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狗雪

83.3万浏览    1642参与
渡渔牌小酒精小肚

《是谁杀了大天狗》

—预告篇—


有情皆孽,无情太苦。

可叹世间种种,终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失去了雪女的大天狗在各个平行世界不断穿梭,想要找回那朵属于自己的雪莲花……


阴阳师同人广播剧

CP:大天狗X雪女

*同人二创,非商用,背景乐版权属于原创作者。

仅供玩家间学习交流使用!


STAFF

策划:@一杯脑 @黑金狗保(迫)护(害)协会 

导演:@黑金狗保(迫)护(害)协会 

编剧:@刚加完班鸭 

后期:月白 @黑金狗保(迫)护(害)协会 

美术宣传:@渡渔牌小酒精小肚 ......


《是谁杀了大天狗》

—预告篇—


有情皆孽,无情太苦。

可叹世间种种,终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失去了雪女的大天狗在各个平行世界不断穿梭,想要找回那朵属于自己的雪莲花……



阴阳师同人广播剧

CP:大天狗X雪女

*同人二创,非商用,背景乐版权属于原创作者。

仅供玩家间学习交流使用!


STAFF

策划:@一杯脑 @黑金狗保(迫)护(害)协会 

导演:@黑金狗保(迫)护(害)协会 

编剧:@刚加完班鸭 

后期:月白 @黑金狗保(迫)护(害)协会 

美术宣传:@渡渔牌小酒精小肚 



CAST

大天狗:有风

雪女:夏夏

黑晴明:展雨

八岐大蛇:灰灰


报幕:夏夏



预告篇仅为试作,不代表成品质量。

正剧时长超过30分钟,敬请期待~

刚加完班鸭

新剧情看完,本鸭目瞪狗呆 again.jpg

阿雪恢复成了sp大雪形态,和狗子一起并肩作战!虽然之后狗雪都被巨蛇一尾巴踢飞了,蜜汁好笑,噗哧~


“羽刃暴风和暴风雪同时发动,缠绕着冰晶的暴风旋转着朝向魔焰袭去。”

缠绕着冰晶的暴风

缠绕着冰晶的暴风

缠绕着冰晶的暴风!!!!!!!

出现了————羽刃暴风雪!!!!!!

2022了,狗策划终于把大家整天在同人里念叨的“羽刃暴风雪”实装(?)了!!

属实是只要我活得够久什么梦都能实现!!

谢谢你,狗策划!!!(策划:把狗去掉!)


然后两人的对话也是文艺复兴啊,梦回开服第17章剧情,属于狗雪之间的蜜汁...

新剧情看完,本鸭目瞪狗呆 again.jpg

阿雪恢复成了sp大雪形态,和狗子一起并肩作战!虽然之后狗雪都被巨蛇一尾巴踢飞了,蜜汁好笑,噗哧~

 

“羽刃暴风和暴风雪同时发动,缠绕着冰晶的暴风旋转着朝向魔焰袭去。”

缠绕着冰晶的暴风

缠绕着冰晶的暴风

缠绕着冰晶的暴风!!!!!!!

出现了————羽刃暴风雪!!!!!!

2022了,狗策划终于把大家整天在同人里念叨的“羽刃暴风雪”实装(?)了!!

属实是只要我活得够久什么梦都能实现!!

谢谢你,狗策划!!!(策划:把狗去掉!)

 

然后两人的对话也是文艺复兴啊,梦回开服第17章剧情,属于狗雪之间的蜜汁笑点——

大天狗:雪女啊blablabla

雪女:好的,黑晴明大人。

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尴尬,五年了,阿雪你理理他~~~

顺便我把第17章剧情也回顾了一下,开场简直婚礼现场(?

槽点真是太多了,黑阿爸站在高高的地方,阿雪飘起来比狗子高一大截,笑死~

还有阿雪朝黑阿爸效忠的一幕,阿雪单膝下跪的样子有点帅气~

真好啊,这么多年过去了黑晴明三人组关系依然稳固,十分欣慰(抹泪)

 

P.S:

之前大家都笑称这张大蛇插画是“远看群英荟萃,近看男铜开会”(狗头X10),但是仔细一看插画里没有狗天大的身影。

所以说嘛!狗策划在身体力行告诉大家,狗天大不是男铜啊~~!(超大声!)

 


沈胤溪

今日观剧情有感


p1:磕到了,狗雪。刚cg的时候,都说人家狗子单身混迹于众南通之间,看看,人家这不就带着cp过来了么!!

p2:光哥,光哥别开结界。开结界干嘛,上啊!天诛八华斩!一刀四万八!干他丫的!!区区蛇魔,不在我光哥话下

p3:哈哈哈,面对这情况也能出口称赞,不愧是酒吞第一吹茨宝你了!

p4:你又开始蛊?真坏啊,不过你要是来我寮里的话我就原谅你的坏了。(给你个机会不要逼我跪下来求你,神堕八岐大蛇

p5:虽然但是,你俩相对两无言的时候我是真笑了 (我早就怀疑荒蛇有一腿!

p6:第几次回避问题转移话题了,荒大人

p7:神乐是真狠狠的心疼住了。(蛇你来我寮里我必让神......

今日观剧情有感


p1:磕到了,狗雪。刚cg的时候,都说人家狗子单身混迹于众南通之间,看看,人家这不就带着cp过来了么!!

p2:光哥,光哥别开结界。开结界干嘛,上啊!天诛八华斩!一刀四万八!干他丫的!!区区蛇魔,不在我光哥话下

p3:哈哈哈,面对这情况也能出口称赞,不愧是酒吞第一吹茨宝你了!

p4:你又开始蛊?真坏啊,不过你要是来我寮里的话我就原谅你的坏了。(给你个机会不要逼我跪下来求你,神堕八岐大蛇

p5:虽然但是,你俩相对两无言的时候我是真笑了 (我早就怀疑荒蛇有一腿!

p6:第几次回避问题转移话题了,荒大人

p7:神乐是真狠狠的心疼住了。(蛇你来我寮里我必让神乐当主阴阳师

p8:御馔津她是真的人美心善又可爱,不愧是斗技尽头的女人,我真的爱住了

p9:经典永流传       #源赖光  有钱#

Miss。Y's日常幻想

凌晨睡前登录游戏,果然有惊喜!


虽然鼠的文案越发拉胯(废话真的太多了!),但碰到雪妹和狗子的片段,我还是会认真看的~


这段打团战简直是CP连连看,不仅风雪组好磕,大义组也不错啊(黑阿爸你咋还傲娇了呢)

凌晨睡前登录游戏,果然有惊喜!


虽然鼠的文案越发拉胯(废话真的太多了!),但碰到雪妹和狗子的片段,我还是会认真看的~


这段打团战简直是CP连连看,不仅风雪组好磕,大义组也不错啊(黑阿爸你咋还傲娇了呢)

雀鹰swnn

整历史遗留pdf之阴阳师,把搁置了两年的半拉画画完了(虽然没画完,但是整成jpg了,不再是碍我眼的半成品了)。既然放了新图那就顺便把没发到lofter上的阴阳师图也放上来吧。退坑两年了,我终于交了狗雪的党费。但是不打算回坑了,所以不建阴阳师的合集了,就搁外边放着吧。

挨个回忆一下我的青春:

p1我在阴阳师里最喜欢的cp,黑晴明的大天狗和雪女,这图是他俩给黑晴明采购去,一边逛街一边扯东扯西;

p2当时是猪年的新年贺图……当然是半途而废,因为当时对人体结构掌握太拉小蝴蝶的下半身怎么画都不对;

p3我在阴阳师里最喜欢的角色,雪女,的一些随笔乱画;

p4赤影妖刀姬出的时候参加的一个网易大神的...

整历史遗留pdf之阴阳师,把搁置了两年的半拉画画完了(虽然没画完,但是整成jpg了,不再是碍我眼的半成品了)。既然放了新图那就顺便把没发到lofter上的阴阳师图也放上来吧。退坑两年了,我终于交了狗雪的党费。但是不打算回坑了,所以不建阴阳师的合集了,就搁外边放着吧。

挨个回忆一下我的青春:

p1我在阴阳师里最喜欢的cp,黑晴明的大天狗和雪女,这图是他俩给黑晴明采购去,一边逛街一边扯东扯西;

p2当时是猪年的新年贺图……当然是半途而废,因为当时对人体结构掌握太拉小蝴蝶的下半身怎么画都不对;

p3我在阴阳师里最喜欢的角色,雪女,的一些随笔乱画;

p4赤影妖刀姬出的时候参加的一个网易大神的画妖刀姬活动,但是我并不喜欢赤影妖刀姬,画得不快乐,这时候我发现为了参加活动去画没感觉的角色很亏(后来在lofter上曾经试图蹭热度,画了明日方舟的双狼组,我又发现为了热度画自己不想画的也很亏,从此我坚定了为开心而画的决心);

p5给小号画的头像(因为嫌自己画得丑所以大号都用收的网图,哈哈哈),是不是描的什么图也忘了;

p6就摸鱼;

p7就摸鱼,因为选了一个无法驾驭的透视角度,不会画了,赖了两年;

p8曾经磕荒金,但是至今一个粮都没产(),然后试图画金鱼姬の挑拨,又因为选了一个无法驾驭的透视角度,不会画了,赖了两年;

p9这根本没画完……但是不想画了,哈哈。觉得姑姑和化鲸很配,一个缺仔一个缺妈,应该成为一家人。为啥没画完呢,应该是拖延症发作,结果退坑了,而且因为俩角色都是第一次画,不太会画,知难而退了。

画这些图:熟悉了角色形象,超级粗略地临摹了一个祭典街景图,又精进了敷衍背景的方法,追忆了我的青春。

匿清浅

一点脑洞废料

*大义组!主要倾向是大天狗x雪女,这cp要叫啥?狗雪吗?

……那就狗血起来吧(?)


黑晴明:所以为什么要把我塞进去?

那当然是为了给你塞狗粮啊黑阿爸(?)


ps:有微量万年竹x辉夜姬,不吃的谨慎观看。


【毛绒绒】

晴明对雪女而言是十分特殊的存在,他不为永生花而来,还说她的冰洞很美丽。

会每年过来给她讲故事,告诉她世界不是只有冰雪和冬天,带她步入了绚丽多彩的春天。

从此,一年四季的轮转与绚丽都展现在了她面前。

但就是这么一位晴明大人,居然会将自己分离,将善恶是非全部一刀划了个两断。

不该是这样的,人性不也应该和这绚丽多彩的世界一样多变才对的吗?

所以当黑晴明出现...

*大义组!主要倾向是大天狗x雪女,这cp要叫啥?狗雪吗?

……那就狗血起来吧(?)


黑晴明:所以为什么要把我塞进去?

那当然是为了给你塞狗粮啊黑阿爸(?)


ps:有微量万年竹x辉夜姬,不吃的谨慎观看。


【毛绒绒】

晴明对雪女而言是十分特殊的存在,他不为永生花而来,还说她的冰洞很美丽。

会每年过来给她讲故事,告诉她世界不是只有冰雪和冬天,带她步入了绚丽多彩的春天。

从此,一年四季的轮转与绚丽都展现在了她面前。

但就是这么一位晴明大人,居然会将自己分离,将善恶是非全部一刀划了个两断。

不该是这样的,人性不也应该和这绚丽多彩的世界一样多变才对的吗?

所以当黑晴明出现在她面前,说出那句“要让那个家伙知道他错了”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有了目标。

是的,要让晴明大人知道,他错了!世界不是黑白两面,他也不是!

她追随着黑晴明,展现自己身为白川山冰雪之主的强大,直到新的同伴加入。

“雪女,这是大天狗。”黑晴明用着平静的语调,介绍着新的同伴。

雪女看向这位英俊的青年,对他充满了好奇。

“怎么了,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大天狗面对她好奇的目光,感觉心里有点微妙。

“翅膀。”雪女稍微靠近了他一些。

“翅膀?我的翅膀怎么了吗?”大天狗有点迷茫,伸手捋过自己的翅膀,扯到了眼前。

羽毛顺滑有光泽,排列也很整齐,没有断羽。

“毛绒绒的……”雪女伸手碰了一下他翅膀上的羽毛,结果被触碰的地方立马结起了一片冰晶。

她收了手,微微皱了下眉:“抱歉……”

大天狗:“……”

黑晴明看过来一眼,伸手用扇子敲掉了大天狗羽毛上凝出的冰晶:“雪女喜欢毛绒绒的东西,大概是很喜欢你的翅膀。”

大天狗拂掉了羽毛上的碎冰,捋着羽翼,挑了支品相极佳的羽毛拽下,递给雪女:“既然喜欢,送你支羽毛吧。”

“诶?可、可以吗?”雪女有点惊讶。

“羽毛上有我的妖力,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你遇到危险的话我能感知到,也能稍加抵挡。”大天狗托着那支羽毛递在她面前,“既然是同伴,就收下吧。”

雪女拿起那支羽毛,郑重而小心的捂在心口,微微低头:“还是温暖的……谢谢。”

“黑晴明大人也拿一支吧。”大天狗继续捋着翅膀。

“我就不用了,有式神契约在,遇到危险的话我会喊你们的。”


*后来在空相面灵气的宅子里大天狗给雪女的羽毛断掉了。

大天狗:我再给你一根吧,喜欢哪根,自己挑。

雪女:唔……都很喜欢。(毕竟都毛绒绒的)

大天狗:那就多拿几根也没关系。

雪女:没关系吗?

大天狗:反正羽毛还会长出来。

黑晴明:……(你就不怕她把你薅秃吗?!)


【体温】

「晴明」当初为了救下神乐,以自己半数灵力作为交换,又紧接着实施了阴阳分离之术。

当时为了封印黑暗面,所以分给黑晴明的力量并不算多。

加之经历了八岐大蛇欺骗一事,他的力量其实已经衰败了很多。

哪怕白晴明不管他,他可能也会自己因为力量耗尽而消失。

虽然一直倔强的在无视自己身体的状况,但偶尔灵力消耗太多的时候,身体也会给他沉痛一击。

具体体现出来的,就是犹如感冒似的发烧。体温的升高让他很不舒服,一直以来的倔强似乎也在这热度下消融。

“黑晴明大人,你还好吗?”雪女守在他身边,不敢靠得太近,怕自身寒气又给他带来什么伤害。

人类有时候真的太脆弱了,哪怕是这位大人也终究无法幸免吗?

黑晴明抬手搭在额上,并没有什么力气应她。过高的体温让他连呼吸都觉得疲惫,脑袋嗡嗡的仿佛是落进了蜜蜂窝里一样。

大天狗端着一碗粥过来,小心的坐到了黑晴明床边:“黑晴明大人,要不要吃点东西?”

黑晴明依旧没有回应。

“生病的人类到底要怎么照顾啊?”大天狗有些郁闷。

跟他关系好的那位人类贵族,似乎就没有生病过。

雪女静默了很有一会儿,才迟疑的开口:“应该……暖和起来就好了吧?”

以前小白因为靠她太近着凉之后,都是直接扑去晴明怀里取暖。晴明大人跟狐妖有很深的渊源,像小白那样做应该也能行的吧?

“暖和起来吗……”大天狗伸手碰了碰黑晴明搭在额上的手臂,疑惑起来,“可黑晴明大人现在的体温好像比我还高。”

大天狗的体温是比普通人类要高一些的,这是以前跟那个人类贵族在一起玩闹的时候发现的。

雪女又静默了起来。

“或许凉下来会好一些。”大天狗拿起自己的团扇,小心的给黑晴明扇了扇风。

凉爽带着妖气的清风拂过,驱散了萦绕着黑晴明的灼热。

他终于攒起了一点力气,翻了个身,把脑袋埋在枕头里:“不用管我,等灵力恢复就好了。”

“可是黑晴明大人……”

“我说了,不用管我。”

“……是。”

大天狗沉默的坐在他床边摇着扇子。

大概是因为这一缕清风,黑晴明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了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

“还好吗,这样不会疼吗?”这是大天狗的声音,轻缓而压抑。

“嗯……并不会。”雪女的声音则是带着一点微喘,“你抱着好温暖啊……”

“是吗?你倒是抱起来很凉。”

“因为我的身体是冰雪凝成的。”

“不会融化吗?”

“没关系的。”

“这样呢,会难受吗?”

“有一点,不过没关系,你可以再用力一点。”

黑晴明:“……”

“我让你们不用管我,没让你们直接无视我……”黑晴明睁眼,从被子里坐了起来,朝着他们的方向看了过去,“……你们在做什么?”

雪女没有穿衣服,伏在大天狗怀里,冰晶般的肌肤在灯火下晶莹剔透。

大天狗搂着她,正在用一根羽刃刮着她的手臂。旁边摆着一只碗,里面已经盛了许多刮下来的细碎冰晶。

“黑晴明大人,你醒了吗?”雪女从大天狗怀里挣出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黑晴明皱眉。

“玉藻前大人说,你需要降温,冰是最好用的。而且也需要补充灵力。”雪女接过大天狗递来的衣服穿上,“普通的冰雪应该没什么用处,所以我想,如果是用我身上的冰雪……”

黑晴明:“……”

“如果永生花还在,就可以直接拿一片花瓣了。”雪女抬手捂着自己心口,低着头,“现在去白川山的话太远了,我怕赶不上……”

“玉藻前的话,你也信?”黑晴明抬手扶额,轻轻叹了一声,“我已经没事了。”

“是吗?”雪女松下一口气,“太好了。”

“我也不需要你这种自残式的帮助。”黑晴明皱起眉,颇为严肃的看着她,“你把自己当什么了?”

“没关系的。”雪女稍微歪了歪头,“反正平日里我也会换掉身上的一部分冰雪,这些也只是最外层的,对我来说不算损伤。”

黑晴明:“……”你的身体是这种随时可以更换的吗?!

“那这一碗……”大天狗看着那只碗,语调迟疑。

“我就不用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黑晴明倒回被子里,“我再睡一会儿。”

“是。”


*最后那一碗微妙的刨冰让大天狗吃了。

雪女:味道怎么样?

大天狗:好冰。

雪女:好吃吗?

大天狗:没什么味道,跟喝水差不多,但是好冰。

雪女:或许可以加点蜂蜜?

黑晴明:……(你是想把自己做成刨冰吗喂?!)


【面具】

黑晴明收到了一张狐狸面具,是玉藻前让呱太送来的,好像是他去京都祭典玩的时候买的。

黑晴明拿着这张面具,实在不知道玉藻前到底什么意思。

这位大妖的行事风格着实太诡异了,今天逗完自己,明天就去调戏另外那个晴明了。

对他来说,自己和那家伙分离成两个人,似乎让他更开心了。

……是因为可以逗着玩的小崽子变成两个了吗?快乐加倍?

“面具……大天狗也有面具吧。”雪女看着黑晴明拿着的面具,露出了一点好奇,又扭头去看了一眼大天狗。

“嗯,天狗的面具。”大天狗颔首。

他在同伴身边一般都没带面具,出去办事的时候才会带上,所以雪女很少看见他戴面具。

“大天狗为什么出门的时候要带面具?”雪女少见的问了一句。

“因为他长得太漂亮了,对其他妖怪来说没什么威慑。”黑晴明十分顺口的就回答了她,“所以才会带上面具,借此来让自己显得更加凶猛一些。”

大天狗:“……”

“说来,天狗一族都十分貌美吧。”黑晴明抬眸看向大天狗。

“是,以人类的审美来说,是的。”大天狗有点哽住。

“难道妖怪不会觉得你们漂亮么?”黑晴明挑了下眉。

“我觉得很漂亮。”雪女应了一句。

大天狗:“……”


*后来大天狗从月宫里拿回自己的力量变成典藏皮……呸不是,变成长发的模样之后,有被雪女调戏过。

雪女:变成这幅模样的话,戴面具也依旧很漂亮呢。

大天狗:……一般来说,漂亮这个词汇不太适合形容男性。

雪女:(歪头)很美丽?

大天狗:……

雪女:我很喜欢你的样子(指看起来毛绒绒一大团很暖和的样子)

大天狗:……(毫不犹豫的脸红了)

黑晴明:……(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笛子】

大天狗的兴趣是吹笛子,偶尔会去找博雅一起交流,后来他们又认识了万年竹和妖琴师。

四个人会在闲暇的时候凑在一块交流曲艺。

博雅说为了妹妹,要吹出更多好听的乐曲,要让妹妹开心才行。

万年竹虽然没有明说,但也很明显,有那么一个心系之人让他想演奏乐曲。

妖琴师嘴上虽然说着不会给平庸之人演奏,但有小妖怪聚集过来的时候,他还是会口是心非的摆好自己的琴。

“说起来,大天狗有想给谁演奏么?”博雅忽然问了他一句,“唔……给黑晴明吗?”

“不,那位大人并不怎么听我吹笛子。”大天狗摇头,一下有点愣住了。

黑晴明虽然不会阻拦他发展兴趣,但也没有耐心听过他的笛子。

想来那位大人并不会把这种对他而言不重要的事情放在心上的吧,他是为大义而前进的。

“这样的么。”博雅嘟囔着,“晴明倒是挺喜欢和神乐一起听我吹笛子的,黑晴明跟他喜好差别有这么大么?”

“也有可能是晴明大人太温柔了根本不好意思扫你的兴。”妖琴师冷不丁开口。

博雅:“……”

“今天就到这里吧,天快黑了。”万年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

“那就下次再见了。”

“再会。”

大天狗沉默的飞回了同伴身边,雪女坐在院子的回廊下,似乎是在等他。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大天狗微微皱眉。

“并没有,只是黑晴明大人被玉藻前大人叫走了。”雪女轻轻摇头,“我一个人没什么事做。”

“这样么。”大天狗也坐了过来。

“你又去见源博雅他们了吗?”雪女稍微朝他凑近了一些。

“嗯,新作了一首曲子,最近一直在练习。”大天狗颔首应下。

“你的笛音很好听。”雪女忽然道。

“是吗?”大天狗轻轻笑了一下,得到承认总是会让人高兴,哪怕是他也不例外。

忽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拿出了笛子:“没事的话,要听听新的曲子吗?”

“可以吗?”

“当然,曲子做出来就是为了给人演奏的。”

“我会认真聆听的。”

刚刚被玉藻前送回来的黑晴明:“……”

他现在是不是不该出现?


*后来的聚会,只有没有女朋友的妖琴师被狗粮喂饱。

博雅:(义正辞严)什么女朋友,那是我妹妹!

万年竹:(傲娇)什么女朋友!她还不是……

大天狗:……女、女朋友?不,不……我们只是同伴而已……(混乱.jpg)

妖琴师:……


【一点废料】

雪女的体温很低,抱着她跟抱着一块冰没什么区别。

而她这过低的体温,也很难让大天狗提起兴致,于是大部分情况下,被压住的都是大天狗。

雪女很喜欢伏在他怀里,去轻抚他展开的翅膀,一根一根的捋着上面的羽毛,清理掉浮毛,捋顺它们的朝向。

而后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看着他泛红的脸色。

她会用冰凉的指尖一点点的拂过他的脸颊,感受着他逐渐升高的体温。

然后让他的温度浸透自己。

她喜欢这种温暖到燥热的感觉,即便这热度会灼伤自己,会融化自己。

天狗一族不是什么淫邪的妖怪,但为了繁衍,对这种事也并不抗拒。

但大天狗虽然不抗拒,也实在遭不住雪女那天真又致命的调戏。

翅膀每次都会被她摸得十分敏感,甚至会在兴奋的时候不受控制的扑棱起来。

他对于掌控不了自己身体的感觉感到糟心,也曾试过在这种时候把翅膀收起来。

但结果就是雪女骑在他身上,面容透着一点儿失望,用着一双水润的眸子盯着他,直盯到他缴械为止。

后来大天狗就放弃了,反正他被摸得……也挺快乐的。


大天狗: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翅膀。

雪女:你在瞎想些什么,我喜欢的当然是你——的翅膀啦。


秋鲤

雪羽(10)

那是逃跑的祭品!

是她!害村子如今颗粒无收!

“!”

是梦,醒来的阿雪呆呆的看着天花板,那是老旧的,但暂且算是干净,没有蜘蛛网一类的污垢 ,看来主人爱干净

“奇怪”阿雪坐在被褥上,看着窗外,已依旧是看不明白的天气,死气沉沉的……但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不管前一天干了什么,最后记得什么,一旦闭眼许久,便会重新回到这个铺塌上,这是怎么一回事?

“可以试一试……但愿”阿雪从铺塌上起来,换上衣服,毫无例外衣服也变成了睡衣,然后走到窗前,发现外面什么也看不见,也并不是看不见,暂且可以这么说,是雾蒙蒙的,带着些水汽,看不清东西,打开房门,诡异的事发生了,门外并没有什么雾气!是明亮的天空与...

那是逃跑的祭品!

是她!害村子如今颗粒无收!

“!”

是梦,醒来的阿雪呆呆的看着天花板,那是老旧的,但暂且算是干净,没有蜘蛛网一类的污垢 ,看来主人爱干净

“奇怪”阿雪坐在被褥上,看着窗外,已依旧是看不明白的天气,死气沉沉的……但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不管前一天干了什么,最后记得什么,一旦闭眼许久,便会重新回到这个铺塌上,这是怎么一回事?

“可以试一试……但愿”阿雪从铺塌上起来,换上衣服,毫无例外衣服也变成了睡衣,然后走到窗前,发现外面什么也看不见,也并不是看不见,暂且可以这么说,是雾蒙蒙的,带着些水汽,看不清东西,打开房门,诡异的事发生了,门外并没有什么雾气!是明亮的天空与庭院!

“看来问题出在这里……那么门外的大天狗,也应该是假的”她是这样想的,因为窗并没有关上,窗外的景象并没有改变,似乎与门口的这座庭院是两个世界,但还好院子里没有人,她回头看了看,还好,走廊上也没有,正想带上门,一只手突然抓住门框!是大天狗!什么时候出现!这属实是把阿雪吓了一跳,明明没有人的

“老是待在房间里干什么?”

“?”

“怎么了?”

“没事”

阿雪只能随着他出门,坐在走廊的蒲团上,他在等他开口,她也是,气氛有一些古怪

“那个,我们昨天做什么了吗?”阿雪忍不住了,她想问一下,因为她感觉到不对了

“昨天?昨天不过是平常的一天罢了”

他在敷衍,她看出来了,但可以一试

“是吗?那没事了”

“你想问什么,今天你很奇怪”

“……这样啊”


只是这样吗?

那么

她靠在大天狗的肩上,伸手抚摸他暗色的羽翼,他喜欢这样,一直都是,所以并没有觉得奇怪,突然一痛,她拔下他的一根羽毛,完全不考虑后果的那种

“?你想干嘛!”

只见她并没有回答,并且将羽毛对着阳光欣赏着,他也不好说什么

阿雪,不这里应该叫雪女,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因为她的大天狗这种时候早该跳起来欺负她了,而这个人,除了语言上的表现,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明什么?说明这个世界只是一场骗局罢了……

那么,既然是假的,那肯定是有突破点……


太阳晒的很舒服,有些许困了……


当雪女睁眼是,毫不例外 ,又是房间里,并且门窗禁闭就连书桌上的笔案也不曾改变过,那就说明猜对了!除了这个房间,其他都是假的!那么要在不出去的情况下找到突破点,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并不知道房间里具体构造是什么,有没有暗门机关,门外有什么,窗外会出现什么……最最重要的一点,自己是否可以使用妖力……

刚加完班鸭

《焚山雪》第一话


#总之先给大家一串预警!!!#


这个故事叫做《焚山雪》,然而封面还没想好怎么设计(尴尬了)……容我再想两个月。

使用剪影画风格是因为我很喜欢吴淼的《塔希里亚故事集》(绝对神作,没看过的快去看!)一直想试试这种表现形式。


如诸君所见,说是同人,其实极度OOC,我鸡贼地套个阴阳师的皮讲别的故事而已——并且剧情非常阴间!喜欢原作设定向的快跑吧!

虽然第一话雪女还没登场,但故事里确实里面含有狗雪CP……

But 不要期待能看到什么甜甜的爱情,快跑!现在跑还来得及!!


辣鸡作者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文化水平,佛学知识都是网上搜...

《焚山雪》第一话


#总之先给大家一串预警!!!#

 

这个故事叫做《焚山雪》,然而封面还没想好怎么设计(尴尬了)……容我再想两个月。

使用剪影画风格是因为我很喜欢吴淼的《塔希里亚故事集》(绝对神作,没看过的快去看!)一直想试试这种表现形式。

 

如诸君所见,说是同人,其实极度OOC,我鸡贼地套个阴阳师的皮讲别的故事而已——并且剧情非常阴间!喜欢原作设定向的快跑吧!

虽然第一话雪女还没登场,但故事里确实里面含有狗雪CP……

But 不要期待能看到什么甜甜的爱情,快跑!现在跑还来得及!!

 

辣鸡作者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文化水平,佛学知识都是网上搜来复制粘贴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装逼用的!让你们误以为这些台词好像很牛逼的亚子,其实并没有,作者我毛线都不懂,就是装逼而已!切勿当做什么参考!!

随缘更新!

不要抱着追连载的心态来看,我努力多画点分镜的话,大概貌似好像可以做到一个多月更一次……吧?

 


良郎君

抓到几张很好的照片,不愧是我喜欢的cp

抓到几张很好的照片,不愧是我喜欢的cp

一般路过雨林人

大天狗:“真是猜不透雪女那家伙啊”

大天狗:“真是猜不透雪女那家伙啊”

山与布鲁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春天?”...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春天?”


是在一场春告之雪相遇的两人,修羽狗好温柔,真真是我最喜欢的一张脸。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春天?”


是在一场春告之雪相遇的两人,修羽狗好温柔,真真是我最喜欢的一张脸。

Miss。Y's日常幻想

夜微凉

天阶月色

伊人初相逢


鼠你可真棒,总有办法让我花钱,刚刚看到拍摄的功能的老人家搞点小情侣的日常!


(这像素渣得没眼看啊,啥时候SR也能有展示,啥时候雪妹有新皮肤啊!)

夜微凉

天阶月色

伊人初相逢



鼠你可真棒,总有办法让我花钱,刚刚看到拍摄的功能的老人家搞点小情侣的日常!


(这像素渣得没眼看啊,啥时候SR也能有展示,啥时候雪妹有新皮肤啊!)

刚加完班鸭

【沙雕描改】黑晴明の赘婿

三年之期已满,请少主回黑夜山继承族长之位!!


【沙雕描改】黑晴明の赘婿

三年之期已满,请少主回黑夜山继承族长之位!!



-时生
姿势有参考❄️

姿势有参考❄️

姿势有参考❄️

刚加完班鸭

【小条漫】《青蛙王子》

霸道狗呱爱上我~

由于是条漫切割而成,导致整个视频看起来扁扁的……将手机横放就能看清楚对话框里的字啦,原视频还挺清晰的结果压缩成这个鬼鸭子o(╥﹏╥)o!!

【小条漫】《青蛙王子》

霸道狗呱爱上我~

由于是条漫切割而成,导致整个视频看起来扁扁的……将手机横放就能看清楚对话框里的字啦,原视频还挺清晰的结果压缩成这个鬼鸭子o(╥﹏╥)o!!

刚加完班鸭

【描改】黑 晴 明 追 车

极度生草OOC慎入~~~!是之前情人节的整活图,《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的经典名场面“猪头追车”的描改~

日常迫害黑晴明,对黑晴明老岳父爱得深沉~

登场的是PAJ狗子国风云莱皮肤,以及自设的旗袍雪+西装黑晴明。


改图by 阿唯


【描改】黑 晴 明 追 车

极度生草OOC慎入~~~!是之前情人节的整活图,《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的经典名场面“猪头追车”的描改~

日常迫害黑晴明,对黑晴明老岳父爱得深沉~

登场的是PAJ狗子国风云莱皮肤,以及自设的旗袍雪+西装黑晴明。


改图by 阿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