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狗崽

851.3万浏览    21896参与
雀轨电车
嗓音是被截停的火车 ​​​

嗓音是被截停的火车 ​​​

嗓音是被截停的火车 ​​​

SOKU酱爱吃干脆面

云天物语  十八  大天狗x妖狐

即将完结啦,给狐狐一个好归宿

云天物语  十八  大天狗x妖狐

即将完结啦,给狐狐一个好归宿

是未凉阿

【狗崽/短篇】《声色》

◎机车x白鸟

◎完整版移步wb或置顶q群


        01 


  妖狐下场的时候,照例获得了粉丝、特别是女粉丝们热情似火的表白。 


  玫瑰、向日葵,各种明艳盛放的花被投掷上舞台,在震耳的音乐声和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射下,安静地躺在他脚下。 


  妖狐垂眸,俯身拾起一支凑近脸前轻嗅,他太知道如何能够拨动别人心弦,只是一个微笑,一个眨眼,就再次换来粉丝的高声尖叫。 


  他便在这尖叫声退了场,直到幕...

◎机车x白鸟

◎完整版移步wb或置顶q群


        01 

 

  妖狐下场的时候,照例获得了粉丝、特别是女粉丝们热情似火的表白。 

 

  玫瑰、向日葵,各种明艳盛放的花被投掷上舞台,在震耳的音乐声和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射下,安静地躺在他脚下。 

 

  妖狐垂眸,俯身拾起一支凑近脸前轻嗅,他太知道如何能够拨动别人心弦,只是一个微笑,一个眨眼,就再次换来粉丝的高声尖叫。 

 

  他便在这尖叫声退了场,直到幕布将他的身形彻底藏起,才放下那只尽职尽责不停抛飞吻的手来。 

 

  换下方才在台上被汗打湿的背心,妖狐随手从包里抓了件黑T套上,又拿了个棒球棒扣在头上,妆也懒得卸,就又从后台溜出去了。 

 

  妖狐从前在小酒吧驻唱,背着一把吉他四处乱逛,有舞台就上,唱到今天,凭着天生的一副好皮囊和一把好嗓子,也算是成了当地live house炙手可热的小明星。 

 

  可他总还是保留着从前的一些习惯,比如,下场后一个人跑到吧台附近去喝上几杯。 

 

  身后路过的几个姑娘仍不乏激动地讨论着刚才的演出,全然不知正主本人正背对着他们默默聆听,什么“好酷”“好帅”“好燃”一股脑儿钻进耳朵,妖狐抿了口酒,咧嘴一笑,露出颗尖尖的小虎牙。 

 

  他边跟着音乐节奏叩着桌面打拍子,边悠哉地喝完了一杯酒,自在地舔了舔嘴巴,站起身准备回家去了。 

 

  没成想灯光昏暗看不清楚,妖狐一转身,就结结实实撞上了一个人,帽子也掉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妖狐说着,弯腰欲捡,不想对面那人也伸了手,两人指尖相触,妖狐愣了愣,便被对方抢先一步。 

 

  “抱歉,没看清楚。”大天狗直起身,将手里的帽子递过来,“你的帽子。” 

 

  妖狐接过来,重新戴在头上,朝他笑了笑:“谢谢啦。” 

 

  两人这么一抬头,方才看清对方的脸来。 

 

  好帅——妖狐心里小鹿跺了跺脚,狠狠地心动了一下,他瞧见眼前这位帅哥和自己对上视线后便一怔,以为这人是认出了自己,赶忙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嘘......” 

 

  还不忘抛个wink过去。 

 

  他刚想继续开口,讨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就看到有个身形高挑的美女走了过来,嘴里喊着:“喂,大天狗?” 

 

  糟糕,在这干站着半天了,一会儿被人认出来可就麻烦了,妖狐心想。正巧这时,裤兜里揣着的手机嗡嗡振动起来,他握着手机,颇有几分依依不舍地同自己有缘无分的一见钟情对象道了别,转身离开了。 

 

  妖狐从喧闹中抽身,就听见电话那头吆喝起来:“狐狸,那边结束了?过来喝酒?” 

 

  “老地方?这就来。”妖狐应着,虽然知道什么也瞧不见了,还是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这才压低帽檐,走远了。 

 

  而大天狗还停在原地,他眼前还是方才那副场景,棒球帽底下一张抹着浓妆的脸,大胆铺色,张狂又恣意,偏偏却有着一双明亮又纯粹的眼睛。 

 

  他笃定,即便卸去夸张的妆,那也会是一张见之难忘的脸。 

 

  似乎在哪里见过,他蹙眉回忆,终于将这张脸同方才舞台上那个身影对上了号。 

 

  “怎么了?傻站着干嘛?”青行灯拍拍他的肩。 

 

  “刚才撞到一个人。”大天狗望着妖狐离开的方向,人来人往,他早就不见了踪影,“好像是刚才唱歌的那个。” 

 

  “是叫妖狐来着?之前离得远没看清,这么一看还挺......”他斟酌道,“挺可爱的。” 

 

  02 

 

  匆匆一面之缘,妖狐没想到会再遇见。 

 

  他这天没有演出,应了夜叉的邀去新开的酒吧逛逛。两杯酒刚下肚,夜叉那头接了个电话就匆匆离场,他自己喝得索然无味,拍拍屁股起身,准备抄个近路溜回家睡觉去。 

 

  刚拐了个弯到了巷口,就听到里头隐隐约约传来的打斗声,似乎还是个小混混抢劫群殴的剧本。或许是方才的酒意上头,热血青年妖狐想都没想,身体比大脑先做出反应,一扭头就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冲进了战局。 

 

  被围攻这位似乎也不是个善茬,两人轰轰烈烈打了一场,最后以小混混们见情况不利撤退而终结。 

 

  妖狐想着问问对方如何,一抬头,这才瞧见那人的脸。 

 

  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他的脑袋里第一次出现“命中注定”这俗套至极的四个字来。 

 

  对面的大天狗正盯着自己发愣,显然也认出了他,妖狐这么想着,心中窃喜,想了想还是先开口:“你没事吧?” 

 

  “抱歉。”大天狗却答非所问,他看着妖狐颊边的几道红痕说,“害你受伤了。” 

 

  妖狐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脸上挂了彩,抬手摸了一把:“嘶——糟糕,后天演出要被化妆师骂了。” 

 

  继而他又乐了起来,一拍脑门:“刚好可以试试上次说的战损妆。” 

 

  他这边自顾自多云转晴着,没留意大天狗一直在默默打量自己——这次他没有画什么夸张的舞台妆,一张脸素面朝天,少了许多的叛逆狂野。 

 

  “帽子事件”后,大天狗又去看过几次妖狐的演出。他承认自己从没见过这样的人,似乎很难用一两个词来形容他——他有些像太阳,耀眼且热烈,潇洒又张狂;可他又有些像月亮,总透着些隐约朦胧的性感魅力,举手投足间便可撩人心弦。 

 

  越是靠近,越是被他吸引。 

 

  “作为报答,可以请你喝一杯吗?”大天狗主动提出邀约。 

 

  “你知道吗?”妖狐突然笑了,巷子里有些昏暗,他上前两步,以便看清楚大天狗的表情,“一般请我喝酒的陌生男人,无非有两种目的,一种是想跟我谈生意,另一种......是想睡我。” 

 

  他笑意更深:“你是哪种?” 

 

  他本就是故意撩拨,想看这人脸红无措的模样,正准备说一句开玩笑来圆场,谁知大天狗十分坦然地接上了他的话:“现在有第三种了,我想追你。” 

 

  两人目光相撞,此刻清楚无比地在对方眼底看到了与自己全然相同的欲望,妖狐突然知晓了今夜的结局,他舔了舔嘴巴,再次往前挪了挪,直到他的靴子踢到大天狗的鞋尖,才略略仰头,将一个轻吻印在他唇角:“作为男朋友的话,第二种也可以。” 

 

  回应他的是揽在腰间的手臂,和一个热烈的吻。


【完整版移步wb或置顶q群】 


南极米酒
微博里删掉的图,Lof来放一放...

微博里删掉的图,Lof来放一放(

微博里删掉的图,Lof来放一放(

Floss

果然不上色看着舒服多了🌚🌚


(不太会画,就用的模板,模板放最后了)

果然不上色看着舒服多了🌚🌚


(不太会画,就用的模板,模板放最后了)

一潇潇一
占tag致歉 出一本璎珞老师的...

占tag致歉

出一本璎珞老师的狗崽摸鱼小本子


占tag致歉

出一本璎珞老师的狗崽摸鱼小本子


SOKU酱爱吃干脆面

放课后的保健室1

星坠狗(现代)x校园狐狐

放课后的保健室1

星坠狗(现代)x校园狐狐

Phantom

滴滴滴

崽崽生日快乐!!

《绝育》献给过生日的崽崽!

(崽崽妈妈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1群

p2试阅

滴滴滴

崽崽生日快乐!!

《绝育》献给过生日的崽崽!

(崽崽妈妈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1群

p2试阅

子哼

【狗崽】Through the sky

[学生狗x吉他手崽 ooc]

[妈妈的美丽狐狐生日快乐]

[好久不见啦]


乐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小众里走了出去,不在只局限在那一小撮粉丝,音乐节遍地开花。


茨木是其中的狂热粉,票根集了一盒,随处可见的周边,都是同一个乐队的——PECCATUM.

大天狗有些不理解,但也不准备去丰富这方面的认识,只是抵不住茨木死缠烂打式的强烈安利。

他又搞到了门票,两张,却不知道该邀请谁一起去,班里的人筛了一遍,也就大天狗勉勉强强有资格一睹他挚友的风采。

最重要的是大天狗和自己的挚友一样,都留有一头长发。

会留长发的男子,茨木觉得都不会差。

“我挚友你见过一次就知道了,没有人能抵...

[学生狗x吉他手崽 ooc]

[妈妈的美丽狐狐生日快乐]

[好久不见啦]


乐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小众里走了出去,不在只局限在那一小撮粉丝,音乐节遍地开花。


茨木是其中的狂热粉,票根集了一盒,随处可见的周边,都是同一个乐队的——PECCATUM.

大天狗有些不理解,但也不准备去丰富这方面的认识,只是抵不住茨木死缠烂打式的强烈安利。

他又搞到了门票,两张,却不知道该邀请谁一起去,班里的人筛了一遍,也就大天狗勉勉强强有资格一睹他挚友的风采。

最重要的是大天狗和自己的挚友一样,都留有一头长发。

会留长发的男子,茨木觉得都不会差。

“我挚友你见过一次就知道了,没有人能抵抗住他的魅力。”

茨木嘴里的挚友是乐队的贝斯手酒吞,从小便是茨木的偶像,现在更是成了名副其实的粉丝。

很少有人会这么缠着大天狗,这让他有些不适应,为了脱离茨木的碎碎念,周末时便一起去了。

很吵。

是大天狗不喜欢的氛围,但是除他之外都很兴奋,茨木拉着他走到最前排,看屏幕上乐队成员的海报。

各有各的特点,大天狗被一脸颓靡表情的妖狐吸引住了目光,很难去解释的感觉,他突然有了些兴趣,想要去看现场中,这个吉他手会是什么样子。


场地由亮转黑的同时,乐队成员们也通过升降台出现在了舞台的中央,音乐响起的瞬间,全场沸腾。

大天狗看着舞台上的吉他手,周围满是粉丝兴奋的呼唤,让人肾上腺素飙升。

吉他手似乎听到了粉丝们的呼唤,不断的往台下抛wink,气氛烘到最高潮时,他将吉他放在舞台上,自己则纵身跳到了人海当中,大天狗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想要伸手去接,却没有机会,他离舞台太近,此时离妖狐便远了。

闪闪发光的小狐狸被粉丝接住,队友们也开始往台下洒水,应和着粉丝们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明明是绝对嘈杂无序的环境,妖狐和大天狗却对上了视线,妖狐看着和这个环境有些格格不入的大天狗,送出了自己今天第一枚飞吻。

乱了,整个都乱掉了。

直到乐队退场大天狗都没有从刚刚的情绪中平复,还没等他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便被茨木拉去了后台的休息室。

除了烟烟罗去了内室,其他几个都是在外室更衣,鬼切抱怨妖狐选的衣服太轻浮,自己不喜欢。

妖狐说他土,不懂现在的时尚趋势。

两个人吵的最厉害的时候,茨木带着大天狗进来了,室里瞬间安静,安静的让人有些别扭。

妖狐看了眼跟在茨木身后的大天狗,换上笑脸说自己觉得和这个小朋友有缘,想要请他去喝东西。

大天狗没拒绝,茨木便也不管了。


两个人站在自动售卖机,看着从取货口滚出来的饮料,妖狐捡起来后递给了大天狗一瓶。

对方的话少的可怜,他打开饮料喝了一口后喟叹了一声,说自己要先溜了。

他本来就是因为不想在里面呆着了才随便找了个借口出来。

大天狗扣着易拉罐上的环,声音有些发闷的询问说:“以后我还可以来听你的吉他吗?”

妖狐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好笑,将自己挂在手腕的头绳摘下后绑到了大天狗的发尾上,过程中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却都没有拉开距离。

大天狗看着妖狐从衣领中露出来的一小块锁骨,觉得有点耳热。

“想来我随时都欢迎你,乖弟弟。”


然后就成了常客,成了铁粉。

茨木有些迷茫,自己本来是想拉人领略自己挚友的风采,结果对方成了队友粉。

但是也都不是什么大事,自己本来也只是想要消耗那张门票。


妖狐觉得大天狗这个乖弟弟很有趣,明明总是在人群中有些无所适从,却总会过来。

人自然而然的从粉丝划到了话有点少的乖弟弟上面。

跟茨木一样成了休息室的常客,但是总是会邀请妖狐出去。

烟烟罗偷问过妖狐,那个弟弟是不是喜欢他。

妖狐被问的脸红,但还是否定了,解释的话不知道是在和烟烟罗说还是和自己说:“就是偶然认识的一个乖弟弟。”

烟烟罗不回他,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妖狐落荒而逃,带着自己都还没琢磨明白的隐秘心思。


又是一场舞台结束后,大天狗照常去休息室找妖狐,他今天的衣服有些特别,后面还留了两道拉链。

妖狐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设计。

大天狗也不解释,只是拉着人往外面走,说有事情要和妖狐说。

留在休息室中的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感叹那层窗户纸终于要被捅破。

妖狐心跳失速,但又怕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会场旁不远便是护城河,夜景很好,附近的人因为音乐节的原因,现在都在场内,河边的人并不多。

大天狗却没有心思赏景,他看着妖狐询问说:“今天是你生日对吗?”

妖狐点了点头,一会等正式结束了,他回去后还准备开一小会直播。

“可以帮我把衣服的拉链拉开吗?”

不明所以的请求,妖狐却乖乖照做了,被衣服藏起的肉体也被慢慢显露出来,妖狐小口的吞咽着口水,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自己的礼物。

刚帮忙弄好拉链,眼睛便被大天狗遮住,耳边响起了翅膀振动的声音,视线再次恢复时,便看到属于大天狗的翅膀,第一次见。

并不是常见的双翼而是四翼。

大天狗将手环抱在妖狐腰上,询问说:“想要去高处看看夜景吗?”

没有理由拒绝。

妖狐扶着大天狗的肩膀,将信任全部托付给了对方,两个人慢慢离地。

妖狐有些惧高,眼睛始终闭着,手指紧紧的抓着大天狗的翅膀,偶尔偷看一眼,只觉得头晕目眩,他没有自己mv里表现的那么潇洒,可以在高塔上和小鸟互动,脚下没有实处可落,让他心慌。

风温柔的吹拂在妖狐的脸颊,却没有缓解他的恐慌,大天狗也没想到对方会恐高,有些后悔,额头抵在了妖狐额头上,安抚着自己的心上人:“不要怕,我会一直稳稳的把你抱在我的怀中。”

妖狐抖了抖耳朵,眼睛睁开一条缝,迎上了大天狗满是深情的目光,心跳再次失速,这次却不是因为恐高,而是因为喜欢。

可能是觉得现在已经没什么值得害怕的,妖狐打着胆子询问说:“你喜欢我吗?”

“嗯,很喜欢。”,大天狗看着妖狐,认真的询问说:“所以你可不可以跟我在一起?”

当然可以,怎么会不可以。

妖狐忍下欢呼,点了点头。

得到回应的大天狗,亲了亲妖狐的额头,说:“生日快乐,男朋友。”

无情干饭机器

星坠之风

逐月照君

好👌🏻

星坠之风

逐月照君

好👌🏻

狐狸良卿
本来就鸽,最近事还有点多,下个...

本来就鸽,最近事还有点多,下个月应该能画完,关于给狗天大梳头发其二,回坑人想画新皮互动,不过暂时先画个饼在这🤕

本来就鸽,最近事还有点多,下个月应该能画完,关于给狗天大梳头发其二,回坑人想画新皮互动,不过暂时先画个饼在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