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92.5万浏览    43.1万参与
汇娱
修勾:你可要帮我剪得好看一点哟!
修勾:你可要帮我剪得好看一点哟!
菠萝乔少爷
身材都不错~麻麻腿长两米,卷卷...

身材都不错~麻麻腿长两米,卷卷也有腰了🤪

身材都不错~麻麻腿长两米,卷卷也有腰了🤪

汇娱
看出来了能去游泳他真的很开心
看出来了能去游泳他真的很开心
莳珊

<三>巧克力和奶昔的真相

原剧:巧克力奶昔

文本化:莳珊(侵权删)


尽管睡前的最后一丝记忆还停留在让巧克力和奶昔出去睡的那一秒,但当正宇醒来,不出意外的,身边还是被左右包围了。

“又是什么时候跑进来的啊。”

正宇无奈叹息,不过已经逐渐习惯了。

挪开巧克力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正宇起身准备三人的早餐。突然身边空了一块,奶昔拽过来被子盖在身上,试图弥补正宇离开后下降的温度。

冰箱里的余粮已经不多,把空瓶子扔进垃圾篓的声音吵醒了巧克力。

“你要去哪?”

看到正宇拿上钱包作势要出门,巧克力问道。

“去街口的便利店。”

“我也一起去。”

“我很快就回来,乖乖在家等我哦。”

巧克力忍下了跟上去的念头,目送正......

原剧:巧克力奶昔

文本化:莳珊(侵权删)


尽管睡前的最后一丝记忆还停留在让巧克力和奶昔出去睡的那一秒,但当正宇醒来,不出意外的,身边还是被左右包围了。

“又是什么时候跑进来的啊。”

正宇无奈叹息,不过已经逐渐习惯了。

挪开巧克力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正宇起身准备三人的早餐。突然身边空了一块,奶昔拽过来被子盖在身上,试图弥补正宇离开后下降的温度。

冰箱里的余粮已经不多,把空瓶子扔进垃圾篓的声音吵醒了巧克力。

“你要去哪?”

看到正宇拿上钱包作势要出门,巧克力问道。

“去街口的便利店。”

“我也一起去。”

“我很快就回来,乖乖在家等我哦。”

巧克力忍下了跟上去的念头,目送正宇离开家门。

这时,奶昔也走出卧室,伸了个懒腰,摇了摇头。

“正宇去哪了?”奶昔坐到沙发上。

“他说他要去便利店。”巧克力没完全清醒,坐到他身边。

奶昔更是困意满满,靠在巧克力的肩头,打算再小憩一会儿。

“我要跟着去。”

巧克力突然起身,奶昔毫无防备地摔到了沙发上,回手就给了巧克力一巴掌。

“坐下吧你。安静地待着,听到没有?”

奶昔想要再眯一下,反复打量他不打算再起来,才放心地靠回去。


正宇买完东西,顺手买了一根雪糕吃。另一头,巧克力还是跟了出来,四处寻找着他。

“正宇!”巧克力高举着手示意他。

“不是说让你在家等着的嘛。”正宇无奈,却也感到很暖心。

两人在马路的两边收住了脚,车马攒动,川流不息。笑意在他们俩的脸上逐渐凝结消逝,往事的阴云笼罩在了路口的上空。

刺耳的刹车声,沉重的撞击声,巧克力临死前的呻吟声汇聚成正宇无数次梦魇中的低吟。恶魔的吟唱伴随着心脏撕裂的痛苦,清晰得像是翻新的老电影,历历在目。那一天,正宇一步步后退,不愿意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就像是没有任何幽默细胞的老天爷开的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听了,看了,只会难过得哭不出声。

正宇手中的东西全都掉在了地上,他根本无心顾及这些,眼中,只剩下了巧克力的身影。冲过车流,他把巧克力紧紧抱住,恨不得把他揉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放心他的安全。

“我不是让你乖乖在家等我了嘛?!”

正宇的语气轻柔,巧克力却听得出声音里颤抖的歇斯底里。这句话,是对现在的他所说,也是对那时候的他所说。

“如果发生意外,我怎么办?!”

正宇把头埋入他的肩膀,语气已经染上了哭腔,是巧克力从未见过的无助和脆弱。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巧克力自然知道是为什么,用手安抚他的后背。

拽着巧克力的衣服回家,正宇一路都无比沉默。沉寂多年的心痛又一次如潮水般袭来,失而复得,正宇真的很难想象若是再一次别离,他是否还承受得住。巧克力心疼地看着他,也是无言。


家里,奶昔蹲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玩弄手指。

“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你饿了吗?”

奶昔微笑着点点头,若是往常,正宇应该会走过来揉揉他的头发然后问他想吃什么的。

“等一下。”

正宇没有表情的回答让奶昔收敛了笑容,嗅到一些不对劲的味道。

“巧克力怎么了?”

奶昔跟进厨房帮正宇拿放在高处的盘子,询问是不是巧克力又惹祸让他生气了。

“没啊。”

“那为什么巧克力看起来那么沮丧?”

“奶昔?”

“嗯。”

“你对我有没有过埋怨?”

许是没想到正宇会这么问,奶昔眼神飘忽,有些不知所措。

“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要埋怨你?”

“因为,我发现你生病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奶昔轻笑一声。

“你是不是傻子啊?你到现在还以为是你自己的错吗?你以为我们是因你而死的吗?”

正宇沉沉地叹了口气,厨房闭塞的环境中,空气变得越发凝重。

“我们没这么想过。你知道,在我即将死亡的瞬间,最担心的是什么吗?是怕我离开后,对你来说,日子会变得很难,你会伤心很长时间。这才是我们最担心的。”

四目相对,奶昔满脸认真。

“真的吗?”

奶昔走上前抱住了他,就像是抱住了曾经那个破碎的少年。正宇缓缓闭上眼,心里那块曾经枯萎,凋谢,死去,被墓碑垒起来疤痕的地方,慢慢被奶昔的话语抚平。

“我们,从未对你有任何埋怨。”

“喂,奶昔,为什么抱着正宇啊?”巧克力凑了过来。

“我也要抱抱!”

巧克力抱住了相拥的奶昔和正宇,曾经的遗憾和空虚被两人温暖的体温填补。正宇心中那个谴责自己的小人随风而逝,而那一块阴翳,被名为巧克力和奶昔的阳光取而代之,再也不会在午夜中想起,一旦牵扯就钝钝的疼了。


和往常一般,咖啡馆仍然没什么人。巧克力无聊地打着哈欠,奶昔坐在一旁昏昏欲睡。

“走吧,我们去打扫。”正宇单手掐住巧克力两边的脸颊,带着他忙活起来。

店长站在吧台里,看着卡座上的奶昔一下下点着头,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和曾经养过的猫咪很像吗?店长此刻依稀感受到了一点。嗯,确实很可爱。

思索间,正宇和巧克力已经打扫完回来了。

“还是很困吗?要不要来点冰美式?”店长问道。

“好啊。”正宇回答。

“我不要咖啡,牛奶就好。”想起咖啡的味道,巧克力果断放弃。

“我要一杯奶茶。”

奶昔突然开口,吸引了三个人的注意。

“凉的。”奶昔补充道。

坐到吧台喝着东西,正宇,巧克力和奶昔都减少了困意。巧克力精神了起来,眼神就开始一直盯着正宇不放。

“那个,巧克力啊。”

“怎么?”

“你的注视,有点太沉重了。”

正宇一直被盯着,浑身不自在。

“我的眼神吗?我看你的眼神怎么了?”巧克力不明所以。

“你的眼神,太油腻了。”奶昔打量他,形容道。

“你应该像我一样,仔细看。”

奶昔边说边给他演示着。

“当你的眼神像这样,和正宇对视上的时候,咻——”

奶昔把视线转移到了一边。

“假装你没有在看,就像这样,等正宇看别的地方的时候再看他,这样就不会沉重了,懂了吗?”

奶昔把手中玩弄的吸管插回杯子,洋洋得意。

巧克力模仿奶昔的样子,不过明显生硬得多。

正宇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的宠物,还能怎么办,宠着呗?

巧克力和奶昔为此甚至坐到了一边,认真地交流学习着。

“你看你的眼睛,水汪汪的,这么漂亮的眼睛为什么那么睁着?”

“但是正宇以前什么都没说。”

“那是你现在那么看他。”

巧克力努力练习着看正宇的眼神和方式。

“好,最后一次,集中你所有的注意了。睁开点,对,就是这样。”奶昔老师也教的很认真。

正宇看着他们的互动,感觉很幸福。

“为什么看上去这么兴奋?”

注意到正宇脸上的笑容,店长拍了下他的肩膀,盯着他笑着。

“怎么,我脸上有东西吗?”正宇疑惑,巧克力和奶昔就算了,怎么舅舅也喜欢盯着自己看。

“没有,我就是很长时间没看到你这么轻松了。”

“我吗?”

“嗯……是因为他们吗?”

“当然不是。”正宇否认。

“如果无聊就去擦几张桌子。”正宇把抹布扔过去,吓了奶昔一跳,倒是被巧克力稳稳接住。


巧克力和奶昔擦着最角落的桌子。奶昔打量着这边说话正宇应该听不见,询问起巧克力。

“巧克力啊,我们现在,不告诉正宇吗?”

巧克力手下动作一顿。

“嗯,快了。”

“我们得告诉正宇那件事,不能太晚讲出来。”

巧克力沉默点头,看正宇难得开心的脸庞,满是不舍。



写在后面:只是看的时候没觉得什么,要分析正宇的心理活动的时候才真的被刀到了。呜呜呜,好想哭……

苏芮

  let me do it for you 但是不是原音乐版 用手指头画的 比较丑

  let me do it for you 但是不是原音乐版 用手指头画的 比较丑

关于我追求芥川,但却被误认为是太宰治粉丝而被罗生门生吞这件

一种我眼中的完美女性形象.

摸鱼二则。希望衣着自由,穿着不要再被人指责

一种我眼中的完美女性形象.

摸鱼二则。希望衣着自由,穿着不要再被人指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