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犯罪

21533浏览    3799参与
叫我的名字

原创推理小说《翡翠原石》第十二章:开拆!

           我走在前面,思索着应付拜伦的话术。

           谢里跟在身后,小声说:“莱拉小姐,我们要去干什么?”

           我停在别墅前的台阶上,面向谢里:“啊,这个嘛。莱斯舅舅接任庄园时,发现书房被人用木板钉上了。他了解到上一任主人...

           我走在前面,思索着应付拜伦的话术。

           谢里跟在身后,小声说:“莱拉小姐,我们要去干什么?”

           我停在别墅前的台阶上,面向谢里:“啊,这个嘛。莱斯舅舅接任庄园时,发现书房被人用木板钉上了。他了解到上一任主人精神有点问题,钉木板说是为了封住书房里的怪物。莱斯舅舅太忙了,没有时间管这些幼稚的事情。直到莱斯舅舅去世,书房还是被钉着。知道了吗,谢里。”

            我继续说:“我是个作家,需要安静的环境创作,书房在合适不过了。”

            谢里打了个冷颤:“不会里面真的有怪物吧。”

            我盯着他,眼神放空洞:“说不定呢。”

          “莱拉小姐,这一点都不好笑!”

          “哈哈哈,你不会被吓到了吧。这些我当然不信啦,都是骗小孩的。”

            我和谢里停在书房门前。

            谢里惊叹到:“钉这么严实,我都要相信了好吧。诶!这还有把锁呢!就算我拆了木板,你还是进不去。”谢里撇了撇嘴。

          “呃,我有办法。你快点拆吧。”

             谢里不再说话,埋头拆起木板。我坐在旁边的地上,继续想着我该怎么和拜伦说呢。

             叮叮当当,声音传了出去。

             传到珍妮的耳朵里,她冲楼上大声喊:“莱拉,你在做什么。还有,谢里去哪了,我没看到他在花园里,和你在一起吗。”

              珍妮一边说着一边往楼上走,我听到她上楼的脚步,赶紧喊:“是的,谢里在我这,我卧室的门关不严让谢里修一下。他说他经常修。没事儿的珍妮!你去忙吧!快修好了!”

           “哦,好吧!我去忙了!”脚步声慢慢远离。

              我捉住谢里的胳膊,摇了摇他:“谢里,你快点拆。”

              他倒是停住手上的动作,奇怪的看着我,“莱拉小姐,你为什么要撒谎呢?”

            “因为我想给珍妮和拜伦一个惊喜,他们也抱怨过这个门总让他们想起之前的种种事情。为了他们的身心健康嘛!我也正好需要这个书房。”我小声说。

              谢里点点头:“原来如此,莱拉小姐还是这么善良。”

              听着他的夸赞,我心里不舒服起来。撒谎是应该被人唾弃,但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莱斯舅舅的事。

              一个谎言的说出,就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弥补刚开始的错误。

              

               

                

               

              

             

             

            

犯叔说影
最新枪战猛片,女儿惨遭劫持,退隐枪王重出江湖血洗黑帮
最新枪战猛片,女儿惨遭劫持,退隐枪王重出江湖血洗黑帮
犯叔说影
最新犯罪猛片,毒枭大佬斗智斗勇黑吃黑,两败俱伤惨遭覆灭
最新犯罪猛片,毒枭大佬斗智斗勇黑吃黑,两败俱伤惨遭覆灭
犯叔说影
2022最新黑帮犯罪片,真实事件改编,波兰黑帮教父的传奇一生
2022最新黑帮犯罪片,真实事件改编,波兰黑帮教父的传奇一生
王两块
人为什么会犯罪
人为什么会犯罪
泪沐讲电影
小女孩回家发现妈妈被杀害,第一时间却是淡定写着作业,悬疑片!
小女孩回家发现妈妈被杀害,第一时间却是淡定写着作业,悬疑片!
泪沐讲电影
小女孩被老头欺负,家人为了名声不报案,结果坏人更加猖狂!
小女孩被老头欺负,家人为了名声不报案,结果坏人更加猖狂!
萌宝影视解说
如何从号称地球上最坚不可摧的建筑之一盗取三枚金币
如何从号称地球上最坚不可摧的建筑之一盗取三枚金币
犯叔说影
泰版《赤裸特工》,让你肾上腺素飙升,全程高能劲爆炸裂
泰版《赤裸特工》,让你肾上腺素飙升,全程高能劲爆炸裂
晓多电影
嚣张大毒枭策划跨国绑架,退隐兵王重出江湖惊天救援,动作猛片
嚣张大毒枭策划跨国绑架,退隐兵王重出江湖惊天救援,动作猛片
惊澜

《落无言》

   夏日携着热浪滚滚而来,今年的城市格外的热。 今天和平时一样,但是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李言走在路上随手向身旁的垃圾桶扔了一个饮料瓶,顶着烈日骂了一句,准备转身就走,看到了转角处蹲着的一小孩子摇摇晃晃蹲不住了。好在他还有点良心,走过去问:"小朋友,你家长呢,怎么把你扔在这?"说罢准备扶一把。  

    小孩儿抬起头撇开他的手...

   夏日携着热浪滚滚而来,今年的城市格外的热。 今天和平时一样,但是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李言走在路上随手向身旁的垃圾桶扔了一个饮料瓶,顶着烈日骂了一句,准备转身就走,看到了转角处蹲着的一小孩子摇摇晃晃蹲不住了。好在他还有点良心,走过去问:"小朋友,你家长呢,怎么把你扔在这?"说罢准备扶一把。  

    小孩儿抬起头撇开他的手恶狠狠地说:"你谁啊你,我不要你管。"    

    李言说:"真是,爱谁管谁管,难怪把你扔这儿,真是活该,切。"   

    李言抬腿准备走,就听到后边的小孩儿砰的一声倒地上了,无奈之下,只好把那小破孩儿送到隔了两条街的小诊所,进门儿就说:"小陈,给你送生意来了,接着。"    

    陈源跑过来接住小孩儿说:"好久没来了你,诶,你.....拐卖儿童了,不行,我得给我姐打电话...."    李言说:"放你的屁,我发善心捡来了,应该是中暑了,你看看,我委托人还等我呢。"   

     陈源:"那行,他一会儿醒了我就给送警局我姐那去,但医药费还得你给啊,我可不和李大善人一样,不搞慈善。"    

     李言转身向门口走去说:"我祝你掉钱眼里出不来,噎死你。"     

     李言赶到公司时已经晚了十几分钟,会客室早已空无一人。一旁的同事对李言做了一个格杀的动作。李言知道他要完。便向最里面的办公室走去,敲了敲门,走进去说:"对不起,谨哥,我迟到了。”说罢顺服的低着头。   

      赵谨将手里的一份文件扔到李言的脚边说:"小言,不是我说你,你是真的很让我失望,之前代理的案子十有九败,这次好不容易有人愿意找你,你居然还敢迟到,你要是不想待下去了,趁早打好离职申请,你好我也好。"说罢转了转手里的钢笔说:"这个是个离婚的案子,我看了一下很简单,你这个案子搞完了,就辞职吧。"    

     李言抬头看着赵谨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准备开口,赵瑾就说:"你别说哥不照顾你,现实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咱们这一行没有点业绩人脉根本就没立足之地,这你都知道。"    

     李言笑笑说:"我知道,哥,不行的话我就去做个乡村法律志愿者也是一样的,你也别....太为难,我知道哥你已经很照顾我了,谢谢了,做完这个案子,我就辞职了,这段时间谢谢你了,哥。"   

      说罢李言捡起地上的纸张,恭敬地转身走出去轻轻的关上门。赵谨深深地看了关上的门,叹了口气说:"我也没办法了,对不住了兄弟。"     

      李言垂着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定定的看着手里的文件,叹了口气。他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     

      李言烦躁的抓了抓头。一旁的同事过来拍着他肩膀说:"怎么,谨哥吵你了,没事,他谁不得说上两句,别放在心上,你还不知道他的,安啦。"  

     李言转头对他说:"安个屁安,等我办完这个案子,我就可以滚蛋了。"  

     周围的人听到都对他默哀到:"天哪,这就是资本家啊,这是在榨取你的剩余价值,哦,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啊。"听者无不点头加以肯定。  

     李言在一片唏嘘声中打开了手中紧攥的文件说:"让我来为资本家压榨自己吧。"   

     他手中的这个案子就像赵谨说的那样,真的是简单到了极致,让任何一个刚刚法学专业毕业大学生来办,一样能办的漂亮,这简直就是赵瑾仅有的善良在发光发热,他必须抓住这个案子,胜诉了就可以找下家事务所了。    

    他大略看了一下,丈夫妻子婚前有财产公证,婚后财产自己存自己的,房子居然是租的,三年都没个孩子,夫妻之间没人出轨,就感情破裂,就这,就这。到时候就背一下条文就过了,真的没意思。李言放下手里的文件,转身走出了事务所。该怎么和女朋友说自己马上就要失业了,真的让他很恼火。本来他的女朋友就是靠自己辛辛苦苦求着追来的,要是知道他失业了那肯定玩完。想到这儿不禁恨自己这么没出息,就不是干这行的料。    

     李言走到小陈诊所里瞬间凉爽了一大截,对走过来的陈源说:"我失业了,被我的上司劝退了,走之前还专门让我办一个简单的要命案子,生怕我想不开,诶,你说他是不是可怜我呢。"    

    陈源从里间走出来说:"肯定的,毕竟你也在他手下干了多久来着......三个月还是四个月来着。"    

     李言踹了他一脚说:"滚,我来年就把你这小破诊所给告了,黑手党,专坑顾客。"   

      陈源说:"大律师,要不你先看看你中午捡的那小孩儿。"  

     李言说:"不是让你给你姐送去了吗,怎么,还赖在这里不走了?"    说罢李言和陈源一起走到里间,看到那小孩儿抱着腿坐在墙角。    

    李言说:"怎么?你虐待儿童了是怎么?”    

    陈源说:"我哪敢啊,我姐不得削了我,这小孩儿一醒过来就这样,我说送他去警局他也不去,真是的,我总不能绑着他去吧,那我姐真的要把我拘了。"    

      “行行行,我把这大爷给送过去。真是倒霉了今天。”       

     李言手刚碰到那小孩儿,小孩张口说:"叔,我十七了,再过几天就十八了,不是小孩子,我家里出了变故,就我一个人,我不想去警局,我都没亲没故的,又马上成年了,我去不了孤儿院,我也不想去福利院,我只想找个有家的地方,但是我离开家的时候还挺小的,记不得了,叔,我能跟着你不,我会干活儿,也不添麻烦,你今儿还在路上救了我,还送我来诊所,叔,你行行好呗,反正我哪也去不了了,叔......"      

      李言看着这小孩子,其实小孩穿的也挺正常,既不是破破烂烂也不是脏不拉几的,有点像离家出走的,到不像是他说的那样没亲没故,他皱起了眉毛,觉得那个小孩撒谎了。    

      小孩看到李言的视线便说:"叔,这衣服是我偷来的,才偷到的,之前的衣服太破了,穿不了了,我很久没吃东西了,所以今天才会晕倒,真的,叔,我没骗你,你要信我啊,叔,我又没上过学,什么都不懂,我之前打工也没人要我,我真的没办法了叔。”    

     李言不相信的说:"你几岁离开家的,家里出了什么变故,为什么出变故后你家那边的警局不照料你这个唯一的未成年儿童,你是什么时候来这座城市的,用什么方式来的,为什么之前不向他人求助,你偷盗应该不止这一次了吧,为什么别人没发现不报警,请你回答,小朋友。"    

     陈源看不下去了说:"人家怪可怜的,别这样,又不是在工作的时候,放松点。"    

     小孩边流泪边说:"叔,我不是坏孩子,我十四岁家里就不要我了,觉得我没哥哥有用,让我出来打工给哥哥攒钱送他去读书,爸妈就送我到了这里,让我去,让我,让我去酒吧陪酒,那当然就不是什么正规酒吧,我十六岁也就是去年拼了命从那里跑了出来,真的,我自己花了几天跑回村里,村里说我家里人好像得罪了什么人,肯定就是那酒吧的人,我在原来家的地方呆了几天,但是那群人天天都要来找人,我待不下去了就又求别人送我来了这里,我没成年,哪里都不要,就找了一个黑网吧待在那里,但是之前偷他们东西被抓了就不让我待了,我就出来了,这衣服是我最后偷得东西了,人家没怪我,送我了,我真的没骗你,我前几天才从那网吧出来,我可以带你去看,真的。"     

     李言还是不信:"我不信你,真的,孩子,有困难要找警察,不是找我,你明白么,我帮不了你,真的,我送你过去。"     

      那孩子被李言拉起来后直直地跪在了地上,大声地哭着说:"我知道叔你不相信我,但是我真的不想去警局,真的,我马上成年就可以自己打工,但是我没住的地方,你就让我住你那里,我可以交房租,也可以做家务,我会找到工作的,我求你了,叔,我求你了,真的........"说罢更加凄惨的哭了起来。    

      陈源将李言拉到一旁说:"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且多个人帮你分摊房租不好么,你失业了,可以专心出去找工作,你就当找了一个免费的保姆,我说我这儿收了他他不肯,见鬼了,人家偏要跟你走,你好好想想呗。"  

     李言说:"其实也不是不行但是我觉得这个小孩子给我的感觉怪怪的,我怕他有问题,一会儿把他名字给你姐,让你姐查查他到底是打哪来的。"                        

     陈源说:"那没问题。"   

     李言转身对地上的小孩子说:"祖宗,服了你了,那就跟我走吧,我可先说好我租的单人公寓,你负责扫地、做饭、洗衣,等你找到工作后得给我交房租,把你身份证给我。"    

     小孩子破涕而笑说:"叔,我都可以,我没问题,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说罢把口袋里的身份证交给了李言。   

     小孩儿的名字叫做-江落。     

     李言拉起低着头的江落的手走出了小陈诊所。     

     李言和陈源都没注意到江落低着头露出的一抹转瞬即逝的邪笑。

墨夜行者(看到我请让我滚去学习)

美腿神器(五)

3k+好耶✌

⭐⭐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感觉越写越像动作片(x

还是受到好莱坞的荼毒过深了(bushi


————————————————————————————


【十二】12月17日

“到底有什么联系……”组长站在墙边,陷入了沉思。墙上是一幅放大版的A市地图,一些地方被圈上了红圈,用大头针钉着照片,粗略扫一眼,已经有五六十张了。在其他几面墙上也有类似的地图和照片,但是数量上明显减少了,最多的B市也不过三十出头,远没有A市那密密麻麻的红圈来得触目惊心。

今天凌晨,A市的地图上又多了一个圈和一张照片。组长长叹了一口气,每次都是这样,线索追查到一半便断掉,而很快又会出现新的受...

3k+好耶✌

⭐⭐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感觉越写越像动作片(x

还是受到好莱坞的荼毒过深了(bushi


————————————————————————————


【十二】12月17日

“到底有什么联系……”组长站在墙边,陷入了沉思。墙上是一幅放大版的A市地图,一些地方被圈上了红圈,用大头针钉着照片,粗略扫一眼,已经有五六十张了。在其他几面墙上也有类似的地图和照片,但是数量上明显减少了,最多的B市也不过三十出头,远没有A市那密密麻麻的红圈来得触目惊心。

今天凌晨,A市的地图上又多了一个圈和一张照片。组长长叹了一口气,每次都是这样,线索追查到一半便断掉,而很快又会出现新的受害人,对方猖狂得像是在故意挑衅。最令人愤怒的是,他们对这一切还无能为力,好不容易抓到的人,要么是毫不知情,要么是绝不开口,更有甚者,看见他们靠近便直接自杀了事,兜兜转转一大圈,愣是一点信息都撬不出来。这些天来,专案组的气氛一直很沉重。不过事情出现了一丝转机——前一天B市那边发现了一条新线索,是找到了对方藏匿尸体的地方,现在已经派了一队人去追查。希望他们那边可以有结果吧。组长默默地想道。

“嘿!怎么样?有头绪了吗?”一个人推门而入。

进屋的这人是他的老朋友,两人经常一起接案子,只是这次恰好不在一个组。

“还没有……”组长又叹了口气。

朋友扫过墙上贴的照片:“都是受害者?”

组长点点头。

“平心而论,长得倒还都不错。嗯,腿挺漂亮的。”他的目光停留在其中一张照片上,像是发现了什么。他走近两步,端详片刻,用手指了指,“这个,好像是那个演员吧。”

“哪个演员?”组长对这张脸没有任何工作之外的印象。

“呃……她叫林筱乐,演网剧的一个小演员,再早的时候一直平平无奇,前一阵子刚刚火起来。算了,反正你也不关注这些——怎么她也成受害人了?”

“12月1日,几乎是最早的一批。”组长凑近了,看了看上面标的日期,“他们连公众人物都敢……”

“她是在那之后火的。网剧是提前录制好的,再加上也没有报道她的情况,大家应该还都不知道这回事。也不知道这时候走红,对她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说起来她也是后来才转行当演员的,之前是做模特,就是那种,腿模,主要是拍裤子拍裙子什么的。”朋友对她了解不少,此时也是分外感慨,便一股脑地把信息全倒了出来。

“腿么?……”组长的视线落在照片上那双大长腿上,随后转向其他照片,一双双姿态各异的美腿争先恐后地跳入视野。 



与此同时。B市。

就是这里了。队长看了看手中的定位器,对身后打了个手势,一队人悄无声息地散开,包围上去,从不同角落潜入了这座工厂。

这个地址是他们好不容易跟踪得来的。对面的人警惕性太强,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就撤,单单是为了拿到一个地址,他们就费了千辛万苦。公开的资料显示,这座工厂隶属于寻美公司,正是当下热卖商品美腿神器的生产地之一。真是可惜了,这是队长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第一反应,好端端一个正火爆的公司,前景一片光明,怎么就非要跟那种犯罪案件扯上关系……

但是无论如何,不能浪费这次机会。队长深吸了一口气,也寻了个空当,溜进了工厂。


一进工厂,机器的轰鸣声便冲击着耳膜,几乎占据了全部的听觉。巨大的工厂中,数十台机器一刻不停地运转,长长的流水线上,机械臂精确地重复着每一个动作;高处的监控将一切尽数纳入视野,将画面忠实地上传给管理者;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中央智能控制着不同工序,调整它们的制造速度,指挥转移车在高大的机器中穿行,运送半成品去往下一道流水线上加工……大规模机械化生产,全自动化控制,智能化调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人们恐怕很难相信,这是一家才成立不久的公司能够做到的地步。

感叹归感叹,正事还是要干。队长定位到仓库——情报中犯罪团伙藏匿尸体的地点——照着路线指引摸索过去。他矮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在机器之间穿行。

身后的机器运转依旧。半空中,一个摄像头悄无声息地转过一个角度,黑漆漆的镜头对准了他的后背。 


令人惊奇的是,一路上,竟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非但没有碰上敌人,甚至连队友都不曾看见一个。周围环境的吵闹与微型耳机里时不时传来的沙沙声几乎隔绝了他与队友的联络。按理说,他们虽然是分开探查,但是最终的目的地都是仓库,也不至于一个人都看不到。他按下心里的疑惑与不安,攥紧手中的枪械,聚精会神地前行。

仓库在整座工厂的后方,穿过一段通道即可到达。队长轻轻推开仓库门,里面是摞放得整整齐齐的纸箱,空气中也没有预想的血腥气,一切都十分平常,仿佛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仓库。

就在那一瞬间,一个什么东西拍在了他的脸上。麻醉剂刺激性的气味窜入鼻腔,他下意识地扣动扳机,随即是子弹嵌入皮肉的摩擦声和一声被刻意压抑的闷哼。在失去意识倒地前的一刹那,他捕捉到那个人的脸——那张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脸。 


再次醒来时,他身上的武器和通讯设备都被搜走。在狭窄阴暗的房间里,他和他的队友们被捆绑着胡乱地丢在地上,10个人,一个不少。他们交流了下情况,无一例外都是麻醉剂,区别只在于有些是直接被弄晕,有些还和那人过了几招。不过据他们说那人身手也很了得,几下之内就把他们制服,一样迷晕后弄到这里来了。

“早知道就不分开行动了。”队长闷闷道,“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分散侦查是他的决策。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了现在的局面,他的心里满是愧疚和自责。但令他宽慰的是,并没有人因此而责怪他指挥不当,大家仍是齐心协力,尽力寻找从这里出去的办法。 


“专案组B市行动队,你们好。”

冷不丁冒出来的声音让他们身体一僵。

“我应该没说错吧。”那个声音慢条斯理道。

他们很快锁定了声源——那是屋顶上挂着的一个监控摄像头。此时镜头牢牢地盯住他们,像两只人眼一般直勾勾的,盯得人心里发毛。

队长稳了稳心神:“你是谁?”

“追查了这么久,你们还不知道我是谁么?”那个声音幽幽道,“擅自闯入别人的地盘之前,不是都应该先查一查么?”

——果然是他。

队长和其他人交换了下眼神,确认了先前的推测,那一连串案件果然和这个新晋的寻美公司脱不了干系。

“你绑了我们这么多人在这,是要干什么?”

“你想说绑架?”那声音低低一笑,“不不不,那是低级的罪犯才会犯的错误,试图用一群掌控不了的人质当筹码,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实在是太无趣了,况且还有那么多的变数……我不喜欢变数,我喜欢可以牢牢抓在手里的东西。至于你们嘛……”

那人的声音被另一阵话声打断:“B01!B01!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

——是通讯器!是组长的声音!

人群之中起了一点骚动,但很快便又平复。

“组长!我是B01!”队长朝着摄像头大喊。既然那人能听到他们这里说话,那么或许他的声音也能传到通讯器里。

“好啦好啦,稍安勿躁,现在还不是你们叙旧的时候。”那人懒散的声音又响起来。

“你是谁,你到底要怎么样?”那一头,组长的声音中透着恼怒。

“你应该很清楚我是谁。至于我想怎么样……这么说吧,我们双方本来相安无事,但是既然你们先打破了这个平衡,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今天只是一个例子,后续如果还有类似的情况,可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们。”那声音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于懒散中又透出几分漫不经心。“专案组组长,对吧?既然你们执意要参与,那不如看看这个游戏到最后,我们究竟谁胜谁负。”

“不过现在,你们只有五分钟时间了。”

话音刚落,囚室的墙上便投下一道光影,上面赫然是倒计时,鲜红的数字从5:00跳到4:59,伴随着嘀嘀的声音,一格一格地减少。 



“还愣着干什么?!叫附近的小队马上过去救人!快点!越快越好!”组长几乎是立刻朝手下喊话,指挥处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定位呢?那该死的人到底在哪里?”

“妈的。”他一拳捶在桌子上,愤愤地骂道,“拿那么多人的命玩游戏?玩他个头的游戏!”

“头儿!定位在B市的xx宾馆!”旁边有人叫道。

“通知B市,立刻封锁周围的街区,严查离开的人员和车辆,宾馆登记信息调出来。定位能具体到哪个房间吗?”组长迅速下着命令。

“在四楼,具体的房间号无法定位。”

“叫B市再派一队人去宾馆搜查。即刻起宾馆全面封锁,不得放任何一个人离开。”说罢,组长又抓起通讯器,“B01!B01!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具体在什么位置?救援已经在路上了,你们再坚持一会儿!”


————————————————————————————


//一些补充:

//私设专案组下辖各市行动队,指挥处啥的也是私设

//演员林筱乐是个值得关注的角色(是新加的,但不完全是)


📢号外号外:

来给我们的两位boss征集名字&结局!

完整名字/一两个字均可!

结局可以是he/be大方向或者具体结局(背景和现实太接近总觉得反派大获全胜过意不去x然而他俩的人设太带感了ww)

(以及悄咪咪地问一句,有人磕这俩cp吗)(或者说两位boss是单纯的合作伙伴还是有感情线)

叫我的名字

原创推理小说《翡翠原石》第十一章:准备!

          “唔。”我睁开眼睛,但还没清醒过来。

          “隔壁的夫妻怎么不吵架了?”我以为我还在租的小屋中!

             我慢慢起身走下床,脚下的感觉好软啊,是约瑟芙太太给我铺的地毯嘛,这窗帘的手感也不一样。...


          “唔。”我睁开眼睛,但还没清醒过来。

          “隔壁的夫妻怎么不吵架了?”我以为我还在租的小屋中!

             我慢慢起身走下床,脚下的感觉好软啊,是约瑟芙太太给我铺的地毯嘛,这窗帘的手感也不一样。

             唰的一下拉开窗帘。

             什么隔壁的夫妻!什么约瑟芙太太!嘿!脑袋糊涂了吗!你在自己的庄园里啊!

             窗外面,天气一片晴朗,太阳光经过玻璃折射进我的眼睛里,照醒混沌的大脑。阳光下的玫瑰花像撒上了金粉,闪闪发光。

             花园中有个忙碌的身影,他直起腰,擦了擦汗,我看清他的面容——是谢里。

             我到底睡了多久!  

             我可不想自己住在庄园里的第一天就给他们留下这种懒惰印象。

             匆匆收拾好了自己,打开门往楼下走去。

             我和珍妮在楼梯上打了个照面。珍妮先开口:“我正要去叫醒你呢,莱拉。”

             我懊恼的对珍妮:“我是不是睡了很久,真是的,我竟然睡过头了。”

             珍妮:“没有的,现在才早上七点!我准备好了早饭,过来吃吧,莱拉。”

             我走到用餐厅,餐桌上摆着简简单单的早点。我坐下来,看着珍妮还站着,问她:“不一起吃吗?很不错的早餐诶!”

             珍妮微微笑了:“不用,莱拉,我已经吃过了。我去忙了,有事喊我。”珍妮说完就往外走去。

           “珍妮等等!拜伦呢?我怎么没看到他?”我赶忙叫住珍妮,“还有,怎么谢里这么早就来了!他不用照顾他的母亲吗?”

             珍妮一一回答:“拜伦去镇上了。至于谢里,我想他应该是为了感谢你录用了他吧,过来早一点。”

              哦,对了。拜伦昨天和我说他要去镇子上张贴广告。

              我向珍妮表示感谢,开始吃早餐。

              抬头看向花园里忙着的谢里,想一想确实昨天没有告诉他工作的时间,这个小伙子连工钱也没有问呢!

             吃完早饭,有珍妮过来收拾餐盘。而我打算和谢里讨论讨论他的工作。

           “谢里!”我喊他

              他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昨天太仓促了,没有告诉你什么时候来!工钱你也没问!”我走到他面前,“我以前看到的其他工人都是八点才上班,你也八点来吧,你来的太早了!还有工钱…”

              好吧,我卡壳了,我不知道应该给他多少钱!

              谢里终于找到说话的间隙:“那个,莱拉小姐,拜伦已经告诉我这些。还有,今天是我自己要来这么早的,拜伦先生让我九点来。”

             我长舒一口气,还得是拜伦啊,真让人放心。

           “那以后就要九点来!不打扰你了,你忙吧。”

              走了几步,我想到什么,又转回来。盯着他说:“你会使用锤子和钳子吗?”

             “呃,会的,莱拉小姐”

             “那跟我来吧。”

             

         

             

              

              

             

              

会计师大田
为什么说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蕞容易犯罪
为什么说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蕞容易犯罪
彤碗说电影
揭露种姓制度下 社会底层人民有多悲哀
揭露种姓制度下 社会底层人民有多悲哀
犯叔说影
女友惨死黑帮之手,男主被害双目失明,手刃仇敌时大块人心!港片
女友惨死黑帮之手,男主被害双目失明,手刃仇敌时大块人心!港片
久看好剧
神秘信号让人无法犯罪?转眼10亿美元直接被抢,这信号有啥用
神秘信号让人无法犯罪?转眼10亿美元直接被抢,这信号有啥用
叫我的名字

原创推理小说《翡翠原石》第十章:会录用吗?

          “你好小姐,我叫谢里。”他向我伸出手。                

            我礼貌的回握,问他来这里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你好小姐,我叫谢里。”他向我伸出手。                

            我礼貌的回握,问他来这里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他说:“我是隔壁村子里的人,家里面的菜圃都是我收拾的,还有我妈妈年轻时种下的玫瑰花,到现在我都照顾的可好了。我想当庄园的园丁。”

             拜伦听完他的回答,偷偷冲我摇头。

             拜伦是想让我拒绝他吗?为什么?他不是很会照顾玫瑰花,庄园里正好有一大片。

             我对他说:“请等一下,我需要和管家商量。”

               他没有再说话,重新低下了头。

               我和拜伦走到一旁,问拜伦:“为什么不要他?他不正合适吗?”

                拜伦说:“我也是有耳闻的,他应该就是隔壁村子那个母亲生病在床的可怜谢里,他需要照顾他的母亲,很分心。我们庄园需要一心一意照顾它的人,而且需要有专业的知识。”

                我看向谢里,谢里还是低着头,他应该知道自己不会被录用了吧。

                我让他抬起头,问他:“我们需要园丁住在庄园里,你可以接受吗?”

                他支支吾吾,脸慢慢变红,一点没有刚才报名字的底气,小声说:“我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有一位生病的母亲,我很爱她,她需要我的照顾,所以我不能住在庄园里。”

                他彻底放弃了。

                我看着他,心里闷闷的。我的父母很早之前就去世了,失去父母的心情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也知道他需要工作需要钱为母亲治病。

                我皱起眉头,拜伦看着我脸上纠结的表情,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只是提供意见的人,最后的决定权在您手上。而且他应该是个善良的人。”

                听完拜伦的话,我放下心来。微笑着对谢里说到:“恭喜你,你被录用了。可以不住在庄园里,但需要每天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谢里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明天再来工作吧。”

              “谢谢!谢谢你!上帝一定会保佑你的!”

                 我和拜伦看着那个疾跑的身影,他应该迫不及待的想告诉他的母亲了吧。

                 拜伦扭过头来:“莱拉小姐,我已经准备好招人的广告,今天就去镇子里贴上。”

               “嗯。镇子离这里很远吧,路上小心。”

                  忙完这件事,我重新回到了楼上。经过那间被锁住的书房,脑子无数的想法叫嚣着——打开它打开它!你不想知道舅舅还藏着多少秘密吗!

                 探求的欲望在我心里扎根生长,长大,交错盘旋。 

                 被这一系列的事扰乱,我实在太累了,在床上沉沉睡去。

                 

                  

                

                

                


                

小怪兽电影解说
恐怖电影 农家乐老头把活人打碎,当成饲料喂给鸡吃
恐怖电影 农家乐老头把活人打碎,当成饲料喂给鸡吃
犯叔说影
张学友演的悍匪太残暴,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杀气,值得一看!港片
张学友演的悍匪太残暴,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杀气,值得一看!港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