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狂兰

6850浏览    43参与
危险源

【绿卡队双杰/皮打不溜皮】绿卡虚区会梦到周回加班吗?

我怕情人节的促销太吵,你会看不到我的推送;我怕520的狗粮太多,你会错过我的小车。所以我选择现在给你送来新时代的拉郎,祝你司马懿卡池不沉,事件簿刷本3t。

——其实事情就是5月17日我看了个nga的帖子,拉了个狂兰×伯爵的郎。很不幸的是我这个人过于低()俗又被制裁了。所以再发一次。标题其实叫《缠/绵/游/戏》。全文见微博 

[图片]
[图片]

我怕情人节的促销太吵,你会看不到我的推送;我怕520的狗粮太多,你会错过我的小车。所以我选择现在给你送来新时代的拉郎,祝你司马懿卡池不沉,事件簿刷本3t。

——其实事情就是5月17日我看了个nga的帖子,拉了个狂兰×伯爵的郎。很不幸的是我这个人过于低()俗又被制裁了。所以再发一次。标题其实叫《缠/绵/游/戏》。全文见微博 




粥与丸子可以共存

情人节脑洞4——来自巴萨卡们的一键三连

情人节脑洞4——来自巴萨卡们的一键三连

深秋同学

说的是法语的谢谢!(๑´∀`๑)

要是能摘头盔就好了哈哈哈

说的是法语的谢谢!(๑´∀`๑)

要是能摘头盔就好了哈哈哈

狗叫人看狗叫

“兰斯洛特你看、是蝴蝶结哦~!”

//

接上一篇哎嘿⭐ 

“兰斯洛特你看、是蝴蝶结哦~!”

//

接上一篇哎嘿⭐ 

狗叫人看狗叫

因为灵基不稳导致头发莫名其妙变长了的狂兰www

咕哒→!?这可怎么办啦兰斯洛特先生!

点击此处解锁CG⭐ 

//

为什么我不会画可爱的小不点儿要命唉……

因为灵基不稳导致头发莫名其妙变长了的狂兰www

咕哒→!?这可怎么办啦兰斯洛特先生!

点击此处解锁CG⭐ 

//

为什么我不会画可爱的小不点儿要命唉……

柠夏檬冬

这叫每一下都打在心上,越打越心疼

爆肝一寒假之后终于从伦敦一路挺进卡美洛,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看来只会越来越心疼(为什么我不能叛变去帮我❤️的圆桌?)


P1身为真爱党我深知刷子对♀危害之大。。。我想我不应该带那么多女孩子的。。。

(为什么带刷子去打刷子?我没有Saber。别问了,再问就是我嫌我仅有的三个Saber太丑我死都不喂)

P2  Oh, CuChulainn my love.❤️

话虽如此说,一打起来还是往死里揍了233

P3(如下充满了我猖狂的笑声)

黑狗:啊哈哈哈充能终于满了!下一回合就是你的死期!

政哥哥:别急,...

这叫每一下都打在心上,越打越心疼

爆肝一寒假之后终于从伦敦一路挺进卡美洛,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看来只会越来越心疼(为什么我不能叛变去帮我❤️的圆桌?)


P1身为真爱党我深知刷子对♀危害之大。。。我想我不应该带那么多女孩子的。。。

(为什么带刷子去打刷子?我没有Saber。别问了,再问就是我嫌我仅有的三个Saber太丑我死都不喂)

P2  Oh, CuChulainn my love.❤️

话虽如此说,一打起来还是往死里揍了233

P3(如下充满了我猖狂的笑声)

黑狗:啊哈哈哈充能终于满了!下一回合就是你的死期!

政哥哥:别急,先让朕开个宝具。

始皇帝The Domination Beginning!

我:好了狂王你来吧,我这边脸扛。

黑狗:……

P4Buster Chain+宝具连携+阿比自信的信仰(两个)+阿比来给你减防(还是两个)+政哥哥也来给你减防(ಡωಡ)hiahiahia

我笑了2333

P5不说话,要说就这样❤️❤️❤️

(是的还是打他打得很用力)

P6是一点一点抠下来的图哇,喜欢的话拿走不谢售价一颗小心心❤️



ps: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提起刷子和狗哥

我朋友:狗毛刷子

我:……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样子)

洋流怪物KARAS

【mob/狂兰+剑元帅】骑士凌辱

标题简洁鲜明,内容一看就懂,显而易见是mobLJ

注意:
 兰斯洛特(狂)+吉尔·德·雷(saber)
 这个长发组太秒了,虽然全文没有描写头发,但这二位微微带点卷的头发有时会让我认错。再说,个人一直觉得剑元帅有狂战士的潜质,毕竟已经是精神混乱体了……
 以上内容全文均未提到。
 短完。
 剧情就是本子剧情,简单粗暴到一种境界。
 举报会被洋流里的章鱼触手play。

链接见评论,祝阅读愉快,欢迎评论!

题外话:如需要补档请关注补档合集,在本文下请尽量留下你的感想,谢谢~

标题简洁鲜明,内容一看就懂,显而易见是mobLJ

注意:
 兰斯洛特(狂)+吉尔·德·雷(saber)
 这个长发组太秒了,虽然全文没有描写头发,但这二位微微带点卷的头发有时会让我认错。再说,个人一直觉得剑元帅有狂战士的潜质,毕竟已经是精神混乱体了……
 以上内容全文均未提到。
 短完。
 剧情就是本子剧情,简单粗暴到一种境界。
 举报会被洋流里的章鱼触手play。

链接见评论,祝阅读愉快,欢迎评论!

题外话:如需要补档请关注补档合集,在本文下请尽量留下你的感想,谢谢~

洋流怪物KARAS

【亚瑟/兰斯洛特】终言(Fate/Zero)

突发短打

亚瑟(saber)×兰斯洛特(berserker),高雅补魔,时间点在berserker退场前。

本来想写沙雕…结果变成了很伤感的东西。不是non-H胜似non-H。甚至,感觉不出在写扶他。

看一个吾王长屌艹遍四海的本子有感而写。

阅读愉快。


无法想象,她在为她的情敌补充魔力。也无法想象,她在和她曾经最忠实的下属干这档子事。这实在是太污秽了,但,一种让大脑泛白的英灵不该获得的快乐使她无法多加思考。那身蓝白相间的长裙已然褪下,像无依无靠的海藻一样躺在布满灰烬的地板上。

啊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虚着被快感模糊的双眼,试图再从自己的脑中掏出一点理智来阻止自己的下一步动作。然而本能...

突发短打

亚瑟(saber)×兰斯洛特(berserker),高雅补魔,时间点在berserker退场前。

本来想写沙雕…结果变成了很伤感的东西。不是non-H胜似non-H。甚至,感觉不出在写扶他。

看一个吾王长屌艹遍四海的本子有感而写。

阅读愉快。


无法想象,她在为她的情敌补充魔力。也无法想象,她在和她曾经最忠实的下属干这档子事。这实在是太污秽了,但,一种让大脑泛白的英灵不该获得的快乐使她无法多加思考。那身蓝白相间的长裙已然褪下,像无依无靠的海藻一样躺在布满灰烬的地板上。

啊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虚着被快感模糊的双眼,试图再从自己的脑中掏出一点理智来阻止自己的下一步动作。然而本能就是这样的东西,它让人一秒不到就能做出一个令他后悔的决定,却无法让他在后悔的同时及时收手。就是说——已经干都干了,为什么还要停呢?这当然是错误的。伟大的亚瑟王不该是这样——至少不该在这么无意义的地方露出自己的不克制的丑态。

然而,然而……

似乎同样在背德感和仇恨中挣扎,刚才还在与自己厮杀的那个男人,兰斯洛特,抬着一条手臂遮着那双紫色的狂化之瞳。“呜、唔……”但他也许感到了荣幸与赎罪的快乐,并从中汲取到了猎奇的快感,再反映到了他的身体上。狂战士无规律地收缩着肠道,绞紧剑士那不该属于自己的畸形的阳物。

不由得说这是一场交欢。哪怕是下一秒其中一方就要消失或者死去,这也是尝起来甜得像伊甸的苹果似的狂欢。

“我,已经在背弃理想的方向越走越远了啊,兰斯洛特……”不知为何,随着肉体的愉悦攀升,亚瑟的内心充斥着谜样的悲伤。

反英雄。面前的他只是带着不只是笑还是嘲弄的表情,一言不发。如今,即便是狂战士,也能够察觉这样坚持着已经破灭的梦想的王的可悲之处了吧。哪怕在此刻也保持着所谓的上位者形象,现实不如愿的情形也已经在慢慢摧毁着她的骄傲。

“……亚瑟……杀了我……”

对方没有回答王的问题。传说的罪人,也是现在被束缚在可怜英灵躯体中渴望毁灭的男人向他渴求道。

“这就是你的夙愿吗。”

到底,你如这般可悲地在世间徘徊了几许?将来,还要多少次被迫重复疯狂的轮回?亚瑟感到无助。她向来知道战争就要有牺牲,有立功者就要有被砍头的罪人。但像对方这样为了自己……为了赎罪和解脱将要经受永久的折磨的人,已然残缺、失去自我存在的意义,变成了一个只有徘徊这一个目的的幽灵时。

为什么,自己要背负这份沉重呢。她已经,不再可以——

“告诉我吧,兰斯洛特卿。”

“哪怕是,这一刻也好,至少告诉我,你感觉到了一丝愉悦——”

她抽泣着,手掐着对方的脖颈。水珠像碎裂的钻石粒,在她的手背上散开,汇聚,划过虎口。

紫色的双眼凝视着她,像是完成一个庄重的仪式。即便被注入那一点外源的魔力,他也已经无法支撑自我的存在了。

兰斯洛特张了张嘴,好像试图说些什么。他眼中的光芒黯淡下去了,就像一片夕阳无可挽回地划过狭小的窗,留下永恒的灰烬。

也许,还带了一丝不明所以的笑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看着对方的身影逐渐消失变为了光晕,她绝望地收紧自己的手指,但指尖的压迫感也在散去。对方的发丝似乎还在缠着她的手,但那柔软是如此的不确切,顷刻间就消失殆尽。

兰斯洛特的喉中发出了最后一声气音:“……王……”这声呼喊既不像是道别,也不像是不舍的宣言。反而像是一种诅咒,在英灵彻底散去之后仍然保留着它的毒性。

她跪倒在空无一物之处,放声大哭。


End


柠夏檬冬

啊啊啊啊啊Lancelot我爱你我爱你啊啊啊啊!!!我才不关心是狂兰还是剑兰我都爱!!!我真是要爱死你了哦哦哦(原地去世)

P1什么嘛这两个选项我都不想选!怎么可以这么说他嘛哼(ノ=Д=)ノ┻━┻
P2+P3我真的舍不得打他啊啊啊(//∇//)
P4+P5虽然说你只是一直在Arrrrrrrrrr咆哮,但我还是爱你啊啊啊(一起咆哮吧Arrrrrrrrrrrrrr)

害我知道我才打到第二章我好菜啊就不用再提醒我了。。。
用力肝ing用力肝ing用力肝ing。。。学生党的苦啊害。。。

啊啊啊啊啊Lancelot我爱你我爱你啊啊啊啊!!!我才不关心是狂兰还是剑兰我都爱!!!我真是要爱死你了哦哦哦(原地去世)

P1什么嘛这两个选项我都不想选!怎么可以这么说他嘛哼(ノ=Д=)ノ┻━┻
P2+P3我真的舍不得打他啊啊啊(//∇//)
P4+P5虽然说你只是一直在Arrrrrrrrrr咆哮,但我还是爱你啊啊啊(一起咆哮吧Arrrrrrrrrrrrrr)

害我知道我才打到第二章我好菜啊就不用再提醒我了。。。
用力肝ing用力肝ing用力肝ing。。。学生党的苦啊害。。。

双尤
給蘭斯lily穿小裙子爽了吧

給蘭斯lily穿小裙子
爽了吧

給蘭斯lily穿小裙子
爽了吧

洋流怪物KARAS

【剑兰×狂兰】不快因子

非腐向,兰斯洛特中心,狂兰初次见到剑兰的情景。可以说是直接打起来了那样,剑兰不满于狂兰的无序感,狂兰不满于过去能站在亚瑟面前的自己。


*

"今天有新的从者会来,"人类最后的御主带着满脸的疲倦牵着走路已经有些不稳的兰斯洛特回到作战室,"你先坐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去处理一下。"

不用他说兰斯洛特也已经瘫坐在椅子上了。他战斗了太久,现在他的眼前只剩一堆模糊、发黑的景物,铁锈味也已经熏得他的嗅觉麻木了。累了就要休息,哪怕对疯狗而言也是如此。此处微凉的空气正好安抚他疼痛的身体,奇妙的热意也被压了下来。此刻的兰斯洛特,已经进入了堪称小憩的状态。

但很快,门外的脚步声就将他惊醒了。

急切的步伐,整齐的步调,不...

非腐向,兰斯洛特中心,狂兰初次见到剑兰的情景。可以说是直接打起来了那样,剑兰不满于狂兰的无序感,狂兰不满于过去能站在亚瑟面前的自己。


*

"今天有新的从者会来,"人类最后的御主带着满脸的疲倦牵着走路已经有些不稳的兰斯洛特回到作战室,"你先坐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去处理一下。"

不用他说兰斯洛特也已经瘫坐在椅子上了。他战斗了太久,现在他的眼前只剩一堆模糊、发黑的景物,铁锈味也已经熏得他的嗅觉麻木了。累了就要休息,哪怕对疯狗而言也是如此。此处微凉的空气正好安抚他疼痛的身体,奇妙的热意也被压了下来。此刻的兰斯洛特,已经进入了堪称小憩的状态。

但很快,门外的脚步声就将他惊醒了。

急切的步伐,整齐的步调,不是敌人也没有威胁可言。只是说那副样子,实在和挂着黑眼圈的御主不搭。没有什么日常琐事能让他如此焦躁吧。

随后,兰斯洛特仍然在乖乖原地待命。御主本该解除他的实体化了,却还没有到来。黑色的骑士的魔力消耗与自身的强大成正比,战斗外多维持一秒实体都是浪费。

他的盔甲呼吸口黏着的血浆逐渐干涸了。新鲜的空气开始一丝丝涌入,这种感觉让他逐步放松下来。大脑欢欣雀跃着,感觉有如在雨后的林中漫步。生理上的快乐还是无法忽视的,他吸着鼻子,贪婪地获取那一点清冷的镇痛剂。

空气里有一丝陌生的气味。它清淡得像一片花瓣,但已经足以让兰斯洛特警觉起来。似乎是谁在向这个房间靠拢,没有专门隐蔽自己的气息但又不大高调。兰斯洛特遇到过很多次御主领着新来的从者的情形,没有一次像这样过。还是那个气味,拨弄着他的心弦,让他不听使唤地紧张。

"咕咕唔……"他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喉咙里发出警告的声音。

他早就闻不到自己的气息了——只是空气的常伴成份罢了。也许这个时间太长了,他也已经忘了后悔的滋味。但这是刻在基因里的东西,新的记忆冲刷不掉的。

那是他仅次于亚瑟的仇恨之物。

湖上的骑士,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在召唤阵中睁开眼睛时,面对着黑发青年悲喜参半的表情。

"欢迎来到这里,兰斯洛特剑士。这里是拯救人理的机构迦勒底,我们好好相处吧。"

最高的骑士不是傻子,他知道这小子想要的不是他。但他礼节性地打了招呼,走出了闪着金光的圆圈。

青年是第一次看见兰斯洛特的脸。他认识的那一位永远只会给他看下半张脸与锯齿状的尖牙,这让他不由得感叹,一个人前后竟然能转变那么多。

"去作战室坐一坐吧,给你分配房间大概还要一段时间…"藤丸立香只是想着走程序,并不想接下来的混乱情况。已经进行过那么多次召唤,他还是对与初次交流的从者交谈感到紧张。紧张冲淡了他不安的预感,于是,他一路领着从者兰斯洛特剑士来到了作战室的门前。

推门的嘎吱声后,一道黑影如烟般从他眼前闪过。人类的御主还未给予反应,两个兰斯洛特就已经厮打在一起了。

迦勒底和平的走廊上,掀起了一阵硝烟。


"马修,拜托了!虽然是休息的时候但也要加一下班!对不起!"自动门还没完全打开,前辈就急匆匆地跑进了紫发少女的房间。

"咦……?"穿着便服的少女手中拿着《福尔摩斯探案录,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立香撑着墙壁咳起嗽来,刚才他跑的太急了:"是兰斯洛特殿……两个兰斯洛特打起来了!"但他这尾音还没落地,面前的马修就已经不见踪影了。

几秒后,一声响亮的"Lord Camelot"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随后是马修正义的声音:"怎么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学生一样呢,没用的老爹!"

这个问题应该是被完美地解决了。


如果不去找兰斯洛特(狂)讲讲的话,可能会产生什么误解。本着这个想法,立香还是决定专门找到对方好好解释一下。

毕竟,他也不知道为何兰斯洛特见到他自己会那么暴躁。问不出话就只能讲道理了。

对方早已坐在虚拟场景的草坪上等着他了。黑色的骑士安静得像一尊雕塑,完全让人看不出他的疯狂与危险。

"兰斯洛特殿,久等了。"对方闻言转过头来,冲他点了一下头。

立香在他的身边坐下:"今天和你交手的人,名字也叫兰斯洛特。"

"咯…"

"是曾经作为圆桌骑士的你吧?"

男人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攻击他呢?"

没有回答。这或许又是一个难以解决的英灵心结,然而这一回他无法与对方用言语交流。兰斯洛特不常向他人透露内心,这一回似乎也是如此。有些秘密可能会永远那样被压下去了,什么也没有了。

"……那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啊啊啊。"


不可原谅之物。不可解除的枷锁。斩不断锁链与羁绊。这就是他永远延续的未来。但曾经的他,那个有着不存在的可能的他,让他想起了这种屈辱。

他不能接受。这种感觉让他发狂。

三十秒后,大脑再度变得混乱,他又忘却了恨意,回到了日常的轨迹。

他无规律地呼吸着。失去实体。陷入沉睡。

新的重复的一天即将到来。

而那个能够站在亚瑟王面前的自己,一定会嘲笑吧。


-完


凊皊丨

100,132,386,512
安卓B服,是个萌新求大佬带带我

100,132,386,512
安卓B服,是个萌新求大佬带带我

GR_罗勒子

【R18 兰斯洛特x咕哒子】【第一人称】

紫色的湖上骑士,优雅的法国绅士,我的爱人,床上的饿兽

链接戳→ https://m.weibo.cn/6832728367/4358584018429284

小小小短篇,就是想写个车0w<

————————
注:
désolé-对不起
Monamour-我的爱人
(不懂法语,不知道对不对qwq,似乎暴露了自己无知的本质.jpg)

紫色的湖上骑士,优雅的法国绅士,我的爱人,床上的饿兽

链接戳→ https://m.weibo.cn/6832728367/4358584018429284

小小小短篇,就是想写个车0w<

————————
注:
désolé-对不起
Monamour-我的爱人
(不懂法语,不知道对不对qwq,似乎暴露了自己无知的本质.jpg)

井岩氏十久

旧剑兰《预言》

*私设一大堆

*准确来说是旧剑狂兰

*ooc

*我就喜欢玛修叫狂兰为父亲而叫剑兰为兰斯洛特先生的样子

*打我吧我不做人了


亚瑟:


四天了。

身后时不时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还有不加掩饰的、跟在身后不远处的脚步声。

亚瑟曾经试着转过头想要看清跟着他的人是谁,但在他转过身看过去时,走廊又空无一人。

其实费些心思就能找到是谁跟着他,但亚瑟并没有这么做,他并未感觉到敌意,所以只是任由对方跟着自己。


这也是亚瑟到迦勒底的第四天。

他到迦勒底的第一天,御主给他举办了欢迎会。在欢迎会上他看到了像是他的又不像是他的圆桌骑士,骑士们看到他都有些不适应,亚瑟知道他们所知的亚瑟王是个女性,因此冷不丁地看到个男性亚瑟...

*私设一大堆

*准确来说是旧剑狂兰

*ooc

*我就喜欢玛修叫狂兰为父亲而叫剑兰为兰斯洛特先生的样子

*打我吧我不做人了


亚瑟:


四天了。

身后时不时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还有不加掩饰的、跟在身后不远处的脚步声。

亚瑟曾经试着转过头想要看清跟着他的人是谁,但在他转过身看过去时,走廊又空无一人。

其实费些心思就能找到是谁跟着他,但亚瑟并没有这么做,他并未感觉到敌意,所以只是任由对方跟着自己。


这也是亚瑟到迦勒底的第四天。

他到迦勒底的第一天,御主给他举办了欢迎会。在欢迎会上他看到了像是他的又不像是他的圆桌骑士,骑士们看到他都有些不适应,亚瑟知道他们所知的亚瑟王是个女性,因此冷不丁地看到个男性亚瑟王,都会有些别扭吧。

梅林倒是粗神经地将手搭在他的肩上,笑眯眯地指着他说,“没事没事,不管哪个世界的圆桌骑士都是一群有趣的家伙哦。你们也不用太拘谨啦,这家伙也是一样的。”

不远处阿尔托莉雅已经吃上了。亚瑟对看着他发愣的圆桌骑士们微笑。

亚瑟看到紫发的骑士有些躲闪的眼神,便将眼神移开,看向贝德维尔,贝德维尔带着无措的微笑,“呃……王……?”

亚瑟点了点头。崔斯坦皱了皱眉,弹了弹竖琴,“这可真是大件事了……”

高文也有些束手无措,在亚瑟看向他时,张了张嘴,“……呃,王,吃土豆泥吗?”

亚瑟明显感觉到在迦勒底的圆桌骑士们比他印象中活泼了很多,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阿尔托莉雅看到他并未表现出吃惊的神情,只是默默地递给他一块炸鸡。

欢迎会很多英灵都在。据御主所言,每个英灵到了迦勒底都要举办欢迎会。虽然亚瑟并不喜欢热闹,但他也不想让自己成为特例。

亚瑟的身边坐着的都是跟他有关系的从者,莫德雷德也一脸别扭地举着饮料站在一旁躲避着亚瑟的眼神,嘟囔着,“又多了一个父王,怎么搞的……”

梅林显得很开心,亚瑟的出现应该会让以后的情况变得更加有趣,而有趣的场面一直都是他的下酒菜。

兰斯洛特一直灌着酒,脸上泛红,打了个酒嗝,“……没脸见吾王……对不起……”

玛修红着脸小声地提醒兰斯洛特不要再喝酒了。

御主无奈地拍了拍兰斯洛特的背,“兰斯洛特对每一个亚瑟王都会道歉呢。”

亚瑟摇头笑了笑,“没事的,兰斯洛特卿。我希望你不要在意过去的事情。”

“不愧是吾王……”同样喝得有点多的高文发出感叹声。

亚瑟拿起御主给他倒的饮料喝了一口,想要跟御主开口自己想回房间休息了,却注意到御主用着担忧的神情看着门口处。

“御主,怎么了吗?”亚瑟问道。

御主回过神看着他,露出笑容,“啊,没事。说起来,相较于阿尔托莉雅,您吃得并不是很多……?”

亚瑟看了看自己的桌前,再看看阿尔托莉雅的桌前。

阿尔托莉雅的桌前堆起了食物残渣的小山。

亚瑟笑了笑,“我目前并不是很饿。御主,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御主愣了下,“啊……好的。”

亚瑟站起身准备离开,席上的所有人都正在兴致上,喝酒的喝酒,唱歌的、猜拳的、抱着一起痛哭的……兰斯洛特正抱着崔斯坦不停地道歉,崔斯坦变着调子地唱“我很难受”,其他人看着这一幕都笑得失态。亚瑟看着这一幕也笑了出来,正好对上担心地看着自己的御主的眼神,便微微弯腰行了个礼,“那么我先离开了。”

他并没有惊动到其他人,静静地离开了欢迎会。走出食堂一段路程后,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亦步亦趋的脚步声。

亚瑟回过头,脚步声就躲了起来,走廊里空无一人。他站在走廊里好一会儿,走廊里还是空空的,不远处食堂的嘈杂声悠悠地传来,不时爆发出一阵笑声。

亚瑟听见笑声也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接下来的几天,不管是刚从训练模拟战斗装置中出来,还是去食堂的路上,亚瑟都能听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在身后不远处响着。御主和玛修在身边的时候,那个人并不会跟着自己。永远是在自己独自一个人走着的时候,身后就会响起喀啦喀啦的脚步声。

四天了,真的是很有毅力的人呢。

亚瑟刚从食堂走出来,喀啦,喀啦,喀啦,声音跟着他的脚步同步响起。

亚瑟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径直朝着自己房间所在的方向走去。

经过某个路口时,身后突然传来玛修的声音,少女听起来有些惊喜,“啊!父亲!您在这儿干什么呢?”

盔甲发出喀啦喀啦的声音。

父亲?亚瑟愣了下,认为自己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地离开比较好,但他又听见了玛修朝他打招呼的声音,“啊,亚瑟先生,您好!”

亚瑟微笑着转过身朝玛修问好,然后看向跟了他四天的从者。

一身黑色的雾气围绕着全身罩着盔甲的骑士。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样子,亚瑟就感觉到面前的空气被撕扯开,锋利的刀锋朝他袭来。亚瑟举起剑抵挡住攻击,心想这真的是很热情的打招呼方式。

“父亲,您在干什么!等一下……!!”玛修慌张地劝架。

但戴着头盔的骑士却恍若未闻,只顾着狂躁地攻击着亚瑟。

玛修急忙把御主拉过来,御主看到这一幕也愣了。骑士边攻击着亚瑟边喊着亚瑟的名字,御主立刻用令咒使他冷静下来,并让他回到自己的房间。

亚瑟愣怔了会儿,还未开口,御主就有些抱歉的对亚瑟笑了笑,“啊……这个,兰斯洛特先生在面对您的事情的时候总是有点容易失去理智……”

兰斯洛特。

亚瑟愣了下,那是兰斯洛特?可是……

“我知道那时候你们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是我希望你们现在可以好好相处,好吗?”御主担心地看着亚瑟。

亚瑟对御主笑了笑,“御主,请您放心,我对兰斯洛特卿并没有什么意见。我非常乐意跟兰斯洛特卿好好相处。”

御主松了口气,“那就好了。”


房门被敲响了。

亚瑟打开了房门,是兰斯洛特。

围绕着他的黑色雾气消散了,兰斯洛特站在门口,断断续续地开口,“御主……让我……道歉……”

亚瑟对着兰斯洛特笑了笑,“没事的,卿进来吧。”


进来吧。

亚瑟曾经在远处看见桂妮薇儿站在门旁对兰斯洛特这么说道。桂妮薇儿伸手触摸着兰斯洛特的脸,兰斯洛特低垂着头,发丝在夕阳的照射下闪着光。桂妮薇儿没有看见他,兰斯洛特却看见他了,他转过头透过被阳光照射的发丝看向亚瑟,亚瑟却对他笑了笑,转身走开了。

亚瑟并不爱桂妮薇儿,他确实无法给她幸福。所以如果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真心相爱,他未必不可接受。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对他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如果他们能够幸福,他也会由衷的为他们感到开心。

但在看见兰斯洛特用哀伤的目光看着他时,他又有一丝心悸。

为什么他要用如此悲伤的目光看向自己?

那悸动从何而来,他也无法知晓。但在一切局面都变得无法挽回之时,兰斯洛特举着剑站在他的对立面,他无法克制自己的痛苦,他发现自己无法守护自己看重的一切。他的家国,他的骑士们,他的子民……一切都从他手中流逝而去。

在最后一刻,他的脑海中却呈现的是那双在夕阳照射下显得通透而哀伤的眼睛。

亚瑟路过很多个世界,也参加过圣杯战争,但他从未碰见过他的圆桌骑士们。在阿瓦隆,梅林也只是笑着对他说,“在经历过漫长的、孑然一身的战斗过后,会有您从未预想过的因缘产生。”

因缘?他会和任何人结下因缘吗?亚瑟并未期盼过能与谁结下因缘,对他来说,守护他人和世界的意义远超于他个人的事情。

一个世界接着另一个世界,太长太长的时间,他的记忆也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像是隔了层纱,所有情感都变得朦胧,记忆中他人的模样也变得不清晰。只剩下一些残留的感觉,一些意象。吵闹的圆桌会议。王后微笑时嘴角上扬的弧度。清晨阳光透过堡垒的轮廓照射进寝室。

那个眼神。

亚瑟甚至连他眼眸的颜色都记不清了,是湖蓝色吗?还是紫罗兰色?但他忘不了那个眼神。真是可笑。


兰斯洛特在亚瑟的房间里不知所措地站着,然后他选择呆站在房间中间。

亚瑟叹了口气笑着,坐在床边揉了揉眉间,“兰斯洛特卿……没想到卿竟然狂化了。这是为什么呢?”

亚瑟抬起头看着兰斯洛特,“我看过另一个你,他看起来跟我的记忆有些出入。大家都是,所以感觉有些微妙。我的记忆里,你很哀伤,你的长发和眼睛……”

兰斯洛特走到亚瑟跟前,摘下了头盔。

“……都很美。”亚瑟说道。

是了。就是这双眼睛。原来是紫罗兰色的眼睛。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痛苦?

亚瑟伸出手抚摸着兰斯洛特的脸。

兰斯洛特蹭了蹭亚瑟的手,“亚瑟。”

亚瑟站起身抱住兰斯洛特。

仿佛在漫长的、漫长的、孑然一身的战斗中,他在这里找到了与他过去的唯一联系,他记忆中唯一确信的东西。

兰斯洛特被亚瑟抱着好一会儿,突然将亚瑟推倒在床上,还没等亚瑟反应过来,就吻了上去。

亚瑟感觉到兰斯洛特微微有些尖利的牙齿在啃咬着自己的嘴唇,大概是嘴唇被咬破了,铁锈味从唇齿间散开,兰斯洛特吮吸着两人唇齿间的唾液和血液,舌头舔舐着亚瑟的伤口。

亚瑟推开兰斯洛特,一条银丝随着他们分开的动作在他们之间伸展开来,兰斯洛特明显对此感到很不愉快,他对着亚瑟发出不愉快的嘶吼声。亚瑟伸出手抚摸着兰斯洛特的脸,大拇指蹭去兰斯洛特嘴角边的唾液。

兰斯洛特任由亚瑟直视着他,然后再次低下头,伸出舌头舔吻着亚瑟的下巴,嘴角,还有耳际。

亚瑟翻过身压住兰斯洛特,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脸。

兰斯洛特的紫色长发在白色的被单上散开,亚瑟迟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着兰斯洛特的眼睛。亚瑟用手指蹭了蹭兰斯洛特额前的发际,兰斯洛特从喉咙里发出咕哝声,像是野兽初次被触碰一样,有些不适应却又有些渴望再度被触摸。

亚瑟移开视线看向关闭的门口,走廊的灯从门缝下透进来。他坐起身叹了口气,“兰斯洛特……你该……”

“亚瑟。”兰斯洛特拉住亚瑟抽离开来的手,嘴里不停念着亚瑟的名字。亚瑟转过头看着兰斯洛特,兰斯洛特的眼神又将他拉回记忆中的场景,他与兰斯洛特在夕阳下的距离,隔得有些远却传达了某些情感的双眼寓意着什么。他早该知道,兰斯洛特想要传达的讯息是什么。也许他早该这么做了。

亚瑟转过身紧紧抱住兰斯洛特,急切地吻了上去。身下的兰斯洛特的长发被他紧紧地抓在手里,他按压着兰斯洛特的后脑勺,像是要将对方呼吸的空气都尽数过渡到自己的肺里,他能感觉到兰斯洛特也紧紧地贴近着他。

沉溺于情爱是亚瑟从未体会到的感觉,将所爱之人抱在怀里,这种感觉超过了他所能想到的任何美好的事物。当他抚摸着兰斯洛特线条优美的后背,听着兰斯洛特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低哑的喘息声,他突然想到梅林的预言,自己从未预想到的因缘会在未来产生。

是你吗?亚瑟将自己埋入兰斯洛特的体内,兰斯洛特低下腰发出沙哑的呻吟,紧抓着已经皱成一团的被单,亚瑟搂住他的腰,将脸埋在兰斯洛特的后颈上,用牙齿轻轻啃咬着他裸露的肌肤。是你吗?兰斯?是你吧。


兰斯洛特:


在亚瑟回答御主的召唤时,兰斯洛特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擦拭着自己的剑。当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在门外经过时,他仿佛被雷电击中般无法动弹。那应该是御主带着亚瑟熟悉迦勒底,刚好经过他的房间的声音。

御主说:“……你会看到很多认识的人哦!”

兰斯洛特听不清亚瑟具体说了什么,但他听清了那就是亚瑟的声音。

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找到这个人。

兰斯洛特无法抑制自己的狂化,他想冲出门找到这个人,然后……然后干什么?是一见面就兵戎相见吗?还是跪在地上像入了魔的信众般恳求他的原谅?

兰斯洛特颤抖着手握住剑柄,正要站起来打开门冲出去时,门被打开了,是御主。

御主难掩神情中的惊喜,“兰斯洛特,听我说……亚瑟王来到迦勒底了!我们在给他举办欢迎会,他现在在食堂哦!我想你应该会想要见到他,是吗?”

兰斯洛特无法控制自己的颤抖,甚至连齿间都在颤动,发出喀喀的声音。

御主愣住了,担忧地看着兰斯洛特,“……你还好吗?”

愣了一会儿,像是理解了兰斯洛特的想法,御主伸出手握住了他颤抖的手,“没事的,兰斯洛特不想去也可以,等你想要见到他时,你再去见他,好吗?”

御主想起当兰斯洛特回应他的召唤后,他给他做了对每个从者都会做的资料收集,当他问到兰斯洛特最喜欢什么时,兰斯洛特的回答是亚瑟,当他问兰斯洛特最讨厌什么,兰斯洛特的回答依旧是亚瑟。

兰斯洛特最爱的是亚瑟,最恨的也是亚瑟。

虽然御主大概知道他们所在的那段历史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也还是摸不透兰斯洛特对亚瑟的感情。只知道亚瑟对于兰斯洛特来说,应该是最重要的人。

“你会遇到他的。”御主当时是这么对兰斯洛特说的,像是毫无用处的安慰,但不知道为什么,御主总觉得在未来会有特别的因缘产生。所以在召唤出亚瑟王的时候,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兰斯洛特,亚瑟王来了。

现在兰斯洛特的反应有些超出他的预料。御主等待着兰斯洛特的回答,兰斯洛特在漫长的沉默中点了点头。

兰斯洛特并不想去欢迎会。于是御主在走出房间时对兰斯洛特说了句,“有什么都可以来找我谈论。”

兰斯洛特在房间里呆坐了一会儿,不远处的笑声模糊地传进房间里,他站起身走出了门,朝着欢笑处走去。


空气中传来泥土的气息,耳际传来一阵又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兰斯洛特骑在马上,举着长矛和盾,朝着对手冲刺过去。比武大会的氛围达到了最热烈的程度,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了,只是任由激情和斗志控制着自己与对手交锋着。身后传来马匹的嘶鸣声,兰斯洛特还未回头,就感觉到长矛险险擦过他的身子刺向他的对手。兰斯洛特想看清干预他的比赛的人是谁,对手就毫不留情地根据他的空隙朝他攻击,兰斯洛特举起盾牌挡住对手的攻击,才发现对面也多了一个骑士。

在对战中,兰斯洛特才看清对方的盔甲,那是亚瑟王专用的盔甲。他和亚瑟配合无间,使得对手节节败退。等到群众欢呼着亚瑟王和他的名字,兰斯洛特才反应过来比赛已经结束了。

兰斯洛特恍惚着离开斗技场,下了马后,侍从走过来替他脱着盔甲,两步开外,亚瑟也正在脱除盔甲。兰斯洛特的耳朵里还残留着欢呼声,心脏仍然跳得很快,他感觉到汗珠顺着自己的脸颊滑下,从下巴滴落到还未拆除完的盔甲上。他喘着气,愣怔在原地,看着和侍从说着什么的亚瑟。亚瑟仿佛意识到了兰斯洛特在看着自己,就抬起头面向他,露出了兰斯洛特从未见过的笑容。

兰斯洛特从未看见过亚瑟笑得如此开心。

他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好像时间凝固了,只有他缓慢地、沉重地呼吸着,尘土在阳光下飞舞,其他人和其他事物都隐匿了,他只看见他的王站在那里对他笑着,由于脸上都淌满了汗水,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反射着金色的光芒。仿佛不用言语表达,只需要通过笑容就能够传达他们的尽兴以及相知相惜。因为这个笑容,兰斯洛特觉得自己可以为他的王做任何事,他会永远向亚瑟王尽忠,至死不渝。


事情是从哪里开始不对的?

当桂妮薇儿向他表达爱意,他才意识到事情已经变得不太对劲了。他无法拒绝桂妮薇儿,他发誓向她尽忠。但这可以说他只是因为忠诚才接受桂妮薇儿的爱意吗?兰斯洛特并不这么认为。他怜爱桂妮薇儿,他确实是爱她的,但这种爱也许跟桂妮薇儿所期望的和给他的爱有些区别。他与桂妮薇儿的禁忌之恋让他饱受痛苦折磨,一方面他无法拒绝桂妮薇儿的要求,他没办法看到桂妮薇儿哭泣的脸还能无动于衷;而另一方面,他渴望着亚瑟,渴望亚瑟再一次对他露出那样由衷的笑容。

宫廷里已经传开了各种他与皇后桂妮薇儿的谣言,但兰斯洛特不知道如何去制止谣言的散播,桂妮薇儿对流言蜚语毫不在意,依旧毫无顾虑地每天邀请他进入她的闺房。桂妮薇儿抚摸着他的脸颊时,兰斯洛特思虑着亚瑟听到谣言后的反应;桂妮薇儿用玫瑰花瓣似的嘴唇亲吻着他时,他仍然想着他的王是否会对自己失望?是否会愤怒到无法自制?是否会难过伤心到极点?

兰斯洛特不敢想象亚瑟的反应,只是想到亚瑟会对他感到失望,他就已经痛苦到无法忍受了。

在某个傍晚,落日的余晖仍在平原的上方停留着,橙色的光芒洒满卡美洛,泰晤士河上金光闪闪,城堡的窗边也带着夕阳的光辉。桂妮薇儿叫着兰斯洛特的名字,兰斯洛特将视线从远处的落日中拉回来,看向在夕阳照射下显得异常柔和的桂妮薇儿。桂妮薇儿抚摸着他的脸,手心的温度比阳光更为温暖一些,她轻柔地说,“进来吧。”

兰斯洛特垂下眼帘,他痛苦地看着桂妮薇儿的裙摆,然后移开视线看向远处下移了不少的夕阳,却在眼角处瞥见一个人的身影。他的心脏狂跳起来,回过头看向那个身影。是亚瑟。

亚瑟看着他和桂妮薇儿,竟然对他露出了微笑。

桂妮薇儿没有注意到亚瑟,因为她一直注视着兰斯洛特。她一直饱含爱意地抚摸着兰斯洛特的脸。

兰斯洛特愣怔在原地,看着亚瑟的微笑,突然意识到亚瑟其实并不在乎。亚瑟的笑容很疏远,像是隔了很长的一段距离般模糊不清,他根本不在乎桂妮薇儿和兰斯洛特做了什么事,他根本没有看着他们,他并不在乎。

连失望都没有。

兰斯洛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痛苦朝他漫延过来,淹没他的呼吸,他静默地看着亚瑟转过身离开。桂妮薇儿轻声询问他,“我的兰斯洛特,怎么了?”

兰斯洛特转过头看着桂妮薇儿担忧的神情,“不,什么都没有。”

他跟着桂妮薇儿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因为他和桂妮薇儿的爱恋,圆桌崩溃了,卡美洛陷入战争中,亚瑟在他的对立面,这次他露出的神情是痛苦和难过。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

在听到亚瑟的死讯后,他内心的某一处崩坏了,蚕食着他的理智。他会永远痛不欲生,他会永远渴求着某个人,只有那个人才能平复他的痛苦。他永远停留在寻求着某人而不得的痛苦之中。


但现在他找到了他。

亚瑟吻了吻他的手指。

亚瑟带着笑容看着他,虽然并不像记忆里那个最灿烂的笑容那样,但这也是兰斯洛特从未见过的微笑,这个笑容里面透露着爱意、信任、还有别的一些什么。

兰斯洛特闭着眼睛侧过头,吻了吻亚瑟撑在他脸旁的手,“亚瑟……”

他的痛苦被平息了。


END


特别篇:


梅林:你是犬派吧?

亚瑟:不知道呢。你觉得呢?


梅林:这位兰斯洛特先生平时也不怎么跟我们接触。圆桌骑士们也不太熟悉这位骑士呢。

亚瑟:这样啊……嗯……他很可爱啊。

梅林:你就是犬派吧?


御主:你知道亚瑟和狂兰先生在一起了吧?

剑兰:……唔????!!?

御主:兰斯洛特先生有何感想?

剑兰:唔……有些微妙呢……我喜欢美女!嗯!没错,我喜欢女人!唔唔唔唔…………


freetalk:


明明只是想扩写「狂兰像只小狗一样跟踪旧剑跟了好几天」这个毫无营养的脑洞。后面兰斯洛特那一截儿的想法是真的完全没有的,真的就是边写边想的剧情,写到哪儿是哪儿。而且写这个的时候距离我看《亚瑟王之死》已经很久了,所以我写的时候是很慌的。

我也很久没写过东西了,粗糙得很,反正就是写来玩玩的东西。不做人了不做人了。


MrOct

盔甲之下

    那具盔甲之下是什么?我很好奇。

    是柔软纤细的长发,像是产自东方的昂贵丝线,披散着,遮掩着一张面容。我应该认识这张脸。是的,我认识他。这张面孔熟悉却又陌生。熟悉的轮廓,陌生的神情。我认识他时,他总是很安静。沉静,礼貌,坚毅,令人不快的优雅。现在这张脸上唯有疯狂。

    我发现自己为这疯狂痴迷。

    如果将这疯狂击碎,那么会剩下些什么呢?被剥夺了疯狂的狂战士,那张苍白而英俊的面孔会呈现出怎样的神态?熄灭那双燃烧着火光的眼眸,恢复其原本的碧蓝清澈,封住那双柔软的嘴唇...

    那具盔甲之下是什么?我很好奇。

    是柔软纤细的长发,像是产自东方的昂贵丝线,披散着,遮掩着一张面容。我应该认识这张脸。是的,我认识他。这张面孔熟悉却又陌生。熟悉的轮廓,陌生的神情。我认识他时,他总是很安静。沉静,礼貌,坚毅,令人不快的优雅。现在这张脸上唯有疯狂。

    我发现自己为这疯狂痴迷。

    如果将这疯狂击碎,那么会剩下些什么呢?被剥夺了疯狂的狂战士,那张苍白而英俊的面孔会呈现出怎样的神态?熄灭那双燃烧着火光的眼眸,恢复其原本的碧蓝清澈,封住那双柔软的嘴唇,将愤怒的嘶吼扼杀于喉咙。剥夺他那仅存的痛苦、愤怒、仇恨与疯狂,如同折断一只幼鸟的翅膀。那个时候,那张脸上会露出怎样的神情?

    失去了理智的剑士,不再疯狂的狂战士。

    我想象着他的脸,被汗水浸湿,淋湿的头发结成一缕缕,贴在苍白的脸颊之上。我想象着他的眼睛,沉静的蓝色湖水,没有焦点,茫然的,像是玩偶的眼眸。我想象着他蜷缩着的身躯,苍白,瘦弱,纤细,遍布老旧的伤痕,像是被剥去了甲壳的虾,露出白皙柔软的嫩肉。我曾见这个男人在炼狱的战场上厮杀,没有丝毫畏惧。我也曾见他游走于淑女贵妇之间,风度翩翩,游刃有余。他无知无觉,不知节制地窃取芳心,终于作茧自缚。而现在,他就如同案板上的羔羊,脆弱无助,任人宰割。

    我很好奇他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


end



左边的蛋有点痒

前段时间摸的鱼

主题就是想上他

前段时间摸的鱼

主题就是想上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