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狄金森

487浏览    35参与
Mapko-Q的小屋

我若知道第一杯是最后一杯

狄金森


我若知道第一杯是最后一杯

我就该细细品尝

我若知道最后一杯是第一杯

我就该一饮而尽


酒杯啊,你有过错

嘴唇并未骗我

不,嘴唇,错全在你

幸福才是罪魁祸首


我若知道第一杯是最后一杯

狄金森


我若知道第一杯是最后一杯

我就该细细品尝

我若知道最后一杯是第一杯

我就该一饮而尽


酒杯啊,你有过错

嘴唇并未骗我

不,嘴唇,错全在你

幸福才是罪魁祸首


Mapko-Q的小屋
灵魂需有几多坚忍 才足够承载...

灵魂需有几多坚忍

才足够承载

一个渐近的足音

一扇门的开启


——狄金森

灵魂需有几多坚忍

才足够承载

一个渐近的足音

一扇门的开启


——狄金森

Mapko-Q的小屋

灵魂需有几多坚忍,

才足够承载

一个渐近的足音

一扇门的开启

……

晚安。 ​​​

灵魂需有几多坚忍,

才足够承载

一个渐近的足音

一扇门的开启

……

晚安。 ​​​

Mapko-Q的小屋
没想到今天,在这样一个漫不经心...

没想到今天,在这样一个漫不经心的夜晚,又遇到了这首诗。而从前,我并不知道它是狄金森的诗。

时间仿佛倒退了3年半,那个时候的我还有着一种追求决绝的孤傲,然而现在,只想温柔的对得起一切。没有了那时的心境,看到这首诗的时候也少了许多锋芒。但是,我相信,这就是一条命运的线吧,穿越时空连接着现在与过去,相遇的会再相遇,其实,我们从未失去过什么,它们只是藏起来了,在某一个特定的时刻,某一个命运的路口再次相遇。

你想要的,并不在过去,而在未来,在一个逆光中,在一个温柔了岁月的窄巷口,微笑着,等你。

没想到今天,在这样一个漫不经心的夜晚,又遇到了这首诗。而从前,我并不知道它是狄金森的诗。

时间仿佛倒退了3年半,那个时候的我还有着一种追求决绝的孤傲,然而现在,只想温柔的对得起一切。没有了那时的心境,看到这首诗的时候也少了许多锋芒。但是,我相信,这就是一条命运的线吧,穿越时空连接着现在与过去,相遇的会再相遇,其实,我们从未失去过什么,它们只是藏起来了,在某一个特定的时刻,某一个命运的路口再次相遇。

你想要的,并不在过去,而在未来,在一个逆光中,在一个温柔了岁月的窄巷口,微笑着,等你。

Mapko-Q的小屋

我为什么爱你,先生 ?

狄金森


我为什么爱你,先生? 

因为 

风不祈求青草 

回答,他经过时 

她为何摇摆不定 


他知道——而你 

却不知 

我们并未 

足够了解 

顺其自然的智慧 


闪电从不问眼睛 

他经过时,它为何闭上 

他知道眼睛不说话 

言语无法 

道尽缘由 

睿智的人们心领神会 


日出——先生——我无法抗拒 

因为他是日出——我看见 

于是...

我为什么爱你,先生 ?

狄金森


我为什么爱你,先生? 

因为 

风不祈求青草 

回答,他经过时 

她为何摇摆不定 


他知道——而你 

却不知 

我们并未 

足够了解 

顺其自然的智慧 


闪电从不问眼睛 

他经过时,它为何闭上 

他知道眼睛不说话 

言语无法 

道尽缘由 

睿智的人们心领神会 


日出——先生——我无法抗拒 

因为他是日出——我看见 

于是就这样 

我爱你

Mapko-Q的小屋
时间最崇高的目标 是被“遗忘”...

时间最崇高的目标

是被“遗忘”的灵魂。

——狄金森《有一个词》

时间最崇高的目标

是被“遗忘”的灵魂。

——狄金森《有一个词》

曹爽怡

2020年2月15日

成都下雪了,我有多少年没见过雪花了?在春寒料峭中细细微微的白色小碎屑从空中飘下来,落在我的前额和口罩上,这么小,这么脆弱,就像我心中难得的那一点点开心的情绪。偶尔从网上习得了解救近视人群的口罩戴法,在口罩里垫一张拉平的纸巾,可以吸收水汽防止眼镜起雾,虽然眼镜确实是不怎么起雾了,但是呼吸变得更加困难了呢。在压抑烦躁的时候如果读不了太长的东西,那么就读诗吧,长度正合适。


亲爱的三月,请进

——艾米莉 · 狄金森


亲爱的三月,请进

我是多么高兴

一直期待你光临

请摘下你的帽子

你一定是走来的

瞧你上气不...

成都下雪了,我有多少年没见过雪花了?在春寒料峭中细细微微的白色小碎屑从空中飘下来,落在我的前额和口罩上,这么小,这么脆弱,就像我心中难得的那一点点开心的情绪。偶尔从网上习得了解救近视人群的口罩戴法,在口罩里垫一张拉平的纸巾,可以吸收水汽防止眼镜起雾,虽然眼镜确实是不怎么起雾了,但是呼吸变得更加困难了呢。在压抑烦躁的时候如果读不了太长的东西,那么就读诗吧,长度正合适。

 

 

亲爱的三月,请进

——艾米莉 · 狄金森

 

亲爱的三月,请进

我是多么高兴

一直期待你光临

请摘下你的帽子

你一定是走来的

瞧你上气不接下气

亲爱的,别来无恙,等等,等等

你动身时自然可好

哦,快随我上楼

有许多话要对你说

 

你的信我已收到,而鸟

和枫树,却不知你已在途中

直到我宣告,他们的脸涨得多红啊

可是,请原谅,你留下

让我涂抹色彩的所有那些山山岭岭

却没有适当的紫红可用

你都带走了,一点不剩

 

是谁敲门?准是四月

把门锁紧

我不爱让人纠缠

他在别处呆了一整年

我正有客,却来看我

可是小事显得这样不足挂齿

自从你一来到

以至怪罪也像赞美一样亲切

赞美也不过就像怪罪

 

 

DearMarch - Come in

——EmilyElizabeth Dickinson

 

Dear March - Come in -

How glad I am -

I hoped for you before -

Put down your Hat -

You must have walked -

How out of Breath you are -

Dear March, how are you, andthe Rest -

Did you leave Nature well -

Oh March, Come right upstairswith me -

I have so much to tell -

 

I got your Letter, and theBirds -

The Maples never knew that youwere coming -

I declare - how Red theirFaces grew -        

But March, forgive me -

And all those Hills you leftfor me to Hue -

There was no Purple suitable -

You took it all with you -         

 

Who knocks? That April -

Lock the Door -

I will not be pursued -

He stayed away a Year to call

When I am occupied -         

But trifles look so trivial

As soon as you have come

That blame is just as dear asPraise

And Praise as mere as Blame -




昏鸦派
看不见任何仪式 祈告循序渐进...

"看不见任何仪式

祈告循序渐进

它变成一种悲怆的规矩"

                  ——狄金森

"看不见任何仪式

祈告循序渐进

它变成一种悲怆的规矩"

                  ——狄金森

咫尺西山

占坑提醒自己,寒假一定要操作狄金森!她太绝了

占坑提醒自己,寒假一定要操作狄金森!她太绝了

Mapko-Q的小屋

时间最崇高的目标

是被“遗忘”的灵魂


——狄金森

时间最崇高的目标

是被“遗忘”的灵魂


——狄金森

悠思未寐
露珠——艾米莉•狄金森 一颗露...

露珠
——艾米莉•狄金森

一颗露珠就满足了自己,
也满足一叶小草;
而且感觉:轮回是何等广阔,
而生命何等渺小!
太阳出门来开始工作,
白天出门来游戏;
但是再见不到那颗露珠,
见不到它的身体。
到底它是被白天拐走,
还是被过路的太阳
顺手倾入了汪洋的海中,
永远也无人知详。

露珠
——艾米莉•狄金森

一颗露珠就满足了自己,
也满足一叶小草;
而且感觉:轮回是何等广阔,
而生命何等渺小!
太阳出门来开始工作,
白天出门来游戏;
但是再见不到那颗露珠,
见不到它的身体。
到底它是被白天拐走,
还是被过路的太阳
顺手倾入了汪洋的海中,
永远也无人知详。

慕容神经兮兮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变成了更新的荒凉。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变成了更新的荒凉。

水作青萝带

荒野与玫瑰

一首去年写的情诗。“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未曾见到太阳。而太阳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艾米丽·狄金森

当九月的风吹熄燃烧的麦野

记忆的花瓣便...

一首去年写的情诗。“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未曾见到太阳。而太阳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艾米丽·狄金森

当九月的风吹熄燃烧的麦野

记忆的花瓣便悄然坠落

向贫瘠的土地献吻

淌过三月未雨的青色长河

黄昏的倦鸟无意途经

在峡谷里种下

一片向日葵金黄的荒漠

黑夜从远方涌来

潮水中你影绰浮现

像翩然的蝴蝶无声 落进阳台

万物永恒寂静

山脉亘古蛰伏

日复一日书写着

瞬息的喧嚣与永久的孤独

命运没有神明

阵痛分娩遍布

秋叶纷纷如短促的叹息

将世界巨大而虚无的内里

连同你

投入岸底填满石子的心湖

我望见你——

是薄雾的远帆

荒原里炽红的花朵

是伤痛风化后雪白的盐泊

黑夜里转瞬即逝的篝火

你是苦涩如海潮的雨

面容模糊

纺织成灵魂纵横的阡陌

千万年的山川熔岩一起陷落

天空焚烧成烬

千万年的孤独与静默

岁月繁衍成 露水 玫瑰 野火

黄昏的倦鸟偶然经过

当九月的风无处诉说

走过深红浅黄的原野

每一座山川彼此回唱

每一座山川终将遗忘

夜的幕布书写瞬息的喧嚣

和其后漫长与永久的寂寥

大地续延空旷的结局

读不出苍白或苦痛

黑夜的花瓣深埋入地底

黑夜的花瓣坠落 

如深渊的淡霭从你内部升起

光也「翻译文学bot」

[翻译][狄金森]假如我没见过太阳

假如我没见过太阳

假如我没见过太阳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然而阳光已将我的荒凉
照耀成更新的荒凉——

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
My Wilderness has made—

假如我没见过太阳

假如我没见过太阳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然而阳光已将我的荒凉
照耀成更新的荒凉——

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
My Wilderness has made—

光也「翻译文学bot」

[翻译][狄金森](一条瞬息幻灭的路线)

(一条瞬息幻灭的路线)

一条瞬息幻灭的路线
飞掠一只正旋转的车轮——
        一阵祖母绿的共鸣——
        一股胭脂红的奔涌——
灌木上的每一朵花
都摆正被碰歪的头——
来自突尼斯的邮件,或是,
一次轻松的清晨旅行

A Route of Evanescence
With a revolving Wheel--
A Resonance of Emerald--
A Rush of Cochineal--
And every Blossom on the Bush...

(一条瞬息幻灭的路线)

一条瞬息幻灭的路线
飞掠一只正旋转的车轮——
        一阵祖母绿的共鸣——
        一股胭脂红的奔涌——
灌木上的每一朵花
都摆正被碰歪的头——
来自突尼斯的邮件,或是,
一次轻松的清晨旅行

A Route of Evanescence
With a revolving Wheel--
A Resonance of Emerald--
A Rush of Cochineal--
And every Blossom on the Bush
Adjusts its tumbled Head--
The mail from Tunis,probably,
An easy Morning's Ride—

苍梧之野

我想你了,可是我不能对你说

by 狄金森

我想你了
可是我不能对你说
就像那开满梨花的树上
永远不可能结出苹果

我想你了
可是我不能对你说
就像那高挂天边的彩虹
永远无人能够触摸

我想你了
可是我不能对你说
就像那火车的轨道
永远不会有轮船驶过

我想你了
可是我不能对你说
就像那喜马拉雅山顶
永远不会有万家灯火

我想你了
可我,真的不能对你说
怕只怕,说了
对你,也是一种折磨

by 狄金森

我想你了
可是我不能对你说
就像那开满梨花的树上
永远不可能结出苹果

我想你了
可是我不能对你说
就像那高挂天边的彩虹
永远无人能够触摸

我想你了
可是我不能对你说
就像那火车的轨道
永远不会有轮船驶过

我想你了
可是我不能对你说
就像那喜马拉雅山顶
永远不会有万家灯火

我想你了
可我,真的不能对你说
怕只怕,说了
对你,也是一种折磨

Gradence

狄金森诗选

Emily Dickinson --- 

I Years Had Been From Home

I Years had been from Home

And now before the Door

I dared not enter, lest a Face

I never saw before

Stare solid into mine

And ask my Business there --

"My Business but a Life I left

Was such remaining there?"

I leaned upon the...

Emily Dickinson --- 

I Years Had Been From Home

I Years had been from Home

And now before the Door

I dared not enter, lest a Face

I never saw before

Stare solid into mine

And ask my Business there --

"My Business but a Life I left

Was such remaining there?"

I leaned upon the Awe 

I lingered with Before 

The Second like an Ocean rolled

And broke against my ear 

I laughed a crumbling Laugh

That I could fear a Door

Who Consternation compassed

And never winced before.

I fitted to the Latch

My Hand, with trembling care

Lest back the awful Door should spring

And leave me in the floor

Then moved my Fingers off

As cautiously as Glass

And held my ears, and like a Thief

Fled gasping from the House

我岁月离开了家

现在在门前

我不敢进入,唯恐

一张我从未见过的脸

结实地盯着我的脸

在那儿问我的事情--

“我留下的事除了人生

还有这样的残骸?

我依偎着敬畏--

我留恋着从前--

第二次像滚滚的海洋

冲击着我的耳朵--

我发出一个破碎的笑声

我不会害怕一扇门

围绕着惊愕的人

之前从来没有畏缩。

我装上门闩

我的手,担忧的颤抖

唯恐这糟糕的门会反弹回来

让我留在大地上--

然后把我的手指移开

小心如移走玻璃

捂着我的耳朵,像贼一样

气喘吁吁地逃离这个房子--

https://xue.youdao.com/bbs/post_detail?id=279907&appsource=dict
第一次接触狄金森就是这首诗,没有华丽辞藻,简简单单就足以,不多不少。
这篇像不像英文版的回乡偶书😂??

东西主义

蜂鸟灿烂的荣耀 BY Francisco

神马东西第213篇原创

A Route of Evanescence, (1489)
BY EMILY DICKINSON

A Route of Evanescence,
With a revolving Wheel –
A Resonance of Emerald
A Rush of Cochineal –
And every Blossom on the Bush
Adjusts it’s tumbled Head –
The Mail from Tunis – probably,
An easy Morning’s Ride –

《五律 蜂鸟》
BY 艾米莉.狄金森 ...

神马东西第213篇原创

A Route of Evanescence, (1489)
BY EMILY DICKINSON

A Route of Evanescence,
With a revolving Wheel –
A Resonance of Emerald
A Rush of Cochineal –
And every Blossom on the Bush
Adjusts it’s tumbled Head –
The Mail from Tunis – probably,
An easy Morning’s Ride –

《五律 蜂鸟》
BY 艾米莉.狄金森 (Hussein_Bond翻译)

花开丛木上,
逐个点花枝。
旅路消踪迹,
旋轮转舞姿。
回音闻翡翠,
迅影染胭脂。
疑是天涯客,
相邻却未知。






蜂鸟灿烂的荣耀 (Glitter with the glory of the humming bird)
画家:王云枫 (Francisco Wang)
画芯尺寸:70X50 cm
装框尺寸:75X55 cm
起拍价:¥5000
市场价:¥10000


(The End)

这里是熙熙现世中回归本真的一隅陋室

旅行+文化+艺术+美食+影评+资讯

关注微信公众号“神马东西”

与全球神马一起神游 丰识又怡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