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牵丝戏

9748浏览    607参与
阿临欸

牵丝戏

少年像以往一样回家,一个人照顾自己的起居。但今天有些不同寻常,他推开房门,外面的风顺势灌了进去。空气中弥漫的粉尘让他连连咳嗽。他皱着眉头摆了摆手,看见地板上放着一个几近腐朽的木盒,刚才不愉快的闹剧就出自它手。


少年厌弃的踢了盒子一脚,自己家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不对,自己家里不会有这种东西,那么,他蹲下去狐疑地打量了这个盒子,不过……什么也没看出来。他噗嗤一笑,被自己的想法蠢到了。“算了不管你啦,”少年站起身,“你就在这躺着吧,我明天收拾你。”正好家里也乱的不成样子,明天一起收拾吧。


夜深了,书桌前的少年迎着明亮的白炽灯光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明天是周末,不着急应付作业,他打开...

少年像以往一样回家,一个人照顾自己的起居。但今天有些不同寻常,他推开房门,外面的风顺势灌了进去。空气中弥漫的粉尘让他连连咳嗽。他皱着眉头摆了摆手,看见地板上放着一个几近腐朽的木盒,刚才不愉快的闹剧就出自它手。



少年厌弃的踢了盒子一脚,自己家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不对,自己家里不会有这种东西,那么,他蹲下去狐疑地打量了这个盒子,不过……什么也没看出来。他噗嗤一笑,被自己的想法蠢到了。“算了不管你啦,”少年站起身,“你就在这躺着吧,我明天收拾你。”正好家里也乱的不成样子,明天一起收拾吧。



夜深了,书桌前的少年迎着明亮的白炽灯光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明天是周末,不着急应付作业,他打开手机,习惯地想给妈妈打个电话。算了,她也很忙吧。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妈妈了呢……意识到自己失落的情绪,但他并不想收敛这种情绪,叹了口气,烦躁地趴在了桌子上。



“嘿,别睡啦!”我拍打着少年的侧脸,“嗯?”他别过脸去,显然是不想理我。我一生气,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一下。“诶诶诶什么怎么我……”“哈哈……”我都被他气笑了,真可爱啊。



他终于抬起头,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眼……不,一眼是没看明白的,面前这个人穿着古色古香的衣裳,面容姣好,妆容也是美艳至极。嘿嘿,本姑娘还是很漂亮哒!心动了趴?“你是哪儿来的妖怪?”他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问我。

“我……”我一时语塞。

“你什么?”

“你才是妖怪呢!”现在的小孩真难伺候!我撇了撇嘴,不甘心地问,“我这样……很奇怪吗?”“确实奇怪……但还挺好看的。”他顿了顿,“所以你是谁啊,找我做什么?”



我顺势坐到了他床上,“诶那是我的……”“嘘,我姐姐今天是来给你讲故事的,不要太激动啊。”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还要给我讲故事鬼才信你。”少年皱皱眉头,语气中充满了嫌弃,“再说了,我早就过了听故事的年纪啦。”

(回忆)“我早过了听故事的年纪啦,老爷爷你这种骗人的话我才不信嘞!”



是不是曾经也有人说过相同的话?我一时想不起来了。“嘿,发什么呆啊,”我稍稍愣神。是啊,就算我把故事讲给你听,你也不会信吧。少年看我自嘲地咧了咧嘴角,忙着打圆场说:“你要给我讲什么故事?”

“不了,我估计你也不会相信。”

“嗯?”

“我走了,打扰到你,对不起。”我欠了欠身,转身打算离开。

“别走啊”,少年拉住我的手,“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哦。”对我的故事?我自己的故事?我低下头,苦涩的情绪在我心中蔓延开来。

“你想听?”

“嗯。”

“那好,我讲。”


你相信幼时的童话吗?或者说,你相信身边的物体也是有思想有情感的吗?先别急着回答我。你以后会给我答案的。



曾经有个以演傀儡戏为生的老人,老人来到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村子,在那里有好多孩子对傀儡戏感兴趣,一牵一引,和着清脆悦耳的盘铃声,帷幕间的傀儡优雅地舞着。老人看着孩子们,再看看自己的木偶,满足地笑了。



“去去去,一边儿玩去,别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小孩都带坏了。”

不知是哪位大人起的头,很快,在众人的抗议下,老人决定离开村子。临行的那天,老人慈爱地抚摸着木偶,眼中满是爱怜。

“爷爷,爷爷!”

身后的呼唤声让老人回过神,他转过身去,啊是个孩子呢,老人说着,抚摸着男孩的头,怎么了?他问。

“爷爷,我,我看了你的木偶戏,我很喜欢!就是,嗯,我能认你做师父吗?”手足无措的男孩低下头,红着脸喊出了心中埋藏已久的愿望。

“孩子,你相信物品有自己的思想吗?”

“这木偶,是活的呢。”孩子抬头看着老人,眼中尽是不解。

“走吧,以后我们爷俩相依为命咯。”老人爽朗一笑,算是答应了。

孩子懵懂的跟了上去,木偶……是活的吗?



此后的数十年,他们风餐露宿,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孩子长成了青年,而老人,也快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老人离去的那天是个下雪的冬夜。师徒二人在山上的野寺过夜,老人的脸上显出的复杂神情让青年更加难过,他明白,老人已经撑不了几天了。老人习惯地拿出了木偶,多美的木偶啊,老人慈爱地抚摸着,突然叹了口气,他说,徒弟啊,我和你也一样,自小就爱这傀儡戏,但结果呢,和你师爷一样,都是贫困潦倒,苦了一辈子,临死前连一件冬衣都没有。你呢,听我一句话,以后啊,不要再干这行啦。



老人的笑容逐渐凝固,他的眼中是少年看不懂的情绪,忽然,他一狠心将陪伴他多年的木偶扔进了火里。“师父!”青年大喊,他不明白老人为什么这样做,但又好像明白。



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木偶竟然站在火中,像是被牵引着一般,给老人拱手作揖,然后在火中翩翩起舞。老人看着木偶,愣了片刻,接着笑着闭上了眼。

第二天,青年从睡梦中醒来,他环顾四周,在篝火的余灰中找到了完好无损的木偶。只是木偶的脸上,多了一道泪痕。


“讲完了?”少年问我。

“嗯,就这么多。”

少年沉默了一阵,看着我眼角的泪痕,没有说话。

“木偶有情感吗?”我问他。我笑的那样灿烂,只是眼泪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不能,不能哭啊……他说过,哭了就不好看了呢……”

“你说,那冬天那么冷……他就那样离开了……”

“是我……是我对不起他……”

“我没能陪着他……”

少年抬起头,笨拙地想替我擦去脸上的泪。


少年惊醒了,瞪着天花板到麻木,才接受这是个梦的事实。是梦吗?他问自己。

这当然是梦。但为什么自己会在床上醒来?

转过头,他在自己的书桌上看到了那个本该在角落的木盒。他轻轻将盒子打开,是一个漂亮的木偶。栩栩如生的木偶与梦中的姑娘一样美丽动人。



少年皱着眉头,轻叹了一口气,将木偶放在了床头。

我还能见到他吗?恍然间少年听到熟悉的声音。他愣了愣,然后学着记忆中妈妈笑起来的样子,轻轻的对她说,

我陪你。

你为什么来找我?少年问。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阵低声的抽泣。



希夷

瘦金(填词《牵丝戏》)

文案:

初,哲宗游端城,次端王府。是夜谈晏兴甚,龙醺七分,舞剑。剑疾斫案,伤及书卷,端王见之,勃然作色。怠之,愤而归。

时端王书画天下闻名,其书劲瘦有骨,挺进犀利,自成一家,世人谓之“瘦筋”。哲宗剑伤实此。

殆哲宗崩,端王立,为徽宗。九五既登,以“金”易“筋”。然痴迷笔墨,废离朝政,众臣诤言而不进,忠良强谏而不纳;瘦金之法,已臻至境,竹撇兰捺,气韵脱俗。传徽宗尝与一纸对坐于案,时抚掌大笑,时切齿怒骂,时把酒高歌,时又作推杯换盏状。宦人寒,晨往视,纸上惟一“玄”字。其事难辨真伪。

靖康二年,金兵南犯。东京城破,徽钦二宗见掳北地。时四月,行程千里,薄衣而行,魂失肠断,多日失语。次于所,俘臣...

文案:

初,哲宗游端城,次端王府。是夜谈晏兴甚,龙醺七分,舞剑。剑疾斫案,伤及书卷,端王见之,勃然作色。怠之,愤而归。

时端王书画天下闻名,其书劲瘦有骨,挺进犀利,自成一家,世人谓之“瘦筋”。哲宗剑伤实此。

殆哲宗崩,端王立,为徽宗。九五既登,以“金”易“筋”。然痴迷笔墨,废离朝政,众臣诤言而不进,忠良强谏而不纳;瘦金之法,已臻至境,竹撇兰捺,气韵脱俗。传徽宗尝与一纸对坐于案,时抚掌大笑,时切齿怒骂,时把酒高歌,时又作推杯换盏状。宦人寒,晨往视,纸上惟一“玄”字。其事难辨真伪。

靖康二年,金兵南犯。东京城破,徽钦二宗见掳北地。时四月,行程千里,薄衣而行,魂失肠断,多日失语。次于所,俘臣晨察,见其自经于梁,遍地墨纸,惊怖号泣,肝胆俱裂。尸身书:书迹与朕同焚!众哭而葬之。火中纸页纷飞,飘然而起,状如人形,叹曰:噫,斯人!言罢飘散。尸身起坐,长啸三声,既悲且哀,摧人心肝。俄毙于烈焰。众哀且惧,火灭检之,骨坚过生人矣。


词:

纵横如 惊鹤迁飞

引领于 方寸之位

墨断人忘归

宣纸入焰成新灰

再为谁辗转我千回


他不语 我知喜悲

他心弦 宛转低徊

苦恨年年岁岁

丹青难言错与对

狼毫挥 勾勒竟完美


妩媚兰叶低垂

修长竹枝含威

恋美人风骨不曾戒备

只图歌台一醉

再与我痛饮几杯

白与黑 谁能辨是非


秋风起 撼破门扉

寒叶坠 灯火稀微

北行不得归

浩荡红尘成死水

惊梦醒 只听得玉碎


几度长夜不寐

几多怅然清泪

烽火正倥偬战号高吹

不见南雁纷飞

不忍听黍离声悲

山河改 竟是我原罪





music01分享

牵丝戏 - 银临&Aki阿杰

下载地址:

牵丝戏 - 银临&Aki阿杰.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416199415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下载地址:

牵丝戏 - 银临&Aki阿杰.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416199415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不晴女士

摸鱼

《牵丝戏》

(手好疼……音准勿究……

摸鱼

《牵丝戏》

(手好疼……音准勿究……

ymc_3000

有人说,十几岁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很简单。虽然可能羞于将爱意说出口,但却有着无穷的勇气与冲动去靠近。

一腔热血,全心全意,无所顾忌。后来经历了几段感情,尝够了爱情的酸涩,变得越来越不敢说爱了。怕受伤,怕背叛,怕自己的一腔热血泼在冰山上,怕付出了却得不到回应。

于是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刺猬,外表全是坚硬的刺,把柔软藏得很深很深。

越来越不敢开口说喜欢,好似,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

你如今,还敢爱吗?


ymc3000.lofter.com

@ymc_3000

~天马行空

2019-12-27


有人说,十几岁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很简单。虽然可能羞于将爱意说出口,但却有着无穷的勇气与冲动去靠近。

一腔热血,全心全意,无所顾忌。后来经历了几段感情,尝够了爱情的酸涩,变得越来越不敢说爱了。怕受伤,怕背叛,怕自己的一腔热血泼在冰山上,怕付出了却得不到回应。

于是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刺猬,外表全是坚硬的刺,把柔软藏得很深很深。

越来越不敢开口说喜欢,好似,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

你如今,还敢爱吗?


ymc3000.lofter.com

@ymc_3000

~天马行空

2019-12-27






















风起深渊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

弟弟选手打卡!大嘎𝙝𝙖𝙥𝙥𝙮 𝙚𝙫𝙚𝙧𝙮 𝙙𝙖𝙮 ฅʕ•̫͡•ʔฅ!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

弟弟选手打卡!大嘎𝙝𝙖𝙥𝙥𝙮 𝙚𝙫𝙚𝙧𝙮 𝙙𝙖𝙮 ฅʕ•̫͡•ʔฅ!

叶天释ULA

【歌曲联想番外】① 蜀锦

*此文为之前发过的牵丝戏番外


*灵感来源于海棠花的别称蜀锦


*踩雷致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一年,新帝宠爱皇后,命令臣子在各地搜寻美丽的布匹为皇后制衣。


那一天,他身为为皇家运送布匹的使臣,在各地好不容易搜齐了规定量的布匹,却在交接的前两天被贼人偷了一匹蜀锦去。


他心急如焚,一边加大寻找那贼子的军力,一边试图再次找到一匹,但他知道此刻身在都城的他两天时间内极难能找到蜀地特有的,合适的布匹。他只得遍寻都城内的每一家布庄,一天过去,一无所获。


一晚过去,愁闷的他醉在酒坊,忽来一阵海棠香,有双如玉的手轻轻将他推醒,递上一碗解酒汤。


“大人何故如此愁闷?”...

*此文为之前发过的牵丝戏番外


*灵感来源于海棠花的别称蜀锦


*踩雷致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一年,新帝宠爱皇后,命令臣子在各地搜寻美丽的布匹为皇后制衣。


那一天,他身为为皇家运送布匹的使臣,在各地好不容易搜齐了规定量的布匹,却在交接的前两天被贼人偷了一匹蜀锦去。


他心急如焚,一边加大寻找那贼子的军力,一边试图再次找到一匹,但他知道此刻身在都城的他两天时间内极难能找到蜀地特有的,合适的布匹。他只得遍寻都城内的每一家布庄,一天过去,一无所获。


一晚过去,愁闷的他醉在酒坊,忽来一阵海棠香,有双如玉的手轻轻将他推醒,递上一碗解酒汤。


“大人何故如此愁闷?”


他朦胧中接过醒酒汤,只觉这声音格外轻柔,酒也惑人,不由得把心中的苦闷尽数吐出——反正等到明天交差,这就不会是什么秘密了。


“这有何难?民女家里正是从蜀地搬来的,家母平日里最拿手的,除了酿酒便是织锦,供家里人穿衣剪裁,倘若大人需要,民女这就为大人取一匹来。”


那声音伴着脚步声远了,清脆的脚步声唤回了几分清醒,他发现自己手里还捧着那碗醒酒汤,一仰头尽数喝下。


放下碗余光瞥到有人靠近,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匹他原以为不可能拿到的蜀锦。


一匹绣着大红海棠的蜀锦。


...


“多谢姑娘,改日在下定来酬谢。”


“大人切莫在意,不过是一匹蜀锦而已。”


...


“大人,这酬谢...未免过于贵重...”


他倾身上前,轻轻挑起红纱。掀下的盖头落在床上,渲染着衣襟上绣着的海棠花。


“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几朵蜀锦而已。”


末影清沐

        这样的故事,理应埋在心里,葬下就不再提起。
  打小儿我就能看见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旁人看不见的,见识这故事时就是这样,只不过那时我还年轻——年轻到了,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并不当作一回事。见鬼见神也好,独自出游也好,那时候觉得都没什么要紧,所以就这么给阻在了路上,好歹算有座破庙能挡一挡风雪。
  我就是在那个大风雪的夜里,在那座庙里,遇见了他们。演傀儡戏的老人,和他的木偶。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老爷子破衣烂衫,年纪足够半截身子入土,随身没半点值钱玩意儿,除了那木偶——那木偶是个娇贵女孩儿模样,做工太好,娇贵鲜艳得刚描画...

        这样的故事,理应埋在心里,葬下就不再提起。
  打小儿我就能看见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旁人看不见的,见识这故事时就是这样,只不过那时我还年轻——年轻到了,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并不当作一回事。见鬼见神也好,独自出游也好,那时候觉得都没什么要紧,所以就这么给阻在了路上,好歹算有座破庙能挡一挡风雪。
  我就是在那个大风雪的夜里,在那座庙里,遇见了他们。演傀儡戏的老人,和他的木偶。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老爷子破衣烂衫,年纪足够半截身子入土,随身没半点值钱玩意儿,除了那木偶——那木偶是个娇贵女孩儿模样,做工太好,娇贵鲜艳得刚描画出来似的,神情栩栩如生,眼角挂着一滴泪惹得我都心猿意马,好险没伸手去接。自然接不着的。
  偶遇也算有缘,夜深雪大无事可做,我同老爷子凑着一堆火边烤边聊,话匣子一开便合不拢,听他唠唠叨叨多半个时辰,从前事讲了个底儿掉。讲他小时候何等贪玩,一听见盘铃声就收不住脚,知道是演牵丝傀儡的卖艺人来了,就奔着那小戏台子去,给三尺红绵台毯上木偶来来往往演出的傀儡戏勾了魂儿,一高兴,干脆学起了傀儡戏。家里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见是真止不了,也只好由得他去。就这么入了行,也演了一辈子。
  漂泊过多少山水,卖艺的到底都是卖艺的,除了年轻时一股逍遥浪荡的劲儿,还能剩下什么呢?没个家,没个伴儿,一辈子什么都没剩下,除了这么个陪了他一辈子的木偶。老爷子没说完就哭了,拿补丁摞补丁的袖子揩脸,揩了再揩也揩不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顺着他口风哄了两句,干脆求老爷子亮亮手艺,想不到这招好使,老爷子擤擤鼻子止了哭,真给我演了一出。
  其实我看不太懂戏文里咿咿呀呀悲欣交集,但那伴着盘铃乐翩翩起舞的木偶美得触目惊心,纵然知道只是丝线牵出的举手投足,也活了似的叫人忍不住想挽手相搀,看完叫人不得不叹一声:真不愧演了一辈子。我由衷说:老爷子您可真不愧演了一辈子。老爷子听着这句,也抱着木偶笑了笑,笑完,脸色就变了。一辈子啊,一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事儿,活成这么个怂样,就这么糟践了自个儿这一辈子。怪谁?还不是怪这玩意儿。他盯着怀里那精致木偶看了半天:大雪滔天,棉衣都置备不上,这一冬眼看都要过不去了,还要你做什么呢?都不如烧了——还能暖暖身子。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老爷子手一扬,木偶就进了火堆。我拦也拦不住,话都说不出,满脑子只剩一句可惜。
  然后那一幕,我此生难忘,火光舔过木偶一身绮丽舞袖歌衫,燎着了椴木雕琢的细巧骨骼,烧出哔哔啵啵响动。那一瞬间它忽地动了,一骨碌翻身而起,活人似的悠悠下拜,又端然又妩媚地对着老爷子作了个揖。它扬起含泪的脸儿,突然笑了笑,咔一声碎入炭灰。
  那晚的火燃得格外久也格外暖,分明没太多柴火,一堆火却直到天光放亮才渐渐冷下去。拼尽全力地,暖了那么一次。暖了那么一次,孤单了一辈子。到如今我还记得老爷子放声大哭的模样,嚎啕得就像当年被爹娘拦着阻着不准去看牵丝傀儡戏的那个孩子。

怀砚无寒正道栋梁不像果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银临《牵丝戏》


 看了许久的布袋戏,以至于学语言无能的我听闽南语基本不依赖字幕。它陪我度过了那段低迷,阴霾的时光。因为音乐入坑,懵懵懂懂看了《霹雳剑踪》,之后欲罢不能(霹雳.金光.神魔等等)。随着编剧的轮换,黄大年纪的增大,可能追番的动力大不如前。一些人去了,一些人又来,如今的《东篱》已经大变了样,但是给我感动的还是古早老剧的粗糙模糊……能力有限只画了一位操偶师,但希...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银临《牵丝戏》


 看了许久的布袋戏,以至于学语言无能的我听闽南语基本不依赖字幕。它陪我度过了那段低迷,阴霾的时光。因为音乐入坑,懵懵懂懂看了《霹雳剑踪》,之后欲罢不能(霹雳.金光.神魔等等)。随着编剧的轮换,黄大年纪的增大,可能追番的动力大不如前。一些人去了,一些人又来,如今的《东篱》已经大变了样,但是给我感动的还是古早老剧的粗糙模糊……能力有限只画了一位操偶师,但希望借他的身影感谢那些默默在背后付出心血的所有工作人员!(记得近年就有操偶师年纪不入古稀却业已离世)我想从开播以来就周周不间断的播放几十年,工作人员的工作压力一定很大,但是他们从来没放弃过努力,坚持一个信念并一直做下去!励志打气的话就不多说了,希望来年自己越画越好~安利一个道友剪的布袋戏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av4983651

道友经过原up同意重新上传的视频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541746


P.S.翻出一副老画,一段老话,衣服画得比现在还难看 (T▽T)

鲸息为岛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揉皱你眼眉。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揉皱你眼眉。

KISARA

推荐向|那些好听的古风曲,你听过几首呢?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是我私藏七八年的歌单,每首十分好听!!!!!是可以单曲循环一天的那种,虽然没有《离人愁》、《红昭愿》那么大热,但是资深古风圈的肯定懂!!!来,一起吃下我的安利吧~泱泱古国,悠悠华夏。想起小编第一次入古风圈,是从课本上学到的古诗词,那个时候十分感叹,原来古人说的话可以这么优美,而后接触了古风的歌曲,脑海里总会勾勒出小石板路上,雨滴淅沥,伊人在等待郎君,每一首歌都让我想到一个个江湖儿女的画面,最后接触汉服、服装简直不要太好看。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啦!那么,那些好听的古风曲,你听过几首呢?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是我私藏七八年的歌单,每首十分好听!!!!!是可以单曲循环一天的那种,虽然没有《离人愁》、《红昭愿》那么大热,但是资深古风圈的肯定懂!!!来,一起吃下我的安利吧~泱泱古国,悠悠华夏。想起小编第一次入古风圈,是从课本上学到的古诗词,那个时候十分感叹,原来古人说的话可以这么优美,而后接触了古风的歌曲,脑海里总会勾勒出小石板路上,雨滴淅沥,伊人在等待郎君,每一首歌都让我想到一个个江湖儿女的画面,最后接触汉服、服装简直不要太好看。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啦!那么,那些好听的古风曲,你听过几首呢?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这首歌故事背景是源自于网络游戏《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简称《剑网3》)。整首歌的叙事感十分强烈,这是陆菱纱一贯用歌曲讲故事的作词风格,听众很容易就能在故事中这些看似自言自语的歌词里找到自己的心声。歌手双笙重新演绎这首歌,她的歌声里多了几分深情,也多了在不可挽回的感情面前更加理智自问的冷静,像是一个在感情里跌跌撞撞后终于成长的少女,借叙述故事的口吻来倾诉自己对过往逐渐释然的心境。


《红昭愿》

《红昭愿》是来自音阙诗听音乐社的一首歌曲,由偏生梓归作词,殇小谨作曲,由音阙诗听歌手王梓钰演唱的一首歌曲。 正式发行于2017年1月11日。

2018年11月3日,获得国风极乐夜音乐盛典国风音乐人最佳单曲。


《明月天涯》


五音JW专辑《聆音》所收录歌曲,待何人何年有心与我拭血论茶,梦里依旧 明月天涯。这首明月天涯,是整张《聆音》专辑中歌手个人最偏爱的曲风之一。


《牵丝戏》


《牵丝戏》是由Vagary填词,银临、Aki阿杰演唱的古风单曲,于2015年推出。歌曲通过描绘傀儡翁与牵扯一生的傀儡之间的相伴、别离,来诉说一段牵恋。


《锦鲤抄》


《锦鲤抄》由云の泣、 银临演唱的一首古风原创歌曲。

属于“《异闻录》系列”第一篇,亦是2013年十大古风歌曲之一。

收录于专辑《腐草为萤》。


《典狱司》


《典狱司》是一首歌曲,由江淮沿岸填词,由和汇慧编曲,由音频怪物演唱,作为电视剧《老九门》片尾曲。《典狱司》曲韵悠长颇具古风。


《离人愁》



《离人愁》是由李袁杰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于2018年6月16日以单曲的形式发布。

2018年11月29日,该曲在2018亚洲音乐盛典上获得年度十佳热门单曲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