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狗狗line

306浏览    7参与
歐耶.

“冬天里的冰美式”

二狗/“冬天里的冰美式”


温柔文艺店长-阳光“失恋”爱豆


一起谱写温柔篇章


——

韩国晚冬的雪还是有些冷的,街上的人也在卫衣上又加了一层更厚的棉服,朴珍荣也不例外,虽然自己里面裹着毛衣套着棉服但是还是有些冷,尤其冻脚,还是原地打了个哆嗦。


今天的雪下的很大,很密…他能感到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朴珍荣伸出手去接,应该是手套的原因,雪花落在他的手上并没有很快融化,他端详着这片雪花,细致的纹路让他移不开眼睛,它那么美那么惊艳,虽然转瞬即逝,但...

二狗/“冬天里的冰美式”

 

温柔文艺店长-阳光“失恋”爱豆



一起谱写温柔篇章

 

 

 

——

韩国晚冬的雪还是有些冷的,街上的人也在卫衣上又加了一层更厚的棉服,朴珍荣也不例外,虽然自己里面裹着毛衣套着棉服但是还是有些冷,尤其冻脚,还是原地打了个哆嗦。

 

 

 

 

 

今天的雪下的很大,很密…他能感到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朴珍荣伸出手去接,应该是手套的原因,雪花落在他的手上并没有很快融化,他端详着这片雪花,细致的纹路让他移不开眼睛,它那么美那么惊艳,虽然转瞬即逝,但朴珍荣还是留恋其中…难以言喻的感情充斥着他全身,渗透到他的骨头里…

 

 

 

 

他是晚冬的雪花…他是刹那间的昙花…他是在朴珍荣心里想要扑过去的火光…飞蛾扑火,只求短暂温存…但又有哪个飞蛾止于短暂温存呢…

 

 

 

 

 

朴珍荣注视着雪花,一片一片的落下,他一闭眼就是他的笑脸,自言自语着“和你相遇那天,也是这么大的雪吧…”

 

 

 

 

 

 

 

——

“店长,早上好。”

“嗯,早”

 

 

 

 

 

朴珍荣是这家咖啡店的店长,在这儿员工都知道。他们的店长是个“老好人”,年轻、温柔、会照顾人、长的还帅,六商都高,真的是别人嘴中神的最珍贵的孩子,追他的女生可以从这排到北极圈

 

 

 

 

 

 

“你好,给我来一杯冰美式”

“内??”

 

 

 

 

 

一个裹着牛仔服白卫衣的男生跑了进来,外面下着大雪,男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裤子还是春夏款的破洞裤,冻的直跺脚,手和脸就像苹果一样红。

 

 

 

 

“内???我说我想点一杯冰美式,怎么了嘛?早上不卖吗?”

“阿尼,你看现在已经入了晚冬,外面还飘着雪,看弟弟你穿的还不多,喝冰美式不太好,您要不要考虑热可可?我们这也有奶茶的!”

“谢谢怒那!我这是从广告店跑出来的,怒那不用担心!我一直超爱冰美式,以前也喝的!没事的!”

 

 

 

 

男生说着嘴角就扬起了弧度,露出两个小括弧。男生眼睛大大的,灵动的很,鼻子有点翘翘的,嘴型可爱极了,有点像杰尼龟。让人看了挪不开眼,那是朴珍荣第一次见他…

 

 

 

 

 

“哎,那好吧!但还是不要多喝!在这边坐一会,这边有空调,快去暖暖吧”

“嗯嗯,谢谢怒那”

 

 

 

 

 

 

 

小男生定睛的望着窗外,朴珍荣顺着他的眼神看见了他说的广告公司,那是一个还算有名的公司,盯着男生的眼神,突然觉得曾几何时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眼神,“是个充满希望的亲故呢…”

 

 

 

 

 

“您的冰美式”朴珍荣接过了店员的盘子,朝着男生坐过去

“啊谢谢!”男生接过来就猛喝了一口,紧接着又露出小括弧的笑容“哥你是在这家工作吗?”

“哥哥吗?我看起来真的很大吗?都叫我哥呢”

 

 

 

旁边的服务员都怔在原地,因为他们的店长朴珍荣不是爱打趣别人的人

 

 

 

 

“阿尼~我就是个称呼,显得比较亲近嘛”男生急忙摆手

“没事的,你叫我珍荣就好,你叫什么名字啊?不是本地人吧?多大了?来这里很久了吗?”

“嗯嗯中国来的,今年28,来了这里有小十年吧…你叫我Jackson或者王嘉尔,嘉嘉都行”

“28,那我们是亲故呢”

“亲故吗?!大发!我终于找到亲故了!这里辈化太严重了,不是hiong就是怒那,加个好友吧!”王嘉尔说着就拿出手机打算加好友“我可以经常来吧?找你玩”

“可以的,我会很开心的”朴珍荣笑了,这个小男生真的是很活泼可爱,一点也不见外,仿佛像个小太阳,在晚冬里温暖着朴珍荣的眉梢。

 

 

 

 

 

 

 

他们没有聊很多,男生看起来很忙坐一会就走了。朴珍荣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然后客套着说了句‘以后常来’。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像一场烟花一样短暂,但又绚丽多彩,久久印在朴珍荣的脑子里。朴珍荣不信一见钟情,但他不否认,他现在好像喜欢这个男生。

 

 

 

 

 

朴珍荣静静的待在他坐的地方,看着外面无数飘落的雪花被寒风卷起,由于散射光的作用而发出令人眼花缭乱的颜色。大雾包裹着雪花,朴珍荣看不见别人的表情,看不见对面经常发光的牌匾,他看不见这悄然流逝的时间之后的光景,他也看不见眼前的叫嚣着的‘红绿灯’。

 

 

 

 

 

 

 

 

 

 

第二次的见面有点久了,整整有一个月了。虽然已经到了晚冬的末尾,但天气还是没有很令人愉悦。这一个月发生太多变化,他没想到王嘉尔居然成了这个公司了主要提拔人物,甚至在这个地方有了点名气。

 

 

 

 

 

 

“怒那,我要一杯冰美式,多冰要多冰!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服务员这次并没有劝他,只是怔在原地,送了王嘉尔一盘蛋糕和曲奇。

 

 

 

 

 

“为什么呀…我也累啊…我又不是超人…”王嘉尔坐在距离窗户最近的地方,埋着头轻轻的趴在桌子上。

“王嘉尔xi?”朴珍荣一听说有人要多冰美式就从后台跑过来。

“啊珍荣啊!好巧啊!…不对,这是你的店…”

“亲故啊,好久没来了,这次我觉得你有烦心事啊,我可以做你的垃圾桶吗?”

“真的吗?真的吗?”王嘉尔一个没忍住,眼泪想没开阀门一样‘唰’的一下往下落“对不起,我有点泪失禁没忍住”

“没事,你是被公司辞退了吗?”朴珍荣把纸递过去。

“要是这样就好了!我真希望我被辞退!可是不是啊…不是啊…”王嘉尔说着就眼红红的,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那怎么了?你现在可是个小有名气的爱豆了,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林在范和我分手了啊!我男朋友和我分手了!我要工作有屁用!”王嘉尔现在就像一只没家回、愤怒的小狗狗,朴珍荣只想把他带回家

“你男朋友吗?”

“嗯嗯!男朋友!怎么了?很奇怪吗?”

“没没,并没有”

 

 

 

 

 

他在窃喜,可能是因为“他有男朋友”;他在发愁,可能还是因为“他有男朋友”。但他知道现在还是红灯。他在等,在等绿灯,等红灯变绿灯。

 

 

 

 

 

 

“我们在一起七年了,他是医生我是模特,我们是在一家店认识的,我追的他追了三个月,我以为他脸皮薄在一起了不会很那什么,但他很爱我宠我向着我…”说着说着王嘉尔就哭个不停

“为什么?分手…”

“累了,受不了了,每天都有人跟踪,拍照,我们不能握手,他从家里搬到酒店,见面都要偷偷的,不能亲他,不能抱他…”

 

 

 

 

 

 

这好像是每个明星都担心的问题,他们最终没有抵过七年之痒,而且上升期总会这样,以后也会藏着掖着,别人所说的为了他……

 

 

 

 

 

“这是每个上升期事业必须经历的事情,残忍的说你必须在事业爱情选一个,你选不了,就会有人帮你选,如果你现在想去追回…”朴珍荣内心根本不想让他追回,他在心里暗暗的做了个决定,说他自私也好,违背人性也罢,他不了解他口中的林在范,不知道他会做什么决定,所以他不能…“如果你现在想去追回…也…于事无补了,你们破碎过一次后的感情,已经抵挡不了你事业余下的暴风…”

 

 

 

 

 

“……可是…”

“他已经付出了,你如果再付出,不会变成零而是成负数了”朴珍荣轻轻的带有试探性的握住王嘉尔的手,轻轻的语重心长的和他说“所以,你要向前看,向前看…”

 

 

 

 

 

 

 

朴珍荣带着王嘉尔来到了他经常来的开放性的院子,院子里的大槐树开了一朵朵银色的花,看起来很让人放松,周边还有些琼花点缀,漂亮的很。听朴珍荣说后面还有藤本蔷薇,夏天来的时候特别美,院子里都是槐树和蔷薇的花瓣,风一吹全飘在空中,就像电影里演的罗曼史一样。朴珍荣说他曾经想过带喜欢的人来这里向他表白,肯定会事半功倍。

 

 

 

 

“我经常来这里,开心了,生气了,委屈了…都会来这,这里没多少人,冬天没人出来,夏天花瓣太多…渐渐的这里成了我一个人的“秘密基地”,现在分享给你,累了就来这里待一会”

“谢谢你,珍荣,我会经常来的!”王嘉尔偷偷摸摸背过手,把弄好的雪球握在手里“但是…………你先受死吧哈哈哈哈略略略”王嘉尔扔完雪球就往后跑,做着鬼脸。

“阿西,我的新衣服…不要跑!哈哈哈”朴珍荣随即也弄起雪球。

 

 

 

 

 

 

那天他们玩到很晚很晚,棉服上都有些雪球打过的水痕。朴珍荣没这么开心过了,他觉得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不小会,天都有点鱼肚白了,王嘉尔接了电话先回去的,朴珍荣起初想送他回去,但吞吞吐吐的拒绝了。

 

 

 

 

 

 

在那之后,王嘉尔就没出现过了,朴珍荣每天都会抓时间来,不知道在期待什么。有几次朴珍荣好像能看见他来过的痕迹,槐树面前的脚印,秋千上被打扫过的痕迹,又或者槐树面前那个信封箱都被清理过,但这些朴珍荣都没有得到证实…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久,王嘉尔就像他说的一样,向前看,一直在向前看…他最开始接了很多广告,广告的自作曲也接二连三出现,他有点名气了…也很少来店里了。朴珍荣开始那几天都会看着他上班下班,看他在公司门口都会有很多人围着他,拍照。但现在开始就没见过他在公司出现了,连车都没在…

 

 

 

 

 

 

 

他们的第二次遇见原本以为是绿灯了,他们会看见对方很多次,但其实还是红灯,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没在见面,相遇停在了第二次。

 

 

 

 

 

打那以后他没见过王嘉尔,当初说好的“常来”成了真的客套话,幻想着的可能仲夏那天在小院子里老槐树前碰见,互相说一句“你最近好吗”…但从没见过。

 

 

 

 

晚秋的时候,朴珍荣发现了信箱里的小纸条,应该是他吧。小纸条上面写着“想念”,后面还跟着个心心,看起来可爱极了。朴珍荣很少看见他,都说他去自己的国家发展了,也冲进了北美和东南亚,他突然觉得,他们之间越来越远了。

 

 

 

 

朴珍荣开始写信,开始动起他许久未动的钢笔,一笔一划写下这两次相见,内心的窃喜、兴奋再到许久未见的失落和想念。朴珍荣没有把信直接放在信箱里,而是放在了夹层,明知道他可能不回来看了,但还是会期待…

 

 

 

 

 

 

“我忙里偷闲的过着依旧平淡无奇的生活,以此纪念这两点一线却又满是色彩的短暂时光,身边还是琐碎的生活,每天还是平淡的故事,钢笔上还是黑色的墨水,就像我们,没有任何改变,我们现在终归是最初的我们…时间替我说着没有结局的序章…”

 

 

 

 

 

 

朴珍荣从回忆里抽出来,错了搓手,接着往咖啡厅走过去。

 

“店长,早”

“嗯,早”

 

 

 

 

 

过去的时间太久了,韩国今年的冬天真的好长,长到朴珍荣觉得过了好多年…他把外套脱下,挂在衣服架上,转身进了制作间。

 

 

 

 

“你好,我要一杯多冰美式,谢谢”

“好的,稍等”收银员把票打好就传进制作间了“一杯多冰美式!店长”

 

 

 

 

 

朴珍荣一听“多冰美式”就飞快跑出来,这个时候‘冰美式’都很少有人点,一定是他!朴珍荣环视四周,并没有看见他的影子,心中失落溢于言表。

 

 

 

 

“刚才谁点的多冰美式?”

“坐在离窗最近的地方的先生…”

 

 

 

 

——

“您的多冰美式”朴珍荣看着眼前的男生,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应该比他大一点。男生一身白大褂,应该是对面医院来的医生,领口袋里面还挂着胸牌“emmm胸牌,胸外科主治医师——林在范,主治医生呢,等等!”

 

 

 

 

“你是林在范!?”

“是的,朴珍荣xi?”

“你知道我??你不会是我知道的林在范吧?”

“哦?或许朴珍荣xi嘴里的我怕不是个渣男?”

“那倒不是,你来什么事?”

“那还算这小子有良心,我来帮你,我都看不下去了同志!你是木头吗?同志!!你写的东西他看不懂,你能不能写明白点?显得你有文化吗?气死我了!”

 

 

 

 

朴珍荣被吓得一脸懵,这话是啥意思?这是发现他藏在院子里的信了?都看了?现在什么意思?他这是来干什么的,数落我,威胁我,抢走他?朴珍荣拿起眼前林在范一口也没喝的多冰美式…不对啊,这不是前男友吗?他们还在联系?帮我干嘛?怎么回事?

 

 

 

 

“你现在和王嘉尔…”

“咳咳,王嘉尔一直是我小舅子,没任何关系我不是他前男友,我是他哥的男朋友”

“噗…咳咳咳咳!你说啥…”

“注意形象,朴、珍、荣、xi…”

 

 

 

朴珍荣还没缓过神来,紧接着说着,林在范拿出手机,打开通话录音。

“啊这啥意思啊!啥叫“时间替我说着没有结局的序章…”是不喜欢我吗?”

“月色真美?哥,这啥意思啊?”

“月上中梢,目上朱砂,已异非巳…这都什么啊啊啊啊为什么还有我们那里的文言文?朴珍荣!”

“哥,这是给我写的吗?”

…………

 

 

 

 

 

林在范按了一下,换了个音频

“表白啊,你段哥我和在范哥都在呢,支持你!追到他!”

“他这一副不缺我的样子,我怎么去拥抱,怕是扑个空啊…”

 

 

 

 

 

 

“这是?”

“如你所见,他现在在东南亚北美发展的很好,很少回这里了,我和他哥按照他的意愿,找信,由于你写的韩文太‘深奥’,我和他哥在他休息或者是飞机上的时候打电话念给他听,在给他发过去。”林在范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表,敲了敲桌子。

“朴珍荣听好了,你要是喜欢就写三个字‘我爱你’就完事了,不喜欢就别再写信了,不要模棱两可,他特别缺乏安全感。千万不要让他在这个时候为了你更累了,懂了没?”

“……懂了”

“啧,早点多好,他本来就不是咱这里的人,你这韩语,要不是我读的书多,都不知道写啥呢,磨磨唧唧的”林在范点起一根烟,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把烟给灭了“还好是我来,如果是他哥段宜恩来,我怕我明天会在胸外科的手术台上看见你”

朴珍荣虽然有点愣住,但还是算是听清楚了点。总归来说,他是别有用心…我也是

“等下,请问你男朋友是模特吗?”

“对,怎么了?”

“是你对象追了你三个月吗?”

“对啊,这小子不会说的他哥和我的爱情史吧!”

“嗯嗯”

 

 

 

 

 

两个人随便说了几句,有个电话打进来了。随即林在范付了钱就往医院方向走了。留下朴珍荣一个人在原地,他看着眼前的多冰美式,心里怪怪的感觉,他不由得双眼湿润。朴珍荣定了会神,随即回到家,再次拿起他那支黑色墨水的钢笔,一笔一划的写下三个字“我爱你”,仅此而已

 

 

 

 

 

 

 

 

朴珍荣这次把信放在了信箱,并没有放进夹层。在那之后,没过多久我们终于迎来了第三次别有用心的相见。见面时的第一句话是王嘉尔到现在也没懂,朴珍荣像初到院子里那样站在槐树前,笑着对王嘉尔说了句“红灯终于变成了绿灯…”

 

 

 

 

——

“如果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是意外,第二次相遇也是意外,那么下一次一定是别有用心。”

 

对方正在输入...“520”

狗狗line《冬天里的冰美式》

《冬天里的冰美式》——不可言说的薰衣草


——

韩国晚冬的雪还是有些冷的,街上的人也在卫衣上又加了一层更厚的棉服,朴珍荣也不例外,虽然自己里面裹着毛衣套着棉服但是还是有些冷,尤其冻脚,还是原地打了个哆嗦。


今天的雪下的很大,很密…他能感到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朴珍荣伸出手去接,应该是手套的原因,雪花落在他的手上并没有很快融化,他端详着这片雪花,细致的纹路让他移不开眼睛,它那么美那么惊艳,虽然转瞬即逝,但朴珍荣还是留恋其中…难以言喻的感情充斥着他全身,渗透到他的骨头里…...


《冬天里的冰美式》——不可言说的薰衣草


——

韩国晚冬的雪还是有些冷的,街上的人也在卫衣上又加了一层更厚的棉服,朴珍荣也不例外,虽然自己里面裹着毛衣套着棉服但是还是有些冷,尤其冻脚,还是原地打了个哆嗦。

 

 

 

 

 

今天的雪下的很大,很密…他能感到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朴珍荣伸出手去接,应该是手套的原因,雪花落在他的手上并没有很快融化,他端详着这片雪花,细致的纹路让他移不开眼睛,它那么美那么惊艳,虽然转瞬即逝,但朴珍荣还是留恋其中…难以言喻的感情充斥着他全身,渗透到他的骨头里…

 

 

 

 

他是晚冬的雪花…他是刹那间的昙花…他是在朴珍荣心里想要扑过去的火光…飞蛾扑火,只求短暂温存…但又有哪个飞蛾止于短暂温存呢…

 

 

 

 

 

朴珍荣注视着雪花,一片一片的落下,他一闭眼就是他的笑脸,自言自语着“和你相遇那天,也是这么大的雪吧…”

 

 

 

 

 

 

 

——

“店长,早上好。”

“嗯,早”

 

 

 

 

 

朴珍荣是这家咖啡店的店长,在这儿员工都知道。他们的店长是个“老好人”,年轻、温柔、会照顾人、长的还帅,六商都高,真的是别人嘴中神的最珍贵的孩子,追他的女生可以从这排到北极圈

 

 

 

 

 

 

“你好,给我来一杯冰美式”

“内??”

 

 

 

 

 

一个裹着牛仔服白卫衣的男生跑了进来,外面下着大雪,男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裤子还是春夏款的破洞裤,冻的直跺脚,手和脸就像苹果一样红。

 

 

 

 

“内???我说我想点一杯冰美式,怎么了嘛?早上不卖吗?”

“阿尼,你看现在已经入了晚冬,外面还飘着雪,看弟弟你穿的还不多,喝冰美式不太好,您要不要考虑热可可?我们这也有奶茶的!”

“谢谢怒那!我这是从广告店跑出来的,怒那不用担心!我一直超爱冰美式,以前也喝的!没事的!”

 

 

 

 

男生说着嘴角就扬起了弧度,露出两个小括弧。男生眼睛大大的,灵动的很,鼻子有点翘翘的,嘴型可爱极了,有点像杰尼龟。让人看了挪不开眼,那是朴珍荣第一次见他…

 

 

 

 

 

“哎,那好吧!但还是不要多喝!在这边坐一会,这边有空调,快去暖暖吧”

“嗯嗯,谢谢怒那”

 

 

 

 

 

 

 

小男生定睛的望着窗外,朴珍荣顺着他的眼神看见了他说的广告公司,那是一个还算有名的公司,盯着男生的眼神,突然觉得曾几何时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眼神,“是个充满希望的亲故呢…”

 

 

 

 

 

“您的冰美式”朴珍荣接过了店员的盘子,朝着男生坐过去

“啊谢谢!”男生接过来就猛喝了一口,紧接着又露出小括弧的笑容“哥你是在这家工作吗?”

“哥哥吗?我看起来真的很大吗?都叫我哥呢”

 

 

 

旁边的服务员都怔在原地,因为他们的店长朴珍荣不是爱打趣别人的人

 

 

 

 

“阿尼~我就是个称呼,显得比较亲近嘛”男生急忙摆手

“没事的,你叫我珍荣就好,你叫什么名字啊?不是本地人吧?多大了?来这里很久了吗?”

“嗯嗯中国来的,今年28,来了这里有小十年吧…你叫我Jackson或者王嘉尔,嘉嘉都行”

“28,那我们是亲故呢”

“亲故吗?!大发!我终于找到亲故了!这里辈化太严重了,不是hiong就是怒那,加个好友吧!”王嘉尔说着就拿出手机打算加好友“我可以经常来吧?找你玩”

“可以的,我会很开心的”朴珍荣笑了,这个小男生真的是很活泼可爱,一点也不见外,仿佛像个小太阳,在晚冬里温暖着朴珍荣的眉梢。

 

 

 

 

 

 

 

他们没有聊很多,男生看起来很忙坐一会就走了。朴珍荣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然后客套着说了句‘以后常来’。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像一场烟花一样短暂,但又绚丽多彩,久久印在朴珍荣的脑子里。朴珍荣不信一见钟情,但他不否认,他现在好像喜欢这个男生。

 

 

 

 

 

朴珍荣静静的待在他坐的地方,看着外面无数飘落的雪花被寒风卷起,由于散射光的作用而发出令人眼花缭乱的颜色。大雾包裹着雪花,朴珍荣看不见别人的表情,看不见对面经常发光的牌匾,他看不见这悄然流逝的时间之后的光景,他也看不见眼前的叫嚣着的‘红绿灯’。

 

 

 

 

 

 

 

 

 

 

第二次的见面有点久了,整整有一个月了。虽然已经到了晚冬的末尾,但天气还是没有很令人愉悦。这一个月发生太多变化,他没想到王嘉尔居然成了这个公司了主要提拔人物,甚至在这个地方有了点名气。

 

 

 

 

 

 

“怒那,我要一杯冰美式,多冰要多冰!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服务员这次并没有劝他,只是怔在原地,送了王嘉尔一盘蛋糕和曲奇。

 

 

 

 

 

“为什么呀…我也累啊…我又不是超人…”王嘉尔坐在距离窗户最近的地方,埋着头轻轻的趴在桌子上。

“王嘉尔xi?”朴珍荣一听说有人要多冰美式就从后台跑过来。

“啊珍荣啊!好巧啊!…不对,这是你的店…”

“亲故啊,好久没来了,这次我觉得你有烦心事啊,我可以做你的垃圾桶吗?”

“真的吗?真的吗?”王嘉尔一个没忍住,眼泪想没开阀门一样‘唰’的一下往下落“对不起,我有点泪失禁没忍住”

“没事,你是被公司辞退了吗?”朴珍荣把纸递过去。

“要是这样就好了!我真希望我被辞退!可是不是啊…不是啊…”王嘉尔说着就眼红红的,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那怎么了?你现在可是个小有名气的爱豆了,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林在范和我分手了啊!我男朋友和我分手了!我要工作有屁用!”王嘉尔现在就像一只没家回、愤怒的小狗狗,朴珍荣只想把他带回家

“你男朋友吗?”

“嗯嗯!男朋友!怎么了?很奇怪吗?”

“没没,并没有”

 

 

 

 

 

他在窃喜,可能是因为“他有男朋友”;他在发愁,可能还是因为“他有男朋友”。但他知道现在还是红灯。他在等,在等绿灯,等红灯变绿灯。

 

 

 

 

 

 

“我们在一起七年了,他是医生我是模特,我们是在一家店认识的,我追的他追了三个月,我以为他脸皮薄在一起了不会很那什么,但他很爱我宠我向着我…”说着说着王嘉尔就哭个不停

“为什么?分手…”

“累了,受不了了,每天都有人跟踪,拍照,我们不能握手,他从家里搬到酒店,见面都要偷偷的,不能亲他,不能抱他…”

 

 

 

 

 

 

这好像是每个明星都担心的问题,他们最终没有抵过七年之痒,而且上升期总会这样,以后也会藏着掖着,别人所说的为了他……

 

 

 

 

 

“这是每个上升期事业必须经历的事情,残忍的说你必须在事业爱情选一个,你选不了,就会有人帮你选,如果你现在想去追回…”朴珍荣内心根本不想让他追回,他在心里暗暗的做了个决定,说他自私也好,违背人性也罢,他不了解他口中的林在范,不知道他会做什么决定,所以他不能…“如果你现在想去追回…也…于事无补了,你们破碎过一次后的感情,已经抵挡不了你事业余下的暴风…”

 

 

 

 

 

“……可是…”

“他已经付出了,你如果再付出,不会变成零而是成负数了”朴珍荣轻轻的带有试探性的握住王嘉尔的手,轻轻的语重心长的和他说“所以,你要向前看,向前看…”

 

 

 

 

 

 

 

朴珍荣带着王嘉尔来到了他经常来的开放性的院子,院子里的大槐树开了一朵朵银色的花,看起来很让人放松,周边还有些琼花点缀,漂亮的很。听朴珍荣说后面还有藤本蔷薇,夏天来的时候特别美,院子里都是槐树和蔷薇的花瓣,风一吹全飘在空中,就像电影里演的罗曼史一样。朴珍荣说他曾经想过带喜欢的人来这里向他表白,肯定会事半功倍。

 

 

 

 

“我经常来这里,开心了,生气了,委屈了…都会来这,这里没多少人,冬天没人出来,夏天花瓣太多…渐渐的这里成了我一个人的“秘密基地”,现在分享给你,累了就来这里待一会”

“谢谢你,珍荣,我会经常来的!”王嘉尔偷偷摸摸背过手,把弄好的雪球握在手里“但是…………你先受死吧哈哈哈哈略略略”王嘉尔扔完雪球就往后跑,做着鬼脸。

“阿西,我的新衣服…不要跑!哈哈哈”朴珍荣随即也弄起雪球。

 

 

 

 

 

 

那天他们玩到很晚很晚,棉服上都有些雪球打过的水痕。朴珍荣没这么开心过了,他觉得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不小会,天都有点鱼肚白了,王嘉尔接了电话先回去的,朴珍荣起初想送他回去,但吞吞吐吐的拒绝了。

 

 

 

 

 

 

在那之后,王嘉尔就没出现过了,朴珍荣每天都会抓时间来,不知道在期待什么。有几次朴珍荣好像能看见他来过的痕迹,槐树面前的脚印,秋千上被打扫过的痕迹,又或者槐树面前那个信封箱都被清理过,但这些朴珍荣都没有得到证实…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久,王嘉尔就像他说的一样,向前看,一直在向前看…他最开始接了很多广告,广告的自作曲也接二连三出现,他有点名气了…也很少来店里了。朴珍荣开始那几天都会看着他上班下班,看他在公司门口都会有很多人围着他,拍照。但现在开始就没见过他在公司出现了,连车都没在…

 

 

 

 

 

 

 

他们的第二次遇见原本以为是绿灯了,他们会看见对方很多次,但其实还是红灯,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没在见面,相遇停在了第二次。

 

 

 

 

 

打那以后他没见过王嘉尔,当初说好的“常来”成了真的客套话,幻想着的可能仲夏那天在小院子里老槐树前碰见,互相说一句“你最近好吗”…但从没见过。

 

 

 

 

晚秋的时候,朴珍荣发现了信箱里的小纸条,应该是他吧。小纸条上面写着“想念”,后面还跟着个心心,看起来可爱极了。朴珍荣很少看见他,都说他去自己的国家发展了,也冲进了北美和东南亚,他突然觉得,他们之间越来越远了。

 

 

 

 

朴珍荣开始写信,开始动起他许久未动的钢笔,一笔一划写下这两次相见,内心的窃喜、兴奋再到许久未见的失落和想念。朴珍荣没有把信直接放在信箱里,而是放在了夹层,明知道他可能不回来看了,但还是会期待…

 

 

 

 

 

 

“我忙里偷闲的过着依旧平淡无奇的生活,以此纪念这两点一线却又满是色彩的短暂时光,身边还是琐碎的生活,每天还是平淡的故事,钢笔上还是黑色的墨水,就像我们,没有任何改变,我们现在终归是最初的我们…时间替我说着没有结局的序章…”

 

 

 

 

 

 

朴珍荣从回忆里抽出来,错了搓手,接着往咖啡厅走过去。

 

“店长,早”

“嗯,早”

 

 

 

 

 

过去的时间太久了,韩国今年的冬天真的好长,长到朴珍荣觉得过了好多年…他把外套脱下,挂在衣服架上,转身进了制作间。

 

 

 

 

“你好,我要一杯多冰美式,谢谢”

“好的,稍等”收银员把票打好就传进制作间了“一杯多冰美式!店长”

 

 

 

 

 

朴珍荣一听“多冰美式”就飞快跑出来,这个时候‘冰美式’都很少有人点,一定是他!朴珍荣环视四周,并没有看见他的影子,心中失落溢于言表。

 

 

 

 

“刚才谁点的多冰美式?”

“坐在离窗最近的地方的先生…”

 

 

 

 

——

“您的多冰美式”朴珍荣看着眼前的男生,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应该比他大一点。男生一身白大褂,应该是对面医院来的医生,领口袋里面还挂着胸牌“emmm胸牌,胸外科主治医师——林在范,主治医生呢,等等!”

 

 

 

 

“你是林在范!?”

“是的,朴珍荣xi?”

“你知道我??你不会是我知道的林在范吧?”

“哦?或许朴珍荣xi嘴里的我怕不是个渣男?”

“那倒不是,你来什么事?”

“那还算这小子有良心,我来帮你,我都看不下去了同志!你是木头吗?同志!!你写的东西他看不懂,你能不能写明白点?显得你有文化吗?气死我了!”

 

 

 

 

朴珍荣被吓得一脸懵,这话是啥意思?这是发现他藏在院子里的信了?都看了?现在什么意思?他这是来干什么的,数落我,威胁我,抢走他?朴珍荣拿起眼前林在范一口也没喝的多冰美式…不对啊,这不是前男友吗?他们还在联系?帮我干嘛?怎么回事?

 

 

 

 

“你现在和王嘉尔…”

“咳咳,王嘉尔一直是我小舅子,没任何关系我不是他前男友,我是他哥的男朋友”

“噗…咳咳咳咳!你说啥…”

“注意形象,朴、珍、荣、xi…”

 

 

 

朴珍荣还没缓过神来,紧接着说着,林在范拿出手机,打开通话录音。

“啊这啥意思啊!啥叫“时间替我说着没有结局的序章…”是不喜欢我吗?”

“月色真美?哥,这啥意思啊?”

“月上中梢,目上朱砂,已异非巳…这都什么啊啊啊啊为什么还有我们那里的文言文?朴珍荣!”

“哥,这是给我写的吗?”

…………

 

 

 

 

 

林在范按了一下,换了个音频

“表白啊,你段哥我和在范哥都在呢,支持你!追到他!”

“他这一副不缺我的样子,我怎么去拥抱,怕是扑个空啊…”

 

 

 

 

 

 

“这是?”

“如你所见,他现在在东南亚北美发展的很好,很少回这里了,我和他哥按照他的意愿,找信,由于你写的韩文太‘深奥’,我和他哥在他休息或者是飞机上的时候打电话念给他听,在给他发过去。”林在范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表,敲了敲桌子。

“朴珍荣听好了,你要是喜欢就写三个字‘我爱你’就完事了,不喜欢就别再写信了,不要模棱两可,他特别缺乏安全感。千万不要让他在这个时候为了你更累了,懂了没?”

“……懂了”

“啧,早点多好,他本来就不是咱这里的人,你这韩语,要不是我读的书多,都不知道写啥呢,磨磨唧唧的”林在范点起一根烟,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把烟给灭了“还好是我来,如果是他哥段宜恩来,我怕我明天会在胸外科的手术台上看见你”

朴珍荣虽然有点愣住,但还是算是听清楚了点。总归来说,他是别有用心…我也是

“等下,请问你男朋友是模特吗?”

“对,怎么了?”

“是你对象追了你三个月吗?”

“对啊,这小子不会说的他哥和我的爱情史吧!”

“嗯嗯”

 

 

 

 

 

两个人随便说了几句,有个电话打进来了。随即林在范付了钱就往医院方向走了。留下朴珍荣一个人在原地,他看着眼前的多冰美式,心里怪怪的感觉,他不由得双眼湿润。朴珍荣定了会神,随即回到家,再次拿起他那支黑色墨水的钢笔,一笔一划的写下三个字“我爱你”,仅此而已

 

 

 

 

 

 

 

 

朴珍荣这次把信放在了信箱,并没有放进夹层。在那之后,没过多久我们终于迎来了第三次别有用心的相见。见面时的第一句话是王嘉尔到现在也没懂,朴珍荣像初到院子里那样站在槐树前,笑着对王嘉尔说了句“红灯终于变成了绿灯…”

 

 

 

 

——

“如果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是意外,第二次相遇也是意外,那么下一次一定是别有用心。”


异乡人

跳什么羞羞的舞蹈呢,还不好意思捂脸

跳什么羞羞的舞蹈呢,还不好意思捂脸

归与

【宜嘉/puppy】I WILL PROTECT YOU

《上》是狗狗line,《下》是宜嘉

从句师兄的点梗kkkkkk @从句 

现实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希望食用愉快

那,开始吧~


第一章(上)

“嘉尔哥,来吃饭了。今天吃芝士披萨。”

“马上来。谢谢你啊珍荣。”

王嘉尔摘下耳机,摸起身旁的拄拐。他的眼睛蒙着一块黑布。拄拐落在地上,发出蹬蹬的声音。

“真是难为你了,每天工作,还要忙着照顾我这个瞎子。”

王嘉尔摸索着拉开椅子,坐下。朴珍荣递给他餐具,听到这句话,笑了笑,摸了摸爱人的头。

不知道珍荣的头发长了没有……

这么想着,他伸出了手。朴珍荣把脸凑过去,碰到王嘉尔微凉的手,朝掌心蹭了蹭。

“你瘦了...

《上》是狗狗line,《下》是宜嘉

从句师兄的点梗kkkkkk @从句 

现实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希望食用愉快

那,开始吧~


第一章(上)

“嘉尔哥,来吃饭了。今天吃芝士披萨。”

“马上来。谢谢你啊珍荣。”

王嘉尔摘下耳机,摸起身旁的拄拐。他的眼睛蒙着一块黑布。拄拐落在地上,发出蹬蹬的声音。

“真是难为你了,每天工作,还要忙着照顾我这个瞎子。”

王嘉尔摸索着拉开椅子,坐下。朴珍荣递给他餐具,听到这句话,笑了笑,摸了摸爱人的头。

不知道珍荣的头发长了没有……

这么想着,他伸出了手。朴珍荣把脸凑过去,碰到王嘉尔微凉的手,朝掌心蹭了蹭。

“你瘦了。”

“前段时间胖了。”

“什么时候,我都不知道。我觉得你一直一样……”

王嘉尔说完这句话,便低下头。他失明一年,怎么会知道珍荣的变化呢……

似乎是察觉到了王嘉尔的情绪不对,朴珍荣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也没想着等回答,他自顾自接着说了下去,“今天是我们被绑架后逃出的一周年纪念。我为哥准备了一个礼物。你等等。”

朴珍荣说完便起身离开,等重新回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个娃娃。

他坐下,把娃娃放进王嘉尔怀里。掰正爱人的身子,深情看向对方:“我知道,嘉尔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负担。但当年如果不是你愿意喝下那瓶毒药,我早被那个混蛋杀死了。”

 

王嘉尔抱紧那个娃娃,他想到自己失明前最后一幕。黑衣人用刀抵着朴珍荣的脖子,威胁他,让他喝下那瓶毒药。他看到刀尖抵在朴珍荣的脖子上,明晃晃的光一闪,血珠渗出,顺着刀刃往下滑。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伸手抓起毒药往下灌。失去意识前朴珍荣大喊着朝他奔来。

珍荣……快逃……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就是在家里。

睁开眼,只能闻到消毒水的味道,却什么也看不到。珍荣用沙哑的嗓音告诉他,他福大命大活了下来,却瞎了双眼。绑匪的目的其实就是杀了他们两个,根本没想放谁走。珍荣在和他搏斗的过程中,被刺伤喉管,嗓子坏了。最后珍荣费力杀了绑匪后带他逃出来。在医院他昏迷了一个月,是珍荣接他回家的。

因为失明,他无法上台。从此舞台上张扬的王嘉尔,就成为了过去,再也不见。珍荣说绑匪的尸体已经处理好,但背靠一个组织,所以为了逃命,他们只能远离以前的亲人朋友。

珍荣出去工作,而他,只能在房子里,学习盲文,看书听收音机,了解外面的故事。在珍荣的提议下,他捐赠了自己的眼角膜,而他现在的眼睛,其实是假的。医生是珍荣介绍的,他也不懂。不过能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就是最好的了吧。

 

“如果不是哥,我也不会活下来,更不会在之后找到机会逃走。是我们相互解救。我也哑了,我同事都不喜欢我,我刚开始甚至找不到工作,现在也没人愿意和我说话。但嘉尔哥对我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你并不嫌弃我,每天我回来听到的都是你充满活力的问候,你也愿意听我说外面的故事。现在我们一起窝在这间房里,相依为命,只剩下彼此。”

朴珍荣顿了顿,手摸上黑色眼罩,用指腹轻摸索着王嘉尔眼眶的轮廓。

“我有个朋友是娃娃店店主,我托他做了一个娃娃,有时候我在实验室不能在你身边,我希望它能陪着你。来,跟它说说话。”

王嘉尔听言,摸了摸手中的娃娃。像一岁的孩子一般大,柔顺仿佛真人的头发,摸起来有点硬的皮肤质地,身上似乎穿着很华丽的衣服,外套像是装饰有亮片。

“这是什么衣服。”

“是你第一次上台时穿的演出服。”

曾经的记忆浮现出脑海。“我想起来了,那时候我和有谦他们一起上台,你和Mark哥来看我们表演,之后你就开始一直追我,攻势真猛啊。”

想到那段时间朴珍荣天天围绕在他生活中,最后小心翼翼告白的样子王嘉尔就想笑。

“如果不猛,怎么拿得下你呢……一定要好好使手段才行。”朴珍荣的声音有些低沉。

王嘉尔也没在意,珍荣总是以能追到自己当做他这辈子最自豪的事。他只一心摸着手上的娃娃。

“珍荣啊,再跟我描述描述这个娃娃吧。”

“皮肤白白的,短手短腿,穿着的演出服,是我拿我们的纪念照片去定制还原的。”

像是受到引导,王嘉尔的手,在娃娃身上慢慢摸索。

“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穿着红色的西装,在舞台上唱歌,你皱着眉,汗水顺着衣服滑下,胸膛因为喘气在起伏,场馆的灯一照,就像天神一样映进我心里。”

“还有最后安可的时候,因为台下有女同学说想嫁给你,你笑了,脸上的小括号真的好可爱。我也还原了哦!”说到这里,朴珍荣的声音听起来变得愉悦。

手摸到脸上,因为是娃娃的关系,可以摸到突起的苹果肌,嘴角像是在上扬微笑。王嘉尔想到以前朴珍荣总说自己笑起来像个奶团子,每次看到自己笑,他心情就会变好。想到这,他就笑了笑:“还有呢?”

“还有……这个娃娃,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很漂亮的眼睛?”

“对,大大的,眼尾有一点点下垂,总是带着乐观向上的眼神,像个小公主,还有……我很喜欢。”

“噗,你说的真的是娃娃而不是我吗?”

“是娃娃,也是你。是以前的你,是现在的你,也是以后的你。一直是你,永远是你。”朴珍荣的声音带着蛊惑的味道,像以前王嘉尔睡不着的时候,他给他念的《白雪公主》。哑了的声音其实并不好听,但从中透出的坚定还是让王嘉尔感到莫名的安心。

“既然是你眼里的我。那也就是我眼里的我。”

“对,因为我也是你的。”

王嘉尔觉得积压在胸口的迷雾突然散开。原先的他,认为这一年来自己就像囚笼里的被圈养的金丝雀,每天能做的就是在家里期盼着珍荣回来。家里的饭都是珍荣做的,如果要出门没法按时回来他就会提前做好放在桌上,需要热的时候自己就摸索着把事物放到做了标记的微波炉里。有时候静坐着没有打开广播,就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那种未知的恐慌将他包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醒是睡,很多时候是被珍荣叫醒,才发现自己在等待过程中睡了过去。他也不知道时间的流逝,只每天听着整点报时,珍荣说该吃饭就吃饭,该洗澡就洗澡,该睡觉就睡觉。

他失去了自我掌控权,王嘉尔不再是王嘉尔。

但现在他感觉有所不同,他只是失去了一双眼睛而已。他还有珍荣,他其实又什么也没有失去。他还能每天在爱人身边醒来,能吃一日三餐,能听自己喜欢的音乐。

此刻王嘉尔心里充满信任感,他们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情侣,两个看似残缺的灵魂,每天从对方身上汲取光和力量。虽然自己看不到,但能感受到从珍荣那传来的温暖和依赖。珍荣需要他。看,他还一直握着自己的手。

他离不开他。

他也是。

 

咕噜噜…….一阵叫声打乱了两人间平静的气氛。

“……嘿嘿……我饿了。”

“噗嗤,”朴珍荣憋不住笑,讨来王嘉尔一顿打,“我把披萨给哥热热。在这等等我。需要再多加一份芝士吗?今天超市打折,我买了很多你最喜欢的巴比龙牌芝士。”

“好的!”

“哥,你知道吗?现在巴比龙还出沐浴球了,我也买了几个待会儿我们泡澡吧!上次你……”

听着脚步声,是珍荣带着披萨走进厨房。传来熟悉的叮的一声。每天他回来,都会和自己唠叨在外面又遇到了什么,今天过得怎么样,那时候的家才有了点人气。

其实……这样就很不错?

 

【不吃宜嘉的可以在这里停止了!】





第二章(下)

 段宜恩第一次见到王嘉尔是在学校的社团巡礼节上。他和朴珍荣作为林在范的好友被邀请去看他们社团的表演。在此之前他只听过外语系院草的大名。最初他还嗤之以鼻,毕竟他自己本人就是从小帅到大的,觉得应该只会是一个长得还可以的学弟吧。

直到他在舞台下被台上用好听的烟嗓带动全场气氛的王嘉尔深深吸引住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之前错的有多离谱。因为前一首曲目是非常嗨的K-POP,所以又唱又跳的王嘉尔在一曲结束便走到场边拿水,他一弯腰低头,尚还因为喘气在起伏的胸膛就从真空西装中露出,白皙的肌肤展现在众人面前,略有点汗湿的发自然垂下,在舞台灯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似乎是不懂台下为何突然爆发出尖叫,那人抬起头,用略显迷茫的双眼看着台下,还歪了歪头,说了声“What’s up?”兴许是刚嗨唱完毕,嗓音有些发哑。段宜恩身边有一位大胆的学妹情不自禁喊了声:“王嘉尔娶我!我想嫁给你!”似乎是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王嘉尔楞了一下,水从嘴角滑下,和汗水混在一起,慢慢流进西装里。湿了吗?难受的话会不会脱掉。那再漏一点吧。段宜恩这么想着。却又不愿那个美景展现在众人面前。

“那要问问其他人同不同意哦~”带笑的声音把段宜恩的思绪拉了回来。

不同意。他看着那个人脸上的小括号,在心里默默回答。

很多年过去,他都还记得当时的场景,记得那个坐在椅子上微眯着眼,皱着眉头,唱着“你这该死的温柔”的男人有多迷人。

我想要他。他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占有欲。

然后他在转头的时候发现旁边的朴珍荣的眼里有和他一样的感情。

 

如果他能提前知道,一定不会以一个人孤单为由把本拒绝了林在范的朴珍荣从图书馆拖出来。

如果时光穿梭机真的存在,他一定会穿梭回去甩当初那个害羞内向的自己两巴掌。

为什么你不敢和他讲话!为什么你能眼睁睁地看着朴珍荣追他!

在某些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在思考。自己其实也不是没有努力过。同作为外国人,他是有优势的。自己虽不爱说话,但在熟悉过后,也是一个玩得很开的疯子。连迟钝的弟弟们都知道自己的眼神从未离开过王嘉尔。只是终究慢了一步。两只狐狸相斗最终输给了“先下手为强”这个道理。

在回想起过去的时候,他总是懊恼。悔恨自己为什么不够不顾一切,既想着维持与情敌的友情,隐藏着自己的心,又控制不住爱慕在心中疯狂滋长,只想控制那个人完全属于自己。同时还害怕如果王嘉尔知道自己对他有那么强烈的控制欲会用怎样的眼神看自己。会害怕吗?那双大大的眼睛会充满惊恐吗?那样也一定很美吧。嘉尔怎么样都好看。

在段宜恩发现自己的想法越来越危险之后,他就放弃了自己的追求,悉心扮演好一个大哥哥的角色。在嘉尔兴高采烈抱着玫瑰花,拉着朴珍荣跑来找自己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甚至还能扯出一抹笑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恭喜你,嘉尔。要和珍荣幸福啊。”

 

其实告白那一天他在场。准确的说,是在范他们都在场。朴珍荣拜托五位好兄弟,一起完成俗套的生日告白计划。他说需要一个人把王嘉尔骗来,其他人布置会场。段宜恩主动承担带人的工作。他搂着眼睛被蒙起来的王嘉尔,小心地往约定地点移动。因为看不清路,所以王嘉尔一直紧张地抓着自己,手汗津津的。颤抖的声音很可爱,笑起来的脸颊很可爱,什么都可爱。就是一直问自己珍荣去哪儿的那张嘴不可爱。

段宜恩搀着王嘉尔,一瞬间有了种错觉,要告白的人是他,要与嘉尔携手一生的人是他。这种感情在他从后面解开王嘉尔的眼罩的时候上升到巅峰,又随着那声“珍荣啊谢谢你”还有相拥在一起的两人散发出的甜蜜猛然冻结。

我该放手的。珍荣很宠他。他们都是我爱的弟弟。

 

可演技终究是演技。不是真实的心情就总会有破裂的一天。在一个人待在漆黑的房间里,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总是想着此刻朴珍荣是不是搂着王嘉尔,在他喜欢的King size床上,吻着他梦寐以求的唇。也许珍荣的手还会顺着掀起衣角,摸上精实的腰。嘉尔最喜欢被摸哪里呢……在动情的时候会不会发出舒服的叫声呢?会不会柔柔弱弱地求饶?会哭吗?我想看他哭。

 

自此之后段宜恩的幻想就未停止过。

他幻想自己是朴珍荣,以此来安抚快要嫉妒到发疯的自己。两人本就是一样的学科,毕业后选择同一个科研所。他甚至有时候会开始学朴珍荣的一举一动,然后被弟弟们吐槽两个认面越来越像。而这时候他只会慌乱否认,然后将眼神投向王嘉尔。不出意外每次都能发现他盯着朴珍荣笑。现在,连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因为一直看着朴珍荣而变得不可爱了。

每次被起哄,朴珍荣总笑着否认,“Mark哥这么优秀我们怎么会像呢。”然后握紧和王嘉尔相牵的手。

是啊,怎么会一样呢。

 

他满足于这种病态的角色扮演。直到那起绑架案的发生。

在王嘉尔参加演出的时候,两人遭到了绑架。其实是朴珍荣先被绑起来。表演结束回来的王嘉尔急于寻找失踪的朴珍荣,并未发现门后藏了许久的黑影。之后就是绑匪逼着王嘉尔喝下毒药,朴珍荣伺机反杀,带着王嘉尔逃脱。

然而这一切外人都不知道。网传就是后起之秀王嘉尔与他未谋面的爱人惨遭绑匪毒手。警方以撕票结案。

他一直不相信,次次以失踪申报。然而都被退了回来。警察署的朋友总是用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拍拍他的肩,说了一声节哀,便摇摇头走了。只剩自己失魂落魄地坐在警局冰冷的地面上。接受路人的同情。

如果早知道……

可命运是没有如果可言的。

他只能瘫坐在那发抖,手掩面,看不清表情。

 

一年过去了,他在寻回两人的路上已不知失望多少次。荣宰他们时不时还约着聚一聚。当然他知道,比起酒局,更像是查看他的状态。他们的局总准备七人份。有两个杯子永远是装满的,就那么放在那,待收拾的时候倒掉。没有人再叫他放弃。他也不再是之前那个一提就炸的人形炸弹。他在学会放弃折磨自己。

 

 

“Mark哥,你最近笑的次数变多了。”金有谦来到段宜恩的实验室,轻车熟路找地方坐下,从抽屉里拿出好不容易瞒过教授藏起来的零食,看着段宜恩捣鼓着桌上那堆五颜六色的化学试剂。

“喝你的巧克力奶,别说话。”

“是真的,之前你那样我们几个可吓死了。”金有谦叼着习惯,含含糊糊地说。

段宜恩停下手中的活,转头看了他一眼。“是吗?”

“是啊,”金有谦顿了顿,像是在观察他的反应,“哥,你在做什么?”

“毒药。”他轻轻地回答。

“吓!我不过是来顺点零食,不至于吧!”

不用回头看都知道某只金毛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肯定是呆呆坐在那里,不敢讲话,奶也不敢喝。

“不是给你的,你想喝我也不介意。不过希望你带回家喝,那算自杀。”

“你要毒死谁啊?”

“骗你的。不致死,要吗?”

“我才不要!等等,你不会就是……”

“嗯,把这当酒。昏了头。”

金有谦实在对这哥的呆萌无从吐槽。“大哥,你不是生命科学院的吗?为什么做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好好的声音……”后半句话终是止住咽了回去。

“事物都有两面性。这对我可是个宝贝,”段宜恩笑了笑,“我差不多好了,走吧。bambam应该等急了吧?”

“那可不,”金有谦的目光落在段宜恩的手上,“这是……娃娃?”

“嗯。今晚要送人的。”

金有谦看着那个娃娃,看到的第一眼就知道,段宜恩根本还没有从伤痛中走出来。看来还得再努力。

“真像啊……尤其是这眼睛。”就是有点渗人……金有谦记性不差,真是太像了。

听到这句话,段宜恩停下把娃娃放入礼物盒的手。盯着娃娃看了两秒。

然后他展开了这一年来金有谦见过最灿烂的笑。

“迷人吧?真是一双漂亮的眼睛。”


END

忘记打了ㅍㅅㅍ

 


奶味塔塔tang

Lullaby

*开坑only北极圈cp

*让我们来''开开心心''看北极圈cp(鞠躬)​

*也许有些不够极圈(啊啊不要打我)我给了个平行时空,也就是说有14个人,每个人的平行时空性格也不一样,懂的🐦自然懂*٩(๑´∀`๑)ง*

​我要稳稳的幸福 太太们不写,只能自己动手*꒦ິ⌓꒦ີ

金融√ 夕阳红√笔谦√​ jark√←这是我目前吃到的极圈cp

下面是我自己觉得也许有意思的极圈cp:jinbam,斑七

我先这样安排!

时代的母亲林在范+上天金菠萝(笔谦)

LA流氓段+扛把子林小虎(夕阳红)

大狗狗谦米+冷冷静静崔七七(金融)(谦七)

酷gay王嘉尔老师+喝了排骨汤的段软(jark...

*开坑only北极圈cp

*让我们来''开开心心''看北极圈cp(鞠躬)​

*也许有些不够极圈(啊啊不要打我)我给了个平行时空,也就是说有14个人,每个人的平行时空性格也不一样,懂的🐦自然懂*٩(๑´∀`๑)ง*

​我要稳稳的幸福 太太们不写,只能自己动手*꒦ິ⌓꒦ີ

金融√ 夕阳红√笔谦√​ jark√←这是我目前吃到的极圈cp

下面是我自己觉得也许有意思的极圈cp:jinbam,斑七

我先这样安排!

时代的母亲林在范+上天金菠萝(笔谦)

LA流氓段+扛把子林小虎(夕阳红)

大狗狗谦米+冷冷静静崔七七(金融)(谦七)

酷gay王嘉尔老师+喝了排骨汤的段软(jark)

腹黑屁桃荣+哥说啥都对的奶斑(jinbam)

Thailand王子bam+盒盒盒tui龙崽(斑七)

最后一组剩下的是我们很火的:

积极向上小屁桃+积极向上王puppy(狗狗line)

​这两要不然就兄弟情吧qwq

王嘉尔就没有极圈cp!王嘉尔你自己反省一下可以吗,为什么你cp体质这么明显(wgajqsfuwgwgw)

*Lullaby音源逆行,拿来当名字(理直气壮)

*都是借用人设 不上升正主!

*可能会ooc我不知道 我努力!

*主线99%从金融开始写!

*一半的人来自有abo平行时空

*想看什么说!评论私信都okkkkkk♡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