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特莉丝

42187浏览    277参与
小熊猫厚牛乳换奶盖

一些现代篇特莉丝的迷思

原著里的特莉丝就是一个可悲可恨又可怜的复杂角色,由于原著世界观的局限,没办法将其发展更为现代、更为具体的标签赋予对方。我也是三脚猫功夫,只是突然想搞点现代的特莉丝。


特莉丝还没有特莉丝的名字时,天生有双套生殖系统,但是每一种发育得都不完善,又被骗钱的私立医院搞了一通,落入邪(啊)教手里,被当作“圣婴”培养。终于,组织被一网打尽,但被救出的特莉丝依然长着畸形的下体,同时拥有了偏离正常人的认知思维和乖僻的性格,被父母抛弃。父母已经分开,并各自有了新的健康的孩子。 ​​​于是特莉丝只能用这个违法组织给自己取的名字活下去,没有钱,没有监护人,聪明但是没有上学的机会,不停地打零工和试药以......

原著里的特莉丝就是一个可悲可恨又可怜的复杂角色,由于原著世界观的局限,没办法将其发展更为现代、更为具体的标签赋予对方。我也是三脚猫功夫,只是突然想搞点现代的特莉丝。


特莉丝还没有特莉丝的名字时,天生有双套生殖系统,但是每一种发育得都不完善,又被骗钱的私立医院搞了一通,落入邪(啊)教手里,被当作“圣婴”培养。终于,组织被一网打尽,但被救出的特莉丝依然长着畸形的下体,同时拥有了偏离正常人的认知思维和乖僻的性格,被父母抛弃。父母已经分开,并各自有了新的健康的孩子。 ​​​于是特莉丝只能用这个违法组织给自己取的名字活下去,没有钱,没有监护人,聪明但是没有上学的机会,不停地打零工和试药以求生存。后来(这时离“他”真正陷入性别焦虑还为时尚早)特莉丝遇到了一个好姐姐,资助了他,把他带到自己的出租屋,给他住处和吃饭的地方,又帮他找工作。特莉丝很感激,而且除了对方没有可以感激的对象了,所以他也轻而易举地沦陷在对方的操控中,使得自己又被曾经的组织盯上,再次被拉入深渊之中。在和姐姐多次情感交流之后,特莉丝又被洗脑,成为了“圣女”,成为了神的容器,只有这样的身体才能带来母亲的降临。然后,那个被特莉丝爱过的姐姐,在神降仪式前被残忍地杀害了,因为母亲要爱广大的人,不是特定的人。


特莉丝很像酷儿,但是既不是mtf也不是ftm也不是无性别者,甚至不是流动性别者,而是卡在男人和女人的位置,两种认知都是正确的,处于理性也好感性也好,特莉丝很难否认自己的任何一种身份,是确确实实的组合,没有单独的路可以走。我想可能大部分天生男性的魔女都是这样的状态,但毕竟正面描写过的只有特莉丝,所以我选择了特莉丝,并把这位塑造成我想象中的,一位很难被共情的非二元性别人,并且为特莉丝的故事增添了荒诞和迷幻的色彩。说来惭愧,但我认真地以为,特莉丝可能是诡秘中最具有后现代色彩的角色。至于其爱情故事,也可以在现代背景里进行相当程度的淡化,我认为特莉丝本身就不适合爱情。

无痕

练手感的一天,把特莉丝从优雅大小姐画成憨憨大小姐的我也是没谁了!

 我都服了我自己......

练手感的一天,把特莉丝从优雅大小姐画成憨憨大小姐的我也是没谁了!

 我都服了我自己......

我是一个小号

【诡秘/密教】论社畜模拟器与诡秘的配适度15

Disclaimer:世界与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乌贼和AK。

一句话简介:贝娅:阿蒙有多喜欢雅各小点心,我就有多喜欢奇克。

*

在第四纪,贝娅特丽斯与【魔女】途径有很深的渊源。

随着安纳托利陨落,守卫地球的屏障遭遇重创,也让某些本来就潜藏在地球的、属于外神的力量蠢蠢欲动起来。

当时的序列0大多对【星空】的威胁一知半解,祂们忌惮的只有【旧日】在自己身上复活,阿曼妮西斯无法在隐瞒自己与造物主的关系前提下,让其他人联手先处理外神的污染。更何况,当时正是诸神之间争夺锚和信仰的关键期,祂不可能分身他顾。

为了避免地球诸神争了半天,最后便宜了外神,贝娅特丽斯刚消化了【混沌海之伤疤锁】的力量,...

Disclaimer:世界与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乌贼和AK。

一句话简介:贝娅:阿蒙有多喜欢雅各小点心,我就有多喜欢奇克。

*

在第四纪,贝娅特丽斯与【魔女】途径有很深的渊源。

随着安纳托利陨落,守卫地球的屏障遭遇重创,也让某些本来就潜藏在地球的、属于外神的力量蠢蠢欲动起来。

当时的序列0大多对【星空】的威胁一知半解,祂们忌惮的只有【旧日】在自己身上复活,阿曼妮西斯无法在隐瞒自己与造物主的关系前提下,让其他人联手先处理外神的污染。更何况,当时正是诸神之间争夺锚和信仰的关键期,祂不可能分身他顾。

为了避免地球诸神争了半天,最后便宜了外神,贝娅特丽斯刚消化了【混沌海之伤疤锁】的力量,就被亚当派去处理源质【暗影世界】造成的污染。

她的本体名气太盛,于是贝娅特丽斯捏了一个叫“康斯坦丁”马甲和恶魔打交道,没想到这个马甲收留的孩子们在她“死”后发展成一个庞大的家族,也就是后世“魔女家族”的雏形。

然后就是奇克……

贝娅特丽斯抬起绿裙女士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的脸。

“真像……”

她其实没有见过奇克作为男性,或者刚变成女巫,依然弱小的样子。消化【暗影世界之伤疤锁】后,她因为帮助真实造物主封印、清除污染耗费大量灵性,陷入沉睡。当她再次醒来,奇克已经夺得了【魔女】途径的唯一性,准备冲击序列0。

因为某些缘故,当时隐瞒了身份的贝娅特丽斯被人当成礼物,送给奇克——一想到后续发生的事情,贝娅特丽斯就忍不住微笑起来。

不是谁都能在心情不好,中二病发黑化时,碰巧遇上一个不论你怎么欺骗玩弄,都不会有心理负担的屑。

阿蒙有多喜欢祂那些逗趣的玩具小点心,她就有多喜欢奇克。

 

“你叫什么名字?”

她轻声问绿裙女士。

“特莉丝……”

特莉丝发现,眼前的女性听见她的名字后似乎有点惊讶,随即露出更深的笑容:“真是一个好名字。”

特里斯、特莉丝……按照魔女们的习惯,这个大概就是克莱因早前追查的,苜蓿号船难的幕后凶手吧。

贝娅特丽斯知道,特莉丝会是一份很好的礼物,让她缓和与克莱因之间的关系,但另一件事让她更感兴趣。

阿蒙会叫她贝娅,但“贝娅特丽斯”更常见的昵称,其实是“特莉丝”。

一个跟奇克有相似的地方,可以被魔女教派当作神降容器的孩子,竟然有和她相似的名字?

或者说,她的带领者竟然没有要求她改一个名字?

贝娅特丽斯一直知道奇克并不死心,想要打破她的封锁,挣脱封印回到大地——但她没有料到这个。

“女巫之书?你在找方法扮演女巫,希望尽快消化魔药的力量?”

她不想看见我,但她还没有伤害我,也没有试图套取任何情报……特莉丝心念电转,最后决定赌一把运气。

在街上挣扎求生的人都知道,不要把你的一切拼在一场赌博之上——但如果你不敢赌的话,你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

她竭力露出自己最温顺的笑容,以刺客该有的敏捷和灵巧屈膝行礼:“我可以怎样为你服务,女士?”

“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服务我,我也不需要还有后路的手下,”贝娅特丽斯松开了她,“我不喜欢需要动脑,起码不是用在怎样降伏手下上,但我很尊重人的自由意志,我也不喜欢将他们洗脑成唯我的命令是从的傀儡。”

她伸出拇指,轻轻抹过特莉丝的眉心:“离开吧,并记住我的尊名。等你发现自己陷入罗网,无法逃离的时候,如果你的绝望足够诱人,我不介意来欣赏一场好戏。”

她笑着目送绿裙女士带些仓皇地离开,伸手挽住待在一边,正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未恢复过来的阿德米索尔:“好孩子,我们走吧。”

黑发的年轻人楞楞地跟着她走向巷子深处的阴影。

“你不问我要去哪儿?”

“我们要去哪儿?”

“去见一个人,一个能让你真正消化属于你的力量的人。”

如潮水般的黑影温柔地冲刷上二人,下一刻,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

法尼亚街,伍德家。

赛琳娜很困扰。

因为她的神秘学老师海纳斯.凡森特因为某些私人原因,将会很快离开廷根市。

自从上一次成功的魔镜占卜后,赛琳娜在神秘学上得到了充足的信心,这次经历让她忘记了自己偷走“咒文”时的紧张不安,朋友们的赞美和敬佩更是让她感到无比满足,恨不得自己能获得更多、更神奇的力量。

但凡森特老师要是离开廷根,她要怎样继续成为一个神秘学大师?

她在花园来回踱步,一时想这莫非就是罗塞尔大帝所说的,拥有伟大成就的人必定会遭受波折?一时又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灰暗,哥哥结婚后,父母的专注力会全心全意放在自己和亚什身上了,她必定不会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研究神秘学……

想起自己的弟弟,她突然惊觉,最近似乎很久没有看见亚什出现了?

赛琳娜的这个弟弟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伍德夫妇祈祷过、哭泣过,甚至老伍德先生还利用在银行工作获得的人脉,追寻过一些不那么被教会认可的手段——这也是他们允许赛琳娜研究神秘学的原因——但亚什仍然是那副样子。

克里斯倒不在乎这个,对他来说,一个不会和他争夺家产的男孩简直是黑夜女神给他的礼物,养着一个只爱画画的弟弟不会花费多少钱,却能让他得到更好的名声,也能让父母有愧于他,不会对他提出什么苛求。

更何况,亚什的画似乎有什么魔力,总能让人畏惧又无法移开视线。好些克里斯的朋友都曾提出,要他把弟弟送去贝克兰德的艺术学院,成为一个画家。

到时候,就是神秘学大师赛琳娜,大画家亚什和他们无聊的哥哥克里斯……赛琳娜为自己的想象笑了起来。

她敲了敲亚什画室的门,未等到应答就捧着茶具和小点心走了进去。

“亚什,先别画了,来吃——你是谁?”

赛琳娜一晃神,发现应该被她失手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的茶具正好端端放在小桌上,亚什和伍德夫妇新为他找来的贴身男仆正一人拿着一块点心,就连那副恍惚的,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样子都一摸一样。

对,这是父母为亚什新找的仆人,因为他们给人的感觉都很像……迷迷糊糊地,赛琳娜被亚什领着一张张画看过去,然后离开了画室。

她离开后,画室的影子突然灵活舞动,最终付出一道红裙的身影。贝娅特丽斯捧着脸,看一大一小两个【怪物】途径的非凡者啃着点心,只恨亚当太正直,直到现在还没用集体潜意识大海变出一个互联网。

互联网多好,引导舆论、时代潮流、悄悄发展锚,什么都能满足。

北大陆不行,祂可以在东大陆搞——啊对了,祂和自己灵魂的另一半合不来,不可以待在一处。

顶着乌洛琉斯疑惑的眼神,贝娅特丽斯笑眯眯地拿起一块点心:“怎么了,这是天生的【怪物】——在非凡消退的年代,你不喜欢这份礼物?”

乌洛琉斯想了想,从一边的画布下拿出一份文件:“交换。”

你就这样把极光会的报告大咧咧放在这儿?好吧,按照你的幸运程度,大概最危险的地方真是最安全的地方……

贝娅特丽斯一边吐槽,一边打开文件,顿时笑得更开心了。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喜事成双?

韦尔奇买来,导致他们三人死去,两人“死者还魂”的安特哥努斯家族笔记,原来是极光会扯后腿的狂信徒送出去的?

——TBC——

马甲“康斯坦丁”,来自渣康,这很明显吧。

没有说的名字是“蓓尔嘉”,以及妹现在的马甲叫费莲诺尔.厄勒克特拉。

妹的司马昭之心,每个黑魂玩家都知道了。

猫既然玩过血源,想必也玩过黑魂,至于女神……欧洲高管,合理相信她学过拉丁文。

戊一一
摸鱼 【一个美好故事的结局,不...

摸鱼

【一个美好故事的结局,不是应该让所有坏人都死去吗?】 ​

摸鱼

【一个美好故事的结局,不是应该让所有坏人都死去吗?】 ​

无痕

海(一)

       成熟御姐南弥生✖️优雅大小姐特莉丝

       不喜勿喷,适当观看!小学生文笔!


       她喜欢海,正如她喜欢她,而她却不知她的心意。...


       成熟御姐南弥生✖️优雅大小姐特莉丝

       不喜勿喷,适当观看!小学生文笔!

      



       她喜欢海,正如她喜欢她,而她却不知她的心意。

       



       1:30p.m.贝克街猫咖馆

       今天,是一个适合度假的日子,我将带着我的战斗员去海滩度假,但我却发现了一些微妙的情况......

      


       南弥生转头看着手托在下巴上发呆的特莉丝,看得有点出神。

       大脑机灵的艾可第一个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于是,便把非天拉到了一遍:“诶!非天,我总觉得弥生姐和特莉丝最近的情况很微妙的喵!”

       这让一向单纯的非天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

       艾可看着非天一脸懵圈的表情,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走到了桌子那里继续与他们商量。

       非天也想了好久,后来干脆不想了,也围了过去。

       这时,南弥生看了看天气预报:“哎呀~39度,调查官是不是应该调出一些经费,买一点凉爽的东西啊~”

       我内心毫无波澜地回答道:“嗯,夏天的冰镇西瓜和饮料也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对吧?特莉丝?”

       此时,特莉丝的眼皮已经快拉下来了,突然听见这句话,让特莉丝从大脑放空发呆的状态下清醒了过来,她胡乱说了一句:“啊,对、对!哼哼!”

       南弥生站在吧台里,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地看着特莉丝,看完之后脸又些红,又发烫,不知道为什么。

       特莉丝回过神后,显然还是很困的样子,她看向了呆在吧台的南弥生,南弥生微微侧脸时,她发现南弥生的脸有点红。

       出于对朋友的关心,特莉丝对南弥生问道:“弥生姐,你发烧了吗?”

       南弥生听见特莉丝的关心问候,笑了笑:“我没事啊~你是在关心吗?”

       特莉丝很是单纯地点了点头,因为她觉得在朋友有情况时,发出关心的问候语,会让自己的好朋友认为她很和善。

       南弥生见特莉丝是这么觉得,脸更红了,只能回过头,继续往被子里倒红酒。

       小白用她的感官闻到了酒香味,是从吧台传来的,她看见了南弥生在倒酒,便对南弥生发出了警告:“南弥生队员,请务必在这个时候喝酒!”

       南弥生摇晃着酒杯:“好了小白~不是现在喝的~”

       小白默不作声。

       这时,一个不太合时候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小白说道:“调查官,我去接个电话。”我比了个OK的手势。

       特莉丝听见小白要去接个电话的时候,瞬间趴到桌子上,小眯了一会儿,结果着一眯就是睡着了。

       我转头看了看特莉丝,心想道:怎么这么困?这是晚上干什么去了?

       我摸了摸特莉丝的额头,小声嘀咕道:“这也没发烧啊……”

       我只能继续在旁边看着。

       两分钟后,小白进来了:“调查官,车到了。”

       我点了点头:“好!”

       我再看了看特莉丝,车已经在门口了,但是特莉丝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我又些焦头烂额。

       小白见我这么久都还没过来,在门口催促道:“调查官,还没好吗?”

       我急忙回道:“马上来了!”

       南弥生慢悠悠地走过来:“调查官~让我来吧,你先上车!”

       我点了点头,朝门口走去,有点不担心,便回头看了看,我去,南弥生直接将特莉丝横抱了起来。

       我一脸懵逼。

       南弥生并没有在意我的眼神,双手掂了掂,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挺轻。”说罢,南弥生便上了车。我也跟了上去。

       由于我本来是想坐副驾驶座位的,但是被小白占了,我只好坐到后面去,跟她们挤一挤。

       我转头看向南弥生,发现她正微微笑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特莉丝的脸。

       南弥生笑着,自言自语道:“还挺好玩~”说罢,南弥生又捏了捏特莉丝的脸。

       这下好了,特莉丝“嘭”的一下变回了猫形态,趴在弥生的肩膀上睡着了,还抖了一下耳朵。

       弥生一把将手放在特莉丝的后颈皮上,将她拎了起来。

       “唔......喵~”眼前的布偶猫只是用爪子挠了挠耳朵,便接着睡下去了。

       弥生继续保持拎着的动作,挠了挠特莉丝的下巴。

       “唔......”好的,特莉丝还是没醒。

       后来,南弥生不在去挑逗她了,也变回猫形态,窝在特莉丝的脑袋上睡着了。

       我看着她俩,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秀了一脸。(自信一点,把“觉得”和“好像”去掉

       再看看旁边这俩,变回猫形态后,艾可趴在非天身上睡地特香,但是一旁的非天就没那么好受了,只见非天眉头一皱,便把趴在她身上的艾可踢到了一遍,自己便睡了过去?

       很好,后面就我一个人,其它四个都是猫!!!

       还是秀我一脸的!

--------------------------

       2:00p.m. 某某海滩

       小白转过头来:“调查官,我们到了!”

       我应了一句:“好!”

       我摇醒了非天和南弥生,便打开了车门,南弥生变回人形态,抱着怀里的布偶猫下了车,然而非天是拎着艾可下了车。

       此时的艾可被非天拎着,在半空中胡乱扒拉着:“啊啊啊啊啊!非天,快、快放我下去喵!!!”

       嗯,非天的脸黑着呢,于是鸟都不带鸟艾可的要求,一路走向目的地,虽然受到了众多游客的目光......

       此时的我,正在后面苦命地搬东西,小白也是一样。

       还能怎么样,走到一个空旷的地方,支起遮阳伞,放着躺椅。

       说实在,我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非天提着刀去切西瓜了,艾可也跟了过去,两张躺椅,我和弥生一人一张,特莉丝已经醒了,但是她还是维持着猫形态,趴在南弥生的身体上。

       “喵~”

       南弥生挠了挠特莉丝的下巴,特莉丝一直冲她喵喵叫,南弥生很是疑惑:“你要喝水?”

       “喵~”

       就很突然,特莉丝变回人形态后,坐在南弥生身上,呆呆地看着南弥生。

      南弥生感觉到有些不自在,看着她问道:“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特莉丝摇了摇头,从南弥生身上下来,走向了那湛蓝的海,她那蓝色的瞳孔似乎闪了闪。

      南弥生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特莉丝的脑瓜,问道:“在看什么?”

      特莉丝看着水面上的波光粼粼,回答了她:“在看海。”

      南弥生:“看海?确实,和你眼睛一样~”说罢,南弥生俯下身,嘴唇贴在特莉丝头顶的猫耳朵上。

      特莉丝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升温。

      


  咕咕咕咕咕!

     痛苦啊啊啊啊啊!!!

      

      

    

       

   

      

       

       

       

       

       

       

       

       

       

        

        

       

無言の花

  emmm……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emmm……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234515
不得不说,我爱特莉丝😍  

不得不说,我爱特莉丝😍  

不得不说,我爱特莉丝😍  

无痕

关于私生饭(三)

        2:30P.M. 新海市商业街

        特莉丝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对这里很感兴趣。

        由于我站在特莉丝后面,很容易就看见了特莉丝的各种可可爱爱的小动作。

        特莉丝看见了喜欢的东西,虽然说眼睛会目不转睛地看着,但是私...

        2:30P.M. 新海市商业街

        特莉丝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对这里很感兴趣。

        由于我站在特莉丝后面,很容易就看见了特莉丝的各种可可爱爱的小动作。

        特莉丝看见了喜欢的东西,虽然说眼睛会目不转睛地看着,但是私底下藏在背后的手, 以及她的头发暴露了她的小动作啊,但是,我和南弥生看得一清二楚!

        我看了看南弥生,发现她也在东张西望,不知道在看什么,我只得把头转到前面:“特莉丝,你对这里的东西很感兴趣吗?”

        特莉丝听见我这番话,她点了点头:“是的,新海市贵族圈里的很多贵族对这些价值不菲的古董有很大的兴趣,家族里的老人对这些古董也是情有独钟。”

        此刻,南弥生发现,有一大群人往他们这里注意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在我耳边说道:“哎呀~调查官,一群人在看着我们呢,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特莉丝?”

       我看了眼对面的人群,弥生又补充了一句:“唉......也难怪毕竟是周末!难得的休息时间,有些人还是会选择出来逛街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我拍了拍特莉丝的肩膀,提醒道:“特莉丝,有人群在往我们这边看。”

       特莉丝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啊!调查官!”

       我双手环胸:“特莉丝又看古董看出神了!”

       她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不好意思啊,调查官,我刚刚看的太入神了,没听清,调查官能再说一遍吗?”

       我只得重复了一遍:“有群众往这里看过来了。”

       特莉丝听见这句话,回头看了一眼,群众正愣愣地看向他们这边。

       突然,众人中,有个勇士站了出来:“特莉丝!我是你的粉丝啊!!!!”

      你说好巧不好巧,这群人全是特莉丝的“狂热”粉丝(你这不是废话吗?

      很好,特莉丝完全呆住了,我和弥生也都呆住了。

      直到那些粉丝一大把冲过来,围着特莉丝,愣是硬生生把我和弥生给挤了出去。

      我和弥生在一旁看着一愣一愣的......

      弥生极为无奈地抱怨了一句:“唉~果然,作为新海市的顶级偶像,在不做任何伪装措施的情况下,还是很容易就被人认出来了呢~你说对吧?调~查~管~”

      我愣愣地回了她:“确实......(有点可怕)”

      “没想到女神会出来逛街诶!!!”

      

      “特莉丝姐姐,能不能帮我签个名?”一个纯真无邪的童声从特莉丝的前方冒出。

      特莉丝只好低头看了看这个还不到到自己腰部的人类幼崽,她只好稍微蹲下身,摸了摸他的脑袋,答应了他:“好呀,不过,能告诉姐姐你的家长在哪吗?”

      给小孩子签完名之后,特莉丝以自己今天要逛街的原因“打发”走了群众,但还是有些群众舍不得,便对特莉丝说道:“特莉丝小姐,希望下次还能见到你!!!!”

      对此,特莉丝以微笑回应了他们。

      然后......就是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了。


     不好意思,咕咕了两三天才搞出来,最近没灵感啊,外加我本身就是一只鸽子。。。🌚🌚🌚

      

      



         

       

        

        

未來
说着“呵,爱·情...

说着“呵,爱·情?” 的魔女,最终选择为爱人死在“所有坏人” 的陵墓中

这是,欲望的魔女死于爱情😢

说着“呵,爱·情?” 的魔女,最终选择为爱人死在“所有坏人” 的陵墓中

这是,欲望的魔女死于爱情😢

叙琮

没有死的魔女不是好魔女

  

[图片]


  


淮洛洛洛洛洛洛洛

嘿嘿嘿嘿嘿嘿嘿,都是me的老婆。

都别跟me抢!!!!😏(轻点打)

嘿嘿嘿嘿嘿嘿嘿,都是me的老婆。

都别跟me抢!!!!😏(轻点打)

Minami源白枳

半夜的摸鱼产物 老婆尊滴太米了下游戏两天狂肝TvT

半夜的摸鱼产物 老婆尊滴太米了下游戏两天狂肝TvT

淮洛洛洛洛洛洛洛
呜呜呜呜,没歪没保底,我的晚安...

呜呜呜呜,没歪没保底,我的晚安队有救了呜呜呜呜呜呜,特莉丝我爱你

呜呜呜呜,没歪没保底,我的晚安队有救了呜呜呜呜呜呜,特莉丝我爱你

无痕

关于私生饭(二)

  我换好衣服之后打开房门,看到了正在交谈的特莉丝和南弥生,看到南弥生我不禁疑惑,走上前问道:“弥生,你今天没任务吗?”

  南弥生听完,假装歇菜的样子对我说:“哎呀~原来在调查官心里,我就是一个只会加班不会休息的工作女魔头吗?原来调查官心里是这么想我的啊~”

  我无奈地扶额:“是吗,人家上班工作十四个小时你有十二个小时基本上都在睡觉......”

  此时,南弥生突然靠近,我被她吓了个寒颤:“弥生你干嘛?!”

  此时的南弥生似乎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在调戏道:“哎呀~原来调查官还有这种反应吗?真可爱~!”

  此刻我的脸已经彻底黑下来了,但是,为了特莉丝,我只好再调整一下我...

  我换好衣服之后打开房门,看到了正在交谈的特莉丝和南弥生,看到南弥生我不禁疑惑,走上前问道:“弥生,你今天没任务吗?”

  南弥生听完,假装歇菜的样子对我说:“哎呀~原来在调查官心里,我就是一个只会加班不会休息的工作女魔头吗?原来调查官心里是这么想我的啊~”

  我无奈地扶额:“是吗,人家上班工作十四个小时你有十二个小时基本上都在睡觉......”

  此时,南弥生突然靠近,我被她吓了个寒颤:“弥生你干嘛?!”

  此时的南弥生似乎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在调戏道:“哎呀~原来调查官还有这种反应吗?真可爱~!”

  此刻我的脸已经彻底黑下来了,但是,为了特莉丝,我只好再调整一下我的脸色,对南弥生说道:“工作女魔头,也许......小白更适合?”

  突然,一道冷不丁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调查官今天是不是想承包猫咖的一天卫生打扫?”

  我听到这句话后,使劲儿摇了摇头,:“小、小白,我、我开玩笑的,哈哈......哈哈哈......”

  小白探了探头,看见了特莉丝,便开始了智能AI助理的“嘘寒问暖”:“下午好,特莉丝小姐,有什么事吗?”

  特莉丝见此,便只能稍作解释:“啊,我来找调查官......帮我一个忙!”

  此时的我对上了南弥生意味深长的视线,没错,我懵了!我懵了!!!

  就在我发懵的间隙,小白问道:“请问,特莉丝小姐,您需要调查官帮什么忙呢?”

  特莉丝听完后,有点不好意思地将手做抱拳祈祷式的样子,回答道:“啊,我......我来......我来找调查官......一起去逛街。”

  小白一脸平淡地对我说道:“好吧,我理解了,不过调查官要早点回来,调查长发给你的卷宗你还没看完以及你的调查报告还没上交。”

  我回答道:“额,知道了小白!”说罢,拉着特莉丝和南弥生走出了猫咖。

  南弥生出来后,升了个懒腰便对我说道:“嗯~~~啊~小白还真是严格。”

  我幸幸地说道:“是啊......”

  我看了看时间:“嗯?两点了?!”

  此时的特莉丝内心很是兴奋:“调查官,我们快走吧!”

  我点了点头,对弥生说道:“弥生,走了!”

  “哎!来了来了!”弥生看见我们快走远了,紧忙大步跟了上去。

  只是在暗处,某些人已经转备好了摄像机!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806赫兹

特莉丝出场啦!

救命!她好温柔!

特莉丝出场啦!

救命!她好温柔!

伊坂精确度

爱要怎样才好看

要有很多的虚假,仅仅掺杂一点真情,然后为了这丝毫真情与不甘不自觉地走向毁灭,引燃炸弹的,也只有那一小截。

既然事已至此。

命运的丝线被不可名状地拉扯,时代的洪流,始于那颗穿透喉咙的子弹,那就终结于所有坏人都死去的好结局,爱就要这样才好看。

爱要爱上不能爱的人才好看,爱要为爱伤到血肉模糊才好看,爱要爱到变成另一个人才好看。

要有很多的虚假,仅仅掺杂一点真情,然后为了这丝毫真情与不甘不自觉地走向毁灭,引燃炸弹的,也只有那一小截。

既然事已至此。

命运的丝线被不可名状地拉扯,时代的洪流,始于那颗穿透喉咙的子弹,那就终结于所有坏人都死去的好结局,爱就要这样才好看。

爱要爱上不能爱的人才好看,爱要为爱伤到血肉模糊才好看,爱要爱到变成另一个人才好看。

FIRE

亲亲你

※配对:埃德萨克x特莉丝


你从我的记忆里离开,我才能自由;可这样的自由也如同紧紧缠绕在我脖颈上的锁链,叫我对“逃离”的念想望而生畏。

——————————

这么一只骨节分明的属于男人的手,触碰了特莉丝的额头,轻轻地一点,然后离开得悄然无声。特莉丝不用刻意去回想,就能在脑海中勾勒出这只手的形状——修长有力的手指,虎口、掌心、食指和中指都有厚厚的茧,抚摸肌肤时会给她带来古怪的感受。

手的主人没有离开,埃德萨克王子穿着轻薄的睡衣,坐在床边凝视深埋在被褥中的人。特莉丝的呼吸愈发安稳,仿佛有一个流淌着奶与蜜的美梦将她留在了睡眠里。那双温情又充满审视的眼睛消失了,时候不早,埃德萨克离开了卧...

※配对:埃德萨克x特莉丝



你从我的记忆里离开,我才能自由;可这样的自由也如同紧紧缠绕在我脖颈上的锁链,叫我对“逃离”的念想望而生畏。

——————————

这么一只骨节分明的属于男人的手,触碰了特莉丝的额头,轻轻地一点,然后离开得悄然无声。特莉丝不用刻意去回想,就能在脑海中勾勒出这只手的形状——修长有力的手指,虎口、掌心、食指和中指都有厚厚的茧,抚摸肌肤时会给她带来古怪的感受。

手的主人没有离开,埃德萨克王子穿着轻薄的睡衣,坐在床边凝视深埋在被褥中的人。特莉丝的呼吸愈发安稳,仿佛有一个流淌着奶与蜜的美梦将她留在了睡眠里。那双温情又充满审视的眼睛消失了,时候不早,埃德萨克离开了卧房。

特莉丝依旧紧闭着眼睛,煎熬于此刻的清明——身下铺着柔软皮毛的床铺慢慢褪去了温度,玫红色的丝绸流出潺潺血液,每一口呼吸的空气都在强烈地挤压胸腔。

如何逃走?如何逃走?如何逃走?

特莉丝强忍住恶心,压制那些不断翻涌的“甜蜜”记忆,一个翻身起了床。她坐在床沿,死死咬住下唇,猛然睁开了眼睛。玻璃窗外的清晨正好倒映在眼中,特莉丝相信这一刻的自己再清醒不过,即使命运在此刻也不属于她。

身体中仿佛有两个自己——特莉丝脆弱又美丽,像玫瑰一样绽放,刺手的荆棘被艳红的花瓣掩盖;特里斯混蛋且下流,在街头游荡,与垃圾们处成一片。不断被改写的本能和记忆让每一天都处于混乱之中。

在沉思中,特莉丝不知不觉走到窗前。贝克兰德的清晨是白色的。不知从何处而起的大雾掩盖了城市的大部分建筑,从郊外的庄园望去,只能看到圣索菲亚教堂的塔尖。太阳逐渐侵染了云层,炫目的金色笼罩在雾气的上空。

“喀啦”一声,房门被打开了。埃德萨克去而复返,许是翻腾的云雾让特莉丝放下了不少警惕,他没有惊动自己别扭的情人。

特莉丝望着金色的雾海,一瞬间灵魂已经飘到天上去。身后的人却阻止了她的离去,他握住特莉丝的手,像一道无形的铁链加诸于她身。当特莉丝转过身,在对视的瞬间,他们眼中分明是同样的清明。

他轻轻地凑了过来,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凝视着特莉丝。他们的眼睛多么相似,都因细长的形状而显得多情。但这两双眼睛对视时,特莉丝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等到她回神,她已经回应了这个眼神——温和,忧伤,充满爱意的眼神——义无反顾地吻了上去。唇齿相依,温度在传递。

只是一个吻而已。

此刻的特莉丝难以深究这个吻的内容。睡裙被温柔地解开,她顺从地躺回床上,心里对这种欢愉感到陌生,但身体无比娴熟,充满欲念。

或许该由我主导这场性事。特莉丝漫无目的地想着。下一秒这个念头就不翼而飞,她清晰地感受到埃德萨克滚烫的指尖,大脑变得混沌,她万般投入进欢愉中。

但许久之后,久到特莉丝已经离开了那座庄园,每每当她出神,都会回到此刻细究这一个吻。真的存在金色雾气的清晨吗?他们之间真的存在不留情欲、温柔缱眷的吻吗?埃德萨克心中真的存在着“特莉丝”吗?他们从未站在舞台中央,发生的一切故事都用作陪衬,可是那一个时刻,聚光灯无疑是在他们上方亮起的。

谢尔曼懵懂又憧憬的眼神,像一只孤零零的白鹤,偶尔会让特莉丝想到自己。爱情。她在唇间呢喃这个词汇。多么奇妙,多么可怕,多么不堪。爱是诅咒,是不可解的回忆。

对镜自照之时,特莉丝往往会在镜中看到跟埃德萨克如出一辙的眼神——温和,忧伤,充满爱意的眼神——仿佛埃德萨克跨越了生死,透过这面镜子再次凝视着她。她以前害怕埃德萨克的注视,那双眼睛中有着爱意,尽管也时刻充满着审视。

而如今她明白,埃德萨克不仅仅在审视她,更是在审视他自己。



无痕

关于私生饭(一)

   萌新入坑北极圈,文笔较烂,适当观看!不喜勿喷喔!!

  

  

  作为新海市超人气偶像,特莉丝往往都会冒着被大批“狂热”粉丝认出来  的情况下出门。

  于是,下午1:30

  特莉丝有礼貌地敲了敲我的房间门口,说道:“调查官,我可以进来吗?”

  我半疑惑地问:“特莉丝?”

  特莉丝:“是的。”

  我:“嗯!进来吧!”

  特莉丝走进我的房间,看见我坐在电脑桌前看着一些卷宗,有礼貌的站在一旁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我愣了愣:“嗯?特莉丝,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还是说你有什么心事?”

  特莉丝莞尔一笑:“不...

   萌新入坑北极圈,文笔较烂,适当观看!不喜勿喷喔!!

  

  

  作为新海市超人气偶像,特莉丝往往都会冒着被大批“狂热”粉丝认出来  的情况下出门。

  于是,下午1:30

  特莉丝有礼貌地敲了敲我的房间门口,说道:“调查官,我可以进来吗?”

  我半疑惑地问:“特莉丝?”

  特莉丝:“是的。”

  我:“嗯!进来吧!”

  特莉丝走进我的房间,看见我坐在电脑桌前看着一些卷宗,有礼貌的站在一旁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我愣了愣:“嗯?特莉丝,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还是说你有什么心事?”

  特莉丝莞尔一笑:“不,什么都没有,只是......调查官,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我再次疑惑道:“什么事?”

  特莉丝的脸明显有一些红,支支吾吾地说道:“就是......调查官,能不能,陪我一起去逛街......?

  我:“嗯!好啊,和特莉丝一起去逛街,是一件很好的事啊!”

  特莉丝微红的脸上展现出少女青春活力的笑容:“好,那调查官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我:“特莉丝能出去一下吗?我要换一下衣服。”

  特莉丝很快答应了一下:“好,虽然调查官也是女生,但还是要留点空间的,那调查官,我先出去了,你快点哦!”

  我点了点头,随即听见了关门的声音便换上了出门的衣服。

  特莉丝在走廊上来回踱步,南弥生突然从走廊上冒出来:“哟~特莉丝,你在这干什么呢?”

  特莉丝看到南弥生喜出望外,便走上前问道:“弥生姐,今天一起去逛街吗?”

  南弥生问道:“逛街嘛,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特莉丝:“调查官也一起来。”

  南弥生:“哈!那更有趣了!!!”

  

  

  我要做一只鸽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