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狛枝凪斗

502.7万浏览    35102参与
韧性玻璃

【狛苗】我成为怪物的那天102

Chapter 102.游戏管理员

日向刚结束研究院对他的操作指导。


“我果然没看走眼,你挺适合干这一行的。”方才讲解完的白大褂把一个看似安全帽的装置塞进他手里,便转头让其他人给宗方发起消息,说是准备好了。


“这是要我来启动的意思吗?等会把这个东西捅进,呃,接到苗木脑子里?”日向感到难以置信,确认道。


“你手里拿的是plug,爱叫插头还是连接器都行,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还是挺敏锐的,操作的时候小心些,别让这玩意读取你的意识……你怕什么啊,连接的操作很简单,今天只是走个流程做个测试而已,一点也不危险。哦对,如果真的出事了……”白大褂把滑到鼻尖的眼镜向上推,镜片反射出一道寒光。他...

Chapter 102.游戏管理员

日向刚结束研究院对他的操作指导。


“我果然没看走眼,你挺适合干这一行的。”方才讲解完的白大褂把一个看似安全帽的装置塞进他手里,便转头让其他人给宗方发起消息,说是准备好了。


“这是要我来启动的意思吗?等会把这个东西捅进,呃,接到苗木脑子里?”日向感到难以置信,确认道。


“你手里拿的是plug,爱叫插头还是连接器都行,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还是挺敏锐的,操作的时候小心些,别让这玩意读取你的意识……你怕什么啊,连接的操作很简单,今天只是走个流程做个测试而已,一点也不危险。哦对,如果真的出事了……”白大褂把滑到鼻尖的眼镜向上推,镜片反射出一道寒光。他指着背面的一根半米长的操纵杆,补充说,“这是紧急停止装置,往下压会强制断电。当然不到迫不得已别这么做,如果你朋友的意识还没能回来就被你强制断电了,那就提前祈祷他的脑子不会受损。没几个人能受得住这种强度的电压。”


“哈?”日向对他事不关己的态度感到震惊,“问题是我才刚拿到说明书,这么重要的事应该由你们来吧?未来机关不是很想知道实验结果吗?”


“Of course!你也知道这台机器有些年头了,谁都没操作过,你年轻有为还被未来机关作为代表,自然能担起重任。放心吧,我说的紧急情况最多是0.001%的可能性,因为有问题也没法通过安全扫描,路过的苍蝇也会被拦下来问个公母,”白大褂不耐烦地拍拍他的肩膀,“而且你和那位要做实验的人是同伴嘛,他面对你应该会更relax也会更配合些。懂了吗?”


当然懂了。日向扯了扯嘴角,无论未来机关还是研究院都只想在一旁观看,没人乐意承担风险。


万一出了什么事,直接负责人可就是他日向创了。


但一番利弊衡量下来,如果要做只是依葫芦画瓢,由他负责总比交给未来机关私下处理要好。


那位白大褂让他小心些……日向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plug转了半圈,是头戴式的,材质看起来像打磨过的石英,摸起来却有一定弹性,内层被一层柔软的网膜过了起来。几只乍看像软胶触手一样的东西,从太阳穴、后脑以及颈后部的位置分别垂下,捏在手里才发现是金属芯片,摸上去有无数细小的挂钩,一旦接触皮肤便会自动咬紧。


同样的金属芯片出现在脑后,从连接处的一根金属外壳的电缆顶端延伸而出,这个位置……是脊柱第三节?日向不免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想要从现实走向虚幻世界,就必须连通大脑与电脑,靠的便是以金属芯片作为媒介的神经元系统。


小说终归只是小说,而日向等会要做的,就是把这个装置,接到苗木的大脑上。


然后呢?苗木会怎么样?大脑意识被提取成数据,还是进入什么奇奇怪怪的绝望病世界?那个绝望病世界和新世界程序一样吗?


日向脑内瞬间闪过若干可怕的画面,他有些不寒而栗,赶紧把那些不祥的念头甩出去。无论是细小的触手还是连向脊柱的电缆,摇摇晃晃的仿佛是不断游走的蛇,而最终的连接处……日向一边后退一边抬头,直到把整个实验装置收入眼底。


不得了,这比新世界程序还要夸张。


眼前一共有七台显示屏,彼此之间由无线网络连接。屏幕已经通电,围绕成环的六台正泛着神奇的冷白色光晕,而中央的主控制机则亮起红光,就像六个月亮在围绕中心的太阳,又像是周围的电脑正指向那颗红色的心脏。


太诡异了。日向的嘴唇动了动,他扫了眼四周,没人注意到这边。


“如果下一秒这颗心脏会开始跳动也不奇怪。”他低声说道,由于见过不少人工智能,他不由得将二者联想在一起,“说不定这台设备就是一套活着的系统,而且是会自我运算的那种。”


“我也是这么想的,”七海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听上去有些兴奋,“就像是主宰与被支配的关系,好比游戏控制室。”


用游戏作比喻倒是很有七海的风格,日向很快明白她在说什么。中间的电脑倘若与大脑接通,那无疑会起到游戏管理员的作用,而另外六台则为游戏内npc,全都受管理员的控制。


“想看清楚点吗?”口袋里的AI显然对此很感兴趣,日向问她,“我再走近些。”


“让我看看,”七海仔细瞧了一会屏幕,对着迅速变化的代码有些遗憾地说,“这里已经有别的AI抢先一步了,未来机关在扫描安全漏洞,还在不断地备份和上传数据……真可惜,我倒是想进去试试。”


“后面有纤维内存的插孔,下次来的时候我会带上的。”日向安慰她。他毫不怀疑如果把扫描工作交给七海来完成,现在估计已经得出结果了。


“好啊,不过我总觉得不太安全。”


“诶?真的吗?”日向凑近了点,试图从不断溜走的代码中看出点门道,“因为里面有病毒?我应该找个机会向未来机关提一句申请回收神座吗?”


“不对哦,我说的是系统的安全,设计者似乎没有装防盗门……打个比方,就像一个什么装备都没有穿的最终boss,任何人都能随意进出而不受影响。如果这台设备落到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手里,获取权限后偷偷篡改代码可就糟糕了。”


“毕竟石川树似乎不是专业设计程序的,或者他的本意就是希望以后的人也能轻松使用……等等,七海是说苗木会有危险吗?”


“放心好啦,未来机关也看出来了,他们安装了自己的防御系统,也一直在备份数据。毕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日向松了口气,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宗方的声音,听上去在商量和部署实验的安排。苗木和狛枝走了过来,两人都没说话,正认真地打量这七台电脑。


特别是苗木,那双眼睛都发直了。


正常反应。日向心想,换作是谁,第一次见都需要点时间消化。


又过了几秒,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自打苗木进来后,不仅没像往常一样和他打招呼,甚至像当他不存在似的,完全没往旁边看过,只是一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机器,又像是透过空气,把目光集中在更远的地方。


他在看什么?日向冷汗直冒。


苗木缓缓地向前伸出手。


“苗木君。”狛枝出声叫他。


苗木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掌心。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它,我觉得……它们正在邀请我。”苗木猛地回过头,“这可能会是很关键的线索,可以马上就进行实验吗?”




***




紧张犹豫的情绪消失了,此时此刻,苗木身上凝结着惊人的专注力。


狛枝静静地观察苗木的转变。苗木不可能在现实中见过这七台电脑,只可能是通过幻象中的记忆“看见”的。而像苗木这样的人,一旦下定决心要去做什么,就会爆发出与外形不符的能量。这股能量足以推动他立刻向前迈进,并像子弹一样将任何盾牌击穿。


能再次见到这样的苗木,真是件幸运的事。狛枝心想。他毫不怀疑只要是心智正常的人,哪怕现在情绪激动且怀有恶意,也会因苗木影响而逐渐冷静下来。


AI的声音响起,是备份完成的提示音。要保证实验的顺利进行,苗木需要一个安静、不会被人为干扰的环境。


照未来机关的说法,为了提防别有用心之人会对代码进行篡改,他们考虑到了保密性和安全性,由于不清楚实验开始后会不会对周围的人带来不良影响,除了早已接触过的狛枝和准备进行操作的日向,宗方和雾切站在三米外的警戒线处,其他人(包括研究院的成员)则移动到了监控室内,他们能直观地看到数据变动,但无法得知实验过程中的具体反应。


未来机关的AI会向研究院解释数据变动的意义,而研究院只需要发挥实力对症下药即可。总之,一个负责破译,另一个负责开发药物,这就是二者的分工合作。


控制中心的门有一定年头了,锁孔上锈迹斑斑,但好在隔音效果出色。未来机关也专门派了不知情的人在外把守,命令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入内。随着室内灯光一盏盏关闭,七台电脑重新启动,只剩下中央的屏幕像呼吸似的泛着冷白光——是正常运作时的颜色。


戴上装置时,苗木忍不住吸了口气。


“没关系,不是很痛,”被不透光的护眼罩遮挡,他的视野里模糊不清,感受到日向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连忙说道,“心理作用,就是冷,还有点痒。”


日向继续按照说明书中所说,把触手末端的芯片一个个吸附在苗木对应的皮肤上。这比新世界程序的装置要复杂多了,他总怀疑会不会发生漏电之类的安全性问题。


“你知道等会要做什么吗?”日向担心苗木只是一时冲动。


“大概知道,在来的时候听雾切桑说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我到现在还是一知半解的。也不知道未来机关是想解决问题还是不想,即使成立了内部小组,除了副会长有最高权限之外,其余的人也只能知道一部分。他们连自己人都要瞒着,未免太过谨慎了点。”


像是想起了一些事,苗木的嘴角勉强扬了起来,他无奈地笑笑。


“也许他们有苦衷吧,也不是头一次了。”


“那你呢?还是答应和未来机关合作了吗?”


“还没有,”苗木想要摇头,戴着装置又忍住了,他只是做了个深呼吸,说道,“但现在知道了这么多内幕……还剩下很多据说我不知道的事,未来机关肯定不会放过我,我也想知道真相,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日向瞥了眼狛枝,这人除了那声“苗木君”之外,从头到尾都很安静,看上去在认真地调整设备,似乎早已接受了苗木决定。


一时半会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虽然狛枝的态度低调得让人生疑,但连苗木都没有异议,也只能相信他们了。


确认好苗木的手脚和腰都用安全绳固定在躺椅上,日向正准备按计划退到操作台前,白大褂说的话突然在脑海中回放,他在心里骂了句“乌鸦嘴”,觉得没必要等到0.001%的意外再行动,又对苗木叮嘱道:“如果觉得难受就说啊,我会直接把装置停下来的,不要勉强。”


在得到苗木肯定的答复后,日向走下台阶,他看到狛枝站在原地没动,于是催促说动作快点。“实验快开始了,他们说这台机器可能会对旁边的人产生一定影响。”


“我就在这。”狛枝没回头,“苗木君很擅长忍耐,如果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会发现的。”


又补充道:“我看过很多次了。”



Tbc

参考书籍&影片&游戏

《黑客帝国》

《瞬息多分宇宙》

《极乐迪斯科》

《网络暗杀者》


狛枝凪斗

蹦哒.b

(有种慌乱的错觉感.b

(几天没上老福特,也没有更新,感觉老福特变了好多,快不会用了.b

(悲伤,悲伤.b

哈…


孕育出成功…?

哈哈哈哈~

荒唐的误会…

或者说更像一个笑话

迄今为止,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想也知道世界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嘛~

你想啊!

小型犬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成为大型犬!

企鹅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飞上高空!

在水和池塘里跃起的鱼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登上陆地……

所谓无能的人类~

就是不管做什么都是无用的……

而有的人类不是去成为的…

(哈~

而是从一出生就有了所谓才能的容量…

(笑)

说到底还真是可悲啊!

[图片]

(说到底......

(有种慌乱的错觉感.b

(几天没上老福特,也没有更新,感觉老福特变了好多,快不会用了.b

(悲伤,悲伤.b

哈…


孕育出成功…?

哈哈哈哈~

荒唐的误会…

或者说更像一个笑话

迄今为止,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想也知道世界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嘛~

你想啊!

小型犬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成为大型犬!

企鹅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飞上高空!

在水和池塘里跃起的鱼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登上陆地……

所谓无能的人类~

就是不管做什么都是无用的……

而有的人类不是去成为的…

(哈~

而是从一出生就有了所谓才能的容量…

(笑)

说到底还真是可悲啊!

(说到底,真的有好久都没有更新了).b

飯來^▽^

        這是1

  p1角度不好手拍的很短><

        這是1

  p1角度不好手拍的很短><

北海街

必争之地拿着斧头追了热心肠八条街


审核,这是草莓酱,拍摄途中没有任何一个热心肠受到必争之地的伤害

必争之地拿着斧头追了热心肠八条街


审核,这是草莓酱,拍摄途中没有任何一个热心肠受到必争之地的伤害

曲紫芸

深夜秘密直播【日狛】上

日向创为就读希望之峰学院的预备学科生,正因为是没有才能的预备学科,导致他非常的憧憬那些拥有才能之人。

后来就在某些因缘际会之下认识了七海千秋、狛枝凪斗等本科生而且十分幸运地与他们交上朋友。

自此之后,日向创时常与七海千秋课后相约一同玩游戏机,不过与狛枝凪斗之间的互动就比较微妙了。狛枝凪斗时常表示对于日向创没有才能这点深感不屑,总对日向创冷嘲热讽,日向创当然也不客气的予以还击,教人匪夷所思的是,即使二人老是斗嘴,姑且也能算上朋友,如果说七海千秋是能够让日向创放松且疗郁身心的好友,那狛枝凪斗就是能和日向创吵架的好友了。

拜他们所赐,日向创的学园生活也更加丰富。然而不只是如此,日向还有个不为人...

日向创为就读希望之峰学院的预备学科生,正因为是没有才能的预备学科,导致他非常的憧憬那些拥有才能之人。

后来就在某些因缘际会之下认识了七海千秋、狛枝凪斗等本科生而且十分幸运地与他们交上朋友。

自此之后,日向创时常与七海千秋课后相约一同玩游戏机,不过与狛枝凪斗之间的互动就比较微妙了。狛枝凪斗时常表示对于日向创没有才能这点深感不屑,总对日向创冷嘲热讽,日向创当然也不客气的予以还击,教人匪夷所思的是,即使二人老是斗嘴,姑且也能算上朋友,如果说七海千秋是能够让日向创放松且疗郁身心的好友,那狛枝凪斗就是能和日向创吵架的好友了。

拜他们所赐,日向创的学园生活也更加丰富。然而不只是如此,日向还有个不为人知的小小爱好。

 

那就是夜深人静之时,他总是忠实追踪一个直播主的直播间,只要开播,日向必定会进来光顾,并用着自己不多的积蓄持续打赏,虽然打赏数目不能算上丰厚,但每次直播都来报到的日向也让直播主留意到了。

 

——【栗子草饼进入直播间】

 

「哎呀,今天也来了呢」直播主性感又略带气音的声线笑了笑「竟然喜欢我这种人,栗子草饼君真是有意思啊」

栗子草饼,这是日向创在网络上的昵称,他已经是那个直播间的熟客了,因此直播主也亲昵地喊他「栗子草饼君」。日向在屏幕前兴奋的勾起一抹笑,心脏怦怦直跳,这个直播间的直播主叫做「希望棉花糖」,是一个戴着面具,说话的感觉相当色气撩人的美少年———虽然说面具遮住容貌,但是那个纤细体态和肤色、嗓音等让日向确信面具下的主人绝对是个美少年!


後續請至圍脖找ID紫芸曲祭

或ao3找lisa43890


不更完病症不改名

病症·二

*ooc慎,含神狛盾乱炖


*无视部分2.5代及三代设定


*时间线为从新世界程序醒来后


*开启周更模式(不过更多是三周一更)


狛枝凪斗身处一片无垠的黑,他正茫然地看着这走马灯似的景象。

他的眼前是一位美丽的年轻女性:白色的长发打着卷铺散在脑后,顺着挺直的背脊垂至腰际,随着动作轻轻晃着,像是一件由羊毛编织的暖白披风。那对浅绿的眼倒映着病房的灯光,仿佛两枚温润的翡翠。不难看出她刚经历过艰险的生育环节,额角与两鬓处尚且带着汗珠,黏在脸颊上的发丝是云彩细密的吻,她的声音还有些虚弱。但即便如此,靠在病床上的这位女性,依然轻轻地拥抱着襁褓里的婴儿,名为幸福的笑意描摹着她微弯起的...

*ooc慎,含神狛盾乱炖


*无视部分2.5代及三代设定


*时间线为从新世界程序醒来后


*开启周更模式(不过更多是三周一更)



狛枝凪斗身处一片无垠的黑,他正茫然地看着这走马灯似的景象。

他的眼前是一位美丽的年轻女性:白色的长发打着卷铺散在脑后,顺着挺直的背脊垂至腰际,随着动作轻轻晃着,像是一件由羊毛编织的暖白披风。那对浅绿的眼倒映着病房的灯光,仿佛两枚温润的翡翠。不难看出她刚经历过艰险的生育环节,额角与两鬓处尚且带着汗珠,黏在脸颊上的发丝是云彩细密的吻,她的声音还有些虚弱。但即便如此,靠在病床上的这位女性,依然轻轻地拥抱着襁褓里的婴儿,名为幸福的笑意描摹着她微弯起的唇缝,使苍白的她熠熠生辉,像是误入凡尘的天使。她的身侧有站着一位同样是白发的男性,弯腰与她低语。

“我想让我们的孩子叫做凪斗。”狛枝家的家主面对自己珍视的妻子,以及那承载着爱的新生命,显得有几分优柔寡断,但他温柔的爱人并不介意这份谨慎,“凪斗,凪斗……是为了风平浪静而努力去奋斗的意思吧。”她低下头望着怀中的孩子,轻声念着这名字,作为一个端庄典雅的日式妻子,她总能理解自己的丈夫并给予支持。此刻,在狛枝夫人怀中那小小的婴孩也像是被气氛感染,发出的啼哭无比嘹亮。

啊……多么遥远又幸福的事情,爸爸妈妈。但是在这画面外的我,只不过变成了一个毫不相干的路人吧。狛枝凪斗只是这么看着,如此想到。那张与父母极度相似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确想要尝试微笑,尝试在这份温馨的氛围内露出符合情形的笑容,只是嘴角连抽动都无法做到,为了躯体运作而跃动的心脏呈麻木的。

就在这时,滚滚的黑烟推开这幅画面,迅猛地蔓延至他眼前,狛枝凪斗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焦味。破烂的飞机残骸出现在眼前,滚烫的火舌正舔舐着金属皮上那斑驳的漆。小小的狛枝凪斗正站在隔离带前,仰着脑袋看着这一切。他身上穿着件有些长的绿色外套,是父母新为他买的生日礼物,小狛枝很喜欢。只是此刻,那件外套下摆被火烧得焦黑。此刻的场景有些悲哀,白发幼童愣怔怔地站在那里,金红落入那双瞪大的翡翠色眼睛,他沾着干涸血迹的右手还一动不动地指着火堆方向,而机舱里所有人的生命之火都在此刻尽数燃烧。

小狛枝张了张嘴,却像是意识到自己连音节都如鲠在喉,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更不用说做出电影中那样的撕心裂肺的举措。消防救援队的工作人员强硬地将他拽去更远的安全地带。在那里,有人为他哀叹惋惜,有人感慨命运残酷,也有人试图安抚他的情绪,但更多的是闪光灯,摄像头,无穷无尽的提问。小狛枝就那么看着管道内喷涌而出的水流一点点将火焰熄灭,那些死去的人存在的最后痕迹也消失殆尽。

『是死神的漏网之鱼。』

狛枝凪斗与当时一位记者的声音重合。这句评价他记得很清晰,因为就在那时候,他居然觉得很有趣。

没错呢……很有趣吧?那么接下来话筒就该递到我的嘴边了吧?

小小的狛枝凪斗还是那么安静,在警报声与人流内的喧闹中显得格格不入,他的眼角泛红了,都在期待他哭出来的那一刹那。而他却弯着嘴角露出了悲悯的微笑,说出了那句对未来的他而言无比熟悉的台词:

“我还真是幸运啊……”

很快,他的声音就被一阵突兀的欢快音乐遮去,画面快速地切换成了游乐园,欢快而诡异的音乐如约而至。

“没有看的必要了,江之岛。”

在狛枝凪斗看着那个幼童坐上旋转木马时,他出声打断。随着一个个音节从他口中跃出,除却他脚下的那方平地,一切都像是被无形锋利的线割裂,化为块状,化为碎片,最后变成齑粉落入黑暗。属于狛枝凪斗的悲惨表演秀华丽又仓促地落幕。

狛枝凪斗能清晰地察觉到有人从背后揽住了他的脖颈,带有一阵甜香。低头便能清晰地见到那涂抹着红色指甲油的白皙双手。江之岛盾子的身体正紧贴着他的后背,声音带着一如戏谑笑意在他耳畔响起,狛枝凪斗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呼吸。真实而虚幻,只能这么评价。

她说:“哎~?明明是把前辈推向「希望」的根源,多看几眼回顾一下没什么不好的吧?”

“那还是饶了我吧,后辈,我可不觉得这种东西能对希望起有什么作用,我更想知道你的真实目的呢。”无比的眷恋,无比的厌恶,两种情绪矛盾着互相交融着,几乎是在心脏内部进行一场令人疼痛的厮杀。

“哎~刚才没有认真听人家讲话吗?真讨厌呐。那么小盾子再说一遍哟,人家啊——是你的妄想。”狛枝凪斗听见江之岛盾子在他耳边以充满恶意的明朗语调说着,她就像是一把利刃,将他看似牢靠坚固的外表一层一层、轻而易举地剖开“与其说是我要做什么,不如说「你」要做什么噢?”

狛枝凪斗还没有回应,忽然感到左手上传来轻微的凉意——是江之岛盾子,她捏着他的食指,精准地令其点上他的心脏所在之处,如此的暧昧,语气里却带着显而易见的轻蔑:“你想做什么呢,前辈?为了打破这这种无聊透顶的预定调和,想要成为最恶的绝望,甚至不惜用你那贫瘠的大脑妄图拟出一个我来,对吧?但是,你真的做得到吗?我可是很怀疑呢。”

“我只是想见证最耀眼的希望而已……不,这一次和成为绝望无关,本来就可以看透人类,现在还寄生于我大脑的你应该完全明白的吧,我啊,这一次想成为——”

狛枝凪斗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周遭的一切黑暗都开始落潮似的褪去,刺目的白芒下江之岛盾子松开了他,听着鞋底碰撞地面的声响,狛枝凪斗知道她后退了两步。他想回头去看看江之岛盾子的脸,尽管早已将她的一切刻入脑海中的最深处,但是当狛枝凪斗转头时,只能看见那个身影也化作了光点融入大片白色之中。

……大概是梦吧,如果是妄想的话,应该还可以再次在梦中见到她……

“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随着这声熟悉的呼唤缓缓睁开双眼,梦中的白芒褪去得彻底,眼前是一片黑暗。房间内的窗被关上,严丝合缝得透不出一丝光来。那声音来自日向创。

“呀,神座出流。”而狛枝凪斗出声如此回应,他完全没去看声音的来源,自顾自地开始说了下去,“装作预备学科的日子真是辛苦了,超高校级的欺诈师的才能看起来不是很好用呢……啊,还是说你觉得不用特意伪装,那群起不到作用的家伙也不会发现呢……?哈哈……我猜是后者呢。呐,你留在这里,是来找我还是她的呢?”

“旁观者。”一种机械的,毫无波澜的声线传入狛枝凪斗耳中。

“旁观吗……还真是符合你的性格,抱歉抱歉,没有感情的话也不存在性格了吧?个性?特点?……我不是很会说话呢,不过设定怎么样?想来想去这个词最适合你。”

“无聊。”

“哈,无聊吗……说起来最中的话我倒是很认可呢,什么都不做也是绝望的一种。既然你按照设定倒戈去了所谓的希望一方,那么在这里也请好好作为希望的一方协助我吧?反正那群家伙已经帮不上忙了,但是你不一样,持有所有才能的你不是很方便吗?但是没错,人工说到底只是人工,而不坚定的存在就也只是昙花一现,我说啊……神座君你就作为我的踏板,让我来杀死绝望,变成新的希望好了。”

“不需要。”

“哎?”

神座出流没有接话,但狛枝凪斗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神座出流起身了,打开了房间门的刹那光芒落入他草绿色的双眸,万分夺目,他在对狛枝凪斗微笑,一个无比温和的,属于「日向创」的笑容。

“该去吃晚饭了啊,狛枝,大家都在等你。”

Y了个日

  看到一个很戳我的衣服于是给狛哥穿上了(^q^)真的很适合呢

 分分了透明版和不透明版的 但是发现意义不大,因为黑夜模式透明的什么都看不清!只能自己换背景颜色了(悲

  服装是参考的,话说不知道为什么画着画着像素就变低了,,画画真的好难TT

  看到一个很戳我的衣服于是给狛哥穿上了(^q^)真的很适合呢

 分分了透明版和不透明版的 但是发现意义不大,因为黑夜模式透明的什么都看不清!只能自己换背景颜色了(悲

  服装是参考的,话说不知道为什么画着画着像素就变低了,,画画真的好难TT

阿凡FALLS

希望与混沌深海与死亡玫瑰

狛枝凪斗的葬身地

——————————

卧槽啊画死我了我真的对色彩ptsd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拿这种颜色折磨自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2是画图感言(确信)

希望与混沌深海与死亡玫瑰

狛枝凪斗的葬身地

——————————

卧槽啊画死我了我真的对色彩ptsd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拿这种颜色折磨自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2是画图感言(确信)

可燃克
我怕再画下去就毁了

我怕再画下去就毁了

我怕再画下去就毁了

星空蓝歌的文本库

日向:这是给你的礼物(糖果),万圣节快乐,我得先去七海家(被叫过去)打游戏了。

狛枝:这就是你希望的吗?真的是斯巴拉西,那我就如愿以偿给你吧(递出糖果)。

七海:唔...糖果吗?我找找,啊~找到了哦给你,万圣节快乐,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和日向君打游戏了。

罪木:给......给你,感谢你不嫌弃我送的糖果......

小泉:啊~糖果啊,给你,那麻烦能不能让我拍张你的照片呢?来,笑一个。

西园寺:哼,你已经来晚了,小泉姐送我的糖果已经被我吃完了,才不会给你。

澪田:撒出糖果,让我们在这个万圣之夜狂欢吧!呀吼!


日向:这是给你的礼物(糖果),万圣节快乐,我得先去七海家(被叫过去)打游戏了。

狛枝:这就是你希望的吗?真的是斯巴拉西,那我就如愿以偿给你吧(递出糖果)。

七海:唔...糖果吗?我找找,啊~找到了哦给你,万圣节快乐,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和日向君打游戏了。

罪木:给......给你,感谢你不嫌弃我送的糖果......

小泉:啊~糖果啊,给你,那麻烦能不能让我拍张你的照片呢?来,笑一个。

西园寺:哼,你已经来晚了,小泉姐送我的糖果已经被我吃完了,才不会给你。

澪田:撒出糖果,让我们在这个万圣之夜狂欢吧!呀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