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狼弦

7326浏览    51参与
Eliviiia

【弦一郎/永真/狼】虎(3p乱炖)

*狼的第一人称 说是苇名三人组 其实就是3p情感线大乱炖啦XD准确来说是狼-永-弦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paro但努力试图写了点原作背景 有偏差的就请都当作私设 当然还有脑子里突然闪现过很多很多的文艺但黄色废料(你差不多够了

*看了《热带疾病》后冒出的一些武士与猛虎的想法


Summary:


武士都是孤独的,就像森林里的猛虎。你永远不会自然死亡。


寺院总是安静的,只在夏天......

*狼的第一人称 说是苇名三人组 其实就是3p情感线大乱炖啦XD准确来说是狼-永-弦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paro但努力试图写了点原作背景 有偏差的就请都当作私设 当然还有脑子里突然闪现过很多很多的文艺但黄色废料(你差不多够了

*看了《热带疾病》后冒出的一些武士与猛虎的想法

 

 

 

 

 

Summary:

 

武士都是孤独的,就像森林里的猛虎。你永远不会自然死亡。

 

 

 

 

 

寺院总是安静的,只在夏天时会有蝉鸣,坐在佛像前打坐时就可以感受到风吹过脸颊的凉意。苇名弦一郎跟我说,他是土生土长的苇名人,最熟悉这座高山之间每条可以穿行的小道,无论是运货的商人、匆匆去往目的地的路人或是沿途的野兽走出来的。我想,他在森林里呼吸声音总是沉着而稳定,无论走了多远,野狼朝他投来寂静的注视,猫头鹰也总是选择视若无睹。

 

据永真说,他曾经还能拿弓箭射下湖畔正要腾飞的野鸭,可在拿起武士刀后就很少那么做了,她曾经认识的他是一头行事暴躁又不懂得收敛的虎,现在他只会静静地将一切情绪都包裹在盔甲之下,在头饰的阴影之中那双眼睛里的波动也不再清晰,你再也不会看见他的狂躁和失控,但总有人会在战斗时领略到他的野心。

 

我跟这位医师并不算自幼熟识,但我们都很喜欢喝酒。她喝酒的时候会咯咯地轻声笑起来,脸颊红红的,虽然喝不了很多,但是只要听闻壶里装着“茶水”,就总会眼前一亮。喝到烂醉的时候,她盯着我看了半天,甚至上手摸了我的脸,确认很久,久到我以为她会就那么温驯地睡进我的怀里,但她只是说:我不记得你的名字了。

 

我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名字。我说,与此同时眼前闪过很多细碎的星光,我希望不是酒精让我头晕目眩以至于分不清白昼黑夜,所以我笑了起来:但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我记得你的脸,我记得你脸颊延展到发梢的白色印痕,我记得你眼睛里闪烁着的荧绿色的可怖光芒也记得你悄然离开祠堂时孤独又单薄的背影。她说,我记得有关你的一切,但我只是不记得你叫什么了。

 

她说完后就闭上了眼,也许是困得撑不住了才会就那样滑稽地睡着。我也随之安静下来,目光望向屋外,只见到鱼座高悬在天上,那往往象征着冬天的结束和春天的开始。对于忍者来说,往往是入夜后的听力会更加敏锐,或许是因为剥夺了视觉上的优势。我听见落叶被踩碎的声音,但我没有抬头张望,只是打量着永真。

 

几秒钟之后弦一郎出现在我面前。

 

“你们都喝醉了。”他没什么感情地评价道,而表情也依然冷峻。

 

“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试试。”我朝他露出微笑,“酒很烈,后劲十足,我会怀疑你能否承受得住。”

 

他摇摇头,“不必了。”

 

蜡烛点亮的灯火四下摇曳,飘忽不定。他走到台前,点燃了炉香,樱花的味道差点让我咳嗽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不太适应这种感觉,自从汲取了樱露的力量后,就有些东西冥冥之中发生了改变。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恶果,但万物一切总会迎来他最终的报应,就像弦一郎和他的巴之雷,就像永真斩鬼魂却无法杀人的剑气,就像龙胤写在我的身体上的印记。我们都要穷尽一生、付出一切才能挽回命运给我们降下的诅咒,而这往往只会沦为悲剧,却不会让我们成为可被称赞的英雄。

 

弦一郎在昏暗的灯火中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他茶褐色的眼睛闪烁着一种奇异而安宁的情绪,我从没在任何人类身上感受过这样的沉静,就好像不会再有什么搅动我们之间的空气,也没有事物会破坏这样的美好。然后他挪开了目光。

 

“你要花吗?我刚在寺院后面摘了一点。”

 

我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着永真黑色而柔顺的发丝,直到她轻哼出声,不乐意地抬起手轻轻拨开了我。

 

我说,“以礼相赠的话,我就收下。”

 

面前的男人不为所动,“万物都会标记着属于它们的价格。”

 

“那要看你如何为爱情报价了。”

 

我将永真轻手轻脚地放在一旁的软垫,她双眼微微睁开,有些费力地打量着刚从屋外进来的人,惊讶地说:“弦一郎大人……”

 

弦一郎轻声细语地让她噤声。在两人的注视下,他抬起手,慢条斯理地解开了盔甲上紧绑的长线与每一处搭扣,动作优雅而轻盈。我知道盔甲是他的另一层骨骼,为他抵御一切刀伤与突刺。然后他就那么站在我的面前,露出那大片烧伤的皮肤,从指尖延伸至肩膀,就连锁骨上也有淡淡的影子,有些黑色的伤痕下露出了粉嫩的肉。

 

他正在痊愈,却又在死亡之中,生命的轮回被困在了一个年轻气盛的男人的身体里,雷电将会永恒地灼烧着他,让他在火焰之中不断复活重生。

 

可惜那不是我的情况。在没有斩断不死之前,我不想死。

 

永真费劲地坐起身来,将手指搭在他身上。弦一郎半跪下来,只为了与她平视。他们盯着对方,最后是男人先闭上了眼。永真亲吻了他,他有些生涩地回应着,像是没有舔舐过牛奶的小犬一样,第一下总是怯生生的,似乎奶白色的液体会刺痛它的鼻尖呛到它的喉咙。

 

永真在松开他的时候,我也凑过去,起先只是为了演示如何才能算得上是正确的亲吻,但我怎么也没想明白这又成了双向掠夺。他学得很快,有点太迅速了,无论在什么方面他都是个天资聪颖的好学生。我们在亲吻时抢占彼此的空气,就好像那天我们在天守阁上打得热烈万分,刀光剑影乱闪以至于不可开交,任何试图介入我们的因素都成了在战场里被火药击中的飞鸟,我试图用舌尖翘开他的嘴,他却狠狠抵抗着我,用手拽住衣领几乎要让我也无法呼吸。

 



(后续见凹3)




什么时候吃上热饭

狼弦,没有龙胤和不死的世界,也没有希望,没

有爱

🌹草稿流,没考据过相关背景,很多都是瞎编的


——————————


年幼的主人害病去世,临终前,主人回想起故乡飘扬的樱花,长长叹息:“好想念啊……”

所以,失魂落魄的丧主之犬,或者按一贯的叫法,狼,带着主人的遗骨回到苇名埋葬


他们曾经赶在开战前离去,这时候再回,四处已是满目疮痍。城易了主,到处是巡逻的士兵,狼一身平民打扮混进来,没人看得出他的身份

狼打算把主人葬到原先巴和丈的遗冢边,那儿有一株樱花树,常年盛开不谢

然而这么一株树,不仅苇名的人知道,外来的人也知道,他们认为是苇名本地的神明守护因此常年盛放,早把它砍下,...

狼弦,没有龙胤和不死的世界,也没有希望,没

有爱

🌹草稿流,没考据过相关背景,很多都是瞎编的


——————————


年幼的主人害病去世,临终前,主人回想起故乡飘扬的樱花,长长叹息:“好想念啊……”

所以,失魂落魄的丧主之犬,或者按一贯的叫法,狼,带着主人的遗骨回到苇名埋葬


他们曾经赶在开战前离去,这时候再回,四处已是满目疮痍。城易了主,到处是巡逻的士兵,狼一身平民打扮混进来,没人看得出他的身份

狼打算把主人葬到原先巴和丈的遗冢边,那儿有一株樱花树,常年盛开不谢

然而这么一株树,不仅苇名的人知道,外来的人也知道,他们认为是苇名本地的神明守护因此常年盛放,早把它砍下,烧毁

据说,木头里散出的香气萦绕城池一个月不散


狼去看原先常樱的地方,只有光秃秃一块木桩,连坟冢也被毁了

这时候身后有人大吼一声:“什么人?!”

身后有四个人,他们气势汹汹:“你在这做什么?”

来人看见狼佩了刀,认定狼是前一阵乱贼的余孽——偶尔有念旧的苇名本地人来常樱面前哀悼,前一阵有人私下组织反抗,也是在这碰头

他们抽出刀。狼只好应战,杀死四人,抛进山沟

狼也负了伤,就近躲到一户平民家里


狼惹来了麻烦。这四人其中一个的来历并不简单,是内府的得力干将之一,平时有点雅兴喜欢琴棋书画,常樱烧毁,他不禁惋惜百年神树毁于一旦,偶尔来这边和巡逻士兵喝酒赏月。

这名干将和士兵失踪,引起了内府的警惕,巡逻控制一阵子收紧起来


狼的本意是暂且躲藏,可身上毕竟负伤,让人发现了。他苇名本地人的口音得以让这户人家接纳他,小巷子里,有人赞成,也有人害怕,觉得狼会引来灾祸

没过几天,这户人家犹犹豫豫找狼谈话,支吾着说了一半说不下去,狼:“……我明白。”

狼明白他一个负伤而且带了刀的人藏在这里会引起什么,走了,回去原先藏身的地方养伤

可是那户人家所在的地方却没那么幸运,有人告发那边街里有个受伤的陌生人,整条街都被毁了,人们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女人绑了绳子跪在街边,男人被扒光衣服,看谁身上有伤,接着是严刑拷打

有人遭不住鞭挞,说:“郊外那边好像有个和他差不多的人……”

问:“在哪?长什么样?!”

答:“不知道……不知道呀——呀!别打啦——是、是小的同河边的渔夫聊天知道的——呀啊——”

逼问:“你撒谎!你肯定知道他在哪里,同伙是谁!还不快招!”

惨叫:“大人发发慈悲吧,小的真不知道呀——啊!——我知道我知道!那一带的人都知道!别处来的生面孔,一个知道了,大家都知道了——”


狼后来去平田宅邸的旧址看了看——这里也被占领,易了主。所以把主人葬在一个樱树林里,期盼春季来临的樱花。

送走世上唯一牵挂的人,狼不知何去何从,这时内府的人抓着了他

回到苇名,狼恢复他从前在森林里修行的习惯——平时睡在树上,雨天在山洞躲避。大雨天,雨声遮盖了脚步声,内府的人把狼抓了个正着


起初狼和小偷流氓之类待在一块,没过几天转移了地方,之后被带出来,爬了极远极陡峭的山路,进到一间单独的牢房。这是关押重要犯人的地方,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通往这里。

现在的看守都相对松懈,一是该杀头的都杀了,二是尘埃已经落定,关在里面的犯人早已失去往日的威胁,似乎没什么需要警惕的。

关进山里,是内府上层的意思。前边说到那名内府的得力干将——就叫他甲吧,为了权位以及别的什么,甲的势力原先与另一位干将乙的势力暗暗较劲,甲意外亡故,乙得以顺利升迁,回忆甲的武艺与当时还有另外三人协助的情形,断定狼的身手不凡,得知狼是没了主人的忍者,或许哪天能派上用场,安排把甲的案子压到了一边

后来乙染上风寒,本来不是什么大病,却引起旧疾发作,竟然这么一命呜呼了,都以为是甲的亡魂作祟

监牢从此没什么人上心,连同里面半死不活的囚犯,都只剩一口气了。


狼到山中监牢关了几天,也可能过去几年,分不清时间,四周寂得如同世上只剩他一人。只有狱卒定时送来一点萝卜叶子煮成的水,要么是老鼠,趁人熟睡了,吃人


一天,隔壁传来轻轻叩击声。

狼:“……谁?”

嘶哑的声音,大概很久没说过话:“想出去吗?”

狼不说话。

“墙板松动了,摸摸看。”

拿手敲,确实有几块声音不太一样

“过来。”

狼:“看守……”

“没谁在乎。”

果真掰开墙板,钻了过去

一阵恶臭。这人的小腿烂了,蛆虫蠕动着,脸上也全是结痂的伤口,看不清五官。他似乎是重要的犯人,手上脚上,都牵着铁链

那人指向地上一块草垫,示意狼掀开。一看,一个洞。

那人:“还剩一点就能挖通了。”

那人指点——出去该怎么走,走了之后到哪里落脚,该找谁庇护。某某家宅邸里埋藏了多少财宝,内府的人若没来过,你尽管带着它们远走高飞。

然后:“若你进得去城内,打听打听医师英麻,或者医师道策是否还在。”

听到这,狼:“你是……?”

那人:“……苇名弦一郎。”


狼见过弦,也仅仅是见过。弦和九郎有时来往,多少了解狼

苇名城破,弦守到最后一刻,然后被捉,押进大牢

本来打算斩了弦震慑剩余众人,后来商议认为关键人物苇名一心已死,苇名人刚烈,弦死反而可能让剩下的人鱼死网破,白白耗费更多兵力,不如先留,以后从长计议


如此这般进到牢里

监狱大多一个样的枯燥,被看守的是囚犯,看守的人也像囚犯,无所事事,经常折腾囚犯们作为娱乐

所以也有人拿弦取乐。关了弦那么一阵子以后,有人呼喊来一帮人围观,七手八脚捉住弦,给弦画上女人的妆

弦深感耻辱。可是那时候双手双腿都锁死不得动弹,就把脸直直撞向地面,在地上磨

都笑:“怕是丢了城搞得,傻了吧!”

……却见他缓缓抬起来脸庞,鲜血滴答滴答的,露出一双眼

瞧着那眼神,一众经历过数次战争的士兵居然脊背发寒,战战兢兢,直到回过神,转头拼了命的跑

从此都说苇名弦一郎身上藏了鬼。

不敢斩,更不敢留,从一个监牢辗转到另一个监牢,惹得上边不耐烦了,才草草丢进深山


狼现在的隔间是前段时间新建的,曾经的牢房早已四处破洞,弦很容易找到破开墙壁的办法

撬开脚下地面,挖出去一段距离,土通过墙上破口一点点洒出去,后来脚伤恶化动不了了,只能罢休

狼说起两位医师的去向:“道策藏进金刚山,英麻……或许也走了。”

弦:“这么说,你们出城之前她还留在这?”

狼:“她说陪一会佛雕师。”

弦:“……那么,我只要你带我出去。”

答应了


一周暴雨。

看守的屋顶漏了个洞,水打湿了所有东西,放晴之后,他们叫出狼,戴了手铐脚铐,把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晒

狼做这些事,他们拿着武器拉扯家常,从谁的老丈人脾气差,论到某处伙食不错云云。狼一字不漏听进去,推测出来一件事——半山腰有个村,几个狱卒偶尔结伴去村里喝酒寻乐,只剩一个大家都不怎么待见,也是最不管事的家伙看守

原先关在寻常的牢房里那阵子,有常客吹牛说和牢头关系打点好能怎样怎样,还和看守勾肩搭背,出去快活。没有可孝敬的钱财,所以狼干活卖力些,晒完受潮的东西,收拾房间打扫卫生。人们晒着太阳瞧他,并不插手,直到接近了某扇门,他们出声:“行了,歇着去吧。”

由此猜测,这是放重要物品的地方,或许是钥匙。几人并没有随身携带牢房钥匙,平时散散漫漫的,或许也不注意检查

收拾完,狼请求让他处理隔壁那人的腿。他们答应了,挺高兴。都受不了这气味。

拿来小刀、蜡烛和纱布,额外要来一点酒和一块厚实些的布,厚布揉成了团,让弦咬着。这是常年作战的人通常了解的知识——挑开皮肉,剜出病根之前,必须含点什么,以防受不了的嚼断舌头

狼把东西带进去,弦抬眼看了看,不动。

划下刀子的手掌变得微微发烫,脓血一股股流出,打湿了一片地面,他也没有任何反应,像个死人。


地道挖通了,狼有时出去探路,算准时间回,偶尔带一些像样的食物

弦问狼要来一把小刀,深山里找不到什么武器,之前的东西也都还回去了,后来带来的小刀刃口破破烂烂,弦说可以。

狼:“做什么?”

没回话,以为没听清

缓缓的,弦:“死。”


过去些日子,腿不再发出恶臭,弦说话明显变多了,偶尔与狼聊天,说几句,回几句。

一次提起九郎,看见那神情,大约猜到了几分,不再多问

所以问重回苇名的见闻。说到收留狼的那户人家,还有之后的遭遇,他再度无言

弦由此回忆往事:“那条街恐怕都完了吧……我小时候,也见过那样的情形。”

弦:“有天夜里,受伤的武士躲了进来,追兵跟在后面挨家挨户的搜……里面有人看上了邻居家里的次女,扯着她头发拽进房间……”

那天夜里,女孩的惨叫连藏在村子另一头的弦一郎也听得见

弦:“我听见她的叫声,和他们家的兄长一起冲了出去……”

弦摸了摸额头,那里原先有一道疤:“……我们没能救下任何人。”

一时安静,各自想着什么

弦:“……后来,遇见了爷爷。”

弦看了看狼:“我那时候还看见你父亲。他不算和善,但也不是什么穷凶恶极之人,谁想到他后来会是那种下场……”

狼:“……什么?”

弦:“……我以为你知道。”

这回是弦闭口不言。

狼追问:“父亲他……”

弦:“他……把内府的探子带进来了。”

沉默

弦:“内府戒心极重……倒戈的,除了少部分人,都一个个遇到意外或者被明面处理了……”

一片寂静

弦:“至少枭也是经历过护国战的人……当时内府损失了十来员精锐,才勉强拿下他。”

狼闭上眼


那天狼没出去,也没回他隔间。弦半夜醒来,感觉有人:“……狼?”

又问:“你还在这吗?”

狼接近弦,见他浑身冷汗,不说话

打着颤的胳膊找到狼,把他拢向那边

狼没有阻拦弦之后的行为。掌心从肩膀转到锁骨,再到衣领,胸口,腹部,腰带

他们躺在地上时,弦手上长长的指甲嵌进狼的背,最后一切滑向失控,弦死咬狼的肩头,就像身体吃紧狼那样

狼始终沉默着,不发一语。


后来狼望着弦脖子和手腕上的旧伤,思索些什么

弦估计他想知道缘由,说:“这些是以前关在城里那会,铐着木枷上街留下的。”

狼:“……之后怎么到这里?”

弦:“谁知道。说不定以为起义的主意都来于我……以前就有过这样的事,以我的名义号召大家,放火毁城。”

说完自嘲:“宁可毁了自身也不愿意求饶,苇名的人都这副德行。”


连着叫狼出去好几天,修葺屋顶。起初有人不放心,盯着他使唤,后来都各做各的

一天夜里弦睡着了,听见远处依稀有骂声

“……进去……你给我进去……”

铁链拖拽的声音

“……你刚刚上哪去了,仓库的门怎么开着?”

“……不知道。”

声音接近了。浓重的酒精气味

“胡说!里面只有钥匙丢了,肯定是你拿的!”

“不知道。”

噼里啪啦开锁的声音,拿备用钥匙解了锁,门哐当一声撞开,醉鬼们把狼扔了进来,拽着狼又打又踢

打着,想起人生路上或大或小到处受的窝囊气,林林总总加在一起,越发的不快活,用手抡嫌不够,上脚踹

弦透过虚掩的墙板看,那忍者披头散发,蜷缩在地上,常使刀的手折断了,膝盖给什么东西扎得全是窟窿,咳嗽着,肩膀塌陷下去一块,仍然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都成这样了,是真不知道吧!

搜过身,撒过气,胳膊也挥累了

做鸟兽散了。


弦看着那忍者缓缓的,蹒跚的爬到墙边,接着,给了胃部一拳

……

他连连咳血,反胃,“当啷”,一把钥匙掉在地上

弦:“你……为什么……”

“……拿……着”

弦:“……你明明可以走……”

“九郎大人他……很在乎你……”


第二天,人们去看监牢里的囚犯。踢了一脚,没反应,拿脚翻一个面,不出所料的:“哎,我说吧,你下手这么重干嘛——叫人上来拖走吧!”

转去看隔壁,一声惊呼


通常深山里没什么士兵,最近忽然出来许多人巡逻把关,问起,说找一个失踪的囚犯,再问:“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呀?”

却把聚集一起看热闹聊闲天的赶走。

后来在朝向主城,能看见整片苇名的山上找到尸身

翻过几个山头,再往前走些,能看见一条长长的血迹,跟着上山,便找到了血迹的主人。想必是腿脚的气力已尽,再无他法,就匍匐着一路往上爬,直至皮肉全部溃破

见到苇名的全貌,才了无遗憾,用一把钝刀剖腹

无人为他介错,情形相当惨烈。


内府把头颅挂在城门,宣称:苇名弦一郎已弃城逃跑

只要看一眼那脸上的神情,就不会信。

霎时,为保全性命躲入白蛇之谷的、期盼讲和暂时罢休的、担忧少城主自愿投降的,诸如此类众多都将此视作最后的号召,背水一战

尸体重重叠叠堆成山,河水宛如血。

久久盘旋于上空的乌鸦秃鹫纷纷飞下,争相啄食。




是个萝卜

【狼弦】永真的回忆录(上)

*狼弦cp,请注意避雷

*原作背景,想到的几个狼弦以及永真小时候的故事拼凑起来的无序的故事

*有时间线不合理的地方请不要在意

*祝食用愉快


永真不知道弦一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狼的。


她早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苇名弦一郎,她相信狼也早就发现了,这家伙只是不爱说话,其实什么都清楚。

“弦一郎阁下也在呢。”永真压低声音对狼说到。此刻苇名的大人物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尔弦一郎便站在苇名一心大人的那边紧紧盯着对面的狼和自己。

狼总是一脸面无表情,好像身边的事都与他无关。

永真不知道狼是否也同样不喜欢弦一郎,但若换她是狼,她一定觉得弦一郎是一个难缠的公子哥。今天下午...

*狼弦cp,请注意避雷

*原作背景,想到的几个狼弦以及永真小时候的故事拼凑起来的无序的故事

*有时间线不合理的地方请不要在意

*祝食用愉快



永真不知道弦一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狼的。

 

她早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苇名弦一郎,她相信狼也早就发现了,这家伙只是不爱说话,其实什么都清楚。

“弦一郎阁下也在呢。”永真压低声音对狼说到。此刻苇名的大人物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尔弦一郎便站在苇名一心大人的那边紧紧盯着对面的狼和自己。

狼总是一脸面无表情,好像身边的事都与他无关。

永真不知道狼是否也同样不喜欢弦一郎,但若换她是狼,她一定觉得弦一郎是一个难缠的公子哥。今天下午给狼包扎伤口时,她还目睹了弦一郎提着他的儿童版小太刀质问狼为何蝴蝶夫人不愿意教他,而愿意教狼幻术的场景,他看上去很是气愤,还喘着粗气,一脸不甘心的样子。而狼依然是面不改色,倒是让这位小公子十分尴尬。

 

几位大人们已经喝了大半,侍女这才将最后一壶酒端了上来。永真一闻便知道那浓厚的酒香,便知道是龙泉,她天生就对酒的味道十分敏感,也难怪一心大人要在今日设宴。

“诸位,我们今日换个玩法如何?”一心站起身将酒杯摆在桌子中央,他上去很高大,挡住了一半的蜡烛光,“几位今日都带了自己的爱徒过来,不如让孩子们代替我们争这酒如何?”他拍了拍身边的弦一郎,哈哈笑了起来。

蝴蝶夫人第一个跳了起来,她的身形十分优雅,性格却豪放的和男子似的,这会儿喝了酒更是口无遮拦。她叫嚣道一心心眼多,狼是她和枭共同的徒弟,要是狼抢到了,这酒该怎么分?

枭连忙摆手,谦虚得表示拒绝。永真知道他是害怕和上次一样,喝一壶便倒地不起,在一心的屋内睡了一宿才清醒。蝴蝶夫人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颇有自信地轻轻甩了甩她的头发,招呼着狼到她身边去,指点起抢酒的诀窍。

道玄和猿也不再把玩忍义手,只猿并不说话,倒是道玄对着永真心领神会地一笑,似是早有对策。

一心身边的弦一郎自然是信心满满,他本就身份尊贵,又是苇名城的少城主,自小得一心亲传,还有十字枪鬼刑部这样的师父,外人无论怎么看都是势在必得。

 

只听得一心一声令下,弦一郎率先冲上前去便要去硬抢那瓶酒,从对面飞过一只酒杯就要砸中他的额头,他抬头一看果然是狼,向左一闪躲了过去。听得一声响指,弦一郎见对面飞过来更多的酒杯,只是他们只是呈现出白色的雾状一看便知道是幻想,他哼了一声,心里暗骂这个忍者只会这些花里胡哨下三滥的把戏,一点没有武士的尊严,抽出儿童版的小太刀将那些不成形的幻影切开,那动作之快惊得一心也向后挪了挪,若是弦一郎再长高一点,那把刀再长一点,此刻一心大概就是剩半个脑袋了。

狼这边也是鸡飞狗跳,蝴蝶夫人大声训斥着狼的幻术不精,错失良机,枭虽然不参与其中,却也和蝶夫人一起七嘴八舌地给狼出主意,一点也不想让弦一郎和一心的阵营占上风。狼还在无休止地释放他那不精湛的幻术,之间他快速抄起桌上的另一只酒杯,“咻”的便朝着弦一郎扔了过去,弦一郎来不及应付如此数量的幻影,反倒是没有注意到迎面飞来的酒杯,酒杯里的水撒了出来溅到了他的眼睛里,“啪”的一声酒杯也砸中了他的胸口。

“可恶!”恼羞成怒的弦一郎冲上去便想和狼干架,狼也不甘示弱抽出随身的小打刀,两个人都踩上了桌子就要一战。说时迟那时快,永真快步上前扣住了狼和弦一郎的手腕,一招擒拿向后一用力,两个人重心不稳都向后倒去摔下了桌子, 而永真已不费吹灰之力拿到了酒瓶交给了道玄,背后只传来蝴蝶夫人的惨叫。

一心在一旁哈哈大笑,毫不在意自己的孙子惨败的事实。永真怀疑他就是耍小孩子性子想耍耍蝴蝶夫人罢了。弦一郎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原本是信心满满的参加,最后不但中了狼的一个酒杯,还被区区一个女孩子撂倒在地。永真感觉他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整个脸涨得通红却还是假装镇定得将刀收会鞘中,狠狠盯着狼。狼自然是逃不了蝴蝶夫人的数落,枭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父子俩一起听着蝴蝶夫人喋喋不休,说着明明就不是学幻术的料,却还要她这样费心去教,当真让人生气。此时只有道玄心满意足地抱着酒瓶,给自己和只猿满上,又奖励了永真一小杯。

“笨蛋。”永真在心里默默嘲笑着两个男孩子,享受着杯子里的美酒。

 

——

永真总还记得小时候,弦一郎阁下和狼说不上要好,却也是常常能在一起玩的朋友,至少永真经常能在苇名训练场上看到他俩一起训练,虽然练的不同,一心大人也不允许弦一郎过多过问狼的训练内容。对于狼那样不爱说话又孤僻的人来说,应该能称得上是朋友吧。

永真刚认识狼的时候还怀疑他是不是哑巴,无论怎么和他搭话,他愣是不给任何回应,只有在吃枭给的牡丹饼时才会发出吞咽的声音,像个小野兽。那段时间他总和他的义夫住在苇名城外的小屋里,虽然迷雾森林也有他们的小屋,永真也去瞧过,看上去也不是很简陋,但在一心的盛情邀请下枭也不便推辞,更何况还每天有吃有喝的,何必再跑去森林里吃苦。狼便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弦一郎阁下,训练场的一边是大名鼎鼎的苇名一心的孙子正拉开弓弦,瞄准着远处的靶心,威风凌凌的,一边是早就被编入苇名分家平田家的家臣,平日里就遭人瞧不起,躲在角落里练习手里剑的枭之子狼。

那天永真也在训练场练剑,远处正瞧见几个平田家的小孩儿嬉戏打闹,看见狼在一旁独自练习便凑了上去。永真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她很清楚小孩子并不都像想象中那么善良的,他们都清楚狼的身份。他们嬉笑着,捡起地上的石头往狼的身上砸去,嘴里喊着“臭忍者”,“大便忍者”的嘲笑他。狼向来是不理睬的,仍是拿着手里剑训练。带头的那个年纪最大,永真记得他也是苇名家哪个家主的孩子,他随手捡了个粗树枝率先冲了上去往狼的脚踝用力打去,但狼哪里又是好欺负的,他向后一跳便躲了过去。带头的那个吃了瘪更来劲儿了,招呼着后面的小孩一起上,有的拿着树枝,有的举着石头,只可惜此时狼的儿童打刀并不在身边。永真在一旁瞧着,她倒是知道他的刀放在什么地方,但她还想多看看戏。

“喂!你们在做什么?”从远处传来另一个孩子的声音,盛气凌然的。永真回头一看果然是弦一郎阁下。

可惜其他孩子们并没有听见,他们还在齐心协力想将狼撂倒在地。只见弦一郎冲过去,一计飞踢撞在带头的脑门上。带头的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也不管对面的是谁,丢掉了手里的树枝便朝着弦一郎扑去,将他推倒在地扭打起来。弦一郎阁下也是一声吼,脱下背后的弓箭和腰间的刀和对方厮打起来。另一边狼也是赤手空拳对付着众人,奈何对面人实在是太多,不知是被谁用力推了一下,他的身子向后一倒,脑袋撞在了练习用的木桩上,顿时眼冒金星,被从过来的其他孩子淹没。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所有人都精疲力尽了,两方的人才各自收手,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这时带头的才看清方才和自己扭打的是苇名一心的孙子,孩子的逆反心理使他更加不服气,撂下一句:“别以为你爷爷是苇名一心就了不起!”气呼呼地带领着其他孩子离开。

永真这才从拍了拍衣服,从角落里走出来。只看见弦一郎大字躺在地上,原本精致的衣装到处布满了灰尘和泥脚印。而一旁的狼,本就满是补丁的衣服又在群殴中被拉扯坏了,像是刚在泥灰里滚了一圈。永真先伸手去拉弦一郎阁下,可他并没有理会,一骨碌自己便爬了起来。永真又想转去拉狼,却见狼也翻身艰难地爬了起来,一边还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永真两面都吃了闭门羹,后悔出来帮他们善后,不开心地嘟了嘴便要离开。两个男孩子也并没有理会她,永真一边走,一边偷偷地朝后看,弦一郎慢慢走了过去,靠近狼凑在一起说着什么,狼还翻开衣服领口,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离得太远永真已经看不清了,强忍着好奇往回走。不过当天晚上她就发现弦一郎阁下的桌子上多了半个包好的牡丹饼,包装的纸上还落了些泥灰。

 

现在再回忆起来,大概是因为弦一郎被蝴蝶夫人拒绝教授幻术,丢了面子吧。即便狼不是学幻术的人才,即便蝴蝶夫人整日无所事事在迷雾森林里乱逛,也拒绝教授苇名一心的孙子幻术这件事,让弦一郎阁下丢脸了吧。作为苇名城的小城主,他从来没有被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过。再那之后,他便不再去训练场上找狼,而狼呢,本身也不会是主动开口的人,哪怕心里有疑惑也都是憋在肚子里等他烂掉,一切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

永真还记得九郎刚刚被接去平田家,还是一个只会牙牙学语的小孩儿。没人知道他真实的身世,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坐上御子的位置。永真听道玄转述过狼遇见九郎的场景,九郎只看了狼一眼便皱起脸哭了起来,大概是因为狼总是皱着眉头一脸凶像,不怪小孩子害怕。自从和狼的关系恶化,弦一郎对狼便十分苛刻,还拿这件事数落过狼。偌大的苇名城天守阁,作为苇名分支家族平田家的家臣,狼恭恭敬敬地跪坐着听从弦一郎的数落,隔着纸糊的门窗,外头的武士们都听得一清二楚,当然也包括小时候那个和弦一郎打架带头的小孩儿,永真也不例外。那时弦一郎跟着巴学习剑法有段时间了,一心也将大半苇名城的事物教与他学习,活脱脱一个城主的模样,十分风光。永真有时候很佩服狼的忍耐力,但那是她第一次看到狼露出难过的神色,大概是因为被小主人所讨厌的缘故。他们三个的年纪差不多,狼确实是看上去最苍老的那个,原因大抵在于他总是皱着眉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也正是这个样子才吓到了小主人九郎。有时候永真当真也是恨极了,询问他任何身上的病痛和伤口时他都不搭话,也不喊疼,着实让她这个医师十分苦恼,医患之间的沟通可是很重要的一环。好在不知是狼的身体强健,还是永真的医术还算精湛,狼总是能在短时间内好起来,永真甚至邪恶地想过要不要拿狼来做人体实验,就像自己的师叔道策一样,反正他什么都不会说,偶尔和弦一郎阁下提起这点,却是被好一顿教育,说狼虽然身份低贱却也是平田的家臣,平田家需要他的力量,苇名家也是。永真却是听出了其中的蹊跷,即便弦一郎并没有明确承认狼的好武功。


她只得在心里偷偷笑。她还以为弦一郎真的因为蝴蝶夫人的事情十分讨厌狼。


TBC

想让吉良帮我穿袜子
搞,搞他娘的 放课后的社团pa...

搞,搞他娘的

放课后的社团pa(?)

搞,搞他娘的

放课后的社团pa(?)

想让吉良帮我穿袜子
childhood frien...

childhood friends paro

贴贴


childhood friends paro

贴贴


想让吉良帮我穿袜子
应该跟上一张一起传的!paro...

应该跟上一张一起传的!paro,可能因为最近在云如龙0!

请允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应该跟上一张一起传的!paro,可能因为最近在云如龙0!

请允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想让吉良帮我穿袜子
呜呜呜我已经没有耐心了,放弃!

呜呜呜我已经没有耐心了,放弃!

呜呜呜我已经没有耐心了,放弃!

想让吉良帮我穿袜子
我去香dmc了!尼禄可太香了,...

我去香dmc了!尼禄可太香了,但是我好菜,dalao们怎么打pts啊555

我去香dmc了!尼禄可太香了,但是我好菜,dalao们怎么打pts啊55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