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犬之力

3199浏览    36参与
温润如玉

坚持到最后的,永远是那份真挚

  在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中,斯特里特兰德被刻画成一个天才疯子,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人格的两面性:残暴与善良、平庸与伟大、卑劣与真诚。

[图片]

  而在这部剧影片中,导演用其细腻的手法,为我们再一次展示了人格双面性。

  以下全为个人理解,年龄较小,见解幼稚请见谅。


  曾在微博中看到卷福对于这部电影的评价,"为我们展示出男子气概的种种一面"的确,西部男子的粗犷野蛮淋漓尽致,我不否认这一观点错误,因为简坎皮恩作为一名女性导演,以她的角度塑造一个男性形象,自然不会过度宣扬男权。...


  在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中,斯特里特兰德被刻画成一个天才疯子,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人格的两面性:残暴与善良、平庸与伟大、卑劣与真诚。

  而在这部剧影片中,导演用其细腻的手法,为我们再一次展示了人格双面性。

  以下全为个人理解,年龄较小,见解幼稚请见谅。







  曾在微博中看到卷福对于这部电影的评价,"为我们展示出男子气概的种种一面"的确,西部男子的粗犷野蛮淋漓尽致,我不否认这一观点错误,因为简坎皮恩作为一名女性导演,以她的角度塑造一个男性形象,自然不会过度宣扬男权。

  但,这仅仅如此吗?这部电影仅仅局限于揭露现象。



  不至于,导演在这里模糊了道德观念。



  彼得错了吗?没有,守护心中至爱,不愿让其受伤。

愿意为其挺住一切,承担起一个家所需的责任哪怕沾满鲜血。


  菲尓错了吗?很多人肯定说是

但仔细想想,菲尔不也如此吗?


  从少年到中年,从青涩到老成,一路走来,身前他是人人敬畏的农场主,身后他是跑不掉的痴情人。

  

  可能有人会说菲特的人物形象刻画地有点突兀:残酷的牛仔怎么会有这么细腻的心思


  从一开始,这个人物形象便刻画出了大致的特点:残酷、冷血、野蛮、聪明、优雅

  

  但他多次提汲亨利,捣弄纸花以及耶鲁大学古典文学学士学位


  这都指向了他内心的世界:他的心里一直住有个男人,不过以年少的享利到了亲弟弟再到彼得。


  在这个西部世界,步步隐藏自己,他把自己装的很强大,却藏不久


  他也没错什么了,追求的也是一份爱,不过是一份抽象不存在的恋情


  所以换句话来说,他又是可怜的



  但你说他们无辜,不至于。


  一个毁了一个人的尊严和信念


  一个杀了人,熄灭了他复燃的爱









  一个比一个自私。








  虽说是以两个人的角度进行描述,却大体展示了整个世界的面貌



没有标准下正与误。   






  世间大体的顺序大多如此,但暗的是世间

                                                  亮的是心里。



  正如《霸王别姬》中,雨蝶遇见的是假霸王,住着是真虞姬。





☁Winona·钱☀☁

不愧是目前已得3个金球奖的本尼新作!!!!!太强了!!我看了三遍才看懂!!这部电影的主线是这整部电影的留白白,当时世间无法容忍的同性的爱,躲避一切的悲哀,细腻到极致的报复,看透却不说透的依赖,请收下我的膝盖!!!!太绝了!太绝了!!整的我大半夜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厉害了!!!!!!!


ps照片来源水印

不愧是目前已得3个金球奖的本尼新作!!!!!太强了!!我看了三遍才看懂!!这部电影的主线是这整部电影的留白白,当时世间无法容忍的同性的爱,躲避一切的悲哀,细腻到极致的报复,看透却不说透的依赖,请收下我的膝盖!!!!太绝了!太绝了!!整的我大半夜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厉害了!!!!!!!



ps照片来源水印

good good study

看完犬山记的我:这……我看了个啥?这拍了个啥?菲尔你咋说没就没了呢?这小侄子太狠了吧?我莫不是看了个假预告?!


其实说实话,我看过这部电影满满的迷惑,我这是看了寂寞。那小侄子真的一看就不像什么心理太正常的人,所以对于他利用菲尔对他的爱杀死了他也是情理之中吧,可是我的菲尔啊,他可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男孩,甚至为了正式送给他那条绳子,那个客人来了都不洗漱的人竟然换上了西装,他走出了BH,却陷入另一个泥沼,并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再说小侄子,前面的埋的伏笔也是很多了,毕竟上一秒还温柔的摸着兔子,下一秒就在屋里把兔给解剖了的孩子能是一个小天使吗?明显不是!我不明白他到底懂不懂菲尔对他的爱!...

看完犬山记的我:这……我看了个啥?这拍了个啥?菲尔你咋说没就没了呢?这小侄子太狠了吧?我莫不是看了个假预告?!


其实说实话,我看过这部电影满满的迷惑,我这是看了寂寞。那小侄子真的一看就不像什么心理太正常的人,所以对于他利用菲尔对他的爱杀死了他也是情理之中吧,可是我的菲尔啊,他可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男孩,甚至为了正式送给他那条绳子,那个客人来了都不洗漱的人竟然换上了西装,他走出了BH,却陷入另一个泥沼,并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再说小侄子,前面的埋的伏笔也是很多了,毕竟上一秒还温柔的摸着兔子,下一秒就在屋里把兔给解剖了的孩子能是一个小天使吗?明显不是!我不明白他到底懂不懂菲尔对他的爱!但他肯定知道菲尔是喜欢他的,甚至用这件事挑逗过他。


没看这部电影之前,我对这部电影的期望就是至少有像断背山那样的镜头吧,我把它当同性来看,结果是个谋杀案!但不得不说,卷福的演技是真好!尤其是在树林用手帕擦身体的那一段,真的x张力爆棚啊!再加上看了一些采访,我卷福真的很敬业啊,因为吸没滤嘴的烟尼古丁中毒三次可还行!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虽然超出了我的想象,给我一种"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的感觉,但我卷福的精湛演技,以及为艺术献身,还是为这部电影增色不少的。嗯……作为一部除了爱情什么都谈的电影,还是很好哒。


以上均为个人看法



吴覺

细腻隽永。Phil表里之间的张力惊人,Peter塑造的也好(躺在棺材里,二人竟有点像)叙事节制,后劲极强,深得我意。好片子,学习了

细腻隽永。Phil表里之间的张力惊人,Peter塑造的也好(躺在棺材里,二人竟有点像)叙事节制,后劲极强,深得我意。好片子,学习了

究极奥秘❗️Aggressive(停更至春节)

卷福新片《犬之力》拿下三项金球奖🎉

海报 抱图随意

最佳剧情片:《犬之力》

最佳导演:简·坎皮恩

最佳男配角:柯蒂·斯密特-麦菲

本尼单人的角色海报在答谢里2333


卷福新片《犬之力》拿下三项金球奖🎉

海报 抱图随意

最佳剧情片:《犬之力》

最佳导演:简·坎皮恩

最佳男配角:柯蒂·斯密特-麦菲

本尼单人的角色海报在答谢里2333



十万辐射

一些黑白稿的练习——参考来源《犬之力》&某位侦探&网络

一些黑白稿的练习——参考来源《犬之力》&某位侦探&网络

人菜癮大

菲尔的内心是燃焦的红玫

他希望点亮那个年轻人初绽的花苞

就像他曾经点燃自己的一样

那个青年看着那么精致、易碎

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小心翼翼地接近

将自己仅剩的热情一股脑地点着

他享受着生命的绽放,仿佛回到了那年...

可是他不知,青年心中哪有鲜花

不过是浸湿的纸花在隔岸观火

因为青年知道这是对方的死局

(md我太心疼菲尔了,他内心就是个柔软的小姑娘,怎么说都罪不至此)


菲尔的内心是燃焦的红玫

他希望点亮那个年轻人初绽的花苞

就像他曾经点燃自己的一样

那个青年看着那么精致、易碎

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小心翼翼地接近

将自己仅剩的热情一股脑地点着

他享受着生命的绽放,仿佛回到了那年...

可是他不知,青年心中哪有鲜花

不过是浸湿的纸花在隔岸观火

因为青年知道这是对方的死局

(md我太心疼菲尔了,他内心就是个柔软的小姑娘,怎么说都罪不至此)


阿酸

一点逼逼叨叨

所以说最后菲尔穿上西装想要把绳子给彼得,是不是他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得了炭疽,也知道是彼得给他的牛皮让他感染了,但他还是想再见彼得最后一面给他留下体面的印象。是因为彼得让他感受到爱了所以不在乎,还是说菲尔根本没有想到彼得会害他?

可是彼得没有爱过菲尔啊,第一遍看菲尔编绳子,彼得给他递烟,嘴角微扬,菲尔难以置信却又深陷其中的场景张力十足;而第二遍再看,猜测这些举动只是彼得为了让菲尔心甘情愿继续为他编绳子而展现的小心机后,再怎么看都索然无味了,只是在看到菲尔带着惊喜、难以置信的目光时会感到悲凉。

这部电影怎么后劲这么大😭

所以说最后菲尔穿上西装想要把绳子给彼得,是不是他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得了炭疽,也知道是彼得给他的牛皮让他感染了,但他还是想再见彼得最后一面给他留下体面的印象。是因为彼得让他感受到爱了所以不在乎,还是说菲尔根本没有想到彼得会害他?

可是彼得没有爱过菲尔啊,第一遍看菲尔编绳子,彼得给他递烟,嘴角微扬,菲尔难以置信却又深陷其中的场景张力十足;而第二遍再看,猜测这些举动只是彼得为了让菲尔心甘情愿继续为他编绳子而展现的小心机后,再怎么看都索然无味了,只是在看到菲尔带着惊喜、难以置信的目光时会感到悲凉。

这部电影怎么后劲这么大😭

Carmen
【all菲尔】“这可真是匹烈马...

【all菲尔】“这可真是匹烈马。”“不容易驯服。”“是啊。”“那么谁先骑呢?”

【all菲尔】“这可真是匹烈马。”“不容易驯服。”“是啊。”“那么谁先骑呢?”

一颗曼妥思

一些非常精彩又伤人很深的电影🥲

一些非常精彩又伤人很深的电影🥲

DESTRUIT

【犬之力】月在山上【同学组】

影在月下 的后续

预警同前,更类似书版同人,小年轻组剧情虽少但真的很甜,不来一口吗()


影被拉得很长,彼得和托马斯并肩行走。他们刚刚去和电报员畅谈着未来,黑咖啡残余的苦香仍然停留在舌根。彼得隐约觉得托马斯今晚显得安静,却说不出缘由,只是觉得缺少了往日响在耳边的笑声。


已经到了夏天,电报员终于拿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邀请,很快就要前往阿根廷。他们为他高兴,一连几天在那狭小的房间叽叽喳喳地说笑着。彼得感到虚弱,这种陌生的兴奋太过激烈,一瞬间甚至让他幻觉将被击倒。但这不是会伤害人的力量,他难得一见地笑出了声,被其他两人惊讶地注视着,红色攀上面颊,他再一次不知所措,然后...

影在月下 的后续

预警同前,更类似书版同人,小年轻组剧情虽少但真的很甜,不来一口吗()





影被拉得很长,彼得和托马斯并肩行走。他们刚刚去和电报员畅谈着未来,黑咖啡残余的苦香仍然停留在舌根。彼得隐约觉得托马斯今晚显得安静,却说不出缘由,只是觉得缺少了往日响在耳边的笑声。


已经到了夏天,电报员终于拿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邀请,很快就要前往阿根廷。他们为他高兴,一连几天在那狭小的房间叽叽喳喳地说笑着。彼得感到虚弱,这种陌生的兴奋太过激烈,一瞬间甚至让他幻觉将被击倒。但这不是会伤害人的力量,他难得一见地笑出了声,被其他两人惊讶地注视着,红色攀上面颊,他再一次不知所措,然后被拥抱。


这几乎让他僵直了身体,但是没有躲避也没有推开,这个人总是比他更喜欢在白天外出,带着并不惹人头痛的阳光与石墨的气息。


而今天,是告别的日子电报员明天便要离开了——是上午的船票。他们本来计划为他送行,但是课程受限,托马斯不敢背着父母逃课,而彼得的实验更加忙碌。男人爽快地表示理解,在这一晚再次为他们准备了苦黑咖啡,男孩们还拿了些点心,中和了些苦涩,给夜晚带来些甜意。电报员已经实现的梦想未来给他们带来了鼓舞,让一些幻想变得更加可以触及。


彼得猜测自己大概该说些什么去打破这沉默,这已经是深夜,路上的行人稀少,只剩下他们的脚步声,与时不时出现的醉汉的酒后呓语。禁酒令在这种小镇总是没有被严格执行。


寂静敲打着他的心,那从父亲那儿传承的诊断的天赋让他第六感不安。可是大脑被少见的苍白侵占,他的手伸入衣兜想去抚摸梳齿时,才意识到自己前段时间才拿了出来,他以为自己不需要了。


“我父亲拿到了其他洲大学的工作邀请,礼拜日我要搬走了。”托马斯的话响在月夜之下,彼得沉默着看向对方,等待着后文,“抱歉,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


他该带着梳子的,而不是现在这样将手指压向掌心。预备役的医生把指甲剪到短而齐整,彼得丝毫觉不到疼痛。“那这是好事情,恭喜你了。”彼得用着一贯含糊不清的腔调说着,露出接近于微笑的表情。


托马斯仍然看着他,彼得觉得喉咙被阻塞,他思考着该在说些什么:“我们要开个欢送会吗?你应该也告诉他的。”而托马斯却只是再靠近了一步,他注意到彼得太阳穴那一根静脉又在一次鼓起,像是虫子一样延长。


“为什么总是这样,彼得?有时候我看着你我独处的神情,会怀疑我身边的你是否是非人……”他想说些俏皮话,像是以后寄信你要花不少邮票钱了,但一瞬间的疲惫击中了他,那种无法理解的自我压抑让他怀疑这感情是否是真实的。


彼得总是沉默,带着难以察觉的微笑注视着一切,托马斯说不清缘由,只是偶尔觉得陌生。之前曾一段时间他很忙碌,一连几天没空去找彼得,而对方也没来主动找他。而当之后他找到彼得询问原因,同龄的少年只是安静地表示担心冒犯。他不满意这答案,却没有多加追问,可是难以言说的情绪依旧像杂草一样滋长。


他们此刻又在百货店旁的小巷驻步,这边多有学生来往倒算不上混乱。彼得靠在墙上,白色的浆洗衬衫沾上些红色的砖灰,这问题让他茫然,观察着一切的眼睛将视线先投向托马斯的面颊,然后是身后另一面砖墙。“我不明白,汤米……”这个回答是如此含糊,托马斯甚至不确认这是否是回复他的问题,还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也是在这里,在彼得提前接到医科大学录取通知的那一晚——他几乎全科优秀的成绩让他的申请之路十分顺利。托马斯邀请他去自己家过夜庆祝,没有其他人。寄给罗丝和乔治的信还在路上,此刻只有这个人和他一起分享快乐。彼得觉得解脱,那过去在西部被压下的无形担子终于变得轻巧。那次托马斯的父母都不在家,他们决定外出买些软饮,时不时走走停停。


他们发现在小巷仰头可以看见明亮的月亮,便停了下来,继续着对话。彼得被过分真挚的祝福搞得不知所措,他们都有些年轻人过度兴奋下的晕头转向。托马斯为彼得设想着更夸张美好的未来,甚至超过了彼得在剪贴簿的构想,他微笑着扯下对方的眼镜:“好了,我的教授,别再说了。”之后他们注视,像是意识到一些错误的情绪在萌生,然后错开了眼神。


没发生什么,至少实际没有。彼得睡在了沙发上,他很高挑,在沙发上被迫要蜷腿,但最后仍然没有选择和托马斯睡在一起,也没同意和托马斯调换。


“走吧,彼得。已经很晚了。”托马斯最终没有追问,彼得总是遮掩着太多的秘密,他想了解,却担心自己是否有能力去承担一切。彼得执意这次要先送他,然后在托马斯家前告别。


彼得第二天早上给罗丝打了电话,说自己打算回去一趟。罗丝很开心,话语甚至激动到有些乱序。他表示不用对方接他,而是自己回去。一套替换衣物和更多的书,他踏上了回家的路。


到牧场已经是傍晚,家里的女仆帮他把书搬到了房间,乔治还在外办事,大概明天才回来。他独自去了罗丝的房间,漂亮的金发女人看起来心情不错,甚至带了些丰腴。


“你怎么脸色这么差,彼得?”罗丝惊讶地想从床上起身,而彼得向前一步先坐到床边。他摇摇头,依旧沉默着,将头枕在了罗丝的膝盖。他们从未有这么亲近的动作,罗丝一时有些惶惶不安,但依旧伸出手,抚摸着彼得打理整齐的头发。


“我收到你的信了,这真是太棒了,约翰尼一定会为你骄傲的。”罗丝轻声细语着,她第一次看到儿子露出需要他人的姿态,母性让她下意识想把对方拥住,将最近的事情一点点讲给对方,“你总是让我这么骄傲,乔治也很开心,他给你准备了礼物,还不准我告诉你。”


“你千万不要告诉他你知道了。上次聚会出去,他跟所有遇到的人讲了你很棒。州长打算等你有空的时候见见你,你现在可是我们的大人物。”


“之前你承担太多了,不要总给自己太大压力。”


“你要有弟弟妹妹了,他肯定也会很崇拜你的。”


彼得安静听着,直到罗丝的絮絮叨叨归于安静:“那太好了,母亲。今天的月亮怎么样?”


“今天是个明亮的晚上。”

喵
哇,Peter小朋友真的是好聪...

哇,Peter小朋友真的是好聪明啊,从看到健身杂志,到了解BH和Phil的关系,再到他们关系的软化,然后通过病毒水泡的牛皮给Phil下毒,最后窗边的一笑,啧啧,本尼这个角色死的好惨呐

哇,Peter小朋友真的是好聪明啊,从看到健身杂志,到了解BH和Phil的关系,再到他们关系的软化,然后通过病毒水泡的牛皮给Phil下毒,最后窗边的一笑,啧啧,本尼这个角色死的好惨呐

DESTRUIT

【犬山记】影在月下【同学组暗示】

注:彼得的同学在此文中被称为托马斯。大概更类似于书版的同人。除了青少年学生组外,其余cp心证。


Summary:赫恩顿夜幕下的相遇与分离。


秋末的赫恩顿天黑很早,只是七点多便浸入一片黑暗,立着的高大路灯带来昏黄的光线,把行人的影子拉到很长。这是彼得最喜欢的时候,没了困扰他的刺目阳光,他可以更早离开宿舍,在夜幕下漫步。


周五中学的老师会更早给他们下课,让这群精力旺盛的孩子可以玩耍释放热情。彼得收拾好东西,斜挎着书包慢慢地走着,他的朋友从后面快步走来,然后沉默地跟他一起走。那个男生和他身形相仿,同样的瘦高身材,但显得要健康,而非摇摇欲坠。就像他总是被嘲笑是“娘娘腔”,对方因为鼻梁...

注:彼得的同学在此文中被称为托马斯。大概更类似于书版的同人。除了青少年学生组外,其余cp心证。


Summary:赫恩顿夜幕下的相遇与分离。


秋末的赫恩顿天黑很早,只是七点多便浸入一片黑暗,立着的高大路灯带来昏黄的光线,把行人的影子拉到很长。这是彼得最喜欢的时候,没了困扰他的刺目阳光,他可以更早离开宿舍,在夜幕下漫步。


周五中学的老师会更早给他们下课,让这群精力旺盛的孩子可以玩耍释放热情。彼得收拾好东西,斜挎着书包慢慢地走着,他的朋友从后面快步走来,然后沉默地跟他一起走。那个男生和他身形相仿,同样的瘦高身材,但显得要健康,而非摇摇欲坠。就像他总是被嘲笑是“娘娘腔”,对方因为鼻梁上厚厚的镜片而被讥笑为“书呆子”。但是赫恩顿的中学总有一点好,这里不会有同龄人把他按在地上,然后挥拳。至于那些嘲讽的笑容与打量的冷眼,彼得从不在乎,何况这里还有图书馆,有化学课和物理课,他能感觉到未来在朝自己微笑。


暑假从农场离开之后,他没再回去过一次,只是按时照旧接待来拜访自己的母亲。罗丝看起来状态好了很多,在折磨下变得消瘦憔悴的脸再次红润,也再次有了笑容。偶尔乔治会跟着一起来,他看着那两个人坐在亲昵地沙发上,第一次开口以“乔治”称呼了对方。乔治总是迟钝,但也意识到关系在此刻拉近,露出笑容。他们会邀请他回农场看看,而他只是摇头,以学业紧张作为托辞一次次婉拒。


但他没觉得中学忙碌,只是不想再回到那片西部的草原。


“我先回家吃饭,等晚上去你宿舍门口找你。我们今晚还要去车站吗?”托马斯率先打破了沉默。彼得点头:“那要看他今天有没有上班。”对方没再多言,就像是每一次在学校的交谈,唯夜幕下只有二人身影时,他们才能畅所欲言。


对方用西语说了再见,他心领神会也以西语回应,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托马斯的家就在赫恩顿,自然不用和他一样吃住在宿舍,更何况父母和睦,没理由不回家吃饭。


彼得自己回了宿舍,整理好书本,罗丝早早寄来了信,表示:这周无法来看他,有人来家里做客,无暇分身。信尾是浓浓的歉意,他提笔写了封回信让她放心,交给了负责打扫的阿姨寄出。他的晚饭一贯的简单清淡,多余的餐费被他存起来,为了未来可能存在的不时之需。就像他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罗丝那样,他没告诉罗丝这件事,以免她担心自己是厌食或者过于消瘦。


时间转得很快,他在梳妆镜前用水梳平整了头发,刚擦干净鞋子敲门声便响起。托马斯等在门口,彼得快了几步来到他身边,沿着街道慢慢走着。


他这才开口讲话,夜色让他的脸有些模糊不清,也带来自在。他们先是谈论象棋,交流着在象棋俱乐部那局迟迟没有结果的对局,提出一个个解答。彼得不再是一贯含糊不清的声音,难得有几个声调上扬。


那位电报员没有来上夜班,他们便离开车站,到赫恩顿更深处的河边坐着。这边的灯光更暗,只有月光洒下,投射在凹陷的太阳穴处,给眼睛铺上重重的阴影。


“你在看什么,医生?”托马斯看着将视线专注投向水面的彼得,话语中带了些疑惑。


彼得将视线从河水上移开:“月亮,教授。我在看月亮。”他们在四下无人处称呼着那会被认为过于做作的称呼,但彼得的神色如此认真。于是托马斯先笑了,然后彼得也笑了起来 。他难得笑出声,让托马斯也愣住了。


“你看起来很开心。我本来在担心你的沉默,毕竟暑假回来你身上有烟味。”


彼得沉默了片刻,是否要对他说谎是件很难抉择的事。他想把一切埋入九尺之下,但是西部那浓郁呛人的烟草,总会留下在洗澡后也无法立即消除的气味。他本来以为母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返校后的第一周母亲独自来找了他,没有说话,只是眼睛潮红着抱住他。他为这亲近几乎浑身僵直,甚至忘了人们应该是回抱这好意,或者不动声色地推开。


那一瞬间他意识到母亲隐约猜到了一切,但不明白她为何悲伤。只能在拥抱后沉默地给她递上洁净的手帕,看着她再一次叹息。“约翰尼如果在的话,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我总是无能,让你要承受伤害。”罗丝喃喃着,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彼得。他恐慌于这对于过去的提及,还有罗丝再一次如破碎瓷器般外露的情绪。


“不是的,你不需要难过。”他打断了母亲的喃喃,本就含糊不清的言语变得更加低声。言语在此刻变得匮乏,他很久没再母亲嘴中听到“约翰尼”的名字,罗丝主观规避着这个话题,而他虽然留下了所有遗物,却也只是很安静。


罗丝的手搭在他脸上,他握住对方的手腕,直到母亲不再落下眼泪。那次他们没有多聊天,罗丝甚至没有与他一起去吃晚饭便离开了。他没有留,没有留她住在旅店。


“只是染上了味道,那里很多人吸烟,在所难免。”彼得的声音又回到含糊不清的状态,做出近似笑容的表情,“不用为我担心,教授。”


他们没再继续聊彼得的家庭,这方面彼得一直讳莫如深,从不多说一句话。快一年的时间,托马斯也只知道他父亲早逝,母亲再婚的事。他也很少提起继父的农场,提起自己在郊野的生活,只是用几句话让托马斯放心——他不会再失学。


这些被边缘化的孩子都有着同样的敏锐,托马斯把瓶底厚的眼镜向上推,岔开了这个话题。他们又谈论了会儿棋局,为这周俱乐部的见面想好破局之处。


他们再次讨论了上帝,而彼得一如既往地否定了他的存在。托马斯问他是否看了自己介绍给他的祷告书,彼得只是点头。


“人们都说上帝不会接受自杀者的灵魂,所以他最好还是不存在。”这话语对于虔信者大概是亵渎,但托马斯没有争论,他能意识到这话在暗示着彼得的父亲,而他难得提到了自己的家庭。


这个漫步的夜晚在坐上河边的那一刻便预示着与众不同。托马斯早早就感受到彼得自从暑假回来——更加深沉的目光,但他也更多微笑,而让人忽视了他的变化。“是你的父亲吗?”托马斯踌躇着问出。


彼得点头:“他是上吊去世的,我发现了他的尸体。”


“……我很抱歉。”去窥伺旁人的隐痛是不礼貌的,而彼得摇摇头,没有在意。他自顾自地说下去,比以往每一次谈及更深:“他很善良,死前还仍然为我留下叮嘱,告诉我要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要做个善良的人。他是唯一告诉我,我很强大的人。”


托马斯从未切实了解过对方的过去,彼得总是隐藏着一切,像是教堂里讳莫如深的牧师,托马斯第一次见他时,曾猜测他相信基督或者计划学习神学,而非外科医学。


“你很强大,彼得。”托马斯不知道要怎么承接对方的话语,只是赞同。他想着彼得一个人前来求学,对方比他承受了更多辛苦。不过他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到痛苦的表情,只是注意到那因清瘦而略有凹陷的太阳穴处,有一根如同虫子般突出的静脉。


彼得望着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一句“谢谢”。“他最后只能草草下葬,连葬礼都没有。那本《死者安葬令》里的话,没有一位神父愿意对他念。” 


这次托马斯没有再多言,远处河边孩子的嬉笑声逐渐消失,他低头看了眼手表,到了回去的时间。“我们该走了,亲爱的医生。”他们都穿得单薄,站起来时才意识到,秋末的天气冻得身体有些发僵。


他们没再谈及苦痛,而是讲着未来,讲着那个关于他们未来会成为多么有名的英文教授与外科医生的未来。他们最开始想的切合实际,后来开始异想天开,他们都知道这只是遐想,太过夸张,忍不住笑出声。


灯光下贴近的身影被拉得很长,他们先来到了彼得的宿舍门前。舍友大概是休息了,门内是一片安静。彼得靠在门上,做着今晚最后的告别:“你觉得为爱的人移出障碍是一种善良吗?”


托马斯哑然,摇头又迟疑地点头:“我猜大概是是的吧,人总要为他们所爱的人做些什么。”彼得一贯紧绷的肩膀放松,下垂的肩线让他更加瘦削。


“晚安,明天见,我的教授。”他的声音很低,像是怕惊动已经入睡的邻居。他们都不是会在告别的礼仪上过度拘谨的人,说了再见便转身离开。


彼得拉灭了房子门前的灯火,只有清冷的月光洒下,他的身影与树影交杂,铺陈成了大片。但随着他走进了门,什么也没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