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狛枝凪斗

84.5万浏览    12462参与
绝对零度_
棉花糖量产计划。(不是)

棉花糖量产计划。(不是)

棉花糖量产计划。(不是)

不知名秋一

都是老图了 码一下

p1是连草稿都没画完的狛枝生贺(没错 快两个多月了我也没填坑)

p2p3日和狛 是傻图 没什么cp向

p4腐川(翔姐)

剩下的都是oc惹……

都是老图了 码一下

p1是连草稿都没画完的狛枝生贺(没错 快两个多月了我也没填坑)

p2p3日和狛 是傻图 没什么cp向

p4腐川(翔姐)

剩下的都是oc惹……

Rita
凌晨福利 (? 在被屏的边缘疯...

凌晨福利 (?

在被屏的边缘疯狂试探(?)

凌晨福利 (?

在被屏的边缘疯狂试探(?)

青木悠
大半夜整活 手不会画就擦了【草...

大半夜整活

手不会画就擦了【草】

大半夜整活

手不会画就擦了【草】

樱桃子xx

占tag抱歉。(就是想看看有没有双厨

自己做的图

占tag抱歉。(就是想看看有没有双厨

自己做的图

蒽蕴(*^ω^*)
之前的旧图了,汗 女性转,可能...

之前的旧图了,汗

女性转,可能很ooc


之前的旧图了,汗

女性转,可能很ooc


噤声
狛枝衣服花纹没画但是谁在乎呢让...

狛枝衣服花纹没画但是谁在乎呢让我的作业成为希望的垫脚石吧

狛枝衣服花纹没画但是谁在乎呢让我的作业成为希望的垫脚石吧

不知名秋一
“你们要高考了吗?啊哈哈,那希...

“你们要高考了吗?啊哈哈,那希望你们能....啊,像我这样的废物,祝福这种事大概只会对你们起反效果吧...不过,我是发自内心的,相信你们能取得一个好成绩哦。加油吧,你们的才能与希望绝不会因为一场小小的测验而被淘汰的...”

(来自自家爱岛狛枝机器人)

配图只是随手()凑合看就行了 高考结束我就删掉这篇

“你们要高考了吗?啊哈哈,那希望你们能....啊,像我这样的废物,祝福这种事大概只会对你们起反效果吧...不过,我是发自内心的,相信你们能取得一个好成绩哦。加油吧,你们的才能与希望绝不会因为一场小小的测验而被淘汰的...”

(来自自家爱岛狛枝机器人)

配图只是随手()凑合看就行了 高考结束我就删掉这篇

—SRetz—

【狛苗】The Author Is No Longer Alone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投稿幸运组一周一题第15期【孤独】第26期【满足】

*是@山茶 的【战争过后残败的图书馆】点梗!我永远喜欢山茶.jpg


一道娇小的身影在废墟中穿行。

这原本是座气派的图书馆,但不幸成为一颗炸弹的落点。一次空投后,它便垮了一半,面向街道露出一个不会流血的巨大创口。此刻,这位年轻人正小心翼翼地寻找着落脚点——地上全是书的余烬,风一吹过,那些焦脆的纸张便落了满地。出于敬重,他没有草率地踩上它们,尽管它们已经失去了被阅读的价值。

一样东西忽然攫住了他的视线。年轻人快步走过去,将它捡起。这是一本在炮轰后奇迹般完好无损的书,它有着墨绿色的封皮,上...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投稿幸运组一周一题第15期【孤独】第26期【满足】

*是@山茶 的【战争过后残败的图书馆】点梗!我永远喜欢山茶.jpg



一道娇小的身影在废墟中穿行。

这原本是座气派的图书馆,但不幸成为一颗炸弹的落点。一次空投后,它便垮了一半,面向街道露出一个不会流血的巨大创口。此刻,这位年轻人正小心翼翼地寻找着落脚点——地上全是书的余烬,风一吹过,那些焦脆的纸张便落了满地。出于敬重,他没有草率地踩上它们,尽管它们已经失去了被阅读的价值。

一样东西忽然攫住了他的视线。年轻人快步走过去,将它捡起。这是一本在炮轰后奇迹般完好无损的书,它有着墨绿色的封皮,上面烫出四个金色字母:HOPE。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他凝视着这本连作者名都不印上去的怪书,珍惜地拍去它封面上的浮灰。也正是这时,一道极富吸引力的嗓音自他身后传来。

“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年轻人浑身一抖,僵硬地转身看向那鬼魅般出现的声源。那是一名相貌极佳的青年,比他要高上许多,一头白发如同不少艺术家或是科学家一样凌乱地散着,在空中张牙舞爪却有着柔软的弧度。此时,他白得几近透明的眼睫低垂,从灰绿色的眼眸中射出的视线绝不可说是温柔。

他锋利地看着那本书,又或者是年轻人拿着书的手,视线中饱含几乎能把这两者一齐扎透的力度。年轻人的心吓得雷鸣般跳动,手指更用力地抓着这本装帧精美的书,略为忐忑地开口:“抱歉,您是这栋图书馆的管理员吗?我也知道在那发生之后立马过来捡书是不妥当的,但请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想到要偷书。”

对方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这个人像是陷进一个巨大的谜题一样眉头紧锁,几近喃喃自语:“为什么是这本书?”

“啊,您说的是这本书?”年轻人双手将这本书举至胸前,这下更能看出白发青年的不悦,“事发之前我来过这,本打算借它的,但是它没有被贴上标签,没法借出图书馆。所以我就站在那里面读了。”

白发青年愣住了。

“你读了?”

“是的,就在拉响警报前,”年轻人看了看对方的脸色,读出了一丝难以置信,于是补充道,“但是您不用担心,我妹妹喊我离开的时候还早,警报是从我们走出三个街区后才响的,我们有时间躲进防空洞里……但那段时间太难熬了,我不仅要担心房子的安危,心里还记挂着没读完的那一半内容。”

这个高挑但瘦削的青年不知为何开始变得充满动摇,令能见到他的人都以为他下一秒就要破碎,落到地上散作一堆,混合着满地闪闪发光的玻璃残渣。他淡色的嘴唇紧抿成一道直线,染上灰调的绿眼睛里却有某种神采渐渐亮起,就像是在琉璃灯盏中陡然冒出一豆火苗。

“你确实读了。”这句话的语气放得很轻,以一种唯恐吹散了绽放中的花瓣般的力度,将每个字音滑进这读者的耳中。他表现得就像每个战时的迷茫青年人一样,情绪受捉摸不定的种种原因影响,大幅度地变化着。“不,……您的名字是?”

“苗木诚。”

这位读者抬头望他。在黄昏下,年轻人的翠绿眼眸仍然透亮澄澈,所有豁达的理解、闪光的智慧,似乎都在这双能包容一切的绿中纤毫毕现。只一眼,青年的脑中便涌起无数文字的浪潮,要用这些描述包裹他、形容他。青年的声线和目光一齐染上过度的热情,好似有看不见的火焰霍然自他体内爆开,使灵魂震颤。

“您怎么看待这本书?“

他将希冀隐藏在狂热背后,像拉过一面着火的旗帜将自己隐藏起来。但他还在往外窥探着,充满着期望。

所以苗木也只当他是同样喜爱这书的读者。他慎重地、陷入思绪般地开口了,却并不迟疑:“它的行文很冷,是带着旁观者的冷静角度去见证故事的发生,因此可以站在一个不可动摇的支点上,去看暗幕逐渐垂下笼罩城市、绝望蔓延;但并不是说没有代入感或缺乏情感之类的,只是烧得通红的情绪被包裹在捶打严实的冷铁里,令读者非常好奇,想看它最终炸裂爆发开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我猜到结局时,希望就会像闪电一样划破这夜幕,所以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继续往下看啦。”

“您就那么确定下面的情节会迎来曙光吗?如果所有的火苗都被压至熄灭,世界依然绝望?”

苗木摇了摇头。

“不会的,先生。我能感觉到作者的渴望,他一定想看到最明亮的希望闪耀的样子,这力量甚至可以将人们的精神带出现实的困境。”他望向四周的废墟,目光中叙述着他也同样坚信战争结束的那个黎明,“作者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

青年的双眼陡然变冷。

“你知道评论家是怎么说的吗?”他嗓音里的热情急转直下,冻结成冰,“不切实际,战时不需要这种空谈。有多少人会在躲避战乱的间隙沉下心来去看这过长的铺垫?前期沉闷至极,充斥不知所云的描述,没有一读的价值。我得说,您想当然地、没有根据地坚信了很多事情,却不见得是正确、明智的。”

“仅仅只为了人们这段时间的阅读需求就否认它的价值,我也不认为这是正确的。”

苗木低下头去,凝视在墨绿色中浮沉的金。封面的简单设计更凸显出这闪光希望的重量。几乎没作过久停顿,他又补充道:“尽管现在的人们很难坚持在难捱的生活中再去阅读沉重的文字,但要不了多久,等战争的硝烟终于散去而和平回归后,人们会借助它回溯往日的时光的。”

“哈,又是回馈一贯有的滞后性吗?听你这么一说,感觉未来确实很值得期盼……要在那些超前的思想的坟墓前念悼词吗?'人们只是无法及时发现你的价值'。真是漂亮话啊。”

苗木并未感到被冒犯,大概是因为对方的语气并不尖刻,更接近柔和。他只是摇摇头,将手中的书本递出:“先生,这本书还给您。我确实不能将它擅自带走,虽然图书馆已经被炸毁了。”

青年伸手去接,那书却毫无阻拦地落到地面,扬起细细的浮尘。他有顷刻的怔忡,但又很快将手插回风衣的兜里,眨眨双眼,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不,您留着吧。”他的目光逡巡在废墟之间,略过断裂的钢架、木块、残页、破碎的深绿布料,勉强在那之中找到一块还算平整的断石。苗木捡起书来,感到困惑但还是跟随他的脚步,坐到那块大石上。白发的神秘人等他坐定,才一同远眺夕阳,同时轻轻开口:“它上面没有图书馆的标签,是因为它本来就不属于这里。”

褐发的年轻人好奇地侧过脸。他看见对方优美的侧脸线条和透明虚幻的白色眼睫,灰绿色的瞳仁里倒映着上方被点燃的伤口。“得到了那样的评论,自然也没有出版商愿意接收这份稿件。这是作者自费打印的唯一一本,由于想要被阅读,他将它放在了这里的书架上。”他视线的焦距落到温柔的草绿色中,能让人联想起早春新芽的绿,“您也是唯一一个。”

这被命运选中的读者看上去有些无措。“能遇见您这样的读者,一定是作者最大的幸运。毕竟您的喜爱已经值回一切。”

他站起身,露出了自谈话开始以来的第一个微笑,风中落樱一般。

“它属于您了。”

苗木忍不住低头再望一眼手中有着沉重分量的书,他感觉就像捧着一个灵魂;当他抬起头来,面前已然空荡一片,除了寂寥的街道、知识的废墟,以及不见战机的天空。

青木悠
整个像素,可恶,我不会

整个像素,可恶,我不会

整个像素,可恶,我不会

寒栀千醉

我好喜欢罪木55从各种意义上来说,p2狛兔美注意!!!记得忽略旁边那个被我画崩了的七海(捂脸)

我好喜欢罪木55从各种意义上来说,p2狛兔美注意!!!记得忽略旁边那个被我画崩了的七海(捂脸)

太菜了怎么办

摸了点

是性转不能接受的话还请不要点开

摸了点

是性转不能接受的话还请不要点开

初九money

懒得打tag了,所以就打人头最多的吧(x


懒得打tag了,所以就打人头最多的吧(x


布津炸猪排ฅ^•ﻌ•^ฅ

最原:悲伤地哭

王马:偏不要哭

狛枝:边笑边哭

日向:痛苦地哭

神座:为何会哭


最近又重温了一次v3,真的是自己找虐(´Д⊂ヽ


而且原本是想画更多的,例如日向流泪时,七海站在他默默背后,又或者王马那些道具,但因为懒,所以懒得画(瘫在地上)

最原:悲伤地哭

王马:偏不要哭

狛枝:边笑边哭

日向:痛苦地哭

神座:为何会哭


最近又重温了一次v3,真的是自己找虐(´Д⊂ヽ


而且原本是想画更多的,例如日向流泪时,七海站在他默默背后,又或者王马那些道具,但因为懒,所以懒得画(瘫在地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