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狼淘

5682浏览    58参与
Alian
clay mann画的狼淘真好...

clay mann画的狼淘真好磕


age of x

clay mann画的狼淘真好磕


age of x

RenaissanceEC

p1教授帮助罗刹消灭其他人格

p2狼淘公主抱!

p3队查和狼淘都嗑到了ww

p4狼叔温暖发言😭

p1教授帮助罗刹消灭其他人格

p2狼淘公主抱!

p3队查和狼淘都嗑到了ww

p4狼叔温暖发言😭

RenaissanceEC

p1罗刹这技能用的……😂

p2p3狼叔劝解Rogue

p1罗刹这技能用的……😂

p2p3狼叔劝解Rogue

RenaissanceEC

p1狼叔和小淘气去买东西被追杀,路上狼叔心疼摩托车,结果一个不留神被树枝扫下去

p2狼叔:害怕

p3飞狼在天!(又一次

p1狼叔和小淘气去买东西被追杀,路上狼叔心疼摩托车,结果一个不留神被树枝扫下去

p2狼叔:害怕

p3飞狼在天!(又一次

亚里亚斯
【搬运】作者tumblr@lo...

【搬运】作者tumblr@lomirs13

"Get out."

"No."

*Inspired by Anna's interview last month. She talked about how she took cigar out of Hugh's mouth, and I found myself desperate ...

【搬运】作者tumblr@lomirs13

"Get out."

"No."

*Inspired by Anna's interview last month. She talked about how she took cigar out of Hugh's mouth, and I found myself desperate to see this scene!

_烧灯续昼
回归亲友:我记得你不是推淘来着...

回归亲友:我记得你不是推淘来着,怎么这几个月都没做饭啊

我:啊,啊(爬墙人哽住

回归亲友:我记得你不是推淘来着,怎么这几个月都没做饭啊

我:啊,啊(爬墙人哽住

囚笼。

【淘逗】寻觅

哥哥的东西都被偷走了。

还偏偏是在休假这天。

逗逗冷静地把中转站翻了个朝天——自然是什么都没找到。落寞地回到哥哥的房间,一腔痛苦无处发泄时却看到桌子最显眼的地方放了张纸条。逗逗眨了眨眼睛有些怀疑:刚才可没看到这个。这个时候中转站也没什么人……罢了,或许是刚才太难受看走眼了。

打开纸条,很熟悉的字迹,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你哥的东西被我拿走了……”

刚看一句,逗逗就被激得血压“蹭蹭”上涨。这个家伙……忍住太阳穴的狂跳,他继续往下读。

“看你找得这么着急,我就大发慈悲地还给你……”

他刚才居然一直在偷看!太恶劣了!

照着纸条中的提示,逗逗来到了一条河边,早有人在岸边等着他。就是...

哥哥的东西都被偷走了。

还偏偏是在休假这天。

逗逗冷静地把中转站翻了个朝天——自然是什么都没找到。落寞地回到哥哥的房间,一腔痛苦无处发泄时却看到桌子最显眼的地方放了张纸条。逗逗眨了眨眼睛有些怀疑:刚才可没看到这个。这个时候中转站也没什么人……罢了,或许是刚才太难受看走眼了。

打开纸条,很熟悉的字迹,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你哥的东西被我拿走了……”

刚看一句,逗逗就被激得血压“蹭蹭”上涨。这个家伙……忍住太阳穴的狂跳,他继续往下读。

“看你找得这么着急,我就大发慈悲地还给你……”

他刚才居然一直在偷看!太恶劣了!

照着纸条中的提示,逗逗来到了一条河边,早有人在岸边等着他。就是他拿了哥哥的东西?逗逗冲过去想揪着他衣领问个究竟,却抓了个空——这不过是个投影。

“嚯嚯,这么快就来了!你挺重视这些垃……哦不,宝贝嘛。”

那人像是在嘲笑逗逗,逗逗则是瞪了他一眼,拳头攥得死紧。

“把我哥的东西还我。”

“别着急嘛,咱们来玩几局游戏?那些东西就当奖品好了~”

“那还不快开……”

“这么着急干什么?嗯嗯我现在累了,明天见~”投影消失,只留下逗逗一人在河边。

这个家伙……逗逗愤愤地把脚边的石头踢进河里。

石头落入河水静静沉下,只惹得河水泛了微波。似乎在暗示些什么。


第二天正在忙着处理中转站事务的逗逗被急匆匆唤到河边,第一局游戏开始。

装着哥日记的箱子被丢进河里,逗逗急忙跳进去追。但这箱子仿佛在戏弄他,他快时它也快,他慢时它也慢,始终保持着跟他不近不远的距离。有时突然的一个急转弯,逗逗来不及反应只能与它擦肩而过……

此时罪魁祸首正站在岸边,看得是津津有味。当他注意到逗逗几乎已经快游不动时,笑嘻嘻地问:“要不要休息会儿?”见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游,他耸了耸肩打了个响指。

箱子瞬间解体,日记全部落入水中。

“不……!”早已疲惫不堪的逗逗奋力游去抢救回记,却只捞到了残片…

“我这不是怕你累死让你歇会嘛,干嘛这么看我”看着用杀人一样目光盯着自己的逗远,挑挑眉消失,只留下浑身湿透的逗逗颤抖地看手里的残片,眼泪无声流下滴落在纸张上,模糊的字迹又糊了几分……


第二局游戏在悬崖边。

“蹦极,怕吗?”

设局人仗着自己是投影没有摔死的风险,浮在半空抱胸面藏戏谑。

“不过也别怕,有绳子吊着呢。”

“只是跳一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吧?”

绑好护绳的逗逗冷眼瞅着人,却猛然发现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并急速下坠——是哥哥的时钟!急忙跳下崖去想抓住它。

近了,近了,就快碰到了……

就在指尖触碰到时钟时,却感觉到腰间一般巨大的拉力——绳子到头了——身体迅速上升,眼见时钟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摔落在地,碎片散了一地。

“不——!”

明明只差一点了,要是再努力一点……

再次下降时逗逗迅速解开腰间绳索,当然结果是重重摔在地上,碎片刺入手掌,滴落的血液又染红碎片。哽咽着将碎片收集起来,全不顾手掌再被次划伤。此时身体上的痛根本不重要了……


第三局,第四局,第五局……

一次次看着哥哥的东西在自己面前损坏,却没有时间给他伤心——中转站的工作太多太多,他只能在急匆匆收拾完后赶回去工作……

丧失珍宝的痛苦和繁重的工作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算一算东西也没剩多少了,至少,拿到一个吧……?


很快第六局游戏开始。

这次意外地很简单,只要求的考评分合格。

总算可以拿到一个了……逗逗舒了一口气,自己每天都有打卡,任务也有好好清光,就算时空宝石再乱来他也应该能合格,吧?

“不合格。”

怎么可能!逗逗冲到时空宝石那儿理论却被指出他缺了五天的班。那五天…逗逗怔住了,随即扑到系统处去查询——那五天的记录被删了!打卡记录、监控什么的都没了…

不管他如何解释,时空宝石都不相信。谁能证明他没有缺班?

被剪去哥哥脸的照片散落一地,跪坐在地慢慢收拾,手却抖得什么都拿不起……


“还有最后一个,要试吗?”

当然要试!至少,至少要拿到一个啊……

但……我记得上次的照片已经过最后的……

“最后一个,是我送你的一句话。”

逗逗抬眸,瞳孔震颤地看着眼前的人变幻身形——

“哥哥!”

再也压抑不住眼眶中盘恒的眼泪,冲过去紧紧抱住了对方。这一次,不是投影。

为什么明明活着却不回来见我,为什么要亲手毁去我的希望,为什么……

眼泪浸湿了淘淘的肩头的布料,多少话堵在喉咙却只能发出呜咽声。

你回来就好……


“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吧逗逗。”

“愿意跟我一起创造新的历史吗?”



p文中出现的淘淘是狼淘。狼淘就屑:-O

音波吾爱
逆转未来。【狼淘|Logan/...

逆转未来。【狼淘|Logan/Rogue】被 @亭亭少女_L 虐出来的: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dofp是BE,只剩下一个人的记忆太虐了…… 对于rogan而言,如果没有曾经的搭车,没有万磁王的机器,没有他拼死救她,Logan根本不知道他们之间会是什么关系。她那样的女孩会和他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关系。他希望她拥有最好的,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去影响她的生活,所以在他试图阻止她与那个冰块小子约会,而她嘲笑他“保护欲太强“时,Logan内心的一部分其实是松了口气的。而另一部分,他对自己苦笑,再一次的,他又愚蠢地把自己置于了她保护人的位置。他不知道在这个世界...

逆转未来。【狼淘|Logan/Rogue】被 @亭亭少女_L 虐出来的: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dofp是BE,只剩下一个人的记忆太虐了…… 对于rogan而言,如果没有曾经的搭车,没有万磁王的机器,没有他拼死救她,Logan根本不知道他们之间会是什么关系。她那样的女孩会和他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关系。他希望她拥有最好的,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去影响她的生活,所以在他试图阻止她与那个冰块小子约会,而她嘲笑他“保护欲太强“时,Logan内心的一部分其实是松了口气的。而另一部分,他对自己苦笑,再一次的,他又愚蠢地把自己置于了她保护人的位置。他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如若有可能,他甚至希望能再发生一个意外,让她碰他,让她了解一切,让她明白他们曾经拥有过什么。可他没有这个机会,所以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变成一句“他不适合你,kid。”你看,他甚至不知道他还可不可以再叫她一次 Marie,还是连这个名字也成为了她与别人之间的秘密" 

老狼的小白毛忘记画了|||不过Lom重写了这段,改成甜的了,期待!

补了小白毛和毛毛手,嘻嘻

亭亭少女_L

【狼淘】A True Kiss(上)

分级:PG13

配对:Logan/Marie

简介:雪夜深山里,Rogue 死前最大的愿望是得到一个真正的吻。


A/N:一个有着谜一般复杂过去的危险男人,一个毒一样碰不得的无辜女孩儿,Rogan 实在是叉人初恋。北加拿大,笼外初遇,仅是看着他们望向彼此的眼神,你就知道这两个人之间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但你以为他们之间只是 Logan 救了 Rogue 么?不,他们是两个漂泊太久的孤独灵魂终于在对方身上找到了停泊。


 ———————————————————————

冷峻寒风...

分级:PG13

配对:Logan/Marie

简介:雪夜深山里,Rogue 死前最大的愿望是得到一个真正的吻。

 

A/N:一个有着谜一般复杂过去的危险男人,一个毒一样碰不得的无辜女孩儿,Rogan 实在是叉人初恋。北加拿大,笼外初遇,仅是看着他们望向彼此的眼神,你就知道这两个人之间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但你以为他们之间只是 Logan 救了 Rogue 么?不,他们是两个漂泊太久的孤独灵魂终于在对方身上找到了停泊。

 

 

 ———————————————————————

冷峻寒风吹透几层衣服再次扎入肌肤里时,Rogue 觉得自己会冻死在加拿大这片寒冷的土地上,恰巧她脚下又被凸起的树根绊了下,于是跌撞中,踉跄的步伐更加剧了 Rogue 的绝望与消极。从家里逃走的八个月以来,这还是女孩儿第一次真切意识到自己没法独立在野外生存,就算她是个有着致命肌肤的“怪物”也不行。

 

厚厚的积雪缓冲了力道,Rogue 双手支在膝盖上,稳住了脚步没让自己摔倒。她勉强立起身,抓紧袍子,哆嗦着又往前走了两步。要是女孩儿肯诚实一点,她会承认自己早就迷路了的。可就算是迷路,也总比停下被雪埋起来得好。

 

她是有一双雪地靴,可跋涉太远,鞋底早就湿透了。亏她还在入山前特意把裤脚卷起来,整齐地掖进鞋沿里,以过去十几个小时的经历来看,这根本止不住灌雪。她的右边口袋里还有一块葡萄味水果硬糖,这是她走出这座大山前剩下的唯一食物,也是她所有的寄托所在。她原本希望能靠它们不多的热量撑过明天,可她没想到山里的雪夜会如此难捱——无处休息,她只能继续往前走,连火也没法点。大雪会浇灭她的一切温暖,更何况她既没有打火机,也没有火柴。

 

乌云遮住了月亮,黑暗的林子里没有一点光亮。她冻得没有知觉,几乎时刻可以晕过去。明白自己没可能撑过今夜,Rogue 决定在最后一刻吃掉那块冻得更加硬梆梆的水果硬糖,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在最后一刻划亮所有火柴。她不指望看见天堂,对她这种人来说,世界上没有天堂,她只希望到时候自己嘴里面还能品出点味儿来,好最后一次感受那溶化在口腔里的香甜与温暖。

 

问题是现在是最后一刻么?是时候放弃挣扎了么?该了结无谓的希望了么?当死神无情地挥下巨大的镰刀,要她化作泥土养料,或成为野兽餐食时,她准备好迎接死亡了么?

 

“Help!” Rogue 忍不住大声喊。

 

风载着她的声音,四面八方地送出老远。

 

“HELP!!!” Rogue 痛苦地用更大声又喊了一次。

 

无人应答,雪花同情地叹息,纷纷避开女孩儿,落到一边。

 

“HEEEEELP!!!” Rogue 扯尽了嗓子,不管有没有人听见,也不管会不会招来凶狠饥饿的豺狼野兽。

 

严寒的威胁击退了她对深山黑夜的恐惧。Rogue 摔倒在雪地上,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死了。

 

松软的浮雪包裹着少女柔软又僵硬的身体,黑夜里,泛白的大片晶体呛进口腔和鼻子。Rogue 咳了两声,歪头吐出吃进嘴里的雪块。她手肘撑地,咬紧牙试图再次站起来,但腰部刚刚抬起便又摔了下去——双腿折了一般僵硬而疼痛地扭曲在一起,她的下半身动不了了。体力严重透支,Rogue 实在已经再使不出一点力气,她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Please help……” 女孩儿呢喃着,毫无血色的脸枕在兜帽的粗呢绒布上,发出最后一次求救。

 

 

———————————————————————


 

Logan 第一次听见那声救命时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是不断追逐他的过去所遗留下的无尽呐喊,但紧接着他又听到了第二声。

 

一个女孩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钻进耳朵里,只余下微弱的回音——纯洁,干净,甜美,却充满了恐惧,悲伤,还有绝望。

 

Logan 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皱眉向远处望去,接着又听见了。

 

“Heeelp!”

 

那个声音喊,虽然还是难以辨别,但比前两次都清晰不少。她在他十点钟的方向,距离起码有一英里远,若不是 Logan 极为敏锐的听力,他绝对听不到她微弱的呼救。在这个掩盖一切的茫茫大雪天里,换成其他任何人都听不到。她的脆弱,她的孤独,她的绝望,不管这个女孩儿身处于怎样的绝境,如果 Logan 不在这儿,她的结局只有一个。

 

拯救的任务忽然落到肩上,使这个被称为金刚狼的男人的胃拧巴起来。Logan 习惯于独处,习惯于满腔怒气,习惯于当一个不关心他人死活、只在乎自己闲事的头号混蛋。他不习惯于救人,他还没救过人。然而此时此刻,回应那个绝望的呼救却是他唯一想做的事,他的直觉告诉他他想要救她,非常非常想。

 

Logan 下意识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迈出一步,接着定在那里。

 

那个声音消失了。

 

集中所有注意力在听觉上,Logan 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可什么也没有——寂静无声,就像那个微弱的呼唤从未出现过。

 

那女孩儿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但 Logan 不知道是什么。

 

“快去找她!” 风在他耳边催促,推他的后背,呼呼地吹他前行。

 

“不!” Logan 的脚扎进雪地里,纹丝不动。

 

他不在乎——他告诉自己,忽略肚子里所有的不适与愚蠢的冲动——那女孩儿是死是活都是她一个人的问题,与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快去找她!” 风继续催促着,大声地喊,听起来几乎像是在生气。

 

“不!” Logan 强迫自己扭过头,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他没必要再去,她已经不喊了,准是问题已经解决了。Logan 在心里骗着自己,知道事情肯定是在往另一个他不愿细想的方向发展。

 

“她需要你,来不及了!” 这下,风真的生起气,吹得更大声了,呼呼作响,将颗颗冰粒刺到他脸上。

 

Logan 动摇地再次向那个方向瞥了一眼,有些站不住。他犹豫太久,雪花飘落满肩,染白了老旧的棕色皮袄。

 

“Please help...” 

 

声音再次响起,是那个女孩儿!虽然声音微弱了不少,不似从林间远处传来,倒更像是直接响在心里,但是她,绝对是她!

 

一瞬间,本能接管身体,Logan 向那女孩儿的方向迈出一步,紧接着又一步,再一步,第三步,他向着她的方向,快速跑了起来!不想要她死...... 他想要救她,他要救她!

 

刺骨的冷风灌进肺叶,锋利的冰晶割着他的脸,Logan 喘着粗气,用力奔跑着,直至茫茫白雪又掩盖了一切踪迹。他不得已地慢下脚步,正要仔细辨别,恰又听到一个呼唤。

 

“这边!走这边!” 风呼呼吹喊,指引着方向,雪花也纷纷散开,在前面让出一条路。

 

Logan 感激地向它们点点头,同时尽全力向那不知名的女孩儿冲了过去。

 

该死的,别死!他在心里祈祷,别死!千万别死!

 


———————————————————————


 

颠簸。

 

好像是趴在了什么运动的东西上面?

 

雪霜把睫毛冻在一起,Rogue 试了几次,好不容易睁开眼,却只看见一片黑色的皮革纹理。她稍稍一动,发现脸颊正贴着它,四肢则被有力地托着,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趴在了一个结实又宽阔的后背上。

 

哦不!

 

她脚下一蹬,恐慌地挣扎起来,把背着她的人吓了一跳,但那人非但没有松手,反倒把她抓得更紧了些。

 

“放松点,kid!你他妈以为自己在干嘛?”

 

“放开我!”

 

“那就是让你去死,我已经救了你了。”

 

感到自己被抓得更紧,Rogue 也挣扎得更用力,喊得更大声起来。

 

“放开我!” 她大叫着,根本没听见对方说了什么。“放开我!!!”

 

“闭嘴!”

 

抓她那人大吼道,伴随着的是一声大型捕食动物般的咆哮,和一张怒容满面的脸。他猛地侧过头,露出半边脸的胡子与胡子里挂着的细碎冰碴,锐利的眼睛像狼一样,瞪得 Rogue 浑身寒毛倏地一竖。她滑稽地停止了挣扎,一条腿后踹到一半,另一条小腿直直伸着,眼睛也瞪得老大,一瞬间被震得一动不敢动,甚至忘记了躲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嘿,听着,” 那个有着野兽般声音与眼睛的男人缓和下声音,同时松开了对她胳膊的禁锢,但仍牢牢地擎着她的大腿背着她,在没过腿肚的雪地里一步步继续往前走。他说,“我不会伤害你,我说了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 Rogue 重复道,摇晃了下,于是抓住男人的肩膀稳住身体。

 

“之前不是你在喊救命?”

 

“没错,但——” 她顿住声。

 

“但什么?” 男人不耐烦地问。

 

“你为什么会救我这种人?” Rogue 说。

 

“你是哪种人?” 那人挑了挑眉。

 

怪物?女巫?魔鬼?垃圾堆里的变种烂货?一个个字眼划过脑海,Rogue 强迫自己不去听它们。

 

“你知道,我可能会伤害到你。” 她选择了一种最保守的说法,“说到这个,我真的觉得你应该放我下来。”

 

“怎么,你能走么?” 那男人粗声问,听到她说她会伤害到他时哼了哼鼻子。

 

虽是不满于对方话语里的轻视,但再次感知了一下双腿双脚,Rogue 发现它们确实僵得厉害。鬼知道她刚刚是怎么做到又踢又踹的,她现在觉得它们根本是动都动不了!

 

“所以你连路都走不了,要怎么伤害我?”

 

那人反问,没有一点儿掩饰个中嘲讽的意思,Rogue 觉得自己或许真该碰他一下叫这人尝尝她的厉害。

 

“或许你不该被我的身形和年龄骗了,” 她认真地说,脑袋一歪,“我可以非常致命。”

 

又是一声嗤笑。

 

Rogue 没再多做解释,只是小心地趴回那身破旧的皮夹袄上,决定看在这人救了自己的份上不去理他。再说她还不想再次摔进雪地里,被人弃之不顾。

 

“我叫 Rogue,” 她告诉他,脸贴上那个强壮的后背。

 

无人应声,一个嗯的回复也没有。

 

半响过后,“你叫什么?” 她问。

 

回答她的是一串踩在雪地里的吱吱脚步声,平稳而具有韵律。

 

“你叫什么名字?” Rogue放大了嗓音,似乎生怕对方听不见。

 

“Wolverine。” 一个不情愿的声音嘟囔着回复。

 

又是一阵沉默。直到安静的声音与稳健的脚步使女孩儿感到一阵舒适的疲乏,身下人才再次开口。

 

“所以 Rogue 算得上什么名字?”

 


———————————————————————


 

Logan 第一眼见到那女孩儿时差点以为她死了。

 

雪将人埋了大半,只露出一个墨绿的斗篷和山丘似的蜿蜒身形。Logan 扑跪到地上,拨开积雪,将女孩儿翻过来,这才谢天谢地地察觉到那微弱到几乎没有的气息。他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过来,如果是因为一开始的踌躇才晚了一刻,他一定会恨他自己。

 

然而,找到女孩儿远非这趟旅途的终点。没有饥饿的狼群需要赶跑,也没有持枪的坏蛋需要一顿胖揍,Logan 要做的,是将她从严寒与大雪里救出来。

 

他晃了晃她的肩膀,想将人叫醒,但没能成功。他又去摸她的脸,想通过体温来推断对方的身体状况,竟发觉自己的身体像触了电一般!

 

Logan 吃力地移开自己的手,惊讶地看着那女孩儿,可她却仍旧昏倒在地,仿佛对此一无所知。变种人,Logan 马上意识到,至少现在外界都这么叫他们。她和他一样。

 

抖掉积雪,Logan 小心地替女孩儿戴上兜帽,接着把她的两条胳膊搭过自己肩膀,不熟练地背起了那个脆弱又危险的僵硬身躯。没有人可以在雪林里撑太久,不管是不是一个皮肤带电或什么的变种人。Logan 决定把她带回自己家里去。除了啤酒,他或许还剩些牛肉干可以给她,壁炉里也还有很多柴火可供取暖。

 

“撑着点,kid,我会把你带出去的。” Logan 自言自语地保证,不知是向自己还是向对方。

 

他背着她前行,一步又一步,渐渐地向林子外走。他不再说话,她也一声不吭。在平静的脚步声里,Logan 几乎喜欢上自己背上的重量和她贴着他的感觉。

 

头顶上的夜空比刚刚亮了些,但仍旧一个星星也没有。雪还是那么大,掩盖了一切踪迹。Logan 本不知道这女孩儿为什么要跑到这荒郊野外的森林里,但她是个变种人这点给了他很多想法。背她前行的路上,他猜了很多种情况,其中最好的一个是她与家人走散,才不幸迷失在这林子里。但见过太多炎凉世态,Logan 明白更可能的情况是她是被故意抛弃在这里的。不过或许这样更好,Logan 暗自腹诽,吓一跳地发现自己已经不想再把她交还给别人手里。

 

坏念头。绝对的坏念头。

 

而就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坏念头,背上轻微一动,那女孩儿醒了过来。Logan 还在考虑着要不要说话,谁知她却剧烈地扭动蹬腿,挣扎着想要踹他。

 

“放开我!” 她大喊道,连踢带踹。

 

Logan 抓紧了女孩儿的大腿,免得她真的摔下去。可他把她抓得越牢,越不让她乱动,她反而扭得愈加厉害。他试图和她解释自己不会伤害她,但没用,她太过专注了,根本听不见别的,只顾着大喊叫他松手。

 

Fuck,他还是更喜欢她昏迷的时候。

 

“闭嘴!”

 

Logan 咆哮着大吼了一声,满意地发现世界重新安静了,却也懊恼地用余光瞥见一张吓坏了的脸。

 

他重新解释一遍,这才让她放松下来。

 

“你为什么救我这种人?”

 

那女孩儿问他,就像他在救她前就知道她是哪种人一样。接着,Logan 好笑地听她认真又用力地暗示自己是个危险,没说他早已亲自领教过了。她连路都不能走,才刚被他的大吼吓得一缩,马上却又自认危险,惦记起金刚狼的安危。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傻?如果不是她还知道不能随便透露自己变种人的身份,Logan 几乎要认为这女孩儿是个没出过家门的天真白痴了。

 

“所以 Rogue 算得上什么名字?” 他问,感到女孩儿趴回他背上,似乎又要睡过去。

 

“我不知道,” Rogue 抬起头,Logan 不必回头也知道她在看他。“Wolverine 又算得上什么名字?”

 

她反问道,带着点挑衅,却又语气轻柔,仿佛蕴含了所有的孤独与对这世界的不解,轻而易举就让 Logan 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张开了嘴。

 

“My name is Logan.”

 

“Marie.”

 


———————————————————————


 

Marie.

 

Marie 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把这个名字告诉别人,更别说是一个几乎刚认识的陌生人。她埋葬了这个名字,一如她埋葬掉过去的自己。

 

Wolverine,那个叫 Logan 的男人,他身上似乎有种特别的东西与她发生了共鸣,甚至让她忘记自己身处何处,获得了一丝温暖的安慰。安全,信任,这两者都是 Marie 很久没有体会过的东西,以至于她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她感受到的什么。

 

Logan 很沉默,问个名字也要她喊上两遍,Logan 又很可靠,至少是这冰天雪地里唯一一个出现的人。他有着野兽般的吼声和眼睛,也似乎有着野兽般的体力与耐力。他背着她,在这大雪地里走了不知多远,都没喘过一下。一开始,Marie 还很不好意思地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造成什么负担,但过了一段时间,她发现自己的重量对 Logan 根本不算什么,便也放松下身体,自由地趴在他背上休息了。

 

说实话 Marie 没想到自己还会得救,她喊救命时已经不再抱有希望,一直走着完全是出于体内不灭的求生本能。明明不知道自己这样四处流浪有什么意义,可她却就是不想死,于是 Marie 成为了 Rogue,一直是 Rogue,直到遇见 Logan,才又当了一回 Marie。

 

“我觉得我要掉了。” 

 

她告诉他,觉得自己的屁股直往下坠。Logan 没有回话,但擎着她的双臂一抖,把她抛回了原位。

 

“哦喔!” Marie 叫道,下巴撞上 Logan 的后脑勺,疼得够呛。

 

“对不起,” 男人粗声道歉。

 

“没什么,是我没注意。” 她一手扶着 Logan 的肩膀,一手揉自己的下颏。

 

“你知道你可以搂着我。”

 

“什么?”

 

“如果你搂着我的脖子,就不会滑得那么快。”

 

“哦。”

 

Marie 搂住他,双臂环绕在颈侧。这下,她的脸不是贴着 Logan 的后背,而是直接挨着他的脑袋了。Marie 拽了拽兜帽,用布隔着,避免碰到 Logan 的脸。

 

她还从没和哪个异性这么亲密过。

 

当然,她谈过一场恋爱,就在八个月前。只是她吻的那个男孩在病房里昏迷了三个礼拜,而那也成为了 Marie 孤独流浪的开始。没有甜言蜜语,没有头晕目眩,有的只是一片混乱,疼痛,恐慌,救护车,和尖声厉叫。

 

一个糟透了的,根本不能称之为吻的初吻。

 

但不仅是一个吻她不能拥有,牵手,拥抱,甚至夏日里最简单的一个擦肩而过——自从变成一个怪物,Marie 就失去了得到触碰的所有权利。

 

“一个吻,” 她呢喃出声,昨日浮现在眼前。

 

“什么?” Logan 问,微偏过头。

 

“一个吻,我只是想要一个吻,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问他,没解释更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一个怎样的回答。

 

他呼吸喘出的雾气和她的交融在一起,像飘荡在风中的轻柔薄纱。

 

Logan 想了一会儿。

 

“我不知道 kid。世界并不总是合理。” 他说,声音和回答一样沉重。“但我会带你走出去的,” 男人随即补充,似乎在试图挽救自己带来的消极。

 

“你保证么?”

 

“……”

 

“是的,我保证。”

 

Marie 放松了脑袋,微笑着靠在 Logan 的头上,和他脸贴着脸。她疲惫地闭上眼睛,疑惑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点遇见 Logan。但或许就像他说的,这世界并不合理。

 

“如果我要死了,最后一个愿望就是能得到一个真正的吻。”


-tbc-


音波吾爱
禁止吸烟。【狼淘|Logan/...

禁止吸烟。【狼淘|Logan/Rogue】来自 @亭亭少女_L 的脑洞。安娜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还帮休拿过雪茄呢哈哈哈哈。呃,好吧我狼画的太壮了,这个站位估计Rogue还是得踩箱子,摄影棚必须品嘿嘿。

禁止吸烟。【狼淘|Logan/Rogue】来自 @亭亭少女_L 的脑洞。安娜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还帮休拿过雪茄呢哈哈哈哈。呃,好吧我狼画的太壮了,这个站位估计Rogue还是得踩箱子,摄影棚必须品嘿嘿。

亭亭少女_L

休叔的金刚狼试镜,中字自制,b站戳 https://b23.tv/gBZHYM 

休叔的金刚狼试镜,中字自制,b站戳 https://b23.tv/gBZHYM 

亭亭少女_L

It's hard to keep still, to hold back, but you don't wanna lose her. You never want.


官漫二创, 和这张 狼队白 是一个系列

It's hard to keep still, to hold back, but you don't wanna lose her. You never want.


官漫二创, 和这张 狼队白 是一个系列

音波吾爱

一些游戏立绘及人设半成品,画不动了。砍掉的狼服装一套(一直想画的全身皮带款,但是我有病,为啥要搞这衣服),居高临下的小队长,之前人设的衣服没交代清楚,补一张,还尝试画了小胡子,嘻嘻。Rogue立绘算是成品,第二次画妹子,太太难了……

一些游戏立绘及人设半成品,画不动了。砍掉的狼服装一套(一直想画的全身皮带款,但是我有病,为啥要搞这衣服),居高临下的小队长,之前人设的衣服没交代清楚,补一张,还尝试画了小胡子,嘻嘻。Rogue立绘算是成品,第二次画妹子,太太难了……

壬卅

所有人都在看琴

只有小淘气在看金刚狼

所有人都在看琴

只有小淘气在看金刚狼

音波吾爱
粗粗搞了一下狼all AVG小...

粗粗搞了一下狼all AVG小游戏的人物设定。大纲大概定下来了,电影宇宙AU,开始慢慢做。来画手,来狼/狼教授/狼夜的文案。画风文风无需统一,任务认领制,没有压力(咦)。为爱发电当然也没有报酬。狼线探讨自身,需要真爱老狼。其他CP线走爱情路线。占tag致歉。

粗粗搞了一下狼all AVG小游戏的人物设定。大纲大概定下来了,电影宇宙AU,开始慢慢做。来画手,来狼/狼教授/狼夜的文案。画风文风无需统一,任务认领制,没有压力(咦)。为爱发电当然也没有报酬。狼线探讨自身,需要真爱老狼。其他CP线走爱情路线。占tag致歉。

亭亭少女_L

小女孩和她的大灰狼

Little Marie & her Big Bad Wolvie

Into the woods...

He would be beyond regret for this. But now he can't stop. He can't. Can't let her go, she smells too good. She's good, and he just can't fucking stop. He wants her too long, too bad, too desperate that now he just fucking loses it...

小女孩和她的大灰狼

Little Marie & her Big Bad Wolvie

Into the woods...

He would be beyond regret for this. But now he can't stop. He can't. Can't let her go, she smells too good. She's good, and he just can't fucking stop. He wants her too long, too bad, too desperate that now he just fucking loses it. He can't fucking control himself, not now. Fuck, she tastes perfect... she's perfect and she's his now...

Frankly, she didn't seem to mind. It actually made her feel better to know it's Logan. She even felt released, felt closure, almost like she wanted it and it's her who tempted the Wolverine to do this thing. Maybe she did. Maybe his bite is what she needed, what they both needed. And God, this man knew how to do it...



图大请耐心加载,一张10M左右

现学现卖,在PS的崩溃呻吟中做完了...... 原图感谢画师 @麻辣咸鱼 无比带感,已经脑补了无数个故事了!!!

梦灿何曦
淘:不,你说气话!我不信!!

淘:不,你说气话!我不信!!

淘:不,你说气话!我不信!!

亭亭少女_L

Kiss the Confession

You'll always be mine to protect.


P2是多了一个分镜结局的无字版,思考了两秒决定不做汉语,有需求再说。

( 一个二创,原图出自 Death of Wolverine #3

Kiss the Confession

You'll always be mine to protect.


P2是多了一个分镜结局的无字版,思考了两秒决定不做汉语,有需求再说。

( 一个二创,原图出自 Death of Wolverine #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