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狐跳

22万浏览    1444参与
叶石斑

平安学院日常3

狐跳专场


妖狐非常,非常想得到跳跳妹妹的表白。

要知道,就在昨天,自己马上要得到鲤鱼精小姐的告白信了。为此他特地邀请小姐前往学院里最僻静的人工湖边游玩。

可谁知河童尾随着他,还带着晴明老师一起来。

那天的天空是多么明亮,妖狐觉得自己快要和泥土地融为一体了。

唉,难免会有一两次失败。他打开抽屉,看着满满的一抽屉情书,内心的空洞处又被补上了。

他得到的东西,是完美的。

完美的少女,完美的爱情,最完美的告白。

“砰”的一声,是棺材落地的声音。跳跳哥哥走进寝室,看到妖狐痴迷的目光,啧了一声,翻身倒在床上。

于是妖狐的重点目标变成了跳跳妹妹。

他左手撑着头,右手转笔,看着窗外如女...

狐跳专场


妖狐非常,非常想得到跳跳妹妹的表白。

要知道,就在昨天,自己马上要得到鲤鱼精小姐的告白信了。为此他特地邀请小姐前往学院里最僻静的人工湖边游玩。

可谁知河童尾随着他,还带着晴明老师一起来。

那天的天空是多么明亮,妖狐觉得自己快要和泥土地融为一体了。

唉,难免会有一两次失败。他打开抽屉,看着满满的一抽屉情书,内心的空洞处又被补上了。

他得到的东西,是完美的。

完美的少女,完美的爱情,最完美的告白。

“砰”的一声,是棺材落地的声音。跳跳哥哥走进寝室,看到妖狐痴迷的目光,啧了一声,翻身倒在床上。

于是妖狐的重点目标变成了跳跳妹妹。

他左手撑着头,右手转笔,看着窗外如女孩子衣服上一层层亮片般炫目的阳光。

他仿佛看到了纯真的少女交出美好感情的画面。

“妖狐同学,”一目连叫他站起来,“请问,现在的世界上最缺少什么?”

“啊…这个嘛,”妖狐慌乱的在书本上翻找老师讲课的内容,“是…是爱吧?”

反正不过是烂大街的套路了,就算不看原文,也知道一定是——

“错了。”一目连推推眼镜,“在大城市中,是宽恕;在养殖场里,是生机;在我们课堂上,缺少的,是妖狐你的专注。”

好吧…原来根本不是在讲课本的内容啊。

妖狐扫兴地坐下。

“宽恕”“生机”这些词语在妖狐不经意间,被一目连悄悄在他心里种下。

下课铃响了,划破了寂静的校园,大家都三三两两站了起来,上午的课结束了。

“喂,雪女,下回那个什么,狗天大再来让你不爽,我替你整他。”是暴力少女觉,她扛起棒球棒就往外走了。

白狼不屑地看着觉的远去:“走吧,回宿舍。”

雪女点了点头,飘去了。

妖狐感到有些无聊,看着跳跳哥哥在小心的把棺材挪出教室,不禁想找些乐子。

“喂,跳跳哥哥,你的棺材里,到底装着谁啊?”

“你可以试试躺在里面,很舒服的!”跳跳哥哥给妖狐一个明媚的笑容,“对了,你回宿舍吗?”

“不回。”妖狐感到肉麻,拍了拍跳哥的肩膀,就出了教室,

去找跳跳妹妹玩吧。他已经无法忽视那个灵动的少女蹦蹦跳跳地在他脑海里卖萌的画面了。


“啊?跳跳妹妹?”金鱼姬一脸疑惑,“为什么你要找我问跳跳妹妹在哪里?她不是一般都和她哥哥在一起吗?”

“额…这位美丽的少女,”妖狐顿了顿,本想再次对少女下手,可是想到了鲤鱼精事件,“小生已经心许跳跳妹妹了,请不要因为小生的存在而伤了和她的感情。”

说罢,妖狐转身离去了,临走之前还挥了挥手中的扇子。

“啊?”金鱼姬嘴巴半天没合拢,脑中的齿轮转了半天也不知道妖狐在说什么。

算了,先回寝室吧。


妖狐打开了寝室的门,跳跳哥哥慌乱地收拾着房间,棺材砸在地上发出闷响。

“喂,你在干什…”妖狐看到了棺材里的人,愣住了。

是那位会喊“妖狐叔叔”同时还睁着灵动的眼睛,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的少女。

是跳跳哥哥的妹妹。

几乎是一瞬间,不属于这个寝室的人用铁链绑住了妖狐。妖狐才发现,跳跳弟弟也在他的寝室里。

“莫激动,不准告诉其他人。”妖狐竟从跳跳弟弟身上嗅到了威严。


荒川之主和鬼切迟迟不回来。

“哥,这样真的没事吗?”跳跳弟弟坐在妖狐的床上,担心的看着被绑着的妖狐。

“没事,给妹妹的复原你看了都学不会。”

复原?妖狐疑惑地看着跳跳妹妹,蓝色皮肤比平时稍暗了一些。

跳跳哥哥把跳跳妹妹放回棺材,撕下几张自己床上的符咒贴上棺材,随后坐在旁边默默念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跳跳妹妹快活的推开棺材板,蹦了出来。

妖狐目瞪口呆。

“妹妹她,先天身体不好,维持妖怪形态,需要持续给她做复原法术。”弟弟小声地在妖狐耳旁说了这些话。

妖狐心里感到难过。

头一次有这样活着的命定之人。她一次又一次从棺材板里爬出来,就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他的“美好的感情”到底是对自己美好,还是对大家都美好呢?

妖狐头一次思考这个问题。

尾巴一凉,回过神来,跳跳妹妹已经不见了。

跳跳弟弟也不见了,妖狐回头一看,尾巴上的毛越来越稀疏了。

还是先买瓶毛发护理液吧。

叶石斑

【书弈】百闻牌脑洞文

突发性想要写这对。


土地在自己前进,原来四周是大海,而土地是大船。

这里没有什么不吸引妖怪的,被号称为宝地。大家都为了实现自己的心愿而来。

云游四海的书翁也会扎根在这块土地上。

窗外飘雪。

弈放下手中棋子。莹草前几天带来的瓷瓶还放在桌上。

纤细修长的手打开瓷瓶,满室盈香。

是个宝物。莹草再也没回来拿过它,或许是送给自己的。不知道那位远道而来的书生是否会喜欢。

听说,他见过一位凶猛的妖怪,却又把他记载的风度翩翩。

弈很想见识一下,其实,弈更想了解书翁云游四海的见识,说不定可以帮助他…

长发散逸在弈的身侧。

是那个女人,他赢了天下,缺输给了她半局。

阴阳相隔,他...


突发性想要写这对。




土地在自己前进,原来四周是大海,而土地是大船。

这里没有什么不吸引妖怪的,被号称为宝地。大家都为了实现自己的心愿而来。

云游四海的书翁也会扎根在这块土地上。

窗外飘雪。

弈放下手中棋子。莹草前几天带来的瓷瓶还放在桌上。

纤细修长的手打开瓷瓶,满室盈香。

是个宝物。莹草再也没回来拿过它,或许是送给自己的。不知道那位远道而来的书生是否会喜欢。

听说,他见过一位凶猛的妖怪,却又把他记载的风度翩翩。

弈很想见识一下,其实,弈更想了解书翁云游四海的见识,说不定可以帮助他…

长发散逸在弈的身侧。

是那个女人,他赢了天下,缺输给了她半局。

阴阳相隔,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她能好好活着、轮回。

要是她能忘记他,就好了。

过去的事终归要放下,回过神,弈拿起酒瓶,向新来的书生开的书店走去。

一只黑色翅膀的妖怪飞了出来,据弈推断,应该是近期才来的大天狗,一个固执想改变所有人的大妖怪。

其实这样的妖怪,每天充满干劲,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弈很羡慕。

一走进去,把门关上。一个书生正伏案写作着什么。

“你是新来的书翁吧?”

书翁抬起头,一个气宇不凡的男子站在他左侧的书架前,随手拿出一卷开始翻阅。

“是我,你有何事?”

弈似乎没有听到他说的那句话,而是看了几行字,轻轻合上了书卷,放进了书架里。

“我曾听闻,书翁先生,云游四海,无所不知。记载的故事,却鲜少参考传说,是自己的实践得出的结果。”弈走近书翁的书案,“我有一事相求,或许先生您的见解,要高人一筹。”

弈将瓷瓶放在书翁的书桌上。

“夸张了。”书翁站起身,挥手收好摊开的书卷,瓷瓶飞回弈的手中。

“先生要办到的事,我可以帮忙,但,不是接受委托,仅仅是帮忙而已。”书翁正视着弈,“先生尽管请讲。”

“我是弈。”弈开口了,“我的心愿,是要让一个尘世中的凡人健康幸福,忘却过去。”

“这类要求,倒也很奇怪。”书翁作思索状,“妖怪,长寿无疆;凡人,仅仅几十年的寿命,就又有一轮回。为何许她这一世幸福安康?”

“我不愿看着她带着忧伤进入轮回。”

“忧伤,让她忘记过去忧伤的事情。”书翁喝了一口茶,“除了孟婆汤,没什么能够让人忘却过去。”

弈的双手攥紧。

“还有一个方法,想办法解开她的心结。”书翁轻声说。

幽室内,两位不接尘土的人深入交谈着,他们没有任何接触,始终平衡着这一境界,直到天明。

光渐渐满上书翁的脸,他被照亮了。弈有些愣住。书翁苍白的脸,幽暗的环境,轻稳的说话声,像个赢弱书生,但他的魂魄却非常强壮,像大天狗那样,充斥着对梦想的坚持不懈。让弈感受到了压抑。

“先生,一宿未眠,实在是打扰了。”弈开口了。

书翁一笑:“到这里后,头次如此畅快夜谈,今后我十分欢迎先生大驾光临。”他顿了顿,补上一句,“希望先生此途能够平安顺利。”


弈踏上了进入人世之旅。书翁目送着他,转头一看,那瓷瓶岸然立于书桌上。


一年未归,又到了雪花飘落的季节。

跳跳妹妹,一个粉头发的小女孩儿,高兴地玩着雪。犬神帮助她找到哥哥后,还时常和雀回来陪她玩。可是这天,陪她玩的是另一个毛绒绒大叔。

“妖狐叔叔!”跳跳妹妹高兴地蹦到妖狐的尾巴上,“这是我头一次在这里这样玩雪,去年在这里,我还在找哥哥呢!”

妖狐笑着说:“美丽的少女啊,只要你开心,小生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对小生展现出那样的笑容,小生…”

是棺材落地的声音。

书翁斜了一眼窗外的闹剧,继续写着他的游记。

一年前那位客人,不知道现在到哪里了呢。

或许他已经以妖的身份,和人类在一起生活了。

书翁叹了口气,白色的气消散在空中。

自从那个晚上彻夜长谈后,再也没有人能与他有那样的共鸣,碰撞出那样的思想火花。最近跳跳妹妹非常喜欢在书室附近玩,更衬的他落寞。

“弈先生,不会做那样伤害彼此的事情。”书翁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声音。

人与妖,本就是阴阳两相隔,若相处太为亲密,只会伤害到彼此。

吱呀一声。门开了,寒气倾入了书室中。

光亮之中书翁看不清来者的脸。

“书翁先生,我云游四海,也回来了。”

“果真是大驾光临。”书翁久违地浅笑。

遥里

【狐跳】秘密

0.

少女的面色已经青白,失去的血色染在妖狐唇边,在那一片白皙的皮肤上开出几朵血腥味的花儿,他抱着他的命中之人,神态虔诚。

“安眠吧,我的爱人。”

面具上有几滴飞溅的鲜红,妖狐不甚在意的将他取下,露出上半张精致的带有妖纹的脸,手指在面具上摩挲,爱人的身体已经开始冰冷。

天已经半亮了,露水中似乎还带着极淡极清的血腥味,只有枝丫上栖息的乌鸦记得少女惊恐痛苦的尖叫。

他勾起唇角,开始了新一轮的狩猎。


1.

苹果糖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跳跳妹妹边嚼着苹果糖边想到。

甜腻在舌尖绽放,苹果特有的清香萦绕在唇齿之间,她不禁满意的眯了眯眼睛。

阳光撒在少女脸颊,衬着她更加俏皮精致,本...

0.

少女的面色已经青白,失去的血色染在妖狐唇边,在那一片白皙的皮肤上开出几朵血腥味的花儿,他抱着他的命中之人,神态虔诚。

“安眠吧,我的爱人。”

面具上有几滴飞溅的鲜红,妖狐不甚在意的将他取下,露出上半张精致的带有妖纹的脸,手指在面具上摩挲,爱人的身体已经开始冰冷。

天已经半亮了,露水中似乎还带着极淡极清的血腥味,只有枝丫上栖息的乌鸦记得少女惊恐痛苦的尖叫。

他勾起唇角,开始了新一轮的狩猎。


1.

苹果糖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跳跳妹妹边嚼着苹果糖边想到。

甜腻在舌尖绽放,苹果特有的清香萦绕在唇齿之间,她不禁满意的眯了眯眼睛。

阳光撒在少女脸颊,衬着她更加俏皮精致,本就光华可爱的脸蛋儿更加引人注目。

妖狐一向自翊善于发现可爱的少女。他很快有了新目标。

带着笑意的唇遮掩了贯穿少女喉咙的利齿,徒留一副英俊温柔的外表。

论谁来看,也会认为他是一个合格的恋人。


2.

跳跳妹妹只觉得有一团阴影笼罩在她面前,她抬起头,便瞧见了俯身的妖狐。

那人向着她伸出了手,白色面具下的面容想来也不会难看。

“美丽的少女啊,我感觉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让我带你去体验这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吧!”

他语气温柔,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又有几个女子能不脸红心跳呢,但粉色头发的女孩也只是抬起头来,露出那双明亮如星的双眼与他对视。

“叔叔要带我去吃苹果糖吗~?”

说到最后,竟带了几分撒娇意味,不知是为苹果糖还是为面前的男子。

口中还遗留着苹果糖的甜腻,少女笑的比苹果糖还要甜。

妖狐紧抿着唇,手僵在了原地,他既恼怒少女对他的称呼,又为不知名的悸动而感到慌乱。

就像一个小太阳。

妖狐想。


3.

“叔……叔叔!?”

他刻意惊讶,将那一抹本不该存在的悸动压下,少女却在此时将注意力放在了他蓬松的尾巴上。

今天的命中注定之人似乎有点不大一样。

太过活泼了,她跳着摸上他的尾巴,一边发出满意的赞叹。

如果忽略她的称呼的话,妖狐还是很高兴的。

“诶?叔叔你的尾巴手感好好噢~比番茄软多了”

她笑的一脸天真,妖狐来不及反驳她的称呼,少女带着撒娇意味的话语让他心头一软。

他头一次觉得,活生生的爱人竟是这般美好。

“美丽的少女啊,至少叫我哥哥好吗?另外……请不要在揪小生尾巴上的毛了……”

他笑着,试图把尾巴从跳跳妹妹手中拽出来,却被少女抱的更紧。

她瞪大了那双又亮又湿的眼睛,一览无余的天真烂漫,妖狐不忍心拒绝她。

他的手软了,心也软了。


4.

“哇哇!抱住!呜哇,真的好棒呀!软软的~~~”

像是见妖狐妥协,少女毫不吝啬她的赞美。

看着男人唇角的笑意渐深。

她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往往由表面温和的人给予。

粉红色发丝因跳来跳去而散乱,而她并没有因此显得杂乱,反而显得那张脸更加小巧。

妖狐抚摸上她的脸,想象着美丽躯体下流淌着的血液,甜美的鲜红喷涌而出之时,他的爱人是最美的。


5.

“色狐狸!!!!你要对我妹妹做什么!!!看招!!!”

他还沉浸在对少女的臆想之中,却被一声怒呵打断,还未等看清来人,便被一块硬物所攻击。

他隐约间听见那人说了什么,心下一时委屈。

“痛痛痛……明明是你妹妹在调戏小生!”

他反驳着,一边扶正了有些歪斜的面具。

来者狠狠地对着他呸了一声,还欲说些什么,却被跳跳妹妹所打断。

“哥哥,叔叔的尾巴手感很好的!不信你摸摸~给!”

说着,便把手中的尾巴递给了跳跳哥哥,妖狐没有动作。

因为,他看到少女含笑的眼睛与他对视。

她甚至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为妖狐解了局。

心跳一下快过一下,面具下的脸因谁的注视而泛红。

虽然尾巴掉了很多的毛,但妖狐心满意足。

他凝视着掌心中的小小糖果,这是跳跳妹妹在告别时偷偷塞进他手中的。

这是独属于两人间甜蜜的秘密,连夜风都似乎带着苹果糖的甜香。

他将糖果放在心脏的位置,独享这份甜蜜。




叶石斑

新年快乐!!!

多图 请乐于观看的大人们耐心翻到自家崽崽~

新年快乐!!!

多图 请乐于观看的大人们耐心翻到自家崽崽~

龙崎岚

跳跳妹妹 自戲

*跳跳妹妹視角

*番茄(跳跳犬)、晴明、妖狐串場

*跳跳妹妹:「」、番茄:“ ” 、晴明 妖狐:‘   ’

今天一如往常的在跳跳一家的庭院跟番茄以及其他小動物玩著,大哥跟哥哥二人,今天因為家裡屋頂破了一個洞,出去找材料了,哥哥說因為我們是殭屍,所以隨便跑去市集,或是很多人類的地方,會嚇到他們的。

玩了不曉得多久,前面出現了一道白光「嗚哇——!」因為刺眼的白光我伸出了手遮擋在前方,瞇著雙眼,番茄也因為白光而跳到我身旁一直狂叫“汪!汪汪!”一直叫著,白光退去後,便來到了一間屋子內,只見周圍有著一個法陣,最尾端有有著六個鬼火,然...


*跳跳妹妹視角

*番茄(跳跳犬)、晴明、妖狐串場

*跳跳妹妹:「」、番茄:“ ” 、晴明 妖狐:‘   ’

今天一如往常的在跳跳一家的庭院跟番茄以及其他小動物玩著,大哥跟哥哥二人,今天因為家裡屋頂破了一個洞,出去找材料了,哥哥說因為我們是殭屍,所以隨便跑去市集,或是很多人類的地方,會嚇到他們的。

玩了不曉得多久,前面出現了一道白光「嗚哇——!」因為刺眼的白光我伸出了手遮擋在前方,瞇著雙眼,番茄也因為白光而跳到我身旁一直狂叫“汪!汪汪!”一直叫著,白光退去後,便來到了一間屋子內,只見周圍有著一個法陣,最尾端有有著六個鬼火,然後看到一個粉色和服的女孩子、以及白色長髮的男人。

「嗚..!哥哥們!番茄!」左看右看發現不在自己家那邊以後嘗試叫了,也沒有看到哥哥們的蹤跡,叫喚了番茄也沒有人回答,於是嘗試召喚番茄「汪汪——出擊!」,番茄突然出現在旁邊“汪..汪嗷嗚..!”叫了幾聲以後就跑到了跳跳妹妹身邊,「番茄!」看到番茄被召喚出來才發現原來番茄只是回去了「你怎麼突然回去了啊?這裡是哪裡啊?」看了看四周一臉不解的說。

‘這裡是XX陰陽寮,我是陰陽師 晴明,你剛剛是被我們召喚出來的,你叫什麼呢?’晴明解釋道。

「啊!是陰陽師!我是跳跳一家的跳跳妹妹!我有兩個哥哥,大哥是頭上插著一隻箭的那個!他叫跳跳哥哥!然後哥哥是手上有著手銬的那個!他叫跳跳弟弟!它是番茄!是一個殭屍狗狗!然後我跟哥哥們也是殭屍!」介紹完自己順帶幫哥哥們簡單的介紹以後才想到哥哥不在這,欸?那哥哥們回來嗎?「吶吶——晴明大人!哥哥們會來這裡嗎?會知道我在這裡嗎?他們什麼時候來呢!」跳跳妹妹睜大眼睛看著晴明大人問道。

晴明愣了一下回答說‘....你的哥哥們不會來喔,他們沒有被召喚到,他們是無法住在這裡的...。’

跳跳妹妹愣了一下,抱緊了懷裡的番茄「欸?那..那哥哥們會來嗎?還記得跳跳妹妹嗎?」跳跳妹妹有些膽怯的說,然後看著晴明大人。

‘會喔,之後應該能召喚到跳跳哥哥跟弟弟。’晴明摸著跳跳妹妹的頭說道‘在他們來以前你先在這裡玩吧!在這裡照顧好自己,他們來了才能開心!’然後指著門外。

跳跳妹妹點了點頭變站起來跳出了召喚房,關上了門,想到哥哥們不在,難免有些害怕,眼淚忍不住的漸漸濕潤了眼眶「嗚..大哥、哥哥...」心裏有點不安。

此時剛打完麒麟的妖狐剛好回來,看到熟悉的粉色單馬尾長髮少女,便走過去靠近他‘這不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嗎?你也被晴明召喚了?這可真..’靠近以後才發現跳跳妹妹在哭,也猜的到跳跳妹妹那麼單純,應該是跳跳哥哥跟弟弟不在所以害怕了,於是蹲下來嘗試安撫‘美麗的少女..!不要哭,哥哥們很快就會來了,少女這麼哭他們看到會難過的,小生帶你去買蘋果糖好不好?’

聽到聲音抬頭看便認出是之前的妖狐叔叔,聽到一番話心裡安心了許多「知道了,妖狐叔叔!我們一起去買蘋果糖!我一定會有耐心的等哥哥們過來的!跟番茄一起!」。

‘應該要叫小生 哥哥...算了’妖狐輕笑了一下,看在今天跳跳妹妹第一天到陰陽寮就算了,不計較。

從此跳跳妹妹就在陰陽寮裡度過漫長又快樂的日子,等待著跳跳一家的團圓。

———————完———————

叶石斑

看到有太太发了狐跳周边返图 我也发一下最近拍的

看到有太太发了狐跳周边返图 我也发一下最近拍的

石榴不是鱼
之前的立牌真真真好看。拍不出万...

之前的立牌真真真好看。拍不出万分之一的美

之前的立牌真真真好看。拍不出万分之一的美

cmjkurama
目前水平并不足以细化到自己满意...

目前水平并不足以细化到自己满意的程度的废稿。努力提升水平后再提上日程吧……

目前水平并不足以细化到自己满意的程度的废稿。努力提升水平后再提上日程吧……

cmjkurama
-小生遇见了命运之人。 -好想...

-小生遇见了命运之人。

-好想念那个软软的尾巴哦~

-小生遇见了命运之人。

-好想念那个软软的尾巴哦~

枫彧要喝粥咕

您好这儿是阴阳师的语c群宣,占tag歉,咱是白切黑的白童子???

目前群内各式神均处单身/疯狂暗示

进群劳烦看看白日做梦墙/伤感

这儿可磨皮可水聊可赌博游戏,只要不触碰底线就好,皮下劳烦戴套

急需新鲜血液!!!

您好这儿是阴阳师的语c群宣,占tag歉,咱是白切黑的白童子???

目前群内各式神均处单身/疯狂暗示

进群劳烦看看白日做梦墙/伤感

这儿可磨皮可水聊可赌博游戏,只要不触碰底线就好,皮下劳烦戴套

急需新鲜血液!!!

本 福 子

求文 [叔叔]

题目应该是这个><几年前看到的 印象很深 大概是妖狐诱拐(?)跳妹 最后跳妹要嫁给妖狐时妖狐却死亡了 貌似有句话是再给我一颗苹果糖之类的

总之超超超想看><如果有的话请私我

题目应该是这个><几年前看到的 印象很深 大概是妖狐诱拐(?)跳妹 最后跳妹要嫁给妖狐时妖狐却死亡了 貌似有句话是再给我一颗苹果糖之类的

总之超超超想看><如果有的话请私我

你黑眼圈好重
妖狐手中线,跳妹身上衣?

妖狐手中线,跳妹身上衣?

妖狐手中线,跳妹身上衣?

你黑眼圈好重
今天遇到的命定之人,和之前的都...

今天遇到的命定之人,和之前的都不一样…

今天遇到的命定之人,和之前的都不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