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特里斯坦

47225浏览    778参与
贝狄威尔の银臂

好想给贝狄威尔建一个微信群啊啊啊!就是那种,贝厨都可以来交流的微信群,实在不行QQ群也行,想建立个贝蒂群啊啊啊!只聊和FGO的贝蒂还有圆桌与王的故事的群!

好想给贝狄威尔建一个微信群啊啊啊!就是那种,贝厨都可以来交流的微信群,实在不行QQ群也行,想建立个贝蒂群啊啊啊!只聊和FGO的贝蒂还有圆桌与王的故事的群!

子无瓯
是@Hallucinogen...

@Hallucinogen 点图的仿生人paro老崔,惊觉自己已经好久没画老崔了

@Hallucinogen 点图的仿生人paro老崔,惊觉自己已经好久没画老崔了

邦酱

新网王,法国队(特里斯坦×迪莫迪)

法国队


阿九的法国队,这么多天终于搞出来了


时尚圈设定(设计师特里斯坦和模特迪莫迪)


要问放下法国最流行的综艺是什么,你随便问一个街头的法国人,十个有九个都会说《超级模特》,这档节目是一个模特大赛的节目,每季会有18位新人模特参加,通过十二次考核后,最终选出一位最优秀的一位模特,奖品是巴黎时装秀的出场的机会。可以说是每一个新人都趋之若鹜的一档节目。


今年的节目比之往年就更加火爆,不仅请来了时下最受欢迎的设计师特里斯坦·巴尔特做评委,特里斯坦作为业界公认的最具天赋的设计师,所创作的“爱欲”系列服饰收到了广大受众...

法国队

 

阿九的法国队,这么多天终于搞出来了

 

时尚圈设定(设计师特里斯坦和模特迪莫迪)

 

要问放下法国最流行的综艺是什么,你随便问一个街头的法国人,十个有九个都会说《超级模特》,这档节目是一个模特大赛的节目,每季会有18位新人模特参加,通过十二次考核后,最终选出一位最优秀的一位模特,奖品是巴黎时装秀的出场的机会。可以说是每一个新人都趋之若鹜的一档节目。

 

今年的节目比之往年就更加火爆,不仅请来了时下最受欢迎的设计师特里斯坦·巴尔特做评委,特里斯坦作为业界公认的最具天赋的设计师,所创作的“爱欲”系列服饰收到了广大受众的喜爱,是现如今时尚界当之无愧的顶梁柱。再加上不凡的长相与气质,特里斯坦在社交平台上拥有了不低的关注。

 

不仅评委厉害,这届的选手也是各有特色,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当属迪莫迪·莫洛选手,金色的头发挑染出几缕红色,巴掌大的脸,一双眼睛明亮有神,无论镜头前后都略显冷淡的表情,却意外的更加吸引观众,完美的六块腹肌搭配一双笔挺的大长腿,无论是什么类型的服装都驾驭的很完美,仿佛为了模特而生。

 

不出众人意料,这位天才模特一路过关斩将拿下了本赛季的冠军。但迪莫迪不仅拿到了巴黎时装秀的出场机会,更是破格成为压轴出场的模特,一时间黑幕说,塞钱论,卖身上位等蜚语流言在网络上散播开来,而就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迪莫迪突然浆额前一缕碎发挑染成紫色,与特里斯坦一样的紫色。

 

本来已经平稳的流言又再度爆发

 

“我觉得某新人是搭上了金主了,不然压轴哪里轮得到他?”

 

“楼上哪里来的醋精,人家实力放在那里,压轴又怎么了”

 

“u1s1,我也觉得新人上不太合适,希望不让我们失望”

 

“同,希望可以看到令人满意的秀”

 

———

 

“嗯,看。”迪莫迪趴在特里斯坦肩膀上,将手机屏幕伸到这个男人眼前

 

“与他们无关,这件衣服专为你设计,除了你,没人可以”特里斯坦停下手中切菜的刀,防止伤到自己的小恋人,转身将自己的缪斯搂在怀里。

 

“啊”迪莫迪在外总是冷淡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甜笑,仿佛冰雪融化般美丽,引得特里斯坦心痒,不多想的便吻上自己的爱人。

 

“好了,去坐一会吧,在过来打扰我就不吃饭,改吃你了。”特里斯坦将扰乱自己心绪的迪莫迪赶出厨房,继续忙活两人的晚饭。

 

迪莫迪坐在餐桌上,看着特里斯坦在料理台上忙活,其实两个人的认识也没有多久,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高傲的男人,对方看到自己瞬间从冷漠到痴迷的眼神,当时可想象不到这个男人有一天会为自己洗手做羹,后来接触久了,一点点走在一起,见过家长后,两个人就这样神奇的定下了终身,他也慢慢了解这个传说中的设计天才,他厨艺了得,喜欢蓝色,喜欢美丽的事物,讨厌英国的料理,虽然看上去很高傲的样子,其实特别温柔,美丽到犯罪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温暖的心。

 

“在想什么呢,吃饭了哦”特里斯坦准备好晚饭,就看到迪莫迪坐在餐桌上,手撑着下巴看着自己发呆,可爱的不得了。

 

“想你”

 

“我就在眼前啊,傻瓜,想我就来抱抱我好了。”揉揉迪莫迪的脑袋,特里斯坦不得不说自己还真吃这一套,看着小天使满满都是爱意的眼神,特里斯坦觉得自己心都化了。

 

————

 

时装秀,当天,离秀场开始2小时

 

“好了,再去排练几次,相信自己没问题的”特里斯坦帮迪莫迪整理好衣服,安慰第一次压轴的小恋人

 

“嗯”迪莫迪心不在焉的回答,眼睛是不是的飘向入口处

 

“在等老爹来?”看着迪莫迪的眼神,特里斯坦也知道迪莫迪的心思了,毕竟今天是老爹的画展举办的时间,对方担心最重要的家人能不能赶上自己的压轴首秀也很正常“放心,刚刚老爹说在路上了。”

 

“好。”迪莫迪点点头,乖乖的走向后台,准备彩排

 

看着迪莫迪顺利的彩排了几次后,特里斯坦也可以放心的走开去忙一些别的事情了

 

“加油,我去前面等你了”最后亲了亲恋人,特里斯坦转身离开休息区。

 

————

 

随着身边的前辈们一个一个出场,迪莫迪深吸一口气,踩着音乐声,踏上t台,按照联系了几十次的路线向前走去。

 

尽管外面的镁光灯有些晃眼,但迪莫迪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t台正前方的特里斯坦和父亲,最重要的两个人在前面等着自己,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迪莫迪开心的了。

 

坐在台下的特里斯坦看着自己的缪斯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像是神踏着云下凡一般,心里也是荡起涟漪。

 

‘就是他了’×2

搅碎拌一拌就能吃

干啥啥不行改图第一名

圆桌骑士观光团,拍照片的是加雷斯小朋友

原图p2,p3是高文汪汪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干啥啥不行改图第一名

圆桌骑士观光团,拍照片的是加雷斯小朋友

原图p2,p3是高文汪汪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北有幽昌🇲🇴

远阳之下与微风之中。

p2原图xxx


是一天之内的突然高产!

远阳之下与微风之中。

p2原图xxx



是一天之内的突然高产!

北有幽昌🇲🇴
爱情是不见火焰的烈火, 爱情是...

爱情是不见火焰的烈火,

爱情是不觉疼痛的创伤,

爱情是充满烦恼的喜悦,

爱情是痛苦,虽无疼痛却能使人昏厥。


为爱情就要甘心俯首听命,

爱情能使勇士俯身下拜,

爱情对负心者也以诚实相待。


[葡] 路易斯·德·卡蒙斯


喜欢你的第三个生日。


————

是一张意象很多的画,本来想评论区解读zzz但是字数太多了不让

脸上的面具是威尼斯风格的,连同头上的花朵和羽毛一起象征崔斯坦其人的戏剧和音乐元素。面具本身代表在原典里崔斯坦总是变装去见伊索德。

眼睛里流出的眼泪象征悲愁之子本身,且眼泪是金色的。

嘴唇旁边连接着几个...

爱情是不见火焰的烈火,

爱情是不觉疼痛的创伤,

爱情是充满烦恼的喜悦,

爱情是痛苦,虽无疼痛却能使人昏厥。


为爱情就要甘心俯首听命,

爱情能使勇士俯身下拜,

爱情对负心者也以诚实相待。


[葡] 路易斯·德·卡蒙斯


喜欢你的第三个生日。





————

是一张意象很多的画,本来想评论区解读zzz但是字数太多了不让

脸上的面具是威尼斯风格的,连同头上的花朵和羽毛一起象征崔斯坦其人的戏剧和音乐元素。面具本身代表在原典里崔斯坦总是变装去见伊索德。

眼睛里流出的眼泪象征悲愁之子本身,且眼泪是金色的。

嘴唇旁边连接着几个小的嘴唇图案,象征和兰斯洛特的友谊之吻(我这样说怪怪的)。

身上的花朵多数是我为了好看随便画的,没有什么花语寓意,唯独几个是有来由的:玫瑰花,象征原典里崔斯坦曾弹琴描述爱情:如同一朵生长着荆棘的玫瑰,引人采摘然后满手鲜血;金银花:原典里是忍冬,忍冬缠绕着榛树树干,是伊索德和崔斯坦对彼此爱情的描述。

脖子上的装饰品是点缀碧玉的蝴蝶。蝴蝶在希腊神话里代表灵魂,碧玉喻指伊索德曾经送给他的信物碧玉戒指(伊索德也是根据裹在绸缎里的碧玉戒指明白崔斯坦中毒已深想要见她一面),灵魂包裹着爱情的象征,崔斯坦其人的灵魂是满被爱情充斥的。蝴蝶的下方有一把宝剑的模型,垂在胸口的疤痕上,既象征法文版里马克王放在熟睡的两人之间的出鞘宝剑,也象征亚死版本里从他背后贯穿的一剑。

肩膀上的鱼鳞装饰代表有说法他曾在船里渡海,然后搁浅在沙滩上遇到了伊索德。

右手上有两个戒指,一个是象征王权的红宝石戒指:在林间看到熟睡情侣的马克王把自己的戒指脱下来给伊索德戴上,然后留下宝剑扬长而去。另一个是缠绕的毒蛇,这一条缠在弓箭手射箭的右手中指上,这是天赋的象征,天赋也带来了诅咒和麻烦。

右手中的杯子是用来装魔药的酒杯,里面的酒以及被喝干,蜿蜒而出的毒蛇是白色的,兴奋地朝着他的脸探去,喻指白手货真价实但最后变质的嫉妒的爱情。

左手紧握一只死去的鸟的尸体——这里我本来是想要画夜莺,因为在原典中崔斯坦学夜莺啼鸣来获得伊索德的芳心,但想了想把夜莺的喙改粗了一点,更加具有攻击性(在我心里他是一只虽然可爱但相当勇猛的鸟)。鸟嘴里衔着一枚榛果,和头发上的金银花对应。

腰封,蕾丝边的衣服等等,都是为了彰显戏剧性……没有过多的意义。

大概就是这些。


叽兵卫

琴指

崔咕哒♀

加拉咕哒♀

原作是《湿发记》

同人是芥川的《袈裟与盛远》

这一篇是有在严肃的同人的同人

⚠️我流圆桌 凶残警告

换成ao3了⬇️

是谁吃了花生米? 

崔咕哒♀

加拉咕哒♀

原作是《湿发记》

同人是芥川的《袈裟与盛远》

这一篇是有在严肃的同人的同人

⚠️我流圆桌 凶残警告

换成ao3了⬇️

是谁吃了花生米? 

北有幽昌🇲🇴
……我累了 点这里 看兔兔崔斯...

……我累了

这里 看兔兔崔斯坦

又消失一次我是没想到的

当然,如果你有神秘手段,也可以来这里 ,顺便关注一下

……我累了

这里 看兔兔崔斯坦

又消失一次我是没想到的

当然,如果你有神秘手段,也可以来这里 ,顺便关注一下

北有幽昌🇲🇴
在电脑里找到了一张冬天的线稿,...

在电脑里找到了一张冬天的线稿,虽然惨不忍睹但还是想了想上色丢出来了

(夏天看这种构图怪热的)

在电脑里找到了一张冬天的线稿,虽然惨不忍睹但还是想了想上色丢出来了

(夏天看这种构图怪热的)

北有幽昌🇲🇴
萨崔拉郎注意# 宫廷音乐家和想...

萨崔拉郎注意#


宫廷音乐家和想要成为诗人却必须世袭爵位的年轻骑士

萨崔拉郎注意#


宫廷音乐家和想要成为诗人却必须世袭爵位的年轻骑士

hibado,想做一只超级飞鸟

灾厄的预警(试写)

不想当亚瑟王系列更新


ooc有天雷有二设有

不喜勿喷


正如亚瑟所说,伊索德想要离开村子,她缺少的只是契机,在特里斯坦找她坦白后,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眼前跟她一样年纪的孩子。

“我想去外面看看,我不想一辈子被他们使唤。”伊索德吸鼻子,小声对特里斯坦说道,“我接受,等他们熟睡了,我偷偷溜出去。”


“这再好不过了。”特里斯坦咧开嘴笑,他轻轻握住伊索德手,安慰她,“放心,我们的主君对待部下非常好,连做的饭也是全不列颠最好吃的!”

伊索德被逗笑了,“瞎说,哪有主人家亲自下厨的。”这聪慧的孩子看出特里斯坦的主君身份高贵,而在她看来,贵族不会自己亲自动手做着琐事。...



不想当亚瑟王系列更新


ooc有天雷有二设有

不喜勿喷





正如亚瑟所说,伊索德想要离开村子,她缺少的只是契机,在特里斯坦找她坦白后,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眼前跟她一样年纪的孩子。

“我想去外面看看,我不想一辈子被他们使唤。”伊索德吸鼻子,小声对特里斯坦说道,“我接受,等他们熟睡了,我偷偷溜出去。”


“这再好不过了。”特里斯坦咧开嘴笑,他轻轻握住伊索德手,安慰她,“放心,我们的主君对待部下非常好,连做的饭也是全不列颠最好吃的!”

伊索德被逗笑了,“瞎说,哪有主人家亲自下厨的。”这聪慧的孩子看出特里斯坦的主君身份高贵,而在她看来,贵族不会自己亲自动手做着琐事。


“我说的是实话。”特里斯坦用很小的力度捏了捏她的掌心,“我走啦,今晚见?”

“今晚见。”伊索德点头,目送特里斯坦动作灵敏地翻围栏出去,才又站起来继续打水。


“伊索德,伊索德!”她的亲戚在屋里大声喊,“快点,把水拎过来,你这好吃懒做的小混蛋!”

“是。”伊索德低下头回应,拳头不自觉地紧握。


她绝对要离开这里。

 

 


“哦,可爱的,甜美的气息。”梅林感叹。

贝狄威尔习惯了梅林奇怪的举动,他被母亲教导,要学会尊重别人,而这位大人是神秘力量的拥有者,他干什么都不奇怪。


现在他们用梅林的幻术掩盖自己的行踪,在森林里收拾行李,把它们放上马车。事实上贝狄威尔更想要体验传送术,但无奈这次带走的多数是普通人,梅林法师施咒偶尔会咬到舌头,他不敢赌那个“偶然”。

听王说,他们小时候环游世界,因为梅林法师的几次念咒失误,跑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地方去,他们还见到了神秘的东方“妖怪”!“妖怪”这个词,贝狄威尔理解为和妖精、魔兽这类幻想种般的存在,他们有美有丑,有强有弱,爱憎分明,却也随心所欲。

在东方,人似乎也能变成“妖怪”,但需要很强的执念。这执念具体是什么,贝狄威尔不了解,但他确实有些想见识这些神奇的物种。


不过似乎有种妖怪丑陋憎恶到胆子还算大的高文都被吓哭出来,是真的吓哭,原因则是,王在一次邀请外甥们享用晚餐后,闲聊的时候,凯阁下喝了几杯酒,带着点炫耀的心情讲他们四个人在世界各地见识的事,亚瑟通宵两个星期所以思考回路都变得不正常,在凯说到他们“见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怪物”后立刻画了一张“妖怪”的画像,由于太过写实,高文被吓哭,阿格规文直接晕过去,兰斯洛特和凯酒醒了立马夺下画像扔去火炉烧了,梅林负责收拾烂摊子,比如把孩子们的记忆模糊什么的,不过这对两兄弟也有了个小小的抗性——不管是什么令人作呕的现场,他们都神色自若,丝毫不惧。

为此凯和兰斯洛特教训过亚瑟,不许他再画画,更正,是不许在熬夜过后画画。


贝狄威尔整理好行李后,坐在马车上托腮叹气,“我什么时候能去一趟东方呢?听说那里的人跟我们的服饰很不同,颜色还很鲜艳。”

“你需要时间来成长,贝蒂。”梅林笑着摸他的头,“亚瑟情况特殊,他身边还有我,安全和知识并不需要担心。”


“也就是说您不会离开他身边?”贝狄威尔总是很能抓住重点,“咳咳,失礼,如果说我邀请您去?”

“恕我拒绝,那个人没有我的话,他连睡觉都不安稳。”梅林摇头,也不在意自己这句话透露出多少信息,看,贝狄威尔的翠绿双眼闪闪发光,像足了他母亲在听到八卦时候的神情——不,兰马洛克在听到八卦的时候也是这样。

骑士团没有正常人啊。梅林感慨。


“真好,我也想遇到这样愿意陪在我身边的人。”贝狄威尔靠在梅林身边,有些害羞地问他,“梅林大人,您跟陛下,是如何堕入爱河的呢?”

“堕入爱河?不,贝蒂,不。”梅林这次是真苦笑出声,“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并不能作为参考,要真深究,那不是爱情。”

“可,您说您不会离开王…………”贝狄威尔疑惑。

“我不会离开他,确实,这是真的。”梅林觉得自己一个刚学会对亚瑟撒娇的幼年期半梦魔,实在没什么资格教人,在拥有这部分情感后,他就不常对nan欢nv爱的事情插嘴了。

他还差得远呢。


“我不会离开他,我会握住他的手一辈子,即便他死亡。”梅林温和地缓缓述说自己对亚瑟的情感,或者说,承诺,“他为我献上‘爱’,我为他许永远。”

“我们之间,是跟普通人之间的相处不同的。”


贝狄威尔还是孩子,作为长辈,梅林需要教导,可他现在真的不知道如何能告诉他,他与亚瑟之间的特殊性。

“可是王很爱您。”贝狄威尔顿了顿,“我看得出的,您也‘爱’他,您也珍视王。”

“虽然我还不是很懂情爱如何,不过我懂一件事,”贝狄威尔清了清嗓子,“那就是您和王都很幸福。”

“里斯特刚来我们家时,和现在完全不同,一开始他整天念叨着悲伤,现在,他可快乐了。”

“人散发出的氛围是不会骗人的,梅林大人,您和王,彼此在一起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十分幸福安宁。”

不得不说,梅林感到了一丝吃惊。


小辈的教育他本就插手不多,因为上次亚瑟失控变龙,为了不让他再次情绪失控,梅林呆在爱徒身边的时间比平常还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探望孩子们,自然也不太清楚孩子们的成长。

可是现在,一个孩子,还称不上独当一面的男孩,说出了可谓通透的道理。

怪不得乔安娜指定他作为新的继承人。

梅林忍不住双手弄乱贝狄威尔的头发,“哦我的天,男孩,你给我惊喜了,高兴吧,你以后会有出息的。”

“噢梅林大人!我好不容易梳好的头发!”

 

——————————————————+++++++++++++

 

“我们还要在林子里待多久?”鲍斯蹲在草丛里,一动不动地察看粮草库外面的护卫,“这都天黑了。”

布鲁克蹲在他旁边,觉得脚都要麻了,他比鲍斯盯梢更久,但心态很好,语气也非常平静,“要等等,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计划吗?”

“制造意外死遁,然后跑回家。”鲍斯用一句话简单概括,“可是这能行吗?卑王疑心很重……”


“所以除了你,王还下了一道保险。”布鲁克轻声解答,“就算是卑王也不会去惹的保险。”

“卑王也不敢惹的?”鲍斯瞳孔地震。

“对,最喜欢吾王的存在,也是最为棘手的存在,如果她们对我们心怀不满的话。”

“在说我的坏话吗,男孩们。”忽然的娇美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鲍斯条件反射一只手搭上武器一只手捂住嘴巴防止自己叫出声。


布鲁克像是见熟人一样转头看她,“天啊您该不会……”他有些头疼,“我记得您是对我们同僚很感兴趣的仙女阁下。”

“因为你们很有趣,阿尔托利斯的下属总是特别可爱。”美貌的湖中仙女咯咯笑着,随手施下一个结界——她们是自然界的宠儿,知晓过去现在未来的强大的神秘存在,同样的,她们好不遵循普通人创下的规矩。


“您要是对陛下的属下感兴趣,我推荐兰马洛克大人,他真的是个好男人。”鲍斯眨了眨眼,觉得这种时候把好男人推出来是最好的选择。

“不,我喜欢文森特那样的。”仙女淡然拒绝。这神奇的口味令鲍斯再次瞳孔地震。

文森特?那位腹黑到令所有人乖乖献上所有情报(包括鸡皮蒜毛的琐事)的像是八爪鱼一样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情报部首领???虽然我没见过面但是从听的来说他就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啊,脑子可是比常人好千百倍甚至心黑几万倍啊!


“你在说我们首领坏话?”布鲁克的蓝眼危险地眯起来。

“没有,我在称赞他,发自内心。”鲍斯硬生生吞下肯定的语句。

“阿尔托利斯让我来,只是让我在不顺利的时候帮一把而已。”湖中仙女懒洋洋地悬在半空,打了个优雅的呵欠(鲍斯这么认为),“要是你们成功把他拉出来,我不会干什么。”

“我能问一下,您打算怎么把我们的同僚救出来。”布鲁克觉得自己知道了答案,但想着还是问一句。


“湖中仙女与骑士的爱恋,哦,只是在武器库被外来人士‘袭击’骑士们昏迷的时候捡漏,这不算强迫吧。”随心所欲的湖中仙女冷淡回答。

“………………”好极了,回去就让我们首领小心湖中仙女。布鲁克心里激起一级危险反应。

“……………………真是个十分仙女的好计划。”鲍斯硬是挤出了一句赞美。

 

————————————————+++++++++++++++


卡美洛  白壁之城

 

“苏格兰的桂妮维亚公主寄来了信,陛下。”负责传递书信的大臣恭敬退下,把空间留给国王和外交大臣。

“是前阵子婉拒婚约邀请的回复吗?”凯放下笔,来到亚瑟身边一起看信。

“嗯,看样子是,他们接受了我的道歉,嗯很好,我们继续做生意——等等,我是眼花了吗,这上面有兰斯洛特的名字?”亚瑟忍不住眨了眨眼。


“你的视力是全国最好的了阿尔蒂。”凯面色铁青,“这个家伙!他又从哪里惹到了一位公主!”

“让我的第一骑士代替我成为联姻的对象,还入赘,哦想得美。”亚瑟气笑了,“我从没见过如此异想天开的人——”


“陛下,陛下,失礼了,是加急信件。”大臣似乎是跑过来的,他气喘吁吁地捏着信件敲门,还没敲到第六下门就开了,大臣差点一个拳头打向自己的王。

“噢抱歉陛下——”

“信。”

“好的陛下,失礼了陛下。”


亚瑟快速拆开信件,几乎是第一张纸的第一段,就让他脸色苍白。

【不列颠境内的部分湖中仙女受袭,活下来的一位证言如下:

最接近“兽”的存在出现了,若是继续让它吞噬魔力高强的存在,它会更强。

阿尔托利斯,它是冲着你来的,它说,要为你献上这个站在分岔路口的世界。】

看完这段话,下一秒,亚瑟陷入了梦境。

那是未来的启示,亦是亚瑟最接近死亡的一刻。


阴暗,黏稠,疯狂,向这位王扑面而来。

“兰斯洛特,我爱你。”它夺走了兰斯洛特的**。

“亚瑟,我爱你。”它夺走了自己行走的动力。

“为了拯救你们,我决定为你们献上一个全新的世界。”它夺走了自己挥剑的能力。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飞溅的鲜红//血//液,仿佛一朵朵美丽的红花。

 

“阿尔托利斯!”凯看到兄弟忽然瞪大眼睛,随后直直往后倒下,立刻上前扶住他,轻拍他的脸,“阿尔托利斯,醒醒,醒醒!”

亚瑟碧绿色的眼睛没有映射凯的身影,他无声喃喃,凯试图用唇语推断他说出什么,但最终只有一个人名是他能认出来的。

“————梅林。”

 

 

TBC


埋下伏笔到结局收获是我最开心的事

顺带一提结局已经写好了,没错是已经写好了,不会再改

这篇是我少有的写了结局才写过程的文,算是我头一次长篇连载有始有终的存在了

希望大家多多留评给我动力呜呜呜

北有幽昌🇲🇴

【兰崔】Memories of Asacorc/阿萨科克城往事<5>

​​*无主题提示

*​近现代paro,有推理惊悚元素

*现实灵感较高的朋友请勿剧透非常感谢🌸


一.

​每当到了这个季节,蝉鸣和蛙鸣在池塘里煽动燥热的情绪时,我的身心总会痛苦地陷入那一年的夏天里去。我有太多不明白的事情了,这个世界也从未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害怕望向天空,害怕看到皎洁的明月,我也害怕从他人手里接过一副用来观察日食的墨镜。

他们总是说,您看啊,那一切都太神奇了。日月变换,星河流转,人们又通过哈勃望远镜看到了新的星云,而在我眼里,那些并不神奇。

很恐怖。


二.

​特里斯坦从末班车上跳到站台上时,斜阳映照下的公交站牌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

​​*无主题提示

*​近现代paro,有推理惊悚元素

*现实灵感较高的朋友请勿剧透非常感谢🌸





一.

​每当到了这个季节,蝉鸣和蛙鸣在池塘里煽动燥热的情绪时,我的身心总会痛苦地陷入那一年的夏天里去。我有太多不明白的事情了,这个世界也从未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害怕望向天空,害怕看到皎洁的明月,我也害怕从他人手里接过一副用来观察日食的墨镜。

他们总是说,您看啊,那一切都太神奇了。日月变换,星河流转,人们又通过哈勃望远镜看到了新的星云,而在我眼里,那些并不神奇。

很恐怖。





二.

​特里斯坦从末班车上跳到站台上时,斜阳映照下的公交站牌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他扭头想要感谢送自己来这里的司机,目光触及关上一半的公交车车门,那里面戴着制服帽子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影挂着一张惨白毫无五官的脸。紧接着门迅速合上,车窗上倒映着天空的阴云,他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的手指掠过空中,勾起挂在站牌上的一抹蜘蛛网,荒野的杂草丛中赫然伫立一座黑色的豪宅,但显然已经荒废许久。

​来时的路已经不存在于他的脑海。漆黑的大门被绵密的蜘蛛网封锁着,但并没有上锁,仅仅是虚掩着挡在巨大的宅邸之前。阴冷的潮气是从脚边的草丛中蔓延到了身上,蛇,或许是蛇,冰冷的躯体缠绕在他的脚腕上,勾引他前进。

他的双手推开了厚重的大门,迎面而来的又是一座荒废的花园。绿植花圃无人修剪浇灌,恣意生长成湿润漆黑的世界。这片世界里,偶尔传来咀嚼的声音,像是吞食昆虫那般清脆。

​宅邸正门附近有一座散发腐朽清香的小木屋,那是园丁的屋子。它听到了人类的脚步声,披着兜帽佝偻的人影从缝隙里钻出,苍老的人形拄着手杖,一只眼看到他的脸。他的脸,他的头发,他的眼睛。

“啊啊……是布兰什弗尔小姐的公子……”​

瘦小的斗篷在说话,沙哑到仿佛下一秒就会被踩断气管。斗篷里伸出一只枯瘦的手——如果那可以被称之为手而不是五根火柴——握住特里斯坦的手腕,树皮一般的触感摩擦年轻人的皮肤,将他带至正门之前,斗篷的另一只袖口里抖出了一串钥匙,为他打开了门口的锁头,发出“唾、唾”的声音赶走四处筑巢的蜘蛛,殷勤,又恳切,五根火柴做出了请的动作。

双脚踏入大门的一刹那,它们透过鞋底感知到了羊毛地毯的存在。身后传来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一串钥匙砸在地上,斗篷只是斗篷,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包裹,变成了一块掉落在地上满是灰尘的破布。一只羊从庭院里踱步而出,咀嚼着碎叶。

弹琴的右手拾起地板上的钥匙,大门在它缩进屋内之后缓缓合上。​



三.

​兰斯洛特从阿萨科克警局走出来时点了根烟,咬着滤嘴恶狠狠地吸了一口,狭长的烟雾飞向空中。

这座城市似乎变迟钝了。他越级向市长申请封锁城市,得到的是一个又一个拖延的回答。那么向外界申请援助又如何?不,依旧是不,兰斯洛特没法说清楚这座城市面临的危险是什么,他自己也无法说服自己——即将发生的惨剧会危害到谁?一个艺术大学的学生?仅仅是这一个人吗?那么谁也不会在乎他的。

摸了摸口袋,清晨从家里跑出来时他忘了带手机,​于是懊恼地钻进了警局门口的公用电话亭。硬币投进投币口里之后听筒里传来电波的嘈杂音,他按下一个长途号码,电话接通后耳朵里灌进了沙哑的杂音。

“我想申请回国。”​

或许是这里的电话年久失修,信号不是很好,何况是长途通话。兰斯洛特总觉得听筒里有着隐隐约约女性的低吟。他揉了揉太阳穴等待对面的回复,对面的人沉默片刻,以公家的语气回答他。

“任务还未完成,兰斯洛特。还是说你已经得知真相却半途退缩?”​

“我不……可恶,我就是害怕……!你告诉他们,我不干了,等我回去,他们的桌子上就会出现我的辞呈……我不干了!”​他一拳打在电话亭的玻璃上。

又是长久的沉默。断断续续的女性低吟过后,对方好像是请示了上级,再度回复他。

“我们能理解您的压力,孤身执行任务是很艰难的。请您整理好工作报告。再者,上级的要求是,请您坚持至任务期满为止。”​

电话被挂断了,听筒里只有急促的嘟嘟声。

​他愣在原地举着听筒伫立了许久,天空的一抹阳光透过玻璃直射在电话亭中,刺痛了他的双眼。

——没有人相信他​。

——没有人,没有一个人……

不对,不对,想想特里斯坦说过什么,想想这座城市的外来者……他们在这里做着什么……

他扔下听筒拔腿跑到大街一头,在那里可以搭直达阿萨科克市立艺术大学的电班车。他需要答案,不管这答案多么荒谬可笑,他需要答案。​





四.

高大的男人敲开门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时,高威纳正从墙上取下一张张照片。兰斯洛特的胸口起伏不平,显然刚刚经历了长距离的跋涉,阿萨科克的城市地貌正是如此,虽然它位于山脚下的平原,却在某些地方有陡峭的丘陵地貌,艺术大学就坐落在一座丘陵之上。面前的男人看到他的一瞬间表情平静了许多,他的身体素质相当惊人,不多时就已经恢复正常。

“您是……”

“我是兰斯洛特。”男人比他快一步伸出了手,高威纳敏锐地感知到了一股军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但男人下面就不知道如何介绍自己了,他似乎在犹豫怎样去说……高威纳放下照片握住他的手,然后在这个男人的胸口口袋上发现了一枚银色的胸针。

“……上帝啊。”老师深深地叹了口气,向后一步瘫坐在沙发上。他的手指摩挲自己的额头,沉吟片刻才想起要招待客人。“您……想喝点什么?茶水?咖啡?……我知道您是谁了……喔,喔……上帝啊,不该这样的……我的孩子……他……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

兰斯洛特低头看了一眼那枚胸针,坐在了他对面。“您知道我是谁,自然也明白我来干什么。您不是本地人,高威纳教授,您和特里斯坦的父亲来自哪里?你们当初来做什么?”

高威纳把脸从双手中抬起,眼里的红血丝使他看起来仿佛老了十岁。


这世上的所有故事,都会被讲出来。

无论故事的主角是否愿意,生死与否,都要,被人知悉。

人在面临未知的深渊时会选择什么?服从于好奇心攀着悬梯而下,亦或是双腿颤栗扭头离开?

同理,如果面对的是漆黑的深海,无尽的夜空,人类又会选择什么?

所有人把那些探索的冲动归结于美好的伟大,求知和勇气。不。人类想要踏出自己的舒适圈时,就已经失败了。

“我和特里斯坦的父亲来自爱尔兰的一个反邪教武装组织。虽然听起来十分鲁莽无礼,但名头上的形容是一种……伪装。”高威纳倒茶的手在轻轻颤抖,他的眼睛不时看向兰斯洛特胸口的胸针,眼里噙着泪水一般,“兰斯洛特先生,如果您有一天通过天文望远镜观测夜空,发现宇宙中的一颗恒星是一只看向地球的眼睛,您会作何感想……?我们……就是去探寻这种存在的人。行业内的人称呼我们为调查员。”

他满是皱纹的双手从沙发上拿起一张照片,照片里的特里斯坦还是三年前的模样,他束起头发扮演那个高塔中的王子,伸出手动情地歌唱着。

“……阿萨科克不是你想的那般简单。这是一座恐怖的城市,居住在这里的人并未自觉,他们千百年来都居住在一片不可能的土地上……身为人类你我都知道物归原主的原则,这片土地、这片湖水也一样,它本不属于这里……它本不属于人类。”

高威纳抱着照片走到了窗前,他的窗外就是一望无垠散发闪闪磷光的湖面。兰斯洛特跟着他站了起来,老教授的目光一直盯着湖面上的日影,这一天又要结束了,整片大地好像在被一个怪物吞入腹中,缓缓侵蚀,阿萨科克湖日益上涨的湖水在潮汐作用下一点一点吞食城市的土地。

“在我们即将触及真相的时候,特里斯坦的父母相爱了。起先只是为了打入内部而勾引阿迪巴兰家的千金,却逐渐演变成一场真挚的爱情。我掩护他们逃走,在新城区安家,他们说会让我来做孩子的教父,然后……”

“然后特里斯坦的母亲被夺走了。”兰斯洛特替这个哽咽的老人说出了后面的事实。

“是的,是的……我那痛苦的同事……他把所有资料藏进图书馆和大学,藏木于林而非销毁……因为他渴望着后世能有人来揭开这些真相,将……驱赶出这片土地,一切只为了让他的孩子可以快乐地成长在这里……我们,已经有心无力了……或者说,他那时已经……走在了丧失理智的路上……

“他没有把妻子从家里带出来的东西都扔掉,而且极力反对我把那些东西销毁以防影响他和孩子的心智。他已经疯了。”高威纳颤颤巍巍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用手帕擦去眼角的泪花,他拼命地保持着一个男人最后的坚强,“他……已经疯了。他无法控制自己,或者说他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偏离了原本的自我……那场车祸……确确实实是一场意外,因为那时阿迪巴兰家除了我可怜的特里斯坦已经没有别的血脉了……但,他的父亲……居然想就那样抱着孩子一起死去……”

高威纳摇着头,全然不顾兰斯洛特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这种事情谁听了都会震惊和害怕。

“……告诉我,怎样做才是对的?如果可怜的特里斯坦在那时就死去了,我们将迎来的是未知的狂怒还是灾厄的彻底断绝?如果我没有救下那个孩子……我到底是罪人,还是拯救了城市的英雄……?我不明白,兰斯洛特先生……那个孩子说他爱您,我也爱他……请……帮帮他……”

高威纳擦干了自己的脸,瘫软在椅背上,他抚摸着照片上特里斯坦的脸庞打开了身侧的唱片机。兰斯洛特听得出来,那是特里斯坦的歌声,骄傲又悲伤的夜莺在高塔中歌唱着。

“……您不应当被谴责。”他单膝跪地屈身在这个老人面前,握住他的双手安慰他,“您只是做了一个人类会做的事情。请告诉我……我上哪里去找他?”

高威纳弓着腰叹息着,他似乎把自己全身的重量交给了兰斯洛特,目光看向东南方的天空。太阳已经落下了。

“我告诉您地址……但不要在夜里前去。当心月亮和星星……还有羊,兰斯洛特先生。”





五.

“​Somewhere in a hidden memory,

隐秘的记忆深处,

Images float before my eyes,

万千魅影浮于眼前,

Of fragrant tonight's of straw and of bonfires,

有芳菲的夜晚,

I can see the lights in the distance,

我看到远处的光亮,

Trembling in the dark cloak of night,

在夜的暗袍中战栗,

Candles and lanterns are dancing, dancing,

烛火与提灯舞蹈着,

A waltz on All Souls Night.

舞蹈着一曲华尔兹,在这魂灵之夜……”







tbc​.

krous

戳圆桌的语音还真是奇妙啊……

6.1时才出的小莫,一发中,激动。

戳圆桌的语音还真是奇妙啊……

6.1时才出的小莫,一发中,激动。

krous

请前辈守护人理时不要带CP滤镜!

自己上语文课时胡乱图的小漫画……画技真心渣,大佬高抬贵手。

【中考后我会用板子重画的!】

【不过……我这个画风……真的是画女硬说男】

请前辈守护人理时不要带CP滤镜!

自己上语文课时胡乱图的小漫画……画技真心渣,大佬高抬贵手。

【中考后我会用板子重画的!】

【不过……我这个画风……真的是画女硬说男】

骨头猫人

这个画法……画半天只有脸勉强能看看了……_(:з」∠)_

emmm在研究研究

这个画法……画半天只有脸勉强能看看了……_(:з」∠)_

emmm在研究研究

阿莱al
fgo六章剧场版快播出了(还有...

fgo六章剧场版快播出了(还有两个多月),看崔悲伤还没有群,就新建了一个崔卿的应援群,纯瞎聊天,欢迎大家进群一起玩(!

fgo六章剧场版快播出了(还有两个多月),看崔悲伤还没有群,就新建了一个崔卿的应援群,纯瞎聊天,欢迎大家进群一起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