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狂王黑弓

68642浏览    307参与
离家出走的狗可是会自杀的!

光污染严重💦勉勉强强的枪弓

我要期末了祝我考试顺利(?)

光污染严重💦勉勉强强的枪弓

我要期末了祝我考试顺利(?)

Mosan

攒了一点【混入了好多怪东西【。

攒了一点【混入了好多怪东西【。

西西里清咖啡

[FGO]MAMA

配对:狂王x黑弓

分级:NC-17

预警:迦勒底背景。从新PV里获得的灵感。一个普普通通的夫夫开车。

弃权声明:本文为虚构作品,在作品中发生的任何违法行为并不为作者所认同。在作品中有关任何可堪质疑、非法或是可能非法的行为的描写都并不意味着我认同、宣扬、支持、参与或赞成上述的行为。我了解虚构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并相信读者们也会是同样。我未从我所写的同人小说中获利,有关角色的所有权保留在他们的原创作者手中。

==============================================

由于是车所以走

冲呀:https://www.chongya.com/update/1b...

配对:狂王x黑弓

分级:NC-17

预警:迦勒底背景。从新PV里获得的灵感。一个普普通通的夫夫开车。

弃权声明:本文为虚构作品,在作品中发生的任何违法行为并不为作者所认同。在作品中有关任何可堪质疑、非法或是可能非法的行为的描写都并不意味着我认同、宣扬、支持、参与或赞成上述的行为。我了解虚构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并相信读者们也会是同样。我未从我所写的同人小说中获利,有关角色的所有权保留在他们的原创作者手中。

==============================================

由于是车所以走

冲呀:https://www.chongya.com/update/1bbd841e2aab4e4387aa6627b6ccf565

微博:https://photo.weibo.com/7279629445/talbum/detail/photo_id/4511003348235400

WP: https://westlight2107431845.wordpress.com/2020/06/01/%e3%80%90%e7%8b%82%e7%8e%8b%e9%bb%91%e5%bc%93%e3%80%91mama/    


西西里清咖啡

[狂王黑弓]毁灭的欲望 1

配对:狂王x黑弓

分级:NC-17

预警:现代世界AU,私设如山,具体私设请看合集第一篇,但不看也无所谓。23岁杀戮怪物狂王x30岁警察黑弓。本系列中狂王将被称呼为“Alter”,黑弓将被称呼为“卫宫改”/“改”/“黑A”,红A将被称呼为“茶”/“阿茶”/“卫宫茶”。后文可能会有R18G内容,谨慎观看。

弃权声明:本文为虚构作品,在作品中发生的任何违法行为并不为作者所认同。在作品中有关任何可堪质疑、非法或是可能非法的行为的描写都并不意味着我认同、宣扬、支持、参与或赞成上述的行为。我了解虚构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并相信读者们也会是同样。我未从我所写的同人小说中获利,有关角色的所有权保留在他们的...

配对:狂王x黑弓

分级:NC-17

预警:现代世界AU,私设如山,具体私设请看合集第一篇,但不看也无所谓。23岁杀戮怪物狂王x30岁警察黑弓。本系列中狂王将被称呼为“Alter”,黑弓将被称呼为“卫宫改”/“改”/“黑A”,红A将被称呼为“茶”/“阿茶”/“卫宫茶”。后文可能会有R18G内容,谨慎观看。

弃权声明:本文为虚构作品,在作品中发生的任何违法行为并不为作者所认同。在作品中有关任何可堪质疑、非法或是可能非法的行为的描写都并不意味着我认同、宣扬、支持、参与或赞成上述的行为。我了解虚构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并相信读者们也会是同样。我未从我所写的同人小说中获利,有关角色的所有权保留在他们的原创作者手中。

============================================

1

卫宫改再一次从地狱般的噩梦中醒来,窗外还是深沉的黑夜。

汗水浸透了改的背心和床单,他只觉得心在胸腔里乱跳,头涨得发裂。他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那片血与火的场景——而这场景,正是由他双手制造出来的。耳边似乎回荡着死者的惨叫和质问,他忍无可忍地翻身下床,踩着拖鞋匆匆逃离房间。

储藏室里的酒所剩无几,他随手抓了两瓶伏特加,像是喝药一样往肚子里灌。他刚喝下一瓶,储藏室的灯就开了,他不转头就知道是自己已经成年的二弟,便说:“你怎么起来了?”

卫宫茶仿佛是压抑着怒气,也可能是防止吵醒他们还在上学的幼弟,声音低沉:“你怎么又起来喝酒?你不觉得你最近有点酒精上瘾了吗?”

改没有理会他的话,自顾自地将酒液灌进喉咙里。伏特加属于高度酒,本该给食道和腹腔带来热辣的痛感,可改的胃部没有任何感觉。

他垂下眼睛腹腹内叹气,转头看背后的弟弟:“和你没关系。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是今天。现在已经三点了。别说得像你不用上班一样。”茶深深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抢改手里的酒瓶,“你已经喝了一瓶半了,已经够了吧。”

改紧紧攥着酒瓶,再一次往喉咙里倒了一大口:“别管我那么多,阿茶,管好你自己。”

茶被他那么冲的语气气得够呛,转身就回了他自己房间。

改自然不是想伤害弟弟。可自从茶进入青春期之后,改就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弟弟交流了。他们俩的性格太像,又都为了梦想偏执。生活里的磕磕碰碰自然不必说,茶极强的保护欲和改的不善表达碰撞在一起,让他们俩口角不断。

再加上那件案件对改的影响,他们的关系愈发紧张起来。

改叹了一口气,把剩余半瓶酒液灌入腹中。酒精虽然没有给他带来刺激,却很好地麻醉了他的神经,他几乎沾到枕头的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卫宫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然日上三竿了,睡眠时间仿佛被全然切除了,留下的只有迟缓的行动和发疼的关节。

他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后走出了房间。

茶和影都已经出门了,桌上留下一份半冷的早餐。改觉得好笑又心酸——无论他和茶怎么吵,茶都会为他准备餐点。他再一次确定自己是混蛋的这个事实,将三文治塞进了嘴里。

改并不是自由职业者,他供职于公安局。之所以如此不紧不慢,是因为从那次案件之后他已经从刑侦处调动到了档案处,并且是一个小小的职员。这样无关紧要的职位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他什么时候上班。

他吃完了早餐,点起一根烟拖着发痛的身体慢慢走到公安局。

局里还是一副忙乱的样子,果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迟到。从前改也是这些忙乱的一部分,可现在这些都与他无关了。

他倚在椅背上又点了一支烟。

整理卷宗和档案的事情几乎不用脑子,改整理了几本扔在自己桌子上的材料后只觉得无趣。可下一本材料引起了他的兴趣。

这本应是一个未解决的案件,并且按照时间来说,应该还在侦查期内,可这本材料已经被匆匆忙忙地扔了过来,上面还备注着是“已结案”。改觉得奇怪,翻看了起来。

 

档案号 迦勒底受案[2155000]号

受 案 登 记表

受案单位: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

案件来源:下级派出所移送

简要案件或者报案记录(发案时间、地点、简要过程、涉案人基本情况、受害情况等)以及是否接受证据:

根据邮政人员报告,本市乡村地区一村庄(名为“得梅因”)近期人口数量锐减,并且在村庄附近发现散落的尸体碎块。

后本所分别派出三批共八名民警前往得梅因调查,三名民警失踪,五名民警回来后出现严重精神疾病。现请求公安分局支援调查。

受案意见:经初查,建议调查处理。

受案审批:同意受理。

1

询 问 笔 录

地点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询问室                                  

询问人 杰罗尼莫     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                      

记录人 罗宾汉       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                 

被询问人比利小子  与本案关系最初报案的邮政人员           

问:我们是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的民警,现依法向你询问,你应当如实回答,对与案件无关的问题,你有拒绝回答的权利,你有要求办案人员或者公安机关负责人回避的权利,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以上权利义务,你清楚了吗?                                                         

答:清楚了。                                                           

问:说一下你怎么会注意到村庄不对劲的?                                                                                                                        

答:得梅因这个村子的位置比较偏僻,往常每周都需要我收发包裹什么的,但是最近三四个月几乎没人往外寄东西。就算是搬家也不可能一村子人一起离开吧。我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问:你说到在村子外面看到散落的尸块,说一说吧。

答:嗯。我抽空去了一趟得梅因,在村子外面看见了人的断手断脚……我当时还以为是野兽攻击,但是进村子之后发现房屋都是完好的。村子里只剩下的老人好像也都疯了,嘴里嘟嘟囔囔着“怪物”啊,“血海”啊什么的。

问:然后呢?

答:然后我就骑着自行车报案了。后来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我听说有些警察失踪了,是真的吗?                                                                                                                          

问:(短暂的沉默后)谢谢你的配合,请在这里签字。                                                           

1 页 共1

  第1

询 问 笔 录

地点菲尼斯迦勒底医院住院部病房1215                                          

询问人  伊丽莎白     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                        

记录人 杰罗尼莫     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                 

被询问人尼禄·克劳狄乌斯与本案关系前承办民警

问:我们是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的民警,现依法向你询问,你应当如实回答,对与案件无关的问题,你有拒绝回答的权利,你有要求办案人员或者公安机关负责人回避的权利,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以上权利义务,你清楚了吗?                                                         

答:(沉默)                                                            

问:可以说说你在得梅因看到了什么吗?                                                                                                                        

答:(被询问人在听到“得梅因”后开始哭泣,护士将我们请出了病房)                                                                        

1页 共1


…………

改翻了翻,后面连续几页都是类似的、不成功的询问笔录和证据照片,这些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很快他就翻到了最后一页。


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

终止案件调查决定书

村庄附件不明尸块    一案具有

没有违法事实

违法行为已过追究时效    

违法嫌疑人死亡     

其他                            

的情形,现决定终止调查。

迦勒底地区公安分局(印)

 

改紧紧皱起了眉头。这太不正常了,没有具体的侦查过程更没有一个解释,就这样以“没有违法事实”结案,未免太过于草率。就算他被调离了前线岗位,就算他在那件案子之后有了严重的行为问题,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这件事的不对劲。

当然,他并不是新来的家伙,很清楚钱和权是可以“解决”一些案件的——他也没有那么强的正义感,往常对这种事情也没什么所谓。只是这个案件看上去涉及的人不少,甚至还涉及了不少警察,上面竟然也能允许这样的结案,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卫宫改叼着烟思索了半天,连烟灰落在纸面上也并不在乎。他感觉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吸引着他,让他去将这个案子查清楚。这个念头跳出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他向来不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家伙。

这根烟已然燃尽,他想再抽一根,可是烟盒已经空了。他捏扁了薄薄的烟盒,在塑料纸的悉悉索索声音中起身,决定要去得梅因,查个明白。 

===========TBC===============

wp备份:https://westlight2107431845.wordpress.com/2020/05/25/%e7%8b%82%e7%8e%8b%e9%bb%91%e5%bc%93%e6%af%81%e7%81%ad%e7%9a%84%e6%ac%b2%e6%9c%9b/

荒芜之王

狂王黑弓 情人节旧文

迦勒底的厨房近日发现冰箱中的食物正在大量减少,掌勺的卫宫大厨正催促着御主抓出犯人时,孰不知眼前的少年正是犯人之一。少年敷衍的回答这问题,匆忙结束话题,转身奔向了另一位从者。“嘿,Alter,你觉得昨天的夜宵怎么样?”立香望着高大的狂王轻声低吟着。“还不错。”狂王撇了一眼御主,没有停止步伐。“今天的高难还是拜托你了,对了,今天晚上emiya alter要做巧克力,我和库酱就不去了。”少年朝他灿烂一笑后一溜烟的跑走了。无聊。高大的从者嘴角微微向上勾起。

深夜的厨房中明亮的灯火显得格外显眼,越是靠近空气中弥漫的可可香味就愈发浓厚。狂王站在门口静静的观摩着黑弓的背影。笔记本工整地平摊在一旁...

迦勒底的厨房近日发现冰箱中的食物正在大量减少,掌勺的卫宫大厨正催促着御主抓出犯人时,孰不知眼前的少年正是犯人之一。少年敷衍的回答这问题,匆忙结束话题,转身奔向了另一位从者。“嘿,Alter,你觉得昨天的夜宵怎么样?”立香望着高大的狂王轻声低吟着。“还不错。”狂王撇了一眼御主,没有停止步伐。“今天的高难还是拜托你了,对了,今天晚上emiya alter要做巧克力,我和库酱就不去了。”少年朝他灿烂一笑后一溜烟的跑走了。无聊。高大的从者嘴角微微向上勾起。

深夜的厨房中明亮的灯火显得格外显眼,越是靠近空气中弥漫的可可香味就愈发浓厚。狂王站在门口静静的观摩着黑弓的背影。笔记本工整地平摊在一旁。黑弓来说它很容易忘记事情,重要的,琐碎的,在遗忘面前一律平等。笔记本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黑弓将调试好温度的巧克力,倒入模具,放入冷冻柜,转身对着狂王说道:“今天,就你一个?”狂王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对,就我一个。”

等待的过程是沉默的,他们靠在墙上,一言不发。

“你觉没觉得我很可笑?”黑弓先行发问,“明明已经失去味觉了,还在做些徒劳,你们完全可以拜托另外一个我,不是吗?”“但是你答应了。”狂王偏过头,猩红色的眼睛,盯着他,“你还是答应了。”黑弓自嘲的笑了笑,没再说话。

漫长的等待后,巧克力从摸具中脱出,算不上有多好看。在匆忙与差错中,他已经尽力了。狂王拿起一颗放在黑弓嘴边,黑弓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这都是徒劳。”黑弓讽刺的看着狂王那张冷漠的脸,而对方却没有想放弃的意思。黑弓明白了,他没有选择的余地,接过了巧克力。

果然,本该醇香的甜蜜在口腔中没有任何感觉,无味的固体在舌尖融化,说不上好受。那双猩红的眼睛依然盯着他,仿佛自己是猎物一般,这双眼睛突然凑近双方之间的距离不过分毫。霎时,周围都安静了,耳边只有对方的鼻息。

“你,属于我”狂王脸上展露着捕猎者的笑意,占有欲充斥着眉眼之间。

“随你便吧,混蛋”黑弓金色的眼睛看着他,眼中满是轻蔑。

他们都是堕落的英雄,沉溺在黑夜中的同类。况且,深夜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西西里清咖啡

[FGO]杀死一只蜂

配对:库·丘林[Alter] x卫宫[Alter] x梅芙

分级:NC-17

预警:pwp。有非自愿性爱。有物化黑A的倾向。狂王总攻。狂王和梅芙无道德感。私设如山。

弃权声明:本文为虚构作品,在作品中发生的任何违法行为并不为作者所认同。在作品中有关任何可堪质疑、非法或是可能非法的行为的描写都并不意味着我认同、宣扬、支持、参与或赞成上述的行为。我了解虚构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并相信读者们也会是同样。我未从我所写的同人小说中获利,有关角色的所有权保留在他们的原创作者手中。

========================================

正文...

配对:库·丘林[Alter] x卫宫[Alter] x梅芙

分级:NC-17

预警:pwp。有非自愿性爱。有物化黑A的倾向。狂王总攻。狂王和梅芙无道德感。私设如山。

弃权声明:本文为虚构作品,在作品中发生的任何违法行为并不为作者所认同。在作品中有关任何可堪质疑、非法或是可能非法的行为的描写都并不意味着我认同、宣扬、支持、参与或赞成上述的行为。我了解虚构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并相信读者们也会是同样。我未从我所写的同人小说中获利,有关角色的所有权保留在他们的原创作者手中。

========================================

正文走WordPress

https://westlight2107431845.wordpress.com/2020/05/09/%e6%9d%80%e6%ad%bb%e4%b8%80%e5%8f%aa%e8%9c%82/
如果上面链接打不开则走冲呀https://www.chongya.com/update/2b22ee1c97d346eebf0bb9ad9dd9e4e7 

五月盛京

【狂王黑弓】地下恋情(3)

备注:狂王是黑帮老大,黑弓是大学生设定,架空,擦边球有。


这次库丘林Alter伤的不重,至少和上次比起来是这样的。以他的恢复能力来说,这样的伤势几日也就罢了。

卫宫Alter上次就注意到了,库丘林身上深深浅浅着实有不少伤疤,看位置有些险些致命有些轻描淡写。

库丘林Alter也只不过一笑了之,就像这具躯体并不是他的一样。自从那夜被库丘林亲吻了之后,卫宫发现自己心里对他的感觉有了些许的变化。他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改变究竟从何而来。

充其量,库丘林Alter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个路人而已。不对,卫宫否认了这一点,是个熟悉的路人,可以同处一室的路人,甚至可以亲吻的路人。...

备注:狂王是黑帮老大,黑弓是大学生设定,架空,擦边球有。


这次库丘林Alter伤的不重,至少和上次比起来是这样的。以他的恢复能力来说,这样的伤势几日也就罢了。

卫宫Alter上次就注意到了,库丘林身上深深浅浅着实有不少伤疤,看位置有些险些致命有些轻描淡写。

库丘林Alter也只不过一笑了之,就像这具躯体并不是他的一样。自从那夜被库丘林亲吻了之后,卫宫发现自己心里对他的感觉有了些许的变化。他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改变究竟从何而来。

充其量,库丘林Alter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个路人而已。不对,卫宫否认了这一点,是个熟悉的路人,可以同处一室的路人,甚至可以亲吻的路人。

他外出打工,他蜗在他家里躲避外界的干扰。卫宫Alter不知道库丘林Alter到底在策划什么,他知道的是库丘林Alter不想把他牵扯到自己的行动中来。

临时的躲避所,卫宫Alter在打工间歇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这个词。他有些心烦意乱,这和他平时不太一样。就连店长都看出了端倪,还过来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卫宫晃了晃头,将那些思绪放在海底。

那天傍晚,卫宫回到家里,他似乎在门外就闻到了什么味道。于是他快速推开家门,室内的一切让他眼前一惊。

“你弄的?”他看着餐桌上摆着红酒和牛排,库丘林Alter正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

“嗯,突然想做一次试试”那围裙挂在他身上似乎还有模有样的。

如果不是卫宫Alter用钥匙开了门,他都有一种进错了人家的感觉。

“没发烧”卫宫走过去摸了摸比他还高的库丘林Alter的额头。

他这个举动把那个几乎成天面无表情的男人逗笑了。

“偶尔下个厨而已,我又不是废人。”他说着将盘子放在餐桌上。

卫宫Alter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厨房,很好,他在心里估算,收拾着一堆烂摊子需要多长时间。

他不能辜负了库丘林的好意,虽然有些很不放心,但他还是坐下来,戳了戳表面已经有些发焦的牛排。

库丘林Alter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味道不错”卫宫Alter回答,他没有说谎,还真的就不错。

“要不要去看个电影?”卫宫抬起头,看着对方。

“嗯?”

“在我家附近,一个朋友开的,很小的影院。”卫宫打工的店长白天送给他的。“我想,去看个午夜场,那地方很偏,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你。”他在思考,这个提议是否正确。

“走吧。”库丘林回答他。

卫宫找了一件带兜帽的衣服让库丘林穿上,还特意将库丘林放在这里的那把枪也带在身上。

天已经黑下来了,他们走在几乎已经无人的小巷中,肩并肩。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电影院午夜场没有人,仿佛全世界的人都约定了一样。现场只有他们两个人,灯光黑下来,只有荧屏散着光。卫宫曾经有一段时间经常来看午夜场,而库丘林却已经想不起上一次来看电影是什么时候了,或许,在影院里看电影在他过往的时光中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除了电影的声音,还有他们吃爆米花的声音。在检票口的时候,库丘林看着卫宫带了一大桶爆米花回来,撇了撇嘴角。

“我看其他人来看电影都会吃这东西。”

是了,情侣之间或者是那些结伴同行的姑娘们是喜欢这样的零食。虽然并不一定好吃,但这会带来快乐。

卫宫Alter和库丘林Alter都准备在这一天过一过平凡人的人生,哪怕他们只有一场电影的时间。

普普通通的午夜场,普普通通的电影,虽说是惊悚片,但在他们眼中,那荧幕后面的故事似乎并不吓人,他们连人都不怕怎么还会怕什么惊悚片那虚假的东西呢。

他们遇见的人比那些化了妆的僵尸鬼怪可怕多了。他们遇见的人比那些刻意描写的人友善的多。

那午夜什么都没有发生,如同全世界都约好了一样不要在那一天出什么意外。他们安全回了家,门被锁好的时候,库丘林将卫宫抵在门上,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下去。

卫宫Alter并没有吃惊,他似乎一直在等待库丘林Alter的吻,今天是个好时候,是适合发生点什么事情的夜深人静。

荷尔蒙在整个室内发酵,语言是多余的,拒绝显得矫情。他们就像是孤独的兽在这个深渊中遇到了彼此。他们伸出手突破了虚空抓住对方,如同抓住了能将他们带出这深渊的稻草,那是进入梦境的钥匙。

他们不知道需要什么理由,本能告诉他们要去拥抱对方。这个时刻终于来临,于是他们相拥,用尽了力量将对方融入自己的身体,他们似乎要用这样的方式将彼此融合成为一体。

书上说,在神话时代,两个人同为一体,神明用利剑将他们分离,于是人们穷尽一生都在寻找命里的那个人。

卫宫Alter和库丘林Alter找到了对方,他们那纯粹的有些天真孩子气的欢喜大概是来自远古时代。

室内的空气开始躁动起来,吸入的气体带有对方的气味,库丘林Alter不懂什么是温柔,但他不想让卫宫Alter受伤,他知道他心里有了一个人,这个人成了他的弱点。

时间无法被浪费,时间是用来和喜欢的人度过的。室内只剩下喘息的声音以及肉体碰撞的声响。卫宫Alter在昏睡过去之前,他看到了从窗帘缝隙中偷溜进来的晨光。

已经要天亮了吗,卫宫Alter这样想。

尽管库丘林的伤已经痊愈,他并没有表现出要离开的意愿,每天照样混在卫宫的家里。卫宫也不问他什么时候会走。男人慢慢发现,这间房子的空间越来越小,是了,因为这里面开始堆积起两个人的生活。属于库丘林Alter的物品越来越多,这让卫宫产生了换一件大一些的房子居住的念头。

卫宫偶尔不需要打工的时候,也会和他一起窝在家里,他发现库丘林什么都不做,他不知道那个人到底在思索什么,那偶尔陷入沉思的面容,那头脑中装了什么呢。

他很想问问他们组里的事情,但每次想要开口的时候都吞了回去。他们没有向对方告白,那不属于他们的方式。

某日开门发现库丘林离开,某日回来发现库丘林重新出现带着伤,卫宫Alter已经习惯了他的不告而别以及突然降临。他们偶尔还会相拥,沉溺在对方的情感中。

卫宫Alter有时候会想,如果时光就这样继续下去,其实也不错。但他知道,这是无法实现的。他们这样的人无法拥有宁静,他们这样的人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拼杀出一个黎明。

 

——tbc

百无一用魏荷逑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画。因为有的内容很怪所以推荐先看一下文字的预警。


P1黑弓单人(其实是性转不过无所谓了)屏风上都是相关剧情。

P2是狂王黑弓的CP属性,这两天空间总看到这个就直接画私货了(甚至没有偷摸夹带)

P3给术穿了女装(……)

P4/5是和亲友脑的花魁黑弓(P4♀/P5Q版)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画。因为有的内容很怪所以推荐先看一下文字的预警。


P1黑弓单人(其实是性转不过无所谓了)屏风上都是相关剧情。

P2是狂王黑弓的CP属性,这两天空间总看到这个就直接画私货了(甚至没有偷摸夹带)

P3给术穿了女装(……)

P4/5是和亲友脑的花魁黑弓(P4♀/P5Q版)

五月盛京

【狂王黑弓】地下恋情(2)

备注:狂王是黑帮老大,黑弓是大学生设定,架空清水


那之后相安无事,仿佛他们都忘记了前几天的事情,仿佛他们都不记得他们谈论过的事情。库丘林Alter依旧在卫宫Alter家里心安理得的修养,偶尔会提出来今晚想要吃什么的诉求。卫宫Alter也会满足他,偶尔空闲的时候也会给他煎个牛排,但是啤酒依旧是禁止的,每每说到这个,库丘林Alter都不免发发牢骚。

除了要准备两个人的餐食之外,按时上课、打工,卫宫Alter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是他心里是知道的,那个人并不属于他的世界。他们的范畴不同,身份不同,考虑的事情也不同。

那一天的晚上,卫宫Alter在距离家里并不是特别远的地方发现了不...

备注:狂王是黑帮老大,黑弓是大学生设定,架空清水


那之后相安无事,仿佛他们都忘记了前几天的事情,仿佛他们都不记得他们谈论过的事情。库丘林Alter依旧在卫宫Alter家里心安理得的修养,偶尔会提出来今晚想要吃什么的诉求。卫宫Alter也会满足他,偶尔空闲的时候也会给他煎个牛排,但是啤酒依旧是禁止的,每每说到这个,库丘林Alter都不免发发牢骚。

除了要准备两个人的餐食之外,按时上课、打工,卫宫Alter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是他心里是知道的,那个人并不属于他的世界。他们的范畴不同,身份不同,考虑的事情也不同。

那一天的晚上,卫宫Alter在距离家里并不是特别远的地方发现了不属于这里的车辆,那车很普通也低调,但氛围不对,卫宫Alter一下子就发现了。车里没人,也是他调转了准备回家的脚步,去附近的便利店隐藏了起来。从那里可以观察到他家的玻璃窗。

之后不久,他发现有人从楼门口里出来,过了段时间,卫宫Alter走了出来上楼开门。库丘林Alter依旧在家里安生的呆着,只是家里有尼古丁的味道。

他去开了窗,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问,库丘林Alter也什么都没说,卫宫Alter不知道对方是否已经知道了卫宫Alter发现有人来过这里的事情。

直到入睡之前,他们都没有开口。时间在默默溜走,楼前楼后传来了做饭以及那些家长里短的声响。库丘林Alter有一瞬间的失神,卫宫Alter看在眼中却没有问过他。

“那辆车是来找你的吧。”熄灯后,卫宫Alter忍不住还是提出了疑问。

“嗯,你看出来了?”那个本后背对着他的人转过身来,顺手将手臂搭在卫宫Alter的腰上。

“无法融入这里的环境,长时间生活在这里是会看出来的。”说着卫宫Alter也转过身来,看着库丘林Alter。

“是我的一个小弟。组里在寻找我的下落。”

“嗯。”

于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再说下去了。

第二天卫宫Alter有早课,他起得很早离开的也很早。临出门前,他看了看还睡着的库丘林Alter,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

听到关门声,库丘林Alter转过身来,伸手拉过那个属于卫宫Alter的枕头。他似乎并没有记下来,他到底在这里住了多久,他只是知道这里让他安心,他可以在这里躲到地老天荒。

静静地躺在床上,思考着今后的计划,这安静的小屋中只有时钟在尽职尽责。随后他终于起身,在冰箱中找出了给他预留的便当,桌子上还有一张纸条“平安”仅仅只有两个字。

库丘林Alter不禁咧了咧嘴,顺手折好了字条揣进衣服中,他将自己的枪放在了桌子上,并没有留下任何纸条,但那把枪则代表了一切。

——我会回来

库丘林Alter在这件他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小屋中转了转,贪婪的呼吸着这里的空气,随后他离开。在这个没人注意的小巷中,留下了一串串机车启动的声音,随后再度恢复了寂静。

卫宫Alter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库丘林Alter,他已经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情景。冰箱里的便当被吃掉了,桌子上的纸条被不见了,只留下一把枪,他认得那是库丘林Alter的。没有来的感觉有些失落,卫宫Alter徒然坐在沙发上。

他并不是个婆婆妈妈之人,早已经预感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束,但在今天终于来临之时,还是有些空空的。

随后他打起精神来,整理房间收拾床铺,习惯两个人生活之后再度改回来原来的生活习惯并不难,只要忽略掉随时可以想起另一个人的事情就好。

牙刷不用再准备两个,不用再询问他想吃什么,也不用被他嫌弃啰嗦,库丘林Alter终究还是拿走了他的一罐啤酒,卫宫Alter甚至能想象到那个人喝着啤酒的样子。

多出来的枕头没有收起来,库丘林穿过的衣服也没有收起来,只是洗好晾干后放在了沙发上。卫宫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或许,他期待着某一天推开门,那个人会突然出现在面前。

卫宫Alter知道,终究自己还是怀念他的。他到底怀念他什么呢?是两人之间有一无三的对话,是多出一个人体温可以更加安然入睡的夜晚还是他们同类心心相惜?

或许,都有吧。

卫宫Alter裹上被子,那些回忆深深浅浅的在头脑中循环。

那之后的日子里,卫宫Alter再次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去上课,做实验,做一个和外表并不太相称的好学生,去打工并且和店长要求增加了打工的时间。或许这样,卫宫Alter就不会觉得家中太过于冷清。

对于孤独,卫宫Alter并不陌生,可是在认识了那个人之后,他便不希望再次和孤独如形随形了。

时间就是这样一天天在掌心中流过的,在家、学校、打工之间三点一线的作息时间中,这个学期结束了。

卫宫Alter并不是想做好学生,他为了和养父之间的约定,更为了奖学金。打工的钱足够他生活,也没有额外需要用钱的地方,可是卫宫Alter还是会尽力冲击每一年的奖学金,或许可以拿那些钱来资助孤苦幼童,就像他的养父当年做过的一样。

那是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奖学金到账,卫宫Alter难得去酒吧喝了一杯。顺便买了啤酒和一些必需品回家,站在门口的时候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酒精并没有麻痹他的神经,他觉得不对劲。

不过他还是照例开了门,客厅有灯光。

“回来的很晚。”

库丘林Alter向他走了过来。

卫宫Alter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那张开的口还是没说出什么话来。他将手里拿的东西交给了已经走到面前的库丘林Alter以后,随后关上了门,再三确认是否已经锁好。

随后他去了厨房,库丘林Alter已经熟练的开了罐啤酒靠在墙上,看着卫宫Alter做简单的晚餐。他没有问他是否已经吃过了晚饭,他在脑中回想着那个人以前的口味。

手提袋里装了从超市买来了肉饼,他为什么会买这个,难道下意识里已经有所预感他会回来吗?

不得而知。

直到两个人将晚餐端上餐桌,他们才开始对话。

“抱歉,没有事先通知你。”

“没什么。”卫宫Alter那段时间一直贴身带着手机,以防错过库丘林Alter的联系,即使是在他打工的时候也将手机调成震动揣在口袋里,然而,那段时间出奇的安静,就连店长的联系都少的可怜。以至于卫宫Alter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手机出了问题。

库丘林离开的那段时间里,他一次都没有联系过卫宫。他本以为他只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不起眼的过客而已。

“不想给你惹麻烦。”库丘林Alter似乎在解释着什么。

“嗯,我知道。”卫宫Alter确实知道,那个人的人生充满了无数的未知与变数。“受伤了?”卫宫Alter瞥了一眼坐在面前的人。

“不重。”

他需要一个隐蔽的地方休养生息,所以他直接来了。没有预先通知,就像是回家一样。你回家的时候还需要下达通知嘛,当然不需要。

卫宫Alter也没问他这段时间去了哪里,过得好不好,是不是又遇到什么危险。他现在好好的站在他面前,喝着啤酒吃着他做的简餐就是最好的回答了。

不过他还是受伤了,卫宫Alter脱了库丘林的衣服,用做试验的眼神检查着他身上的伤势,毕竟那个人也是说不清楚到底哪里受了伤,还不如他直接检查来的快。

这次确实伤得不重,不过那处理伤口的手法真的是烂到家了。卫宫Alter取出医药箱,对看不上眼的包扎剪开重新清理上药缠上绷带。

库丘林Alter不多不吵不闹不说话,只是乖巧的任他处理。

“我放假了。”卫宫Alter将物品放回医药箱的时候说“你衣服呢?”

库丘林Alter现在穿的是上次卫宫Alter借给他的衣服,库丘林离开的时候,那衣服已经洗好叠起放在了沙发上。

“衣篓里,上面有血。”

“知道了。”说着他转身去了卫生间,随后是洗衣机转动的声音。

库丘林Alter什么都不用去思考,他受了伤,他想找个地方休息,思考下一步怎么做。

卫宫Alter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呢?他只知道在他想要藏起来修整的时候,这个曾经收留了他一段时间的地方在第一时间跳了出来。

“你上次用的牙刷我扔了,你去第二个收纳箱找找是不是还有新的。”卫生间里传来了卫宫的声音。

“知道了。”他挪了挪向那边走去,果然在收纳箱里找到了备用牙刷。还有,相册。他不明白相册为什么会放在这里,那充满了记忆的东西对一般人来说很珍贵,应该好好收藏。

库丘林Alter经历的不一样,他不需要那些保存回忆的东西,但他知道正常人的生活里到底会发生什么。或许,在他身体中流淌的某一滴血液在追寻着安定的生活。

虽然很想看看那些相册里面的照片,不过他还是压抑住了心里的冲动,将相册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然而一张照片还是掉了出来,库丘林Alter看的清楚,那是小时候的卫宫Alter,他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他们长得没有一点相似之处,那个男人脸上带着笑,很温柔。年幼时的卫宫Alter也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和他记忆中不一样,他借住的那段时间里,库丘林Alter确信他没有看见过男人的笑脸。

那个人仿佛失去了表情一样。

洗衣机的声音停止了下来,库丘林赶紧将照片收拾好,将收纳箱推了回去。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那一夜他们都很安静,不需要叙旧,就像是库丘林没有离开一样。一切照旧。天热了起来,他们开了窗,不知是哪一家的留声机传出了老旧的歌曲。有一种时光倒退了三五十年的感觉。

有微风顺着窗吹了进来,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冷,库丘林Alter贴上了卫宫的脊背。

“假期有什么打算?”他问。

“打工”卫宫想了想“或许会回去看看。”

“老家?”

“嗯。”

“很远?”

“在另一座城市。”

库丘林Alter听得出来,卫宫的语气有些落寞以及悲伤。

鬼使神差,库丘林Alter不知道是在什么力量的催动下,亲吻了卫宫Alter的后颈。明显感受到那个人身体猛地一颤,卫宫Alter什么多没有说,也没有任何举动,只是转了过来盯着他的眼睛良久。扯过被单将自己裹了进去。


——tbc

叉子无期

满级狂王勾搭一级黑弓


等我把黑弓接回伽时想象中的场景。

(到时我就直接把民政局扛过来(?

满级狂王勾搭一级黑弓


等我把黑弓接回伽时想象中的场景。

(到时我就直接把民政局扛过来(?

五月盛京

【狂王黑弓】地下恋情(1)

备注:狂王是黑帮老大,黑弓是大学生设定,架空清水


多年以后,即使自己和库丘林Alter都不在年轻,卫宫Alter还是记得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这么多年来,即使他们没有公开恋情,那又有什么关系。相伴了这么多年,差不多算是老夫老妻了,有时候呀,连话都不用说,凭眼神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卫宫Alter喜欢这样的日子,库丘林Alter也算得上是在道上隐退了,混了一辈子黑道,把命留下来,况且身上也没留下几道疤痕,也算是不错了。虽然库丘林Alter现在基本不问道上的事情,但是,毕竟当年打下的地下江山,现在那些部下对于库丘林Alter还是一样的敬仰。


那是,卫...

备注:狂王是黑帮老大,黑弓是大学生设定,架空清水


 

多年以后,即使自己和库丘林Alter都不在年轻,卫宫Alter还是记得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这么多年来,即使他们没有公开恋情,那又有什么关系。相伴了这么多年,差不多算是老夫老妻了,有时候呀,连话都不用说,凭眼神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卫宫Alter喜欢这样的日子,库丘林Alter也算得上是在道上隐退了,混了一辈子黑道,把命留下来,况且身上也没留下几道疤痕,也算是不错了。虽然库丘林Alter现在基本不问道上的事情,但是,毕竟当年打下的地下江山,现在那些部下对于库丘林Alter还是一样的敬仰。

 

那是,卫宫Alter大学三年的上学期的事情,白天上了课,下了课去打工,等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卫宫Alter住在开放式小区里,这里地段较偏远,房租便宜,虽然治安有些问题,不过卫宫Alter也并非善茬,所以住到至今也没出过什么事。

 

平时卫宫Alter不会走这条小巷,由于今晚忙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卫宫Alter便来到这条小巷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便当。踏入小巷的瞬间,觉得不对劲,虽然坏了几盏路灯但还剩下一些,足够照亮这里,不过今天剩下的那几盏灯,基本也坏了。卫宫Alter打开了手机照明灯,小心翼翼走进巷子。

 

有一股黑黢黢的阴影躺在巷子墙边的浓黑里面,还有一股新鲜血液的气味,卫宫Alter对这样的味道很敏感,也很确定。按照这个味道的浓度,不是个死人就是重伤的。慢慢走了过去,那团阴影没有动,抬脚踢了踢,还是没有动,卫宫Alter蹲下来,用手机照了照,将手放在那个人鼻子附近,还有呼吸。卫宫Alter站起身来,走出去几步,又返回来,将地上的人扛在身上,一步步挪回家。好重呀。

 

幸好这个时候没有人走进楼道,卫宫Alter将这个人顺利的扛回了家。暂时放在地上,卫宫Alter找出来医疗箱,以及血袋。将这个人的衣服用剪刀剪开,伤得确实不轻,有些已经血已经凝成了暗红色血块,有些还在渗着血,如果不是自己把他弄回来,估计这个人基本死路一条,目测这个人身高和自己差不多,是个大块头,身体强健,否则早就死了。

 

幸好卫宫Alter学过外科,毕竟当年自己也是个小混混,不是把别人打进了医院,就是被别人打进了医院。该清洗的清洗,该缝合的缝合,该上药的上药,又给他挂了袋血浆。处理了大半夜,这个人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卫宫Alter收拾了所有,也累了,测了测这个人的体温,还好,正常,卫宫Alter也就上床休息去了。

 

真的是充实而忙碌的一天呀。

 

第二天的上午,卫宫Alter没有课,所以他可以晚一点起来,这对于昨夜救了个人的他来说,很必要。

爬起来差不多快要到中午了,好心将自己的床让给那个伤号,自己睡沙发导致腰酸腿疼。做了几个拉伸动作,然后去厨房打开了微波炉,塞进去便当。转身进卧室,床上的那个家伙还在沉睡着,呼吸平稳。摸了摸额头,温度不高。

感叹其生命力还很顽强。下午的课程还是很重要的,无法继续陪护这家伙了。按照现在的情景来说,放在家里应该没什么问题。

 

卫宫Alter发现自己走神了,这是很少见的事情,对于这个小混混出身的他来说,成绩还算说得过去,这不得不让任课教师对卫宫Alter重新评估。下午的时候,卫宫Alter看了几次手机,这也是很少见的事情。除了自己打工的店长临时委托他是否能早点过去之外,他没收到第二个电话。

 

家里那个伤员也不知道是否清醒了。结束了今天的打工,回家之前,卫宫Alter去药店补齐了药品,虽然说,有些药物算是违禁品,不过卫宫Alter在这一带生活了几年,也算是有自己的路子。

虽然说这个男人冷硬的外表,让很多人会敬而远之,但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其实,卫宫Alter内心并不坏,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个好人。

床上的那个人还是一样,和他中午离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看来,这个人今天没有清醒。也难怪,正常会死人的伤势,这个人居然挺过来了。

 

和我一样,卫宫Alter居然这么想。他们或许是同路人。那种特殊的气味,同类一下子就能分辨出来。看来,今天还是睡沙发的命。

关了床头灯,室内一团漆黑,卫宫Alter随手带上卧室的房门,道了句晚安。却在下一秒推开了门,因为他似乎听到一句回应。卫宫Alter停在门口,随后又关好门。

是幻觉吧。

 

这是遇见这家伙的第三天,临走时,在桌子上留下自己的电话以及时间表。今天他要去替班,店里另外那个打工的临时有事。好在,薪水给的不错,店长在和他说的时候,卫宫Alter也就轻易接受了。

顺便买了些折扣商品,家里的冰箱基本算是空了,对了,付款之前,卫宫Alter拎了箱啤酒。

这一天还是没有电话打进来。卫宫Alter观察附近,也没有发现异象,这大概要感谢前一天的那场大雨吧,即使有些线索,那些血迹也都在雨水的冲刷中流入了排水道。

 

用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卫宫Alter就觉得情况不对,不过他还是走了进来。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客厅沙发上坐着被他救回来的那个人,还穿着他为他套上的衣服。

“你是谁?”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声音有些嘶哑。

“这是我的家,这话,应该由我来问。”卫宫Alter凭空觉得血液开始加速流动,随后他抬了抬手里拎的物品,转身进入厨房,冰箱打开的声音,然后是微波炉工作的声音。

 

卫宫Alter重新走出来,托盘上两份热好的便当,一杯水,一罐啤酒。他将这些放在餐桌上,照顾那个人。

卫宫Alter打开啤酒,喝了一口。示意那杯水是给对方的。

“啤酒”这个人收起了手枪,将水杯推开。

“不成”打开便当“你要是想多活几天”重新将水杯推了回去。

“啰嗦”拿起水杯,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表示自己的不满。

“你想待几天都成,想立刻离开也行”卫宫Alter这样对他说。

“不想知道我的名字?”

“不想,你的事情和我无关。”

“你救了我,就有关。”

“随便你怎么想吧。接下来你可以在这里养伤,也可以随时离开。”卫宫Alter将自己的信息都写在了纸条上,如果他想报警,这个人早就无处可逃。

卫宫Alter也知道这个人现在不会杀他,否则,他刚才一进屋就是个死人了。

 

“多谢你救我”

“嗯”

这个话题,他们谁都没有说下去。同类人都知道,救命之恩的感谢不是表面上说说就够的。

 

“库丘林Alter”这个男人说。

“记下了”卫宫Alter说,在他解开男人身上的绷带为他换药的时候。

这晚上,卫宫Alter本来是想去睡沙发的,却被库丘林Alter拦了下来,他拍了拍床“够大了,你和我。”

虽然床是够大,但毕竟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还是有些狭小。况且卫宫Alter害怕撞到他的伤口。

“很暖和呀”库丘林Alter这么说,大概流失了过多的血液还没有恢复过来吧。

卫宫Alter尽可能为男人腾出更多的空间,“明天我......”

“上午有课,下午去打工是吧,你时间表上写了。”

“嗯,晚上想吃什么吗?我会带回来。”

“汉堡,披萨。”

“记下了,冰箱里的啤酒不能动。”

“切,你是老妈子吗?”库丘林Alter发出不满的声音。

“你要是嫌我啰嗦,就早点康复。”随手拉过被子将身边的人裹紧。

 

库丘林Alter是个很好的室友,从不多事,也不矫情,只不过偶尔会为了想要喝啤酒会对暂时管教他的卫宫Alter表示不满,不过这不满也只是暂时的。

他似乎不是来养伤的,倒像是来度假的。不过他的假期基本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的。

“你白天睡那么多,晚上还能睡得着?”这一天卫宫Alter没有课也不用去打工,难得有一天时间窝在家里,于是他看着身边那个蓝色长发的家伙从晚上一直睡到中午,勉强叫醒他吃午饭然后继续睡到晚饭时间。

卫宫Alter怕那个家伙会在睡梦中死去,特意过来看过两次确认他还活着才去继续自己的事情。

坐在餐桌前,睡了一天的那个男人依旧打着哈欠。卫宫Alter对他说。

“睡眠是用来恢复伤势的。”在打了个哈欠之后,库丘林Alter这样说。

卫宫Alter在这时居然也想打哈欠,都说这个是会传染的,居然是真的。卫宫Alter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怪不得你恢复的这么快。”

“算是天赋吧。大概。”库丘林Alter歪着头想了想,似乎可以用这个词来概括。

“卫宫,即使我伤好了,也可以继续呆在你这里吗?”库丘林Alter隔着餐桌看着对面的男子。

“你清醒的第一天我就和你说过了,你想什么时候离开想住到什么时候都可以。我不会过问的。”

“哪怕把你牵扯进来?”

卫宫Alter不知从哪里甩出去三张扑克牌,抄起放在一旁的库丘林Alter的枪连开了三枪,分别打中牌心。

“我有能力保护我自己。”

那枪上装有消声器,而且子弹是胶皮子弹。否则,住在这个街区,枪声很快就会引来各种各样的麻烦。他生活在这里,知道这里的生存之道。

“枪法不错,要不要来,做我的小弟?”库丘林Alter看了看躺在地面上的扑克牌点点头。

“谢了,不过,我没兴趣。”

“那就等你有兴趣的时候再说,我这句话一直有效。”说着库丘林Alter抬起拳头,等着卫宫Alter和自己对了一拳,算作约定。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他难得保持了清醒,居然关心起他的救命恩人来了。

“怎么说,也要完成学业。”

“切,我以为是什么雄心壮志呢。”

“这是我答应过别人的事情。”

“遵守承诺,还不错。”

“那是我养父”不知道为什么,卫宫Alter居然想和这个面前的男人聊聊天,他不曾和其他人谈过自己的生活,即使那些和他一起上课了几年的同学都不知道。毕竟,很少会有人能给他面对面的机会。

卫宫Alter承认自己并不是个好人,会以暴制暴,也会伤害他人,为了自保也会取人性命。但这是他们这类人的生存法则。

“为了你养父,完成学业?远离是非?克制本性?”

卫宫Alter不置可否。

“是个老套的故事。”

“我不否认,是挺老套的。”

“要说说你吗?”

“我?你想知道什么?”库丘林Alter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随便,反正,你说过之后,我也会忘记。”卫宫Alter指了指自己的头颅“我忘性大。”

“成吧。目前,我是组里的三把手。我上面还有两个糟老头,不过......”库丘林Alter本来还想说什么,卫宫Alter却趴在桌上。

还是个伤号的男人叹了口气,等他什么时候想听再和他说好了。

他扛起这个比他还要重一些的男人,虽然伤势不重,但毕竟影响了他自身的体能。他把男人扛上床,顺便脱了他的衣服。这个男人并没有过分挣扎,似乎乖巧的像只只想睡觉的小猫。库丘林Alter并没有见过日常情况下的卫宫Alter,但他知道,这个男人对他没有戒心。

如果上次重伤,不是他把他扛回来,自己是不是就一命呜呼了呢。库丘林Alter看着在沉睡边缘的卫宫Alter,扯了扯嘴角。刚刚还保持在线的清醒逐渐瓦解,意识开始朦胧。他保持着一点点的意识没让自己躺在卫宫Alter身上,挪到自己的位置,为自己和卫宫Alter盖好了被。

他刚才想和他说什么?对,他上面还有两个糟老头,他是这个组的三把手,但实际上,他只是那个糟老头手中的一把枪。他作为武器被收养,作为取人性命的兵器被培养,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那个人饲养的猛兽,但猛兽也会杀了自己的饲养者,不是吗?

表面上忠诚,内心里波涛暗涌。他对着黑暗中的某个方向,虚开了一枪。他终究要挣脱出牢笼,挣脱开脖子上的锁链,他会成为一个城市的王,他会创造自己的世界。

那么,要谁来和自己共享那个世界呢?库丘林Alter扭头看了看身边那个呼吸平和的男人,会是他吗?

——我可能会伤害你,卫宫,不过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毕竟,他欠了他一条命。他是他的恩人,也是他的同类。同类会拼死

守护同类,这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被他们这种人所信仰的信条。

并不是喜欢,只是习惯,希望他在他身边,希望他活着,健康的活着,不会为了吃穿用度而发愁,不会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而担忧。

——对,他希望他可以成为自己的家人。

前胸贴近卫宫Alter的后背,在黑暗中能听见他的心跳声,强健有力。他试着单手环住卫宫Alter的腰,卫宫Alter也只是哼唧了一声,默认了他的大胆。下意识向自己的方向收紧了手臂,让他们彼此更加贴近。想在更加大胆的动作,库丘林还是忍住了。他对他暂时还没有那方面的考虑,他只想维持现在的状态,就好了。

估计,卫宫Alter也是这么想的,可以作为室友,可以收留他,可以为他提供遮风避雨的临时避难所。毕竟,他还并不是和了解彼此的生活方式,那就先维持现状好了。

“睡了,我明天想吃冰激凌。”

“知道了,你是个小孩子吗。”

“嗯,要巧克力味的。”

卫宫Alter迷迷糊糊地回答他,并没有推开他,相反,握住了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



——tbc

饭团团子君
单纯想看猛犬落泪而已👀

单纯想看猛犬落泪而已👀

单纯想看猛犬落泪而已👀

五月盛京

【片段短打】正文在P2


Cp:狂王黑弓

备注:黑帮大佬Xcop


是个摇摇车的边缘

【片段短打】正文在P2


Cp:狂王黑弓

备注:黑帮大佬Xcop


是个摇摇车的边缘

Black Stare

是罗曼牌盒装猫猫特别签售会!

ps:梗来自群

是罗曼牌盒装猫猫特别签售会!

ps:梗来自群

Wolfers

【狂王黑弓|旧文补档】博弈(全文完结,下)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Wolfers

【狂王黑弓|旧文补档】博弈(全文完结,上)

整理整理我的老福特……

我老福特主页换了名字了不会有人以为我是盗图的吧。捂脸。

原文点这里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整理整理我的老福特……

我老福特主页换了名字了不会有人以为我是盗图的吧。捂脸。

原文点这里 









Black Stare

开学前的最后一冲!p1性转注意!(大姐姐真好)

开学前的最后一冲!p1性转注意!(大姐姐真好)

无铭序
黑弓狂王 北极圈的cp只能自己...

黑弓狂王

北极圈的cp只能自己产粮了

黑弓狂王

北极圈的cp只能自己产粮了

闻所焉wwww
激情改图,这个梗无论看几次都很...

激情改图,这个梗无论看几次都很好笑于是改出来了!

夹带了一些广义枪弓的细节。

表情包令人快乐!

激情改图,这个梗无论看几次都很好笑于是改出来了!

夹带了一些广义枪弓的细节。

表情包令人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