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狄奥墨得斯

51浏览    7参与
墨千色

【阿帕AU】Weary World ⅩⅩⅩⅩⅤ

可可爱爱的大家x


『ⅩⅩⅩⅩⅤ.大家聚集在一起(上)』

在两位关系上下起伏的青年开开心心分享完点心后,书房的门轻轻地响了两声。

“哦我的天,这里明明是奥德修斯先生的家,他却还是为了我而敲门。”狄奥墨得斯赶忙擦干净嘴角,急冲冲站起身,抚平衣角的褶皱,清了清嗓子准备应门。

“可是我觉得敲门的不是男性,这声音太轻了。”帕特洛克罗斯胡乱舔了一下嘴唇,原本沾满了饼干屑的双唇湿漉漉地发出光泽。

果不其然,狄奥墨得斯打开门后,屋外站着珀涅罗佩。

“夫人!您好……没想到你会亲自过来。”听见狄奥墨得斯惊讶的呼声,帕特洛克罗斯好奇地朝门外看去,结果他发出了更加惊人的叫声。

“阿喀琉斯!”

门外的金...

可可爱爱的大家x


『ⅩⅩⅩⅩⅤ.大家聚集在一起(上)』

在两位关系上下起伏的青年开开心心分享完点心后,书房的门轻轻地响了两声。

“哦我的天,这里明明是奥德修斯先生的家,他却还是为了我而敲门。”狄奥墨得斯赶忙擦干净嘴角,急冲冲站起身,抚平衣角的褶皱,清了清嗓子准备应门。

“可是我觉得敲门的不是男性,这声音太轻了。”帕特洛克罗斯胡乱舔了一下嘴唇,原本沾满了饼干屑的双唇湿漉漉地发出光泽。

果不其然,狄奥墨得斯打开门后,屋外站着珀涅罗佩。

“夫人!您好……没想到你会亲自过来。”听见狄奥墨得斯惊讶的呼声,帕特洛克罗斯好奇地朝门外看去,结果他发出了更加惊人的叫声。

“阿喀琉斯!”

门外的金发青年爽朗地微微一笑,露出了“想不到吧”的俏皮神态。

可是这里毕竟是别人家,大家都是客人,即便再惊喜再意外,也不能妨碍主人的体面,于是两人都克制心底的感情,激动而干巴巴地笑着。

“我本来想请你们俩到我的会客厅见见阿喀琉斯子爵,但是这位可爱的年轻人提议偷袭你们瞧瞧,看来你们彼此认识,对吗?”珀涅罗佩身姿轻盈地在狄奥墨得斯的护送下来到窗边小沙发坐下,落地纱帘在她身后映射出早晨的阳光,女主人挥了挥手招呼三位年轻人坐在她的身边,女仆送来了茶和甜点。

但是落座的只有狄奥墨得斯,另外两位青年竟然站在原地,窃窃私语般地在交谈着什么。

“你的嘴角好甜。”阿喀琉斯笑盈盈地说,“是不是偷吃了什么?”

“嘿……这里不行,别嗅!”帕特洛克罗斯推开凑到自己唇边的阿喀琉斯,嗔怪般地小声说,“都怪你不来找我。”

“抱歉,最近比较忙……找你,你要怎样款待我?”

“给你吃刚才我吃的牛津街的甜点。”帕特洛克罗斯神秘兮兮地笑道。

“牛津街?好像听奥托梅冬说过,但是比起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更爱你的血,现在闻起来甜甜的。”

“你是狗吗?别老嗅我!”

“好甜……”

狄奥墨得斯咳了咳,珀涅罗佩专心致志看着窗外——当然窗外没有什么好看的。等两位几乎腻歪在一起的青年回过神时,帕特洛克罗斯羞红了脸,可阿喀琉斯却和个没事人似的,倒不是说他故意而为,而是他真的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直白表达自己心中所爱,有什么不对吗?

“下次不许这样了!”帕特洛克罗斯狠狠拍了一下始作俑者,下手很重但是很隐蔽。阿喀琉斯浑身一颤,不明所以地跟着一起坐回了女主人身边。

珀涅罗佩恰到好处地把握时机,在三位青年调整好状态的时候动作优美地扭回了头,耳边的鬈发轻轻颤动,红宝石耳坠隐约闪耀光芒。“我原本还担心介绍你们认识会很突兀,看来你们不仅认识,关系还很要好。请用茶,这是我娘家那边寄来的。”

“我不太喝得来茶。”阿喀琉斯没有动,只是垂下眼睛婉拒了女主人的好意。

“不太喝得来茶?”狄奥墨得斯往茶里倒了些奶精,端起托盘缓缓搅动。

“还是老样子,挑嘴得很。”帕特洛克罗斯赶紧帮忙圆场,在准备往杯里加方糖的时候,珀涅罗佩伸手按住了。

“这个茶直接喝比较好。狄奥墨得斯先生下一杯再试试看吧。”

“噢……”狄奥墨得斯有些尴尬地抬了抬杯子,红着脸低着头,笑着说,“抱歉,因为我喝茶都有加奶精的习惯……”

“我丈夫也是。”珀涅罗佩抿嘴笑了。

“这样……会很好喝。”狄奥墨得斯将茶杯放回茶几,不知为何发出了声响,为了掩盖自己行为的闪失,他决定把话题引向他不太熟悉的这位客人。“阿喀琉斯先生,我们见过的,在您的欢迎会上。”

“噢,其实那天来的人太多了,我记不清谁是谁。”阿喀琉斯很直爽地说道,耸了耸肩,狄奥墨得斯见状铁青了脸。“而且我几乎没有出入你们的圈子,人都很生疏。正是因为如此,珀涅罗佩夫人才建议由她来提携我一把,今天先来见见你们。”说完,阿喀琉斯很开心地看了帕特洛克罗斯一眼,像是在邀功一样。

“当然,当然,我很荣幸但是……”狄奥墨得斯抬高了下巴,眼睛看向别处,“或许您可以多和我们学习一下社交界的礼仪之类的,反正都是同龄人吧?我想。”

“论社交界的礼仪,我不如狄奥墨得斯,比如那种自命清高的样子,我怎么都学不来。”帕特洛克罗斯突然笑起来,狄奥墨得斯猛地扭头瞪他,“但是,阿喀琉斯这种不加掩饰的由内而外的傲慢更加致命,要不要学着狄奥墨得斯那样装装样子?”

“您是说我在假装傲慢?”

“我想帕特洛克罗斯先生分析的有点道理。”珀涅罗佩突然参与了话题。

“夫人……您……”

“依我看,帕特洛克罗斯是你们俩的结合体,发自内心的傲慢,发自内心地掩饰。”

“好像我是最差劲的一个。”

女主人甜美地笑了:“当然不,你们三个我都很喜欢,你们都可爱得要命,只是阿喀琉斯子爵更为罕见。你们也许不信,我见到他的时候,总觉得我被带入了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帕特洛克罗斯绷紧了神经。

“不是我们这个世界。但是感觉不坏,和他在一起,好像烦恼变少了。”珀涅罗佩将手放在腹部,抬头环视了一圈,又笑了起来。

阿喀琉斯手指支棱在唇边,闻言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一直盯着珀涅罗佩的红宝石耳坠不放。

“您不喝茶,要喝点别的什么吗?”

“不用,谢谢您。您的耳坠很美。”阿喀琉斯继续直勾勾地盯着。

帕特洛克罗斯和狄奥墨得斯也被对方的视线吸引,但是稍微礼貌一点地瞥了耳坠一眼,又垂下了视线。

“噢,是我丈夫前天送我的,作为末场演出的礼物。”

阿喀琉斯沉吟半晌,将手伸到珀涅罗佩耳边,手指摩挲了一下宝石。

“我觉得做成链坠会更美。在您胸前闪耀,像心脏跳动一样。”

阿喀琉斯冰蓝色的眸子带着迷人的笑意,珀涅罗佩一时间失了神。

“阿喀琉斯,你不喝茶,要不要吃点饼干?”帕特洛克罗斯察觉出了不对劲,小心翼翼地插嘴问道。

“我是来接你走的,帕特洛。”阿喀琉斯收回目光,眼角注视着帕特洛克罗斯,“我们下午还有事,能允许我们先行告退吗?”他问。

“既然如此,当然。”回过神的珀涅罗佩有丝慌乱地应道,“您才刚来没多久,欢迎下次再来好好做客吧。”

“有必要的话,会的。那么,再见,夫人,再见,狄奥墨得斯……先生。”

被冰蓝的眼睛寒光一射,狄奥墨得斯几乎晕厥,但他还是站稳了,阿喀琉斯金色的头发在他模糊的视线中一晃。

“我们走吧,帕特洛。”

走出了书房,阿喀琉斯就牵上了帕特洛克罗斯的手,他的体温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凉。“我已经提前和奥德修斯以及你的父亲说过了,我们可以直接走。”

“我父亲也同意了吗?”

“对于我来说这没有什么难处呀,人类嘛,很容易就被蛊惑。”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刚才也是,对夫人和狄奥墨得斯……”

“我可没做什么,只不过是让他们有点自知之明罢了。你父亲看不起我是个花钱买来的子爵,这些我可都知道。”阿喀琉斯回头做了个鬼脸,吐了舌头,长长的。

“你怎么知道?你会读心术吗?”

“不会,只不过他的眼神流露出了不屑。你们这些贵族心里想的鸡毛蒜皮的小事,还逃得出几百年历史的轮回吗?所以我才说人类真是无聊至极呀……”

帕特洛克罗斯低下了头,收住了脚步:“我还是去和奥德修斯先生还有父亲打个招呼吧,直接走太没礼貌了。”

“我以为你不会拘泥这些小节。”

“这是最基本的礼貌,阿喀琉斯。”

“我们走吧,别麻烦了。”

“我又不是吸血鬼,我是人类,阿喀琉斯!”帕特洛克罗斯有些粗暴地甩开了被强拉的手,阿喀琉斯愣在原地。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帕特洛克罗斯慌了神,他隐约看到阿喀琉斯眼底的怒意。

“我在门口等你。”

这个时候,安提洛科斯气鼓鼓地从耳房走了出来,奥托梅冬心情极好地跟在他身后。

“你又惹我们的安提洛科斯管家先生不开心了?”

奥托梅冬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哎呀,哪有,这不是相处融洽嘛?”

“我的主人在哪里?”安提洛科斯在门边站好,没有看那两个异类。

“我会努力给小狼顺毛的……快到我这边来呀,小狼。”奥托梅冬留在阿喀琉斯身边,笑盈盈地冲安提洛科斯招手。阿喀琉斯噗嗤嗤地笑。

“这里是奥德修斯先生的住宅,我们都是客人,尤其我和你还是下人,请你放尊重点。”

“哼……这里又没人,人类真是到哪儿都装腔作势,你的小主人怎么还没出来?”

“来了。”阿喀琉斯望眼欲穿,“好了,我们走吧。”

【TBC】

墨千色

【阿帕AU】Weary World ⅩⅩⅩⅩⅣ

好久没写了x

比起论文,写这个真是太开心了好吗!



『ⅩⅩⅩⅩⅣ.』共事的开始

帕特洛克罗斯醒来时,自己正好好地躺在床上,那只偷偷跑来的小猫不见了,窗户微微开着,窗帘被风吹动。

“少爷,我可以进来吗?”布里塞伊斯在门外。

“安提洛科斯呢?”帕特洛克罗斯翻了个身。

“老爷和管家先生已经在门口等您了……”

“等我?门口?要去哪里?”

“要去奥德修斯先生家。共进早餐。”

“什么……什么呀!”

太莫名其妙了!

马车辚辚驶到奥德修斯家门口时,准好八点半,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帕特洛克罗斯在这里见到了即将与他一起共事的狄奥墨得斯,并在早餐过后被带去了书房。

“所以……你经常出入他家,...

好久没写了x

比起论文,写这个真是太开心了好吗!



『ⅩⅩⅩⅩⅣ.』共事的开始

帕特洛克罗斯醒来时,自己正好好地躺在床上,那只偷偷跑来的小猫不见了,窗户微微开着,窗帘被风吹动。

“少爷,我可以进来吗?”布里塞伊斯在门外。

“安提洛科斯呢?”帕特洛克罗斯翻了个身。

“老爷和管家先生已经在门口等您了……”

“等我?门口?要去哪里?”

“要去奥德修斯先生家。共进早餐。”

“什么……什么呀!”

太莫名其妙了!

马车辚辚驶到奥德修斯家门口时,准好八点半,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帕特洛克罗斯在这里见到了即将与他一起共事的狄奥墨得斯,并在早餐过后被带去了书房。

“所以……你经常出入他家,并且处理他的全部信件?”

“如您所见,是的。”狄奥墨得斯笔没有停,带着一丝得意地回应道。

“真是不可思议。可是,这怎么可能?总有比较机密的信件不会交给别人处理吧?”帕特洛克罗斯站在桌角,斜着眼睛想看清被压在墨水瓶下的来信地址,但被狄奥墨得斯挡住了。

“机密,不得偷窥。”他说。

“我们不是即将一起工作了吗?”帕特洛克罗斯有一丝难堪地问道,语气带着强烈的不满。

“虽是这么说,”褐发青年理所当然地微微一笑,将额前垂下的发丝撩到脑后,“但是你只能做我给你安排的工作,换句话说,你是我的下属。”

这句话帕特洛克罗斯已经听了无数次了,好像这是狄奥墨得斯唯一能够在他面前炫耀的资本似的。翻了个白眼,帕特洛克罗斯决定出去走走,于是说:“我去看看爸爸和奥德修斯先生在谈什么。”

“奥德修斯先生不是让你和我待在一起吗?”

“你现在就要用上司的语气命令我?我们还没开始工作呢。”

“今天奥德修斯先生叫你来,就是让你先跟着我熟悉工作的呀,明天直接上班,你不熟悉流程,会很麻烦。”

“你不是不让我看信件吗?都是机密,不得偷窥。”帕特洛克罗斯背靠着门,一脸烦躁地看着桌前突然手忙脚乱的人。

“虽是这么说,”狄奥墨得斯又撩了撩头发,似乎他在漫不经心和慌张窘迫时都会这么做,“那么我先看看有什么无关紧要的信件可以交给你处理……”

“别装神弄鬼了,这里的所有信件都无关紧要!”帕特洛克罗斯大步流星地踏步到桌边,一把抢过狄奥墨得斯手头的信纸,大咧咧地读了起来,“‘《费德尔》演出精彩至极’……‘再次感谢’……你看看,这种客套到烂熟的句子也能算机密吗?喂……你?你怎么了?”

当帕特洛克罗斯重新面向狄奥墨得斯时,后者眼眶湿润,怒目圆睁地瞪着帕特洛克罗斯,抿紧的嘴唇甚至在剧烈颤抖。

“什……不是,我不是故意这么做的,你……你拿好。”恍惚间,帕特洛克罗斯来不及反应,慌慌张张将信纸塞回了桌面与墨水瓶之间,然后迅速地后退了几步,与神情怪异的狄奥墨得斯保持安全距离。“我只是,想好好熟悉流程,像你说的那样。”

狄奥墨得斯瞪着他几乎瞪了半分钟,之后沉静下来,拿起那张信纸,在空中挥了挥。

“这里当然没有机密。”

“啊……”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但是无论你也好,还是你那位让人讨厌的管家也好,都喜欢直直戳别人痛处,真的非常——非常让人讨厌!”

“你在说什么呀,狄奥墨得斯,你怎么突然变得像个爱哭的小姑娘似的……”

“你过来。这里的信件你随意翻看,都是一些客套往来敷衍应酬的没有意义的内容,但是明天工作中要处理的就不同了,总之,你先过来练练手。”狄奥墨得斯突然恢复了以往高高在上的姿态,端坐回书桌前,把文具一一摆好。“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吧,毕竟回答你烦人的问题也是我的工作之一。”

“那么……你的头发其实是金色的?”帕特洛克罗斯盯着狄奥墨得斯的发根问。

“什么?”褐发青年故作矜持地抬头微笑,眼睛却深不见底。

“没什么。请问,我该怎么处理这些信件?”

狄奥墨得斯看着帕特洛克罗斯走到自己身边,随手拿起了一枚火漆,反过来观察花纹。

“那是奥德修斯先生家族的家徽,回信后封口用。这里还有珀涅罗佩夫人的专属印章。”

“夫人的信件也由你……由我们来处理吗?”

“没错。她的观众朋友很狂热,经常会派送鲜花和点心上门。”

“好吃吗?”

“什么?你是说点心?好吃。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想你能够处理他们夫妇的私人信件,点心应该少不了你吧。”帕特洛克罗斯微微一笑,显得很友好。

狄奥墨得斯也放松地笑了笑:“夫人为了演出要节制饮食,奥德修斯先生本来就不喜欢甜食,所以……虽然很对不起夫人的狂热观众,但是他们送来的点心十有八九都进我的肚子里了。你要来点吗?”

“这里还有?”

“昨天送来的,你应该知道吧,牛津街那家超棒的定制甜品。”

“知道,我一直想要试试看。那么……谢谢。”帕特洛克罗斯接过狄奥墨得斯递过来的甜品盒子,从旁边取了一块粉色的蛋糕。

“有时候下了班我就直接来这儿,用过晚餐后坐在这里处理信件,如果太迟了,奥德修斯先生会留我住下。”

帕特洛克罗斯专心吃着小蛋糕,猝不及防被狄奥墨得斯的语调吸引,抬头看了他一眼。那模样就和坠入爱河的少女一样,帕特洛克罗斯以为自己看错了。

“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你很喜欢奥德修斯先生吗?”帕特洛克罗斯擦擦嘴角问。

“喜欢,为什么不?等你和他相处久了,你也会喜欢他。”

“你是为了他染发的吗?”帕特洛克罗斯犹豫半晌还是顺水推舟地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染发?”

“没什么。我可以再吃一块吗?这块饼干。褐色与金色混合的饼干不常见,我想试试。”

狄奥墨得斯瞥了他一眼。

“不是。吃完我们开始工作吧。”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