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狂躁

846浏览    79参与
半夏不是夏(开学半封,偶尔诈尸)

【疾病】秦霄贤✘梅九亮

问:当狂躁症遇到狂犬病会碰擦出怎样的火花


*ooc 预警,勿上升正主


*狂躁症秦✘狂犬病梅


*全文5k +,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文笔


00


梅九亮疯了,梅九亮死了


01


他们在一起八年了,从懵懂青春一起携手走到风华正茂,从一贫如洗走到高高在上,梅九亮看着秦霄贤从一个桀骜不驯变成了傲世出尘的明星,同时跟着变质的还有他们的爱情


又是一年寒冬,窗外的雪花纷纷飘落,梅九亮伸出手,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到手心上,顷刻间被梅九亮掌心微弱的热水烘为水珠,安详的躺在手里,闪着湿润的水光


梅九亮关上窗,回到屋里缩进被窝...


问:当狂躁症遇到狂犬病会碰擦出怎样的火花


*ooc 预警,勿上升正主


*狂躁症秦✘狂犬病梅


*全文5k +,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文笔




00


梅九亮疯了,梅九亮死了




01


他们在一起八年了,从懵懂青春一起携手走到风华正茂,从一贫如洗走到高高在上,梅九亮看着秦霄贤从一个桀骜不驯变成了傲世出尘的明星,同时跟着变质的还有他们的爱情


又是一年寒冬,窗外的雪花纷纷飘落,梅九亮伸出手,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到手心上,顷刻间被梅九亮掌心微弱的热水烘为水珠,安详的躺在手里,闪着湿润的水光



梅九亮关上窗,回到屋里缩进被窝,他怕冷,特别怕,天气稍微转凉一点就容易感冒生病,从前这个时候秦霄贤都会把他搂在怀里,围在小火炉旁边给他讲着小故事,后来他们条件渐渐好了起来,秦霄贤就带着他搬进了别墅,他就没烤过小火炉了,虽说自那以后秦霄贤再也没让他冻着过一点半点,可梅九亮总觉得冷冰冰的空调,没有火炉有人情味,或者没有火炉那种家的感觉,他跟秦霄贤的感情就好比从火炉变成了空调,从一开始的兮兮相惜变成了最后的冷冷冰冰



摸了摸微烫的额头,床头边桌子上的感冒药已经没了,空剩下半杯乍凉的凉白开摆在那里,梅九亮昏昏沉沉的不想下床去烧开水,只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躺在被窝里,空调的温度又被他调高了几度,屋里已经热的吓人了,可梅九亮总觉得冷,或许是真的冷,或许是心冷……



偌大的屏幕上播放着他最爱的那个人正搂着一个当红流量女明星从公司出来的画面,男人脸上笑的明朗活泼,女人娇羞俏丽,好一对天造地设的人儿,当初梅九亮就是被秦霄贤阳光的笑容给迷了心神,不然也不至于被他用一束满天星就给拐回了家



这种绯闻炒作梅九亮见得多了,也知道这是公司安排给秦霄贤的,可他总还是会不舒服,那是他的男孩,两年前只属于他一个人,现在不是了,他有几百万的粉丝爱他,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盯着,甚至他们的恋情都变成了地下恋情



关上电视后梅九亮给秦霄贤打了电话,刚接通两秒那人就接了电话


“你好,哪位”熟悉的声音传来,却直接刺透梅九亮的心脏


“喂?”梅九亮许久没有回应,电话那边的秦霄贤迷惑的睁开眼睛看了眼来电显示,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宝儿啊,我刚拍完戏在休息,所以没看来电显示”


“哦,好”


“怎么了?”


“我有点不舒服,你可不可以……”


“我先挂了,导演找我”梅九亮话还没说完就被秦霄贤匆匆打断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嘟的机械声就没了响,梅九亮握着手机缩在被窝里,脸上越来越烫,身上却感觉越来越冷,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喂”一开口声音沙哑到让人听不出来这是他


“梅梅?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嗯”


“你在哪?自己一个人吗”


“嗯”


张九泰抬头望了望天,鹅毛大雪还在争先恐后的飘落着,梅九亮肯定是又生病了


“吃药了吗?”


电话那边没有答复


“喂?”


“喂?梅九亮?”




02


周边的凉意扑面而来,梅九亮出现在一片白雾中,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是无边的寂静,浑浊的白色浓郁的包围着梅九亮,让他喘不过来气,踉踉跄跄的往前跑着,却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


“梅梅,梅梅”


耳边传来呼喊声,梅九亮一脚踏空,坠进了无底的深渊


“呼”猛的睁开眼睛,是一脸急切的张九泰,梅九亮眼泪滑了下来扑进张九泰怀中抽噎着


他怕,他怕自己一个人,他怕那白茫茫的雾色,他怕那看不到尽头的通道,他唯一的亲人就死在那天白茫茫的雾色中


从头至尾,他们都没看到恰巧路过站在门外的秦霄贤


手里的东西被捏的皱巴巴的,秦霄贤指关节咯咯作响,转身把东西扔进垃圾桶离开了医院


梅九亮没敢在医院多呆,挂完点滴就匆匆回了家,今天是他们认识九年的日子,梅九亮没忘



想当初秦霄贤追了他整整一年才把他追到手,平日里宝贝爱护的不得了,一眼都不愿意让别人多看,出去玩也总是把他护在里侧,谁要是拿他开玩笑秦霄贤绝对第一个急眼,那时候的秦霄贤可是一个连出去买袜子都会想着要给梅九亮捎一双的人



路上梅九亮拐弯去了秦霄贤以前最爱吃的那家烤鸭店,去的早不如去的巧,梅九亮到那里后第一炉烤鸭刚好出炉,诱人的香味飘逸出来,充满了整家店铺



秦霄贤最爱吃刚出炉的烤鸭,早些年还不是公众人物的时候,秦霄贤总是给他裹得严严实实的,搂着他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为的就是吃第一只烤鸭,那时候再馋,第一口秦霄贤也总是先给他吃



久而久之,秦霄贤渐渐吃腻了这家烤鸭店,梅九亮却反而越吃越上瘾了,常常拉着秦霄贤来陪他吃,后来秦霄贤成了明星后,梅九亮就自己来,一来二去跟店家也混熟了



拎着烤鸭回去的路上,梅九亮脑子里想的都是他们的一点一滴,从年少轻狂的16岁到柴米油盐的24岁,他陪秦霄贤一路走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03


屋里关着灯,梅九亮换好鞋子才发现沙发上有个人

“怎么不开灯”


秦霄贤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没有开口说话


梅九亮叹了口气拎着菜去了厨房,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自从秦霄贤火了以后,他的一颦一笑都是按照公司给的人设来的,他私人的情绪没有地方发泄,久而久之竟得了轻微的狂躁症


梅九亮收拾好后开始切菜,手臂突然被人拉住,刀口划过指尖,嫣红的血渗透出来,疼的梅九亮皱了眉


“你今天去哪了”秦霄贤沉着脸色质问


指尖越来越疼,梅九亮没回答,甩开秦霄贤的手走到水龙头旁冲着手上的伤口


“我问你你去哪了”梅九亮的默不作声惹怒了秦霄贤


“没去哪”


“没去哪?没去哪我看到你在医院跟人搂搂抱抱”秦霄贤徒然拔高音量


话落在梅九亮耳里也寒了他的心


这个之前他受点凉都会心疼的不得了的男人,如今他进了医院他第一时间关心的不是为什么会去医院而是怀疑他劈腿


“……你不是在拍戏吗?怎么去了医院”梅九亮淡然的绕过秦霄贤想去拿创可贴,却被秦霄贤一把拽住了头发


“老子要是不去还看不到你在外面跟别的野男人勾三搭四呢”


梅九亮身子本来就弱,此刻被人拽着头发往客厅里揪毫无反抗之力


“贱人,给老子解释清楚”


后背撞在桌角上,疼的梅九亮倒吸一口冷气,抬头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鄙夷的俯视着他,梅九亮强撑着站了起来


“秦霄贤,你又能好到哪里去,你去医院不就是去看你那个绯闻女友嘛,说是绯闻,谁知道她爬了多少次你的床,你真当老子是瞎的看不到你衣服上带的口红印”第一次,梅九亮第一次跟秦霄贤吼


他们认识九年在一起八年,梅九亮从来没大声对秦霄贤说过话


秦霄贤这两年当明星当的也是心高气傲,被梅九亮这么一激,想都没想的抬脚就踹在了梅九亮肚子上,手里拎起一旁的被子就冲了上去想砸在梅九亮头上,却正对上梅九亮疼到满含泪水的眼睛,那双眼睛是秦霄贤曾经最为爱护的东西


“呵,你砸啊,砸完之后就不用再跟我继续这段见不得光的感情了,你也能回家继承你的家产了”梅九亮讽刺的笑了


秦霄贤原本是富二代,因为跟梅九亮在一起后被撵出了家门,跟父母断绝了关系


仅找回一点的理智被彻底摧毁,秦霄贤捏住梅九亮的脸,心里最恶毒的话一点不留的吐了出来


“你这样子真是像极了你姐姐死的时候”


“啪”秦霄贤脸上传来一声脆响,头歪向了一边


梅九亮红着眼睛胸口上下起伏着,他姐姐一直是他心里最不能提起的伤


秦霄贤还没反应回来,梅九亮就把自己反锁回了房间


抱着自己躲在地上哭,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胳膊上,腰上的伤还隐隐作痛着,手上的伤口也在流血,可远远没有心里的疼


最了解的两个人往往知道刀子往哪里捅最疼


他跟秦霄贤私奔的那天早上起了大雾,他姐姐跑出来找他,却在一片小树林里被奸杀,他姐姐死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攥着梅九亮落在家里的项链


那是一个平安福,梅九亮从小带到大,很小的时候梅九亮的父母就双双去世了,梅九亮是被姐姐带大的,那平安福是姐姐辛辛苦苦给他求来保他一生平安的


梅九亮什么都没拿,就那么走了


关上门的最后一刻梅九亮还听到秦霄贤的怒吼声


“有种走了你就别回来”


后来他真的没回来




04


梅九亮一个人走在没有人的街道上,雪还在下着,梅九亮已经被冻的嘴唇发紫了


“喵~”


微弱的声音从街旁传来


“喵,喵”


这次梅九亮总算是听清了,扒拉开一边的废旧纸箱,一只遍体鳞伤的小猫蜷伏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叫声


梅九亮摸摸身上,翻了半天才翻出来十块钱


可不可笑,一个人身上居然只剩下十块钱,连给一只小猫买食物的钱都不够


梅九亮走进一旁的便利店买了几根香肠拿过去喂小猫



小猫咪费力的吃着香肠,软软的小舌头舔舐过梅九亮指尖,刚刚被切破的伤口发出一阵阵痒疼,手里的香肠喂完了,梅九亮摸摸小猫的脑袋,叹了口气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该去哪,我没办法养你”


恋恋不舍的又看了小猫几眼,梅九亮还是离开了


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梅九亮第一次觉得偌大的北京城竟然没有一个他的容身之地


当初若不是秦霄贤,他那么恋旧的人,怎么可能来到这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北京呢


头脑一阵阵发昏,眼前的路渐渐模糊,最后梅九亮的知觉停在了冰凉的雪触碰到身上的感觉


再醒来时身旁坐着的是张九泰,手里端着碗药叫他起来喝药


“梅梅,好点没”


梅九亮扭过头去没有回答,眼睛盯着窗外


“雪还没停吗”


“没有”


雪还在下,下了三天了


屋外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梅九亮敛回心神,脑子还昏昏沉沉的


“快起来喝了药”


药很苦,一点都不甜,跟梅九亮的内心一样


喝完药后梅九亮又睡了,连着两天低烧不退,渐渐地梅九亮觉得腿开始麻木了,像是退化了一般,上厕所都需要张九泰扶着去,骨子里总感觉有蚂蚁在爬,四肢都不对劲


张九泰越发觉得不对劲,坚持要带梅九亮去做检查,梅九亮拗不过他,最后被带去了医院



狂犬病……


这三个字一直在张九泰脑海中回荡


怎么会呢,怎么可能,梅九亮身上明明没有被咬的痕迹


“梅梅……”张九泰脸色苍白的看着梅九亮,眼眶里的泪水似是要掉下来


梅九亮反倒十分冷静,笑着给张九泰抹去了泪


“没关系,还能活半个月,我知足了”


张九泰抱着梅九亮哭了起来,不同于上次梅九亮抱着他的小声抽泣,张九泰哭的十分大声,那种哭声任谁听了都会觉得心疼



张九泰跟梅九亮是在小时候就认识的,后来张九泰搬走了,两人也没再联系,直到前两年两人在北京遇到才逐渐开始联系,所以秦霄贤并不知道张九泰是什么人



于张九泰而言,梅九亮是家人,是很亲很亲的家人,张九泰从小被父母独自扔在乡下,是梅九亮和他姐姐给了他家的温暖,当得知梅九亮姐姐已经去世后,张九泰就暗自下决定一定要保护好梅九亮,可是他没能做到……


狂犬病无药可治,全世界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例成功医治的病件,可是张九泰不死心,他跑遍了北京所有的医院,买了成堆成堆的药,尽管那些并没有什么用,可是他不死心,哪怕……哪怕能让梅九亮多活几天也好啊……


秦霄贤找到他时,梅九亮已经开始恐风恐水,嘴角边也开始流唾液,时不时大喊大叫疯疯癫癫,张九泰没日没夜的守在他床边,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张九泰看到秦霄贤时眸子中是掩饰不住的恨意,恨不得当场弄死秦霄贤,可他不能,这是梅九亮最爱的人,当初梅九亮整天发烧时,梦里喊的都是他的名字,哪怕这个人对梅九亮做过再不好的事,他也不能对他下手,他不能动梅九亮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梅九亮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秦霄贤不敢想象这是那个温温柔柔笑起来像花开一样的男生


“梅……梅梅?”秦霄贤抖着手想去拉住梅九亮


张九泰挡在了面前:“秦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


“我……我来接梅梅回家”


“呵,抱歉,他回不去了”


“为什么”


“秦先生是眼瞎吗,看不到梅梅已经变成这样了吗”张九泰有些生气,他不懂这个人为什么伤害过梅九亮后还能这么坦然的来要人


“他活不了几天了”


活不了……几天了……


秦霄贤脑子轰的一声一片空白,耳边嗡嗡的,他只能看到张九泰的嘴在一张一合,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秦霄贤脑子里只有那一句话


梅九亮活不了几天了


“怎么可能,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秦霄贤不敢相信这一切


“好好的?身上带着伤疤叫好好的?一个人晕倒在雪地里叫好好的?浑身上下连买瓶水的钱都没有这叫好好的?”


“我……”秦霄贤哑口无言


“秦先生请回吧”


“我……不行,这是我夫人,就算我要走也要把他带走”


“你夫人?有什么证据吗”


秦霄贤急切的抓起梅九亮的手,无名指上只剩下一圈白色的淡淡的戒指印,戒指早已不见了


梅九亮把戒指扔了……


梅九亮不要他了……


“我求你,让我留下来吧……”


最终秦霄贤如愿留了下来,秦霄贤开始向以前一样,搂着梅九亮讲故事了,讲他们以前的故事,讲着讲着就哭了


梅九亮还是疯疯癫癫的,甚至更严重了,过了两天梅九亮只能躺在床上,整个人都是麻痹的,整日整夜的昏迷着,窗外的雪依旧下着,今年的冬天雪特别多,北京已经被一层厚厚的雪给覆盖住了


秦霄贤的故事也快讲完了


那天窗外的雪停了,下了将近一个月的雪停了,太阳暖暖的升了起来,秦霄贤搂着梅九亮继续讲故事



“他特别喜欢那个温温柔柔的少年,可是有一天他惹少年生气了,少年一气之下跑出去了,他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少年不要他了,再也不要他了,他等啊等,等到最后,少年也没回来,少年去了别的世界,去了一个很美好的世界”



故事讲完了,秦霄贤就搂着梅九亮在阳台上晒太阳,从早上晒到了晚上,天空升满了星星,太阳的影子一点都看不见了


张九泰走到秦霄贤身边轻轻拍了拍他,刚想开口说话就被秦霄贤打断


“嘘,快看,我的星星陨落了”


秦霄贤笑着看着天空,眼睛里满是凄凉,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


张九泰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什么,眼泪随即掉落


梅九亮死了,死在北京冬天为数不多的晴天里




05


梅九亮死后秦霄贤退出了娱乐圈,开了一家烤鸭店,卖的是梅九亮最爱吃的烤鸭,或许应该说是秦霄贤最爱吃的


秦霄贤把别墅也给卖了,买了家小屋子,屋里装着小火炉,暖烘烘的,有家的感觉,也有梅九亮的感觉


秦霄贤偶尔会去他们俩经常去的那家烤鸭店逛逛,他第一次去的时候老板往他身后看了看,笑着问:“怎么没带梅梅过来啊,他可有好久没来吃过了”


“他……他闹脾气呢,不理我了”


梅九亮没死,梅九亮一直活着,活在秦霄贤心里,活在那个青春年少的16岁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狂躁游戏id:4117...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狂躁游戏id:4117...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狂躁游戏id:4117...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狂躁游戏id:4117...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黎炑

“いつまでも続かなくてもいいです”

“いつまでも続かなくてもいいです”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狂躁游戏id:4117...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设计师:狂躁
游戏id:4117623

°̥̥̥̥̥̥̥̥°̥̥̥̥̥

无能狂暴

题越写越难受,我的题快写完了,除了数学英语的。有些被画的乱七八糟的不想写。

我又废物,没答案解析的不写。自己字写不好又愤怒。

听歌也不行,听躁的想气得想打人。听柔的就气得流眼泪。

干什么都不行。抖起腿来,抖到拖臼脑袋发晕。摇摇摇,啊妈妈我升天啦!

题越写越难受,我的题快写完了,除了数学英语的。有些被画的乱七八糟的不想写。

我又废物,没答案解析的不写。自己字写不好又愤怒。

听歌也不行,听躁的想气得想打人。听柔的就气得流眼泪。

干什么都不行。抖起腿来,抖到拖臼脑袋发晕。摇摇摇,啊妈妈我升天啦!

新教条

核桃

如何藏进一颗核桃里

因为思考不出我就开始掉发

我抱住头缩成一团

还是明晃晃被人看见,那些 拿铁锤的人

拿钳夹的人 手 指缝发黑的人

他们关于一棵树当然

有十万种看法或者没有看法

他们一个人有多种看法就等于没有看法

他们怎么会关心这个呢

他们见到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说法,

但只有秋天才吃核桃

我害怕这种季节带来的永恒欲望

而我还是要 藏进一颗核桃

作为皱纹活动在这个球体上

如何藏进一颗核桃里

因为思考不出我就开始掉发


我抱住头缩成一团

还是明晃晃被人看见,那些 拿铁锤的人

拿钳夹的人 手 指缝发黑的人

他们关于一棵树当然

有十万种看法或者没有看法


他们一个人有多种看法就等于没有看法

他们怎么会关心这个呢

他们见到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说法,

但只有秋天才吃核桃


我害怕这种季节带来的永恒欲望

而我还是要 藏进一颗核桃

作为皱纹活动在这个球体上

不想改名的枫子
是性转ex!想画全员性转【突然...

是性转ex!想画全员性转【突然开坑】 @REVOL_4357

是性转ex!想画全员性转【突然开坑】 @REVOL_4357

全世界最可爱☆

物理能考年级第一但是顺着我妈的心意学了文

现在她又问我为啥不学理

???我不就是文综没上250吗

又想干涉我将来报志愿???

您可歇会吧


我高三所有情绪崩溃都是因为她


“诶呀你别做数学了看文综吧明天晚上再做数学”

她不是不知道我第二天考数学后天才考文综

她用尽她的所能打乱我的节奏——我耗费一个多月找好的节奏

我不知道她想干啥


现在整个人都十分混乱 心里一直发闷从年初到现在

过年的时候甚至想自杀

应该像我同桌说的那样

远离我妈


【十分抱歉又来发牢骚 但是不说的话 我就撑不住了

物理能考年级第一但是顺着我妈的心意学了文

现在她又问我为啥不学理

???我不就是文综没上250吗

又想干涉我将来报志愿???

您可歇会吧


我高三所有情绪崩溃都是因为她


“诶呀你别做数学了看文综吧明天晚上再做数学”

她不是不知道我第二天考数学后天才考文综

她用尽她的所能打乱我的节奏——我耗费一个多月找好的节奏

我不知道她想干啥


现在整个人都十分混乱 心里一直发闷从年初到现在

过年的时候甚至想自杀

应该像我同桌说的那样

远离我妈


【十分抱歉又来发牢骚 但是不说的话 我就撑不住了

某平_lepp
今天心情相当不好。

今天心情相当不好。

今天心情相当不好。

全世界最可爱☆

自招材料怎么都传不上去

狂躁

uck

自招材料怎么都传不上去

狂躁

uck

且丧且快乐

沉默的内心,狂躁的灵魂(两则)

很多事情难以忍受,却必须忍受;

很多事情煎熬等待,却必须等待;

用绷带一捆一捆把心勒麻木了,

然后微笑,然后继续生活。


我在看不到的世界里,

放纵、崩溃、颓废,演绎我自己的疯狂,

然后把自己整理好,

走到目光能注视到的地方,

微笑、乐观、励志,发散消极伪装的正能量。


很多事情难以忍受,却必须忍受;

很多事情煎熬等待,却必须等待;

用绷带一捆一捆把心勒麻木了,

然后微笑,然后继续生活。


我在看不到的世界里,

放纵、崩溃、颓废,演绎我自己的疯狂,

然后把自己整理好,

走到目光能注视到的地方,

微笑、乐观、励志,发散消极伪装的正能量。



造梦者和寄梦者

节后第一天上班,加班到现在,哭唧唧

节后第一天上班,加班到现在,哭唧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