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特警新人类

7462浏览    131参与
康腚斯基

假如洛威拿没有死

洛威拿×太子 共15p

后面挂梯去p站看吧,跟lof同名,屏蔽的太严重


nic生日快乐!

假如洛威拿没有死

洛威拿×太子 共15p

后面挂梯去p站看吧,跟lof同名,屏蔽的太严重


nic生日快乐!

加冰柠檬茶

《嘴看起来很好亲的样子2.0》😭😥😍

《嘴看起来很好亲的样子2.0》😭😥😍

紫瓶子花影视
特警新人类:三个不被看好的新人,却成为了最优秀的警员
特警新人类:三个不被看好的新人,却成为了最优秀的警员
生姜不够辣

【杰敖】这个家伙怎么又在喊救命01

*林广杰×邱刚敖 ooc 脑洞沙雕文

*怂包少爷×暴躁保镖


邱刚敖长呼一口气,压抑着自己的怒气,看向一旁地上不停喊着“阿敖Help”的林广杰,绷着一张脸与洛威拿要人。

这是他出狱后的第一单生意,做保镖,要是提前知道单主是这样一个……

他绝对不会接。


林广杰被洛威拿掐着耳朵提起半个身子教育着,蹩脚的说着粤语。

邱刚敖走过去挡在人身前,与洛威拿对立。


裤脚被牵动,是林广杰在拽它,他已经吃了洛威拿好几个枪子,站都站不起来,脸上鼻涕泪水横流,还在摆着嚣张姿态,“阿敖,你快、快打死他。”

邱刚敖拿出裤兜里的蝴蝶刀,在手上转着。...


*林广杰×邱刚敖 ooc 脑洞沙雕文

*怂包少爷×暴躁保镖


邱刚敖长呼一口气,压抑着自己的怒气,看向一旁地上不停喊着“阿敖Help”的林广杰,绷着一张脸与洛威拿要人。

这是他出狱后的第一单生意,做保镖,要是提前知道单主是这样一个……

他绝对不会接。


林广杰被洛威拿掐着耳朵提起半个身子教育着,蹩脚的说着粤语。

邱刚敖走过去挡在人身前,与洛威拿对立。


裤脚被牵动,是林广杰在拽它,他已经吃了洛威拿好几个枪子,站都站不起来,脸上鼻涕泪水横流,还在摆着嚣张姿态,“阿敖,你快、快打死他。”

邱刚敖拿出裤兜里的蝴蝶刀,在手上转着。


洛威拿皱眉警惕的盯着邱刚敖,后排的太子也正了神色,收起笑意。

却看到邱刚敖转身蹲下将蝴蝶刀刀背抵在林广杰喉咙间,林广杰瞬间收了声,一句话不敢多说。

邱刚敖什么都没说,只静静看着林广杰。


洛威拿笑喷了,鼓着掌,给邱刚敖竖了个大拇指,大发慈悲,“人,你带走吧。”

林广杰想要将他一锅端,身边人却叛变的叛变,杀老板的杀老板,简直要笑死个人。

就算林广杰杀了恐龙,他也不能杀了他为恐龙偿命,恐龙这辈子最想护着的就是他,更何况他还是恐龙的亲弟弟。


邱刚敖收起蝴蝶刀,提着林广杰的衣领拖着他往出走。

“你不能背我吗?”林广杰扁着嘴,屁股被水泥地磨的生疼,还有大腿上的枪伤,被扯着真的很痛,他好委屈。

邱刚敖不理他,继续拖着。

“我受伤了!”林广杰大喊。

“收声!”邱刚敖居高临下的看着林广杰,眸子里满是怒气与不耐烦。

林广杰被震慑住,一个劲点着头。


事实证明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邱刚敖把人丟到车后座,坐上了驾驶位,瞄着后视镜,“去哪?”


“医院。”他真的好痛,他要取子弹。

“不行。”自投罗网。

“那去找赤虎。”赤虎一定有办法弄死洛威拿。

“不行。”与虎谋皮。


林广杰怒了,“你是老板我是老板?!”

“收声!”邱刚敖一记眼刀飞过去。


“去哪?”邱刚敖重新问了一遍。

“我说去哪有用吗?”林广杰生闷气,怎么就请了个和他大哥一样烦人的保镖。

“啧。”邱刚敖捶着方向盘,靠边停车找了个药店买了处理伤口的东西,带着林广杰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将那袋东西丢在床上,随后摔门出去了。


林广杰一把将那袋东西扫落在地,“邱刚敖!我要私人医生!”

等了半晌,门外还是没有动静,隔音这么差的地方,都听不见声音,那是真走了,明天就开了他!憋屈认命的蹦跶到地上一样一样捡起那些东西。

“算你狠!”对着门竖起中指。


邱刚敖在门边靠着墙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听着屋内的打砸声嗤笑着。


林广杰咬着纱布,剪开了裤子,布料因为血液黏腻在伤口上,撕开的瞬间疼的他死死咬着纱布,血洞般的伤口暴露在眼前,突然没勇气下手。

“阿敖!阿敖!Help!”

once upon a time

有uu存了苦多老师的文集吗

想看《弥合》的后续却发现除了《枭印夺食》什么都没了,《巢穴在望》《风巢地狱》还有开坑的《梅鹿辙》,以及我最喜欢的《捡猫》,都没了😔😢

想看《弥合》的后续却发现除了《枭印夺食》什么都没了,《巢穴在望》《风巢地狱》还有开坑的《梅鹿辙》,以及我最喜欢的《捡猫》,都没了😔😢

台风过境。

猫猫索吻!

眼睛亮亮、下意识咽口水,拿子哥怎么忍得住的!

洛威拿×太子真的好真好真……这波是黑帮大佬撸猫大胜利!期待海关战线再续前缘!!

猫猫索吻!

眼睛亮亮、下意识咽口水,拿子哥怎么忍得住的!

洛威拿×太子真的好真好真……这波是黑帮大佬撸猫大胜利!期待海关战线再续前缘!!

加冰柠檬茶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礼貌发问》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礼貌发问》



幸福影视剧场
特警新人类:【彦祖rap】不装了,我就是大哥,你混哪里的
特警新人类:【彦祖rap】不装了,我就是大哥,你混哪里的
小菲菲剪辑
特警新人类:毛头小子做卧底,进场秒被抓,没想到惨遭嘲笑
特警新人类:毛头小子做卧底,进场秒被抓,没想到惨遭嘲笑
奚谷

是之前的作业。 画了六张陈木胜导演的作品,从构思到成品磨了很久还是不满意……发发柠檬相关的三张

是之前的作业。 画了六张陈木胜导演的作品,从构思到成品磨了很久还是不满意……发发柠檬相关的三张

生姜不够辣

【洛威拿×太子→邱刚敖】双匪(中四)

       霍氏银行——

       邱刚敖火柴异形挟持了霍兆堂,一路畅通无阻,顺利进入到金库。

       面对着霍兆堂贪生怕死,不停念叨是他们杀了人,还要拿钱贿赂他们的丑陋模样,邱刚敖忍无可忍一枪爆头,令这个生前满眼名利的人,死后也不得长眠,死不瞑目,死死瞪着双眼,瞳孔中映照着他们运钞票的全过程。...


       霍氏银行——

       邱刚敖火柴异形挟持了霍兆堂,一路畅通无阻,顺利进入到金库。

       面对着霍兆堂贪生怕死,不停念叨是他们杀了人,还要拿钱贿赂他们的丑陋模样,邱刚敖忍无可忍一枪爆头,令这个生前满眼名利的人,死后也不得长眠,死不瞑目,死死瞪着双眼,瞳孔中映照着他们运钞票的全过程。

       没有装很多,只带走了能拿走的,不能拿的,都被邱刚敖一把火点了,连带着霍兆堂的尸体,也被火海吞噬。

       算着警方的出警速度,估计马上到了,三人开车向尖沙咀出发。

       虽说这次没什么危险,但洛威拿都那么说了,还是要过去报个平安不是么。

       火柴开车,邱刚敖与异形谈笑着方才大仇得报的快感,车窗降了下来,邱刚敖转头看去,与反方向车道的张崇邦视线对上。

       明明只是一瞬,他们却觉得那一瞬,像跨越了好几十年,就是这几十年,将他们的身份击打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永无再并肩作战之日。

       看着张崇邦因震惊而定格的表情,邱刚敖嘴角勾起一抹不明显的弧度,墨镜遮住了他眸中情绪。

       张崇邦的队友向总部呼叫。

       “呼叫总部支援!”

       “呼叫总台!发现疑犯从霍氏银行离开,往尖沙咀方向逃走,持有大量武器,要求支援!”

       听着队友的声音,张崇邦这才缓过神,沉下脸色。

       车后的警车越来越多,不能按原本的路线走了,火柴只好七拐八拐,试图这样甩掉那些条子。

       但就是这样,给了警方可乘之机,四面八方都围堵着警车,狙击手。

       邱刚敖他们只好以车身做掩护,解决其中一方的人,开出一条血路。

       死拼到底是不可能的,还有人在等着他,他不能交代在这。

       若是洛威拿没有出现,他今天可能就真的了无牵挂的和张崇邦拼个你死我活,争一争心底那口一直不平的气。

       鉴于让火柴开车的后果,邱刚敖果断抢走方向盘,愣是把轿车开出了跑车的感觉。

       驾驶座的人感受到的是飞快速度产生的激情,副驾驶就不一样了,火柴感受到的只有胃里的翻滚,和想要呕吐。

       连后座的异形也好不到哪去,手紧紧攥着扶手才不至于被甩下车座。

       尖沙咀外,洛威拿在车后座眉头紧蹙,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扶手,这是内心紧张的表现。

       洛威拿的确很紧张,他紧张那小鬼会不会出什么他意料之外的意外。

       枪声响起,洛威拿抬头,是他的人在开枪,出事了。

       他第一时间掏出手枪,压低身体,眼睛瞟着后视镜,查探着警方的人,确认好方位,下车、摁动扳机,动作行云流水,一击即中,解决了其中一辆警车的驾驶员,随即又对着轮胎补了几枪。

       失控的警车撞翻了好几辆他们自己人的车,一时间各种鸣笛喇叭枪声翻车的巨响,充斥着这条街。

       张崇邦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掩护邱刚敖逃走。

       这个地界,当年那人一家独大,他们警方没少出面压制,后来经手杰少、赤虎一案,得到消息那人已经葬身火海,他们才收手,可就算生前与邱刚敖相熟,如今又算怎么回事。

       黑道的事情警察最清楚,龙首死了,自然是要推举下一任来顶替龙首。

       更换龙首连带着底下人的风向也会有所变动。

       所以,这才是张崇邦奇怪的点。

       洛威拿趁机上了邱刚敖的车,一车人前往尖沙咀中心处。

       能在尖沙咀做生意的,多少都有些势力,警方也不敢乱来,此时都拿着武器站在店门口,面对这种情况,只好灰溜溜地离开。

       一是因为他们手中并没有证据,二是就算有证据,面对这些人,他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带走邱刚敖,还很可能会损失惨重,或者是全部折在这儿也没伤到人家一根毫毛。

       并且也会得罪一群不知名的黑势力,这样黑白两道的平衡就彻底被他们打破,势必会引起群众暴乱。

       到时领导也会第一时间拿他们开刀。

       种种原因束缚着张崇邦, “撤退!收队!”言语间尽是不甘心,脸也黑得不能再黑。

逸

【洛威拿x叶志帆】破例

吴镇宇水仙 

洛威拿x叶志帆

题目待定 有想法的可以来竞标

ooc有!!小学生文笔


———————————————


 洛威拿在第一次见到叶志帆的时候就觉得有问题。


  他长了张同自己有八成相似的脸。但光是这点还不足让洛威拿提起如此高的警觉。


  叶志帆太不像道上的人了。尽管他的脸和洛威拿十足相像,但脸部线条却不似洛威拿那般锐利,甚至带点滑稽的婴儿肥,五官更是柔和得似幼教园教师。


  洛威拿不是没见过笑面虎,反倒正是因为他见过太多表面老好人,才...

吴镇宇水仙 

洛威拿x叶志帆

题目待定 有想法的可以来竞标

ooc有!!小学生文笔






———————————————





 洛威拿在第一次见到叶志帆的时候就觉得有问题。


  他长了张同自己有八成相似的脸。但光是这点还不足让洛威拿提起如此高的警觉。


  叶志帆太不像道上的人了。尽管他的脸和洛威拿十足相像,但脸部线条却不似洛威拿那般锐利,甚至带点滑稽的婴儿肥,五官更是柔和得似幼教园教师。


  洛威拿不是没见过笑面虎,反倒正是因为他见过太多表面老好人,才会觉得叶志帆不正常。叶志帆的纯良一点不像装出来的——那种黑道上再难见到的单纯是从骨子里散出来的。他像污泥中的一浮萍,隔绝又深陷,却一尘不染。


  那句话怎么说的——洛威拿想了一会。


  出淤泥而不染。


  就是这句。这个家伙根本不属于这里。


  他是个警察。洛威拿想。但对自己没威胁。


  而此时坐在破旧沙发上的叶志帆并不知道自己已被看透。其实这也怪不得他,只能说明洛威拿的眼太利。叶志帆三年卧底时光让他有足自信,因而在这位大佬面前他也没做掩饰。他明白紧张和不自在是一个人最显著的破绽,表露原本才更保险。


  三年摸爬打滚,靠警队助力和算计走到如此地位,叶志帆不是没有警觉——他当然知道洛威拿在打量他。但他不想惹是生非,于是他回避开,闭上眼睛一副困倦模样。


  洛威拿亦看得出叶志帆在装模作样,仍盯着他不放。


  叶志帆被炽热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他忍无可忍地睁开眼,毫不忌讳地对上洛威拿的视线。交锋不过瞬间,洛威拿单方面结束了这场带硝烟的对视。他递上一支雪茄。


  “来?”


  叶志帆疑虑之际,下意识接过。到了手里才发现是一支雪茄——


  他向来抽不惯这东西。


  “不用了,多谢。”他递回去,“我抽不来。”


  洛威拿挑了挑眉,也没说话,接回这支雪茄后随意地丢在柜子上。


  “千把元的雪茄丢得这么随意,真阔气啊。”叶志帆冷不丁地开口,带些嘲讽语气。


  “呵。”洛威拿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笑。他不会因为这句不合时宜的“玩笑”生气,只是觉得这位小阿sir可爱的紧。


  他走过去,似是随意地坐到叶志帆旁边,手搭上他的肩,把脸凑过去,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和叶志帆说话:“你叫什么名字?你不是不抽么?怎么会这么清楚?”


   叶志帆被洛威拿说话时喷出的热气一惊,猛地哆嗦了一下,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同僚已经识趣离开,他现在被洛威拿圈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硬着头皮和洛威拿对视,以证自己不落下风:“看别人抽过。”


  叶志帆选择性地忽略了第一个问题,洛威拿对他的回答十分不满意。


  “名字?”洛威拿又凑上去一点,两人鼻尖相撞,呼吸交错。洛威拿用手指上的枪茧反复摩擦着叶志帆的后颈。他感受到叶志帆几乎微不可查的颤抖和节奏加快的呼吸,会心地勾了下嘴角。


  叶志帆内心已经设想千万个原因,但他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出了纰漏,让这个洛威拿抓住了把柄。他的任务几乎天衣无缝——


  “嗯?”气流扑上叶志帆的眼睛,他条件反射地眨了几下眼,像是才回神的模样。不过他也确实是才回神。叶志帆稍稍思索,想起对方应该是问了自己的名字。“叶子帆。”叶志帆回答洛威拿。


  “阿帆。好名字。一帆风顺的帆?”洛威拿边问边起身,站到叶志帆身前,仿佛刚才的暧昧并不存在。


  “是的。”叶志帆低着头回答。


  看着他这副样子,洛威拿觉得好笑,用手指抵起叶志帆的下巴,看到微颤的睫毛和泛红的眼眶。他捏了把叶志帆手感柔软的脸,带着笑意开口:“我又不是gay,你怕什么啊?”


  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叶志帆不解的神情,他扶上叶志帆的肩膀,补充道:“只是看你长得和我好像啊。”


  听了这话,叶志帆似乎没那么窘迫了,他支支吾吾两下,然后开口:“是a......”


  第二个字的音节还未发出,叶志帆的下巴就被洛威拿握住了。洛威拿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叶志帆惊恐的表情。


  叶志帆心下大惊,责怪自己的大意。他卧底的事情可能真的暴露了。叶志帆不断地在心底喘气,让自己千万不要有过激反应——他很清楚一旦自己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下巴会被洛威拿毫不犹豫地卸下来。


  洛威拿饶有兴致地看着叶志帆的反应,紧张,但很冷静。他下定决心要破开这人冷静表象。


  洛威拿右手用狠劲掐住叶志帆的下巴,左手则伸进叶志帆口腔搅动。两根手指伸进去的瞬间,叶志帆身体的颤抖便不再处于可控范围。急促的呼吸一波接一波打在洛威拿手背上。


  手指勾住舌尖玩弄,叶志帆竭力想避开,却是徒劳,只能发出微弱呜咽。整个人绷着,仍掩盖不住颤抖和恐惧。


  洛威拿此时依旧有心情调笑:“抖什么啊?我很可怕?”手指划过上颚犬齿,带着点色^ ^情的意味挑弄着。叶志帆关节酸痛,快被这刺激和对死亡的恐惧逼疯。眼眶湿润,已经蓄上了眼泪。眼睛垫着恐惧的底色,一片水汽氤氲。


  洛威拿看逗得差不多了,也不愿再把小阿sir搞哭,于是把手指拿出来。沾着闪亮唾液的手指擦过脸颊干燥皮肤,划出几道水痕。此时叶志帆的下颚已经几乎要无法合上,有些懵呆地突然停止施虐的洛威拿。


  “得了,得了。船快到了,准备下去吧。”洛威拿帮叶志帆合上下巴,拍了拍他的脸后出了船舱。


  “下次和我说话的时候,不要再走神了。”


  “小,阿,sir。”

 

 叶志帆猛地抬起头。


  


  

  

  

康腚斯基
好久没画画了,逼自己画点什么

好久没画画了,逼自己画点什么

好久没画画了,逼自己画点什么

深言

【特警新人类】新新人类之小事几则2

        延续《新新人类》世界观,大团圆结局,有过去私设和感情线提及,不喜勿入,前文见合集

        诈尸一波,谢谢姐妹们的关注和支持!!


  2.关于白天工作


  听太子说得轻松,局长到底是不放心,第二天刚来到局里,就打着视察的名号去看看太子。


  一进门就听见太子坐在电脑骂骂咧咧地打字。


  局长:“……”


  “我真无法理解,”太子越说越来气,“值夜班要写...

        延续《新新人类》世界观,大团圆结局,有过去私设和感情线提及,不喜勿入,前文见合集

        诈尸一波,谢谢姐妹们的关注和支持!!







  2.关于白天工作





  听太子说得轻松,局长到底是不放心,第二天刚来到局里,就打着视察的名号去看看太子。


  一进门就听见太子坐在电脑骂骂咧咧地打字。


  局长:“……”


  “我真无法理解,”太子越说越来气,“值夜班要写什么报告呢?还要这么多字,喂,千年虫,怎么打句号啊?”


  “摁这个,”千年虫摆正他的脑袋,“少骂几句吧少爷,你早写完早睡觉。”


  “我睡着了也会做写报告的噩梦的。”太子冷笑。


  局长挑眉。


  火柴坐在太子对面,一眼看到门外的局长,迅速给太子使了个眼色。


  太子端正:“谁不爱报告呢。”


  局长:“……好家伙近十年默契就被你们用来望风上司是吧。”


  “行了,”局长走进去,糊上太子后脑勺,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青色的眼圈,“不用写了,睡觉去吧。”


  “我在做梦是吧。”太子手上不停,目光呆滞。


  “真的,”局长哭笑不得,“去睡吧。”


  太子瞥了她一眼,站起身极其郑重地给局长敬了个礼,大概比入队的时候还要标准,然后冲火柴比了个手势,得到一个点头后摇摇晃晃地走进里间,就近找个床躺下,不到二十秒,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局长:“……这也太快了吧。”


  火柴耸肩:“阿杰很怕睡不好的。”


  局长:“话说,”她试图比划,“你们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啊,以前养成的习惯。”火柴下意识往里间看了一眼。


  异形也抬头看她。


  千年虫和王淑美疑惑抬头。


  局长暗笑,这几个孩子一向把太子当作主心骨,她大方承认:“太子昨晚和我讲了些你们过去的事。”


  火柴还是疑惑,但警惕心放下不少:“是,以前也要人守夜,我们定下的手势,表示昨晚安全,没有异状,安全交接。”


  局长点点头:“以前很苦吗?”


  “还好吧,”火柴挠挠头,显然很不适应走温情路线的局长,“也挺有意思的。”


  指在各个帮派卧底,倒卖消息,被人追杀。




  “卧槽!”一旁窝在座位上的异形突然高声大呼。


  “怎么了?”局长下意识压低声音。


  “他俄罗斯方块破纪录了。”


  “我俄罗斯方块破纪录了!”


  火柴和异形的声音同时响起。


  局长:“……还真有默契啊。”


  火柴:“他最近和千年虫打赌,谁俄罗斯方块得分低,谁去叫太子起床。”


  “他有起床气?”局长挑眉。


  “不是起床气,”火柴试图解释,“他是那种很吓人的,像变了个人一样。”


  “那你们现在说话这么大声,不怕吵醒他?”局长半信半疑。


  “他白天不会轻易醒的,”火柴找到一个合适的比喻,“就像是冬眠的动物。”


  局长若有所思,狼也会冬眠吗。


  “但是,就像这样,”火柴从旁边抽屉里掏出一把枪,动作极轻地打开保险栓,枪械发出“咔哒”一声。


  局长就见原本床上躺尸的太子一个翻身坐起来,迅速抽出兜里的蝴蝶刀四处打量,最后目光定格在火柴手里的枪。


  火柴冲他举枪示意。


  太子回敬他一个中指。


  然后倒头就睡。


  局长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沉默。







  新人类部门,只要没有任务,从白天到晚上,成员们都闲得长毛。


  恰巧的是,局长今天也很闲。


  火柴第九次抬头看向局长。


  局长第九次平静回望。


  火柴:“……你要在这儿待到什么时候?”


  陈聪明:“怎么说话呢!”


  局长:“我是局长,我说了算。”


  火柴背对着陈聪明骂了句脏话。


  局长挑眉,过一会儿,就找个机会把陈聪明叫出去。


  局长问:“他们平时白天做什么?”


  一向正面刚上司的陈聪明心虚地缩了缩头,本来就不高的个子显得矮得快找不着了。


  “我可以看监控的。”


  “打游戏看小说吵架。”陈聪明答得飞快,卖队友丝毫不犹豫。


  “最后一条是什么?”局长无语。


  陈聪明顿了一下,思考怎么解释,只听屋里“砰——”一声。


  局长回头想进去看看情况,被陈聪明拦住。


  “一会儿无论你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害怕。”陈聪明正色。


  局长觉得有点儿耳熟,但还是顺着他的话接下去:“我是局长,我不会害怕。”


  一进门,就见一群人围在一个手机面前,叽叽喳喳。


  “你吃这个吗?”


  “不要,他们家海鲜很腥的。”


  “怎么会,多香啊,你懂个屁。”


  “哇靠,我海边长大的,你说我不懂?”


  “你要甜豆腐脑吗?”


  “世界上怎么会有甜豆腐脑这样的东西!”


  “你看不起甜党吗!”


  “这就像粽子一样啊,怎么会有人吃肉粽子呢。”


  “肉粽子不香吗?我还没法理解你吃香菜呢。”


  “粽子怎么能放肉呢?面条里不加香菜是没有灵魂的。”


  门口的陈聪明小声道:“每次都是因为这点儿小事。”


  他觑着局长的脸色,生怕她把这个摇摇欲坠的部门直接拆散:“局长……”


  局长皱着眉:“我不理解。”


  “啊?”


  局长皱眉:“世界上怎么会存在甜豆腐脑这种东西。”


  陈聪明:“……”


  原来这个部门的成立是同性相吸。





  点外卖这一大业在成功吵醒了太子后,达到了顶峰。


  太子还没睡醒,眼睛半阖着:“我要喝咖啡。”


  “驳回。”火柴头也不回。


  “为什么?”太子瞪大眼睛。


  “怕你哪天喝得猝死。”异形回。


  “怎么会,我不喝咖啡才会猝死的。”太子哀嚎,但两人不为所动。


  “千年虫。”太子转换了目标,去骚扰有男朋友的王淑美显然不太好,于是他冲千年虫撒娇:“好不好嘛。”


  要知道,太子长得比女孩子还要漂亮,特别像这个年代当红的偶像,眼里自带泪膜,当他眨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脸期待地望着你的时候,哪个女孩能拒绝他呢?


  太子最后得到了一瓶酸奶。


  太子:“……”


  千年虫果然不是女人。


  他坐在沙发上,怨念地看着千年虫,千年虫耸耸肩:“要喝完哦,酸奶六块钱一瓶,很贵的。”


  太子用吸管磨牙,掐着酸奶盒的手更加用力。


  于是酸奶盒里的奶从吸管插口处溅了他一脸。


  所有人一愣,然后哄堂大笑,陈聪明摇摇头,憋着笑带怨念更深的太子去洗脸。


  不久,外卖到了,一群人很快忘了笑话,是不是自己的都要疯抢一通,太子和陈聪明也很快回来了,年轻的男孩迅速忘了刚才的尴尬,顶着一脸的水珠就兴冲冲地跑到前线看戏。


  “那是我的饭!不许抢!”


  “边上点!我的电脑!”


  “小美,你吃这个吗!”


  “我不要!我要减肥!”


  “喂那是我点的沙拉!”


  “小崽子们水杯要倒了!”



  真奇怪,局长望着这群不着调的年轻人,下午的阳光是温和的,窗子滤过后更柔软,轻浅地洒在他们的身上,镀了一层浅浅的黄色,这画面绝对称不上协调,局长却感觉分外安宁。


  一场何其干净的青春。


  局长转头看向走廊上那扇窗。








  “你们……杀过人吗?”局长直视窗台上坐着的男孩。


  太子抬眼,突然嗤笑一声:“你不是查过我们了吗,一个警察局长,不会连我们的过去都查不到吧?”


  局长下意识退一步,她的确查了他们三个人的过去,毕竟他们三个出现的时机有点太巧了,恰好陈聪明办案需要三个小混混,恰好他们在当天被逐出警队,恰好制止了赤虎,恰好拯救了无数人的性命。


  没人会相信,三个初出茅庐,未经世事的小孩,只是单纯的叛逆,命运就会赐予他们这么多的恰好。


  既然话说开了,局长也不客气:“你们在警校被分到同一间宿舍,还装模作样地生疏几天,阿杰,你能告诉我,你们做给谁看吗?”


  太子一僵,他抿着嘴。


  局长不闪不避地望着他。


  太子突然一笑,紧张的氛围顿时散去不少:“我们混迹的是黑帮,而且拿到钱就走,对于网络信息什么的根本不懂,我们信息是假的,当然要演一场桃园结义的戏,现在想来,有点儿傻。”他不满地撇撇嘴。


  局长也笑了:“你们为了进警校,还真是煞费苦心。”


  太子耸耸肩:“毕竟我们三个才是贼嘛。”


  局长一顿,然后好整以暇:“最后一个问题。”


  “你像审犯人哦。”太子点评。


  局长没理他的笑话:“你有没有杀过人?”


  沉默。


  局长看着眼前无意识把玩打火机的男孩,十九岁的年纪,一个该上大学的年纪,长得漂亮,应该会有很多小姑娘喜欢他,你看他的样子,会想到他在黑暗里生活,甚至背后沾染鲜血吗?


  紧张的气氛随着沉默的延长而发酵,局长的心一点点沉到谷底。


  太子不紧不慢地点了根烟:“我们之前的老大教我们一句话,讲你不杀的人总有一天会杀了你。”


  局长的心彻底凉下去。


  “就是你想的那样。”太子微微仰头,从上而下地俯视她。


  “那么我们这样,算干净吗?”







  局长看着他们吵吵闹闹的样子,轻轻笑出声来。


  年轻就是好啊,仍然有精力去相信沾满鲜血的手可以拯救世人,没有磨平的意气可以盖去一切丑陋,泥潭里爬出来的人,竟然还有勇气重新回去,想拉出来更多人,黑按中不安分地长大的三个男孩子,竟然心里会有渴望公平正义的心思。


  盼我正义,维持人世道理。


  局长收回目光,转身上楼去办公室。


  她想,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睡一觉。










  “我被人按着手,短刀一寸一寸没入喉咙,滚烫的鲜血溅了满身,我听到脉搏的声音变弱直到消失,我看见他倒下去再也起不来的身体,碎肉沾在我的手上,怎么也洗不净。”


  “那么我们这样,算干净吗?”















深言

【特警新人类】新新人类之小事几则1

        延续《新新人类》世界观,大团圆结局,有过去私设和感情线提及,不喜勿入,前文见合集

        呜呜呜呜多点太太给我们太子产粮吧孩子快要饿死了!!!!以后更新就不定期了,因为存稿已经为零,也许会不定时诈尸一波,我争取吧!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姐妹们!!!!


        1.关于值班


  日本皇...

        延续《新新人类》世界观,大团圆结局,有过去私设和感情线提及,不喜勿入,前文见合集

        呜呜呜呜多点太太给我们太子产粮吧孩子快要饿死了!!!!以后更新就不定期了,因为存稿已经为零,也许会不定时诈尸一波,我争取吧!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姐妹们!!!!








        1.关于值班





  日本皇妃一案后,陈聪明归队,三个人从北京转院回香港,新人类正式集结,走上正轨,局长为了表彰他们的功绩,同时为了新人类与警局的密切合作,特意开设一个叫作新人类的部门。


  陈聪明作为最高领导,太子,火柴,异形,千年虫作为下属,王淑美作为编外。


  然而有了编制就意味着有了一个讨厌又不得不分配的任务,值班。


  局长一度以为这种值班制度会让这几个没有正式从警校毕业,向来不守规矩的年轻人反抗,但事实证明,新人类们在每个方面都与局长的想法背道而驰。


  局长忐忑地宣布了这条规定,并没有等到几个人有什么不满的情绪。


  只太子向她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局长忍不住道:“你们现在给我列一个排班表吧,我统计好录入系统。”


  千年虫一愣:“现在吗?”


  异形一摆手:“不用啦。”他指了指太子,“他包啦。”


  局长疑惑:“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火柴摊手,“他专职夜班,你不是局长吗,就这个理解能力?”


  “不是,”局长看了看还坐在轮椅上的太子,看起来乖巧文静的男生坐在轮椅上,对他们的话只是点点头,“你们这么压榨人吗?”


  “这你就不懂了,”异形抱着胳膊,“太子是夜猫子,晚上精神白天困才是他的正常作息。”


  局长看向火柴,火柴耸耸肩:“真话,他当初因为警校的严格要求改作息的时候废了不少劲,最后也没能完全改过来。”


  局长半信半疑,只暂时答应下来,想了想,又道:“值班的事先放一放,伤好了再说。”


  太子乖巧点头:“带薪吗?”


  局长怒:“不带!”








  一个月转眼过去,在太子把高级督察的手指塞进杜sir的茶杯后,局长认为他们一定有值班的能力了。


  “今晚开始值班,”局长第三次把弹在额头的纸团捡起来,微笑冲太子说:“苦咖啡。”


  太子垮起个批脸。





  入夜,局长悄悄地来到新人类办公室的门口。


  我不是来看看他们适不适应的,只是领导视察工作,局长说服自己。


  只是,局长冷漠地看着眼前漆黑一片的办公室,这半点不像有人值班的样子。


  局长憋了半天,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推门想替他们开灯。


  门刚刚打开,一道凛冽的风迅速划出,局长只看到眼前一个黑影,转瞬间被悄声抵在墙上,脖颈处冰冷一片。


  附近没有开灯,那黑影在黑暗中眼睛透着光,像是圆月夜里森林中猛兽的眼睛,闪着幽绿的光芒。


  局长在窗外路灯的光芒艰难辨认来者:“太子?”


  太子一愣,连忙退后三步,“抱歉局长,”他自知理亏,摸了摸鼻子,“没认出来。”


  “你这……”槽点太多,局长一时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吐,“你值班怎么不开灯?”


  “他们睡着呢,”太子耸肩,“开灯做什么?”


  太子,火柴,异形,千年虫,王淑美这五个人没爹没妈,没亲戚朋友,就干脆每天晚上在警局过夜,算是免费的住处,同样无妻无儿的陈聪明知道了,也骂骂咧咧地搬了进来,还向局长要来两间办公室,给他们五个置办了点生活用品。


  “你不困?”局长疑惑。


  “不困,”太子无意识地转了转手上的刀,“从前就一直是我守夜的。”


  局长的目光被他的动作吸引:“这是……蝴蝶刀?”


  “嗯,”局长发问,太子反倒一僵,然后迅速把蝴蝶刀收进口袋里,“一个朋友送的,他说我合适。”


  “确实,”局长没察觉太子的反常,“你身量小,柔韧度高,用这种小巧的兵器是合适。”


  “嗯。”太子没再说什么,踮脚打开了走廊上的窗,月光漏进来,给影子罩上清辉。


  “说起来,”局长看着这个十九岁大男孩的侧脸,犹豫着开口:“你们很早就认识了吗,我是说你和火柴,异形。”


  高高在上的独狼瞥了她一眼,和夜色丛林一样颜色的眼睛将他打量一番,最后还是向眼前的人类展示自己柔软的腹部。


  太子收回目光,手指无意识地蜷起,他摩挲着衣角:“我……十一岁,父母都去世了,亲戚不是人,抢了我家的房子,给我赶到了街上——那儿太偏远,没有警察。我在流浪的时候,遇见了火柴。”


  “那么早?”局长一愣,“我以为你们在警校才认识。”


  “不是,十一岁就认识了,那小子小时候就是个风流鬼,”太子忍不住笑:“遇上他的时候,他正和不知道第几任女朋友分手,看到我,就说小子我教你泡妞。”


  “然后呢?”


  “然后我给了他一拳。”


  局长:“……”



  太子翻身坐到窗台上:“不打不相识,我们就成了朋友,第二年遇见了异形,我们三都没亲人,饿了要么打零工,要么帮一些古惑仔打架——局长别这么看我,为了活着嘛,晚上就睡桥洞,街头,或者公园。再后来异形说想当警察,他看不惯那些欺负弱小的,火柴也说当警察制服很帅,更好泡妞,我想,那既然这样,就都去当警察吧,至少可以少几个没房子的小孩。”


  太子点了根烟:“那时候我们什么事都干,哪管违不违法,像赤虎和洛威拿那样的,我们也见过不少——不然你以为我们哪里来的胆去帮陈聪明,光看他可怜吗,活不成的,我们认识好多黑道白道的人,仇家也好多,晚上根本睡不踏实的,后来我就说我守夜,白天睡晚上醒,这么长时间,早习惯了。”


  局长怔住,一开始只以为他们三个只是精力过剩的小混混,没想到真是生活所迫。


  太子毫不在意地伸了个懒腰,“其实我们也挺幸运的,我们没上过高中,警校是走关系进来的,如果不是陈聪明从警校里特招我们,我们是没机会当警察的。”


  局长也笑了,她放松身体靠在墙上,毫不在意自己的制服被蹭上墙皮,“不怕我把你们撸下来?”


  太子转着蝴蝶刀:“那我就把你做了。”


  “……这种黑话在警局还是少说。”局长无奈,“你们打架也是这么多年练出来的?”


  “嗯,”太子点头,“都是野路子,我其实更用得惯刀剑之类的冷兵器,玩枪还是异形更胜一筹,他那身板,菜逼一个,我和火柴只能尽可能保护他了。”


  “你们关系真好啊。”局长感叹。


  “嗯,”太子毫不犹豫地点头,“我有将尽一半的生命里都和他们一起生活。”


  “相互扶持,”局长看向窗外的星空,“你们会走得更远的。”


  “没必要啦,”太子把烟头按灭,“当个新新人类就很好了,没事犯个错还有上司给兜着。”





  “说起来,你明天不上班吗?还不回家?”


  “……我是局长,我几点来都行。”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把烟头拿走!不许扔在窗台上!”


  “知道啦,啰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