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狐妖小红娘

979.9万浏览    8371参与
日暮朔子

【日常迫害霸业】我的“金色传说”

内含【傲娇双马尾业爹】and【妩媚(?)眼业爹】???

【日常迫害霸业】我的“金色传说”

内含【傲娇双马尾业爹】and【妩媚(?)眼业爹】???

日暮朔子

点梗の【日常迫害霸业】金色传说

啊……虽然说是点梗但是l还是菲花帮忙改了不少后期啊(例如,文案、打字、修图布啦布啦)🙈

召唤我的小伙伴: @菲花碧菡 


接下来是作者提问时间



朔子:请问,对于王权先生这样不识大体的行为,王权夫人您有什么想法吗?



淮竹:如果不早点发现,王权山庄上下几百口人迟早被吓个半死



菲花碧菡:那夫人将如何解决这件事给被惊吓的侍女一个满意的交代呢?



淮竹:很简单。面具烧了,床别睡了,我回娘家,别想见了



朔子and菲花碧菡:【鼓掌】...







点梗の【日常迫害霸业】金色传说

啊……虽然说是点梗但是l还是菲花帮忙改了不少后期啊(例如,文案、打字、修图布啦布啦)🙈

召唤我的小伙伴: @菲花碧菡 


接下来是作者提问时间




朔子:请问,对于王权先生这样不识大体的行为,王权夫人您有什么想法吗?




淮竹:如果不早点发现,王权山庄上下几百口人迟早被吓个半死




菲花碧菡:那夫人将如何解决这件事给被惊吓的侍女一个满意的交代呢?




淮竹:很简单。面具烧了,床别睡了,我回娘家,别想见了




朔子and菲花碧菡:【鼓掌】












抱歉,实在是沙雕得我画不正经!hhhh!!!草稿流求别喷!!!

事后

淮竹:爱过,不悔

霸业:媳妇儿,听我解释!!!!

Marta·Beitanfeier
大概有点丑……的吧……

大概有点丑……的吧……

大概有点丑……的吧……

尹烟

新的一年也要喜欢月红w(ง •̀_•́)ง

p2瞎画的x我真的不会画背景orz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要喜欢月红w(ง •̀_•́)ง

p2瞎画的x我真的不会画背景orz

新年快乐!❤

初暮沉月

第二话

    涂山容容决定要接这个任务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个任务,绝对,绝对不能再有任何差池了。第一,是因为前不久林幸那件任务刚出事,如果时隔这么近连续出事,涂山颜面何存?第二,是因为这个任务的难度。这个任务涉及苦情树的续缘机制。苦情树的续缘机制很复杂,她还没完全探明白。比如之前南国平丘月初与欢都落兰一事,她就费了很大力气去解释这个机制,而这次,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这个任务的许愿双方,都是人类。涂山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与苦情树续缘机制有关的任务了。每次遇到这样的任务,她都是亲手完成的,为的是不错过与苦情树内部机制有关的任何一点细节。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决不能...

    涂山容容决定要接这个任务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个任务,绝对,绝对不能再有任何差池了。第一,是因为前不久林幸那件任务刚出事,如果时隔这么近连续出事,涂山颜面何存?第二,是因为这个任务的难度。这个任务涉及苦情树的续缘机制。苦情树的续缘机制很复杂,她还没完全探明白。比如之前南国平丘月初与欢都落兰一事,她就费了很大力气去解释这个机制,而这次,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这个任务的许愿双方,都是人类。涂山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与苦情树续缘机制有关的任务了。每次遇到这样的任务,她都是亲手完成的,为的是不错过与苦情树内部机制有关的任何一点细节。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决不能放过。

    而这次的人人续缘,五百多年来,只出现过这一例。

    当然,续缘双方都不是普通的人类。男方端木沉云,父亲是人,而母亲是妖。女方伊可儿正好与他相反,父亲是妖,母亲是人。续缘那日,有一名女妖愿为他们提供足够妖力助他们转世重遇,然而机制太过复杂,因为二人在过去的几百年间一直是一生一死,并未得到机会。最终当两人同时在世可续缘时,已是五百多年过去。

    千百年来,这是第一例人与人续缘的任务,有太多关节需要探究。比如说,是只有男女双方父母为两人两妖的组合才能续缘,还是只要有妖愿意为他们提供妖力,两个人类都可以完成续缘?如果这个任务研究得好,可能会衍生出很多附加产业,是很大的商机。当然,这个任务最吸引她的一点是,这个任务,离姐姐的梦想,那么近。

    无论从哪一点考量,这个任务,涂山容容都非亲自接了不可。

    “姐姐,那我们现在去哪里?”苏苏和白月初跟着她往外走,一面问道。

    “一气道盟,混天典狱。”容容一脸淡然地回过头看了看他们,“去那里见一个人。”

    在赶往混天典狱的路上,容容把她关于这个任务全部的了解都告诉了白苏二人。

    那是五百年前,月红决斗后,涂山雅雅继任妖盟盟主不久,不知从哪里冒出蛇妖涉水一族,反复寻衅滋事,杀人越货,残忍无情。那时在东方月初和王权富贵都殒没之后,道盟一时无太大抵抗之力,而涂山这边又因涂山红红的续缘一事元气大伤,一时也无法处理。其他妖族对人与妖的和平本就不抱太大希望,这时大多自扫门前雪,等着看涂山的笑话,少数愿意亲近涂山的,却对涉水一族不构成抵御之势。道盟和妖盟都无法抵抗,只得天天谈判闹事,人妖和平相处的梦想破灭在即。

    那时道盟唯一能抵抗的,是端木一族。端木一族的家主因不顾偏见娶一女妖为妻,对人妖和平共处之事大为热心。端木一族的长子端木沉云,更是生得风流倜傥,法术在那一代的道盟子弟中也算得第一,有“王权富贵再世”之称。

    而在端木一族与涉水一族的争斗陷入胶着之时,一个名叫伊可儿的陌生少女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伊可儿是端木一族的军师。她自称自幼父母双亡,是端木一族所收养的养女,因为天生患白化病,失去法力,一生无法使用任何法术。好在她头脑灵敏,擅长战术和研究对手的心理,因此在这场争斗中作用很大。终于,端木一族把涉水一族逼到了绝境,决战一触即发。

    “关于那次决战,我了解得也不多。”涂山容容转过头,“在即将决战前夕,不知道涉水一族跟这伊可儿说了什么,竟把伊可儿骗入敌营。失去了伊可儿之后,端木一族接连失败,眼看之前所建立的大好局面就要荡然无存,端木家主只得派端木沉云去暗杀伊可儿。那时他二人应该早已互生情愫,但是碍于地位差异,好像两人一直把情分藏在心底,甚至直到伊可儿弃明投暗都没人看出来过。”

    “那后来呢?”白月初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

菲花碧菡

【竹业篇执手】第七十九章 七首锦鸡

“...”

东方淮竹无语的看着二人飞速跑路。

她就说嘛,哪里来的那么多不世出的天才。

搞半天,又是面具团的啊?

东方淮竹挥了挥手,让幼师们带着这些孩子离开。

她转头问道,“那水蛭妖的尸体收集的怎么样了?”

芊芊恭敬道:“回禀大人,已经全部收集完毕。”

东方淮竹点了点头,“送回水泽秘境吧。”

翠玉小昙的尸体也是协议的一部分。

虽然不知道翠玉灵要这东西做什么,但送回去就完事了。

就在此时,东方淮竹的眸光微微一动。

她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气息正在快速靠近。

这熟悉感...

父亲来的好快。

几息过后,东方老家主轻轻落地。

众人皆是恭敬行礼。

“家主大人!”

老家主疑惑的...

“...”

东方淮竹无语的看着二人飞速跑路。

她就说嘛,哪里来的那么多不世出的天才。

搞半天,又是面具团的啊?

东方淮竹挥了挥手,让幼师们带着这些孩子离开。

她转头问道,“那水蛭妖的尸体收集的怎么样了?”

芊芊恭敬道:“回禀大人,已经全部收集完毕。”

东方淮竹点了点头,“送回水泽秘境吧。”

翠玉小昙的尸体也是协议的一部分。

虽然不知道翠玉灵要这东西做什么,但送回去就完事了。

就在此时,东方淮竹的眸光微微一动。

她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气息正在快速靠近。

这熟悉感...

父亲来的好快。

几息过后,东方老家主轻轻落地。

众人皆是恭敬行礼。

“家主大人!”

老家主疑惑的看了周围一眼,向东方淮竹问道:“刚刚这儿是不是还有其他人?”

东方淮竹微微沉默,“有两个法力高强的小姑娘。”

她想了想,补充道:“初出茅庐,没有威胁。”

老家主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据说你们不仅发现了人类,还发现了妖怪?”

东方淮竹点了点头。

她的指尖指向边上堆着的巨大箱笼。

“我们刚刚安排好那些幼儿的去处,还没来得及探查这边。”

老家主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让白老夫人转交给我的报告我已经看了,此次任务完成的不错。”

“...家主大人谬赞。”

老家主走到了院子中心,东方淮竹也跟到了院子中心。

两人一个恭敬,一个威严。

此刻二人影帝上身,就像真正的普通上下级一般。

东方淮竹的眸中带着倾慕,仿佛在看偶像。

老家主挥挥袖子指点河山,就像一点都不认识初日竺一样。

单从态度上,几乎没人看的出这是一对真父女。

父女情在这一刻比塑料花还塑料花。

在听说他们已经安排好那些孩子后,老家主显然淡定了不少。

他优哉游哉的渡步到那些箱笼前边,从中随意揪出一只三尾猫妖。

神火轰然爆发,强大的力量在小妖怪身上席卷而过。

老家主在探查完毕后,将这小妖怪重新扔回了那个箱笼里,随手抓起另一只。

如此反复三次,老家主收了手。

东方老家主既然亲自到场,麟部的接管权自然直接落到了他手上。

“随便抓了几只都是没沾戾气的,估计剩下的也差不多。直接扔给水泽秘境吧。”

“是。”

麟部叫了龙组的人过来,两人一个箱子,将这堆箱笼和翠玉小昙的尸体一并带走。

闲杂人等全部退场,东方淮竹看向了父亲。

老家主向闺女招了招手。

“说说你在这里的经历。”

东方淮竹点了点头,开口叙述起了事情的经过。

虽然早就从主事人的信里知道了这里的经过。

但是在听到东方淮竹说这家药店还涉嫌妖怪和人类拐卖的时候,他的脸还是瞬间就黑了下来。

“荒唐!真是太荒唐了!”

老家主被气的咬牙切齿。

当初东方夫人在生秦兰的时候,几乎是拼死才将她生下来的。

东方夫人宁愿自己死也要秦兰活。

当时的东方老家主就在夫人身边。他陪着夫人经历了她此生最难的一段时间,也一起经历了那极其艰难的抉择。

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一个母亲会有多爱自己的孩子。

东方淮竹轻轻拍了两下父亲的背。

她的目光投向那掌柜和小二。

“还是先审一下这两个家伙吧。”

老家主黑着脸点头,几步走到了两人面前。

“一年前的麒麟惨案你还记得吗?”

“...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呢?

那么惨痛的教训,现在想想都...

老家主继续道:“那些妖怪走时,我也在一个头领的身上感受到了神火的气息。”

!!!

东方淮竹脸色不变,气息却陡然危险了起来。

对方身上也有东方家的神火气息?

大小狐狸对视一眼。

东方淮竹瞬间就明白了父亲的未尽之语。

东方家的火...

究竟被金人凤那个混蛋散出去了多少?!

老家主打算探探这掌柜的身份。

他刚刚将手放到那掌柜的头上,释放出自己的神火气息,变故突生。

似乎是因为受到神火的压制,那掌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

他发出了一道极其尖锐的鸣叫声,然后怒吼一声,变成了一只七头锦鸡。

老家主反应神速,瞬间推开。

锦鸡妖?!

北山鸡爷的手下?!

父女二人对视一眼。

可北山离南域这么远,鸡爷又只是一个小妖王,他怎会将手伸到南域?

七首锦鸡暴躁的煽动着翅膀,直接挣脱了先前的绳索束缚。

父女二人瞬间就做出防御的姿态。

老家主一步向前,伸手将女儿护在身后。

气氛瞬间剑拔弩张了起来。

不过父女二人都没发现的是:就在那七首锦鸡身后,有一团黑色魅影正在悄悄脱离它。

七首锦鸡再次尖鸣,双翅煽动出了狂风,它翅尖一扫,无数风刃攻向父女二人。

与此同时,它身边的两个伙计惨叫一声,被风刃抹了脖子。

东方淮竹的长发微微浮动。

她神色淡淡的站在父亲身侧。

老家主抬手一击,凝聚着恐怖火力的火柱瞬间洞穿了那七首锦鸡的脑袋。

这一击正是东方老家主的成名绝技。

——火神一指!

七首锦鸡看着那即将攻到自己的火柱,不躲不闪,眸中甚至带出了一种宁静和解脱。

‘那个东西’,终于脱离它的身体了。

是几百年都没能在感受过的自由啊...

风止火熄。

东方淮竹上前一步,半蹲下去,看了一眼那妖尸。

她回首微微一笑,打趣道:“家主大人的实力又精进了。”

老家主也笑了,他抬手在闺女脑袋上打了一下。

“没大没小。”

他的目光转到这两人一妖身上。

东方淮竹的眸光也再次转回来。“不过...现在活口都被灭了,我们该怎么办?”

老家主也有些头疼。

“线索又断了?”

“...断了。”

父女二人沉默了一下。

老家主开口提议道:“那你还有其他计划吗?”

东方淮竹小小的沉默了一下,终究还是留了个心眼。

“没了。”

老家主点了点头。

“那你陪我回神火山庄处理这桩妖怪买卖的问题吧。”

东方淮竹想了想那高强度的工作量,不禁觉得有点头秃。但把这活都扔给老父亲的话,老爹估计更头秃。

她暗暗叹了一口气。

“好。”

父女二人离开了这个院子。

东方淮竹一边垂眸思考着,一边继续跟在老家主身后,看他有理有序的将一道道命令分布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

言叔也到了。

他恭敬的向东方老家主行了个礼。

“家主。”

老家主“嗯”了一声。

“老言,你带人把这里搜一遍,然后和初日竺交接一下,给我顺着这条线一路查过去。最近这段时间,在人妖边境多多加强管理,能抓到多少算多少。”

“是。”

言叔目不斜视的走过二人身边。

在路过东方淮竹身侧时,他无奈的抛出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九大城主早就在暗中达成协议,分成了‘家主联盟’和‘少主联盟’两部分。

白老夫人已经悄悄加入了他们的‘少主联盟’。

言叔本就是掌管情报这块,平日里做的就是情报分析。他隐约猜得到东方淮竹想顺路去夏夫人和江蓠那里。

东方淮竹也丢给言叔一个心塞的表情。

两天后。

这家药店又悄悄的开了。

一切都如以往一般。

只是换了个店小二,换了个掌柜。

生意如以往般惨惨淡淡的经营了下去。

一个星期后,由东方领域的最中心,神火山庄,传来一桩举世皆惊的消息。

——东方家大小姐东方淮竹,将在一个月后,比武招婿!


执手第二篇:

水泽秘境——完。



作者有话说:

我的妈耶,这一段断断续续,改了又改,写了又写,总算是彻底写完了。

接下来的篇章就是比武招亲篇。你们期待的业爹总算要出场啦。

由于水泽秘境篇删减了很多内容,所以有一部分东西我会塞到比武招亲里给大家解释一下,省的你们看的云里雾里。但你们放心,不会很多的。我尽量精简。

我大概总结了一下,整段剧情就是老家主翻车,淮竹翻船,霸业翻船,金人凤翻船,幕后黑手翻船,秦兰全程状态外的故事。(狗头)

照常求个评论,点赞,转发

喜欢我或喜欢我文的朋友们请点个收藏关注


我想戒车

我真的好爱这里帅炸了的小白😭😭😭😭是我喜欢的白苏😭😭😭😭😭😭😭

我真的好爱这里帅炸了的小白😭😭😭😭是我喜欢的白苏😭😭😭😭😭😭😭

菲花碧菡

星期天有福利

执手系列 水泽秘境篇的最后一章

喜迎新年,我们竹业粉也想凑个热闹

希望不会被刷屏的月红文刷掉     = =

星期天有福利

执手系列 水泽秘境篇的最后一章

喜迎新年,我们竹业粉也想凑个热闹

希望不会被刷屏的月红文刷掉     = =

雪花

新年快乐!

最近病毒很严重,注意保护好自己呀!!

新年快乐!

最近病毒很严重,注意保护好自己呀!!

初暮沉月

第一话

    “二当家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疏忽了,可我真的不是存心的……”这天就是被一只刚来工作的小狐妖泪眼汪汪的道歉拉开的序幕。

    这只小狐妖真的没想到涂山容容的反应会这么大。本来她觉得事情并不大,不就是把一个之前被特意关照要留着不放出的红线任务不小心发给三小姐苏苏了吗?既然是刚刚发出,再收回来不就好了吗?而且她刚参加工作,有点小差池在所难免。再说谁不知道二当家一向温和冷静,能有多大事?

    可是容容的反应从未有过的激烈,把那只小狐妖吓坏了。...


    “二当家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疏忽了,可我真的不是存心的……”这天就是被一只刚来工作的小狐妖泪眼汪汪的道歉拉开的序幕。

    这只小狐妖真的没想到涂山容容的反应会这么大。本来她觉得事情并不大,不就是把一个之前被特意关照要留着不放出的红线任务不小心发给三小姐苏苏了吗?既然是刚刚发出,再收回来不就好了吗?而且她刚参加工作,有点小差池在所难免。再说谁不知道二当家一向温和冷静,能有多大事?

    可是容容的反应从未有过的激烈,把那只小狐妖吓坏了。

    涂山容容不再理会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小狐妖,转身狠狠一甩帘子出去了。旁边的几个狐妖这才壮着胆子上前,八卦道:“你这是犯了多大事,把二当家惹成这样?两百多年没见她发这么大火了。”

    事不宜迟,容容直接就上了赤瞳兔的轿子,往白月初那边赶去。

    前不久,因为林幸一事死了两个人,道盟那边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事情平了。花钱赔礼且不说,关键是坏了涂山续缘的名声。这种事向来如此,成功的时候,没有人会记得;失败的场面,则被偏光镜无限放大。几百年来,涂山很少出现这样惨烈的续缘失败案件,一般就算是妖死,人也能忘记过往另续新欢。或者即使是有缘无分静待来生,也总能再续前缘。可这一对,不仅双双惨死,还牵连了那个无辜的林母。道盟各地流言四起,害得涂山容容这几天一直没好气。更别提,是在这么紧要的关口,而被那只小狐妖错误地交给小妹和白月初的,偏偏又是那个红线任务!

    白月初和苏苏坐在滑梯下面,“苏苏,这就是你刚刚去拼抢到的散派任务?”

    “嗯嗯!”苏苏开心而得意地笑着。

    “哦……端木沉云和伊可儿……”白月初把那个任务翻来覆去看了两遍。“端木沉云……转世后为沈沉云,而伊可儿……”

    “怎么也有转世后的名称!”白月初惊呼道。

    “啊?是吗,怎么会?”苏苏呆住了。

    千真万确,纸上的字迹写道,“端木沉云,转世为沈沉云,伊可儿,转世为伊可儿。”

    “这……”

    就在这时,帘子被微微掀动,阳光勾勒出来人的剪影。因为逆光,白苏二人一时没看清眉目,然而一意识到来人是谁,两人同时做出了相同的反应。

    救星啊!

    “二姐,快!你看这个……”“容老板,快!你看这个……”几乎是同时。

    “我知道。”涂山容容很平静地回答,并没去看那个任务。“这次来,就是要收回这个任务。因为,这个任务,本来不是要交给你们的,我自有安排。”

    “啊……”苏苏眼波流动,掩饰不住的黯然。毕竟,这是她拼抢半天才得到的任务。可是她一向乖觉,并没想过要违背姐姐的安排。而白月初就不同了,这一说法倒使得他眼前一亮:“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高难度任务!”

    “算是吧。”容容冷冷回答,伸手要去拿回任务。

    “等等,容老板!”白月初大声道,“这个任务既然跟我这么有缘,就让我来完成吧!”

    “不行,我会安排再给你们发放其他任务。”容容的态度很坚决,虽然语气依旧温和。

    “可是容老板,连我们最强红线仙组合都不信任,这个任务您到底打算交给谁?”

    “我会亲自完成。”

    一片死寂,涂山苏苏和白月初都被这个回答惊住了。尤其是苏苏,这五百多年来,二姐亲手接过的任务屈指可数,这份任务究竟是怎样的难度,会让她选择亲自出马?

    容容拿过任务,转身往外走去。

    “二姐,那……”苏苏犹豫着轻声喊道。

    容容站住了,但是并不回头。

    苏苏看有戏,就继续道:“那二姐能不能,带上我一起去呀?”

    见她并不回答,苏苏又低着头补了一句:“我想,看看姐姐大人怎么工作……”

    容容转过身去温柔地抚着苏苏柔软的金发。“可以啊,只要你愿意。”

    苏苏大喜过望,然后转身看看白月初,继续问道:“那道士哥哥……呢?”这口气听上去不知道是在问谁。

    “也可以,只要他愿意。”

初暮沉月

第一卷完

〈是的,又是隔开一下〉

〈是的,又是隔开一下〉

初暮沉月

第一卷 尾声

    苦情树的叶子仍是疯狂地飘落着,涂山容容一动不动地站着,任泪水就这样风干在这令人迷失地夜色里。

    “二姐!”恍惚间一个萌萌的声线在耳边响起,苏苏弯下腰去拾起算盘,轻轻拂去落在上面的叶子,递在她手上,伴着一个甜美的笑容。涂山容容回过神来,但是没接算盘,而是将苏苏温柔地揽在怀里。柔软的金发从苏苏肩上滑落,搭在她的指尖,温暖的温度不觉将两个人一同蔓延,仿佛是在弥补那年红红离开之前的缺憾……

    遥遥的暮色里,她们看到涂山雅雅迈着轻快的步子迎风而来。那一瞬间,三姐...

    苦情树的叶子仍是疯狂地飘落着,涂山容容一动不动地站着,任泪水就这样风干在这令人迷失地夜色里。

    “二姐!”恍惚间一个萌萌的声线在耳边响起,苏苏弯下腰去拾起算盘,轻轻拂去落在上面的叶子,递在她手上,伴着一个甜美的笑容。涂山容容回过神来,但是没接算盘,而是将苏苏温柔地揽在怀里。柔软的金发从苏苏肩上滑落,搭在她的指尖,温暖的温度不觉将两个人一同蔓延,仿佛是在弥补那年红红离开之前的缺憾……

    遥遥的暮色里,她们看到涂山雅雅迈着轻快的步子迎风而来。那一瞬间,三姐妹的泪水不觉都失去了控制。涂山容容知道,她还要和姐姐,还有名义上的小妹一起再走千百年的路,就像五百年前一样,步履穿越山河,在时光中嶙峋而来。她以为早已被时光冷却的温度,其实从未被冷却。那份温度,其实一直存在。

    风止。苦情树停止了落叶,山坡上,一地残红。月色依旧皎洁……

初暮沉月

第二十七话

七夕之夜。

    那个夜晚的月色出乎意料的皎洁,皎洁得令人心疼。街道两旁的街灯一盏一盏亮起,天上人间地争辉似的。约会楼灯火繁华,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节了。整个涂山被朦胧而温馨的光芒笼罩着,就连剧院也是熙熙攘攘。

    涂山容容一个人站在苦情树下,淡然地拨着她的算盘。她喜欢在晚上查账,这是她多年的习惯。两周以前她密访傲来国三少,把剧本给了他。她觉得她很了解自己的姐姐,剧本写得百无挑剔。对傲来国三少这个人她也很放心。轻轻的晚风拂面,风中吹送着淡淡的花香,还有清新的青草的气息。她喜欢这唯美的夜色,她觉得自己正在一...

七夕之夜。

    那个夜晚的月色出乎意料的皎洁,皎洁得令人心疼。街道两旁的街灯一盏一盏亮起,天上人间地争辉似的。约会楼灯火繁华,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节了。整个涂山被朦胧而温馨的光芒笼罩着,就连剧院也是熙熙攘攘。

    涂山容容一个人站在苦情树下,淡然地拨着她的算盘。她喜欢在晚上查账,这是她多年的习惯。两周以前她密访傲来国三少,把剧本给了他。她觉得她很了解自己的姐姐,剧本写得百无挑剔。对傲来国三少这个人她也很放心。轻轻的晚风拂面,风中吹送着淡淡的花香,还有清新的青草的气息。她喜欢这唯美的夜色,她觉得自己正在一点一点融入这美丽的夜色里。

    得知傲来国三少到访,涂山雅雅命令清出那间规格最高的会客厅,以上宾之礼相待。会客厅金碧辉煌,铺陈华丽。大理石的地板在金枝大吊灯下反射着奢华的光芒,雕花的玻璃窗擦得能看见人影,厚重的金属镶边的大门嵌着玲珑剔透的珠玉。傲来国三少不是第一次来这间会客厅了,千百年来,他作为圈内的最强者,每次凡与涂山交涉,使用这间会客厅是起码的礼仪。可是这次,在踏入会客厅的时刻,他第一次有了恐慌,那脚仿佛不再是自己的,步伐也显得僵硬起来。

    不过好在他花了整整两周去背那份剧本。他很自信自己的最强后援。咬了咬牙,他开始了。

    她一向冰冷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她很郑重很严肃地听,好像在听一份战略报告。

    如果这时候有什么人进来,看到两人面对面正襟危坐的这副情形,只会觉得他们一定是在谈论国家大事,决然不会猜到这是表白现场。

    他说完了。可是她没什么反应。两人就这样缄默着。他诅咒这该死的缄默,可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不能把剧本再背一遍,虽然他已经背得滚瓜烂熟。可是她终于开口了。

    “没有了吗?”涂山雅雅平静地问,那口气好像在听下属汇报一份普通的报告。

    “嗯。”

    “谢谢你费心准备这番话。”

    “……”这次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确实费心了——费心去背这番话。就在他感到希望,在犹豫到底要说什么的时候,她很明白地把他打入谷底。

    “可是我不能答应你。我还要罩着涂山。”

    连他都听出来这是她的借口。“不要找借口了,至少,请你告诉我,真正的理由……”

    沉默。

    “啪”的一声,算盘失手从指尖滑落,跌在苦情树一根盘虬卧龙般的老根上。没有风,可是苦情树的枝丫轻轻地摇动着,不计其数的纤弱美丽的粉色树叶纷纷飘落,有如一场花雨。涂山容容静静地立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去捡算盘,一任飞落的粉叶落满她的长发。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感觉脸上一片冰凉。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流泪。

    那天三少将林幸与黑狐娘娘一同消灭的同时,她被对换走的那部分妖力就永久地消失了,而五百年前属于黑狐的那部分妖力,也已然完全融入她的力量。从那个时刻开始,她和两个姐姐已经可以毫无顾忌地相互触碰。可是五百年的隔阂,五百年的时光,早已经冷却了当年的温度。她们早就失去了当年的彼此,登高梯上的孤独,登高梯下的冷傲,不可能在那个时刻永远消融。她也没想着要去消融,五百年的时光足以冷却所有的温度。

    “好吧。”涂山雅雅突然说,“我告诉你。”

    “愿闻其详。”

    “那天,你帮我们除掉了那个金晨曦女孩。可是之后,你想的只有把责任推卸给容容。这件事的确没有你的责任,可是……”

    三少的心猛地收紧。

    又是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可是你没看出来她受伤了吗?”雅雅突然大声说。  怎么可能不心疼,只是她早已学会了把自己所有的情愫紧紧锁在新房,不露半点春光。

    傲来国三少走出会客厅的时候,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绝望的脚步声响彻整个回廊,两旁的仆人依旧是尊敬地对他点头哈腰。远远的,他恍惚间听到不知哪个红线仙用唱诗班般的音调吟咏着:“痴情的妖怪啊……请再等一世吧……”

雪橘沐

烟火『Ⅲ』

涂山红红听见身后的脚步声,随后就是一双温暖的手附在了手上。
『二货,怎么去了这么久。』
“久吗?我觉得不久啊。难道是妖仙姐姐等我等急了?”
『滚。老娘没等你。沐雪呢?』涂山红红嫌弃的说,但是没有抽回手来。
“她去容容姐那里了,说是有事要和她说。不过她给了我好多吃的,妖仙姐姐要不要吃?”
虽说嘴上是问的要不要吃,手早已把食物送到了涂山红红嘴边。涂山红红咬了一口,皱了皱眉。
她不喜欢太甜的,很显然,这个太甜了。她尝了一口后,就不在吃了。
“太甜了?”东方月初尝了尝桂花糕,不是很甜,但对于妖仙姐姐来说,的确很甜。
他看了看袋子里的食物,好像都是甜的。啊……真是的,这小家伙不知道她娘不喜欢太甜的嘛……东方月初翻翻找找...

涂山红红听见身后的脚步声,随后就是一双温暖的手附在了手上。
『二货,怎么去了这么久。』
“久吗?我觉得不久啊。难道是妖仙姐姐等我等急了?”
『滚。老娘没等你。沐雪呢?』涂山红红嫌弃的说,但是没有抽回手来。
“她去容容姐那里了,说是有事要和她说。不过她给了我好多吃的,妖仙姐姐要不要吃?”
虽说嘴上是问的要不要吃,手早已把食物送到了涂山红红嘴边。涂山红红咬了一口,皱了皱眉。
她不喜欢太甜的,很显然,这个太甜了。她尝了一口后,就不在吃了。
“太甜了?”东方月初尝了尝桂花糕,不是很甜,但对于妖仙姐姐来说,的确很甜。
他看了看袋子里的食物,好像都是甜的。啊……真是的,这小家伙不知道她娘不喜欢太甜的嘛……东方月初翻翻找找,在袋子的最低下找到了一份食物,外包装上还有着沐雪的笔记
“这个桂花糕不甜,娘会喜欢的。还有,这是一包两人份的。”
嘿嘿,这丫头还算有点精神头。东方月初暗自笑着,把桂花糕喂给了妖仙姐姐。

沐雪在这大集市里转悠够了,就直奔苦情树下,她知道,容容姨一定在那里。
才刚刚跑上山头,就远远的看见了苦情树下一个绿色的身影,果不其然,就是容容姨。
“容容姨!……呼……”沐雪加速,没有丝毫停歇,一口气跑到了苦情树下,容容笑眯眯的看着她。
“来了?烟花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坐在这里看吧。”容容没有说什么其他的,靠在树上,看着山下。放烟花的地方已经摆好了,再有个三四分钟,就能欣赏到涂山盛大的烟火。
“哎呀……累死我了。先吃点东西吧,容容姨,你要桂花糕吗?”沐雪也直接席地而坐,拿出了刚刚在袋子里拿的,她那一份桂花糕。
“哦?这就累了?看来你还需要多多锻炼啊。光是法术厉害,可不能成为一个像姐姐那样强大的妖啊。”容容接过了桂花糕,挨着她坐下。她们现在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街上的人越来越多,都是朝着放烟花的那地方去的。
无视了沐雪的哀嚎,涂山容容自顾自的吃起来桂花糕,顺便把跑乱的衣服给沐雪细心披上。
快了快了。
随着一道光划破长空,在夜幕中炸开,盛大的烟花大会就这样精彩的开始了。
一个个烟火飞舞在空中,沐雪没来由的兴奋起来,烟火映着她的湛蓝的眼睛,亮晶晶的。
绚烂又多彩,这就是烟火,总是能迷住无数少女的心。身后的苦情树也被映的五彩斑斓,一时间,飞花满天。
即使天已经黑的透彻,但凭着烟花的一瞬绽放,对于沐雪来说,足够让她看清楚整个涂山城了。
平时沐雪总是在这里看着涂山,但从来没有在晚上仔细观察过她的家。在烟花的衬托下,涂山城显得格外美丽,每一根木头都散发着不一样的光。
沐雪的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天空,连衣服滑落,寒冷渐渐入骨都不甚感觉。
那是最后一个烟花,在空中炸开后,每一个四散的火星都再次炸开,再一次演绎了金色的光晕,如同,哦不,比肩天上的星星。
在这最后一刻,零点的钟声也已响起,悠悠长长,回荡夜空。
“新年快乐,容容姨。”她说。
“新年快乐,沐雪。”她也说。



“哎呀……没想到啊容容姨。在苦情树下看烟花会这么美。”
“呵呵。涂山还有很多意外美的地方哦,除了你爹告诉过你的,还有你自己偷偷溜出去看到的,还有很多哦。”
“那以后我逃课的时候还请多多担待啦,容容姨~”沐雪抓住背后的衣服,潇洒的拉到前面,给自己套上,搓了搓发红的鼻尖。
“行了,下去吧。他们该担心了。”容容摆了摆手,站起来,往山下走去。
“好嘞——睡个好觉啊容容姨!”沐雪站起来,一路跑到山下。
在妖馨斋附近的长椅上发现东方月初和涂山红红,沐雪扑上去搂住他们的脖子,大声的喊“新年快乐”,他们也笑眯眯的会了一句“新年快乐”。
『沐雪今年有什么愿望么?』涂山红红出声询问,惹得东方月初也好奇起来。
“嗯……唔姆……新年愿望吗……嘿嘿,那就多看看涂山特别的风景吧!当然是和爹娘一起!”
“哈哈哈哈哈……这么蹩脚的愿望,也不愧是我的女儿啊嘿!”东方月初大笑一阵,把手拍在沐雪肩上,转而又邪邪一笑,“那样的话,妖仙姐姐岂不是又有更多时间陪我在一起了?”
『滚。谁陪你。沐雪现在简直和当年的你一模一样,一点也不得安生。』涂山红红
叹了口气。
『但是你要实现这个愿望的话,今年的身体强化锻炼要全部优秀,我担任考官。』
“咦——为什么——!”沐雪的惨叫,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
『行了,回家吧,外面冷。』涂山红红和东方月初牵起涂山沐雪的手,顺着来时的路,走回了家。



沐雪洗漱完毕,上床睡觉,迷迷糊糊的,突然喊出一句“冲啊!”,喊完就被自己吓醒了。
『哦?小家伙,要冲向哪啊?』娘的声音冷不丁的从门口传来,又吓了她一跳。
“没没没啊?!我正要冲向周公呢,赶赶快睡觉!”沐雪一翻身,一蹬被,盖了个严严实实。
『现在装乖也没用了。你给你爹写的纸条我看见了。我还奇怪呢,二货道士这么今天这么积极。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在送助攻啊。考虑后果了吗?』涂山红红倚在门边,抱着双臂,声音微冷。
“?!娘你什么时候看见的!不是不是!爹知道吗?”沐雪一下子翻过身来,动作太过起劲以至于床嘎吱嘎吱响,还把自己的腰摔了,疼的呲牙咧嘴。
『最开始。以后糖葫芦减半。』涂山红红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沐雪的房间,给她留下了一个“决绝”的背影。
“??!不是娘你听我编……不是听我解释啊!”然而涂山红红并没有理会。
沐雪只好愤愤的睡下了,只期望在梦里可以吃到好吃的糖葫芦吧。



“回来了?”东方月初把头枕在手上,嘴里还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店家那里顺来的牙签,语气轻佻。
『关你什么事。快点睡觉。』涂山红红躺在东方月初旁边,盖上了被。
“嘿嘿,妖仙姐姐,夜还长,来玩一会不?”东方月初把身子转过来,侧躺着用手支着头,嘿嘿的笑。
『不玩,我累了,躺好。明天还要去拜年呢。』涂山红红并没有理会东方月初的“邀请”,翻了个身,睡下了。
“没事没事,就一次,时间也不长,还有足够时间休息。”
『行了行了,睡觉吧,明天可有的折腾。』
“好吧好吧,那晚安,妖仙姐姐”
『晚安,二货道士。』


新年的第一夜,就这样平静无波的过去了。

写完了,大家还觉得怎么样呢?我是第一次写狐妖文,有什么不足之处,还望大家多多担待,多多提出。
本来是想写小甜饼的,没想到最后带了点颜色(喂你开玩笑吧这叫颜色?),当然我颜色最多也就能写到这里毕竟我不是司机_(:з」∠)_。
用了月红有孩子的私设因为我觉得超——级甜蜜的。
接下来我还会写的,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灵感_(:з」∠)_。
总之,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