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狗茨

180.5万浏览    2562参与
青芜
我 莫得感情的抽卡机器👌🏻...

我  莫得感情的抽卡机器👌🏻爱狗子三年依然没狗子

今天阿鸢抽到狗子了吗?没有


我  莫得感情的抽卡机器👌🏻爱狗子三年依然没狗子

今天阿鸢抽到狗子了吗?没有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狗茨】假装不知道的事情——『9-13』

已完结


前篇请走:『1-2』『3-4』『5-8』


脑洞存放录


『9』

“大天狗,为什么昨天一天你都不在?”


“抱歉,黑晴明大人,实际上......我是去找茨木了。”


“没想到你直接承认了。真的如同红叶所说,你是爱上了他?”


“红叶怎么知道......哎,是的,黑晴明大人,我爱上他了。”


“那就把他娶回家啊!”


“是!等下,什么?”


“雪女,去准备聘礼,明日我们就上门提亲。我要气死晴明!”


“是。”


“啊?”...


已完结


前篇请走:『1-2』『3-4』『5-8』


脑洞存放录



『9』

“大天狗,为什么昨天一天你都不在?”

 

“抱歉,黑晴明大人,实际上......我是去找茨木了。”

 

“没想到你直接承认了。真的如同红叶所说,你是爱上了他?”

 

“红叶怎么知道......哎,是的,黑晴明大人,我爱上他了。”

 

“那就把他娶回家啊!”

 

“是!等下,什么?”

 

“雪女,去准备聘礼,明日我们就上门提亲。我要气死晴明!”

 

“是。”

 

“啊?”

 

『10』

“气死我了!黑晴明居然带着那么多聘礼上门提亲!还是指名要茨木!气死我了!”

 

“啊?谁要茨木?黑晴明?”

 

“黑晴明要让茨木嫁给大天狗!嫁给大天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天狗不是挺好的吗?是吧,哥哥。”

 

“大天狗那家伙是不错啦,但是......为什么是茨木啊?”

 

“我好像知道了。”

 

“真不愧是活了那么久的你,所以你知道什么了?”

 

“他是想把我们的主力之一挖走,这样他们主力就多了——开玩笑的。”

 

“气死我了!为什么偏偏是他们啊?!”

 

“还有一点很奇怪,茨木知道的时候只是很惊讶,而不是很生气。一般来说他不该是生气吗?”

 

“神乐说得不错,茨木今天只是很惊讶,然后就一直看着大天狗。平时的火药味完全闻不到了。”

 

“他们俩该不会......互相喜欢吧?”

 

“比丘尼!你可能真的说对了!”

 

“气死我了!”

 

『11』

黑晴明不再限制他们了,让他们自由地去接触晴明寮里的式神。

 

晴明把茨木看得很紧,茨木被他烦地差点爆发,好在被博雅他们给拦住了,不然这庭院都要被毁掉了。

 

大天狗有天过来接茨木出去玩,结果一进门就看见晴明抱着茨木的腰,不顾面子地大喊着:“茨木!你不能走啊!爸爸需要你!”

 

“放开老子!”

 

“晴明,大家都看着呢,太丢人了。”

 

“晴明,茨木只是和大天狗一起出去玩而已,不是要离开啊。”

 

“哎呀,大天狗来了,稍等一下。”本来在看热闹的比丘尼走过去,弯下腰在晴明耳边说了一句话,晴明立马把茨木放开了。

 

“好了,你们快走。”

 

“我们晚上就回来。”

 

“好好玩。”

 

“记得带礼物!”

 

“路上小心!”

 

他们走出门,等大天狗把门关上的时候茨木已经变成了人类男性的模样,不过并不是成年人,而是少年的模样。

 

“还是这个样子舒服。”

 

“走吧。”

 

“大天狗,手给我。”

 

“这样?”

 

“嗯。”

 

『12』

“比丘尼,你和晴明前面说什么了?”

 

“‘不放开茨木的话,你的头发可能会被黑晴明先生给诅咒到全部掉光的’。”

 

“好过分......”

 

“自己诅咒自己有点厉害啊。”

 

『13』

“大天狗,你们上次送来的聘礼里面有一封信。”

 

“啊?上面写了什么?”

 

“早生贵子。”

 

“......”

 

 

END

公子有疾
给自己和自己对皮乱糊的。 狗茨...

给自己和自己对皮乱糊的。


狗茨。

给自己和自己对皮乱糊的。


狗茨。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狗茨】假装不知道的事情——『5-8』

周六完结


前篇请走:『1-2』『3-4』


脑洞存放录


『5』

“樱花妖,樱花妖。昨晚茨木大人不是泡温泉晕过去了吗?因为你们休息地早,所以我去帮忙了。结果发现他身上有好多红点啊,是被虫子咬的吗?”


“桃花妖,此事不要声张。”


“嗯?为什么呀?”


“......你不要和别人说就是了。”


桃花妖口中的主角此刻正在房间里呼呼大睡着,大天狗被他当做枕头一样抱在了怀里,大天狗是有力气挣开的,但是他是头一次在晴明寮里和茨木有着这么亲密的接触,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山兔!今天我一定要超...

周六完结



前篇请走:『1-2』『3-4』



脑洞存放录



『5』

“樱花妖,樱花妖。昨晚茨木大人不是泡温泉晕过去了吗?因为你们休息地早,所以我去帮忙了。结果发现他身上有好多红点啊,是被虫子咬的吗?”

 

“桃花妖,此事不要声张。”

 

“嗯?为什么呀?”

 

“......你不要和别人说就是了。”

 

桃花妖口中的主角此刻正在房间里呼呼大睡着,大天狗被他当做枕头一样抱在了怀里,大天狗是有力气挣开的,但是他是头一次在晴明寮里和茨木有着这么亲密的接触,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山兔!今天我一定要超过你!”

 

“来呀!”

 

外面有女孩子们的声音。

 

“茨木,起床了。”大天狗拍了拍茨木的屁|股说,茨木嘟囔了一声后放开了他,结果并不是起床,而是转了身继续睡。

 

大天狗凑了过去,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快点起来,不然——”

 

“不然想对我怎么样?”茨木微微转头亲了一下大天狗的嘴角,“没亲到,失误了。”

 

大天狗庆幸这间房间里只有他们,晴明舍得给茨木单独房间真是太好了。

 

“茨木大人,我是白狼,您醒了吗?”

 

茨木坐起身,随意地拉扯了一下浴衣,回答:“醒了,有什么事?”

 

“晴明大人说让您休息几天,顺便让您照顾一下那个迷路的孩子。”

 

“我知道了。”

 

“那我先告退了。”

 

白狼离开了,茨木想重新躺回去,但旁边那个家伙的视线太过灼热了,他只好保持着坐姿,问:“干嘛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大天狗挪开了视线,茨木非要凑过去盯着他看。


“大天狗,你这小孩模样不能做吧?”茨木怀疑地看着他的下|体,还伸手去摸|了,大天狗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抓住了茨木的手让他不要乱|摸。

 

外面的脚步声十分清晰,虽然他们不会随随便便地拉开纸门,但大天狗还是怕晴明知道了以后对茨木处罚。

 

谁让晴明太讨厌黑晴明了,结果连着他也一起被讨厌了。

 

“你流鼻血了。”

 

大天狗反射性抬起手摸了一下,看到他紧张的模样茨木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他躺了回去,抱着被子把脸埋进去,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微凉的手触碰到了他的大腿,随后慢慢地向上摸去,而且这手的大小明显变了。茨木连忙转头看向了大天狗,他没有黑色的羽翼,看来是为了隐藏自己的气息变成了人类男性的样子。

 

“等等,一大早就要做?”

 

“还不是你逼我的。别发出声音,不然我可没办法抱着你一瞬间就逃走。”大天狗知道自己的要求会让茨木很为难,他的敏感点太多了,经常裸露在外的犄角就是敏|感点之一。他很喜欢在他们结|合时候去碰他的犄角,茨木会恼火,但只是一瞬间罢了。

 

“说起来,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碰过你的犄角了。”大天狗边说边去触摸了茨木的犄角,茨木颤抖了一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不要命的家伙......”

 

“当时你也是这么说的,不过我还被你揍了一拳。”

 

“你要是再摸下去,我现在就揍——”

 

“茨木!还有那个小朋友!你们等下要不要去街市逛逛?”

 

是青行灯的声音。

 

“不去!”

 

“确定?”

 

“确定!我要睡觉!”

 

青行灯捂着嘴笑了笑,转身对他们说:“他们不去,我们去吧。”

 

“真可惜。”

 

“那我们走吧!”

 

“茨木大人!今天麻烦您看家啦!”

 

“知道了!唔——”

 

茨木还想问为什么是他看家,但大天狗突然咬了他左边的犄角一口,那种酥麻的感觉让他差点叫了出来,幸好大天狗及时捂住了他的嘴,不然青行灯怕是要冲进来看看他们到底出什么事了。

 

青行灯等那群小妖怪离开后在门口留下了一个小圆盒和一张纸条,她轻轻地敲了敲墙壁,随后离开了。

 

大天狗和茨木都好奇刚才青行灯为什么要敲墙壁,茨木推了推他,说:“你去看看。我察觉不到他们了,应该都走了。”

 

大天狗只好起身去看个究竟。

 

青行灯留下了一个小圆盒,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大天狗把它们都拿了进来,纸条上写着——难得一次,不过别太过头了。

 

“写了什么?”

 

“青行灯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完蛋了,她可是非常八卦的啊!”

 

大天狗打开小圆盒的盖子,是他熟悉的香味。

 

“茨木,我想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回来的。”

 

“街市离这里有段距离的,加上那么多姑娘,肯定不会这么......快......等等,既然不会这么快——”

 

“意识到了?”大天狗好笑地看着突然就不说话的茨木,有时候茨木反应迟钝的样子特别可爱,他伸手摸摸他的头,继续说,“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6』

“大天狗大人和茨木大人其实是互相喜欢着的吧?”

 

“哎呀,孟婆居然看出来了?”

 

“不过,般若他们还在呢。”

 

“你真以为他们那么肆无忌惮啊?让他看家可不代表大家都出去了。”

 

“所以昨天那个迷路的男孩就是大天狗大人?”

 

“是啊。”

 

“完全察觉不到气息啊。”

 

“如果博雅大人在的话,大天狗大人肯定会被他当场揭穿的。还好博雅大人带着神乐大人出去玩了。”

 

“好啦,今天我们也好好地玩吧。尽量晚点回去。”

 

“嗯!”

 

『7』

“青坊主,你听见奇怪的声音了吗?”

 

“没有。”

 

“啊?那星熊呢?”

 

“咱的耳朵瞎了。书翁,咱们来比赛画画吧?”

 

“好啊。鬼使黑大人要一起来参加吗?”

 

“不是,你们就不在意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吗?般若,般若!你听见了没?”

 

“你啊,反应可真是迟钝。画你的画去吧。”

 

“......”

 

『8』

他们回来地都很晚,晴明说不知道玉藻前怎么了,今天特别勤奋,导致他们那么晚才到家。青行灯和玉藻前相视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回来了啊。”早就睡饱了的茨木朝他们走了过来,烟烟罗递给他一个木质盒子,说是带回来的礼物,他谢过了以后直接就打开了,是吃的。

 

“昨天那个迷路的男孩呢?”晴明问。

 

“带他出去找了一下,正好碰到了也在找他的人。所以他就回去了,让我替他向你们道声谢。”

 

“噢噢,那就好。哎,累死我了,我要先去泡温泉了。”

 

目送走了晴明,茨木却还是压低了声音,问他们:“你们都知道了?”

 

“太明显了啊。”青行灯回答,“一开始我们这几个就察觉到你们俩的眼神不对,然后,你猜猜看我们前几天在那边的街市看到了谁?”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茨木肯定猜到了。

 

“茨木,别担心啦,我们不会告诉晴明大人的。”

 

“秘密恋情,感觉是在听故事哎。”

 

“抱歉,让你们费心了......”

 


TBC

宋景棠
整理书架发现多了一本狗茨《缘》...

整理书架发现多了一本狗茨《缘》

卑微问一下有姐妹愿意收吗

整理书架发现多了一本狗茨《缘》

卑微问一下有姐妹愿意收吗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狗茨】当他告白之时——Part.11

前篇请走:Part.0Part.1Part.2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Part.8Part.9Part.10


脑洞存放录


Part.11


茨木戴了一副平光眼镜来遮挡自己的黑眼圈,他晚上只睡了四五个小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纠结着到底要怎么和大天狗道歉。


其实换做以前,他不会和大天狗有那么多接触,最多就是抓他去写检讨。


可自从少羽来了以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逐渐亲近了不少。他甚至还为了庆祝茨木子得到全国冠军而请他们吃饭。


难道他接近自己都是为了茨木子吗?毕竟他说他的家人很关注她........

前篇请走:Part.0Part.1Part.2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Part.8Part.9Part.10


脑洞存放录



Part.11

 

茨木戴了一副平光眼镜来遮挡自己的黑眼圈,他晚上只睡了四五个小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纠结着到底要怎么和大天狗道歉。


其实换做以前,他不会和大天狗有那么多接触,最多就是抓他去写检讨。

 

可自从少羽来了以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逐渐亲近了不少。他甚至还为了庆祝茨木子得到全国冠军而请他们吃饭。


难道他接近自己都是为了茨木子吗?毕竟他说他的家人很关注她......


好奇怪的感觉。


大天狗抬起头看见扎着高马尾还戴着眼镜的茨木愣了一下,他连忙看了眼手表,茨木居然提前了半小时来学校?!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茨木没有去教学楼,而是向他走过来。

 

“大天狗,有空吗?我有点事情找你。”


“白狼,我离开一下,很快回来。”


“嗯。”


大天狗是跟着茨木走的,茨木似乎是打算往教学楼后面走,但那里偶尔也会有人经过,大天狗握住了茨木的左手腕,说:“去学生会那里说吧。”


“嗯、嗯......”


这不对劲,茨木应该会大力地甩开他的手才对。


“你没事吧?”


“没......”茨木抽出了自己的手,幅度不大,不是用力抽出来的。


不太对劲。


“那走吧。”


“嗯。”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去了学生会的办公室,大天狗打开门,昨天他走得早,桌子上堆了一些文件,不过摆放地很整齐,应该是白狼拿过来的。

 

“要喝水吗?”

 

“不了。”


“那就开门见山吧,有什么事?”


茨木握住门把手的动作顿了顿,随后还是先把门给关上了。


“昨天的事情......很抱歉。”


“没什么,毕竟你们的表弟身体不舒服,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只是为了这件事来道歉的吗?


“如果你要茨木子的手机号,我可以给你。”


啊?茨木子的手机号?


“为什么要给我她的手机号?”


“你喜欢她吧。”这句话是茨木脱口而出的,大天狗听着好像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虽然我是看你很不爽,但是你要是真心对她的话,我是可以帮你们——”


“我对她的喜欢,不是你想的那种喜欢。”大天狗沉下脸打断了他的话,他抱着臂,靠着办公桌,继续说,“我请她吃饭,只是单纯地想庆祝她拿到全国冠军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啊?没有吗?”

 

“你以为有?”大天狗忍不住笑了,“放心吧,我对你的宝贝妹妹没有那方面的意思,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而你的宝贝妹妹,应该也只是把我当做哥哥看待。”


茨木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蠢事。


丢死人了......

 

丢死人了啊!

 

叩叩叩——


“大天狗,我是青行灯,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那我不打扰你们了!”茨木赶紧把门打开了,青行灯拿着手机对准他连拍了数张照片,随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茨木没太在意照片,他只觉得青行灯笑地好可怕,赶紧绕过她走了。


“你又有什么事?社团的事情都解决了吧。”


“噢,是关于这个的。”青行灯走进去后关上了门,她翻找着早上拍的照片,给大天狗看了。

是大天狗握住了茨木手腕的照片。


“我以为你们在一起了呢,没想你还没告白。你们怎么这么难搞啊?”


“......”


“刚才连拍了几张茨木近距离的照片,哎呦,我们的小美人真上镜,连我都羡慕了。你要吗?”青行灯抬起左手,食指触碰着屏幕向右边滑动了一下。


“你要什么报酬。”


“希望你能邀请茨木子来我们学校。”


“为什么?”


“只是想做个报道罢了。我又没权利去邀请,就只能靠你了。”


“我考虑一下。”


青行灯叹了口气,她把手机面向自己,又翻找了一下以前的照片。她再次把手机面向大天狗,屏幕里的是茨木戴着猫咪发夹还看着镜头的照片。

 

最关键的是,他穿着常服。


“刚才那些照片,以及这个系列的照片。足够吗?”


“成交。”


茨木放下书包后整个人抖了一下,这天不冷啊,他刚才背后一凉是怎么回事......

 

“茨木,你今天来得好早啊。眼镜?你近视?”

 

“黑眼圈太严重了,戴平光眼镜挡一下。”

 

“你现在这副模样......真的和平时不一样,感觉好乖。”般若拿出手机,凑到了茨木的面前,“来,笑一个——”

 

茨木没有笑,般若也不强求,直接就拍了。

 

“你干脆做模特去得了。工资肯定比现在的工资高多了。对了,昨天我去你打工的那家店,他们说你请了好几天假。”

 

“我打算辞职了,”茨木回答,“太晚回去不太好。”

 

般若拉开茨木前面桌位的椅子反着坐了下来,他八卦地问:“怎么,有女朋友了?还是有男朋友了?”

 

“亲戚家的小孩儿要我照顾一阵子。”

 

“你还真是辛苦啊,怎么不送到你爸妈那去啊?”

 

“他们哪里有空啊,工作告一段落就喜欢出去旅游。现在茨木子都跑我这来了。”

 

“我上次忘记说了,回去帮我问你妹妹要张签名,那场比赛实在是太精彩了。什么时候让她和鬼切比一下,我还挺想看的。”

 

鬼切正好走进教室,他听见了自己的名字,疑惑地看向了他们。

 

般若转头看向鬼切,问:“鬼切,你和茨木子谁厉害啊?”

 

“你不想被他揍的话,就不要问这个问题。”

 

般若耸耸肩,他都这样回答了,那肯定是鬼切比茨木子厉害。

 


TBC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狗茨】当他告白之时——Part.10

前篇请走:Part.0Part.1Part.2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Part.8Part.9


脑洞存放录


Part.10


“大天狗哥哥也看过我的报道啊?”茨木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虽然被采访的时候她没有那么害羞,但被茨木认识的人知道就莫名地害羞了起来。


“我家的人都很关注你。”大天狗笑着回答,但他的注意力在少羽身上,少羽一直粘着茨木不放,这也就算了,可茨木那温柔的样子让他的心发痒。


“一家人?!”


“嗯,包括亲戚。”


茨木子的脸变得通红。


“下次我还会更加努力的!”


“不要努力过头了,适...

前篇请走:Part.0Part.1Part.2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Part.8Part.9


脑洞存放录



Part.10

 

“大天狗哥哥也看过我的报道啊?”茨木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虽然被采访的时候她没有那么害羞,但被茨木认识的人知道就莫名地害羞了起来。


“我家的人都很关注你。”大天狗笑着回答,但他的注意力在少羽身上,少羽一直粘着茨木不放,这也就算了,可茨木那温柔的样子让他的心发痒。


“一家人?!”


“嗯,包括亲戚。”


茨木子的脸变得通红。


“下次我还会更加努力的!”


“不要努力过头了,适当的休息也是必要的。”


“嗯!”


茨木突然停下来不走了,他们也停了下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了?”


“太累了......给我下来。”茨木把少羽放了下来,他抱着手都酸了,“你要吃哪家?赶紧选。我要去那边休息一下。”


茨木往有长椅的方向走去,少羽赶紧跟了上去,并且抓住了茨木的衣角。茨木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拍开他的手。


大天狗也不好跟着过去,茨木子毕竟是女孩子。

 

“我陪你去吧。”


“谢谢。”


大天狗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他要问一下这个男孩到底是不是他们的表弟。


“茨木子,他真的是你们的表弟?”


“嗯。怎么了?”茨木子不擅长撒谎,她的表情暴露了。


“没什么。你要吃哪家店?”


“真的是你请客啊?”


“嗯,请你们大吃一顿还是可以的。”大天狗边说边看向了茨木,茨木也看向了他,两个人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加速了。


茨木先挪开了视线,他刚才竟然嫉妒了,嫉妒茨木子和大天狗站在一起。

 

这不对劲,这不太对劲啊......


“夫人?”少羽担心地看着把头低下来的茨木,“不舒服吗?要不我们回家吧?”


“没事。”


“今天还是回家吧,茨木子这几天都在,周末去吃也可以。”少羽站起身,拉住了茨木的手,“回家吧,好不好?”


茨木察觉到少羽不对劲,他好像在害怕什么。


“你在害怕什么?”


“我——”


“哥哥!怎么了?!”茨木子大声地问。


“就让你任性这么一次。”茨木并不介意和大天狗一起吃饭,但他现在更加在意少羽的想法,等下,他为什么在意少羽的想法了......


听到茨木这样回答,少羽点点头,差点就忍不住亲上去了。


茨木深呼吸一口气,大声地回答:“少羽不舒服,今天先不去了!”


大天狗皱了一下眉头。


茨木子尴尬地朝大天狗笑笑,说:“抱歉啊大天狗哥哥,下次我们再约吧?下次我问妈妈能不能预支零用钱来请你们。”


“没关系,下次还是我来请吧。”

 

“嗯......那我先过去咯?”


“你们路上小心。”


“你也是,拜拜!”

 

大天狗目送着他们三个人离开,看不见踪影了以后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自己家的司机,让他过来接自己。


“大少爷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和朋友一起过来的,不过他们有点事情,先回去了。”


“噢,那您等十分钟,我这就过来。”


“嗯。”

 

 

茨木做晚饭的时候一直在想明天该怎么和大天狗道歉,仅仅是一句“抱歉”实在是太过敷衍了。

 

大天狗是好心地要请他们去吃饭的,怎么就......

 

他今天很不对劲。


是喜欢上少羽了吗?


不对啊,应该是看他还是个小孩子,所以相比较之下就偏向少羽了吧。


“哥哥!还没好吗?!”

 

“啊!”


茨木立马关掉了火,幸好茨木子叫了他一声,炒饭只是有一部分变成了锅巴,茨木子不爱吃硬硬的锅巴,他也一般,少羽......算了,还是他自己吃吧。


他盛了三碗饭,叫茨木子过来帮忙端过去,结果来的是少羽。


“我帮你。”


“谢啦。”


茨木跟在了少羽的后面走出了厨房,茨木子在帮忙摆筷子和勺子,茨木说:“去舀汤。”


“明白!”


“夫人,这份我来吃吧。”少羽把碗放好后指了指茨木右手中的碗,“焦掉的部分在这里吧。”


茨木惊讶了一下,他明明藏在了最底下,怎么被他识破了?嗅觉太灵敏了?


“你不会喜欢吃的。”


“没关系,我吃。”


“你吃一口试试,不行就别吃了。”


少羽点点头,茨木把自己的那份放在了他的面前,少羽拿起筷子把藏在最下面的锅巴给翻了出来,他夹了一大块,咽了咽口水,在茨木的注视下吃了下去。


没嚼几口他就哭了,还边哭边咽了下去。

 

不知道是因为这锅巴太硬了,还是因为这锅巴带了一点点苦味。


“我、我把最大的一块吃、吃了,这样、这样夫人、夫人就不会吃到、吃到那么苦的炒饭了......”少羽带着哭腔说,茨木抽了两张纸巾递帮他擦了擦眼泪,随后少羽吸了吸鼻子,继续说,“以后、以后还是、还是不要吃了......”


原来这个程度他就觉得苦了啊......


茨木又抽了三张纸巾递到他的手中,他笑着说:“谢谢。”


“嗯?”


“吃完饭以后允许你吃一颗糖。”


“可以吗?!”


“当然,不过只有这么一次。”


“最喜欢你了!”



TBC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狗茨】假装不知道的事情——『3-4』

前篇请走:『1-2』


脑洞存放录


『3』

茨木进门的时候只有新来的几个式神惊讶地看着他,其他式神都习以为常了,毕竟茨木经常会被女性式神们叫过去试穿衣服,回来的时候就是女性的模样。


“玉藻前呢?”


“在吃饭呢。你也快点去吃吧。”


“嗯。”


茨木没有去吃饭,她去了玉藻前的房间,结果看见山兔她们趴在地上玩花札。


“茨木大人是出去玩了吗?”山兔笑着问。


“嗯,你们怎么在这?”茨木不敢把回礼拿出来了,这几个小妖怪可是很馋嘴的,“不怕玉藻前揍你们吗?”


“就是玉藻前大...

前篇请走:『1-2』


脑洞存放录


『3』

茨木进门的时候只有新来的几个式神惊讶地看着他,其他式神都习以为常了,毕竟茨木经常会被女性式神们叫过去试穿衣服,回来的时候就是女性的模样。

 

“玉藻前呢?”

 

“在吃饭呢。你也快点去吃吧。”

 

“嗯。”

 

茨木没有去吃饭,她去了玉藻前的房间,结果看见山兔她们趴在地上玩花札。

 

“茨木大人是出去玩了吗?”山兔笑着问。

 

“嗯,你们怎么在这?”茨木不敢把回礼拿出来了,这几个小妖怪可是很馋嘴的,“不怕玉藻前揍你们吗?”

 

“就是玉藻前大人给我们花札玩的,茨木大人要一起玩吗?”

 

“我不太会玩,你们慢慢玩吧。”茨木帮她们合上了纸门,还是打算直接去找玉藻前了。

 

青行灯倚在灯杖上看着她急匆匆的样子笑出了声,莹草好奇地看向她,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茨木的那身和服,还挺好看的。”

 

“啊!那身和服似乎是玉藻前大人送给他的,我觉得特别适合茨木大人。”

 

“是啊,特别适合。而那颜色......也很适合。”

 

莹草不知道青行灯是话中有话,她只知道青行灯也觉得这件和服好看。

 

“有点像大天狗大人经常穿的那身衣服的颜色呢。”

 

无意的话语。

 

却说出了实话。

 

青行灯只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茨木让吃完饭的鬼切回去把玉藻前叫出来,鬼切看着她,一脸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帮她把玉藻前给叫出来了。

 

玉藻前出来的时候没见到茨木在哪,他疑惑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茨木居然躲在了树的后面。

 

“茨木,怎么了?”

 

“给你的,回礼。都是吃的,用你的妖力保护一下,不然到时候坏了可不好。”茨木把木质盒子塞到了玉藻前的怀里,“我得把衣服换回去了。”

 

“你可以直接变回去吧,”玉藻前笑着说,“不用担心,他们都泡完澡了,只剩下你和我了。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急。”

 

——玉藻前知道他和大天狗的事情了。

 

茨木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别告诉他们。”

 

“放心,我不会说的。我先回去了。对了,谢谢你的回礼。”

 

“不客气。”

 

『4』

茨木泡在温泉里舒服地都不想起来了,他之前和大天狗泡过一次温泉,他们两个也不知道是谁脑子抽了,居然比谁泡地久,结果全部晕了过去。

 

晴明寮里的温泉估计是没机会让他们过来泡的,毕竟他和黑晴明是冤家,见面就吵架,更何况来寮里呢?

 

“啊......想喝酒了......”

 

大天狗要是在的话,他肯定会想办法灌醉大天狗,然后用毛笔在他的脸上画乌龟。

 

“茨木,你是不是想在我的脸上画乌龟?”

 

小孩子的声音?

 

茨木转过头,看见了大天狗的缩小版。

 

“你怎么——”

 

“他们以为我迷路了,就让我在这住几天。”大天狗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简单地就进来了,“泡多久了?”

 

“没多久。”

 

大天狗挑挑眉,他蹲下身,伸手试了一下水温,结果被茨木抓住了手腕,直接被拉了下去。

 

噗通——

 

大天狗急忙探出脑袋,他抹了一把脸,有些生气地看着正在憋笑中的茨木。

 

“想笑就笑。”

 

“怕你生气。”

 

“你不拉我,我就不会生气了。”

 

“难得一次。”

 

大天狗游过去找了个有台阶的地方坐了下来,不然他还要扶在石头和茨木说话。

 

“我第一次看见你这样。”茨木打量着他,“你小时候还挺可爱的嘛,过来,让哥哥亲亲。”

 

大天狗瞪了他一眼,说:“别闹。”

 

“真无趣。这里又没别人。”

 

“不保证他们会突然进来。就像我一样,你刚才不是被我吓了一跳吗?”

 

茨木站了起来,他俯视着一脸茫然的大天狗,说:“我回去了,你自己在这里慢慢泡吧。”

 

“等等——”

 

唰啦——

 

并不是茨木拉开的门,而是鬼切。

 

茨木觉得活到现在最快的反应就是现在,他在见到鬼切的一瞬间变成了女性的模样。可惜的是浴巾只围住了她的下半身,上半身直接被鬼切看光了。

 

鬼切盯着她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才问:“我走错了?”

 

“没有,这里的确是男性专用。我只是逗那个孩子玩才变成了这样的,”茨木并不打算遮住自己的胸部,“玉藻前不是说你们都泡完了吗?”

 

鬼切微微抬起头,不去看她,他回答:“刚才帮忙收拾碗筷的时候九命猫正好跑进来了,一边大叫着一边撞到了我们......我们几个衣服全部被她给弄脏了。”

 

“噢,这样啊。让一下,我要穿衣服。”

 

鬼切让开了位子,也不敢再去看她,往前走了一步后背对着门打算把门给关上,结果他看见那个迷路的男孩起身了。

 

“不泡了?”

 

“嗯。”

 

男孩脸色不太好看,鬼切怀疑是茨木逗过头了。

 

唰啦——

 

门被男孩给关上了。

 

茨木并没有在穿浴衣,她披着干净的浴巾,正抱着膝盖坐在地上。

 

“茨木,你在生什么气?”

 

茨木没什么反应。

 

“茨木?”大天狗扣着她的肩膀晃了晃,“你没事吧?”

 

茨木抬起头,她的脸色很难看,而且视野里的大天狗也是模糊的,她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别晃我......我头晕......小心我吐你身上......”

 

茨木的记忆在这里中断了。



TBC

三浦小鹿

老梗。

碰见了穿茨木衣服的破势大天狗

老梗。

碰见了穿茨木衣服的破势大天狗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狗茨】雨天过后,谨言慎行——Part.1

我居然填坑了!!!


前篇请走:Part.0


脑洞存放录


Part.1


“你这周已经迟到三次了,茨木。”穿着运动服、手持竹刀的博雅无奈地看着茨木,“又打架去了?”


“被猫抓了。”


“谁信啊,你家那只见到人就翻肚皮求摸摸求抱抱的猫怎么可能把你抓成这样。”曾经茨木有带着茨球来学校,博雅替他照顾了一天,别说抓人了,它粘人还来不及呢。


茨木耸耸肩,表示自己没什么好解释的了。


“哎,检讨记得放学前交上来。进去吧。”


“谢啦,博雅。”


“要叫我博雅老师。”...

我居然填坑了!!!



前篇请走:Part.0


脑洞存放录



Part.1

 

“你这周已经迟到三次了,茨木。”穿着运动服、手持竹刀的博雅无奈地看着茨木,“又打架去了?”

 

“被猫抓了。”

 

“谁信啊,你家那只见到人就翻肚皮求摸摸求抱抱的猫怎么可能把你抓成这样。”曾经茨木有带着茨球来学校,博雅替他照顾了一天,别说抓人了,它粘人还来不及呢。

 

茨木耸耸肩,表示自己没什么好解释的了。

 

“哎,检讨记得放学前交上来。进去吧。”

 

“谢啦,博雅。”

 

“要叫我博雅老师。”

 

茨木摆摆手,反正他压根就没听进去。

 

博雅叹了口气,对旁边拿着本子和笔的大天狗说:“大天狗,他的名字就别记上去了。”

 

大天狗点点头,其实他并没有记录茨木的名字。

 

他们两个已经作为同班同学两个月了,茨木坐在他的前面,也就是前后桌的关系。茨木喜欢侧坐着和他说话,上课的时候偶尔会转头看他在做什么,起初他以为茨木的成绩一般,结果每次考试他都紧紧地跟在自己后面。

 

不过茨木自己说过他并不在乎排名,他只是不想被他的父亲教训罢了。

 

“老师,我先回去了。”

 

“噢,盯着点茨木啊,他肯定会逃掉检讨的。”

 

“嗯。”

 

大天狗转身往教学楼走去,茨木的检讨吗?怕是盯着也没办法让他写出来。

 

“大天狗,本子上有我名字吗?”

 

“没有,但是你要写检讨。”大天狗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纸巾递给了茨木,“擦擦吧,别用袖子擦。”

 

“你怎么知道我打算用袖子擦的?”茨木不敢置信地接过了大天狗递过来的纸巾,“图案还挺可爱的嘛,我要了。”

 

这包纸巾的外包装印着一只黑色的卡通猫。

 

茨木看上去并不是喜欢可爱的事物的人,但对猫就没有什么抵抗性。

 

“你拿着吧。我那边还有。”

 

“作为交换,给你一张照片。”茨木拿出手机点开了相册,找到了上星期拍的照片后发给了大天狗,“不过你是好学生,等中午在看吧。”

 

大天狗其实是有权利没收手机的,但茨木的话,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别拿出来了,小心被其他人看见,会被没收的。”大天狗转身往楼梯口走去,茨木小跑着跟了上来,随后勾住了大天狗的脖子,亲昵地和他贴在了一起。

 

茨木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香味,大天狗不知道那是沐浴露还是香水的香味。

 

总而言之,他很喜欢那种香味。

 

茨木没发现大天狗出神了,他大力地拍打着大天狗的肩膀,说:“还是你宠我。”

 

嗯?宠?

 

“下不为例。”

 

“你说过好几次下不为例了。”

 

“这是最后一次。”

 

“是是是,我知道了。”

 

下一次,大天狗肯定会这么说。

 

 

大天狗是在茨木去洗手间的时候悄悄地拿出了手机接收茨木发来的照片的,是一张合照,他和茨球的合照。

 

他的相册里有不少茨木发过来的照片,大多数是茨球的单独照片,少数是他们的合照。有时候酒吞和鬼切也会出镜,不过每次他们出镜的照片都能看出场面极度混乱,据茨木说,他们是要抓茨球去洗澡。

 

——如果我也在就好了。

 

大天狗被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他这是怎么了?

 

茨木这时候发来了一条短信。

 

“还说我呢,你不也看手机了。”

 

大天狗没有立即回复,他在想要怎么回复,想着想着上课铃就响了,从不迟到的晴明已经拿着课本走了进来,还没等他放下课本,茨木就冲进了教室。

 

“报告!”茨木边往座位跑边喊。

 

晴明无奈地点点头,说:“快坐下。有个消息要告诉大家,下周一我们要考试。”

 

“又要考试啊......”

 

“放过我们吧!”

 

“晴明老师,放下个月吧。”

 

“你个笨蛋,下周一就是下个月了!”

 

“安静安静,这周末两天大家要好好复习,不及格的话——老师这里有一份奖励等着你们。”

 

茨木左手撑着下巴,他说:“肯定是补习班。”

 

“大家拭目以待啦。好了,把书本翻到第十页,我们继续昨天的内容。”

 

大天狗翻开了课本,随后翻开了放在右手边的笔记本。他微微抬起头,发现茨木在打呵欠,看来他今天又要睡觉了。

 

晴明转身在黑板上写着题目,茨木转身给了大天狗一个东西,大天狗也没看是什么就拿起来放进了桌肚里,因为茨木给的基本上是学校里不该出现的东西。

 

会是什么呢?

 

大天狗摸了摸茨木给的东西,外面有一层塑料包装,然后是一个圆形的硬物。

 

是糖吧。

 

茨木又扔了纸条过来,大天狗没有把它扔桌肚里了,而是用右手盖住了。

 

“这题,青行灯同学。”

 

“来了来了,”坐在茨木右手边的少女站起身,“这么简单的题目你居然还不会做。”

 

“青行灯同学,你上课期间写小说的事情我可还没和你的父母说。”晴明算是温和派的老师了,但对付青行灯这样的学生他就温和不起来了。

 

“我错了,我这就做题。”

 

晴明又转身了。

 

大天狗小心翼翼地把卷起来的纸条摊开,上面写着——里面是你喜欢吃的饴糖。本来想早上给你的,但是我忘记了。化掉的话可别怪我。

 

茨木居然还记得他随口所说的事情?!

 

他只是有次和茨木放学一起走的时候聊起了甜食,他就随口说了一句自己喜欢吃饴糖。他不指望茨木记得他的喜好,因为他们只是单纯的同学关系罢了。

 

现在......

 

大天狗感觉自己的心跳漏跳了一拍。



TBC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狗茨】假装不知道的事情——『1-2』

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再一次,挖坑了。

不过这篇已经写完了,近期会完结。


脑洞存放录


1.原作轻松向,OOC请注意


2.黑晴明寮里的大天狗×晴明寮里的茨木


3.茨木含有女体


4.黑晴明和晴明是死对头


5.摸鱼文


『1』

“今天让玉藻前带大家去刷副本吧,近期得多刷刷狗粮啊,一群孩子等着六星呢。茨木——茨木?”晴明想说茨木今天可以休息,结果不见他的踪影,明明刚才还在的。


“茨木大人还没等您说完就跑啦。”山兔回答,“速度快地跟仿佛有了一速似的。...

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再一次,挖坑了。

不过这篇已经写完了,近期会完结。



脑洞存放录



1.原作轻松向,OOC请注意

 

2.黑晴明寮里的大天狗×晴明寮里的茨木

 

3.茨木含有女体

 

4.黑晴明和晴明是死对头

 

5.摸鱼文

 

 

『1』

“今天让玉藻前带大家去刷副本吧,近期得多刷刷狗粮啊,一群孩子等着六星呢。茨木——茨木?”晴明想说茨木今天可以休息,结果不见他的踪影,明明刚才还在的。

 

“茨木大人还没等您说完就跑啦。”山兔回答,“速度快地跟仿佛有了一速似的。”

 

“这孩子近期怎么了......之前也是,话都没说完就跑了。”

 

“是恋爱了吧。”青行灯坐在灯杖上回答,见晴明抖了一下,她立马说,“别紧张,我猜的。”

 

晴明因为青行灯这句话吓得不轻,青行灯向来熟知寮里寮外的八卦,妖称“八卦之王”,就算是猜的,也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让她有这样的猜测。

 

“茨木大人恋爱了不好吗?”山兔疑惑地问。

 

“山兔,恋爱不是问题,”晴明摸了摸山兔的头,“只要不是他家的式神就行。尤其是那个大!天!狗!绝!对!不!行!”

 

“为什么?”

 

“他掉毛!”

 

青行灯白了他一眼,什么掉毛,就算不掉毛,只要对方是黑晴明寮里的式神,他必定会编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搪塞他们。

 

“但是我们这也有好几个掉毛的呀。”

 

晴明的嘴角抽了抽,回答:“总而言之,就是不行!那个掉毛的绝对不行!”

 

大天狗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挽着他手臂的美人转头看着他,笑着说:“怎么你的人类之身这么弱不禁风。这天气还没转凉呢,你就这样了。”

 

“肯定是有人说我坏话了。说起来,茨木,你这身和服......是谁给你的?”

 

挽着大天狗手臂的美人是晴明寮里的式神——茨木。

 

“玉藻前给的,他说我很适合这身,我就收下了。不过有点大,所以找人帮我改了一下。”茨木如实地回答他,“裁缝店的小鬼看到这和服的时候说话都结巴了,等下挑选个礼物送玉藻前,当回礼。”

 

大天狗无奈地叹了口气,茨木的迟钝可真是让人担心。

 

人家哪里是看和服,是看到美人才说话结巴的。

 

“以后这些事情都先提前告诉我。”

 

“嗯?放心,我可以一打十。”茨木举起拳头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哎,反正你告诉我就行,我会陪你一起过来的。”

 

真是执着。

 

“知道了。走吧,太晚回去的话我会被晴明逼问去了哪里的。”

 

“嗯。”

 

『2』

茨木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慢慢地坐起身,被子从他的身上掉落了下来,他的胸口和后背全是吻痕。

 

大腿根有点点疼,茨木不用看都知道大天狗肯定在那里留下了他的齿印。

 

“你还真是听话,让你不要不留就真的不留了。”茨木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他的衣服会露出脖颈,所以他绝对不允许大天狗在他的脖颈处留下一丝痕迹。

 

“毕竟现在我们的情况比较尴尬,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忍着。”早就醒过来的大天狗正坐在那喝茶,“我帮你擦过身了。要我帮你穿衣服吗?”

 

“不用,这点事情我自己还是做得到的。”茨木掀开被子的一瞬间变成了女性,女性的身体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酸痛感还是有的,“大天狗,你也太狠了。”

 

“我已经手下留情了,我来帮你穿吧。”大天狗站起身,走向了茨木。

 

“不用,我怕你碰我一下,又会忍不住。”

 

“我能忍得住。”大天狗俯下身捏住了茨木的下巴,他想吻茨木,但茨木抬起右手挡在了他们的中间。

 

大天狗愣了愣,随后吻了她的掌心。

 

“你不是说你忍得住吗?”茨木眯起双眼,质疑了大天狗所说的话,“难道你是想和我私奔了?”

 

“你可以住在我这。”


“老子也有宅邸的啊,虽然是在大江山。”

 

大天狗不闹她了,他倾斜身体去拿茨木的和服,这身和服是他从茨木身上脱下来的,现在他又要给茨木穿上。

 

如果穿的是他选的那件和服就好了。

 

“怎么了?一脸不高兴。”

 

“没什么......”

 

“不喜欢这件和服吗?其实这身和服的颜色......会让我想起你,所以我才会穿。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下次就不穿了。”

 

“不是不喜欢,只是嫉妒。”

 

“原来你是嫉妒我穿了别的男人送的服饰啊。”茨木摆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她真的没想那么多,毕竟玉藻前也会送别的小妖怪服饰,这次正好轮到她了而已。

 

“你的反应真的太迟钝了。”

 

茨木假装捏住了鼻子,用着更加纤细的声音说:“唔,难怪一股醋味。哎,是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啊?”

 

大天狗惩罚性地在她的后颈留下了齿印。

 


TBC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all茨】2019年总结

没想到一年过得那么快......

这次也来做个总结吧。

让我多打两个tag。



今年的我依然在all茨坑。

依然是某种意义上的高产。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关于式神


截止到2019/12/31,六星总数是93只。


目前只有茨木、炼茨、大天狗、小天狗、荒以及不知火会六星。

明年的话,估计荒会出sp,不知火就不清楚了。


茨木:

总数28只,六星10只


炼茨:

总数8只,六星6只


大天狗:

总数12只,六星10只


小天狗:

总数6只,六星6只


荒...

没想到一年过得那么快......

这次也来做个总结吧。

让我多打两个tag。



今年的我依然在all茨坑。

依然是某种意义上的高产。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关于式神

 

截止到2019/12/31,六星总数是93只。

 

目前只有茨木、炼茨、大天狗、小天狗、荒以及不知火会六星。

明年的话,估计荒会出sp,不知火就不清楚了。

 

茨木:

总数28只,六星10只

 

炼茨:

总数8只,六星6只

 

大天狗:

总数12只,六星10只

 

小天狗:

总数6只,六星6只

 

荒:

总数14只,六星6只

 

不知火:

总数2只,六星2只

 

 

总体来说今年的式神录我还是挺满意的。

 

 

关于cp坑

 

今年吃的cp是狗茨/荒茨。

目前狗茨有坑没开,狗茨+荒茨也有坑没开。


 

2019年开的坑(排名不分先后):

 

【狗茨】

失败的魔法

白色的猫与金色的铃铛

新收的徒弟似乎是我师傅的小号

好久不见(完结)

 

 

【荒茨】

不想工作的神明

雷声

要注意身后哦(完结)

 

 

【狗茨+荒茨】

无法驯化

当寮里终于迎来了茨木童子

九月与三月

谎言之城

奇怪的庭院

 

 

关于all茨的《无效命令》

 

《无效命令》依然是主要更新的文。

 

目前写到了第八卷。暂时有三条主线,可以剧透一下,第一条主线是樱花这边,第二条主线是酒吞这边,第三条主线是茨木这边。

 

由于今年官方出了海国篇,所以我这边会增加很多剧情。不过还早,因为玉藻前和不知火的篇章还没写到,等他们两位的篇章结束,海国篇就差不多要开始了(暂定)。

海国篇的话,我不打算让官方角色死亡,但半原创角色以及原创角色我就无法保证了。

 

还有就是之前觉得上下两部就差不多了,但随着官方增加了角色和剧情,暂时分成了三部。

 

 

关于2019年最后更新的坑

 

今年最后一篇是狗茨+荒茨的新坑《奇怪的庭院》。

没啥特别的意义。

就是想开坑。

 


再来放个目录

脑洞存放录





谢谢你们喜欢我所写的故事。

明年见啦。



虽然新坑还没发。

我们还能再见一次。




随意居

出本 剑三阴阳师花羊花 明唐 策羊 藏佛 策藏 狗晴 狗茨等


占tag抱歉,退圈清本


圈杂本多,随意挑拣,选好私戳,开咸鱼拍,要走wx/zfb请先转全款加运费再发货
预留要收定金,跑单不退

所有本默认有瑕

买得多可以包半邮,包邮

出本 剑三阴阳师花羊花 明唐 策羊 藏佛 策藏 狗晴 狗茨等


占tag抱歉,退圈清本


圈杂本多,随意挑拣,选好私戳,开咸鱼拍,要走wx/zfb请先转全款加运费再发货
预留要收定金,跑单不退

所有本默认有瑕

买得多可以包半邮,包邮

皮皮摔
和 @麻奥 的合绘,感谢她在我...

和 @麻奥 的合绘,感谢她在我的死缠烂打下终于陪我画了狗茨夫夫哈哈哈哈哈哈哈


祝大家圣诞快乐!做个好梦!😘

和 @麻奥 的合绘,感谢她在我的死缠烂打下终于陪我画了狗茨夫夫哈哈哈哈哈哈哈


祝大家圣诞快乐!做个好梦!😘

腐利菌

【番外二】圣诞节快乐

※ooc预警

※双吞双茨双狗双星熊预警,称呼区分:狗茨世界的称呼分别为鬼吞炼茨天狗星熊,本世界的为酒吞茨木大天狗星熊童子

——————————————————

茨木感觉有一个软软的东西套到了他的头上,他伸手去摸索,软软的,尖端还有一个毛茸茸的球。他疑惑地转头,看向朝着他笑了一下的酒吞:“挚友?这是?”


酒吞一只手摸了摸茨木的头,另一只手拿着另一只帽子:“咳,玉藻前说,这是后世的人们过的节日。好像叫,圣诞节。”

“剩蛋节?人类果然很奇怪?为什么这天要剩蛋……呃……”茨木捂头,泪眼汪汪地看向酒吞。


酒吞敲了一下茨木的脑袋,看到他可爱的反应,极力忍住想亲他的欲望,咳了两声:“总之...

※ooc预警

※双吞双茨双狗双星熊预警,称呼区分:狗茨世界的称呼分别为鬼吞炼茨天狗星熊,本世界的为酒吞茨木大天狗星熊童子

——————————————————

茨木感觉有一个软软的东西套到了他的头上,他伸手去摸索,软软的,尖端还有一个毛茸茸的球。他疑惑地转头,看向朝着他笑了一下的酒吞:“挚友?这是?”


酒吞一只手摸了摸茨木的头,另一只手拿着另一只帽子:“咳,玉藻前说,这是后世的人们过的节日。好像叫,圣诞节。”

“剩蛋节?人类果然很奇怪?为什么这天要剩蛋……呃……”茨木捂头,泪眼汪汪地看向酒吞。


酒吞敲了一下茨木的脑袋,看到他可爱的反应,极力忍住想亲他的欲望,咳了两声:“总之,就是一个值得庆祝的节日。”“那夫君为什么不把帽子也带上呢?”茨木一脸疑惑。


酒吞摆弄了两下帽子,摇了摇头。

这种东西显然不符合他的气质。


茨木看着酒吞犹豫的样子,露出失望的神色:“挚友是不想和我戴一样的帽子么?可是这个帽子同挚友的发色相同,吾很喜欢……”

酒吞张了张嘴:“不是……”于是立马把帽子带上。茨木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走吧,莹草他们准备了团子和酒。今天还来了很多客人。”酒吞扶起茨木,整理一下茨木的衣领,思考了一会:“去换件浴衣吧。”

“嗯。”


大江山樱花林,书上都挂满了橘黄色的灯笼,装饰着许多五彩缤纷的小球,都是玉藻前从现世带来的。


“挚友,这里就是那酒吞的地方么?”炼茨拉了拉天狗的衣袖,问道。“嗯,装饰的不错。不过这帽子显然不符合大义。”天狗扯了扯头上的红帽子道。

“噗,不是挺可爱的吗!”炼茨笑道。

……


“听咱同汝说,之前酒吞和茨木遇上的时候,天天打架,咱每天忙着帮忙处理大江山的重事,还要照顾大江山的妖怪,还得给他们修房子,咱过的日子真是太苦了……”星熊童子向星熊哭诉道。

星熊安慰星熊童子:“咱的日子也不好过啊,上次酒吞来到你们世界之后,向咱苦诉着大天狗和茨木以及酒吞和茨木秀恩爱一事啊……”

……


酒吞走到鬼吞坐的地方看着鬼吞一个人喝酒,咳了一声:“怎么,一个人?”

鬼吞看了看酒吞:“是人是鬼都在秀,独本大爷一人在喝酒。”语罢,将面前的一罐酒全入喉了。

苦酒入喉心作痛……

酒吞看了看鬼吞,坐下来陪他一起喝酒:“你会找到的。”

……


天狗和大天狗在热烈的讨论大义。


炼茨,茨木,妖狐在扯自家攻的二三事。


玉藻前在和莹草讲述他和孩子们的事情。


今晚的大江山好不热闹。


酒过三巡。鬼吞一行人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大天狗和妖狐也回爱宕山了,玉藻前圣诞节也在找他孩子的下落。


热闹过后的大江山突然冷清了下来,莹草一边和星熊童子还有小妖们收拾着狼藉,一边招呼着酒茨快去歇息。


酒茨回到了他们的房间。酒吞帮茨木脱下浴衣,轻声说:“后面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你先去洗吧。本大爷去另一边洗。”

茨木看了看酒吞点了点头,酒吞轻吻了一下茨木的额头。


待茨木洗完,拉开房门,酒吞已经窝在被窝里了。酒吞拉开被子,朝茨木笑笑。

茨木会以酒吞一个笑,并迅速钻进杯子里。往酒吞怀里蹭了蹭。酒吞一只手搂住茨木,一只手勾起茨木的下巴,低头靠近茨木。


茨木感受到酒吞的鼻息拍打在他脸上,慢慢地闭上了双眼。唇瓣上传来湿润的触感,酒吞轻咬着茨木的唇,茨木感觉心跳变得越来越快。偷偷睁开眼看了看酒吞,却看到酒吞深情地看着自己。

茨木感觉心脏漏了一拍,赶紧闭上了眼睛。他感觉酒吞笑了,并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两人喘着粗气。酒吞摸了摸茨木的唇,柔声说:“夫人,圣诞节快乐。”

“圣诞节快乐……夫君。”


END————————————————


小可爱们圣诞节快乐

女王家的蛋糕师

【狗茨】!!!!我死了,他们太可爱了!

还有要说的是我之前去玩百闻牌,虽说抽到的都是r但茨木后面就是狗子,是我最先抽到的!!!我的cp果然是真爱

【狗茨】!!!!我死了,他们太可爱了!

还有要说的是我之前去玩百闻牌,虽说抽到的都是r但茨木后面就是狗子,是我最先抽到的!!!我的cp果然是真爱

腐利菌

【酒茨】相识即相恋(2)

※ooc预警

※学霸年下吞x校霸年上茨

——————————————————

说到青行灯,全校最八卦的女生,没有之一,据说学校所有细枝末节都没有逃过她的双眼。校园网上最火的帖子往往有可能都是来源于她的嘴中,但她本人并不参与,因为,她只负责,讲“故事”。

而且就算她爆出了什么对某些人不太友好的消息,也没什么人敢找她麻烦,因为,她是茨木的姐姐。


说回现在,当青行灯注意到酒吞在看茨木的时候,内心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眼中蹿出了一股“欲望”的火焰。但她此时也只是强装淡定地笑笑。准备中午去爆发。


中午,茨木睡眼惺忪地爬起来,趴着睡了一上午,他的手臂都快麻木了,看了眼空荡荡的教室,拿着...

※ooc预警

※学霸年下吞x校霸年上茨

——————————————————

说到青行灯,全校最八卦的女生,没有之一,据说学校所有细枝末节都没有逃过她的双眼。校园网上最火的帖子往往有可能都是来源于她的嘴中,但她本人并不参与,因为,她只负责,讲“故事”。

而且就算她爆出了什么对某些人不太友好的消息,也没什么人敢找她麻烦,因为,她是茨木的姐姐。


说回现在,当青行灯注意到酒吞在看茨木的时候,内心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眼中蹿出了一股“欲望”的火焰。但她此时也只是强装淡定地笑笑。准备中午去爆发。


中午,茨木睡眼惺忪地爬起来,趴着睡了一上午,他的手臂都快麻木了,看了眼空荡荡的教室,拿着便当盒准备去天台吃饭,正巧遇见了刚吃完饭正走进来的酒吞。

酒吞看了看正要离开教室的茨木,正想开口,结果那人鼓着嘴一脸生气地就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酒吞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什么呀,还挺可爱的!


“哦哦哦~姐妹们不得了,那个万年冰山脸的学霸吞笑了!”青行灯在三(全理)A所在的教学楼对面拿着望远镜说。

“什么?!那个冰山笑了?不可能吧。”红叶单手托着下巴说。“说到冰山,妾生还以为是判官。”阎魔笑了笑。

“哎呀,知道你们关系好,什么时候发喜糖呀。”桃花妖打趣到。“得了吧,那冰山一点都不开窍,还不如酒吞。”阎魔摆了摆手。

“说的也是,酒吞今天怎么笑了?”樱花妖疑问。

“暂时保密。”青行灯将食指伸到嘴唇前。

“什么嘛!”“灯姐好坏!”……


角落里的妖刀一直默默地看着被众人包围的青行灯,青行灯也在此时回视,对她眨了眨眼睛。


天台


“什么嘛!还一脸有话对吾说的样子,现在想向吾道歉那天的事情晚了!晚了!晚了!晚了!”茨木气愤地打开便当盒,吃了起来。不解气似的,还用筷子戳着章鱼小香肠。


“什么晚了?”鬼切提着便当推门进来。茨木愣了愣:“没,没晚。”

鬼切呆了呆,走到茨木旁边坐下,打开便当,对茨木说:“这周日有个活动。去么?”

茨木咬了咬筷子:“去。”


TBC————————————————


肝论文初稿前的最后一次摸鱼,小可爱们,一周后见。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狗茨】当他告白之时——Part.9

前篇请走:Part.0Part.1Part.2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Part.8


脑洞存放录


Part.9


茨木在超市里遇到了大天狗。


而且他们的手还碰到了,因为都打算去拿专门清理翅膀的沐浴露。


“大少爷也自己采购?”茨木惊讶地问,他哪里会知道大天狗是跟着他过来的。他要拿的这个牌子是店员推荐的,因为有很多问题需要询问,所以他压根就没注意到大天狗就躲在一边偷听他们的对话。


“偶尔会来自己买。你买这个做什么?”大天狗放下了手,“住在你家的...

前篇请走:Part.0Part.1Part.2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Part.8



脑洞存放录



Part.9

 

 

茨木在超市里遇到了大天狗。

 

而且他们的手还碰到了,因为都打算去拿专门清理翅膀的沐浴露。

 

“大少爷也自己采购?”茨木惊讶地问,他哪里会知道大天狗是跟着他过来的。他要拿的这个牌子是店员推荐的,因为有很多问题需要询问,所以他压根就没注意到大天狗就躲在一边偷听他们的对话。

 

“偶尔会来自己买。你买这个做什么?”大天狗放下了手,“住在你家的孩子也是有翅膀的?”

 

“嗯。”茨木点点头,“本想问他们用什么牌子的比较好,但是联系不到,问他,他也说不清楚。”

 

“这个牌子挺好的,全年龄适用。不过别买薄荷味的,他们出的这个薄荷味很少人能接受。”大天狗说的时候露出了厌恶的表情,茨木觉得他的表情挺新鲜的,就一直盯着他看,“我比较喜欢葡萄味的,这香味不是很明显。”

 

大天狗知道茨木在盯着自己,他转头继续说:“小孩子的话,推荐草莓味。”

 

“我选择困难症,这两种都买好了,”茨木挑了小瓶装的,“都试试,看他喜欢哪种。”

 

“看不出来你还挺宠小孩子的。”大天狗说的话略带了一点醋味,但心大的茨木根本就察觉不到,要是他能察觉到,现在肯定不会这么轻松地和他对话了。

 

宠?

 

茨木把沐浴露放在推车里后陷入了沉思,他宠少羽?好像真的有点......他甚至能允许少羽和他一起睡觉。

 

他之前完全不想被少羽触碰。

 

他是不是有点奇怪?

 

“茨木?”

 

“嗯?”

 

“你还要买什么?”大天狗的推车里放着大瓶的葡萄味沐浴露,还放了两瓶,看来翅膀太大了还是挺麻烦的,“我这有会员卡,可以打折。”

 

这么有钱的大少爷居然也在意打折?

 

“没了。等下去附近的面包店买明天的早饭。”

 

“辉夜姬家开的面包店?”

 

“嗯。”

 

“我有很多优惠券,辉夜姬之前送给学生会的。我喜欢他们家的巧克力面包。”

 

茨木忍不住笑了:“我还以为你喜欢那种苦地让人说不出话来的食物呢。下次给你带点糖,你假装没收,然后自己偷偷摸摸地吃了。”

 

大天狗也笑了,他点点头,回答:“那就先谢谢你了。”

 

 

“少羽,要吃面包吗?”茨木子看见了茨木经常提起的面包店。

 

“有巧克力面包吗?”

 

“有!那家店的巧克力面包超级好吃!”

 

“那我们去买吧!”

 

“那么——出发!”

 

一大一小高举起了双臂,路过的人都笑了,因为他们都以为是茨木子在配合少羽,毕竟少羽还是个孩子。

 

实际上是少羽在配合茨木子,他的脸现在可红了。

 

“茨木子,少羽,你们在做什么?”茨木把手放在了茨木子的头上,“别人都在看你们呢。”

 

茨木子咳嗽了一声把双臂给放下去了,少羽警觉地盯着大天狗,他本想放下双臂的,但是他现在想让茨木抱着他。

 

“抱抱。”

 

少羽说出口了。

 

茨木愣了一下,少羽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他的表情有点可怜。茨木见不得小孩这样,他一下子就心软了,他把袋子交给了茨木子,把少羽给抱了起来。

 

而大天狗并没察觉到少羽的敌意,因为他现在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男孩的名字是他的小名,只有父母和老管家知道,这就算了,毕竟重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可是他的长相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这是我妹妹,茨木子,这是我表弟,少羽。他是我的同学,大天狗。”

 

“大天狗哥哥好,”茨木子想到被茨木的同学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就想挖个洞钻进去,“请你忘记刚才所看到的。”

 

大天狗回过神后下意识地嗯了一声,其实他连茨木子说了什么他都没听清楚。

 

他在意的是这个少羽......他到底是谁?

 

“你们打算买面包去吗?”

 

“嗯。打算当明天的早饭。”

 

“那一起去吧。”

 

“这样的话我就不用付钱了吧?”茨木子的零用钱并不多,虽然拿到了不少奖金,但都上交给了真羽了。

 

“有哥哥在,哪里会让你付钱买东西。大天狗,走了。”

 

“嗯、嗯。你们要在外面吃晚饭吗?”大天狗问。

 

“是有这么个打算......”毕竟要给茨木子庆祝。

 

“那面包就当做见面礼吧,晚饭的话,”大天狗看向茨木子,茨木子疑惑地歪了歪头,不知道大天狗为什么要看她,“就当做是我个人送给你的奖励吧。恭喜你,拿到了全国冠军。”



TBC

暮战麒言_过年期间不定时更新

【阴阳师】【狗茨】改编真实事件......

辉夜呱背着大天狗(没底座站不起来)去找茨木,结果找到了茨木呱,大天狗说:“我找的不是拿气球的!”



因为之前抽到了茨木,就去买了大天狗的拆盒,结果大天狗漏掉了底座。

辉夜呱背着的竹筒能让他站着。

我哭了。


辉夜呱背着大天狗(没底座站不起来)去找茨木,结果找到了茨木呱,大天狗说:“我找的不是拿气球的!”




因为之前抽到了茨木,就去买了大天狗的拆盒,结果大天狗漏掉了底座。

辉夜呱背着的竹筒能让他站着。

我哭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