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狄仁杰

198.1万浏览    15611参与
Richiee

想写些糖

但是不知道咋个写诶  只会写BE😭😭😭

UU们有无好的点子喃!

但是不知道咋个写诶  只会写BE😭😭😭

UU们有无好的点子喃!

✨可可奶茶配红豆🍵
看遍人间冷暖而心不坠,阅尽举世...

看遍人间冷暖而心不坠,阅尽举世炎凉而义不绝。

看遍人间冷暖而心不坠,阅尽举世炎凉而义不绝。

桃花水满

[图片]

东西到手只拆开过包装,基本全新,原价叠邮出,也可拆单件,有意私戳。

东西到手只拆开过包装,基本全新,原价叠邮出,也可拆单件,有意私戳。

凌野之源

第一次尝试在电脑上画画,然后祸害起了白狄......双马尾真不戳。

第一次尝试在电脑上画画,然后祸害起了白狄......双马尾真不戳。

狐倾久

【狄瑜】冷面锦衣卫和他的娇宠小倌

*CP:狄仁杰ㄨ周瑜

花费了很大心力写的一篇文,重修补档了,剧情和涩涩并存,甜虐皆有。

锦衣卫指挥使狄仁杰ㄨ前期将军后期小倌周瑜


第一篇戳→初见不识海棠面

第二篇戳→再见已为碎玉身 

完结章第三篇戳→终见幸为枕上鸳 


评论和心麻烦给原文章。


是很完整的一个故事。


*CP:狄仁杰ㄨ周瑜

花费了很大心力写的一篇文,重修补档了,剧情和涩涩并存,甜虐皆有。

锦衣卫指挥使狄仁杰ㄨ前期将军后期小倌周瑜


第一篇戳→初见不识海棠面

第二篇戳→再见已为碎玉身 

完结章第三篇戳→终见幸为枕上鸳 


评论和心麻烦给原文章。


是很完整的一个故事。



伏珑九悉
无事狄怀英,有事狄仁杰 还好我...

无事狄怀英,有事狄仁杰

还好我们狄胖拥有无敌的嘴炮顺毛技能XD


【重温就想表白吕老师的武皇,太帅了太帅了www】

无事狄怀英,有事狄仁杰

还好我们狄胖拥有无敌的嘴炮顺毛技能XD


【重温就想表白吕老师的武皇,太帅了太帅了www】

玄离

白凤★鹰眼狄

人鱼线稿画好了,后两张是最初的线稿,头发画的有点复杂,便简化了

白凤★鹰眼狄

人鱼线稿画好了,后两张是最初的线稿,头发画的有点复杂,便简化了

月.(动漫)
假“女帝”是迷你版狄仁杰变的?
假“女帝”是迷你版狄仁杰变的?
谭纸鸢爱摸🐟

《长安探案录》第一章3-

[图片]

我来跟啦,因为前几天在准备期末考,然后又在解决寒假作业,现在已经好了ヾ(≧▽≦*)o

——————————————————————————

“看招!”云缨一招火缨枪挥向那个抓着李元芳的黑衣人,却被对方拿着元芳做挡箭牌

“如果不怕会打伤他的话,你就刺下去! ”

“你!”

这时,一个金色的令牌飞过,割伤了黑衣人的手臂,云缨乘机一招穿云戳伤了黑衣人的肩膀

“啊!”

“在拽呀?怎么不拽了?”

------------------

“说了吗?”

“没有。”

在他们抓住黑衣人之后,连续十几天,没有人在上报有孩子失踪的案子。

而大理寺那边审问来审问去,什么有用信...

null

我来跟啦,因为前几天在准备期末考,然后又在解决寒假作业,现在已经好了ヾ(≧▽≦*)o

——————————————————————————

“看招!”云缨一招火缨枪挥向那个抓着李元芳的黑衣人,却被对方拿着元芳做挡箭牌

“如果不怕会打伤他的话,你就刺下去! ”

“你!”

这时,一个金色的令牌飞过,割伤了黑衣人的手臂,云缨乘机一招穿云戳伤了黑衣人的肩膀

“啊!”

“在拽呀?怎么不拽了?”

------------------

“说了吗?”

“没有。”

在他们抓住黑衣人之后,连续十几天,没有人在上报有孩子失踪的案子。

而大理寺那边审问来审问去,什么有用信息也没有。

不过到是得到了一个消息

“老狄,干脆把那个店长抓过来吧,直接问她不就知道答案了。”

“不行,这样容易打草惊蛇。”

----------------

“太白, 我回来了。”

狄仁杰回到家,却发现今天家里安静的出奇

“嘶……不对劲”

却看那桌上有一封信

我去套点情报,勿念

                                 李太白

“糟糕!”

-----------------

四十分钟前

“都看紧点啊!郭小姐让你们守店!要是丢了一个子,明天拿你们试问!”

“是!”

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悄悄踏入了客栈“就这种防卫技术,切”

拐了几个弯,上了三层楼,可算是看到了郭小莲的房间

打开房门,房内油灯还没有熄灭,桌上放着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嘶……在哪里呢?”

李白看了看本子,上面只是普通的帐房记录,没什么特别的。

“嘎吱”一声,李白连忙回头看,衣柜的门露出了一条缝

“谁?”

“吱吱吱”

就……非常的尴尬👀💦

“原来只是老鼠,吓死我了,还以为我被发现了( ̄▽ ̄)”

又是“啪嗒”一声

“谁?”

一个棕色的盒子从衣柜里掉了出来

“这是?”

打开盒子里面的东西,一言难尽

竟尽是些人的手指,还有一张纸:

新的尸体已经准备好了,你那边的货准备好了没?

早就准备好啦!

“果然…这个郭小莲不简单”

突然,一个飞镖飞来。“啊!”

洁白的袍子被染红。“被发现了吗?”

于是就有了我们开头看到的场景

“老大!发现他了!”

呵…

本来还想死的体面一点…

看来…

要和那些童尸一样…

明明…

还没对你表白啊…

狄仁杰…

-----------------

李白从床上醒来

这是到天堂了?

“醒了?”狄仁杰拉开卧室的门

“我……”

“下回不要擅自行动,知道了吗?”

嗯?居然没骂我?

“耳朵聋了!”

“哦!我知道了”

低头一看

wc!我衣服什么时候换的?

“我帮你换的,不然擦不了伤。”

李白的脸瞬间红的跟个藏红花似的,也不知道昨天昏迷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胡话……

————————————

今天这篇真的好少

下一篇狄白夫妇智斗毒贩。



凌野之源

【暃/白x狄】峡谷出现了双生子?!

风纪可能要鸽亿会儿了,毕竟lof和话本有很多区别嘛,就要做很多改动。但是最近真的磕白狄上头了,而且暃和小狄长得是真tm的像。

食用注意:校园设定,所以服装相同,然后有一天狄仁杰发胶被李白偷了不见了,就用了暃的同款发型。可能只看的出来一点点白狄,一点点暃狄吧......文笔垃圾见谅哈。

--------------------

狄仁杰也是清早才发现发胶不见的。

本来狄仁杰打算凭借自己的督查本能去找一下小偷,但一看时间都tm的要上课了,干脆就算了,把校服一套就出门了。

一进校门狄仁杰准备去值守(风纪委员的本能),却被老师给拖走了。

“老师您干什么,有事吗?”

“暃,快点,新生入学典礼...

风纪可能要鸽亿会儿了,毕竟lof和话本有很多区别嘛,就要做很多改动。但是最近真的磕白狄上头了,而且暃和小狄长得是真tm的像。

食用注意:校园设定,所以服装相同,然后有一天狄仁杰发胶被李白偷了不见了,就用了暃的同款发型。可能只看的出来一点点白狄,一点点暃狄吧......文笔垃圾见谅哈。

--------------------

狄仁杰也是清早才发现发胶不见的。

本来狄仁杰打算凭借自己的督查本能去找一下小偷,但一看时间都tm的要上课了,干脆就算了,把校服一套就出门了。

一进校门狄仁杰准备去值守(风纪委员的本能),却被老师给拖走了。

“老师您干什么,有事吗?”

“暃,快点,新生入学典礼要开始了,快去准备一下,一会儿还要发言……”

狄仁杰就这么被推搡着到了化妆间,正巧撞见了李白。

“哟,新同学呀。”

“李白,是不是你搞的鬼?!”

李白尬笑了一下:“原来是怀英呀,今天不当杀马特吗?”

“你有种再说一遍,令牌随便选。”

“别,我错了,”李白摇摇手,“我只是存粹想看看你没发胶什么样,哪知道你被认成暃了。”

“你认识他?”

“他是玉城的人,我酒友。”

“......”

狄仁杰内心os:看来这个暃也是个酒鬼,估计和李白差不多。

“不过你们俩真的好像啊,同样的发型同样的挑染,衣服还都穿校服,换我我都要认错。”

“请新生代表暃来准备。”

狄仁杰被这个声音弄的措不及防,然后李白一把抓住他说:“别管了,你暂时替一下。”

然后狄仁杰就莫名第二次参加新生入学典礼。

“暃同学,请上台。”

狄仁杰颤抖着走上台,望着下面一片人海,颤颤巍巍开始介绍。

“各位......同学,我叫暃,来自玉城......”

然后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喜欢武道系,有一副剑。”

李白轻声提醒。

“我有一副剑,长得很漂亮,所以我想去武道系......”

“等等。”

狄仁杰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你是谁?”

暃走到狄仁杰前面。

“你就是暃吧,我是狄仁杰,快来演讲谢谢。”

狄仁杰火速把话筒塞到暃手里,转身想跑。

“别走啊狄学长。”

狄仁杰有点崩溃了,跟自己差不多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一起,很尴尬的。

“怎么了?”

“既然我们这么像,那学长带带我呗。”

“......”

狄仁杰不想回话,但武校长的一句话差点让狄仁杰崩溃。

“你们俩好像双胞胎啊,狄同学就带一下他吧。”

“别啊!”

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不能打发胶了?

都怪李白!

-------------------

第一次在lof发文,希望大家不要喷我。

爱你们!



小莲
旁若无人:就是我把其他人都P掉...

旁若无人:就是我把其他人都P掉了,就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意思~(大雾)

旁若无人:就是我把其他人都P掉了,就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意思~(大雾)

小乔讲电影
狄仁杰用物理知识破离奇命案案,堪称课代表智斗出卷老师!
狄仁杰用物理知识破离奇命案案,堪称课代表智斗出卷老师!
展哩个乱乱

给自己的文画了张配图_(:3_」∠)_,画的是《行行》里的一段情节

人物姿势有参考*


给自己的文画了张配图_(:3_」∠)_,画的是《行行》里的一段情节

人物姿势有参考*


星中之魂
暃:狄大人,比心! 李白:我拿...

暃:狄大人,比心!

李白:我拿你当好友,你却想勾搭我的人???

暃:狄大人,比心!

李白:我拿你当好友,你却想勾搭我的人???

苍王火火

借物在最后

bgm是俄语版的Five Nights at Freddy's 2

本来想把这首留给元歌的,但是测试更新模型的时候觉得实在是好涩bu 再加上明狄有一段时间没有饭了就...还是摸出来了x

想看有字幕的可以去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Sq4y1A7ky

借物在最后

bgm是俄语版的Five Nights at Freddy's 2

本来想把这首留给元歌的,但是测试更新模型的时候觉得实在是好涩bu 再加上明狄有一段时间没有饭了就...还是摸出来了x

想看有字幕的可以去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Sq4y1A7ky

三楼摇扇能Carry

[白狄/范魔]禁忌之爱(三)

#一场高智商的强强巅峰恋爱对决,伪破镜重圆的范魔系列

#定位:有肉沫馅(咳)的甜虐交响曲

#换个文风试试?支持我球球了!!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合集内接上文


“很抱歉先生,我们暂时不能放您离开。”教廷特使侧身挡在酒馆门口,耐心的解释道: “吸血鬼余党没有抓住,这附近的地方必须全面搜查,在此之前,这里的所有……”


“请恕我无法谅解,在场所有人都是自由的,你们无权……”酒馆门口,一位高鼻梁的老绅士与他们争的如火如荼,带着浓重的法国口音谴责他们。


魔术师拉低了帽檐,坐在角落里不紧不慢的喝着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看戏似的望着门口一方闹景。


喝完最后一口咖啡,魔术师...

#一场高智商的强强巅峰恋爱对决,伪破镜重圆的范魔系列

#定位:有肉沫馅(咳)的甜虐交响曲

#换个文风试试?支持我球球了!!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合集内接上文


“很抱歉先生,我们暂时不能放您离开。”教廷特使侧身挡在酒馆门口,耐心的解释道: “吸血鬼余党没有抓住,这附近的地方必须全面搜查,在此之前,这里的所有……”


“请恕我无法谅解,在场所有人都是自由的,你们无权……”酒馆门口,一位高鼻梁的老绅士与他们争的如火如荼,带着浓重的法国口音谴责他们。


魔术师拉低了帽檐,坐在角落里不紧不慢的喝着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看戏似的望着门口一方闹景。


喝完最后一口咖啡,魔术师起身向门口走去,依旧被特使拦了下来: “这位……”顿了一顿,忽然大惊失色:“Mr.D?您怎 么?”


“路过。”魔术师笑容不减,定定的吐出两个字。


“这个时候?这个点?”教廷特使陡然升起一阵本能的警觉,面前这个男人虽然是有名的贵族,出身和行踪一向神秘,路数也诡异,实在是不能让人掉以轻心。


而这种怀疑,在他忽然间瞥见魔术师腰间挂着的长剑时达到顶峰。那把长剑,可是范海辛的剑,人在剑在,莫非他……


“魔术师先生!请等一下,您腰间的剑……”教廷特使是个烈性子,这么想着,便脱口而出。


“是我的。”


魔术师正打算把编好的一套说辞拿出来溜溜,冷不防身后近在咫尺的地方响起一个低磁动听的声音,在魔术师耳中却如五雷轰顶,打断了特使的话,也顺带打乱了魔术师原本的计划。


“什么?!”忽然见前一刻还以为遇险了的范海辛完好无损的出现,教廷特使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说,剑是我的,人,也是我的。”


范海辛就是看准了魔术师此刻就算是再不乐意,也不可能当场和他动手,以此冒暴露的风险,于是强硬的拉过魔术师,从他腰间拿回了自己的剑,还不忘用他那种温柔又无奈的语气对魔术师说话,溜着边儿的恶心人:“不要闹。”


顿时,特使的脸色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而魔术师好的可怕的涵养只是促使他不动声色的狠掐了一把范海辛的后腰 。


“怎么了?”范海辛一不做二不休的擒住魔术师掐他的手,放到唇边亲昵的碰了碰,歪着头笑道:“怎么还害羞了?”


我害羞你妹。


魔术师赌咒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二皮脸。


好在范海辛看着他似乎随时会动手的表情,识相的止住了话头,转而十分自然的问教廷特使:“余党找到了吗?”


“啊?哦,还没有。”教廷特使才回神,看来也被他吓得不轻,顶着一张三观崩塌的脸,强行压下吐大槽的欲望,道:“贵公子太狡猾,中途变道,我们跟丢了,目前是福音先生负责继续追踪,我先回来看看这附近应该还有残留的吸血鬼或者和吸血鬼有交集的人,说不定知道些什么,先过来和你碰头。”


话到这里,魔术师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恶心归恶心,好歹他的身份是暂且被范海辛瞒住了,没有暴露的危险。


“附近派出去搜查的人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我看,要不要先喝一杯? ”范海辛将魔术师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对特使提议道。特使颔了颔首,表示同意。


“我去拿酒。”范海辛于是先搂着魔术师的腰,转身快步走向楼梯间,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上楼等我,去昨晚那间房,你不要乱走,这里对你不安全。”


“哦。”魔术师淡淡的拔开他腰间的手,退了两步平静道:“知道了 。还有,不要乱说话。”

闻此,范海辛的脸色微微一变,侧身挡住了他上楼梯的路,隐忍着问:“我乱说什么了?”


“你自己心里清楚。”


“心里不清楚的人是你。”


“范海辛先生,”魔术师似笑非笑的逼近一步,无不恶意而疏离的说:“请不要把自己的一厢情愿描述的如此冠冕堂皇。”


狭小的楼梯间闪动着昏黄灯火,顿时,空气似乎凝固,二人间的温度骤然降至冰点。许久,范海辛才勉强压下爆发的怒气,尽量平静道:“我不想跟你吵。”


说着,含怒快步离开了楼梯间,却不知为何,魔术师总感觉他比起生气,这一举动更像是……在逃?


猝然回神,魔术师又失笑,一定是被他气糊涂了才会这么想的。


“自作多情。”轻声呢喃了一句,魔术师上楼,也不知那句话究竟是对谁说的。


是范海辛,还是……


他站在房间的百叶窗旁,扣着窗棂,陷入了沉默。感情是杀手的禁忌,这个道理他最懂不过。


甚至连范海辛都还没成为一个合格杀手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倪克斯神谕派遣去执行过任务了。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杀人,是在十五岁,用一张黑桃扑克钉入了一名神殿反叛者的后脑,他强忍着身体的颤栗将扑克抽出来打量,象征着忠诚的黑桃K上,爬满了猩红还有白色的脑浆一样的浓稠。


倪克斯神谕者告诉他,这就是他的第一课 。


忠诚注定和鲜血捆绑。


所以后来,明明只是一个年轻的少年,却比任何杀手都要老道毒辣。只能说,魔术师在这方面实在是天赋异禀。


后来他不仅做到杀伐果断,渐渐地,也学会伪装。正如传言,他是身价最高的贵族,也是最不好惹的恶魔。


表象上的温顺有礼,不过只是他看透那些人骨子里的阴暗肮脏后,给自己的保护色。


而他的一颗心,早已变得冷厉果决,甚至是油盐不进。


这次的任务,是解决一个教廷养的大患,名声大噪的吸血鬼猎人范海辛。


而范海辛不请自来,忽然打扰他的生活,令他始料未及。一个孤独的灵魂和另一个孤独的灵魂相遇,魔术师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撞进了那双深邃缱绻的紫色漩涡,要将他一点点吞噬,溺死在温柔里。


不……这样下去不行……


杀手的本能让他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在曾经一场欢爱过后,他状似随口的问过范海辛: “如果有人要杀你,你怎么办?”


“谁想杀我我先杀了他。”范海辛似乎也是随口答道。


“那如果那个人是我呢?”


“你?”范海辛终于懒懒的睁了眼,看了一眼侧躺在怀里的人,轻笑道:“可以,如果是你要我的命,只要你是我的就行。”


那一瞬间,当时的魔术师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会因为这一句话第一 次悄悄萌生了放弃的念头。


因为他的语气,实在是太真了。真到撼动了那颗冷厉的心,真到因此救了自己的命。


所以直到后来 ,魔术师最终选择了毫无顾忌的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给他 。


他还记得,范海辛那时的眼神只闪过一丝下意识的不可置信随后恢复了平日对他的温柔,应了一声反问他:“所以呢,你是倪克斯神殿的杀手,我们之间会因此改变什么吗?”



“我不知道。”魔术师撩起眼皮看向他,意味不明:“我以为你知道。”


“这取决于你——魔术师先生,取决于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了?”


当做什么了?


敌人,朋友,宣泄,执行任务对象,还是……恋人?


范海辛似乎又属于每一个身份。毋庸置疑的是,他曾经在魔术师的心里的位置很重很重。


“或许……我不知道,敌人?”魔术师依稀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回答他的。


范海辛笑了。笑了好久好久。说不清那种笑容中究竟是真的愉悦,还是痛楚,又或者两者都有。


“没有人会和自己的敌人做爱,魔术师先生。”范海辛在他唇边低语,后将他压倒在床上。


什么都不清晰了。


魔术师望着眼前这个给予他极致和痛苦的男人,第一次感觉到无力和孤立无援。生平第一次,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从小的教育告诉他,感情是杀手的禁忌。


而面前的男人却说,没有人会和自己的敌人做爱。


“我现在很乱。”魔术师止住了范海辛再次凑过来的唇,努力从意乱情迷中抽出神智,推开他道:“我没办法想到,我们之间会改变什么,这可怎么办呢?”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范海辛重新锁住他的手,声音第一 次带着疑惑,凑到魔术师耳边低语:“可我好像爱上你了。”


锁孔处传来轻微的异响,随后身后的门被打开,魔术师收回放在窗棂上的手,转身看着他。范海辛进了门后也不看他,不紧不慢的关上门才懒懒的抬眼。


“人,你打发走了?”魔术师问。


“只是一时半会儿不会找你麻烦而已,打发还算不上。”范海辛兀自找了椅子坐下,灌了口茶醒酒。


良久,魔术师才重新开口:“多谢。”范海辛倒茶的手就这样僵在半空,嘴角抽了抽,别扭道:“不用。”


气氛重新变得沉默。


久到魔术师都快怀疑那些对话的发生,范海辛终于起身走向他,严肃道:“我们谈谈。”


楼下的杂物房

  

小船凶案后狄胖、温开、林永忠造访平南侯府,红黄绿加上灰杆子交通灯四人组合影,四个人四股势力。

薛青麟:什么?这位狄先生是刺史大人的恩师?

刺史:哈哈对……(还是阁老哟,惊喜吗)

狄大人诘问,刺史赔罪,林永忠展示船上找到的(栽赃)证物,一套配合行云流水。

不过林永忠这个走位太搞笑了,打开包袱拿出袍子,起身把包袱皮往狄胖手里一塞,走到薛青麟面前。

而狄胖不但超级自觉地接过包袱皮,还认真叠成小方块23333


  

小船凶案后狄胖、温开、林永忠造访平南侯府,红黄绿加上灰杆子交通灯四人组合影,四个人四股势力。

薛青麟:什么?这位狄先生是刺史大人的恩师?

刺史:哈哈对……(还是阁老哟,惊喜吗)

狄大人诘问,刺史赔罪,林永忠展示船上找到的(栽赃)证物,一套配合行云流水。

不过林永忠这个走位太搞笑了,打开包袱拿出袍子,起身把包袱皮往狄胖手里一塞,走到薛青麟面前。

而狄胖不但超级自觉地接过包袱皮,还认真叠成小方块23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