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狗狗姐妹

2287浏览    21参与
老堇

狗狗姐妹

第二章,刚刚已经在超话里发了,然后就立马来这了,话不多说,看!


“瑶——枝——”刚刚从老皇帝那儿回来的赵美延进宫门就喊瑶枝,但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后来找累了干脆就坐在凳子上等,结果这么一等就等睡着了,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天都黑了,然后屋子里还有细细碎碎的声音。


“阿嚏——怎么突然这么冷,明明都打春了……”


正在回宫路上的瑶枝突然打了个喷嚏,她还不知道她家公主正在自己的闺房里和“歹徒”斗智斗勇。


还在凳子上坐着的赵美延睡意全无,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整出点动静那个“歹徒”就会发现自己然后就—...

第二章,刚刚已经在超话里发了,然后就立马来这了,话不多说,看!









“瑶——枝——”刚刚从老皇帝那儿回来的赵美延进宫门就喊瑶枝,但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后来找累了干脆就坐在凳子上等,结果这么一等就等睡着了,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天都黑了,然后屋子里还有细细碎碎的声音。

 

“阿嚏——怎么突然这么冷,明明都打春了……”

 

正在回宫路上的瑶枝突然打了个喷嚏,她还不知道她家公主正在自己的闺房里和“歹徒”斗智斗勇。

 

还在凳子上坐着的赵美延睡意全无,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整出点动静那个“歹徒”就会发现自己然后就——她了。

 

小蓝,你、你说我要是在这个世界里出了什么意外,有没有保险啥的?

 

骚凹瑞~美延xi上头没有告诉过我有保险这种东西呢,不过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们还有一次时光倒流的机会的!

 

啊……那就好那就好。

 

“呼……”

 

“哐——”

 

赵美延现在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了,没事叹什么气啊!该!让人家发现了吧!管不住自己的气!

 

赵美延现在是背对着屏风坐着,而“歹徒”是正对着屏风的另一面。

 

金米妮在皇宫的时候和她父皇说想先去看看那个未来的“驸马”,并保证绝对不会出意外的,结果来的第一天就在人家皇宫里迷路了,还迷路到了一个有人的屋子里。

 

赵美延现在左胸口那里突突的跳动着,仿佛心脏要冲破身体蹦出来一样,汗水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来,她听着后面的脚步声,好像是每一步都踩在她的心脏上一样。

 

金米妮咽了咽口水,心想:我没有做任何坏事,也没有伤害任何人,我只是迷路了,我就是一个路人而已,我是一个问路的,对,我是一个问路的,我是一个问路的……

 

两颗跳得比平时都快的心脏,在即将触碰到的那一刻,赵美延从凳子上弹跳起来,金米妮也被她吓得往后跳了一下。

 

“别杀我——我还得参加我哥的婚礼呢!”

 

“我迷路了,我是一个问路的!”

 

……

 

……

 

“你迷路了?”

 

“谁要杀你?”

 

金米妮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丝毫没有感觉到面前人眼里的鄙视:*话,你穿着夜行衣呢,就算不是杀我的也不像个正经人好吗?

 

赵美延在心里吐槽完后,眨了眨眼睛,顺道翻个白眼,心平气和的和她面前这个“歹徒”搭话。

 

“你……说你迷路了,是吗?”

 

“嗯。”乖巧ing.

 

“那你知道这是哪吗?”

 

“皇宫。”

 

“还有呢?”

 

“不知道了。”

 

不知道你就瞎闯!吓死她了!

 

赵美延不想再看她了,怕被气死,她让她坐在那里别动,然后她去拿点东西。

 

金米妮乖乖的坐在凳子上看着赵美延翻箱倒柜的找东西,心里还在想:真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呢,都没有把我送官~

 

但是等她被一圈圈绑起来的时候刚刚的想法瞬间消失,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绑完她就呼哧呼哧坐下的女人。

 

“你干什么!?干嘛绑我!我——唔唔唔!”

 

赵美延顺手从桌子上抓了一块放了三天的糕点塞进了面前嚷嚷不停的小嘴里。

 

“吵死啦!再叫当心我把你送到老头那去。”

 

“唔唔唔唔!”

 

凳子被金米妮晃悠的嘎吱嘎吱响,赵美延扶额,她又站起来走过去。

 

走到金米妮面前的时候,赵美延弯下腰和她对视,两人直接只差一个食指宽的距离的时候,赵美延发现这小孩儿脑门有点红了,耳垂也红了一点,粉粉的看上去好像手感很好。

 

这小孩儿不会是害羞了吧?

 

赵美延嘴角弯了一下,拿出自己的帕子,把面前人的眼睛蒙起来,不然不蒙起来的话,估计她也会害羞,做不了接下来的事情。

 

金米妮在赵美延站起来的时候还以为她会打自己或者直接叫人把自己送官什么的,结果这人走过来就离自己这么近,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金米妮自认为不是一个喜欢外表的人,但是任何人被漂亮的人这么盯着都会害羞的吧……尤其、尤其是这么漂亮的……

 

但是下一秒她就看见那个女人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然后就把自己的眼睛蒙起来了,失去视觉的金米妮瞬间陷入了慌乱之中,随后她就感觉到,耳边好像有什么东西把耳朵弄得痒痒的,她躲,那个东西就凑上来,然后、然后好像,还有风对着她的耳朵吹,金米妮被吓了一跳,然后就晃了一下脑袋,结果耳朵好像突然碰到什么东西了,软软的……

 

赵美延最开始用自己的头发丝儿去搔弄金米妮的耳朵,结果这小孩儿一直在躲,然后赵美延,就用嘴巴吹气过去,结果把金米妮吓了一跳,耳朵就撞到自己的嘴巴上了,赵美延有点不知所措,毕竟是自己先动手的,结果好像也没得到啥好处,最重要的是,初吻给了耳朵什么的,听着就很狗血啊……

 

赵美延之后也没有继续逗弄她的心了,干脆就把她松绑了,但是面纱一直都没有被拿下来,人家都说了是迷路,万一被自己看见容貌了觉得丢人怎么办,最怕的还是赖上自己。

 

“你走吧,我就当你没来过了。”

 

赵美延背对着金米妮,丝毫没有刚才的窘迫,仿佛和刚才的不是一个人。

 

金米妮被松绑的时候还是懵的,脑子里还在回味刚刚的触觉,听到眼前的人说让她走了,也就没有多留,不过走之前还是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啊?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吗?”

 

“没必要告诉你,而且过几天我就要离开了,哪来的再见,赶紧走吧,宫门离着不远,顺着黄色瓦片就能出去了。”

 

“……谢谢。”

 

再什么见啊,她都不一定在这待多久,兴许一完成任务就走了,回去和孩子们团聚。

 

感觉身后没人了,赵美延才转过来,然后就看到了桌子上有一块玉佩,然后自己刚刚用来蒙那人眼睛的手帕不见了。

 

“呵,小孩子吗……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再还你吧。”

 

正在外面宫墙上飞走的某人怀里还揣着一块绣着粉色桃花的白色手帕。

 

 

 

 

 

下回预告:那不是昨天晚上绑我的女人吗?!

那邻国公主怎么老是看我啊?

对不起了宿主,因为有一点变故,所以得封印你原世界的记忆了……

 

 

 

老堇

狗狗姐妹(有谁可以告诉我她俩在老福特的tag是啥吗?)

第一个世界是狗狗姐妹,按年龄排微博超话也有发,同步👌


“公主——公主!快来人啊!公主醒了!太医!太医——”


唔嗯……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吵啊……嗯!?这是哪儿啊……孩子们呢!?我刚刚不还在舞台上和孩子们一起彩排吗?这、我身上这是啥呀?


床上本来还在躺着的女孩一下子的坐起来,她的眼神里弥漫着惊恐,不安的四处打量着周围。


滋——


嘶——啥呀?


不好意思宿主我第一次上岗,没把握好电波的力度。


你、你哪位啊?...


第一个世界是狗狗姐妹,按年龄排微博超话也有发,同步👌

 

 

 

 

“公主——公主!快来人啊!公主醒了!太医!太医——”

 

唔嗯……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吵啊……嗯!?这是哪儿啊……孩子们呢!?我刚刚不还在舞台上和孩子们一起彩排吗?这、我身上这是啥呀?

 

床上本来还在躺着的女孩一下子的坐起来,她的眼神里弥漫着惊恐,不安的四处打量着周围。

 

滋——

 

嘶——啥呀?

 

不好意思宿主我第一次上岗,没把握好电波的力度。

 

你、你哪位啊?

 

咳咳,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未来科技公司的新型系统,我叫奶味蓝,也可以叫我小蓝。

 

哦……那还挺巧的,呵呵,我们粉丝也叫这个名字。啊不对!我怎么会在这里啊!?是你把我弄到这个地方的吗?你要对我做什么!

 

那个、那个宿主,你的本体现在在你原世界的医院里,因为彩排的时候你体力不支倒下了,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是严重的营养不良,外加不是良好的减肥方式,所以你现在是病危状态……

 

病、病危?那我是怎么来到这的?

 

小蓝本来还以为她会惊讶自己病危,结果就只是很淡然的疑问了一下,小蓝不得不佩服这位新(第一位)宿主的心理素质。

 

宿主是被随机选到的,您也是随机的。

 

那我来这要干嘛?

 

终于问到点上了!我们这个系列的新系统,也叫——【少女命格拯救系统】

 

啪啪啪啪啪啪(鼓掌声)

 

谢谢。

 

你还自带捧场效果啊……

 

呃……咳,您的任务就是拯救每个世界里最主要的那个女孩子!到达一定程度以后您就可以回到原世界了。

 

啊~这样啊,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是您的第一个世界:【拯救邻国公主】

这个世界的……呃我们简称女娃子,这个世界的娃儿呢,是邻国的公主,她父王之前和你们国家打仗,她们赢了你们输了,所以对方国王要求和亲,然后你的双胞胎皇兄就被送过去了,然后呢……

 

等下!为什么是我皇兄被送过去了啊?不应该她过来吗?

 

因为人家赢了啊,你皇兄相当于是倒插门,而且人家国王很心疼自己女儿的好吗,怎么可能让她自己千里迢迢的过来啊。

 

好、好吧,然后呢?

 

说到哪了,啊对,你和你哥哥长得都是那种人神共愤的脸,所以公主一下子就被迷住了,啥都听你皇兄的,然后剩下的剧情就很平常了,公主轻信他的甜言蜜语,不信她父王,后来就被灭国了,皇室的一个不留,公主也没活下来。

 

所以我的任务是不让她悲剧是吗?

 

嗯,对。

 

好,我知道了,那这个我现在这个身体是怎么了?

 

落水了,原剧情里是已经死了的,但是你来了“她”就又活了,她的封号是长乐,叫玫嫣,

赵玫嫣。

 

哇!她和我的名字差不多呢,我叫赵美延,你也别叫我宿主了,叫美延吧!

 

5555~宿主你真好QAQ,好的!美延xi!

 

嗯,很亲切了呢~

 

(小蓝:宿主真的很温油´∀`)

 

此时的长乐宫

 

“公主!公主怎么又晕过去了!太医呢!怎么还不来啊!”

 

长乐公主的贴身侍女瑶枝看着本来已经坐起来的公主又晕过去后,头上的青筋都突出来了,她现在恨不得去太医院把那几个老骨头拽过来给自家公主看病。

 

当年怡妃娘娘把公主和三皇子托付给自己和张公公的时候就再三嘱咐自己要照顾好公主,现如今却出了这档子事,这让她以后怎么去下面和娘娘交代啊。

 

“太医呢?还没来吗?再去找!快点!”

 

瑶枝焦急的在床边来回踱步,是不是给床上的公主盖一下被子,擦一下汗。

 

在她第十二次给公主盖被子的时候,床上的人终于出声了。

 

“水……”

 

瑶枝听到立马快步走到桌子边把水倒好再把公主扶起来,把水递到嘴边。

 

赵美延看这人的样子,心里对她产生了一点好感。

 

小蓝,这人谁啊?对我好好啊。

 

这人是长乐公主从小就贴身照顾的侍女,叫瑶枝,是可以信任的人。

 

赵美延得到了可靠的信息后,才把心里那点疑惑消除。

 

“瑶枝,本宫昏迷几天了?”

 

“回殿下,已经一周了,您要是再醒不过来,奴婢可就、可就……”

 

赵美延看着说着说着就开始哭的瑶枝有点手足无措,她下意识的就要下床去看她,结果却被瑶枝一下子按回床上。

 

“殿下还是安心卧床休息吧,奴婢没事的,就是看见您醒了才这么激动,再过几天三皇子就要走了,您还是好好养身体吧,别到时候赶不上和您皇兄告别了。”

 

“什么!?”本来听到前面几句赵美延心里还是很心疼这个侍女的,人家放在心尖尖上的公主就这么没了,还被自己暂时征用了身体,真是可怜;结果听到下一句脑子就突然清醒了。

 

“殿下、您、您怎么了?”

 

赵美延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床上了,她尴尬的慢慢坐下来,然后再悄咪咪的去打量瑶枝的脸色,发现没有异常后才继续问。

 

“就是那个我皇兄他、他还有几天走啊?干什么去啊?”

 

“公主您糊涂了吗?三皇子是去和其他皇子一起狩猎去,要五天才能回来,您不是说到时候要去送别吗?”

 

“啊、啊!这个事儿啊……哈哈,我不小心忘记了哈哈……”

 

小蓝!不是去和亲嘛!怎么去狩猎了!

 

美延xi~和亲前是有一场狩猎的,不过遇到暴民袭击了还好二皇子替三皇子挡了一下,不然到时候伤的就是三皇子了,和亲的人可能也会变。

 

啊~这样啊,所以说如果二皇子不替他挡箭的话他是不是就会受伤?然后就会换人?

 

理论上是没错的!

 

得到肯定答案的赵美延心里浮现了一个小计划……

 

“瑶枝!我皇兄他们什么时候去啊?”

 

“公主,您不会真的脑袋被撞到了吧!?对您来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会忘!”

 

“哎呀,你就快告诉我,他们什么时候走。”

 

“后天,他们一起去皇家狩猎场,说是要用来选出去邻国和亲的人……”

 

“哦……那怎么选啊?”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陛下也不知道,据说是邻国公主出的题,怎么选只有她知道。”

 

“那我也可以去吗?”

 

“这个……要问陛下的吧?”

 

“哦哦。”

 

“殿下……您的头真的没事吗?”

 

“……没事,瑶枝你出去吧,我要一个人休息一会。”

 

“是。”

 

小蓝,看来我得去拜访一下我那个皇帝老爸了~

 

美延xi!加油哦!

 

噫!

 

第二天

 

“殿下,您真的要去找陛下吗?”

 

正在给赵美延更衣的瑶枝疑惑的问,她不明白公主的想法,也猜不到,不过她能感觉到公主比以前开朗了,以前除了三皇子来才会笑一笑,说一两句话,到现在的话多了,也会和她说点话了,还会逗她(对,瑶枝以为昨天美延同志的露馅是逗她玩),要是怡妃娘娘还在的话估计会开心的不得了呢!

 

“当然要去了,谁规定的公主不允许去狩猎啊?”

 

不去怎么捣乱啊!

 

“公主好了。”

 

“嗯,我们走。”

 

……

 

乾清殿外

 

“父皇在里面吗?”

 

“在的殿下。”

 

“那公公帮我通报一声吧,谢谢公公了。”

 

“公主稍等。”

 

殿内

 

“长乐?她不是昨天才醒吗?怎么不在自己宫里好好歇着,快让她进来。”

 

“父皇!”

 

“怎么不在自己宫里好好休息啊?万一留下病根怎么办?”

 

“哎呀父皇,人家不是好久都没见到你了吗!所以想来看看你啊!”

 

美延xi你的演技真是大大滴好,给你赞。

 

谢谢。

 

“哈哈哈哈哈!说吧,你这个小机灵鬼又想干嘛?”

 

“嘿嘿,还是被父皇你看出来了……我那个就是想去和皇兄们一起狩猎去。”

 

“不行,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可以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而且这次不是去玩闹,是……”

 

“哎呀,我知道,不就是邻国公主来我们这选驸马吗!我是个女的,她还能把我选走啊,哎呀父皇你就让我去嘛,求求你了~”

 

赵美延怕这便宜老爸还是不同意索性拽着皇帝的龙袍袖子摇起来撒娇,好像不让她去就不放手一样。

 

最终皇帝还是受不了她这样撒娇,然后妥协了。

 

“你想去可以,但是你要答应父皇的几个条件。”

 

“好!我答应!您说吧!”

 

“唉,第一,你不可以一个人走,一定要待在你皇兄他们身边;第二,不要在他们狩猎的时候离得太近,不然容易受伤;第三,一定一定要待在士兵多的地方。以上三条你明白了吗?”

 

“明白!我全记住了!”

 

皇帝看着女儿拍胸脯向自己保证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人,她当时也是这么保证的啊,不过还是离开了……

 

“父皇、父皇?您怎么了?是不是我吵到您了,那我还是走吧,反正也说完了,我还是不打扰您了,注意休息,保护好身体。”

 

“嗯,回去吧,你昨天才醒,应该好好休息才对,我没事,那三条一定要记住!”

 

“知道了——”

 

 

 

 

 

 

 

 

 

小妮今天没有出现,可能下一篇就会出现了,毕竟还得来媳妇娘家接媳妇吗不是(*^ワ^*),文笔有点渣渣,望姐妹们不要嫌弃(鞠躬)

谢谢观看

WIDLE-全舒妍

年末总结

5.18开始发布文章


截止到12.22


共短打36篇


连载三部完结两部


欠点梗十篇(想哭)


最常更文月七月


最擅长的文风没有


最喜欢的文章类型全部


明年计划


1.完结一部连载


2.卷饼十篇起步


3.日月五篇起步


4.宿命六篇起步


5.树莓 姐弟 卷面等随机


6.所有点梗写完


7....

5.18开始发布文章


 

截止到12.22


 

共短打36篇


 

连载三部完结两部


 

欠点梗十篇(想哭)


 

最常更文月七月


 

最擅长的文风没有


 

最喜欢的文章类型全部


 

明年计划


 

1.完结一部连载


 

2.卷饼十篇起步


 

3.日月五篇起步


 

4.宿命六篇起步


 

5.树莓 姐弟 卷面等随机


 

6.所有点梗写完


 

7.待补充


LaVieEstInutile

于冬夜的大衣中长久地拥抱

没找到她俩cp在lof的tag🤐或许有好心人能告知吗
歌词改自《YOKOHAMA Blues》(End of the world)

《于冬夜的大衣中长久地拥抱》

minnie看着呼出的热气遇冷雾化成一片花,后知后觉地发现冬天到来了。

还是没能习惯异乡的生活。泰国四季如夏,季节只分为旺季与淡季。虽然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独自在异国他乡过冬,虽然年末评价后就能回家与家人一同跨年,还是不自主带起一丝思乡的惆怅。

练习生活繁复充实而又枯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被生活推着向前走着,还没来得及经历青春期、叛逆期,就已经被淹没在生活的洪流之中了。但没有什么好不满的,她明白这都是自己的决定。

牺牲是有必要的...

没找到她俩cp在lof的tag🤐或许有好心人能告知吗
歌词改自《YOKOHAMA Blues》(End of the world)

《于冬夜的大衣中长久地拥抱》

minnie看着呼出的热气遇冷雾化成一片花,后知后觉地发现冬天到来了。

还是没能习惯异乡的生活。泰国四季如夏,季节只分为旺季与淡季。虽然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独自在异国他乡过冬,虽然年末评价后就能回家与家人一同跨年,还是不自主带起一丝思乡的惆怅。

练习生活繁复充实而又枯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被生活推着向前走着,还没来得及经历青春期、叛逆期,就已经被淹没在生活的洪流之中了。但没有什么好不满的,她明白这都是自己的决定。

牺牲是有必要的。虽然这其实更像是一场赌博。

就像minnie无言地拥抱同为泰籍的sorn姐姐,祝福她的出道,对她说“没关系”时,也绝未曾想到CLC会走得这样艰难。

就像前不久从YG来到这里的赵美延,带着微笑向她们问好的时候,她读不出那微笑里究竟掺杂了几分尴尬,几分无奈,几分欢喜,抑或几分骄傲。

现在想来她当时可能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单纯地礼貌性质的微笑。

噗嗤。


她与赵美延的方向定位都是vocal,逐渐地熟络起来是很自然的事。但目前来说,也只是流于表面的人际交往罢了。赵美延在YG接受的训练让她在发声时带有很重的鼻音,还在矫正改良训练,因此她们还没有一起上过声乐课。她的嗓音条件很好,声音打出来又透又亮,带有强势的穿透力——所谓“听起来就是YG的嗓子”。

无论怎样还是会对这个所谓的烙印有所在意吧?

“嗯?没事哦,我在YG练习过相当一段时间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也确实感觉到那种唱法会对嗓子有损害。”

声乐老师正在将所谓的“YG唱法”作为反面教材来警告学生,不能过度为了追求音色牺牲声带。

“你不介意就好。在赵美延同学前段时间的矫正训练看来……”

“作为舞者,膝盖是消耗品,作为歌手,声带是易耗品。爱豆两样都占了,更应该注意正确的使用方法,延长自己的演艺寿命。看起来是不是正规训练的,显不显得你是Pro的,这都不重要,”

“孩子们。保护好自己是最重要的。”


“有听说吗?似乎半年后公司就会推新女团了。”

“真的吗?可是CLC还没能……”

“我肯定没戏啦,才只练习了一年。不过昭妍姐姐肯定是板上钉钉的吧。”

“还有上次差点被选去CLC的minnie姐姐这次应该也在其中吧,rapper,vocal……dance肯定是穗珍姐姐了。”


“……我听说的是这样的。”赵美延剥了个橘子,和minnie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姐姐你呢?”minnie短暂的无言后,从赵美延手上抢过半个已经剥好的橘子,扯下两瓣放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话:“你应该也会出道吧。vocal的月末评价,你不是将近满分吗。”

“谁知道呢,”赵美延将眉头撇下八字,似乎无奈地笑着,“我不足的地方也还有很多啊。”

“欸~我看来姐姐作为门面就能出道了。”minnie眯起笑眼开始撒娇卖乖,“更何况还有这么强的vocal呢。”

赵美延垂眼看着她,许是过了良久。钢琴室里一时只能听见隔音墙后隐约的乐声,细密的上睫毛扑扇到下眼睑彷如羽毛落地的声音,两具戴着面具的躯壳下沉闷的心跳声。minnie快要以为自己卖乖失败,正打算随便说点什么将莫名的氛围掩过,却看见眼前人的唇瓣上下轻阖,

“——”


练习生活还彷若昨日,回头看看,竭尽全力地在异国他乡奔跑已经是这么多年的事了。

已经是凌晨。minnie蜷缩在靠椅上盯着键盘发呆。为了避免和昭妍风格相撞,她准备的歌中一半都是抒情。实际上,对之前的for you,她对合成器音色的选择仍有不满意,所以这次重新进行了编曲的小幅改动,也一同交了上去。

写抒情曲的词着实是一件会挖空人思绪与情绪的事情。minnie看着眼前将半的歌词本,无端想起同样寒冷的冬夜里与赵美延的对话。

明明不是什么特别的话语,为什么能记到现在呢。minnie有些想笑,但是又没能笑出来。她对着有些僵硬的双手哈了两口气,继续着创作。

『虽然有些艰难 但还是走到了现在』

『那时谈及的梦想现在也实现了』

『我问自己 我是不是幸福的呢』

『但果然这样还是不行的啊』

『我现在 依然停滞不前』

『曾发生过好事 也发生过悲伤的事』

『我接受这一切 是因为我别无他法』

『事到如今 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只不过 我感觉到了些许疲惫』

『「谢谢你 但有困难的时候也请稍微地想起我来吧」』

『明明是个笨蛋 却狡猾地说出这样帅气的台词的话』

『不更加显得我是个胆小鬼了吗 』

『真是令人不甘心得想要淋雨啊』

😑😑😑

【哨向/番外】心上一枪

*青春伤痛文学kkkkk慎入慎入

*《殊途》番外,内含各种邪教!占了原tag(卷饼,碎花)是因为怕换了tag之前一直追文的姐妹找不到这篇,正文cp向是卷饼和碎花,如有冒犯真的很抱歉。

*还要特别谢谢各位姐妹给我提供思路和脑洞嘻嘻嘻(♡˙︶˙♡)

*极度ooc///gl预警

—————

旧人如羊毫淌墨揭开过往。

如果不算上两周之前的那次偶遇,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我的哨兵,全昭妍。

我很想她。

—————

我叫赵美延。

我是十四岁的时候觉醒的。

他们说我是伦敦塔几十年难遇的天才,远近各地的公会负责人皆闻讯而来想目睹我那与生俱来的精神力量。

后来,一名模样周正衣着端庄...

*青春伤痛文学kkkkk慎入慎入

*《殊途》番外,内含各种邪教!占了原tag(卷饼,碎花)是因为怕换了tag之前一直追文的姐妹找不到这篇,正文cp向是卷饼和碎花,如有冒犯真的很抱歉。

*还要特别谢谢各位姐妹给我提供思路和脑洞嘻嘻嘻(♡˙︶˙♡)

*极度ooc///gl预警

—————

旧人如羊毫淌墨揭开过往。


如果不算上两周之前的那次偶遇,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我的哨兵,全昭妍。

我很想她。

—————

我叫赵美延。

我是十四岁的时候觉醒的。


他们说我是伦敦塔几十年难遇的天才,远近各地的公会负责人皆闻讯而来想目睹我那与生俱来的精神力量。


后来,一名模样周正衣着端庄的男子把才觉醒三十天的我带走了。

他们让我叫他“长官”。


回塔里收拾行李的时候,周围一张张认识的不认识的脸全都凑上来,千奇百怪又如出一辙的谄媚笑容。


“恭喜恭喜啊”

“美延啊,果然去了部队,有出息!”

“等你回来的时候,就该是赵首长了啊!”




很快,我在军营扎根下来,日复一日磨练的是过硬的军人素质,长官说摸爬滚打的生活里不需要朋友,人人都是竞争对手。

不过我倒是有一个朋友,她叫金米妮,哨兵,与我同岁。

其实我们是约好了的,十九岁择偶,就选对方。

报告打好提交的一个月后,所有向导都找到了自己的哨兵,只有我和金米妮被隔离了。

首长告诉我,不久后我将被派去做暗线,说的通俗些,就是当间谍。

而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当着敌人的面射杀自己的哨兵,获取对方的信任,因为哨兵和向导的结合是终生的,从不存在背叛一说。

他问我。

你还要选金米妮做你的哨兵吗?

我摇了摇头。


首长说,还有一种方法,圣所明天会送来一批新兵,从这群新兵蛋子里选一个,既可以让我完成任务,又可以让金米妮避开死亡。

所以,抓阄。

摆在桌上的是一排揉皱的纸团,八个年轻哨兵的命运如同戏弄般掌握在了我的手上,谁被我选中,就注定走向死亡。

我咬着牙铺平手中的纸片,映入眼帘的一笔一划勾勒出清秀的瘦体文字。

“全昭妍”

是个陌生的名字呢。


不算太坏,我这样想,至少相比失去金米妮,我宁愿牺牲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想来人间事事我皆为鱼肉,又有谁敢不向刀俎低头呢。


第二天他们就来了,是一群拖着行李嬉笑打闹的孩子,是眉梢眼角都洋溢着从军的快乐。


金米妮似乎生了很久的气,由于我的临时反水,这一届只剩下了我们两个。而这批孩子只比我们小一岁,我和金米妮要作为新兵班长负责他们的训练到他们择偶为止。

我躲了金米妮很长一段时间,也不全是刻意逃避,到底是平时太忙,我带向导,她带哨兵,我们的训练几乎撞不到一起。

可我竟然会时不时想起那个叫全昭妍的孩子,我偷偷去看了她好几次。队伍里个子最矮,体能常常跟不上,训练最先倒地的那个就是她。

这个时候金米妮总是会走到她身旁,把她从地上拎起来,然后敲着她的脑门说,“小东西,你是开后门进来的吗?”


我经常拿手瞄准全昭妍的脑袋,我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会毫不留情地开枪打死她。以她的资质去战场也是很快就会牺牲的,我常常这样安慰自己。




单调重复的训练就像给时间装了加速器,一晃眼他们居然也到了打报告的时候了。

全昭妍想要结合的向导是我班里的一个女孩,叫徐穗珍,综合素质和精神力考查名列前茅的尖刀标兵,而徐穗珍报告里的意向哨兵正好是全昭妍。看来也是认识的朋友呢,不经意间勾了嘴角,想起了金米妮,如果不是那样突兀的安排,或许我跟她已经接下了许多任务,立下了许多战功。

意料之内,不出几天,经历了各种各样所谓的测试,一大摞伪造的资料显示了我和全昭妍的灵魂契合度非常之高,所以上级决定,由我和全昭妍配对,而剩下的徐穗珍则与金米妮配对。



当晚她们两人就被关进了静音室,在向她们下达了不结合就枪毙的命令后,室内时不时传出徐穗珍的哭喊和金米妮连声的道歉。

相反,我和全昭妍的结合出人意料的顺利,她的手指插入我的身体的时候,室内死一般的寂静,除去我因为疼痛而发出的阵阵//喘//息,没有人挣扎痛哭,也没有人害羞反抗,根本不存在什么情难自抑,我就像个/zuo//爱/机器,完成着上级给我的交配任务。



整整五年的军营生活,我好像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只会服从命令的机器。




我原以为我和全昭妍很快就能结束,却被告知计划还要再缓一段时间才能执行。

我几乎不给全昭妍好脸色看,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任务里,因为我生怕自己对她产生一点感情。


但我还是发觉自己的变化了,我以前能自如的在全昭妍身后上膛开枪,可是渐渐的,每次在背后看到她毛茸茸的小脑袋,端枪的手愈发不稳;她从来不吃蔬菜,我也不愿去管她的饮食习惯,可是后来餐盘里的剩菜都是我掐着她的手臂强逼她咽下去,美其名曰为了考评;每次任务结束,我本只是尽着一个向导的职责帮她包扎换药,可是现在次次看到她渗血的伤口都会没来由的心疼。

最要命的是,小孩的敏感是我无法预料的。原本全昭妍大概明白我并不喜欢她,所以一直小心翼翼,从不打扰我。可是现在却越来越粘人,受伤了会向我撒娇,熄灯了会往我床上钻。


还有徐穗珍,攒了整整两个月的津贴,买了几大箱我喜欢的饼干和拉面运到寝室,抹着额头上的汗却只说了一句话,班长啊,麻烦请对昭妍好一点。


我好像没有办法对她开枪了。

我不应该这样的,我时刻提醒着自己。

可是该来的总会来,我竟打心底希望这个计划能迟些开始。



后来。

连续几次任务都以失败告终,仿佛有人泄露我们的情报一样,敌人总是能在我们行动之前做出防备,全昭妍果然起了疑心,夜晚她睡在我的上铺,问我,姐姐,你是叛徒吗?

闷闷的带着情绪的小奶音直直撞进我的心里。

怎么会呢。

我如是答道。

我相信你。

她说。

到底是小孩,说什么信什么,所有的不开心顿时跑得无踪无影。


再后来。


我带她一步一步走入陷阱,层层叠叠的包围下,我挑衅地举起枪对准她的脑袋。

你逃啊。

黑洞洞的膛口向下一转,冲她脚边连开几枪,溅起的沙尘瞬间迷了双眼,我回想不起她当时的目光,或是神情,我竟一点都想不起来。

全昭妍,我想看你落荒而逃。


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用我认为的生平最恶毒的语气。跳梁小丑哗众取宠,描绘的大概就是那时龇牙咧嘴的我吧。

可我实在做不到朝她开枪,手不听使唤地颤抖,我想自己大概早就爱上了她。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爱上了她。


大约是从故事的开头,抽到写了她名字的那张纸条起,好几次偷偷看她为了达标独自加练,是静音室里她不情不愿要了我的身体,又或是并肩携手穿过枪林弹雨后获得一枚枚勋章。


喜欢总是来得这样不讲道理。




树林里传来一片窸窸窣窣的响动,突如其来激烈的枪战,外围几个人应声而倒,金米妮和徐穗珍从后面钻出来,拉起全昭妍就向外跑,混乱中有人朝她们开了枪。

金米妮脱力地跪在地上,背后心口处绽开一抹血色,她转过来看着我,溃散的眼神里充斥着急剧放大的瞳孔,我知道她不行了,她认命地笑了笑,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冲我点点头,于是我鬼使神差地朝她补了一枪。

枪声如平地惊雷般炸响在两人的身后,金米妮一声闷哼扑倒在土里,全昭妍和徐穗珍停住了,她们也转过来,面向着我,同时举起了手里的枪。

一发没中,一发胸膛。


心上一枪。




命运总是这样,在未知中走向奇妙又遍布讥诮讽刺,同样当胸的伤口,金米妮死了,我却独活。

可是金米妮本来不用死的,是我在出任务前,拍着她的肩膀决绝地说,以后记得要照顾好自己啊。


金米妮是世界上最懂我的人,她果然察觉到了不对,她来了,她没有带走我,她留下了自己,为全昭妍冲出了一条活路,换来了我站稳敌方阵营脚跟的第一步。



我无法想象徐穗珍该有多恨我。



如果有人能告诉我金米妮葬在哪里,我一定会在她的坟茔前长跪不起。



我本以为我顶多做了笔赔掉一人的买卖,却没想到处心积虑步步为营最终还是辜负了三个人。



金米妮,陪我长大的朋友。


徐穗珍,我亲手带出的尖刀班向导。


还有全昭妍,我的另一半,我的命。






我冒着被枪毙的风险给总部发了一封电报。


“想让我干下去,她们必须都活着”

十天后我等来了总部的回复,只有一个字。

“好”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干的最硬气的一件事。


—————

我叫赵美延。


绳绳苟且的活在这里,虚与委蛇,做着为人不齿的事情,爱着全昭妍。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我没有资格拥抱她,我只能逃亡。


我是这个时代的流窜犯。


—————


*请各位品一品这篇番外究竟出现了几对cp,kkkkkk

狐狸两米八

深夜掉落的梗


1208 11:57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占tag抱歉

照顾徐穗珍和全昭妍长大的是那个已经失踪两年的S级导员—— 赵美延。两年前的赵美延也是掐了这个期限三天的任务孤身一人前往地球,最后换来的是总部发布的告示,赵美延失了踪更是成了通缉对象。

起初赵美延还能偷偷的和全昭妍和徐穗珍联络,可渐渐的能接收到的日子越来越少,最后一天还有赵美延的消息应该是去年夏天的一个夜晚。

赵美延简单的督促了她们两要好好的生活别闯祸更是说了自己能量已经所剩无几以后能不能见面就要靠缘分了也回答了她们两一直以来的疑惑。

“我喜欢上了任务对象所以上级收走了我的能量,总部不想S级承受这种屈辱所以对内声称我失踪了。”...


1208 11:57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占tag抱歉

照顾徐穗珍和全昭妍长大的是那个已经失踪两年的S级导员—— 赵美延。两年前的赵美延也是掐了这个期限三天的任务孤身一人前往地球,最后换来的是总部发布的告示,赵美延失了踪更是成了通缉对象。

起初赵美延还能偷偷的和全昭妍和徐穗珍联络,可渐渐的能接收到的日子越来越少,最后一天还有赵美延的消息应该是去年夏天的一个夜晚。

赵美延简单的督促了她们两要好好的生活别闯祸更是说了自己能量已经所剩无几以后能不能见面就要靠缘分了也回答了她们两一直以来的疑惑。

“我喜欢上了任务对象所以上级收走了我的能量,总部不想S级承受这种屈辱所以对内声称我失踪了。”

“对不起,姐姐再也不能让你们听到我那声MISSION COMPLETE ,因为我已经自行决定这是我的最后的任务,再见了孩子们。”

方块城是地球的另一个平行世界,共用同一个星球却感知不到对方。无论在什么方面方块城都比地球来得先进。

方块城统治者妄想使用灵魂石来摧毁地球使得方块城能霸占这个星球后遭到称臣的上级反对。灵魂石因内乱而自行分裂成五块,有三块越过了结界进入了地球内部随机分布在几个人类的身上。

第一个匹配成功的能力者就是赵美延,总部自然而然也让她出行任务,宝石碎片带是带回来了可人却回不来了。

任务成功的首要本身就是必须获得碎片拥有者的真心借此进入她的精神体再拿出宝石碎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