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狄奥尼索斯

738浏览    30参与
菠萝

普鲁塔克文集摘述(2)

【残篇】

“农神手里拿着镰刀工作,看起来就像粗鲁的克洛诺斯。留在身边手上成残的国君,是阿克蒙的后裔乌拉诺斯。”

——安蒂玛克斯(注:抒情诗人,约与苏格拉底同时代。)

“老年时要与爱情永久告别,阿芙洛狄忒讨厌年长的人。”

“赫克托个性耿直心无旁骛,只有猎犬是她喜爱的宠物。”

“死者的酒类和祭品,奉献给神明的颂歌,全都视为身外之物,唯有金发的阿波罗。”

“仅有阿波罗可使用称号福珀斯,要为人类提供需要和指示。”

——《欧里庇得斯残篇》

“我们的英雄酒神,进入庙宇用优雅姿势,这是伊利斯庄严圣地,随着公牛急速脚步。”(最后分两次唱叠句“高贵的公牛。”)

——《伊利斯妇女酒神颂歌》...


【残篇】

“农神手里拿着镰刀工作,看起来就像粗鲁的克洛诺斯。留在身边手上成残的国君,是阿克蒙的后裔乌拉诺斯。”

——安蒂玛克斯(注:抒情诗人,约与苏格拉底同时代。)

“老年时要与爱情永久告别,阿芙洛狄忒讨厌年长的人。”

“赫克托个性耿直心无旁骛,只有猎犬是她喜爱的宠物。”

“死者的酒类和祭品,奉献给神明的颂歌,全都视为身外之物,唯有金发的阿波罗。”

“仅有阿波罗可使用称号福珀斯,要为人类提供需要和指示。”

——《欧里庇得斯残篇》

“我们的英雄酒神,进入庙宇用优雅姿势,这是伊利斯庄严圣地,随着公牛急速脚步。”(最后分两次唱叠句“高贵的公牛。”)

——《伊利斯妇女酒神颂歌》

“命运不能刚愎自用或执迷不悟。”

“命运女神,国之栋梁。”

“伟大雅典之子奠定自由基石,巍然屹立不倒,历经千秋万世。”

“神圣而又光辉的丰收秋日,欢乐之神(狄奥尼索斯)使枝头长满果实。”

“他(阿波罗)的心地充满仁慈以及怜悯,始终对人类的种种恶行网开一面。”

——《品达残篇》

“(命运)她不愿意让任何人有第二次机会,秩序女神与劝说女神的好姐妹,预言女神的亲生女儿。”

——《阿克曼残篇》(前7斯巴达诗人)

“命运女神会与阿芙洛狄忒共享一切。”

——《米南德残篇》

“阿波罗喜爱的项目主要是运动和音乐,就让哈迪斯去享受悲哀和呻吟的颂歌。”

——《斯提西乔鲁斯残句》(公元前7,作品已近全部失传。)

“无论竖琴还是七弦琴都从不欢迎哀悼的人。”

“(神对)智者颁布难以理解的指示,就蠢货而言则是马虎的老师。”

“万古长存的神明创造的事物难逃覆灭的命运。”

——《索福克勒斯残篇》

“宙斯之子金发白肤的阿波罗,生命存亡寂灭是他的颂歌,太阳光线作为奏曲的琴拨。”

——《西辛努斯残句》(约与柏拉图同时代)

“美发的缪斯是神圣泉水的源头,用圣水洗涤身心尘垢…担任净身仪式的神圣卫士…她受万民恳求和祈祷,身穿未用金线缝制的长袍,大众前来参加神圣典礼,要从深受神明祝福的岩洞汲取清澈馥郁的神圣甘泉。”(这段似乎将缪斯当做占卜的赞助者和守护神,提到颁布的神谕在缪斯的帮助下充满诗歌和音乐的风格形式。)

“源自多里斯的女人,许配福珀斯·阿波罗,这两位是我的双亲。”(接位赫拉克利僭主的狄奥尼休斯自称是阿波罗的儿子,但很明显他有亲爹。)

“黑夜和春梦的主宰”(指阿波罗)

——《希腊抒情诗集》

“人只能做神可以宽恕的事。”

“保持安静,不要轻举妄动。”(此话是雅典人就西西里战事问的,阿波罗要他们去埃里什问雅典娜的一个女祭司,这位祭司的名字大概是“宁静”一类的含义。)

“无人知道我曾经到过阿非利加,赞许你有智慧前往放牧的家园。”(大概是叫那位著名的殖民者巴图斯继续前进利比亚的第二次指示,参看希罗多德。)

“需知道海洋和地面都没有中心,神明会在凡人当中隐藏身份。”(这大概是说阿波罗拒绝了希腊人调查关于德尔斐的那个神鹰或天鹅飞临大地中心的古老神话,他否认了这个说法。)

“了解耳聋者无法表达的情谊,听见沉默者没有声音的心意。”

——《德尔斐神谕残篇》

“还说她(雅典娜)面容的改变难以辨识。”(吹笛子的故事)

“他在脸部下方用皮带紧紧绑住,如同神庙四周配置耀眼的金饰。”(形容马西阿试图想办法遮掩自己吹奏难看)…“心情前所未有的极其激动。”(然而这样一来笛声难听,所以感到气愤。)

“我看到梳着紫色发辫的缪斯,将笔赐给这位律师。”

——《不明悲剧残篇》


【译本】

“最痛恨世人的神明。”(普本)

“在全体天神当众最为凡人厌恶。”(罗译本)

(注释引见伊利亚特9.159,但查阅原句实际意义甚至相反,普鲁塔克在引用此句大概是想说明阿波罗是个讨厌凡人的神明,然而荷马原句很明确是在讲哈迪斯被凡人讨厌。)


【罗马掌故】

(以下典故被普鲁塔克归类为罗马掌故,但大体来看很多应该是从希腊人那里继承的,在此摘抄一些应该属于希腊人的习俗。)

他们认为婚礼需要五位神的参与:大能的宙斯,大能的赫拉,阿芙洛狄忒,佩苏(peitho,说服女神)​和阿尔忒弥斯。在生产的阵痛中都祈求最后这位神明的帮助。

希腊人只要遭遇不幸,妇女​悲伤之余剪去长发,反倒是男子留的很长。

妇女在家中为称作【Bona Dea】的女神设置神坛,拿花朵盛开的植物做装饰,只除了使用桃金娘。

(注:这位女神相当于希腊人的Gyncaecea,弗吉利亚人说她是迈达斯王的母亲,罗马人说她是水泽女仙,嫁给福努斯,希腊人则说她是酒神狄奥尼索斯的母亲,只是不知道名字。)​

在德尔斐有一种称为“阿芙洛狄忒之墓”的小型雕像,他们在举行酹酒仪式的时候,召唤亡灵来此处暂息。

希腊人用一条母狗向赫克托女神献祭,由于古时候这种动物被视为不洁,因此不被用于祭祀天神,而是送给冥府女神赫克托做晚餐。斯巴达的风俗是宰杀小狗祭祀最血腥的神伊尼阿留斯。狗也严格禁止进入神圣的雅典卫城和提洛圣地。

常春藤被认为是一种不结果实的植物,对人类没有实质性贡献,因此在为奥林匹克诸神举行的仪式中所有装饰品都排除它在外,雅典的赫拉神庙和底比斯的阿芙洛狄忒神庙都不见它的踪影,然而在大多数为酒神狄奥尼索斯举行的仪式中(这些仪式大多于夜间举行)就会拿这种植物环绕在器具上面。

小孩不得在房间里面用赫拉克勒斯的名字发誓,光天化日之下反而可以。有人提到赫拉克勒斯不高兴留在室内,喜欢户外生活,夜晚睡在星空之下。或者说他不是一位本土的神明,而是​来自远方的来客,巴克斯也是从奈萨(注:吕底亚的一个小镇)前来的异国神明,同样不愿大家在屋顶下立誓。

无论哪一位神或者女神,只要他的特定职责是保护罗马,就禁止提到,询问或者说出这位神的名字。这项禁令与迷信有关,保护神的名字如果泄露会引起厄运。有位罗马作家曾经记载,他们用召唤和诱惑的方式影响神明,愿意脱离敌人来与他们住在一起。同时也害怕对手用这种方式,如法炮制对付他们。根据泰尔人(腓尼基城市)的说法,竟曾经用链条绑住供奉的神像。

(注:亚历山大围攻泰尔7个月,当地人士梦到他们的保护神阿波罗感到不满,要离开城市投奔亚历山大,于是泰尔人将这位神明视为捉回的逃兵,用一根黄金链条绑住他的雕像,钉在赫拉克勒斯的祭坛上。)


【希腊掌故】

雅典娜的女祭司在索利(可能是塞浦路斯或者西里西亚的某个城市)被称为“点火者”(hypekkaustria),之所以这么称呼她们是由于在本地她们经常负责举行辟邪改运的祭典仪式。

德尔斐神谕所的男性祭司被称为“执事”(hosioter)和“圣人”(the holy ones),他们负责向神明奉献牺牲。德尔斐一共有五位圣执事,他们一旦受选则终身可以享有这个职位(普鲁塔克应为其中之一),他们在很多事物方面要与皮提娅(神谕发布者)合作,并且参加圣仪,他们大多数出身杜凯里昂世家,完全来自一脉相传的继承。

德尔斐人也将“physio”这个月份称为“Bysios”,这是由于他们用b取代p,(如果以雅典的历法为参考从词根上来看这个月份可能是雅典农历中的四月份,名为“pyanopsion”,意思是吃豆月,此月按习俗用豆祭祀阿波罗,本月也有地母节。在公历中应该是10-11月期间。)本月也是请求发布神谕的月份,神明有求必应,并且该月第七天被认为是阿波罗神的生日,这一天被称为“polyphthoos”意即“多言之日”。当天会有很多人等着向神明请示,会颁布很多神谕。现在每个月都有诉求者前来请示神谕,但古时候的阿波罗女祭司每年只会在这一天给予答复。

亚哥斯人发丧以后要立刻向阿波罗奉献牺牲(也有很多学者认为是给冥王普路托,因为阿波罗不会接受丧葬之事。)过了三十天后向赫尔墨斯举行祭祀,他们相信如同土地接受死者一样,赫尔墨斯要使灵魂在地府有归属。

特内多斯岛(爱琴海东北部)居民禁止笛手进入特尼斯的祠堂并禁止任何人在里面提到阿克琉斯的名字。这是由于据说特尼斯的后母对他提出不实指控,控告特尼斯想与她发生关系,笛手摩尔帕斯事先串通做伪证,因此特尼斯逃到特内多斯投奔他的姐妹,可能是由于这个缘故。(参阅阿波罗多罗斯《史纲》3.23-26)至于阿克琉斯,据说是由于他母亲忒提斯曾经用严厉的口吻禁止他杀死特尼斯,因为这个少年很受阿波罗的喜爱。她特派一位仆人监视阿克琉斯提醒他。特尼斯的姐妹是位美丽的少女,阿克琉斯去追逐她,特尼斯上前保护,少女虽然安全逃脱,但是特尼斯仍旧被阿克琉斯杀害,他倒毙之后阿克琉斯认出他的身份,怒而拔剑砍下仆人的头,因为他没有提醒他不可杀害对方。

波提亚(色雷斯境内城市)少女在跳舞的时候会唱一首名叫“回到雅典”的歌曲,这是由于古时候克里特人为了履行誓言,把一群男子当做神圣祭品送到德尔斐,然而到达之后发现这里基本无法供给生存,因此他们离开德尔斐寻找殖民地,他们首先到达Iapygia开垦,然后占领波提亚。这群人中就包括一部分雅典人,看来很早以前雅典人将一些年轻人当做贡品送进米诺斯后并没有被杀害,而仅仅是作为仆人,并被克里特人视为本地人,也包括在了送往德尔斐的团体中。后来这些人的女儿想起祖宗流传下来的家世,习惯上会在祭典上唱回到雅典的歌曲。

雅典人通常将Boedromion月的第二天略过不提,因为这一天是雅典娜与波塞冬发生争执的日子,通常这一天避免在家中与亲人发生口角,最好大家忘记有这么一回事。

据说斯巴达人根据来自德尔斐的指示创建了他们自己的法律。(可能就是指前7世纪《战歌》中提到的那些内容——​“这位银弓之神,金发的阿波罗所垂青的领袖,从神庙中得到如下答复: 国王应该尊从神意,统治元老院。可爱的斯巴达是神委托给国王统治的,神会给你们经年的丰收。元老院的男人们应该遵从正义的法律,他们应该说话公平,处事公正,不能给城邦任何欺诈性的建议。如此,你们将走向胜利和强盛,这就是福珀斯在这件事上给这个城邦的启示。”)

札琉库斯制定的法典之所以会受到洛克瑞斯人的喜爱,是由于他宣布雅典娜不断在他面前出现,经过她的指示完成立法工作,他自己可以说毫无建树。(大约前6世纪立法者,据说为洛克瑞斯人制定了第一部希腊的法律,虽然法律条款严酷,但还是被意大利和西西里的一些城邦采用。)


【埃及的神】

塞埃斯的雅典娜的雕像被埃及人当做伊西斯,底座上面刻着文字:“我执掌古往今来一切事物,长袍庇护世间所有所属。”

(埃及人似乎喜欢将外来的女神通通视为伊西斯,德墨特尔,阿尔忒弥斯都曾在埃及被视为伊西斯。前文普鲁塔克还提到埃及人又称伊西斯是赫尔墨斯或者普罗米修斯的女儿,希罗多德则提到埃及人说德墨特尔是伊西斯,阿尔忒弥斯是她和奥西里斯的孩子,实在不知道到底他们觉得谁是伊西斯…后文普鲁塔克劝告不要相信埃及人嘴里天花乱坠的的胡言乱语,以为确实颇有道理。)

塞埃斯的雅典娜神庙里大厅还刻着一个婴儿和一个老人,跟着一头老鹰再接下来是一条鱼,最后是河马。意义如下:“来到世间的人可以离开了,神痛恨无耻之徒。”

(最早的手抄本脱漏到只有“神的痛恨…可以离开了。”注释得知此句为亚力山卓的克里门补全。)

埃及人所用的称谓,像是同心协力的阿波罗,善恶两元的阿尔忒弥斯,每周一轮的雅典娜和第一个立方体的波塞冬…(本人完全没有看懂这段话的意思,仅做摘录,如有解释望能告知。)

埃及人说是太阳知道盖亚和克洛诺斯交配之事就对盖亚发出诅咒,无论何年何月都无法生下一个孩子,赫尔墨斯又对盖亚产生爱慕之情,与她结做配偶。他们谈起奥西里斯诞生第一天,就宣布他是领导万物走向光明的主神,特别说起听到从宙斯神庙中发出话语大声宣布强大仁慈的国王奥西里斯已经来到人世。第二天是阿鲁埃里斯的生日,他们将他称为阿波罗,也有人认为他是荷鲁斯,第三天是提丰,第四天是伊西斯,第五天是尼弗齐斯,他们还给她起了一个终结者的名字,也有人叫她阿芙洛狄忒或胜利女神。(罗马典故篇中也提到胜利女神维纳斯)

这流传已久的神话说奥西里斯和阿鲁埃里斯来自太阳,伊西斯来自赫尔墨斯,提丰和尼芙齐斯来自克洛诺斯,其中尼芙齐斯成为提丰的妻子,伊西斯和奥西里斯相爱,没有出生之前在黑暗中盖亚的子宫里成为夫妇,阿鲁艾利斯出自这次结合,只是埃及人称他荷鲁斯,希腊人叫他阿波罗。

毕达哥拉斯学派人士用神明修饰数字和几何,他们将等边三角形称为雅典娜,因为她从头顶出生并且是第三胎,普通三角形被三条垂直线平分。一这个数字被他们称作阿波罗,由于他讨厌复数,因为只有独一无二才能被统合。


【德尔斐的E字母】

这件事不仅与他有关,更涉及狄奥尼索斯,特别是阿波罗使用狄奥尼索斯这个别名,在德尔斐享有的声名不下于他的本名…这些都要归功于他放弃命中注定的图谋和动机,经历以本人为模式的变形…将他称为阿波罗出自他独来独往的性格和地位,获得福珀斯的头衔则在于他的纯洁和无暇,等到他变成风,水,地球和行星,进入植物和动物的时代交替中,采纳不同的外观。世人将狄奥尼索斯,扎格留斯,泰克提留斯和伊索迪底这些名字通通按在阿波罗头上,因为这些都代表毁灭和消失。艺术将阿波罗描述为青春永驻的少年,狄奥尼索斯则有不同的外形和面貌,一般而言他们这样做主要归功于阿波罗的生活习性:他如此的单纯简朴,井然有序和严肃自律,狄奥尼索斯则是结合嬉戏,任性,真诚和激情产生虚实无常的景象…一年之中大部分时间要奉献牺牲并唱凯旋之曲,只在冬天进行狂热的合唱,其他时间都用阿波罗的颂歌。

(除了普鲁塔克,其他与他同时代的文献也或多或少有提到阿波罗与狄奥尼索斯的这种混淆关系。这一时期无论是希腊人还是罗马人似乎都以为狄奥尼索斯是阿波罗的某个别名,而把狄奥尼索斯叫做巴克斯。这种混淆关系其实可能正是来源于德尔斐地区,由于德尔斐神庙除了阿波罗实际上还祭祀狄奥尼索斯,古时候的说法主要是狄奥尼索斯在阿波罗离去的时候代替他发布神谕,长此以往大概被认为是一个神了。普鲁塔克生活的时间大概正处于一个罗马多神教正逐渐向一神教演化的年代,他在文集中也提到一神化是我们宗教的必然改变。)

临时约法

哲学其实就是换了一种说法的先知,哲学家都是预言家,哲学家可以预言人类几千年之后的发展,思想超脱于数代,就像预言——你当时永远不能明白他在讲什么,直到设身处地才懂得,那个预言者的眼睛看的有多么远。

(德尔斐铭文:一望千远的阿波罗神)

所以阿波罗以及狄奥尼索斯能引导哲学的诞生,因为他们本身是预言神,因为哲学本质就是先知的学问,这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智慧,希腊人也因此说“宙斯和阿波罗才是聪慧,能明白世间万事的。”他们还将“认识你自己”刻上德尔斐的门楣。

因此…“女神啊,你将得到他做先知,使他的传者,他传者的传者,永远继承和弘扬这门爱智慧的先明学问。”…就一点也不奇怪。

哲学其实就是换了一种说法的先知,哲学家都是预言家,哲学家可以预言人类几千年之后的发展,思想超脱于数代,就像预言——你当时永远不能明白他在讲什么,直到设身处地才懂得,那个预言者的眼睛看的有多么远。

(德尔斐铭文:一望千远的阿波罗神)

所以阿波罗以及狄奥尼索斯能引导哲学的诞生,因为他们本身是预言神,因为哲学本质就是先知的学问,这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智慧,希腊人也因此说“宙斯和阿波罗才是聪慧,能明白世间万事的。”他们还将“认识你自己”刻上德尔斐的门楣。

因此…“女神啊,你将得到他做先知,使他的传者,他传者的传者,永远继承和弘扬这门爱智慧的先明学问。”…就一点也不奇怪。

hanruina

慎独重德   “不务正业”   沉静和幸福  融进骨肉的思念和爱情
1 是陈先生简历上的字,觉得很好,足以表达心中的先生模样。2 是NA近来,如此自觉自尊之人,竟也一点不觉一丝愧疚,看到讲“每个人都有享受自己的快乐方式,当然可能不务正业也是写在基因里的”,想要靠近彼此是情侣间的共性,我认为人本就是感性动物,因为这是创造产生美好事物的根源。这一点而言,我认为NA是值得称赞的,嘿  3 是陈先生希望的NA“明天”的状态,重心放在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上,先生会少些愧疚,我理解先生,但决不轻 “爱” 一丝一毫,只能是以此为根,生枝长桠。4 是我心...

慎独重德   “不务正业”   沉静和幸福  融进骨肉的思念和爱情
1 是陈先生简历上的字,觉得很好,足以表达心中的先生模样。2 是NA近来,如此自觉自尊之人,竟也一点不觉一丝愧疚,看到讲“每个人都有享受自己的快乐方式,当然可能不务正业也是写在基因里的”,想要靠近彼此是情侣间的共性,我认为人本就是感性动物,因为这是创造产生美好事物的根源。这一点而言,我认为NA是值得称赞的,嘿  3 是陈先生希望的NA“明天”的状态,重心放在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上,先生会少些愧疚,我理解先生,但决不轻 “爱” 一丝一毫,只能是以此为根,生枝长桠。4 是我心中的先生和我“明天”的存在,也是先生说的,爱情是我的永恒要求,没有转化和“升华”。
先生不爱与他人讲话,不是内向,只是自己明辨是非和知己喜好棱角分明,也是NA觉得珍贵之处。但也还是想,每天多和先生叨念生活中所见所闻的细碎之事,久了兴许先生也会多一分注意“周边”了呢,NA也多份安心。同样的风景,人各有异,感受都代表了自己的性格和内心世界,这也是和先生相互了解的方式,毕竟这就是这份“爱”最初的起源呢!没有条件干扰。
一下觉得能力的高低,可以体现在对自由的把控上。沉静下来,我觉得我可以慢慢摸索到了,无论周遭环境如何喧嚣躁动,将心安置一个“祥和”的氛围,什么就也都迎刃而解了,因为毕竟“爱”在那里啊,一动不动,永不消失。先生不允许想很多啦,那就这样
Mr.C❤NA(己亥年5.20)

月光

我是没有颜色的色彩,我奔跑在白色的纸张上,

你看不见我在你眼前的存在,看不见我痛苦的挣扎,看不见我拼命的释放……

我是白色……疯跑着的白色

我是没有颜色的色彩,我奔跑在白色的纸张上,

你看不见我在你眼前的存在,看不见我痛苦的挣扎,看不见我拼命的释放……

我是白色……疯跑着的白色

-Cedric-

昨天#希腊神狗狗#设定的后续!

这次有Artemis&Apollo双胞胎姐弟金毛、哈士奇小酒神和猎狐犬Eros❤️

Artemis和弟弟Apollo一样是金毛,常常头戴金冠发箍,虽然毛色没有弟弟那样亮丽但很顺滑光泽。非常在意形象的维护,很喜欢洗澡,如果被偷看到会非常非常生气。和弟弟都很喜欢弓箭,会在一起练习。双胞胎都很敬重和爱戴他们的母亲Leto。此外,Artemis虽然没大多少,但很有当姐姐的责任心,特别是在维护弟弟Apollo的自尊心方面非常上心x两只会在一起互相清理毛发

Dionysus是一只年轻的哈士奇,头上常常戴有葡萄叶冠。因为总是在喝葡萄酒所以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刻,不过尽管晕乎乎的...

昨天#希腊神狗狗#设定的后续!

这次有Artemis&Apollo双胞胎姐弟金毛、哈士奇小酒神和猎狐犬Eros❤️

Artemis和弟弟Apollo一样是金毛,常常头戴金冠发箍,虽然毛色没有弟弟那样亮丽但很顺滑光泽。非常在意形象的维护,很喜欢洗澡,如果被偷看到会非常非常生气。和弟弟都很喜欢弓箭,会在一起练习。双胞胎都很敬重和爱戴他们的母亲Leto。此外,Artemis虽然没大多少,但很有当姐姐的责任心,特别是在维护弟弟Apollo的自尊心方面非常上心x两只会在一起互相清理毛发

Dionysus是一只年轻的哈士奇,头上常常戴有葡萄叶冠。因为总是在喝葡萄酒所以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刻,不过尽管晕乎乎的看起来很好相处,其实却是个超级火爆脾气。喜欢躺在神庙里喝酒晒太阳,没有什么作为主神大型犬的包袱。有相当多的追随者,和Apollo有一些观点不合偶尔会一起打打嘴炮,但很少真的发生矛盾。

Eros是一只英国猎狐犬,棕色处毛色比较深,而且相比于普通的猎狐犬,在胸口有一块特别的爱心型深色毛发。有一对轻盈的羽翼,能够飞来飞去。虽然看起来还是只小奶狗,但其实年纪已经非常大了,辈分和天父拉布拉多宙斯一样大,不过脾气很熊孩子。因为持有爱情弓箭报复瞧不起自己的Apollo,两只之间持续很久都有矛盾。Eros基本一直是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x❤️

眼 滅

写的第一本书


《耶梦嘉德》分为三个部分,《梦》、《一个希腊人的自白》、《人类史诗》,顺序讲述了耶梦加德成为落寞孤寂的救世主的故事。塑造了主角耶梦嘉德--一把破开重围,不被绝望压迫的,浴血孩童一般不顾一切找寻真相的尖刀。

有一丢丢锤基,我感觉我对这对神真的很温柔。

链接⬇️
https://read.douban.com/ebook/51363337/

如果有人支持真的很开心啦。


《耶梦嘉德》分为三个部分,《梦》、《一个希腊人的自白》、《人类史诗》,顺序讲述了耶梦加德成为落寞孤寂的救世主的故事。塑造了主角耶梦嘉德--一把破开重围,不被绝望压迫的,浴血孩童一般不顾一切找寻真相的尖刀。

有一丢丢锤基,我感觉我对这对神真的很温柔。

链接⬇️
https://read.douban.com/ebook/51363337/

如果有人支持真的很开心啦。

老王你家香火熄了

【随笔/bg/希腊神话风】永远之酒

    又是一年仪式之日,女人们瞒着丈夫和孩子妆扮,在街上聚集并且前往野外。她们带着活的牛羊和美酒,这些可怜的畜生不晓得自己将遭受比平时更加凄惨的命运,被那些柔软的手硬生生地扒去皮肉嚼碎,而不是在热火的炙烤下普通地死去。
    她们的脸上都是平日在家中无法表露的兴奋与欲望,歌颂酒!这玩意儿让一切都有了宣泄的出口。
    然而,一旁人群中的某位少女不屑与他们为伍,她自诩是能够克制自己的苦修派,每年在这欲望的放纵之时总是绷着一张脸,紧紧地压抑着自己的愤怒。酒神的仪式总是不堪而混乱的,像是对世俗秩序的狂傲挑战,...

    又是一年仪式之日,女人们瞒着丈夫和孩子妆扮,在街上聚集并且前往野外。她们带着活的牛羊和美酒,这些可怜的畜生不晓得自己将遭受比平时更加凄惨的命运,被那些柔软的手硬生生地扒去皮肉嚼碎,而不是在热火的炙烤下普通地死去。
    她们的脸上都是平日在家中无法表露的兴奋与欲望,歌颂酒!这玩意儿让一切都有了宣泄的出口。
    然而,一旁人群中的某位少女不屑与他们为伍,她自诩是能够克制自己的苦修派,每年在这欲望的放纵之时总是绷着一张脸,紧紧地压抑着自己的愤怒。酒神的仪式总是不堪而混乱的,像是对世俗秩序的狂傲挑战,理智的姑娘厌恶这种挑战。
    “狄俄尼索斯允许我们这样做!”她的母亲同样也是酒神的崇拜者。
    听了这话,少女忽然有了一丝冲动。
    她想要要拿起双刃的短剑和坚固的神盾,找到那名为狄俄尼索斯的罪神,让他在短暂的悔悟与绝望中被她杀死,这一定是被允许的伟大之举。
    于是她向奥林匹斯的众神祈祷,请求降下足以杀死神明的武器。
    赫拉憎恶狄俄尼索斯,这位嫉妒的天后在心里永远燃烧对丈夫外遇的孩子的恨,她听到了名为艾妮索亚的少女的祈祷,这祈祷正合她意。
    夜晚,这座城镇所有的女人都不在家,只有艾妮索亚一人独自沉睡。
    赫拉在艾妮索亚的梦中面前降临,她白皙如象牙的双臂轻轻地抚摸艾妮索亚的脸颊,递给她一柄火红色的双刃短剑,以及半人高的兽脸之盾。她用她那充满威严与智慧的声音对艾妮索亚嘱托:“我亲爱的姑娘,用这盾挡住狄俄尼索斯朝你泼来的酒,用这短剑刺进他坚硬的胸膛。
    艾妮索亚从梦中惊醒,她仔细记住了赫拉的话,拿起剑和盾,乘着夜色逃出家门。
   
    她跑出黑暗的城镇,用自己细嫩的双腿跑出杂草丛生的荒野,她原本孱弱的躯体在神的恩赐下变得强壮而有力,她感到自己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她看到荒原外的火光。
    女人们在火与酒的燃烧下舞蹈歌唱,她们个个神色癫狂,手捧或生或熟的牛羊肉,粗鲁不堪地啃食着,有的人甚至嘴上鲜血淋漓,像是从某个原始部族流浪而来的族群,在酒的狂夜中尽情释放。
    她看到酒神狄奥尼索斯就在她们的中央,女人们扑上去亲吻他的脚趾。那是个昳丽少年,他的容貌像是人欲望的具现一般,在火花的照耀下夺人心魄,可他的动作粗鲁又野蛮,随意地拿起酒往女人们脸上泼洒,像是对待友人又像是对待牲畜。
    艾妮索亚的心里涌上一股强烈的愤怒与憎恨,这股情感像是酒一样驱使着她冲进人群,到达中央。不过事实上,周围的所有人都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有人在乎她的到来。
   
    酒神狄奥尼索斯站立在火上面,他的手里捧着那闪着光的酒液。
    “我知道你。”他用眼角看着艾妮索亚。“某个信徒的孩子,从没尝过酒味的愚蠢的自制者。”他说完,放声狂笑起来,可这让他看起来更加迷人。
    艾妮索亚掏出自己身后背着的盾,防止他朝她泼洒酒液。
    “哦!”少年神用惊讶的眼神看着盾。“没想到,那头年老色衰的母龙居然将这个东西给了你,很好,她想要杀死我的决心我已经完全领教到了。”
    艾妮索亚对他的每一句话都报以漠然的藐视,她环顾四周,寻找合适的下手机会。她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她的母亲身上挂着的衣裳正摇摇欲坠。艾妮索亚没有给出一点反应。
    于是她掏出短剑。
    狄奥尼索斯看见了她的姿势,一时间居然忍不住笑出声:“愚蠢的姑娘!这把短剑居然被那丑陋的天后交给你!天哪,看来我的死期将近。”
    语毕,他张开双手,像是走下神坛的使者一般,火舌舔舐他的脚底,他的面容在橘黄中闪耀,他维持着端庄的姿态和粗野的笑容,神的光辉在他的背后一闪而过,欲望与美的交融让周围的信徒狂热地喊叫起来。
    艾妮索亚冷着一张脸,用剑尖对准了少年神。
    那些信徒像是没有看到她的姿态一样,自顾自地膜拜着狄奥尼索斯。
    “我的小女孩,我的冷酷美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狄奥尼索斯站在剑尖前,漫不经心地注视着她的眼睛,半晌。“可惜了,你永远不能杀死我。”
    艾妮索亚无视了他的任何语言,此刻只有强烈的憎恶爬满她的内心,她只想杀了狄奥尼索斯,这欲望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可怕。
    “来吧。”狄奥尼索斯的眼神和语言都对她这么说。
    艾妮索亚往前。
    一步。
    两步。
    狄奥尼索斯看着她,眼里是期待和鼓励交织的火焰。
    三步。
    四步。
    五、六、七……
    那双刃的剑已经完全没入狄奥尼索斯的胸膛,艾妮索亚已经可以看到血液从创口漏出,只要她一拔,神血将喷涌不止,一直到狄奥尼索斯的死亡。艾妮索亚第一次有了表情,她睁大眼,这是喜悦。
    她很快乐。
    而被刺破胸膛的神,狄奥尼索斯此刻,正用贪婪和爱怜的眼神注视着面前已然满足的姑娘,他从她的眼睛往里面看,一直看到她的心的深处,看到她那被戒律捆绑的心,以及心里的欲望。那真是美酒啊。酒神这么想。美酒,在这样的姑娘心里流淌,更有芳醇喷香的滋味,让他忍不住想要吮吸那酒液,快快乐乐地放纵。
    “我真爱你,我恐怕我爱上你了。”狄奥尼索斯用痴迷般的目光看着艾妮索亚。
    他握住艾妮索亚的手,像是情人的求爱一样,帮助她把剑拔了出来。
    艾妮索亚期待地看着剑下。
    但那狄奥尼索斯的胸腔是一片空洞,里面什么也没有。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周围的信徒看到这一幕,更加癫狂地唱起乱七八糟的歌儿,更有人哭着朝狄奥尼索斯爬过来,像是祈祷又像是见了肥肉的饿鬼。狄奥尼索斯轻轻一脚踢在那女人的脸上。
    艾妮索亚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狄奥尼索斯看着她,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轻笑出声。
    “这真是太妙了,我的爱人。”酒神拉着艾妮索亚的手,并且把它放在自己的胸口。“来,为我盛上你的酒……”
    艾妮索亚的手指擦过少年冰冷的肌肤,手指触碰到那片漆黑深邃的空洞。她突然本能地感到恐惧,想要挣脱开来,但酒神死死地抓紧了她的手。
    艾妮索亚把整只手都放了进去。
    “啊……”狄奥尼索斯闭着眼,发出一声轻轻的舒服喟叹。“让我喝……这是对我的情感……它可真是激烈,你的杀意像是要把吞没,你的杀意,你的欲望。”
    艾妮索亚怔怔地望着酒神。
    狄奥尼索斯伸出手,按在她的胸口。
    “你的酒。”
    说完这句话,酒神狄奥尼索斯突然消失在空中。

    艾妮索亚很害怕。
    她说不清楚哪儿害怕,只是感到自己的心中多了一块什么。
    她撇开那群还在狂欢的人,跑回了自己的家中。

    随后的几年风平浪静,酒神的仪式在这座城市开始不再流行,一切都中规中矩地继续下去。
    没人记得那个晚上艾妮索亚杀死了酒神。
    “艾妮!我带了葡萄酒。”只是周围的人们仍旧离不开酒,他们仍旧像旧日一样喜爱这种液体,享受着它带来的放纵与快感。
    “不用。”艾妮索亚比以往更加厌恶见到酒。她的父亲耸耸肩,把葡萄酒搬到地窖里去。
    艾妮索亚摸摸自己的胸口,今天她的胸口一直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像是有什么液体在里头涌动一样,她的情绪格外激动又焦躁不安。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
    她睡在了床上。
    突然间的,她的梦开始变得奇怪。她梦见一个熟悉的美少年,身上不着寸缕地朝着她走来,姿态端庄而神情粗鲁,像猛兽那样想要将她吞吃入腹,又像神的使者那样高贵矜雅。她知道这是谁,她知道的很。于是她转头朝他的反方向奔跑,一直一直奔跑,在完全漆黑的梦境里,她一次也没有回过头,但却清楚那个神明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你没有办法跑掉。”一个属于少年的声音在远远的地方传过来。
    她奋力奔跑。
    “你没有办法跑掉。”那声音变近了。
    艾妮索亚却突然看到了道路尽头的亮光。
     “你没有办法跑掉。”那声音就像是在她的身后。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朝道路尽头跑去,跑去。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追上时,她跳进道路尽头的光亮中。
    她喘着气,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那声音消失了。狄奥尼索斯。她默念酒神的名字。狄奥尼索斯。

    一双手环住她的胳膊,从背后。
    “我说了,你没有办法跑掉。”少年低低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喷出炽热的气息。艾妮索亚僵硬地回过头。
    她的口舌被蛇一样的酒气擒住,湿哒哒地缠绕在她的口腔中。
    “请你品尝这美酒,狄奥尼索斯,永远之酒。”

————————————————————————

随笔,灵感来源于酒神仪式
狄奥尼索斯是美少年,不接受异议

kzshh

一首可爱的小诗

它们会再来,再度地来临吗?
那些漫长、漫长的歌舞,
彻夜歌舞直到微弱的星光消逝。
我的歌喉将受清风的沐浴?我们的白足
将在迷蒙的太空中闪着光辉?
啊,绿原上奔驰着的麋鹿的脚
在青草中是那样的孤独而可爱;
被猎的动物逃出了陷阱和罗网,
欢欣跳跃再也不感到恐怖。
然而远方仍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有声音,有恐怖,更有一群猎狗
搜寻得多凶猛,啊,奔驰得多狂悍
沿着河流和峡谷不断向前——
是欢乐呢还是恐惧?你疾如狂飙的足踵啊,
你奔向着可爱的邃古无人的寂静的土地,
那儿万籁俱寂,在那绿荫深处,
林中的小生命生活得无忧无虑。

它们会再来,再度地来临吗?
那些漫长、漫长的歌舞,
彻夜歌舞直到微弱的星光消逝。
我的歌喉将受清风的沐浴?我们的白足
将在迷蒙的太空中闪着光辉?
啊,绿原上奔驰着的麋鹿的脚
在青草中是那样的孤独而可爱;
被猎的动物逃出了陷阱和罗网,
欢欣跳跃再也不感到恐怖。
然而远方仍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有声音,有恐怖,更有一群猎狗
搜寻得多凶猛,啊,奔驰得多狂悍
沿着河流和峡谷不断向前——
是欢乐呢还是恐惧?你疾如狂飙的足踵啊,
你奔向着可爱的邃古无人的寂静的土地,
那儿万籁俱寂,在那绿荫深处,
林中的小生命生活得无忧无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