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狱都事变

20.1万浏览    1881参与
収集癖

后知后觉发现漫画还有一个续篇1.5,立即购入康康

p1斩岛这也太帅了……全员都好帅……

p2的隧道让我无端联动夜迴hhh

p3~p6都是哥,可惜没露正脸🤣

p7是只出现一个分镜的小毒虫,心疼

最后堪称超绝可爱的小Q版……

还有多达2p的肋灾,然而放不下了……总之大满足!


后知后觉发现漫画还有一个续篇1.5,立即购入康康

p1斩岛这也太帅了……全员都好帅……

p2的隧道让我无端联动夜迴hhh

p3~p6都是哥,可惜没露正脸🤣

p7是只出现一个分镜的小毒虫,心疼

最后堪称超绝可爱的小Q版……

还有多达2p的肋灾,然而放不下了……总之大满足!


SUM

出本 占tag致歉

p1kara1本包 就剩下这几本了打包出 除了右上以外都是中文本 左上n松太太abo50+左上霓虹太太本40+左下n松小料10+右下七宗罪砖头合志100=200出所有

p2狱都事变全员向 45

p3弹丸麦子太太全员本45

后几p是预览


出本 占tag致歉

p1kara1本包 就剩下这几本了打包出 除了右上以外都是中文本 左上n松太太abo50+左上霓虹太太本40+左下n松小料10+右下七宗罪砖头合志100=200出所有

p2狱都事变全员向 45

p3弹丸麦子太太全员本45

后几p是预览



仲月氿

翻官网看见p2!55555这套太可爱了  于是光速涂了(俺好菜)

翻官网看见p2!55555这套太可爱了  于是光速涂了(俺好菜)

Ancient wolf。

这几天一些关于木舌的小涂鸦。有参考素材。


有错别字我也不管了,反正我磕得很满足。...

这几天一些关于木舌的小涂鸦。有参考素材。


有错别字我也不管了,反正我磕得很满足。...

Ancient wolf。

关于组合。

整理了一下狱都比较常见的组合名。

不对再改,少了再添。

无攻受。只是组合。组合。组合。


【和洋组】斩岛+佐疫

【挖洞组】田啮+平腹

【送灯组】斩岛+田啮

【上司组】肋角+灾藤

【狱花组】佐疫+田啮

【眼球组】斩岛+木舌

【锻炼肌肉组】斩岛+谷裂

【一米八CULB组】谷裂+木舌


【长子组】肋角+灾藤+木舌

【天使组】抹本+木舌+佐疫

整理了一下狱都比较常见的组合名。

不对再改,少了再添。

无攻受。只是组合。组合。组合。


【和洋组】斩岛+佐疫

【挖洞组】田啮+平腹

【送灯组】斩岛+田啮

【上司组】肋角+灾藤

【狱花组】佐疫+田啮

【眼球组】斩岛+木舌

【锻炼肌肉组】斩岛+谷裂

【一米八CULB组】谷裂+木舌


【长子组】肋角+灾藤+木舌

【天使组】抹本+木舌+佐疫

吉物尾遥
先试试衣服,假发还没到

先试试衣服,假发还没到

先试试衣服,假发还没到

Ancient wolf。
......今日份的谷裂。 麻...

......今日份的谷裂。


麻了,他好难画。

......今日份的谷裂。


麻了,他好难画。

Ancient wolf。
临摹试一下,画不出佐疫那种腹黑...

临摹试一下,画不出佐疫那种腹黑乖学生的灵魂来...


我可能是个假狱卒、

临摹试一下,画不出佐疫那种腹黑乖学生的灵魂来...


我可能是个假狱卒、

Ancient wolf。
网课趁着课间瞎涂临摹。 是可爱...

网课趁着课间瞎涂临摹。


是可爱(又凶狠)的平腹君!。


【拿着快没水的笔芯苟活着勾完线。

网课趁着课间瞎涂临摹。


是可爱(又凶狠)的平腹君!。


【拿着快没水的笔芯苟活着勾完线。

Loulou

雜圖

P1~P2 第五人格

P3~P5 獄都事變

P6~P10 吾命騎士

雜圖

P1~P2 第五人格

P3~P5 獄都事變

P6~P10 吾命騎士

现场表演ooc空岛

不更文的原因以及同好声明

几百年不更文鸽子选手来了/
是这样,我真的最近没有掌握好喜助和冬月志郎的皮气,主要是害怕崩皮一系列的问题。
顺便,伦洸同好可扩我,伦雪同好也可/
目前在瓶颈期,在入狱都事变的坑里。
嗯,是这样。
顺手在策划自己oc体系/
我是空岛,也是卟,更是会鸽会无理的怗,这样。

几百年不更文鸽子选手来了/
是这样,我真的最近没有掌握好喜助和冬月志郎的皮气,主要是害怕崩皮一系列的问题。
顺便,伦洸同好可扩我,伦雪同好也可/
目前在瓶颈期,在入狱都事变的坑里。
嗯,是这样。
顺手在策划自己oc体系/
我是空岛,也是卟,更是会鸽会无理的怗,这样。

Joe No.53

漫画《狱都事变①》全部剧透+简单评价+其他脑补与分析【

注意这是“下”hhh,没看过漫画的朋友可以先看看“上”

前两张张图片为全书剩余剧透,慎点

第三张图是我的简单书评

第四张图是我写的个人脑补及分析。我很喜欢读推理小说,所以可能会雷到部分人,我在此深表歉意...总觉得自己后面写得不充分,所以修改了一下,完整版在链接

个人评价本书:★★★★☆


(上)(下)总字数:10058字

(制作不易,求勿喷...

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指正哦...


书评的完整修改版链接 自己写的

豆瓣那边关于狱都事变的评价非常少,我可以尽我所能来支援一下

https://www...

漫画《狱都事变①》全部剧透+简单评价+其他脑补与分析【

注意这是“下”hhh,没看过漫画的朋友可以先看看“上”

前两张张图片为全书剩余剧透,慎点

第三张图是我的简单书评

第四张图是我写的个人脑补及分析。我很喜欢读推理小说,所以可能会雷到部分人,我在此深表歉意...总觉得自己后面写得不充分,所以修改了一下,完整版在链接

个人评价本书:★★★★☆


(上)(下)总字数:10058字

(制作不易,求勿喷...

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指正哦...


书评的完整修改版链接 自己写的

豆瓣那边关于狱都事变的评价非常少,我可以尽我所能来支援一下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review/12413570

Joe No.53

漫画《狱都事变①》全部剧透+简单评价+其他脑补与分析【

〔书评的完整修改版链接,自己写的。豆瓣那边关于狱都事变的评价非常少,我可以尽我所能来支援一下。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review/12413570 

看过漫画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下”

前七张图片为全书部分剧透,慎点。最后两张图片为漫画实体书封面


嘶...忘记把人物关系图上传了,问题不大吧

更多见:(下)

(制作不易,求勿喷...

不过有什么问题,也欢迎指正...

漫画《狱都事变①》全部剧透+简单评价+其他脑补与分析【

〔书评的完整修改版链接,自己写的。豆瓣那边关于狱都事变的评价非常少,我可以尽我所能来支援一下。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review/12413570 

看过漫画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下”

前七张图片为全书部分剧透,慎点。最后两张图片为漫画实体书封面


嘶...忘记把人物关系图上传了,问题不大吧

更多见:(下)

(制作不易,求勿喷...

不过有什么问题,也欢迎指正...

不存在于此的栢凛洵

優しさで憂いの夢

*狱都事变paro,斩岛x佐疫

*一直很想描写两个人结伴去现世出差的情景

*私设如山,OOC请见谅


「林氲重重,但见所向。但见云影,不知所从。」


    外婆牵着晴子稚嫩的手,在高大威严的狐狸群像面前深深的低下头来,看起来如同一个影子在移动。晴子一只手被外婆拉着,另一只手臂为了保持平衡而张开,木屐在台阶上哒哒哒的响着,她幻想自己是一只遨游天空的鸟,和着木屐发出的响声笑个不停。
    她们走过深红的鸟居,游人们玩闹的笑声依稀可以听见,灯火通明的道路上也可以听见火焰攒动的嘶嘶声。...

*狱都事变paro,斩岛x佐疫

*一直很想描写两个人结伴去现世出差的情景

*私设如山,OOC请见谅

 

「林氲重重,但见所向。但见云影,不知所从。」

 

    外婆牵着晴子稚嫩的手,在高大威严的狐狸群像面前深深的低下头来,看起来如同一个影子在移动。晴子一只手被外婆拉着,另一只手臂为了保持平衡而张开,木屐在台阶上哒哒哒的响着,她幻想自己是一只遨游天空的鸟,和着木屐发出的响声笑个不停。
    她们走过深红的鸟居,游人们玩闹的笑声依稀可以听见,灯火通明的道路上也可以听见火焰攒动的嘶嘶声。
    “晴子,可不要和外婆走丢了哦。”外婆苍老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知道了。”晴子含糊的回答道,此时她深褐色的眼睛正直盯着路边的面具看。
    浅蓝色的浴衣随着走动的幅度轻轻摇摆,沿途留下薰衣草的香气,是先前在外面买到的薰衣草香囊。随身携带的布包里发出了玲玲朗朗的清脆响声,晴子这才想起来临行前装在玻璃罐子里的金平糖。她边走边用食指轻轻解开扣子,从里面取出一罐玲珑的金平糖,暖色系的糖果在月光的照耀下发散出淡色的光芒,越看越馋,便信手捏了一颗粉色的含在嘴里。
    稻荷神社的祭典上灯火流转,几个提纸灯笼的人垫着脚张望,灯笼里面的火苗忽闪忽闪的,看起来就要熄灭。这是人流最大的时刻,谁不知道踩了谁的脚后跟,连声道歉,正要被人流往前挤的时候,却不知道莫名其妙跟着谁就到了一家店铺面前,店主对于你买不买他的东西也不在意,只向你将好处说尽了。幸好晴子还没有和外婆走丢,嘴里金平糖的甜味也快要散光了。她抬起头,正想要发现什么新奇玩意,目光却自然的落在了两个青年身上。
    这两个青年身着大正风的墨绿军装,在一堆穿着浴衣的少男少女中极其显眼。一个眼睛深蓝,像海洋一般深邃。一个眼睛天蓝,像秋后的湖面一样平静。这两个人说着笑着,像亲友之间谈天一样自在,而旁边的人竟然一点也不为身边这两个衣着奇异的人惊讶,只是谈论着鲷鱼烧什么馅最好吃的话题。真奇怪,简直像是穿越到过去一样。晴子暗自嘀咕着。
    他们的奇装异服吸引了晴子的注意力,她顺着人流,悄悄听着两个人的对话。
    “斩岛,你觉得这个面具怎么样?”说着,眼睛天蓝的青年把一个般若的面具套在另一个青年的脸上。
    名为斩岛的青年像是呆住一般站了一会,才将面具从脸上拿下来,看了一眼面具上凶恶的面孔叹气:“还不是在扮自己吗?好像也没有其他人说的那么好玩。”
    眼睛天蓝的青年拿起一个酒吞童子的面具在脸上试了一下,又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平腹说的,你也不能全信啊。”
    他们继续跟着人流走到转角的地方,在想要追上去的时候就凭空消失了。真是奇怪的人啊。
    为了追上这两人,晴子在不知不觉中和外婆走散了,而这时她走到了祭典的外围,这里人烟稀少,连卖棉花糖的都找不到。从这里向远方望去,是黑蓝色的夜幕,静静环抱着山峰,从树枝上还能找到几颗明亮的星星。
    静谧的环境中,奇怪的声音也如此清晰,就像正在身边发生一样。醉酒的人的歌声,向黑暗中扭动的东西射去的子弹。孩子满足的笑声,刀锋划开什么而断裂。从树林的漆黑中一闪而过的两双蓝色眼睛,晴子没有看见。
    晴子想,如果不在祭典的时候玩,岂不是太无趣了吗?这样想着,她回到了如织的人群中,向路边的小摊买了一个鲜艳颜色的苹果糖。她突发奇想,走到空旷的地方,一只眼睛透过苹果糖打量着过往的人。从苹果糖的蜜色中,她又看到了一个眼睛深蓝和一个眼睛天蓝的少年。就像是那两个奇怪的人的小时候一样。晴子想。
    眼睛深蓝的孩子目视前方,黑色的头发只留着短短的鬓角,他鼠灰色的和服正好衬出了他不胖不瘦的体型。他像是不知道畏惧似的向前走着,眼睛里也闪着不变的光芒。从对面走来的是一个焦茶色头发的身形瘦弱的孩子,他天蓝的眼睛里藏着无数心事,但貌似没有倾诉的人,所以手上拿着一本封面印有洋文的书,大概是从什么西洋来的贵少爷吧。
    他们就这样擦肩而过了,眼睛深蓝的孩子依旧无所畏惧,眼睛天蓝的孩子依旧深怀心事。真是可惜呀。晴子不禁说了一句。
    「若不赶紧抓住的话,春天就要偷偷溜走啦……」
    飘飞的樱花裹挟着此时闲适的心情,飞向漫漫天际。晴子行至一个捞金鱼的摊子就停下了脚步,她想到之前父母给她捞的几条金鱼都死了,现在正巧可以再捞几条。用水色描写的月光静静洒在水面上,水中游动的金鱼打扰了这份安宁,只顾得挣扎一两下,便被人用网捞起,落入装了水的袋子里。
    晴子抓了近十条金鱼,她因此心情舒畅了好久。当她站起,正打算找外婆炫耀时,却蓦然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的踪迹了。摊位里的灯笼还亮着,吉备团子上淋的酱汁还发出晶莹的光泽。可人们就是消失了,这让她一瞬间感到窒息的恐慌。
    此时注连绳上挂着的铃铛鬼使神差的响起,它们被风吹动摇晃,互相碰撞,发出清亮但带一点混浊的杂音回响,金属色泽锈迹斑斑。巨大的声音回响在整个神社上方,晴子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响声持续回荡,风吹不止,像是有什么污秽之物阻挡了她的去路。她一下子瘫倒在地,想要逃走却发现脚跟也在跟着这如野兽的低吠颤抖。
    风中突然传来悠扬的喇叭声,摇动的注连绳不再发出快要断开的声音,铃铛声和风声也随之渐渐平息。晴子一只手撑住地,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她想都没想就抓住了那只手并站了起来。她实在是太害怕了。
    等她的视线慢慢往上移,才发现这只手的主人是她在祭典里遇到的眼睛天蓝的人。这时他正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一只手抵着下巴,另一只手揣在兜里:“是在祭典中走失的孩子吗?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
    那人注意到晴子正在盯着自己看,一双满是湖水的眼睛便温柔的笑了:“我是佐疫,不要害怕,是专门来管这里的事的。”
    “我……我叫晴子。”晴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嗯,晴子是和家人走丢了?那我帮你找到回去的路吧。不过在此之前,我和我朋友走丢了,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眼睛深蓝的人……”佐疫的话还没说完,山下的花火便不合时宜的窜上天空,炸开了一朵朵飞旋的白花。
    “斩岛……算了。”佐疫叹了口气,转头对晴子说:“难得烟花大会开始了,我们还是先看烟花吧。”晴子拉着他的衣袖,点点头。
    他们找了一处没有遮挡的地方,星空在此时看起来更为辽阔,可以看到对面的山头。在不断沉淀的黑色中一朵朵花火飞升,炸裂,凋落,完成了自己的舞蹈。两个人的脸上渐染上烟火色。
   “「此生只能一见绚烂于世的花火,足矣」”身边的佐疫轻声念道。
    “这是什么?”晴子眨眨眼睛。
   “我也忘了,大概是从什么书上看到的俳句吧。”佐疫不好意思的笑:“今天本来是打算和我朋友一起来看花火的,没想到最后是和你一起看的,不过也不错呢。”
    “你朋友是那个深蓝色眼睛的人吗?”晴子抬头问道。
    “是的,他叫斩岛,我们不仅是朋友还是同事。”
    两人聊着各自的话题,牵着手走向神社深处。佐疫回头看了一眼仍在盛开的花火,华美非常,他压低帽檐,轻声念着。
    “要是能在死之前,也能看一场这么美的花火就好了。”
    他们越往深处走,温度就更低,让晴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晴子不禁纳闷,明明是春天了,怎么还会这么冷呢?佐疫的手很冷,低于正常人的平均体温,一种异样的感觉随着体温凝固在晴子的脑子里。
    “你是不是很冷?抱歉,我的手肯定很冷吧。”佐疫明显感到晴子的冷颤,松开了她的手:“不然我把披风给你吧。”
    “不用了。”脑中奇怪的异样感让晴子果断拒绝。
    这段路看起来永远也没有尽头,这让晴子又一次感到奇怪,怎么回事?之前和外婆一起来的时候,不记得这条路有这么长啊。她的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了佐疫。
    突然,一个看不清形状的黑色不明物体挡在了他们的面前。正当晴子暗叫不好的时候,佐疫已经以非人的速度拔出腰间的手枪,几枚子弹穿过了黑色物体的身体,它痛苦的嚎叫起来,但这几枪只使它受了重创。那魑魅魍魉又狰狞着站了起来,猛的向这边扑来。佐疫不爽的“嘁”了一声,双手端正手枪准备受予它最后致命一击。
    划拉一声,一道寒光劈开了它的身体,完美的分成了两半。它全身都开始扭曲,最后怪叫一声,如黑色的烟雾一般顷刻间烟消云散。烟雾弥散,从黑色的碎片后面显现出一张面目冷漠的脸,和一双深蓝色的眼睛。
    金切的主人斩杀了鬼怪之后,利落的将刀收回到刀鞘中,空中只剩下深蓝色的荧光闪烁,比星光毫不逊色。
    “原来你在这里啊,佐疫。”
    “嗯,我就在这里。”佐疫微微含笑,天蓝色中洒满了全盛的月光。
    晴子从刚刚开始就感到头晕,撑到现在眼前的景物都已经开始混乱了。奇妙的是,那如恶鬼索魂一般的铃铛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声音更加猛烈,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就要接近了!
    她无力地倒在地上,整个世界都开始倒置,旋转。在高高的台阶上,黑色羽翼的大鸟张开庞大的翅膀,足以笼罩整个黑夜。它发出了刺耳的嚣张叫声。而斩岛和佐疫似乎不为所动。

    斩岛走到佐疫身边,神情还是和之前一样漠然:“看来变成糟糕的局面了。”
    “哈哈,不过这也没办法呢,公事公办吧。”
    佐疫先是笑笑,说到后面又换上了认真的表情。
    “你们……是什么人?”残留一丝意识的晴子忍不住问道。
    “我们是狱卒,和他们一样,不应当出现在这里。”佐疫回头一笑。
    他射出了战斗的第一枪。
    晴子只觉得头很沉,很痛,意识在慢慢流走,但她一点也抓不住,便只好遵从本能睡着了。
    ……
    她揉揉双眼,眼前出现灯火阑珊的场面,原来是回到了鸟居。“晴子,要回家了哦。”手中传来外婆令人安心的温度,外婆正对她温和的笑。
    晴子回想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可仅仅只剩下“斩岛”和“佐疫”这两个名字还有印象。她踮起脚来望向远方,斩岛和佐疫已经走到了人群的最边缘,灯火映照了两人青白的脸。
    “斩岛,下次也来这里看花火吧。”
    “下次是什么时候?”
    “由你决定啊。”
    “还是公事公办吧。”

 

PS:漫画里的各位真的都好帅气啊!!

 




寂寞的星空

獄都要出舞台劇啊!(゚∀゚;)

獄都要出舞台劇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