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狂人日记

1444浏览    145参与
哼哼很好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鲁迅《狂人日记》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鲁迅《狂人日记》

Joyeux澜青

鲁迅《狂人日记》读感

△ 依然是个水水的书评,全文2000+

△我爱迅哥儿一辈子

△“从来如此,便对么。”


                 鲁迅《狂人日记》读感


     在读之前我想:这个“狂人”到底是哪种“狂”呢?是自傲自负出言不逊的狂人...

△ 依然是个水水的书评,全文2000+

△我爱迅哥儿一辈子

△“从来如此,便对么。”

           

                 鲁迅《狂人日记》读感


     在读之前我想:这个“狂人”到底是哪种“狂”呢?是自傲自负出言不逊的狂人,还是精神癫乱的狂人?读到第一章,答案就已经昭然若揭了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我怕得有理。”[1]


     余华曾称赞过鲁迅先生文笔的巧妙:“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个鲁迅有点厉害,他只用一句话就让一个人物精神失常了。另外一些没有才华的作家也想让自己笔下的人物精神失常,可是这些作家费力写下了几万字,他们笔下的人物仍然很正常。”确实,鲁迅用第一人称,以自然的语气说赵家的狗看了“我”两眼,我感觉其妙就妙在仿佛赵家的狗看我两眼在“我”眼中是“自然而然”有意味的,就是这种“我”之以为常、但实际上很不寻常的精神状态的描写,让我们轻而易举地感觉到这个人精神失常了。


     从心理学角度看,狂人似乎是一个患有迫害妄想症的人,在文中他仿佛是有病的,但其实他的思想是最无病的,他是鲁迅塑造的一个典型的思想启蒙者形象。


     小说中,狂人异乎常人的思想行为特征导致了他在生活环境中受到排挤、敌视,被认为“有病”,但他却一语道破几千年中国封建社会“吃人”的社会本质。作品中的狂人,实际上是一个象征性的形象。“鲁迅明写狂人的狂态,实际上笔笔触动的都是读者思考时代、社会、人生真谛的心弦。狂人不是一般典型性格,他是象征性的,是整个五四时代先驱者愤激思潮的艺术象征。”[2]


     小说读下来,我大致体会到了鲁迅先生想要表达的几点东西,下面对应到具体段落来说。


     “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1]


     从这两个部分,我感到了鲁迅对于孩子的看重。在我的印象里,鲁迅是铮铮的战士,他的笔锋向来辛辣锐利、毫不留情,譬如这段话里用古久先生来指代封建社会,是非常的讽刺,也表明他一直在与旧势力作斗争。但对于青年,对于孩子,对于这些中国的新鲜血液,他向来是宽容的,或者说对他们是怀有殷切期待的。所以他愈加痛恨于这个“吃人”的社会对孩子的腐蚀,他呼吁“救救孩子”,救孩子,就是救中国的未来。


     其中还有很多让我感受极深的句子。


     “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1]


     为什么鲁迅说中国的历史是吃人的?以前我只觉得这个论断是振聋发聩,但并没有深究他这么说的原因。仔细想想,这历史之所以是吃人的历史,是因为我国几千年来的封建主义制度吧,它毒害腐蚀了中国。我想起来了祥林嫂,想起来了孔乙己,也想起来了小栓。封建王朝下几千年来的中国人,尤其是底层劳动人民,哪里不是在被吃呢?而吃人者何尝也不是在被腐蚀、被吃了心?


     而在这两千多年的封建制度下,在世世代代被压迫至麻木的中国人中,鲁迅高呼:“从来如此,便对么?”[1]这句话被我奉为圭臬。我总在想,有很多一直存在的“大家都这样”“一向都是”一定就是金科玉律吗?一定就是正确的吗?如果所有从来如此都永远不会改变,不会被推翻,那么这个社会又如何能进步呢?况且随着时代的改变,有些曾习以为常的事情本就已是错误,譬如封建王朝下的人民已做稳了奴隶,习惯了被压榨、奴役,他们默默忍受、不多思考,这难道会是对吗?更具体点,女性一直都被要求缠足,这也是从来如此之对吗?该往小了说,如果每个人都按“从来如此”的标准做事,那么人的个性又何在,人之所以为人的主观能动性又在哪呢?所以我不盲从从来如此之事,我要自己去衡量。


    回过头来,看小说序里的:“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矣。”[1]狂人的病好了,他终于做回了“正常人”。一阵无力的悲哀。


     或许这也表明了鲁迅自己一直在想的事情:思想启蒙只是个开始,其后要走的路还很长,需要更多的斗争才能胜利。“他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启蒙之后不仅有更漫长的道路,而且需要更加实际的行动和斗争。在’大夜弥天‘之下,如果知识分子只满足于呼吁和冷嘲,而不以更大更坚韧的热情寻求出路,那么他们的议论终将沦为空洞的废话。” [3]


     《狂人日记》是中国第一部现代白话小说,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抛开这盛名,它的启蒙思想更是重若千钧。《狂人日记》是鲁迅的第一篇白话小说,小说中“狂人”,超乎寻常的思想和行为特征导致了他在生活环境中受到排挤、敌视,被认为有病,这正是五四时代知识先驱者的真实写照。而狂人发现了社会的“吃人”本质,曾试图想要改变这个“吃人”的世界,却最终又重新融入到“吃人”的世界中去了。主人公“狂人”是一个觉醒者形象,也是一个思想启蒙者的形象,而其最终令人扼腕的结局,也暗示着革命的曲折,需要恒久的坚持。《狂人日记》的经典性不仅体现在它的文学史地位上,也体现在它超越时代的永恒价值中。


     人民无论身处什么时代,都要拥有挺身而出,打破黑暗与蒙昧的勇气与坚持到底的坚韧。鲁迅的话从未过时,很多话放到现在依然是鞭辟入里,我想,是因为他不仅在挖掘一个时代的劣根,还是在挖掘人性的劣根。人性之恶,或许是最根深蒂固的东西,惟以教化,才能端正……


                              参考文献

[1]鲁迅.鲁迅全集(全十八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

[2]胡君.论《狂人日记》中“狂人”形象的经典性[N].淮南师范学院学报,2012,14(03):62-63.

[3]张洁宇.鲁迅那代人的醒和怕——重读《狂人日记》[J].文艺争鸣,2018(07):12-17.


[ 有一段忘标引用了,不想管了……反正只是个书评ԅ(¯﹃¯ԅ) ]

(准备高考)的樟脑丸

当代狂人日记

阅前须知:

女权主义,即平权主义 

宣扬两性平等,包括政治,经济,性等等

任何宣扬两性对立的说法实质都是男权

女权主义对男女两性都有好处

———

我是个疯子。从小他们就这样跟我说。

我刚出生,附近的人上来指指点点:哎,你生了个赔钱货!

我很不开心,向空气中踢着脚。

那人摇着头走了:早点堕胎不就好了。

后来我长大了,他们教我:你将来要早点嫁人,给人生孩子

我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一定要嫁人?

他们还是摇头:这孩子在说什么胡话。

我小学的时候,科学考了满分,开心的拿着卷子回家,他们对我说:你不用得意,上初中了你成绩就会下降的

但是我初中还是考的很好啊?

他们又...

阅前须知:

女权主义,即平权主义 

宣扬两性平等,包括政治,经济,性等等

任何宣扬两性对立的说法实质都是男权

女权主义对男女两性都有好处

———

我是个疯子。从小他们就这样跟我说。

我刚出生,附近的人上来指指点点:哎,你生了个赔钱货!

我很不开心,向空气中踢着脚。

那人摇着头走了:早点堕胎不就好了。

后来我长大了,他们教我:你将来要早点嫁人,给人生孩子

我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一定要嫁人?

他们还是摇头:这孩子在说什么胡话。

我小学的时候,科学考了满分,开心的拿着卷子回家,他们对我说:你不用得意,上初中了你成绩就会下降的

但是我初中还是考的很好啊?

他们又对我说:你考的好有什么用?

那什么有用呢?

他们又说:你长的好看,男人才要你。

什么是好看?

你不知道什么叫好看?他们惊讶地看着我,像是发现新大陆:你要再瘦点才美,胸要大,男人摸着才舒服、才喜欢——但是不能太大,太大就骚了。你屁股也要大——这样好生养。

我说我不懂。

他们又对我摇头了,说我傻。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我是女孩子,当然傻。

我来月经,他们很开心。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在为我长大而高兴。

他们笑盈盈地摸着我的头:这样你就能生孩子了。

生孩子?我不想生。我还是不想生。

生孩子看起来好疼哦。

他们翻脸了:谁都要痛这一回的。

那男人就不用啊。

男人才不生孩子。女人才是用来生孩子的。

我高中了。

他们对我的成绩都没有太大要求,我还是很开心的。

有一天家庭聚餐,他们醉醺醺地聊着天:你就不用考太好的大学,没有男人会要成绩好的女的。

原来是因为这个他们才不作要求的?

我说,我明明可以考很好啊?如果我考的好,工作也好,将来就不用别人养我了。

他们摆摆手:说什么胡话,女人都要靠男人养的。

我说,可我自己能赚钱啊。

他们突然笑了:哦,我知道了。你这是青春期叛逆,过几年你就不这样想了。

我不理解。后来气哄哄地跟着他们去逛街。

街上有女孩子,有瘦的,有胖的。

瘦的女孩子经过的时候,他们说:你看那个人下巴尖尖的,颧骨高高的,肯定克夫!

胖的女孩子经过的时候,他们说:你看那个人这么胖还穿这样的衣服,好恶心!

也有很会搭配的女孩子和不会搭配的女孩子。

很会搭配的女孩子经过的时候,他们说:你看那个女孩子!穿那么少!

他们突然转过头,语重心长地教育我:那种露胸露腰露膝盖的衣服你绝对不要穿!那种女人可骚了,男人跟她上床她都不会拒绝的!你不准当那样的女人。

不会搭配的女孩子经过的时候,他们说:那种女人好差劲哦,衣服都不会穿。肯定是农村来的。

他们又转过头,语重心长地教育哥哥:那种农村来的女人你不准娶!土死了!我才不要她当我儿媳妇,带出去都没有脸面!

我感觉好奇怪哦。

这个世界…都好奇怪哦……

但是有什么东西在我脑袋里生根发芽了。我好像懂了。

经过下一个女孩子的时候,我抢着开口了:你看那个女人剪短头发还不穿裙子,她肯定是心理有病!她肯定还不想生孩子了,过分!

听了这番话,他们欣慰地看着我:你不疯了!

天哪,我好开心!

———

以上情节除了结尾我全都经历过

我自己也觉得很神奇,在这样的家庭里怎么能养出我这种孩子。

他们说出“叛逆”这个词的时候我都快疯了。

我为什么要成为女权主义者,因为我相信,如果不在我这一代有所作为,受害者是下一代下下代和未来全部女性。

可以的话,作为大姐姐,我不想让她们再受到伤害

可以的话,我想为了女权而死

一口豆奶

向日葵其实在躲避太阳

  《狂人日记》杂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从来如此,便对吗?”

“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的错”


成为群体中懦弱的沉默的一员,是安全的,是不需要耗费太多力气的。是所谓明哲保身。

可我们被捂住眼睛和耳朵, 被禁止发声,被教导拥抱是禁忌,质疑是禁忌,呐喊是禁忌。

教育尝试让我们唱相同的赞歌,百花当然可以争鸣了  只要她们都在歌颂太阳。

鲁迅说,“我越有勇气  他们便越想吃了我”

因为不同就是罪孽。    

向日葵如果躲避太阳, 会被折断吗。在美...

  《狂人日记》杂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从来如此,便对吗?”

“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的错”


成为群体中懦弱的沉默的一员,是安全的,是不需要耗费太多力气的。是所谓明哲保身。

可我们被捂住眼睛和耳朵, 被禁止发声,被教导拥抱是禁忌,质疑是禁忌,呐喊是禁忌。

教育尝试让我们唱相同的赞歌,百花当然可以争鸣了  只要她们都在歌颂太阳。

鲁迅说,“我越有勇气  他们便越想吃了我”

因为不同就是罪孽。    

向日葵如果躲避太阳, 会被折断吗。在美丽新世界里  她大概会被教育,被矫正,直到她也信仰大多数人的信仰。


在漫长琐碎的无意义中保留对抗的勇气。哪怕微小,  哪怕没有用,哪怕不清楚到底要对抗什么。

如果各种层面的不公和歧视已经让人喘不上气 ,至少能拥有思想的自由。

别和他们相同,别消费他人的苦难。

别吃了自己。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

颜玖YJ

#65

村口的狗叫了,其他狗也跟着叫,但它们不知道为什么叫。     

村口的狗叫了,其他狗也跟着叫,但它们不知道为什么叫。     

符笙未楔♥

鲁迅作品摘抄(三)

(二) 

--------------------

我诅咒吃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吃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狂人日记》


在中国的天地间,不但做人,便是做鬼,也艰难极了。

--《朝花夕拾》


天空一碧如洗,灿烂的阳光正从密密的松针的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飘荡着轻纱般薄雾的林荫照的通亮。

--《朝花夕拾》


在动物界,虽然并不如古人所幻想的那样舒适自由,可是噜苏做作的事总比人间少。它们适性任情,对就对,错就错,不说一句分辩话。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鸣清高;鸷禽猛兽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不妨说是凶残的罢,但它们从来就没有竖过“公...

(二) 

--------------------

我诅咒吃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吃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狂人日记》


在中国的天地间,不但做人,便是做鬼,也艰难极了。

--《朝花夕拾》


天空一碧如洗,灿烂的阳光正从密密的松针的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飘荡着轻纱般薄雾的林荫照的通亮。

--《朝花夕拾》


在动物界,虽然并不如古人所幻想的那样舒适自由,可是噜苏做作的事总比人间少。它们适性任情,对就对,错就错,不说一句分辩话。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鸣清高;鸷禽猛兽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不妨说是凶残的罢,但它们从来就没有竖过“公理”“正义”的旗子,使牺牲者直到被吃的时候为止,还是一味佩服赞叹它们。人呢,能直立了,自然是一大进步;能说话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能写字作文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然而也就堕落,因为那时也开始了说空话。说空话尚无不可,甚至于连自己也不知道说着违心之论,则对于只能嗥叫的动物,实在免不得“颜厚而有忸怩”。

--《朝花夕拾》


“从来如此,便对么?”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哥小得远,居然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娘老子先教的。还怕已经教给了他儿子;所以连小孩子,也都恶狠狠的看着我。

--《狂人日记》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狂人日记》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野草》


由历史所指示,凡有改革,最初,总是觉悟的智识者的任务。但这些智识者,却必须有研究,能思索,有决断,而且有毅力。他也用权,却不是骗人,他利导,却并非迎合。他不看轻自己,以为是大家的戏子,也不看轻别人,当作自己的喽罗。

--《且介亭杂文》


在我自己,本以为现在是已经并非一个迫切而不能已于言的人,但或者也还未能忘怀于当日自己的寂寞的悲哀罢了,所以有时候仍不免呐喊几声,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使他不惮于前驱。

--《呐喊》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

--《记念刘和珍君》

--------------------

(四) 

字坟

《人间一页》——为什么我们至今还要读《狂人日记》

  《狂人日记》第三章提到“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第一眼看到此处,便觉得先生有所指引,首先是村名,狼子,又看他们的所作所为,挖心,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狼子野心四个字,为何先生要提到这样一个成语?一时间也看不出端倪,便再回到这个叙述中,这个恶人被人打死了,被人挖了心肝,村民们不仅挖掉了心肝,还将它吃掉,吃掉的理由竟然是壮壮胆子。拆分来看,私以为值得推敲的有三处,第一是大恶人这个身份,第二是死后挖心这个行为,第三是挖心的理由。

  狂人日记中,我们从最开始的序就知道,这...


  《狂人日记》第三章提到“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第一眼看到此处,便觉得先生有所指引,首先是村名,狼子,又看他们的所作所为,挖心,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狼子野心四个字,为何先生要提到这样一个成语?一时间也看不出端倪,便再回到这个叙述中,这个恶人被人打死了,被人挖了心肝,村民们不仅挖掉了心肝,还将它吃掉,吃掉的理由竟然是壮壮胆子。拆分来看,私以为值得推敲的有三处,第一是大恶人这个身份,第二是死后挖心这个行为,第三是挖心的理由。

  狂人日记中,我们从最开始的序就知道,这篇小说有假作真时真亦假之观,也就是狂人才是要褒的部分,而在当时的村民,哥哥等人眼中,狂人是一个疯子,是一个非正常之人,所以我们对于村民,哥哥等人给出的观点都要打一个问号,即大恶人,真的就是我们认为十恶不赦,恶贯满盈的人?还是某些触及当时封建道德利益底线的人,这些人或许只是做出了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事情,却触碰了当下主流掌权者既得利益而被恶意判处死刑的人?不得而知。

  第二谈到死后挖心这一行为,将它细细来看,其实可以看作是两个部分,首先是死后,其次是挖心,这些村民挖心,都是在死后,为何会在死后,因为死人无法辩解,死人也无法反抗,这有着100%的安全,同时也可以被其他敌视大恶人群体接纳,说直白一些,就是吃人血馒头,可这些人是全无考量吗?显然不是,在保证自己100%安全的同时做出不同于这个群体中一般人的行为,借而达到自己心中高人一等的目的,为何这些人要挖心,我们将眼光放到两个故事中,首先是比干的七窍心,其次是成语狼子野心。

  《说文解字》中对于心的解释,“人心,土藏,在身之中。象形。博士说以为火藏。凡心之属皆从心。”而《封神演义》中,比干之所以能不同于常人,皆是因为有一颗七窍玲珑心,挖心,不亚于是对于生命的摧残,更是一种对人格的侮辱,中国自古就有开棺戮尸之说,戮尸提及是在《后汉书·灵帝纪中平元年》,百度给出的解释是,古代的一种酷刑,为惩罚死者生前的行为,非正刑,而是一种逞威泄愤行动。在《狂人日记》中村民不仅是曝尸,更是挖心,换种说法,不仅要让他死,还要让他不得好死,连死后都不能有个好名声,可他真的就十恶不赦?非也,恐怕正是因为这个人做出的事迹,站在社会历史发展而言是正确的,而我们知道新事物的发展必然会导致旧事物的覆灭,在这种情况下,旧事物必然做出反击,而反击的结果,就是扣上非道德的名声,中国人狠,就狠在我要用一种合乎伦理道德理由扣杀你,你的死是理所当然,所以中国文化中会有一个死得其所,无论是恶人,好人,都是死得其所,恶人死了,是清明世道,好人死了,是为国为民,所有的逝去和错失,中国人都会给一个理由,而其中过失,往往却被忽略。回到《狂人日记》本身,这种行为就演化两层含义,第一。恶人的罪就在于他这颗心,他的心里想的都是“非道德”事情,导致他做的也是“非道德”的事情,所以他的罪就在这颗心。第二,有这种心的后果就和他是一样的,这是一种威慑作用,鲁迅在此,更要提出的是,狼子野心的反动者掩藏在愚民中,他们用愚民去达到施暴的目的,他们最大的利器是人民的愚昧,而不知所以盲目跟从,就是反复施暴。

  最后提到挖心的理由前,我想起在鲁迅研究界有一个公认的事实,即《狂人日记》十三篇日记,以及那篇序,构成衍生出了后来鲁迅的小说宇宙,任何一篇,都可以在《狂人日记》一窥剪影,而这个挖心的理由,与《药》中小栓吃人血馒头,有着高度的相似,当然我这里指得不是这两者一致的相似,但是《药》的出现,不能不说在此就有端倪,《药》是指蘸着烈士的人血馒头经愚民的“点化”,成了良药。从《药》反推《狂人日记》中的“大恶人”,以及吃“人心”的理由,鲁迅不仅仅批判的是中国人的愚民性,前几日微博热搜榜,贵州出现了一个母猪开口说话吃鸡蛋防疫的新闻,在大部分年轻人惊愕的同时,发现自己的父辈却有不少人相信,距离鲁迅提出愚民性已经多少年了,愚民性却还没能消除,鲁迅想要警示的,那句救救孩子,其实呐喊的却是,警惕愚民性的遗传,中国人的愚民性是具有传承性的,吃人心是为了壮胆,几个人便挖了,还不是随便吃吃,还有过油,煎炒,有滋有味,这里难道不是暗喻,对于这个死去恶人“心”的歪曲加工吗?而我们所听到,所吃到的人心,已经是被人煎炒过的。

  只是,我们有几个人在吃人的时候,又无意间吃到了夹生呢?

万书汇

狂人日记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狂人日记


作者:  鲁迅
出版社: 京华出版社
出版年: 2006-3
页数: 322
定价: 39.8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感悟名家经典小说

ISBN: 9787807240648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狂人日记


作者:  鲁迅
出版社: 京华出版社
出版年: 2006-3
页数: 322
定价: 39.8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感悟名家经典小说

ISBN: 9787807240648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鲁迅文集读后感

写点读后感,以后重读时对比一下~

不用去执着这本书是否给了你启迪,也不用担心自己文笔如何,只是留点痕迹,写点想法。

(阿Q死的这么仓促真的是鲁迅太太想赶紧完结撒花吗🙃)


《狂人日记》

★"天气是好,月色也很亮了。可我要问你,对么?"

★"从来如此,便对么?"


选这本书时完全是怀着对鲁迅的崇慕之情选的,对时代背景没做过多了解。我也不想像做高中语文题那样纠结字词,揣度内涵。我的一贯思想是"一本好的小说便是拿起来就读,不用外加一本本的注解,时代背景介绍,便可通其意,晓其理,再好一点就是能带来一些启迪"...

写点读后感,以后重读时对比一下~

不用去执着这本书是否给了你启迪,也不用担心自己文笔如何,只是留点痕迹,写点想法。

(阿Q死的这么仓促真的是鲁迅太太想赶紧完结撒花吗🙃)


 

《狂人日记》

★"天气是好,月色也很亮了。可我要问你,对么?"

★"从来如此,便对么?"


 

选这本书时完全是怀着对鲁迅的崇慕之情选的,对时代背景没做过多了解。我也不想像做高中语文题那样纠结字词,揣度内涵。我的一贯思想是"一本好的小说便是拿起来就读,不用外加一本本的注解,时代背景介绍,便可通其意,晓其理,再好一点就是能带来一些启迪" 


 

显然我的做派是是糙的不能再糙的粗读法,但对于用看书来打发时间的我来讲足够了


 

偏题甚远,看《狂人》时我想起了另一部电影叫《禁闭岛》,无论是影片官方介绍还是影评都是说 男主角是这个精神病院里患病最深的一个患者,一切的一切皆男主的幻想。但因为我看该片时始终是站在男主是正常的,一切都是别人的阴谋这一立场的,所以虽然后面有了反转但仍然没能改变我的立场。


 

当所有人都说你是疯子的时候,你便是疯子了?

(说到这句突然很想推《他人即地狱》)


 

"狂人"的从"狂"字便可以看出作者给他立的初人设便是疯子,迫害妄想症,但若按电影的反转手法,这个疯子才是本文唯一的正常人~


 

《阿Q正传》

★这时他发现那些看热闹的人的眼睛,很像四年前那匹一直追着他,后来他终于逃命的狼的眼睛。那些眼睛都在一起好像咬他的“灵魂”。他耳朵听到枪声,觉得全身迸散了。


 

从上初中就开始背"鲁迅原名周树人,浙江绍兴人,我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代表作品《阿Q正传》",但很惭愧,这是我第一次读《阿Q正传》


 

阿Q这人,一贫如洗,无家无业无名字,住也是住在未庄的土谷祠,听着挺悲惨的,但却完全不能勾起我的同情来。欺软怕硬,自轻自贱,对女性还有着畸形的大男子主义,恶心至极。


 

但唯一点,我没有料到他的死,我想着他会是浑浑噩噩过完他的一生,饿死或冻死在某个墙角或直接是在土谷祠,就孔乙己的那种死法,不过枪杀而死也倒也少受点罪~


我亦飘零久啊

“《狂人日记》是满纸疯话,却是对中国社会的怀疑和拷问。狂人的精神病状的描写是逼真的,而他的几乎所有语言又都是带有一定的象征意义的。他的形象本身的象征意义则更为突出。“吃人”是鲁迅对现实的隐喻,不仅指吃人肉,也指人间苦难的事实和产生苦难的根源。通过象征和暗示,从作品字里行间所传达出的信息中可以发现,狂人实际上是一个站在时代前列的反封建礼教、反封建家族制度的启蒙者。 ”

“《狂人日记》是满纸疯话,却是对中国社会的怀疑和拷问。狂人的精神病状的描写是逼真的,而他的几乎所有语言又都是带有一定的象征意义的。他的形象本身的象征意义则更为突出。“吃人”是鲁迅对现实的隐喻,不仅指吃人肉,也指人间苦难的事实和产生苦难的根源。通过象征和暗示,从作品字里行间所传达出的信息中可以发现,狂人实际上是一个站在时代前列的反封建礼教、反封建家族制度的启蒙者。 ”


沈阳家教网

家教网-狂人日记

狂人日记⑴


--------------------------------------------------------------------------------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⑵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

狂人日记⑴


--------------------------------------------------------------------------------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⑵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七年四月二日识。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⑶,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他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他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陈老五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佃户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你看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话,明明是暗号。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吃人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古家的簿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他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与众不同”。我那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吃的时候。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佃户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 




  早上,我静坐了一会儿。陈老五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老五,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老五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何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老头子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吃我,沾光一点这勇气。老头子跨出门,走不多远,便低声对大哥说道,“赶紧吃罢!”大哥点点头。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吃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 

  吃人的是我哥哥! 

  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老头子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医生,也仍然是吃人的人。他们的祖师李时珍做的“本草什么”⑷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说自己不吃人么? 

  至于我家大哥,也毫不冤枉他。他对我讲书的时候,亲口说过可以“易子而食”⑸;又一回偶然议论起一个不好的人,他便说不但该杀,还当“食肉寝皮”⑹。我那时年纪还小,心跳了好半天。前天狼子村佃户来说吃心肝的事,他也毫不奇怪,不住的点头。可见心思是同从前一样狠。既然可以“易子而食”,便什么都易得,什么人都吃得。我从前单听他讲道理,也胡涂过去;现在晓得他讲道理的时候,不但唇边还抹着人油,而且心里满装着吃人的意思。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我晓得他们的方法,直捷杀了,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祸祟。所以他们大家连络,布满了罗网,逼我自戕。试看前几天街上男女的样子,和这几天我大哥的作为,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最好是解下腰带,挂在梁上,自己紧紧勒死;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否则惊吓忧愁死了,虽则略瘦,也还可以首肯几下。 

  他们是只会吃死肉的!——记得什么书上说,有一种东西,叫“海乙那”⑺的,眼光和样子都很难看;时常吃死肉,连极大的骨头,都细细嚼烂,咽下肚子去,想起来也教人害怕。“海乙那”是狼的亲眷,狼是狗的本家。前天赵家的狗,看我几眼,可见他也同谋,早已接洽。老头子眼看着地,岂能瞒得我过。 

  最可怜的是我的大哥,他也是人,何以毫不害怕;而且合伙吃我呢?还是历来惯了,不以为非呢?还是丧了良心,明知故犯呢? 

  我诅咒吃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吃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其实这种道理,到了现在,他们也该早已懂得,…… 

  忽然来了一个人;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满面笑容,对了我点头,他的笑也不像真笑。我便问他,“吃人的事,对么?”他仍然笑着说,“不是荒年,怎么会吃人。”我立刻就晓得,他也是一伙,喜欢吃人的;便自勇气百倍,偏要问他。 

  “对么?” 

  “这等事问他什么。你真会……说笑话。……今天天气很好。” 

  天气是好,月色也很亮了。可是我要问你,“对么?” 

  他不以为然了。含含胡胡的答道,“不……” 

  “不对?他们何以竟吃?!”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狼子村现吃;还有书上都写着,通红斩新!” 

  他便变了脸,铁一般青。睁着眼说,“有许有的,这是从来如此……” 

  “从来如此,便对么?”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哥小得远,居然也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娘老子先教的。还怕已经教给他儿子了;所以连小孩子,也都恶狠狠的看我。 




  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 




  大清早,去寻我大哥;他立在堂门外看天,我便走到他背后,拦住门,格外沉静,格外和气的对他说, 

  “大哥,我有话告诉你。” 

  “你说就是,”他赶紧回过脸来,点点头。 

  “我只有几句话,可是说不出来。大哥,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人。后来因为心思不同,有的不吃人了,一味要好,便变了人,变了真的人。有的却还吃,——也同虫子一样,有的变了鱼鸟猴子,一直变到人。有的不要好,至今还是虫子。这吃人的人比不吃人的人,何等惭愧。怕比虫子的惭愧猴子,还差得很远很远。 

  “易牙⑻蒸了他儿子,给桀纣吃,还是一直从前的事。谁晓得从盘古开辟天地以后,一直吃到易牙的儿子;从易牙的儿子,一直吃到徐锡林⑼;从徐锡林,又一直吃到狼子村捉住的人。去年城里杀了犯人,还有一个生痨病的人,用馒头蘸血舐。 

  “他们要吃我,你一个人,原也无法可想;然而又何必去入伙。吃人的人,什么事做不出;他们会吃我,也会吃你,一伙里面,也会自吃。但只要转一步,只要立刻改了,也就是人人太平。虽然从来如此,我们今天也可以格外要好,说是不能!大哥,我相信你能说,前天佃户要减租,你说过不能。” 

  当初,他还只是冷笑,随后眼光便凶狠起来,一到说破他们的隐情,那就满脸都变成青色了。大门外立着一伙人,赵贵翁和他的狗,也在里面,都探头探脑的挨进来。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抿着嘴笑。我认识他们是一伙,都是吃人的人。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一种是以为从来如此,应该吃的;一种是知道不该吃,可是仍然要吃,又怕别人说破他,所以听了我的话,越发气愤不过,可是抿着嘴冷笑。 

  这时候,大哥也忽然显出凶相,高声喝道, 

  “都出去!疯子有什么好看!” 

  这时候,我又懂得一件他们的巧妙了。他们岂但不肯改,而且早已布置;预备下一个疯子的名目罩上我。将来吃了,不但太平无事,怕还会有人见情。佃户说的大家吃了一个恶人,正是这方法。这是他们的老谱! 

  陈老五也气愤愤的直走进来。如何按得住我的口,我偏要对这伙人说, 

  “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 

  “你们要不改,自己也会吃尽。即使生得多,也会给真的人除灭了,同猎人打完狼子一样!——同虫子一样!” 

  那一伙人,都被陈老五赶走了。大哥也不知那里去了。陈老五劝我回屋子里去。屋里面全是黑沉沉的。横梁和椽子都在头上发抖;抖了一会,就大起来,堆在我身上。 

  万分沉重,动弹不得;他的意思是要我死。我晓得他的沉重是假的,便挣扎出来,出了一身汗。可是偏要说, 

  “你们立刻改了,从真心改起!你们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吃人的人,……” 



十一


  太阳也不出,门也不开,日日是两顿饭。 

  我捏起筷子,便想起我大哥;晓得妹子死掉的缘故,也全在他。那时我妹子才五岁,可爱可怜的样子,还在眼前。母亲哭个不住,他却劝母亲不要哭;大约因为自己吃了,哭起来不免有点过意不去。如果还能过意不去,…… 

  妹子是被大哥吃了,母亲知道没有,我可不得而知。 

  母亲想也知道;不过哭的时候,却并没有说明,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记得我四五岁时,坐在堂前乘凉,大哥说爷娘生病,做儿子的须割下一片肉来,煮熟了请他吃,⑽才算好人;母亲也没有说不行。一片吃得,整个的自然也吃得。但是那天的哭法,现在想起来,实在还教人伤心,这真是奇极的事! 



十二


  不能想了。 

  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大哥正管着家务,妹子恰恰死了,他未必不和在饭菜里,暗暗给我们吃。 

  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 

  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 



十三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孩子…… 


                            一九一八年四月。 


  注释 

  ⑴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八年五月《新青年》第四卷第五号。作者首次采用了“鲁迅”这一笔名。它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猛烈抨击“吃人”的封建礼教的小说。作者除在本书(《呐喊》)《自序》中提及它产生的缘由外,又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中指出它“意在暴露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可以参看。 

  ⑵候补:清代官制,通过科举或捐纳等途径取得官衔,但还没有实际职务的中下级官员,由吏部抽签分发到某部或某省,听候委用,称为候补。 

  ⑶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这里比喻我国封建主义统治的长久历史。 

  ⑷“本草什么”:指《本草纲目》,明代医学家李时珍(1518—1593)的药物学著作,共五十二卷。该书曾经提到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中以人肉医治痨的记载,并表示了异议。这里说李时珍的书“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当是“狂人”的“记中语误”。 

  ⑸“易子而食”:语见《左传》宣公十五年,是宋将华元对楚将子反叙说宋国都城被楚军围困时的惨状:“敝邑易子而食,析骸而爨。” 

  ⑹“食肉寝皮”:语出《左传》襄公二十一年,晋国州绰对齐庄公说:“然二子者,譬于禽兽,臣食其肉而寝处其皮矣。”(按:“二子”指齐国的殖绰和郭最,他们曾被州绰俘虏过。) 

  ⑺“海乙那”:英语hyena的音译,即鬣狗(又名土狼),一种食肉兽,常跟在狮虎等猛兽之后,以它们吃剩的兽类的残尸为食。 

  ⑻易牙:春秋时齐国人,善于调味。据《管子·小称》:“夫易牙以调和事公(按:指齐桓公),公曰‘惟蒸婴儿之未尝’,于是蒸其首子而献之公。”桀、纣各为我国夏朝和商朝的最后一代君主,易牙和他们不是同时代人。这里说的“易牙蒸了他儿子,给桀纣吃”,也是“狂人”“语颇错杂无伦次”的表现。 

  ⑼徐锡林:隐指徐锡麟(1873—1907),字伯荪,浙江绍兴人,清末革命团体光复会的重要成员。一九○七年与秋瑾准备在浙、皖两省同时起义。七月六日,他以安徽巡警处会办兼巡警学堂监督身份为掩护,乘学堂举行毕业典礼之机刺死安徽巡抚恩铭,率领学生攻占军械局,弹尽被捕,当日惨遭杀害,心肝被恩铭的卫队挖出炒食。⑽指“割股疗亲”,即割取自己的股肉煎药,以医治父母的重病。这是封建社会的一种愚孝行为。《宋史·选举志一》:“上以孝取人,则勇者割股,怯者庐墓。” 


绿灯火

疯癫实录

我在我的两个室友眼里可能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学姐:


宿舍的东西很多,有点太多了。有很多箱子,几个拉杆行李箱,各式颜色的塞满衣服的整理箱塞在床下,一个至少三十岁高龄的厚重木头箱被当作床头柜,上面摆满化妆品瓶瓶罐罐,经常掉落地面放出骇人的撞击声。纸箱子也在地面和不用的凳子上堆了几个,内容物包括没开封的纸抽,层层叠叠的超市塑料袋,零食,雨伞,热水袋,剪刀。鞋盒子堆满暖气片旁边的一角。


有一把吉他,偶尔会弹,弹的非常差,而且一般是半夜的时候。从来不肯好好收到琴盒里,白天放在床上,晚上立在转椅上,早上起来再扔回床上,如此往复。


拥有非常多的书,可能比半个走廊的宿舍拥有的加起来还多。堆满整个...

我在我的两个室友眼里可能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学姐:


宿舍的东西很多,有点太多了。有很多箱子,几个拉杆行李箱,各式颜色的塞满衣服的整理箱塞在床下,一个至少三十岁高龄的厚重木头箱被当作床头柜,上面摆满化妆品瓶瓶罐罐,经常掉落地面放出骇人的撞击声。纸箱子也在地面和不用的凳子上堆了几个,内容物包括没开封的纸抽,层层叠叠的超市塑料袋,零食,雨伞,热水袋,剪刀。鞋盒子堆满暖气片旁边的一角。


有一把吉他,偶尔会弹,弹的非常差,而且一般是半夜的时候。从来不肯好好收到琴盒里,白天放在床上,晚上立在转椅上,早上起来再扔回床上,如此往复。


拥有非常多的书,可能比半个走廊的宿舍拥有的加起来还多。堆满整个一人高书架,桌子下面的整个储物柜,半张桌面,还有一部分被封存在床底下的纸板箱里接灰,暗无天日。最近在读一本波德莱尔的书,讲的是印度大麻。衣柜门经常不关,很多裙子,五颜六色,足以拼成一道彩虹。如果仔细翻一下还会发现放袜子的整理格后面藏有木村拓哉1996年的写真集。放不下的衣服堆在床头,挂在床梯子上,用衣架挂在床栏杆上。有满满一小抽屉口红,但大部分日子其实不化妆,框架眼镜有酒瓶子底那么厚。


非常宅,一年来很少出门,几乎不去导师实验室。去年十月忽然消失了大半个月结果是去了日本,还是一个人去的。在寝室也约等于不说话。偶尔会打电话,并发出歇斯底里的笑声(哭声)。经常凌晨三点也不睡觉,疯狂敲击键盘。还有一个会发光的机械键盘,幸亏基本不用。不过,其实也经常六点多就起床,或者在晚饭后上床,作息令人困惑。抽屉里有很多瓶褪黑素,每次拿出来哗啦哗啦响,不嗑没法睡觉,而且非常怕吵。


………………编不下去了但看上去好像真的好不正常啊哈哈哈哈救命


————

算是虚构写作了不要当真哈哈………我最近想论文想疯啦。我怎么可能在半夜弹吉他,我根本不会弹吉他。而且波德莱尔没写过讲大麻的书吧,几篇和毒品有关的在《人造天堂》,我看的收在《巴黎的忧郁》里。写得很好。


木村的写真我真的有,因为那本上有一个他1996年11月13日的签名,我是那天出生的(他也是11.13生日)老天鹅,哪个幼女少女中年妇女和老奶奶不喜欢木村拓哉啊


行之

被浪潮携卷着向前走的你,也曾吃过人吗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孩子……”

这句令人惊心的话,出自中国第一篇白话文《狂人日记》鲁迅的手中。

文章讲的是,主人公“我”发现自己深陷在一个人吃人的社会,他在人们的窃窃喳喳中意识到,自己或许不久就要被吃掉!而其他人却认为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们低语,偷窥,不怀好意,指指点点。于是“我”在惊惧里思考起自己是否也吃过人,最后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大部分人第一次接触鲁迅的文章,都是在中学的课本上。正当少年,或许只觉得晦涩难懂,读起来也不甚愉快,勉强在语文老师的要求下强行理解逐句的含义。多年后再重读才会发现,鲁迅本来就不是写给孩子看的。他的文字是锋利几乎能穿透头颅的,是直白而又...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孩子……”

这句令人惊心的话,出自中国第一篇白话文《狂人日记》鲁迅的手中。

文章讲的是,主人公“我”发现自己深陷在一个人吃人的社会,他在人们的窃窃喳喳中意识到,自己或许不久就要被吃掉!而其他人却认为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们低语,偷窥,不怀好意,指指点点。于是“我”在惊惧里思考起自己是否也吃过人,最后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大部分人第一次接触鲁迅的文章,都是在中学的课本上。正当少年,或许只觉得晦涩难懂,读起来也不甚愉快,勉强在语文老师的要求下强行理解逐句的含义。多年后再重读才会发现,鲁迅本来就不是写给孩子看的。他的文字是锋利几乎能穿透头颅的,是直白而又残忍的将现实剖开在你面前。

《狂人日记》正是这样一篇文章。

二十世纪初,小说是一种边缘化的体裁,鲁迅用这种文体,掀起了由文字主导的精神抗争。小说采用嵌套结构,由纯文言文的序言引入纯白话文的正文。而文言文与白话文,这本身就是一种对立。

正文共十二则,开篇是在某一天的夜晚,“我”抬头看到了月亮,忽然觉得神思清明,仿佛从三十多年的混沌中终于清醒过来。自此以后,“我”发现无论是路人、孩童、家人、猫狗,都拥有着一道阴冷而不怀好意的目光。这些目光如附骨之疽,仿佛能剜人血肉。

在欧洲,lunatic是指疯子、狂人、精神错乱的人。而这个单词的词根为lunar,意思是月亮。也就是说在欧洲,月亮的意象通常是疯狂的。而正相反,中国的月亮却是皎洁无暇,如美玉一般纯洁的象征。这般中西矛盾的意象,被鲁迅巧妙地融合进入了文章。

在这个“我”抬头望向月亮的一刹那,究竟是清醒了,还是疯魔了,其中的答案早已被鲁迅明明白白的写了出来。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我们站在今人的立场上,自然明白这说的是吃人的封建礼教。它压抑了自由、独立人格,使人变得愚昧、麻木、不知对错,像一个吃人的怪物将人吞噬的连同身体到精神一个不剩。

“从来如此,便对么?”

于是,清醒的“我”发出了对根深蒂固的思想的质问,但得到的回答却是,“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

或许清醒的人不是只有一个“我”,其他人有的假装无所谓,有的小心翼翼藏起一旦被戳穿便发了疯一般咬人。在面对质疑、不和谐的声音时,这些四面八方天差地别的人竟能忽的齐心协力起来,团结的将这刺耳的“疯言疯语”铲除掉。

以往是封建思想,如今是互联网狂风骤雨般的舆论。

在被裹挟的舆论里,真的能站在滔天的声音里坚定着自己的思想吗?每一次的舆论导向,让受众都误以为是自己思索地结果。可那究竟是环境无声息的熏染,还是冷静清醒剖析出的事实呢。

“吃人”的呐喊,像是一个永恒悲剧的预言,无论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在悄悄发生着。有人迷茫,有人倾听,所幸或许还有人在呐喊,那微弱的呐喊声也总有人能听到。

*其实这篇文章初发在网易号上,但没想到的是被删除了,理由为内容不通过。

存档灵魂

狂人日记——狮子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文】鲁迅


狂人日记序⑴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⑵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七年四月二日识。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


【文】鲁迅


狂人日记序⑴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⑵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七年四月二日识。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⑶,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他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他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陈老五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佃户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你看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话,明明是暗号。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吃人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古家的簿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他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与众不同”。我那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吃的时候。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佃户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


早上,我静坐了一会儿。陈老五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老五,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老五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何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老头子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吃我,沾光一点这勇气。老头子跨出门,走不多远,便低声对大哥说道,“赶紧吃罢!”大哥点点头。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吃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

吃人的是我哥哥!

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老头子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医生,也仍然是吃人的人。他们的祖师李时珍做的“本草什么”⑷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说自己不吃人么?

至于我家大哥,也毫不冤枉他。他对我讲书的时候,亲口说过可以“易子而食”⑸;又一回偶然议论起一个不好的人,他便说不但该杀,还当“食肉寝皮”⑹。我那时年纪还小,心跳了好半天。前天狼子村佃户来说吃心肝的事,他也毫不奇怪,不住的点头。可见心思是同从前一样狠。既然可以“易子而食”,便什么都易得,什么人都吃得。我从前单听他讲道理,也胡涂过去;现在晓得他讲道理的时候,不但唇边还抹着人油,而且心里满装着吃人的意思。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我晓得他们的方法,直捷杀了,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祸祟。所以他们大家连络,布满了罗网,逼我自戕。试看前几天街上男女的样子,和这几天我大哥的作为,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最好是解下腰带,挂在梁上,自己紧紧勒死;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否则惊吓忧愁死了,虽则略瘦,也还可以首肯几下。

他们是只会吃死肉的!——记得什么书上说,有一种东西,叫“海乙那”⑺的,眼光和样子都很难看;时常吃死肉,连极大的骨头,都细细嚼烂,咽下肚子去,想起来也教人害怕。“海乙那”是狼的亲眷,狼是狗的本家。前天赵家的狗,看我几眼,可见他也同谋,早已接洽。老头子眼看着地,岂能瞒得我过。

最可怜的是我的大哥,他也是人,何以毫不害怕;而且合伙吃我呢?还是历来惯了,不以为非呢?还是丧了良心,明知故犯呢?

我诅咒吃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吃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其实这种道理,到了现在,他们也该早已懂得,……

忽然来了一个人;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满面笑容,对了我点头,他的笑也不像真笑。我便问他,“吃人的事,对么?”他仍然笑着说,“不是荒年,怎么会吃人。”我立刻就晓得,他也是一伙,喜欢吃人的;便自勇气百倍,偏要问他。

“对么?”

“这等事问他什么。你真会……说笑话。……今天天气很好。”

天气是好,月色也很亮了。可是我要问你,“对么?”

他不以为然了。含含胡胡的答道,“不……”

“不对?他们何以竟吃?!”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狼子村现吃;还有书上都写着,通红斩新!”

他便变了脸,铁一般青。睁着眼说,“有许有的,这是从来如此……”

“从来如此,便对么?”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哥小得远,居然也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娘老子先教的。还怕已经教给他儿子了;所以连小孩子,也都恶狠狠的看我。


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


大清早,去寻我大哥;他立在堂门外看天,我便走到他背后,拦住门,格外沉静,格外和气的对他说,

“大哥,我有话告诉你。”

“你说就是,”他赶紧回过脸来,点点头。

“我只有几句话,可是说不出来。大哥,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人。后来因为心思不同,有的不吃人了,一味要好,便变了人,变了真的人。有的却还吃,——也同虫子一样,有的变了鱼鸟猴子,一直变到人。有的不要好,至今还是虫子。这吃人的人比不吃人的人,何等惭愧。怕比虫子的惭愧猴子,还差得很远很远。

“易牙⑻蒸了他儿子,给桀纣吃,还是一直从前的事。谁晓得从盘古开辟天地以后,一直吃到易牙的儿子;从易牙的儿子,一直吃到徐锡林⑼;从徐锡林,又一直吃到狼子村捉住的人。去年城里杀了犯人,还有一个生痨病的人,用馒头蘸血舐。

“他们要吃我,你一个人,原也无法可想;然而又何必去入伙。吃人的人,什么事做不出;他们会吃我,也会吃你,一伙里面,也会自吃。但只要转一步,只要立刻改了,也就是人人太平。虽然从来如此,我们今天也可以格外要好,说是不能!大哥,我相信你能说,前天佃户要减租,你说过不能。”

当初,他还只是冷笑,随后眼光便凶狠起来,一到说破他们的隐情,那就满脸都变成青色了。大门外立着一伙人,赵贵翁和他的狗,也在里面,都探头探脑的挨进来。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抿着嘴笑。我认识他们是一伙,都是吃人的人。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一种是以为从来如此,应该吃的;一种是知道不该吃,

可是仍然要吃,又怕别人说破他,所以听了我的话,越发气愤不过,可是抿着嘴冷笑

这时候,大哥也忽然显出凶相,高声喝道,

“都出去!疯子有什么好看!”

这时候,我又懂得一件他们的巧妙了。他们岂但不肯改,而且早已布置;预备下一个疯子的名目罩上我。将来吃了,不但太平无事,怕还会有人见情。佃户说的大家吃了一个恶人,正是这方法。这是他们的老谱!

陈老五也气愤愤的直走进来。如何按得住我的口,我偏要对这伙人说,

“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

“你们要不改,自己也会吃尽。即使生得多,也会给真的人除灭了,同猎人打完狼子一样!——同虫子一样!”

那一伙人,都被陈老五赶走了。大哥也不知那里去了。陈老五劝我回屋子里去。屋里面全是黑沉沉的。横梁和椽子都在头上发抖;抖了一会,就大起来,堆在我身上。

万分沉重,动弹不得;他的意思是要我死。我晓得他的沉重是假的,便挣扎出来,出了一身汗。可是偏要说,

“你们立刻改了,从真心改起!你们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吃人的人,……”


太阳也不出,门也不开,日日是两顿饭。

我捏起筷子,便想起我大哥;晓得妹子死掉的缘故,也全在他。那时我妹子才五岁,可爱可怜的样子,还在眼前。母亲哭个不住,他却劝母亲不要哭;大约因为自己吃了,哭起来不免有点过意不去。如果还能过意不去,……

妹子是被大哥吃了,母亲知道没有,我可不得而知。

母亲想也知道;不过哭的时候,却并没有说明,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记得我四五岁时,坐在堂前乘凉,大哥说爷娘生病,做儿子的须割下一片肉来,煮熟了请他吃,⑽才算好人;母亲也没有说不行。一片吃得,整个的自然也吃得。但是那天的哭法,现在想起来,实在还教人伤心,这真是奇极的事!


ⅩⅡ

不能想了。

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大哥正管着家务,妹子恰恰死了,他未必不和在饭菜里,暗暗给我们吃。

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

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


ⅩⅢ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孩子……


1918.4.


⑴序:亦称“叙”,或称“引”,又名“序言”、“前言”、“引言”,是放在著作正文之前的文章或一段“引言”。在这篇文章中,它是一个“引言”,以对下文做简单的交代。

⑵候补:清代官制,通过科举或捐纳等途径取得官衔,但还没有实际职务的中下级官员,由吏部抽签分发到某部或某省,听候委用,称为候补。

⑶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这里比喻中国封建主义统治的长久历史。

⑷本草什么:指《本草纲目》,明代医学家李时珍(1518-1593)的药物学著作,共五十二卷。该书曾经提到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中以人肉医治痨的记载,并表示了异议。这里说李时珍的书“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当是“狂人”的“记中语误”。

⑸易子而食:语见《左传》宣公十五年,是宋将华元对楚将子反叙说宋国都城被楚军围困时的惨状:“敝邑易子而食,析骸而爨。”

⑹食肉寝皮:语出《左传》襄公二十一年,晋国州绰对齐庄公说:“然二子者,譬于禽兽,臣食其肉而寝处其皮矣。”(按:“”指齐国的殖绰和郭最,他们曾被州绰俘虏过。)

⑺海乙那:英语hyena的音译,即鬣狗(又名土狼),一种食肉兽,常跟在狮虎等猛兽之后,以它们吃剩的兽类的残尸为食。

⑻易牙:春秋时齐国人,善于调味。据《管子·小称》:“夫易牙以调和事公(按:指齐桓公),公曰惟蒸婴儿之未尝,于是蒸其首子而献之公。”桀、纣各为中国夏朝和商朝的最后一代君主,易牙和他们不是同时代人。这里说的“易牙蒸了他儿子,给桀纣吃”,也是“狂人”“语颇错杂无伦次”的表现。

⑼徐锡林:隐指徐锡麟(1873-1907),字伯荪,浙江绍兴人,清末革命团体光复会的重要成员。1907年与秋瑾准备在浙、皖两省同时起义。7月6日,他以安徽巡警处会办兼巡警学堂监督身份为掩护,乘学堂举行毕业典礼之机刺死安徽巡抚恩铭,率领学生攻占军械局,弹尽被捕,当日惨遭杀害,心肝被恩铭的卫队挖出炒食。

⑽大哥说……煮熟了请他吃:指“割股疗亲”,即割取自己的股肉煎药,以医治父母的重病。这是封建社会的一种愚孝行为。《宋史·选举志一》:“上以孝取人,则勇者割股,怯者庐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