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独立

11044浏览    2917参与
废墟刺青_只聿
昆明纹身 大臂暗黑写实 废墟刺...

昆明纹身 大臂暗黑写实 废墟刺青纹身师赤道

昆明纹身 大臂暗黑写实 废墟刺青纹身师赤道

-shumsue
树影摇晃\ “沙”

树影摇晃\


“沙”

树影摇晃\


“沙”

加州少女

你是人,你就有独立的人格

        他们说,你不要因为这件事而怀疑自己。我说,我没有怀疑自己,我现在特别自信,我觉得我真的特别棒。他们说,你也不用去对他生气,我说我没有对他生气,我一点愤怒都没有。他们说,你尽力了就好。我觉得这话现在听起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我以为我做的很好了,就心态方面,调整得很好,我现在也足够成熟和抗压力来应对这些事情。

        但...

        他们说,你不要因为这件事而怀疑自己。我说,我没有怀疑自己,我现在特别自信,我觉得我真的特别棒。他们说,你也不用去对他生气,我说我没有对他生气,我一点愤怒都没有。他们说,你尽力了就好。我觉得这话现在听起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我以为我做的很好了,就心态方面,调整得很好,我现在也足够成熟和抗压力来应对这些事情。

        但是,生理反应会真实地告诉你,你确实不开心,确实有很多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情绪堆积在头顶,确实连话也不想说,确实到了某个点会爆炸,比如说着电话说着说着爆发性哭了,又比如按着矿泉水桶按压器按着按着会猛按。这些都是无法自控的反应。他们真的很真实。

        都说每个困难都是成长的机会,我也深信不疑,因为确实经历过,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又提高一个等级。这是我也非常肯定的。只是我的理性和感性正在胶着中,不知道这样讲对不对,就是我知道这个道理了,但我现在无法轻而易举地消化它。

        妈妈说,无论你是处在什么环境什么身份的人,你都首先是个“人”。你有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思考,独立的选择,不受任何人摆布,谁都不能把你怎么样。

        有时候感觉妈妈就是电视剧里的妈妈,面对你的经历,她能给予你超乎寻常的真理。

        虽然我现在的状态无法醍醐灌顶,但我知道这句话的力量很大很大。当你觉得深陷其中无能为力时,无论在任何情况任何环境中,都要牢记这句话这个道理。它是真理,不需要任何的前提条件,不用评判,而且它会给你带来很足的底气。请牢记这句话,每个生在世上的人都请牢记这句话。无论环境将你紧逼成任何样子,都不能向不公平低头,都不能自乱阵脚,不能自我绝望。

        妈妈还分析了一些,只要你没犯错,也无求于人,你就无需去怎么样。工作做完,就仁至义尽了。想想也没错,因为毫无理由需要你为此付出不想付出的代价,比如加班,比如捧笑脸,甚至是把工作做更好。因为,你已经尽力了。而那些人,是不会因为你的提高而真觉得你提高了的,你做的永远都不够好,这就是他们能够一直数落你的机会。

        别人的脑子别人的嘴,无法控制。能掌控的,只有自己。

青樱子夏

逃避,

来自世间的祝福。
[图片]

逃避,

来自世间的祝福。

泫墨

《染》——第三章:《樊笼》

楔子

一步,一步,伴着琼池回廊上的泠然足音,一双娇巧莹白的玉足偶尔由金绣祥云的茜红裙裾下不经意显露,似一双白鹤于绯霞金云间若隐若现。

一步,一步,苏巧落边走边褪下那茜红的锦绣外袍,如遗落了一片彩霞。

越来越远的身后,铺红结彩的新房喜床上,一身喜服的男子不省人事。

1.

从很久以前的某个月夜里不经意的相遇开始,郡守宅后院的苏小姐藏起了越来越多的秘密。

她藏起无数夜的期待,夏日别人园圃里的几朵栀子、秋香中的一枝丹桂、冬雪沾染的半截腊梅,被她置于妆匣或夹于书页,连同将它们带来的那人讲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和血雨腥风的传闻,成了深闺幻梦的别样主题。


黎染坐于阁楼窗棂,从特制靴筒上抽...

楔子

一步,一步,伴着琼池回廊上的泠然足音,一双娇巧莹白的玉足偶尔由金绣祥云的茜红裙裾下不经意显露,似一双白鹤于绯霞金云间若隐若现。

一步,一步,苏巧落边走边褪下那茜红的锦绣外袍,如遗落了一片彩霞。

越来越远的身后,铺红结彩的新房喜床上,一身喜服的男子不省人事。

1.

从很久以前的某个月夜里不经意的相遇开始,郡守宅后院的苏小姐藏起了越来越多的秘密。

她藏起无数夜的期待,夏日别人园圃里的几朵栀子、秋香中的一枝丹桂、冬雪沾染的半截腊梅,被她置于妆匣或夹于书页,连同将它们带来的那人讲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和血雨腥风的传闻,成了深闺幻梦的别样主题。


黎染坐于阁楼窗棂,从特制靴筒上抽出一把小巧锋利的匕首以布巾擦拭着。在反射月光的寒刃上,她瞥见熟悉的素影——柔弱无声地,苏巧落似一棱被遗忘于阁角且即将消融的雪片,坐在桌边。

“从闺房换到阁楼,说说吧。”匕首回鞘,黎染看向孤灯映照下苏巧落没有血色的面容。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苏巧落轻轻启唇。

黎染微微眯眼:“……《山鬼》?”

“今日有人给伯父送来一幅山鬼图,上头题的便是这两句。”

“那图有问题?”

“图中山鬼骑于赤豹之上。我进去送糕点瞧见了,便指出那‘乘’为驾车之意,作画者却想当然画作骑豹,实是荒谬。”苏巧落蹙眉,“不料伯父听了怒斥我卖弄书袋,说女子不该置喙,还罚我到这阁楼面壁思过。”

“可你说的对。”黎染道,“屈原作《山鬼》之时,骑术并未推广,出行是乘兽物所拉之车,而非直接骑于兽背。”

“从前我听说,不少天资聪颖、腹有诗书的小姐出阁后假装愚钝以讨好夫君,总不以为然。如今才知,伯父为何只让我看《女诫》。”苏巧落的声音如月光般微凉,“晚饭时他托仆妇捎话,说今日他不容我指出画错之处,是为了不让我在将来不懂分寸地指摘夫婿的不当,落下不淑之名。”

“哼。”黎染轻笑,正欲驳斥却听得苏巧落一声喟叹。

“黎染,我快出阁了。就在一个月后。”苏巧落抬头,一双泪水洗过的眸子格外明亮,将闪动的目光投向窗边的蓝影,“认识你这个朋友,我很开心。你讲的外面的奇人异事,于我就像一个个明亮的梦。可我在梦里走了千万里,醒来还是在闺房。好梦总是易醒的。我该醒了,去做每个闺秀该做的事。”

“该做,什么?”黎染问。

“嫁人,生子,然后相夫教子。这辈子的轨迹大概如此。”苏巧落浅浅一笑,惨淡而刺目。

“就这样?”

“就是如此。”苏巧落说,“我的祖母、母亲、堂姐,天下那么多女子都这样过来了,没道理我不能。”

“但我觉得,没有什么是女子‘该做’的,真正重要的是你自己‘想做’什么。”黎染迎上苏巧落闪烁的眼神,“巧落,你这辈子真正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苏巧落低垂臻首,“我的骄傲是浮萍的叶子,可往下挖却没有根基。”

“那你见过了吗?你未来的夫婿。”

苏巧落摇头。

“要不要我去帮你看看?是哪一家?”

“不,不必了。”苏巧落道,“无论如何,伯父定下的事我无力改变,而且,我也不愿再幻想或失望了。”

“……你怨我么?怨我告诉你外面的世界,怨我让你做了那些梦。”黎染垂眼,“也许从不知道,便不会向往,更无谓失落。——接受安排的你是这样想的?”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怎会怨你?只是我,不如你那么强大,强大到可以掌握自己的自由。”

“巧落,我们其实一样心高气傲,只是寄人篱下的依附让你刻意忘记了自己的力量,让你以为自己只能依附父亲、伯父抑或是未来的夫婿。”黎染走近桌边,“你看我,我不是梦;你堂姐那样的女子才是被框在父辈和夫家给她们的梦里,而你,是不小心被我吵醒了。可既然睁开了眼睛,就绝无自欺的道理。”

“即便是醒了,可离开伯父和未来夫家的我又怎有活路?我的确读书读得心高气傲,但我不像你,我没有养活自己之能。我不过是一株被从小娇养的藤蔓,只会从一棵乔木缠到另一棵。”

黎染道:“你不也说了,你现在之所以是藤蔓,乃因从小被人娇养。既只是未学生存之道,又焉知自己学后不成?也许你亦是乔木,而且比当前所依附的更为高大。”

苏巧落眼底燃起星点光亮,但犹豫须臾便黯淡下去:“你是说我可以试试,可以……逃婚?可那是大逆不道。”

“真正安分守己的顺从者可不会同江湖杀手做朋友,更不会如此好奇宅门之外的世界。我想说,你该听从自己的内心;至少将来不因留下遗憾而后悔。”黎染走到窗边,“这是你的命运。无论你作何种选择,我都尊重它。”

“唔……”苏巧落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蹦出咽喉,而展开这颗栓束叠压的心,她仿佛看见一片广阔的天地。

一朵焰火拖着细长的尾巴撕裂墨色苍穹,在黎染眼底绽开。

这是寻她的信号。

“你可以好好考虑。如果你需要我,本月廿五在窗边放一盆兰花,我便知道。”黎染跃入窗外夜色,“我会在廿五之前回来。”

“你又要走了?”

风把一声轻叹吹入阁楼:“为故人之事,需得赴约。”

2.

“苏家世代书香、温文守礼,原以为苏家的小姐定能是知书达理的贤妻良母,岂料竟做出逃婚这等令两家蒙羞之事……”

紧张而尴尬的沉默,如死水般令人窒息。

伯父沉郁的声音缓缓传来:“明媒正娶,出阁之女自然由夫家处置。”

隔壁,从透过牖窗的光线,苏巧落默数着日头的升落。

伯父没来看她一眼,定然已将她视作家门之耻了吧。

黎染不会想到,她走后她柔弱的朋友因焦虑难眠而病倒,日渐憔悴,苍白如纸。她们俩也都没想到,已下聘的夫家为了不赔上彩礼,借“冲喜”之由着急忙慌地提前了婚期。

廿日之前,苏巧落的轻咳便被喜轿外的喧闹淹没,苍白到透明的人儿被嫁衣珠饰包裹得近乎晕厥,启程离开家宅时黎染尚在天边。


苏巧落昏沉恍惚地坐到喜床上时,忽然清醒过来。

她觉得冷,但沉重的首饰压制了她的冷颤。

她扯下盖头。

零碎的画面在脑海里拼凑出不完整的过程。婚房似一片艳红的海,到处都那么喜庆明亮,可突然醒转的她感觉即将溺亡。

这寒冷的窒息感,在新郎推开房门后升到极点。

带着酒气的男子坐到她身边。她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夫婿。

庚帖上说他年长她四岁,听老仆妇说其父是她伯父的同年,颇有家私。而眼前的家伙其貌不扬却颇为沉闷——这沉闷倒并非指其气质举止,而是由他耷拉的粗眉、下撇的厚唇,以及不知是因酒醉还是本就如此的浑浊双眼造就的。他坐在苏巧落身边打量她,像一只套上红衣的怏怏木鸡瞪着一颗白玉雕琢的精致米粒。

他的目光从她惨白的面容移到她可盈一握的纤腰,半晌才蠕动厚唇,带着醉意:“这么瘦,以后生孩子怕是困难。”

离开这里。苏巧落脑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这时新郎起身:“替为夫宽衣吧。”

苏巧落剥下他艳红的外袍,不动声色地走到其身后,摸起近旁合卺用的瓢,分外冷静而用力地砸向黎染曾同她提过的肩颈处……

3.

温婉柔弱的苏家小姐巧落,在新婚当夜砸晕新郎跑了。

不过又在同一夜被逮了回去。

“为何逃婚?”怒不可遏的家主如是问她。

她平静地仰头:“我不爱那个人。”

闻言,家中主妇青着脸对自己的夫君附耳:“老爷,此女刚刚出阁,未与我儿洞房便言及情爱,只恐并非安于闺中,说不定……早有情郎!”

“夫人是说,她恐怕不是完璧?!”家主拍案,“先关起来,待我同苏郡守理论后再看如何处置。”

唉,还是不够强大啊。还是不能,靠自己走出去。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愿将未来都锁在这方宅院、栓在那木鸡土狗般的男人身上;她也终于争了一次,为她自己。

她不眠不休、滴水不进地等待着,等待那抹令人心安的幽蓝替她破开干枯的困境,像从前一样,她得熬到那时候。


郡守宅,苏巧落曾经房间里。

老仆妇正准备关上牖窗。

她喃喃道:“噫,这盆兰花倒像是刻意放在窗边的。”


(未完待续……)


一只水瓶座de莹莹、
👒女人要活出自己的样子,最好...

👒女人要活出自己的样子,最好的爱情,不止是相互扶持,相守到老,更重要的是,让我们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


                ――致,未来美好的爱情

👒女人要活出自己的样子,最好的爱情,不止是相互扶持,相守到老,更重要的是,让我们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

           

                ――致,未来美好的爱情

去你妈的

关于微博控评的感慨

本来这是几天前发的,但是既然有人想找我聊聊天那我干脆就改一改置顶一下吧。


总得来说就是觉得看腻了。这篇也不是写给理智粉的,我尊重别人的爱好,只要你不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他人,喜欢谁是你们的自由,我不喜欢抹黑和干涉。默默喜欢人家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一开始我真的觉得他算是躺枪了,我也不想去扯什么阴谋论,他有没有黑料也和我无关,可是人看了太多复制粘贴的控评会烦的不是吗?有的伤害并不是227带给你们喜欢的人的,有的伤害是你们自己不理智的做派带给他的,我从未见过一边说爱一个人一边给别人捅刀子的。刀子是自己捅给你们喜欢的人,结果你们还要指着他的伤口质问别人为什么他流血了吗?...

本来这是几天前发的,但是既然有人想找我聊聊天那我干脆就改一改置顶一下吧。


总得来说就是觉得看腻了。这篇也不是写给理智粉的,我尊重别人的爱好,只要你不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他人,喜欢谁是你们的自由,我不喜欢抹黑和干涉。默默喜欢人家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一开始我真的觉得他算是躺枪了,我也不想去扯什么阴谋论,他有没有黑料也和我无关,可是人看了太多复制粘贴的控评会烦的不是吗?有的伤害并不是227带给你们喜欢的人的,有的伤害是你们自己不理智的做派带给他的,我从未见过一边说爱一个人一边给别人捅刀子的。刀子是自己捅给你们喜欢的人,结果你们还要指着他的伤口质问别人为什么他流血了吗?别人懒得理你,你还要跳起来抽别人两嘴巴子说就是你干的现在实锤了。

诚然,我尊重你们喜欢一个人的权利,哪怕我自己不认可那个人,因为这是你们自己的审美取向,这是你们的自由。你们有喜欢的权利,但我上网时也有看到不同声音的权利。我不想看到复制黏贴的模板,我想看到类似于半佛仙人这种有些自己思考的人理智的分析一件事。既然你们相信清者自清,就请不要忙着不要粉饰太平,让我在这本应该有着各种观点碰撞的网络上,看到清一色的复制粘贴控评。我真的希望每个人发表客观的想法,我能看到,我能交流,而不是把一堆复制粘贴因为你们同样喜欢一个人顶上来。

我拇指都刷疼了,但我看不到不同的想法,我甚至看不到不同的文字,这才是最可怕的,数万层相同的网络高楼盖起,蒙蔽的是网络应有的交流沟通作用。而我们本身有沟通的权利的,也有发表的权利的,不是吗?

要知道人是宇宙中一根会思考的,独立而自由的苇草啊,他不是随波逐流的浮萍。当你们被人潮裹挟着往前走的时候,谁又会在乎你们虚度的年华呢?你告诉我那个资本能拿钱赔给你最好的豆蔻年华?那个资本能拿钱赔给你独立思考的人格?拿多少钱才能买来独立创作的精神与信念呢?

这世界上还总得有些事是金钱无法左右的吧?不然我们活着该多绝望啊?

唉,也许我又在这里杞人忧天了。总而言之一句话:时间属于自己,思想属于自己,人生属于自己。

你为了自己对一个遥不可及的人的崇拜深夜对线,发现了一点苗头就暴跳如雷,除了秀发脱落如大雪,肝功能变差,黑眼圈以外又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呢?

在这娱乐至死的年代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足够做你生命中唯一值得倾其所有去疯狂的东西。

好了,看到这里你们也知道了我的立场,想取关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我向来狂热追求思想与人格独立,为此也曾付出许多代价。所以对于热爱盲从者,我只能说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相识一场也是缘分,好聚好散吧。



瓜瓜

古往今来,没有一个时代对女性宽容过

I  think so     ——随手看过的一个故事。

虽然结局确实大快人心,但是寥寥数语怎么能道尽经历的心酸悲苦。

这个时代在慢慢变好,虽然没有特别好吧。
[图片]

I  think so     ——随手看过的一个故事。

虽然结局确实大快人心,但是寥寥数语怎么能道尽经历的心酸悲苦。

这个时代在慢慢变好,虽然没有特别好吧。

若夫💌

每当失眠的时候,我都要在脖子上套一根绳子睡觉。当我合上眼睛的时候,我就幻想自己是一具被人勒死的尸体。这样一来,我就能入睡了,而且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沉入深海一样。

每当失眠的时候,我都要在脖子上套一根绳子睡觉。当我合上眼睛的时候,我就幻想自己是一具被人勒死的尸体。这样一来,我就能入睡了,而且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沉入深海一样。

若夫💌

春風和陽光,交織成為三月的詩。

春風和陽光,交織成為三月的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