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犀利

563浏览    117参与
惜晨

在最绚烂的色彩里,也有着灰暗的影子。

在最绚烂的色彩里,也有着灰暗的影子。

惜晨

那种畏怯见到明天的感情,

紧紧缠绕着我们,令人无法呼吸,使人无法入眠。

那种畏怯见到明天的感情,

紧紧缠绕着我们,令人无法呼吸,使人无法入眠。

重新再来

不修边幅的猫

见过的猫
形态各异,品种不一
包括流浪猫
大都是干净整洁,可爱的样子
昨日见一猫,却是与众不同
不但不修边幅,简直就是一“犀利猫”

不修边幅的猫

见过的猫
形态各异,品种不一
包括流浪猫
大都是干净整洁,可爱的样子
昨日见一猫,却是与众不同
不但不修边幅,简直就是一“犀利猫”

逃跑神学
我们的教育失败的地方,在于它教...

我们的教育失败的地方,在于它教会我们如何成为优秀,却没有有意地教我们如何表达善意。






我很喜欢那些语言驾驭能力很强的人,喜欢听他们说话,听他们讲一个事情。他们当中一些人背负了很重的社会责任,当黑暗成为可见,你总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们里面的明亮与外面的黑暗成了一道鲜明的分水岭,他们的确是揣着一颗不服从的灵魂,与黑暗斗争的人。



而我想说,这个世界的敌意真正可怕的地方,不是它能够像恐怖片里的黑暗那样吞噬你,而是这黑暗能够感染你,让你在和它的斗争中不知不觉也成为它的形象。当你用敌意来回应世界上并你眼中的恶,当你以真理的名义被犀利与不平充满,某种意义上你已经输了...

我们的教育失败的地方,在于它教会我们如何成为优秀,却没有有意地教我们如何表达善意。








我很喜欢那些语言驾驭能力很强的人,喜欢听他们说话,听他们讲一个事情。他们当中一些人背负了很重的社会责任,当黑暗成为可见,你总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们里面的明亮与外面的黑暗成了一道鲜明的分水岭,他们的确是揣着一颗不服从的灵魂,与黑暗斗争的人。




而我想说,这个世界的敌意真正可怕的地方,不是它能够像恐怖片里的黑暗那样吞噬你,而是这黑暗能够感染你,让你在和它的斗争中不知不觉也成为它的形象。当你用敌意来回应世界上并你眼中的恶,当你以真理的名义被犀利与不平充满,某种意义上你已经输了这场战争。即使你胜了恶又怎么样呢,如果你不是以善胜的。我们在怎么样Minister Christ 给这个没有Role Model的年代?世界从我们看到的是被锋利裹挟的真相,还是被善意浇铸的真理?宣扬真理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像上帝期待的那样让世界感受到我们的善意?








我们却变得如此Cynical,我们当中有才华的人格外的Cynical. 句句是真话,却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你语言的驾驭能力已经炉火纯青,你的思辨与观察也锋利至极,你说赢了我和所有人,只是我们看到了你的雄辩与勇敢,没有感受到你愿意用善意对待我们,是我们误读了你,还是你并没有思考过该如何表达你的善意?是否我们只是在用正确的神学教育甚至斥责一群我们不关心的灵魂。




如果我们老一点,沉淀一点,哪怕迟钝一点,我们的姿态会不会有所不同?毕竟我们还相信我们不比我们想要说服的对象更好,毕竟我们相信我们并不比他们更有价值,毕竟我们相信我们的姿态不是一个 ”给予者。” 




这样看来,回应恶 不是一个突发或即兴的(spontaneous)的事工setting. 回应恶 是我们应该提前做好准备的很关键的ministry setting. 用针锋相对的敌意来呼喊真相的确有极大的号召力,甚至可以收获大的可见的成功,但从minister Christ 的角度,它还是少了一种东西。如果我想在清楚表达真理的时候,也向你清楚地表达我的善意,我应该怎么做呢?




善意,是很personal的,而年轻的时候我们好像特别容易缺少它。当我逐渐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很多锋利已经被我消耗过了。而我知道,更惨重的损失是那些没有发生的,我不曾拥有的善意让我损失了更多我不曾拥有过的经历或者情谊。如果你有一辆车,有天被偷了,你的损失是可见的可被感知的,但更大的损失是那些你从来没拥有过的,只是这些损失你没有一种体验感而已。如果一个团队有一个有才华的人,有天他走了,这个损失是可见可被感知的;但更大的不可见的损失是这个团队的一些特点使它从不能够拥有一些人。所以如果我们的犀利会伤害我们已经存在的关系,那比这更大的不可见的损失是那些我们没有过的善意,它们能够多么地荣耀神,以及向世界见证神。我们评估损失的关键,不是what are we doing, 而是what we could have been. 




很多时候,我们总想着把一件事情掰清楚,以至于一个神学问题的粒度我们能够讨论到粉末级,但或许更有意义的问题,是我今晚该怎么给我的孩子讲睡前故事。更大的价值往往在那些看不见的东西上,在那些好像特别小特别小的事情上,而这些东西这些事情我们特别容易忽略,这正是我想说的关于善意 的事情。




你年轻的时候想着做很多大事,慢慢老一点反而觉得,有时候越是小的事情越是有数不尽的价值。

逃跑神学

充满敌意的世界

我们的教育失败的地方,在于它教会我们如何成为优秀,却没有有意地教我们如何表达善意。



我很喜欢那些语言驾驭能力很强的人,喜欢听他们说话,听他们讲一个事情。他们当中一些人背负了很重的社会责任,当黑暗成为可见,你总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们里面的明亮与外面的黑暗成了一道鲜明的分水岭,他们的确是揣着一颗不服从的灵魂,与黑暗斗争的人。


而我想说,这个世界的敌意真正可怕的地方,不是它能够像恐怖片里的黑暗那样吞噬你,而是这黑暗能够感染你,让你在和它的斗争中不知不觉也成为它的形象。当你用敌意来回应世界上并你眼中的恶,当你以真理的名义被犀利与不平充满,某种意义上你已经输了这场战争。即使你胜了恶又...

我们的教育失败的地方,在于它教会我们如何成为优秀,却没有有意地教我们如何表达善意。




我很喜欢那些语言驾驭能力很强的人,喜欢听他们说话,听他们讲一个事情。他们当中一些人背负了很重的社会责任,当黑暗成为可见,你总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们里面的明亮与外面的黑暗成了一道鲜明的分水岭,他们的确是揣着一颗不服从的灵魂,与黑暗斗争的人。


而我想说,这个世界的敌意真正可怕的地方,不是它能够像恐怖片里的黑暗那样吞噬你,而是这黑暗能够感染你,让你在和它的斗争中不知不觉也成为它的形象。当你用敌意来回应世界上并你眼中的恶,当你以真理的名义被犀利与不平充满,某种意义上你已经输了这场战争。即使你胜了恶又怎么样呢,如果你不是以善胜的。我们在怎么样Minister Christ 给这个没有Role Model的年代?世界从我们看到的是被锋利裹挟的真相,还是被善意浇铸的真理?宣扬真理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像上帝期待的那样让世界感受到我们的善意?




我们却变得如此Cynical,我们当中有才华的人格外的Cynical. 句句是真话,却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你语言的驾驭能力已经炉火纯青,你的思辨与观察也锋利至极,你说赢了我和所有人,只是我们看到了你的雄辩与勇敢,没有感受到你愿意用善意对待我们,是我们误读了你,还是你并没有思考过该如何表达你的善意?是否我们只是在用正确的神学教育甚至斥责一群我们不关心的灵魂。


如果我们老一点,沉淀一点,哪怕迟钝一点,我们的姿态会不会有所不同?毕竟我们还相信我们不比我们想要说服的对象更好,毕竟我们相信我们并不比他们更有价值,毕竟我们相信我们的姿态不是一个 ”给予者。” 


这样看来,回应恶 不是一个突发或即兴的(spontaneous)的事工setting. 回应恶 是我们应该提前做好准备的很关键的ministry setting. 用针锋相对的敌意来呼喊真相的确有极大的号召力,甚至可以收获大的可见的成功,但从minister Christ 的角度,它还是少了一种东西。如果我想在清楚表达真理的时候,也向你清楚地表达我的善意,我应该怎么做呢?


善意,是一个很personal的东西,而年轻的时候我们好像特别容易缺少它。当我逐渐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很多锋利已经被我消耗过了。而我知道,更惨重的损失是那些没有发生的,我不曾拥有的善意让我损失了更多我不曾拥有过的经历或者情谊。如果你有一辆车,有天被偷了,你的损失是可见的可被感知的,但更大的损失是那些你从来没拥有过的,只是这些损失你没有一种体验感而已。如果一个团队有一个有才华的人,有天他走了,这个损失是可见可被感知的;但更大的不可见的损失是这个团队的一些特点使它从不能够拥有一些人。所以如果我们的犀利会伤害我们已经存在的关系,那比这更大的不可见的损失是那些我们没有过的善意,它们能够多么地荣耀神,以及向世界见证神。我们评估损失的关键,不是what are we doing, 而是what we could have been. 


很多时候,我们总想着把一件事情掰清楚,以至于一个神学问题的粒度我们能够讨论到粉末级,但或许更有意义的问题,是我今晚该怎么给我的孩子讲睡前故事。更大的价值往往在那些看不见的东西上,在那些好像特别小特别小的事情上,而这些东西这些事情我们特别容易忽略,这正是我想说的关于善意 的事情。


你年轻的时候想着做很多大事,慢慢老一点反而觉得,有时候越是小的事情越是有数不尽的价值。



也无波澜

所有的爱恋激情,无论其摆出一副如何高雅飘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都根植于性欲之中(叔本华)

所有的爱恋激情,无论其摆出一副如何高雅飘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都根植于性欲之中(叔本华)

也无波澜

不要向任何人诉苦,因为20%的人不关心,剩下的80%听到后很高兴。

不要向任何人诉苦,因为20%的人不关心,剩下的80%听到后很高兴。

也无波澜

    二战时,一犹太家庭遭到迫害,大儿子和小儿子分别去寻求帮助。大儿子去找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小儿子去找自己曾帮助过的人。结果却是大儿子获救,小儿子被出卖。
    爱你的人会一直愿意为你付出,你爱的人却不一定愿意为你付出。在现实中,真正对你忠诚的都是曾经给过你恩惠的人、爱你的人。

    二战时,一犹太家庭遭到迫害,大儿子和小儿子分别去寻求帮助。大儿子去找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小儿子去找自己曾帮助过的人。结果却是大儿子获救,小儿子被出卖。
    爱你的人会一直愿意为你付出,你爱的人却不一定愿意为你付出。在现实中,真正对你忠诚的都是曾经给过你恩惠的人、爱你的人。

也无波澜

我问一个小孩子,爱是什么。他说,“爱就是当小狗舔你脸时。”我笑了,但他接着说,“即使你一天也没有理他。”

我问一个小孩子,爱是什么。他说,“爱就是当小狗舔你脸时。”我笑了,但他接着说,“即使你一天也没有理他。”

也无波澜

是否真的有天道酬勤?

    成功需要运气,天赋,背景,人脉等等。勤奋可能只是不起眼的一个条件。
    但这并不意味着,如果你放弃勤奋,你就可以拥有其他条件。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只能勤奋,别无选择。
    世界本不公平,但不公平不是不努力的理由。

    成功需要运气,天赋,背景,人脉等等。勤奋可能只是不起眼的一个条件。
    但这并不意味着,如果你放弃勤奋,你就可以拥有其他条件。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只能勤奋,别无选择。
    世界本不公平,但不公平不是不努力的理由。

也无波澜

碰到一点压力就把自己变成不堪重负的样子,碰到一点不确定性就把前途描摹成暗淡无光,碰到一点不开心就把它搞得似乎是这辈子最黑暗的时候,大概都只是因为不想努力而放弃找的最拙劣的借口。

碰到一点压力就把自己变成不堪重负的样子,碰到一点不确定性就把前途描摹成暗淡无光,碰到一点不开心就把它搞得似乎是这辈子最黑暗的时候,大概都只是因为不想努力而放弃找的最拙劣的借口。

也无波澜

情商癌的表现:众人皆醉我独醒,天下皆蠢我独精。

情商癌的表现:众人皆醉我独醒,天下皆蠢我独精。

也无波澜

好事总会来的,但你必须在场

好事总会来的,但你必须在场

也无波澜

态度客气、个人温暖、争夺手硬、心态提防

态度客气、个人温暖、争夺手硬、心态提防

也无波澜

有人问台湾诗人余光中:“李敖天天找你茬,骂你,你却从不回应,这是为什么呢?”
余光中的回答很妙,他说,“李敖天天骂我,说明他的生活不能没有我;而我不搭理他,证明我的生活可以没有他。”

有人问台湾诗人余光中:“李敖天天找你茬,骂你,你却从不回应,这是为什么呢?”
余光中的回答很妙,他说,“李敖天天骂我,说明他的生活不能没有我;而我不搭理他,证明我的生活可以没有他。”

也无波澜

学游泳得跳进水里,站在岸上是学不会游泳的!

学游泳得跳进水里,站在岸上是学不会游泳的!

也无波澜

避免和同事公开对立(包括公开提出反对意见,激烈的更不可取)

避免和同事公开对立(包括公开提出反对意见,激烈的更不可取)

也无波澜

经常帮助别人,但是不能让被帮的人觉得理所应当

经常帮助别人,但是不能让被帮的人觉得理所应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