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特殊身份

3559浏览    153参与
琪琪影视坊
双世萌妻:宫中出现妖女,将军前去捉拿却发现妖女特殊身份
双世萌妻:宫中出现妖女,将军前去捉拿却发现妖女特殊身份
小海看电影
安志杰出演特殊身份,一脚踢晕甄子丹,最强反派压迫感十足
安志杰出演特殊身份,一脚踢晕甄子丹,最强反派压迫感十足
有只猫映剪辑
奇妙的恋爱:小伙的特殊身份,让女主产生了兴趣,究竟该何去何从
奇妙的恋爱:小伙的特殊身份,让女主产生了兴趣,究竟该何去何从
菌筱

甄家大院06

06

虽然甄家大院几乎称得上警察世家,但却没几个做搭档一起办案的。

一来是因为各自入职所在就不同,后来在自己单位都有了认可的同事,也不愿大费周章来回调度去折腾。

二来……

他们家这几个做差佬的,相性是个顶个的差。

陈子龙和马军就不用说了,这俩人只要同时在家就没个安生时候。

好在陈子龙做卧底,和马sir水火不容理所应当,反而为自己的身份多一层保障。

张崇邦和马军之间就比较微妙了,他们理念一致,却又对彼此的一些做法有些难以认同。

“求同存异。”邦主如此说,马sir也就举拳与他轻轻一碰,算是达成共识。

谢国栋虽然年轻,但却是所有人中思想最板正的一个——他们都以为这名头该给张崇邦,谁......

06

虽然甄家大院几乎称得上警察世家,但却没几个做搭档一起办案的。

一来是因为各自入职所在就不同,后来在自己单位都有了认可的同事,也不愿大费周章来回调度去折腾。

二来……

他们家这几个做差佬的,相性是个顶个的差。

陈子龙和马军就不用说了,这俩人只要同时在家就没个安生时候。

好在陈子龙做卧底,和马sir水火不容理所应当,反而为自己的身份多一层保障。

张崇邦和马军之间就比较微妙了,他们理念一致,却又对彼此的一些做法有些难以认同。

“求同存异。”邦主如此说,马sir也就举拳与他轻轻一碰,算是达成共识。

谢国栋虽然年轻,但却是所有人中思想最板正的一个——他们都以为这名头该给张崇邦,谁想到谢国栋连张崇邦要单独带队去“难民村”里找证据都觉得过于莽撞。

其余一众警察几乎是同时摇头,炸弹更是直接翻了个白眼,“不是吧阿sir?难道就看着他们逍遥法外?”

谢国栋毫不为所动,语气坚定:“证据不足,不能随意乱来。”

几乎是被他从小管到大的jimmy早就习惯了,他悄悄说:“你们别听他说的不近人情,要真是你们有事需要,他还是会出手帮忙的啦。”

谢国栋只是想通了最能接受这种越界行为所带来的“代价”而已,jimmy说。

闻言,张崇邦心里一动,下意识分出视线去找邱刚敖。

“邦主,放宽心。”邱刚敖明明看着前面,却又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他的视线,“我已经想通了。”

这世界纵然有灰,也是人踏出的黑白之外。他哪里会不知道自己曾经确实是越界了呢?只是——只是想得到邦主偏心。

他也只是想图个一人偏爱而已。

如今没有这些是非,他经历过一遭,现在看得比旁人都透彻三分,也就再也没踏出界过。

对谢国栋,炸弹看他最不顺眼,觉得比欧阳锦源还死正经。

他倒是和马军颇聊得来,但马军劝诫他不要太过争强斗气,他却不肯认。

年轻人心比天高,若没点好胜的火气,又哪里有敢争人先的动力?

为此张崇邦收过很多领导明里暗里的指点,要他至少去挫一挫这个年轻人的锐气。

——张崇邦却又舍不得了。

总有些特质是独受年龄偏爱的魅力,比如年长者的容忍,比如年轻人的张扬。

他想,这个年轻人还有太多时间,不必急于一时去让他折戟、要他吃尽这现实的酸苦。

所以很奇怪的是,虽然炸弹明明是他们几个中最张扬的,反而张崇拜待他却很是宠溺。

游龙看着,哼哼唧唧:“奇哉怪哉。”

他是因病退役,带着功勋,最早落得清闲。

可实话说他并不甘心,陈子龙好歹有个盼头,他有什么?

想着干脆去找陈子龙打下手,又被divid严词制止。

秋高气爽,他蹲在马路牙子边,抽着烟一个人生闷气。

庄家俊倚在他身边的电线杆上,问:“当警察有什么好?”

邱刚敖能想通回去继续做他的警察,庄家俊却只能想通从此对警察敬谢不敏。

游龙吊着眼角瞥他,“人人都像你这样想,谁来做警察?”

庄家俊不置可否。

蒋浩然倒是短暂地和游龙一起做过搭档,后来他要去菲律宾找edu,回来后就得知游龙已经退役了。

没赶上帮忙,颇为自责了一段时间,还是游龙反过来把他开导出来的。

不过毕竟这地方就这么大,大家又在同一个系统做工,难免还是会有碰上的时候。

闹得最大的还是马军和陈子龙这对冤家。

一次陈子龙跟着老大去交易,正好被马军撞了个正着。陈子龙连忙暗地给对方使眼色,要他早些离开,不要管闲事。马军觉得遇都遇上了,不管一下反而生疑。

陈子龙拿了林华生的剧本,只好主动站出来挑衅,顺便承担责任,掩护老大带着货先离开。

马军一个十字固飞过去,陈子龙却不干了——去你的!对兄弟下手这么狠干什么?

后来林华生现身说法来安慰他——这是马sir习惯,改不了啦。

然而林华生和马军之间能保持多年安稳,还有个横亘的现实因素是:林华生毕竟打不过马军,惹不起嘛。

但陈子龙跟马军从小打到大,认定这是私人恩怨,干脆直接动起手来——你要真是吧?来啊,那就真打一场咯!

但实话说私人恩怨确实是冤枉马军了——飞身十字固看着可怕,但经过马军改良,已经是他能做出禁锢动作里伤害最轻的一个了,他是真没对陈子龙用什么力气。

但陈子龙之前对接的可是张sir这种只提供后续支援,很少会直接对线的,当然不能get到马军的意思。

两个人从早上你多吃了一块肉,到这次是不是故意在抬杠,掺杂着浓浓私人情绪的对决就开始了。

结局的好消息是老大确实没有发现两人其实是一家人,对陈子龙的卧底身份给予了高度肯定——打这么凶,得多大仇啊!

坏消息是俩人直接双双挂彩,前后脚被送进医院,最后还在隔壁病床面面相觑。

没了外人,陈子龙咬牙切齿:“公报私仇啊?大哥,我是卧底,你真当匪往死里揍啊?匪都要去投诉你暴力执法!”

马军同样面目狰狞:“我叫你哥行不行?你打听一下,我马军撞见匪徒交易不抓人,你是真想把自己暴露了送进他们手里?而且当时那种情况——你身边有多少人自己心里没点数?我不吓吓他们当场交代在那里就是我了兄弟!”

伤倒是不重,看着吓人——毕竟也都没有真的下重手,跟武馆对练差不多,只是忘了武馆的时候是带着护具的。

但是事儿呢闹得有点大,张崇邦黑着脸赶过来,他好不容易哄着叶问没发现真相,自己单独过来照顾(教训)这俩不省心的弟弟。

“警队对卧底标准怎么说的?”关键时候,确实是卧底身份更重要一些,马军别着头,一声不吭地挨训。

“卧底要是连怎么和同事接触都不会,那你趁早回来别干了。”陈子龙没来得及嘲笑马军,就也挨了一通。他哼哼唧唧,“我也不想干卧底啊,邦主你把我调回去呗。”

张崇邦冷笑,“张剑龙说过,你做不了卧底就直接退役。这样是不是更安稳?”

陈子龙彻底蔫了,“别,我还想继续做警察……我错了嘛,哥哥~”

张崇邦无声抖了一地鸡皮疙瘩,作为张剑龙退役后陈子龙卧底计划的总负责人,他看了眼病床上的两人,再一次对把马军设为陈子龙的直接对接人的决定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但时间会检验一切。

陈子龙暴露得很突然,即使重来一回,他还是没能改掉“烂好人”的性格。为了帮一个素昧平生的老妇人,对方慈眉善目的一句“我好像在警校见过你这个后生仔啦”被小弟听了个正着。

所谓有迹可循,一旦有心怀疑,查到起点,剩下的自然不攻自败。

马军那天照例和陈子龙通话,电话没打完,陈子龙忙着要去给老妇人搭把手,急匆匆要挂断。

“没够时间呢!”

“回打啦,又不是见不到了,拜!”

打通电话报平安,本来只是惯例。时间规定更多是以防万一当暗号用的,比如十秒就急着挂断是紧急收网之类。

那天自然不是,陈子龙说得轻松,马军听得也轻松。

但他就是放心不下,按规定他不能主动回拨,然而到天黑也没有回电,他却有种熟悉到恐慌的心悸。

他决心亲眼“路过”看一看。

如果要张剑龙评价就是冒失,他一向求稳,和陈子龙磨合那么多年,后续处理几乎没掉过链子。

但紧急关头也从来没赶得上。

然而马军足够冲动,他有着孤注一掷的勇气,把警局框死的条例扔到脑后,也要去兑现当对接人时的承诺。

——“我是你唯一的联系对象,也是你永远的后盾。”

陈子龙被堵到墙角的时候还有心自嘲,再有下辈子绝不要同意做卧底。为什么不想干脆不要做警察呢?那不行,陈子龙苦中作乐,两辈子加起来穿着制服的时间还没当贼时间的十分之一,太亏了,他还没当够差。

下辈子,下辈子要好好做差。

“你真的不适合做卧底啦。”陈子龙背靠着墙,血糊了半张脸,肺呼哧呼哧像个破风扇,咳一声连脑壳都连着一起痛,乍一听到这声,以为自己已经开始出现幻听,忍不住骂:“怎么临了了还是你?马军你能不能给我个安生?”

马军举着枪从墙头跳下来,翻了个白眼回他,“怎么对救命恩人说话呢?以后说话客气点,先老老实实叫声哥听听?”

陈子龙抹了把眼眶周围的血渍,后知后觉——对了,他现在的对接人是马军。

“这不合规定吧。”他呆愣愣冒出一句,收获马军一声嗤笑,“老弟,你命都快没了,还想这个,谢国栋不会是你教出来的吧?”

马军不求稳。他甚至不求功也不求名利。

“差人当差嘛。”冷兵器遇上热兵器,小弟们面面相觑许久,谁也不敢贸然上前做第一个替死鬼,马军听着刚叫来的增援似乎终于赶到,笑得畅意起来,“捉完贼就天下太平咯。”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立刻放下武器……”

张崇邦的声音从扩音器中遥遥传来,在黑夜中清晰异常。陈子龙耳鸣得厉害,其实并不能完全分辨那些音节,但对死亡的恐惧、任务失败的懊悔、对家人的愧疚……所有负面情绪在听到张崇邦声音的刹那就已经烟消云散。

“今天是个好日子。”马军扔给他几副手铐,要他把剩下的收押,“适合收网咯。”

手铐统统顺着陈子龙比出的中指滑到肘窝,他露出惨笑:“哥,耍酷之前先叫120啊。”

再醒来,他先缓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床边趴在他身上睡得很不安稳的马军,然后就是正推门小心走进来的游龙。

游龙:“!”

游龙一个猛子撒欢跑出去,“子龙哥醒啦!”

马军浑身一抖,猛地直起身,头顶跟陈子龙下巴磕个正着。

医生领着浩浩荡荡一群人进来时,就看见两个人各自一副痛苦面具的模样——陈子龙捂着下巴,马军扶着腰。

陈子龙出院那天,甄家大院难得人到得比过年都齐。

那天晚上,马军闷声闷气到他跟前,难得低着头,“对不起啊,我要是能再早点到就好了。”

“嗯,我要个什么赔礼好呢?”

马军额头一跳,这孩子倒是会上杆子爬,他忍不住抬眼去看,却只能看见陈子龙满满促狭的笑意,“诶,听说我回去的单位是哥决定,能不能做办公室同事啊?”

马军:“现在不嫌你哥烦了?”

陈子龙一本正经地摇摇手指:“我从来都没嫌其他哥哥烦过哈,只有你。”

马军踹他,“臭小子!以后跟着我还敢这么说?”

陈子龙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马军哥哥~~~”

马军:“……呕——邦主救命!”

陈子龙抱着肚子,笑得眼泪都要出来。

他忽然就觉得当卧底也没什么了。


佳溪看影视
秋蝉:时刻要记住自己的特殊身份和任务,再艰难也要坚持下去
秋蝉:时刻要记住自己的特殊身份和任务,再艰难也要坚持下去
王校长说电影
牛魔王演员有着特殊身份,辣眼红孩儿竟是王一博
牛魔王演员有着特殊身份,辣眼红孩儿竟是王一博
三文芝居

一场暗恋

“人渣!”

女人一巴掌甩在无片缕着身的男人的脸上。


我微微叹口气,向后拢了拢头发。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修罗场吧!


话说回来,那女人太嚣张跋扈了吧,那张脸,哈~就像地狱里的恶鬼一样。


恶鬼一样的女人与在她面前缩成一团的没用的男人。


想起他刚刚跨在我身上卖力动作的窘迫样子,有好几次我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哦,对了,不可以笑!


最近,上司都有表扬我,工作态度变好很多。


是啊~要是笑出声来被那个新人知道的话,又会一本正经地说我没有职业道德了。真是的,明明是个刚入职的竟然胆敢对前辈的工作态度指手画脚!哼!奇怪的家伙!

不对,不对,奇怪的那个明明是我才对,作...

“人渣!”

女人一巴掌甩在无片缕着身的男人的脸上。


我微微叹口气,向后拢了拢头发。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修罗场吧!


话说回来,那女人太嚣张跋扈了吧,那张脸,哈~就像地狱里的恶鬼一样。


恶鬼一样的女人与在她面前缩成一团的没用的男人。


想起他刚刚跨在我身上卖力动作的窘迫样子,有好几次我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哦,对了,不可以笑!


最近,上司都有表扬我,工作态度变好很多。


是啊~要是笑出声来被那个新人知道的话,又会一本正经地说我没有职业道德了。真是的,明明是个刚入职的竟然胆敢对前辈的工作态度指手画脚!哼!奇怪的家伙!

不对,不对,奇怪的那个明明是我才对,作为前辈的我为什么要介意后辈的看法呀?

真是,我的脑子也变得奇怪起来。


“她是谁!你给我说!说呀!”

推搡,扭打,哇哇大叫个不停。


啊啊,拜托,不要随便打断别人的思路好嘛?尤其是我这种很少用脑子思考的人,我的大脑难得开机运转一次得好吗!


这些一点都不会看眼色,我行我素的家伙们。


“你花我的钱叫x是吧!”

“我错了,我下回再也不敢了。”


喂喂,这么快就投降真的好吗?好吧,你果然就是那种吃软饭的,靠女人风光快活的男人。现在事情败露就想着明哲保身是吧!


“你个不要脸的脏东西,出来卖也不看看卖到谁头上了!”

头发被扯住了。劈头盖脸落下来的巴掌,这力道显然比打自己男人时下的手更狠。


“不对,你误会了。”

“不要脸的东西,你还敢说,收了我老公多少钱!”

还在打,头发也被扯掉了一把。

“没有收钱。”

“啊?贱皮骨是吧?上赶着贴上来是吧?打死你,打死你。”

她还不过瘾,随手抓起什么东西就往我脸上摔。很快,我皮肤上就被她抓出道道血痕。


这样下去也不行啊。我看了看手表,对,那是我全身上下唯一的外物。


正好,到时间了。


“那个,接下来请你们夫妻二人配合一下我的工作。”

我礼貌地说着,来到门口,锁好门。


“什么乱七八糟的。”面对我突然反常的举动,女人将不安的眼神递给低着头,萎靡蜷缩的男人,他们默契地交换眼色。

 

心里有点受到打击,感觉莫名其妙被喂了一把狗粮。


“这位太太,您刚刚用指甲抓了我26下,巴掌扇了我31次,踢我9脚,期间用手袋砸了我3下,您很克制,毕竟手袋砸坏了很心痛,我能理解。”

我调整了下腕表的表带,接着说。

“这些都属于工作之外的内容,所以,根据规定,这些我是可以向您要求付款的。”


“开什么玩笑!疯了吧,我怎么可能给你钱,真是,有毛病。”女人朝着自家老公撇了个白眼,好像说你看你找个什么货色。

“我们走,回家再收拾你。”她推着男人,男人胡乱捡起地上零散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您还没理解吗?请您配合我一下。”


“有毛病啊,小心我打电话找人来抓你呀,看你还怎么做生意!”那女人说着,开始在床上翻捡我的工作服,“你给她的钱呢?”一无所获后,她转头质问男人。


“没,没要钱啊。她自己找上来,开房钱都没用我花。”

那语气,仿佛在像女人邀功。


“没花钱。”女人眼珠转动,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拉着刚穿好裤子的男人快步向门口走去。


“所以,我都说了要你们配合下。”

这个也好,那个也好,怎么总是这样让人烦躁呢!就不能乖乖听话吗!


“啊!都说了叫你们配合下的!啊?!听不懂人话吗?”


“你,你怎么回事?”女人向后退半步的动作,真的百看不厌啊!啊,怎么,现在你支愣起来了吗?那男人竟然有点想要保护那女人一样,把她往身后藏了藏。


啊~一对多么相濡以沫的恩爱夫妻呀!谁能想到几分钟前他们还和斗鸡一样。所以,感谢我吧,我可是润滑你们夫妻关系的大恩人呢!


“安静些,老实些,不然会很痛的。”

我向我的客人们温馨提示,这是规定流程,以前我都不屑执行,可没少被罚款。

“不过,如果能配合我,你们会很快乐。”

这句倒是我自己加的,嗯,这就叫以公徇私吧!


“你,你,要干什么!”

哈哈,多可爱的虚张声势啊,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刚刚鬼一般的样子。

我贴近那女人,虽然她年纪比那男的大很多,却也风韵犹存,风华正茂时应该是个美人。

此时,她因紧张的情绪而不断起伏的胸膛,那高耸的曲线,仿佛要挣开米色套装上的珍珠扣子。


“不要动。”

我手中锋利的刀子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蹲在墙角。”

我把床底下抽出来的绳子丢给男人。

“自己捆。”


“嗯?”那男人动作迟疑,他似乎再判断与我之间力量的差距。


真是,麻烦透顶。


“啊!!!!!”

女人跌坐在地上,手被钉在脏污到不辨本色的地毯上。痛苦让她的脸扭曲的不成样子,泪水噙在她眼里。


啊~多可爱,好像抱住她,尝尝她眼泪的味道,一定很美味。


男人立马牢牢绑住自己。


一下子就变得这么聪明啦!


“想从哪里开始呢?太太?”

心脏开始抑制不住地兴奋狂跳,接下来,就是我最最开心的娱乐时间。


“就先抽两巴掌试试吧!”

我左右开弓,抽了那女人两巴掌。

很痛,可她还在识时务地忍着不声响。

“无聊,你来吧!”

我拽过来男人,示意他打那女人。

男人战战兢兢、涕泪横流地抽了女人两巴掌,女人忍着痛,一脸不可思议。


“啊啊~不要打架嘛!夫妻之间要和睦呦!”

真是让我操碎心。我强按着两颗头互相抵靠在一起,他们身体的颤抖顺着我的手掌传导过来。


“吻吻你老婆嘛!安慰,懂吗?她看起来很痛苦呢!”

那人小心翼翼地在女人脸上轻吻了一下

“啊?!就这!!这可不行!带点感情啊!”

火大,真的火大。

“看好了!”

我靠近那女人,她下意识地躲闪,我一把按住她的头,“别乱动!”舌头划过她妆容哭花的脸,虽然有点化妆品的苦味。在她脸上转了一圈后不再迂回,直奔她微微张开的嘴唇中间,探进她的口腔里,摸索着她牙齿的排列。


“唔、啊”

竟然微微脱力了,天啊,这女人是有多可怜。我一把推开她。

“就这样,你来。”

“开什么玩笑!你在干什么!”那男人突然青筋暴跳,变得出离愤怒。


“怎么回事,突然这么激动。啊!难道说,我亲她你不开心了吗?”

我很开心地看着那男的。

“这可不行啊,吃独食可不好,过来。”

我一把揽过他,虽然他有点害羞,还别扭着要站起来。

“公平起见你也有份。”

怎么都爱这样耍脾气嘛!


“来吧,扭一扭,舔一舔。”

我挑开女人的衣襟,果不其然,白花花的两团失去束缚,直冲出来。


“手法很熟练嘛!”

“舌头伸出来我看?啊!真的很好用呢,对对,就这样,不要放开哦!”

“喂,你老公这么卖力,你也稍微露出点愉悦的表情啊!对对,声音,对!啊!忍不了了,我也试下。”

“果然不错。”

“快快,拿出来,对,别这么啰嗦。已经邦邦硬了,快,放进去啊,混蛋!”

“腰,动一动,按着拍子来。切,碍事的血,没关系,不用担心流到眼睛里,反正你也不用看。”


啊!该如何是好,多么相亲相爱的夫妻。天底下没有比我更专业的婚姻调节员了。我跪在地上,围着交叠的身体切换不同角度观察。一定要确保他们达到最佳状态。


“啊,要来了吗?”我端详着那女人的脸。

急忙插手进二人胶着的连接处。

“啊!啊!”

女人像条离水挣扎好久的鱼,在我双手的辅助下,扭动着攀上最高点。

“还没完呢!”

对于她这么快就变得瘫软无力,我十分不满,我这才刚刚开始好不好!

我抓着她的头发,强行将她的身体扭转过去,让她背对我跪下。


“啊啊啊!”

还钉在地上的手因为突然的暴力翻转让她痛的大叫起来。

“切,这么没用。这种程度的伤就哭天抢地。”

我抱怨了一下,抓过那男的,让这二人像狗一样拥抱在一起。

“啊?软的?真是,给你机会不中用啊。唉,这可怎么办好呢?”

我左顾右看,这个房间是临时抽调给我使用的,我的小道具一样都没在。

  

“那就没办法了,有点大,你忍一下吧。”

“啊啊啊啊啊”

“这,这,不是,这。”

男人懦弱地看着我,表情就像看一个魔鬼。


“这能怪我吗?谁让你这么没用,我也只能用这个了。”

是的,我手里是没有出鞘的短刃,倒着,刀柄向前。

“祈祷出入平安吧,但愿我的手不滑。”

“啊啊啊!!!”

女人瘫倒,我抓着她的头发不让她倒下去。

“啊,抱歉,手滑了。”

锋利的刃露出来,她立刻血流不止。

“求求你,放了我吧,你要多少钱……”

“不行,我们是良心商家,已经收过钱了。”

这样的要求很常见,我们有一套固定应对流程,必须遵守。

“不过”,善良的我还是给她指出一条明路,“你可以求你老公啊,他支愣起来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就算他没支愣起来也可以替一替你呀!”

“啊,啊,老公,求求你,求求你…”

“用动听点的声音啊,这样鬼哭狼嗷的,吓都被你吓蔫了。”

“啊,啊。”

“诶?现在又变得舒服了吗?果然,还是我更好。”

我手上微微变力道,虽然有时候取悦别人也会让我开心,但现在不。

“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我想听点撕心裂肺的声音。

“全部变得像一团浆糊了呢!”

“你别光看着啊!这都没反应,是不是男人。”

“我和你拼了!!”

“这么老套的台词,真是,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乱动是吧!那就卸你一只手吧!”

一道血光后,一只手落到那女人脸旁边,“啊啊!”她已没力气大叫,惊恐睁大眼睛,徒劳地张开嘴,拼命吸气。

“这样消沉可不行啊!”

那男人捧着断手,死了一样。

“求求你,求求你放我们走吧。”

女人苦苦哀求。

“闭嘴!闭嘴!”

“啊~多么无聊的游戏,拿出点更让人兴奋的反应啊!现在我可是正烦着呢!看这!”

我强迫那女人抬起头,将她那张肮脏的脸贴近我的胸膛。

“听见了吗?这里可是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呢!所以,你就装一下好不好!啊!好不好!”

“装什么,会放…”

“别再说这种话了!”

我扬起手,几颗崩落的牙齿就飞了出去。

“把脸遮起来,白痴!”


啊!全部都乱掉了。

“好了,算了,也不为难你们俩了。”

我从身后割断了她的脖子。

“啊啊”

身后传开那男的苏醒的声音。

“很幸福不是吗?一睁开眼就能看到爱人的尸体。”

“啊啊啊!!!!……你别过来!!”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接下来是你了,因为你太弱了,实话实说我对你兴趣不高,而且本来你就是诱饵,大鱼是你老婆。”

“那,那可以放我走……”

“这可不行。”

“我给你钱,很多钱,我现在有钱了,”他吞了口口水,瞥了眼那女人,“我把财产给你一半好不好?三分之二?”

“啊,听起来还有点心动,如果你早说的话。”

“是吗?那,那现在也不晚,你放了我…”

“不行哦,那个小姑娘可是用全部来买你们的命哦。”

“这么蠢,全部!小姑娘?”他张大嘴,露出痴傻的表情。

“现在装作不认识吗?親子丼那时候不是很开心的嘛!我可是听说你又是要这样,又是要那样,超happy的!啊,顺便说一下,你已经当爸爸了哦,嗯,怎么说呢?既是爸爸,也是姥爷呢!哈哈哈,还真有趣,人际关系!!”

“所以说你现在害羞个什么劲儿呢?拿出你真正的本领啊?人渣先生。刚才的表现大概不及你平时的万分之一吧?”

“啊啊,坏掉了吗?还真是不经用的东西。脸的话,也算好看,说不定还能一用,那么,就借给我用下吧!”

“不要!不要啊!”

“不要乱动,我的手可没那么稳。”

“啊啊啊啊”还在挣扎


“啊!都说了不要动!!!”

这下,全毁了。我生气地把割坏了的半张脸皮摔在地上。明明想要好好工作一次,好好表现一下前辈的样子的!!


“你们这些坏家伙!去死吧!”


“去死吧!去死吧!”

我的视野变成一片通红。


当我站起身时,镜子里的我变成了一个小红人儿。我转动身躯,打量镜子里的我。多么肮脏的令人作呕的红,就算是那些价格昂贵的定制礼服都做不出这样粘腻的质感,高级的颜色。


“啊!不好”

当我自我沉溺之际,眼前浮现出一双苍蓝色的眼睛。

“呜呜,好想让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用这种红,玷污你眼中虚伪的纯洁。啊!啊!啊!”


我握住刚切下来的那根东西,加大动作频率。

第品尝着暗恋的辛酸滋味。


我一直认为我的工作习惯非常环境友好,看,结束工作后只需要洗个澡,才不用浪费很多套工作服呢。


那两坨肉已经从壁炉里滑下去了,剩下的自有保洁会处理。


我点燃一支烟,来到楼下。收银台后面我的上司顶着巨大的黑眼圈沉默地端详着永远都不会响起的总机电话。


“又失眠?”

“啊,是啊。”

“还真是辛苦啊!”


看,我们的职场氛围也很普通。


“今天难得没出勤啊?”

“啊,说是感觉不舒服。”

“嘿诶~奇怪。”

“奇怪的是你才对啊!变态。”

“诶!!!变、变态。”

打击,巨大的打击。

“才15呀,15!你这老阿姨。”

“阿姨?!算起来,确实……”

这一点我心里其实也很没底,毕竟年龄已经是倍数了。

“那可是犯法的呦!”

“是,是吗?有法律这么说吗?”

“那当然了,笨蛋。”

“那,那就没办法了。”


啊,无法传递的心情,看来我的暗恋要无疾而终,如果他能活到成年的话,说不定会鼓起勇气告白吧!

但现在肯定没戏,毕竟上司都说那是犯罪,相对于不怎么会用脑子的我,上司的话,相当于我的脑替,他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不可以。


你问为什么,你是笨蛋吗?没脑子的人听有脑子人的话不是天经地义。


“我去睡了。”

“一起。”

“嗯?终于有困意了?难得难得”

“是啊!”

“再不睡感觉下一秒就会猝死了呢。不过话说回来,店怎么办?”

“一两个小时无所谓的。”

“诶?这种工作态度,堕落了呦!”

“还不是你这种不着调的家伙带累的。”

“诶~”



叉烧拌饭
  贴纸用的美图秀秀的,我饿死...

  贴纸用的美图秀秀的,我饿死了做一口

  贴纸用的美图秀秀的,我饿死了做一口

锤子说影
特殊身份:安志杰捡漏出演,还把甄子丹踢进医院
特殊身份:安志杰捡漏出演,还把甄子丹踢进医院
锤子说影
特殊身份:景甜车内一字马,狂删叶问巴掌
特殊身份:景甜车内一字马,狂删叶问巴掌
锤子说影
特殊身份中,隐藏大佬竟然是郑中基,邹兆龙真是战五渣
特殊身份中,隐藏大佬竟然是郑中基,邹兆龙真是战五渣
叉烧拌饭

还是觉得能代sunny龙(

  

 sunny:龙哥,这被子太短了

 陈子龙:是啊都快盖不住我的脚了......

 sunny:龙哥我们下辈子也在一起吧

  

 sunny:龙哥,这被子太短了

 陈子龙:是啊都快盖不住我的脚了......

 sunny:龙哥我们下辈子也在一起吧

陈几何嘻
阴阳画皮:痴情妖怪的追爱之旅,借用特殊身份去面对现实会打脸吗
阴阳画皮:痴情妖怪的追爱之旅,借用特殊身份去面对现实会打脸吗
哈风娱乐园
富家少爷展开追爱戏码,奈何却被特殊身份所困扰#你是我的美味
富家少爷展开追爱戏码,奈何却被特殊身份所困扰#你是我的美味
闪耀剪辑
寻找雪里藏珍背后的大佬,他有着怎样的特殊身份#你是我的美味
寻找雪里藏珍背后的大佬,他有着怎样的特殊身份#你是我的美味
一朵影视
面对家人的反对,特殊身份暴露,二人感情该怎么办#你是我的美味
面对家人的反对,特殊身份暴露,二人感情该怎么办#你是我的美味
三天之后你会吐血

铲了一点sunny龙 为什么一不小心搞了这么多

P4画的是橘师傅的熬鹰里一百个想看的场景之一

P5+P6是橘师傅的点餐(sunny亲子龙),情不自禁做了双份不同口味搭配食用

为什么一不小心搞了这么多啊!!!

铲了一点sunny龙 为什么一不小心搞了这么多

P4画的是橘师傅的熬鹰里一百个想看的场景之一

P5+P6是橘师傅的点餐(sunny亲子龙),情不自禁做了双份不同口味搭配食用

为什么一不小心搞了这么多啊!!!

暖木条荚蒾影视
变种人:幽灵战姬:失忆女孩身怀超能力,她究竟有何特殊身份?
变种人:幽灵战姬:失忆女孩身怀超能力,她究竟有何特殊身份?
无人探映剪辑
小龙女:特殊身份引来杀身之祸,奋不顾身,荣幸遇见了她
小龙女:特殊身份引来杀身之祸,奋不顾身,荣幸遇见了她
叉烧拌饭
嗯嗯话说特殊身份里.........

嗯嗯话说特殊身份里......几龙和方静吵架那段......差不多这种感觉(

嗯嗯话说特殊身份里......几龙和方静吵架那段......差不多这种感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