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独行

1122浏览    417参与
叁指木玉

活着活着,人就一个人了,虽谈不上知天宇地物,心中自然孕育得几分傲气。青山山,水流流,小木屐,上阁楼;水滴滴,空空酒,夜半醒,下雨声。

活着活着,人就一个人了,虽谈不上知天宇地物,心中自然孕育得几分傲气。青山山,水流流,小木屐,上阁楼;水滴滴,空空酒,夜半醒,下雨声。

无言

春假结束,仪式感的做一个完结~

如果你也向往荷兰比利时,gogogo!

春假结束,仪式感的做一个完结~

如果你也向往荷兰比利时,gogogo!

陶木樨犀樨

放逐

(补一篇之前写的旧文)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立春”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这些从前我只知道是诗人流落他乡思念好友的句子,此刻,在这座城市微凉的夜里,我终于明白,它们当初是如何被书写的了。

同时我也忽然体会到,写“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诗人,是何等豁达与潇洒了。

学习再紧张也做不到高中那么紧凑,糟心事儿很多也不是过不去,可我藏在心里的人如今散落各方,却实实在在是我如何都迈不过的坎了。

那些从前只是简单背诵的诗句,现在却变得无比真实,几乎来不及反应,就已经直直地捅进心脏里面。

这里...

(补一篇之前写的旧文)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立春”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这些从前我只知道是诗人流落他乡思念好友的句子,此刻,在这座城市微凉的夜里,我终于明白,它们当初是如何被书写的了。

同时我也忽然体会到,写“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诗人,是何等豁达与潇洒了。

学习再紧张也做不到高中那么紧凑,糟心事儿很多也不是过不去,可我藏在心里的人如今散落各方,却实实在在是我如何都迈不过的坎了。

那些从前只是简单背诵的诗句,现在却变得无比真实,几乎来不及反应,就已经直直地捅进心脏里面。

这里街上人潮汹涌,熙熙攘攘。
可是越热闹,越寂寞。

漫长人生路,越走越孤独。

移山理水逐云奔月渭城笛吹不停,西出阳关何人不凋零。

完笔于2019.5.23晚10:41

只是与古代被放逐的才子不同,我全无才气,再者,我并非被谁放逐,我放逐我自己。

江雨樾

环线电车103路

        深秋某天,17:40。

        城区一 个小小的公交车站,硬币的叮当响声转瞬就淹没在嘈杂的车厢中。电车关上门,嗡的一声,把小小的站牌甩在后面。

       在角落里找一个空座位坐下来,关掉手机,打开窗户,让清冷的秋风吹进狭窄的车厢。

       电机的嗡嗡声中,涂装和初中校服相似的电车慢悠悠走过繁华的老商...

        深秋某天,17:40。

        城区一 个小小的公交车站,硬币的叮当响声转瞬就淹没在嘈杂的车厢中。电车关上门,嗡的一声,把小小的站牌甩在后面。

       在角落里找一个空座位坐下来,关掉手机,打开窗户,让清冷的秋风吹进狭窄的车厢。

       电机的嗡嗡声中,涂装和初中校服相似的电车慢悠悠走过繁华的老商埠区,穿行在暗色黄昏下的街道,车顶两根小辫无精打采地挂在电线上,不时打出一两个暗淡的火花。之后从一处冷清的小街转了个弯,然后就飞速冲进东郊的黑暗。那时过了二环便没大有灯火,斜挂的夕阳正一点点沉下去,像泰坦尼克号一般;不久最后一缕阳光,也凝固在沥青路面上。路灯亮了,但是很久才有一束昏暗的灯光照进只有十几个座位的车厢;乘客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下了车,本来狭小拥挤的车厢,此时却格外空旷而冰冷。

        平直的公路前方出现了一团白色的光,是姚家车站。虽是终点站,但103是环线电车,所以并没有多做停留,在车场里乱如麻草的的架空电线下转了几圈,便掉了个头又重回市区。一辆辆深绿与白色相间的电车静静卧在空旷的停车场,一对对细长的黑色小辫安静地趴在洁白的车顶。那些车灯虽然没有亮,透明的灯罩却反射着车场探照灯雪白的灯光,关上车窗,也挡不住箭一般的光束,刺穿车厢角落里孤独的影子。

        电机的嗡嗡声又响起来,灯火逐渐密集了,车厢也因为乘客的到来而多了几分暖意。但,不一会,暖意就成了燥热,燥热得令人头昏脑涨。车厢里又人声鼎沸,摩肩接踵------还好电车已经回到了城区的车站,赶忙从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人群中挤开一条缝,冲下后门。车顶的小辫子和电线擦出一朵闪亮的淡紫色火花,嗡的一声,又朝着繁华的老商埠区驶去。

        一个渺小的影子走在明亮的路灯下------比起电车上的燥热,还是冷一点好。

20190930

(致曾经的103路电车)

江雨樾

The Last Trip.

       收拾行李,下楼,上公交车,跟着望不到边的人群过安检,循着广播来到站台,直到一声汽笛打破车站的喧嚣,一列火车挡在眼前,这才意识到,该走了。

       列车员一个个检着乘客的票,旅人行色匆匆在车门口挤成一团。回头望望站外的街市,汽车依然来往穿梭在十字路口,信号灯依然红绿变换。中学的放学铃声刚响,雾灰色的天空下,身穿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从校门走出,附近的快餐店一下子热闹起来。

       这是一个普通...

       收拾行李,下楼,上公交车,跟着望不到边的人群过安检,循着广播来到站台,直到一声汽笛打破车站的喧嚣,一列火车挡在眼前,这才意识到,该走了。

       列车员一个个检着乘客的票,旅人行色匆匆在车门口挤成一团。回头望望站外的街市,汽车依然来往穿梭在十字路口,信号灯依然红绿变换。中学的放学铃声刚响,雾灰色的天空下,身穿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从校门走出,附近的快餐店一下子热闹起来。

       这是一个普通的黄昏,就像之前的一千多个黄昏一样,路灯照常亮起,太阳照常落山。

       这也是最后一个黄昏,湿得能挤出水的空气,低矮到屋顶的云朵,是无声的告别。

       并不急着上车,离别这件事情没有必要赶时间,直到发车铃一遍遍催促,才向早已空无一人的站台,挥了挥手。

       几滴雨从天际的云里飘落,落在车窗上,掉在铁轨边。

       回头看着车后熟悉的街巷,那些能清楚叫出门牌号的建筑一个个倒退而去,好像河中的流水,伸手也抓不住。忽然,宽阔的江水横在面前,铁桥独有的震颤击毁了纷乱的思绪。铁轨向左转了个弯,模糊的稻田把小城挡在身后,许许多多酸酸甜甜的回忆,溶入斜斜的雨丝,摔进江水,顺江而下。

       一个个钢灰色的接触网架从车旁闪过,铁路上空的电线纷繁复杂好似揪成一团,伸进远方厚重的浓雾,不见了踪影。

       雨,不急不慢的飘落,在车窗上画出一条条泪痕。手机电量已经耗尽,轮轨声伴着雨声,是行途里唯一枯燥的音乐。

       天渐渐暗下来,雨稍微密了一些,云雾也更黑更厚重。报站的广播响了几次,站名就完全陌生了。

       又一次穿过都市,大街小巷已万家灯火,宽宽的铁路道口外红灯闪烁,无边的繁华终于停歇片刻。栏杆前,是几个骑车的学生,背着的是比乌云还沉重的书包,身上是被冷雨打湿的校服,顺着胳膊流下的是混杂着汗水的雨水,而写满在脸上的,是疲惫,与迷茫。

       都市转眼就消失在身后,成了一团黄色的光。呼的一声,列车进了隧道,雨声一下子消失了,剩下窄窄的风在隧道里呼啸。很快到了隧道出口,却并没有比隧道里明亮多少,不过总算找回了雨。

       车窗上雨滴拖出的线条改换成细密的雨珠,模糊了本就不怎么清晰的鱼塘,河流,山脉,与田野,白茫茫中透出来一两片隐约可见的青色。

        忽然列车慢下来,停在一个小站。

       『会让特快列车,停车7分。』

        站牌上的字迹已经被岁月涂抹掉,留下的是斑驳的墙和不知多少岁的站房。候车室里的人闲聊着天南地北的事,议论着小报上杂七杂八的奇闻,并不在乎火车早两个小时或者晚两个小时。另一边的站台停着一趟慢车,却俨然像一个集市——农民们把新鲜的蔬菜水果甚至家禽拿来站台上,和旅客从车窗里交易,讨价还价声和家禽的鸣叫混成一片,连冷雨也无法浇灭。

        站外是一个宁静的小镇,两条小溪环绕着十来座青瓦白墙的房屋,几方清澈如镜的鱼塘,几十亩苍翠欲滴的水田,躺在几百座并不太高的山峰的怀抱中。石板铺就的街道,江堤上金黄的油菜花,渡口外航船的汽笛,多么像那些溶入雨丝的回忆。

      没有人急着要做什么,没有人必须要做什么。

      7分钟是很短暂的,一声高昂的汽笛响过,旁边的铁路线上,一趟列车疾驰而过。车速太快看不清水牌,不知这车上的旅客,匆匆而行去往何方?

      特快列车很快通过,留给这小镇的时间不算多了。急急地扫了几眼,想把这独特的精致悉数塞进记忆的匣子。车站,街巷,江水,渡口,一切还是那样——当然还是那样,这份宁静不会因为过了一趟火车而改变,过多少趟火车也不会改变的。

      汽笛鸣响过后,小镇也向后倒退,消失在弯道另一边,接着,一片黑暗挡住眼睛——隧道多起来了。

天渐渐暗的连田野都看不真切了,车仿佛在雾中行驶,却看不清雾的颜色,是黑还是白。车厢震动几下,又是一个不停的小站,红的,蓝的,白的,绿的,黄的,地面上五彩的信号灯像极了小城夜空上的星星。闪过一道白光,凉亭下站着一个铁路工,举着绿色的旗子。向他挥一挥手,不知他有没有看到。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却不似小城那样有温暖的灯光。

       终于是没什么可看的了。睡觉罢。

       枕着淅淅沥沥的雨点,却久久不能入眠,曾熟悉的片段,此刻也模糊起来,像被剪碎又随机拼接的胶片,乱序回放。

        ……
      ……
      ……

       『还有20分钟到终点站,请尽快收拾行李。』

       呼的一下子被惊醒,然后是望着空无一人的车厢发愣,看到列车员拿着大喇叭在车厢里走动着,边走边喊。

       想想,除了那些破碎不堪的记忆,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了。

       车窗外看不清山与稻田,天还是一片漆黑。

       『请问现在几点。』

       『七点十五。』

        车准时到站,下车者只有一人。

        雨方停,天未亮,檐角尚滴泪。

        回头望望,那模糊的回忆,曾熟谙的街与人,已被留在一千公里外的昨天。

        出站,是另一座城,连空气里都充斥着雨的冷漠。

——谨以此主旨不明的文,纪念回不去的初三。

20191222

樾.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獨行游戏id:4114...

设计师:獨行
游戏id:4114044

设计师:獨行
游戏id:4114044

叁指木玉

瞬间感觉这个世界好冷清。

瞬间感觉这个世界好冷清。


paradise小干妈

我去了西藏 没有同伴 没有计划 没有攻略 甚至连起意都是觉得我累了  于是  周五想去  周六就从北京飞过来   一个人去拉萨  千山我独行  这样的事情也许在21岁以前都是梦想  只能在现实中将其默默埋葬  但是  真正站在拉萨的大街上  我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做到

我去了西藏 没有同伴 没有计划 没有攻略 甚至连起意都是觉得我累了  于是  周五想去  周六就从北京飞过来   一个人去拉萨  千山我独行  这样的事情也许在21岁以前都是梦想  只能在现实中将其默默埋葬  但是  真正站在拉萨的大街上  我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做到

叁指木玉

随笔——笑开的花

小窗台听大千世界,

半书桌写万世人生。

可怜落叶情,

疑似百花生。

万里秋风起苍穹,

淡定,淡定。


人来人往总陌生,

笑来笑去是哭声。

好看灵魂一两个,

爱笑面具无数层。

煽情,煽情。

无欲闹人生。


怪蛤蟆成群结队,

小金鱼胡乱摆尾。

红纸片身下万条鬼,

人看人憔悴。

罪,最,醉。

小窗台听大千世界,

半书桌写万世人生。

可怜落叶情,

疑似百花生。

万里秋风起苍穹,

淡定,淡定。


人来人往总陌生,

笑来笑去是哭声。

好看灵魂一两个,

爱笑面具无数层。

煽情,煽情。

无欲闹人生。


怪蛤蟆成群结队,

小金鱼胡乱摆尾。

红纸片身下万条鬼,

人看人憔悴。

罪,最,醉。

攝影精選
雪夜独行 by Dragan...

雪夜独行


by Dragan Djuric


雪夜独行


by Dragan Djuric


白光
一个人下班 一个人面对挑战

一个人下班 一个人面对挑战

一个人下班 一个人面对挑战

阿晚姑娘
我是黑暗中的光明,我在光明中的...

我是黑暗中的光明,我在光明中的黑暗里

我是黑暗中的光明,我在光明中的黑暗里

落_曦

错罪

错罪

贪婪若为罪,一切皆可错。每个人都有些原始的本性,我们本就是自私的,对于一切的种种或许只是己身的不自知罢了。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只是过往的又有谁会记得那些遥不可及的曾经,清风吹拂,终归离去,一切在于本身,盛开迎风,过往云烟,心若自知,孤芳自赏。不用理会外物的种种,努力去做好自己,你的轨迹可能会收到别人的干扰,但是你的灵魂永远不可能,人生那么短,何必迎和他人,赶快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贪婪,我努力的去对每一个人好,会不会对于别人是可有可无!我努力去对每一个人付出真心,会不会有人认为我是另有所图!我以真诚对你,会不会收获一段友谊!我以满足对你,会不会收获一段感恩!我把我的心意敞开,你是...

错罪

贪婪若为罪,一切皆可错。每个人都有些原始的本性,我们本就是自私的,对于一切的种种或许只是己身的不自知罢了。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只是过往的又有谁会记得那些遥不可及的曾经,清风吹拂,终归离去,一切在于本身,盛开迎风,过往云烟,心若自知,孤芳自赏。不用理会外物的种种,努力去做好自己,你的轨迹可能会收到别人的干扰,但是你的灵魂永远不可能,人生那么短,何必迎和他人,赶快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贪婪,我努力的去对每一个人好,会不会对于别人是可有可无!我努力去对每一个人付出真心,会不会有人认为我是另有所图!我以真诚对你,会不会收获一段友谊!我以满足对你,会不会收获一段感恩!我把我的心意敞开,你是否当他是笑话!不知道我的心,对你有没有感触!不知道我的骨,会不会唤起你的怜悯!不知道我的血是什么味道,它还解渴吗!

若是有朝一日我灵魂消逝,肉身无依,你是否记得这具尸体曾经的灵魂!若是有朝一日我灵魂消逝,肉身腐朽,你是否会为我曾经的尸骨敛棺入椁!若是有朝一日我灵魂消逝,尸化白骨,你是否会记得我曾经的样子。

每个人心中都有光明和黑暗,或许很多人希望光明,向往美好。黑暗,如此漫长,如此孤独,如此无依,这本就是一种态度。我不知晓我的眼睛是否被光明灼伤,但是却更愿意独行在那黑暗之中,孤独无依。光影点点,我却没有一点心安,我只能向着无尽的黑暗前行,这是一种拒绝吗!黑暗中什么都不能见到,你的触手不知何时会出现,我该向哪里躲避!我想伸出手去抓住那点点碎光,希望你可以带着我,可是终究不敢!

泯灭众人,只为自保。我期望可以行走在黑暗中,这样便不会有人发现我的足迹,这样也没有人可以来伤害我。我不期望你可以用心的待我,我只求你别来伤害我,或许你不会,我终究不敢。我不知该如何对你与你,或许是如何对你你的性情。或许我的性情你令厌恶而怒火冲天,只是我终究不知该如何去逢迎你,或许之后的以后我只能成为你脚下的无名白骨。

贪婪或许不是罪,过犹不及,及至于我,终致错罪。

猫丁丁

从前旁边跟着走的,欢声笑语的同伴
都不等我了。

(音乐分享)

从前旁边跟着走的,欢声笑语的同伴
都不等我了。


(音乐分享)

流

我喜欢猫,但我不喜欢粘人的猫,我喜欢那种,那种始终独行,浪于野外的猫,好像一直在专注的做些什么,或匍匐在深处注视着猎物伺机狩猎,或独行在狩猎的路上,骨子里的笃定和自信。

我喜欢猫,但我不喜欢粘人的猫,我喜欢那种,那种始终独行,浪于野外的猫,好像一直在专注的做些什么,或匍匐在深处注视着猎物伺机狩猎,或独行在狩猎的路上,骨子里的笃定和自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