,人既走,茶凉也罢《鸡鸭鹅病防治网》

人走茶凉,物是人非,简短的词语,道尽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人海茫茫,不论是一次偶然的擦肩而过,还是无意中的一次对视,抑或是人来人往中的一次相逢,都是一次难得的缘,皆应珍惜。

但当缘分过去,我们也不必执著,亦不必在意人走茶凉,物是人非。只有适时地放手、恰好地转身,才是淡定之人应有的选择。

人走,茶总是要凉的,你走了,肯定会有别人来,如果还一直为你热茶,那新来的人怎么办,如果人走茶不凉,那该有多累,所以你走了,茶自然就凉了,如果有机会回来再给你把茶热上,这才现实。

人一走,茶就凉,是自然规律,想明白这一点,就没有什么可感叹的。其实物是正常,...

众生皆过客,人既走,茶凉也罢《鸡鸭鹅病防治网》

人走茶凉,物是人非,简短的词语,道尽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人海茫茫,不论是一次偶然的擦肩而过,还是无意中的一次对视,抑或是人来人往中的一次相逢,都是一次难得的缘,皆应珍惜。

但当缘分过去,我们也不必执著,亦不必在意人走茶凉,物是人非。只有适时地放手、恰好地转身,才是淡定之人应有的选择。

人走,茶总是要凉的,你走了,肯定会有别人来,如果还一直为你热茶,那新来的人怎么办,如果人走茶不凉,那该有多累,所以你走了,茶自然就凉了,如果有机会回来再给你把茶热上,这才现实。

人一走,茶就凉,是自然规律,想明白这一点,就没有什么可感叹的。其实物是正常,人非也是对的,什么都正常,不正常的是你的心态。

人走茶凉,换人换热茶,这是人生经常要面对的问题。很多人想不开,看不透,痛恨此中人情世故。可是,人生的因缘际会确实如此,一路相逢,一路告别。

身边的圈子就那么大,人的精力就那么多,除却保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一二知己,其余多是会路过的人和事,过去了就过去了。

既然世界是变化的,万事万物不断更新,那么,我们也要不断推陈出新,勇于接受

改变。

人既走,茶凉也罢。因为离开意味着重新开始,一个新环境的降临,一段新情感的产生。

过去的不能挽回,无需再耿耿于怀。以前的好与坏都会随着你的离开而变得越来越淡,就像一杯茶一样。

把杯畅饮世间情,物是人非尽随风。生命是一个不断飘移的过程,你我所路过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也许都将成为驿站,成为过客;所以,别太在意人走茶凉、物是人非。

silence-若雪
那些多愁善感的日子/现在想来也...

那些多愁善感的日子/
现在想来也是蛮好的/
有可想的人/
有可想的事/

那时候有对感情的执着/
有对理想的追求/
甚至觉得连对生活的无知都显得那么可爱/
就算偶感迷茫/
却也觉生活充实/

这突如其来的孤独感是怎么回事/
好像躲猫猫似的成功躲过了最美的年华/
这种成功却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怎么突然一下成了最孤独的人/

那些多愁善感的日子/
现在想来也是蛮好的/
有可想的人/
有可想的事/

那时候有对感情的执着/
有对理想的追求/
甚至觉得连对生活的无知都显得那么可爱/
就算偶感迷茫/
却也觉生活充实/

这突如其来的孤独感是怎么回事/
好像躲猫猫似的成功躲过了最美的年华/
这种成功却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怎么突然一下成了最孤独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